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fb臉書
google
愛戀頻道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修真聊天群01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0/25發行
修真聊天群02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0/25發行
絕代神主04
百里龍蝦
2017/10/25發行
文明種植者06
何木青
2017/10/25發行
超級神醫06
隱為者
2017/10/25發行
凌天神帝09
君天帝
2017/10/25發行
鬥神傳承44
浮兮
2017/10/25發行
無上進化53
浮兮
2017/10/25發行
最強紈褲58
夏日易冷
2017/10/25發行
仙帝歸來04
風無極光
2017/10/27發行
超神機械師04
齊佩甲
2017/10/27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3
飛牛
2017/10/27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19
匣中藏劍
2017/10/27發行
逆鱗34
柳下揮
2017/10/27發行
天界戰神36
笑南風
2017/10/27發行
修煉狂潮45
傅嘯塵
2017/10/27發行
終極戰兵51
梁七少
2017/10/27發行
修真四萬年97
臥牛真人
2017/10/27發行
修真聊天群03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1/1發行
仙帝歸來05
風無極光
2017/11/1發行
全能主宰05
衛小天
2017/11/1發行
至尊霸主10
憤怒的薩爾
2017/11/1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16
千杯
2017/11/1發行
妙醫鴻途34
煙斗老哥
2017/11/1發行
天道圖書館38
情痴小和尚
2017/11/1發行
無上進化54
浮兮
2017/11/1發行
少年藥帝57
蕭冷
2017/11/1發行
氣沖星河03
修仙小菜鳥
2017/11/3發行
超神機械師05
齊佩甲
2017/11/3發行
文明種植者07
何木青
2017/11/3發行
凌天神帝10
君天帝
2017/11/3發行
不死道祖34
仙子饒命
2017/11/3發行
終極戰兵52
梁七少
2017/11/3發行
極品玄醫56
鐵沙
2017/11/3發行
最強紈褲59
夏日易冷
2017/11/3發行
修真四萬年98
臥牛真人
2017/11/3發行
絕代神主05
百里龍蝦
2017/11/8發行
仙帝歸來06
風無極光
2017/11/8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20
匣中藏劍
2017/11/8發行
星域龍皇31
獨孤一劍
2017/11/8發行
天界戰神37
笑南風
2017/11/8發行
天道圖書館39
情痴小和尚
2017/11/8發行
修煉狂潮46
傅嘯塵
2017/11/8發行
無上進化55
浮兮
2017/11/8發行
逆天劍皇65
半步滄桑
2017/11/8發行
修真聊天群04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1/10發行
超神機械師06
齊佩甲
2017/11/10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4
飛牛
2017/11/10發行
完美神醫27
步行天下
2017/11/10發行
逆鱗35
柳下揮
2017/11/10發行
終極戰兵53
梁七少
2017/11/10發行
最強紈褲60
夏日易冷
2017/11/10發行
半仙闖江湖81
客居仙鄉
2017/11/10發行
修真四萬年99
臥牛真人
2017/11/10發行
全能主宰06
衛小天
2017/11/15發行
仙帝歸來07
風無極光
2017/11/15發行
超級神醫07
隱為者
2017/11/15發行
文明種植者08
何木青
2017/11/15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17
千杯
2017/11/15發行
妙醫鴻途35
煙斗老哥
2017/11/15發行
天道圖書館40
情痴小和尚
2017/11/15發行
鬥神傳承45
浮兮
2017/11/15發行
無上進化56
浮兮
2017/11/15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自毀裝置的破解 18
小說常見情節,徒弟與老師之間的廝殺 14
莫仁系列結局-----各位覺得解讀正確嗎? 14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最佳影星》作者:白色十三號 14
轉帖:創世中文網科幻小說《文化入侵異世界》作者:姐姐的新娘 12
卡提諾又被封了 12
轉帖:起點無限流新書《無限之作弊修仙》作者:那一抹緋色 11
《全職召喚神傳說》08 電子書,葉和奇著。 將於2013/08/26,於購物頻道上架,敬請支持! 9
推薦現在正在追的書~~~~~城管無敵 9
求推薦些主角從故事開始已非常強非常NB的小說~ 8
本週熱門留言
轉帖:縱橫科幻遊戲新書《邪劍諸天》 作者:千宗萬罪 46
異俠第三部 40
推薦現在正在追的書~~~~~ 35
台灣寫手好像不容易當作家 35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21
自毀裝置的破解 20
一句話猜書名和作者 19
卡提諾又被封了 18
莫仁系列結局-----各位覺得解讀正確嗎? 18
[小红帽的逆袭] 剛剛看到到,小紅帽碉堡了~~ 18

 
 暱稱:
 密碼: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塵骨》作者:林如淵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7/10/03 16:17 

.

