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fb臉書
google
愛戀頻道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絕代神主07
百里龍蝦
2017/11/29發行
超神機械師08
齊佩甲
2017/11/29發行
超級神醫08 (9完結)
隱為者
2017/11/29發行
凌天神帝12
君天帝
2017/11/29發行
至尊霸主12
憤怒的薩爾
2017/11/29發行
完美神醫28
步行天下
2017/11/29發行
無上進化58
浮兮
2017/11/29發行
最強紈褲62
夏日易冷
2017/11/29發行
逆天劍皇67
半步滄桑
2017/11/29發行
修真聊天群07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2/1發行
文明種植者10
何木青
2017/12/1發行
萬象神眼12完
紫淵
2017/12/1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6
飛牛
2017/12/1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19
千杯
2017/12/1發行
妙醫鴻途37
煙斗老哥
2017/12/1發行
修煉狂潮48
傅嘯塵
2017/12/1發行
終極戰兵56
梁七少
2017/12/1發行
修真四萬年102
臥牛真人
2017/12/1發行
全能主宰08
衛小天
2017/12/6發行
仙帝歸來09
風無極光
2017/12/6發行
凌天神帝13
君天帝
2017/12/6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23
匣中藏劍
2017/12/6發行
天界戰神39
笑南風
2017/12/6發行
天道圖書館42
情痴小和尚
2017/12/6發行
無上進化59
浮兮
2017/12/6發行
最強紈褲63
夏日易冷
2017/12/6發行
半仙闖江湖82
客居仙鄉
2017/12/6發行
修真聊天群08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2/8發行
文明種植者11
何木青
2017/12/8發行
至尊霸主13
憤怒的薩爾
2017/12/8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7
飛牛
2017/12/8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20
千杯
2017/12/8發行
星域龍皇33
獨孤一劍
2017/12/8發行
鬥神傳承47
浮兮
2017/12/8發行
終極戰兵57
梁七少
2017/12/8發行
修真四萬年103
臥牛真人
2017/12/8發行
絕代神主08
百里龍蝦
2017/12/13發行
超級神醫09完
隱為者
2017/12/13發行
超神機械師09
齊佩甲
2017/12/13發行
仙帝歸來10
風無極光
2017/12/13發行
完美神醫29
步行天下
2017/12/13發行
妙醫鴻途38
煙斗老哥
2017/12/13發行
終極戰兵58
梁七少
2017/12/13發行
無上進化60
浮兮
2017/12/13發行
最強紈褲64
夏日易冷
2017/12/13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黑卡》作者:蕭瑟良 10
號外!!異俠32完,將於2013/01/04出版 9
轉帖:縱橫武俠仙俠新書《書劍江山》•作者:古道悲情 8
轉帖:起點科幻新書《母巢臨世》 作者:竹上豬豬 8
轉帖:縱橫奇幻玄幻新書《儒武爭鋒》作者:情殤孤月 7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機甲定制大師》作者:刻羽 5
轉帖:起點東方玄幻新書《超凡傳》 小說作者: 蕭潛 5
吐血不止 跟小說無關常上這網站貼上來給各位看看 5
轉帖:起點東方玄幻小說《史上最強師兄》 作者:八月飛鷹 4
轉帖:起點奇幻小說《神魔術師》作者:夏天吃西瓜吧 4
本週熱門留言
麻煩各位大大幫忙回想一部很久的動畫,忘記名字? 36
轉帖:創世東方玄幻新書《誅魂記》 作者:七尺書生 36
異俠第三部 34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 《全民偶像》作者:當年盛夏 33
轉帖:起點玄幻新書《吸血鬼就是吸血鬼》作者:誒呦喂 24
轉帖:起點武俠小說《北梁悍刀行》作者:天山飛狐 23
轉帖:起點科幻小說《神紋戰記》 作者:雨水 21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心魔》 作者:沁紙花青 21
轉帖:縱橫都市小說《功夫神醫》作者:步行天下 16
轉帖:創世中文網武俠小說《刀神傳說之刀神李流水》作者:高依弟 16

 
 暱稱:
 密碼:
 

轉帖:縱橫奇幻小說《原血神座》作者:緣分0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7/10/19 15:51 

.
http://book.zongheng.com/book/626162.html
一次無意中的遭遇,讓蘇沉雙目失明。然而即使遭遇人間最悲慘的情形,蘇沉也不願放棄奮鬥。他要用自己的努力,為自己,也為人族開創一個全新的未來。


原血神座 第一卷 永不言棄 第一章 失明


雪花從天空漫漫飄下,帶著新冬陡峭的寒意,在臨北城的大地上鋪上了一層白霜。

又是一年冬季。

路上的行人因此而稀少,街面都變得蕭條。在這寒冬臘月的季節裡,誰也不願意多出來走動。

位於城中的洛府初學依然是一片暖融融的景象,幾塊暖陽石放在初學教室中的空地上,散發著光與熱,拒絕了一切霜凍寒氣的進入,在室內形成了一片暖春之地。

一群十一二歲的孩童坐在這裡,正聽著上方一位授師的講課:

「光輝神朝最後的皇帝是耀帝,在位六百年。這個人昏庸無能,偏偏又性情暴戾,揮霍無度。在位期間,新建行宮一百二十四處,全國範圍內徵召民女三十二次,更有親手殺人的嗜好。據說單是有史可記,被他下令殺死的官員就多達三千多人,牽連人眾更是無數……」

