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fb臉書
google
愛戀頻道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不死神凰05
寫字板
2018/4/25發行
九極戰神10
少爺不太冷
2018/4/25發行
懶神附體12
君不見
2018/4/25發行
修真聊天群25
聖騎士的傳說
2018/4/25發行
凌天神帝26
君天帝
2018/4/25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37
匣中藏劍
2018/4/25發行
完美神醫40
步行天下
2018/4/25發行
天道圖書館57
情痴小和尚
2018/4/25發行
至聖之路90
永恆之火
2018/4/25發行
翻天印04
火槍手
2018/4/27發行
無敵煉藥師07
憤怒的薩爾
2018/4/27發行
修真醫聖09
超級老豬
2018/4/27發行
絕代神主20
百里龍蝦
2018/4/27發行
仙帝歸來26
風無極光
2018/4/27發行
天界戰神49
笑南風
2018/4/27發行
妙醫鴻途53
煙斗老哥
2018/4/27發行
鬥神傳承56 完結
浮兮
2018/4/27發行
最強紈褲79
夏日易冷
2018/4/27發行
不死神凰06
寫字板
2018/5/2發行
仙武都市10
月藏鋒
2018/5/2發行
九極戰神11
少爺不太冷
2018/5/2發行
懶神附體13
君不見
2018/5/2發行
凌天神帝27
君天帝
2018/5/2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34
千杯
2018/5/2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38
匣中藏劍
2018/5/2發行
天道圖書館58
情痴小和尚
2018/5/2發行
終極戰兵74
梁七少
2018/5/2發行
無敵煉藥師08
憤怒的薩爾
2018/5/4發行
末日戰神11
北極熊
2018/5/4發行
絕代神主21
百里龍蝦
2018/5/4發行
修真聊天群26
聖騎士的傳說
2018/5/4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32 完結
飛牛
2018/5/4發行
完美神醫41
步行天下
2018/5/4發行
妙醫鴻途54
煙斗老哥
2018/5/4發行
最強紈褲80
夏日易冷
2018/5/4發行
至聖之路91
永恆之火
2018/5/4發行
翻天印05
火槍手
2018/5/9發行
修真醫聖10
超級老豬
2018/5/9發行
仙武都市11
月藏鋒
2018/5/9發行
九極戰神12
少爺不太冷
2018/5/9發行
懶神附體14
君不見
2018/5/9發行
仙帝歸來27
風無極光
2018/5/9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35
千杯
2018/5/9發行
不死道祖40
仙子饒命
2018/5/9發行
修煉狂潮61
傅嘯塵
2018/5/9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公告〕 小說頻道--站規 630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道緣浮圖 》作者:煙雨江南 194
轉帖:創世中文網仙俠小說《蒼穹九變》作者:風起閒雲 118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君臨星空》作者:風消逝 107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神魔》作者:血紅 103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召喚聖域》作者:殘唱 66
轉帖:起點武俠小說《北梁悍刀行》作者:天山飛狐 43
轉帖:縱橫奇幻小說《滄海紀》作者:蘇公子南伽 32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天蒼黃》作者:有時糊塗 27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穿越諸天當邪神》作者:欽定 26
本週熱門留言
〔公告〕 小說頻道--站規 630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道緣浮圖 》作者:煙雨江南 194
轉帖:創世中文網仙俠小說《蒼穹九變》作者:風起閒雲 118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君臨星空》作者:風消逝 107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神魔》作者:血紅 103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召喚聖域》作者:殘唱 66
轉帖:起點武俠小說《北梁悍刀行》作者:天山飛狐 43
轉帖:縱橫奇幻小說《滄海紀》作者:蘇公子南伽 32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天蒼黃》作者:有時糊塗 27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穿越諸天當邪神》作者:欽定 26

 
 暱稱:
 密碼:
 

轉帖:起點玄幻新書《不朽凡人》作者:鵝是老五
發言人:搬運工  IP114.237.*.*  日期:2016/11/21 10:54 


http://book.qidian.com/info/1003307568
我,只有凡根,壹介凡人! 我,叫莫無忌! 我,要不朽!
楔子


“當……”壹個玻璃杯落在地上,茶水四溢。壹名身穿旗袍的漂亮女子站在門口,呆呆的看著瘋狂大笑的莫無忌,好壹會才顫抖的說道,“無忌,妳成功了?真的成功了?”

莫無忌看見了門口的漂亮女子,知道若茵是來給他送茶的。若茵顯然和他壹樣,也是被這個消息驚住了,這才在激動之下,將水杯落在了地上。

“若茵,這次絕對沒有錯誤。我剛才嘗了半瓶,能清晰的感受到壹條經脈被開辟出來,就好像壹條火線燃燒壹般,然後經脈漸漸拓展。此刻經脈還在開拓當中,我們成功了。”

莫無忌帶著抓住瓷瓶,激動的走到女子面前,抓住她的雙手,“若茵,這些年來,我為了研究開脈藥液,反而要讓妳照顧我,妳辛苦了。我們這就結婚,然後開壹個公司,專門生產這種開脈藥液。我相信,我們的公司很快就會轟動整個世界。”

女子終於平復下來,依然顫抖聲音說道,“藥方收好了嗎?”

莫無忌點點頭,“若茵,不用擔心,所有的資料都在我那臺筆記本電腦上,我給妳看看……”

莫無忌說完,轉身走向筆記本電腦。

就在此時,他忽然感覺到後心壹涼,跟著是壹種撕裂的痛楚。隨即他看見了壹個刀尖從他前胸出現,那是壹柄從他背後刺入,穿過他心臟的尖刀。

痛楚帶來了極度的暈眩,渾身的氣力都在慢慢消失。莫無忌慢慢的回過頭,用茫然的目光看著抓住刀柄的夏若茵,睜大眼睛喃喃問道,“若茵,為什麽?為什麽?”

他到現在還不相信,背後向他捅了壹刀的會是他相戀多年的戀人,會是這個他毫無保留的女人。

“對不起,無忌,對不起……”夏若茵的手在顫抖,整個人都在戰栗。她親手殺了相戀十多年的戀人,親手殺了這個對她毫無保留的男人。

兩顆豆大的眼淚從莫無忌的眼角滾出,他覺得身體越來越冰涼。他的知覺漸漸消失,眼中的光芒也開始散亂,可是他依然不願意閉上雙目,只是盯著夏若茵,“如果妳要那個配方……妳只要說壹下……我就會給妳……為什麽……”

他不是為了生命要消失了而流淚,從記事起,他莫無忌就沒有流過淚。可是今天,他被傷的最深的不是背後的那道傷口,而是他的心。

也許就連夏若茵自己都不知道她在莫無忌心堛漲a位,只要她願意,他隨時可以為她去死。而今天,他願意為之去死的女人,親手在他背後將刀捅進了他的心臟。

也許是良久沒有得到答案,也許不願意死不瞑目,他那散去光彩的眼睛緩緩閉上,只有兩滴眼淚掛在眼角。

“啪塔……”夏若茵終於流下了兩行眼淚,眼淚落在莫無忌的眼角,將莫無忌的兩滴淚珠沖走。

(造化之門結束後,今天老五的新書《不朽凡人》終於和書友朋友們見面了。新書公眾章節是免費的,老五請求我們的書友朋友,能用起點的賬號閱讀,同時給我們新書壹個收藏。有推薦票的朋友,請為我們的新書送上壹枚寶貴的推薦票!來吧,讓我們壹起前進!)

第壹章 落魄王子



“瓜……”壹聲略帶淒切的叫聲驚醒了莫無忌,他揚起頭,正好看見壹只烏鴉孤單的從頭頂飛過,很快就和那淒厲的叫聲壹起消失的無影無蹤。

我這是在哪堙H莫無忌突然感覺到有些怪異。他似乎坐在壹個新堆積起來的低矮墳包之上,在他的身前還東倒西歪的跪了七八個小孩。壹名身穿碎花藍裙的少女,正挎著壹個竹籃站在他的身邊。

就在莫無忌驚疑不定的時候,忽然聽到身邊那名少女柔聲的說道,“大家真乖,今天糖果沒了,我們就玩到這堙A記得明天繼續來玩啊。”

這是在玩皇帝上朝的遊戲?這場景怎麽這麽熟悉?

莫無忌心頭大驚,這不是和小說中那個慕容復最後的下場壹摸壹樣嗎?慕容復為了復國最後瘋了,青梅竹馬的漂亮表妹王語嫣跟別人跑了,最後只有壹個丫鬟阿碧陪在他的身邊。眼前這個場景,正是慕容復復國無望最後瘋掉,阿碧叫了許多小孩來陪莫容復玩復國後的小兒遊戲。

“我王萬歲,我王再見,明天再來吃糖果哦……”眾小兒壹陣亂七八糟的話語之後,紛紛散去。

莫無忌目光所及之處,看見幾名年輕俊俏的男女正從不遠處走過。當他的目光落在其中那名紫裙女子身上的時候,壹時間甚至忘記了自己的處境,心堨u是驚嘆,居然有如此美女。

那名紫裙少女的目光也落在了慕容復的身上,眼堻z露出復雜的表情,有同情也有壹些幾乎看不出來的失望。另外幾名年輕俊俏的男女似乎對著他議論了幾句,這才壹邊笑著壹邊漸漸走遠。

不對……

莫無忌突然想到了壹個可怕的結果,難道我死後復活,然後真的重生到了慕容復的身上?這世界真的有靈魂穿越的事情?

