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fb臉書
google
愛戀頻道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仙帝歸來03
風無極光
2017/10/20發行
至尊霸主09
憤怒的薩爾
2017/10/20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2
飛牛
2017/10/20發行
完美神醫26
步行天下
2017/10/20發行
妙醫鴻途33
煙斗老哥
2017/10/20發行
天道圖書館37
情痴小和尚
2017/10/20發行
修煉狂潮44
傅嘯塵
2017/10/20發行
終極戰兵50
梁七少
2017/10/20發行
修真四萬年96
臥牛真人
2017/10/20發行
修真聊天群01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0/25發行
修真聊天群02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0/25發行
絕代神主04
百里龍蝦
2017/10/25發行
文明種植者06
何木青
2017/10/25發行
超級神醫06
隱為者
2017/10/25發行
凌天神帝09
君天帝
2017/10/25發行
鬥神傳承44
浮兮
2017/10/25發行
無上進化53
浮兮
2017/10/25發行
最強紈褲58
夏日易冷
2017/10/25發行
仙帝歸來04
風無極光
2017/10/27發行
超神機械師04
齊佩甲
2017/10/27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3
飛牛
2017/10/27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19
匣中藏劍
2017/10/27發行
逆鱗34
柳下揮
2017/10/27發行
天界戰神36
笑南風
2017/10/27發行
修煉狂潮45
傅嘯塵
2017/10/27發行
終極戰兵51
梁七少
2017/10/27發行
修真四萬年97
臥牛真人
2017/10/27發行
修真聊天群03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1/1發行
仙帝歸來05
風無極光
2017/11/1發行
全能主宰05
衛小天
2017/11/1發行
至尊霸主10
憤怒的薩爾
2017/11/1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16
千杯
2017/11/1發行
妙醫鴻途34
煙斗老哥
2017/11/1發行
天道圖書館38
情痴小和尚
2017/11/1發行
無上進化54
浮兮
2017/11/1發行
少年藥帝57
蕭冷
2017/11/1發行
氣沖星河03
修仙小菜鳥
2017/11/3發行
超神機械師05
齊佩甲
2017/11/3發行
文明種植者07
何木青
2017/11/3發行
凌天神帝10
君天帝
2017/11/3發行
不死道祖34
仙子饒命
2017/11/3發行
終極戰兵52
梁七少
2017/11/3發行
極品玄醫56
鐵沙
2017/11/3發行
最強紈褲59
夏日易冷
2017/11/3發行
修真四萬年98
臥牛真人
2017/11/3發行
絕代神主05
百里龍蝦
2017/11/8發行
仙帝歸來06
風無極光
2017/11/8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20
匣中藏劍
2017/11/8發行
星域龍皇31
獨孤一劍
2017/11/8發行
天界戰神37
笑南風
2017/11/8發行
天道圖書館39
情痴小和尚
2017/11/8發行
修煉狂潮46
傅嘯塵
2017/11/8發行
無上進化55
浮兮
2017/11/8發行
逆天劍皇65
半步滄桑
2017/11/8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異俠第三部 18
轉帖:創世科幻新書《罪惡神冠》 作者:教練 15
轉帖:縱橫都市體育競技新書《踢出個未來》 作者:馬達方 14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13
2013年台北國際書展(1/30∼2/4)~等您呦~ 13
轉帖:起點奇幻新書《奧術神座》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13
尋找一本書,請幫忙 13
轉帖:起點玄幻新書《無盡神功》作者:靈隱狐 6
轉帖:起點玄幻異世大陸《涼天河大帝》 作者:寂寞讀南華 6
轉貼:起點二次原元小說《變身絕世冰姬》 作者:永恆熾天使 5
本週熱門留言
異俠第三部 53
台灣寫手好像不容易當作家 28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超級脂肪兌換系統》作者:完顏小白 24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23
莫仁系列結局-----各位覺得解讀正確嗎? 20
轉帖:起點奇幻新書《奧術神座》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18
現在搬運工搬的書連留言也沒了 18
轉帖:創世科幻新書《罪惡神冠》 作者:教練 16
轉帖:起點科幻新書《終焉領主》作者:隱語者 15
轉帖:縱橫都市體育競技新書《踢出個未來》 作者:馬達方 15

 
 暱稱:
 密碼: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 極道天魔 》小說作者: 滾開
發言人:搬運工  IP180.127.*.*  日期:2017/03/28 19:25 




滾開 著
http://book.qidian.com/info/1005401501
  妖魔橫行,世人苦難。神兵魔刃,遮耀天下。──────────────────────
手機上的一款游戲修改器,意外成了路勝腦海裡的異能。
也成了他在這個黑暗亂世唯一的依靠。
~~~~~~~
歡迎加入企鵝群滾開書友群,群號碼:331453690
作者自定義標簽: 穿越 鬼怪 堅毅

第一章 道法無情

冷風如刀,大雪紛飛。

路勝一睜眼,便看到自己坐在一輛黃灰色的馬車上,車廂有些晃動,身邊有小女孩細聲細氣說話的聲音。

車廂外,是一片片嘈雜喧鬧的人聲。

有叫賣聲,吆喝聲,喝彩聲。還有小孩子的笑鬧。

路勝深深嘆了口氣。

他知道他回不去了,從一個在國企裡混吃等死的老油子,一次喝醉酒後,醒來就到了這個世界。

到現在為止已經有五天了。

他嗅了嗅鼻子,空氣裡有酒香,烙餅,和油炸果子的氣味。

“哎呀,桂花坊的白桂酒越來越香了。”

車廂裡的貼身侍女小巧奶聲奶氣道。

小巧今年才只有十二歲。再加上天生娃娃臉,長得個頭也小巧。看起來就和十歲小孩沒什麼區別。

小臉胖嘟嘟的,白裡透紅,穿著綠色小棉裙,小手裡還在給路勝搓著准備下車綁頭的繩。

這種繩是用很貴的一種交樹皮制成,會自然散出淡淡的清香,但唯一的不好之處,在于天冷時會硬,需要用熱手搓熱搓軟。

路勝笑了笑,沒說話。

馬車很快停了。

他掀開車帘走下車,灰白色的街道上,鋪著一塊塊青石磚,每一塊都有臉盆大小。

街道上車來車往,還有人牽著馬來來往往。

小販和出來閑逛的女孩、女眷們毫不忌諱,拋頭露面嬌笑聲連連。

路勝仰頭看了眼面前的酒坊。

白色的牌匾呈長方形,中間龍飛鳳舞的寫著三個大字:桂花坊。

“路大公子來了啊!裡面請!甲字號廂房給您留著呢!”