http://chuangshi.qq.com/bk/xh/20298084.html

所謂天命,不過是莫須有的束縛。

若要踏破星河,立志前行,從來不晚。


第1章 誤入


七月十五夜,斗轉參橫,鬼門將閉,群鬼亂竄歸去地府,引陰風淒瑟,月隱星沉。

終於加完班的林蘇青,因為答應了屈指可數的粉絲們——直播七月半深夜逛街。只好忍下飢腸轆轆,出了公司去大街小巷上晃悠。

分明注定了只能靠才華吃飯,他卻偏要自不量力的兼職做主播。妄想著能一炮而紅後,買房買車走上人生巔峰。

然而他拚死拚活,遠不如別人直播摳腳來的人氣多。

無奈之下,為了增長人氣,他干了半瓶二鍋頭,酒壯慫人膽的來鬼節之夜尋找刺激。

夜風呼嘯如鬼哭狼嚎,倘若此時碰上個把路人,整蠱幾句,興許能觸發不少笑料,漲上三五百個關注。

可他尋來盼去,闌珊酒意即將被冷風吹散,街上連條狗都沒有,更別說人了。俗話說天無絕人之路,顯然老天是在把他當畜生。

罷了,還是回去忍氣吞聲地聽甲方爸爸胡說八道,老老實實的修改第十五遍策劃案去吧。這主播愛誰做誰做去。

正心灰意冷之際,林蘇青突然眼前一亮,激動之情難以言喻。

「各位大佬,我在七月半的街頭,發現了一隻端坐在十字路口的單身狗。我們去採訪採訪它有什麼不開心的事!」

他連忙舉著手機朝那髒得融入夜色的狗子奔去。

不是人也沒關係,憑借演員的自我修養,尬聊半個小時小意思。

那狗子慫眉耷眼,一副便秘數日的模樣,黑泥裹身辨不出毛色,不像是會咬人的狗。

林蘇青試探著戳了戳它濕漉漉的鼻子,熟絡道:「嘿,哥們兒,你可知好狗不擋道?」

狗子聞言輕抬一隻眼皮,乜視了他一眼,繼續闔眸不理。

「朋友,你聽說過絕望嗎?我好像被一隻土狗子鄙視了?」

他話音剛落,登時,狗子腳下一道金光乍現,驟然衝出光柱頂天而上。倏而,如同旋風似的旋轉。

突逢異象,驚得林蘇青一屁股跌坐在地,瞠目結舌竟疏忽了自己的一隻腳恰好處在光柱內!他正要收回腳,卻猛然被旋風金光拽著腳踝一同捲上了墨色蒼穹。

眨眼間,夜靜如水。

寬闊馬路上荒無人煙,只留下塵土騰騰。

……

……

「握草!握草!握草!」林蘇青只覺頭昏腦漲,方才不停旋轉著上升,此刻卻如迅雷般墜落,「握草!」

隨著最後一聲暴吼脫口而出,他撲通一聲,墜入了一方煙霧繚繞的溫池。

猝不及防猛入了幾口池水,慌忙冒出水面,連嗆了幾聲咳嗽後,他不忘安慰自己:「還好爸爸命大。」

他抹把臉抬頭一看,不是吧?眼前竟有位青絲如瀑,天資盛顏的絕色佳人!

「我、的、天、吶……」林蘇青喜不自勝,剎不住饞涎欲滴,連忙以手遮臉,目光卻穿過指縫悄悄打量。

他清了清嗓子故作正氣道:「咳,美女……你別喊,你別叫……我不是流氓……」

女子膚若凝脂,眸如剪水,如畫眉眼於裊裊煙雲中自有一番妖嬈,不慌不忙醉得人神魂顛倒。

「自古非禮勿視,我一定會負責的。」這份垂涎竟脫口而出,林蘇青頓時覺得自己有些丟人現眼。

「何人。」一道清冽的男人聲音自美人口中突如其來。

如同晴天霹靂當頭劈下,林蘇青膝蓋一軟,險些再度跌入水中。

莫不是腦子進水聽錯了?旋即甩了自己一耳光,

疼得眼冒金星。

「嗷嗚~」一隻狗子興奮莫名的自遠處刨水上岸。

奇哉怪也的是狗頭雖白,卻全身赤紅如火。

它屁顛顛兒地奔向美人,諂媚地蹭著美人那掛著水霧的青絲。倏然,扭過臉乜視著林蘇青。

那眼神好生嫌棄,好生熟悉……正是那十字路口的土狗子!

他岔神之際,只聽那美人清冷的聲音隨騰騰熱氣飄來:「無知凡人。」

凡人?那美人?是神仙?

摸了一隻狗就穿越?剛穿越就撞見神仙洗澡?

湖南衛視都不敢這麼編!

林蘇青登即又甩了自己一耳光,痛感清晰,非夢非幻。他捂著腫臉,安撫自己一定要保持冷靜。隨後左顧右盼兀自揣度著——這青天白日,我是董永,還是蘭陵王妃?

