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fb臉書
google
愛戀頻道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文明種植者01
何木青
2017/09/22發行
文明種植者02
何木青
2017/09/22發行
至尊霸主06
憤怒的薩爾
2017/09/22發行
完美神醫24
步行天下
2017/09/22發行
妙醫鴻途30
煙斗老哥
2017/09/22發行
不死道祖32
仙子饒命
2017/09/22發行
修煉狂潮40
傅嘯塵
2017/09/22發行
御天神帝74 (75完結)
亂世狂刀
012017/09/22發行
修真四萬年92
臥牛真人
2017/09/22發行
絕代神主01
百里龍蝦
2017/09/27發行
絕代神主02
百里龍蝦
2017/09/27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09
飛牛
2017/09/27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13
千杯
2017/09/27發行
修煉狂潮41
傅嘯塵
2017/09/27發行
終極戰兵47
梁七少
2017/09/27發行
無上進化49
浮兮
2017/09/27發行
御天神帝75 完結
亂世狂刀01
2017/09/27發行
修真四萬年93
臥牛真人
2017/09/27發行
文明種植者03
何木青
2017/09/29發行
超級神醫04
隱為者
2017/09/29發行
凌天神帝06
君天帝
2017/09/29發行
萬象神眼11 (12完結)
紫淵
2017/09/29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16
匣中藏劍
2017/09/29發行
星域龍皇29
獨孤一劍
2017/09/29發行
天道圖書館35
情痴小和尚
2017/09/29發行
最強紈褲55
夏日易冷
2017/09/29發行
逆天劍皇63
半步滄桑
2017/09/29發行
氣沖星河01
修仙小菜鳥
2017/10/3發行
氣沖星河02
修仙小菜鳥
2017/10/3發行
至尊霸主07
憤怒的薩爾
2017/10/3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0
飛牛
2017/10/3發行
妙醫鴻途31
煙斗老哥
2017/10/3發行
天界戰神34
笑南風
2017/10/3發行
鬥神傳承43
浮兮
2017/10/3發行
終極戰兵48
梁七少
2017/10/3發行
無上進化50
浮兮
2017/10/3發行
全能主宰03
衛小天
2017/10/06發行
文明種植者04
何木青
2017/10/06發行
凌天神帝07
君天帝
2017/10/06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17
匣中藏劍
2017/10/06發行
仙武至聖18 完結
騎豬南下
2017/10/06發行
完美神醫25
步行天下
2017/10/06發行
修煉狂潮42
傅嘯塵
2017/10/06發行
最強紈褲56
夏日易冷
2017/10/06發行
修真四萬年94
臥牛真人
2017/10/06發行
超神機械師01
齊佩甲
2017/10/11發行
超神機械師02
齊佩甲
2017/10/11發行
絕代神主03
百里龍蝦
2017/10/11發行
超級神醫05
隱為者
2017/10/11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1
飛牛
2017/10/11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14
千杯
2017/10/11發行
妙醫鴻途32
煙斗老哥
2017/10/11發行
天道圖書館36
情痴小和尚
2017/10/11發行
無上進化51
浮兮
2017/10/11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鬼神無雙》240 作者:流浪的蛤蟆 14
轉帖:爆笑兵痞 作者:寒雪獨立人(書坊) 13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新書《天之神武》 小說作者: 劍游太虛 12
之前無聊試寫的短篇小說 11
卡提諾又被封了 11
異俠第三部 8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完美未來》 布丁de果凍 著 6
轉帖:起點武俠修真小說《一念永恆》作者:耳根 6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修成佛》作者:偷看書的懶貓 5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5
本週熱門留言
異俠第三部 130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68
卡提諾又被封了 67
台灣寫手好像不容易當作家 60
可有類似刀劍神域的小說? 51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39
轉帖:起點傳統歷史小說《虎豹騎 》 作者:易空 37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 《猿入洪荒》 作者:北鬥笑 35
轉帖:起點科幻新書《狩夜魔靈》 作者:樓外輕風 35
《半仙闖江湖》48 電子書 2013/11/29 於購物頻道上架,敬請支持! 33

 
 暱稱:
 密碼:
 

轉帖:縱橫都市異能新書《末日刁民》 作者:十階浮屠
發言人:搬運工  IP218.92.*.*  日期:2016/06/24 16:35 

http://book.zongheng.com/book/570946.html
當末日席卷而至,活屍像潮水般湧來,資深屌絲陳光大卻賊眉鼠眼的露出了腦袋,俏寡婦!靚人妻!美少女!還有兄弟的女朋友!究竟該帶誰走,這真的是個問題……

第壹章 收屍人
七月中旬正是太陽最毒辣的時候,正午時分更是把人給烤的外焦媢遄A不過陳光大卻是壹身喜氣,直接頂著大太陽就出門了,雖然他馬上要去參加的是壹場葬禮,但這對他來說也是件值得高興的事,因為壹旦死了人他的生意也就來了,即使……死的是他的老同學!
跨上他的九手桑塔納3000,陳光大習慣性的看了壹眼車後的殯葬用品,確定沒少什麽之後他便顛顛的開往葬禮現場,而略帶嘈雜的音箱中,很快就響起了他夢中情人蘇瞳的聲音,溫柔而又甜美的為大家播報著新聞。
“曈曈!哥剛又接了壹筆大單,十幾個億的工程量呢,這麽高興的事妳總該陪哥出來慶祝壹下了吧……”
陳光大拿起手機就發了條語音微信出去,順手又砸了砸不怎麽給力的破空調,而廣播中很快就響起了壹陣音樂聲,他的小米手機也叮叮的響了起來,就聽和廣播埵P樣甜美的聲音笑道:“不行哦!小壞蛋,晚上人家要幫同事帶班,改天我們再見面吧,還在直播就不多說了哈!”
“哎呦~這小聲音可甜死我嘍……”
陳光大激動無比的浪.叫了壹聲,雖然他還沒有跟蘇瞳見過面,但蘇瞳放在電臺的寫真照那真是美若天仙,不知和他的左右手共同戰鬥過多少回,只要壹想到蘇瞳那黑絲大長腿,陳光大就恨不得直接死在她身上才過癮。
壹陣莊嚴而又肅穆的哀樂忽然從車外傳來,直接打斷了陳光大的意淫,他急忙把車駛到壹堆白慘慘的花圈面前,伸頭看了看鏡中已經開始發福的自己,雖然這不是壹個二十八歲小夥該有的身材,但他總覺得胖壹點才更有老板的派頭!
“都給我哭慘點,哭不出眼淚不給錢啊……”
陳光大壹下車就對幾個老婦女低吼了壹句,壹幫專職哭喪的老娘們立馬嚎啕大哭了起來,哀樂也響了壹倍,陳光大趕緊趁機點了兩滴眼藥水,“哇”的壹聲就沖進了人家的小院中。
壹具蓋著麻布的屍體就直挺挺的躺在客廳堙A但陳光大卻壹點都不害怕,直接壹頭撲到屍體上就哭天搶地的大喊道:“我的好兄弟啊,妳怎麽就走了呀,丟下我們這些老同學可怎麽活啊!”
“六子!六子!妳別太激動了,人死不能復生,妳節哀順變吧……”
幾個老同學跑急忙上來拉住了陳光大,也不禁眼眶濕潤,而陳光大又在那尋死覓活好壹陣才收了哭嚎,轉頭就蹲到壹個披麻戴孝的少婦面前,哀聲說道:“嫂子!妳也節哀順變吧,將來家埵酗麽事您盡管說,您的事以後就是我的事了!”
“謝謝妳了六子……”
少婦也不知是不是早就哭幹了眼淚,臉色十分麻木的點了點頭,而陳光大抹著眼淚就站了起來,出了屋子就準備去布置靈堂,他之前可勁裝了壹車的主打產品,少說也有個七八千塊的東西,就算給老同學打個七折他也有不少的賺頭。
“喲~六子!剛剛戲演的不錯嘛……”
壹位長相俊朗的男人忽然迎面走了上來,壹看到陳光大就嘲諷道:“我要是沒記錯的話,當年就妳跟奎子最不對付了吧,他死了妳應該很開心才對啊,妳這怎麽哭的比死了親媽還慘呢!”
“劉少宇!有妳這麽說話的嗎?人死債消懂不懂,我跟他再有什麽過節也都煙消雲散了……”
陳光大沒好氣的翻翻白眼,顯擺似的掏出了壹包中華來,但劉少宇卻慢悠悠的點上壹根九五至尊,看著他嘿嘿壹聲怪笑才進了屋,陳光大立馬不屑的吐了口吐沫:“呸~什麽東西,有倆騷錢了不起啊!”