授師講得很認真,不過下面的孩子們卻顯然沒什麼興致,一個個聽得昏昏欲睡。

那授師見了,也不說什麼,只是把手中的書冊捲起,拍拍書案。

拍案聲讓一群孩子勉強打起精神,睜大迷濛的雙眼看授師。

授師有些生氣又有些無奈地說:「怎麼?都學會了?」

孩子們一起低頭不言。

貪玩的天性讓孩子們對於枯燥的課程沒什麼興趣,歷史顯然比不得鍛體課來的有趣,一些膽大的孩子甚至現在還在下面暗自角力著。

授師有些憤怒,用手一指一名孩童:「何思年,你站起來,說一說扶鸞之變是怎麼回事?」

一個長著鷹鉤鼻的孩子站起來,卻期期艾艾半天說不出話。

「不知道就站著。岳陽,你出來說。」授師又指一人。

叫岳陽的孩子顯然也不知道,只能和那何思年一起站立,臉上還帶著不以為然的笑。

一連問了幾個人,卻沒一個答得上來,氣得授師拍案:「真是不像話,我剛剛才講過!蘇沉,你起來說。」

說到後一個名字時,授師的語氣明顯好轉許多。

一名眉清目秀的小小少年站起,用清朗自信的話語回答道:「新星紀兩萬三千年,大司空程懷恩上奏國庫空虛,請求緩建四群行宮。耀帝震怒,在朝堂上親手斬殺大司空。這件事震動朝野,人人自危。最終有七大貴族聯手,共同對付耀帝,覆滅光輝神朝。因為誅殺耀帝時,殺手左成舒以扶鑾之名接近,所以史稱扶鑾之亂。在那之後,光輝神朝滅亡,七大族分疆裂土,割據神朝,也就是現在七國的由來。」

「說得好!」授師拍手大笑:「聽聽,聽聽,這才是上課的樣子。要不是有蘇沉在這裡,我才不願意給你們這些小混蛋上課呢!果然是家學淵源,大家族出來的孩子,就是不一樣……」

接下來就是一通猛誇。

蘇家是臨北城四大家族之一,地位顯赫,蘇沉正是蘇家第三代子嗣之一。

雖然還只是一個十二歲的孩子,蘇沉卻已展現出同齡人中少有的沉穩,勤奮與好學,也因此深得授師的喜愛。

對於授師的誇讚,蘇沉很平靜。

這種平靜在授師眼中是胸中有丘壑和大將風度的表現,在其他的「熊孩子」眼中,則無疑是「裝逼犯」。

「切,有什麼好稀罕的,有本事鍛體課上較量。」鷹鉤鼻何思年嘀咕。

「思年,蘇沉昨天剛晉陞鍛體四重。」旁邊的岳陽小聲湊過來提醒。

何思年瘦臉的表情立刻難看起來。

很顯然,心目中的對手不僅僅是課業出色,就算是武道修行也比自己快。

鍛體四重意味著蘇沉已經有四馬之力,雖然這種層次的力量對大多數成年人來說依然很弱,用來對付何思年卻已經屬於碾壓級別。

戰鬥之心熄滅,何思年的嘴巴抽了抽,最終從口中擠出一句:「那又怎樣,終究不過是一個雜血家族而已。」

這一次,何思年的抨擊總算找對了點。

這個世界叫做源荒世界,人們通過修煉源能來獲得力量。據說這種能量是一切起始的源頭,誕生於世界創造之初,所以能夠影響萬物,掌控萬物。這種說法在後來被得到廣泛認可,也成了源能這個名字的由來。而能夠熟練運用源能的,就被叫做源氣士。

然而源能的力量並不容易掌控,在最早期的時候,人類甚至根本不會使用源能的力量,真正能夠運用這種力量的是原獸。那個時候的人族,只是原獸的食物。

千萬年來的發展,源荒世界的變遷,漸漸改變了這一切。人類也終於從對源能的一無所知,發展到後來的源士七境。

打破源能運用阻礙的,就是血脈。

據說為了獲得運用源能的力量,人族發明了血脈提取儀,通過提取妖獸血脈來掌控源能,因為妖獸是源荒世界唯一的天生就能運用源能力量的存在。發明了血脈提取儀的人也因此創立了人類的輝煌時代,光輝神朝。

不過隨著歲月的變遷,這個曾經輝煌的人族國度最終毀滅於它自身的墮落,據說連血脈提取儀也在那個混亂的年代因戰亂而損毀,從此人族就失去了提取血脈的能力。

幸運的是血脈至少還可以遺傳,正因此,在人族七國形成了血脈貴族制度。

蘇家雖然是臨北大家,但作為一個後起家族,他們沒有血脈傳承,只能通過血靈藥劑獲得血脈力量。血靈藥劑是血脈提取儀的仿製品,但其效用與真正的血脈提取儀已是天壤之別。通過血靈藥劑獲得的血脈被稱為雜血,意指不登大雅之堂,非但上升空間有限,也無法傳承。即便如此,依然有無數人趨之若鶩。

所以作為無血脈者,意味著蘇沉的天賦再好,修行再努力,前途也注定有限。

當然,何思年的情況也好不到哪兒去。荒血王族,妖血貴族,雜血家族,從血脈分封制度的名稱上就可以看出,所謂的四大家族,就意味著都是無血脈傳承的。同為四家之一,何家自然也不例外。只是這並不妨礙何思年以此鄙視自己的競爭對手——如果終點都是一樣的,那跑得再快也只是暫時領先。

