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fb臉書
google
愛戀頻道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全能主宰12
衛小天
2018/1/24發行
修真聊天群14
聖騎士的傳說
2018/1/24發行
仙帝歸來15
風無極光
2018/1/24發行
凌天神帝17
君天帝
2018/1/24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23
飛牛
2018/1/24發行
鬥神傳承50
浮兮
2018/1/24發行
終極戰兵63
梁七少
2018/1/24發行
無上進化66
浮兮
2018/1/24發行
最強紈褲69
夏日易冷
2018/1/24發行
文明種植者14 完結
何木青
2018/1/26發行
超神機械師15
齊佩甲
2018/1/26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28
匣中藏劍
2018/1/26發行
逆鱗38
柳下揮
2018/1/26發行
天道圖書館48
情痴小和尚
2018/1/26發行
修煉狂潮54
傅嘯塵
2018/1/26發行
逆天劍皇70
半步滄桑
2018/1/26發行
至聖之路84
永恆之火
2018/1/26發行
修真四萬年109 (110完結)
臥牛真人
2018/1/26發行
仙武都市03
月藏鋒
2018/1/31發行
懶神附體03
君不見
2018/1/31發行
末日戰神04
北極熊
2018/1/31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25
千杯
2018/1/31發行
完美神醫33
步行天下
2018/1/31發行
星域龍皇37 (38完結)
獨孤一劍
2018/1/31發行
天界戰神43
笑南風
2018/1/31發行
無上進化67
浮兮
2018/1/31發行
最強紈褲70
夏日易冷
2018/1/31發行
絕代神主12
百里龍蝦
2018/2/2發行
修真聊天群15
聖騎士的傳說
2018/2/2發行
仙帝歸來16
風無極光
2018/2/2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24
飛牛
2018/2/2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29
匣中藏劍
2018/2/2發行
妙醫鴻途43
煙斗老哥
2018/2/2發行
修煉狂潮55
傅嘯塵
2018/2/2發行
終極戰兵64
梁七少
2018/2/2發行
修真四萬年110 完結
臥牛真人
2018/2/2發行
九極戰神01
少爺不太冷
2018/2/7發行
九極戰神02
少爺不太冷
2018/2/7發行
全能主宰13
衛小天
2018/2/7發行
超神機械師16
齊佩甲
2018/2/7發行
完美神醫34
步行天下
2018/2/7發行
天道圖書館49
情痴小和尚
2018/2/7發行
鬥神傳承51
浮兮
2018/2/7發行
無上進化68
浮兮
2018/2/7發行
最強紈褲71
夏日易冷
2018/2/7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創世東方玄幻新書《逆天魔仙》 作者:黑翼劍士 9
轉帖:起點都市異能新書《重生日本做陰陽師》 作者:消逝年華 8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矽谷大帝》 作者:百剎 7
《半仙闖江湖》76 電子書 2017/2/2 於購物頻道上架,只有線上閱讀版,敬請見諒! 7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魔法高材生》 作者:刀鋒飲喋 6
轉帖:縱橫科幻小說《真實幻想遊戲》作者:圖騰法師 5
請教各位先進大大~~VDSL數據機(D-LINK dsl-5540C 外接無線ap無法連接上網) 4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無極逆天訣》作者:逆吾非道 4
轉帖:創世中文網仙俠新書《養妖記》作者:君不見 4
莫仁系列結局-----各位覺得解讀正確嗎? 3
本週熱門留言
異俠第三部 108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98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60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53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仙界律師》作者:良心 45
〔公告〕 小說頻道--站規 44
(✾♛‿♛)號外!以下幾本書藉,少量現貨,欲購從速! 43
轉帖:起點科幻新書《硬核危機》 作者:迷路的魚 43
轉帖:縱橫科幻遊戲小說《末日巖帝》作者:墨來瘋 41
色情廣告入侵 40

 
 暱稱:
 密碼: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新書《帝霸》 作者:厭筆蕭生
發言人:搬運工  IP192.168.*.*  日期:2014/09/27 20:11 
http://www.qidian.com/Book/3258971.aspx
 千萬年前,李七夜栽下一株翠竹。
八百萬年前,李七夜養了一條鯉魚。
五百萬年前,李七夜收養一個小女孩。
…………………………
今天,李七夜一覺醒來,翠竹修練成神靈,鯉魚化作金龍,小女孩成為九界女帝。
這是一個養成的故事,一個不死的人族小子養成了妖神、養成了仙獸、養成了女帝的故事
契子(讀者必看 非常重要)
更新時間2014-8-8 9:18:46 字數:1117

 契子
  “咩──咩──咩──”一聲聲學羊叫的聲音在寂靜的山嶺之中回蕩著。
  李七夜爬上了山崗,夜風又急又冷,但是,此時他焦急得一身是汗。十三歲的他,手腳並用地爬上山巒,夜色顯得特別的孤憐,讓人毛骨悚然。
  雖然夜色顯得可怕,但是,李七夜心里面卻心急若焚。
  李七夜,他出身于佃農人家,父母皆是貧苦之人,他七歲開始給人放羊。
  李七夜,他家里姓李,因為出生時他哭了七天七夜,被取名為李七夜。
  今天,李七夜如平常時一樣放羊,但是,傍晚趕羊回去的時候,發現少了一頭羊,這可把他急壞了,他急忙回到山崗尋找,但是,他翻遍了整個山崗,都沒有找到這頭羊。
  想到張大戶地主的凶狠,丟了一頭羊,李七夜心急如焚,惶惶不安。
  現在整個山崗都找遍了,都沒有那頭羊的影子,在這個時候,李七夜想到了一個地方,只有一個地方沒有去尋找──仙魔洞!
  抬頭一望前面山谷的夜色,宛如是一頭洪荒凶獸一樣,張開大嘴隨時都擇人而噬,耳邊隱隱聽到狼哭鬼叫的聲音,遠眺仙魔洞迷離的夜色,李七夜不由打了一個寒顫。
  仙魔洞,在當地出了凶名的地方,傳說里面住著一只惡魔,任何人進去,都會被吃掉,進去之後,從來沒有人能活著出來。
  但是,此時,張大戶那啪啪響的皮鞭聲卻在李七夜耳邊回蕩,丟了一頭羊,張大戶一定會把他抽得皮綻肉爛!
  想到這里,李七夜不由一咬牙,往前面如凶獸巨嘴一般的仙魔洞走去,眨眼之間,他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
  “啊──”在淒色的夜晚,仙魔洞中響起一聲慘叫,李七夜驚駭的聲音響起:“你,你,你要幹什麼──啊──”接著,慘叫聲嘎然而止。
  “好,好,好,本座永生不死的陰鴉終于煉成,只缺魄魂,今日正好借你魂魄一用!”也不知道多久,仙魔洞響起了一個幽深陰沉的聲音。
  “啪──啪──啪──”沒有一會兒,一陣急促的拍翅聲音響起,一只烏鴉一般的怪鳥飛出了仙魔洞。
  “飛吧,飛吧,本座要借你的魂魄記住葬地,飛越遺土,只要九界還在,本座一定要找到!”仙魔洞中,幽深陰沉的聲音回蕩著。
  從此之後,天地之間,有著一只陰鴉遨翔,入葬地,進仙城,跨凶域……身不由己,飛越九界,經萬般磨難,千百萬年而不死!
  時光流逝,時代變遷,一個一個無敵的人物崛起,一位又一位巨頭隕落。
  慢慢地,不知道從什麼時**始,一時神秘的烏鴉開始出現,一只擺脫了禁錮的神秘烏鴉,開始尋找能主宰自己命運的道路。
  從藥神,到飛仙帝,再到血璽仙帝,再到明仁仙帝,又到吞日仙帝,再到冰羽仙帝……最後到黑龍王。
  這一個一個無敵的巨頭背後,都隱隱有一只烏鴉的影子,一只尋找主宰自己命運的烏鴉的影子。
  一代代無敵巨頭崛起,又一代代神明殞落遠去,但是,跨越千萬年之久,那只烏鴉,依然隱隱出現在時間長河之中。
  一只不甘命運被左右的烏鴉,對抗著天地最可怕的存在,左右著千萬年中的一個又一個大時代的變遷!