一個是偷看七仙女洗澡,一個是偷看蘭陵王……其中差別還是很致命的……

林蘇青緊張萬分的低頭看了看自己平坦的胸膛,怕不確定,又探手摸向自己的胯下……呼……他長舒一口氣,萬幸傳家寶還在……

罷了,既然穿越,不是主角便是炮灰,何妨賭上一把。

就這樣冒然的想著,他挺起胸膛,逞能道:「昂,我的確是凡人,你是什麼鬼?」隨口的一句梗,神仙美人卻是沒聽懂。

美人眉頭輕動,饒有意味的看著他,道:「鬼?」

美人言簡意賅,反倒是蹭在他身邊的狗子急了,嗷一聲怒道:「愚蠢凡人,膽敢冒犯青丘二太子殿下!」音色稚嫩猶如男童,似真似夢,狗子居然會說話?

林蘇青頓時緊張起來,但最令他害怕的……反倒是狗子的那番話。聽起來……林蘇青不由得開始懷疑,自己是否穿越進了哪本男男小說……

不禁後庭一緊,有些恐慌……

狗子的脾氣正欲發作,卻被那美若女仙的二太子制止。二太子隨即在他與林蘇青之間化出一扇濃霧屏障,於影影綽綽之中輕盈上岸,當他身姿一轉,霧障逐漸消散。

二太子現身時,已著上一席水色暗鑲蟠螭紋錦裳,外罩一層如煙薄衫。仙逸出塵,更添幾分清冷。他修長五指隨意一捏,於手中化出一把玉骨折扇。

二太子居高臨下睨了一眼尚在池中的林蘇青,又以餘光瞥了眼狗子。眼波流轉間一番雅致,雖是男兒仍也奪人心魄,卻不發一語,折身離去。

林蘇青初來乍到,人地生疏,可不能放他走。遂趕緊爬上岸追去,可方剛邁步,就被突然蹦出的狗子攔住:「放肆!」

狗嘴裡蹦出童聲,不禁又嚇了林蘇青一個踉蹌。

他望著二太子遠去的背影,苦不堪言地喊道:「相逢即是有緣,行行好告訴我這是何年何月何時何地吧?」

二太子無動於衷,身影徑直消失在幽篁深處。

狗子追了幾步,復調轉回來,揚起小下巴沖林蘇青道:「主上召我歸來時,你誤入結界,目前是回不去了。」

林蘇青一怔:「你說什麼?我回不去了?」心中隨之泛起憂慮,他要是回不去,那他的家人怎麼辦?

「唔……其實也不是回不去……」狗子忽然想到什麼,話鋒一轉,卻欲言又止,吞吞吐吐的並不說明,「只是……」

哪有功夫容它猶猶豫豫!

為了方便說話,林蘇青當即上前蹲下,捉起它的兩隻小爪,將它懸吊在半空中,催促道:「只是什麼,你趕緊麻利說呀!」

「大膽凡人!你放我下來!」狗子兩條後腿一陣亂蹬,毛絨絨的小腦袋扭來晃去的胡亂掙扎,「你快放我下來!你若再不放我下來……我、我咬你!」

狗子說著張嘴就衝他手去,嚇得林蘇青立馬鬆手將它放下。

他焦灼的等待下文,狗子卻慢條斯理的甩了甩腦袋,又抖了抖身上的毛皮。

林蘇青心中不由得犯起嘀咕,狗子先前對他頗為鄙夷,現下卻主動交談,莫非有詐?

這時,只見它抬起一隻小爪撓薅著眼睛,一把童音稚聲稚氣道:「你想回去啊,有兩種途徑。一呢,是死了被黑白無常勾去,由地府判官判回原籍。」

這不是死路一條嗎?林蘇青趕忙詢問:「二呢?」


第2章 獸襲


「二嘛……」狗子撓完眼睛,好似故意與他作對,看著林蘇青越是著急,它偏越是要慢吞吞的故意拖著,「這二嘛……嘖嘖嘖,難喲~」

狗子搖頭晃腦,又抬起後腿兒優哉優哉地抖搔起脖頸間的癢癢毛。

這可急煞了林蘇青,這狗要是擱他家,這會兒毛都給它剃得精光了,看它還得瑟個什麼勁兒。

尋思著眼前有求於它,左右還打不過它,林蘇青不得不按捺住心中騰升的拔毛欲,苦哈哈地追問:「二是什麼?」

狗子這下居然坐得端端正正,一臉嚴肅認真道:「其二則是,你原來的世界,必須有神階位同主上這般的上神,為你設下法陣結界,當受到結界召喚時,你就可以回去了!」

「哈?」這同沒說有何區別……

在原先的世界中,他所認識裡最厲害的「神仙」,那就只有橋頭擺攤算卦的神棍們,可那些滿嘴跑火車的騙子,連小學生的錢都騙不走,哪有那神仙本事召喚他?

