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fb臉書
google
愛戀頻道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氣沖星河04
修仙小菜鳥
2017/12/15發行
修真聊天群09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2/15發行
凌天神帝14
君天帝
2017/12/15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8
飛牛
2017/12/15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24
匣中藏劍
2017/12/15發行
天界戰神40
笑南風
2017/12/15發行
天道圖書館43
情痴小和尚
2017/12/15發行
修煉狂潮49
傅嘯塵
2017/12/15發行
修真四萬年104
臥牛真人
2017/12/15發行
全能主宰09
衛小天
2017/12/20發行
超神機械師10
齊佩甲
2017/12/20發行
至尊霸主14 完結
憤怒的薩爾
2017/12/20發行
不死道祖36
仙子饒命
2017/12/20發行
妙醫鴻途39
煙斗老哥
2017/12/20發行
終極戰兵59
梁七少
2017/12/20發行
無上進化61
浮兮
2017/12/20發行
最強紈褲65
夏日易冷
2017/12/20發行
逆天劍皇68
半步滄桑
2017/12/20發行
仙帝歸來11
風無極光
2017/12/22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9
飛牛
2017/12/22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21
千杯
2017/12/22發行
完美神醫30
步行天下
2017/12/22發行
星域龍皇34
獨孤一劍
2017/12/22發行
天道圖書館44
情痴小和尚
2017/12/22發行
鬥神傳承48
浮兮
2017/12/22發行
極品玄醫57
鐵沙
2017/12/22發行
修真四萬年105
臥牛真人
2017/12/22發行
絕代神主09
百里龍蝦
2017/12/27發行
修真聊天群10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2/27發行
凌天神帝15
君天帝
2017/12/27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25
匣中藏劍
2017/12/27發行
天界戰神41
笑南風
2017/12/27發行
修煉狂潮50
傅嘯塵
2017/12/27發行
終極戰兵60
梁七少
2017/12/27發行
無上進化62
浮兮
2017/12/27發行
最強紈褲66
夏日易冷
2017/12/27發行
全能主宰10
衛小天
2017/12/29發行
超神機械師11
齊佩甲
2017/12/29發行
仙帝歸來12
風無極光
2017/12/29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20
飛牛
2017/12/29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22
千杯
2017/12/29發行
妙醫鴻途40
煙斗老哥
2017/12/29發行
天道圖書館45
情痴小和尚
2017/12/29發行
少年藥帝58
蕭冷
2017/12/29發行
修真四萬年106
臥牛真人
2017/12/29發行
絕代神主10
百里龍蝦
2018/1/3發行
修真聊天群11
聖騎士的傳說
2018/1/3發行
文明種植者12 (14完結)
何木青
2018/1/3發行
星域龍皇35
獨孤一劍
2018/1/3發行
鬥神傳承49
浮兮
2018/1/3發行
修煉狂潮51
傅嘯塵
2018/1/3發行
終極戰兵61
梁七少
2018/1/3發行
無上進化63
浮兮
2018/1/3發行
最強紈褲67
夏日易冷
2018/1/3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新書《絕世狂少》 作者:風少羽 6
轉帖:縱橫玄幻小說《輪迴一劍》作者:九塵空 5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驚天劍帝》作者:帝劍一 5
莫仁系列結局-----各位覺得解讀正確嗎? 4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4
轉帖:起點異術超能小說《從仙俠世界歸來》作者:發狂的妖魔 4
異俠第三部 4
轉帖:縱橫武俠仙俠小說《劍王朝》作者:無罪 4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都市玄師》 作者:獨醉飛鱈 4
修仙網遊~ 3
本週熱門留言
異俠第三部 111
台灣寫手好像不容易當作家 108
求推薦些主角從故事開始已非常強非常NB的小說~ 64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靈氣由我造》作者:黃娃黃蛙 51
轉帖:起點玄幻新書《神座》作者:皇甫奇 43
莫仁系列結局-----各位覺得解讀正確嗎? 42
轉帖:創世中文網仙俠小說《都市之少年仙尊》作者:夢朝南 42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39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36
〔公告〕 小說頻道--站規 34

 
 暱稱:
 密碼:
 

轉帖:縱橫都市娛樂小說《都市無上仙尊》作者:紙花船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7/10/06 14:59 

.
http://book.zongheng.com/book/672120.html
登巔峰,何以造極? 無上仙尊重臨都市,御白衣,踏歌行,彈指遮天! 江山如畫,琴瑟無暇,又怎及你耳畔一語情話? -------每天穩定三更萬字保底,跪求一切支持,小船多謝!


第1~章 周離!


周離站在一塊平緩的礁石上,瞇著眼楮,看著傍晚幽深而又澎湃的大海。

不遠處,就是黃海市最著名的景點----廊橋。

已經是初秋天氣,風已經很涼。

傍晚的海風已經褪去了午後的燥熱,吹在人的臉上、身上,其實並不是太友好,又濕又鹹又冷。

但這絲毫擋不住周圍遊客們熱烈的興奮。

他們紛紛在廊橋邊嬉笑、歡呼,餵食海鷗,與落日下壯美的廊橋合影,生機勃勃。

卻也將礁石上高高瘦瘦的少年,映襯的更加孤寂。

就仿若~,他是一片即將被海風撫起的單薄紙片……

「呵呵。廊橋。廊橋遺夢啊!」

周離清秀稚嫩的小臉上,忽然露出一絲遠超越他年齡的漠然冷笑!

「我離火仙尊沒有隕落在天劫中,竟重生回魂牽夢縈的地球少年時代!哈……」

周離已經在這塊礁石上站了大半下午。

周離的無上法寶、已經融入他血脈的輪迴鏡已經不見了蹤跡。

他澎湃的足以毀滅星辰的法力,也消散無蹤。

以周離離火仙尊橫踏虛空、腳踩萬族、萬戰萬勝的強悍閱歷,他已經完全確定,這絕不是心魔!

哪怕心魔再強大,也不可能剝奪他渡劫期老怪整整十個甲子的苦修!

幻境與真實,終究有細微的區別!

他徹徹底底回到了地球的少年時代!

此時,周離真想仰天長嘯,放聲大笑,將自己積攢了足有十甲子的暢快、鬱結、苦痛,一次性全部發洩出來!

