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fb臉書
google
愛戀頻道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絕代神主07
百里龍蝦
2017/11/29發行
超神機械師08
齊佩甲
2017/11/29發行
超級神醫08 (9完結)
隱為者
2017/11/29發行
凌天神帝12
君天帝
2017/11/29發行
至尊霸主12
憤怒的薩爾
2017/11/29發行
完美神醫28
步行天下
2017/11/29發行
無上進化58
浮兮
2017/11/29發行
最強紈褲62
夏日易冷
2017/11/29發行
逆天劍皇67
半步滄桑
2017/11/29發行
修真聊天群07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2/1發行
文明種植者10
何木青
2017/12/1發行
萬象神眼12完
紫淵
2017/12/1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6
飛牛
2017/12/1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19
千杯
2017/12/1發行
妙醫鴻途37
煙斗老哥
2017/12/1發行
修煉狂潮48
傅嘯塵
2017/12/1發行
終極戰兵56
梁七少
2017/12/1發行
修真四萬年102
臥牛真人
2017/12/1發行
全能主宰08
衛小天
2017/12/6發行
仙帝歸來09
風無極光
2017/12/6發行
凌天神帝13
君天帝
2017/12/6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23
匣中藏劍
2017/12/6發行
天界戰神39
笑南風
2017/12/6發行
天道圖書館42
情痴小和尚
2017/12/6發行
無上進化59
浮兮
2017/12/6發行
最強紈褲63
夏日易冷
2017/12/6發行
半仙闖江湖82
客居仙鄉
2017/12/6發行
修真聊天群08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2/8發行
文明種植者11
何木青
2017/12/8發行
至尊霸主13
憤怒的薩爾
2017/12/8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7
飛牛
2017/12/8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20
千杯
2017/12/8發行
星域龍皇33
獨孤一劍
2017/12/8發行
鬥神傳承47
浮兮
2017/12/8發行
終極戰兵57
梁七少
2017/12/8發行
修真四萬年103
臥牛真人
2017/12/8發行
絕代神主08
百里龍蝦
2017/12/13發行
超級神醫09完
隱為者
2017/12/13發行
超神機械師09
齊佩甲
2017/12/13發行
仙帝歸來10
風無極光
2017/12/13發行
完美神醫29
步行天下
2017/12/13發行
妙醫鴻途38
煙斗老哥
2017/12/13發行
終極戰兵58
梁七少
2017/12/13發行
無上進化60
浮兮
2017/12/13發行
最強紈褲64
夏日易冷
2017/12/13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黑卡》作者:蕭瑟良 29
轉帖:起點科幻新書《母巢臨世》 作者:竹上豬豬 13
號外!!異俠32完,將於2013/01/04出版 11
轉帖:起點東方玄幻新書《超凡傳》 小說作者: 蕭潛 10
轉帖:縱橫武俠仙俠新書《書劍江山》•作者:古道悲情 9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劍靈同居日記》作者:國王陛下 8
轉帖:起點東方玄幻小說《史上最強師兄》 作者:八月飛鷹 7
轉帖:縱橫奇幻玄幻新書《儒武爭鋒》作者:情殤孤月 7
吐血不止 跟小說無關常上這網站貼上來給各位看看 7
異俠第三部 6
本週熱門留言
轉帖:創世東方玄幻新書《誅魂記》 作者:七尺書生 37
麻煩各位大大幫忙回想一部很久的動畫,忘記名字? 36
異俠第三部 36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 《全民偶像》作者:當年盛夏 33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黑卡》作者:蕭瑟良 31
轉帖:起點武俠小說《北梁悍刀行》作者:天山飛狐 26
轉帖:起點玄幻新書《吸血鬼就是吸血鬼》作者:誒呦喂 24
轉帖:起點科幻小說《神紋戰記》 作者:雨水 21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心魔》 作者:沁紙花青 21
求推薦些主角從故事開始已非常強非常NB的小說~ 17

 
 暱稱:
 密碼:
 

轉貼:起點軍事小說《全能文藝兵》書籍作者:上允
發言人:搬運工  IP222.189.*.*  日期:2017/08/18 17:02 

http://book.qidian.com/info/1009886556

“什麼精銳?老子打的就是精銳!”
  “不拋棄,不放棄!”
  李雲龍,許三多,《咱當兵的人》、《《湄公河行動》、《反恐精英》、《孫子兵法》......
  軍旅歌曲
  戰爭電影
  戰爭遊戲
  戰爭理論
  國防節目
  地球上的經典,一個又一個的被他帶到了這個世界!
  他的文藝兵人生,從此牛逼閃閃!------------

第1章 愛放高利貸的系統

1

太陽已經墜進巍峨的群山後面了。

天色也慢慢暗淡了下來。

陳北冥收回目光,輕輕一歎。

他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他來自地球,是地球上一名赫赫有名的文藝巨星。

可是哪兒知道,一個星期以前卻莫名其妙的來到了這裡。

被他佔據了身體的那個傢伙,原是首都軍區一名軍事素質相當優秀的偵察兵,才入伍一年多就被軍區利劍突擊隊選中,成了一名特種兵。

可惜這傢伙在一次實彈訓練時不小心被子彈打中。

雖然他立即就被送到了軍區醫院,立即接受了最好的治療,但......但他還是面臨著轉業的命運,他的腿傷實在太嚴重了,不要說特種兵了,就是普通的走路都有些困難。

目前,他還在接受康復治療。

因為心中鬱悶,思想開了小差,以前的那個陳北冥在一次獨自野外散心的時候一不小心滾下山崖,撞到了頭,一命嗚呼,然後就被地球上的陳北冥占了身體。

地球上的陳北冥也很鬱悶,他本來在地球上好端端的,好吃好喝好玩好睡,哪兒知道一不小心就被穿越到了這裡,什麼也沒有,沒有錢,沒有父母,沒有親人......

這是人過的日子嗎?

