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fb臉書
google
愛戀頻道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不死神凰06
寫字板
2018/5/2發行
仙武都市10
月藏鋒
2018/5/2發行
九極戰神11
少爺不太冷
2018/5/2發行
懶神附體13
君不見
2018/5/2發行
凌天神帝27
君天帝
2018/5/2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34
千杯
2018/5/2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38
匣中藏劍
2018/5/2發行
天道圖書館58
情痴小和尚
2018/5/2發行
終極戰兵74
梁七少
2018/5/2發行
無敵煉藥師08
憤怒的薩爾
2018/5/4發行
末日戰神11
北極熊
2018/5/4發行
絕代神主21
百里龍蝦
2018/5/4發行
修真聊天群26
聖騎士的傳說
2018/5/4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32 完結
飛牛
2018/5/4發行
完美神醫41
步行天下
2018/5/4發行
妙醫鴻途54
煙斗老哥
2018/5/4發行
最強紈褲80
夏日易冷
2018/5/4發行
至聖之路91
永恆之火
2018/5/4發行
翻天印05
火槍手
2018/5/9發行
修真醫聖10
超級老豬
2018/5/9發行
仙武都市11
月藏鋒
2018/5/9發行
九極戰神12
少爺不太冷
2018/5/9發行
懶神附體14
君不見
2018/5/9發行
仙帝歸來27
風無極光
2018/5/9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35
千杯
2018/5/9發行
不死道祖40
仙子饒命
2018/5/9發行
修煉狂潮61
傅嘯塵
2018/5/9發行
不死神凰07
寫字板
2018/5/11發行
超神機械師22
齊佩甲
2018/5/11發行
修真聊天群27
聖騎士的傳說
2018/5/11發行
凌天神帝28
君天帝
2018/5/11發行帝
超級怪獸工廠39
匣中藏劍
2018/5/11發行
逆鱗39
柳下揮
2018/5/11發行39
天界戰神50
笑南風
2018/5/11發行
天道圖書館59
情痴小和尚
2018/5/11發行
終極戰兵75
梁七少
2018/5/11發行
翻天印06
火槍手
2018/5/16發行
無敵煉藥師09
憤怒的薩爾
2018/5/16發行
九極戰神13
少爺不太冷
2018/5/16發行
仙帝歸來28
風無極光
2018/5/16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36
千杯
2018/5/16發行
完美神醫42
步行天下
2018/5/16發行
極品玄醫60
鐵沙
2018/5/16發行
少年藥帝60
蕭冷
2018/5/16發行
最強紈褲81
夏日易冷
2018/5/16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縱橫武俠仙俠小說《妖影》作者:犬牙錯 114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詭秘之主》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3
轉帖:起點奇幻小說《踏天無痕》作者:更俗 2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新書《勇氣兌換系統》 作者:滄海一公牛 2
轉帖:起點科幻小說《諸天最強BOSS》作者:渡紅塵 2
起点玄幻新书:《天道图书馆》作者:横扫天涯 2
轉帖:縱橫東方玄幻新書《神書》 作者:薪意 2
轉帖:爆笑兵痞 作者:寒雪獨立人(書坊) 2
《半仙闖江湖》84 電子書2018/5/2於購物頻道上架,只有線上閱讀版,敬請見諒! 2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新書《農家仙田》 作者:南山隱士 2
本週熱門留言
轉貼:起點東方玄幻新書:《穿梭諸天》作者:大日浴東海 2385
〔公告〕 小說頻道--站規 653
轉帖:創世中文網都市小說《校園至尊兵王》作者:蘇煙南 551
ε&#1641;(&#3665;> &#8323; <)&#1782;]《半仙闖江湖》84 20180418發行,敬請支持! 449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道緣浮圖 》作者:煙雨江南 358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306
轉貼:起點歷史小說《誅明》 作者: 特別白 275
轉帖:縱橫武俠仙俠小說《仙武道紀》作者:饕餮居士 239
轉帖:起點武俠小說《北梁悍刀行》作者:天山飛狐 195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168

 
 暱稱:
 密碼:
 

轉帖:起點傳統武俠小說《熾舞劍 》 作者:林夕團長
發言人:搬運工  IP192.168.*.*  日期:2014/01/17 11:30 
握熾舞,醉在晨曦。
熾舞晨曦他是一個大盜,也是一個大俠,同樣還是一個風流人士。
酒過腸,醉千夜。
一個武林敬重的家族。
一段情意綿綿的愛戀。
一把雄霸江湖的寶劍。
http://www.qidian.com/Book/3038886.aspx
第一章:熾舞晨曦
更新時間2013-11-21 10:03:07 字數:2749

 暮春三月,三月的風清爽的吹著,竹林,一片很是茂密的竹林,林間有一官道上面那密密麻麻的車輪馬蹄印,這是一片人流很多的官道,這是許多鏢局必走的道。
  林中設有一個很小的酒鋪,但是對于來往客人來說卻是極大的奢侈,幾張酒桌、數壇美酒,酒香彌漫在竹林中顯得更加誘人。桌上卻趴著一個人,一身黑衣理應風度瀟灑,現在卻顯得萎靡不振。
  桌上零落的擺著幾壇空酒壇,東倒西歪。酒入千腸,他還在喝,晃了晃手中的酒壇,他大聲喊道:“伙計!再來兩壇!”酒鋪伙計急忙又端來兩壇,伙計無奈的看著此人。那張本事英俊瀟灑的臉龐此刻卻被蒼老蒙面。
  伙計好心道:“客官,您這樣喝下去會喝壞身子的。”那人微微一笑道,雙眼似睜非睜,無力道:“怎麼?你怕我付不起你酒錢嗎?“說完從腰間那鼓鼓的錢袋摸出了一大錠銀子,伙計接過銀子卻微笑不起來,這已經是他接過的第四錠銀子了,也是他們之間第四次同樣的對話了。
  伙計是一個好人,在這片寶地上做生意,心腸若是不好豈能長久?那人接過酒壇就大口的喝了起來,仿佛她的世界里只有酒,酒的世界也只是屬于他。
  “騰騰騰”
  突然,竹林管道上傳來急促的馬蹄聲,片刻不到一人一騎揚鞭行到酒鋪前,來人有二十出頭,生龍活虎的一個小伙子,一身白色公子衫,他的皮膚卻很白,很嫩。大步行至那人身邊,端起桌上的酒壇同樣是仰頭大喝。
  那人看見別人喝了他的酒,顯然有些不高興。那人道:“你是誰?”來人道:“聶童。”那人平淡道:“我不認識你。”聶童笑道:“你不認識我倒沒關系。我可是認得你。”
  那人輕“哦”一聲,聶童繼續道:“熾舞晨曦。”那人輕輕一笑,他沒有否認,因為聶童的確是說出了他的名字。他也不需要承認,因為他已經快忘了自己。晨曦道:“這里有很多桌子,為何要坐在一個鬼的身邊?”
  聶童輕笑道:“鬼?久聞熾舞晨曦一生風流,您的風流韻事可是彌漫整個武林吶。卻為了一個陸欣,從一個風流鬼變成了醉鬼。”
  熾舞晨曦這是江湖上給予他的稱號,手握熾舞,醉在晨曦。當年他可以為了一個**的一個妓女,只身前往大內去盜皇後的飛鳳釵,以博佳人一笑,他可以為了龍威鏢局的千金,去峨眉山盜取峨眉的《洛神沁心曲》。他也可以為了一個普通人家的姑娘去盜取南親王的萬兩黃金。
  他的風流事沒有人能用數字來統計,但是到了陸欣這里,晨曦卻動了真情,江湖上之所以稱他為熾舞晨曦,因為他手中有一把熾舞劍。
  此劍一出,天地撼動,猶如群鳳起舞。但是也是因為這把劍,他誤殺了他最心愛的女人,這是他很陸家的之間的恩怨,沒有人能知道。
  但是自從那一劍刺出之後,晨曦將陸欣的骨灰和熾舞劍全都交給了陸家少主陸歸羽,從此江湖上再無此人音訊。
  “陸欣”本是一個很美的名字,現在卻像是一把利刃刺進他的心房,他沒有說話,舉起酒壇大口的喝了起來,聶童看他這個喝樣,眉心一皺,伸手一抓,他的手很快,但是熾舞晨曦想要喝酒,普天之下恐怕沒有人能擋住。
  聶童手臂發力,運用內勁,想要奪掉晨曦手上的酒壇,但是酒不屬于他,而是屬于一個斷腸的人。聶童道:“你難道要成為一個死鬼嗎?”
  晨曦放下酒壇,笑道:“死鬼?這個主意倒是好。”聶童道:“你不會真的要死吧?”晨曦道:“我沒說要死,也沒說要活。”
  突然間,林中又傳來急促的馬蹄聲,蹄聲如密雨連珠,聶童臉上露出驚慌,晨曦道:“你仇人?”聶童點頭道:“你要幫我。”晨曦道:“我為何要幫你?”
  聶童笑道:“你可別忘了你的規矩!”晨曦無力道:“我的什麼規矩?”聶童舉起自己的酒壇得意道:“江湖上都知道,只要能跟你熾舞晨曦喝上三杯酒就是你的朋友。”
  晨曦沒有說話,他依舊在喝酒,馬蹄聲越來越近,聶童也越來越著急。聶童道:“我可是喝了半壇酒了,三十杯都有了,你難道不想認我這個朋友?”晨曦道:“那是以前,現在我已經不是什麼大盜晨曦,熾舞晨曦了。”
  聶童道:“那你是誰?”晨曦抬起手指的酒壇道:“剛才我已經說了,我是一個鬼。”
  談話間,已有數十騎紫衣大漢出現在酒鋪,一個個面相嚴峻,手持長刀。將酒鋪團團圍住,聶童緊張的站在晨曦身後。聶童道:“你不幫我?”
  晨曦依舊喝著他的酒想著他的事,十幾位精壯漢子手上的刀再亮再寒,他也不在意。十幾人中為首的一位青面瘦削,一雙鼠目般的眼睛卻精光四射,下巴那一撮胡須就顯得滑稽。
  瘦削漢子手提大刀,怒指聶童道:“你這個小賊,還不速速就擒?”聶童笑道:“你為何說我是賊啊?我只是在你們的院子里兜了一圈而已。”此言一出,倒是惹得醉酒的晨曦微微一笑,不經主人允許就闖入別家院子非偷即盜。本是偷盜的行當在聶童口中倒顯得有理了。瘦削漢子大怒道:“好你個小賊,我豈能讓你在這里信口雌黃!”
  長刀架起,一個箭步上前,闊海一刀直削聶童腦袋,刀勢逼人,但是刀並沒有砍到聶童,聶童已經彎腰趴在了晨曦的後背上,瘦削漢子一刀劈空,見聶童趴在一個醉鬼身上。他的刀只劈聶童,卻不屑于這個酒鬼。
  瘦削漢子刀架長空又是一刀,刀法猛烈,聶童大驚,這一刀要是下去不僅會砍到自己,就連身後這個想做死鬼的人也會遭殃。聶童急忙翻身帶馬,雙掌大合,拍住了瘦削漢子的虎口大刀。
  瘦削漢子輕蔑一笑,勁貫右臂,刀勢一收生生的將聶童連根拔起。聶童急忙松開雙掌,足點虛空,翻身一躍落在一旁。聶童怒道:“你好狠的心,連一個醉鬼都不放過。”
  瘦削漢子冷冷一笑,揮刀又來,刀勢更猛,大刀揮霍勢如猛虎,竹林中狂風大作。人未到就已經連劈七刀,聶童大驚失色道:“彌勒刀!”瘦削漢子使得正是少林的彌勒刀。
  此刀法攻勢威猛,七刀為體,一出七刀,覆蓋人體各處大穴,唯獨忽略了死穴,但是這漢子的刀法卻直攻死穴,七刀直點聶童咽喉,聶童怎敢徒手抵擋!漢子人一來,聶童的人就已經消失了。
  瘦削漢子一驚,扭臉一看,聶童依舊在李晨曦的身後,聶童衝著喝酒的晨曦怒道:“你還不幫我?”晨曦依舊無視兩人,只是在喝他的酒。聶童氣的臉色發青,瘦削漢子怒喝一聲,正要揮刀上前。
  聶童卻搶先一步,拿起桌上的酒壇,奮力砸去,瘦削漢子只能橫刀一劈。“膨”一聲悶碎的聲音響徹竹林,酒壇中本就有酒,一下賤了瘦削漢子一身酒水,聶童卻是欣喜一笑。
  舉起桌子上的空酒壇盡數砸去,均被瘦削漢子刀刀劈碎,等桌上無物時,瘦削漢子冷笑道:“看你還有什麼?”不待聶童回應,他的刀又是橫劈,聶童急忙抱頭躲在李晨曦的身後。
  刀快,手更快,不僅是瘦削漢子驚住,身為的十幾位紫衣大漢也是一驚,他的刀停了,刀上不僅僅只有他的一只手,刀身上卻還架著一只手。瘦削漢子驚愕的看著面前這個醉鬼。
  晨曦的左手握著他的刀,右手緊緊地抓著他的酒壇。瘦削漢子道:“你是什麼人?“晨曦無力道:“佛手劉青。”