但周離卻並不能這麼做……

身為黃海市的門面工程,廊橋的安保措施,那可是相當到位的。

周離在這礁石上站了一下午,雖是偏僻,但已經有不少『火眼金楮』的巡守大爺大媽,盯上了他。

就在周離旁邊幾步外,有兩個戴著紅袖標的大爺大媽,看似是在聊天,實則是在嚴厲防備他,絕不能讓他在廊橋『跳海』。

不過,周離此時非但不討厭這些大爺大媽,反倒是對他們充滿了親近之感。

蹣跚學步。

牙牙學語。

沒有人知道,十個甲子~,究竟有多漫長!

更沒有人知道,年少時的回憶,哪怕青澀,甚至苦悶,卻有多麼的珍貴!

「呵呵。」

「我離火仙尊,一生歷經萬戰,未嘗一敗!被公認為修真大世界六百年來的第一天才!」

「可……誰又知,我離火仙尊在少年時,竟是懦弱、內向,甚至是自卑至極的無能廢柴?若不是恩師酒道人路過地球……」

「也好,也好啊!」

「前世,我雖有萬古神帝李未炎的《火蓮經》真傳,肉身無比強悍!可因為修煉太快,心太急,以致根基不穩。尋常的戰鬥中,這倒沒什麼,可在最恐怖的第九重天劫中,卻……」

「尤其是我引以為傲、自以為恆萬劫不滅、天塌不驚的道心,卻因少年時這些永遠無法彌補的遺憾而動搖,真是……」

周離忽然搖頭失笑!

「無情未必真豪傑!」

「老天爺待我周某人不薄啊!」

「哼!」

「還有那些傷害我、侮辱我的人!這一世,老子必定要統統討回來!」

「老子這一生,絕不會再留下任何遺憾!!!」

「爸!媽!小妹!還有夢姐,還有……小靜!你們還好嗎……你們知道,我有多想你們麼!!!」

恍惚之中,堂堂渡劫期老怪,修真大世界第一天才,眼眶中竟已經被淚水佔滿!

周離用力抹了一把眼淚,正要離開,口袋中手機忽然響起來。

周離掏出口袋裡的隻果4s一看,是母親俞溪打過來。

此時還是2011年10月中旬,隻果4s剛剛在美國上市,港島都沒貨,但廣告卻已經在內地鋪天蓋地的宣傳。

旁邊這對大爺大媽明顯也是看過廣告的人,一聽周離這隻果4s的鈴聲,再看到周離手機背後這被吃掉一小口的隻果圖標,都有些發愣,低聲嘀咕起來。

周離顯然沒有時間照顧這對大爺大媽的心思。

他稍稍平復一下情緒,有些顫抖的接起了這個足足等了六百年的電話!

電話那頭很快傳來了俞溪溫潤若水的聲音︰「小離,這幾天過的怎麼樣?我看天氣預報黃海變天了,你一定要多穿幾件衣服。你打小身子弱,別凍感冒了!」

「嗯。媽……我,我知道的。媽…您,您也一定要多保重身體啊。」

「呵呵。媽身體好著呢。對了,小離。媽之前給你寄過去的禮物,你收到了吧?」

周離這時也想起來,母親的確是給自己寄了幾份禮物,卻被自己隨意丟在了公寓的角落裡,忙點頭『嗯』一聲。

電話那頭傳來俞溪溫柔的笑聲︰「小離,媽就知道你要丟三落四。那媽再跟你說一遍。其中那個正方形禮盒,是媽剛在港島收到的一塊上品雞血石。那捲筒,是明代大才子楊慎的一副手稿。明天,就是三舅的生日了,媽在港島回不去,你明晚之前,一定幫媽把禮物送到了。順便跟你三舅好好親近親近……」

「三舅?」

周離喃喃一聲。片刻,眼楮中卻寒芒閃動!

周離並不是黃海本地人,而是來自海東省中部的一座小城。

他的父親,是當地的副地級領導,是進入了常委的副市長。

他的母親,則出自燕京豪門俞家,在老家荒城,在黃海,在省城,在中海,在港島,都有生意,資產早已過億。

只不過,父親母親是燕京大學的同學,屬於自由戀愛,尤其是父親出身寒門,哪怕母親只是俞家養女呢!這在很大程度上,卻依然並不為世人所容。

但父親母親都是燕京大學的高材生,都是好勝心極強之人!

他們走到今天,並沒有借助俞家的半分助力,而是頂著俞家的冷眼嘲笑、甚至打壓,憑借自己的雙手,一步一個腳印,堅實的走到了現在!

但正如老話所言︰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母親高瞻遠矚的商業眼光,雷霆般的手段,賭上身家性命,在短短一月內,便拿下了中海江畔那塊近百畝的地皮。

此時還不到三年,事實已經證明了母親拿下這塊地皮的正確性!暴漲何止十倍!

但也正是這塊地,成為了大風暴爆發的導~火~索!

此時意氣風發的母親恐絕不會想到,她這般敬重、不惜花費重金籠絡、甚至討好的哥哥們,在利益面前,竟然……

尤其是周離的『三舅』俞秋原,更是借助黃海的近水樓台之勢,在母親的公司被迫倒台、父親飲彈自盡、母親從港島八十八樓飄然落下之後,第一個跳出來,絲毫不顧臉皮的爭奪父母為自己留下的最後遺產!

想起俞秋原那張貪婪的老臉,周離忍不住一陣低低冷笑,拳頭都攥的咯吱作響。

「小離,你怎麼了?傻笑個什麼?」

俞溪溫柔的聲音也將周離拉回到了現實。

周離忙笑道︰「媽,沒事。我就想著明天能去三舅家吃大餐了呢。對了,媽。您,您能不能多給我打點錢……」

「你這臭小子。」

俞溪笑著啐一口,卻並沒有拒絕,「這月只能再給你一萬,我等下讓如夢給你打過去。臭小子,我警告你,不要騷擾你如夢姐。要不然,媽告訴你爸,打你屁股……」

聽到電話那頭傳來的忙音,周離不由搖頭失笑。

『窮養兒,富養女。』

自己跟小妹小茗,姐姐秦如夢,這待遇……簡直是天差萬別啊。

她們兩人,每月只買衣服、零花錢輕輕鬆鬆就超十萬了……

老媽在大局觀上,的確是遠超越常人,可在人情世故的細節上……

但~,自己已經重生,哪怕老媽真的出現了失誤,那又如何?

