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fb臉書
google
愛戀頻道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氣沖星河04
修仙小菜鳥
2017/12/15發行
修真聊天群09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2/15發行
凌天神帝14
君天帝
2017/12/15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8
飛牛
2017/12/15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24
匣中藏劍
2017/12/15發行
天界戰神40
笑南風
2017/12/15發行
天道圖書館43
情痴小和尚
2017/12/15發行
修煉狂潮49
傅嘯塵
2017/12/15發行
修真四萬年104
臥牛真人
2017/12/15發行
全能主宰09
衛小天
2017/12/20發行
超神機械師10
齊佩甲
2017/12/20發行
至尊霸主14 完結
憤怒的薩爾
2017/12/20發行
不死道祖36
仙子饒命
2017/12/20發行
妙醫鴻途39
煙斗老哥
2017/12/20發行
終極戰兵59
梁七少
2017/12/20發行
無上進化61
浮兮
2017/12/20發行
最強紈褲65
夏日易冷
2017/12/20發行
逆天劍皇68
半步滄桑
2017/12/20發行
仙帝歸來11
風無極光
2017/12/22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9
飛牛
2017/12/22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21
千杯
2017/12/22發行
完美神醫30
步行天下
2017/12/22發行
星域龍皇34
獨孤一劍
2017/12/22發行
天道圖書館44
情痴小和尚
2017/12/22發行
鬥神傳承48
浮兮
2017/12/22發行
極品玄醫57
鐵沙
2017/12/22發行
修真四萬年105
臥牛真人
2017/12/22發行
絕代神主09
百里龍蝦
2017/12/27發行
修真聊天群10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2/27發行
凌天神帝15
君天帝
2017/12/27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25
匣中藏劍
2017/12/27發行
天界戰神41
笑南風
2017/12/27發行
修煉狂潮50
傅嘯塵
2017/12/27發行
終極戰兵60
梁七少
2017/12/27發行
無上進化62
浮兮
2017/12/27發行
最強紈褲66
夏日易冷
2017/12/27發行
全能主宰10
衛小天
2017/12/29發行
超神機械師11
齊佩甲
2017/12/29發行
仙帝歸來12
風無極光
2017/12/29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20
飛牛
2017/12/29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22
千杯
2017/12/29發行
妙醫鴻途40
煙斗老哥
2017/12/29發行
天道圖書館45
情痴小和尚
2017/12/29發行
少年藥帝58
蕭冷
2017/12/29發行
修真四萬年106
臥牛真人
2017/12/29發行
絕代神主10
百里龍蝦
2018/1/3發行
修真聊天群11
聖騎士的傳說
2018/1/3發行
文明種植者12 (14完結)
何木青
2018/1/3發行
星域龍皇35
獨孤一劍
2018/1/3發行
鬥神傳承49
浮兮
2018/1/3發行
修煉狂潮51
傅嘯塵
2018/1/3發行
終極戰兵61
梁七少
2018/1/3發行
無上進化63
浮兮
2018/1/3發行
最強紈褲67
夏日易冷
2018/1/3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新書《絕世狂少》 作者:風少羽 6
轉帖:縱橫玄幻小說《輪迴一劍》作者:九塵空 5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驚天劍帝》作者:帝劍一 5
轉帖:起點奇幻新書《構裝姬神》作者:蝙蝠繪 5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4
莫仁系列結局-----各位覺得解讀正確嗎? 4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都市玄師》 作者:獨醉飛鱈 4
轉帖:縱橫武俠仙俠小說《劍王朝》作者:無罪 4
異俠第三部 4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聖墟》作者:辰東 4
本週熱門留言
異俠第三部 111
台灣寫手好像不容易當作家 108
求推薦些主角從故事開始已非常強非常NB的小說~ 64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靈氣由我造》作者:黃娃黃蛙 51
轉帖:起點玄幻新書《神座》作者:皇甫奇 43
莫仁系列結局-----各位覺得解讀正確嗎? 42
轉帖:創世中文網仙俠小說《都市之少年仙尊》作者:夢朝南 42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39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36
〔公告〕 小說頻道--站規 34

 
 暱稱:
 密碼:
 

轉帖:起點科幻小說新書《神級契約者》 作者:烏鴉的馬甲
發言人:搬運工  IP192.168.*.*  日期:2015/07/19 18:32 

http://www.qidian.com/Book/3491436.aspx
 這是未來的世界,過去的文明已經消失
主神再次降臨,打開進化的大門,過去的傳說世界一一呈現
金古黃粱的武俠世界,漫威DC的奇詭世界,殭尸吸血鬼的神話世界成為所有人躲避不了的進化世界
他便在這個時候轉生在了進化的世界,面對無數未來的群英,靠著對劇情細節的全知全覺,成了唯一的神級契約者
第一章 翻臉若翻書
更新時間2015-5-21 17:37:46 字數:5754