「不過……」狗子扭頭斜睨了林蘇青一眼,咧著嘴角饒有意味道:「神仙的法陣只能召喚神仙,唔……你一介布衣凡人~~」

這言下之意不就是在告訴他——趕緊找棵樹上吊,早死早回家嗎?真是條記仇的狗子。

罷了,林蘇青沉重的歎了一口氣,渾身上下有一種從未有過的疲憊感。

他撐著膝蓋緩緩站起身來,決定不同狗子聊了,它有意戲耍於他,同它聊下去也沒有什麼意義。不如抓緊時間尋找看看,有沒有別的途徑。

見他轉身意欲離開,狗子一下子蹦到他跟前,仰起毛絨絨的一張小臉,問道:「你往何處去?」

林蘇青垂下眼眸,沒好氣的瞥了它一眼,故意道:「去找塊風水寶地上吊。」

「這就放棄了?」狗子意外的吃了一驚,隨即便陰陽怪氣的鄙夷他:「我還以為你會就此下定決心潛心修煉,待來日化身飛昇位列仙班呢。沒成想,是我高估你了,原來是個沒志氣的廢物。」

這一席話,如同剔骨尖刀狠狠的刮在林蘇青的心上。曾幾何時,在原先的世界裡,也曾有人用類似的言語定義過他。

胸無大志、混吃等死、一無是處的廢物……

從來沒人願意聽他解釋,後來他便也懶得解釋。只有他自己心中清楚,他並不是所謂的沒用的廢物。雖然時常不思進取,但他從來都不甘墮落。

他不過是在等待時機。就像一隻張著嘴的鱷魚,等待著接近的食物。只要時機成熟,他必定咬住不放。他只是在等一個時機。

林蘇青快步追上狗子,擋住它的去路,問它:「你是說……我可以通過修煉飛昇成仙?」

狗子尚算耐心的瞅了瞅他,懶洋洋道:「但凡生靈皆可修煉,其中人類當屬靈性最高,修煉也較其他生靈便易。不過你嘛……」

它癟著嘴搖搖頭,斜眼道:「主要還是太蠢鈍了,哼~」狗子冷哼一聲,昂著蓬鬆松的腦袋,趾高氣昂的與林蘇青擦腿而過。

走出沒幾步,它驀然回首,沖林蘇青道:「喂,你叫什麼名字?好歹相識一場,你若是死了,我多少給你燒幾枚紙錢,打點打點陰兵小鬼。也不枉了你做一回青丘的客人~」

林蘇青一門心思的在琢磨著狗子方纔的那番話,哪有閒功夫顧它此時的打趣,便隨問隨答道:「林蘇青。」

「怎麼像個姑娘名字?」狗子一愣,登時笑得滿地打滾,「令尊起名真是寫實啊,

哈哈哈哈哈的確很適合你,誰叫你模樣似個清秀的小姑娘哈哈哈哈哈哈~」

本來一頭愁緒難展的林蘇青,正苦楚得緊。現下又被狗子幾番謔笑,不禁面如枯槁的一本正經解釋。

「是蘇青……是取自兩味中草藥名字的合稱。這兩味中草藥有開竅避穢、和氣宇、驅風邪的功效,取藥之功效寓名之涵義……」

他鄭重其事地解釋,一通古詞新說將狗子繞得一頭霧水,半晌才繞回神來。

居然被凡人教訓了,好生氣,它皺著鼻子賭氣道:「汪!就你懂得多!既然你這麼厲害,那你自己想辦法吧!」話音未淨,狗子一溜煙跑沒了蹤影。

林蘇青怔愣在原地,心中詫然——我說錯什麼了嗎?

雖然疑惑不解,卻也沒空去多想。他環顧著四處,青山綠樹,山高水長,透著與世隔絕的孤寂,連蟲鳴聲都因陌生而顯出幾分可怖。

會法術的神仙公子,會說話的紅毛狗子,這裡究竟是何處。

他揪緊心跳,有些慌亂。這邊的世界有太多的未知,前途不明,生死難卜。

他並不想同小說中的那些主角般,驚絕天下,締造傳奇。他只願能夠盡早平安回家,家裡僅有年邁的母親獨自一人,他誓死放心不下。

如若不死,選擇潛心修煉。待修成飛仙之日,母親怕也……

難道真的沒有別的辦法可以回去嗎……

正彷徨之際,遠處驟然震起一聲虎豹低吼。

霎時,身側樹林內猛然竄出一頭赤豹,竟然頭頂生有獨角,身後甩著五條尾巴!

嚇得林蘇青渾身一顫,邁出的腿頓時僵在了原處。

那赤豹見林蘇青身著奇裝異服,頓時疑心四起,並不直接撲他。而是圍繞著他不住打量,喉嚨裡不時發出如同石子敲擊的聲響。

這特麼什麼鳥地方。林蘇青屏住呼吸心如亂鼓,強作鎮靜地掏出褲兜裡的鑰匙,於赤豹眼前快速晃動,藉著刺眼的陽光閃得赤豹忍不住抬爪撓起眼睛,好時機!