堂堂渡劫期老怪,近乎至高無上的大羅神仙,如何行事,還需向他人解釋?

「俞紅亦,孟離古!」

「呵呵!你們都準備好了麼?」

周離帶著無比從容自信的淡淡笑意,大步跳下礁石,朝著身後不遠處的階梯上走去。

旁邊的大爺大媽等了快一下午,這用隻果手機的富家公子總算沒有想不開,也是鬆了一口氣,低聲說笑著,又開始在周圍巡視起來。

周離來到台階上的大馬路,直奔對面的海邊公園。

修真大世界十個甲子的經歷,徹徹底底的脫胎換骨,周離非常明白,想要改變環境,唯有先改變自己!

因為有太多太多的時候,對與錯~,其實……並不重要!

重要的~,只是你本身的實力!

往公園裡走了兩三里地,已經接近最深處,周離的眉頭卻越皺越緊!

這海邊公園,毗鄰大海,背靠山巒,已經屬於難得的靈秀之地,可這靈氣竟如此稀薄,甚至連修真大世界最普通之地的百分之一都不到。

靈氣如水,也是宇宙中的一種能量,也處在流動狀態。

哪怕周離無上大道在手,在這般條件,想要修到入門的築基初期,也得耗費不少思量。

但他周離是何人?

最恐怖的九重天劫,他都視若平地,更何況此時的小小困難?

周離一邊思考著該用什麼功法來築基,打好基石,一邊繼續朝著公園深處走去。

不多時,周離已經來到了公園深處毗鄰大海的砂石山之前,卻依然沒有什麼收穫。

這邊反而不如剛才的小樹林中,靈氣更為濃郁。

周離正要往回走,返回剛才的小樹林,卻忽然發現,就在腳下十幾步外、一條流向岩石縫隙中的潺潺小溪邊,一團綠油油、毫不起眼、就像是尋常的苦菜一般的小草,正在潺潺溪水的滋潤下,優哉游哉,『隱匿於市井之間!』

周離眼中登時精光一閃︰

「竟然是這寶貝!」

……………

幾經磨難,小船新書終於出爐了……

好吧。

廢話不多說,小船拿出最大的誠意來寫!

新書幼苗更需要大家呵護。

跪求收藏、紅票、點擊支持!

新的征程,來吧,來戰吧!


第2章 有靈識的八瓣草!


八瓣草。

又名聚靈草,因其葉由內而外,分成八片,就像是八朵花瓣一樣,因此而得名。

八瓣草性居陰陽之間,有天生聚靈的作用,卻極為善於隱匿,形就若最普通的苦菜一般,很難被人察覺。

也正是因為其這個特性,不論是修魔、修法、修仙,亦或是其他諸修,都極為喜歡這寶貝。

尤其是對於初嘗仙道的初學者而言,沒有什麼,比八瓣草的靈氣,更為適合築基了!

在修真大世界,八瓣草的確不算什麼,但在此時靈氣如此稀薄的地球,這顆八瓣草,簡直是堪比萬金的寶貝!

「呵呵。竟然是八瓣草!」

「果真應了那句老話,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啊。」

「有這顆八瓣草在,我穩穩築基,踏入練氣境第二個小境界開元境,可就有餘了不少!」

「不過,這顆八瓣草此時還在幼苗期,至少還需半年,才可成熟!這也正好!我可設立法陣,將八瓣草的聚靈作用發揮至最大,讓其成長的更飽滿。前世我便太急,正好利用這段時間,把基石夯的更穩妥些,之後,將每個境界都修至大圓滿!」

但周離正準備佈置法陣,將這顆八瓣草,好好保護起來,卻忽然發現,他此時還是小弱雞一枚……

好在這八瓣草生長之地,已經是這海邊公園最深處的生僻之地,夜間的海風又濕又冷,便是藝高人膽大的小情侶們,也絕不會選擇這種地方。

周離並不擔心會被人打擾。

「恩師在上,炎帝在上,借你們神光拂照,小徒就卻之不恭了!」

片刻,周離恭敬對天空中他最尊敬的兩位恩師拜了拜,小心在八瓣草邊盤膝而坐,精心修煉起來。

周離仔細思量,從他萬種法門中選擇的築基法門,是萬古神帝李未炎《火蓮經》中的《小炎葉經》!

周離的恩師酒道人,雖對周離有知遇之恩,在周離最危機的時候,將周離帶離了地球,引入了修仙大道。

但酒道人性情怪癖,常年雲遊宇宙,他的功法,偏向於豪邁、狂放,卻細膩不足。

包括酒道人的母宗、玄都宗的大道《真玄經》。

在周離元嬰期後,無意間得到了風流神帝李未炎的《火蓮經》後,很快便發現了其中差異。

沒有比較,就沒有高下。

就如同酒道人與李未炎這兩位大能的性子一樣,酒道人狂放不羈,李未炎則是溫潤如水,激情如火,翩翩公子。

前世,周離正是以《真玄經》為根基,踏上了仙路征途,他很明瞭,《真玄經》雖剛猛無比,其中卻有些許小瑕疵。

或者不能叫瑕疵,只是幾處微微不足的小細節。

此時,重臨一次選擇,周離以求穩為主,自然是選擇更為溫潤細膩的《小炎葉經》了!

當然,在修真大世界,無論是《真玄經》還是《小炎葉經》,都是蓋世不傳的至尊秘寶,比其他法門,要高出數倍、甚至天壤之別。

待周離到元嬰期之後,這兩門大道,很容易就可融會貫通!

修仙之途,以練氣為始。

隨後,有先天、金丹、元嬰、化神等諸境。

練氣為所有一切本元,而築基則是練氣的基石。

達到築基期後,可有千斤之力,快若獵豹,超越人體極限,超著真正的仙路轉化。

後面的開元、神海兩境,則是走上了真正的仙路,已經可具備一定『神通』,可撒豆成兵、呼風喚雨,使用各種陣法秘術。

至於之後的先天之境,則可乘風御劍,突破人之壽命極限,殺人與萬里無形,踏入正真的仙途!