第一章 三鬼爺(上)
更新時間2014-8-8 9:20:18 字數:3074

 第一章三鬼爺(上)
  “嘩啦──”一聲,漂在河水中的李七夜被人撈了上來。
  “啊”的一聲,李七夜大叫一聲,被捏人中醒了過來,他一醒過來,第一個反應就是一跳起來,一“跳”起來,頓時讓李七夜有些不適應自己的身體,打了個踉蹌,差點摔倒。
  “我,我的身體!”低頭一看,自己身體竟然完好無損,李七夜又驚又喜,做了千百萬年的陰鴉,終于奪回自己的身體,就算是經歷萬難、見過無數風浪的他,也都不由一時激動。
  最終,李七夜深深地呼吸一口氣,抬頭一看,只見一個老頭站在自己面前。
  “嘻,嘻,嘻,是老頭我把你從河中撈起來的。”這個老頭笑嘻嘻地說道。他一開口說話,露出只剩下三顆的大黃牙,他這笑容,說多猥瑣就有多猥瑣。
  李七夜順著這條河望去,遠處隱隱能見仙魔洞的輪廓,一見仙魔洞,十三歲模樣的他,立即目光一冷,隱隱間,身上有著與他歲數不同的氣息。
  李七夜深深呼吸了一口氣,看著老頭,過了許久之後,說道:“你如何稱呼?”
  “三鬼爺,洗顏古派的。”老頭笑嘻嘻地說道,張嘴露出三顆黃牙板,口水流下。
  “洗顏古派──”李七夜不由喃喃說道,一時之間,勾起了他封塵的記憶,他被困在陰鴉身體中千萬年之久。
  “現在是誰掌天命?”李七夜回過神來,不由問道。
  “天命?天命還未有人能承載。”三鬼爺笑嘻嘻地說道。
  “踏空仙帝呢?”聽到這樣的話,李七夜不由臉色微變,他這一次沉睡,難道是沉睡了幾十萬年之久?
  “踏空仙帝在三萬年之前就失蹤了。”三鬼爺依然笑嘻嘻地說道,三顆黃牙板一露出來,十分猥瑣。
  “鎮天海城的黑龍王呢?”李七夜不由再次問道。
  三鬼爺搖了搖頭,說道:“沒人知道,黑龍王也在三萬年前失蹤了。”
  聽到這話,李七夜臉色大變,抬頭再望遠處隱隱可見的仙魔洞,此時,他明白自己為什麼奪回了自己的身體。
  “我們走──”李七夜臉色一沉,轉身就走,也不管三鬼爺跟不跟上來。活了無數的歲月,經歷無數的苦難,他已經知道該怎麼做了。
  鎮天海城,在當世,乃是最強大無敵的傳承,當年黑龍王還活著的時候,睥睨九天十地,無人能敵!三代共尊!
  雖然黑龍王失蹤三萬年之久,但是,今日的鎮天海城依然如龐然大物地傲立在天地之間。
  在鎮天海城之外,有一個十三歲光景的少年,還有一個看起來猥瑣無比張口就露出三顆黃牙板的老頭。
  在城門外,李七夜默默地燒著紙錢,心里面默默地說道:“小黑子,你安心去吧,這一世,你幫我奪回了身體,總有一天,我踏滅凶域,為你報仇!”
  最終,李七夜抬起頭來,看著龐然大物一般的鎮天海城,物舊人非,一切都變得陌生。遙想當年,這座海城能拔地而起,正是他與小黑子一年複一年的努力!
  可惜,三萬年過去,曾經隱于幕後的陰鴉,又有誰知道呢?
  “嘻,我們回洗顏古派。”這個時候,三鬼爺又冒了出來,三顆黃牙板映入李七夜的眼簾。
  “我們走吧。”李七夜平靜地點頭說道。不論是三鬼爺如何的神出鬼沒,不論三鬼爺是何來歷,但是,都不足讓李七夜吃驚,經歷了萬難,被困在陰鴉體內千百萬年,經歷了一個又一個時代,曾陪伴過仙帝,曾與藥神同行,還有什麼能讓他吃驚.
  李七夜兩個走了沒多久,鎮天海城走出一個風華絕世的女子,她宛如碧波仙子,翰海女神。她走出城門欲遠行之時,突然間,眼角無意見看到城根所燒紙錢所殘存的一角,這一角紙錢之上,竟隱隱可見一個符號。
  一見此符號,此神女不由臉色大變,沉聲道:“剛才誰在此燒紙錢!”
  她身邊一位老僕很快得到答案,告知說道:“聽守衛說,剛不久有一老頭與一個十三四歲光景的少年在此燒紙錢。”
  “給我追,找到他們!”此神女立即沉聲說道。
  “殿下可是要去神山。”老僕不由說道。
  “追──”神女話一落下,自己已經橫空而去,瞬間追了下去。
  最終,神女還是沒有找到燒紙錢的人,回到鎮天海城,神女久久沉默不語,那個符號很久很久沒有再在鎮天海城出現過了,為什麼幾萬年之後,這個符號又再一次出現,是敵是友?
  “回殿下,沒有找到燒紙錢的人。”最終,忠心耿耿的老僕回稟說道。
  “吩咐下去,所有人留意這兩個人,不得張揚,一有消息,立即向我匯報。”神女沉聲地說道。
  這話讓老僕不由一愕,他們鎮天海城威懾當世,他們殿下鎮海神女在當世也是赫赫有名,很少見她如此神態凝重。
  “神山那邊──”老僕不由沉吟地說道。
  “取消──”神女沉聲地說道:“我需要翻閱一下祖宗留下的古籍,這件事有點古怪!”說著,就進入了鎮天海城最深處的禁地之中。
  洗顏古派,坐落于寶聖上國的疆國之中。洗顏古派,可以說是一個淵源流長的傳承,乃是一個仙門帝統,在諸帝時代的初年,一代睥睨九天十地的明仁仙帝創派于此,取名為洗顏古派。
  可惜,千百萬年過去,時代變遷,洗顏古派不再是當年縱橫八荒的仙門帝統,無數歲月過去,洗顏古派已經開始沒落,雖然洗顏古派也中興過,但,依然無法挽回頹勢。
  “長老,不好了,派中來了一個凡人,要當我們的首席弟子。”這一天,洗顏古派的大長老一早早起來,門下弟子就匆匆忙忙來稟報。
  “把他轟下山去!”大長老看都沒看一眼,說道:“這等小事情,還需要匯報嗎?”
  一個凡人,要當洗顏古派的首席弟子?這開什麼玩笑?洗顏古派的首席弟子,那可是有著不同的意義,首席弟子另一層意義就是掌門傳人,首席弟子,往往有可能成為下一代掌門。雖然掌門不在派中,但是,這種事情長老還是能作主。
  “可,可是,他,他是三鬼爺推薦來的。”這個弟子不由嚅嚅說道。
  “三鬼爺?”大長老不由乜了一眼,說道:“他又不會是討了別人的酒喝,承諾給別人好處吧?”
  三鬼爺,沒錯,他的確是洗顏古派的人,但是,洗顏古派更不願意承認他是洗顏古派的人。
  三鬼爺,這個名字聽起來很威風,但是,這個名字卻讓洗顏古派的長老們臉上無光。三鬼爺,有三大好,好財,**,好嫖,自稱為爺,所以被人戲謔為三鬼爺。
  三鬼爺沒修練過幾天的功法,但是,偏偏他在洗顏古派大有來頭。聽說,他是洗顏古派上一代掌門的私生子,所以,上一代掌門在臨終時,叮囑現任掌門照顧好三鬼爺。
  也有一些小道消息認為,三鬼爺其實是上上一代掌門的私生子,因為上上一代掌門對上代掌門有大恩,所以,上一代掌門扛下了這個黑鍋,一直照顧三鬼爺。上一代掌門坐化之時,也叮囑現任掌門,要照顧好三鬼爺。
  不管三鬼爺是誰的私生子,他不光彩的來歷,讓洗顏古派的高層都不願意去深究,都不願意對外多說。
  對于這麼一個好財**好嫖而又沒有多少道行的三鬼爺,不論是洗顏古派的長老,還是洗顏古派的其他弟子,都不待見。
  “三鬼爺推薦又如何,把他轟下山去!”大長老沒心情,一大清早,卻被這個名字壞了好心情。
  “可,可,可是,他,他,他手中有三鬼爺的那枚洗顏古令。”這個弟子嚅嚅地說道。
  “洗顏古令!”一聽到這話,大長老不由臉色一變,沉吟了好一會兒,吩咐說道:“召見其他長老,讓那凡人在大殿待候!”
  洗顏古派,一共有六位長老,其他的五位長老一聽到“洗顏古令”的時候,都不由臉色一變,都不得不出席。
  洗顏古令,乃是洗顏古派始祖明仁仙帝所留的三枚古令,其他兩枚早在很久以前就收回來了,但是,不知道什麼原因,最後一枚卻落入三鬼爺的手中。
  除了因為上一代掌門叮囑要照顧三鬼爺之外,三鬼爺還能呆在洗顏古派,諸位長老拿他沒辦法,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因為他手中有一枚洗顏古令。
  執此令者,如明仁仙帝駕臨,執此令者,可以向洗顏古令提出一個條件。
  坐于洗顏古派的大殿之中,看著這古舊的大殿,看著大殿上堂那座被煙火薰得朦朧的雕像,李七夜不由被勾起了許多的封塵往事。
  大殿上堂所奉的正是明仁仙帝的雕像,雖然過了無數歲月,朦朧的雕像依然有著一股遠古的神威,高凌九天,膜拜之心油然而生.
  看著雕像,李七夜心里面百般滋味,多少年過去,明仁仙帝已不在世,而他卻活了一個又一個時代,今天,他終于如願地奪回了自己的身體,但是,多少風雲人物消失去雲煙之中。