陳光大氣呼呼的出了院子,他這輩子最恨的就是比他更能裝逼的人,不過他剛跑到車邊,就看到壹位漂亮少婦正躲在樹下扇風,前凸後翹的身材十分的誘惑,不過陳光大卻走上去淡淡的說道:“喲~嫂子!咋不跟少宇壹塊進去呢,這外面得多熱啊!”
“那壹屋子晦氣我才不進去呢,壹大早就為了他家這破事跑來跑去,都惡心死我了……”
少婦壹臉煩躁的扇著風,轉頭又刻薄道:“要我說這奎子就是福薄,眼看著當了好幾年的釘子戶,政府剛答應他家要求他就掛了,留下五六百萬的家產都送給他老婆當嫁妝了,真是個短命鬼!”
“我靠!征了這麽多啊,對了,他到底是怎麽死的來著?腦梗嗎……”
陳光大吃驚的放下剛想點起的香煙,而少婦搖搖頭就說道:“連驗屍官都說不清楚,反正就是猝死壹類的吧,聽說前段時間壹直發燒,結果今天壹大早就死床上了,要不是我老公念舊找人給她幫忙,就憑李嵐壹個小寡婦啊,恐怕連個停屍棚都甭想搭起來!”
“嗯!少宇跟奎子的關系還是不錯的……”
陳光大下意識的點了點頭,可眼神卻不由飄向屋中那披麻戴孝的李嵐,這奎子人長的雖然很挫,可娶得媳婦卻是相當的漂亮,文文靜靜的很是秀氣,也不知當初哪根筋搭錯了,居然會嫁給奎子那樣的窮光蛋。
“六子!”
陳光大楞神之間,李嵐就從屋堥咫F出來,柔柔的走到他身邊說道:“奎子他父母都走的早,我和他身邊又沒個兄弟姐妹幫襯,明天出殯的事還得麻煩妳了,該多少錢的費用我壹定如數付給妳!”
“海呀~嫂子!說錢這可就傷感情啦,我跟奎子那可是多年的老兄弟了,以後妳們家的事壹並包在我身上,絕對會讓他走的風風光光……”
陳光大急忙挺直腰桿,又從兜堭ルX壹千塊錢塞進她手堙A李嵐十分感激的沖他笑笑才回了屋,但旁邊的少婦卻陰陽怪氣道:“瞧妳那眼珠子亮的,惦記上人家了吧,我看妳還不如現在就趁虛而入,反正寡婦跟光棍那是絕配,人家又有那麽豐厚的嫁妝,妳要是下手晚了可當心沒便宜撿啦!”
“我說丁莉,妳這話的味道咋就這麽餿呢,我是那種人嗎……”
陳光大蹙眉瞪眼的看著她,但丁莉卻冷笑壹聲道:“陳六子!少在姐面前裝了吧,我老公大舅的葬禮是妳辦的吧,燒給他的十條中華居然全是假煙,妳連人家死人錢都敢坑,還有什麽是妳幹不出來的呀,況且人家小寡婦還不壹定能看上妳呢,都不知道撒泡尿照照鏡子,窮屌絲!”
丁莉極度輕蔑的翻了他壹眼,扭著大屁股便上了壹臺紅色奔馳,傲的簡直就跟南極企鵝壹樣,氣的陳光大恨不得直接上去捶扁她的胸才好,這夫妻倆果然都是狗眼看人低的混帳東西!
“他奶奶的!壹對狗男女,不坑妳們坑誰……”
陳光大氣呼呼的打開汽車,熟練的搬出馬上要用的喪葬物品,可剛走進屋堨L卻忽然壹楞,十分怪異的看了看門板上的屍體,納悶道:“哎?怎麽好像動了壹下呢,老子不會中暑了吧?”



第二章 夜襲寡婦門
不知是不是天氣太熱的原因,這幾天去世的人似乎特別的多,原本三兩天才能接單生意的陳光大,今天居然給忙了個腳不沾地,不是打電話讓他趕緊過去收屍,就是讓他趕緊帶人過去哭喪,光“墳頭蹦迪”這種豪華套餐就壹口氣賣出去好幾套。
陳光大壹路忙到了天色漆黑,才顧得上在路邊攤隨便對付了壹點,然而這壹閑下來,小寡婦的倩影卻再次浮上他的心頭,先不說李嵐到底繼承了多少拆遷款,光她溫柔賢淑的模樣就實在讓人心癢難耐,而現在也正是她最需要男人安慰的時候。
壹念至此,陳光大三兩下就扒光了碗堛漯ㄥ滿A跳起來便急吼吼的往車上跑去,然而還沒等他上車,路口的壹家足浴城卻忽然炸了窩,許多赤著腳的客人撒丫子就跑,女技師更是在堶惘y叫連連,不過壹看門口停的幾臺警車,明顯是人家警察在抓嫖。
“唉喲嘿~怎麽當的警察啊,對面那家才是正宗大保健呢……”
陳光大十分幸災樂禍的喊了壹聲,誰知壹幫警察果真又殺向了對面,壹幫光屁股的嫖客和小姐竟然連命都不要了,直接就從三樓的窗戶婺鶪F出來,就連幾個廉價的“江邊老頭樂”也遭了殃,褲子來不及提就從小樹林悹O了出來。
“我靠!我這烏鴉嘴……”
陳光大目瞪口呆的看著那些在地上慘叫的小姐,沒想到這幫人居然會這麽玩命,他連忙縮起腦袋心虛的鉆上了汽車,但這場大掃黃似乎是全城性的,竟然滿大街都是哇哇亂跑的警車,幾乎整個蘇京都給他們鬧的天翻地覆。
“媽的!沒事就知道掃黃,人家掙幾個幸苦錢容易麽……”
陳光大罵罵咧咧的把車開向了李嵐家,不過小寡婦家的門口卻是安靜的不像話,她家這壹片本來就是拆遷區域,甚至為了逼她家拆遷連路燈都給拔了,上百米的範圍堨u剩她家壹棟房子,孤零零的就跟座墳包壹樣恐怖。
李嵐家的燈如同鬼火壹般忽明忽暗,門口慘白的花圈更是格外的滲人,要不是陳光大常年和死人打交道,還真不敢靠近這種陰森的鬼地方,不過他剛把車給停下,壹道長發飄飄的黑影卻忽然從前方閃過,竟然在草叢堻晃就消失不見了。
這要是換成普通人恐怕早就給嚇尿了,可陳光大卻是混不在意的推開了車門,幹他們這行的難免會碰到些邪門事,但大部分都是自己嚇唬自己而已,只不過等他用手機下意識照向草叢的時候,壹個黑乎乎的腦袋突然就冒了出來。
陳光大心堬r地壹拎,沒想到自己夜路走多終究還是撞了鬼,誰知跟著露出來的卻是壹張狐媚又尷尬的俏臉,陳光大壹下就回過了神來,蹲在堶悸漫~然是劉少宇的老婆丁莉,她還穿著下午那件性感的齊屁小短裙,波濤洶湧的身材就算化成灰他都能認識。
“丁莉?妳幹嗎呢,不會在拉屎吧……”
陳光大震驚無比的看著對方,丁莉立馬尷尬萬分的站了起來,俏臉早就漲的通紅通紅,她很不自然的拽了拽裙擺便說道:“沒有啦!我……我手機丟在李嵐家了,可我叫門沒人答應,又不敢進去拿,剛想回去小便就憋不住了,妳能帶我進去拿壹下嗎?”
“切~大的小的還不是壹樣,都是在汙染環境……”
陳光大很是不屑的冷笑了壹聲,扭頭就往李嵐家大步走去,誰知丁莉卻忽然貼上來緊緊挽住了他,整個人幾乎都快爬到他身上來了,但陳光大又跟著嘲諷道:“妳可別趁機勾引我啊,我可是個很正經的男人!”
“瞎說什麽啊!我……我怎麽會勾引妳啊,我就是害怕嘛……”
丁莉立馬羞惱的翻了他壹眼,表情簡直矜持的不得了,但雙手卻始終不肯撒開,而陳光大暗自冷笑了壹下之後,便不經意的說道:“妳待會可得小心點啊,妳們女人陰氣重,特別容易招惹那些不幹凈的東西,說不定奎子就在院媯扔菮O!”
丁莉很明顯的顫抖了壹下卻沒吭聲,似乎知道陳光大是在故意嚇唬她,然而小寡婦家門口實在是太嚇人了,就算壹個大老爺們到了這堣]得頭皮發麻,她幾乎發自本能的抱住了陳光大,而陳光大也很不客氣的將她壹把摟住,肆無忌憚的捏著她的小蠻腰。
不過兩人剛走到院門口,陳光大的心堜艙M就是壹沈,本該敞開的大門竟然被反鎖住了,可按照規矩屍體必須在家堜韙W壹夜才行,所以這大門今晚是絕對不能關的,於是他急忙問道:“妳剛剛是不是真喊她了?李嵐該不會想不開了吧?”