「《小炎葉經》果然玄妙!」

「前世,我是在元嬰巔峰之後,才開始修煉《小炎葉經》,並未發現其低等級的玄妙。李未炎果然大能啊!簡單築基之法,竟也包含萬種玄妙!尤其是這顆火紅的生命樹種子,簡直令人匪夷所思!」

周離一邊思量,一邊仔細感受著丹田中一顆米粒大小、紅彤彤的小小種子。

周離貪婪的吸收著八瓣草身上之靈氣。

很快,以周離和這顆八瓣草為圓心,原本一直往低處緩慢湧動的靈氣,竟不自禁的開始往周離這邊倒流過來,速度明顯比天然狀態快了不少!

周離此時也想明白,為何~,之前在下面的小樹林,會感覺靈氣很是濃郁了,原來皆是這顆調皮的八瓣草在做鬼。

周離心中一動︰「難不成,這顆地球上的小小八瓣草,竟也有靈識?」

在周離和這顆八瓣草的默契配合下,這方小天地,仿若變成了一個微弱的小黑洞,各方面的靈氣,緩緩湧動,逕自朝著周離身邊流動過來。

周離的胸膛,仿似變成了一個極有節奏的鼓風機,他每一次吸氣,胸膛都會高高鼓起來十幾厘米,每一次呼氣,都是無比順暢恬靜……

時光如梭,日昇月落。

眨眼,次日清晨的朝陽已經跨過海面,衝出雲層,橫跨在海天之間,美如畫卷。

忽然。

「叱!」

周離猛的睜開眼楮,眼楮猶若燈泡般光亮,吐出一口濁氣。

這口濁氣竟仿若白練,在空氣中發出細碎的『 啪』響聲,足衝出七八米外,這才消散不見。

而周離丹田中,這顆小小的生命種子,也在不知不覺間,長出了一條嫩嫩可愛的綠油油小苗兒,脈絡呈現淡紅色。

周離的身體,雖還是昨日一般高高瘦瘦的少年,但整個人的氣質,卻是有了某種很難形容的變化。

最簡單直白點來說~,周離的皮膚,仿似更白了,而且,簡直比尋常女生的皮膚還要更細膩。

一旁的八瓣草,枝葉仿似也比昨日時大了半圈。

不過,這小東西極為鬼機靈,天一亮,它又懶懶懨懨一團,黃不拉幾,便是喜歡采苦菜的大爺大媽們,也不會對它感什麼興趣。

「嘿!你這小草,果然是賊的很那!不過,這也好。在地球上踫到你也不容易,如果你乖乖聽話,我保你成道又如何?」

周離笑著摸了摸八瓣草的枝葉。

這八瓣草竟似聽懂了周離的話,討巧的對周離伸出了它的綠葉,但片刻又恢復了懶洋洋不堪的模樣。

周離哈哈大笑,站起身來,聚足中氣,朝著一旁的一顆老柏樹上打出一拳。

登時,這顆一人環抱都抱不過來的老柏樹,一陣枝葉晃動,落葉滿地,堅硬若鐵皮的老樹皮上,已經印出一個兩寸餘深的拳頭形傷口!

周離只覺渾身充滿了無窮的力量,意氣風發!

「哈!築基初期已成!」

「小夥伴,今天就到這裡吧。明天我再來找你!」

周離心情大好,又親暱的摸了摸八瓣草的枝葉,大步離開。

八瓣草又討巧的對周離『綠了綠』,轉瞬,又恢復了懶洋洋、病懨懨。

…………

離開廊橋海邊公園,周離步行回到了不遠處、母校六中隔壁的海邊公寓。

此時,華國的房地產熱已經進入了高~潮期。

黃海六中,雖算不得省市前列的重點中學,但其藝體類卻相當強盛!

此時活躍在華國的黃海籍明星,尤其是幾個頂級一線大牌,皆是出自黃海六中!

黃海六中也審時度勢,加大了對教學水平、基礎設施的投入力度,尤其是引入了巨額外資資本,打造了幾個實力爆表的綜合實驗班,風頭上甚至有超越黃海一中、二中的架勢。

這也使得六中周邊的房價,簡直就像是坐火箭!

而周離此時居住的這座公寓,雖算是單身公寓,但足有140多平,兩室兩廳,全景海景,可直面廊橋,市值早已經超過了500萬。

這房子,是俞溪在數年之前買下,掛在周離的名下。

哪怕俞溪在黃海並沒有什麼勢力,但僅這套房子,便足可見她眼光之毒、之準!

公寓內的一切,皆是母親俞溪親手佈置,是周離最喜歡的陳設。

感受著房間內的陳設,母親一樣一樣親手挑選的傢俱,周離仿似看到了,當時母親帶著夢姐姐,還有古靈精怪的小妹小茗,親自佈置房間時的場景。

已經十三歲的小茗,嬌嗔著霸佔了主臥,眨著眼楮對自己笑︰「哥哥,我和媽媽睡主臥,夢姐姐睡側臥,你嘛,就去沙發上睡吧。」

哪怕這一幕足足相隔了十個甲子、六百年,但在周離的腦海裡,卻仿似他最強悍的離火法印,已經成為了他的本能,根本揮散不去……

「小茗,你這小丫頭,今年該十五歲了吧?現在,你又變成什麼模樣、給哥哥什麼驚喜呢?」

「還有夢姐姐!這一世,我周離縱然粉身碎骨,神魂湮滅,也絕不會再辜負你!」

周離忙擦了一把即將要湧出眼眶的淚水,收拾起早飯加午飯來。

房間自是不用周離親自打掃,母親早已經安排好了一切。

每週一、週三、週五,保姆趙媽都會為周離收拾好一切,把冰箱裡塞滿各種不用烹飪、只需簡單加熱就能吃的美食。

此時,周離雖有《小炎葉經》淬體,已經達到了築基初期,完全可以不食人間煙火,而只依靠靈氣來維持生命。

但地球的靈氣著實讓人無語……

哪怕有這有靈識的八瓣草幫忙,對周離而言,還是太過稀薄了。

腹中早已經飢腸轆轆,周離也來不及思量許多,從冰箱裡取出一大堆肉食青菜,放在微波爐裡簡單加熱,大快朵頤起來。

吃飽喝足,周離忽然想起了八瓣草。

「尋常的築基初期修士,顯然不能輕易佈置陣法。但我有修真大世界最有名的陣法大師、恩師酒道人的真傳,又融匯了炎帝李未炎的大道重寶。這點小法陣,不過小意思而已。今天正好週六,沒什麼事兒,正好去各大藥店掃蕩一番,先把小法陣弄起來。」

