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fb臉書
google
愛戀頻道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絕代神主07
百里龍蝦
2017/11/29發行
超神機械師08
齊佩甲
2017/11/29發行
超級神醫08 (9完結)
隱為者
2017/11/29發行
凌天神帝12
君天帝
2017/11/29發行
至尊霸主12
憤怒的薩爾
2017/11/29發行
完美神醫28
步行天下
2017/11/29發行
無上進化58
浮兮
2017/11/29發行
最強紈褲62
夏日易冷
2017/11/29發行
逆天劍皇67
半步滄桑
2017/11/29發行
修真聊天群07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2/1發行
文明種植者10
何木青
2017/12/1發行
萬象神眼12完
紫淵
2017/12/1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6
飛牛
2017/12/1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19
千杯
2017/12/1發行
妙醫鴻途37
煙斗老哥
2017/12/1發行
修煉狂潮48
傅嘯塵
2017/12/1發行
終極戰兵56
梁七少
2017/12/1發行
修真四萬年102
臥牛真人
2017/12/1發行
全能主宰08
衛小天
2017/12/6發行
仙帝歸來09
風無極光
2017/12/6發行
凌天神帝13
君天帝
2017/12/6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23
匣中藏劍
2017/12/6發行
天界戰神39
笑南風
2017/12/6發行
天道圖書館42
情痴小和尚
2017/12/6發行
無上進化59
浮兮
2017/12/6發行
最強紈褲63
夏日易冷
2017/12/6發行
半仙闖江湖82
客居仙鄉
2017/12/6發行
修真聊天群08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2/8發行
文明種植者11
何木青
2017/12/8發行
至尊霸主13
憤怒的薩爾
2017/12/8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7
飛牛
2017/12/8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20
千杯
2017/12/8發行
星域龍皇33
獨孤一劍
2017/12/8發行
鬥神傳承47
浮兮
2017/12/8發行
終極戰兵57
梁七少
2017/12/8發行
修真四萬年103
臥牛真人
2017/12/8發行
絕代神主08
百里龍蝦
2017/12/13發行
超級神醫09完
隱為者
2017/12/13發行
超神機械師09
齊佩甲
2017/12/13發行
仙帝歸來10
風無極光
2017/12/13發行
完美神醫29
步行天下
2017/12/13發行
妙醫鴻途38
煙斗老哥
2017/12/13發行
終極戰兵58
梁七少
2017/12/13發行
無上進化60
浮兮
2017/12/13發行
最強紈褲64
夏日易冷
2017/12/13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黑卡》作者:蕭瑟良 10
號外!!異俠32完,將於2013/01/04出版 9
轉帖:縱橫武俠仙俠新書《書劍江山》•作者:古道悲情 8
轉帖:起點科幻新書《母巢臨世》 作者:竹上豬豬 8
轉帖:縱橫奇幻玄幻新書《儒武爭鋒》作者:情殤孤月 7
吐血不止 跟小說無關常上這網站貼上來給各位看看 5
轉帖:起點東方玄幻新書《超凡傳》 小說作者: 蕭潛 5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機甲定制大師》作者:刻羽 5
尋找軍武題材的輕小說 4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4
本週熱門留言
麻煩各位大大幫忙回想一部很久的動畫,忘記名字? 36
轉帖:創世東方玄幻新書《誅魂記》 作者:七尺書生 36
異俠第三部 34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 《全民偶像》作者:當年盛夏 33
轉帖:起點玄幻新書《吸血鬼就是吸血鬼》作者:誒呦喂 24
轉帖:起點武俠小說《北梁悍刀行》作者:天山飛狐 23
轉帖:起點科幻小說《神紋戰記》 作者:雨水 21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心魔》 作者:沁紙花青 21
轉帖:縱橫都市小說《功夫神醫》作者:步行天下 16
轉帖:創世中文網武俠小說《刀神傳說之刀神李流水》作者:高依弟 16

 
 暱稱:
 密碼:
 

轉帖:縱橫武俠仙俠小說《在七扇門當差的日子》作者:三觀猶在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7/10/23 15:41 
.
http://book.zongheng.com/book/639927.html
六扇門開展江湖嚴打活動,導致盜聖門業務陷入寒冬。為解決這一難題,門主西門吹燈決定派閉門弟子蘇猶在潛入六扇門,捲入了一場驚天陰謀之中。本書承接《行鏢》,搞笑流武俠,絕不水文和太監。


在七扇門當差的日子 正文 第1章 盜聖門最後一名弟子


景元二十一年,我從盜聖門學成下山,聽從師門要求,我去六扇門應聘江湖司。『

當得知要做這份工作時,我是極不甘心的,按照我原先的想法,我本想學成了一身盜術,準備去江湖上歷練一番,喝最辣的酒、吃最貴的菜、泡最靚的妞兒。

我是一個孤兒,師父撿到我時,我被遺棄在流花河畔的一個草叢裡。那時候江湖上剛經歷了一場驚天浩劫,天下高手在華山之巔論劍時,一個大魔頭橫空出世,大鬧論劍大會,斬殺了十一位江湖上的一流高手,從此江湖進入了大蕭條時代。

師父帶我回到盜聖門,教我讀書識字,傳授我盜術。在出師前的大比中,我成功施展出了盜聖門絕學移花接木,眾目睽睽之下,把六個師兄的褲腰帶偷到手中,被師父譽為承載盜聖門復興的希望,然後在下山前的頭天晚上,我被師父揍得天昏地暗、天翻地覆,最後揍得我良心現,決定洗心革面,來到了京城。