鷹鼻少年用這獨特的理論安慰著自己。

時間飛快。

終於,下學的時間到了。

孩子們歡呼著衝出學堂,早有家中的下人在學堂外等待。

蘇沉是最後一個步出初學的,剛出學堂,一名小僕已經跑過來,為蘇沉披上白狐貂披風:「四少爺下學了。天寒地凍的,可別凍著。」

「劍心,我不是說過嘛。我已經鍛體四重了,這種天氣凍不著我。」蘇沉說著走向馬車。

「少爺啊,有些事也不是光講實用的,一些該有的場面也還得有。要不然,讓一些下人瞧見少爺連件披風都沒有,那知道的自然是知道少爺鍛體為主,把霜雪只當磨練,不知道的還以為少爺失勢了呢,到時候怕不就要不把少爺當回事了。」劍心跟在蘇沉後面道。

蘇沉聽著也笑了:「就你會說話,哪有什麼人不把我當回事了,我看要有啊,也就是你了。」

在劍心的大聲喊冤中上了車。

車伕長鞭一抽,馬車便得得的前行,在雪地上留下了一排清晰的馬蹄印。

在車上閒著無事,蘇沉自捧著一本《史經》看,那小僕劍心在一旁閒的無聊,便說:「少爺,這史經很好看嗎?為什麼我看著一點意思都沒有,總是昏昏欲睡。」

蘇沉頭也不抬說:「那是因為你沒有看到這書裡藏著的故事。」

「書裡藏著的故事?」劍心驚訝,反覆看那書,眼神中充滿好奇。這書裡面還能藏什麼故事?

蘇沉白了他一眼說:「不是這裡面,是故事裡面……唉,跟你說也說不明白。」

蘇沉乾脆把書往劍心手裡一送:「你看這一段吧。」

劍心跟隨侍奉蘇沉多年,也是識得些字的,念出聲來:「耀帝被刺,神朝大亂,血脈提取儀也因戰亂被毀,導致血脈提取方法斷絕。直到現在,我人族也只能仿造出血脈提取儀的部分功能,製出血靈藥劑,卻再無法像以往般提取高等血脈……這段話怎麼了?」

劍心不解。

蘇沉收回書道:「你不覺的奇怪嗎?既然血脈提取儀是我人族發明的,那為什麼血脈提取儀損毀後,我人族就不能再造一台?」

劍心回答:「書上不是說了嗎?製造的方法已經失傳。」

「怎麼失傳的?那可是關係到我人族興亡的大事啊,怎麼能失傳?」蘇沉又問。

劍心啞然。

蘇沉又說:「就算是因為種種原因導致失傳吧,那為什麼當初不多造幾台?按書上所說,一台血脈提取儀在當時也只能每年提取十種血脈,那為什麼當時不多造一些,卻只有一台?就算真的是製造方法失傳,為什麼我人族就不能重新摸索?既然我們以前能做到,為什麼現在反而不能做到?」

一連串的提問,讓劍心說不出話來。

蘇沉已笑著拍拍書道:「這就是書裡藏著的故事啦,所以呢,看書不光要會用眼,還要會用心。」

說話的口氣中還著幾分洋洋自得。剛才這話,其實是他父親教他的,卻被他拿來用來教育自家的奴僕了。

劍心依然一臉糊塗又微帶崇拜的看蘇沉:「那少爺認為,為什麼會這樣?」

到底是少年心性,對於劍心崇拜的眼神,蘇沉自然十分受用。

他說:「我心裡到是有個答案,但是你必須保證不說出去哦。」

劍心拍著胸脯保證:「少爺放心,我絕對不會說出去的。」

聽到這話,蘇沉放心了。

他雖然聰明,卻到底只有十二歲,還不能真正理解信守承諾是怎樣珍貴與稀缺的一種品質。

於是他壓低聲音說:「我覺得吧,這血脈提取儀根本就不是人族發明的。」

「什麼?」劍心震驚:「那是誰?」

蘇沉兩手一攤:「我哪兒知道。我就是覺得只有這樣才能解釋,為什麼人族擁有血脈提取儀,卻無法製造血脈提取儀的原因。不過這話你可不許給我說出去。」

在一個並不算開明的時代,質疑人族歷史的正確性,絕對會給自己帶來麻煩。

可就在這時,一聲輕笑突然傳來,就像是有人在蘇沉耳邊低語一般。

蘇沉心神劇震。

「停車!」蘇沉大聲叫了起來。

馬車停下。

蘇沉從車中出來,放眼望去,到處都是雪花在飄。

大街上只有寥寥幾個行人在走路,沒有一個像是能在自己的耳邊發笑的人。

「小少爺,怎麼了?」劍心從馬車裡探出頭問。

蘇沉搖了搖頭回答:「沒事,回去吧。」

蘇沉轉身要上車。

一個蒼老的聲音從背後傳來:「少爺,可憐可憐我這老叫花子,給口熱飯吃吧。」

回頭望去,就見一個全身散發著腐臭味道的老乞丐顫顫悠悠的走過來,手裡還拿著個破碗。

那老人在離蘇沉不遠處站定,向著蘇沉伸出手中的破碗,神情可憐,眼神中充滿空洞與絕望。

但蘇沉在打量了一下那老人後,卻說:「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我知道你肯定不是乞丐。」

老人楞了楞:「小少爺這話是什麼意思?」

蘇沉已朗朗說道:「現在是雪落時分,真正的乞丐是不會在這個時候出來乞討的。因為這個時候天氣太冷,路上行人少,就算偶爾有一些行人,也大多袖手,不會冒著天寒地凍停下腳步。在這時候乞討,自己受凍不說,也不會有什麼結果。這是時間不對。另外這裡是漢水大街。漢水大街是臨北主道,城主為了街面暢通,不許乞丐在這裡乞討。一旦有乞討者,會立刻有衛兵上前驅趕,毆打,甚至抓捕,這是地點不對。還有就是你,雖然你衣服破爛骯髒,但是破口處卻很乾淨,這說明這衣服破損的時間絕對不長。另外你身上的臭味也不對,真正的乞丐臭味,是一種長期霉爛的味道,不像你這樣從污水溝裡出來的味道。還有你的手,雖然你把自己身上弄得很髒,但是你的指甲很乾淨,這是人不對!」