第二章:陸家被盜
更新時間2013-11-22 7:56:33 字數:2696

 劉青更是驚訝,面前這位醉的像是一條爛魚的人,竟然徒手接下了自己的刀,而且還說出了自己的名字。劉青道:“閣下究竟是什麼人?”晨曦道:“我是什麼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剛才砍碎了我一壇酒。”
  劉青不得不注意這個醉鬼,聶童也微笑的站起身來,與其求他出手,倒不如逼他出手。劉青客氣道:“砍碎了你的酒,在下可以陪你,但是還請閣下不要護著這個小賊。”
  聶童急忙道:“你可不要聽他的話。”晨曦輕輕道:“我也不會聽你的。”聶童尷尬一笑,晨曦看了一眼手中的刀,道:“你的刀法違背了佛家慈悲,彌勒刀法在你手中卻變成了戾刀,你現在還不配用刀。”
  說完晨曦左手一擰,就像是在捏斷一根竹筷那樣的輕松,“叮”一聲清脆的聲音震懾住所有人,劉青的這把虎口大刀長三尺多,厚七分有余卻被晨曦這樣隨意的擰斷。
  劉青被晨曦手上的內勁震得踉蹌地推了幾步,十幾名漢子紛紛上前攙扶,劉青驚訝的看著手中的斷刀,又看了一眼依舊在喝酒的晨曦,劉青平色道:“你到底是誰?”他沒有辦法生氣,因為他知道自己沒有資格。
  “能為酒出手的當然只有熾舞晨曦了!”
  林中突然傳來一道洪亮之聲,聲音遙遠,當眾人昂首聞聲尋人時,面前已經站立了一個三十出頭的青衣身影,一身皂皮青衣,手持鵝羽扇,俊目清秀,一雙明目充滿了睿智。
  劉青等人見到此人,紛紛行禮道:“參見總管。”這個被稱為“總管”的人並不理會他們,左手拂扇,右手翻掌而出,袖中帶風,掌勢猶如游龍出海,身法快,掌更快。直擊李晨曦面門,晨曦那凌亂的秀發被掌風吹得根根直立。
  聶童亦是大驚,究竟是何人有這等掌力?晨曦亦是單臂出掌,他未動,迎下了這一掌,雙掌相對,頓時整個竹林都在震動。他沒事,但是酒桌上唯一壇酒卻被震碎的一塌糊塗。
  晨曦笑道:“霹靂掌司馬輝難道就是這樣對待老朋友的嗎?”司馬輝撤掌收氣,朗聲道:“看來江湖上能輕松接下我的霹靂掌的也只有熾舞晨曦了。”“熾舞晨曦?!”劉青等人聽到司馬輝一言一出紛紛大驚。劉青也不在驚訝一個醉鬼為何能輕松的擰斷自己的虎口大刀。
  晨曦道:“你為什麼來?”司馬輝道:“本來不是為了你。”晨曦道:“現在是為了我?”司馬輝點了點頭,聶童也自覺的站在晨曦身後。司馬輝本是為了聶童而來,現在他卻發現了他更感興趣的人。
  司馬輝又叫上了幾壇上等的竹葉青,晨曦依舊是照單全收。司馬輝手搖鵝羽扇,微笑的看著晨曦。他本不愛喝酒,但是見了晨曦倒是喝上了幾杯。
  晨曦道:“你司馬總管是不會輕易請人喝酒的。”司馬輝看了一眼晨曦身後的聶童,道:“這個小公子是你的朋友?”晨曦道:“不是。”站在一旁的聶童急忙道:“什麼不是啊?我們剛才已經喝了半壇酒,你該不會耍賴吧?”
  司馬輝當然知道熾舞晨曦的規矩,司馬輝笑道:“既然是這樣,小公子夜闖本院之事,在下就不再追究了。”聶童興奮一樂,司馬輝又對晨曦說道:“少主在找你。”晨曦冷笑道:“我跟他已經沒有任何關系了,你堂堂陸家總管請我喝酒,是在下的榮幸,就此別過。”
  晨曦抱著手中的酒壇正要走,他不想留下,他並不像見陸家莊的人,他不想回想去那個揮之不去的身影。司馬輝高聲道:“如果是大小姐的事情呢?”晨曦停住了腳步,只要是有關陸欣的事情他都會停住腳步。
  晨曦又回到酒桌上,他眼神中卻多了一份少有的風採,晨曦淡淡道:“什麼事?”司馬輝端起手中的酒杯道:“老朋友見面,應該好好的多喝點酒啊。”說完仰頭一飲而盡。
  他本是書生打扮,但是一身霹靂掌的外加功夫,加上他那爽快的性格倒是給他的文雅增色不少。晨曦抱起酒壇也大喝一口,看著司馬輝,他的眼神中充滿焦急。
  晨曦道:“酒也喝了,有什麼事就快些說吧。”司馬輝笑道:“你怎麼還是這樣的脾氣?大小姐已經死了一年多了,你還沒有放下!”晨曦道:“如果你今天來只是敘舊的話,我現在可沒有這樣的雅興。”
  司馬輝笑道:“一件事!”晨曦道:“什麼事?”司馬輝正色道:“熾舞劍在陸家莊被盜。”晨曦只是淡然笑了一下,那是一把江湖上都夢想得到的寶劍,那也是一把刺進自己心愛女人的劍,對于他來說這已然不是一把寶劍,而是一個禍害。
  司馬輝看見晨曦並不在意,略感驚訝,司馬輝道:“你不在意?”晨曦冷笑道:“我為什麼要在意?”一旁的聶童也驚訝道:“那可是你的劍啊!沒了熾舞劍,你還是什麼熾舞晨曦啊?”
  晨曦笑道:“我已經說過了,我已經不是什麼熾舞晨曦了。現在熾舞劍多我來說,還不如這一壇酒重要。”司馬輝哈哈一笑道:“果然是有氣魄,沒想到現在熾舞劍在你眼中這樣的不堪。”
  晨曦道:“你是來找我查熾舞劍的下落?”司馬輝點頭道:“此事非你莫屬,熾舞劍只有熾舞晨曦能找到。”晨曦苦笑一聲道:“堂堂陸家莊受到武林上下的敬重,難道還找不到一個找劍的人?”
  司馬輝搖頭道:“說來慚愧,陸家莊雖然在江湖上地位顯赫,但是像你這樣的人才陸家的確是沒有。”晨曦笑道:“司馬總管你抬舉在下了,在下現在只是一個醉鬼罷了。”
  司馬輝道:“少主已經吩咐了,只要你能找到熾舞劍,少主就不計前嫌,原諒你對他的殺妹之仇。”晨曦沒有說話,他本需要其他人原諒,即使天下人都原諒了他,他也不會原諒他自己。晨曦道:“這不算是一個條件。”
  司馬輝道:“我知道你一向我行我素,不願意受到他人的約束。”晨曦道:“了解我為何還要來找我?”
  司馬輝道:“因為陸家莊丟的不只是一把熾舞劍。”聶童搶先道:“還丟了什麼?”司馬輝肯定道:“這一件東西定能讓你出手。”聶童道:“你們陸家不是號稱武林第一鐵院嗎?怎麼老是被盜呢?”
  司馬輝尷尬一笑,晨曦無奈道:“又是什麼?”司馬輝道:“大小姐的骨灰!”“膨”晨曦手中的酒壇瞬間滑落在地上摔得粉碎。聶童驚訝道:“陸欣的骨灰竟然被盜?”
  司馬輝傷心道:“大小姐的骨灰是在二月初二清晨被盜的。”晨曦顫抖道:“二月初二!”這個日子他記得是多麼的深切,他可以忘了自己的生辰,但是那個殺死自己心愛女人的日子他卻永遠不會忘記。
  聶童疑惑道:“陸家守衛深嚴,什麼人能在陸家莊偷走兩件東西呢?”司馬輝也是疑惑,他要是知道答案,就不會請晨曦出面。但是事情就擺在眼前。
  晨曦淡淡道:“司馬總管回去吧。”司馬輝道:“那你?”晨曦輕輕道:“三日後陸家莊。”司馬輝大喜道:“在下到時一定恭敬閣下大駕。”搖著鵝羽扇,抱拳行禮。
  又是一陣急促的馬蹄聲響起,但是卻越來越遠,司馬輝一伙來的快走的也快。聶童望著那卷起的塵土,長長的舒了一口氣。聶童道:“謝謝哈!“晨曦沒有說話,似乎他的眼神中根本沒有聶童這個人。