看著漸漸暗下來的天色,陳北冥的心中愈發傷感,於是情不自禁的,他一聲歎息。

沒想到的是,他才剛剛歎了一聲,腦海裡,一個奇異的聲音忽然就響了起來:“嗨,陳北冥,我說.....至於嗎?不就是穿越麼?至於就要死要活的?你可是特種兵誒,怎麼也學人家小女生唉聲歎氣傷春悲秋起來了。”

這個聲音來自于陳北冥穿越時莫名其妙多出來的全能文藝兵系統。

這個聲音的主人自稱自己就是全能文藝兵系統,並且還有一個名字——果果。

但陳北冥左看右看,總覺得這個聲音的主人根本就不是系統本身。

她的聲音是一口蘿莉音,很好聽,形象也是一個非常可愛的蘿莉形象,但不知為什麼,陳北冥一想到她的名字,首先想起來的就是果子狸三個字。

所以陳北冥乾脆就把她叫做果子狸。

那個傢伙當然抗議,不過並沒有什麼作用,陳北冥堅持了幾天,發現後面並沒遇到什麼麻煩,於是愈發肯定果子狸只是系統的一個使者——作用是説明他和系統之間進行協調和溝通,並不能代表系統。

此刻,陳北冥聽到果子狸又在嘰嘰歪歪,本就不好的心情越發煩躁:“果子狸,你給我閉嘴,不說話你會死啊!”

“好心不得好報!”果子狸恨恨的罵了起來。

果子狸罵人的水準可以跟《九品芝麻官》裡的周星馳一比了,海裡的魚都能被她罵得跳出水來自殺。

不過今天的果子狸明顯有點古怪,她並沒有繼續冷嘲熱諷,只是語重心長的勸慰:“陳北冥,想開一點啦,你們地球上不是有句話嗎,生活就像被強-奸,與其痛苦掙扎,不如學著慢慢享受!”

噗嗤。

陳北冥忍俊不禁,一下笑了出來。

這句話從一個滿腔蘿莉音的傢伙嘴裡說出來,真的太搞笑了。

於是,漸漸的,陳北冥的心中平靜了下來。

“好吧,果子狸說得對,既來之,則安之,既然穿越了,那就老老實實在這裡發展吧。”

只是,有點鬱悶的是,他來到這個世界並不能自由自在,他必須完成系統指定的任務,當前系統就給了他三個任務:

第一,盡力消化吸收以前那個陳北冥的記憶和意志,成為一名真正的、合格的軍人;

第二,創作一部自己的作品並且成功推介給編輯;

第三,成為一名文藝兵。

但要想做到這些談何容易,陳北冥現在不過是一名即將轉業的下士罷了,沒有背景,沒有金錢,沒有人脈,他能怎麼辦?

唯一的優勢,是他在地球上的經歷:他也曾從軍入伍,他也被選入全國最優秀的特種兵部隊服過役,轉業後,他成了一名藝人,一步一個腳印,經過十多年的打拼,終於成為了全國最頂尖的藝人!

地球上的經歷是他唯一的優勢。

但就算他有這些經驗,想要完成系統的那些任務也不容易,別忘了,這三個任務只是最基礎最簡單、只是讓他試試手的三個任務而已!

算了,不想了,先回去吧!

陳北冥輕輕吐了口氣,轉過身,朝山下走去。

再不回去就晚了,天就黑了。

此刻,他站的地方是一座小山的頂峰,身前是懸崖,身後是坡度至少六十度的山坡,十分陡峭。

為了爬上這座山,右腿還有傷的他可是花了不少力氣。

“走吧,回家。”

他轉過身,揚起右腳一步邁下。

刹那,他整個人忽然一個趔趄,一下朝山下滾了下去。

他的右腿受了很嚴重的傷,到現在都還沒有完全恢復,而且剛才又在山頂站了很長時間,右腿早就有點麻了,但更重要的是他的靈魂和身體還不是高度契合,他老是忘了自己身體其實受了重傷的事實。

所以他一步邁出後,右腿一下承受不住整個身軀的重量。

右腿一軟,整個人頓時就不由自主的朝下麵滾了下去。

山坡的坡度又很大,六十多度,要是一直滾到山腳,至少也要被摔個半死,一個不小心甚至可能重演這個世界的陳北冥的悲劇!

所以,電光火石的瞬間,陳北冥毫不猶豫的伸手就抓。

只是刹那,他的牙齒就一下咬緊。他抓到了一株帶刺的植物,差不多半釐米長的鋒利尖刺一下戳進了他的手裡,痛得他全身一緊。

但他依然死死抓著那棵植物不放。

前世他就是軍人出身,這一世他同樣是軍人,軍人的特質已經融進了他的血液。

所以,既然只有抓住這棵植物才能保住他的性命,那他自然就一定會去做!

必須怎麼做就一定會那樣去做,哪怕那樣會讓你受傷乃至犧牲也絕不猶豫,這就是軍人!

抓住了那棵草,陳北冥終於停住了往下翻滾的趨勢。

叮咚。

他的腦海裡,果子狸的聲音響了起來:“陳北冥,幹得不錯,有個軍人的樣子了,第一個任務順利完成,為了對你表示鼓勵,特意獎勵你一個系統幣,加油。”

一個系統幣?

你.媽,還能更摳門一點嗎?

陳北冥只想罵娘!

這個果子狸有兩大特點:第一,摳門;第二,喜歡放高利貸。

果然,果子狸的聲音繼續響起:“陳北冥,你是不是再想想我的那個提議。

你看你現在的身體,不要說當兵了,就是正常的行走都非常困難,而且你每天還要忍受病痛的折磨,多可憐啊!

但你只要向我借一千個系統幣,然後你就能從系統商城買到一種神奇的藥物了,吃了那種藥後你的腿傷馬上就能好,你又能活蹦亂跳了。

我知道你現在沒錢,總共才一個系統幣,但沒事啊,你可以先跟我借嘛,等你完成了任務,再用系統的獎勵來償還就可以了!”

果子狸還在嘀嘀咕咕的遊說,但陳北冥懶得再聽,意念一動,刹那,腦海中,一支大手從天而降,一下就把正在嘰嘰歪歪的果子狸一把抓了起來,塞進了黑獄。

這個腦海黑獄是陳北冥這幾天琢磨出來的,他只要不想看到果子狸、不想被她干擾,只要意念一動,腦海裡就能形成一個完全把果子狸隔絕的黑獄,然後再用意念化成大手,就能一把就把果子狸關押起來。

“喂,陳北冥,有話好好說,你不能這樣,你不能這樣,啊——”

一聲慘叫在腦海裡回蕩,但很快消失。

“想跟我放高利貸,你倒是想得美!”陳北冥哼了一聲,慢慢站起,小心朝山下走去。

果子狸表面看起來好心好意,還借錢給你,對用途也不做限制,你想買什麼就買什麼,你想什麼時候還就可以什麼時候還,實在還不上了,還可以續期,好像真的是一副菩薩心腸,但其實,這傢伙黑心得很,她放的是高利貸,百分之十的月利息——現在的銀行規定,月利息超過百分之二就是非法高利貸,就不受法律保護了,可是果子狸竟然開口向陳北冥要百分之十的利息!