一個小笑臉堆著迎了上來。

路勝點點頭,一副富家公子做派,從身邊小巧手裡接過銀邊白紙扇,輕輕一抖,扇面展開,上邊畫著一副山水煙波圖,山水此起彼伏,明暗交疊,還有一看就是大家風范的題詞。

他輕車熟路的隨著小進了酒坊。

酒坊分兩層,一樓大廳正坐了不少人在聽人唱曲。

一個綠衣少女脆生生的站在空處,聲音婉轉,邊上還有個中年女子彈著琵琶。

唱的是一三會傳,三會傳講的是出征將軍與山野狐女的淒美愛情。

可惜在場的酒客都是些粗人,只有少數的幾個文人公子還算能聽懂,其余人都對那少女兩人視而不見。

打賞更是沒多少。

路勝停住腳步,看一樓這麼熱鬧,他也索性就在一樓找了個空位坐下。

“這誰點的三會傳?”

他隨口問了句小。

他在這桂花坊地位可不同,如果說這桂花坊相當于地球上的高級娛樂會所,那麼他就是這裡的至尊顧客。

一年花費至少幾十萬的主兒。

這樣的開銷,在九連城這種北地小城,已經算頂級客戶了。

“是周公子。周缺周公子。”小小聲回道。

路勝也不為難他,便揮手放他去了。

他拉著小巧坐下後,視線在一樓人群裡掃了一圈,很快便看到了一個面色蒼白的瘦弱公子,穿著一身白衣,手裡拿著把騷包的金色荷葉邊折扇,輕輕搖著。

“估計又是看上那唱歌的小女孩了。”路勝搖頭道。

“大公子上次才警告過他,這家伙真是壞人!”小巧嘟著嘴不滿道。

路勝笑了笑,不再說話。

開始靜靜聽曲兒。

暗紅色的木桌上很快上了一桌子的酒菜,路勝夾了一夾萵筍炒肉絲,放進嘴裡。

喝一口和飲料差不多的白桂酒。淡淡的甜甜花香混合在一起,就和喝果汁差不多。

“錦衣玉食,無懮無患,還有小美人侍女暖床,這樣的生活,簡直太了。”

路勝有的時候也會想,自己要不要就這麼過一輩子,反正這種米蟲的生活也是上輩子他一直追求的。

吃一口菜,喝一口酒。

再張嘴讓小巧塞一只剝好的鹽水冰蝦。

這北地雪城,冰蝦便是這裡的特產,在厚實的冰窟窿裡隨意一撈,就能打出大量身體半透明的小蝦。

這就是冰蝦。

冰蝦體長是普通蝦的一半,但口味鮮美無比。蝦肉入口即化,端的是無上美味。

當然價格也是極貴。

平常人一月吃一次已經算是奢侈了,哪裡能像他這樣頓頓都有。

路勝一邊吃著美食,喝著美酒,聽著小曲兒,心裡卻是想著其他事。

他來到這個類似中國古代的世界已經這麼多天了。但據他觀察,這個世界有很多古怪之處。

一開始他以為自己回到了古代,但後來他現不是。

這裡的風俗習慣,節日氣候,都遠遠不同于他所致的任何一個朝代地區。

心裡想著事,酒坊裡大門卻又一次打開了。

一行穿著短打勁裝的壯漢6續走進來,找了個靠近角落的桌子邊一屁股坐下。

這幾個壯漢一看便知不是本地人,他們的打扮更像是從中原地區過來的,衣著氣質沒有北地這邊的粗豪。

“唉。”

當頭的一個壯漢是個光頭,帶著銅耳環,滿臉橫肉,但此時卻唉聲嘆氣。

“這日子是沒法過了。”

“大哥擔心什麼,李家村過不去,我們可以走第二條路,從張村那邊繞一繞也是可以的。”

另一個漢子皺眉道。

“你懂什麼,我過來匯合的時候就是從張村那邊走的。情況和李家村差不多,都是死了不少人了。”

光頭臉上的橫肉抖了抖,表情更愁了。

“到底是出什麼事了,大哥你說給兄弟們聽聽,也讓我們漲漲見識。”一個漢子催促道。

光頭壯漢又嘆了聲氣。

“具體怎麼,我也不清楚,只知道綏陽湖邊的好幾個漁村,都出事了,好像是有水鬼作祟。”

“水鬼!?不是吧?”

路勝的桌子和他們距離不遠,也能聽到他們不加掩飾的聊天。

原本他只是當聽著玩,沒想到這幾人居然還聊起神神道道的東西來。

他這一世的路家,在這北地冰城是數一數二的大戶,家財萬貫那還是說少了。

要說放在地球上對比,那至少也是資產過億的有錢人。

這幾天出來喝酒,他在酒坊裡也聽了不少關于妖怪神鬼的傳聞,但大多都是傳說故事。

這次像這幾人這樣的親身經歷,倒還是頭一次。

于是路勝豎起耳朵仔細體偷聽起來。

好在那幾人也不掩飾。繼續大聲聊著漁村的怪事。

“那水鬼,我是親眼所見,高一丈多,青面獠牙,渾身披著很多水草,乖乖,要不是你們大哥我跑得快,現在你們是別想看到我的人了。”

光頭現在還心有余悸。

“大哥,真有水鬼這玩意?”