第三章:陸家少主
更新時間2013-11-23 9:38:44 字數:2714

 三月的空氣很清新,街道上叫賣的聲音都顯得明亮,這是一個很大的城鎮,晚春的風吹過這個城鎮,每個人都顯得高興。這時忽然從街道行來緊促的馬蹄聲,聲音如密雨。
  來時極快,人群很自然的分開一道,只見一行人卷土離去,城鎮中的人並沒有埋怨,一切都顯得那麼自然,就連讓開路也好像是很自然的。
  一座很大很深的院子,院牆高達三丈多,院中的翠柳擺出院外。院門莊嚴高大,幾名精裝漢子守在門口,面色嚴峻。這時一行人行至院前,為首的一位書生打扮,手搖鵝羽扇,正是司馬輝。
  這院中就是號稱天下第一鐵院的陸家莊,司馬輝等人翻身下馬,劉青等人也急忙隨後。司馬輝衝其說道:“去好好的喂下黑風。”“黑風”就是他的坐騎,這匹馬陪了他有十年。
  他是一個愛馬的人,也是一個會跟馬有交情的人。劉青道:“是!總管。”說完劉青帶領十幾名紫衣大漢,從院門前直接去了院後的馬場。司馬輝大步進院,他的心情很好,因為他找到了自己的老朋友。
  門前守衛急忙行禮道:“參見總管。”司馬輝微微一笑,一擺手就大步進入院中,院子很美,現在這個季節院中的各種奇花異草都爭相開放,亭樓玉閣古典優雅,那五人一隊的守衛,一刻鐘一班。
  司馬輝輾轉幾個長廊,行至院中一間很豪華的房間,此房通體都是紫檀木打造,當年都是選取武林中最好的木匠建造。司馬輝走的很快,因為他對這里很熟悉,身為陸家莊的總管,熟悉每一處地方是他的本職。
  房間中,一位二十七八歲的男子,一身黑色長衫,霸氣十足,那一雙俊目,寒光四射,他那雙除掉了無數武林敗類的手現在正在削蘋果,這本是下人該做的事,但是他有時候卻喜歡做。因為他是陸家莊的少主陸歸羽。
  他的行事永遠與眾不同,就像他的功夫一樣與眾不同,但絕對是武林中的高手。司馬輝進入房中,上前道:“參加少主。”陸歸羽輕輕道:“回來了。”
  司馬輝道:“對!”司馬輝知道陸歸羽性格高傲,唯獨對于他,陸歸羽才會說一些關心的話,陸歸羽道:“人抓到了?”司馬輝愧疚道:“沒有。”聽到司馬輝一言,陸歸羽並沒有生氣,好像根本不在乎這件事。
  陸歸羽道:“總管,你現在的辦事效率不是很好啊。”司馬輝道:“不過少主,有一件事比抓到那個夜闖陸家莊的小賊更讓您高興。”陸歸羽淡淡道:“已經好久沒有事情讓我高興了。”
  他的確是有段日子沒有高興了,不僅熾舞劍被盜,就連自己妹妹的骨灰也不見了蹤影,近日的陸家已經被武林中不少人士嘲笑了。身為陸家少主,他卻又不可推卸的責任。他也不會推卸因為丟的這兩樣東西對他來說都是很重要。
  司馬輝道:“少主,不是一直為了熾舞劍和大小姐的骨灰被盜之事傷神嗎?”陸歸羽沒有說話,因為司馬輝是在明知故問。司馬輝又道:“不過現在少主不必擔心了。”
  陸歸羽停住了手中的刀,他看了司馬輝一言,依照他的聰明,他已經猜到了司馬輝要說什麼。陸歸羽道:“你找到了他?”司馬輝道:“對,我們陸家要找到一個人並不難。”
  陸歸羽道:“在哪里見到的?”司馬輝道:“城東三十里的竹林中。”陸歸羽點了點頭,他知道那個地方,他以前也曾在那里喝過酒,司馬輝又道:“那個夜闖陸家莊的小賊是他的朋友,所以我就沒有抓他回來。”
  陸歸羽俊眉一皺道:“他的朋友?”司馬輝也皺起了眉頭道:“他們好像是在我之前交的朋友!”陸歸羽道:“他們喝了三杯酒?”司馬輝道:“不只是三杯,是半壇!”
  陸歸羽笑了笑,道:“熾舞晨曦還是老樣子啊,既然是他的朋友就不要追究了。但是雖然是找到了他,你有什麼辦法讓他出手呢?”司馬輝道:“我已經讓他出手了。”
  陸歸羽看了一眼胸有成竹的司馬輝,他也明白了,他要比司馬輝更加明白,陸歸羽道:“他還是沒有忘了她。”司馬輝平靜道:“忘不了大小姐以前看是壞事,但是現在看來確是好事。他已經答應了三日後就來陸家莊。”
  陸歸羽點了點頭,苦笑道:“沒有想到我們堂堂陸家莊今日要求一個仇人出面。”司馬輝也搖頭嘆氣,雖然陸家莊不缺龍虎之輩,但是龍虎之輩卻無法跟熾舞晨曦相比。尤其在查偷盜上面。
  正在這時,忽然從房間外傳來一道銀鈴般的笑聲,笑聲還未停止,人就已經進屋了,來人是一位十八九的少女,花季年華,身著白紗錦衣,腰間系著一條粉紅腰帶。一張可愛的臉龐,花季時的女孩子,不施粉黛永遠都驚艷動人。一雙大眼睛如碧波春水。
  陸歸羽看到少女,道:“這麼大了還不知道收斂一點你的性格。”少女正是陸家莊的二小姐陸微。陸微冷哼一聲道:“哥,你就知道凶我。對了,司馬哥哥,你這次出去有沒有帶點好玩的東西啊?”
  司馬輝尷尬一笑,他一心忙于陸歸羽交代的事情,竟然一時間忘了這個粘人精。陸微看著司馬輝,佯怒道:“好啊你,你走的時候還答應給我買好玩的東西呢!現在竟然敢耍我。”
  司馬輝尷尬道:“二小姐,這次實在是回來的匆忙,一時間就忘了,等下次一定給二小姐帶回好玩的東西。”陸微怒哼一聲,道:“你又想騙我。”陸歸羽道:“好了,微兒,總管已經很累了,你就不要再給他添亂了。”
  司馬輝急忙道:“少主,我並不累。”陸歸羽欣慰一笑,他不得不承認司馬輝是他的得力助手。陸歸羽上前拍了拍司馬輝的肩膀,微笑道:“了,你先回去休息吧,這一路舟車勞頓的。”司馬輝點了點頭,就出去了。
  背後還回蕩著陸微的喊聲:“別忘了下次出去的時候帶些好玩的啊。”陸歸羽伸出手指彈了一下她的腦門,道:“好了,你就不要胡鬧了。”他現在也只有在陸微面前可以放下架子,可以放松自己。
  陸微捂著腦門,撅著嘴道:“哥,我已經長大了,你還打我。”陸歸羽笑道:“你長大了嗎?”陸微道:“當然長大了,你看我的個子都快趕上你了。”望著這個墊著腳尖給自己比高低的身影,陸歸羽笑聲更大了。
  已經近一個月沒有大笑的他,現在卻在開懷大笑。陸微氣的直跺腳,坐在房中的正堂位置,那本是陸歸羽的位子,除了他也只有她能做。陸微道:“方才我聽到了,你們再說熾舞晨曦?”
  陸歸羽眉心一皺道:“你都聽到了?”陸微道:“當然聽到了,我又不聾。”陸歸羽面上忽然露出了緊張,陸欣就是死在晨曦的手上,他可不想讓自己唯一的妹妹在毀到晨曦的手上。
  陸微道:“哥哥,你緊張什麼啊?”陸歸羽也不知道,唯一知道的一點就是熾舞晨曦可以讓女人沉迷,陸歸羽道:“這幾日你乖乖地呆著房中,沒有我的允許不得亂跑。”陸微氣道:“為什麼?”
  陸歸羽狠狠道:“不為什麼!”陸微也喊道:“我不!”陸歸羽衝外喊道:“來人!”瞬間院中就出現兩名紫衣大漢,陸歸羽道:“帶二小姐回房,沒有我的允許不准她亂跑。”房間中雖然回蕩著陸微的罵聲,但是弱小的她還是被那兩個紫衣大漢架走了。