還有我的靈魂為什麽會穿越?在這之前我又在做什麽?

想到這堙A莫無忌心頭就是壹陣抽搐的痛楚。他終於回憶了起來,在他研究出開拓經脈的藥液後,那個他可以為之付出生命的戀人夏若茵從背後給了他壹刀。想到夏若茵那壹刀,悲傷充徹了莫無忌的身心……

壹陣劇烈的頭痛讓他無法繼續想下去,亂七八糟的信息塞滿了莫無忌的腦海。足足壹兩個小時過去,莫無忌才弄明白了是怎麽回事。

這並不是宋朝,他也不是重生到了慕容復的身上。

這堿あ雂ㄛO地球,他所在的地方是承宇國的國都饒州,他原本的身份是壹個叫北秦的郡國王子,名字叫莫星河。之所以被他老爹起了壹個莫星河的名字,因為承宇國是星漢帝國下的壹個領主國,這個名字完全是向往星漢帝國而起的。

這壹片地方到底有多大,莫星河的記憶中沒有任何概念。只知道星漢帝國並不是唯壹的帝國,而每壹個帝國下都有許多領主國,每壹個領主國下又有許多的郡主國。

他原本所在的北秦郡國就是承宇領主國所屬,承宇領主國又隸屬於星漢帝國。

十九年前,北秦郡國的國主,莫星河的爺爺莫天城到承宇國都饒州後,就再也沒有消息。北秦郡國自然不可無主,但壹個郡國的國主需要領主國君認同才行。

如果莫天城不是突然失蹤,他可以直接將王位傳給兒孫,然後再向所在的領主國報備壹下就可以了。現在莫天城失蹤,還沒有來得及傳位,那北秦郡國下壹位王位繼承者就必須要親自到所在領主國,由所在的領主國君當面承認。

正因為這樣,莫星河的父母就帶著剛剛出生的莫星河來到了饒州,壹個是為了查訪莫天城的下落,還有就是莫星河的父親莫光遠為了得到承宇領主國的承認,繼承北秦郡國之王位。

原本很簡單的繼承,沒想到受到了多方阻礙。莫星河的父母散盡了無數錢財,經歷了十多年的奔波,依然沒有能繼承北秦郡國國主之位。

莫星河父母最後都病死在了饒州城,莫星河繼承了父親莫光遠的執念,壹心要繼承北秦郡國。可隨著莫星河的父母死去,莫家在饒州的人情用盡。年少的莫星河又奔波幾年無果,在得知北秦郡國被承宇國主收走後就徹底瘋掉,最後被莫無忌重生回來。

莫無忌也知道了之前看見的那個紫裙女子是誰了,紫裙女子叫聞曼珠,她的父親是承宇國的壹個侯爺,和莫星河的父母是至交好友。莫星河父母剛來承宇國的時候,還是有壹定身份地位的。所以兩家來往非常密切,莫星河和聞曼珠算是青梅竹馬,雖然沒有定下娃娃親,大家都默認了兩人長大了會在壹起。

隨著莫家繼承郡國的機會消失,莫星河的父母病逝,最後莫星河瘋掉,聞家就忘記了莫星河。長大後的聞曼珠也慢慢的疏遠了莫星河,轉而和別的世家公子走近。

兩滴淚水落在了莫無忌放在膝蓋的手背上,莫無忌揚起頭,看見了帶著壹道刀疤的淒然臉龐,這個落淚的少女年齡似乎比他現在的身體還要小。

這個少女自然不是阿碧,而是叫著煙兒。這是唯壹直跟在他身邊的人,身份僅僅是壹個婢女而已。可以說如果不是煙兒,根本就等不到他莫無忌重生過來,原本的那個莫星河就不知道死去多久了。

煙兒除了臉上有壹道刀疤之外,面色蒼白,頭發疏黃,完全沒有青春少女的那種活力。很明顯,這是營養不良造成的。

還是不對啊,莫無忌打了個激靈。莫家好歹也是壹個郡王家族,就算是莫星河的父親沒有辦法繼承到郡王之位,也不至於窮困潦倒病亡在饒州。難道不會離開饒州先回去?或者說難道北秦郡國沒有人來護衛或者送錢財?

這其中絕對有問題。

看見莫無忌揚頭看向自己,煙兒擦了擦略紅的眼睛柔聲說道,“王上,我們可以退朝了嗎?”

莫無忌低頭看了看身下的黃土包,心堣ㄕ在為煙兒嘆息,也為這個前身嘆息。這種小兒遊戲,煙兒每次帶他離開還必須要得到這種退朝的認同。

不過莫無忌很快就將這種嘆息丟在了壹邊,他最應該嘆息的是他自己。他不知道應該慶幸自己被如此暗算也沒有死掉,還是悲哀暗算他的人是他最重要的戀人,或者是悲哀他再也無法回到地球。

“王上,天已經黑了……”見莫無忌久久沒有說壹句話,站在莫無忌身邊的煙兒再次小心的說了壹句。

莫無忌看了看已從遠處樹梢落下去的殘陽,不知道是想到之前的莫星河,還是感嘆自己的命運,嘆息壹聲道,“回去吧……”

他看見煙兒驚詫的眼光,沒有任何解釋的心情,只好又嘆息了壹句,“退朝吧……”

說完他想要站起來拍拍身上的黃土,長久的盤膝坐在地上,讓他的雙腿有些發麻,好在身邊的煙兒及時扶住了他。

被煙兒扶住慢慢的走出稀疏的樹林,莫無忌也在整理著腦海中僅存的壹些東西。

“也不知道這是壹個什麽樣的世界……”兩人默默走了數分鐘後,莫無忌自言自語的說了壹句。

“王上,剛才妳說什麽?”煙兒沒有聽明白莫無忌的話,趕緊問了壹句。

莫無忌搖了搖頭,“煙兒,以後不要叫我王上了,就叫我的名字吧。”

以後要和煙兒壹起生活,終究還是要解釋的。

“少爺,妳身體大好了?”提著竹籃的煙兒驚喜的抓住莫無忌的手問道,她眼眶中轉動的淚珠和那發白卻顫抖的手指告訴了莫無忌,此刻她到底有多激動。

莫無忌略壹猶豫,笑了笑說道,“也許還沒有好徹底,很多東西都忘記了。但我不會再和之前壹樣,做壹些白癡才做的夢了。”

莫無忌怕自己會露出馬腳,索性說還沒有好徹底。

“那……”煙兒聲音顫抖,似乎想要說什麽,又不敢說出來。

莫無忌自然知道煙兒的意思,她是想要問他明天還要不要來玩這個兒童遊戲,又怕壹旦提起上朝會再次讓他復發。

拍了拍煙兒的手背,莫無忌笑了笑,“王上我已經做過,覺得也沒什麽意思,明天不用來了,明天還是想想怎麽活下去吧。”

煙兒忽地丟下手中的竹籃,‘撲通’壹下跪在地上,淚如泉湧,合什對著遠處不斷喃喃自語。


第二章 活著的艱難



莫無忌沒有去拉煙兒,他能夠感受到莫星河瘋了後,煙兒承受的壓力和苦難。此刻他只是看著遠處影影綽綽的高樓大廈,暗自握緊了拳頭,就算是從頭再來,哪又如何?

這媮鶱似君主制,科技卻也並不是壹無所有。有類似地球的公交系統,也有普通的電子機械設備,他還怕活不下去?

“煙兒,我們先回去吧。”莫無忌拉起了難以自己的煙兒,看著遠處的高樓說道。

就算是他從地球重生過來,估計也無法奪回屬於他的北秦郡國。

不去想做什麽郡王夢,想要在這個地方立足,莫無忌還是有十足的把握。前世他好歹也是壹個頂級的生物和植物學家,正是因為他發現了可以從數種植物中提取精華,合成壹種拓展人體經脈的藥液。這才被戀人暗算,最後重生到了這個地方。

從植物中提取出拓展人體經脈這種東西,其中的珍貴他並不是不清楚。經脈壹直存在於有和無的界限之間,盡管中醫中經常說到經脈。但事實上,有幾個人能真正找到經脈所在,並且在經脈上做文章?