蘇沉說完這些的同時,已看向老人:「所以我雖然不知道你是什麼人,但我知道你肯定不是乞丐!」

那老人聽過,仰天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好小子,你有一雙擅於觀察的眼睛,一個擅於分析的頭腦。只可惜年紀還小了些,閱歷也嫩了些,為人也單純了些,更不懂得藏拙與低調的可貴。不過沒關係,因為你遇到了我。遇到了我,這一切你就都能學會了;遇到我是你的不幸,因為我會給你帶來苦難;遇到我也是你的幸運,因為我會給你一個無限可能的未來……就讓我給你換一雙眼睛,讓你可以看到更多的同時,也幫你看清這世界的真面目吧!」

話落,揚手。

兩點寒芒已打入蘇沉眼中。


原血神座 第一卷 永不言棄 第二章 永不言棄(上)


盛夏炎炎,蘇家大院的演武場上,一群年輕人正在興致勃勃的演練武技,不時的發出中氣十足的吼聲。

「嘿!」

吐氣聲中,一隻手掌落在石條上,那石條被一擊震斷。

「好!」演武場上爆發出一陣喝彩聲。

「二少爺真棒!」

「看樣子再過幾天就能進入鍛體五重了。」

「到時候就是我蘇家三代第一人了。」

被褒揚的目標是個十三歲的少年。雖然年紀不大,身形卻極為壯碩有力。

他叫蘇慶,蘇家三代子嗣之一,是蘇家老二蘇克己之子。

對於下人們的誇耀,蘇慶顯然還是很受用的,哪怕有些並不是事實,卻不妨礙蘇慶自我感覺良好。

不過總有那沒眼色的笨蛋。

一個呆呆傻傻的小僕役說:「四少爺前些日子就已經鍛體五重了。」

蘇慶的臉於是沉了下來。

全場死一般的寂靜。

片刻,一名機靈些的下人對著那小僕役腦袋就是一下:「說什麼胡話呢?他一個瞎子能和二少爺比嗎?」

小僕役不敢還手,嘴還倔著:「那也是鍛體五重。」

蘇慶再聽不下去,一甩頭走了。

身後一群下人互相看看,轉過頭來對著那小僕役一陣拳打腳踢,直打得他鼻青臉腫方才罵罵咧咧地離去。

那小僕役到也倔強,抱著頭不吭聲,直到那一群下人都走了,這才站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對著那群下人唾了一口。他是這演武場的雜役,不是那位二少爺的跟班,所以這刻爬起來,自顧自的收拾演武場。

剛走出沒幾步,卻看到不遠處的大柳樹下正站著一個人。

「四少爺?」小僕役驚愕出聲。

蘇沉安靜地站在樹下,一身白色長衫,下擺隨著風飄蕩,雖然只是個十二出頭的少年,卻有著說不出的飄逸氣息。唯只是一雙眼睛,雖看起來與常人無異,卻呆滯無神,不見半分靈動。

聽到那小僕役的語聲,蘇沉微笑:「銘書,你又犯倔了。」

小僕役銘書裂著嘴笑:「四少爺都聽見了,小的就是替您有些不服氣,就多嘴了幾句。」

「為我爭那幾句,有什麼意思?平白地挨頓打。」

銘書撓撓頭:「我就是看不慣他們胡說八道。明明四少爺你才是蘇家三代第一人,他們非要說是二少爺。」

「他第一就他第一吧,有什麼好爭的呢。」蘇沉淡淡回答:「我是個瞎子,就算是鍛體五重,也只是個瞎子。」

蘇沉說著,已向演武場上走去。

銘書獃呆地看著蘇沉的背影。

曾經的四少爺,是那樣的意氣風發,神采飛揚,自信滿滿。

然而十個月前的那場遭遇,卻讓一切都變了。

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老乞丐,打瞎了四少爺的雙眼。從那時起,伴隨四少爺的就只有無盡的黑暗。那個時候,四少爺也曾一度陷入痛苦漩渦中無法自拔,但很快他便從苦痛中走出來,繼續自己的武道之路。雙目失明沒有讓他放棄,反而讓他進境更快,只用了數月時間,就從鍛體四重進入五重。