 一陣寒意將曹子恆從睡夢中驚醒,同時,四周似乎隱約的有聲音傳來。
  “不知道這是哪里?”
  “管他哪里,新手第一次劇情總不會太難,放心,死不了人的。”
  “真死不了人,包括那個還躺著的?”
  “當我沒說。”
  “只要不是我們死,管他那麼多。”
  吵雜的聲音顯得有點空曠,似乎是從另一個世界傳來的,曹子恆腦袋逐漸開始清晰起來,心中卻猛然間緊張起來。
  不對勁,他記得自己似乎是躺在自家臥室的床上入睡的,為何此時卻會聽到這些聲音,而且,此時所處的環境感覺似乎也並不是在屋子內。
  猛然張開眼,入眼的果然不是屋子內的景致,更不是自家的臥室,而是一片白雲悠悠,林木叢生,岐山瑰石。
  在不遠處,一面巨大的岩壁上則雕刻著斗大的三個字‘終南山’。
  “終南山。”
  曹子恆幾乎是下意識的念出那三個字,同時腦海內浮現,活死人墓,重陽宮之類的字眼,這是穿越,還是咋的。
  一時間,曹子恆整個人都懵住,然而,不等他自己恢複清醒,突然間他卻是已經被人扶起,一張張臉孔頓時占滿他的視線。
  “你知道這是哪里?”
  一個留著短發,額頭有條刀疤的男子性子似乎頗為急躁,已經搶先開口問道。
  而這個刀疤問話出口,其余的人也紛紛看著曹子恆,似乎對于這個問題都是極為在意。
  這些人的行為卻是讓曹子恆猛然間一愣,這是怎麼回事,不遠處明明寫著終南山三個字,雖然是古文,但是,看眼前這群人也不像窮困到半點書都沒讀過的樣子,怎麼可能不認識那三個字。
  “不,不對,你是能看懂那些文字。”
  又一個人開口,卻是一個女子,這女子相貌極為靚麗,身材亦是極好,此時,正滿臉關注的看著曹子恆,隨即留意到曹子恆的目光似乎看著不遠處的岩壁,頓時發現了什麼似的驚呼道。
  “你們,難道看不懂。”
  曹子恆微微驚訝開口道,只是,問話剛出口他已經知道了答案,眼前這群男女的臉色分明是告訴他,那終南山三個古文字他們的確不懂。
  “終南山,我似乎聽人說過,貌似是某個道教門派的發源地,而按照空間的尿性,大約我們是需要上這座山拜師的。”
  又一個人開口,卻是一個戴著眼鏡的家伙。
  這句話則讓曹子恆腦子更加糊塗起來,空間,這是什麼,是主神空間,只是,若是主神空間,眼前這些家伙卻不對勁,說他們是資深者,看起來有點嫩,說他們是新人,看起來又有點過于鎮定。
  “兄弟看來還沒有完全清醒,仔細去感覺,你腦海內應該已經有提示,這里是進化空間啊,我們,都已經被選中,成為了契約者。”
  看著曹子恆迷茫的神色,刀疤友好的抓著曹子恆開心說道,看那樣子,整個一副買彩票中了五百萬的樣子。
  友好?
  曹子恆心中暗自冷哼一聲,之前說那什麼只要不是我們死的貌似就是這聲音,這會兒突然間又這樣,唯獨的解釋,怕就是因為他看得懂終南山這三個古文字。
  這群該死的異類真當他是傻子,可以任意的欺騙,玩弄嗎。
  暗中咒罵著,臉上曹子恆卻是露出被人群接受後欣喜的神色。
  “恭喜契約者被空間選中,契約者將會被空間投放到不同的劇情世界,經歷一次次的磨練,最終成為帶領人類前進的偉大存在。”
  “契約者體質檢測較弱,空間提示,契約者可在初次任務後選擇購買天才地寶洗髓易筋。”
  “契約者目前等級為零,空間提示,契約者的等級決定契約者武力值上限,可進入劇情世界選項。”
  “友情提示:契約者的等級將隨著契約者進化方向決定升級方式。”
  “友情提醒:任何進化方向都有專屬的升級部分,也擁有一致的升級部分,請契約者自行摸索。”
  “友情提醒:每次降臨劇情世界都需要消耗進化點,所需消耗的進化點數隨著劇情不同而有所區別,進化點可在劇情世界通過任務,或者尋獲物品售賣獲得,劇情結束,進化點不足則抹殺。”
  “友情提示:進化點可輔佐修煉(無法突破等級的上限),購買物資。”
  “提示:本劇情世界所需消耗進化點為兩百點。”
  曹子恆腦子終于完全清醒,這貌似當真是類似主神空間的地方,只不過,又有點區別,最大的區別就在于這些契約者似乎都是早就知曉進化空間存在的。
  都是知曉的。
  曹子恆心中一驚,隨即臉上也露出狂喜的神色。
  “這里,就是那傳說中的進化空間。”
  誇張的驚喜神色出現在曹子恆的臉上,他的心中卻是泛起無比的驚恐,若是單單將他丟進如同主神空間之類的地方,或許他還沒有這樣恐懼。
  但是,當他發現自己所在的所謂進化空間居然是一群別人早就知曉的地方,這給了他一種,這些看似人類的家伙可能都只是披著人類外皮的異類。
  任誰突然間處在一群異類當中怕也會膽戰心驚的很。
  “當然,這里就是進化空間,兄弟,不用擔心,你已經不需要再為自己的瘦弱擔憂,只要你敢拼,很快就會強壯起來的。”
  刀疤伸手拍拍曹子恆的肩膀。
  “來,今日我們一道幫這位兄弟上山,從今而後,我們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在這個進化空間中一起結伴闖蕩一番。”
  “我叫張妹兒,從今天開始我們閱讀這些古文字的任務可就交給你咯。”
  之前發現曹子恆看得懂古文字的女子朝著曹子恆伸出手開口,隨即,身邊的人開始攙扶著曹子恆朝著終南山上而去。
  “好,好。”
  曹子恆臉上露出有點呆呆的表情,如同一個書呆子一般伸手和張妹兒微微一握,女子柔夷觸感極好,曹子恆看著這相貌靚麗到極致的女子,心中忍不住微微一蕩。
  而隨著曹子恆的目光,這女子似乎眼神也微微有絲慌亂,看起來竟如同初戀男女的羞澀。
  然而,本來心中還微微有點蕩漾的曹子恆看到這女子的神色卻猛然間一陣警醒,曹子恆不算聰明人,但是也有自知之明,他絕不是那種能夠讓這樣靚麗女人一見鐘情的男人,套句某部影視中的經典台詞,當一個品質上佳的女人奇怪的對他這樣的男人一見鐘情,唯一的解釋只有一個,他有給那個女人利用的價值。
  只是,心中固然帶上警惕,曹子恆倒是也老老實實的接受了這些人的幫助,在那女人隨侍在旁,其他契約者不遺余力幫助下曹子恆開始隨著他們一道攀登終南山。
  終南山,固然在無數小說中因為有全真教的關系而被流傳,但是,實際上這座山絕對不好爬,想金老的神雕中描述郭靖帶楊過上終南山的那些文字,哪一段不是將終南山寫的險峻奇詭。
  此時,曹子恆就見識到了終南山的險峻,若是沒有身邊這些家伙的幫忙,他怕是絕難輕易爬上這座山。
  好在的是,經過最前面的險峻之地,往後卻是開始平坦起來,曹子恆走的也不再那麼吃力。
  一番艱難的攀登,終于,一片雄偉的建築群出現在眼前,層巒聳翠,不時的有凸出的樓台懸空在崖壁之間,恍若世外仙神們所居之地。
  而在這一片建築群的最前方則是一座大門,上書三個字,重陽宮。
  “不錯,你們總算是在時間線內及時趕到,我,趙志敬代替全真教歡迎你們加入,從今天開始,你們便是全真四代弟子。”
  此時,那大門之下卻已經站著一個道士,在道士旁邊則是一支即將燃盡的檀香。
  道士,山門,檀香。
  眾人的注意力頓時被吸引過去,隨即發出輕微的呼聲,果然,空間讓他們出現在終南山下是為了拜入全真教。
  這個結果讓多數契約者心中一松。
  然而,唯獨曹子恆的心頭卻是拎起,全真教趙志敬。
  這六個字讓曹子恆心中波瀾迭起,當年神雕盛行的時候,他也曾經查過全真教的資料,全真七子,尹志平等都是存在的,而唯獨趙志敬,貌似卻是神雕小說中虛構出來的。
  這里既然是全真教,又出現了趙志敬,是不是也說明這里就是神雕的世界。
  “沒想到你們還當真是不丟棄,不拋棄,不過,我還是那句話,曹子恆沒有練武的天賦,除非有人不惜耗費元氣為他疏通經脈,否則,他再怎麼練都沒可能練出什麼成果。”
  趙志敬的目光微微掃視過曹子恆,眉頭卻是皺起開口道。
  “師傅,你可不能耍賴,子恆既然已經到這里,你當收下他。”
  張妹兒打蛇隨棍上的開口道。
  這句話貌似立即感動了曹子恆,恰到好處曹子恆的眼睛微微紅了下,眼中帶著滿滿的情意掃視了一眼張妹兒,後者則是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紅暈。
  “混賬,我怎會耍賴,從今天開始你們就都是我全真教弟子,隨後且跟我一道進行拜師大典,我自會給你們宣讀全真教的規矩。”
  趙志敬不悅的冷哼一聲,也不再理會那些契約者和曹子恆等,轉身走進了背後的大門,而隨之則有一些道士出來開始招呼這群契約者。
  “我叫做鹿清篤,乃是你們的師兄,從今天開始,將會代師傅教導你們全真教入門內功,現在,你們隨我來,先熟悉一下你們今後生活的地方。”
  一個胖道士站出來開口道,而這個道士一句話出口曹子恆對于這個世界是神雕世界卻再無半點疑惑。
  趙志敬,鹿清篤,若是一個還是巧合,兩個神雕虛構的人物一道出現,那就絕不可能是巧合,這個世界只有可能是神雕俠侶的世界。
  空間,神雕,果真是類似主神空間的進化空間。
  目光不著痕跡的掃視了一下旁邊的諸人,發現這些契約者臉上依舊帶著一種陌生的感覺,這種哪怕是在他們自信滿滿的神情中依舊極為明顯的陌生卻是讓曹子恆心中微微一震。
  這些家伙貌似當真是不知道這個世界是神雕世界,這些家伙當真卻是異類,是和他不屬于一個種族的異類。
  如此也好,有了熟知劇情的優勢,他倒是能夠快速的變強,不管這群異類會如何,至少他卻是有了自保的力量。
  當然,若是這群異類一直這麼客客氣氣,哪怕是假裝的友好,他也還會稍微給點好處他們,畢竟,這個進化空間還有太多的秘密,他需要一些異類幫他解答,而且,那張妹兒也的確是個絕色,不得不承認,在不危機自己的情況下,曹子恆還真願意養著她。
  當然,說是養著,曹子恆也不可能對張妹兒毫無保留,不說不可能將謀取的所有好處都給一份,自己最大的秘密熟知劇情更是不可能讓其知道。
  曹子恆的心中頓時轉過無數念頭,他固然算不得多麼聰明,但是卻也明白當處在一種試煉場的環境,所有人都對于這個環境一無所知,摸索著在進行試煉,而唯獨你清楚的知道這個環境的每一個細節,這是多麼讓人妒忌,甚至會讓人因為妒忌產生強烈殺意的事情。
  就算別人不會因此幹掉你,只怕也會想盡辦法把你變成他的資料庫吧,抓起來,折磨,審問,逼出資料。
  所以,絕不能洩露任何東西。
  帶著這樣的心思,很快,鹿清篤已經領著他們走入一間弟子精舍,當然,說是精舍,卻依舊是二十個弟子同住的大通鋪。
  “這便是你們暫時居住的地方,當然,若是你們的武功能夠修到一定水准,自然是可以更換更好的居室的,比如說我,當年一開始也是住在這里,不過半年後我就有了自己的獨立房間,因為我只用半年就將我派入門劍法修煉到了登堂入室,同時將入門內功也修煉到了小有所成。”
  通鋪內,鹿清篤自傲的開口,隨即隨意的伸手指指通鋪,“你們自行分配鋪位吧,不過我建議,還是以修武的成長度作為考核標准,練武成長最快的睡最好的位置,最差的則睡最差的位置,這樣有助于你們上進。”
  “不,不,怎麼能這樣,當然應該是身體最不好的睡最好的位置,子恆,你就睡最中間的那個鋪位吧。”
  鹿清篤的話語才落下,刀疤已經迫不及待的開口,而隨著這個契約者的話語,其他人立即紛紛應和起來,看起來倒是一個個俠義的很。
  對此,鹿清篤只是不屑的笑笑,“但願你們幾天後還能如此,現在,隨我去下一個地方。”
  一群人走出精舍,跟在鹿清篤身後,又去了飯堂,練武場等等地方,隨即來到雜物室。
  “按照教門規矩,新入門弟子需要做三個月雜務,同樣,練武進度快的可以少做點,練武進度慢的多做點,當然,你們如果依舊那麼客氣我也沒意見。”
  鹿清篤再次開口,“不過我要提醒你們,做雜務是相當耗費時間的,可以說,做雜務和不做雜務幾乎會讓修煉時間相差一倍以上。”
  “我等都是同門師兄弟,豈能計較這些事情,鹿師兄,請將最輕松的工作安排給子恆,至于我們,就隨便安排就好。”
  鹿清篤的話語才落下,張妹兒立即喊叫起來,而隨之,其他的契約者也紛紛應和。
  “好,那麼曹子恆從今日開始負責打掃練武場,而你們,則負責砍柴,劈柴,挑水等工作。”
  對于諸多契約者的反應,鹿清篤依舊只是不屑的笑笑,也並不多說,隨即安排的工作,曹子恆的打掃工作只不過是練武場一片區域的打掃,雖說這區域不算小,但是頂多也就半柱香能搞定,而那砍柴,挑水之類的工作,鹿清篤詳細的介紹路線,卻是需要走上半天的山路,比劃下來,委實比他之前比較的還要誇張,這兩者間需要的時間何止是相差了一倍,簡直四五倍都足足有余。
  安排完雜務,鹿清篤再次將諸人領到練武場。
  “本來,按照規矩,新入門弟子是需要考核七天才能傳授教門武功的,只是,這次師傅有交代,讓我立即傳授你們教門武功,所以,現在你們聽好了我給你們念的教門內功心法,我不希望過後還有誰找我說沒記住這些心法,讓我重新給他念一遍。”
  鹿清篤目光掃視了一圈下面的契約者,隨即開始緩緩念出一段心法來。
  “恭喜契約者正式拜入門派,主線任務生成。”
  “主線任務:三十天內將門武功修煉到登堂入室(武功等級劃分為,初窺門徑,堪堪入門,小有所成,登堂入室,駕輕就熟,如火純情),至少打通奇經八脈任意四脈,其中任督二脈至少包含一個,該任務完成可獲得進化點三百點,失敗扣除五百點。”
  “提示:新手劇情,空間將贈送頓悟技能,任何武學契約者都可以頓悟,頓悟之後的等級為若有所悟(此為初窺門徑的縮小版,是領悟了修煉方式,卻沒有修煉出任何東西來的階段),此能力僅限該劇情,正常劇情將隨頓悟武學的強弱,征收不同檔次的費用。”
  “提示:新手劇情,空間將贈送無障礙閱讀能力,此能力為頓悟技能附帶能力,可以無障礙閱讀任何秘籍,此能力僅限該劇情,正常劇情將隨秘籍所載武技的強弱征收不同檔次費用。”
  “提示:新手劇情,契約者實力將不受等級壓制,可以無限制提高,本劇情完結,契約者實力超出等級將可以選擇部分保留實力或者兌換成相應獎勵,此條僅限該劇情,正常劇情無法更改。”
  “提示:十大隨機支線任務將在主線任務完成後隨即產生(該任務為強制任務,必須接取十條,少一條則扣五百進化點,可以單獨接取,也可以組團接取,不可重複接取,接取任務人被殺,則任務恢複可接取狀態),隱藏任務將在主線任務完成後開啟。
  對抗任務將在主線任務完成後某個時間段被觸發(陣營對抗,請關注身邊每一個伙伴,這是團隊力量的較量,伙伴的失利將可能直接導致對抗的失敗),請契約者務必盡早完成主線任務,搶占先機,從而能夠在對抗任務中生存下來。”
  十天,小有所成,奇經八脈至少通四脈,任督二脈至少包含一個。
  曹子恆暗自心驚,不知道經歷過多少武俠小說洗禮的他自然明白打通奇經八脈是何等困難的事情,不客氣的說,任何武俠世界打通奇經八脈的都是絕頂高手,而打通一半的也絕對是高手。
  這系統竟然要求他們十天內變成高手,這未免有點誇張了啊。
  心中正憂慮,突然,曹子恆感覺到一絲絲不善的目光投視過來,陡然間,曹子恆想到了空間剛才給出的第二個提示,無障礙閱讀。
  尼瑪,這群混蛋,翻臉也未免太快,前面自己才失去特殊性,後面就翻臉。
  “師兄,我有話說。”
  張妹兒站起來朝著鹿清篤開口。