第四章:玉仙樓
更新時間2013-11-24 9:28:45 字數:2723

 街道上的叫賣聲摻雜著來往行人的聲音,雖然很吵,但是卻很繁榮,初夏的陽光還沒有那麼炎熱。但是已經有了熱的勁頭。這是一間很大的酒樓,名字叫玉仙樓,這個城鎮上除了陸家莊之外,最有名的就是這間酒樓。
  不僅有上等的飯菜,上等的酒,還有上等的客房,他的生意很是火爆,尤其是現在中午的時候,座無虛席高朋滿座。掌櫃是一個五十出頭的人,油光滿面,那快要成團的身體,就連扭動起來都很費事。
  他喜歡趴在櫃台上算賬,這也可能是他唯一的樂趣。突然間,酒樓中傳來一聲破碎的聲音,“啪啪”又是兩聲,本來還是熱鬧的酒樓瞬間變得安靜。掌櫃定眼一看,只見靠窗的一桌,四位漢子,赤胸裸背,個個凶神惡煞,最邊上那一位臉上的一道刀疤從額頭長至嘴角。
  正在大罵小二,那漢子嘴唇一動,臉上那條刀疤就像是游蛇一樣,顯得分外猙獰。掌櫃急忙上前,客氣道:“客官,你們有什麼不滿意的嗎?”刀疤漢子道:“你是掌櫃?”
  掌櫃點點頭道:“我就是。”四位漢子同時發笑,那笑聲響徹整個酒樓,酒樓中不少怕事的人都紛紛跑了出去,刀疤漢子對面而坐的一位精壯漢子,一身爆裂肌肉,但是唯獨只有一只眼睛,那一只眼睛被一條長長的黑布勒著。
  獨眼漢子道:“你這掌櫃怎麼長的像是一頭豬啊?”獨眼漢子一眼,四人笑的更加大聲,掌櫃也只好陪笑,他想生氣,但是不敢生氣,面前這三位,哪一位都會可以讓自己嚇出冷汗。
  掌櫃道:“不知道有什麼地方怠慢了四位大爺?”刀疤漢子道:“你們這里的飯菜太難吃了。”說完又舉起一盤,摔在了地方,直叫掌櫃的心疼。掌櫃道:“怎麼會啊?小店這里的飯菜在這里可是有口碑的啊?”
  獨眼漢子罵道:“口碑?呵呵,要不要老子給你立一塊碑啊?”掌櫃的頓時嚇得渾身打顫,急忙道:“不用,不用!我再去讓廚子給四位大爺在燒上一桌飯菜。”掌櫃偷眼一看里面那兩個漢子,心中也是咯登一聲。
  里面那兩個漢子的左臂都被生生砍斷,由于他們都赤露上身,那碗口大的刀疤驚得掌櫃魂都要飛出體外。刀疤漢子笑道:“快去做。還有你這酒,也太難喝了!竟然那這種酒水來打發老子。”
  說完又舉起一壇滿滿的酒往地上摔,但是並沒有聽到酒壇破碎的聲音,幾人感覺面前刮過一道清風,四位大漢和掌櫃同時一驚,剛剛摔下的酒壇已經消失不見了。“啵”一聲開酒壇的聲音,在幾人身後響起,幾人紛紛扭臉一看,背後的一張桌子上竟然出現一名白衣男子,那一身白衣白如雪,那張棱角分明的俊朗臉龐正在被他舉去的酒碗遮蓋。
  四位大漢同時起身,看著面前這個身著白衣的男子,刀疤漢子怒道:“你是何人?”白衣男子輕輕的放下手中的酒碗,微笑的看著四位大漢,那本是可以讓萬千少女沉迷的笑容,此刻在這四位大漢眼中卻像是鬼神的微笑。
  那雙猶如老虎般的眼睛,依然透露著殺氣。刀疤漢子顫抖道:“熾……熾舞晨曦?”其他三位大漢也都驚訝的看著這個人,他們臉上都是流露出不相信,但是坐在他們面前的就是熾舞晨曦。
  要辦事的晨曦總是喜歡穿白色,白白的長袍,白白的鞋子。這是他的風格。晨曦又倒了一碗,道:“這里的飯菜呢?雖然有些不好吃,但是你們剛剛摔翻的那一盤紅燒豬蹄卻是一道好菜。還有這里的女兒紅也是上等的好酒。”
  四位漢子哪里聽得進去晨曦的這些話,都顫抖的看著他喝酒,掌櫃當然認識熾舞晨曦,因為以前他是這里的常客,只是這一年卻消失了。晨曦喝完一碗酒,嘆息道:“淮河四俠,你們還記得我嗎?”
  獨眼漢子怒道:“當然記得,就算是你化成灰我們四兄弟也認識你。”晨曦笑了笑道:“你們一定是恨死我了,三年前在淮河讓你們變成了四鬼。”淮河四俠本是黃淮附近的惡霸。
  但是他們卻以“俠”居之,當年熾舞晨曦行至黃淮附近時,制服了四人,他們身上的刀疤、獨眼,斷臂當然都是熾舞晨曦的傑作。晨曦道:“還記得當年我給你說的話嗎?”
  四人渾身一震,顫抖的不敢說話。晨曦笑看四人一眼道:“看來你們是忘了,那我就跟你們提個醒,你們要是再敢犯事,我就會取了你們的命。”四人頓時嚇得渾身直哆嗦。
  他們本以為熾舞晨曦已經完全消失在江湖上了,可是剛剛出來就碰到了他,真是冤家路窄。晨曦道:“不過我今天心情還是不錯,喝到了以前的滋味。我就不殺你們了。”
  四人並沒有感謝,因為他們曾經也是稱霸一方的人,忽然晨曦一拍酒桌,一道身影在四人眼前晃過,他們沒有反抗能力,三年前沒有,現在也沒有。“啊啊啊啊”四聲慘叫在酒樓回蕩。
  酒樓中的客人已經悉數走的差不多了。晨曦還是坐在桌子上喝著酒,但是淮河四鬼的雙肩上都流著血,晨曦在瞬間出手,就廢了他們的琵琶骨。四人疼著直咬牙,但是口中卻不敢說話。
  晨曦道:“我雖然說不殺你們了,但是你們的武功留著只會禍害他人。走吧!”晨曦淡淡的說了一句,淮河四鬼怒哼一聲,正要走。晨曦又道:”站住!”四人又急忙站住。
  晨曦道:“你們剛才說這酒不好喝是吧?”說完嘴角閃過一絲笑容,四人再看他時,酒桌上已經沒有了晨曦的身影,“喂!”聲音還在酒樓。四人急忙聞聲尋人。晨曦卻在櫃台旁邊,掌櫃已經被擠到一旁。
  晨曦衝著四人微微一笑,櫃台後有數壇美酒,晨曦雙指一扣,雙臂一甩。“嗖嗖”兩聲,兩只酒壇直響四人中的刀疤漢子和獨眼漢子砸去,二人大驚,但是酒壇卻落在他們的頭上並沒有落在他們的身上。
  “嗖嗖”又是兩聲,兩個斷臂的漢子頭上也頂著兩壇美酒。晨曦笑道:“頂著走吧,回去好好品嘗,等覺得好喝了再來。在我的視線之內,不要讓我看到酒壇掉到地上的聲音。”
  淮河四鬼這下可苦不堪言,剛剛被穿了琵琶骨,雙臂上的扎心之痛已經讓他們痛不欲生了,現在又受到這樣的捉弄。但是他們只有照做,因為他們不想死,熾舞晨曦對待惡人的手段他們是明白的。
  在一旁行人的笑聲中,淮河四鬼踉蹌的消失在人群中,晨曦搖頭一笑,一旁的掌櫃也怯生生的不敢答話。晨曦拍了拍櫃台,道:“掌櫃,老規矩。”掌櫃疑惑道:“老規矩?”
  晨曦搖頭道:“看來我一年沒來,你什麼都忘了?”掌櫃尷尬道:“還請客觀提醒。”晨曦道:“天字一號房!”掌櫃急忙笑道:“是是是,我這就給你安排。”
  夜色已經降臨,籠罩在這繁華的城鎮上,分外寧靜,彎月如鉤。這個北方的鎮子,夜色卻是很美。“吱!”晨曦搖晃著身子走進天字一號房。房間中幾張簡單的家具,但都是上等木材。
  晨曦手中抱著一壇酒,他剛才已經喝了很多。但是現在他已經習慣喝醉,因為喝醉後才不會想他不想想的東西。關上門後。突然,晨曦眼中寒光一閃,他的身法很快,就像是深夜中的獵豹一般。
  直接傳入房中閣簾後!“喂喂喂!你沒必要這麼用力吧?”一聲求饒的聲音響起,晨曦拉著一個身影往前一推。