正因此,對於四少爺的堅持與努力,銘書有一種由衷的敬佩。

或許正是這個原因,讓蘇慶的狗腿子們在不要臉的大拍主子馬屁時,他站出來說了句公道話,儘管因此挨了頓打,銘書卻覺得很值得。

蘇沉已經站在了演武場上:「銘書,在幹什麼呢?還不過來幫一下忙。」

「誒!」銘書這才想起蘇沉看不見,忙跑過去,為他抬過一對重石鎖:「這裡,四少爺,小心些……四少爺,您怎麼又是一個人啊,下人們呢?」

「這裡的路我已經記熟,自己就能來。我是來鍛體的,不是來讓人伺候的,他們來了反而不好。」

蘇沉說著,已舉著石鎖,開始了一天的練習。

汗水從額頭一滴滴流下,在陽光照射下燦燦生輝。

——————————————————

結束了一天的鍛煉,蘇沉回到院子。

自有丫鬟上來為蘇沉更衣,更有下人將水燒好。

坐進燒熱的浴桶中,感受著水的溫暖祛除那一身倦意,蘇沉長長地出了口氣,腦海中浮現的卻是那老乞丐兩點寒星打向自己眼睛的一幕。

十個月前的那場遭遇,讓蘇沉徹底失明。

醒來的那一刻,眼中說不出的痛。

然而再深沉的痛,也比上那永久的黑暗帶來的恐懼大。

在得知自己失明的一刻,蘇沉幾乎要瘋掉了。

儘管蘇家先後找了十多位「名醫」「神醫」,卻沒有一個能讓蘇沉恢復。

蘇沉的父親蘇成安大怒之下,全城緝拿那老乞丐。可是一切都於事無補。老乞丐沒有找到,蘇沉的眼睛卻被宣告徹底失明,再無法看見任何東西,甚至連光感都消失。

蘇沉徹底絕望。

那是蘇沉一生中最痛苦的時刻,無論家人怎樣安慰,勸解,都無法讓他擺脫那黑暗帶來的恐懼與憤怒。

那段時間,蘇沉痛苦的每天都要大哭大鬧,摔砸一切他能碰到的東西。

這種情形一直維持了三個月,才漸漸有所好轉。

或許是習慣了黑暗的存在,或許是意識到噩運已成,無論自己怎樣發狂都無法改變既定的事實,蘇沉終於清醒過來。

他不再發狂,轉而陷入了長久的沉默中。

這種表現一度讓蘇沉的母親唐紅蕊擔心不已,唯恐兒子自殺。

但蘇沉最終什麼都沒有做。

直到某一天的早晨,他說:「我要修武。」

是的,從那天起,他又重新踏上了蘇家子弟的修武之路。

這一度讓許多人感到詫異,想不明白到底是什麼讓蘇沉振作得如此快。但不管怎樣,這都是一件好事。

那個時候,沒有人期待蘇沉的修武之路還能有什麼成就,一個瞎子,就算衝過鍛體期,進入引氣境又能怎麼樣?

那個時候,蘇家人為蘇沉的清醒是感到由衷高興的。

那個時候,蘇家人對蘇沉是真心關切與愛護的。

直到三個月後。

三個月後,蘇沉鍛體五重。

他雖然瞎了,卻依然是蘇家三代子弟中,表現最出色的一個。

有人開始不舒服起來。

蘇慶無疑就是其中一個。

當萬年老二的感覺無疑是不爽的,可要是連個瞎子都贏不了,那就更加不爽了。

蘇沉,你好好的做你的瞎子,做你的弱者就可以了,我們都會愛護你,關心你,這樣不是很好嗎?為什麼你還要清醒過來?為什麼你還要用心修煉?為什麼偏偏還要進步神速?就算你是三代第一,那又怎麼樣?你真的認為你還能贏得了誰嗎?

你只是個瞎子!

毫無疑問,這就是蘇慶心中的想法。

或許也是其他一些三代子弟的想法……

蘇沉能夠感受到這種心思,但他卻不能因此就說放棄。

腦海中迴盪著老乞丐的話語:「遇到我也是你的幸運,因為我會給你一個無限可能的未來,就讓我給你換一雙眼睛,讓你可以看到更多的同時,也幫你看清這世界的真面目吧!」

「就讓我給你換一雙眼睛……就讓我給你換一雙眼睛……」

蘇沉輕聲呢喃著,呆滯無神的雙眼終於現出一點精光。

在那無止境般的漫漫長夜裡,這句話就如暗夜中的燭火,點燃了蘇沉心中的希望之光,成為他永不言棄的動力之源!


原血神座 第一卷 永不言棄 第三章 永不言棄(中)


緩緩將石鎖抬起,從左手交換到右手,身體扭轉,做了一個怪異姿勢後再踏步,右臂內收……

演武場上,蘇沉手持石鎖,一步一步的做著鍛體八法和基礎吸納術。

鍛體八法是人族目前最通用的鍛體法門,可以說是武道修煉的基礎,基礎吸納術則是攝取源能強化自身的法門,兩者結合,才能讓他們的身體強大起來,同時也為將來成為源氣士奠定基礎。

今天蘇沉正在練習,後方腳步聲傳來。

「父親?」蘇沉停下手中石鎖,側頭問。

蘇成安的聲音傳來:「你不是說過,我和你三叔的腳步聲很近,難以分清嗎?為什麼現在又能確定是我?」

蘇沉回答:「父親和三叔步聲雖近,不過三叔練的是日曜劍。現在是正午,正是一天之中陽氣最盛的時候,正是三叔修煉的時候,輕易是不會出來的,所以就只有父親了。」

聽到這話,蘇成安心中不由唏噓。

祖上積德,給了他一個聰慧的兒子,奈何又天妒英才,讓蘇沉遭遇這種不幸。

身陷黑暗,卻不自棄,蘇成安既為之高興,又感到不安,心中矛盾,一時竟不知該說什麼。

還是蘇沉說:「父親來找我什麼事?」

蘇成安定了定神,才道:「跟我來,我有些話想和你說。」

帶著兒子離開演武場,蘇成安來到一處涼亭中坐下。

蘇成安沒有說事,而是先問了一下兒子鍛煉的心得體會,蘇沉也一五一十的回答。

「三年內必入引氣境嗎?不錯,不錯。」蘇成安連連點頭。

引氣境是源士七境的第一境,只有進入引氣境,才算成為一名真正的源士。至於鍛體只是武者境界,不入七境。

然而蘇成安嘴上誇獎,臉上卻沒有半點喜色。

他看著兒子,目光憂鬱中帶著悲傷。

好一會兒,他才說:「沉兒,你很好,好得讓我都感到驚訝。命運雖然打擊了你,可你卻沒有消沉,反而繼續努力。是我這個父親太無用,既沒有派人保護好你,也沒有找到能治你的神醫,甚至連那兇手到現在都一無所獲。」