第二章 羞辱
更新時間2015-5-22 9:14:50 字數:3179

 “我覺得刀疤師兄是我們中天賦最好的,所以,刀疤師兄應該有更多的時間修煉,好為我們這一脈爭光,師兄,我介意將打掃練武場的工作交給刀疤師兄。”
  這是那一日張妹兒在空間給出無障礙閱讀能力後說的話。
  你永遠都無法想象人類的無恥,不管是什麼樣的人類,古代的,現代的,未來的,或者只是長的像人類的異類。
  “喲,我們偉大的博學家要去砍柴了,我呸。”
  練武場,幾個契約者看著曹子恆提著斧頭走過,發出不屑的嘲諷笑聲。
  曹子恆臉色冷漠,也不理會這些混蛋,只是靜靜的走過,心中對于這些契約者還有全真教卻更多出一份厭惡。
  從那一日空間給出無障礙閱讀後,和張妹兒一樣這些混賬都是立即翻臉,通鋪最好的位置立即從曹子恆處搶走,雜務最輕松的工作也立即從曹子恆處搶走。
  而鹿清篤這個負責人則是沒有任何意見,直接同意了那些契約者的要求,看起來似乎鹿清篤一早就想讓這些契約者這麼做似的。
  這讓曹子恆想到之前趙志敬不想他拜入全真教的事情,這個心胸狹隘的人大約是認為他拜入自己門下會拉低自己弟子的檔次吧。
  真心是讓人不舒服的事情。
  “小子,你還是早點退出全真教吧,為了你的小命著想,也為了我們能夠在對抗任務中獲得優勢。”
  剛走出練武場,一個刀疤臉卻是已經靠近曹子恆,語氣森冷的開口。
  對抗任務。
  這是這幾日曹子恆聽到最多的話,根據這些契約者不時警告的言語,曹子恆已經推斷出一個真相,這神雕的世界降臨的不僅僅只有一支隊伍,而應該有多支。
  而且,這些隊伍之間在未來會進行某種博弈,甚至是你死我活的博弈。
  進化空間,這尼瑪就是養蠱空間啊。
  “離開全真教真能安全嗎。”
  曹子恆嘲諷的看了一眼刀疤,為了小命著想,這句話委實可笑,他固然不同于這些契約者般了解進化空間,但是卻也知道,這種養蠱一般的環境下,空間絕不會讓任何人置身事外。
  若是退出全真教,先不說主線任務,便是能暫時避開對抗,但是也一定有其他難度,或者更大難度的廝殺等待曹子恆。
  何況,這全真教還有一些先機是可以搶占的,暫時來說曹子恆絕對不會離開全真教。
  冷冷瞥視了刀疤一眼,曹子恆大步離開了重陽宮,朝著後山而去。
  “這小子真是不識相吶,今晚你們幹脆將他的被褥都丟出去,不要讓他入通鋪睡覺,好生羞辱他一下,看他還有沒有臉繼續留在這里。”
  刀疤身後,一個女子的聲音響起,卻是那日首先發現曹子恆能夠看懂古文字的女人。
  “沒用的,這家伙簡直就是癩皮狗,前幾天我們將他的被褥弄濕,丟掉,那家伙居然窩在教門的柴房,門洞內硬生生挨了一個晚上,為此我們倒是差點沒有被懲處,要不是師傅護著,怕真心要倒霉了,M的。”
  刀疤狠狠的咒罵一聲,似乎對于曹子恆已經全然沒有辦法,“可恨我們又不能幹掉他,甚至連打都不能打,這里畢竟是全真教,名門大派,若是直接動手,一旦被發現,我們也就完蛋了,真是倒霉,居然遇到這樣一個癩皮狗,#。”
  “不能動手,未必沒有辦法對付他,你們的方式是對的,不過,手段還不夠啊,要知道,人都是有羞恥心的,足夠大的羞辱會讓人連性命都不顧的,呵呵,你聽我說,這樣,這樣…………。”
  張妹兒臉上露出柔美的笑容,緩緩將嘴唇湊到刀疤耳邊說起話來,隨著她的話語聲,刀疤連連點頭,臉上也開始露出笑容來。
  “你看,不就是這麼簡單。”
  將一番話語說完,張妹兒調皮一笑,突然間伸出舌頭輕輕舔舐了下刀疤的耳垂,後者身軀一顫,這耳垂本是人體神經最密集的地方之一,幾乎是百分之九十的人的敏感處,刀疤自然也不例外。
  當下,刀疤伸手朝著張妹兒摟過去。
  “嘻嘻,這里可是全真教,師兄,你太猴急了,等下山後,小妹自然,自然…………,嘻嘻。”
  張妹兒臉色一紅,嘻嘻一笑,輕巧的閃過刀疤的摟抱,看其動作步伐,分明卻是已經武功小有所成的樣子,不得不說這些契約者的天賦的確強悍異常,短短十來天已經將武功練的有模有樣,那空間給出三十天內將某種武功修煉到登堂入室倒也正常。
  後者伸出舌頭舔舐了下嘴唇,眼睛帶著貪婪掃視了一眼張妹兒凹凸有致的身軀,卻也沒有再想做什麼。
  不談刀疤和張妹兒打情罵俏,此時,曹子恆卻是已經來到後山的山腳,來到全真教十來天,他的天賦固然比那些契約者差的多,卻得益空間給出的新手幫助,一開始領悟修煉方式,十來天努力也讓他將全真內功練到了初窺門徑的地步。
  當然,以這種速度,不要說三十天,怕九十天也休想練到登堂入室,不過,曹子恆也從沒打算按部就班的去苦修那全真入門內功。
  後山,山腳,曹子恆在一處瀑布旁邊開始砍柴,一邊砍柴,一邊仔細的觀察四周。
  這里實際上曹子恆已經來過不下十次,那瀑布下面有個洞穴,瀑布旁邊的林中有一株枯死的老樹有一個足夠一個人藏進去的樹洞,在瀑布不遠處則有一片花叢密布的地方,花叢旁邊是一片山坡,而在山坡上則是一個茅屋。
  茅屋內住著兩個人,楊過和小龍女。
  本來,原著中楊過和小龍女也不知道在這里住了多久,曹子恆第一選擇自然是直接潛入古墓,盜取九陰,然而,就在他剛有這個打算的時候,卻偶然間發現一個人不停的在全真教內偷偷打探楊過的下落。
  這是一個瘋瘋癲癲的老人,身材高大,高鼻深目,最主要,這家伙武功奇高。
  這樣的人,在神雕世界僅有一個,歐陽鋒。
  發現這個家伙的存在,曹子恆頓時改變了自己的選擇,他似乎有更好的辦法完成主線任務。
  畢竟,就算得了九陰真經,**等等,一樣只是能夠靠著空間若有所悟,就算九陰,玉女之類等級超過全真基礎內功,可以反向幫助將全真內功推到更高境界。
  但是,也僅僅是理論上可行,其中依舊存在極大的危險。
  而另一個辦法則會十拿九穩,絕無半點困難。
  砍完柴,曹子恆快速朝著教門內而去,他卻是需要再次找個理由晚上來這里,歐陽鋒已經出現,原著中那件事情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發生,這幾天晚上他都必須守在這附近。
  通鋪門口,曹子恆已經想到幾個今晚不待在通鋪內的原因,隨即他推開門。
  “喲,我們的博學家回來了,不過,不好意思,今晚你估計沒的睡了,因為你的鋪子被你兄弟霸占了。”
  剛進入通鋪,一個嘲諷的聲音已經響起,曹子恆目光所及,他睡的那個最靠近角落的鋪位此時卻正有一只癩皮狗臥在上面,這是一個極為骯髒的癩皮狗,身上不時的還有流膿的地方,很顯然,他的被褥等等都已經不可能再能用。
  最主要,這般的羞辱,任誰怕也沒臉繼續待下去,而至于反抗,若是他先動手,怕下一秒就會被名正言順的掃地出門。
  “怪不得我和你們總是處不到一起,原來它才是你們的師弟,才是你們的同類啊。”
  曹子恆故作感慨的微微一嘆,隨即轉身緩緩走出了通鋪,背後,頓時傳來憤怒的咒罵聲,有些人似乎就想衝出來。
  “怎麼,想打我。”
  曹子恆停下步子,“那就來啊,反正你們都是師兄,我也打不過你們,你們想欺負我,還不是隨時都可以。”
  極為高昂的聲音,周圍,有其他精舍打開,一些腦袋探出來,這全真教新入門弟子自然不少,這亦是曹子恆敢翻臉的原因,這許多目擊証人,哪怕趙志敬偏向那些契約者,也絕對不敢歪曲事實。
  一時間,精舍內眾多契約者一道沉靜下來,似乎半點不敢胡亂輕舉妄動。
  “你們在做什麼,一群混賬,那只癩皮狗誰的,還不丟出去,這里是全真教,是培養武林精英的地方,是未來武林中秉持正義的中堅力量誕生地,不是狗窩,不是什麼癩皮狗,不要臉的,沒用的東西都能進來的地方。”
  恰在這個時候,刀疤從外面回到精舍,頓時怒吼起來,隨即,那窩在曹子恆被褥上的癩皮狗被丟了出來,似乎是有意為之,這只癩皮狗恰恰落在了曹子恆的腳邊。
  “癩皮狗滾出去,哈哈哈哈。”
  精舍內,轟然的笑聲響起。
  那番話,這條剛好落在曹子恆腳邊的癩皮狗,這是毫不掩飾的羞辱,極大的羞辱,只不過,卻又沒有落人半點馬腳。
  這些混蛋倒是學聰明了。
  曹子恆臉上閃過一絲怒氣,心中卻是冷冷一笑,什麼都沒有再說,而是轉身緩緩離去。
  這劇情才開始,這任務才出現,來日方長,便讓這些家伙先逞一時口舌之快,今晚他卻必須去做自己的事情。
  “收拾東西,睡覺,明日還要練武,爭取早點將入門內功練到登堂入室。”
  精舍內,刀疤嘴角帶著冷笑不屑的掃視了曹子恆一眼,隨即大聲開口,隨著他的聲音,精舍內響起一陣轟然應答。