此時,江湖上剛經歷了一番腥風血雨。

在六扇門的強力清洗下,各大門派紛紛響應朝廷號召,端起立白油漆,將自家山門粉刷的白白淨淨。

武當山、龍虎山、茅山等三大道教門派成立了道教聯合協會一舉成為宗教性組織。南北少林的禿驢也不甘示弱,操起剪刀還俗幹起了洗剪吹生意。至於六大門派,不是加入軍隊就是依附朝廷,幹起了正兒八經的生意。而我們盜聖門、丐幫則迎來了江湖上的寒冬。

再加上西隴江湖開展了嚴打,盜仙門的同行跑到了我們地界搶生意,為此兩個門派開展過幾次火拚,直接導致了我們盜聖門業務指標直線下滑,入不敷出。

面的如此嚴峻的形勢,門主西門吹燈決定召開一次座談會,商討幫派轉型的事宜,而不知是哪個師兄的鬼主意,要派一名弟子潛入六扇門,執行光榮而偉大的任務,而我則成了這個任務的執行者。

理由也很簡單,我是孤兒,又是盜聖門最年輕的弟子,一直以來在門中學藝,在官府中沒有不良徵信記錄,身家清白,將來官府真正查究起來,也容易矇混過關。

我則可以利用身份便利,將來為同門師兄弟打掩護,別的不說,光是從官府中撈人,每年盜聖門都要花費不少銀兩,與其便宜了外人,不如從本門之中擇優選取骨幹弟子加入六扇門。

我有六個師兄,大師兄草上飛、二師兄水上漂、三師兄鑽天猴、四師兄飛毛腿、五師兄三條腿、六師兄神行太保,這六個師兄個個身懷絕技,逃跑功夫一流。不過常在河邊站哪有不濕鞋,這六個師兄基本上被抓進號子好好幾回了。

我聽六師兄神行太保告訴我,師父的這次安排,有兩個原因,一是因為我正在長身體,飯量實在太大,一個人吃幾個人口糧,而且又不工作,給門派冬眠計劃帶來的極大的負擔。經過商議,大家一致推選了我。第二個原因嘛,緣於他與盜仙門門主菊花老祖的一次打賭,至於賭的什麼,我也不得而知了。

幾十年前,盜聖門、盜仙門本是一家,祠堂中供奉的祖師爺都是盜聖何道子,後來兩派因為在學術理論方面產生了分歧,從而分道揚鑣,各成一派。

我一直覺得盜仙門的人比較虛偽,他們一直看不起我們。

盜仙門向來以正統標榜,門內弟子動輒就就把小盜竊錙銖、大盜竊國土、巨盜竊天機氣運掛在嘴邊,結果惹惱了朝廷,在一個月黑風高夜,朝廷派了三千鐵騎,把盜仙門滅了門。

我們盜聖門就比較務實,本來嘛,偷東西就是偷東西,非得把這個玩意兒上升到學術層面,還跑到曉生江湖上去表論文,聲稱天下氣運聚散有術,鼓吹江湖氣運大爆炸理論,在這檔口上搞事情,朝廷不拿你開刀才怪。

臨下山之前,師父千叮嚀萬囑咐,將來到了六扇門,要以大局為重,以江山社稷為重,努力工作,懲善揚惡,弘揚真善美,藿香正氣,將來當一名合格的捕快。

走出山門,這番話又說了一遍。

我師父西門吹燈什麼都好,就是碎嘴子、愛絮叨,而且記性不好,學藝時,一個笑話說上好幾遍,結果苦了我們這些當弟子的,每次聽半新不舊的段子時,不但要笑,而且笑的真、笑的甜,而且要裝作是第一次聽到。要是哪個不開眼的師兄說句師父這個您昨天剛說過,等待他的便是疾風驟雨般的關懷。

我站在瑟瑟寒風中,看著他身上棉衣飛絮,不住點頭,師父教訓的好,師父說的對極了。臨行前,師父從懷中取出一封推薦信還有一本殘卷,我一看上面寫著三個大字:盜得經。

師父說這本書是祖師爺何道子所創,分為上下兩卷,當年盜聖門、盜仙門分家時,我們分到了上卷,盜仙門分到了下卷。

上卷中記載著祖師爺行走江湖時的盜術絕學。至於下卷,鬼知道寫的是什麼,估計內容不咋地,反正幾十年來,我們盜聖門人丁興旺,盜仙門人才凋零,每年都要靠師父接濟才能勉強生活。

師父把這本書交給我,說要我閒來無事認真研讀此卷,若有機會遇到盜仙門的兔崽子們,順手把下卷也一起弄過來,學成祖師爺上面的絕學,統一盜門。

我說你看徒兒馬上就要闖蕩江湖,開始新的人生了,你不再給我一兩件趁手的兵器,不然將來去了京城,被人欺負了怎麼辦?師父想想也對,從懷中掏出了半個窩頭。

我問這是什麼寶貝?

這是我平日裡省吃儉用剩下的半個窩頭。

有什麼用?