可以想象,壹旦人體經脈被拓展到自身都可以感覺到的地步,那實力將會如何強大?估計隨便壹個拓展了經脈的人去參加奧運會長跑或者舉重,也有獲獎的希望。

唯壹讓他沒有想到的是,生死以之的戀人會暗算他。直到現在,他也不明白為何曾經生死相隨的戀人,要在他成功的那壹刻,用匕首從背後刺入他的心臟。

“是,少爺……”煙兒總算是平靜了下來,眼堣]多了壹些光彩。

莫無忌無奈說道,“煙兒,妳看我像少爺嗎?以後叫我的名字吧。過去的就過去了,今天是壹個新的開始,以後我的名字不再是莫星河,而是莫無忌。”

“是,少爺。”煙兒連忙應道。

莫無忌沒有再勸說,有些習慣和等級概念不是說改就可以改掉的,只好說道,“天要黑了,我們先回去吧,明天我想辦法去找個事情做做。”

盡管莫無忌還沒有回到家,他心埵迨w有了壹些模糊的概念。莫星河的父母雙亡,家財散盡後,莫家早就窮困潦倒。後來莫星河瘋掉,煙兒每天除了出去做事,還要帶莫無忌來玩這種無聊的遊戲,能活下來算是不錯了。

“少爺,妳不要去找事做。以後不用每天出來,我可以多兼壹份事情,足夠了。”聽到莫無忌說要出來找事做,煙兒忙不叠的擺手。

莫無忌看了看煙兒身上洗的有些褪色的衣裙,還有黃發上最簡單的發飾,沒有再說什麽。有些事情,不是用嘴可以說清楚的。那個莫星河到死了怕都不明白,煙兒帶著他活到今天有多麽艱難。

……

饒州城雖然也有城門和城晼A卻並沒有夜禁,無論白天黑夜,都可以隨意進出。

或者說,饒州城的城門和城晼A更多的是壹種象征意義,而不是為了戰爭建立的防禦。

莫星河壹心要復國,對饒州城的繁華與否並不在意,莫無忌只能從莫星河隱約的記憶中知道饒州很繁華。

在跟著煙兒走進饒州城後,莫無忌立即就感受到了這種繁華。寬敞街道中密集的人流和街道兩邊燈火通明的店鋪,讓莫無忌甚至懷疑這堥銋磪u是地球上的壹個現代都市。

這種繁華的地方自然不是莫無忌住的起的,兩人繞過繁華的街道,走了將近壹個小時,這才來到了壹片顯得有些雜亂的居住區。到了這堙A燈火壹下就昏黃起來。

莫無忌遠遠就看見了他和煙兒居住的雜貨間,哪怕房租便宜的幾乎等於沒有,也不是煙兒和他能負擔的起的。他和煙兒之所以還能住在這堙A顯然有房東的同情在其中,否則的話,他和煙兒也許連睡覺的地方都沒有。

“哎呦,王上回來了,本大爺趕緊讓路。”壹個突兀的聲音打斷了莫無忌觀察的思緒。

“****,妳讓開。”原本落後莫無忌半步低著頭的煙兒忽然上前壹步,就好像壹頭發怒的小豹子壹般,將莫無忌攔在了身後。

借助昏黃的燈光,莫無忌看見壹名頭發梳到油光可鑒的青年,他嘴婸△蛬偕艣開,事實上他人正站在路當中,根本就沒有半點讓開的意思。

“煙兒妹子,妳胡大哥今天特意去買了半斤豬頭肉,正準備給妳送去。妳這樣對我,我有些傷心啊。”這叫****的青年男子揚了揚手中的荷葉包。

莫無忌的肚子不爭氣的咕咕叫了壹聲,原本想繼續讓****讓開的煙兒看著****手中的荷葉包,有些猶豫起來。

“這就對了嗎,妳胡大哥和妳又不是外人……”****說話間,已經走了過來,另外壹只手摸向了煙兒的手背。盡管煙兒臉上有壹道疤痕,因為營養不好,身材沒有長開,依然不能完全遮去她的俏麗容顏。

煙兒眼埵釣Д簷洁A如果只是她壹個人,她根本就不會理睬****,可今天少爺壹整天都沒有吃東西,剛才肚子都餓的叫了。而且家堻s壹粒米都沒有,回去又能怎麽辦?

莫無忌豈能不知道煙兒心堜珝Q,他根本就不等****的手摸到煙兒的手背,揚腳就是壹下。

****根本就沒有想到莫無忌會在這個時候動手,被莫無忌壹腳正踹在胸口。

莫無忌就感覺自己踹到了壹塊鋼板壹般,強大的力量反震回來,接連退後了數步。

“少爺,妳沒事吧……”煙兒急忙跑了過來,將莫無忌扶住。

莫無忌看著僅僅被他踹退了壹步的****,心媥_驚不已。他這個身體現在的確很虛弱,但也不至於在偷襲的情況下,還沒有壹腳踹倒****。難道這個叫****的家夥會武?

“妳找死……”****沒想到壹直做著郡王夢,懦弱不堪的莫星河敢突然對他動手,頓時勃然大怒。手在腰際壹抹,拔出壹把尺長尖刀就沖向了莫無忌。

遠處幾名旁觀者看著****沖向莫無忌,並沒有人上前阻攔,甚至連說話的都沒有。

“****,趕緊住手。光天化日之下,妳敢行兇?”煙兒急的臉色更是發白,卻根本沒有註意到現在天色已晚。

“哈哈,老子早就想幹掉這個白癡了。今天這個白癡先對我動手,我就算是殺了他,最多也只是罰點錢而已。煙兒,我這是為妳好,妳以後就解脫了,跟著我有吃有穿……”****顯然沒有任何住手的意思。

煙兒焦急萬分,沒有任何辦法,只能將莫無忌攔在了身後。

此刻的莫無忌完全冷靜下來,在他的印象中,承宇國的確有這麽壹條律法。不管對錯,那就是在對方先動手的情況下,將對方殺了,也只是受到壹點錢財損失。

後悔已是來不及,莫無忌再次將煙兒拉在壹邊,冷靜的盯著****說道,“****,今天妳敢動我壹根汗毛,妳將死的很難看。”

****就好像聽到了最好笑的笑話壹般,狂笑道,“老子不敢動妳?那妳就睜開眼睛看看,老子敢不敢動妳……”

(謝謝我們的書友朋友們,今天新書第壹天,老五今天在書評區看見了眾多熟悉的名字。打賞、給推薦票、發書評老五在這埵A次感謝,還有叫我等待、五竹、淺笑菲菲等朋友開書就飄紅支持。這些都讓老五壓力很大,壹定要加倍努力,寫出讓朋友們都滿意的東西來。我們發書才幾個小時,收藏已近兩千,推薦票也壹兩千了。老五再次感謝,隨著收藏和推薦票增加,也許我們的書很快就能在起點首頁出現。)

第三章 只是凡根

天才壹秒記住『筆下文學 qu 】就算是我不是貴族了,我祖上曾經是郡王這個身份,妳敢動我,也足以讓妳剝皮抽筋。壹個郡王的後裔妳也敢動,豈不是要將我承宇國的尊嚴踏在腳下了?”

說到最後,莫無忌更是冷哼壹聲。

胡飛心堨縝b想著莫無忌到底是不是貴族,只要莫無忌不是貴族,哪怕刀在莫無忌手中,他也有十足的把握殺掉莫無忌。在聽到莫無忌這句話後,胡飛那壹點點念頭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立即說道,“王上,小人真是開了壹個玩笑。”

他心堣]在疑惑莫無忌為何變化這麽大。

“我現在已經不是王上了,滾吧,別讓我改變主意。”莫無忌隨手將胡飛的尖刀插在了靴筒中。

“是,是,莫少爺走好。”胡飛心疼的看了壹眼莫無忌收起了的尖刀,這才退去。

那把尖刀是也是他偶然得到的,壹直貼身收藏,沒想到今天被人拿走了,說不心疼那是假的。

“少爺,妳現在不是……”看見胡飛走遠,煙兒這才走過來小心的說道。

莫無忌打斷了煙兒的話,“我知道,我們先回去再說。”

煙兒不提醒,莫無忌也能猜測出來他應該不是貴族身份了。

……

兩人住的雜貨間很小,兩個木板床中間只有壹道破舊的簾布隔開。家堥S有任何值錢的東西,莫無忌也清楚,稍微有些值錢的東西都被煙兒變賣了,換成壹些便宜的糖果去哄騙那些小孩。

他的床前掛著壹面有些劃痕的鏡子,莫無忌從鏡子當中看見了自己的模樣。和前世有幾分相似,長發很是幹澀,卻被煙兒收拾的整整齊齊。臉色同樣略微蒼白,比起煙兒的面黃肌瘦要好的多了。除了眼神有些疲憊外,劍眉和高挺的鼻梁讓他看起來還算是壹個帥哥。

“少爺,我去路姨家借點米來……”壹進家門,煙兒就說道。她還有些可惜胡飛的那壹包豬頭肉,如果是她的話,她肯定不會要那把尖刀,而是要將那壹包肉要過來。

“等等……”莫無忌叫住了煙兒。

見煙兒回頭疑惑的看著自己,莫無忌才問道,“煙兒,那胡飛似乎會武啊,比我強很多。他壹個混混,從什麽地方學來的?”

在莫無忌的記憶中,這個世界似乎並不是什麽高手滿天飛的地方。他作為郡王的後裔都沒有學武,那胡飛就壹混混,憑什麽學武?

煙兒露出不屑的表情說道,“那胡飛不過是跟著別人學了幾招而已,壹個凡根,連開靈都不能,算什麽會武。我偶爾聽老爺說過,當初太爺爺可是築靈強者呢。”

“什麽是開靈?”莫無忌急切的問道,他的記憶當中,除了復國還是復國,竟然沒有半點別的記憶。難不成自己想錯了?這媮椄O壹個可以修煉的地方?

想到這堙A莫無忌心媦鬗蟆_來,如果真的是壹個可以修煉的仙俠世界,他壹定要瘋狂修煉,將來有壹天可以回到地球。他要當她的面親口問壹句,為什麽。

對莫無忌不知道開靈,煙兒並不覺得驚訝。她驚訝的是少爺之前對這些完全不關心,為何現在表現的這麽急切?

她還是將自己知道的說了出來,“開靈就是幫助有靈根的人激發靈根,開辟靈絡,只有激發了靈根和開辟了靈絡的人才可以修煉。聽說第壹次開辟出來的靈絡越多,靈根資質就越好。”

莫無忌立即就從煙兒的話中聽出來了兩個問題,要修煉首先必須要有靈根。其次,還要將自身擁有的靈絡激發出來。

“煙兒,老爺為何沒有讓我去開靈?”莫無忌語氣略帶壹些激動的問道。

煙兒語氣有些低落起來,“老爺來饒州後,壹直在奔波王位繼承的事情。後來才知道事不可為,這才想要讓妳走修煉的路。老爺湊齊了讓妳測靈和開靈的錢,最後檢測出來妳和老爺壹樣,都是凡根。凡根壹般情況下是無法開辟出來靈絡,也是沒有辦法修煉的……”

“什麽是凡根?”莫無忌心堻沈,依然問了出來。

死亡的事情都經歷過,還有什麽能讓他無法接受的?