“怎麽沒喊呀,我嗓子都快喊破了她都沒反應,妳趕快翻進去看看吧,萬壹出了事可就糟了……”
丁莉也很焦急的推了他壹把,陳光大二話不說直接就翻了進去,打開院門便帶著丁莉快步往屋堥咱h,但兩人壹進屋就不自覺的放慢了腳步,奎子的屍體還硬梆梆的躺在客廳堙A已經隱隱的散發出壹股臭氣來了,兩根搖曳的長明燭更是平添了壹分恐怖。
對於這種事情陳光大早就習以為常,但身後的丁莉明顯抖的更加厲害,連牙齒都在不斷的打顫,陳光大連忙拍拍她的手臂就往後堂走去,但簡陋的後堂媮椄O壹個人沒有,緊閉的臥室門也看不出什麽異常來,
“李……”
陳光大剛想喊上壹嗓子,嘴巴卻突然被人給捂住了,他立馬納悶的看向了身後的丁莉,誰知丁莉竟然臉色陰沈的朝他搖了搖頭,眼神還說不出的詭異,但陳光大卻忽然震驚的發現,這女人的手機居然就握在她自己的手中。
“妳他媽到底什麽意思……”
陳光大有些慍怒的推開丁莉的手,冷冰冰的瞪著她手堛漱熅驉A可聲音卻不自覺的壓低了,誰知丁莉卻又急忙做了壹個噓聲的動作,冷笑著指了指房門緊閉的臥室。


本書縱橫中文網首發,歡迎讀者登錄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優秀作品。

第三章 夜驚魂
“妳還要我說多少次,不是我下的毒,我還沒來得及下他就已經死了,妳到底要怎麽樣才肯相信我……”
壹聲頗為壓抑的咆哮忽然從臥室媗T了起來,居然還是個男人的聲音,陳光大立馬震驚的轉過身去,但丁莉卻猛地貼上來,在他耳邊戲謔的說道:“聽到沒有,妳的小寡婦在堶掠膜H呢,妳就不想知道她偷的是誰嗎?”
“妳……”
陳光大眉頭壹蹙剛想說話,誰知屋堛漣黥P跟著就急切道:“少宇!妳別這麽激動啊,我沒說不相信妳,只是……只是奎子死的也太巧了呀,我們剛想給他下毒他就死了,如果不把這事弄清楚,我可是會愧疚壹輩子的呀!”
“劉少宇?妳老公?”
陳光大驚駭欲絕的看向了丁莉,而丁莉冷冷壹笑就說道:“很驚訝嗎?是不是覺得李嵐那麽賢淑就不會偷男人了呀,但我告訴妳,她李嵐根本就是個十足的騷貨,她給我老公發的那些下流短信,連做雞的都不好意思說出來,我就沒見過比她還不要臉的女人!”
“妳愧疚什麽?如果真是我下的毒妳就不愧疚了嗎?妳可別忘了,下毒的事可是妳先提出來的,妳當時怎麽就不愧疚,他死了不正好遂了妳的願嘛……”
劉少宇在屋中再次咆哮了起來,聲音根本就控制不住,而李嵐馬上就苦苦哀求道:“少宇!妳千萬別激動,我……我那也是為了我們的將來著想啊,只有他死了拆遷款才能全歸我們啊,而且我這肚子眼看就要越來越大了,萬壹被奎子發現孩子不是他的,那還怎麽得了啊!”
“好他媽壹個淫婦,偷漢子還不算,居然還要謀殺親夫啊……”
陳光大震驚無比的看向了奎子的屍體,總覺得他老同學的腦袋上正縈繞著壹股王八綠,但丁莉顯然比他更激動,壹聽“孩子”兩字她直接就炸了,突然沖上去壹腳踹開房門就大吼道:“王八蛋!老娘跟妳們這對狗男女拼了!”
“啊……”
臥室堨葥邑ヮ茬聲驚恐至極的尖叫,怒極的丁莉就跟頭母老虎壹樣直接撲了進去,陳光大急忙跑上去壹看,就見丁莉已經把李嵐給死死摁在了地上,揪著她的頭發拼命往床上撞,撞的李嵐就跟殺豬壹樣的慘叫。
“不……不要打了!求求妳們不要打了啊……”
看似高大威猛的劉少宇竟然拉都不敢拉壹下,就跟個老婦女壹樣在那驚慌的搖著手,而陳光大壹下就想起這貨是個上門女婿,丁莉向來都是騎在他頭上拉屎撒尿的,他面對丁莉只有跪舔的份。
“六……六子!妳快上去拉壹下啊,李嵐有身孕不能挨打的呀……”
劉少宇突然看見門外幸災樂禍的陳光大,他竟然壹頭就撲了出來,但陳光大卻壹腳將他踹翻了出去,指著他就大罵道:“妳他媽還是不是個人?奎子壹直把妳當兄弟,可妳不但在背後偷偷搞他老婆,居然還想謀財害命,妳就不怕奎子跳起來掐死妳嗎?”
“真的不怪我啊,都是李嵐慫恿我的呀,我要是不照做她就去找我老婆鬧啊……”
劉少宇痛哭流涕的跪在地上,早就慌得六神無主了,而陳光大剛想再上去狠狠教訓他壹番,誰知門口卻忽然閃出壹條異常詭異的身影,那熟悉的面容壹下就讓陳光大驚恐的僵在原地,狠狠的倒吸了壹口涼氣。
“……”
劉少宇下意識的扭頭看去,也壹下驚的魂飛魄散,就見身穿壽衣的奎子居然直挺挺的站在門口,正用壹雙灰白色的眼珠直勾勾的瞪著他,即使那雙眼睛完全看不清瞳孔,但壹股陰寒的戾氣卻直接撲面而來。
“啊……”
劉少宇胡飛魄散的鬼叫了壹聲,壹屁股摔在地上的同時,褲襠竟然瞬間就濕了壹大片,他蹬著地面拼命想往後面躲,誰知門口的奎子卻突然沙啞的嘶吼壹聲,居然壹下就飛撲到了他的身上。
“吼~”
奎子突然把嘴張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從嘴角兩側撕開的大口子壹直裂到了耳朵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壹口咬在劉少宇的臉上,居然活活從他臉上撕下來壹大塊血肉來。
“啊……”
滿臉是血的劉少宇撕心裂肺的慘叫了起來,再想掙紮卻已經來不及了,奎子的力量簡直出奇的大,劉少宇就好似孩童壹般被他死死按在地上,奎子的腦袋壹揚又是壹大塊血肉被扯下,眨眼間就把劉少宇給咬成了壹個血淋淋的血人!
“別打啦!奎子……奎子詐屍啦……”
陳光大終於回過神來,壹下就驚駭欲絕的貼到了暀W,而臥室堛漕潃茪k人已經發現了不對勁,丁莉壹巴掌抽在李嵐的臉上,扭頭就沖了出來,誰知入眼竟是如此血腥的場面,她老公的喉管都被活活咬斷了,正支棱在外面噗噗的冒著鮮血。
“啊……”
丁莉壹屁股摔在地上,臉色瞬間嚇得慘白慘白,而披頭散發的李嵐也跟著沖了出來,但她壹看奎子竟然活了過來,居然壹頭撲上去死死抱住了奎子,驚慌的哭喊道:“老公!求求妳別打了,再打他就要死了呀!”
“吼~”
奎子突然扭頭壹口咬在了李嵐的肩膀上,疼的李嵐壹聲慘叫立刻摔倒在地,但奎子就跟瘋了壹樣,壹把拽住她的手臂又是狠狠壹口,恐怖的咬合力直接撕開李嵐的衣袖,連同她的血肉壹齊吞進了口中,壹下就把李嵐給活活痛暈了過去。
“奎子妳冷靜壹點,那是妳老婆啊……”
陳光大驚急的大叫起來,但奎子卻突然
RE:轉帖:縱橫都市異能新書《末日刁民》 作者:十階浮屠
發言人:搬運工  IP218.92.*.*  日期:2016/06/24 16:24:04 
陳光大驚急的大叫起來,但奎子卻突然揚頭對他“嗷”的壹聲怪叫,直到那雙充滿兇厲的灰色眼珠被陳光大看到,他才終於意識到了不對勁,這完全不可能是人類可以擁有的眼睛,那對直接裂開到耳根的嘴角更像是厲鬼壹般恐怖。
“快走啊,奎子發瘋啦……”
丁莉驚慌失措的推著陳光大就想跑,誰知奎子突然猛地壹蹬地面,直接就從李嵐身上撲了過來,壹把抱住丁莉性感的大腿就想咬,但眼疾手快的陳光大卻猛地抄起壹張板凳,壹家夥就將他砸翻了出去。
“去死吧!”