蘇沉笑笑:「父親不要這麼說,這一年來,父母為我費盡心思,孩兒雖然看不見,心裡卻都有數呢。」

聽到這話,蘇成安唏噓一聲:「你能理解就好。昨天晚上,你二叔來找過我……是為了年終評比的事。」

蘇沉端茶的手僵在空中。

他說:「他想要我退出年終評比?」

源荒大陸是一個混亂的世界,妖獸佔據了六成以上的領域,剩下四成不到則由數十個智族瓜分,人族所佔不過是其中之一。要想在這強敵環伺的世界裡佔有一席之地,就必須依賴強大的武力。正因此,這也是一個尚武的世界,武力強弱直接決定了人類地位的高低。

為了激勵後代弟子上進,許多大家族都有年終評比這一類的家規,考驗後代子弟,看誰修煉得最好。

這種做法發展到後來,更是形成了傳統,不管是傳統家族還是新興家族,只要條件足夠,基本都會有類似評比,最多就是執行方式有所不同。

由於評比只是出於考驗子弟實力的目的,如同學子應試,因此許多家族並不主張擂台較武的方式,因為那樣很容易造成傷害,從而導致內部不和——內部競爭是好事,內部不和就是禍事了。

所以大多數家族的評比方式是文比而非武鬥,也就是考驗等級,測試力量等手段來判斷實力。

蘇家,採用的就是這種方式。

每年年末,蘇家三代子弟都會進行一場文比,考核子弟實力。

往年的考核,一直都是蘇沉贏。

蘇沉遇襲失明後,許多人認為蘇沉已注定自暴自棄。

但是誰也沒想到,蘇沉只是消沉了數月就再度崛起,而且進境依然比其他人快。

他依然是三代子弟中最出色的那個。

也就是說,今年的評比不出意外的話,應當還是蘇沉贏。

這讓許多人感到不舒服。

對於三代子弟而言,輸給一個瞎子可能是只面子上的問題。

對於二代長輩而言,卻有著更加實際的考量——每年的冠軍,都能得到蘇家更多的資源分配。

讓強者更強,這是許多家族慣常的做法!

在這個個人武力上限可以無限提升的世界,一個真正強者往往比一群弱者更有用得多。

蘇成安面色沉重的點頭:「沉兒,本來你是我蘇家最出色的孩子。不出意外,將來的蘇家就是由你領導,這一點上,無論你爺爺,你二叔,還是三叔,四姨,還是其他的叔伯長老都是同樣的看法。」

「但偏偏我出事了。」蘇沉說:「我看不見,就算修煉得再強也未必能贏過一個鍛體三重的對手,更沒資格領導家族。」

語氣冷靜得不像個十三歲的孩子。

蘇成安繼續歎氣:「是。」

「所以二叔覺得資源給我是浪費?」

「……是。」

蘇沉太聰明了,聰明到他不需要把話說透,他就能全明白。

這讓蘇成安感到輕鬆,又感到不安。

「可偏偏其他的哥哥弟弟們還贏不了我?」蘇沉再問,嘴角已露出一絲微笑。

這就是問題的關鍵所在了。

蘇沉的優秀或許讓很多人佩服,稱讚,可一到關鍵利益上,想法自然就有所不同。

蘇沉瞎了!

一個瞎子,實在沒必要再用那些資源。

蘇成安看著兒子:「克己昨天來找我,談了很久。他說他不是為了自己的孩子,只是蘇家的根基到底還淺薄,需要有更出色的後代來撐起蘇家。他希望蘇家能出一個進入潛龍院的弟子,這就需要我蘇家集中資源來培養。本來他看好你,但是現在你失明了……」

蘇成安沒有說下去,只是看著蘇沉。

如果蘇克己只是為了蘇慶,蘇成安絕對不會同意他二弟的請求。

但是蘇克己口口聲聲為了蘇家,他舉出的理由又這麼正當,讓蘇成安也無言以對。

老實說,就連蘇成安自己都覺得,蘇沉的未來既然已沒什麼可能,那到不如就此停步,從此做個蘇家少爺,平平淡淡度過一生,也沒什麼不好。

可是蘇沉不願意。

他認為自己能恢復,因為那個老乞丐說過,只是給他換雙眼睛。

起初蘇成安也是信了。

可是兩年了,蘇沉的眼睛沒有一點起色。

蘇成安不得不認為這可能只是蘇沉昏迷時產生的錯覺,又或者這只是老乞丐在胡說八道。

一年多了,蘇沉沒有放棄,蘇成安卻已漸漸死心。

所以今天他來找蘇沉,勸蘇沉。

蘇沉沉默了。

良久,他才說:「父親此來,是強行禁止還是好言相勸?」

「當然是好言相勸。」蘇成安正色道:「你是我的兒子,你沒有做錯任何事,不管你做出怎樣的選擇,父親都會支持你。」

「那好!」蘇沉點頭:「請幫我轉告二叔,他們想要什麼,就請自己努力去爭取。要我放棄……絕無可能!」

——————————————

砰!