一個漢子不信。

“怕不是大哥你編出來的故事吧?”

另一漢子嘿嘿笑道。

路勝聽到這裡也是感覺好笑,估計又是哪裡冒出來的個莽漢吹牛而已。

這段時間他見過的這種人多的去了。

吃過東西,喝了酒,他便讓小拿過來歌女的曲單,隨意瀏覽起來。

三會傳雖然不錯,但不應景,他打算換一歡快點的。

啪!

但就在這時,那光頭漢子卻是漲紅臉了,一拍桌子。

“還真當我胡老大只會吹牛!?看看,看看這是什麼!那水鬼落在地上的一塊骨頭!這是我偷偷事後撿回來的!”

他一下從懷裡小心翼翼的取出一塊玉石一樣的綠色石頭,拍在桌面上。

“這不就是塊雜玉麼!”一個漢子笑起來。

“雜玉?這是雜玉?!放你娘的狗屁!”

光頭大漢漲紅臉。

“這位兄弟。能不能把這玩意給我看看。”

忽然一個溫和的聲音從一旁傳來。

路勝面帶微笑的站在幾人桌邊,視線掃過桌面上的綠色玉石。

“這東西,你敢要?這可是水鬼留下來的東西。”那光頭驚異道。

他也就是現在拿出來秀秀,打算一會兒就丟掉。

畢竟這不是人留下的玩意兒。真要引來的水鬼找麻煩,那就真是得不償失了。

“沒事。我就看看。”路勝可不信什麼水鬼,只是看著玉石賣相不錯,不像是普通的雜玉。

要知道一般的雜玉,店鋪裡小攤上到處都可以買到,是玉石的邊角料隨意打磨出來,價格極其便宜。

但不知道怎麼的,他一看到這塊玉,就感覺有些不對。

光頭壯漢胡老大看了看路勝,見他氣質不凡,身上打扮貴氣。

青衣白狐裘,頭戴青玉員外帽,穿著的是繡了銀線的雲紋黑底靴。

一身的打扮都能在這桂花坊消費好幾月了。甚至夠普通人家生活用度一年有余。

“公子要,也不是不可以,額一兩銀子就行!”壯漢遲疑了下,試著開口道。

“行。”路勝讓小巧掏出一兩碎銀放在桌上。

“這是您的了。”光頭果斷把玉石拿起來往路勝手裡一塞。幾人換了換眼神,起身就走。

路勝也不說話,目送幾人離去,手裡捏著那玉石,拿起來仔細看。

“一兩銀子,要是換成在地球中國,購買力相當于一千塊人民幣。也就是這輩子能這麼財大氣粗了。”

他搖搖頭,一兩銀子對他來說不算什麼,按照這具身體的記憶裡,平日裡他一月的開銷,最低也在百兩銀子以上。

偶爾多的,還可能花上千兩。那可是上百萬啊!

想到這裡,他便心頭暗道敗家。

拿著玉石,他沒管周圍看熱鬧的客人們視線,而是腳上小巧便離開酒坊,朝著外面等著的馬車走去。

但剛剛出了酒坊,沒走到一半路,他便忽然一怔,拿起玉石放在手心。

那玉石在他手心,就在他右手掌心裡,居然融化起來。

原本堅硬的石質,在短短幾秒鐘內,便化成一團暗綠色粘液,粘液中隱隱傳出一聲慘叫。

噗!

整個粘液驟然炸開,化為一團綠煙,從路勝面前緩緩飄散。

他愕然的站在原地,晃眼一看,那玉石居然還在自己手裡,只是裡面的綠色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悄然消失。

“剛才那是”

他怔怔的站著,一時間不斷的回憶之前的畫面。

“公子?公子??”

小巧在一旁不斷叫著他。

路勝回過神,再看手裡的玉石,根本就是塊普普通通的鵝卵石,連玉石都不是了。

他心頭有些毛,但隱約明白了什麼。

“走了,回府!”

小巧眨巴著眼睛,有點沒反應過來。

“哦”

兩人上了馬車,車夫拿起鞭子空抽了幾下,渾身長毛的兩匹黑馬緩緩走動起來。

車廂裡,路勝一言不,不斷的看著手裡的鵝卵石。

小巧此時也現了石頭的異樣。

“又上當了啊!”她心頭嘀咕了下,也不多話,大公子這次還算好的,以前最大的一次被騙,是為了一個所謂的古董酒壺,就花了上千兩白銀,差點把老爺氣死。

這次才一兩銀子,少爺有時候吃頓飯也不止這點錢。

馬車一路回府。路過城門口時,路勝聽到外面有人大叫。

“之前就聽說水鬼被除了!一個游方的道人出手解了漁村之危!”

“朝廷上邊來人了麼?”

“早來了,聽說連城裡知府衙門的歐陽捕頭也差點陷進去。還好遇到一個雲游道人,據說那道人一出手,就是金光一閃,那水鬼當倉就慘叫一聲,變成綠色黏液,然後炸開成濃煙散開了。”

“不是朝廷的高手動手的啊?”

“當然不是!”