他用力拋出鑰匙,扭頭拔腿就跑。他發誓,這逃命的速度連劉翔都得甘拜下風。

但很快那赤豹就對鑰匙失去了興趣,甩著五條尾巴衝刺兩步一躍上前,輕鬆攔住了林蘇青的去路。

林蘇青急忙剎住腳步,渾身冷汗直冒,戰戰兢兢地掏出一張交通卡,故技重施的晃了晃,隨即朝赤豹身後扔去。

然而那赤豹不僅不為所動,反倒是垂首弓背地漸漸逼近。一雙紅瞳凶神惡煞的瞪著,令他不敢輕舉妄動。

他嚥了咽喉頭,磕磕巴巴道:「你、你看我一身全是骨頭,啃起來勞心費神不說還硌牙。不如你……你另擇肥味吧……要不你在這兒等著,我去幫你……」

話音未落,那赤豹便是一聲怒嚎打斷,隨即後退蓄勢兩步,登時衝他撲面襲來!

「救命啊!」

林蘇青拚力抵住赤豹壓下來的森面獠牙,那腦袋如同銅鑼般重大,很快他便氣力不及,只得以手肘用力膈著它的咽喉。

赤豹的涎水啪嗒啪嗒地滴在他的臉上,黏黏膩膩腥臭刺鼻。

眼見著僵持不住,赤豹森森獠牙即將嵌入他的喉嚨……突然,一顆野果飛來,正准的擊打在赤豹腦門之上,力道甚猛,砸得赤豹當場後仰。

「汪!」

只見狗子飛撲而出,一口咬向赤豹脖頸,銜住後借衝力以全身繞赤豹甩開一周。待狗子鬆口時,那龐然赤豹竟被摔倒在地。

狗子順勢落地,慣力使它劃出幾尺開遠後才得以停住。不及眨眼,狗子砰地一聲炸成一片白霧,白霧之中赫然出現如山石般高大的狗子,它眼皮都不抬一下,一爪子踩住赤豹的銅鑼腦袋,如同踩滅煙頭,碾了又碾。

砰!狗子又炸成一朵白雲,自雲朵中落下時,它恢復了先前虎頭虎腦的小狗模樣,似個人模樣抱著膀子坐在赤豹背上。

而那赤豹的頭卻被深深的摁進了土裡,只留了軀體在外面趴著。

林蘇青驚魂未定,狗子的前後變化更是令他目瞪口呆。

這時,方纔的神仙公子——青丘二太子殿下,閒庭信步,搖著扇子悠然而來。

林蘇青立馬翻爬起身,跪在二太子跟前,誠心乞求道:「殿下,您缺腿部掛件嗎?我吃苦耐勞如牛,忠心耿耿如狗!您就讓我跟著您吧!」

雖然嘴上誠心誠意的說著,他心中卻自顧自的在盤算。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憑他一己之身,又手無縛雞之力,在這個世界定然淪為魚肉。反正一時半會兒回不去,不如先擇條活路保住性命要緊。

二太子垂下眼眸輕視道:「狗有一條足矣,而你尚不如一條狗,我為何留你?」

此話氣煞人也,奈何形勢逼人,計無付之。林蘇青不得不咬牙,低首下氣道:「殿下怎知我不如狗?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我所擅長的,狗子不一定如我。」

此言一出,二太子一聲嗤笑,忍俊不禁道:「竟將自己與狗相提並論?」

又是這般不以為然的輕蔑,又是這般陰陽怪氣的取笑。林蘇青在曾經的世界裡,已經歷過數次,卻也越是如此這般,他越是要證明——是你,有眼不識荊山玉。

「殿下之犬非同尋常,現下的我同它比較,並不損顏面。」過往也曾輕狂莽撞,然而多番遭遇,令他早已明曉,旁人越是多麼瞧不起他,他越是要沉心靜氣,「而今後的我將如何,殿下可知?」

一時的忍辱負重又何妨,且先苟活總有出頭之日。他不能死,他必須回去。

林蘇青梗著脖子將忠心許下,二太子卻不理不睬,只於風中捻下一片綠葉,手腕一轉,霎時飛出綠葉,綠葉瞬間化作一把閃著寒光的雙刃匕首,扎進赤豹脖子旁的土裡。

二太子眉眼如風,輕輕淺淺道:「今晚,就吃猙吧。」隨即拂袖而去,狗子嗷嗚一聲,甩著舌頭快速跟了上去。

林蘇青茫然莫名的跪在原地,愣了許久,不得其解。

風捲著落葉繾綣地吹過,帶起細微的塵埃,撞著他的腳踝又繞開。四處唯有樹葉因風拂過而摩挲得唰唰作響,卻將此刻襯托得更加安靜。

噹一聲鷹嘯劃破長空,他終於回過神來——這是答應我了?第一件工作是宰了這頭豹子?哦不,猙?

猙?他腦子嗡的一聲,好似在哪裡聽過。


第3章 歸否


彷彿張口就來,卻始終囫圇在腦子裡怎麼也想不起來,究竟是在何處聽說過……

林蘇青揣著滿肚子疑惑,心有餘悸的挪動著小步,提心吊膽的靠近那頭魁梧雄壯的猙。

他活了二十幾年,最出息的殺伐,也只不過是剖過幾條敲暈的活魚。現下卻要他去宰殺一頭站起來比他還高出許多的巨獸……

……

突然,猙的一條尾巴尖兒好似動了一動,林蘇青心中一驚,正懷疑是否自己看花了眼時,只見猙的五條尾巴乍然開始甩動,它醒了!