周離正要急急出門,忽然看到了母親之前寄過來、放在客廳一角的禮物。

周離剛要過去打開看下,手機卻劇烈的響起來。

掏出手機一看,『俞北瑤』三個字,正在劇烈跳動。

周離本不想接這個電話,但看到禮物,又想起老媽的話,今天是他那『三舅』俞秋原的生日。

思慮片刻,周離還是按下了接聽鍵。

但還未等周離把手機放在耳邊、裡面一個極為清脆好聽、卻是充滿了怒火的女聲,已經鋪天蓋地︰

「周離,你怎麼回事?」

「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

「連個電話也不知道打?」

「我現在就在你樓下等著你!還不趕緊下來……」

………………


第3章 俞北瑤!


周離本欲直接掛斷電話,但片刻,冷冷笑了笑道︰「好!表姐!我馬上下去!」

………

俞家雖對母親無情無義,但畢竟,是他們撫養了母親長大成人!

加之,此時還未事發,母親依然在極力討好著她的哥哥們,想憑借她自己的實力和努力,融入家族,也讓周離,可以加到一層光環。

可母親並不知道,人性這東西,只有更醜惡,沒有最醜惡!

不過,俞家的無情、貪婪,仿似蛆蟲,那是他們的事情。

他周離身為母親的獨子,自然不能在這種場合,抹了母親的面子,讓母親在大義上過不去。

只是,對於母親所說的雞血石和楊慎的真跡,周離卻看也沒有看一眼的興致了!

「肉包子餵狗而已!」

「俞家,你們欠我媽的東西,我很快就為我媽討回來!」

…………

五分鐘後,周離來到樓下,轉瞬便找到了視覺的焦點!

週末略顯空蕩的停車位上,一輛紅的刺眼的蘭博基尼埃文塔多,也就是傳說中的『大牛』,就像是無上的王者一般,鶴立雞群!

在黃海這種發達的二線城市,哪怕稀有的超跑,其實也並不算稀罕物。

真正吸引人眼球的。

是大牛旁邊,一個一身火紅色連體短裙,被海風撫起的黑色長髮舒展飄灑,戴著一副耀眼的棕色墨鏡,身姿還有些稚嫩、卻已經極為妖嬈,正高傲的抱著手臂、看向不遠處遼闊大海的美女!

初秋正午還稍顯刺目的陽光下。

火紅的跑車,火紅的短裙,烏黑的飄逸長髮,勝雪的妖嬈身姿,簡直就仿若橫空出世的女神!

讓凡夫俗子甚至都不敢生出覬覦之心!

但周圍路過的『群眾』,卻都像是行注目禮一般,根本無法從她的身上挪開目光。

「表姐,讓你久等了。」

周離提著禮物,快步迎上去,與俞北瑤保持著一米多些的距離,淡淡笑了笑,看向他這個並沒有任何血緣關係的表姐。

「周離,你昨天幹嘛去了?為什麼不去學校上……」

俞北瑤後面的『課』字還沒說出來,忽然發現,眼前的周離~,似乎跟以前有些……有些不一樣了。

但究竟是哪裡不一樣,俞北瑤一時也找不出來。

仿若周離一下子給了她某種說不出的壓力。

俞北瑤的語氣不自然的微微柔和下來一些︰「周離,你昨天沒上課,班主任王老師找我了。如果你再敢逃課,我就給小姑姑打電話!」

說到最後,俞北瑤還是下意識的威脅了周離一句。

周離淡淡一笑︰「表姐,以後不會了。我如果有事出去,一定會先給王老師請假!」

說著,周離飄逸的隨手打開了副駕車門,提著禮物,輕鬆自然的坐到了大牛裡面。

「你……」

俞北瑤還想說些什麼,忽然想起來,這個她最為熟悉的不成器的男孩子身上,竟沒有了以往對她那種簡直癡迷般的迷戀……

俞北瑤心中一時也不知道是什麼滋味。

原本,在周離的世界,她就是周離的一切,比生命還重要,現在卻……

但轉瞬,俞北瑤嬌俏的紅唇邊便露出了一絲微微笑意。

「周離,就憑你,還想跟姐玩深沉?」

俞北瑤氣場十足的上了車子,一腳大力油門,紅色的大牛仿似咆哮的野獸,噴薄著狂暴的聲浪,絕塵而去。

…………

並不寬敞的車子內,俞北瑤一邊開車,一邊偷偷的打量著身邊這最熟悉的少年。

命運使然。

俞北瑤與周離的關係錯綜複雜。

她對周離並沒有幾分男女之愛,卻被命運強行將兩人安排到一起。

俞北瑤平日裡大部分花銷,吃穿用度,包括這輛拉風的蘭博基尼大牛,皆是周離的母親俞溪來提供。

俞北瑤原本自信、對周離有足夠的掌控力~,但此時……

車內,少女清幽的體香怡人。

可周離依然對其主人不怎麼感冒,淡淡的看著窗外的景色。

俞北瑤忽然發現,她這原本小菜雞一樣的『表弟』,臉孔上,竟多了一絲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剛毅線條……

說起來,這也是命運的造化。

俞北瑤與周離,同年同月同日生,她只比周離先來到這個世界一個多小時。

俞溪並不是俞家的親生女兒,周離與俞北瑤和俞家之間,沒有任何的血緣關係。

周離之所以會來黃海上學,而不是離老家荒城更近的省城,俞北瑤就是其中最核心的原因。

母親想撮合俞北瑤和周離!