可以吃。

我裝作感激涕零,擠出了幾滴眼淚道:山門之中日子清苦,如今天寒地凍,幾個師兄不成器,整日啃老,這半個窩頭是您冬天的口糧,羊有跪乳之恩,鴉有反哺之義,我這一去不知何日歸來,徒兒怎麼能如此忘恩負義,這半個窩頭堪比石頭,我要真拿走了,將來您教訓幾個師兄也缺順手的家什兒不是。

師父老淚縱橫,說還是徒弟你比較懂我,要是你幾個師兄有你一半的孝心,我們山門也不至於淪落至此了。我就說嘛,當年沒白收你這個徒弟,話說那天正是清明節,月黑風高、天降大雨、六月飄雪……

當師父又要說那陳芝麻爛谷子的往事時,我連把書揣入懷裡,說師父我先去了,等我功成名就,衣錦還鄉,帶著六扇門的那些狗腿子門來山門給您磕頭。

就這樣,我走出了大山,離開了盜聖門,踏上了京城的道路。


在七扇門當差的日子 正文 第2章 七扇門


六扇門是集武林高手、密探、捕快和殺手一體的神秘組織,坐落在八大胡同東臨,與東廠、西廠、錦衣衛並稱京城四大特務機構。兩廠一衛直接聽命於皇帝,權勢滔天,而六扇門隸屬於刑部,是朝廷用來管理江湖的主要職能部門。

總捕頭呂仲遠是武當派出身,是當今武當掌門無涯道長的師弟,兩年前在俠客島第三屆江湖洗劍大會上,呂仲遠以一柄太二劍力戰群雄八戰八勝,最後以一招惜敗於一劍震九州封萬里,被曉生江湖列為白榜十大高手之一。

進入六扇門並不像我一開始想像的那麼順利,按照師父的要求,來到京城後我拿著他給我的那封推薦信去找他師弟東門拔蠟,據說這東門小師叔是上一代盜聖門門主安插在六扇門的臥底,可是來到六扇門找了幾個人打聽,大家都不知道有這號人物。

萬般無奈之下,我徹夜未眠寫了一封自以為不錯的簡歷,投到了六扇門後援中心的人事科。之後的十多天我每日都蹲在六扇門口守著,可是簡歷投出去之後,如石沉大海,後來我在門口收廢紙的老頭兒那裡找到了這份簡歷。

老頭告訴我,六扇門乃當今朝廷最炙手可熱的部門,每天求職信汗牛充棟,我看你簡歷寫的平淡無奇,要想進去真是難比登天啊。

我連虛心求教,老頭道,我有個侄子如今在六扇門中當大官,你要真想加入,我可以幫你托人找關係,不過可能要花點公關費。

我心說你侄子要真當大官,你也不會在這裡撿破爛了,不過卻也順嘴問了一句,那大概要花費多少錢?

老頭伸出一根手指,我驚道,一百兩,搶錢呢。

小兄弟你誤會了,一百文就夠了。

我心中冷笑,這個老騙子,你以為我的錢來就容易啊,前兩天在劉財主家時順手牽羊時,業務流程不熟練,一不小心驚動了他們家護院,被十幾個惡奴和三條中華田園犬狗追著跑了半個京城,要不是臨時使出裝死**,現在早在順天府大牢吃牢飯了。

我才不上當哩,轉身就走。

老頭在身後喊道,我看你我有緣,要不五十文也可以。

我將信將疑,掏出五十文給了他,他說這事兒包在我身上了,於是拿出簡歷,轉身進了六扇門,沒過半個時辰,老頭大搖大擺的走了出來,說成了,你回去等消息吧。

回到客棧,左等右等沒有消息,正在感歎世風日下、人心不古時,我收到了通知,要求我三日後到六扇門去參加面試。來到六扇門口,只見這裡人山人海,好不容易拿到了報名表。

六扇門分為兩大中心、六大事業部,在填報科室時,我毫不猶豫的選擇了情報司。情報處主要做情報分析工作,這份工作薪水高,朝九晚五,又沒多少事做,不選這個才是傻瓜,不過我留了個心眼,在是否服從分配中填了是。

面試分為六個小組,六個門分別貼著一個牌子,我見情報科排隊的人多,於是先到隔壁一個房間面試。面試官是個胖子,滿面紅光,聲音很大。

姓名?

蘇猶在。

哪裡人?

滄州。

偷過東西沒?會開鎖不?

我連連搖手,我可是三好市民,偷雞摸狗的事情我從來不幹。

下一位。

我說怎麼兩句話就把我打了?

胖子一指門口牌子,上面寫著偷盜處,我心說這是我老本行,於是大聲道,我會偷東西!

胖子側著身子看了我一眼,半信半疑道,真的?

我說專業出身,質量保證,五星好評,天底下比我厲害的賊,如今都在喝西北風呢。

這句話倒也不算吹牛,我師父和六個師兄如今在盜聖門窮的揭不開鍋了。

胖子咳嗽一聲,從懷中拿出一塊肥皂扔在了地上,笑瞇瞇的看著我,說了句,來吧。

我頓時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心說六扇門果然都是重口味,這胖子不會覺得我長得帥就動了歪心思吧,一邊後退一邊說道,對不住啊,這位大人,我想我還是去隔壁試試吧。

來到第二個門,特意看了一眼,睡務司,啊呀,睡覺這個我在行,去年冬天大雪封山,我們盜聖門八個人為了節約糧食,全體修煉冬眠**,靠半袋子大米過了一個冬天。

面試官是個女人,高顴骨,尖下巴,一臉精明的樣子。

姓名?

蘇猶在。

有什麼特長?

睡覺。

別的呢?

吃。

旁邊幾個面試官在捂嘴偷笑,我說我真不吹牛,我能一口氣睡十天,啊呀,你往外推我幹嘛,我自己走。聽那女人道,誰他娘的做的牌子,把我們稅務司寫成這個鳥樣?

終於輪到情報處了,臨近門前,我深深舒了口氣,一進去,面露微笑,各位領導好。面試官是個羊鬍子老頭,眼神不太好使,耳朵也有點背,說了幾遍,才讓我坐下。

你是學什麼的?

我長了個心眼,我每日和金錢打交道。

具體負責哪些呢?