第五章:女兒身
更新時間2013-11-25 7:29:22 字數:2772

 “撲通”一聲,晨曦將一個人生生的摔在房中的桌子上,那人“哎呦!”一聲,撫摸著自己摔倒的胳膊,怒狠狠的看著晨曦,晨曦雖然正在酒頭上,但是他識的此人。
  聶童怒道:“哎,你怎麼這麼狠啊?”晨曦走到桌子前無奈道:“怎麼是你?”聶童道:“怎麼不能是我啊?”晨曦道:“你跟蹤我?”聶童嘿嘿一笑道:“我哪里是跟蹤你啊,我們是朋友啊,用這個詞好像不是那麼的融洽啊。”
  晨曦輕輕道:“我沒有你這個朋友。”聶童急道:“難道你現在要拋棄你的規矩嗎?”晨曦道:“同樣的話我不想再說第二遍。”他懶得跟聶童在解釋,但是只要是他認為的事情,除了他能改變他自己,任何人都沒有辦法改變他。
  聶童道:“我才不管你,反正是你救了我,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就要跟著你!”晨曦喝了一口酒,道:“你不需要我救。”聶童道:“我怎麼不需要你救啊?”晨曦輕輕一笑。道:“司馬輝還抓不到你。”
  聶童面露微笑,皺著眉頭看著晨曦道:“他可是陸家莊的總管,武功那麼高,怎麼可能抓不到我?”晨曦道:“你的武功雖然不如他,但是你的輕功要高于他。”聶童疑惑的看著他,就連他自己也不敢相信他的輕功能在司馬輝之上。
  聶童道:“我呢,輕功也不如他,但是能得到熾舞晨曦的誇贊,我倒是挺喜歡的。”晨曦微微一笑,他不說話。一陣清風吹過,他的酒壇在桌子上,但是人已經不見了,窗戶還在微微的動。
  聶童氣憤道:“好你個熾舞晨曦,想要跑。”說完腳尖一踏,身似流星掠出窗外。外邊已經被夜幕完全籠罩。但是卻沒有了熾舞晨曦的身影,聶童面露焦急,夜風吹在身上,他的身影卻比風還快。
  追了片刻,聶童立住腳步,已經跑出了城鎮十幾里了,但是卻還沒有見到熾舞晨曦的身影。聶童眉心一皺氣憤道:“好你個熾舞晨曦,竟然敢騙我!”罵了幾聲,又往回折回。
  回到客棧,那個窗戶還是開著,聶童落雁般的身形穿入屋中。熾舞晨曦的酒還是在桌子上,他的人也在。聶童上前罵道:“你竟敢試探我?”晨曦冷笑一聲,搖頭道:“我不喜歡他人說謊。”
  聶童道:“你是個壞人。”晨曦看了聶童一眼道:“我有給你說過我是好人了嗎?”聶童兩步走到桌子前,氣呼呼的坐在凳子上,怒道:“我早該想到。”晨曦笑道:“想到什麼?”
  聶童道:“看見淮河四鬼,我就應該想到你是壞人。”晨曦笑了笑,喝了一口酒,他不想解釋,也沒必要解釋。
  兩人對持了片刻,晨曦已經有些不耐煩了,晨曦道:“我要休息了。”聶童笑道:“你休息你的,我又不礙你的事。”晨曦微微一笑道:“這是我的房間。”聶童道:“不,不是你的。”
  晨曦道:“難道是你的?”聶童笑道:“是我們兩個的!”晨曦皺起了眉頭道:“我們?”聶童重重的點了點頭。晨曦忽然大笑起來,他已經徹底被這聶童所折服。他雖然不認他這個朋友。
  晨曦淡淡道:“你要陪我?”聶童道:“我怎麼不能陪你啊?我現在是身為分文,你不會把我趕出去吧?”晨曦笑了笑,他不喜歡別人撒謊,但是聶童卻總愛撒謊。聶童道:“你笑什麼?”
  晨曦道:“我在江湖上消失了一年,雖然猜不到你是誰。但是我卻知道你說了一個很大的謊!”聶童微笑了看著晨曦,道:“我撒謊?你倒是說說我撒的什麼慌啊?”晨曦喝下了酒壇里最後一口酒。
  享受的擦了擦嘴。笑道:“一個能出入陸家莊的飛賊,你說會連住店的錢都沒有嘛?”聶童尷尬一笑道:“誰說飛賊就得有錢啦?”這是一個無賴的回答。晨曦並不理會。
  聶童道:“反正我今天就要住在這里。”晨曦笑道:“你不怕我?”聶童道:“我為什麼要怕你?”晨曦道:“你剛才已經說了我是一個壞人。”聶童點了點頭,但是他的臉上並沒有害怕。
  晨曦又道:“順便補充一句,我還是一個喜歡女人的壞人。”聶童渾身一震,他的身體明顯有些不自然。聶童道:“呵呵,這一點你倒是錯了。”晨曦道:“我錯了嗎?”聶童肯定道:“你當然錯了。我可是男人!”
  晨曦微微一笑道:“好啊,既然你是男人,我就認下你這個朋友。不對是兄弟。”聶童驚訝的看著他道:“你把我當朋友了?”晨曦冷笑兩聲,那種冷笑讓聶童感到渾身更加不自然。
  晨曦道;“不是朋友,是兄弟。”聶童重重的點了點頭。晨曦道:”既然你是我兄弟,我們就應該同榻而眠。”“什麼?!”聶童聽到晨曦一眼大喊一聲。晨曦拍了拍那險些被震聾的耳朵。
  晨曦道:“怎麼了?”聶童扭捏道:“不行。”晨曦道:“為什麼不行?”聶童的眼神不敢看晨曦,他在逃避他的眼神。聶童大聲道:“因為我有潔癖。我不喜歡跟其他人睡在一起。”
  晨曦嘴角一揚,右手劍指想疊,“啪啪”兩聲直點聶童胸前膻中穴,聶童頓時渾身不能動彈,害怕的看著晨曦,喊道:“你想幹什麼?”晨曦笑道:“你不是想成為我的朋友嗎?我直接讓你成我我的兄弟。”
  大臂一攬,將聶童抱在肩頭,大步行到床邊,將聶童放在床上,聶童的面色越來越焦急。晨曦微微一笑道:“你在緊張?”聶童氣憤道:“你個流氓。”晨曦笑聲更大了,晨曦趴在聶童臉的上方,二人相距不到半尺。
  晨曦道:“你見過兩個男人之間要用流氓這個字嗎?”聶童雙眼緊閉,氣憤道:“好了,好了,我承認我是女人。”晨曦撤回身子,道:“我還是喜歡比較誠實點的女孩子。”
  聶童疑問道:“你怎麼知道我是女人?”晨曦笑了笑道:“男人沒有那麼白那麼嫩的皮膚!”聶童道:“萬一保養的好呢?”晨曦微笑的看著聶童,深深的嗅了一口氣。笑道:“一個男人可以有那樣的皮膚,這麼香的香氣應該不會有了吧。〞
  聶童怒道:“萬一他是個喜歡香氣的人呢?”聶童得意的看著晨曦,但是晨曦並沒有面露難色,依舊微笑的看著她。晨曦道:“你的問題還真是多啊,前兩點你可以找理由,但是你還記得佛手劉青砍你那七刀是在什麼地方嗎?”
  聶童失聲道:“喉結!”晨曦點了點頭,笑道:“你可不要再說你是從小淨身的太監?”,聶童沒有在狡辯,碰到了熾舞晨曦她也沒有什麼言語在狡辯。聶童道:“既然知道我是女人,那你還不解開我的穴道?”晨曦道:“我可不敢解開。”聶童氣道:“你到底想怎麼樣?”晨曦笑了笑,對待女人他從來不會用暴刑。但是他的笑容在聶童面前卻顯得那麼的猙獰。
  晨曦道:“我並不想怎麼樣,兩件事!只要你能說給我聽我就給你解開。”聶童怒道:“什麼事?”晨曦道:“第一件,你為什麼要闖入陸家莊?”聶童咬了咬嘴唇,正要說話。
  晨曦卻先說道:“你可不要說謊騙我?我可是要提醒你一下,我的飛花拈葉手可是只有我一個人能解開,你要是不想在這里永久的躺下去,就好好的說實話。”聶童氣的臉色發青。
  惡狠狠的看著熾舞晨曦,聶童道:“難怪陸欣會死在你的手上。因為你根本不知道心疼女人。”晨曦眼神中流露出一絲傷感,但是他知道這只是聶童的伎倆。晨曦輕輕道:“我勸你還是快些說,不要挑戰我的調查能力。”