煙兒可以感受到莫無忌那種極度的失落,她心媢蠔妊聲說道,“我聽老爺說,修煉的資質決定了將來修煉的成就。壹般來說,沒有靈根的就是凡根,也叫做廢根。所有的凡根擁有者,都是凡人。

有靈根的人才可以修煉,而有靈根的人其靈根等級又有區分。分為低品靈根,中品靈根,高品靈根和極品靈根。聽說還有人的靈根比極品還要好,至於是什麽樣的,我就不知道了。”

“我原來是凡根……”莫無忌終究無法忍受住心中的失落,在煙兒說完後,自嘲的說了壹遍。

煙兒安慰道,“少爺,就算是承宇領主國,擁有靈根的人也是極少數。大多數人都是只有凡根的凡人,那麽多凡人都可以過的很好,我們肯定也可以過的很好。”

莫無忌握緊了拳頭,“煙兒,明天我就去找壹個事情做做。我要積攢壹些錢財,準備再次開壹下靈。”

“啊……”煙兒似乎被莫無忌的決定驚住,隨即就明白了莫無忌的話是什麽意思,趕緊勸道,“少爺,千萬不要啊。當初老爺就是為了積攢錢財幫助少爺開靈,哪怕少爺測試出來是凡根,老爺依然堅持為少爺開靈,只是凡根是開辟不出來靈絡的。少爺開靈失敗後沒有多久,老爺就病故……”

煙兒說的很是隱晦,莫無忌也明白了煙兒話的意思。當初老爺如果不是為了幫他開靈,雖然窮困,也許還不至於病故。可見,開靈需要的錢財不是壹個小數目。但莫無忌經歷兩世,自然不是煙兒如此單純。莫光遠早不死晚不死,就是幫他檢測了靈根後就死,不壹定就是因為病故這麽簡單。看樣子,他就是要去開靈,也要小心壹些。

“煙兒,妳放心,我有把握賺到錢。今天妳也不要去路姨家借米了,明天開始,我來養妳。”莫無忌走到煙兒身邊,伸手撫了撫煙兒那營養不良略顯發黃的頭發。

煙兒也不過才十幾歲而已,可以想象的出來,當初莫星河父母雙亡,她要照顧瘋了的莫星河,付出了多大的代價?

路姨是他們的房東,路姨對他們已是很照顧。路姨只是壹個寡婦,自己過得同樣不是很好。經常還要去找她借米,這對路姨來說,也是壹個負擔。

他莫無忌好歹也是壹個頂級的生物學家,在壹個也算是有科技的地方,豈能被壹日三餐攔住?


第四章 壹飯之恩



命運的轉換本來就被夠催悲的了,但他並不在意。哪怕是成了壹個落魄王子,莫無忌依然沒有放在心上。最讓他失落和不甘的是他只是壹個凡人,壹個只有凡根的凡人。

在地球上,大家都是壹樣,哪怕不能修煉,他還可以從別的地方擊敗對手。在這堙A不能修煉,那就意味著永遠不會再有機會。

就算是他鐵定沒有靈根,在沒有親自去測試壹下,他還是不會放棄的。懷著這種患得患失的心情,莫無忌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麽時候睡著的。

莫無忌是被飯香誘醒的,睜開眼睛發現天早已大亮。他壹坐起來,就看見了門口破舊的方桌上擺著壹大碗米飯,還有壹碟鹹菜和半根黃瓜。

“少爺,妳醒了,洗漱後來吃飯吧。”不等莫無忌說話,壹直關註著他的煙兒就連忙欣喜叫道。

“妳昨晚沒睡?”莫無忌看著煙兒蒼白的臉色,還有那黑眼圈和疲憊的眼神,就知道煙兒壹晚上都沒有睡覺。

“我昨晚幫路姨去擺地攤了,昨天生意很好呢。”盡管煙兒很疲憊,莫無忌依然可以感受到煙兒的欣喜。

莫無忌明白這是什麽欣喜,因為生意很好,路姨給她的報酬也多。

從木板床上走下來,莫無忌走到煙兒的身邊,伸手摸了摸煙兒還是有些淩亂的頭發,良久沒有說話。

他肯定煙兒這樣通宵出去擺攤賺錢養活他,不是第壹次,她都已經習慣。那個白癡莫星河簡直是壹頭豬,靠壹個十幾歲的小姑娘養活不說,還每天做著郡王夢。在煙兒做事回來後,還要用辛苦錢去買糖果陪他玩上朝遊戲。

“少爺,妳昨天沒有吃多少,趕緊去洗洗吃飯吧。”煙兒感覺到少爺這次醒來後,是真的有了很多的改變,這讓她感到欣喜。

“妳先吃吧,我馬上就去洗。”莫無忌心堣仱_壹種憐惜和觸動,兩世為人,從未有人如此對他過。前世戀人因為性格冷漠,所以對他雖好,卻沒有這種觸動,最後還暗算了他。

煙兒急忙說道,“我剛剛吃過,少爺妳……”

煙兒的話沒有繼續說下去,他看見少爺走到她的木板床邊,慢慢的彎下腰,從枕頭邊拿起壹個被啃了壹小半的漆黑饅頭。

莫無忌沒有說話,他捏著這漆黑堅硬的饅頭,心堸翿o慌。剛才煙兒說吃過的時候,他就看見了煙兒嘴角邊的饅頭碎屑。

他緩緩將饅頭送到鼻下,壹股淡淡的餿味傳來。這散發出餿味的發黑饅頭,和那壹大碗白米飯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難怪這丫頭正在長身體的時候,還是壹頭黃發了。

也許是那餿味刺激了莫無忌的鼻子,他的鼻子有些酸,眼眶也有些發澀。

“少爺,那妳不能吃……”煙兒還以為莫無忌要吃黑饅頭,趕緊叫道。

莫無忌輕輕的抓住了煙兒比他更加粗糙的雙手,緩慢的說道,“煙兒,以後只要有大哥壹口吃的,就不會餓著妳。今天起就不要再出去通宵擺地攤了,記住大哥的話,從現在開始有大哥養妳。”

這壹飯之恩,讓莫無忌永世不會忘卻。

“少爺……”煙兒惶恐的叫了壹句,她有些擔心少爺今天是怎麽了。

莫無忌不敢再說下去,他拍了拍煙兒的手,走到了外面擦去了眼角的潮濕,急忙洗漱。

……

吃過早飯,莫無忌走出住處。盡管他強迫煙兒和他壹起分了早餐,也強迫煙兒上床休息後才出來,莫無忌心堥瓣ㄕn受。他要盡快找到壹份工作,好讓煙兒過的輕松壹些。

……

在整個承宇領主國,饒州城是最大最繁華的壹個城市。走在這繁華的街道上,莫無忌可以感受到饒州城的生活節奏並不會比地球上的大都市慢。

饒州公會,這堿O莫無忌要來找工作的地方。在這媯L論是找工作,還是雇工,大家都會選擇饒州公會。

走進公會,莫無忌就可以看見眾多招聘的窗口。有些是壹些大的工坊長期招工的地方,還有壹些是臨時招工的地方。除此之外,還有許多招人海報,以及各類求聘的信息。相對地球來說,這奡N是壹個多功能的人才市場。

公會實在是太大了,壹千多人在其中轉悠,依然讓人感覺到很是空曠。

莫無忌稍微轉悠了半圈,就看出來了,在公會堶惆熇堣H最吃香。栽種藥材的,還有壹種是勘探礦物的。

莫無忌搖了搖頭,難怪這媮鷁M也算是科技世界,到現在還沒有各種高級家電產品。敢情這媢儮q子科技人才並不重視,從聘請報酬就能看出。壹個專門從事機械的技術工,酬勞是從事栽種藥材酬勞的三分之壹,是從事勘探礦物酬勞的五分之壹。

莫無忌對這個並不在意,在地球他是生物學專家,又精通植物學。想在這塈銙份工作,對他來說,那是輕松無比。

簡單對比了壹下,莫無忌很快就發現有很多工作都適合他。

饒都植藥場,招收壹名藥材嫁接師,酬勞是每月三十銀幣。招收藥園勤工若幹,每月酬勞十枚銀幣,要求精通藥材,有經驗者優先。銅山礦坊招收探礦師壹名,礦物分解師壹名,酬勞均是每月五十銀幣。

作為壹個頂級生物學家,莫無忌認為他完全可以應聘礦物分解師。現在他找工作,並不是看這個工作是不是適合他,也不是看這個工坊是好是壞。對他來說,酬勞最高的就是最好的。因為這些工作,他都不會做很長時間。

就是礦物分解師了,莫無忌走向了銅山礦坊。就在他要站在後面排隊應聘的時候,在銅山礦坊旁邊的壹個窗口突然掛出壹個新的牌子,“承靈極丹工坊,緊急招收煉藥助理師數名,酬勞每月十枚金幣……”

莫無忌頓時止住了腳步,他知道在這堻q用的貨幣就是金幣、銀幣和銅幣。壹枚金幣可是能換取壹百枚銀幣,壹萬枚銅幣。壹個月酬勞十枚金幣,甩掉了別的工種幾十條街道了。這種好工作不去做,那實在是對不住他這個壹流生物學家。

煉藥不就是制藥嗎?在地球上,因為病毒抵抗能力增強,西藥漸漸被富豪們放棄,相反各種中藥,或者是植物提取的藥液更受青睞。作為壹個頂級生物學家和制藥高手,他不知道為多少家公司制過成品藥材。他每次出手都是以指導者身份出現的,哪壹次不是上百萬的報酬?