路勝聽出這是城門守備的軍官在閑聊。

他時常都會故意路過這邊城門,這裡的軍官守備士兵消息靈通,都喜歡到處拿稀奇事吹牛扯淡。

“這倒是巧了”路勝臉上不動聲色。

他回想起之前那塊玉石,心頭一沉。

馬車緩緩朝著城裡最繁華的枯榮街駛去。


第二章 作弊器

枯榮街末端就是一片富人區。

路府也在這裡,是其中之一。

馬車一路駛進枯榮街街尾,進了一片園林似的區域。

灰白色的石牆將這片區域包圍成一個大大的橢圓。

路府就在區域入口的左側。

黑門紅燈籠,白雪覆蓋在門口的兩個石麒麟身上,越顯得府邸安靜靜謐。

馬車停在路府門口,路勝從車上下來,府門也早已有人聽到聲音,緩緩打開門,有侍從等在門口迎接。

路勝和小巧一進門,便見右側府裡石橋上,站著一男一女兩個璧人。

男的英俊瀟灑,面如冠玉,劍眉星目,有濃濃的儒生氣質。

女子溫婉柔和,淺笑連連,眉目如畫,纖腰長腿,也是大家閨秀的氣質。

路勝思路略微斷了下,見到那兩人,也是心情稍好,便主動走過去打招呼。

“徐大哥,表妹可是想了你不少時日,怎麼今日才來?”他笑著走上石橋。

那男子轉頭也看到了路勝,笑道。

“是勝公子啊,之前奉命去調查了件案子,才了結,就過來看依依了。這可別怪我,上面的命令誰也違抗不了。”

“案子?最近城裡有什麼大案麼?要勞動徐大哥親自出動?”路勝可是知道這位徐大哥徐道然的位置。

乃是九連城治下的同治縣,負責統籌一切治安的縣尉大人。

縣尉這職位,只在縣令之下,相當于整個同治縣的公安局長。

“幾個小漁村的案子,不過現在已經結了。”徐道然溫和的笑道,“倒是小勝,你打算什麼時候來幫為兄?之前你可是答應出來幫我管管同治那邊的治安籌劃的。”

路勝哪裡還記得以前這身體答應過什麼東西,連忙打了個哈哈應付過去,趕緊轉移話題。

“漁村,難不成是那個什麼水鬼鬧事的傳言?”

“哪裡有什麼水鬼,就是個瘋子,因為仇怨刺激,徹底瘋了,到處謀害人命,已經被我當場斬殺了。”徐道然搖頭淡淡道,“案子已結,就不說這些掃興的事。小勝你還記得上次我答應過依依什麼麼?”

“去紅蓮寺上香,順帶踏青?”

路勝迅笑著應道。

“這些玩樂之事你倒是記得清。”徐道然無奈道,“你也老大不小了,今年也十九了吧?該找點活計做了,總不能一輩子都這麼過吧?”

他是從小看著路勝長大的,因為兩家的世交關系,他一直都把路勝看作是自己弟弟。

此時不由得出言規勸。

路勝則搖頭笑道。

“徐大哥你是想我入仕還是從商?”

“當然是入仕,這也是你父的心願。你舅舅,你大伯,他們都希望你盡早出去幫他們。

畢竟你是路家長子。”

徐道然勸道。

“此事不提,不急不急,我還年輕著,哪有這麼著急把自家長子往外推的道理。”

路勝不以為意,胡亂狡辯道。

徐道然和路依依都是無語,也不好再說他。

路勝不想繼續入仕那個話題,便主動岔開話頭,帶著小巧往自己臥房方向去了。

回到臥房,他換了身衣服,拿著那塊鵝卵石,也沒去拜見老父親,而是一個人去了後花園。

徐道然出身徐家,和路家一樣,是這北地九連城中一等一的大戶人家,家中開枝散葉,都有人在城裡各處要職擔任職位。

路勝對徐道然的感覺還是不錯的,這人是個厚道人,沒什麼私心,對依依也是真的喜歡。

對他路勝也是如大哥哥一樣親和。

只是

路勝捏著鵝卵石,又想起之前看到的那一幕,還有城門口巧合聽到的那水鬼被殺的死亡過程。

“這世上,到底有沒有鬼怪,有沒有仙人?”

他望著大雪紛飛的花園,心頭隱隱有種說不出的煩悶。

“或許真如徐大哥所說,只是為人誤傳。”

他搖搖頭,終究心裡存了一絲僥幸。

傍晚他很早便回房洗漱了睡了。

今天的事讓他一時間摸不清頭腦,心裡想的事太多,人也累得快。

一覺睡到第二天早晨,天剛蒙蒙亮。

咚咚咚,咚咚咚!!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

路勝猛地睜開眼睛,從床上直起身,看向門外。

“誰!”

“公子不好了!”是小巧的聲音。

路勝趕緊下床過去開了門,一開門,便看到小巧臉色白得嚇人,沒有一點血色。

這小姑娘有些嬰兒肥的臉蛋,此時正劇烈的打著顫。

“徐徐徐”

路勝一見,心頭隱隱升起一絲不詳預感。

“到底怎麼了?舒口氣先!”

他伸手在小巧後背使勁拍了拍。

小巧這才氣息順暢了。

帶著哭腔的一口氣說出話來。

“徐家徐大人家,全完了!!”

路勝一愣。

小巧迅給路勝穿了外衣,兩人二話不說便往外府跑去。

路家家主路放,正背著手,面色陰沉中帶著一絲顫抖,站在府邸外。

他身邊停了三輛黑色雙排大馬車。

路勝隨著其余府裡的堂兄堂妹等人一起,迅給路放見了禮,大家紛紛上了馬車。

路放和路勝坐在一起,兩父子相顧無言,在車廂裡誰也沒說話。

路放年紀六十有余,面帶白須,身材清瘦,面容俊美,看起來更像是文士名士,而不像是個商賈。

馬車馬不停蹄,很快便到了九連城城門外。

路勝剛一下車,便被眼前的一幕驚住了。

城門外馬車道的左側雪地上,此時正整整齊齊的躺著數十具尸體。

從老到幼,從男到女。

居然全部都是徐家的人!

他們穿著徐家定制的衣袍式樣,徐道然就躺在第三排中間。

他面色鐵青,渾身僵硬,雙眼緊閉,表情帶著無比的恐懼,仿佛見到了某種極其可怕的事。

路勝看著官府的捕快在維持現場秩序,看到自家老爹路放上前站在一個老者尸體前一言不,拳頭握緊。

還有聞訊而來的知府大人。

那臉色,就和周邊的雪一樣白。

路勝深吸一口氣,慢慢走到一個捕快身邊。

“是怎麼死的?”