傲雪寒梅天青瓶被用力砸在地上,摔了個粉碎。

「不知進退的東西!」蘇克己面色陰沉地大罵:「我這是為了誰?還不是為了這個家?他蘇沉已經瞎了,練得再強又能怎麼樣?他能是慶兒的對手嗎?已經注定失去的東西,還要死抓在手裡,這是自私!是貪鄙!是對家族的無情無義!」

蘇克己大聲宣洩著自己的怒火。

童如正一言不發的站在一旁,靜靜等待著蘇克己發脾氣。他很清楚自己老爺的性格,不讓他把火氣發完,他是不會想聽別人的說話的。

又罵了一會兒,蘇克己這才停下:「童師爺,這個事你怎麼看?」

儘管心中早有答案,童如正還是做了下思考的姿態,然後才慢慢說道:「其實這件事,說白了還是蘇家的評比制度有問題。」

蘇克己點點頭:「是啊,只能文比不能武鬥,其實並不能真正體現一個人的能力。戰鬥也是需要經驗,機警,反應等諸多因素的。異族戰場上,妖獸也好,暴族也罷,可不會和你站在那裡比劃一番力量較勝負。那得真刀真、槍的廝殺!」

童師爺繼續慢條斯理道:「既然這樣,為什麼不能把評比之制改一改呢?」

「哎,不行的,不行的。」蘇克己揮手:「文比是老爺子訂下來的,為的就是怕武鬥易出事端,導致兄弟不和。老爺子的顧慮也不是沒有道理,曾經多少世家大族,就是壞在這內部的爭鬥上。」

「不用武器,再有專人看護,其實出事的幾率還是很小的。再說,以前用文比,是因為覺得這種方式已可以挑選出優秀子弟的。但現在情況特殊……這蘇沉的情況,還是有許多人看在眼裡的。」童師爺意味深長的說。

蘇克己怔了怔。

童師爺說得沒錯,家族之所以同意文比,還是因為這種方式在原來已經足夠解決問題。

但現在,文比的弊端出現,一個不適合再參戰的人繼續鍛體,成為三代第一,正說明了制度有問題。

制度有問題,那就應該改!

想到這,蘇克己道:「對,我要向父親提議,改掉這文比之制。不過要改制,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啊。」

說到後面半句,蘇克己有些洩氣。

不管是國家,民族還是家族,改制都說得上是一等一的大事。

規矩定下來了,就不能輕易修改。朝令夕改只會讓人無所適從,也使得制度缺乏嚴肅性。

而且每一次改制,都注定會讓一些既得利益者受到傷害,而這些人也必然反抗。

這次就是如此。

蘇成安是蘇家的長子,在蘇家地位舉足輕重。有他在,就不會輕易讓改制通過。

此外還有老三蘇飛虎,他對蘇沉一向很喜歡,再加上他的一子一女年紀都小,評比方式的改變對他沒什麼影響。所以蘇克己要改制,他肯定也不會同意。

反倒是家族中的幾位叔伯長老,可以爭取一下。可就算這樣,希望也不大。

童師爺已悠然道:「所以還得想些別的辦法。老夫到是有個主意,或許可以讓蘇成安改變態度。只是見效怕是要慢一些,多半要到來年才能發揮作用了。」

「什麼辦法?如果好用,就讓那小子再得意一年也無妨。」蘇克己說。

「讓蘇成安再生一個兒子。」


原血神座 第一卷 永不言棄 第四章 永不言棄(下)


歡快的樂聲在蘇府的院牆外響起。

鼓點如雨,敲擊心間,聽的人心頭微顫。

「劍心,外面出什麼事了?」蘇沉問。

劍心跑出去打聽,片刻後回來:「是老爺納四姨太。」

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這不到一年的功夫,就納了三房姨太太了。」

是嗎?

蘇沉心底泛起一絲苦笑。

這是父親的大喜之日,蘇沉的心情卻實在是欣喜無緣。

沉默片刻,蘇沉問:「這一次,又是哪家的姑娘?」

「春月樓的顏無雙姑娘,據說生的國色天香又多才多藝。臨北城也不知多少青年俊彥喜歡她,偏生就看中了大老爺。聽說這次還是奉子入府呢。看來四少爺很快就要多兩個弟弟或妹妹了。」

蘇成安在一年之內娶了三房姨太太,其中二姨太於不久前剛產下一個孩子,是個女孩,深得蘇成安喜愛。那位三姨太也有孕在身,還有兩個月就將生育,至於眼下這位更好,直接大著肚子就進門了。

自從兒子失明後,蘇家大老爺在外的耕耘程度明顯增加,只一年便戰果纍纍,這其中固然有蘇克己的推波助瀾,蘇成安本人也未必沒有藉機彌補之意。

雖然不清楚蘇克己的計劃,但蘇沉還是感覺到了那隱藏在平靜表面下的危機——在有了新的兒子後,蘇成安還會像原來那樣支持自己嗎?

蘇沉不知道。

他到底還年輕,還只有十四歲,能夠看到一些東西,卻還無法看得更長遠。

不過很快,答案就自己出來了。

兩個月後,三姨太生了。

是個大胖小子。

蘇成安為其取名蘇明。

算是對蘇沉現狀的一點期盼吧。

蘇明百日那天,蘇府鞭炮喧天,鐘鼓齊鳴,好一片熱鬧景象。

這天晚上,蘇克己帶著重禮來見自己的哥哥。

他們聊了很久。

——————————

清晨醒來,蘇沉洗漱過後在院子裡小坐,傾聽風吹過樹葉的聲音,聽鳥兒落在樹上歌唱的聲音,聽砂礫刮過地面的聲音,聽螞蟻搬運食物的聲音——優秀的聽覺不但可以聽到別人聽不到的聲音,更能將其清晰分辨出來。

「父親?」蘇沉晃了晃頭,轉向身後。

「現在是清晨,不是你三叔修習日曜劍的時候,你為何還能確認是我?」蘇成安從蘇沉背後走出來。

「相近終究只是相近。」蘇沉微笑:「我現在已經可以分辨了。」

蘇成安無言看著自己的兒子。

蘇沉的確很出色,即便在經歷了那樣的打擊後也沒有放棄努力。擁有這樣一個兒子,蘇成安本應感到欣慰,可是一想到自己此來的目的,蘇成安的心又微微一沉。

那一刻,欣慰不再是欣慰,而是煩躁。

如果,你沒有那麼優秀該多好?