第二章三鬼爺(下)
更新時間2014-8-8 16:41:19 字數:3046

 第二章三鬼爺(下)
  遙想當年,古冥時代結束,諸帝時代初啟,他魂魄困在陰鴉之中,在那時他經過無數歲月的努力,已經臨時性地擺脫了仙魔洞的掌控。
  遙想當年,他認識明仁仙帝的時候,明仁仙帝還是一個未能接觸大道的小伙子,一個熱腸古道卻又喜歡習武的小伙子!
  遙想當年,是他把明仁仙帝引入修士這個世界的,可惜,一恍千百萬年,當年的一代代無敵人物,已經消失在煙去之中。
  當李七夜的目光落在雕像下煙火龕旁的一根炭黑的木棍之上的時候,他都不由為之意外,隨之不由嘴角一翹,為之莞爾,無數歲月過去,沒有想到這根木棍還在。
  遙想當年,他揍得那群小伙子是嗷嗷直叫,當年的那群小伙子何等的意氣風發……
  在這個時候,洗顏古派的六大長老魚貫而入,洗顏古派的六大長老雖然年紀不小,但是血氣如虹,每一個長老都是氣勢凌厲,周身有寶光騰騰。
  雖然說,洗顏古派已經沒落,但是,洗顏古派終究是仙門帝統,若是洗顏古派的長老們願入寶聖上國受封,只怕能封為豪雄!
  六大長老凌厲無比的目光落在了李七夜身上,然而,對于六大長老驚人的氣勢,凌厲的目光,李七夜依然從容自在,平靜地坐在那里。
  “洗顏古令呢?”最終,大長老沉聲開口,冷冷地說道。對于洗顏古派來說,洗顏古令,可以說是事關重大。這是他們祖師明仁仙帝留下的東西。
  李七夜緩緩張開手掌,露出一枚古樸的令牌。當三鬼爺把他送到洗顏古派的山下城鎮之時,李七夜也沒有想到,三鬼爺竟然一頭鑽進了翠紅樓之中。
  而三鬼爺順走之時,扔給了他一枚洗顏古令。事實上,李七夜也沒有想到三鬼爺竟然擁有洗顏古令。
  當年明仁仙帝承載天命之後,雖然他還是一只陰鴉,但是,明仁仙帝還送給了他三枚洗顏古令。後來,李七夜卻把這三枚古令送給了其他的人!
  千百萬年過去,還能再見此令,讓李七夜感慨萬分,沒有想到,當年他不需要此令,然而,今天竟然用上了這枚洗顏古令。
  六大長老把洗顏古令仔細看了一遍,最終可以確定,這枚洗顏古令的確是真的,這讓六位長老不由相視了一眼。
  事實上,洗顏古派一直想收回這枚古令,洗顏古派曾經用了不少的方法欲從三鬼爺手中收回此令,但是,三鬼爺也知道這枚古令是他的護身符,一直不肯還給洗顏古派。沒有想到,今天三鬼爺竟然把這一枚古令送給了一個默默無名的凡人。
  “三鬼爺呢?”大長老不由冷冷地說道。對于這位好財**好嫖的三鬼爺,大長老一直沒有好臉色,那怕他真的是上一代掌門的私生子,大長老心里面對他也不待見!
  “他去了翠紅樓。”李七夜從容地說道。
  這樣的話,讓六大長老顏臉無處可擱,雖然他們心里面不承認三鬼爺是洗顏古派的人,但事實上,他偏偏是洗顏古派的人。翠紅樓是什麼地方,六大長老當然知道了,是山下最出名也是方圓千里之內最大的**!
  這樣的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三鬼爺也不是第一次逛翠紅樓了!六大長老心里面特別的鬱悶,他們是恨不得洗顏古派沒有這樣的一個**嫖客!
  “你有什麼要求!”另一位長老沉聲說道。他們不知道李七夜用了什麼辦法讓三鬼爺願意把洗顏古令給他,但是,眼前的洗顏古令是貨真價實。
  “聽說洗顏古派的首席弟子位子還空著,三鬼爺也大力推薦我來當洗顏古派的首席弟子,所以,我要當洗顏古派的首席弟子。”李七夜慢慢地說道。
  這樣的話,頓時讓六大長老臉色黑了起來,三鬼爺這樣的嫖客,什麼時候有資格為洗顏古派推薦首席弟子了,再說,洗顏古派的首席弟子人選,一向來都是謹慎無比,否則,就不會一直空著這個位子了。
  “首席弟子之位,不是兒戲!”一位長老冷冷地說道。
  “我知道。”李七夜從容地說道:“但是,執洗顏古令者,可以提一個要求,這是你們師祖明仁仙帝立下的規紀。”
  “你手中的古令,說不定來路不正。”大長老冷冷地說道。首席弟子之位,此事非同小可,焉能兒戲。
  李七夜並不驚,慢條斯理地說道:“我明白,諸位長老怕我是從三鬼爺手中強搶過來的,如果諸位長老不相信,可以派人去翠紅樓証實。”
  聽到“翠紅樓”這三個字,六位長老立即不由老臉一黑,但是,立即派出弟子去証實。
  很快,派出去的弟子回來了,派出去的弟子証實了李七夜的洗顏古令的確是三鬼爺自願給的。當然,回來的弟子省去了三鬼爺在翠紅樓**快活的事情,否則,六大長老又會臉色難看到極頂。
  六大長老十分不情願承認李七夜手中的洗顏古令,但是,祖訓不可違,洗顏古派終究是仙門帝統,那怕是沒落了,也丟不起這個人。
  “請本相鏡來。”洗顏古令是真的,六大長老沒辦法,大長老只好冷冷地說道。
  很快,門下弟子請來了本相鏡,照在了李七夜的身上。任何一個凡人想拜入宗門修道,都必須經過宗門的本相鏡顯照,以觀這個人的體質、壽輪、命宮的情況。
  在本相鏡之中,照出了李七夜的影子,李七夜的影子朦朧搖拽,宛如隨時可以熄滅的燭火,影子腦後,隱隱有一輪血光,頭額之中,也隱隱有一團光影,但是,不論血光還是光影都是模糊不清。
  “體質為凡體,壽輪為凡輪,命宮為凡命。”最終,弟子探測了李七夜的體質、壽輪、命宮之後就如此說道。
  任何一個人都擁有體質、壽輪、命宮,體質直接關系到身體的強弱,壽輪是關系著壽命的長短,命宮關系著天賦的好壞!
  一見李七夜竟然是凡體、凡輪、凡命,這頓時讓六大長老無語,這樣的體質,這樣的壽輪,這樣的命宮,放在凡間,簡直就是隨手都能抓一大把,只要是人,只怕都擁有這樣的條件!
  “洗顏古派的首席大弟子,莫說是皇體、聖體,至少也得是先天之體,壽輪聽怕也是如此。你的條件,不適合成為首席大弟子。”大長老冷冷地說道。
  “我知道。”李七夜並不意外,依然慢條斯理地說道:“我的條件,就是成為首席大弟子!”
  “你──”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其他長老大怒,李七夜這樣的體質根本就不能成為首席大弟子,連拜入洗顏古派的條件都達不到,現在他要成為首席大弟子,這怎麼不讓他們惱火呢。
  “我相信,明仁仙帝的後代不會做出違背祖訓,欺師滅祖的事情來吧。”李七夜攤開手中的洗顏古令,慢吞吞地說道:“如果此令落入其他人手中,後果就難于設想了。”
  在場的六大長老臉色難看得很,大長老冷冷地說道:“就算是如此,洗顏古派的首席弟子,不論是出身,還是背景,都必須經過全面的調查,否則,不可能成為首席弟子!”
  “這是你們的事情。”李七夜看著六大長老,從容地說道:“再說,如果你們認為我是其他門派派來偷學你們仙帝傳承,我不需要成為首席弟子,憑此令,我就可以直接索要秘笈,這一點,你們應該比我還清楚!一令在手,我真有心害洗顏古派,不是一件難事!”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六大長老不由相視了一眼,但是,他們心里面還是信不過李七夜!
  “他說得也不無道理。”六大長老中的雄長老不由沉吟地說道:“洗顏古令如果一直在外面,對本派也是一個隱患。持令者的要求,我們沒有辦法拒絕,若不是我們就此決定下來吧。”
  “哼──此事不能兒戲!”大長老冷冷地說道。
  “歷代以來,首席弟子都是掌門的親傳弟子,成與不成,不如我們詢問一下掌門的意思。”另一個長老不由沉吟了一下,說道。
  “這有道理,畢竟,這是掌門的親傳弟子。”另一個長老附和地說道。
  “傳訊于掌門。”六大長老商量之後,最終,大長老冷冷地說道。
  六大長老給在外面的掌門蘇雍皇傳去消息,沒有想到,很快掌門人蘇雍皇就傳回了消息,更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掌門人竟然同意讓李七夜成為首席大弟子。
  “掌門糊塗,荒唐!”大長老對于掌門的消息讀了三遍,確定之後,十分不滿,不由沉聲喝道。
  “古兄,既然掌門都同意了,那我們還能說什麼?畢竟首席大弟子是掌門的親傳弟子,可以說是掌門說了算。”雄長老勸說道。
  “掌門這是糊塗。”有長老也不由嘆息搖頭。
  雄長老苦笑了一下,搖頭說道:“除了這樣,我們還有什麼辦法?我們能收回洗顏古令,也是一大功德!”