還是利滾利。

黑-社會都沒這麼狠的!

PS:新書上傳,求收藏,求推薦!求支持!
------------

第2章 我要當文藝兵

2

晚上八點,陳北冥回到了他在首都郊區租住的社區。

他先去診所裡處理了一下受傷的左手,然後才回家。

他現在其實還在軍區醫院住院,還在恢復治療。

只不過他實在不想再呆在那種消毒水味道彌漫的醫院裡了,好說歹說,醫生才允許他在家療養,但必須每三天回去做一個檢查,做一次系統性康復治療。

“文藝兵?文藝兵?我要怎麼樣才能成為一名文藝兵呢?”

這一路上陳北冥都在思考這個問題。

但想要成為文藝兵可不容易,他又沒背景,也沒什麼人脈,只能自己一步一步打拼。

“算了,還是不想那麼多了,還是先按照系統的要求,先創作一部小說吧!”

陳北冥一邊上樓一邊默默在心中思索。

系統給他下達了三個任務,必須在在下個月的月底前完成:第一個,成為一名合格的軍人,這個任務剛才已經完成了;第二,創作一部自己的作品並且成功推介給編輯;第三,成為一名文藝兵。

第二個和第三個任務是環環相扣的,只有用作品證明了自己,才有可能成為一名文藝兵。

“去什麼刊物上發表作品呢?又發表什麼作品?《士兵突擊》?《亮劍》?還是《潛伏》?”

陳北冥一邊上樓一邊思考。

還沒到他租住的房子呢,就聽兩個熟悉的聲音從上面傳了下來。

“這傢伙到底哪兒去了?他不會想不開吧?”

“不行,不能再等了,必須報警!我擔心這傢伙想不開。”

兩個渾厚的嗓音從上面傳了下來。

陳北冥一聽,喜出望外。

那是特種部隊的兩個戰友來看他了——融合了那個靈魂後,陳北冥繼承了對方的感情和記憶。

“李秋林,王猛,你們來了!”陳北冥激動的喊了一聲,然後小跑上去,可惜才跑了兩步,右腿上一股劇痛傳來,疼得他冷汗都出來了,一個趔趄,又差點摔倒。

“小山,你沒事吧?”兩個戰友匆匆跑了下來,一下把他拽住。

小山是陳北冥的小名,也是他在利劍突擊隊的代號。

陳北冥扶著欄杆,慢慢站了起來:“沒事。”

但李秋林和王猛都是火眼金睛,怎麼可能看不出來,只是誰也不願意再揭他的傷心往事,都沒再說話。

“把鑰匙給我。”李秋林伸手,接過鑰匙,小跑上去開門。

王猛沒說話,只是伸手扶住陳北冥。

“你們怎麼來了?不訓練了嗎?”回到家裡,陳北冥坐在沙發上,笑著和兩個兄弟閒聊。

“我們今天恰好路過這裡,就來看看你。”王猛簡單說了一句,他不願在這個話題上多做糾纏。

陳北冥笑笑,大家的心意他其實明白,於是他也岔開話題道:“哦,對了,我以後的出路我已經想好了,我想當文藝兵,當作家,所以我打算寫一部小說,你們兩個見識要比我廣,快幫我想想,我去哪兒發表我的小說比較好。”

寫小說?

一聽這三個字,李秋林和王猛都是一驚。

“小山還會寫小說?”王猛看向李秋林,用眼神詢問。

李秋林聳了聳肩:“我不知道啊,沒聽說過。”

兩個人一臉懵.逼。

他們兩個和陳北冥都非常熟悉,算是生死兄弟,所以乍一聽到這個事情,都嚇得不輕。

“小山這一次肯定是受到嚴重打擊了,不然怎麼會產生寫小說這種想法呢?他以前好像說過,他高考失利就是因為作文寫得不好啊!”

不過兩個人都按兵不動,只是默默把這件事記在心裡。

李秋林最先反應了過來,他假裝什麼都不知道似的,笑了笑,問道:“小山,那你想寫什麼類型的小說,武俠?神話?還是愛情小說?”

“軍事題材的。”陳北冥回答。

“軍事題材?”李秋林愣了愣,和王猛對望了一眼。

怎麼樣,我沒猜錯吧,小山的精神真的是有問題了!李秋林用眼神道。

現在先別管他有沒有問題,現在最重要的是趕緊幫他完成心願,不要再讓他受到刺激了!王猛用眼神暗示。

王猛的眼神李秋林看懂了,於是他道:“小山,那這樣吧,我幫你問問。”

他站起來,走進臥室,關上門,用手機打了一個電話,不一會兒,他笑著拉開門走了出來:“問到了,如果是軍事小說的話,《十月》不錯。這本期刊喜歡發表軍事題材的小說。

哦,對了,我剛才還打聽到了一個事,明天下午三點左右,《十月》的責任編輯馬有為老師將在西湖公園舉辦一個寫作沙龍,你要是有興趣的話,可以去看看,一呢,可以聽聽人家的經驗,第二可以就著這個機會讓馬有為老師幫你看看你寫的小說,要是他覺得可以,他就會直接幫你推薦到《十月》雜誌上發表。”

李秋林雲淡風輕的說道。

陳北冥一聽,眼睛一下亮了起來:“真的?”

“當然是真的了,我一個好哥們,叫李玉林,他本來明天也要去的,但因為突然有事,去不了,你明天去的時候就說是李玉林叫你來的就可以了,他會和馬有為打招呼的。”李秋林笑著道。

陳北冥的心中終於是激動了起來。

看來第二個任務指日可待了!

李秋林和王猛並沒有坐太長時間,他們還有事情,九點他們就離開了。

送走了戰友,陳北冥立即來到書桌前坐下,拿出紙和筆開始創作。

這個世界已經有電腦和手機等高科技產品了,只是還比較落後,功能不強不說,價格還高得離譜,平民百姓是根本用不起的,所以陳北冥只能用最原始的方式。

他已經想好了,他的第一部作品寫《亮劍》。

《亮劍》是都梁的代表作,一經問世就獲得了巨大的成功,尤其是電視劇,更是紅遍了大江南北。

這個作品就足以讓他名利雙收了。

陳北冥的目標是成為文藝兵,所以他必須有一部品質和風格都相當不錯的作品為自己背書,這本《亮劍》無疑最為合適。

不過陳北冥並不打算一字不漏的照抄,他的想法是,在保持原著的風格和劇情完全不變的情況下,用自己的語言重新撰寫。

閉目思考了幾分鐘,陳北冥開始寫作:

“李家坡戰鬥開始前,李雲龍正在水腰子兵工廠和後勤部長張萬和軟磨硬泡。

部長,再給兩箱呸。李雲龍攔住張萬和。

張萬和早就不耐煩了,他把眼睛一瞪,李雲龍,你還是不是男人啊?你他.媽攔著老子婆婆媽媽嘰嘰歪歪兩個小時了吧,你煩不煩啊?