蘇沉已說道:「父親已經好久沒來看我了,今天過來,應當是有什麼事吧?」

蘇成安在院裡的石椅上坐下:「昨天你二叔又來找我了。」

蘇沉的心微微一沉。

蘇克己去見自己的哥哥,這沒什麼奇怪的。可是要勞動他父親親自來找自己,那多半又是上次的事。

最重要的事,如果他父親拒絕了蘇克己,那麼多半不會現在來找自己,用鄭重其事的態度說這話。現在的情況,更像是某種不好的預兆……

心念電轉,面上卻不動聲色。

兩年的失明經歷,已經讓他的心境比以往沉穩許多,開始學會把事放在心底。

蘇沉說:「不知二叔找父親為了什麼事?」

蘇成安回答:「他還是想勸你放棄家族的年終評比。」

「父親沒有答應他吧?」

蘇成安頓了頓,這才道:「他向我許諾,如果我同意改制,他會把蘇麟的三台泉洗禮讓給我。」

三台泉是臨安城的一處源氣之泉,內蘊源能,用它洗浴能提升人對源氣的感受能力,不過只對三歲以下的孩子有效。

三台泉掌握在臨安城主岳為雄手中,由於出產有限,因此對外只有三個名額,每年都會引來大量家族的爭奪。蘇城安因為是族長長子,所以當年就為蘇沉爭取到過一次三台洗禮,蘇沉的修行能這麼快,除了自己努力外和家族對他的照顧也不乏關係。

但由於名額有限,蘇成安在蘇沉獲得洗禮後,已經很難為自己的第二個兒子再爭取到名額了。畢竟蘇家家大業大,三代弟子也是有不少的,好處若全落在蘇成安這一支上,別人肯定也不願意。

蘇克己去年新得一子,取名蘇麟,論資排輩,這一次爭取到的三台泉名額,也該輪到他。事實上很多人認為,蘇克己之所以偏偏選在那時候生兒子,就是因為他算準了這一次蘇家又能拿到一個名額。

蘇麟雖然有個好名字,先天體質卻不怎麼樣,注定是不會有太大前途的,但這不妨礙蘇克己先把名額爭取到,然後再用它來做交易。

蘇沉瞎了,蘇成安的希望破滅,自然會希望能有一個新的好兒子。

「所以,父親要為明弟爭取到這個名額?」

蘇成安回答:「不是蘇明。」

蘇沉一呆。

蘇成安說:「溯風堂袁醫師前些日子來給你四姨娘查過身子,是個男孩。」

感情總有親疏遠近。

蘇成安很喜歡新近的四姨太,愛屋及烏,連帶著連好不容易爭取到的三台洗禮,都給了他那個尚未出世的小兒子。

這是蘇成安的決定,即使蘇沉不同意也沒用。

蘇沉聽著蘇成安的話,一言不發。

他的年齡還小,此時距離他十四週歲生日還有三個月。

但他的心理卻已漸漸成熟,最重要的是這不是他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去年的這個時候,蘇沉已經遭遇過一次,這讓他有了足夠的心理準備。

在這一片黑暗的世界裡,要想守住心中的那一點光明,有時並非容易的事,甚至需要一些特殊手段。

蘇沉沉默著。

良久,他說:「有件事情,其實一直沒告訴父親。」

「什麼事?」

「我的眼睛正在恢復。」

「你說什麼?」蘇成安一下站了起來,抓住自己的兒子。

如果蘇沉能恢復,這可是最好不過的消息。

雖然蘇成安同樣喜歡蘇明,喜歡那個未出世的小子,但他很清楚蘇沉才是蘇家天賦最好的一個。與其花大力氣培養一個未來不知道怎樣的孩子,遠不如培養一個現在已經有出色表現的孩子。

在這一點上所有人的看法都是一樣的,否則蘇克己為什麼情願放棄三台洗禮也要培養蘇慶?因為他很清楚就算蘇麟沒有先天體弱的問題,得到三台洗禮後的成長也未必就比得上現在的蘇慶,一個人的成長總是伴隨著太多可能,而非遵循計劃——蘇沉就是最現成的例子。

規避風險是每個人都懂的理念,而風險控制的最好辦法是錦上添花而非雪中送炭。

所以如果蘇沉真的能夠恢復視力,蘇成安就沒有任何理由放棄他。

「你說的是真的?怎麼不早說?」蘇成安再次問道?

蘇沉回答:「只是能有一點模糊的感覺。本想等再好些,給父親一個驚喜。」

「能恢復就是好事!」蘇成安大喜道。

兩年前蘇沉可是連一點光感都沒有的,他的世界裡唯有無盡的黑暗。

也許蘇沉說得沒有錯,他真的能康復。

蘇沉說:「不過要完全恢復過來,可能還需要一兩年的時間。」

「還要一兩年嗎?」蘇成安沉吟了一下,然後點頭道:「就一兩年吧,沒關係,只要能在兩年能恢復,就一切都來得及。」

「那二叔的事……」

「我這就去回絕他。」蘇成安堅定道。

走了幾步,蘇成安又停了下來。

他對著蘇沉揮了揮左手。

蘇沉笑了,他說:「你是在揮手嗎?父親,我只能看到一點模糊的影子,不能確定。」

蘇成安鬆了口氣:「好好休息吧。」

轉身離去。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