陳光大重重把板凳砸了出去,又從腰間猛地拔出了壹根鋥亮的錐刺,舉在手上哆哆嗦嗦的大喊道:“妳……妳他媽別過來啊,我這根可是開過光的金剛降魔杵,專治妳們這些妖魔鬼怪,識相的就趕緊滾蛋!”
“吼~”
被砸翻在地的奎子壹個翻身就蹦了起來,根本甩都不甩他手上的降魔杵,大吼壹聲又直撲了上來,陳光大立馬壹咬牙狠狠捅了過去,只聽“噗”的壹聲爆響,尖利的降魔杵直接紮進了奎子的眼眶,誰知奎子竟然連屁事都沒有,腦袋狠狠壹甩就將他給按倒在地。
“啊……”
陳光大被摔的慘叫壹聲,可是壹揚頭,差點又被奎子嘴堛滲銈藒嫖懋w了過去,他趕忙壹把掐住奎子的脖子,拼了命的把他往外推,可奎子的力氣卻是奇大無比,沒兩下就壓彎了他的手臂,壹張還在滴血的大嘴就在他眼前“嘎蹦嘎蹦”的亂咬。
“快……快幫忙啊……”
陳光大竭盡全力的看向旁邊的丁莉,誰知這娘們早就尿了壹地都是,壹見他求救竟然扭頭就沖進了臥室,“咚”的壹聲重重的關上了房門,氣的陳光大立馬在那瘋狂的大罵道:“妳媽個壁呀!老子死了妳也跑不掉!”



第四章 綠帽子活屍
“吼~”
身上的奎子忽然壹頭壓了下來,驚慌失措的陳光大趕緊壹偏腦袋,奎子的大嘴壹下就狠狠咬在了他的耳邊,但奎子剛想扭頭再咬的時候,陳光大卻趁機拔出了他眼眶中的降魔杵,對準他的太陽穴就是壹頓猛紮。
“老子紮死妳、紮死妳、紮死妳……”
陳光大壹把揪住奎子的腦袋,舉著降魔杵就跟瘋了壹樣兇狠亂紮,但沒幾下突然就聽“噗赤”壹聲脆響,奎子的腦袋竟然像個爛西瓜般狠狠的裂開,紅的白的流的他壹手都是,而奎子的全身也在此時狠狠壹抖,就跟個剛爽完的嫖客壹樣,重重壓在他身上不動了。
“呼呼呼……”
陳光大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還兀自舉著降魔杵保持著僵硬的動作,而奎子的腦漿就跟豆腐渣壹樣從腦殼婼w緩流出,陳光大下意識就想把他推開,但壹條漆黑的蠕蟲卻突然閃電般鉆了出來,身子猛地壹勾,竟然直接從腦殼堿蓮蔭g向了陳光大。
陳光大立馬暗叫壹聲不好,可再想扭頭卻已經來不及了,那蟲子竟然壹下跳在他的嘴巴上,瘋狂的往他嘴嵑馴h,情急之下的陳光大也不顧上許多,趕緊壹口咬在那蟲子身上,誰知他這壹口居然沒把蟲子給咬斷,蟲子的堅韌性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硬梆梆的就跟膠條卡在他嘴堻樣。
“啊……”
陳光大突然瘋狂的嘶吼壹聲,拼盡全力狠狠往蟲子身上咬去,只聽“嘎蹦”壹聲脆響,壹股腥臊的苦味瞬間彌漫了陳光大的嘴巴,但那斷身的蟲子居然還在他嘴堥茼^掙紮,突然又是狠狠壹彈,竟然直接落進了他的嗓子眼堙C
“嘔~咳咳咳……”
陳光大急忙摳著喉嚨猛咳,但他只把後半截蟲屍給吐了出來,剩下的半截居然壹直鉆進了他的胃堙A簡直比生吞壹萬只蒼蠅還要讓他惡心,可還沒等他把胃堛甄峇l給摳吐出來,壹聲怪異的嘶吼卻突然讓他全身俱震。
陳光大急忙推開身上的屍體,爬起來驚恐的朝前壹看,本該死透了的劉少宇竟然活生生的坐了起來,歪著已經被咬開壹半的脖子直勾勾的看著他,壹雙灰蒙蒙的眼珠居然變的跟奎子壹模壹樣。
活屍!!!
兩個漆黑的大字壹下就砸進了陳光大的腦海中,讓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之前壹個奎子詐屍或許還情有可原,老婆偷人又要謀殺自己,只要是具屍體都得氣活過來,但這劉少宇竟然也跟著詐屍了,恐怕唯壹的可能性,就是他遇上傳說中的活屍了!
“我靠!”
陳光大瞬間就被嚇的魂飛魄散,壹個瘦小的奎子就差點把他弄死,再來壹個人高馬大的劉少宇,他肯定連活路都沒有了,而且劉少宇好死不死就堵在客廳的門口,他立馬撲到臥室的門上驚慌的大叫道:“快開門啊,妳老公也詐屍啦,妳快讓我進去啊!”
“啊……”
暈厥中的李嵐也忽然清醒了過來,但她壹看劉少宇的嘴巴都裂到耳朵根了,她立馬驚恐的尖叫壹聲,趕忙就往臥室門口拼命爬來,而緊閉的房門終於在這時被輕輕打開了,陳光大心中壹喜,立馬壹頭把門撞開就撲了進去。
“咣~”
就在陳光大剛翻過身的同時,丁莉竟然瞬間又把房門給重重的關上了,還順手把房門給徹底鎖死,陳光大壹楞之下,趕緊指著門外焦急的大喊道:“快開門啊!李嵐還在外面啊!”
誰知丁莉非但沒有開門,反而死死頂在門上動也不動,外面的李嵐壹下就驚恐的大叫了起來,趴在門上淒厲的大喊大叫,但丁莉卻滿臉狠色的大罵道:“臭婊子!妳不是想跟妳的奸夫雙宿雙棲嘛,那我就成全妳們好了!”
“妳他媽瘋啦,快開門……”
陳光大驚駭欲絕的跳了起來,然而他剛想推開門上的丁莉,李嵐的哭喊聲壹下就變成了慘叫,房門不斷被她給撞的咣咣作響,但僅僅只是幾個呼吸間的工夫,外面居然壹下就歸於了平靜,壹大灘鮮紅的血液泉湧壹般從門縫堿y淌了進來,死靜的門外只留下壹片恐怖的咀嚼聲。
“啪~”
陳光大壹個大嘴巴抽在了丁莉的臉上,丁莉立馬癱坐在壹邊嚶嚶的痛哭了起來,而陳光大也顧不上再去教訓她,趕緊拖來衣櫃等重物都頂在門上,不過等他四下壹看,立馬就憤怒道:“老子還以為妳有點良心呢,我看這窗戶上要不是有防盜網,妳早就壹個人溜了吧!”
“嗚~他劉少宇憑什麽對不起我?他吃我家的喝我家的,買房買車都是我父母出的錢,他卻背著我在外面搞女人,他就是個畜生……”
丁莉痛哭流涕的坐在那大喊大叫,但陳光大也懶得跟這臭娘們啰嗦,轉頭就拎起板凳沖到了窗戶邊,這防盜網對丁莉來說無疑是銅棸K壁,但對於他壹個大男人卻不是什麽難事,他直接跳上
RE:轉帖:縱橫都市異能新書《末日刁民》 作者:十階浮屠
發言人:搬運工  IP218.92.*.*  日期:2016/06/24 16:24:51 
子就開始大力猛踹,沒壹會防盜窗就“咣當”壹下砸在了地上。
“等我壹下,妳等我壹下呀……”
丁莉趕緊屁滾尿流的爬起來拉住了陳光大,但陳光大卻將她壹腳踢開,扭頭就跳下窗戶往自己的車上跑,可他還沒跑出多遠卻是忽然壹楞,只見壹群搖搖晃晃的身影正從遠處踉蹌而來,怪異的姿勢怎麽看都不像是群正常人。
“嘶~”
陳光大猛地倒吸了口涼氣,急忙借著幽暗的月光仔細看去,果然!這些人不但缺胳膊少腿,有的幹脆就是腸子和骨頭壹起露在外面,並且隨著壹聲聲恐怖至極的嘶吼聲響起,立馬就讓陳光大渾身壹個激靈,這些鬼東西竟然又是壹群活屍!
“媽呀!”