李雲龍嘻嘻一笑,部長,不是我李雲龍不講道理,是你也太摳門了,你看看,我們那麼大一個部隊你就給這麼幾箱手榴彈,你這不是打發叫花子嗎!”

陳北冥並沒有完全按照都梁的原作照搬,而是按照自己的理解、自己的風格重新詮釋這部著作。

所以他的創作速度快不起來,一個小時也就一千多字。

這一天晚上他一直奮戰到了淩晨兩點,第二天又早早的起來筆耕不輟,所以到了中午時分,八千字的稿件終於被他成功用瘦金體規規整整的謄寫在了稿紙裡。

他拿起仔細檢查了一遍,然後忍不住笑了起來:“妥了。”
------------

第3章 千萬不要拿出你的作品

3

一點三十,陳北冥背著包朝西湖公園走去。

他住的地方距離西湖公園兩公里左右的距離,坐公車的話很快就到了,不過陳北冥打算走著去,一是鍛煉一下右腿——醫生說他現在要加強鍛煉,但強度不能太大;第二,他想切身感受一下這個時代,這個國家,雖然他的腦海裡滿滿都是記憶,但記憶跟真真切切的所見所聞還是不一樣的,更何況以前的那個陳北冥其實是個宅男,並不怎麼瞭解外面的世界,既然以後要在這兒當文藝兵,那自然要對這個世界有所感受和瞭解,不然怎麼創作?

兩點三十,他準時來到西湖公園,然後按圖索驥找到李秋林說的那個地方。

那裡是一個茶樓,不過此刻,茶樓的門卻關著。

“不會是走錯了吧?”陳北冥有些拿不准。

左右看了看,發現旁邊有兩男一女站在附近,於是他走過去問道:“你好,打擾一下,請問今天下午三點,馬有為老師的寫作沙龍是不是在這個茶樓舉行?”

那三個人上下把陳北冥打量了一眼,其中的女子點頭道:“是的,你也是來參加馬老師的寫作沙龍?”

“嗯。”陳北冥點了點頭。

一聽陳北冥也是搞寫作的,那兩個男子一下就來了興致。兩個人先自我介紹道:“我們三個都是來參加馬老師的寫作沙龍的,我叫李賀,他叫王青,她叫夏琴,沒有特別的筆名,你怎麼稱呼?”

“我叫陳北冥,筆名小山。很高興認識你們。”陳北冥連忙和三個人握手。

陳北冥決定以後就用小山作為自己的筆名。因為這個名字是他在地球上的小名,同時也是死掉的那個傢伙的小名,很有意義。

那兩個男子的年齡看起來都差不多接近三十歲了,那個女的要年輕一些,但也有二十五六歲的年紀。

相比較起來,陳北冥就要小很多了,他現在才二十歲多一點,而且人也長得白白淨淨的,看起來才十八歲左右的樣子。

“小山是第一次來參加馬老師的沙龍吧?”那個名字叫做夏琴的女生主動和陳北冥聊了起來:“我以前好像沒見過你。”

“是的。李玉林老師介紹我來的。”陳北冥點頭。

“哦......那你是寫什麼小說的?看你樣子應該是武俠吧?跟李玉林一樣。”王青淡淡問道。

三個人中,李賀外向開朗,王青高冷孤高,夏琴則活潑熱情。

聽到對方詢問,陳北冥笑著回答:“我主要寫軍旅小說。”

“軍旅小說?”夏琴很是驚訝:“你當過兵嗎?沒當過兵可寫不好軍旅小說?”

王青瞥了夏琴一眼:“你什麼眼神哪......你看看人家小山,才十八歲吧,這麼細皮嫩肉的,怎麼可能當過兵?”

“哦!”夏琴愣了愣,然後上下看了陳北冥一眼:“還真是的。”

陳北冥本想為自己辯解一句,但插不上嘴,想想也就算了。

陳北冥這個人的確有點兒古怪,雖然當了兩年多的兵了,可是並不像其他戰士一樣被曬得黝黑發亮,一直都是細皮嫩肉的。

他的靈魂穿越過來後,這種現象越發嚴重了,所以此刻的他從皮膚上看,根本就不像是軍人,當然,從氣質和一言一行來看,只要是當過兵的,一下就能感受到那種熟悉的味道。

夏琴似乎覺得陳北冥有些尷尬,主動化解道:“你寫軍旅小說的話倒是來對地方了,馬老師最喜歡的就是軍旅小說了,你可能還不知道,他也是軍人出身。”

“真的?”陳北冥眼睛一亮。

要是馬有為真的是軍人出身,那《亮劍》這部小說打動他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越是軍人就越會喜歡《亮劍》裡透著的那股子味道!

但王青卻給陳北冥當頭一瓢冷水:“小山,你可別聽肖琴的,我倒覺得你反而要小心,一個不好就會被馬老師罵一個狗血噴頭,我甚至建議你今天最好不要拿出你的軍旅小說給他點評?”

為什麼?

李賀和肖琴都很奇怪。

“馬老師是軍人出身,這不假,馬老師很喜歡軍旅小說,這也是真的,但也正因為如此,馬老師對軍旅小說的要求才更為苛刻,你們想想,這麼多年了,馬老師審閱過的軍旅小說就算不上一百也有五六十了吧,他看上過一部嗎?”

肖琴和李賀一起搖頭。

“所以,馬老師對軍旅小說的要求可不是一般的高。”王青淡淡笑了笑,然後看向陳北冥:“所以小山,我勸你一會兒最好不要拿出你的作品,今天可是你第一次在馬老師面前亮相,第一印象可是很重要的。”

肖琴多問了一句:“小山,你今天帶的作品是你的第幾部作品?”

“第一部。”陳北冥回答。

第一部?

三個人都吃了一驚。

片刻,王青的臉一下嚴肅了起來:“小山,那你必須聽我的,一會兒千萬不可以拿出來,聽到了嗎?”