我說學藝時,我們的口號是我們不生產金銀,我們是金銀的搬運工。

老頭哦了一聲,原來是搞金融的。

我說可不是嘛,這年頭經濟形勢不好,美聯儲加息、朝廷實行通貨緊縮,大家消費意識普遍收縮,如今工作也不好開展了啊。

老頭說是啊,不過小伙子,我們這裡不缺專業人才,我們缺得是全面性核心人才啊,說著指了指旁邊已經入選的一個穿著藍緞子長衫的公子哥,比如這樣子的。

那公子哥兒見我看他,打開一把小扇,不住搖動。經過我專業分析,這公子哥長衫是瑞蚨祥的,腰間帶著一塊古鎮石坊的玻璃種的翡翠,扇面則是當朝大儒董其昌寫的紫氣東來,這一身行頭沒有千兩也有八百,要是在大街上遇到,那就活脫脫一個肥羊啊。

公子哥道,世伯過獎了,我張幼謙家學淵源,學富八車、才高十二鬥,號稱京城四大公子,這些都是別人給的虛名而已,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哈!說這兒,連連擺手。

我連拱手道,原來你就是才華橫豎都溢、名動京城、京城四大公子顏值擔當的張有錢啊!

公子哥喜道,你聽過我的美名?

我使勁點點頭,沒聽過。

呃呃呃,張幼謙愣了一下,對那老頭道,世伯,你沒現這個人是個傻子嘛?咱們六扇門可不要把這人招進來,不然我跟我爹說,那十萬兩贊助費的事兒可要拖一拖了啊。

羊鬍子老頭說怎麼可能,我們六扇門以德行定取捨,以能力定職位,以貢獻定薪酬,絕不容許社會上不三不四的閒雜人等混進來,這個人直接列入六扇門黑名單,永不錄用!

我對張幼謙說你真行啊,兄弟,咱們青山不改流水長流,後會有期。說著,我轉身走出情報科,順便把張幼謙那塊翡翠放入懷中。

走出門來,來到大院,我望了一眼天空,深吸一口氣,差點沒被霧霾噎死,心說師父你的推薦信不管用,我進不來六扇門你可別怪我啊,等我這就去江湖上闖蕩一番,或者去皇宮內院走一遭,偷出個金山銀山,然後去孝敬您老人家。

邊走邊想,一不留神,一陣香風撲鼻,撞到了一人。

那女子張口就罵,你眼睛瞎了?

只見那女子一身紫衣,瓜子兒臉、柳葉眉,身材婀娜,波濤洶湧,端得是一個美人胚子。不過,美則美矣,怎麼說話這麼粗魯?

我說這位姑娘真是對不住,方纔我正憂國憂民,思國思家思社稷,一時恍惚衝撞了姑娘,要不你也撞我一下,咱倆算是扯平了?

旁邊有人幸災樂禍道,這小子膽子真肥,連六扇門第一神捕玉面羅剎陳清揚的豆腐都敢吃,真是王八拉皮筋兒嫌命長了。

我心說原來這女子就是大破京城採花案,親手將黑榜第九的採花大盜田剝光收押在監的玉面羅剎。這女子在江湖上可是響噹噹的人物,不但武功高強,相貌也美,曉生江湖還特意給她出過特刊,與八面修羅謝文良並稱德瑪西亞,哦,六扇門左右雙翼。

陳清揚看了我一眼,問道,你叫什麼?

我笑道,在下蘇猶在,蘇是蘇東坡的蘇,猶在是三觀猶在的三觀。今日之事,是我不對,不如找個時間請你去上島……

陳清揚打斷道,蘇三觀,不,蘇猶在,我記住你了,這筆賬等以後再算。說著,提刀而去。

我歎了口氣,正要離開六扇門,忽然身後有人道,小伙子!我回頭一看,正是在門口撿破爛的那個老頭兒,我說怎麼你今天不撿破爛了?

老頭也不理會,來到我身邊道,怎麼樣,面試的不順利?

我說豈止是不順利,那簡直就是不順利,我蘇猶在真是倒了八輩子霉了。老頭說,牢騷也不對的嘛,正所謂勝不驕敗不餒,來我辦公室喝茶。我說你一撿破爛的在這裡也有辦公室?老頭說,不要瞧不起撿破爛的,沒準兒哪天就成了你的頂頭上司。

我說走吧,正好有點口渴。

六扇門內院極大,跟著他東拐西拐,終於在犄角旮旯裡,找到了一間柴房,上面寫著四個字,第六扇門。

推門而入,房間內滿是灰塵,堆滿了碎紙破爛,屋子裡有張八仙桌,上面放著個茶壺,老頭倒了杯水,說,來,嘗嘗我的龍井。

我喝了一口,淡出鳥來,我說你這壺龍井有些年頭了吧,至少得是開泰六年的。老頭嘿嘿一笑,胡說,明明是今年新出的,不過如果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剛立秋時候泡上的。

我懶得跟他計較,一屁股坐下,嘩啦一聲,椅子碎成木屑,老頭心疼道,這可是唐代的老古董了,我花了六百兩銀子從潘家園淘來的,你得賠我。

我攤了攤手,要錢沒有,要命一條。

老頭說,你路引呢,拿來我瞧瞧。我遞了過去,老頭從懷裡拿出一張紙,拿住筆墨在把我名字寫在上面,來,按個手印吧。我警惕道,你要幹嘛?

老頭說,讓你摁你就摁,我還會害你不成?