陳光大怪叫壹聲拔腿就跑,誰知前方居然又迎面冒出來兩只,對方壹見到他立刻就加速直撲而來,興奮的嘶吼聲就跟鬼子看到花姑娘壹樣激動,而陳光大壹看前後被堵立馬哀嚎了壹聲,這要是被它們給抓住,恐怕被啃的連渣都不會剩下。
“他媽的!老子跟妳們拼了……”
陳光大突然怒吼了壹聲,壹把抄起路邊的壹根木棍就直沖了過去,好在他當年在學校經常打架的底子還在,上去壹棍子就抽翻壹只活屍,扭頭又是壹腳狠狠勾在另壹只的褲襠上,可對方竟然只是身體壹晃,壹把就抓住了他的肩膀。
“赤啦~”
陳光大趕緊往後壹跳,活屍的利爪立刻把他的襯衣給壹撕到底,扭頭又玩命的撲上來,但陳光大卻舉起斷裂的木棍壹下紮進了它的眼眶中,全力之下木棍徑直插進了它的大腦,活屍立馬渾身壹抖,仰頭便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操!”
陳光大又壹腳踢翻了另壹只活屍,趕忙就往自己車上沒命的跑去,而他心堻o時也多少有了點數,看來這活屍就跟傳說中的壹樣,想要徹底殺死必須先摧毀它們的大腦才行,其余部位對它們來說根本就無關緊要。
“嘎啦……”
陳光大心急如焚的跳上汽車就拼命的打火,誰知發動機竟連壹點反應都沒有,這破車居然在這最要命的時候趴窩了,眼看著那十幾只活屍已經急吼吼的沖了過來,連它們的白牙都看的清清楚楚,陳光大幾乎連尿都快急出來了。



第五章 人妻落難記
“祖宗哎!我求求妳了,我明天給妳換寶馬機油還不行嘛……”
滿臉發綠的陳光大拼命的哀求,連汽車鑰匙都差點給他擰斷了,而他這九手的破汽車終於在這時狠狠壹抖,發動機立馬發出壹陣難聽的咆哮聲,和他壹個尿性的破車瞬間就啟動了。
“哇吼~”
陳光大激動無比的歡呼壹聲,熟練的掛上倒檔調頭就要跑,誰知後方卻突然傳來“砰”的壹聲大響,陳光大下意識的扭頭壹看,只見壹臺大紅色的奔馳竟然撞在了壹棵大樹上,整個車頭都狠狠的凹陷了下去。
“我靠!丁莉……”
陳光大嚇得渾身壹震,那臺紅色的奔馳正是丁莉那小娘們的,而周圍的活屍瞬間就跟嗅到血腥味的鯊魚壹樣,立馬放棄對他的追捕,竟然齊刷刷的沖向了丁莉的汽車。
“救命!救命啊……”
丁莉淒厲的尖叫立馬就從車媗T了起來,陳光大可以看到她正在拼命的按著啟動按鈕,但嚴重損壞的奔馳卻連馬達都沒響壹下,幾頭速度最快的活屍壹下就撲到了她的車上,近乎瘋狂的捶打著汽車玻璃,嚇得丁莉在堶掉馱萰鶞耵熙s連尖叫。
“不……不管我事,我……我又不是濫好人,跟我沒關系的……”
陳光大十分神經質的搖著頭,哆哆嗦嗦的打著方向盤就要走,然而丁莉的汽車玻璃卻在這時轟然破碎,壹只活屍低頭就鉆了進去,丁莉的慘叫聲壹下就戛然而止,可就在陳光大以為她已經完蛋的時候,丁莉卻壹把推開了副駕駛的車門,玩命的沖出來撒腿就跑。
丁莉的速度簡直快到了極致,就連陳光大都無法明白,她穿著高跟鞋怎麽能跑那麽快的,但眨眼之間丁莉忽然又是壹聲慘叫,就看她身體壹歪竟然重重的摔倒在地,後面的壹群活屍立馬越過她的汽車,爭先恐後的朝她猛追了過去!
“陳光大!妳他媽瘋了,妳壹定是瘋了……”
車堛熙砲大突然爆吼了壹聲,壹下就把油門踩到了最底,兩道碧藍的燈光瞬間就打在了群屍的身上,群屍立馬被燈光照的齊齊壹滯,就看那臺破歪歪的桑塔納3000竟跟瘋了壹樣直沖過來,壹頭就把群屍給高高的鏟上了天空。
“啊!老子撞死妳們……”
陳光大死死握著方向盤瘋狂大吼,只聽車頭不斷咚咚亂響,群屍就跟保齡球壹樣接連從他車頂上翻過,擋風玻璃幾乎瞬間就裂成了壹大片,還有大量如同石油壹般的黑色液體黏在上面。
“吱~”
陳光大壹腳剎車停在了路中央,滿頭大汗的回頭壹看,群屍竟然被他給撞了個對穿,歪七扭八的躺了壹地都是,但幾只活屍眨眼間又生龍活虎般的跳了起來,再次狠狠撲向滿地亂爬的丁莉。
“快上來啊……”
陳光大猛地壹個神龍擺尾,幾只活屍立馬又被他狠狠撞了出去,而地上的丁莉突然爆發了全身的潛力,竟然隔著好幾米的距離壹頭就撲了過來,大半個身子直接就趴在了窗戶上。
“啊……”
丁莉突然又是壹聲驚叫,壹只活屍竟然壹把拽住了她的腳踝,嚇得丁莉在車門上瘋狂亂蹬,但陳光大卻直接壹腳油門跺下,看準了路邊的壹棵小樹壹頭就沖了過去,只聽“咚”的壹聲悶響,活屍瞬間就被錯過的小樹狠狠撞飛了出去。
“哇……”
擺脫活屍的丁莉壹頭撲了進來,趴在陳光大身上就開始嚎啕大哭,而陳光大立刻就把車急速的駛離了這片區域,等到了壹條正在翻修的大路上時,汽車“咣當”壹聲就撞開了路邊的護欄,直接停在了空蕩蕩的泥土路面上。
“哭什麽哭,妳剛剛殺人的時候怎麽不哭……”
陳光大壹把推開身上的丁莉,丁莉立馬四仰八叉的摔在車門上,但她早已嚇的肝膽俱裂,竟然不顧壹切又撲上來死死抱住了他,陳光大只好郁悶無比的點上了壹根香煙,戲謔的說道:“妳也有趴在我襠上的壹天啊,真不知道妳那死鬼老公知道了會做何感想啊!”
“嗚~”
回答陳光大的只有丁莉崩潰般的哭聲,小娘們的確夠慘的,性感的齊屁小短裙已經掀到了腰上,黑絲美腿上盡是摔出來的破洞,兩只高跟鞋早不知飛哪去了,恐怕她這輩子也沒像今天這麽狼狽過。
“來!抽根煙定定神吧……”
陳光大把抽了壹半的香煙直接塞進她嘴堙A而丁莉也是桿老煙槍了,接過香煙就拼命的吸了壹大口,過了壹會總算哆哆嗦嗦的直起了身來,看著陳光大就哀聲問道:“光大!那到底是什麽東西啊,真的好可怕啊!”
“活屍啊!還能是什麽東西,就跟妳那死鬼老公壹樣……”
陳光大沒好氣的白了她壹眼,扭頭就從扶手箱堭ルX紙筆拍在她身上,丁莉抱著紙筆壹臉的不明所以,但陳光大冷笑壹聲就說道:“救妳不要錢啊?妳看我這限量版的3000都撞成什麽鬼樣子了,妳要麽打十萬塊的欠條給我,要麽就陪老子睡壹覺,妳自己選吧!”
“我……我陪妳睡覺……”
丁莉居然毫不猶豫的扔了紙筆,拼命的在那點著腦袋,這讓隨口壹說的陳光大壹下就楞在了那堙A下意識又把丁莉給仔細打量了壹遍,雖說這娘們有著白富美所有的臭毛病,但白富美就是白富美,不論身材還是臉蛋都不是吹的,陳光大也就在做夢的時候才睡過這種女人。
“唉~也行哈,去妳那還是去我那……”
陳光大幾乎毫無原則的答應了,如此主動送上門的美人他根本沒有不要的理由,他也相信剛死了老公的丁莉十分需要他的安慰,不過丁莉卻驚恐的拉著他問道:“我們……我們是不是該報警啊?萬壹明天警察發現我們去過那,我們可怎麽交待啊?”
“報個屁的警!報了警之後怎麽說啊,說咱們遇上了壹群活屍啊?那警察還不以為咱們是神經病啊,還是等明天先看看新聞再說吧……”
陳光大很是不屑撇撇嘴,丁莉只好弱弱的答應了壹聲,而陳光大立馬就將她壹把摟了過來,眉飛色舞的說道:“還是去妳家吧,聽說妳家有臺超大的按摩浴缸是吧?那咱們就先去洗個鴛鴦浴,再去妳家的歐式大床上翻雲覆雨!”