那捕快也認得他,知道他身份,嘆了口氣。

“全部都在自家府邸裡被水草吊在房梁上吊死的。也不知道哪來的水草”

“依依!依依!!”

忽然身後傳來一陣驚呼聲。顯然是依依表妹暈倒了。

路勝深吸一口氣,想起昨日徐道然才和他說的一句話。

他才從漁村結案回來

漁村

水鬼

那顆詭異的鵝卵石

一時間路勝想了很多很多。

他實際上只來到這個世界幾天,和徐道然感情不深,所以他現在有的只是惋惜,驚愕。卻沒有其他人預料到的哀傷。

他不是沒見過死人。

而是沒見過這麼多死人。

“徐家赤嶺道人呢?”

他聽到路放在問捕頭。

“在另一處,尸體分成了好幾塊,一部分還被野獸啃了”捕頭低聲回答。

一陣沉默。

無論是路家的人,還是知府大人,還是城門口圍觀的百姓。

“赤嶺道人一手快劍,比趙叔還要強出一籌”路放聲音慢慢低下去。

趙叔是路家聘請的最強的一位武師。

赤嶺道人比趙叔還強,居然也死了。

這個案子已經不是單純的凶殺案,而是一個足以威脅到在場所有人的大案要案!

在場眾人,有幾個敢說自己比徐家強盛?

包括知府大人在內,所有人都不敢這麼說。

路勝沉默的站在路邊,他原本以為這個世界很安全,就是中國古代世界的翻版而已。

有些細微的詫異,也沒什麼大礙。

可現在看來

他摸了摸袖子兜裡的鵝卵石。

那鵝卵石此時正燙得驚人。

他將石頭摸出來,遲疑了下,還是輕輕將其丟開。

這東西,可能會惹禍上身。

和他路家一樣根基雄厚的徐家,居然一夜之間就被滅了門。

這讓路勝心頭極其煩躁。

他想了想,忽然又走到鵝卵石邊上,將其彎腰撿了起來。

哧。

不知道什麼時候,他的食指不小心被雪地裡刺出來的雜草劃了下。

小草是特有的刀片草,葉子邊緣像刀刃一樣極其鋒利。

路勝手指頓時被劃了道口子,一點點血滴在那鵝卵石表面。

“公子?”小巧緊跟著他身後,有些擔心,她小臉哭得稀裡嘩啦。顯然徐道然的死對她也是個打擊。

路勝身體僵在原地。

他腦海裡忽然浮現出一段極其特殊的音節。

‘歡迎使用深藍技能作弊器。’

路勝兩眼瞬間呆滯了。

然後好半響才回過神。

他看著自己眼前浮現出來的藍色半透明方框,裡面赫然是他的名字和所掌握的技能。

“這不是我手機上編程搞出來的小作弊器麼?!”

路勝感覺自己要瘋了,接二連三出現幻覺。

重生穿越成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富家公子就算了。

現在居然還各種看到幻覺!

他前世時,無聊的時候下了個亂劍群俠傳小游戲,因為游戲難度太大,他就自己編了個簡單的修改游戲武功的作弊器。

取名叫深藍作弊器。說起來剛才那聲聲音還是他自己親自用變聲器錄的。

沒想到

然後路勝果斷仔細去看方框內的界面。

界面極其簡單,只有一個個小格子密密麻麻。

上邊寫著:

路勝──

武學:無。

第三章 黑虎刀法 上

“是幻覺?不是幻覺?”

路勝瞇了瞇眼,心頭壓下念頭。

“沒事。”他直起腰,平靜的應了聲。

“公子徐大人,他們那麼好的人,那麼好的官,怎麼會?”

小巧淚眼婆娑,又要開始哭起來。

路勝沉默的看著徐家滿地的尸體。

尸體全都是青灰色,脖子上有著一條勒痕。

知府大人看了幾眼,便匆匆離開了。把事情全權交給了負責案子的刑房總捕頭。

其余還有幾個負責查案的府衙官吏,也和總捕頭一起在一邊討論案情。

“公子,老爺讓你過去下。”一個仆役跑過來小聲和路勝說。

說著話時,他還頗為惋惜的看了眼地上徐家的尸體。

“我馬上就去。”路勝看了眼這個仆役。“你不怕?”

“怕啊。”這仆役年紀也就十八九歲,但氣質神色卻透著一股子和年齡不符的成熟。

“不過小的,是從東面的巨榮國逃難來的。那裡現在正鬧著飢荒,尸體遍地都是,甚至不少人家易子而食,這樣的慘局見得多了唉”

他嘆了口氣,隨即馬上意識到對方不是自己慣常聊天的朋友,便趕緊低下頭。

“見得多?東面的巨榮國,也有很多這種類似的事麼?”

路勝隨口問道。

那仆役沉默了下。

“不少。”

路勝心頭一緊。

腳下卻沒停,很快走到這一世的老爹路放面前。

路放,字全安,號金元翁。

路全安的錢,在整個九連城也是有名的。路家徐家之間馬上就要結為姻親的事,也早就傳遍了全城,甚至臨近西面的紫華城也有人前來送賀禮。

這麼一個沸沸揚揚的大事,現在卻變成了這般模樣。

路全安此時的面色十分難看,眼裡也透著濃濃的疲憊和擔懮。

“你好生和趙捕頭說說昨天的情況。”

他讓過身子,給邊上走近的一個絡腮胡漢子位置。

路勝心頭一直回響著昨日聽到的徐道然說的話,他覺得水鬼的案子一定和徐家的死有關聯。

當下他便將和徐道然昨日說話的事一一的說了。

也沒什麼隱瞞的。

趙總捕頭眉頭緊皺,也看不出有什麼頭緒。

路勝見沒什麼可問的,便也告辭了。

臨走前,衙門的人開始收尸。

路勝站在邊上看了一會兒,看到徐道然被直接抬上架子時,他嘆了口氣,走近一點找個捕快,問道。

“這位兄弟,徐家可還有什麼殘存的人丁留下?”