第六章:試探
更新時間2013-11-26 10:04:56 字數:2806

 聶童看著晨曦凶神惡煞的樣子卻笑了起來。晨曦道:“你笑什麼?”聶童道:“那我就情願在這里永久的躺下去。”晨曦平靜道:“你當真不說?”聶童道:“反正你又不敢對我怎麼樣!”
  晨曦冷笑道:“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聶童道:“你忘了你已經說過了你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熾舞晨曦了。”晨曦看了聶童那壞壞的表情道:“那又怎麼樣?”
  聶童道:“武林中都知道熾舞晨曦愛上了陸家大小姐,並且愛的死去活來,可惜在你和陸歸羽爭斗的時候卻誤殺了她,現在的熾舞晨曦可是對陸欣的事情一直愧疚于心,自己親手殺死了心愛的女人滋味應該不好受吧?”
  晨曦沉默了下來,房間中的燭光打在他的臉上,他沒有任何表情,聶童說到了他內心最深處的痛。晨曦淡淡道:“那你就肯定你安全了?”聶童笑了笑道:“當然安全,現在你心里裝的全是她。”
  晨曦道:“你怎麼知道?”聶童道:“看你聽說陸欣骨灰被盜就知道了。”他的確是不會再動其他女人,因為他的心里滿滿的還是陸欣的身影。聶童道:“如果你不在乎陸欣姑娘在下面的世界看見你,就來吧。”
  說完緊緊地閉上了眼睛,那一副等待晨曦羞辱的樣子,惹得晨曦苦笑一聲,聶童緩慢的睜開雙眼,看著坐在床邊的晨曦,淡淡道:“你沒事吧?”晨曦面對聶童那假意的安慰。只是輕輕一笑。
  晨曦道:“你的確是一個厲害的女子。”聶童笑道:“你是在誇我嗎?”晨曦感慨道:“你是第二個能讓我啞口無言的女人。”看著一臉惆悵的晨曦,聶童道:“那我倒是挺榮幸的啊。”
  晨曦忽然起身道:“兩件事我先記著,總有一天我會讓你自己說出答案。”聶童望著想要離去的晨曦,急忙道:“喂喂喂,你想要去哪里啊?”晨曦笑道:“這麼喜歡說別人的痛處,那我的飛花拈葉手應該難不倒你吧。”
  聶童喊道:“喂!你的點穴我可沒本事解啊。這次我是真的沒有本事啊。〞但是屋中的已經只有他的聲音,晨曦已經消失了,屋中的燭光微微一動,窗戶也同樣微微一動。
  明月高挂,夜風冷吹。陸家莊門前卻亮如白晝,門前有一隊巡邏大漢,都是紫衣勁裝,一片片虎口大刀在門前的燈籠照耀下依舊是寒光四射。夜很黑,風也很輕,但是卻有人比風還要輕還要無聲。
  晨曦翻身越過三丈高的院牆,躲在一顆翠柳樹後面,他身後就是各種奇花異草,假山怪石。晨曦卻在這里停了一下,不是他累,而是他怕再次看到這熟悉的場景勾起他的回憶。
  但是既然來了就必須要面對,翻身一躍,猶如流星劃過穿梭在陸家莊各種分院中,他要去的地方本來只有一個地方,但是要在去那一個地方前先去另一個地方。一間很氣派的房間。
  但是屋中卻亮著,就像是當年晨曦初次前來的時候一樣,突然背後傳來一陣腳步聲。晨曦仰頭一看,縱身一躍就到了近兩丈的屋頂,伏在上面,一般人當然是看不到。來的人也是一般人,是陸家莊來回巡邏的守衛。
  在這座氣派的房門前停了一下,為首的一位漢子看了一眼周圍,發現沒有什麼異樣,衝著身後四名漢子擺手道:“走吧!”伏在屋頂的晨曦看見這一隊巡邏兵慢慢走去。
  急忙躍下房梁,行至門前,上面竟然有一個混金大鎖,晨曦驚訝道:“為什麼房門鎖著,里面的燈卻亮著。”晨曦摸了摸那混金大鎖,要是打開的話需要一段時間,要是強行打開的話就會鬧出動靜。
  晨曦無奈的搖了搖頭。縱身一躍躍上屋頂。輕輕撥開上面的瓦片。一邊撥一遍
  邊無奈的搖頭嘆道:“難道又要做回大盜了嗎?”片刻不到。晨曦就進入屋中。房子氣派,里面的東西也很珍貴。
  中堂內的一張長形書桌,上面現在擺著筆墨紙硯。那內屋門簾依舊是那麼的精致,可是晨曦現在是多麼希望陸欣能再次掀開門簾從中出現。但是這只是希望,看著這屋中的每一件東西晨曦都有感觸。只是現在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
  “你是誰?”一聲清脆的聲音在晨曦背後響起,他本是很謹慎的人,但是現在他卻放松了警惕,晨曦急忙回頭,看見一個花季少女正在看著她,那雙水靈靈的眼睛簡直就像自己期盼的一樣。
  晨曦輕輕道:“你是陸微?”陸微也看著他,笑道:“你夜闖我們陸家莊也該換套黑衣服啊。”晨曦看著那可愛的樣子,忍不住的笑了笑,他喜歡辦事的時候穿白色,即使在夜里。因為他相信自己。
  陸微看著晨曦盯著自己看,疑惑道:“你怎麼知道我叫陸微啊?”陸微十歲之時曾送于峨眉山學藝,但是由于性格頑劣,並沒有學到什麼功夫,以至于連兩個普通的陸家守衛就能將她關在這里。
  晨曦道:“你住在你姐姐的房間里?”陸微道:“對啊,我本在峨眉山上學藝,但是聽到了姐姐的死訊就立即回來了。”晨曦道:“所以你不認識我?”陸微笑道:“現在可以認識一下啊。”
  晨曦笑了笑,他不想她知道他就是殺害她姐姐的人。晨曦道:“你跟你姐姐長得很像。”陸微驚訝道:“你認識我姐姐?”晨曦點了點頭,他們之間何止是認識呢!晨曦看了一眼四周。
  晨曦疑惑道:“你怎麼被關在這里?”陸微聽到晨曦一眼,那張美艷的臉龐上卻是就氣呼呼的。晨曦疑問道:“你怎麼了?”陸微道:“是我哥把我關起來了。”晨曦笑了笑。他了解陸歸羽。當看到門前只有鎖沒有讓你把守,他就有些明白了。陸歸羽一定是調集了所有人來防止自己的提前到來。
  晨曦道:“他也是為了你好。”陸微氣道:“你怎麼知道他是為了我好。”晨曦淡淡道:“因為他知道兩日後來的那個人對你有危險。”陸微更是驚訝的看著晨曦,興奮道:“你認識熾舞晨曦?”
  晨曦躊躇了一下,輕輕的搖了搖頭,看著那個可愛的臉龐他實在不願意讓她傷心。陸微卻失落的嘆了口氣。晨曦疑惑道:“你想見他?”陸微點了點頭。晨曦又道:“你可知道他殺了你的姐姐?”
  陸微道:“我知道啊,但是我相信那不是他故意的。”晨曦眼睛一亮,這是他一年來聽到的最能給他安慰的話。晨曦道:“你怎麼知道?”陸微也皺了眉頭,道:“江湖上都說熾舞晨曦很愛我姐姐,怎麼會狠心殺了她呢?”
  晨曦笑了笑,能得到陸微的理解他的心情已經舒暢了很多。陸微驚異的看著晨曦,道:“你還沒有告訴我你是怎麼知道我的名字的?還有你深夜來我們陸家莊幹什麼啊?”晨曦道:“你怎麼不喊?”
  陸微道:“你又不是壞人,我為什麼不喊呢?”晨曦面上的表情越來越複雜,他從來沒有像想今天這樣欣慰過。晨曦道:“你我素未謀面就相信我?”陸微道:“我也不知道,反正覺得你不像壞人。”
  晨曦笑了笑道:“就像相信熾舞晨曦不是故意殺了你的姐姐?”陸微點了點頭。晨曦也點了點頭,這個純真的少女心事就連自己也沒有辦法相比。陸微有些急了道:“那你還不告訴我你的名字和你來的目的?”
  晨曦拍了拍陸微的香肩道:“你只要記得我不是一個害你的人就行了,至于來你們陸家莊也不是幹壞事。”陸微點了點頭,她相信晨曦,她也不知道她為什麼會這樣。陸微道:“你帶我出去吧。”晨曦笑道:“你哥哥要是知道一定會殺了我的,你還是在這里好好呆著吧。”晨曦縱身一躍,就消失在陸微的視線。

第七章:陸家祠堂
更新時間2013-11-27 9:14:16 字數:2721

 陸微望著那個離去的白衣身影,喃喃道:“這個人是誰呢?”,但是屋中並沒有人回答她的問題。
  明月高挂,晨曦穿梭在陸家莊,他的蜻蜓點水的輕功不會暴露他的行蹤,但是他還是費了些時間才到達他想要來的地方。陸家莊號稱天下第一鐵院,並不是徒有虛名,來往巡邏密集。
  但是每天巡邏的時間人數都會改變,沒有人能把握住守衛的時間,晨曦躲在一片花草後方,眼往前方一座房間,這間房間很大除了陸家莊的正堂之外,這是陸家莊最大的房間。
  但是此房卻不比其他房間一樣,房頂乃是精鋼打造,房頂的四角都有一條碗口粗的鐵鏈,斜至地上,鐵鏈插進土里一丈多深。四道鐵鏈旁邊都有一個精壯的漢子守著。房間的牆壁只有一個尺寸大的窗戶,人是無法進去的。
  牆壁同樣是精鋼打造,刀砍不爛,即使是火藥也炸不開,那黑漆漆的鐵門,上懸挂一個碩大的金鎖,那鎖是天下第一機關能人孟雀打造,除了陸歸羽手中那一把鑰匙,這里是無人能進。
  這是陸家莊最重要的地方,里面是陸家各代人的骨灰靈牌所在,而且門前還有兩名身著黑衣的漢子守著,那兩個人都是三十出頭,一位手持一道蛇紋長鞭,身形精瘦,兩只深凹的眼睛警惕的看著四周。
  另一位則是手握一門板斧,黑漆漆的斧子在月光的照耀下,閃過一道寒光,那人體型彪悍,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也是看著周圍,晨曦輕輕道:“沒有想到陸歸羽請到了雲鶴狼狽來看守這陸家祠堂。”
  望著那緊緊關著的大門,晨曦慢慢的行到祠堂後面,依舊是銅牆鐵壁,密不透風。兩名漢子分在房角兩邊。晨曦微微一笑,單臂出指,他的身形似箭,猶如一陣清風在兩人左右吹過。
  兩人就已經中了晨曦的飛花拈葉手,唯一不同的則是晨曦這下將他們的啞穴也捎上了。晨曦在夜空中微微一笑。輕身一躍,從祠堂後面躍上屋頂,他的起身無聲,落地也是無聲。
  蹲在屋頂上,冷風吹過,晨曦忍不住打了個冷顫。晨曦看了一下屋頂,依舊是連一個蚊子飛進去的空隙都沒有。晨曦心道:“看來不是從屋頂進去的。”他現在也在頭疼,這陸家祠堂恐怕只有一種方法能進去,就是大門。
  想到此處晨曦又苦笑一聲,翻身下了房頂,剛剛落下,忽然前面的夜空中傳來一道勁風,晨曦大驚!但是他要跑顯然是不可能了,因為風不僅大,風中那個人的來勢比風還要快。
  一道寒光直逼晨曦面目,一把劍劃過夜空,那清脆的劍聲像是夜空中一道亮麗的音符。晨曦眼見長劍直抵自己咽喉,縱身一掠,他的輕功很快,但是那把劍依舊直抵自己的咽喉處。
  晨曦嘴角一揚,立住身形雙掌大合,一把拍住了長劍,但是掌中長劍卻是一擰,勁道十足,將他的大合雙掌震開,長劍收回。晨曦雙掌手中留下了兩道深深的傷口。
  晨曦定眼一看,那把劍的主人是個老者,是個胡子頭發都花白的老者,那雙本是慈祥的眼睛中卻留有怒恨,花白的胡須也隨著微風吹動,他的那身青衣十分簡樸,但是他的劍卻很是鋒利。
  老者怒狠狠的看著晨曦道:“你還敢來?”晨曦道:“風前輩,晚輩只是前來打探一些東西。”老者卻冷笑兩聲道:“上次你也是說來打探消息,但是欣兒卻死在你手上。”
  晨曦無言,面對這個老者他很是恭敬,無論他說什麼晨曦都會靜靜的聽著。這個老者是咽喉一劍風清柳,他是陸欣的師傅,也是陸家莊少有的前輩,在陸家莊已經待了三代了。
  風清柳道:“你怎麼不說話了?”晨曦淡淡道:“是晚輩的錯,前輩要怎樣懲罰在下,前輩都願意接受。”月色灑在風清柳那年邁的身影,顯現出一種孤獨,因為他很是疼愛陸欣。
  風清柳冷笑一聲道:“你以為老夫不敢殺你嗎?”話音剛過,他身形又動了,這是比剛才那一劍還要快,依然直點咽喉,依然只是一劍。晨曦並沒有動,有些時候他很希望能解脫。
  突然,空中傳來聲音“風老。住手。”“嗖”一道清脆的聲音在晨曦和風清柳兩人之間響起,一件東西飛來急速,打在了風清柳的劍上。風清柳不得不撤回身形。
  兩人打斗的聲音不大,但是已經引來了數道身影,在祠堂前方的雲鶴狼狽行到祠堂的後方。看見老者與晨曦對峙,急忙上前。與其同時又來了數人。眾人行到兩人面前,現在已經是三人。
  司馬輝也帶了一隊人前來,看見晨曦和風清柳面前還站在一個人,那霸氣外露的威嚴恐怕也只有一個人能擁有,眾人齊聲道:“參見少主。”彈指間能阻擋風清柳一劍的也只有他了。
  陸歸羽看了一眼晨曦,卻是笑了笑,陸歸羽道:“你們先下去吧。總管留下。”雲鶴狼狽紛紛應聲,就帶領人紛紛退去,風清柳卻不願離開,依舊是惡狠狠的看著晨曦。那雙老眼上就像是能冒出火來。
  陸歸羽道:“風老,你也快點去歇著吧。”風清柳道:“這個殺害小姐的賊子怎麼處理?”陸歸羽道:“您就放心吧,我自會處理。”風清柳道:“何不讓老夫現在就處理了他?”
  陸歸羽輕輕道:“難道我這個少主的話不中用嗎?”風清柳急忙道:“少主,我……”面對陸家少主,他雖然是陸家莊的老人但是他確是最講究規矩的。陸歸羽笑著拍了拍風清柳的肩膀道:“風老,去休息吧。”
  風清柳長嘆一口氣,瞪了晨曦一眼才離去。晨曦卻一點也不難過,因為已經有一個人理解他了,一個就夠了。晨曦道:“看來前輩是對我恨的很吶。”陸歸羽道:“風老是太疼愛舍妹了。”晨曦沒有說話,因為他不想跟陸歸羽回憶。
  陸歸羽見到晨曦也不會回憶那段不該回憶的事情,至少現在不該回憶。司馬輝驚訝的看著晨曦道:“我們約定的期限還有兩日,你怎麼此時前來了?”陸歸羽笑了笑道:“你難道是第一天認識他嗎?”
  司馬輝道:“哦,你不喜歡遲到的習慣還是讓人喜歡啊。”晨曦道:“但是有時候早來卻會遭到他人反感。”陸歸羽微微一笑道:“好了,我們去大堂去說。”
  大堂之內,晨曦看了一眼堂內的設施,依舊一樣的氣派,陸歸羽道:“是不是感到驚訝?”晨曦道:“誰都不喜歡亂換東西。”陸歸羽坐在大堂的上座上,司馬輝道:“想必你一定看過了陸家祠堂。”
  晨曦點了點頭,陸歸羽道:“有沒有找到什麼線索?”晨曦道:“你應該比我了解。”陸歸羽眉心一皺道:“我的確比你了解,我只是知道只有我手中的鑰匙才能進去。”
  晨曦道:“還有一個人能進去。”司馬輝道:“只有一個人?”晨曦淡然一笑道:“你認為我能進去?”司馬輝道:“只是時間的問題,給你足夠的時間你一定能進去。”晨曦道:“總管還是喜歡這麼抬舉人。”
  陸歸羽道:“你說誰能進去?”晨曦道:“打造那一把鎖的人。”陸歸羽笑了笑,又搖了搖頭,晨曦道:“他不會功夫?”司馬輝正色道:“對啊,孟雀雖然貴為天下第一機關能人,但是他的確是不會功夫。”
  陸歸羽道:“除了從門前進去,沒有其他方法嗎?”司馬輝也道:“對啊,陸家祠堂雖然緊閉,但是你應該能想到一些其他進去的辦法。”