第三章 洗顏古派(上)
更新時間2014-8-9 8:53:21 字數:3107

 第三章洗顏古派(上)
  “三天後,拜祖師,你便是洗顏古派的首席弟子。”最終,大長老十分不滿,冷冷地說道。
  李七夜坐在那里,對于這樣的結果,一點都不驚訝,從容地笑了笑,說道:“既然我是首席大弟子,那是不是需要一二件的防身兵器呢?”
  對于李七夜的從容,另一個長老倒是有點奇怪,李七夜才十三歲光景的少年,但是,卻鎮定從容,如一方之主,這種氣息不像是裝出來的,但是,像他這樣的凡人,不可能有這樣大的氣魄。
  這位長老看了李七夜一眼,搖頭說道:“雖然說,你現在是首席大弟子,普通的兵器,倒可以給你一二件,如果說,你想寶物,那就癡人說夢。如果你想強大的寶器、仙帝功法,那你必須對洗顏古派有著足夠的功勞才行。這是洗顏古派的派規。”
  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他的目標當然不是什麼仙帝功法、世絕古術,他目光落于煙火龕旁的那根燒得炭黑的木棍說道:“好吧,那我要那根木棍怎麼樣?”
  “那根木棍?”聽到李七夜的要求,其他長老都不由呆了一下,因為放在煙火龕旁邊的這支木棍是洗顏古派祭祀祖師的時候燒紙錢時用來扒灰的木棍。這木棍好像一直都放在那里,而且,就這麼一根木棍,沒有人感興趣。
  在場的長老還以為李七夜仗著首席大弟子的身份想要什麼寶物、帝術,沒有想到,他竟然要一根木棍,這太出于他們的意料了!
  李七夜悠然地說道:“既然我是首席大弟子,在洗顏古派中,不論是身份還是地位,那都是有份量的,代表著卓越悠久。這根木棍出身于此大殿之中,這大殿乃是我們洗顏古派的祖殿,意義非凡,說來,此棍出身也非同凡響,代表著我們洗顏古派的權威,也正適合我這個首席大弟子的身份……”
  李七夜張口,滔滔不絕地說了一大堆大道理,而雄長老他們就像看白癡一樣看著李七夜,這個時候,他們只有一種想法,或者只有三鬼爺這樣的**嫖客才會與李七夜這種白癡臭味相投!
  “行,這根木棍就賜給你了。”大長老不耐煩地打斷了李七夜的話,對于他來說,這只是一根燒火棍而己,不足為道,他懶得再聽李七夜一大堆滔滔不絕的白癡的話!
  “好就多謝長老賜棍。”李七夜等的就是這句話,一把抄在手上,別在了腰間。他這樣的動作,在長老們眼中看來,那是跟白癡一樣差不了多少。
  “懷仁,帶他去該住的地方住下來!”最終,一位長老不耐煩,吩咐門下弟子,把李七夜打發了。
  對于六位長老來說,今天的事情說多堵心就有多堵心,一個廢物,竟然成了洗顏古派的首席大弟子。雖然說,他們洗顏古派已經不如當年,但是,還不至于讓一個廢物白癡來當洗顏古派的大弟子!
  李七夜被洗顏古派的弟子帶到了一座孤峰之上,此峰也不算小,峰頂有十余畝之地,峰頂之上有一座小院。
  看這座小院,有些年久失修,雜草亂藤甚為茂盛。盡管說此孤峰在洗顏古派的位置是比較偏僻,但依然是在洗顏古派的宗土之內。
  打開小院,這個弟子對李七夜說道:“師弟你,不,師兄以後就住這里了。”這個弟子轉口還算是蠻快的。
  論入門時間,李七夜不能與他相比,但是,現在李七夜是首席大弟子,所以,以輩份而論,不論年紀大小,只要是第三代的弟子,都要叫李七夜一聲師兄。
  李七夜看了一眼一下子能轉口的弟子,看了看四周的環境,也不挑剔,點頭說道:“孤山遠影,這里也是一個好地方。”
  “恰巧,這座山峰就叫孤峰。”這個弟子不由笑著說道。說到這里,這個弟子不由多看了李七夜幾眼,然後幹笑一聲,說道:“以後師兄會搬入主峰之中的。”
  事實上,按洗顏古派的規紀,作為首席大弟子,當然有資格住入主峰。洗顏古派擁有的主峰不少,首席大弟子可以說是有資格隨便挑一座主峰住進去。
  不過,現在洗顏古派的各大主峰,都有人入主,六大長老對于李七夜這樣混上來的首席大弟子心里面是十分不滿意,當然,不會讓他住入主峰了。
  能入主峰,當然是好處很多,其中一個最大的好處就是主峰的天地精氣比旁支、次峰要濃鬱很多。
  “住此處就行了。”李七夜從容地說道。對于這樣的事情,他沒有去挑剔,古井無波。
  “我已把師兄所需物品領來。”這個弟子處事老練,做事周到,他把生活所需的物品給了李七夜,說道:“若是師兄有什麼需要,可以到外堂來找我。”
  “你叫什麼名字?”當這個弟子臨走的時候,李七夜叫住了他,隨口問道。
  這個弟子不由愕了一下,說實在話,他對李七夜不是很看好,李七夜這樣的資質,根本就沒有資格拜入洗顏古派,更別說成為洗顏古派的首席大弟子了。
  在大殿的時候,李七夜的表現似乎有些白癡,但是,李七夜現在的從容淡定,讓這位弟子不由奇怪,這究竟是李七夜神經大條,還是他真的是胸有成竹?
  “回師兄,小弟叫南懷仁,外堂的外使。”這個弟子回過神來,最後還是回答了李七夜的話。
  “我叫李七夜。”李七夜只是輕輕點了點頭。千百萬年的沉浮,知道他真正來歷與名字的人,可以說是寥寥無幾。
  南懷仁走了之後,李七夜也沒有閒著,動手把小院打掃了一遍,把孤峰四周的環境清理了一番。被他整理了一頓之後,這座久無人住的孤峰才有了點人氣。
  李七夜行事,井然有序,若是有外人在此,還真有些不敢相信他只是一個十三歲光景的少年。他做事從容老成,與他的年齡外貌完全不符。
  一番辛苦之後,天色近晚,李七夜也是又累又餓,他一屁股坐在了門前。好一會兒喘過氣來之後,李七夜他拿起了別在腰間的燒火棍。
  看著這根被人用來拔弄紙錢的炭黑木棍,久遠而封塵的往事不由浮現心頭,最終,他不由苦澀一笑。
  世間皆傳言,仙帝承載天命,可以長生不死,但是,今天,明仁仙帝、吞日仙帝這樣的無敵存在,又在仙方呢?
  李七夜回過神來之後,慢慢刮去燒火棍上的炭灰,最終露出了燒火棍的真面目,這是一根三尺余長的木棍,木棍青黑,雖然這支木棍被當作燒火棍無數歲月,但,沒有燒壞一絲一毫。但,除此之外,此木棍再也無神奇之處了。
  李七夜不由輕輕地撫了一把此棍,喃喃地說道:“打蛇棍!”一聲輕輕的嘆息,一些往事浮上心頭,今日又再握此棍,別有一番滋味。
  在當年,明仁仙帝還未承載天命,作為明仁仙帝的引路人,他曾經為明仁仙帝培養過一群後備力量的小伙子。當年為了好好教訓這群小伙子,他特地從鬼林帶回了這支打蛇棍。
  後來這群名揚天下,威懾四方的小伙子都被這支打蛇棍狠狠地揍得皮綻肉爛!當年培訓完了這群小伙子之後,他隨手地把這支打蛇棍扔在洗顏古派,沒有想到,它依然留在祖殿之中。
  握著打蛇棍,李七夜不由陷入了久久的沉默之中,多少世的努力,他最終還是奪回了自己的身體,他的魂魄終于從陰鴉之中逃困出來。
  然而,多少人卻一個個遠逝,他的親人,他曾經的朋友,藥神,血璽仙帝、明仁仙帝……甚至是足足活了三世的黑龍王,最終都遠逝而去!
  在遙遠的當年,在那荒莽的時代,他只是一個十三歲的平凡放羊小孩而己,然而,為了尋回丟失的一只羊,卻落入仙魔洞中,他的魂魄被困在永生的陰鴉之體一世又一世!
  一開始驚恐不定的他,身不如己,化作陰鴉,只能是按照仙魔洞制定的路線無休止地飛翔于天地之間,他曾入葬地,曾跨舊土,曾越九界……每一世他都被逼回歸仙魔洞一次。
  雖然他化作了陰鴉,但是,一世世進出這神秘凶險得連大賢都怯步的葬地舊土之後,讓他知道了無數的秘密,經過無數的艱難之後,堅定了他的道心。
  後來,他不甘成為一只世世代代不死的傀儡陰鴉,所以,他謀下了驚天大計,切斷了仙魔洞定制在他魂魄中的路線。
  為了從陰鴉之中脫困,為了奪回自己的身體,他是一次又一次努力,他曾經引領過一個又一個擁有潛力的少年踏入修道之路,甚至引導他們踏入了無敵之路,承載著天命!
  雖然,到了今天,他終于如願奪回了自己的身體,重新做人,但是,多少人遠去?
  最終,李七夜不由輕輕地嘆息一聲,但,很快,他深深呼吸一口氣,緊緊地握住拳頭,這一世,不論如何,他都必須登臨巔峰,無人能敵,總有一天,他會君臨仙魔洞!
  新書需要大家的呵護,請大家投上寶貴的一票。蕭生是起點新人,有很多地方不懂之處,如果讀者有什麼問題,請在討論區提出來。

第四章 洗顏古派(下)
更新時間2014-8-9 16:39:45 字數:3152

 第四章洗顏古派(下)
  李七夜成為了洗顏古派的首席大弟子,這消息在洗顏古派一下子傳開了。對于李七夜成為首席大弟子,洗顏古派的中高層,倒沒有太多的怨言,面對洗顏古令,他們洗顏古派也沒得選擇,他們只能說是李七夜這個廢物太幸運而己。
  不過,對年輕的第三代弟子,那就不同了,原因很簡單,因為以洗般古派的習規,歷代以來,首席大弟子多數是由年輕的第三代弟子中產生,歷代以來,多數的首席大弟子都是經過長老們的考核,為洗顏古派立下赫赫功勞,才能成為首席大弟子。
  成為首席大弟子,除了由掌門人親自傳授功法,有機會接觸到帝術之外,更重要的是,歷代以來,首席大弟子成為下一代掌門的機率極高極高。
  在當世,洗顏古派並沒有在第二代的中高層中選出首席大弟子,那就意味著首席大弟子將會在第三代的年輕一代弟子中產生。
  對于李七夜成為首席大弟子,反彈最大的,當然是那些屬于資質極好、天賦極高又立下不小功功的天才弟子了,所以,李七夜成為首席大弟子之後,洗顏古派之內一片嘩然。
  “一個凡體、凡輪、凡命的凡夫俗子,憑什麼有資格成為首席大弟子!”有天才是恨恨說道:“這樣的人成為首席大弟子,乃是我們洗顏古派的恥辱!”
  也年紀比較大的老成的天才弟子雖然不甘心,但,只好說道:“誰叫這個家伙幸運呢,擁有洗顏古令,面對洗顏古令,就算是長老他們,也沒得選擇。”
  “首席大弟子而己,像這種凡體、凡輪、凡命的廢物,也沒有實力與我爭掌門之位,又不是說,首席大弟子一定就會成為掌門!”也有天才對自己信心滿滿,冷笑地說道:“若是這種廢物首席大弟子不識相的話,我不介意好好教訓他一頓的!”
  對于這樣的天才弟子來說,就算李七夜沒有資格跟他們爭掌門之位,在心里面也一樣不爽,因為李七夜這麼一個廢物,竟然成了他們的師兄,第三代年輕弟子中的大師兄!
  “洗顏古令,唯一一枚的洗顏古令不是在三鬼爺手中嗎?怎麼跑到這個小子的手中了?”也有弟子不由為之好奇。
  三鬼爺手中有一枚洗顏古令一直以來都不是什麼天大的秘密,洗顏古派一直想收回這枚古令,但是,三鬼爺一直不肯,現在卻落入了李七夜手中,當然是讓人奇怪了。
  “嘿,聽說,這小子還有點手段,不知道他是怎麼樣忽悠了那個色鬼!”有弟子不由冷笑說道:“聽人說,長老派人去核實的時候,三鬼爺正在翠紅樓**快活呢。哼,看來,很有可能是這小子請三鬼爺**去了。”
  說到這里,有弟子是不屑冷哼,甚至是為之感到惡心。
  “原來是跟那個老色鬼一窩蛇鼠!”聽到這樣的話,其他弟子都不由不屑地說道。
  雖然傳說三鬼爺是上一代掌門的私生子,不過,對于三鬼爺這樣的色鬼財迷,洗顏古派一直對他不待見,就算是第三代的年輕弟子,都不會尊敬他。如果不是因為掌門的照拂,早就有人想把三鬼爺趕出洗顏古派了。
  現在李七夜與三鬼爺是蛇鼠一窩,年輕一代的弟子,心里面也都不由對李七夜不待見!
  然而,三天還沒有到,李七夜還沒有機會拜祖師,洗顏古派的六大長老卻接到了來自于九聖妖門的消息。
  “什麼,九聖妖門要考核!”一接到消息,六大長老都不由愕了一下。
  接到這樣的消息,有一位長老心里面為之不滿,冷哼一聲,說道:“九聖妖門的消息也未免太快了吧。李七夜剛成了首席大弟子,他們就迫不及待地考核了!”
  另一位長老說道:“九聖妖門是想反悔當年之約,李七夜剛拜入門,他這樣的廢物,根本就不可能通過九聖妖門的考核!所以,他們一聽到首席大弟子誕生,當然是迫不及待來考核了。”
  “我們沒得選擇。”大長老沉默了一下,最終無奈地說道:“現在九聖妖門乃是執疆國牛耳。現在不比當年,我們又有什麼資格跟他們談條件?”
  大長老的話,頓時讓諸位長老陷入沉默。在諸帝時代初年,他們洗顏古派是何等風光無敵,他們洗顏古派曾經是威懾九界,橫掃八荒,他們在廣袤無垠的中大域上無人能撼動,掌執著萬教朝拜的古國。
  然而,千百萬年過去,洗顏古派已經沒落,威風不再,在現在莫說是掌執古國,連掌執疆國的實力都沒有,更別談封他人為豪雄王侯了!
  “現在怎麼辦?”有長老不由問道。大家心里面都清楚,像李七夜這種剛入門的凡體、凡輪、凡命的廢物,根本就不可能通過九聖妖門的考核。
  “死馬當活馬醫!”最終,有長老說道:“如果這事真的成了,那麼,我們就能與九聖妖門聯姻,真的如此,天聖教、寶聖上國也不敢輕惹我們!”
  對于這樣的話,其他的長老都不由苦笑了一下,這根本就沒有機會的事情,但是,盡管如此,諸位長老還是想試一下。
  孤峰上的李七夜還沒等到拜祖師大典的日子,而卻等來了南懷仁。
  “師兄,長老讓你去祖殿。”南懷仁見到悠然自在的李七夜,就不由說道。
  “大事情?”李七夜看了一眼南懷仁的神態,隨口問道,一點都不在乎的模樣。
  南懷仁不由驚訝,但,也沒有隱瞞,點頭說道:“不瞞師兄,九聖妖門已送來消息。”說到這里,他怪怪地看了李七夜一眼,說道:“聽說,師兄的未婚妻要考核師兄。”
  “九聖妖門。”李七夜聽到這個名字,不由勾起了一些封塵的回憶。
  南懷仁怕李七夜不知道九聖妖門,就為李七夜解釋說道:“九聖妖門在當今的中大域也是赫赫有名的大門派,他們掌執著古牛疆國,封侯封王。說起九聖妖門,與我們洗顏古派,可是有莫大的淵源。九聖妖門的祖師九聖大賢曾經是我們祖師明仁仙帝座下的第一戰將,曾經隨祖師橫掃九界。當年,我們洗顏古派掌執古國之時,九聖妖門可是來我洗顏古派朝拜。”
  “我聽說過九聖妖門。”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從容閒定。九聖妖門,他當然熟悉了,九聖大賢,他當然知道了。
  諸帝時代初年,當年他引明仁小子修道,他可是花費了不少心血,他以計謀降伏了九聖大賢這頭老妖怪,為明仁小子護道!
  “未婚妻這是怎麼一回事?”李七夜看了看南懷仁說道。
  南懷仁說道:“傳說,我們祖師明承載天命成就仙帝之時,九聖大賢曾經與我們洗顏古派有一個約定,如果他們九聖妖門的傳人是女弟子的話,他們九聖妖門就與我們洗顏古派的首席弟子聯姻。”說到這里,他不由輕聲說了一句:“在當時,他們九聖妖門說得上是高攀我們。”
  “老雞頭當年好像是有一個女弟子。”聽到南懷仁的的話,李七夜想起了一些事情,在他印象中後來九聖大賢好像是收了一個女弟子,不過後來他已經沉睡,沒有再去過問這些小事情。
  “師兄說什麼?”南懷仁聽到這話,不由問道。
  李七夜回過神來,搖了搖頭,說道:“沒什麼,這麼說來,九聖妖門的當世傳人是女弟子了?”
  南懷仁說道:“聽說,洗顏古派與九聖妖門很久很久沒有聯姻過了。這一世他們的傳人正好是女弟子。”說到這里,他看了李七夜一眼,說道:“聽說,九聖妖門的傳人李霜顏還是天生皇體!”
  南懷仁這樣一說,李七夜一下子明白了。當今洗顏古派已經沒落,九聖妖門當然不願意把這樣一個有潛質前途的傳人嫁給洗顏古派了!
  “有點意思。”李七夜不由笑了笑,他一下子明悟其中的種種因果。
  南懷仁不由驚訝,李七夜的從容閒定,怎麼看他都不像是一個廢物,更奇怪的是,他明明是十三歲光景,他的從容閒定,卻讓人覺得他是一位經久風浪的王侯!
  在南懷仁看來,換作是其他人,一聽到這樣的消息,一定會是不知所措,然而,眼前的李七夜,卻根本不在乎,這讓南懷仁不由有些古怪。
  “懷仁跟你說了具體情況了?”當李七夜來到祖殿之後,六大長老都在場,大長老冷冷開口說道。
  說實在話,六大長老對于李七夜這樣的廢物都不待見,但是,在今天,他們又有點期望李七夜不是真正的廢物,希望他能通過九聖妖門的考核,今天的洗顏古派,十分需要九聖妖門這樣的龐然大物作為聯姻!當然,諸位長老也知道這樣的機率為零,但,他們還是不死心,還是想試一下。
  “回長老,我已明了。”李七夜點了點頭說道。
  “很好,只要你能通過九妖聖門的考核,宗門對你大大有賞。”大長老冷冷地說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慢條斯理地說道:“我願意去考核,不過,我有三個條件!”
  “放肆──”在場的另一個長老冷喝道:“在長老面前,也容得你談條件!”
  新的一章,新的開始,大家很快要見到李七夜的未婚妻了,請大家多投票支持,