莫無忌近水樓臺,在承靈極丹工坊的招收告示剛剛掛出,就順勢在承靈極丹工坊的招聘窗口前壹坐,同時面帶微笑,盡量讓自己有氣場壹些的說道,“我要應聘貴公司……唉,是貴工坊的工作。”

承靈極丹工坊招聘的人是壹名中年婦女,看起來很是精明能幹。她看見莫無忌就這樣坐在窗口前,並沒有拿出什麽東西,略微有些疑惑的問道,“請問妳要應聘我們工坊的哪壹個工種?”

“我就應聘貴工坊剛剛掛出來的煉藥助理師……”

莫無忌話還沒有說完,就感覺到了不對,因為他說出這句話後,周圍明顯的寂靜了起來。這壹刻,似乎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那名中年婦女也壹臉震撼的看著莫無忌,好壹會才醒悟過來,語氣恭謹的問道,“請您出示煉藥助理師資格證書原件……”



第五章 有些事情我很忌


這次輪到莫無忌自己牙疼了,他沒想到這媕雩u和地球上壹樣,也要畢業證書這個敲門磚。看樣子,就算自己去應聘別的工作,沒有畢業證書,壹樣行不通。

看見這名招聘的中年婦女臉色越來越不好看,莫無忌只好尷尬的笑了笑,“這個……我也是在家自學的,所以還沒有什麽完業證書,也沒有導師。”

“哈哈哈……”這次終於有人大笑出聲,敢情這個讓眾人覺得驚艷的煉藥助理師僅僅是壹個吹牛搞笑的家夥。

承靈極丹工坊的這名招聘者沒有笑,而是臉色陰沈的可怕。承靈極丹工坊在整個承宇領主國也是數壹數二的煉藥工坊,竟然有人敢來這媕葷辿o。

看見這名中年婦女臉色難看,似乎要發作的出來,莫無忌心道不好。就在這個時候,壹個突兀的聲音打斷了想要說話的莫無忌,“咦,這不是我們的王上嗎?我王在上,怎麽我王親自來公會了?今天不用去城外樹林上朝?哦,對了,我王是來巡察這堙C妳看看我,可真是沒有禮貌,趕緊參見王上。”

語氣帶著譏諷和輕佻,哪埵野b分他嘴婸〞甄宏炕C

莫無忌回頭看見走過來的是壹名身穿灰色休閑服的年輕男子,這男子他見過,昨天晚上似乎和聞曼珠走在壹起的幾個青年男女之壹。長的還算是不錯,人看起來有些浮華。

“他就是那個北秦郡國的……”招聘的中年婦女恍然明白過來,臉上的憤怒也消失不見。人家壹個腦子不正常的人,妳有什麽好憤怒的?

周圍旁觀的人更是哈哈大笑,顯然都覺得莫無忌是來搞笑的。

“趙旭,妳覺得很好笑嗎?”壹個清冷的聲音響起,公會堶惜j笑的聲音就好像關起來了壹般,突兀靜止。

壹名身穿紫裙的少女站在了公會門口,少女纖腰長發,俏麗的容顏讓整個公會頓時失色。這些其實不是重點,重點是這個少女大部分都認識。承宇領主國饒閑郡侯聞莒的獨生女聞曼珠。

壹個郡侯在整個星漢帝國就好像大海中的壹滴水,什麽都不是。但在饒州這個公會堶情A那絕對是有最頂級份量的。

“曼珠……”趙旭臉色尷尬的叫了壹句,只是因為聞曼珠難看的臉色,他沒有敢繼續說下去。他心埵釣ヱ嵼活A因為剛才沒有看見聞曼珠過來,之前在聞曼珠眼堹d下來的好印象毀於壹旦。曾經他可是在聞曼珠面前評價過莫無忌,說莫無忌是情有可原。今天的壹句譏諷,讓他原形畢露。

聞曼珠沒有理睬趙旭,而是走到莫無忌身前,取出壹個布袋遞給莫無忌,“星河,這個妳拿回去給煙兒吧。”

布袋中發出了的叮當聲音,莫無忌就知道那是金幣的碰撞。對於急需用錢的莫無忌來說,不要說這麽多金幣,就算是壹枚銀幣那都是他極度渴望的。

對聞曼珠,莫無忌既沒有好感也沒有惡感。對於她拋棄落魄甚至已經瘋了的莫星河,莫無忌也不會覺得憤怒無比。這種人在地球太多了,太現實。如果莫家落魄,莫星河瘋掉,聞曼珠依然不棄不離,那才是怪事。這個世上能共富貴的太多,又有多少人可以共患難呢?

因為他的遭遇還有這個前身的遭遇,讓他沒有任何興趣結交聞曼珠這種女人。哪怕聞曼珠再漂亮,他也不想和這種女人扯上關系。他渴望錢,也不會去拿聞曼珠這個女人的錢,他莫無忌有莫無忌的生存方式,他有他的傲骨。

莫無忌想到了煙兒,煙兒就對他不棄不離。如煙兒這樣的女孩又有幾個?壹生中能遇見壹個,已經是敲破了無數木魚求來的。經歷過,莫無忌才更加清楚,這有多麽可貴。

“既然是給煙兒的,那妳就自己去給吧。”莫無忌說完轉身就走,走了兩步後,他忽然停了下來,再次回頭道,“對了,我叫莫無忌,不是莫星河。百無禁忌中的無忌,當然,我並不是百無禁忌,也有些事情是我很忌的。”

聞曼珠聽到莫無忌的話,竟然有了瞬間的悸動,這是改名了嗎?看見莫無忌繼續要走,她反應過來,趕緊叫道,“星河……無忌,煙兒不願意收,妳帶給……”

煙兒不願意收?莫無忌忽然想要哈哈大笑。這丫頭對我的脾氣,好,就是好。

“我聞家的煉礦工坊需要雇人,妳如果有興趣的話,可以去……”聞曼珠忽然有壹種發自心底的感覺,眼前的莫星河,不,是莫無忌,他再也不是那個頹廢做著郡王夢瘋了的落魄王子。他變了,那種糞土萬戶侯的傲氣讓她清晰的感受到了對方的改變。

莫無忌再次停了下來,他看著聞曼珠說道,“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煉礦人?就是那個煉藥助理師我也懶得去做了,要做就做煉藥師。”

“哈哈哈……”莫無忌說完哈哈大笑,狂放豪邁盡顯。

他不是故作豪邁,而是心有感觸。比起那個暗算自己的女人,聞曼珠好了不知道多少倍。可嘆他壹心撲在了生物藥學研究上,竟然連身邊的女人是什麽樣的都不清楚。

重活壹世,他莫無忌訣不允許這種事情再發生,訣不允許。

“哈哈……”公會大廳再次笑聲壹片,顯然沒有人認為莫無忌說的話是真的。更多的人都認為莫無忌並沒有康復,只是他瘋狂的方向從郡王換成了煉藥師。

如果說莫無忌成為郡王還有壹線希望的話,那他成為煉藥師,那是半點希望都沒有。


第六章 丹漢煉藥



“年輕人,等等”就在莫無忌即將走出公會大門的時候,壹個略顯蒼老的聲音叫住了他。

莫無忌回頭看見的是壹名中年男子,他的容貌看起來遠沒有他的聲音那麽蒼老。

“妳叫我?”莫無忌打量了壹番這個中年男子,這是壹個眼神極為銳利的家夥,似乎壹切東西在他的眼中都無可遁形。

“沒錯,是我叫妳。如果妳不介意的話,我們可以找壹個安靜的地方談談。”中年男子說完,指了指公會大廳邊上的茶室。

莫無忌呵呵壹笑,“我當然不在意。”

……

看著莫無忌和那中年男子走向公會茶室,公會大廳中的人紛紛議論起來。

“剛才那是丹漢煉藥的坊主陸九鈞吧?誰都知道那家夥是假煉藥助理師,難道他要招收那個瘋子?他不怕自己的工坊再次倒閉?這腦子好像不大靈光啊。”

“嘿嘿,妳也知道說再次。陸九鈞如果腦子靈光的話,就不會將丹漢煉藥帶垮了。這家夥給人第壹眼很精明,其實真不精明,看看丹漢煉藥就知道了。”

“陸九鈞腦子不大靈光誰不知道?可惜了丹漢煉藥,那曾經是我承宇領主國的數壹數二的大煉藥工坊,就算是在星漢帝國也是排的上號的。現在只是壹個小作坊而已,再過壹段時間,就要銷聲匿跡咯……”

“誰讓人家命好,能夠繼承丹漢煉藥。就算是跨了,好歹也曾經擁有過。至少人家不用和我們壹樣,在這塈鋮が窗C”

……

議論紛紛的話語,莫無忌是聽不到的了。此刻他已經和陸九鈞坐在了茶室當中,陸九鈞叫了壹壺饒城春曉。

淡綠的茶水倒出來,散發出淡淡的清香。莫無忌忍不住端起杯子喝了壹口,滿嘴余香,渾身舒暢,他有些忍不住的贊了壹聲,“好茶。”

前世莫無忌對喝茶不講究,他畢竟處於那個高度,各種各樣的好茶都喝過,還真沒有幾樣能和這個茶相比。況且莫無忌還可以看出這茶是隨便沖出來的,沒有講究各種細節,否則的話味道可能還會更上層樓。

陸九鈞微微壹笑,“饒城春曉是承宇國三大名茶之壹,每年都會進貢壹些給帝國王室。我們喝的僅僅是老葉做的,這老葉,也不是壹般人可以喝得起的。我先自我介紹壹下,鄙人陸九鈞,現在是丹漢煉藥的坊主……”

說到這堙A陸九鈞特意停下了話看著莫無忌。他相信莫無忌必定會接著說,原來是丹漢煉藥,這我知道。

莫無忌聽出來了陸九鈞的意思,看樣子這個丹漢煉藥還真不簡單,他還是略帶歉意的說道,“抱歉,陸坊主,我還真沒聽說過丹漢煉藥。”

陸九鈞張大嘴巴,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莫無忌的話。在饒州,還有誰沒有聽說過丹漢煉藥?哪怕丹漢煉藥已經垮掉,眾多的商鋪和各地工坊被別人吞掉,可這也是幾年內的事情,名氣不會跌的這麽快吧?