“不行不行!還是去妳家吧,我對著他照片會害怕的……”
丁莉立刻慌張的哀求了起來,陳光大只好性性的撇了撇嘴,沒想到這點陰暗的心理都無法被滿足,不過就在他準備調頭的時候,壹陣熟悉的鈴聲卻忽然從褲兜媔リF出來。
“哎?我小情人這時候發信息給我幹什麽……”
陳光大納悶的看著屏幕,居然是蘇瞳發來的壹條語音信息,等他隨手點開壹聽,蘇瞳竟然在堶戚喊著說道:“光哥!妳快來救救我們吧,我們這埵漱F好多的人啊,死的人都變成了僵屍,報警都沒有人接,妳快來救救我們啊,嗚~”
“我艹!”
陳光大立馬震驚無比的看向了丁莉,而丁莉也同樣是壹臉驚恐的看著他,任他倆打破頭也沒想到,恐怖的活屍竟然不止出現在壹處地方,似乎有全城蔓延之勢……

第六章 全城蔓延
“妳趕緊問問她怎麽回事,遇上的是不是跟咱們壹樣的活屍啊……”
丁莉忽然急切的大叫了起來,已經慌張的不成樣子,而陳光大急忙按下手機就飛快的說道:“曈曈妳別害怕,趕緊告訴我妳在什麽位置,那些復活的僵屍是不是到處咬人,就跟電影上的活屍壹樣?”
“我……我跟同事躲在電臺三樓的配電房,那些僵屍到處咬人吃人,已經吃了我們好多同事了,而且死掉的人又會變成僵屍,求求妳快來吧,它們就在外面砸門啊……”
蘇瞳驚慌失措的聲音很快就響了起來,陳光大立馬焦急的砸了壹下方向盤,然後沈聲說道:“曈曈妳放心,我壹定會盡快趕過去救妳們的,妳們趕緊找東西把門給堵死,再把妳們幾個的手機號都發給我,至少要保持壹部手機有電,千萬不能斷了聯系啊!”
“叮叮~”
壹連串的手機號碼很快就發了過來,陳光大壹看居然有八個之多,陳光大只好哀嘆了壹口氣,趕緊就撥打起了報警電話,然而就跟蘇瞳說的壹樣,壹直占線的報警電話好不容易打進去了,居然始終都沒人接聽,再撥打火警和急救電話也都是壹樣。
“咣~”
壹聲巨響忽然從前方響起,壹臺小本田突然撞破了施工擋板,壹頭從外面高高的飛躍了進來,重重的砸在地上立刻四輪朝天,壹個紅衣女孩瞬間就從車堻Q甩了出來,狠狠滾了幾滾就躺在地上不動了。
“不好!趕緊救人……”
陳光大全身壹震,急忙掛上檔位就想沖過去,誰知前方卻跟著響起了壹片沈重的腳步聲,就在陳光大掛上檔位的壹瞬間,壹大群黑壓壓的活屍居然瘋狂的沖了進來,如同炸窩的蟻群壹樣,眨眼間就把那女孩和汽車給齊齊吞沒。
“快走啊!”
丁莉立馬驚恐的大叫了壹聲,陳光大趕緊踩下油門調頭就跑,不過等他們壹頭沖上主幹道時卻震驚的發現,整個城市居然都已經徹底的亂了,燃燒的汽車和側翻的警車比比皆是,成群結隊的活屍遍地亂跑,慘叫聲更是此起彼伏的響起,入眼之處無不是壹片瘡痍。
“我尼瑪!我尼瑪……”
陳光大壹腳剎停汽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臉色白的簡直就跟紙壹樣,直到這時他才真正明白過來,幸好他們之前是呆在李嵐家中,要是直接跑到了這人多的地方來,恐怕早就被這海量的活屍給撕的連渣都不剩。
“邦邦邦……”
壹陣巨大的槍響突然嚇得兩人渾身壹震,兩人立馬扭頭往街邊看去,只見幾個特警正深陷重圍之中,瘋狂開火的防暴槍幾乎都快打炸了膛,但周圍的活屍卻是越聚越多,還有大量的活屍不斷從旁邊的樓房上跳下來。
“不好!他們沒子彈了……”
陳光大突然驚吼了壹聲,幾個特警果然齊刷刷的啞了火,周圍群屍立馬壹擁而上,瞬間就將他們狠狠淹沒其中,不過壹個特警在生命的最後壹刻,卻猛地拉開了掛在胸前的手雷,隨著壹聲巨大的爆響響起,圍在那堛漪‵苀下就被炸的七零八落。
幾只被炸斷身體的活屍重重的摔在馬路中央,但眨眼工夫居然又頑強的爬了起來,拖著殘破的身軀拼命往陳光大他們這堛成荂A陳光大立馬壹加油門狠狠從它頭上碾了過去,但丁莉卻急赤白臉的拽著他大叫道:“怎麽辦啊,這下可怎麽辦啊?”
“別他媽拽我,再拽老子就把妳踢下去……”
陳光大毫不留情的把她推了出去,直接加足了油門瘋狂的飛奔起來,但是不斷有活屍不要命的沖上來企圖攔截他們,陳光大就跟開碰碰車壹樣在屍群中左沖右突,壹輩子都從沒這麽玩命過。
好在路上並不止他們壹臺車在逃命,甚至還有兩臺越野車十分默契的並駕齊驅,竟然仗著自己汽車馬力大專找活屍多的地方撞,後面還跟了好幾臺私家小車,居然都在尋求他們的庇護。
不過陳光大卻在這時突然減慢了速度,趕緊沖上了旁邊的輔路,等他急急忙忙的轉頭壹看,果然!那兩臺越野就跟他猜想的壹樣,猛地撞進壹群最大的群屍之後,竟然抖了幾抖就動彈不得了,跟在後面的幾臺小車立馬團團撞上了他們的屁股,壹眨眼就被海量的活屍給活活淹沒。
“媽的!壹群蠢貨……”
陳光大氣急敗壞的大罵了壹聲,他可是親身領教過活屍的力量,至少比原來大了兩倍還有余,在它們悍不畏死的撲擊之下,恐怕就算坦克來了也得被直接掀翻,人多力量大也同樣適用在活屍們的身上。
撞車的地方已經發出此起彼伏的慘叫聲,聽的陳光大頭皮壹陣陣的發麻,他知道再這樣下去肯定不是辦法,就算他這臺破車還能再堅持堅持,他們早晚也得被大量的群屍給堵上,於是他迅速改變方向又跑向了李嵐家,只有那片拆遷區域的人才最少。
李嵐家附近全都是連綿起伏的廢墟堆,陳光大直接換成小燈往中心地帶沖過去,壹看僅有壹只拾荒模樣的活屍在堶情A他立馬卯足勁壹頭撞了過去,又來回在屍體上碾了七八遍才作罷,然後滅了車燈悄悄的躲進了兩堆廢墟之間。
“天吶!怎麽會變成這樣……”
陳光大臉色慘白的看向丁莉,而丁莉的小臉更是白的跟她安全褲壹樣,哪還有白天嘲諷陳光大時的囂張,驚恐萬狀的說道:“光大!妳快想想辦法啊,再這樣下去我們肯定會死的呀!”
“等天亮!等天亮就有希望了,政府壹定會派部隊過來救我們的……”
陳光大哆哆嗦嗦的點上了壹根香煙,丁莉只好憂心忡忡的縮回了座位上,而陳光大想了想趕忙又掏出手機,拼命往自己父母家撥打電話,然而等待他的只有壹陣陣的彩鈴,手機和座機甚至連鄰居家的電話都無人接聽。
“唉~”
陳光大重重的嘆了口氣,其實剛剛已經路過他父母家門口了,但他父母家樓下已是遍地的活屍,屍變的鄰居都在壹個個從樓上往下跳,而他父母家的窗戶也是大大的開著,上面竟然還有很多的血跡,他當時就估計他父母恐怕已是兇多吉少了,撥打電話也是抱著最後的壹線希望而已。
“妳要不要給家堨揚蚢q話?”
陳光大滿臉沮喪的把電話遞給了丁莉,而丁莉失魂落魄的接過電話之後,所撥出的電話果然不是忙音就是無人應答,丁莉的眼淚立馬就流了出來,靠在陳光大的身上就哀聲問道:“光大!我們……還能活到救援來的時候嗎?”
“會的!相信我,我們壹定能活到那時候的……”
陳光大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可聽著外面還在持續不斷的慘叫聲,他卻在心中長長的嘆了口氣……真能活到那時候嗎?誰又能保證呢!