大家切記,凡是說「我還會害你不成」這種話的,事實證明答案都是肯定的。糊里糊塗,我按了手印,老頭這才長舒一口氣,好,從今日開始,你就是七扇門中的一員了。


在七扇門當差的日子 正文 第3章 天上人間


我來了精神,七扇門?莫非這是六扇門中一個神秘的組織,而老頭每日撿破爛的假象,只是為六扇門執行特殊的機密任務的一個掩護?於是在柴房內四處翻找,老頭子問道,你在找什麼?

按照道理,咱們七扇門不應該有個機關暗室,按下去之後,等待我的不就是嶄新的人生了?老頭不屑道,你間諜電影看多了吧,這裡哪裡有機關暗室,這裡就是柴房。

我暗中叫苦,這老頭子怎麼能這麼坑我,咱們七扇門不是六扇門的特殊機構嘛?

老頭子道,是特殊機構,而且非常重要。我問那我好歹也算是七扇門中一員了,工作職責是什麼?老頭端起茶杯,緩緩飲了一口,慢慢道,從今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劈柴、餵馬;從今天起,關心糧食和蔬菜。

我頓時無語,這才剛參加工作,就實現了大詩人海子一生苦苦追求的夢想,心中除了無奈,還有淡淡的憂傷。

七扇門,全稱為京城七扇門物業服務有限公司,專門為六扇門提供後勤保障的專業性部門。這老頭姓孫,身兼七扇門總哺頭、廚房大總管、保潔大當家等多個要職,裡裡外外一把手,在我加入之前,整個七扇門全都由他說了算。加入之後,我則是七扇門中第二名員工。

老孫頭拍了拍我肩膀,這個編製是我耗費了老大勁才給你申請來的,我見你是可造之材,你可莫要辜負了我對你的希望啊。你的工作很重要,整個六扇門的吃喝拉撒,從今天開始都由你來負責。

我問道:吃喝拉撒這幾百號人的嚼裹兒,每年光食物果蔬採購等費用,估計也能落下不少錢吧。

老孫頭想了想,不對,你得把前面兩個字去掉。

為什麼?

吃喝不歸我們管,我們只管拉撒。

我扭頭就走,這活兒我不幹了。

老孫頭手中拿著契約道,你可是摁了手印了,你說我要是把這個東西往六扇門一擱,以六扇門的手段你估計你在京城能蹦躂了幾天?

敢情在這裡等著我呢,我心說我可是盜聖門的人,哼哼,最多三天,我一定能把這個賣身契給偷回來。於是道,你看這事兒鬧得,我就是跟你開個玩笑呢,好了,咱們來談談薪酬的事兒。

老孫頭伸出一根手指。

一兩銀子?能不能多給點?

老孫頭搖頭,一百文,試用期半年,期滿之後給你加到二百文。我說京城最低生活標準指導線都是八百文了,你這麼做信不信我去勞動仲裁去告你?

老孫頭瞇著眼道,勞動仲裁?他們一把手上月剛被陳清揚抓到天牢裡,昨兒我還去給他送牢飯呢。

且慢,陳清揚?我腦海中閃過那個紫衣女子身影,那女子長得確實不錯,要是留在這裡,豈不有機會跟她套近乎,說不定還能一親芳澤呢,這麼說這個工作也不算太壞。

至於那一百文錢,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咱可是盜聖門關門弟子,走到哪裡能餓的著了?而且七扇門設立於六扇門內,雖然不是正式編製,但也算跟師門交差了不是?想到此,我笑著道,我就是跟你開玩笑的。不過醜話說在前面,要是我幹不好,你可不能怪我。

就這樣,我正式加入了七扇門。

老孫頭給我放了一天假,我得安置好自己家事兒,一個月來一直住在客棧,花錢如流水,懷中銀兩也不多了,得正兒八經找個房子住下。

懷裡揣著那塊翡翠,來到潘家園。

鑒寶之術可是我們盜聖門必修課之一,作為盜聖門弟子,練就一雙火眼金睛是基本技能。這塊翡翠,玻璃種,成色好,水頭足,少說也值二百兩,不過這塊石頭是贓物,趁著消息還沒走漏之前,我得趕緊出手,最後在一家同德當鋪以一百二十兩的價格成交。

才走出當鋪門,我就現自己被一夥人盯上了,這夥人中有人把頭、有人望風,分工明確一看就知道是訓練有素的職業團伙。我心中冷笑,故意裝作不知,東拐西繞,專門挑人少的地方走,終於如願以償的被他們給堵在了一個胡同之中。

合字上的朋友,一碗水端來大家喝。

哼哼,竟然遇到黑吃黑了,不過看幾個惡漢,武功都是些老寬,見我撈了偏門,估計想抽頭分一杯羹。這幾個人不過是給別人站台看場子的馬仔。

我面臨著三個選擇,第一個是把他們揍一頓,然後一走了之;第二個是主動攀交情,讓出三分利,以後還要在京城混,免不了常來這地界財。不過衡量再三,我還是選擇了第三個,主動攀交情,然後把他們揍一頓。

我嘿嘿笑道,不知幾位兄弟是哪個道上的?燒的是哪炷香?

為那人道,這裡是四合堂的地盤,你小子不要揣著明白裝糊塗,說實話,你剛來這裡我們就注意你了,若是識相的話,咱們弟兄要求不高,留下一半就成。

我說可以,不過有個條件。

什麼條件?