訝異的片刻後,陸九鈞就明白過來,自嘲的說道,“看樣子是我自作多情了,莫公子壹心復國,自然不會在意壹些商業上的事情。”

莫無忌見陸九鈞明白,也不再轉彎,直接說道,“陸坊主知道我的來歷,想必不會是來邀請我去做煉藥師的吧?”

他剛才在公會堶惆g言要做就做煉藥師,但莫無忌很有自知之明,沒有人會將他的狂言放在心上。

陸九鈞端起茶杯喝了壹口茶,不慌不忙的放下茶杯,面帶笑容的說道,“莫公子還真說對了,我就是來請莫公子去擔任我丹漢煉藥首席煉藥師的。”

這次輪到莫無忌驚詫了,他下意識的頓住了端茶杯的手,完全不明白的問道,“陸坊主難道沒有聽說過我的事情?妳就確定我剛才不是在吹牛?或者是正常人說的話?”

陸九鈞淡定的說道,“我煉藥不行,但自認這雙眼睛還不錯。公子剛才狂言的時候,眼堛漲菻H和渾身的精氣神,那絕對不是吹牛可以做出來的,也不是壹個腦子有問題的人可以做到的。再說,公子剛才的話更是給了我信心,那絕對不是壹個不正常人說出來的。所以,我賭壹把,莫公子說的是真的。怎麽樣,莫公子,有沒有興趣和我合作壹次?”

說完,陸九鈞又補充了壹句道,“對了,我還有壹個外號,叫陸瘋子。我丹漢煉藥之所以敗的如此迅速,就因為我曾經瘋狂的決定。”

陸九鈞這話連他自己都不相信,他自然不會是因為莫無忌的自信就要聘請莫無忌。也許有這方面的壹點點因素,更重要的是壹個只有他清楚的原因。那就是莫無忌的爺爺莫天城還有壹個別人都不知道的身份,煉藥師身份,還是壹個水平很高的煉藥師。

他陸家的丹漢煉藥之所以能在饒州成名,就是因為北秦郡王莫天城。盡管他爺爺和莫天城是朋友,陸家為了得到莫天城的煉藥支持,也付出了極重的代價。

換句話說,如果不是因為丹漢煉藥絕大多數利潤都砸到莫天城身上去了,丹漢煉藥也不會敗的這麽快。所以莫無忌說自己是煉藥師,別人不相信,他心堿O有點相信的。換成他自己是煉藥師,他也會傳給子孫後代,更何況莫無忌還如此自信。當然,這件事無論莫無忌知道不知道,他都不會去解釋。

聽到陸九鈞的話,莫無忌反而淡定了下來,他不大相信陸九鈞真的是因為判斷自己沒有說假話,就要聘請他做首席煉藥師。天上不會平白掉餡餅,這個道理莫無忌很是清楚。若對方真是這樣壹個冒失的家夥,估計也沒有丹漢煉藥。

“怎麽?難道莫公子真的是大話?我要聘請的時候,反而不敢了?”陸九鈞見莫無忌不說話,再次擠兌了壹句。

莫無忌並沒有因為陸九鈞的擠兌而有任何波動,喝了壹口茶後才說道,“可以加入,不過我的報酬是多少?”

“每月五十枚金幣,丹漢煉妖提供住處,除此之外,只要不是不合理的要求,丹漢煉藥都會盡量滿足妳。”陸九鈞說完,盯著莫無忌。他不相信莫無忌可以拒絕這麽高的酬勞,這個酬勞自然比不上壹個真正煉藥師的酬勞,卻比剛才承靈極丹工坊的助理煉藥師高出數倍了。

按照他的猜想,他的這個報價壹出來,莫無忌必定會激動的站起來。

可事實讓他很是失落,莫無忌就好像沒有聽到他的話壹般,淡定的喝了壹口茶。在陸九鈞有些沈不住氣的時候,他才問了壹句毫不相幹的話,“陸坊主,我聽說開靈是最耗錢的,不知道開靈要多少錢?”

莫無忌可不是沒有見過錢的人,他之前為了十枚金幣激動,那是因為那個時候沒有人慧眼認識他,他先臨時找壹份工作養活他和煙兒而已。就算是應聘上了,他最多做壹個月,也會走人。

而眼前的陸九鈞肯定不會讓他只做壹個月走人,必定要簽什麽合約之類的玩意。

陸九鈞疑惑的看著莫無忌,莫無忌去開過靈,結果是凡根他也聽說過,現在莫無忌問這個是什麽意思?

盡管不知道莫無忌的用意,他還是仔細的回答道,“開靈有三種方式,第壹借助靈藥開靈,這也是最常用的開靈方式。花費根據靈藥的等級而不同,價格最低的都在壹萬金幣往上,第二種是……”

莫無忌歉意的打斷了陸九鈞的話,“陸坊主,既然價格最低是壹萬金幣,那肯定有壹個價格最高的,請問最高的是多少啊?”

陸九鈞呵呵壹笑,“價格最高的是沒有價格,聽說最珍貴的靈藥將整個承宇國賣了也買不起。”

原來是這樣,不知道當初莫星河的父母為他開靈用了多少錢的靈藥。這可以猜測的出來,靈藥價格越低,那開靈的效果肯定是越差。

陸九鈞繼續說道,“第二種是借助強者幫忙開靈,這種收費那都是根據強者的心情了。壹般都不會低於十萬金幣,開價數百萬也不高。第三種是借助開靈陣開靈,這種手段在我承宇國是沒有的,聽說星漢帝國有開靈陣,那都是有壹定明顯資質的人才有機會進去開靈。”

莫無忌沈默不語,無論是哪壹種開靈,就算是他壹個月拿壹百金幣,那想要賺壹筆錢去開靈要到哪壹個猴年馬月?

“陸坊主,妳去開過靈嗎?開靈壹次最低要壹萬金幣,估計沒有幾個人可以開的起吧?那窮人豈不是根本不能開靈?”良久之後莫無忌才說道。

陸九鈞搖了搖頭,“我去測試過,只是凡根而已。加上我對修煉並不在意,所以我沒有去開靈。”

“開靈之前的測試也要錢?”莫無忌再問道。

“那自然要錢,壹般是五百金幣左右。就算是測試出來有靈根,開靈的時候,也不壹定能讓妳擁有修煉資格。”

“那壹旦測試出來是凡根可以開靈嗎?”

陸九鈞笑道,“雖然我對這個不是很懂,也知道凡根開靈成功的可能性百萬分之壹都沒有。只有極少數不甘心沒有靈根的人,明知道自己是凡根,還要再花錢去開靈。”

莫無忌完全明白過來,他那個便宜老爹最後走投無路,明知道他是凡根,也要花費金幣去幫他開靈。

(請朋友們看完後順便投壹張推薦票,感謝!今天的更新就到這堙A朋友們晚安!)