第三章 驚喜
更新時間2015-5-22 21:07:57 字數:2363

 PS:給點票票成嗎,各位看官,各位帥哥,美女們!!!!
  人要想獲得什麼,首先必須有耐心。
  曹子恆在距離茅屋極遠的地方停下腳步,然後飛快的折向,從另一處隱秘處鑽入那株枯死的大樹的樹洞內,盤膝坐下便開始打坐運功。
  “全真內功,玄門正宗內功,無止境武學,可修到天崩地裂,契約者所得為入門階段,目前進度,3/20000,目前等級為初窺門徑,目前威力,江湖險惡,少年郎,街邊的混混不好惹啊。”
  看著腦海內的進度條和空間給出的資料,曹子恆無奈的苦笑一聲,這分明是說他現在連街邊混混都不如,也難怪老頑童將全真武功吹的那麼神,但是全真教從王重陽和老頑童後卻沒有再出一個天下第一。
  入門階段,也就是全真教入門內功,曹子恆從若有所悟修煉到初窺門徑整整熬了兩千熟練度,而當進入初窺門徑後曹子恆發現進入小有所成需要的熟練度居然暴漲十倍,如此計算下來,曹子恆發現想要將入門內功練到如火純情最少需要兩億多熟練度。
  這還只是入門內功,全真教那些高深內功更不知道需要多少熟練度,想來除去王重陽,老頑童這類武學奇才,還真沒幾個人能夠靠著全真內功橫行天下。
  只是,暫時來說,這內功卻是曹子恆最容易靠著其完成主線任務選擇。
  這處樹洞能夠清晰的看到遠處的茅屋,以及茅屋前的山坡前廣闊空間,不過,曹子恆躲在這里卻不是為了觀看茅屋,而是為了等一個人。
  夜色加深,很快,一個身影如同飛鳥一般的落在枯樹不遠處的一株大樹的樹梢上。
  這身影正是尹志平,這家伙原著中能出現的那麼湊巧,正是因為他早已經知道小龍女就在這里,而他則如同任何世界單戀的男孩一樣每晚都偷偷來到心愛女子的家周圍搞偷,窺。
  原著中,尹志平那啥的夜晚首先是從歐陽鋒和小龍女的打斗開始,所以曹子恆也並不理會來到的尹志平,更不會理會遠處天仙般的小龍女。
  在小命都旦夕間不保的情況下,沒有任何事情是比提升實力更加的讓曹子恆關注的。
  也不知道過去多久,一陣打斗聲突然響起,曹子恆心中一驚醒來。
  從一開始發現這里,到現在已經快要一周的時間,曹子恆固然表面上極為鎮定,但是實際上心中也是極為焦躁,畢竟空間給出的時間僅有三十天,現在已經過去十天,若是原著中的劇情再不出現,他也只能立即想辦法潛入古墓。
  “你可知世上兩大神功。”
  遠處,歐陽鋒的聲音遙遙傳來,曹子恆的眼神陡然間一震,這一茬他卻是忘記了,原著中歐陽鋒似乎有在茅屋門口給楊過傳授過蛤蟆功的口訣。
  這里到茅屋並不算遠,歐陽鋒開始念道蛤蟆功的口訣,曹子恆整個神經都繃緊,仔細聽著歐陽鋒的每一個字。
  “我已經學過了。”
  然而,才聽了幾句,便是空間的若有所悟能力還沒有出現,楊過卻已經開口,歐陽鋒隨即停下背誦口訣。
  該死。
  曹子恆暗自咒罵一聲,心中連衝出去幹掉楊過的心都有,要知道,和尹志平不同,固然後者武功比曹子恆高,但是,偷師上面,曹子恆這等契約者卻有著先天優勢。
  那些武功,只要別人說了一遍,達到學習的標准,空間立馬就會讓他們若有所悟。
  “那你練來我瞧瞧。”
  好在歐陽鋒並沒有因此停止教導楊過蛤蟆功,而是讓楊過演練,自然,十多年前學的一點蛤蟆功,此時楊過絕不可能練出花來。
  “好看是好看,不過不中用,待為父將其中訣竅傳于你。”
  當下歐陽鋒開始指手畫腳的說起來,這老毒物瘋了十幾年,此時說將起自己最在意的武功,也不管楊過能不能領悟,卻是自顧自的說個不停,他語速極快,很快已經將蛤蟆功從如何修煉,說到如何發力,順帶的又說出不少逆九陰的內容。
  “恭喜契約者學得蛤蟆功殘篇,蛤蟆功,爆發力天下無雙,乃是一等一的強攻絕學,契約者目前所得為七成,已經學到大部分精髓,唯有一些精妙的運用未曾學得,目前進度,0/150(完全版可將熟練度降至100),目前等級若有所悟,目前威力,少年郎,男兒當橫行,去教訓街頭混混吧,爆發出你的潛力,你會發現,原來你的一拳一腳都能打出恐怖的力量。”
  “恭喜契約者學得逆九陰殘篇,逆九陰,天下最奇怪的武學,奇詭,不,它的威力一樣恐怖,不過會讓你失去常性,擁有武學中瘋子,神經病一般讓人恐懼的特性,契約者所得為三成,已經學到一些皮毛,堪堪可以修煉,目前進度,0/100,目前等級為若有所悟,目前威力,少年郎,去發威吧,熱血街頭,再無人是你的對手,你的神經質將會是你最大的力量。”
  好吧,看著腦海內兩個提示,曹子恆一時間頗為感慨,難怪王重陽一死,老頑童不理世事,江湖絕頂高手就再沒有全真教什麼事情。
  你入門內功比別人絕學還難修,威力卻是連人家的邊都摸不到,這還玩什麼。
  可惜,就算現在改修,估計也頂多三十天將蛤蟆功修煉到小有所成,一樣來不及,曹子恆微微呼出口氣,再不理會蛤蟆功,至于逆九陰,好吧,那純熟當做沒看見,曹子恆可不想變瘋子。
  遠處,歐陽鋒拉著楊過已經離去,唯獨留下小龍女如同雕像一般的站在花叢邊,顯然是給老毒物給點了穴,曹子恆心中呼出口氣,若不是為了接下來的主線任務,他都想悄悄尾隨過去,完全版的蛤蟆功啊,對比起來,什麼天仙小龍女,完全不夠看,畢竟美色再好也沒有保命保重。
  歐陽鋒拉著楊過離去良久,不遠處,樹梢上尹志平已經輕若無物的飄然而下,隨即掩到了小龍女身後,從懷內取出一塊手帕小心的將小龍女的雙眼蒙起來。
  “老毒物,楊過,小龍女,感激我吧,我可是要給你們幫大忙了,但願你們能夠因此給我一些隱藏任務什麼的,也但願這也是改變劇情,有收獲,否則我這個生命危險冒的可就真不值了。”
  看著尹志平的行為,樹洞內,曹子恆的雙眼豁然間亮起來,整個人的狀態都開始調整到最佳,接下來他要做的事情說簡單是簡單,說困難卻也極為困難。
  現在的尹志平可不是他能夠抗衡的,隨手一擊就能取他性命,所以,若想火中取慄在其中謀取好處,最簡單的辦法是看一場限制級大片,然後借此威脅尹志平。
  但是,如此一來,哪里還能刷小龍女,刷楊過,甚至刷歐陽鋒好感,如何能夠改變劇情,如何能夠獲取隱藏任務。
  所以,曹子恆能夠將利益最大化的辦法,便是驚走尹志平,救下小龍女。