我最近手有點癢,想揍人。說著,墊步上前,一記黑拳,將那頭目打了個狗吃屎,幾人見狀,連抽出刀劍要跟我拚命。我心中冷笑,就憑你們這些微末本領,想在小爺面前逞威,還嫩了一點。沒多久,這幾個人躺在地上哎喲亂叫。

口中還不忘放狠話,你小子有種留個名字,滴水之恩,咱們四合堂必將湧泉相報。我想了下,說在下姓張名有錢,就在六扇門,隨時恭候。

那幾個人一聽是六扇門,頓時嚇得屁滾尿流,倉皇而逃。我心中暗罵,早知道他們這麼害怕六扇門,我就報出自己名號了,浪費了一次絕佳的裝逼機會。

我尋思著咱也算有了正經工作了,開門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如今手頭也比較寬裕,總在客棧住著也不算事兒,得解決來到京城後的頭等大事,於是我來到了天上人間。

早在盜聖門學藝時,聽下山的師兄把天上人間吹得天花亂墜,說裡面的姑娘如花似玉,嬌艷欲滴,不過當我繼續追問時,他們卻以我年紀太小為由,不跟我透露更多,我當時就暗下決心,一定要去天上人間去見識一下。

華燈初上,雖是深冬,天上人間門口車來人往,好不熱鬧。不過我犯了一個經驗性錯誤,那夥計一見我,笑著迎了上來,這位爺裡面請,爺您是初來還是有相好的姑娘?

我心說不能被他看出我沒經驗,被他當做肥羊宰了啊,於是裝作老手的樣子,隨意拋出一塊碎銀說,找個雅座兒,先聽會兒小曲,果盤蜜餞,挑貴的上。

夥計嘿嘿一笑,爺您可來對了,今兒咱們天上人間剛來了幾個雛兒,你要有中意的,不妨示意小的,包你滿意。我嗯了一聲,坐了下來。

伶官準備好果脯蜜餞,泡好香茗,便要靠過來,我說你別過來哈,我在這裡坐會兒聽聽小曲就行。那女子嘿嘿一笑,原來還是個初哥兒。

就在此時,聽到不遠處有夥計喊道,張公子、李公子到,姑娘們快來迎客!抬頭看去,只見張幼謙與另一錦衣男子在幾個惡奴的簇擁下走了進來。那伶官聞言,說公子稍作片刻,我去去就來。連忙整了下衣服,站起身來,迎了過去,張公子,你可有些日子沒有來看春紅了。

鶯鶯燕燕聲中,張幼謙與那公子哥兒在不遠處坐下。張幼謙從懷中取出一把銀票,隨手扔了出去,惹得眾女子紛紛去搶。我心中暗罵,有錢了不起啊。轉念一想,嗯,有錢真的了不起。

那錦衣公子哥道,聽說天上人間新來了個人間絕色,今兒是你加入六扇門的大喜之日,今兒咱們就奪個頭場,來個雙喜臨門!張幼謙嘿嘿一笑,杜兄消息靈通,可知道此女子是誰?

錦衣公子哥低聲道,我怎會不知,一年前,此人還是高高在上的戶部尚書之女,京城第一美女,不過那又如何,如今還不是淪為青樓女子,任人宰割?

我聞言心中一驚,若說這半年來天下最大的事,莫過於空印案了,戶部尚書沈正道因此被皇帝誅殺,沈府男子充軍配,女子全部淪為青樓歌姬,這件事曾經轟動一時,就連曉生江湖這種江湖雜誌也曾經連續幾期做追蹤報導,據說這案子是東廠查辦的。

張幼謙道,這沈家小姐,在京城何等高傲,去年花會,我曾多次相邀都吃了閉門羹,如今落得了如此下場,哼哼,今天無論花多大代價,我都要將她拿到手。

錦衣公子哥道,兄弟我必助你一臂之力。

天上人間可算是摸透了這些客人的心思,想方設法的搾乾這些消費者的每一分錢,在上了幾輪茶水之後,聽了幾番小曲之後,我身上就剩下了二十來兩銀子。

半個時辰後,環珮叮噹,一個臉上塗了半斤脂粉的老媽子從後台款款而出,嬌聲細語道,各位大爺,茶也喝了,酒也飲了,接下來是我們天上人間的重頭戲,想必大家都聽說過,半年前咱們樓裡來了一位貴客,如今經過咱們的調教,終於開門迎客了,我杜三娘公允的很,咱們天上人間做的是皮肉生意,一律看銀子說話,今天晚上誰給的價格最合適,就能得到這位姑娘的垂憐。我來說起拍價,一百兩!

話音剛落,張幼謙站起身來,一萬兩!

頓時一片嘩然,這種爭女人的戲碼大家見多了,但一上來從起拍價翻了一百倍,這也太沒勁了吧。競拍這種東西,關鍵在於享受過程,有些人就算最後得不到,不過將來也好跟人吹牛,咱也是有機會對京城第一美女一親芳澤的。這張幼謙不識抬舉,一上來就把別人的路給堵住了,結果周圍罵聲一片,卻沒有人再來加價。

張幼謙很是享受這種感覺,目光挑釁的望著眾人,朗聲道,我張幼謙才疏學淺,如今窮的就剩下錢了,你們連價都不喊,真是沒趣啊。言語間這表情,恨不得讓人上去給他兩個耳光。

老媽子臉上卻毫無喜色,沉聲問:一萬兩,還有出價的嘛?一萬兩第一次!

估計這京城第一美女也不會出來了,我起身就要離開,這一站身,張幼謙現了我,啊喲,你小子還有錢來這裡啊?

我心說托你洪福,要不是你那塊翡翠,我也來不了這裡啊,口中卻道,誰家過年還不吃頓餃子,來這裡有什麼稀奇的。

張幼謙哈哈大笑,白天在六扇門就看你不順眼了,你還踩著鼻子上天啊?