他心裡想著,如果徐家還有幸存者活著,他就代為照顧,說不定還能從對方口中得到一些有用的東西。

“沒了都完了,連外戚的一家老小也被牽連著。或許紫華城那邊還有幾個遠親吧。”

這捕快搖頭低聲道。

路勝悄悄塞了一角碎銀給他,自己帶著小巧也跟著家裡人,一起上了馬車。

馬車陸陸續續的回家了。

但徐家的慘狀還在大家心裡頭回想。

路放路全安作為家主,召集大家開了個家庭會議,宣布和徐家的定親就此作罷。讓女眷們多安慰安慰依依,便一個人黯然回房休息了。

家裡的年輕人們紛紛出門,要麼往城裡的酒坊,要麼去青樓,或者樂坊。他們受驚之下,往往都是這麼麻醉自己。

女眷們則紛紛出門去附近的紅蓮寺上香拜佛,祈求平安保佑。

最好能求來一道紅蓮道長的靈符,保佑家裡不受外邪侵犯。

整個路家一片惶惶。

路勝沒有出去鬼混。

他帶著小巧,一路來到家裡藏書的大書房。

書房裡靜悄悄的。

他推門而入,裡面有個身材胖胖的婦女在打掃擦拭書架。

朱紅色的書架,家具,還有窗外暗淡的光線,把這裡映襯得有些陰沉。

路勝進門,繞過擋在門口的圓形花鳥圖木屏風,聞著書房裡淡淡的木頭香氣。

“你們先出去吧,我自己看會書休息下。”

他吩咐道。

“是。”

小巧乖巧的應了聲,然後帶著那個打掃衛生的胖婦女一起出了門。

路勝一個人站在書房裡,看著面前一排排的書架,微微嘆口氣。

他開始一個個書架上找。

很快,便找到了本地縣志之類的記錄書冊。

然後將這些書冊全部搬出來,他開始一一的翻看。

借著窗外的蒙蒙光亮,他很快便將一本冊子徹底翻完。

‘大宋七十二年,九連城郊出現一人,瘋癲中持刀連殺十二人,被衙門群捕圍攻擊斃。’

‘大宋八十五年,九連城鬧市區,當街有一人,頭部忽然離體,死因不明。’

‘大宋九十一年,城外破廟有旅客失蹤,人數達十五人後,案件至今未破。’

‘大宋九十五年,九連城樂坊坊主失蹤。四肢分別在城外四個不同地方發現。死僅四天,尸體便已腐爛成白骨。’

‘大宋一一六年,城外夜晚出現小兒啼哭聲,前去調查者全數失蹤。哭聲持續三日後自行消失。’

看著一個個大大小小的案件大事記錄。

路勝越看越心驚,越看越感覺心神不寧。

這樣一個世界,這樣一個簡直堪稱步步危機的世界,這裡的人沒有崩潰發瘋,還能好好的活著,真是不容易。

他又翻開另外一本冊子。

這一本冊子比起之前那本更誇張。

‘大宋一一九年,九連暴雪,某地傳龍王爺顯靈,大雪三日內停下。三日後,綿延數十日的暴雪驟停。’

‘大宋一二八年,通往紫華城方向大道出現迷霧,進入者失去方向,會莫名出現在數十裡開外的白色冰洋岸邊。十日後,迷霧消失。’

路勝看到這裡,幾乎已經能確認了,這個世界不是他想的那麼簡單,妖魔鬼怪,怕是真的可能有。

起碼以他現在所處的階層,無論如何也看不出這個世界有能音響天氣的法子。

他挪了挪椅子,拿起打火石,將桌上的燭臺點亮。

明黃色的燭光,將他的臉龐映照得陰晴不定。

“如果這個世界,真的像我猜測的那麼危險,那我需要什麼東西來自保?能夠用什麼來自保?”

他這麼問自己。

在桌邊想了一會兒。

路勝緩緩起身,吹滅燭臺,將桌上的書冊一本本的全部物歸原處。

然後推門而出。

“公子,您看完了?”

小巧正靠站在門口打著瞌睡,被路勝忽然出門嚇了一跳,但還是迅速反應過來。

“恩,趙伯現在在哪?你知道麼?”

路勝隨口問道。

姓趙並且年紀大的人,在路府有很多,但真正能被大家稱之為趙伯的,就只有一人。

那就是路放稱之為趙叔的路家第一高手,最厲害的武師──趙大虎。

“額趙伯一般這個時候都在武場錘煉筋骨,訓練家丁。”小巧和其他雜役關系不錯,消息還算靈通。

“我們去找他。”

路勝仔細想了不少時間,知道趙伯應該是自己最容易接觸到,可能獲得自保之力的關鍵了。

順著府邸小道,路勝很快穿過兩片臥房住地,來到府邸大後方。

一大塊校場上,一個發色花白的老人,正帶著十來個家丁練習拳腳。

大清早的陽光灑下來,漸漸將早上聽到的慘烈事情給沖淡了些。

武師趙大虎一身勁裝短打,黑色上衣灰色長褲,背上背了一把從不離身的厚背大刀。

路勝就在邊上等著看。

那邊趙大虎訓練了一會兒家丁們,便讓他們自行兩兩結合對練。

他自己則朝路勝這邊走來。他也早就看到了路勝。

“大公子,怎麼今天有空來校場?是有什麼事要老頭子幫忙?”

趙大虎在府裡地位和老爺差不多。

其余還有幾個武師,也都地位不低,和他們這些公子小姐比起來,多是平等交流。

路勝看了看不遠處還在習練拳腳的家丁們。

“趙伯,我想練武。”

他這一句話說出口,趙大虎臉上的笑容一下頓住。

“勝哥兒,你不是來和老頭子開玩笑?”