第四章 支線任務
更新時間2015-5-23 9:07:09 字數:3535


  躲在樹洞內,曹子恆定定的看著尹志平將小龍女的眼睛蒙上,隨即顫抖的伸手抱抱小龍女,臉頰相貼。
  哪怕是隔著老遠,曹子恆都能清楚的看到尹志平身軀在顫抖,也不知道是激動,還是恐懼,或者兩者都有吧。
  慢慢的,尹志平終于將小龍女的放平,然後伸手顫巍巍的去解小龍女的衣帶。
  此時,尹志平的神經大約也已經繃到極點,一個簡單的解衣帶行為居然數次都沒能成功,而曹子恆此時卻是已經提氣到胸。
  此時,絕不是尹志平意志力最為薄弱的時候,不過,卻是已經到了曹子恆必須做什麼的時候,再等下去,哪怕解救了小龍女,怕也是禍不是福。
  “什麼人,膽敢在終南山做苟且之事。”
  暴怒的聲音被曹子恆捏著嗓門吼出,他此時的內功修為固然極差,但是,這一句話卻也吼的飄蕩開來,尹志平又處在極為緊張的狀態下,卻是無法分辨他的位置。
  而且,這吼聲如此響亮,尹志平哪里還能不害怕被楊過聽到。
  幾乎是沒有半點猶豫或者其他的情緒,尹志平猛然間跳起來,也不分方向,狼狽的已經躥出去。
  “還敢跑,站住,淫賊。”
  曹子恆的怒吼聲更加的爆裂,這使得尹志平如同被獵人追趕的兔子,猛然間又有幾粒子彈從身邊呼嘯而過,自然是更加拼命的狼狽狂奔起來。
  又過去一會兒,確認尹志平的確已經跑遠,更是聽到遠處響起楊過的驚呼聲,曹子恆這才飛速從躲藏的樹洞內鑽出來,跑到小龍女那邊,一把拉下小龍女臉上的手帕。
  “你沒事吧。”
  曹子恆蹲在小龍女身邊,臉上帶著關心而善意的表情看著此時已然臉色大變的小龍女,然而,躺在地上的小龍女此時卻是沒有發現他此時的姿勢似乎極為容易讓人產生誤會。
  “姑姑。”
  便在此時,後面傳來楊過的怒吼聲,伴隨著怒吼聲的則是一個呼嘯的掌勁。
  這一掌,力量剛猛,曹子恆卻似乎沒有半絲防備,剛剛轉過一半身軀立即中掌,巨大的力量頓時將曹子恆擊飛出去。
  “誤會,解開這位姑娘的穴道自知。”
  一口鮮血噴出,曹子恆卻是堅持著厲聲開口。
  或許是他的語氣過于嚴厲,也或許是楊過一掌打出宣洩了怒氣後也冷靜了下來,頓時,飛快的跑向小龍女。
  而剛剛落在地上的曹子恆則是虛弱的朝著尾隨楊過而來的歐陽鋒笑笑,當然,對于曹子恆的笑容,老毒物全然是不屑一顧,毫無反應。
  “義父。”
  不遠處,剛衝過去的楊過立即就查探出小龍女的穴道出自歐陽鋒,通常的手段絕無法解開,那九陰真經的解穴之法也是絕對無用,想到小龍女差點因此遭到侮辱,頓時心中湧現無比的怒氣,喊叫歐陽鋒的語氣也極不好起來。
  “來了來了,乖兒子不要生氣。”
  歐陽鋒臉上頓時露出微微的恐懼,似乎對于楊過的怒氣極為害怕,一邊應著,一邊小跑著就屁顛屁顛的過去。
  尼瑪,這人和人之間未免有點差的太遠,主角光環。
  曹子恆暗自咒罵一聲,臉上卻是沒有絲毫的表情。
  “過兒,是他救了我。”
  那邊,歐陽鋒解開了小龍女的穴道,後者立即對著楊過說道,小龍女固然是冰清玉潔,不懂世情,但是卻絕非冷血動物,對于拯救了他的人自然也不可能全然沒有感激之心,何況,曹子恆還因為誤會被楊過給打了一掌。
  “多謝你救了姑姑,剛才是楊過不對,楊過給你磕頭道歉。”
  聽到小龍女親口承認被曹子恆所救,楊過沒有絲毫猶豫,立即轉過身衝到曹子恆面前跪拜下來,狠狠磕頭起來。
  “這是幹什麼,快起來,快起來,那種事情任誰見到不會去管一下。”
  曹子恆立即伸手去攙扶楊過。
  “恭喜契約者,獲得楊過好感,目前好感度為4/10,好感度滿值可提升契約者一點魅力屬性,請契約者繼續努力增加好感度。”
  “恭喜契約者,獲得小龍女好感,目前好感度為5/10,好感度滿值可提升契約者一點魅力屬性,請契約者繼續努力提升好感度。”
  “提醒,歐陽鋒對契約者好感度降低,目前為-1,好感度低于-10的情況下,劇情人物有可能攻擊契約者,請契約者努力提升好感度。”
  沒了。
  剛攙扶起楊過,腦海內接連出現了三條信息,只是,三條信息落下,曹子恆卻是有點傻眼,尼瑪,冒這麼大的危險,就收獲了楊過和小龍女的一點好感度,還降低了一點歐陽鋒老毒物的好感度。
  這怎麼看似乎付出和收獲都不成正比啊。
  改變劇情的隱藏任務吶,為什麼什麼都沒有。
  曹子恆暗自焦躁起來,只是,表面上卻是依舊和楊過以及小龍女客套著,也虧得他是從二十一世紀那樣人人都帶著面具的時代而來,否則的話,怕是不消一時三刻就得露相。
  說了一番話,曹子恆自顧自的回去重陽宮,而歐陽鋒這次則沒有離去,而是繼續留下來。
  劇情到這里可以說已經被改變極多,歐陽鋒沒走,小龍女沒走,楊過自然也不會下山,也就沒有陸無雙和楊過結識,沒有華山之巔,沒有英雄大會楊過的事情。
  只是,曹子恆此時也顧不得這些,他此時唯獨思索的是,他已經改變那許多的劇情,為什麼空間卻沒有一丁點的信息給出。
  難道,這進化空間和主神空間不同,改變劇情是不會觸發什麼任務的。
  帶著滿懷的心思,曹子恆偷偷的回到了重陽宮內,也不等天明,當下就悄悄的朝著尹志平所在的居室摸過去。
  然而,此時,曹子恆不知道通鋪內那些契約者也正在對如何驅逐他制定著計劃。
  “都辦妥了嗎?”
  通鋪內,刀疤看著一個戴眼鏡的青年,後者似乎才從外面跑回來,呼吸間微微還有點急促。
  “我親眼看到他是從後山回來的,不但是我,還有尹師叔的幾個弟子都看的清清楚楚,很顯然,他之前去了後山,果然,就算是癩皮狗都是會委屈的吶。”
  戴眼鏡的青年露出笑容說道。
  “很好,你立即去找師傅,其他人隨我去尋曹子恆,這一次我們一定要將他驅逐出全真教,主線任務就要完成,對抗任務隨時可能出現,我可不想帶著累贅去戰斗。”
  刀疤笑起來,這便是張妹兒給他想的辦法,用癩皮狗羞辱曹子恆,然後,不管曹子恆躲到什麼地方,讓其他師叔的弟子一起看到曹子恆是夜不歸宿的,再一口咬死曹子恆是去了後山的禁地,借此驅逐曹子恆離開全真教。
  當然,實施計劃的時候,刀疤沒想到居然有驚喜,曹子恆還離開了全真教,于是,原本只是帶著其他師叔的弟子來通鋪看一下,確認曹子恆夜不歸宿的計劃,立即就變成了直接帶著其他師叔的弟子守在重陽宮門口,親眼看著曹子恆從後山回來。
  在刀疤等人商議如何驅逐曹子恆的時候,後者卻是已經敲開了尹志平的門。
  “何事?”
  此時,尹志平大驚未定,看到曹子恆語氣自然不太好,不過,不得不說尹志平除去在小龍女的事情上犯糊塗,其他時候倒當真是淳淳君子,所以,哪怕情緒極壞,倒也沒有隨便發怒。
  “今晚弟子看到一些不敢相信的事情,然後,弟子寫了十張八張便條,准備分別送給小龍女,師祖,以及其他的六位師伯祖和師叔祖,現在只是來問問看師叔需不需要也來一張。”
  曹子恆的臉上露出最為平靜的笑容,淡然開口,尹志平的臉色卻是一下子難看起來。
  “你,你這話什麼意思。”
  尹志平語氣慌亂的低吼起來,隨即一把將曹子恆拉入屋子內,又探頭看看外面,確認無人看到這才關上屋門。
  “你究竟想要做什麼?”
  尹志平的臉色已經完全沉下來,只是,此時法柄在人手,他也已經沒有半點念想。
  “沒什麼,我只是聽聞尹師叔武功高強,尤其是教門內功修煉的如火純情,所以想請尹師叔幫我打通體內的奇經八脈而已。”
  曹子恆再次笑著開口,只是,隨著他的話語尹志平的臉色卻是陰鬱的如同夏天雷暴雨之前的天空。
  “打通奇經八脈,你在開玩笑嗎,不要說我,就算是師傅還有其他的師叔和師伯們怕也沒有這份功力,你若是再這樣提讓我做不到的要求,那我們只好玉石俱焚。”
  尹志平的聲音憤怒無比,奇經八脈,包含任督二脈,這人體內最為至關緊要的八條經脈連他自己都沒有完全打通,哪里有可能幫曹子恆打通。
  “四條經脈,而且,至少包含任督二脈其中之一,若是還不行,那我們就玉石俱焚。”
  曹子恆的笑容依舊如故,語氣卻是堅定起來,實際上一開始他也沒當真想讓尹志平幫他打通奇經八脈,只不過,先提一個做不到的,再提一個雖然苦難無比,但是畢竟能做到的,這樣比較容易讓人同意。
  “僅此一次,你以後若是還敢用這事情威脅我,那麼,就算玉石俱焚我也不會妥協。”
  尹志平陰冷的開口,打通四條經脈他還真做的到,不過,卻會讓他元氣大傷,至少十天半個月無法和人動手,然而,之前已經拒絕了曹子恆一個要求,現在他也的確有點忌憚再拒絕的話曹子恆會玉石俱焚。
  打通經脈,絕不是什麼好受的事情,尤其是在尹志平心懷恨意的情況下,沒有絲毫的保護措施,曹子恆只覺得體內的經脈如同被刀子切割過一般,無比劇烈的痛楚甚至讓他痛到即將暈過去,卻又立即被痛楚喚醒的感覺。
  好在的是,隨著時間流逝,體內的奇經八脈終于被一條條的打通四條,而其中便有任脈。
  “以後,都不要再讓我見到你,現在趕緊給我滾。”
  尹志平縮回自己的雙手,臉色蒼白的恍若死人,帶著一股憤懣的語氣低吼道,然而,此時曹子恆卻是有點呆滯。
  在剛才奇經八脈通了四脈的時候,他腦海內卻是響起了空間的提示聲,支線任務降臨。
 
第五章 得逞
更新時間2015-5-24 11:33:12 字數:2625

  “恭喜契約者,完成主線任務,獲得進化點三百點。”
  “恭喜契約者成為所在陣營第一個完成主線任務的人,支線任務已經隨即產生,根據契約者完成主線任務的方式和速度,空間將給出三條支線任務,且每一條都擁有不同的陣營選項,契約者可借此更改陣營,契約者可隨意選擇。”
  “提示:契約者目前擁有進化點三百,可立即使用輔佐修煉,本世界武力值上限不受等級限制,契約者可隨意提升自身實力。”
  “支線任務一,全真崛起,蒙古大軍南下,襄陽郭大俠遍發武林帖召開英雄大會,請契約者幫助全真教奪取武林盟主寶座,該任務獎勵,全真內功後續功法,進化點五百點,失敗懲罰,扣除進化點八百點,隨機抹除一項全真武功。”
  “支線任務一,叛出教門,全真三代,良莠不齊,契約者自覺無法忍受三代全真弟子的心胸,打算在七天內叛出教門,請契約者努力從全真教逃出去,該任務獎勵,蒙古國師好感度滿值,蒙古統帥好感度滿值,失敗懲罰,扣除進化點一千點,抹除所有的全真教武功。”
  “支線任務二,燒毀蒙古大軍軍糧,蒙古大軍開始集結,契約者憂心南宋戰事,准備在一月內燒毀蒙古軍糧,該任務獎勵進化點一千點,失敗扣除一千五百點。”
  “支線任務二,燒毀宋軍軍糧,蒙古大軍南下,宋軍積極准備迎敵,為保証蒙古大軍順利南下,契約者決定一月內燒毀宋軍軍糧,該任務獎勵進化點五百點,失敗扣除一千點。”
  “支線任務三,擊殺蒙古高手一名,任務時限一個月,該任務獎勵一千進化點,失敗扣除一千五百進化點。”
  “支線任務三,擊殺南宋高手一名,任務時限一個月,該任務獎勵五百進化點,失敗扣除一千進化點。”
  腦海內,隨著體內奇經八脈打通一般,空間的提示信息立即源源不斷的出現,有主線任務完成的獎勵,也有支線任務的產生。
  只是,看著那些支線任務,曹子恆心中卻是驀然間一動。
  這空間給出的支線任務怎麼看似乎都是陣營分化的極為清晰,但是,卻又並不是挨個的刷出的,而是一道出現,這似乎是應該可以隨意搭配組合的。
  更何況,這些支線任務都是固定的,也就是說他接取了其中一條,那些契約者就只能接取剩下的一條,如此一來,他卻似乎能夠讓那些契約者好生的給他配合一下。
  兩條逆向選擇,陣營不定,本身是極為危險的,不過,若是操作的好,未必不能左右逢源。
  而且這空間當真是養蠱,哪怕修煉一門武功,你修煉的速度不夠快,也只能等著被人掌握自己的命運,換而言之,你夠強,夠聰明,空間卻是絕對不介意你左右逢源,肆無忌憚的搶奪一切變強資源,讓其他人統統成為踏腳石。
  “我選擇,叛出教門任務,燒毀蒙古大軍軍糧任務,擊殺蒙古高手任務。”
  曹子恆微微猶豫下,隨即做出選擇,這個選擇可以說第一個任務和後面兩個完全是背道而馳,曹子恆心中微微覺得其中大約會存在什麼問題,只是,這樣的選擇卻是唯獨能夠將任務利益最大化的選擇方式。
  “恭喜契約者選定任務,分別為,叛出教門,燒毀蒙古軍糧,擊殺蒙古高手,請契約者努力完成任務。”
  “提示:契約者選定任務將使得自己面對無數窮凶極惡的對手,空間建議契約者將某項武功修煉到,江湖波濤,縱劍橫行的境界。”
  “提示:根據契約者選定任務,契約者的陣營發生改變,目前為模糊陣營,請契約者盡快選定陣營,或者,做好面對四面夾擊的准備。”
  好吧,果然沒有天上掉餡餅的事情,這樣的選擇固然是將利益最大化,但是,同時也將危險最大化。
  “還不走,還在等什麼。”
  曹子恆心中還在感慨,身後卻是傳來尹志平虛弱而憤怒的聲音。
  “等殺你。”
  曹子恆的話語冷下來,雙掌猛然間朝著後面揮去。
  尹志平此時固然氣力耗竭,但是,反應卻半點不慢,曹子恆雙掌剛出,他已經揮掌迎上來,然而,招式上不慢,力量上卻是差了太多。
  四掌相遇,尹志平驀然間發出淒厲的慘叫,整個人朝著後面倒飛出去,雙掌卻是已經盡數折斷,手腕處甚至能夠看到森然的白骨。
  “你不得好死。”
  劇烈的痛楚中尹志平怒吼起來,然而,曹子恆卻是已經飛速靠近一把扼住他的脖子。
  “住手。”
  便在此時,屋子的門被人踹開,趙志敬隨著那群契約者出現在門口,看到屋子內的景象,趙志敬等似乎全都愣了一下,而隨即,在眼神深處閃過一絲狂喜後,趙志敬卻是憤怒的咆哮起來。
  “不要過來。”
  曹子恆身影飛快的移到尹志平身後,一只手掐著尹志平的脖子將其提到自己的面前,目光卻是帶著不善掃過刀疤等契約者。
  從他襲擊尹志平,到後者發出慘叫,不過才幾個呼吸的時間,顯然,趙志敬等不可能是尹志平慘叫引來的,而應該是刀疤等領來的。
  這些家伙如此關注他,定然不可能是因為關心他。
  “師傅,你來的太快了,我們可不是這樣說的,你再跟過來,猜猜看我會怎樣對待尹志平師叔。”
  曹子恆冷笑著掃過趙志敬,隨即身影飛快從後面的窗戶躥了出去。
  “逆徒,欺師滅祖還敢污蔑為師,氣死我也,都給我追,救下尹師弟,拿下這個曹子恆。”
  趙志敬怒吼一聲,卻猶豫了下才跟著衝出去,曹子恆那番話語下趙志敬也不敢放開速度的去追,而是和其他的全真弟子保持著相差不多的速度,總之是讓其他的弟子可以看到他。
  三代首席之爭就是他和尹志平二人的事情,平日里兩人無所不爭,曹子恆又是他的弟子,更是往常看起來一無是處的弟子,此時,突然間襲殺尹志平,而且,居然還成功,怎麼看其中都不正常。
  這情況下,趙志敬已經是一百張嘴都說不清,若是他單獨追過去,回頭曹子恆順手幹掉尹志平,那麼,就算他再將曹子恆也幹掉,只怕也會被人以為是他殺掉了尹志平,又幹掉曹子恆滅口。
  奇經八脈通其四,曹子恆此時體內源源不斷的有內力產生,所以奔跑的速度卻是快的異常,很快,竟然已經將後面的多數人都甩開,同時,後山也已經遙遙在望。
  “師傅,你不講道義,今日我絕不會殺尹師叔,你有膽就自己殺吧。”
  眼見著即將進入後山,曹子恆猛然間一掌拍在尹志平咽喉上,掌勁投入,摧毀了尹志平的聲帶,隨即將這個雙手殘廢,聲帶斷裂的廢人丟在路邊。
  他不相信趙志敬敢不立即救治尹志平。
  而做完這些,曹子恆則是快速的朝著那瀑布所在的區域奔去。