我說我臉可沒你那麼大,閃開別擋著小爺的路。

張幼謙攔在我身前,既然來了,不如陪我好好玩玩?

怎麼玩?

張幼謙一指台上,來競拍啊?

我說我就受不了別人激我,你還以為我不敢怎得?

一萬兩第二次!

張幼謙的那個小扇子打開,此時扇子上寫的卻是紫氣西來,面露挑釁之色,旁邊那幾個惡奴也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我心中大怒,心說怕了你不成,一拍桌子,大聲道:十兩!

張幼謙哈哈大笑,老媽子目露喜色,連道,十兩!成交!


在七扇門當差的日子 正文 第4章 功德無量


張幼謙嘴巴張得老大,杜三娘你腦子進水了嘛?俗話說有錢不賺王八蛋,一萬兩銀子你不要,你要這白癡的十兩銀子?

杜三娘哭笑不得,怕就怕有命賺錢沒命花啊,張公子,咱們今天搞得是荷蘭拍賣,我都說價格合適者得之,沒說出價最高者得之啊。要不我再找幾個姑娘陪您老人家?

張幼謙呸了一聲,不就是個罪人之後嘛,老子還不稀罕呢。說罷來到我面前,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別讓我在京城碰到你。

我毫不畏懼,微笑道,否則呢?

否則我見你一次揍你一次。

我冷笑一聲,心說我見你一次偷你一次。

張幼謙一走,我也覺得沒什麼意思,正要離開,杜三娘卻喊住我,你怎麼出完價就不管了?

我說剛才就開個玩笑,我孤身一人,帶個女人不方便啊!

杜三娘一把抓住我,說那不行,無論如何你也要帶走,要不你開個價?

我說十兩啊,剛才不是說了嘛?

杜三娘拍拍手,有夥計端著一盤銀子上來。這是一百兩銀子,還有一張貴賓卡,既然你與沈姑娘有緣,這點錢就當是給您的補償了。

我心中嘀咕,如今的買賣都這麼做了?不過有便宜哪能不佔,在保人見證下,杜三娘取出筆墨紙硯,寫道:沈千綾,姑蘇人士,因父獲罪入賤籍,於熙元三十一年冬月初七賣於蘇猶在為僕,立字據為證。

雙方簽字畫押,一式兩份,雙方各持一份。

三娘吹乾墨跡,拍拍我肩膀道,沈姑娘就在樓上春風閣,**一刻值千金啊。我喝了杯酒,仗著酒勁兒上了二樓,來到春風閣,推門而入。

不好,有劍氣。

一道劍光襲來。情急之下,我連將手中銀子包裹掄起,噹啷一聲,銀子灑滿一地。就著燈光,只見一青衣小婢站在門口,她身材不錯,不過滿臉痘痘,少了一份討喜的味道。

小婢手持寶劍,怒目圓瞪,喝道,淫賊看劍。

我連喊道,住手,我不是壞人。

小婢冷笑,你當然不是壞人,你是色中餓鬼。

我舉起手中賣身契,你看這是什麼?合法那啥證,你是沈千綾?

青衣小婢不屑道,就憑你也配見我們小姐,實話告訴你,我們小姐早已被人救走了。

我心中恍然,難怪那杜三娘倒貼錢要把沈千綾給我,原來她已不在天上人間了。要知道這沈小姐乃沈正道之女,入賤籍是皇帝的旨意,人丟了是要被問責的。如此一來,當有人問起時,天上人間可以把責任推得乾乾淨淨。

我才不上這當,轉身就走。倒也沒人攔我,走出天上人間,結果現那小婢跟了上來,我說你這是幹嘛?

小婢說把賣身契給我。

這是我一百兩銀子買來的,你給我錢我就給你賣身契。

小婢說要錢沒有,不過要命有一條,你敢要嘛?

我心說這妞說話這麼沖,就這點覺悟她主人也能忍得了她?這種女人少沾惹為妙,於是將賣身契扔給她,轉身就走。

走出幾十步,我回頭看著她,你還跟著我幹嘛?

小婢看著我道,從法理上說,我們小姐賣身於你,她身份矜貴,自然不會給你當僕人,不過我可以替她還債。

我不耐煩道,東西都給你了,你想怎麼著?

青衣小婢望著我,凝重道:我給你當僕人,為期一年。就當替小姐還債。

我暗想這小妞模樣不錯,不過腦子似乎少根筋啊,於是勸道:這位姑娘,我有個朋友在八分場不正常人類研究中心上班,要不要給你引薦一下?

青衣小婢笑道,我叫沈無雙。

我說你臉上的青春痘確實天下無雙。

沈無雙拔劍指著我,說從今以後,不准拿我臉上的痘痘說事兒。我用手指撥開劍身,少來這套,不想幹滾蛋,本少爺絕不留你。

沈無雙臉色數變,這才收劍,極為彆扭道:少爺,我錯了。

我點點頭,當丫鬟就要有當丫鬟的覺悟。沈無雙正要火,見我一瞪眼,冷哼一聲,強自嚥了下去,估計憋出內傷了。

住處沒有著落,我帶著沈無雙去天香客棧,來到客棧,我說夥計,來兩間上房,對了,是不是只有一間了啊?說著連給那夥計使眼色,雙指夾著一塊碎銀,偷偷給他看了一眼。

夥計看了一眼碎銀,又看了看身後,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巧了,真是只有一間了呢!

沈無雙往前一步,蓬的一把匕插在桌子上,夥計,要不你再幫我看看?夥計一拍腦門,哎喲,你看我這眼神,真還有兩間上房呢!