用『曲線救國』的方式,讓他們周家一家人,真正融入俞家……

周離的三舅俞秋原,在表面上好像是牛~逼哄哄,但實際上,他今年已經四十有五,卻不過只是黃海市副市長,還沒有進常委。

而且~,他是俞家嫡子,這還是在耗費了俞家不少能量的前提下。

黃海雖是副省級城市,屬於高配,但顯赫的不過是一哥、二哥兩人,一哥甚至是省內常委。

但尋常的副市長,不過還是副地級而已。

俞秋原在表面上看似風光,實則,不論級別還是含金量,都遠不如周離的父親周培安!

而俞北瑤的生母、那位燕京王家的貴女因病早亡,此時俞北瑤名義上的母親,是俞秋原後來在黃海任上的續絃。

說白了,就是小老婆,僅比俞北瑤大了不到六歲,黃海市歌舞團的台柱子出身。

她肯嫁給俞秋原這種『槽老頭子』,顯然~,並不是非常單純。

俞家對俞秋原這事情,也是不太認可,老爺子在財力上對俞秋原的掣肘,也頗為狠厲。

但對俞溪而言,不管怎樣,她這三哥俞秋原,終究是俞家嫡子。

更何況,『罪不及妻女』!

老爺子對俞秋原有看法,但對漂亮高傲的俞北瑤,還是極為欣賞和疼愛的。

這就促成了一個畸形模式!

------俞溪視俞北瑤這『偽公主』如女,幾乎就等同於自幼喪母的俞北瑤的母親角色。

關於母親俞溪的真正身份,包括與俞家之間的真正關係,周離後世甚至還特地返回地球調查過。

可惜,那時,已是百年之後,滄海桑田若雲煙。

隨著父親母親身亡,這就像是一個謎底,永遠的沉澱在歷史的塵埃裡。

周離甚至思量,恐怕母親自己,也並不知道她身世中的曲折……

腦海中的記憶仿似抽絲,雖然清晰,卻又生疼無比。

周離搖頭笑了笑,看到前方就要轉進大名鼎鼎的仙關療養院別墅區。

這時,車子忽然停下來。

俞北瑤如玉般的俏臉上略顯痛處,秀眉微蹙,寶石般的大眼楮極為幽怨的看著周離,雪白的貝齒緊咬紅唇︰「周離,我,我肚子有些痛……」

近半小時的車程,周離竟未多看她一眼……

俞北瑤心裡忽然有一種莫名慌亂,不得已,只能換了一種方式…

「嗯?」

周離回身看向俞北瑤的眼楮。

俞北瑤忽然發現,周離的眼楮裡,平靜清澈的簡直有些可怕!

仿似~,她不再是周離最喜歡、最深愛,為了得到她、甚至可以不惜所有的俞北瑤,而只是……一個尋常的不能再尋常的尋常女人。

俞北瑤忽然有一種說不出的失落,執拗的高傲性子也一下子湧上來!

她潔白如玉的小手忽然用力抓住了周離的大手,低聲道︰「周離,我,我肚子好痛,可能是…是要來大姨媽,好難受……」

說著,俞北瑤的俏臉上,兩片嬌羞的紅暈,止不住升騰起來,恍若墜入凡間的女神,我見猶憐。

俞北瑤甚至自己也沒有想到,她竟然能對周離說出這種話來……

竟為了吸引他的關注,到了這個程度……

但從被捧在手心的焦點一下子變為路人,俞北瑤又覺得她這選擇沒錯。不過,俞北瑤很快便冷靜下來,心中暗道︰「周離,等下,你怎麼跟我道歉,我都不會原諒你!」

但周離渡劫期老怪的閱歷,只看俞北瑤的眼楮,又怎可能不明白俞北瑤的小心思?

片刻,淡淡笑道︰「表姐,現在時候還早,也不著急。你先休息一會兒。」

周離說完,又看向了窗外的景色。

仿似,窗外早已經看過成千上萬遍的景色,比她俞北瑤還要好看,比她俞北瑤還要重要!

俞北瑤等了兩三分鐘,周離卻依然沒有任何動作,她抓著周離大手的小手也放不住了,嬌聲低低啐一口︰「周離,我生氣了!」

說著,一腳油門,大牛轟鳴著暴躁的聲浪,直衝向療養院裡面。

周離搖頭笑了笑,臉上表情卻不可置否。

他這個從小失去了母愛的『表姐』,從來愛的,都只有她自己而已,何曾會愛別人?

…………

仙關療養院別墅區。

是黃海位置最好、『仙氣兒』最足、也是規制最高的別墅群。

整片區域都屬於軍產。

尋常人,哪怕是大富豪,有錢也買不到這裡面的房子。因為他們不夠資格!

比之不遠處的常委大院和海軍大院,都要高出幾個檔次!

俞秋原將家安在這裡,其實已經超標。

但俞秋原恐怕自己也知道,他在仕途上的餘地,已經不大。又何如徹底放鬆的享受生活?

他又沒有兒子!

俞家有他光芒萬丈的大哥、二哥撐著,他又何苦庸人自擾?

以他俞家嫡子的身份,等到退休時、再往前一步,安安穩穩養老,根本不費吹灰之力。

俞北瑤將車子停在後院的車庫,直接不再理周離,快步上了二樓。

周離來到一樓客廳,正準備跟俞秋原打個招呼,交代一聲,卻發現俞秋原有客人,正在客廳與一個中年人相談甚歡,卻明顯沒有介紹自己的意思。

周離也不理會,直接將禮物遞給『小三舅媽』,笑道︰「三舅媽,我出去透透氣。」

小三舅媽打開雞血石禮盒一看,漂亮的大眼楮登時一亮,忙笑著寒暄道︰「小離,太陽這麼大,出去幹嘛?屋裡喝杯茶,涼快一會嘛。」

但其言語中,並沒有三分真誠。

前世,俞老三之所以急急對自己的遺產動手,這小三舅媽,恐怕也是不可推卸的誘因之一。

周離淡淡笑道︰「不了,三舅媽。今天海風不錯,我想出去吹一吹。」

小三舅媽見周離識趣,也不再勸,笑著將周離送到了門口,招呼周離一會兒來吃晚飯。

周離走出別墅後院,直接走向了對面不遠的海邊小花園。

他在來時已經發現,這仙關療養院別墅區,不愧是黃海的地標龍頭,其靈氣,明顯比一路走來的城中所有區域,都要濃厚。

哪怕周離的據點廊橋公園,有八瓣草幫忙,靈氣也僅僅是比這裡濃郁一點點而已。

周離又怎會浪費寶貴時間,在別墅裡坐不討人喜的冷板凳?