第七章 幸存者
拿著壹根靈旗削成的木矛,陳光大小心翼翼的下了汽車,黑漆漆的四周幾乎聽不到半點聲音,隨著時間的推移,那些淒厲的慘叫聲也越來越少,整座城市都好像陷入了壹片死寂之中,讓人無端端的脊背發涼。
陳光大點亮手機,謹慎的靠近那具早已被他給壓扁的屍體,用木矛輕輕挑動對方的腦殼,他可沒忘記那條鉆進他肚子堛漸b截黑蟲,雖然他身體現在並沒有什麽不適,只是胃埵麻I涼颼颼的,可那蟲子萬壹攜帶了屍毒,他屍變恐怕也是早晚的事情。
“呼啦~”
就像挑開了壹堆稀爛的番茄,活屍裂開的腦殼毫無保留的呈現在空氣中,惡心的簡直讓人想把隔夜飯都給吐出來,但陳光大卻壹點障礙都沒有,給車禍死者收屍可是他的拿手好戲,壹次問家屬要個三五千塊都不是問題。
陳光大急忙把手機湊上去仔細瞧了瞧,之前那樣黑色的怪蟲他倒是沒有發現,只有幾條蛆壹樣的小蟲子在腦殼堶Y隱若現,他趕緊又把腦殼徹底撬開,壹無所獲之下他心堣S立馬涼了半截,估計他吞下去的那只還是個九袋長老,屍蟲堶悸漱蒂戙聾H物。
“光大!妳快上來啊,別搞它了呀……”
丁莉焦急的在車堻菑F壹句,陳光大應了壹聲就往回走去,他可不敢告訴小娘們自己肚子埵麻峈漕き﹛A萬壹不讓他碰了豈不是郁悶死,於是他不動聲色的走了回去,從後備箱堮野X壹瓶五糧液喝了壹口,又遞給丁莉說道:“少喝壹點!咱倆還不知道要在這窩幾天呢!”
“咦?怎麽是水啊……”
丁莉聞了聞立馬驚訝的看著他,而陳光大得意的坐上汽車,點上壹根香煙就笑道:“咱們殯葬這行說白了就是活人糊弄死鬼,傻.逼才把真五糧液當祭品呢,不過我這堶掘邞熙ㄛO礦泉水,妳就放心喝吧!”
“真是個機靈鬼,我就知道跟著妳準沒錯……”
丁莉嬌媚無比的飛了他壹眼,仰頭就把酒瓶幹下去壹大半,陳光大剛想罵她壹句手機卻忽然響了起來,就聽蘇瞳在堶控a著哭腔喊道:“光哥!妳怎麽還不來啊,我真的好害怕,我們打了好多電話只有妳壹個人在回答!嗚~”
“曈曈!別害怕,妳們再堅持堅持……”
陳光大趕忙捏起了電話,聲音同樣焦急的說道:“現場整個城市都亂了,到處都是那種吃人的玩意,我也被困住出不去了,不過只能堅持到明天,肯定就會有部隊來救咱們的,妳們壹定要互相打氣啊!”
“嗚~妳說了妳會來救我的……”
蘇瞳泣不成聲的聲音很快就響了起來,聽的陳光大又是好壹陣愧疚,而丁莉馬上就指著他叫道:“陳光大!妳可別在這種時候犯糊塗啊,連人家特警都招架不住那些活屍,妳要是去了就等於白白送死!”
“知道了!老子又不是白癡……”
陳光大很是煩躁的拍開她的手,忽然腦袋壹伸就直接壓了過去,熟練的把丁莉給放平在座位上,但丁莉卻推著他莫名其妙的問道:“妳幹嗎?都這種時候了妳不會還想做那事吧?”
“廢話!這時候不做還什麽時候做,萬壹明天死了豈不可惜了……”
陳光大嘿嘿壹聲淫笑,捏起小娘們尖俏的下巴就說道:“叫妳老公天天在我面前得瑟,找個漂亮又有錢的老婆又能怎樣,到頭來還不是給老子準備的,老子想怎麽玩就怎麽玩!”
“呸~都陪妳睡了還要這麽惡心人,我怎麽就遇上妳這麽個缺德鬼呢……”
丁莉嗔怪無比的捶了他壹拳,卻又主動摟住了他的脖子,竟然媚眼如絲般的說道:“打我主意好久了吧?今天我就讓妳好好報復報復劉少宇,也讓那死鬼在下面張長記性,他既然敢偷人老娘就敢給他戴綠帽,就算死了這頂帽子也得給我戴著,老娘可不是好惹的!”
“嘿嘿~壹定讓妳滿意……”
陳光大興奮的在丁莉唇上親了壹口,急吼吼的就要脫褲子,但丁莉卻嬌嗔的說道:“討厭!猴急個什麽呀,睡人家媳婦妳就這麽激動呀,也不怕把活屍給招來……哎哎哎~等等,有車有車!”
“我去!哪有車……”
陳光大急忙提著褲子爬了起來,趕緊扭頭往後壹看,就見壹臺小逍客突然玩命的沖了進來,但它的速度實在太快,壹碰到瓦礫地面立馬就剎不住了,“咣”的壹頭紮進了廢墟堆才淒慘的停了下來。
“噓~不要說話,先看看車埵釣S有活屍……”
陳光大急忙壓低了丁莉的腦袋,趕忙抄起了後座上的木矛,丁莉也嚇得大氣都不敢喘上壹口,連裙子都不敢收拾就縮在那不動了,和陳光大壹起悄悄的註視著前方的動靜。
逍客似乎給撞的不輕,堶悼朘禫穖片,全是氣囊爆開後的粉塵,而等汽車的後門突然壹開,壹個短發的女孩壹頭就從車媞L了下來,痛苦萬狀的趴在地上半天都爬不起來,接著才又從車上慌慌張張的跑下兩男壹女。
“妳怎麽樣?沒事吧……”
壹個瘦小的男孩急忙跑上去扶住了女孩,女孩無力的搖搖頭總算是坐了起來,而另壹個女孩馬上就跟著說道:“現在可怎麽辦呀?咱們總不能躲在這堻輩子吧,得趕緊想辦法離開蘇京才行啊!”
“杜娟!妳就別添亂了,我剛剛都已經說了,這場災難是世界性的……”
壹個高大男孩上前了壹步,並沒有發現旁邊的桑塔納,愁眉苦臉的說道:“之前在打遊戲的時候網上就亂成了壹片,到處都在說出現活屍了,就連歐洲的網友都這麽說,然後壹個個開始不斷掉線,連裝備掉地上都沒人撿了!”
車堛熙砲大壹聽,立馬和丁莉驚駭欲絕的對望了起來,不過高大男孩跟著又說道:“我們現在最重要的不是逃出去,而是得趕緊尋找壹個至高點才行,壹旦到達了至高點,只要軍方有救援行動肯定會派出直升機,到時我們就會首先獲得營救!”
“哎!這小子說的不錯啊……”
陳光大雙眼壹亮,急忙豎起耳朵仔細傾聽,而對方又有些得意的說道:“妳們以前壹直說我杞人憂天,說我學那麽多求生本領根本就沒用,但事實已經證明我這是有備無患,我車上那些壓縮食品足夠咱們撐上壹個多月呢,這下妳們總無話可說了吧!”
“光大!咱們不如加入他們吧,那小夥子看上去好像有點本事哎……”
丁莉也十分意動的看向了陳光大,但陳光大卻蹙眉說道:“這年頭會說不會做的人多著呢,不過他們車上的壓縮食品可是咱們急需的東西,不然就憑我車上那幾包餅幹,不出壹星期咱倆就得活活餓死!”
“那還等什麽呀,想辦法先把食物弄到手再說啊……”
丁莉趕緊推了推陳光大,而陳光大點點頭就說道:“也好!咱們先下去摸摸他們的底再說,萬壹不行妳就直接上去色誘,小夥子最喜歡妳這樣成熟的人妻了!”
“不行!絕對不行,妳把我當什麽人了……”
丁莉臉色壹變,急忙捂住自己的胸部就冷聲道:“我告訴妳陳光大,我在床上的確很放的開,但妳也別把我當成婊子了,我除了劉少宇就壹個前男友,妳要不是我第三個男人,我丁莉走出去就被活屍咬死!”
“試試妳而已嘛,激動什麽啊……”
陳光大壹臉壞笑的直起身來,丁莉立馬捶了他壹拳沒好氣的說道:“就屬妳心眼多,我穿的性感就代表我很騷啊?真不知道妳什麽邏輯,哼~趕緊下去忽悠吧,別把老娘賣了就行!”




第八章 屍變
“哢拉~”
陳光大直接推開車門跳了下去,誰知他剛想開口打招呼,對面卻齊齊發出了壹聲驚叫,手忙腳亂的就開始滿地找武器,陳光大急忙叫道:“哎哎~千萬別誤會,我們都是大活人,可不是活屍啊!”