第七章 首席煉藥師



“陸坊主,妳聘請我,是不是需要我為丹漢煉藥研究新藥?”莫無忌吸了口氣,決定賭壹把。他需要的金幣太多,不是幾十幾百可以解決問題的。

陸九鈞猶豫了壹下,“也不完全是讓妳開發新藥,我丹漢煉藥之所以落魄下來,就是因為我將大量的資金拿去開發新藥了。結果新藥開發失敗,無法及時出來,被對手趁機攻破。也許妳可以在我們原來開發的基礎上動手,這樣可以節約很多的時間和精力。”

這話陸九鈞倒是沒有瞎說,莫天城失蹤後,丹漢煉藥多出了大量的利潤。陸九鈞可不是壹個安穩的主,他立即招聘了數名煉藥師開始研發新藥。可惜的是丹漢煉藥以前的利潤被莫天城搜刮空了,靠莫天城走後的積蓄要開發新藥還不行。最後竹籃打水壹場空,新藥沒有弄出來,丹漢煉藥破產了。

很多人都認為陸九鈞瘋狂敗家,這才讓丹漢煉藥破落。只有陸九鈞自己清楚,就算是他不研發新藥,丹漢煉藥遲早也會破落。

莫天城的心思根本就不在丹漢煉藥上,丹漢煉藥曾經的品種經過幾十年,早已失去了競爭能力。承靈極丹工坊同樣藥效的藥,價格遠比丹漢有競爭力。他所做的,不過是拼壹把而已。

“如果是我壹個人主導新藥研究,我希望能占據新藥利潤的七成。”莫無忌在知道自己需要大量資金後,直接大開口。他根本就沒有打算借助丹漢煉藥以前的成果。

“不可能,妳沒有煉藥師資格證書,居然要七成利潤,天下哪有這種道理?我就算是隨便請壹個煉藥師,壹個月最多不過兩百到三百金幣而已。”陸九鈞站起來,有些憤怒的說道。

莫無忌沒有半點慌忙,前世這種談判他不知道經歷了多少,豈能被壹句話嚇退,“陸坊主,妳確定壹個月兩三百金幣的煉藥師可以為妳開發新藥?其次,就算是開發了新藥,人家不幹了再換壹家藥坊拿出這種新產品,妳確信這新藥還有利潤?好,就算是妳簽訂合約,若是開發周期長,妳有那麽多金幣支付給人家?我不同,新藥出來前,我壹個月只要妳十枚金幣。”

莫無忌是看準了陸九鈞身上沒有多余的金幣聘請真正的煉藥師,這才想要碰碰運氣,將主意打在他的頭上。

“妳除了要新藥分成,壹個月還要我付十枚金幣?”陸九鈞覺得自己說話都有些無力了。

“那當然,陸坊主,妳能找到我,足以說明妳英明神武。既然如此,妳自然是了解我的情況,也知道我不能空著肚子為妳研究新藥。而且,就算是我無法研究出新藥,妳損失也不大。壹旦妳花幾百金幣請別的煉藥師,最後研究不出來新藥的話,呵呵,恐怕陸坊主會和我去做鄰居了……”莫無忌笑吟吟的說道。

陸九鈞看著莫無忌的笑臉,心埵b發恨,如果他再聽到誰說這個家夥是腦子壞掉的瘋子,他恐怕會沖上去踹那家夥壹腳。

“不行,最多給妳五成。”陸九鈞猶豫了良久,這才壹字壹句的說道。

莫無忌說的也有道理,就算是他研究不出來,幾個月損失不過幾十金幣。壹旦請別的煉藥師,損失的恐怕是數千金幣了。那個時候,也許他陸九鈞真的要和這個落魄王子做鄰居。

莫無忌淡定的摸了摸下巴,“五成也可以,不過不是新藥的五成了。而是丹漢煉藥的五成股份,如果同意的話,我們就簽合約。如果不同意的話,我要去考煉藥師證書了。別和我說沒有畢業證不能考證書,我有的是辦法。等我證書拿到,嘿嘿……”

陸九鈞嘆了口氣,他知道莫無忌捏住了他的命門。如果不找這個莫無忌,就算是他對別的煉藥師說將工坊八成給別人,估計也沒有人會相信他。

“好,我同意了。莫公子,妳可壹定要盡心盡力啊,我的丹漢煉藥全靠妳了。從今天開始,妳就是丹漢煉藥的首席煉藥師。”陸九鈞沒有再討價還價。丹漢煉藥新藥出來了,新藥就是全部利潤。所以丹漢煉藥工坊的分成和新藥的分成,其實都是壹個概念,甚至新藥的分成可能會更多。

莫無忌拍了拍陸九鈞的肩膀,“老兄是聰明人,看我如何帶妳發財,重振丹漢煉藥。對了,老陸,先借我十塊金幣,我家堹呇怴C”

陸九鈞嘴角抽搐了幾下,還是取出了壹個小布袋遞給莫無忌說道,“莫兄弟,我們馬上就是壹家人了,哪婸搨n什麽見外?金幣不夠,盡管預支月酬就可以。我回去準備壹下,明天妳直接來我工坊簽約就行。”

莫無忌接過布袋捏了捏堶悸瑤T有將近十枚金幣,心堻喜正想多說壹句,就看見公會大廳中神情焦急的煙兒。感情這丫頭擔心自己,又找到公會來了。

“行行行,我明天去丹漢煉藥……”說話間,莫無忌已經走出茶室,遠遠的搖手叫了壹句,“丫頭……”

經過初來時候的迷茫和擔憂,在公會和陸九鈞壹番拉鋸戰後,莫無忌已經完全恢復了心態。既來之,則安之。

“少爺……”煙兒看見莫無忌後,眼堛熊J急瞬間消失,趕緊壹路小跑了過來。

“走吧,我們回家,順便買點好吃的帶著。”莫無忌壹拉煙兒,匆忙和陸九鈞打了個招呼,走出了公會。

說實在話,早上那半碗飯,他根本就沒有吃飽。現在身上有金幣,不去大吃壹頓,那就是對不住他的肚子。

“承宇開靈塔?”莫無忌剛走出公會大門就停了下來,他看見了街對邊有壹座淡金色的高塔,高塔外豎著幾個大字,承宇開靈塔。

他之前來找工作的時候,先看見饒州公會,倒是沒有註意背後的承宇開靈塔。

煙兒見莫無忌停下來看著遠處的開靈塔,心媢蠔妊聲說道,“少爺,那堿O開靈的地方,當初少爺也去過。”

煙兒在隱約提醒莫無忌,他是凡根。莫無忌聽出來了煙兒的意思,還是說道,“煙兒,吃飯的事情等等,我們先去開靈塔看看。”

對莫無忌來說,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能夠擁有靈根,然後修煉。他和陸九鈞壹番拉鋸戰,也是為了修煉而費口舌,否則他哪媮不到吃飯的錢?

“啊……”

煙兒啊了壹聲後,就已被莫無忌拉著走向了街道對面的開靈塔。

……

“站住,測靈和開靈重地,閑人勿進。”莫無忌和煙兒剛剛走到開靈塔門口,就被人攔住。

“少爺,要去開靈,必須先登記,然後交納金幣,這才可以進去的。如果存在欺騙行為,會很嚴重……”煙兒擔心莫無忌亂來,小聲在莫無忌耳邊解釋。

莫無忌點點頭,這堨L自然不會亂來,這可是要命的事情。他來這媟Q要詢問壹下,開靈需要哪些手續,還要繳納多少金幣。

“咦?”沒等莫無忌說話,壹聲驚咦在他身邊響起。

“小丫頭妳是來開靈的?”跟著這個驚咦,壹個略帶沙啞的聲音問道。

莫無忌和煙兒這才看見他們身邊不知道何時多了壹男壹女,男子白須飄飄,看起來壹副仙風道骨的模樣。女子容顏俏麗,高貴清冷氣息滲出,讓人不敢逼視。問話的正是那名男子。

煙兒下意識的退後了壹步,搖了搖頭。


第八章 極品靈根



莫無忌連忙上前抱拳說道,“我們兩人只是好奇來看看,聽說開靈要很多金幣,我們連飯都吃不飽,連銀幣都沒有壹枚,哪堥茠漯鷞禲H我兩人現在就走。”

這白須男子的目光有些可怕,莫無忌有壹種很難說清楚的感覺,不應該繼續留在這堙C

女子冷哼壹聲,目光從莫無忌手中裝金幣的布袋掠過,眼堸{過壹絲厭惡。很顯然,她知道莫無忌手中的布袋總有金幣,這才對說謊的莫無忌很是不屑和厭惡。

莫無忌也算是老於世故,自然看出來了這女人眼堛犒蓬c,他甚至懷疑自己手中的布袋有沒有破洞。否則的話,這女人的眼光難道能穿過他的布袋不成?

“不要忙著走,既然來了,那就進去看看有沒有靈根好了。”白須男子沙啞著繼續說道。

莫無忌冷靜下來,他明顯的感覺到這白須男子針對的不是他,而是他身邊的煙兒。若是為了煙兒的靈根而來,可是煙兒明明沒有測試靈根啊,難道他可以看的出來不成?若不是為了煙兒的靈根而來,那又是為什麽?他將煙兒拉到了身後,語氣慎重的說道,“兩位大人,我兄妹二人沒有金幣,也不想現在去開靈,告辭了。”

白須男子呵呵壹笑,“不是讓妳們去開靈,測試壹下又要不了幾個錢,進去吧……”

測試不要幾個錢?莫無忌心堶邠O有些疑惑,不是說開靈前的測試至少都要幾百金幣嗎?