與此同時,猙的四肢逐漸站起,並試圖將腦袋從土壤裡掙扎著拔出來!

林蘇青怛然失色,眼見著猙的脖子已經拔出半截……倘若被它脫困,那麼淪為果腹的就是他!

間不容髮,林蘇青猛吸一口氣提在嗓子眼,疾奔上前撲跪在地,意欲拔出匕首。

一隻手力道不足,便雙手並用。他竭盡全力,憋得臉紅脖粗。

幾乎在他剛一拔出匕首的同時,猙的頭也拔出了土壤,猛然張口朝他吃去!剎那間驚得他來不及思考,他下意識地側身一躲,旋即揮起匕首,一刀捅進了猙的脖頸。

霎時,巨獸猙血流如注。

猙瀕死的悲鳴,彷彿是弱者在生命終結時,對這世間最後的控訴。這一刀,刺殺了猙獸,卻如同刺進了他自己的喉嚨。使他全然沒了方才在二太子面前,逞口舌之快時的勇氣。

他原本就是懦弱的,只因心中還有一份爭強好勝的倔強,一直以來與他自小的懦弱爭鬥著。他有時候膽小得會因突然竄出的一隻蟑螂而受到驚嚇,有時候卻也能勇敢地一個人趟過高山險水,只為打賭掙個面子。

而現在,對陌生世界的惶恐,面對突如其來的危險,他始料未及,更令他措手不及。

生死一線時的頑命抗爭,和劫後餘生的驚魂未定,心驚肉跳之餘,他莫名地有些想哭。

又正是這一閃而過的想法,令他深深地感受到了自己難以啟齒的軟弱。他既悲哀於一向軟弱的自己,竟然被逼迫到如此勇敢。卻也感慨一向軟弱的自己,居然也能擁有如此勇敢的一面。

……

那伏在地上的猙此刻已無力掙扎,眸中凶狠的光亮也逐漸黯淡。

林蘇青忽然沒來由的有些同情起猙。甚至感覺猙就像曾經的自己——在殘酷的環境裡,為了溫飽與生存,不顧一切的自己。

……

曾經的世界,人心爾虞我詐,暗藏斧影刀光。可即便如此,當感到身心交瘁,精疲力竭時,還可以躲進自己的房間裡,是哭也好,是喊也罷,至少有那樣一方能容他安心釋放的小天地。

然而這邊的世界,無疑是將弱肉強食的規則,擺在了朗朗乾坤之下,不容許一絲怯弱。倘若有一瞬間的破綻,有一須臾的踟躕,任人魚肉被開腸破肚的,或許就是自己。

他想回去,他現在就想回去,現在立刻馬上,刻不容緩,他歸心似箭。

……

猙的眸子就這樣死死地盯著他,令他緊張又害怕。狂跳的太陽穴和彷彿隨時要炸出胸膛的心臟,使得他更加慌張。

他心有餘悸地探手去握緊匕首,努力嚥了咽因乾澀拉扯得疼痛的喉頭,牙關緊咬,一把抽出。

頃刻,猙的鮮血如溪水汩汩流淌,隨著血液緩緩浸入泥土,它眸中的最後一點餘輝也逐漸散去。

怯懦,和鄙視自己怯懦的心情,在林蘇青的心中拉鋸著,

竟遽然騰升出一陣無名的悲愴。

他牙根咬得筋脈暴突,蹙著眉頭將雙眸緊閉。終於狠下決心,朝著猙的咽喉又是一刀刺入,刀刃鋒利至極,一劃到底。

是了,也許今後的日子,便不得不刀口舔血,蒼莽一生。

假如回去……

還能回去嗎?