“哎呀~妳怎麽突然冒出來了,可嚇死我們了……”
那叫杜娟的女孩立馬氣憤的嚷嚷了起來,但幾人明顯都松了口氣,陳光大急忙拿出壹包香煙走了上去,笑道:“我剛剛在車媗巨鴝p們說話了,覺得這小兄弟的建議十分不錯,正好妳們的車又被撞壞了,那不如都坐我的車,咱們壹起搭個夥怎麽樣?”
“謝謝!不會……”
兩個男孩都擺擺手拒絕了香煙,但高大男孩卻十分警惕的看著車堛漱B莉,陳光大馬上就把丁莉給叫了下來,摟著她就說道:“放心!我們都是良民,這是我女朋友丁莉,地稅局的公務員呢,我是搞殯葬服務的,西大街上那家光大殯葬壹條龍就是我開的!”
“妳們被咬過或者抓傷過沒有……”
男孩終於說出了他的警惕所在,而陳光大馬上就和丁莉轉了壹圈,然後笑呵呵的說道:“我這衣服都爛了,我女朋友也就壹條裙子,身上有沒有傷壹眼就能看出來了吧,妳們盡管放心好了,我們肯定不會變活屍的!唉~不過……這位姑娘的狀態好像不怎麽好呀?”
“這是我表妹,剛剛撞車讓她受了點腦震蕩,我可以保證她沒有受傷……”
男孩很負責任的讓短發女孩轉了壹圈,女孩除了臉色難看的厲害之外,身上的確沒有任何的傷口,陳光大立馬打著哈哈說道:“我這也是為了大家好嘛,謹慎點沒壞處,那妳看這搭夥的事情怎麽樣啊?人多力量大,咱們也好互相有個照應嘛!”
“劉磊!不行就帶上他們吧,怎麽說都是老鄉啊……”
杜娟倒是善解人意的看了看高大男孩,而劉磊稍稍猶豫了壹下便說道:“可以是可以,但妳們要想加入就必須由我當隊長,凡事都得聽我的命令,我也不瞞妳們,我在求生方面算是很有經驗吧,就算把我扔到深山老林堻年都餓不死我!”
“沒問題!我舉雙手雙腳贊成,以後妳說什麽就是什麽,我們跟定妳了……”
陳光大急忙把腦袋點的就跟不倒翁壹樣,他真是巴不得有人來當這個出頭鳥,而丁莉也笑著說道:“隊長向來都是能者居之嘛,小劉妳壹看就是個有大本事的人,哎呦~瞧我這張破嘴,應該叫隊長才是啊!劉隊長~”
“好!那咱們就趕緊行動起來,我先把我的求生裝備都拿出來,然後我再跟妳們詳細說說我的計劃……”
劉磊頗為興奮的搓了搓手,急忙就打開了他車的後備箱,竟然從堶惟鴠X了兩只碩大的收納箱來,等打開箱子壹看,陳光大立馬就震驚的叫道:“我的天!妳還真是個求生達人啊,妳不會隨時都在等著跑路吧?”
“那當然!作為壹個合格的求生者,我隨時都等著災難降臨……”
劉磊相當得意的笑了笑,而他的箱子堸ㄓF滿滿當當的壓縮食品之外,諸如工兵鏟、指南針、匕首以及打火石之類的求生裝備,竟然都是壹應俱全,另壹只收納箱堿あ僋棯\了壹整套的防暴盔甲。
“活屍可是我期盼已久的東西啦,為了這壹天我可沒少花精力啊……”
劉磊精神抖擻的穿上了壹整套的防暴盔甲,除了少了頂頭盔之外,簡直就是武裝到了牙齒,而他拍拍硬梆梆的胸甲就說道:“盔甲我只準備了壹套,不過作為妳們的隊長,我肯定會帶頭沖鋒的,妳們就大膽跟著我吧!”
“嗯嗯嗯!我眼神還不錯,就負責給妳們墊後了……”
陳光大再次把腦袋點的跟抽風壹樣,如此仗義的隊長他真想上去親他壹口才過癮,而劉磊跟著就嚴肅了起來,蹲下身鋪開了壹張畫滿記號的地圖,陳光大趕緊蹲過去給他用手機照著。
“我已經全面研究過整座城市,制定了多種應對突發狀況的計劃,不過我們所處的位置十分不利,最有利的幾座山頂.我們是去不了了,目前離我們最近也最有利的位置就是廣電大廈了……”
劉磊忽然重重的指向了壹個紅色圓圈,陳光大立馬驚訝的眨了眨眼,沒想到蘇瞳被困的地方反而是最有利的位置,而劉磊跟著就說道:“廣電大廈雖然不算高,但夜間那堛眯w沒多少人,而且電視臺都會常備發電機,他們的訊號塔就是我們聯絡外界的最佳工具,只要有救援我們壹定會得救的!”
“不錯!說的相當有道理,我們果然有壹個好隊長啊……”
陳光大立刻喜上眉梢,如果在跑路的同時,還能順便再把夢中情人給救了的話,這種壹舉兩得的美事那肯定是再好不過,他仿佛已經預見蘇瞳感激涕零的撲到他身上,吵著嚷著非要以身相許不可了。
“電視臺不能去……”
丁莉突然上前壹步打斷了他們的話,指著陳光大就氣憤的說道:“妳可別為了妳的小情人在這昧著良心啊,那電視臺堛漪‵苀點都不少,妳小情人可在電話婸〞熙清二楚,咱們去了可就是白白送死!”
“不會吧?電視臺哪來那麽多活屍的……”
劉磊很是震驚的揚起頭來,但陳光大卻惡狠狠的瞪了丁莉壹眼,丁莉臉色壹白立馬意識到自己失態了,只好委屈的說道:“我……我說的是事實嘛,那麽多活屍肯定不能去的,再說妳為了壹個床都沒上過的女人也不值得啊!”
“嗯哼~我想起來了,電視臺過幾天就是臺慶,他們都在加班搞節目,的確不能過去……”
陳光大尷尬的咳嗽了壹聲,當這麽多人的面他也不好跟丁莉那娘們計較,而劉磊只能懊惱的重新研究起地圖來,但就在陳光大不經意的轉頭間,壹雙灰蒙蒙的眸子卻忽然印入了他的眼簾,他壹下就跟彈簧般狠狠蹦了出去,指著劉磊的表妹就大叫道:“小心!她變活屍啦!”
“吼~”
陳光大的話還沒有落音,短發女孩竟然壹下就從地上跳了起來,壹把按住劉磊嗷的就是壹口,劉磊的耳朵瞬間就被她活活撕了下來,痛的他在地上連連慘叫,滿臉都是恐怖的鮮血。


第九章 出師未捷身先死
“呀……”
杜娟等人也立馬驚慌失措的逃了出去,壹看劉磊居然被他表妹給死死的按在地上,怎麽推打就是掙脫不掉,要不是他那壹身塑料盔甲護體,肯定不止咬掉耳朵這麽簡單,並且她壹口下去就能把盔甲咬的嘎嘎作響,恐怖的咬合力簡直是異常的驚人。
“我靠!怎麽好端端就變活屍了?她也沒受傷啊……”
陳光大也目瞪口呆的站在那堙A完全不明白那小丫頭怎麽變的活屍,但杜娟趕緊推著身邊的小夥急聲道:“王立群妳別楞著啊,快上去拉開他們啊,劉磊就快不行了呀!”
“我…我……”
誰知王立群壓根就不敢上前,畏畏縮縮的舉著工兵鏟渾身發抖,但陳光大卻劈手奪過他的工兵鏟,沖上去“咚”的壹下就劈在了女孩的腦門上,鋒利的工兵鏟瞬間就削掉了女孩的天靈蓋,女孩身子壹軟立刻就趴在劉磊身上不動了。
“救命!救命啊……”
劉磊手忙腳亂的踹開女孩的屍體,捂著耳朵在地上拼命的嚎叫,陳光大急忙撲上去捂住他的嘴巴,厲聲罵道:“別他媽嚎了,再嚎活屍都給妳嚎出來了!”
“救救我!快救救我啊,我被她咬了啊……”
劉磊驚慌失措的拽著陳光大的胳膊,滿臉乞求的看著陳光大,而陳光大掏出手機就在他耳朵上仔細照了照,見他的耳朵已經變成了壹個可怕的血洞,便拍拍他的肩膀說道:“還行!傷口不算大,應該只是撕裂傷而已!”
“對對對!她的嘴巴並沒有碰到我的傷口,我肯定沒事的……”
劉磊欣喜無比的看著陳光大,而陳光大卻轉身從箱子堮野X了壹根繩子,十分認真的說道:“我以前遇上過壹個被僵屍咬傷的道士,他教了我壹個驅除屍毒的辦法,對付活屍毒應該也有用,不過這法子有點疼,妳千萬別亂動啊,萬壹弄砸了可是妳自己倒黴!”
“好好好!我不動、我不動……”
劉磊忙不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