第五章未婚妻(上)
更新時間2014-8-10 8:47:18 字數:3108

 第五章未婚妻(上)
  對于長老的怒喝,換作其他弟子只怕是戰戰兢兢,但是,李七夜只是一笑而己,他從容地說道:“長老休怒,具體情況南師弟也跟我說了。如果我真的經過了考核,對于洗顏古派,那可是大功勞,有功必賞,我提條件,這是應該的。”
  “那也等你通過了再說!”這位長老冷冷地說道,對于李七夜這種挑釁的行為,十分不滿。
  “這個可以提。”大長老只是點了一下頭,說道:“你放心,只要你通過了。宗門內的功法除了天命秘術、核心仙帝功法之外,其他的任你挑選!前提是你能通過考核!這一點,我想諸位長老都不會有意見。”
  在場的其他長老都相視了一眼,如果李七夜真的是能通過,這樣的要求,還不算過份,但是,李七夜通過的機率基本上是等于零!
  “其他條件,可以等我通過再言。”李七夜笑了笑,說道:“不過,其中一個條件,我可是需要現在提,希望諸位長老有所准備。等我達到一定的蘊體境界之後,我需要一份聖體膏!”
  “獅子大張口!”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六位長老都不由臉色一變,其中一位長老厲喝道。
  李七夜不為所動,閒定地說道:“長老,此話已過。試想一下,有九聖妖門與我們聯姻,這是一樁何等大的功勞,聖體之膏雖然珍貴,但是,我覺得是物有所值!”
  “哼,聖體膏,談何容易!”這位長老十分不滿,冷哼一聲!
  大長老看著李七夜一會好,最終沉聲說道:“如果你成功了,論一份聖體膏,也不算太過份。但是,現在宗門無法滿足你。現在宗門煉成一份聖體膏,還缺不少靈藥!”
  看著大長老,李七夜心里面不由輕輕地嘆息一聲,看來他還是高估了今天的洗顏古派,今天的洗顏古派真的是沒落了。在當年,明仁仙帝建立了洗顏古派,擁有的寶藏何等的豐富,莫說區區的聖體膏,就算是仙體膏也不成問題。
  “那好,我退一步,我要皇體膏,最好的皇體膏!”李七夜只好退而求其次。
  六大長老相視了一眼,最終大長老點頭說道:“這個我可以答應你,前提你能成功!”
  對于大長老的話,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然後說道:“不過,去九妖聖門之前,我還有一點小小的要求。誰都不知道去九聖妖門是生是死,所以,我需要學點功法,有一二件兵器護體。”
  “你倒點小聰明,見勢謀利。”六大長老之一的雄長老冷哼一聲,也是不滿。
  大長老倒算不失公正,點頭說道:“這樣吧,宗門內堂主之下的功法與及兵器,你可以各選一件,諸位長老意下如何?”
  其他長老雖然不喜歡李七夜討價還價,但是,還是同意了大長老的提議。他們都明白,李七夜通過考核的機率是等于零,拿出來的兵器與功法,那也是等于肉包子打狗,但,他們還是不死心,想試一下!
  “諸位長老多慮了,小子又何敢獅子大開口。”李七夜當然知道六大長老心里面怎麼樣想的,他笑了一下,閒定地說道:“聽說宗門內有一門‘奇門刀’的有速成的功效,所以,小子就選此術,再選一把能配合此術的雙刀如何?”
  李七夜這樣說,在場的六位長老都不由相視了一眼,他們以為李七夜會獅子大開口,甚至想要帝術,沒有想到,他竟然要這樣的一門功法。
  “‘奇門刀’?”聽到李七夜的話,大長老沉吟了一下,說道。
  另一位長老說道:“回古兄,那是宗門內的一門武技,不足為道。”他負責宗門的功法分配,所以對于宗門的一些功法很清楚。
  聽到這長老一說,對“奇門刀”陌生的長老也都不由為之一怔,武技,能于修士來說,的確是不足為道,隨便普通的功法都比武技強!現在李七夜竟然選擇了一門武技,這讓長老們都不由怔了一下,在他們看來,廢物就是廢物,不識貨!
  “沒問題,懷仁,你把’奇門刀’的秘笈送到孤山,給他挑一把適合此術的最好的雙刀。”對于李七夜這種要求,大長老一下子准許了。
  “你還有什麼小要求嗎?”對于李七夜沒有獅子大開口,在場的長老還算是有三分的滿意,所以,問了這麼一句。
  “小子暫時沒有了。”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
  “好,回去吧,好好准備一下,三天後起啟!待你回來之後,再讓你拜祖師!”大長老沉聲說道。
  當然,能不能活著回來,那都還是一件未知事!
  李七夜回到孤山之後,南懷仁為李七夜送來了“奇門刀”的秘笈與及一把很稱手的雙刀。
  李七夜掂了掂如彎月一般的短刀,也是滿意。此刀月弧,隱隱有寒光,此刀雖然不是修士所用的真器、寶器,但,作為凡體所打造的短刀,它打造的時候揉雜了一點的赤月金,這樣的短刀,在凡間算得上是吹毛斷發的寶刀,不過,對于修士來說,根本算不了什麼。
  南懷仁走了之後,李七夜慢慢地翻過了《奇門刀》,一字一句地閱讀起來,隨著李七夜一字一句的閱讀,他腦海中浮現了一句句的功法。
  當年,他化身為陰鴉的時候,後來他用驚天的計謀擺脫了仙魔洞的控制,但是,他的狀態還是不穩定,有時還會受到仙魔洞的影響,所以,一旦狀態不隱定,他就把自己封印起來,讓自己陷入沉睡。
  他經歷了一世又一世的苦難,經過了無數的歲月,入仙土,進葬地,在荒莽的時代,他曾經是落入過無敵強者的手中,經歷了無數的磨難。正是因為如此,他曾經接觸過無數功法,甚至有些是帝術、仙秘。
  他怕有一天狀態不穩定控制不住自己,被弄回仙魔洞,所以,每一世他都會把自己關于各門功法秘術的記憶抹去,以免一些驚天之術被仙魔洞得到。但是,他與藥神、血璽仙帝他們用了一種極為神秘的手段。雖然這些記憶被抹去了,但,他日一旦有機會再讀這些功法的時候,這門功法的所有奧義都會再一次浮現!
  隨著李七夜閱讀《奇門刀》,當年被抹去的有關于《奇門刀》的所有奧義再一次慢慢浮現在李七夜的腦海之中!
  花費了不少的時間,李七夜終于召回了當年被抹去《奇門刀》的奧義之後,李七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仔細對照了一番手中的秘笈,對照之下,李七夜發現,他手中的《奇門刀》有些缺失,這讓李七夜不由為一些事情擔心起來。
  事實上,像《奇門刀》這樣的功法有所缺失也是正常的事情,畢竟,武技這種東西,不足為道,在修士眼中,那是雕蟲小技,洗顏古派千百萬年以來,只怕練過《奇門刀》的弟子是寥密無幾!
  用不了多少時間,李七夜就完全領悟了腦海中浮現《奇門刀》所有的奧義,領悟了奧義,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
  雖然說,他的體質、壽輪、命宮是凡人的層次,不足為道,根本比不上那些天才,但是,一世又一世的記憶,他接觸過無數的功法秘笈,甚至是驚天的仙秘,雖然這些功法秘術全部被抹去,但是,李七夜對修練的見解、領悟、角度這遠遠不是那些天才所能相比的。
  更重要的是,化為陰鴉,他經歷無數的苦難,甚至被人囚禁起來上萬年不見天日!經歷了無數的折磨之後,這讓他有一顆無人能比的道心,他的道心堅如磐石,無物可以撼動!
  輕撫著手中的《奇門刀》,李七夜不由輕嘆息一聲,這勾起了他一些回憶。《奇門刀》有著不為人知的秘密,只怕洗顏古派的弟子都不知道。
  當年明仁仙帝還沒修道之前,是一個熱衷練武的小子,他修練的就是《奇門刀》這一門武技。後來,明仁仙帝承載天命,君臨九界之後,對于年少青蔥,他不由有些唏籲,他後來還把自己年少所修練的《奇門刀》打磨了一番。
  當然,這種武技無法與明仁仙帝所創的帝術相比,更別談是天命秘術了。當然明仁仙帝也不希望後代修練武技,所以,這門《奇門刀》被隨意地放在了洗顏古派的藏經閣之中。千百萬年以來,修練過此門刀術的弟子少之又少,更別談能領悟其中真正的奧義了。
  當年明仁仙帝打磨一下《奇門刀》的時候,身為陰鴉的李七夜還眼明仁仙帝開玩笑說,雖然你這奇門刀如果練到巔峰還能斬王侯,但是,你這區區武技,只怕後代沒有人會願意去練!
  對于這樣的話,明仁仙帝也只是笑了一下。不過,這一點當年的李七夜的確說對了,洗顏古派後來的確是沒幾個人練過《奇門刀》。
  李七夜收回了思緒,深深地呼吸一口氣,雙手反持短刀,慢慢練起奇門刀術來,李七夜一招一式地練著此刀術,他不追求速成,對于招式的拿捏嚴格無比,每一招每一式恰到好處。
  今天周末,多更新一章,小小爆發一下。大家愉快閱讀之時,不要忘記了投票支持作者喲。