第六章 傳承者
更新時間2015-5-24 20:25:14 字數:3151

 PS:照例,求支持,嘿嘿,烏鴉繼續吼兩聲,拜托諸位兄弟姐妹給個支持,拜謝,拜謝!!!!!
  ………………………………………………………………
  “一定要守到那家伙出現,殺掉這個混蛋,支線任務被他接成那樣,若是不能幹掉他,我們都得倒霉。”
  全真教後山,刀疤領著一群契約者四處搜索著,從那一日曹子恆叛出教門,到現在卻已經過去了十多天的時間,刀疤等也已經將武功練到了登堂入室。
  只是,當完成主線任務後,這一群契約者卻是開始傻眼,新刷出來的三條支線任務,除去第一條幫助全真教成為武林盟主還正常外,其余兩條竟是讓他們燒毀宋軍軍糧,幹掉宋朝的一個高手。
  可以說後兩條完全是和第一條南轅北轍,若是他們當真做了後兩條,那麼,這天下怕是再無他們容身之地,因為他們卻是同時將蒙古和大宋的武林都給得罪了一個淒慘。
  而若是放棄這兩個支線任務,則會損失一千進化點。
  “這混蛋也不知道用了什麼卑鄙方式居然讓尹志平幫他打通了奇經八脈中的四條。”
  又一個契約者紛紛的咒罵起來,顯然,對于曹子恆的收獲眼紅的要死。
  “傳承者。”
  而便在這個契約者憤憤的話語落下之時,張妹兒的聲音卻是帶著一絲唏噓響起,此時,這個女人眼中滿是深深的後悔。
  早知道曹子恆擁有這等手段,她哪里會放棄曹子恆,固然,刀疤的天賦和體質比曹子恆強橫太多,但是,這個進化空間,比的可絕不是先天的體質,這里有太多的奇跡,只要你足夠聰明,或者只要你對這里足夠了解,哪怕你是個殘廢,都能轉眼間成為擁有神一般完美的身軀和力量的高帥強。
  “根據傳說,進化空間存在的時間極長,雖然從沒有任何契約者在進入空間後回歸現實,但是,那些古老契約者後代當中卻會出現一些擁有傳承的人,他們或許擁有一些對空間的模糊記憶,或許擁有一些自己都莫名其妙的力量,這被稱之為傳承,是他們祖先的力量強到一定境界,而他們的生命特征和祖先過于接近,從而互相產生感應。”
  傳承者,不管是記憶傳承,還是力量傳承,對于契約者來說都是天之驕子。
  張妹兒的臉上滿是苦澀,她一開始已經將這塊鑽石攬入懷內,偏偏鑽石被遮掩光芒的時候,她卻放掉了鑽石,選擇了一塊磚頭。
  不遠處,刀疤的臉色亦是極為陰鬱。
  不僅僅是因為曹子恆傳承者的身份,更是因為張妹兒臉上的神情,這讓刀疤男人的自尊心受到了極大的刺激。
  “不管他是傳承者,還是其他什麼,現在我們和他之間已經沒有可能再緩和,所以,我們只能想辦法幹掉他。”
  刀疤憤憤的低吼一聲,隨著他的話語,附近的契約者眼神越發陰冷下來。
  的確,到現在他們是沒有可能退縮,他們和曹子恆的關系已經惡劣到了極致,而曹子恆,從之前十天的接觸,貌似也不是什麼逆來順受的人。
  “殺了他,是的,要殺了他,一定要殺了他,一個傳承者敵人實在太可怕。”
  張妹兒眼中的後悔逐漸被森寒取代,這里的人沒有誰比她更加了解傳承者的可怕,因為她在外面的世界就碰到過傳承者,那是一個力量傳承者,這也是她為何知道傳承者存在的原因。
  “我們分散開來,每個人之間隔著兩三里,我相信,他一定還在這里,教門已經將後山整個的包圍,他逃不出去的。”
  張妹兒淡然開口,目光卻是掃向遠處,在這一片山林中此時也不知道多少全真教的弟子隱藏著。
  尹志平是三代首席,曹子恆卻將他廢掉,這份仇恨,已經足夠全真教傾盡全力。
  “九陰真經殘篇,天下武學總綱的部分,契約者所獲為其中六成,目前修煉進度0/2000,等級為登堂入室,目前威力,少年郎,你已盡得天下武學的部分精華,只要自己不作死,天下之大無處不可去的。”
  “提示:契約者進化點已經用磬,請盡快完成支線任務,請努力接取隱藏任務再次獲得。”
  古墓內,曹子恆收功而起,自那日逃出重陽宮,他費盡千辛萬苦來到後山,楊過和小龍女等已經了無人跡,他也顧不得想兩人為何還會消失,自行就潛入了古墓之中,找尋九陰殘篇和古墓內的武功。
  在這座古墓中,曹子恆卻也是找到了不少好東西,除去記憶中的**和九陰真經殘篇,尚有王重陽的全部武功,其中甚至包括了先天功。
  只是,**不談評價是旁門左道的極致,修煉可能導致走火入魔,更坑爹的要求男女同修才能到最高境界,否則就只能學里面的粗淺內功,以及拆開來僅學招式,而王重陽的武功倒是很強,尤其先天功,評價是返本歸元,逆反先天,成就無漏神體。
  但是且不說熟練度要求居然一開始就是數萬,沒有千兒幾百億的熟練度別想練成,其對資質的要求更是讓曹子恆想練都沒法練。
  先天功,要求道家心境達到道法自然,清靜無為,以有念為無念,以無念為有念方可修煉。
  這心境曹子恆不要說達到,簡直是聽都沒聽過,所以,哪怕有空間賜予的若有所悟神奇能力,卻也絲毫修煉不了。
  最終,曹子恆只得先選擇了九陰殘篇修煉。
  這也是目前曹子恆手上最齊全的一門神功,有內功,有招式,有輕功。
  這九陰殘篇本來是王重陽針對古墓派的武功雕刻的,自然保羅了拳掌,兵器,輕功,內功,等等古墓派有的武功,再加上,王重陽一開始就打著是要一整套,所以,雖然是殘篇,卻是聯系緊密,倒不是東一榔頭西一棒子。
  “應該,已經足夠了,衝出全真教範圍,想來現在全真七子也不在山上。”
  站起身,曹子恆的嘴角露出一絲笑容,學得這些武功,離開全真教,對于他來說,這卻才是真正開始神雕的旅程。
  以他對于這個世界的了解,後面有大把的刷任務的可能。
  伸手,驀然間曹子恆遙遙朝著石壁上擊出一拳,九陰,給人一聽就是陰柔的感覺,然而,曹子恆這一拳卻是好生剛猛,正是九陰中的大伏魔拳,陰極而剛,這套拳法大約已經是九陰中最強的拳法,正是王重陽留下來克制古墓派美女拳法的絕代神功,此刻曹子恆施展出來,一股激蕩的勁氣已經呼嘯開來。
  勁氣激蕩後整面石壁竟是被破碎的不成樣,那上面雕刻的全真武功和古墓武功自然亦是七零八落,任你多麼天才絕代的人來也不可能再組成完整的武功。
  一路向外,曹子恆又順手將雕刻九陰真經的石壁也毀掉。
  從水潭內出來,曹子恆的目光隨意一掃,選擇了一個方向就隱入黑暗,尹志平是三代首席,曹子恆從不懷疑自己做的事情會引起多大的狀態。
  只不過,曹子恆卻有信心,不管現在做的多絕,將來總歸可以回正,而不用擔心同時被南宋和蒙古兩方面追殺。
  “哪里走。”
  黑暗中,曹子恆才跑出一段路,突然間已經有人厲聲喊叫起來。
  很快,黑暗中一個接著一個聲音響起,如同多米諾骨牌,連續的極為順暢,曹子恆眉頭一皺,這絕不是全真教弟子的布置。
  這種監控的手法更類似烽火台,是戰陣之用,不是曹子恆看不起全真教,而是現在的全真教純粹就是武林門派,不可能懂得這種監控手段。
  “曹子恆,給我死來。”
  喊叫聲過去沒多久,一個熟悉的聲音已經響起,伴隨這聲音,一個人影已經從遠處而來,不是刀疤還會是誰。
  契約者。
  曹子恆心中陡然間恍然,難怪這監控的手段如此嚴密,卻是契約者出手。
  這些混賬倒是當真對他念念不忘的很。
  曹子恆暗自咒罵一聲,只是,此時卻也不是他動手的最佳時機,不僅僅因為這些契約者對他的計劃還有用,更因為這里是全真教地域。
  不要看射雕和神雕全真教似乎都不太起眼,實際上,這個教派此時絕對不好惹。
  神雕後期,全真教被蒙古大軍徹底攻陷,全真七子各散東西,而到倚天世界,那全真教落下的種子卻又生出了一個華山派,同樣是武林頂尖門派。
  僅此可以看出全真教的潛力。
  曹子恆此時固然九陰殘篇練到登堂入室,但是面對全真教的圍攻勝敗還當真難說。
  身影一轉,曹子恆就准備起身離去。
  “你逃不掉的,曹子恆,我們已經布下天羅地網,你這只癩皮狗,有種就留下來一戰。”
  身影剛轉,雙足還未離地,後面,刀疤的聲音再次響起,語氣中卻是極為侮辱,曹子恆眉頭一皺,這家伙當真是讓人可恨的緊。
  原本前進的身影驀然間折返,竟是朝著刀疤而去,遠處,刀疤的臉上露出喜色。
  他那般羞辱便是為了激怒曹子恆,讓曹子恆不逃跑,而是留下來拼命,從而幹掉曹子恆,此時看到曹子恆折向,他當真是萬分欣喜。
  只是,喜色還沒有來得及蕩開,突然間,一股讓他窒息的強悍勁氣卻是已經迎面而來。
  九陰,大伏魔拳。
 