一想到此處,他鼻腔忽然湧上來陣陣酸澀,刺得眼睛滾燙滾燙的生疼。再度睜開時,不知何時已是淚眼婆娑。

他看不清眼前的一切,一切卻是模糊又清晰。

他捧出猙的臟腑,於身旁堆砌成鮮紅的小丘。隨後又持起匕首,割開了它尚有餘跳的心臟。

手漸漸不再顫抖了,好像不怕了,又好像是因為絕望而麻木了。

思緒紛亂,愁腸百結,他抬起臂膀以袖子拭去眼角滑下的眼淚,心中竟是堅毅了幾分。

彷彿方纔的一場殊死頑鬥,驅盡了他從小到大的軟弱。

也許,人唯有在遭逢大難之後,才能有幡然醒悟的煥然一新。

林蘇青在心中狠狠起誓,他不能死。不論天長日久,無論何年何月,他終要回去。

他擦乾了淚痕,提起那把雙刃匕首,強忍著刺鼻作嘔的血腥味,緊皺著眉頭開始分解猙的屍骨。

即使仍然有些無法適應,但他還是一邊堅持著拆卸骨肉,一邊不停地告誡自己——事到如今,恐懼已經於事無補,只能破釜沉舟。

從此刻起,往後必須無所畏懼,必須英勇果敢,必須一往無前。

若能搏得一線生機,他都要緊緊抓住。只要能活著,就算是做一頭走狗又何妨。

……

幾聲烏鴉啼叫,蒼涼地掠過殘陽。當日暮西下,紅霞染透了半邊天。林蘇青才從魁壯的猙身上,卸出最精華的幾塊腿肉。

他在附近尋了些木枝幹柴,不敢走遠了,除了害怕遠處有危險,同時也擔心有禿鷲,或食腐動物趁他不在時糟蹋了猙肉。

這頓晚餐至關重要,是決定著他未來生死的關鍵。

這裡沒有生火的工具,他只得學著書中看來的生存技巧,在粗壯的枝幹上鑿出一方小眼,又在小眼中塞了些枯草,再削尖了一根棍子,杵在小眼中,以鑽木取火。

書上記載得簡單易掌握,可實際操作起來,卻難得他滿頭大汗。

也不知鑽了多久,那小眼中才冒出了一縷青煙。總算是有了火,他遂將火苗引去事先搭好的篝火堆裡,火苗熄了數次,他只得重新再取,再引。

待一切終於按部就班弄好後,他已是精疲力竭,灰頭土臉地守著熊熊大火,不敢有半分懈怠。猙肉尚未烤出什麼起色,他卻先被大火烤得滿臉通紅。

靡靡的睏倦排山倒海般襲來,混混沌沌間,他聽見遠遠的……有窸窸窣窣的聲音隱隱約約傳來……


第4章 容身之處


林蘇青豎起耳朵,全神貫注的去辨析著那些聲響,生怕又是一頭猛獸突如其來。

那些瑣碎的聲音,像是有什麼東西在遠處竊竊私語。既渺小又微弱,被火焰燃燒的辟啪聲掩蓋得若有似無。

直覺上好似不是什麼潛伏的危險。

他將猙肉反覆翻轉了數次,烤得油汁迸濺,大顆大顆的油水滴在燒得紅火的木炭上,發出滋滋的響聲。

火受了油,燃燒得更加旺盛,生怕火勢過旺烤糊了猙肉,他抽出幾根木柴,走出幾步將還沒燒及的部分插進土裡,以作照明的火把。

聽說許多野獸都是畏火的,或許也能作為一種威懾吧。

當夜色蒼茫時,經過炭火烤煉的猙肉,已經烤得汁肥味美,香氣四溢。此時月明風清,一陣微風就能將烤肉的香氣傳達百里。

他生怕香氣會招來不速之客,便顧不上燙手,趕忙用層層疊疊的荷葉包裹住烤熟的猙肉,抱在懷中就循著先前狗子跑走的方向找去。

夜裡視野受限,比白日更加危險,他腳下絲毫不敢停留。

……

穿過一片竹林後,眼前出現了一條石板小徑。林蘇青沉下一口氣,賭著這條小徑應當就是通往那位二太子殿下府邸的路。

跑過了這條路,四周忽然變得安靜,好像有什麼從中震懾了萬物。萬籟俱寂,連蚊蟲都不敢飛舞,更沒有夜蟲亂叫。只剩下他自己喘氣和心臟突突直跳的聲音。

一切靜謐得令人心慌膽戰,卻又令人感到萬分安定。

走著走著,前面出現了一汪湖水,有幾隻白鷺歇在蘆花淺水邊。它們看見林蘇青小心翼翼地走來,竊竊私語道:「我今日聽說便是他,誤踩了殿下召回追風神君的結界。」

「古往今來從未有過這事……恐生禍端啊……」

「噓,殿前休得胡言亂語,就不怕追風神君將你撕成渣渣?」

白鷺們細細碎碎的聊著,卻在林蘇青走近時,不約而同地噤了聲,佯裝閉目養神。可它們方纔的對話,還是被林蘇青也聽去了七八分。

他將荷葉包裹著的猙肉往懷中攏了攏,心中不由得有些忐忑,假如二太子殿下不答應……

剛這樣一想,他立馬搖了搖頭,讓自己不要再胡思亂想。心意已決,今事不在疑。

穿過湖上橋廊,繞了幾處長林,眼前赫然出現一座莊肅的府邸。那府邸十分宏偉,更像是一座宮殿。

青磚黛瓦,飛簷翹角。湖水粼粼的波光反映在如畫紙般的牆面上,將雕欄玉砌的府苑染上了潮濕涼薄的氣息,千里皎潔的月光流入了院牆,使整座府邸含著清冷的滄桑。

而令人驚詫的是,那高掛的牌匾之上,赫然題著三枚朱金大篆——太子府。這上面沒有「二」字,莫非是大太子的府邸?