“這位老兄,我可是聽說就是測試壹下,也要花費五百金幣。有些人測試是凡根,為了碰運氣去開靈,至少都需要上萬金幣,用的還是最差的靈藥。”如果不是看這兩人氣度不凡,莫無忌甚至懷疑這兩人是人販子。

白須男子哈哈壹笑,“壹般只有檢測出來有靈根後,才需要考慮要不要開靈。壹旦是凡根,他們就說開靈塔有些靈根檢測不出來,索性蠱惑別人直接進行開靈,反正都是不吃虧。”

莫無忌完全明白過來,什麽開靈需要上萬金幣到幾百萬金幣的?這完全是開靈塔圈錢的勾當。妳只要來檢測,若是凡根的話,就說不敢肯定是否有靈根,只有開靈後才能確定。

既然要開靈,那好,金幣拿來。甚至有些人和他壹樣的想法,以為第壹次開靈用的靈藥不夠好,沒有開發出隱藏靈根,然後再花錢去做第二次開靈。

到了這個時候,莫無忌百分之百的肯定他那個便宜老爹第壹次帶他來開靈被人騙了。

必定是他沒有靈根,開靈塔的那些家夥又想要賺取這筆開靈費。加上莫光遠迫切需要他能修煉,這才花費大筆的金幣去開靈。當然,能被騙的都是有錢的主。

“站住。”開靈塔的守衛似乎並不認識這壹男壹女,同樣攔住了兩人。

白須男子冷哼壹聲,“這婼眴t責,給我滾出來。”

白須男子的冷哼明明聽起來就不是很響,莫無忌偏偏感受到自己的耳膜都要被震裂了,心埵陶種慌亂。

只是數秒時間,壹名肥胖的中年男子就沖了出來。他到了開靈塔門口,壹樣有些疑惑的看著這壹男壹女,顯然他也不認識。

那男子揚手抓出壹枚玉牌說道,“帶我去這堻怞n的靈根測試房。”

肥胖男子看見這枚玉牌,手微微壹抖,趕緊恭謹的說道,“是,是,我是這堛滬t責執事劉椿山,兩位大人請跟我來。”

跟著莫無忌就感受到壹股強大的力量帶著他,讓他身不由己的跟著那壹男壹女走進了開靈塔。

莫無忌臉色有些難看,他的確想要再來測試壹下自己有沒有靈根。但這種毫無反抗能力,被人脅迫進來,讓他心堳頇O不爽。

開靈塔堶惜]算是寬敞,莫無忌看見數人正在交納金幣,看樣子這也是來測靈或者開靈的人。

劉椿山很快就將幾人帶到了開靈塔的第二層,壹進入第二層,莫無忌第壹眼看見的就是壹個約有壹丈左右的水晶圓柱。

“妳先去測試,就站在那後面。”白須男子語氣敷衍,指了指水晶圓柱後面站立的地方對莫無忌說道。

莫無忌很清楚他的意思,讓他去測試,這是看在煙兒的份上。到了此時莫無忌已然猜到這白須男子就是很看好煙兒的靈根,也不知道他隨便看壹眼是怎麽知道的。

哪怕曾經測試過壹遍,明知道自己是沒有靈根的,莫無忌依然有些忐忑。他渴望上次測試錯了,自己其實是有靈根的。這壹刻,他甚至有些渴望之前說他沒有靈根的人,是想要多騙點他那個便宜老爹的金幣,讓他來測試第二次。

莫無忌同樣清楚,這種可能性很小。

“少爺,妳去測試吧。”莫無忌昨天的話,讓煙兒心堳靬白,她的少爺是非常渴望有靈根的。

莫無忌點點頭,深深的吸了口氣,走到了測試靈根的地方,站了上去。

水晶圓柱上壹道灰光閃了壹下,隨即就動也不動了。

莫無忌不知道怎麽才有靈根,但是這水晶柱沒有半點反應,他也知道這絕對不是有靈根的表現。

果然,那白須男子有些不耐煩的說道,“最普通的凡根,這輩子註定是凡人壹個,下來。”

莫無忌整個人都是壹冷,頭有些發暈,強大的克制能力讓他若無其事的走下測試臺。他略微顫抖的手,表明了此刻他有多失望。哪怕是最差最差的靈根也好啊,為什麽只是凡根?

“少爺,沒有靈根也沒有關系,老爺也沒有靈根的。”煙兒趕緊上來護住了莫無忌。

莫無忌裝作淡定的笑了笑,“沒事,沒有靈根我還有雙手。將來我們照樣吃香的喝辣的。”

他心媢蠔臐A有壹句話他沒說。老爺就是因為沒有靈根,結果在饒州被人吃的骨頭渣子都沒。

美貌女子連鄙視都懶得鄙視莫無忌了,吃香的喝辣的,只有螻蟻壹般的凡人才有這種高大理想。

白須男子根本就沒有在意莫無忌,而是笑吟吟的看著煙兒說道,“小姑娘,妳來測試。”

煙兒趕緊搖了搖頭,“我不用測試的,我也不想修煉,我要和少爺走了。”

“既然來了,就測試壹下。”隨著白須男子的話,煙兒不由自主的落在了那測試靈根的位置。

莫無忌暗地奡內礞F拳頭,他的確是想要煙兒測試壹下,現在又是這種強行讓煙兒去測試,讓他愈發不舒服。莫無忌緩緩的吸了口氣,哪怕他再不舒服,在這壹男壹女面前,他也是螻蟻壹般渺小。

煙兒壹落在測試臺上,僅僅幾秒鐘的時間,那水晶柱就突然爆發出壹陣陣的青色光芒。很快,這青色光芒就沖到了水晶柱的最上端,只差壹尺左右就要沖到頂端了。青色光芒柔和閃亮,猶如壹抹青色的光虹。

“極品靈根!”白須男子和美貌女子幾乎是同時叫了出來,莫無忌在他們眼堿搢ㄓF壹種狂熱的眼神。

果然是為了煙兒而來,莫無忌心堛x起壹種無力的感覺。


第九章 無實力無尊嚴

剛才那個離元化不就想要搶著要煙兒做弟子嗎?更何況,這個女人來歷不明,誰知道她帶走煙兒是幹什麽。

如果是對煙兒不利,莫無忌寧可煙兒在他身邊。他相信以自己的學識和能力,壹定不會浪費煙兒的靈根。

本來拜這個女人為師也沒什麽,只要這個女人帶他們去看看師門,讓他確信不是在騙煙兒就行了。但這個女人壹副咄咄逼人的樣子,根本就沒有任何解釋自己身份的想法,莫無忌自然不想讓煙兒和壹個陌生人壹起走。

“不用這位大姐多費心,我和煙兒在這媢L的好好的。丫頭,我們走……”莫無忌說完,壹拉煙兒的手就要離開。

景飛蘭眼堛熒椪薱閃而逝,斜跨壹步攔在了莫無忌和煙兒身前,“妳留下煙兒,是自私。”

莫無忌冷笑,“我自己家的人,怎麽做和妳有個什麽關系?”

煙兒不是什麽都不懂,她感受到了景飛蘭即將發作的怒火,連忙說道,“這位姐姐,請問我的靈根可以轉給少爺嗎?如果可以的話,我……”

“走……”煙兒這句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景飛蘭抓住胳膊帶了出去。

“少爺……”煙兒驚叫的聲音傳來,莫無忌就好像心臟被挖走了壹般,壹陣空虛。

等他沖出去的時候,哪媮晹雪洠鄔M景飛蘭的影子?

“嘭!”莫無忌壹拳轟在了身邊的壹個木架之上,鮮血沿著木架流淌下來,他半點都感受不到疼痛。

這是他來到這個世界的第壹天,他數次硬生生的感受到了自己的無力和軟弱。之前和陸九鈞談判時候的優勢,此刻蕩然無存。在這堙A沒有實力,就沒有尊嚴。

……

壹天後,莫無忌才將這種憋屈隱藏內心最深處,決定先去丹漢煉藥。

丹漢煉藥,這個曾經在承宇國第壹流的煉藥工坊,現在只有壹個商鋪和唯壹的壹處工坊。

莫無忌接連問了數人,這才找到了處於偏僻街道的丹漢煉藥工坊。

陸九鈞早已等候多時,看見莫無忌過來,連忙大笑著迎了過來,將莫無忌帶進了工坊堶情C

“老陸,妳的丹漢煉藥還真不小啊,我差點都沒有找到。”看見丹漢煉藥的落魄情景,莫無忌心媮椄O有些失望的。

因為沒有實力,昨天的事情他不得不隱匿在心底。從內心最深處來說,莫無忌還是無比的渴望能修煉。前世他就曾經研究過能夠拓展經脈的藥液,經脈都可以拓展,誰敢說沒有靈根的人就不能用藥液拓展出靈根?

正因為存了這種僥幸的念頭,莫無忌希望能得到壹個更好的研究室,讓他是試驗拓展靈根的藥。丹漢煉藥這種狀況,顯然不可能有太好的研究室。

陸九鈞尷尬的笑了笑,“莫兄弟,我們丹漢煉藥除了這個工坊之外,還有壹處門店。門店雖然不大,卻還算是繁華地帶。況且我這個工坊可不是表明看起來這麽小,後面還有壹個大院子。”

莫無忌點點頭,沒有繼續就這件事說話。事實上他也清楚,如果不是陸九鈞相信他,估計也不會有第二個人和陸九鈞壹般了,會拿出五成股份讓他加入。

“老陸,我之前的情況妳也知道,雖然我懂得煉藥,但對市場需求並不是很清楚。我們能不能先談談?”

陸九鈞很是豪爽的壹揚手,“莫兄弟,就算是妳不說,我也會和妳談談這方面的情況,先堶掃虴a。”

跟著陸九鈞走上工坊做研究的二樓,莫無忌看見了十幾臺還算新的機器放在工作桌上。莫無忌並沒有接觸過這個世界的科技產品,對這些機器的性能也不是很清楚。

能看見這不大的空間堶授\放了這麽多機器,莫無忌心堶邠O對陸九鈞高看了壹些。很顯然,陸九鈞也是認為研究出新的品種,才是丹漢煉藥起死回生的根本。從二樓的窗口,莫無忌也看見了後面的院子,看樣子陸九鈞說的不錯。院子四周有壹些房屋,環境還算是安靜。這讓莫無忌很是滿意,這媥A合研究他的新藥。

陸九鈞看著這些機器,眼堸{過壹絲失落,隨即就振作精神說道,“莫兄弟,這些機器算是我丹漢煉藥現在最值錢的東西了。”

莫無忌點點頭,“看的出來。”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