“對,千萬不能拿出來,不然馬老師對你的第一印象就會相當糟糕,那你以後.....可就麻煩了。”李賀也鄭重叮囑。

肖琴有些不忍,但最後還是不得不點頭:“小山,聽大家的,真的,這只會對你有好處。我們以前有一個朋友,她就是硬要把自己寫的所謂軍旅小說拿給馬老師點評,沒想最後弄得自己沒辦法在這個圈子立足。”

大家正嘰嘰喳喳的說著話,不遠處,五個人有說有笑走來。

“喲,王青,你們怎麼這麼早?”為首的男子遠遠的就笑著打招呼。

大家頓時又是一陣寒暄。

最後,名字叫做楊平的男子看向陳北冥,然後扭頭問王青:“這是你們帶來的朋友?”

“沒有。”王青搖頭:“我們也是剛剛才認識的,不過他也是來參加馬老師的寫作沙龍的,哦,對了,他叫陳北冥,筆名小山。”

“小山,你好。”楊平大方的伸出手。

“楊老師,你好。”陳北冥也連忙伸出手。

之後,楊平一一把後面的人介紹給陳北冥。

寒暄了幾句,楊平問道:“剛才你們聊得很熱鬧啊,在說什麼呢,是不是又有什麼新作品了?有的話趕緊拿出來給我們看看。”

聽了楊平的問題,王青搖了搖頭:“我們哪兒有什麼新作品啊,要是有新作品,早就去參加《十月》徵文去了!”

“那你們在幹什麼?”楊平奇怪的問。

“也沒什麼,我們叫小山不要把他的作品拿給馬老師點評。”王青回答。
------------

第4章 馬老師來了

4

楊平的臉上本來是是笑意滿滿的,但聽了王青的話後,笑容一下消失。

“什麼意思?”楊平問王青。

王青是他圈子裡的人,而且是他比較看重的一個,如果王青竟然用這種卑劣的手段打壓新人,那.....那他對王青這個人就得重新評估了。

王青本來並不在意,只是隨口一說,可是一看楊平的臉色,頓時就知道對方誤會了,連忙解釋:

“老楊,不是你想的那樣的,小山是第一次創作,他的作品是軍旅題材,他今天來這裡是想請馬老師幫忙做一下指點,他今天才第一次和馬老師見面,所以我們才鄭重提醒他,今天最好不要把他的作品拿出來,你知道的,馬老師對軍旅小說的要求一直很高,而且一直都不主張初學寫作的人一開始就寫軍旅小說!”

“真的?”楊平皺眉。

“不信你問肖琴和李賀?或者你直接問小山?”王青一下急了。

楊平扭過頭看著陳北冥:“小山,王青說的是真的?”

不過不等陳北冥回答,楊平就換了一個問題:“你真的是第一次創作?第一次創作就寫軍旅小說?”

嗯。陳北冥點了點頭。

楊平於是鄭重打量了陳北冥兩眼:“你就算當過兵,時間也不會太長吧?”

“嗯,是不長,兩年多一點。”陳北冥回答。

楊平點了點頭,看著陳北冥認真道:“那就聽王青的,千萬不要把你的東西拿出來。”

頓了頓,楊平為了打消陳北冥心中的抵觸,歎了一聲道:“馬老師對於軍旅題材的作品要求真的太高了,以我為例,我好歹也寫了十多年的小說了吧,無論經驗還是能力,也不弱吧?”

“楊老師已經是首都作家協會的會員了。”王青連忙加了一句。

“他去年的長篇小說《麥子》足足賣了五十萬冊呢,一年五十萬!”肖琴也附和。

楊平搖了搖頭,歎息一聲:“可是我上個月寫了一個軍旅題材的小說,拿給馬老師看了一下,但他才看完就把我狠狠罵了一通,他甚至警告我,如果我還想在他這個圈子裡呆著,那以後就不要寫軍旅題材的作品,我那個東西,簡直就是褻-瀆。”

楊平苦澀笑了笑,然後重重拍了拍陳北冥的肩膀:“小山,我相信你很有才華,但......但今天畢竟是你在馬老師面前第一次亮相,第一印象很重要的,是吧?要是你給他留下了一個不踏實很浮躁的印象,那就不好了,是吧!而且,據我所知,他今天早上不知怎麼了,發了一早上的火,估計現在心情都不會太好,馬老師可是一個很感性的人,脾氣好的時候還什麼都好說,但要是心情不好......我們個個都怕他,所以,小山,聽大家的。”

旁邊一個人好心道:“小山,要不這樣吧,你要是信得過我們,你把你的作品交給楊平老師,請他幫你點評點評,他也有很高的水準的。”

“對對對,先請楊老師看看,這樣最好!”

“這個主意好,小山,把你的作品拿出來給楊老師看看。”

大家一聽,都一下興奮了起來。

但才說到這兒,就聽有人一聲驚呼:“馬老師來了!”

“哪兒?”

“看,那邊,那個好像就是馬老師!”

“真的是馬老師!快去迎接!”

“走!”

“走!”

嘩啦!

大家立即轉身,齊齊朝著外面迎了出去,誰也沒再提幫陳北冥點評小說的事情了。

陳北冥也跟著大家出去。

不一會兒,大概十多秒鐘後,一個五十歲左右、身高一米八,身體筆挺的中年男人進入了陳北冥的視野。

雖然他穿了一身休閒西裝,但一看陳北冥就知道他肯定是軍人出身,或者說,他一直把自己當一個軍人。

“馬老師,你好。”

“馬老師好。”

大家一窩蜂的迎上去,紛紛問好。

馬有為剛一出現在大家視線裡的時候,臉上沒有一點兒笑容,陰沉沉的,不過看到大家後,臉上卻浮現了親切的笑意,笑容比天上的太陽還要燦爛。

這個細節被陳北冥看在了眼裡。

這個人有點陰。

他暗暗思忖。

但現在他要去求人家,沒辦法,只能硬著頭皮接觸。

“小王,幾天不見,你成熟了不少嘛!”

“小琴,嘖嘖,你越來越漂亮了,怎麼樣,上次你說的那個作品寫好了沒有?”

馬有為一一和大家握手、寒暄。

最後,他來到陳北冥身前,上下打量了陳北冥一眼。

陳北冥連忙伸出手主動介紹:“馬老師,你好,我是陳北冥。”

“你就是陳北冥?”

“是的,我是陳北冥,馬老師好!”