第八章:雲里霧里
更新時間2013-11-28 8:34:47 字數:2749

 晨曦看了一眼陸歸羽道:“敢問少主是什麼時候將熾舞劍放進去的?”陸歸羽回道:“一年前。”一年前熾舞晨曦將陸欣骨灰和熾舞劍都交給陸家莊的時候,陸歸羽就將熾舞劍和陸欣的骨灰放在了一起。
  晨曦道:“敢問陸家莊有多大面積?”司馬輝思索道:“有兩千三百畝。”陸歸羽和司馬輝都看著晨曦,他們不知道晨曦在想什麼。晨曦又道:“那請問陸家莊附近有沒有樹林和高的地形?”
  司馬輝想了一會道:“這還真沒有,陸家莊地處北方平原,並沒有其他高的地形,但是城東三十里倒是有一片竹林。〞陸歸羽好像是明白了些,陸歸羽笑道:“你是在懷疑有人挖地道?”
  晨曦道:“這本是一個進去的一個方法。”司馬輝道:“對啊,一般隱蔽的地道的起端都是高山叢林,可以掩蓋,但是要是從城東三十里挖到陸家莊的地道,恐怕一年之內是不會有人能辦成的。”
  陸歸羽道:“除了此種方法沒有其他的了嗎?”晨曦笑道:“少主這樣聰明的人還想不到,在下怎麼能想到。”陸歸羽臉色頓時變得有些難看,他要是能知道辦法怎會還要請一個仇人出手。
  司馬輝急忙打圓場,笑道:“那你還有什麼辦法呢?”晨曦笑了笑道:“沒有,不過在下既然已經答應你們了,就一定會幫你們找到熾舞劍。”說完足尖一點,就消失在大堂里。
  看著晨曦消失的身影,陸歸羽嘴角揚起了微笑,氣憤道:“熾舞晨曦,等你找到了熾舞劍,本少主在收拾你。”司馬輝上前道:“少主,切勿動怒,可不要傷了身子。”陸歸羽輕輕道:“難道我是花甲老者嗎?”
  司馬輝尷尬道:“在下的意思是,少主已經為失去令妹傷心一年了,現在又令妹的骨灰又被盜,在下擔心少主操心過度。”陸歸羽道:“下去吧,我沒事,這一點事情就把能把我打倒的話,怎能撐得起陸家莊。”司馬輝點了點頭,他也沒有什麼話要說了。
  司馬輝了解陸歸羽,司馬輝道:“那既然沒什麼事了,在下就告退了。”司馬輝正要走,陸歸羽道:“等一下。”司馬輝又折回道:“少主還有什麼事?”陸歸羽道:“去把微兒放出來吧。”
  司馬輝點了點頭,就出去了,熾舞晨曦已經來過了,陸歸羽也放下了那顆擔心的心。司馬輝行到陸微的房間,打開那一把緊鎖推開房門,就看到陸微氣鼓鼓的坐在堂內。
  司馬輝上前笑道:“二小姐,你還在生氣啊?”陸微氣憤道:“要是關你,你不生氣?”司馬輝微微一笑,道:“不會。”陸微驚異一聲,道:“你說謊!”司馬輝道:“我不會說謊,二小姐要是知道少主是為了你好,你也許不會生氣了。”
  陸微撅著小嘴道:“你還說你不會撒謊,先前你已經騙了我一次了。”司馬輝苦笑一聲,他當然記得這次歸來沒有給陸微帶東西。司馬輝尷尬道:“現在不是放了二小姐了嗎?”
  陸微忽然皺起了眉頭,疑惑的看著司馬輝道:“為什麼現在放了我呢?”司馬輝道:“因為已經沒有再關二小姐的必要了。”陸微驚訝道:“熾舞晨曦已經來過了嗎?”司馬輝點了點頭,他不明白為什麼她會這樣的激動。
  陸微道:“他不是還有兩日才會來嗎?”司馬輝笑了笑道:“因為他是熾舞晨曦,沒有人能猜到他什麼時候來?什麼時候走?”陸微失聲道:“難道?”陸微想起了那個來到屋中的人。
  司馬輝疑問道:“小姐你怎麼了?”陸微嘿嘿一笑道:“沒有什麼,你快些回去吧?”司馬輝驚訝的而看著陸微,方才還是生氣的陸微現在卻變得開心起來了,一個花季少女的心聲他是無法猜透的。
  司馬輝問道:“小姐,你不生氣了?”陸微撅著嘴道:“你很是希望本小姐生氣嗎?”司馬輝搖頭笑道:“怎麼會。那小姐就快些歇著吧。”陸微擺手道:“好了好了,司馬哥哥你就回去吧。”
  司馬輝微微一笑就帶門出去了,屋中卻留著陸微眨巴眨巴著那可愛的眼睛胡思亂想。她可能想到他是熾舞晨曦,但是她也可能會想不到。
  城東三十里,竹葉搖擺,微風吹動,此時林中卻站著一個人,一個身著白色的身影,晨曦又回到了那個酒鋪,雖然是在深夜,但是這個酒鋪上卻有燈亮,一間很普通的房子。
  門前還是擺著那幾張簡單的酒桌,晨曦大步上前,深夜來此他不是來喝酒的,但是有酒的地方他還是要喝上幾杯。已經是二更天了,伙計沒有想到還會有生意前來。
  微笑的上前歡迎,一見到晨曦驚訝道:“又是客官啊?”晨曦笑了笑道:“怎麼有生意不做嗎?”
  伙計笑道:“瞧客官你說的哪里話?你可是這里的常客,小的怎麼不招待呢!”晨曦道:“那就來兩壇竹葉青。”伙計大聲道:“哎,您等著。”片刻不到,伙計就抱著兩壇美酒給了晨曦。
  解開酒壇,晨曦深深的嗅了一口氣,大聲贊道:“伙計,你的酒還是這麼香啊。”伙計就在一旁,現在只有晨曦這麼一個客人。伙計笑道:“多謝客觀贊賞,小店這店雖小,但是只有酒好,才能留著來往的客人吶。”晨曦喝了一大口,嘆道:“這話不錯。”
  酒過三巡,半個時辰不到,晨曦就已經將那兩壇美酒喝了個幹淨,但是現在的他並沒有醉,也沒有發現這里的異樣。晨曦起身就走,伙計上前道:“客官您喝好了?”晨曦微笑的拍了拍小二的肩膀。
  又回到了客棧,進入自己的房中,晨曦似乎已經忘了這里還躺著一個人,但是現在酒勁在頭的他的確忘了這一點。這次他走的依然是窗戶,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常年養下的習慣吧。
  但是床上已經沒有了聶童的身形,晨曦驚道:“她竟然能解開我的飛花拈葉手?”正在驚訝間,忽然一道身影在背後出現,晨曦急忙回頭,但是已經晚了,喝酒有時候難免會誤些事情。
  冰冷的刀已經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一股寒意直接灌入全身,頓時酒醒了三分,來人道:“熾舞劍在哪里?”來人聲音渾厚,晨曦雖然背對著此人但是可以感受到是一個武功很高的人。晨曦笑道:“朋友,我可是不喜歡你這樣的聊天方式。”晨曦想動,但是來人似乎已經鎖定了晨曦的每一個部位。
  來人刀身一動,長刀碰到了晨曦的脖子,頓時感到涼意更濃,來人怒道:“快說熾舞劍在哪里?“晨曦無奈道:“劍不在我這里。”來人道:“怎麼可能?熾舞晨曦怎麼可能沒有熾舞劍?”晨曦苦笑兩聲道:“我說朋友,你要是劫道的話能不能先打聽清楚啊。”
  來人長刀一立道:“打聽什麼?”晨曦道:“熾舞劍一年前就已經不在我身上了。”來人怒道:“這一點我當然知道。但是現在卻在你身上!”來人那肯定的語氣倒是惹得晨曦大笑幾聲,就連他自己也沒有辦法像他這樣肯定。
  晨曦道:“你為什麼說劍在我身上呢?”來人笑道:“普天之下能從陸家莊偷到熾舞劍的也只有熾舞晨曦了。”晨曦無奈道:“我不得不說朋友你還真是一個新賊啊。普天之下能人異士那麼多,晨某人還真是沒有本事從陸家莊偷到熾舞劍。”
  來人正要說話,但是他的刀已經不能動了,熾舞晨曦已經轉身緊緊的握著他的刀。即使刀距離熾舞晨曦的脖子不到半尺,但是那半尺不到的距離,已經夠時間了。