我沉著臉付了錢,回到客房,洗漱完畢,躺在床上,反覆思索今夜之事。沈千綾被人救走,杜三娘將禍水東引推到我身上,這小丫鬟卻跟著來了,其中緣由讓人費解。明日得想辦法把沈無雙打走了。

次日清晨,沈無雙敲門,端來了洗臉水。我仔細觀察她,不由歎了口氣。沈無雙耳朵尖,問道,你歎氣幹嘛?

我說這一百兩銀子,花的有點虧。

沈無雙冷臉道,你什麼意思?

我顧左右言他,掏出三十兩銀子,說少爺我在京城也沒個落腳之處,這三十兩銀子你拿去,租個地方先住下,不著急啊,多比比,多看看。

你不怕我拿著你銀子跑了?

我心說要真如此,正遂我意。

來到六扇門時,天色已不早,老孫頭躺在院子裡曬太陽,吞雲吐霧,見我到來,說你小子怎麼這麼懶,還不趕緊幹活?

一個上午,劈柴、餵馬、清掃院子,累得我滿頭大汗,等全部收完畢,去老孫頭那裡報到,卻現他正拿著一本書,看的哈哈大笑。

看什麼書呢,這麼入迷。

老孫頭說,這本《在中原行鏢的日子》寫的不錯,刀光劍影、血脈噴張,推薦你看看。

想不到你這麼一把年紀了,幹得是小區物業的活兒,操的是武林盟主的心,一顆紅心向江湖啊,小說演義的東西你都信?

老孫頭白了我一眼,夏蟲不可以語冰,說著揮了揮書,這可是三十年前江湖的真實寫照啊,當年四大世家、十大門派何等威風,如今卻都成了往事。江湖代有人才出,各領風騷數十年。

在我的印象中,江湖就是「劍氣縱橫千萬里,一劍光寒十八州」、江湖就是「崑崙劍出血汪洋、千里黃河黃又黃」。

一曲一酒一浮生,一人一劍一江湖。

江湖,望之甚遠,卻又身在其中。

在盜聖門學藝時,我就期待著仗劍天下,縱橫四海,一人一劍闖天涯,可是西門吹燈本身武功就弱,傳授我的除了偷東西,就是逃跑,對於劍法一道,只能望洋興歎了。

聽老孫頭一說,我頓時來了興致,反正今日無事,要不今天咱們煮酒論江湖?老孫頭嘿嘿一笑,我這故事可不是白講的啊。

我嘿嘿一笑,從懷中取出一隻信鴿,這是六扇門飛鴿傳書系統的鴿子,上午添料時,見它奄奄一息,反正飛不動了,於是就塞進懷裡順了出來。

老孫頭見狀色變,你可知這是誰的飛鴿?

我說管它呢,反正也活不了幾天了,還不如犒勞我們五臟廟,也算積了功德。

一陣香氣撲鼻。

老孫左手夾肉,右手端酒,吃得不亦樂乎,話匣子也打開了。

二十年前,江湖之上共有五大高手,北有呼延無敵、南有龍虎山空空道長、東有琅琊鍾鹿鳴,西有劍閣沈落雁,加上中原一劍黃程,並稱天下五絕。

這五人乃當世一品的高手,東西南北中各坐鎮一方,互相牽制,確保江湖安寧。不過,時過境遷,天下五絕要麼歸隱,要麼戰死,江湖已不如以前那麼熱鬧咯。

如今江湖,說起武功排名,普遍公認的是曉生江湖天地黑白四榜,網羅了天下武功最高的四十名高手。不過這個排名有點亂,比如咱們六扇門呂總捕頭,在白榜排名第二,卻敵不過地榜第四的一劍震九州封萬里。地榜排名第二的蘇秦,卻又與白榜第一的柳書豪不分勝負。

我聽得雲裡霧裡,怎麼會這麼亂?

老孫頭嘿嘿笑道,爭議性是事物保持熱度的最佳方法,正如這天地黑白四榜,每年曉生江湖更新排名,都會引口水戰,可這並不妨礙讓曉生江湖賺得盆碗缽滿。

那天榜又是如何排名?

老孫頭哼哼一聲,這麼多年來,曉生江湖從未公佈過天榜排名,你問我我又問誰去?

兩人正在磨嘴皮子,就聽到門外有人道,老遠就聞到香味了,孫老躲這裡吃獨食,可不好哦。

話音剛落,陳清揚走了進來。

老孫頭連笑道,你可是名震江湖的大捕頭,老頭子這點東西怎麼能入你法眼?來,先喝碗乳鴿湯,祛祛寒氣。

我連站起身,給陳清揚端來一碗鴿湯,陳清揚皺眉道,是你,蘇三觀?

我笑嘻嘻道,美女捕頭,我叫蘇猶在。

陳清揚一冷臉,少給我貧嘴,上次還沒跟你算賬。轉身問老孫,怎麼把這小子弄進來了?老孫頭笑道,這不拿人家手軟嘛,你怎麼有空來這裡坐坐了啊?

陳清揚說遇到了點棘手的事兒。對了,上次我那只飛江南的信鴿在你這裡養傷,好了沒有?

老孫頭一拍腦袋,我約了城東張瘸子跑步,你們先聊會兒,說著蹭的一下沒了影兒。我心說壞事了,也慢慢站起身,貼著牆根要溜。

陳清揚一拍桌子,我的小灰呢?

我指了指空碗、指了指她的肚子,陳捕頭節哀順變,鳥死不能復生,不過它生的偉大、死的光榮,能入你腹,功德無量啊!

陳清揚氣得七竅生煙,眼中冒火,拔刀就要砍我。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