“你好。”馬有為伸出手和陳北冥握了握。

昨天晚上李秋林打了一個電話給他,說是今天會有一個寫小說的人來找他。

不過因為他人在外面,比較忙,所以沒好好跟李秋林聊聊,很多細節也不方便細問。

李秋林只是告訴他,如果陳北冥來了,那就一定要把他留下來,把他的小說留住,然後再給他開千字一百的稿酬!

掛了電話,李秋林還特意發了一條短信給他,特別強調了一定要把人留下來和一定要給千字一百的稿酬的事。

後面他打了好幾次電話給李秋林,想再確認一下具體情況,可惜一直找不到人。

所以李秋林到底是什麼意思他到現在都還不太明白!

對方是要欺壓陳北冥還是要幫陳北冥,他暫時無法確定!

所以馬有為看陳北冥的眼神有點兒怪怪的。

沒想到的是,馬有為的這些眼神沒能逃過身後那群人的眼睛,並且立即被錯誤解讀。

幾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中都很奇怪。

“怎麼回事?馬老師看小山的眼神怎麼有點兒怪怪的?”

“是啊,我也覺得馬老師好像有點兒來者不善!”

“小山是不是哪兒惹到馬老師了?”

大家用眼神交流,可惜並沒有什麼結果。

不過,電光火石的瞬間,大家卻還是達成了一個一致的意見——那就是千萬不能讓陳北冥把他的作品拿出來給馬老師點評,不然大家都得遭殃!馬老師發起脾氣來可是不得了的。

寒暄了一番,大家一起走向茶樓。

馬有為從身上掏出一串鑰匙,笑著道:“今天老闆娘有事,所以會晚點來,我們先進去吧。”

來到茶樓,馬有為叫楊平去沏了一壺茶,大家在一個雅間圍著坐了下來,一邊喝茶一邊聽馬有為講課。

“我今天給大家講一講題材的選擇。”馬有為喝了一口茶,笑容可掬的道:“在座的各位都是有志于文學創作的青年才俊,都很有才華,不過,大家一定要明白一點,並不是所有的領域你都擅長,是吧?

比如我,你要讓我去寫那些讓人淚如雨下的言情小說,我能寫得好嗎?

比如肖琴,讓你去寫鐵骨錚錚的戰爭小說,你能寫得好?

所以,題材的選擇十分重要!

這一段時間,寫作風氣有些不好,大家都知道,上半年有一部軍旅題材的電視劇——《深秋》紅遍了大江南北,於是不少人一下眼紅了,可能是聽說作者拿到了不菲的稿費、影視版權也賣了不少錢吧,個個都爭著搶著寫軍旅題材的作品,但他們寫出來的那些東西.....真的不敢恭維!

沒當過兵,沒有切身的體會,真的寫不好軍旅題材的作品!

不是我看不起你們,但這就是事實,你們也寫不好軍旅題材的作品。

所以,各位,這個風氣我希望你們不要跟從.......”

唰!

大家的目光齊刷刷的看了陳北冥一眼。

“小山,聽到了嗎?”

“千萬千萬不要把你的東西拿出來啊!”

大家都暗暗用眼神叮囑。

講了大概一個小時,馬有為這才笑著道:“好吧,下面大家把自己的作品拿出來,我給大家一一點評一下。”

楊平第一個站了起來,從包裡拿出自己的作品,恭恭敬敬遞給馬有為。

馬有為拿起稿紙,快速閱讀。

楊平這一次寫的是一個短篇小說,三千字左右,所以馬有為讀得很快,不一會兒就看完了。

“楊平,你.....不行啊,你這寫作水準怎麼有點倒退了!你看看你的這一段描寫.......寫的都是些什麼啊?人物的特點呢?寫出來了嗎?還有,你不能為了描寫而描寫啊,你寫這些的目的是什麼.......”

馬有為毫不留情的一通批評。

楊平羞愧的低下了頭。

“王青,你的作品給我看看!”馬有為看向第二個。

王青寫的是一首詩。

馬有為一分鐘都不要就把他讀完了。

他的臉色越發黑了:“王青啊王青,你怎麼這麼不長記性,不是跟你說了很多遍了嗎,你根本就不適合寫詩,你看看你寫的是什麼玩意?如果是一個小學生拿給我,我可以給他打九十分,可你已經幾歲了......”

本來,這個寫作沙龍的氣氛還挺好的,可是一到點評環節,不知怎的氣氛一下緊張了起來。

馬友龍的臉越來越黑。

一個又一個的作者都被他批得體無完膚。

所以過了一會兒,有人一看情況不妙,立即主動道:“馬老師,我的還沒寫好呢,我今天就是過來聽你介紹寫作經驗的!”

這個頭一開,其他的人也一一跟隨。

“馬老師,我也還沒有寫好。”

“我的也是。”

大家一個跟著一個的搖頭。

於是很快,馬有為的眼睛看向了陳北冥。

大家的眼神也唰的一下投到了陳北冥身上:“小山,千萬千萬不能拿出來!”

大家用各種各樣的方法暗示。
------------

第5章 肚子痛

5

王青等人的眼神和暗示,陳北冥自然看到了,他又不是瞎子。

但他不會答應。

他現在最為緊要的事情就是是完成系統規定的任務,賺取系統幣,然後從系統商城裡購買能夠把他腿傷治好的藥品。

是自己的事重要還是別人的看法重要,這些東西陳北冥自然清楚。

更何況,他對《亮劍》有著無比強大的信心。

雖然馬有為看他的眼神有點兒不對勁,不過現在不是深究那些問題的時候。

所以他並不理睬那幾個人的暗示,打開自己的挎包,拿出一份謄寫得整整齊齊的稿紙恭敬遞給馬有為:“馬老師,這是我寫的作品,請你指點。”

看到陳北冥竟然如此不知死活,旁邊的幾個人都是無聲的一串哀歎。

“完了!這小子要被一頓臭駡了!”

“馬老師心情本來就不好,這下.....完蛋了,今天非得被噴一個狗血臨頭不可!”

有一個反應很快的青年一下站起:“唉喲,肚子好痛,馬老師,我先去一趟衛生間。”

話音一落,嗖,他一下站起,飛快朝衛生間跑了過去,好像還真的是拉肚子了。

“馬老師,我也肚子痛,茶樓裡衛生間不夠,我出去外面方便一下。”另外一個女生更加聰明,一下就想到了一個金蟬脫殼之計。

“哎呀,我也想去衛生間。”第三個也站了起來,匆匆離去。

馬有為古怪的看了看幾個人一眼,片刻,他問有些躍躍欲試的王青和楊平:“你們肚子也痛嗎?”