第九章:窈窕淑女(求收藏點擊推薦)
更新時間2013-11-29 9:35:40 字數:2755

 冷風吹過,屋中的燭光搖曳,晨曦緊緊地握著一把刀,他完全沒不在乎來人那驚訝的表情,那人只露出一雙眼睛,一身夜行衣將全身上下裹得嚴嚴實實,與晨曦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晨曦道:“你是誰?”來人冷哼一聲,並不說話,而是選擇了更加直接的說話方式。一聲怒喝,右臂一震。晨曦只感手上微微發麻,此人內力極強,晨曦手指一顫,來人撤回大刀。
  舞動狂刀翻雲覆雨直攻而來,“啪啪啪”連劈三刀,晨曦側身一躲,足尖用力,掠出三尺。來人怒視了晨曦一眼。揮刀又來。勢如猛虎,晨曦只感刀風逼人,腳尖一踏輕點前面的桌子。
  後翻一躍,桌子被帶起,晨曦身形未立就衝著桌子拍了一掌。桌子直接飛向來人。“啪”來人一刀劈在了桌子上,桌子應聲而開,一刀劈成了兩段,來人一刀下去,眼睛大驚。
  收起大刀,掃視周圍,屋中已經沒有了晨曦的身影,有的只是他的驚異和燭光搖曳的影子。
  單獨行走在這煩惱的街頭,晨曦的心情倒是有些好轉,有些東西該忘掉就必須要忘掉,有些東西你不想忘掉,時間也會讓你忘掉。被那莫名其妙的人鬧了一番,晨曦昨晚連一個好的住處都沒有。
  只得在城鎮一座荒廟里度過。叫賣聲在自己周圍游蕩,不少行人與自己擦肩而過。不知不覺,晨曦有走到了陸家莊的門口,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走到這里。可能這里還有一份牽挂吧。
  但是在陸家莊對面的茶鋪上,晨曦發現另一個人,雖然此人面貌已經變了,但是晨曦識的她那明亮的眸子。微微一笑走到此人面前坐了下來,是一位姑娘,一個很是美麗的姑娘,那雙水靈靈的眼睛放佛會說話一般,而且說得都是情話。
  那柳葉眉,櫻桃口更是將那一張驚艷的臉蛋襯托的淋漓盡致。她正在喝茶,看見有一個男人莫名其妙的坐在自己面前,她並沒有感到驚訝。女子道:“你是誰?”晨曦保持沉默並不說話。
  女子又問道:“你怎麼坐在這里?”晨曦笑了笑道:“你可以坐上我的桌子上喝酒,我怎麼就不能坐在你的桌子上喝上一杯茶呢?”女子笑了笑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晨曦笑了笑只顧喝他的茶,並不理會她。女子道:“你不僅是一個流氓還是一個無賴。”晨曦道:“你怎麼知道我是流氓呢?昨晚我可是沒有跟女人睡過。”
  女子不得不承認,晨曦認識她,她也認識晨曦。聶童微微一笑道:“你怎麼知道是我?”晨曦道:“因為漂亮的女人總是會惹得人注意的。”聶童道:“看見漂亮女子,怎麼知道就是我呢?”
  晨曦喝了一口茶道:“你忘了熾舞晨曦最喜歡女人了。”聶童皺起了眉頭不解的看著他,晨曦無奈道:“能解開我的飛花拈葉手竟然猜不到我怎樣能認出你。我是該誇你聰明還是要說你笨呢?”
  聶童冷哼一聲道:“我怎麼知道你們男人是怎麼想的呢?”晨曦道:“你應該知道,一個女人要是不知道一個男人怎麼想,是不會抓住男人的心的。”聶童道:“那就有勞你這個男人告訴我這個小女子啦。”
  晨曦道:“一個人有一個人的氣息,而我擅長的就是記住一個女人的氣息。”聶童疑惑道:“要是有一天我改變自己的氣息呢?”晨曦笑了笑道:“你的易容術是很高,但是你還有一樣東西,是易容術都無法改變的。”
  聶童道:“什麼東西?”晨曦伸手指著聶童的臉龐,聶童卻有些疑惑,易容術就是要改變自己的臉,而晨曦為何要指著自己的臉?晨曦苦笑一聲,看著聶童那似懂非懂的樣子,就知道聶童是想不到。
  晨曦道:“你的眼睛。”聶童道:“我的眼睛?”晨曦道:“我不僅擅長記下一個女人的氣息,還喜歡記下女人的眼神。”聶童笑了笑道:“又是漂亮的女人?”晨曦微微一笑,他不否認。晨曦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啊。”聶童“噗嗤”一笑樂了。
  聶童嘲笑道:“熾舞晨曦不能算是一個君子,你是一個當之無愧的小人。”晨曦並不生氣,笑道:“君子也好,小人也好都喜歡追求漂亮的女人。”聶童氣呼呼的喝了一杯茶。
  在語言上她不得不承認她是晨曦的對手。聶童道:“你剛從陸家莊出來?”晨曦看了聶童一眼道:“你在等我?”聶童冷哼道:“你想的美?”晨曦道:“那你在這里坐著不會是要再闖陸家莊吧?”
  聶童道:“怎麼?不可以嗎?”晨曦無奈的笑了笑道:“大白天就要闖天下第一鐵院,看來你的膽子倒是不小啊。”聶童得意的揚起了腦袋。日光照在她那吹彈可破的皮膚上,反射的光芒現在射傷了晨曦的眼睛。
  晨曦不得不承認,聶童是武林中難得一見的美人。但是現在還不足以讓他心動,因為他的心里還裝著一個人。晨曦當然能看的出聶童在等他,雖然他不知道什麼原因?
  晨曦道:“你應該也是衝著熾舞劍來的吧?”聶童抿了抿嘴,並不說話。晨曦點了點頭道:“好啊,說出你想要那把劍的原因?”聶童頓時面露難色,一臉的猶豫。聶童道:“我不能告訴你,但是我絕對不是去幹壞事。”
  晨曦笑道:“我為什麼要相信你?”聶童道:“那我又有什麼理由騙你呢?”晨曦點了點頭道:“好啊,既然你想要我可以找到給你。”聶童驚喜道:“真的?”晨曦忽然皺起了眉頭。
  聶童看晨曦又面露難色,道:“怎麼了?”晨曦道:“不能給你。”聶童道:“你出爾反爾?”晨曦道:“你剛才說你要熾舞劍要辦一件事?”聶童點了點頭。晨曦道:“找到以後,我倒是可以借給你一些時日。”
  聶童道:“好,我知道你答應了陸家少主要交還的。”晨曦笑道:“看來你很了解我的底細啊。”聶童道:“為什麼陸家少主要得到那把劍呢?陸家莊這幾年的勢力已經在武林上算是很大的了。唯一能與之匹敵的一葉仙勢力也略低了些。”
  晨曦皺眉道:“一葉仙?我怎麼沒有江湖上有這麼一號人物?”聶童驚訝的看著晨曦,轉想有有些明白了,熾舞晨曦因為陸欣之事已經消失在江湖上一年了,一年時間,白雲蒼狗。江湖上發生的很多事情,有些這個萬事通的熾舞晨曦也不知。
  聶童道:“一葉仙不是一個人。是一個組織。”晨曦道:“組織?”聶童點頭道:“對,就像陸家莊一樣。”晨曦笑了笑道:“看來一年發生了很多啊。”聶童看著感概的晨曦道:“你到底知道陸家少主為什麼要你找熾舞劍嗎?“
  晨曦道:“可能是為了一些往事吧!”他了解陸歸羽這個人,是熾舞劍殺了陸欣,他就必須要熾舞劍給陸欣陪葬。聶童道:“那你必須要為他找到熾舞劍嗎?”晨曦笑道:“你不是知道原因嗎?”
  聶童只是不敢相信,熾舞晨曦心中可以裝下一個女人這麼長時間,聽到陸欣骨灰被盜的時候,他整個人都在顫抖。聶童道:“那你現在有線索了嗎?”晨曦道:“我是一個大盜並不是神捕啊。”
  聶童笑道:“呵呵,這樣你可就謙虛了,你不僅有大盜的能力而且還有神捕的能力。”晨曦無奈的笑了笑道:“好,喝完這杯茶我就帶你去找。”聶童驚訝道:“你真的有線索了?”
  晨曦苦笑道:“你剛才不是誇贊我嗎?這轉眼間怎麼就給我潑冷水呢?”聶童嫣然
  一笑道:“呵呵,那是你帶我一起去了?”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