“我沒開玩笑。”路勝搖頭。

他想了不少時間,現在唯一能最容易習得自保之力的地方,就是先找自家家中武師習武。

家中的武師趙大虎趙伯,一身刀法在整個九連城也就寥寥幾人能壓他一頭。

趙大虎認真看看路勝,搖頭。

“勝哥兒若是真想學武,老頭子這點本事,也不是不可以傳給你。只是你現在年紀太大,骨骼定型,很多動作根本練不到位。

這本事動作練不到位,威力就大打折扣”

“沒事。趙伯盡管教我就好。”

路勝不光是想找點自保之力,還想印證實驗一件事。

趙大虎沉吟了一會兒。

也爽快的答應了。

“也罷,我無子嗣,在路家呆了這麼多年,也挺滋潤,老爺子對我們也很不錯。按道理按規矩,你學我的東西,是要行拜師禮的。

不過以我和路家的關系,拜師就算了。只要你不外傳就好。”

趙大虎擺擺手。

路勝身為大公子,以後遲早是要接過路府的所有生意產業的。

他心裡也有和他好好拉近關系的念頭。

“不過,勝哥,有句話我得先和你說清楚。”

“您說。”路勝認真道。

趙大虎摸了摸下巴上的胡須,沉聲道。

“我知道你是因為早上徐家的慘案,被刺激到了,想要學武自保。

但我明確的告訴你,就算是最強的江湖高手,也對付不了那些奇奇怪怪的詭異之事。”

“我明白了”

路勝點頭。

“我只是,心裡不踏實,做到自己能做的就好。”

“勝哥明白就好。”趙大虎想了下,從懷裡摸出一本小冊子,那冊子是用一層層的黃色布匹包裹著。

他細心的慢慢打開,將最裡面的小冊子露出來。

冊子表面寫著幾個大字。

‘黑虎刀法’。

第四章 黑虎刀法 下

“這是我早年遇到的一游方道人,傳授于我的粗淺刀法,在江湖上,能稱得上三流。

不要小看只是三流,其中也有過人之處,三流的秘籍也是足以進那些大派的藏書閣的。你拿去先好生看看,上邊還有細節的姿勢圖。先自己照著練練試試看。如果你看了之後確定還要練,那就來找我。

不過無論你練不練,這書冊子都要記得還我。”

趙大虎將冊子小心的遞給路勝。

“好!”

路勝知道,這應該是趙大虎壓箱底的東西了。

他能這麼簡單的交給他,並不代表路勝就能靠著冊子學會這門刀法。

練武是件細膩活,其中需要糾正很多很多細節。不是隨隨便便就能輕松按照冊子學會的。

“多謝趙伯!”

路勝小心接過冊子。

帶著黑虎刀冊子,他徑直回到自己臥房,把房門關上,一個人點了燭臺,在裡面翻看內容。

黑虎刀法,說是刀法,實際上只有三招。

三招都是攻。

沒有防守,沒有閃避,只有進攻。

第一招虎煞。

第二招虎威。

第三招虎嘯。

招式也很簡單,就是三種不同的出刀軌跡。發揮出不同的威力效果。

路勝稍微看了看,就知道了大概。但是這招式簡單是簡單,威力卻靠得是熟練度。靠的是力量速度。

而力量速度,又講求的是本身身體發力協調。

所以這三招刀法,還有配套的一套鍛煉心法。

所謂心法,就是如何配合生活起居思想精神,將這門刀法發揮到最厲害的程度。

心法,其實就是講的調整精神內心的辦法。

招式是調整外在,心法是調整內在,兩相配合,達到精氣神合為一體的地步。

黑虎心法有三層,每一層沒有什麼特別的名字,就是普通的第一層,第二層,第三層。

心法修成,按照冊子上所說的達到外在招數的熟練度,才算是將這麼刀法練全練到大成。

輕輕合上小冊子。

路勝坐在桌邊沉默了許久,不斷在腦海裡將所有關于這門黑虎刀法的過程難點,全部記下,回憶了一遍又一遍。

然後,他心中默念。

“深藍。”

頓時深藍技能修改器的界面又浮現在他眼前。

藍色的邊框內,是一行行的大量小格子。

在第一行第一列的格子裡,此時正顯示出他現在的狀態。

‘路勝──

武學:

黑虎刀法:未入門。’

顯示很簡單,就只有一個他剛剛翻閱過一遍的黑虎刀法。

“果然果然不是幻覺!”

路勝身子一下子僵硬起來。

不是害怕,而是激動!

這個世界太危險了。

他原本只是打算做個米蟲,安樂生安樂死,可現在感覺像是掉進蛇窟,周圍仿佛隨時可能鑽出很多毒蛇,一不小心被波及,就可能成為某個傳說鬼怪故事裡的配角。死得不能再死。

“但現在,好歹有點希望了如果這個修改器真的能用”

路勝壓下心頭的興奮和激動,開始回憶自己當初編寫這個作弊器的功能。

這深藍修改器,唯一的作用,就是修改游戲主角掌握的所有武學技能。

它能修改武學的境界,直接可以改成大成或者頂尖境界,不過不同的是它沒法修改熟練度,沒法改氣血量,沒法改什麼力量,速度,內力,等等亂七八糟的東西。

它唯一能改的,就是已經掌握在身的武學境界!

“我看格子裡,能夠修改的就只有這個黑虎刀法,那麼我應該怎麼弄才能開始修改?”