兩個人一聽,立即知道剛才那幾個人的謊言被揭穿了,於是只得把屁股落到椅子上,老老實實坐了下來。

“馬老師,我們肚子不痛,我們不去。”楊平和王青咧開嘴笑了笑,但笑得比哭還難看。

“完蛋了,我們這下可被陳北冥這傢伙坑死了!剛才馬老師的眼神明顯不善啊,森冷森冷的!”在座的幾個人都在心裡一聲哀嚎。

不過馬有為不再理睬他們,只是拿起陳北冥遞給他的稿子看了起來。

“嗯?這字.....”

馬有為才看了一眼就一下揚起頭,詫異的看了陳北冥一眼。

陳北冥寫的是瘦金體,但這個世界並沒有瘦金體,所以馬有為才會如此驚訝。

這小子.....從寫的這幾個字上看,肚子裡是有點東西的。馬有為暗暗的道。很快,他收回目光繼續往下看。

“亮劍?”

看到書名,馬有為又愣了一下,然後又揚起頭看著陳北冥。

“小山,你這部作品的名字有點意思啊,你寫的是什麼題材的小說?”馬有為饒有興致的問。

“軍旅題材。”

“軍旅?”馬有為的眼角跳了跳。

如果李秋林的目的是想要他打壓陳北冥,理由倒是好找,而且還不會有人懷疑,不過......

馬有為低頭繼續閱讀:

“李家坡戰鬥開始前,李雲龍正在水腰子兵工廠和後勤部長張萬和軟磨硬泡。

部長,再給兩箱呸。李雲龍攔住張萬和......”

馬有為一字一句的閱讀。

才讀了五百多個字,他心中就咯噔一下,同時情不自禁揚起頭再次打量陳北冥。

這個小說其實非常不錯。

讀起來朗朗上口,有一種讓人欲罷不能的感覺,節奏很流暢,語言嘛,雖然沒有精雕細琢,不過和題材倒是相得益彰,這畢竟是軍旅題材的小說,要是在語言上太過於刻意雕刻,反而失去了那種味道。

但這個小說給馬有為最大的感覺卻還是那個叫李雲龍的人,雖然才短短五百字,但一個有血有肉的鐵血軍人形象一下就躍然紙上了。

人物形象的塑造相當成功,讓人過目難忘!

不錯!

小說寫得真的不錯!

從專業角度來說,這部《亮劍》可以算是近年來難得的精品了!

馬有為甚至相當肯定,如果非要把這部小說和《深秋》做一個對比的話,《亮劍》可以打九十八分,但《深秋》最多能打八十五分。

《深秋》去年年中上市,一經問世就引起轟動,今年年初,《深秋》改編的電視劇更是一播就火。

所以今年才會一下冒出成千上萬嚷嚷著要寫軍旅小說的作者,《深秋》的影響力由此可見一斑。

要是《亮劍》問世,引起的轟動必將更加恐怖!

更為難能可貴的是,這麼好的小說竟然是從這麼一個年輕的小傢伙手裡寫出來的!

這個陳北冥不簡單哪!

所以。

馬有為一下就明白了!

李秋林肯定是要打壓陳北冥!

這麼優秀的人、這般天才般的人物,到哪裡不會發光,哪裡還需要他這個小小的編輯出手幫忙?

所以李秋林說的那句“一定要把他留下來”就很好理解了,李秋林不想陳北冥去其他地方,因為一旦陳北冥去了,他肯定就會一鳴驚人,肯定就會越來越強大。

只有把他留下來才能把他限制在一個地方!

明白了!

馬有為輕輕的呼了口氣。

一切都明白了!

李秋林說把他留下來、然後只給他千字一百的稿費,就是暗示他、要他打壓陳北冥。

否則就沖他這八千字的水準,千字八百都不是不可能,怎麼可能只給一百!

馬有為端起茶杯咕咚咕咚的喝了一大杯水,藉以掩飾自己心中的情緒——毫無疑問,剛才制定的方案已經沒有可行性了,要想幫李秋林打壓陳北冥只能另想辦法!

好一會兒,他才低下頭繼續閱讀。

二十頁的稿紙他七分鐘左右就讀完了,主要還是這篇小說寫得非常不錯,所以他故意放慢了閱讀的速度,否則還會更快。

“好!這個小說寫得真是好!”

馬有為再次情不自禁的在心裡讚歎了一聲。

所以,他越發明白李秋林的意思了!

這麼優秀的作者要是去到了別處,那可就真的是真龍入海、前途無量了!

假日時日,這絕對是一個難以對付的對手。

呼——

馬有為輕輕吐了口氣,他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

“馬老師,怎麼樣?”陳北冥看見馬有為把最後一頁也讀完了,立即迫不及待的詢問。

馬有為一直低著頭,他看不清對方的表情變化,也無從判斷對方的感覺。

雖然這部小說非常經典,但那是在地球上。

他不知道這個世界上讀者的偏好和口味是不是一樣,況且就算兩個世界的口味完全一樣,那也得具體問題具體分析,還要看編輯的喜好,在地球上的時候,都梁的這部《亮劍》就曾經被好幾個編輯拒稿。

所以,此刻他多少還是有點緊張。

“馬老師......”他見馬有為只是看著他,並不說話,只得再次出聲詢問。

“小山,你這部小說寫得非常好!”馬有為忽然笑了笑回答。
------------

第6章 大水沖了龍王廟

6

茶室外,幾個人小心地把耳朵貼在門上,但並沒有聽到大家擔心的事情發生。

“怎麼回事?馬老師怎麼還沒罵人?”

“真是太奇怪了,太陽是不是從西邊出來了?”

“我估計楊平他們這回慘了,馬老師肯定是被氣得說不出話了。”

幾個人正在嘀嘀咕咕,卻忽然聽得一個驚喜的聲音傳來:“小山,你這部小說寫得真的非常好!”

非常好?陳北冥的小說寫得非常好?

聽到這些話,幾個人的眼睛一下瞪大,眼珠都快要從眼眶裡滾出來了,無比的難以置信。

但更加難以置信的話繼續傳來。

“小山,我們想把你這篇小說放在《十月》上連載,你覺得怎麼樣?稿費嘛,我給你開千字三百,怎麼樣?