可他藉著燈火放眼四處,除此之外,並無其他宅院府邸,應當不會錯才是……

林蘇青屏息凝神走到門前,剛要抬手扣門,如浸透了墨汁的大門便自動敞開。他左顧右盼見毫無人影,才怯怯的繼續往裡行去。

「林蘇青!」夜靜如水,狗子的聲音乍然出現,響徹了夜空。嚇得林蘇青一個踉蹌,險些將懷裡抱著的猙肉飛了出去。

「你嚇死我了!」不知怎的,縱使白日裡見過了狗子的神通,林蘇青心中也還是怕不起它來。

此時看見它出現,反倒有些想感慨——終於他大爺的讓我找著了。

狗子繞著他嗅來嗅去,眼神一怔,

愕然道:「你居然折了窮桑的樹枝烤猙肉?」

在林蘇青一臉茫然中,它繼續問道:「你可知那株窮桑是……是誰種的?」

狗子的出現,令林蘇青一掃先前孤身無助時的怯弱,多少恢復了些許平日的狀態。他惝恍道:「不會是二太子殿下種的吧……」

狗子瞥了他一眼,顯然答案是錯的。林蘇青正等著狗子正解,狗子卻避而不答,只道:「你跟我來。」

他便不多問,只當不甚重要的事,急忙跟了去。

……

穿廊過榭,他們在東邊的一處內園前停下。

狗子抬起小爪示意林蘇青止步,它自己輕手輕腳的跑了進去,片刻才出來,沖林蘇青道:「進去吧。」

林蘇青聞言,想必二太子殿下就在此園之中。

他躬身捧著兩包猙肉舉過頭頂,畢恭畢敬的進了園子,朝正坐在園中石桌前的二太子殿下奉上:「殿下,猙肉烤好了。」

他現下有求於二太子,不敢再如先前那般莽撞說話。

二太子藉著幽幽月色,自斟了一杯薄酒,氣息一如既往的清冷。他睨了一眼林蘇青捧著的猙肉,漠然的眼神中卻忽然有一閃而過的訝異。

「誰教你用窮桑做燒料的?」語氣卻仍是淡漠。

林蘇青先是一愣,俄而解釋道:「我不認得那是什麼樹。只是曾經在書中看過,荔枝樹的樹枝用來做燒料,烤出的肉會格外馨香。我見那株樹同荔枝樹有幾分相似……就折了。」林蘇青當即跪下:「殿下恕罪。」

「出去吧。」二太子語氣淡然,並不怪罪。

片刻見林蘇青巋然不動,仍跪在原地。他才側目過去,眼眸於月下透著清幽的光亮,不動聲色道:「何事。」

林蘇青立即叩首伏地,懇求著:「我想跟著殿下學本事,修煉成仙,今後好有機會能夠回家照顧我媽……」媽字剛出半個音節,他趕忙改口:「我娘。」

二太子餘光掃了他一眼,將杯中酒一飲而盡,淡淡道:「你若無處安身,可暫留你在本府。只可為僕奴,不做便走。」

林蘇青一聽,走是不可能的。雖然求學被拒絕,但好在二太子願意收留他。來日方長,修行一事,可以尋著機會再提,不妨先留下。

「多謝二太子殿下。」林蘇青叩了首,才起身退出了園子。

他剛一退出門檻,狗子便冒出來叫住了他:「你等著。」

話音一落,它就跑進了園子。不多時,竟抱著林蘇青方剛獻上去的兩包猙肉跑了出來。

林蘇青見它兩條腿兒跑著,生怕它跌倒,趕忙伸手去接了一把:「這……」

狗子得意道:「主上賞給我了,我們去那邊吃。」像是它意料之中似的。

它歡快的朝湖心亭跑去,林蘇青抱著兩包猙肉連忙跟上。

才剛坐下,就聽狗子道:「算你命好,主上從來不用僕人,你是獨一個。」

難怪如此宏偉的殿宇,卻不見任何侍衛、宮女一類的巡邏、服侍。

「狗子……」林蘇青話頭剛起,旋即被狗爪扇了一記帶著油腥的耳光。

只聽狗子怒道:「你才狗子!本大人大名追風!」

林蘇青捂著臉擦了擦沾上的油漬,恍然想起方才在蘆花淺水旁,從白鷺的交談中聽來的話……

狗子竟然就是追風神君?

「抱歉,抱歉。」想起狗子白日大戰猙獸時的勇猛,林蘇青也忽然有些怕它。

為了避免被狗子一怒之下撕成渣滓,林蘇青誠心誠意地道了歉,才敢繼續問道:「我見你和殿下都比較詫異我折了窮桑來烤肉,這其中有什麼緣故嗎?」

狗子渾身一怔,連忙埋頭猛啃著猙肉,囫圇道:「沒有什麼緣故,以後你也別多問。青丘有些講究是說不得的。你若不想死,就少說話多做事。」

狗子三五口吃完了猙肉,拍拍肚皮跳下石凳,扭頭沖林蘇青道:「會有燈火使給你領路,主上賜了你偌大的一間廂房呢。」

狗子不愧名曰追風,總是一眨眼便沒了蹤影。

幾乎是它的聲音剛消散在夜色中,便有一隻粉中點藍的飛蛾,繞著湖心亭上懸掛著的氣死風燈轉了一圈,落下時化成了一名亭亭玉立的女嬌娥。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