第六章未婚妻(下)
更新時間2014-8-10 16:46:22 字數:3183

 第六章未婚妻(下)
  開始之時,李七夜還是生疏無比,那怕他對于刀術的所有奧義了然于胸,但是,他出刀之時依然會顫抖,無法達到妙及巔毫的要求。
  不過,李七夜並不餒氣,一遍又一遍地練著刀術,隨著李七夜一遍又一遍的苦練,他慢慢地嫻熟起來,短短的一夜之內,李七夜就練了三百遍,他已經慢慢地掌握住了此刀術奧義,慢慢地,出刀是准確無比!
  李七夜他雖然擁有無數的記憶,他心里面有著無數驚天的秘密,但是,一顆堅定無比的道心更讓他知道,這一世他想踏平仙魔洞,他必須比別人付出十倍甚至是百倍的努力,否則,就算他擁有再多的資源,也不可能踏平仙魔洞。在當世,沒有人比他更了解仙魔洞了!
  三天之內,李七夜足不出戶,在院內苦練刀術。李七夜也明白,這一次去九聖妖門,必是凶險,他需要有所准備才行!
  三天匆匆,李七夜啟程去九聖妖門!與之同行的除了一直為李七夜負責傳信的南懷仁之外,還有一位莫護法。
  洗顏古派,一共有六大長老,十二護法,三十六堂主!今天前往九聖妖門這等龐然大派,卻只有一位護法帶隊,這實在是說不過去。
  “就我們三個人?”臨出發前,李七夜看了一下這寒磣的隊伍,說道。
  帶隊的莫護法少言寡語,同時,他也是南懷仁的師父!莫護法看了李七夜一眼,其他的話都懶得多說。
  南懷仁倒是一個八面玲瓏、長袖善舞,李七夜這樣一說,他幹笑一聲,笑著說道:“師兄,長老們最近都要閉關修練,不打算去了。”
  李七夜笑了一下,閒定地說道:“閉關修練?是怕丟臉吧。反正我都是沒機會通過考核,他們身為長老,若親自出場,失敗還是小事,但他們丟不起這個臉。”
  被李七夜一口道破,南懷仁不由尷尬地笑了幾聲。這一點李七夜還真的是說對了,李七夜連修行入門都還沒有,卻九聖妖門考核?到時候只怕是一次又一次出醜。
  對于六大長老來說,李七夜肯定不可能通過考核,對于他們來說,失敗已經注定的,但是,出醜丟臉,他們可丟不起。
  “師兄多慮了。”南懷仁幹笑一聲,然後說道:“九聖妖門對我們不甚友善,長老們不願意與他們衝突,所以,不出席此事。”
  李七夜淡然一笑,說道:“九聖妖門而己,何足為道,洗顏古派不複當年了。當年就算是九聖大賢在世,也只有朝拜洗顏古派的份。”
  對于李七夜如此口出狂言,莫護法冷哼一聲,他瞥了李七夜一眼,也懶得多說話。
  而南懷仁只是尷尬一笑,怕李七夜越說越囂張,忙是轉移話題,對李七夜介紹說道:“師兄,這是我師尊,為派中護法。”
  “此行還請莫護法照拂。”李七夜稽首,禮數大方得體,自在從容。
  莫護法看了李七夜一眼,也懶得多說話,說道:“我們啟程吧。”說著轉身就走。莫護法他為洗顏古派的護法,事實上,他的年紀在護法之中算是比較大的,道行也不錯但可惜,他為人少言寡語,不擅長交際,所以,他在洗顏古派的地位很一般,不能與其他的護法相比。否則,像這一次出使九聖妖門的這一趟苦差事也不會由他來領隊。
  洗顏古派的高層都明白,這一次去九聖妖門,肯定是讓人笑話,李七夜肯定是出大醜,甚至有可能一不小心會招來殺身之禍,這一趟差事,可以注定是失敗,不單是六大長老避之,連其他的護法都不願意領隊,最後,這一趟差事落在了莫護法的肩上。
  莫護法也知道這一趟差事肯定會出大醜,他的心情能好嗎?所以他更是寡言少語,連話都懶得說。
  莫護法帶著李七夜與南懷仁走入了洗顏古派的道台。道台巨大,可容萬人,如此巨大的道台,實在是嚇人無比,放眼中大域,只怕沒有幾個傳承門派能擁有如此巨大的道台。
  道台滄古無比,以神石寶柱所築,上面銘有仙帝之文,磅礡大氣,深不可測,每一章的仙帝之文,可以磨滅時空!單是此道台就足可以看得出洗顏古派的根底!
  這可是當年明仁仙帝親手所打造的道台,此道台曾經被明仁仙帝開啟遠征八荒,橫跨九界!如此的道台,放眼中大域只怕也就只有仙門帝統才能擁有!
  “嗡──”的一聲,隨著道台被洗顏古派的弟子開啟之時,道台之內豎起了一扇巨大的道門。道門以神金打磨,上面銘著深奧無比的帝文!道門之上留有一排排的槽坑,這一排排的槽坑是用來嵌壤精壁的。
  精壁乃是天地精氣所凝的晶石,精壁用處極大,其中一個就是用來開啟道門,跨越空域。晶壁越多,級別越高,所跨越的空域就越遠。
  可惜,現在這座道門的一排排槽坑只有寥寥幾個槽坑壤嵌有精壁,而且精壁的級別有限!
  看到這一幕,李七夜在心里面輕輕地嘆息一聲,洗顏古派的確是沒落了,當年這一扇道門可是嵌滿了來自于仙土的精壁!這座道門曾經可以跨越九界,想到達任何你要去的地方,只要你有詳盡的坐標!
  “走──”莫護法帶著李七夜與南懷仁進入了道門,瞬間被傳送出去!
  大中域極大,億萬里之廣,在大中域修士門派多如牛毛,甚至連疆國都幾十個之多。單是疆國、上國、古國這樣的龐然大物都有千萬里甚至上億萬里之廣。
  所以,想跨越疆國,除非是真人聖皇了,否則,就算是豪雄王侯都要飛很長的時間。更何況,大中域只不過是人皇界的一部分而己。
  人皇界,也有人稱之為帝界或帝疆,在這廣袤的帝疆之中北有汪洋,南有赤地,東有百城,西有荒野,中間便是大中域!
  想跨越疆國或者是各域,靠飛行是不行的,必須借助道門橫跨空域,當然,擁有橫跨各域道台的門派並不多,這樣的門派多數是主宰著疆土上國!
  “嗡──”的一聲,眨眼之間,李七夜他們三人被傳送到了九聖妖門,從九聖妖門內的道台門走了出來。
  一走出道門,不論是莫護法,還是李七夜都頓時感受到了那濃鬱得難于化開的天地精氣,放眼望去,更是一派仙家景象!
  九聖妖門的宗土可以說是萬里之廣,山河雄壯,有飛泉懸空,有神樹擎天,更有古殿玉瓊沉浮于雲際之中,在這宗土的最深處,更是一道道的神光衝天,不想而知,在那里是藏有著一件件的驚世天寶!
  在九聖妖門之中,有壽精出入于霞洞,吞吐煙霞,有天獸橫空,翔于九天,荒洪氣息翻滾著雲霞!
  這才是大門派的氣象,如此氣象,難怪能執疆國牛耳!這樣的氣象與洗顏古派相比起來,洗顏古派更像是垂暮奄奄一息的老人!無法相比。
  見如此大氣象,不論是莫護法,還是南懷仁,都不由一時失神,他們不是第一次來九聖妖門,但是,見九聖妖門的氣象,他們心里面一片悵然。遙想當年,就算是九妖聖門這樣的龐然大物,都必須朝拜洗顏古派!
  可惜,當年的輝煌已經不在,今天的洗顏古派已經沒落,甚至還需要仰息于九聖妖門!
  “原來是莫兄親臨,莫兄,久違了。”莫護法他們三人從道台下來的時候,九聖妖門已經有一個老人帶著一個弟子相迎了。
  考核之事,洗顏古派與九聖妖門已通了消息,所以九聖妖門早就有准備。
  相迎的乃是九聖妖門的一位堂主,姓付,這位堂主面目森冷,很難擠出一絲笑容來,這個付堂主全身吞吐著寶光,他雙目之中吞吐著可怕的寒芒,每一道寒芒如同實質一樣,讓人膽寒。
  “勞駕付兄了,付兄親自相迎,莫某不勝榮幸。”一見付堂主,莫護法忙是稽首說道。不覺間,氣勢就矮了對方不少。
  這也沒有辦法的事情,雖然付堂主只是一位堂主,從他身上吞吐的寶光就可以看得出來,他已經是一方豪雄的實力。試想一下,洗顏古派也唯有長老才有實力被封為豪雄,而人家一位堂主,就已經擁有這樣的實力了。
  莫護法對付堂主說道:“付兄,此次我等乃是為考核之事而來。”
  付堂主擠出三分笑容,有些皮笑肉不笑,說道:“此事長老已吩咐。”說到這里,看了李七夜一眼,然後就懶得再多看一眼,說道:“這位就是貴派的首席大弟子吧。”
  “正是,李七夜乃是我們洗顏古派的首席大弟子。”莫護法也無奈,只好擠出笑容說道。像李七夜這樣的資質,還真不是什麼值得驕傲的事情。
  “考核之事,只是友誼切磋而己。”付堂主皮笑肉不笑,說道:“莫兄也不需要勉強。”此時,在他眼中看來,李七夜那只不過是一只蟻螻而己。
  “考核而己,何足為道。”李七夜也懶得多看付堂主一眼,閒定地說道。
  付堂主冷哼一聲,根本就不理李七夜,對莫護法說道:“請莫兄隨我為。”對于他來說,跟李七夜這樣的小輩說話,那是丟了他的身份。
  而莫護法不由瞪了李七夜一眼!
  感謝讀者時空掠奪者做的封面。關于更新說明:第一更在上午九點,第二更在下午五點,若是爆發則是晚上十點之前。