千字三百是有點少了,跟你的作品品質好像有點不匹配,不過嘛,小山,你也要理解,這畢竟是你的第一部作品,你以前沒有任何的名氣,也沒有任何的資歷,所以只能暫時給你這個價,但你放心,只要機會合適,我一定儘快讓主編把稿費提起來,小山,你覺得怎麼樣?”

聽到這些話,大家頓時不會說話了!

“我是不是出現幻聽了?”有人揉了揉耳朵。

“怪了,我不是在做夢吧!”有人直掐自己的大腿。

陳北冥還沒有發表過任何的作品啊,真正意義上的新人,新人的稿費一般也就幾十吧,稍微好一些的,可能千字兩百左右。

三百?

那可是非常好的新人才能有的價格啊!

當然也有人的稿酬能達到千字五百六百甚至更高,但那已經是天才的範疇了,不能用正常標準衡量。

有人才要把耳朵貼到門上再偷聽偷聽,咯吱一聲,門忽然打開了,臉色古怪的楊平走了出來,看見他們,楊平說道:“都進來吧,馬老師有話要說。”

啊?

幾個人都嚇了一跳。

不過最後還是提心吊膽的跟著楊平走進茶室坐好。

馬有為環視一圈,認真說道:“之前給大家講了語言風格和作品題材類型之間的關係,我看有幾個人還有些一頭霧水,正好,我現在就用小山的作品給大家簡單分析一下。”

馬有為很快就發現大家的異樣眼神了,他哭笑不得的道:“大家不要用這種眼神看我,我沒跟大家開玩笑,小山的這部小說真的非常優秀。

這麼跟大家說吧,小山的這部作品,我們《十月》會進行刊載,稿酬也是新人裡少有的高價了,千字三百,我剛才和小山商量了一下,他也答應了......”

馬有為故意把這些話當著大家的面說出來。

這樣的話,陳北冥就算想反悔也已經不可能,除非他不想在這個圈子裡混了。

等他把陳北冥困在了《十月》雜誌社,後面他就好好好的拿捏對方、為李秋林李少出氣解恨了。

但這幾句話一出,剛剛才進來的幾個人頓時驚訝到了無以復加。

雖然這些話剛才大家已經聽過一遍了,可是此刻真的從馬有為的嘴裡說出來,大家還是無比震驚!

有人甚至一下站起,結結巴巴的問:“馬老師......小山的這部作品....真的這麼好?”

馬有為瞪了對方一眼:“不好我能把他刊載在《十月》上?我跟你們說,別的人不一定能看出《亮劍》的好,但我能!你們看著吧,《亮劍》一定會大紅大紫的!”

那個傢伙的嘴巴一下張得老大,足足三秒了,他這才激動的道:“可是小山說他是第一次創作啊,這也是他第一次寫軍旅小說?第一次就能在《十月》上刊載?我的媽呀,小山的寫作才華也太牛了吧!”

什麼?

馬有為一聽,一下站起。

他愣愣的看著陳北冥,好一會兒,這才難以置信的問道:“小山,這是你第一部作品?你也是第一次寫軍旅題材的小說?”

答案其實是否定的,在地球上陳北冥就是著名的作家,但他卻不得不說自己是第一次,因為在這裡,這的確是事實。

他點了點頭:“是的馬老師,這是我的第一部作品!”

馬有為呆若木雞的看著陳北冥,足足十多秒鐘。

回過神後,他卻沒有接著對《亮劍》進行點評,而是匆匆走過去,小跑著上了二樓,拿起一個房間裡的座機撥打電話,可是電話一直打不通,但他並不氣餒,而是一遍又一遍的打,一連打了十多遍。

就在他以為那個手機打不通準備轉身下樓的時候,電話回了過來。

馬有為立即接起:“喂,是李少嗎,我是馬有為。”

“馬叔?”

聽筒裡傳出一個陳北冥一定非常熟悉的聲音,因為那是大狗李秋林的聲音。

“李少,陳北冥的事,我覺得你最好再考慮考慮,我覺得你昨天叫我做的事最好還是算了。”馬有為開門見山的道。

但還不等他說完,那邊的大狗一聽就急了:“為什麼?”頓了頓,李秋林開始打感情牌:“馬叔,這麼多年了,我從來沒有求過你什麼事情吧,馬叔,這件事你一定要幫我!”

但馬有為還是搖頭:“李少,不是我不幫你,是這個陳北冥實在是......如果我真的那麼做了,只要是有心人,一眼就能看出我是故意的,所以這種做法太不安全了,一個不小心可能就得不償失,要整陳北冥,得另外想辦法......”

電話那頭,大狗李秋林越聽越是一頭霧水,最後他實在忍不住,打斷道:“馬叔,你到底在說什麼啊,我怎麼會整陳北冥?我的意思是說陳北冥是我的好兄弟,所以你一定要幫幫他。

我知道他的小說可能寫得不怎麼樣,這畢竟是他第一次寫小說,寫得不好是很正常的,所以你一定要把他的稿子留下來,如果經過你的潤色都還不能發表,那你也給他開千字一百的稿費,以後我再把那些錢給你.......”

什麼?

馬有為一聽,眼睛一下瞪得圓圓的。

過了好幾秒鐘,他這才不解的問:“李少,你叫我必須把他的稿子留下來並且給他開千字一百的稿費,你不是要我打壓和報復陳北冥啊?”

那邊的大狗一聽,哭笑不得:“馬叔,小山是我最好的兄弟,你懂嗎,生死兄弟,他這次為什麼會受傷,就是因為他為了救我?我怎麼可能打擊報復啊!

我叫你必須把他留下來,我是擔心他去了別處會被打擊,其他編輯會看不上他的東西,我叫你給他開千字一百的稿費,是我覺得他的水準最多就是千字十塊或者幾塊,他現在又需要錢,所以.......”

馬有為呆呆的,好一半天都不會說話。

搞了半天,原來是大水沖了龍王廟啊。

馬有為長長吐了口氣:“這就好,李少,我知道該怎麼做了,你放心吧。其實小山根本不用你幫忙的,他是一個少有的天才......”

電話那頭,大狗難以置信:“馬叔,你沒跟我開玩笑吧?小山是少有的寫作天才?他的小說真的那麼好?”

“當然是真的了,就憑他剛才給我的那八千字,我壓了又壓,這才勉強把稿酬壓到了千字三百,現在我知道他是你最好的兄弟,我一定幫他爭取到千字八百,我相信,看了他的小說,主編絕對會同意的,甚至還會提高,沒辦法,小山這樣的作家,百年難遇啊!”
------------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