路勝開始摸索研究起來。

他一個人在臥房裡,手無意識的翻動著小冊子,注意力卻集中在腦海裡的深藍修改器上。

他一遍一遍的將修改器上上下下仔細研究。很快,他在修改器的最底部,發現了一個很小很小的按鈕。

按鈕上面寫著字樣:開始修改。

“就是它了。”

路勝意念一動,想象一個手指狠狠按在這個按鈕上。

頓時整個深藍修改器一下閃了下。

他忽然感覺自己可以隨意控制修改器上的所有東西。

這種感覺很奇妙,但路勝沒有在意太久,而是迅速將注意力集中在了黑虎刀法上。

黑虎刀後面的狀態是未入門,在他注意力集中上去的一瞬間,狀態一下子跳了下。

變成入門。

路勝心頭一喜,感覺有戲,又繼續集中注意力盯著黑虎刀。

很快,黑虎刀又跳了下,變成了第一層。

然後是第二層,第三層

“成了!”路勝心頭大喜,看來修改器果然有效。

他正准備松開精神。

忽然那黑虎刀,居然又跳動了下。

‘第四層!!’

黑虎刀法居然一下跳成了第四層!

轟!!

就在黑虎刀法跳到第四層的瞬間,路勝感覺腦海一陣轟鳴。

他整個人頭痛欲裂,身體如遭雷擊,劇烈顫抖起來。

趴在桌子上,他緩了很久的氣,才艱難的支撐起腦袋。

鼻子下面濕漉漉的,還帶著一絲腥氣。

路勝伸手輕輕摸了摸,一看,是暗紅色的血。

他感覺自己雙眼發花,渾身上下無一處不酸痛。身上虛弱無力,甚至連站起來都感覺費勁。

他抬手看了看,手背上皮膚慘白一片,眼睛也支撐不住,很想很想睡覺。

“這是氣血大虧空的跡象!”路勝雖然不會醫術,但基本的常識還是知道點。

知道自己可能是氣血虧空太厲害。

他坐在桌邊,勉強撐起身體,收好小冊子。便躺倒在床上休息。

“巧兒!”

“公子?有什麼吩咐?”

小巧在門外輕輕問。

“你去給我熬一點紅棗小米粥,放點人參。要年份久點的。”

路勝艱難開口道。

富家少爺就是有這點好處。

尋常人家,不要說有年份的人參,就是普通人參也只是當藥救命,哪裡能像路勝這般當補品吃。

小巧應了聲,便很快跑去廚房吩咐熬粥了。

路勝一個人仰躺在床上,緩了很久的氣,還是感覺兩眼發黑,四肢無力。

但是,除開這些感覺,他詫異的伸出手,一種熟悉,老練,仿佛練了很多年刀法的感觸,從手掌涌進腦海。

黑虎刀法那三招和三層心法,在他心裡不知道什麼時候居然變得滾瓜爛熟。

這三招招數,不光招式中的幾層隱藏暗著,他都理解透了,甚至心法如何配合招式,配合的幾種手法,境界,用法,都一清二楚。

“還真成了!?”路勝閉上眼,心中一片狂喜。

這個實驗成功了。

雖然消耗的似乎是他身體的氣血精神,但換來黑虎刀法的大成,已經足夠了。

“只是,黑虎刀明明只有第三層,這個第四層,又是怎麼來的?”

這是讓路勝不理解的事。

而且,黑虎刀的第四層,在現在他的記憶裡,給他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就好像就好像根本就是他自己親手所創一樣。

其中隱含的理念和思路,根本不是這個世界的人能想到的,而更像是結合了現代科學力學的一些基本思路。

他雖然只是個公務員,但好歹以前也是學過工程力學,人體力學之類的大學課程。

沒等他多想,小巧已經將粥端來了。

“正巧給三小姐熬了補血粥,也是紅棗為主,三小姐不要,我就先給公子端來了,這是百合紅棗羹,寧心補血的,我在裡面也加了人參。公子你要不要?”

小巧小聲站在門外問。

“你端進來。”

路勝低聲道。

小巧這才輕輕推開房門,往裡走,可剛一進來,她便看到路勝領口沾著的一點血跡。

“公公公公子你怎麼了!!?”小巧大驚,手上的粥也差點掉在地上。

路勝苦笑。

“我沒事。”

“還說沒事!都吐血了!”

小巧嚇得臉都發白了。

“真沒事”路勝無奈道。

小巧趕緊過去將手裡的粥端給路勝。

“來公子,先喝點熱粥。”

在她的服侍下,路勝一口口的將那碗粥全部吃掉。

心頭也稍稍舒服了些。

他開始仔細回想腦海裡忽然多出來的這些七七八八關于黑虎刀法的信息和經驗。

很奇怪,這些東西仿佛從最開始就存在在他腦子裡,無論任何難點,他都能輕易理解,並且感覺身體做到也很簡單。

要不是身體現在不允許,他都打算去校場好好找把刀,習練習練了。

小巧在他吃完粥便快步離開,去藥房找路府的坐堂醫師了。她還是擔心路勝的身體。

路府有自己專門的醫師,是個山羊胡須的清瘦老者。

他背著個大藥箱急匆匆的趕到。

坐到路勝床邊一搭脈,他眉頭便舒展開來。

“沒什麼大礙,只是氣血虧空,精神消耗大,休息調養幾天就好了。”

他扯出一張紙,唰唰的在上面寫下一個補品方子。

“把這個拿去藥房,每日兩次,給大公子按日服用十天,當可痊愈。”

“謝謝醫師。”

路勝心頭也松了口氣,這和他自己判斷的情況完全一致。

很快路放路全安也來了。

“怎麼回事?”他帶著路勝的二娘三娘一起過來的。

路勝的娘親很早就病逝了。

從小就是二娘照顧他。

二娘劉翠玉性情柔和,待人極好,對他和對自己孩子沒有絲毫不同。

“就是練武虧了點氣血。沒事。”路勝一一給家裡人解釋。

他是家中的長子,是未來要繼承家業的頂梁柱,出了什麼事,自然第一時間就會引發關注。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