小花園內,綠樹蔭蔭,海風拂面,並未有太多熱氣。

周離選了個最佳的地點,盤腿坐在了深處草叢裡,精心修煉起來。

此時,俞北瑤雖然上了樓,卻一直在關注著周離。

她正站在三樓的後露天露台上,靜靜看著草叢中周離『故弄玄虛』的模糊身影。

「哼。一天不見,倒真長進了!知道裝深沉了!可這事情,哪有這麼容易?周離,你還想逃出姐的手掌心?」

俞北瑤輕啐一口,剛要回身,懶的再理會周離,卻忽然發現,不遠處,一個滿頭白髮的蹣跚老頭,正在一個一身白色運動裝、紮著利索馬尾的美女陪伴下,走向周離那邊。

這白髮老頭倒沒什麼,大院裡到處都是,但這馬尾美女,跟她俞北瑤相比,竟絲毫不落下風,甚至要更為英氣不少。

這讓俞北瑤心中更為不愉,本來抬起來的腳步,又停了下來,繼續看向不遠處的小花園。

……………


第4章 江湖術士?


「爺爺,這大熱天的,咱們出來練哪門子功啊?晚點,或者明天早上再來不行嗎?」

「呵呵。你這丫頭,怕苦了?」

「爺爺,誰怕苦了?人家是怕曬黑了而已。」

「呵呵。放心吧。這邊樹木蒼翠,陰涼很多,不會曬黑的。所謂冬練三九,夏練三伏。此時雖不是盛夏,但也是練功的好時機。青兒,你要長心那。」

這叫青兒的英氣美女一笑︰「爺爺,您放心吧。我今天又有了新的領悟,好像~,已經可以感受到一絲兒內勁了呢。」

白髮老者大喜︰「青兒,那感情好。咱們再加倍努力練習!」

一老一少走進花園樹木裡,俞北瑤忽然發現,在他們身後,竟還跟著兩名身材高大英武的隨從。

俞北瑤秀眉緊緊蹙起來。

大院裡配備警衛的老頭兒有不少,可還真沒見過誰~,能有這麼英武的警衛呢。

這時,白髮老者爺孫與周離,也都發現了對方。

周離見這爺孫並不是打擾自己,而是在他十幾步外的樹蔭下駐足,也不再理會,凝神靜氣,盡情吸收著周圍靈氣,感受著丹田內那顆生命樹幼苗兒。

青兒見周離的呼吸極為誇張,竟像是鼓風機一般,不由有些好笑,低聲對老者笑道︰「爺爺,您看。這人好奇怪哦。」

白髮老者的閱歷自是比青兒深厚的多的多。

他盯著周離看了一小會兒,眼神已經極為凝重。

不過,這白髮老者是何人?

他自然不會貿然。

片刻,他收回了在周離身上的目光,笑著對青兒道︰「青兒,爺爺平時裡怎麼叮囑你的?習武之人,切記要六根清淨。人家在樹下休息,你不要打擾人家。來,把爺爺之前教你的那套拳法,好好打一遍。」

「哦。」

青兒也就十七八歲,跟周離一般大,有些俏皮的嘟了嘟小嘴,開始有板有眼的打起拳來。

十幾分鐘下來,青兒一套拳法猶若行雲流水,俏臉上已經湧出一層香汗,像是一隻英氣傲嬌的小孔雀,在朝著她爺爺討賞。

白髮老者極為欣慰的點了點頭。

他這寶貝孫女兒,天分真是沒的說,可她的身體……

「呵呵。青兒,不錯,很不錯。你比爺爺小時候,可是要強出不少啊。來,休息一下,喝口水,等下再打一遍。」

青兒得了爺爺的誇讚大喜,笑著接過了老者手中水壺,舉重若輕、極為優雅的喝了幾口水。

這時,天空忽然開始陰鬱下來,「 嚓」一聲悶雷,響徹遼闊的海天之間。

要下雨了。

這也是黃海極為不好的一個氣候特點。

晚春,夏天,初秋,都是極為涼爽,氣候宜人。

但深冬和初春,卻要讓人難受不少了,不僅天冷風冷,還很潮。

這也是仙關療養院別墅區,晚春到初秋,人煙很興旺,可一到了冬天,人就有些稀薄了。

周離本想藉著今下午這段時間,在這片靈氣『充沛』的仙關,將小生命樹更進一層樓,卻不料,老天爺不給面子,竟然要下雨了。

周離緩緩吐出一口濁氣。

依然仿若白練,卻只比今早時稍稍多出了十幾厘米,大概八米五六,『 啪』一陣微響,轉而又消散不見。

「今天俞老三這生日,還真是耽誤時間呢。白白浪費了修煉的大好光陰。」

周離心中嘀咕一句,緩緩起身來,也看到了正在好奇的打量著他的爺孫兩人。

但轉瞬,周離失笑著搖了搖頭。這少女,倒似乎有一絲真元,但實在太過微薄,簡直要帶著放大鏡尋找。而且她的身體……

而這老者,看似真元湧動,其境界,也好像在築基中期,比周離還要高一等級,但其真元雜亂無章,毫無靈氣。

如果將周離的生命樹種子,比作一顆雞蛋,那~~,這老者的真元,就相當於一粒米粒兒。

周離此時一隻手,都可以打這老者二十個。

「也無怪乎地球這麼多年,一直未曾有大能出現,果然是……」

周離心中還未說完,卻忽聽旁邊英氣少女嬌嗔一聲︰「小屁孩,你笑什麼?」

周離眉頭一皺。

區區黃毛小丫頭,竟然敢對他離火仙尊這般說話,倘若在修真大世界,他早就一掌蓋過去。

但此時畢竟是在地球,又是在仙關別墅區,周離也不想多事,淡淡一笑︰「沒什麼。只是想起了一些瑣碎家事。告辭。」

周離剛要離開,身後英氣少女卻嬌聲怒喝道︰「你站住!」

周離回過頭。

少女冷笑道︰「惹了事就想跑,哪有這麼便宜的事兒?有種,你跟我比試幾手!」

說著,她做出一個極為漂亮的攻擊架勢!