第七章九聖妖門(上)
更新時間2014-8-10 19:47:53 字數:3133

 第七章九聖妖門(上)
  付堂主帶著莫護法三人進入了一座不大不小的院子,這樣的規格在九聖妖門來說,那只不過是用來招待普通客人的住所而己。
  聯姻一事,九聖妖門只派了一位堂主來主持,而且還以普通客人的規格招待莫護法三人,可以說,他們根本就沒有把這件當作一回事。
  安頓下莫護法三人之後,付堂主只是客氣了幾句,然後就離開了,態度可以說是甚為冷淡。至于莫護法,負責起這一趟差事的時候,他已經有出醜的心理准備,所以已經沒有憤怒,只有沉默。
  九聖妖門的付堂主安頓好了莫護法他們三人之後,匆匆進入九聖妖門的宗土深處,在古殿之中,他見到了九聖妖門的一位長老,此長老高坐虛空,腦後一輪輪神光吞吐,他周身一道道法則神鏈穿梭,神威無比,宛如一代神明!
  “洗顏古派的大弟子如何?”這位長老聲如雷音,但是,這讓人戰戰兢兢的雷音也只限于古殿之內。
  在外面甚為威風足可以封作豪雄的付堂主,此時也只不過是戰戰兢兢而己,伏首拜道:“回長老,一只蟻螻而己,一介凡人,一個無知狂妄的小輩,不足為道!”
  “明了,下去吧。”這位長老聲音渾雄,雷音陣陣,讓人為之顫抖,就算他不睜開眼睛,也不讓為之膽寒!
  付堂主不敢造次,小心翼翼地退下了,退出古殿之後,他全身濕透了。他作為堂主,可以說難得有資格去晉見長老,就算是王侯這樣的資格,長老也見得會相見!
  “選一個凡體、凡輪、凡命的俗夫做首席長老,洗顏古派已經沒得救了。”當付堂主退出之後,這位長老似乎對某一個人說道。
  “可惜了明仁仙帝的帝術,傳說明仁仙帝的天命秘術有可能還在洗顏古派。”此時,一個神秘而威嚴的聲音響起。
  長老說道:“回妖皇陛下,只要明仁仙帝的帝術還在洗顏古派,假于時日,我們可以一舉奪之!像洗顏古派的這種凡夫俗子,還配不上我們九聖妖門的傳人!”
  神秘的聲音沒有再響起,而長老也沒有再說話。如果有外人在此,只怕是暗暗大吃一驚,要知道,九聖妖門的妖皇那可是可怕無比的人物。
  傳說,九聖妖門的妖皇乃是大有來頭,在他手中九聖妖門更是如日當空,九聖妖門掌執著古牛疆國這麼廣袤的國度沒有任何門派可以撼動,這不止是因為九聖妖門的強大,其中九聖妖門的妖皇也是功不可沒!在古牛疆國之中,只怕沒有人敢挑戰妖皇的神威!
  莫護法三人被安頓在小院之中後,莫護法直接閉門不出,一個人呆在室內,而長袖善舞的南懷仁卻不知道溜到哪里去了。
  李七夜住下之後,卻沒有浪費一刻鐘,他立即苦練起《奇門刀》來,他明白,九聖妖門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他,他必須有准備才行。
  李七夜一遍又一遍地練著刀術,每一招一式他都要求發揮到最巔毫的狀態,不能有一絲毫的錯誤!
  李七夜一遍又一遍練下去,衣服被汗水濕了又幹,幹了又濕,到最後,他自己的神經都快麻木了,但是,他依然苦練不止。
  活了無數歲月,李七夜比任何人都明白,領悟奧義是一回事,但是,發揮到巔毫,又是另一回事。就算是絕世天才,能在第一時間領悟絕世仙術,但是,如果不是一次又一次的苦練,只怕也無法發揮到巔毫!
  無數的折磨,無數的艱苦,經歷了無數的風浪之後,這已經讓李七夜養成了追求完美,追求無止境的心態!
  “哧、哧、哧……”李七夜手中的短刃脫手而出,如同飛蝶一樣翩躚起舞,兩把彎刀交錯,有著神出鬼沒之勢。
  同樣的一招,李七夜都不知道練了多少遍了,但是,當兩把彎刀飛回手中的時候,李七夜最終還是輕輕地嘆息一聲,雖然他已經把“奇門刀”的奧義了然于胸,但是,他還不能把它發揮到完美的境界,就像這一招在他看來,他還是差一絲毫沒有達到他所想要的准確方位!
  “好刀術,師兄真是勤奮,與師兄的努力相比起來,我是自愧不如。”正好南懷仁從門外進來,他身邊還有一個青年。
  見李七夜如此勤練,南懷仁都不由感慨地說道,南懷仁這話的確是由衷而發。雖然,在此之前,他並不看好李七夜這樣的資質,但是見李七夜如此努力勤奮,他對李七夜的好感也不由增了不少。
  “勤能補拙而己。”李七夜收回了短刀,盡管是一身臭汗,依然閒定無比。
  南懷仁不由笑了起來,說道:“師兄這話,我是記住了,也為之自勉。”說著,他把身邊的青年介紹給李七夜,說道:“這位是九聖妖門的張師兄,乃是我的好友。”
  南懷仁在資質方面不能說是天才,他也只能說是中質之資而己,但是,他與他師父莫護法完全不同的是,莫護法乃是少言寡語,不擅交際,南懷仁卻相反,他八面玲瓏、長袖善舞,交游甚廣。
  南懷仁作為外堂的堂使,曾經幾次為長老送信來過九聖妖門,所以,在九聖妖門識得不少朋友,當然那不是什麼大人物,只是普通的弟子而己。
  這位姓張的弟子也不是九妖聖門的什麼大人物,但是,在他眼中看來,李七夜這樣的凡人,不足為道,甚至他這種九妖聖門的普通弟子都懶得多看他一眼,他只是衝著南懷仁的情面向李七夜點了一下頭而己。在他眼中看來,李七夜這種修練武技的人微不足道。
  “師兄第一次來九聖妖門,不如師兄也跟我們隨處走走,熟悉一下環境如何?”南懷仁倒是好意,對李七夜邀請說道。
  李七夜聽到南懷仁的話,不由想到了一些事情,笑了一下說道:“也好。”
  南懷仁忙是對姓張的弟子說道:“張兄,這一次就有勞你作導游了。”
  “南兄客氣。”這個弟子只好點頭說道。他對于李七夜,根本就懶得多看一眼,如果不是衝著南懷仁的情面,他都不想跟李七夜走在一起!
  事實上,九聖妖門作為東道主,本應該盡地主之誼,帶李七夜熟悉一下環境。然而,九聖妖門根本就沒有把李七夜當作一回事,連最基本的禮儀都省了。
  若不是當年九聖大賢許下的諾言,只怕今天的九聖妖門根本就不會承認這樁聯姻之事。正是因為九聖妖門不願意聯姻,才會提出考核李七夜的要求,這是打消洗顏古派聯姻的想法!
  這個姓張的弟子作為東道主,帶著南懷仁與李七夜游覽九聖妖門各處!當然,這個弟子根本不願意與李七夜交談,只是偶爾與南懷仁說說話而己,把李七夜當作透明。
  不過,隨著他們行走在九聖妖門的山道之中,引來不少的九聖妖門弟子的指點,有不少九聖妖門的弟子是側目低語。
  “那就是洗顏古派的首席大弟子嗎?”有弟子遠遠地看了李七夜一眼,見李七夜一介凡人,不由皺了皺眉頭,說道。
  也有九聖妖門的弟子輕視冷笑,說道:“洗顏古派已經是不入流的門派了,一個凡夫俗子也能當首席大弟子,他們的首席大弟子也太不值錢了。”
  “呸,這樣的俗物也夠也娶李師姐,這簡直就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熊樣。”也有九聖妖門的弟子不屑地說道。
  九聖妖門的傳人李霜顏不單是天賦絕世,而且美貌無雙,在九聖妖門,不知道有多少年輕弟子為之愛慕,甚至是放眼整個古牛疆國,想追求李霜顏的青年俊傑可以從東排到西!
  “哼,這種凡人也夠資格稱是李師姐的未婚夫?簡直是白日做夢!”有弟子是忿忿不平,甚至有人是恨不得衝上去給李七夜吐一臉的口水。
  作為導游的張弟子那更是尷尬,他當然看到了同門的臉色了,所以,他是越走越快,把李七夜遠遠的扔到後面,一副此人與我無關的模樣。
  至于李七夜,倒是老神在在,閒定悠然,根本就沒有把這些人放在心上,細細地瀏覽著九聖妖門的一山一水。
  “師兄,你可要小心一點,九聖妖門的傳人有著無數追求者,小心他們對你不利。”南懷仁倒是好心地低聲提醒李七夜。
  “一個女人而己,至于嗎?”李七夜瞅了南懷仁一眼,平淡地說道。再驚艷再絕世的女人他都見過,他根本沒把所謂的未婚妻放在心上,這只不過是不足為道的事情而己。
  李七夜這樣的話把南懷仁是嚇了一跳,忙是低聲說道:“師兄,這里可是九聖妖門,不可造次。”
  李七夜笑了一下,懶得再說其他的話。既然九聖妖門人考核他,那麼,他也要看一看九聖妖門還剩下多少的底蘊!
  不知覺間,李七夜他們來到了九聖妖門的決斗場,這也是九聖妖門中人人可來的地方。當踏入決斗場之時,頓時讓人感覺到緲小!
  決斗場極大,一個人站在這廣袤的決斗場中,感覺無比的空曠,好像是一只蟻螻站在廣袤的大地之上。
  今天第三更送上,在愉快閱讀之時,請大家動動鼠標,為作者投上寶貴的一票。