第七章 惡貫滿盈
更新時間2015-5-25 9:55:08 字數:2489

  叢林內,刀疤的神色變的極為難看起來,曹子恆展現的力量顯然出乎了他的預料。
  就如同原先伸手去拍一只貓咪,誰想這只貓咪居然怒吼一聲,變身成了一只猛虎,還是成年的猛虎。
  大伏魔拳的剛猛絕不在降龍掌和鐵掌之下。
  刀疤臉上的喜色還沒有來得及擴散,大伏魔拳的拳勁卻是已經及身,那種狂暴的力量下,刀疤的一切抵抗竟似乎都成了笑話。
  這個原先還想著如何羞辱曹子恆,然後如何虐殺了曹子恆的契約者滿臉的驚喜已經完全變成了驚恐。
  全真內力至柔的狀態展開,手掌慌忙中就想封擋曹子恆的這一擊,然而,又哪里擋得住。
  巨大的力量透過雙臂直接襲入內府,五髒六脈似乎都已經移位。
  勉強撐住一口氣,刀疤飛速朝著後面退去。
  “不作死就不會死,真不知道你怎麼這麼蠢。”
  曹子恆嘲諷到極致的話語傳入耳中,隨即身影又進,其速度卻是刀疤絕對無法比擬的,剛猛的拳勁再震,這一次,刀疤終于沒能撐住,一口鮮血瞬間噴濺出來。
  “在那里,抓住他。”
  此時,四周響起了全真弟子的喊叫聲,無數的火把朝著這邊包圍而來,曹子恆的目光微微一動,動作間刻意的放慢了一點。
  那邊,刀疤聽到四周救援趕來,似乎也受到刺激,竟是生生在半空閃出去十多米。
  “算你運氣好,希望你還能繼續保持這種運氣。”
  曹子恆笑笑,身影驀然間在半空折射,恍若鬼魅一般的消失在密林當中。
  曹子恆和刀疤交手實際上也就是數息之間,此時,曹子恆剛消失不久,其他的契約者已經趕到刀疤附近,看到刀疤的樣子頓時紛紛大吃一驚。
  “你,你這是怎麼了,難道曹子恆現在已經強到這種地步?”
  張妹兒臉色變的極為難看的問道,十來天前,曹子恆幹翻尹志平雖然讓人吃驚,但是後來經過趙志敬的查看,乃是因為尹志平處在脫力的狀態下,又是被偷襲,所以這些契約者雖然開始忌憚曹子恆,倒也並不當真畏懼。
  而此時,看著他們之中最強的刀疤居然在數息之間就被打成這樣,這些契約者心中卻是冒出了寒意,尤其是張妹兒。
  所謂愛的極致便是恨,張妹兒可沒有忘記她當初是如何先准備勾,搭曹子恆,後來發現曹子恆失去作用又轉而勾,搭刀疤的。
  “是我大意了,沒想到這個混蛋現在竟然強到了這種地步。”
  刀疤不悅的擦拭下嘴角的血漬開口,只是,此時無論刀疤怎麼掩飾,其他契約者也已經知曉刀疤和曹子恆實力的差距,不談刀疤蒼白的臉色,便是胸口那一灘血痕也足以說明問題。
  “這個混蛋接取了那叛教任務,接下來自然是前往蒙古陣營,我們實際上有辦法可以讓他兩邊不是人。”
  張妹兒看著刀疤的樣子眼神深處閃過一絲鄙夷,隨即卻是轉而肅然的開口,此時,不管她是後悔舍棄曹子恆,選擇刀疤,還是其他什麼都已經無法更改既定的事實,而對傳承者的恐懼讓張妹兒一心想要不惜一切的幹掉曹子恆。
  “讓教門散播曹子恆幹掉幫助他拜入教門的同鄉至交,轉投蒙古人的懷抱。”
  張妹兒冷然開口,這話一出,其他契約者先是微微一愣,隨即一個個臉上露出驚嘆的神色。
  這話可是夠絕的,前面幹掉同鄉至交,是說給其他陣營的契約者聽的,而另一個陣營沒意外便是蒙古陣營,想一想,誰敢接納一個砍死自己伙伴叛逃的叛徒,就不怕這個叛徒再次叛逃,也給自己來上一刀。
  而後面那半句話則是說給這個世界的俠客聽的。
  不客氣的說,這句話一出,這世界的俠客都會恨不得弄死曹子恆,而至于蒙古那邊,有原陣營的契約者挑撥,曹子恆怕也絕對不會有好日子過,再怎麼獲得什麼法王滿值的好感度也會有耗盡的一天。
  “不,這種速度還是太慢,我們必須在他完成三個支線任務之前想法子幹掉他,否則一旦他接取了新的支線任務,我們可就完全被動了,燒毀宋軍軍糧,幹掉南宋高手,再來幾個類似的任務,你們覺得我們還能保持陣營嗎。”
  刀疤的神色間卻是露出一絲凝重,實際上,他固然有點心胸狹隘,但是,想要殺曹子恆也未必不是因為任務的關系。
  這進化空間如曹子恆所想,的確類似養蠱,資源就那麼多,你多搶占一點,別人就只能少一點,而你搶占的足夠多,別人就連保命都困難。
  所以,要想活下去,只能殺,不停的殺。
  “我想不到有什麼更快的辦法了。”
  張妹兒無奈的搖搖頭,她自認自己的算計已經將一切都考慮了進去,若是還不行,她也委實沒辦法了。
  “這些天,我偶然聽其他師兄弟說過,丘師叔的武功絕高,性如烈火,而且,丘師叔似乎曾經也有過弟子叛門的事情,所以我想丘師叔若是知曉這事情,一定會追殺到蒙古人那邊的。”
  刀疤笑起來,“那個混蛋選擇的任務看起來無陣營很好混,但是,卻不知道面對丘師叔殺來,他又該如何,是弄死丘師叔,還是選擇被丘師叔殺,何況又在蒙古人的地盤,若是這時候再有蒙古陣營的契約者挑撥一下,這家伙的日子大約是不會好過。”
  刀疤的聲音極為淡然,張妹兒的眼中卻閃過一絲忌憚,不是因為刀疤的算計,實際上刀疤這份算計完全不算什麼。
  只是,這份算計中蘊含的信息卻是驚人的。
  丘師叔自然是丘處機,這些時日張妹兒自認自己也刻意的去接近過同門師兄師姐什麼,但是,卻完全沒有得到這些關于丘處機的信息。
  刀疤原先在張妹兒眼里就是一個性格莽撞的武夫,此時,這份認識卻開始慢慢出現變化,因為一個莽撞的武夫是沒可能打探出連她都不曾打探到的信息的。
  “那些混蛋現在應該在算計我吧,一群可憐的家伙,便讓你們再多一點幻想的時間吧。”
  終南山腳,曹子恆目光帶著一絲嘲諷看了一眼後面的大山,從叛出教門這件事的過程曹子恆算是看出那些契約者多麼的喜歡算計。
  只是,他又何嘗不會算計,固然,他的智慧未必就比那些契約者高,然而,他擁有那些家伙永遠無法相比的優勢,熟知劇情。
  無陣營,未必不能獲得最大的好處,想要反正,其實十分容易,因為這世上還有那麼一個人,說一句話,不管是郭靖,還是全真七子,甚至老頑童,一燈這等世外高人都是會聽的,還是那種絕對沒有半點違抗心思的聽。
  當然,再去見那人之前,曹子恆還得完成支線任務的其他兩個,燒毀蒙古糧草,以及幹掉一個高手,這不但是任務,也是接近那人的籌碼,只是,此時又該如何去找金輪法王吶。
  便在曹子恆思索的時候,突然間,前方卻又冒出一些黑漆漆的身影,映襯著黑漆漆身影的則是寒光四溢的兵刃。
  全真教居然連山腳下都給布置了埋伏。
  曹子恆眉頭一鎖。