周離眉頭登時皺的更緊了些。

白髮老者忙笑道︰「這位…這位小友,以武會友,本就是我武林傳統。我這孫女兒,平日裡被我嬌慣壞了。小友若不嫌棄,賜教她幾招如何?」

眼見這老者發了話,態度也算柔和,周離笑了笑,見五六步外少女的耳垂上,夾著一顆精緻的水晶耳釘。

「來!」

周離稍一凝神,低呼一聲,轉瞬,這枚耳釘已經到了周離的手心裡。

「你~!」

少女不由大怒,剛要發作,卻只見周離閃電般一抬手。

下一刻。

「鏘」一聲悶響。

這顆水晶耳釘已經仿若利器般,嵌入了旁邊的楓樹幹中數寸!

「這……」

少女一時無語。

櫻紅的小嘴簡直能塞進雞蛋去,目瞪口呆。

老者也是心神大震,動了幾下嘴,竟沒說出話來。

而身後,兩個高大的警衛手都已經摸到了腰間的槍套上,卻渾然不知所錯。

我滴個老天爺,這,這是個什麼人呢?竟然……

這時,老者終於反應過來,竟恭敬對著周離一抱拳︰「隔空攝物,拈葉飛花!想不到,小友竟是一位宗師。宗師在上,倒是我丘某人失禮了啊!還請小友海涵那。」

周離淡淡一笑︰「無妨。告辭。」

但周離剛邁出一步,旁邊少女也回過神來,卻又嬌嗔道︰「哼!不過是故弄玄虛的江湖小把式!有什麼了不起的!」

說著,她像只驕傲的白天鵝,高高揚起了她潔白如玉的優美脖頸。

老者大驚︰「青兒,住口。」

或許是太急了,他有些痛苦的一捂胸口,片刻,陪著笑對周離道︰「小友,你千萬別跟我這不懂事的小孫女兒一般見識。都怪我平日裡對她太過驕縱了。青兒,還不快給這位小友道歉?」

「爺爺。人家幹嘛要給他道歉?」

青兒卻不依不撓,雖比周離矮了小半頭,卻仿似高高在上俯視著周離一般,傲氣凌人!

周離本不想跟這對爺孫墨跡,但少女居然這般囂張,胸腹中的火氣也升騰起來,冷笑道︰

「不知道是誰,自幼陰蹺脈便有天生缺陷!每一季中,必定要承擔一段非人的痛苦,猶若蛇蠍噬咬。即便有高人為你護命,各種精細名藥調養,卻注定,還是活不過二十歲。可悲?可笑?」

「你----」

青兒一愣,轉瞬,簡直大驚。

她驕傲的如玉小臉兒,一時變的紙片一樣慘白,完美的嬌軀微微顫抖,正被周離一語戳中命脈!

她一直懷疑,爺爺自幼便將她一個女孩子帶在身邊,親自教誨,總有哪裡不對勁。

關鍵是,這小屁孩的話太準了!

她每一季中段,總有幾天,身體簡直仿似蛇蠍噬咬,無法形容的痛苦。

饒是金枝玉葉,卻遠不如尋常的百姓家女孩更為自如、快樂。

「爺爺,他,他說的是真的?」

青兒的眼淚止不住往外翻湧,有些不相信、卻又急急尋找答案,忙看向了旁邊老者。

「……」

老者長長吐出一口濁氣,有些不敢看青兒的眼楮,片刻,他深深嘆息一聲︰「青兒,你放心,爺爺就算是拼上這把老骨頭,也一定會治好你……」

「爺爺,你不要騙我,也不要騙自己了!從小到大,難道,我看的醫生高人,還不夠多麼?」

青兒越說越傷心,蹲在草地上,雖無聲,淚卻若湧泉。

周離眼楮微微瞇起來。

老者這時忽然反應過來。

這少年既然能點出青兒的癥結所在,會不會……

忙對周離道︰「小友,不,這位先生,你,你能不能治青兒的病?」

周離笑了笑︰「老先生,抱歉,我本無意傷害令孫女兒。可令孫女兒……罷了。既讓我踫到了,我也不能不顧江湖道義。不過,陰蹺脈天生缺陷,我也需要詳細檢查一下她的身體,好好思量辦法。」

老者登時大喜!

這少年雖沒有直接應承下來,但言語間的鎮定從容,裝可是絕裝不出來。

忙道︰「先生,沒關係,沒關係!不管您能不能治好青兒的病,您都是我丘家的恩人!」

看老者竟對自己用上了敬語,周離笑了笑︰「老先生,您的身體,似乎也有些…隱疾吧?」

老者此時反而平靜下來。

這少年既然能看出青兒的天生重疾,又怎可能看不到他的小小隱疾?

苦笑著點了點頭︰「先生果然是高人。馬上要下雨了,咱們也別在這裡站著了。先生,去寒舍喝杯熱茶,慢慢聊可好?」

周離掏出手機看了下時間,才3點出頭,距離6點的晚飯,還有3個小時。

與其去俞老三家坐不討喜的冷板凳,何如去這老者家坐坐,順便打探下一下華國的武道傳承。

便點了點頭。

「先生,您這邊請!」

老者親自引領著周離,朝著不遠處更高的別墅區走過去。

青兒也站起身來,抹了一把俏臉上的眼淚︰「這,這江湖神棍,竟然能治自己的病?」

「不過,他好像是唯一一語便正中自己痛楚的江湖術士……」

哪怕周離很年輕,甚至也就跟她一般大,但青兒的芳心裡,忽然湧上了一絲希冀的希望。

自己這病,或許真的有希望啊……

螻蟻尚且偷生,更何況是人呢?

看著青兒急急跟上了老者和周離,兩名仿似看神仙下凡一般的高大警衛也反應過來,忙用匕首取出了耳釘,快步跟了上來。

不遠處露台上的俞北瑤,秀眉卻越蹙越緊了。

周離怎的跟這爺孫扯上了關係?

這老者,竟親自引領著周離,好像對周離還很尊重?

關鍵他們去的方向,好像是仙關別墅群最核心的山頂大院啊……

………………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