第八章九聖妖門(下)
更新時間2014-8-11 8:44:19 字數:3137

 第八章九聖妖門(下)
  決斗場彌漫著神秘而強大的力量,整個空曠的決斗場由黑色的岩石所鋪成,每一塊黑色的岩石都流動著大賢銘文,決斗場中所彌漫著的力量,正是從這一塊塊的黑色岩石中散發出來的,整個決斗場被這種力量籠罩著,以免戰斗之時,打碎此地!
  “大賢級別的決斗場!”不是第一次來這決斗場,南懷仁依然再一次被空曠而壯嚴的氣氛所震撼。
  而姓張的弟子也不免有些得意,說道:“此決斗場乃是我們祖師親手打造,能承受大賢戰斗的力量!”
  大賢級別的決斗場,這也的確可以看得出九聖妖門深厚的底蘊,這對于很多門派來說,的確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
  “我洗顏古派也曾有一個神話時代的決斗場──”南懷仁忍不住說道,不過他的聲音說得很低,然後就嗄然而止,不願意再說。
  的確,洗顏古派有一個比九聖妖門眼前這個大賢級別的決斗場,傳說,這個決斗場是明仁仙帝從遙遠無比的星空深處直接搬回來的,傳說,這決斗場甚至能承受仙帝這種無敵級別的力量鎮壓!
  可惜,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這個決斗場被封閉了,後來洗顏古派再也沒有人能打開過!
  “四象石人。”而同站在一旁的李七夜根本就沒有聽到他們的話,他的目光落在了決斗場上四角的巨大石雕之上。
  在決斗場的四角之上,每一個角都屹立著一尊高大無比的石雕,每一尊石雕竟然百丈之高,宛如巨人一般。這四尊石雕神態各異,但是,每一尊石雕都是逼真無比,宛如出自于名家之手,刀法渾然天成!
  這是李七夜最想看到的東西,自從九聖大賢坐化之後,他再也沒來過九聖妖門了,他也懶得再來。沒有想到,無數年過去,這四尊石人依然還在!
  在南懷仁與他朋友談話閒聊,一時間沒有注意到李七夜。但是,沒有一會兒,姓張的弟子不由皺眉頭說道:“那個白癡在幹什麼!”
  南懷仁不由望去,他看到李七夜竟然在爬東角的一尊巨大石雕,但是,李七夜的實力有限,這石雕高百丈,李七夜幾次想爬上去,都沒有成功。
  而這個時候,決斗場外已經站了不少弟子,見李七夜宛如鄉巴佬一樣對巨大石雕又捏又摸,甚至是低聲細語,叨叨不止,好像一輩子都沒有見這樣巨大的石雕一樣,很多站在旁邊的弟子是哄然而笑。
  這樣的場景讓南懷仁為之尷尬,雖然說,這四雕石雕不是九聖妖門的什麼聖物,但是,李七夜卻像鄉巴佬一樣,這里摸那里捏的,甚至是要爬到石雕上面去,這讓他叫止李七夜也不是,不叫也不是。
  就在南懷仁尷尬的時候,李七夜卻向他招了招手,讓他過來。在眾多目光之下,南懷仁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他沒有辦法,最終,只好往李七夜那邊走去。
  “這石雕有點高,送我上去。”在這麼多人的圍觀之下,李七夜依然閒定無比,吩咐南懷仁說道。
  “呃──”南懷仁頓時無語,他真的懷疑李七夜究竟是神經大條,還是白癡,在這麼多九聖妖門的弟子圍觀之下,他竟然還像鄉巴佬一樣要爬上這巨大的石雕,這不是把洗顏古派的顏臉往外丟嗎?
  “你是送我上去呢,還是繼續地讓大家看猴戲?”李七夜倒是無所謂,一副風輕雲淡的模樣,從容閒定,好像他才是真正的看戲之人一樣。
  在這麼多人的目光這下,南懷仁還能怎麼樣?他只能硬著頭皮,拉起李七夜,一口氣縱上了這巨大的石雕。
  而李七夜是老神在在,坐在巨大石雕的肩膀上,放目遠眺九聖妖門,把萬里山河盡收眼中。
  南懷仁可沒有李七夜這麼臉皮厚,他跳了下來,站在一旁。此時他都想走掉,但是,他又不能把李七夜一個人扔在這里,不然的話,李七夜萬一下不來,把他晾在上面,更是把洗顏古派的顏臉丟光了。
  至于南懷仁的那個姓張的朋友,更是不願意呆在這里丟臉,他連招呼都不打,轉身就離開了。
  “哼,洗顏古派來的人就是粗魯無禮的鄉巴佬!”有些九聖妖門的弟子看李七夜坐在石雕上,不屑地說道。
  有九聖妖門的弟子冷哼地說道:“呸,他還真以為自己是什麼大人物,竟然敢坐在上面,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模樣!”
  不少對九聖妖門的弟子對于李七夜這種出格得行為心里面十分不滿!而李七夜則是根本不在乎,坐在石人的肩膀上,一邊悠然自在地晃著腳丫兒,一邊叨叨不止,好像是在跟石人聊天一樣。
  李七夜這樣的行為,在別人眼中那是一個白癡!不知死活的東西!
  這景光讓站在一旁的南懷仁十分尷尬,他是恨不得現在就離開,但,他又不能把李七夜一個人晾在上面。
  而李七夜坐在上面,卻一點都沒有丟臉的覺悟,在上邊悠閒自在,還一邊跟石人嘮嗑著話兒,似乎好像跟石人說話一樣。
  這時光不知道有多難熬,讓南懷仁如坐針氈一樣,直到很久之後,李七夜似乎是坐膩了,終于,他向南懷仁招了招手。
  南懷仁如釋重負,立即縱身上去,把李七夜帶了下來。一下來之後,南懷仁忙是說道:“師兄,天色不早了,我們先回去吧。”他可不想繼續帶著李七夜亂逛,他真的怕李七夜再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
  對于南懷仁的態度,李七夜只是笑了一聲,輕輕地點了點頭。
  “呸──”見李七夜還如此淡定,有九聖妖門的弟子就忍不住了,冷笑地對李七夜說道:“洗顏古派,只不過是不入流的小門小派而己,一個烏龜王八蛋也想癩蛤蟆吃天鵝肉。呸,一個草包白癡而己,也想娶我們師姐!”
  當場挑釁自己,李七夜慢慢轉過頭去,看著這個弟子,慢條斯理地說道:“娶你們師姐?這也太往自己臉上貼金了,就算是天女仙子要嫁我,我都還要考慮一下要不要娶她!更別說你們師姐了!”
  “不知死活的東西──”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惹了眾怒,在場的九聖妖門的許多男弟子可以說是李霜顏的愛慕者,所以,頓時無數目光怒視李七夜。
  “以和為貴,以和為貴。”這場面把南懷仁嚇得背脊發寒,立即拉著李七夜轉身就走,他可不想再讓李七夜繼續呆下去!
  “鼠輩,有本事別跑!”九聖妖門的弟子不由有些憤憤不平,怒聲地說道。如果李七夜他們不是客人的話,他們立即追殺上去,非把李七夜打成殘廢不可!
  南懷仁連拖帶拉,把李七夜拖回了小院之中,一口氣逃了回來,南懷仁不由松了一口氣,他都不由有些後怕,這個時候,他都懷疑李七夜是不是狂妄自大,是個無知無畏的蠢貨。
  “師兄,九聖妖門不是我們能惹得起的,退一步海闊天空,忍一忍就過去了。”南懷仁都忍不住勸李七夜,這不止是為了李七夜,他可不想把性命丟在了九聖妖門。
  “有什麼好忍的。”李七夜從容一笑,說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南懷仁頓時無疑,攤上這樣的主,簡直就是自找麻煩,這個時候,他都不由有些後悔攤上這樁任務了。
  洗顏古派與九聖妖門聯姻的事情,事實上,九聖妖門有很多年輕一代的弟子極為不滿。李霜顏乃是九聖妖門的天之驕女,高高在上,不知道有多少年輕一代的男弟子為之愛慕。現在李霜顏卻有可能許配給洗顏古派的首席大弟子,這當然讓無數年輕一代的男弟子為之憤怒了。
  在九聖妖門的年輕一代弟子看來,洗顏古派憶經是沒落的不入流小門派而己,根本就沒有資格與他們九聖妖門聯姻,更別說洗顏古派的首席大弟子還是一個凡體的廢物!
  聯姻此事,有辱許多年輕弟子心目中的夢中**,不知道有多少年輕一代的男弟子那是恨不得把李七夜捏死。
  杜遠光就是一個極為看李七夜不順眼的弟子之一,杜遠光是九聖妖門的門外弟子,他入天賦十分不錯,號稱是九聖妖門的小天才,入門才五年,已經是闢宮境界的巔峰了。熬過這一年的考核,他就能成為九聖妖門的重點培養弟子!
  杜遠光在九聖妖門之中,絕對是對九聖妖門神女李霜顏最有愛慕之心的弟子之一。因為當年九聖妖門挑選弟子的時候,杜遠光拜入九聖妖門之時,就是李霜顏主持挑選弟子的。
  初見李霜顏,杜遠光驚為天人,他被李霜顏選入九聖妖門,他自認為李霜顏對他青睞三分。
  天賦很不錯的杜遠光十分自信,他企盼著總有一天,能與李霜顏一同修道,成為道侶。
  現在莫明其妙地來了一個洗顏古派的聯姻,讓杜遠光心里面對從來沒見過面的李七夜懷著恨意。特別是今天李七夜在決斗場中對李霜顏不屑一顧的話,讓杜遠光一下子怒火衝天。
  “不知死活的小畜生,區區一個凡人廢物也敢大言不慚,狂妄無知的東西,不教訓教訓他,就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所以,聽到這話之後,李遠光目光一寒,殺意騰騰!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