第八章 任務三的蒙古高手
更新時間2015-5-26 14:20:18 字數:2188

 全真教的包圍圈如此之大,卻是出乎曹子恆的預料。
  黑暗中,曹子恆的眼中閃過一絲凌厲,若是實在不行,他也唯有殺出去,哪怕因此當真和全真教落下不能彌補的仇恨也無法子可想。
  “可是棄暗投明的曹子恆當面?”
  然而,正當曹子恆打算殺出去的時候,前方突然間卻是響起一個微微有點蒼老的聲音。
  這絕不是全真教的弟子,因為包括丘處機在內似乎都沒有老到這種地步,三代弟子中更是沒有超過五十歲的。
  “你們是什麼人?”
  曹子恆依舊保持警惕,卻沒有再急著出手。
  “在下姓彭,乃是金輪法王座下,此次特意前來接應曹少俠。”
  那邊,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黑暗中,那人的面貌卻是清晰起來,倒的確不是道士,不但不是道士,看其穿著,顯然還極為鄭重而奢華。
  金輪法王,接應。
  曹子恆眼中閃過一絲疑惑,若是空間幫忙安排到這地步,那麼,這也就不是什麼養蠱類的進化空間,而應該稱之為和平空間。
  所以,顯然,這絕不是代表他已經安全,而是代表更大的考驗,眼前的人就算是金輪法王的人,也未必是帶著善意來的。
  “法王他老人家怎麼知道我要棄暗投明的。”
  曹子恆心中帶起警惕,表面上卻是露出放松的表情走過去。
  “法王自然什麼都知道,知道少俠反出全真教會有危險,所以才讓我們來接應,少俠可以放心,現在你已經絕對安全。”
  黑暗中,那人的語氣極為溫和,他的眼神亦是極為深邃,哪怕夜晚都無法掩蓋他雙眸的幽深。
  曹子恆的腦袋驀然間一暈,隱約的似乎感覺整個人都要被他的雙眼吸入一般。
  不對,這是攝魂術。
  曹子恆心中猛然間一驚,古墓的九陰真經中也有移魂大法的記載,所以,面前這老人的攝魂術固然強橫,但是,對曹子恆產生的影響卻並不重。
  “我自然安全,我從來都是安全的。”
  曹子恆嘴角露出冷笑,驀然間雙眼也開始射出幽幽的光芒,同一時間,面前這自稱姓彭的老頭神色一滯,下一秒,曹子恆的身影已經移動到他的身邊,一根手指輕輕的點在這老頭身上,只是卻沒下殺手。
  姓彭,又是攝魂術,曹子恆卻是已經想到老頭的身份。
  這家伙還真是金輪的手下,或者應該說是蒙古高層給金輪安排的手下。
  丐幫前長老,彭長老,先投靠金,後來又投靠蒙古的漢人叛徒。
  這便是是那個蒙古高手吧。
  曹子恆暗自一笑,面上卻是收了移魂大法,伸手輕輕拍拍這個老頭。
  “我想法王應該沒有讓你過來殺我吧,說說吧,你的行為是受了什麼人的指派。”
  曹子恆目光陰測測的看著彭長老,從此時開始,他便不再是全真教曹子恆,而是邪魔外道曹子恆,若是不能做出邪魔的樣子,卻絕對無法威懾如彭長老這類人物,而若是無法威懾他們,等待曹子恆的怕絕不會是什麼好事。
  “移魂大法。”
  彭長老駭然驚呼起來,十多年前他已經吃過一次移魂大法的虧,現在再見這神功,卻是驚懼不已。
  “既然知道移魂大法,還不老實交代,而且,你以為你私下做的事情能夠瞞過法王他老人家嗎,或者,你覺得我若不是已經和法王聯系上,可能有人會讓你私下殺我嗎。”
  曹子恆繼續陰測測一笑,寒意十足的開口,這一回,彭長老渾身卻是一顫。
  曹子恆的話語完全擊潰了他最後的防線,實際上,如同彭長老這類人,可以背叛丐幫投入金國,又能背叛金國投入蒙古,在心理上他們是極為脆弱的。
  “是法王的弟子,是葉添龍那群人讓我做的,真的不關我的事情。”
  彭長老脫口驚呼起來,曹子恆的神色則是微微一愣,隨即露出了然的神色。
  一開始聽到法王的弟子,曹子恆還在疑惑,他什麼時候得罪的達爾巴和霍都,再聽到葉添龍那群人,卻是明白,這法王的弟子原來指的是契約者。
  只是,契約者又如何知道他的存在的吶?或者,這個劇情世界還有他不知道的事情,不,不可能,這進化空間既然是養蠱,那麼,基本上給予每一個契約者的機會應該都是一樣的,這樣才能養出最強的蠱來。
  看來,必須見見這群家伙。
  曹子恆眼珠子微微一動,手上卻是輕輕拍拍彭長老的肩膀。
  “帶我去見他們,這件事情不是你有資格插手的,想要阻止我拜師法王,他們還差的遠吶。”
  曹子恆的臉上露出邪惡的笑容,如同一個嗜血的惡魔受到挑釁之後澎湃開邪惡的戰意,加上曹子恆又刻意說出拜師金輪法王這句話,彭長老的瞳孔頓時都開始收縮。
  挑釁一個惡魔,還是金輪法王的准弟子。
  這委實不是彭長老有膽子做的事情,否則的話,他也不可能在金國滅亡後立即投靠蒙古,這樣的人,牆頭草性格,絕對沒有膽子做出什麼強硬的事情。
  “好的,好的,小人一定帶少俠去見他們。”
  彭長老的骨頭頓時軟了三分,“將人召集起來,四下警戒,不要讓那些全真教的賊子驚擾了曹少俠。”
  先是討好的回了曹子恆的話,隨即,彭長老又轉身朝著自己帶來的手下惡狠狠的吼叫道,而隨著他的吼叫,很快,寂靜的黑暗中一隊隊騎兵走出。
  這些騎兵也不知道怎麼做到的,最少數百人的隊伍都騎著馬,但是卻沒有任何一匹馬發出嘶鳴的聲音。
  蒙古騎兵。
  這個時代世界上最強的騎兵。
  曹子恆的眼睛瞬間亮起來,此時已經是南宋中期,淮河沿岸的地方多數都已經成了蒙古人的天下,其中便包括號稱天下武功出少林的少林所在的嵩山。
  如此極佳的籌碼,若是不利用去碰一碰少林,拿那從進入這個世界開始就一直打定主意要拿的東西,那曹子恆熟知劇情這優勢也算是白有了。
  “且不忙著先去見葉添龍等人,你先隨我去一趟嵩山。”
  曹子恆語氣淡然吩咐道,那彭長老微微一愣,隨即立即發現曹子恆目光不悅的盯著他。
  “是,是,遵命。”
  如後世的漢奸,若曹子恆打著商量和他說這事情,彭長老還未必肯聽,但是,曹子恆這般傲慢的吩咐,彭長老的奴性卻是立即發作,同時也更加肯定曹子恆之前所謂的拜師金輪的話是真實的,自然再不敢有半點違抗。
  
第九章 隨機任務
更新時間2015-5-28 8:40:30 字數:2293

 嵩山少林寺。
  藏經閣外,天鳴禪師無奈的左右度步,屢次想要推開藏經閣的大門,無奈,看著近在咫尺的彭長老卻又絲毫不敢造次。
  此時的少林寺已然不是數十年前的少林寺,大約三十多年前,少林寺一個做飯的火工頭陀偷學武技,打死打傷少林大批高僧,然後少林高層內訌,羅漢堂首座更是一怒之下帶著麾下最傑出的弟子遠走西域。
  這些事情使得少林的武功直接衰弱了幾十年。
  何況,現在這一方地域又是蒙古人的勢力範圍,不要說少林寺的武功衰弱,便是不衰弱,天鳴也不敢和這些蒙古人發生衝突,雖然,之前進入藏經閣的少年怎麼看都不像是蒙人。
  “施主,不對,不對,這九陽真經說的是保有皮囊的方式,其中頗多謙遜衝虛的道理,理論上和施主現有的九陰真經產生的氣息應該不會起衝突的。”
  藏經閣內,覺遠雙眉緊鎖,不時的飛快朝著曹子恆的身軀拍打起來,一股股強悍的內力通過覺遠的雙手就灌入了曹子恆體內。
  說來覺遠也的確和原著一樣迂腐,曹子恆進入藏經閣本是強行,是靠著蒙古騎兵的威勢,威脅的少林方丈進入的,然而,覺遠卻並未曾因此而對曹子恆產生憎惡或者厭煩的情緒。
  在言語上被曹子恆說服後,覺遠竟是全心全意的幫曹子恆修煉這九陽神功。
  只是,剛修煉九陽神功,曹子恆立即感覺到不對,九陽的內功純陽溫和,而九陰的內力卻是純陰寒柔,這兩種內力就如同水和火,卻是不能共存的。
  “大師,理論是正確的,關鍵我們現在該怎麼理順這股力量。”
  曹子恆額頭冒出冰冷的汗珠,此時,他可沒有多余的進化點,若是九陰的內力隨著九陽的修煉而逐漸被廢掉,那麼,起碼幾個月內,他的力量都將是一個勁的下降。
  這樣一來,他的計劃如何實施,甚至那些任務也沒法子完成,如此下去,不能賺取進化點,等待他的恐怕唯有一死。
  “這,貧僧見識淺薄,一時半會也是想不到辦法。”
  汗珠子從覺遠頭頂落下,這和尚,旁人的事情他反倒是更加焦躁,卻也是個真心要幫人的。
  “施主,要不這樣,貧僧以九陽真氣灌輸你體內,將你體內的九陰真氣盡數化為九陽真氣,順帶幫你將奇經八脈剩下的四條經脈打通,以保有皮囊有色相身來說,九陽真氣絕對是勝過九陰真氣,而打通奇經八脈,施主的有色相身將會比以往更加的強悍。”
  覺遠微微思索下,隨即極為認真的開口。
  曹子恆的臉頰微微一抽,將體內的九陰內力盡數化為九陽內力,還打通剩下的奇經八脈。
  這本是多麼誘,惑力的一件事情,只是,很不幸,曹子恆不能接受這個提議。
  “恭喜契約者尋獲九陽真經,九陽神功,無上神功,可修煉出元氣之身,秒學天下武學,擁有無上威力,萬毒不侵,金剛不壞,氣機循環,無窮無盡,目前進度,1/150,目前等級若有所悟,目前武力值,少年郎,永遠不要小覷無上神功的強悍,去戰斗吧,你會發現,越是遇到強敵,你能爆發出的力量就越大。”
  “提醒:契約者體內九陰內力與九陽內力產生衝突,陰陽相生,陰陽亦相克,請契約者盡快尋獲兩股力量並存的方式。”
  “提示:隨機任務,尋獲兩種力量並存的方式,任務時限,無,任務獎勵,兩種內功隨機提升一個大境界(可自行選擇提升時間),任務失敗懲罰,抹消其中一門內功。”
  這是曹子恆剛開始修煉九陽神功的時候出現的空間信息。
  這兩門內功,曹子恆可以不在意九陰內力被抹去,畢竟九陰最強的不是內功,而是里面的武學,然而,九陽內功曹子恆卻是舍不得被抹去的。
  根據空間的尿性,這九陽神功基本上已經不遜色先天功,甚至某方面還猶有過之,不談它和先天功一樣擁有修成某種特殊體質的特性,光光後面的秒學天下武學,金剛不壞體,以及氣機無窮無盡就足夠曹子恆口水流下三千尺的。
  “不,大師,請幫我將九陰內力壓制在十二經脈中,然後幫我在奇經八脈灌輸九陽神功,我有不得已的苦衷,卻是不能放棄九陰內力。”
  曹子恆臉上露出苦澀的笑容,打通奇經八脈啊,不客氣的說,身懷九陽神功,又通了奇經八脈,不需要多久他的內力就可以比肩郭靖這等老一輩的超級高手。
  只是,此時固然有點可惜,但是,這個任務卻也並不是完全沒法子完成,實際上,曹子恆腦海內已經想到了數種完成的可能,只不過,唯一麻煩的是,那些法子都不是在這個世界。
  “施主,若是將九陰內力壓制在十二經脈,陰氣聚集將會對你的五髒六腑造成傷害,而且,若想繼續保留九陰內力,那麼,我也不能幫你用九陽內力打通奇經八脈,否則九陽之氣內衝,不但會直接抹去十二經脈內的九陰內力,甚至會直接陰陽衝突震傷你的內府。”
  覺遠的臉色一正開口道,看樣子卻似乎還想勸曹子恆一下,只是,微微猶豫下,這和尚卻沒有再勸,遂將雙掌按在曹子恆的背上。
  “施主,貧僧建議你最好先尋一門加固有色相身的武功修煉下,九陰內力強橫異常,又是被硬行壓縮在十二經脈之間,時間一久必傷體魄,可惜本寺的洗髓經已經遺失數百年,否則以施主九陽在身,必能靠著洗髓經加固相身,從而無懼九陰內力的侵襲。”
  將曹子恆體內九陰內力空出的奇經八脈中四條填滿,覺遠松開手,微微有點虛弱的開口道。
  “加固相身。”
  曹子恆眉頭微微一皺,這金系世界的武學神功極多,但是劃分卻不如後世的網絡小說那般詳細,說起來,九陽,神照練到極致都是身軀不壞不滅。
  只不過,按照覺遠此時的說法,九陽的不壞不滅只是元氣之體的前奏,而絕不是身體本身的強悍,就如同內功護體和鐵布衫護體,同樣是護體,不過一個是靠著氣,一個卻是靠著將身體練的比鐵還硬。
  只是,哪怕鐵布衫,金鐘罩什麼也僅僅是練筋骨皮,是練不到五髒六腑的,否則覺遠定是會說,那麼,這神雕的世界可還有能夠加固五髒六腑的武功吶。
  曹子恆一時間腦海內雜念紛呈開始思索起來,而便在這個時候,空間卻再次出現信息。
  曹子恆的臉色一變,這個時候,這個信息,這該死的空間不會發布的又是一個和武功有關的隨機任務吧。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