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fb臉書
google
愛戀頻道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絕代神主07
百里龍蝦
2017/11/29發行
超神機械師08
齊佩甲
2017/11/29發行
超級神醫08 (9完結)
隱為者
2017/11/29發行
凌天神帝12
君天帝
2017/11/29發行
至尊霸主12
憤怒的薩爾
2017/11/29發行
完美神醫28
步行天下
2017/11/29發行
無上進化58
浮兮
2017/11/29發行
最強紈褲62
夏日易冷
2017/11/29發行
逆天劍皇67
半步滄桑
2017/11/29發行
修真聊天群07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2/1發行
文明種植者10
何木青
2017/12/1發行
萬象神眼12完
紫淵
2017/12/1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6
飛牛
2017/12/1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19
千杯
2017/12/1發行
妙醫鴻途37
煙斗老哥
2017/12/1發行
修煉狂潮48
傅嘯塵
2017/12/1發行
終極戰兵56
梁七少
2017/12/1發行
修真四萬年102
臥牛真人
2017/12/1發行
全能主宰08
衛小天
2017/12/6發行
仙帝歸來09
風無極光
2017/12/6發行
凌天神帝13
君天帝
2017/12/6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23
匣中藏劍
2017/12/6發行
天界戰神39
笑南風
2017/12/6發行
天道圖書館42
情痴小和尚
2017/12/6發行
無上進化59
浮兮
2017/12/6發行
最強紈褲63
夏日易冷
2017/12/6發行
半仙闖江湖82
客居仙鄉
2017/12/6發行
修真聊天群08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2/8發行
文明種植者11
何木青
2017/12/8發行
至尊霸主13
憤怒的薩爾
2017/12/8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7
飛牛
2017/12/8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20
千杯
2017/12/8發行
星域龍皇33
獨孤一劍
2017/12/8發行
鬥神傳承47
浮兮
2017/12/8發行
終極戰兵57
梁七少
2017/12/8發行
修真四萬年103
臥牛真人
2017/12/8發行
絕代神主08
百里龍蝦
2017/12/13發行
超級神醫09完
隱為者
2017/12/13發行
超神機械師09
齊佩甲
2017/12/13發行
仙帝歸來10
風無極光
2017/12/13發行
完美神醫29
步行天下
2017/12/13發行
妙醫鴻途38
煙斗老哥
2017/12/13發行
終極戰兵58
梁七少
2017/12/13發行
無上進化60
浮兮
2017/12/13發行
最強紈褲64
夏日易冷
2017/12/13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黑卡》作者:蕭瑟良 10
號外!!異俠32完,將於2013/01/04出版 9
轉帖:起點科幻新書《母巢臨世》 作者:竹上豬豬 8
轉帖:縱橫武俠仙俠新書《書劍江山》•作者:古道悲情 8
轉帖:縱橫奇幻玄幻新書《儒武爭鋒》作者:情殤孤月 7
吐血不止 跟小說無關常上這網站貼上來給各位看看 5
轉帖:起點東方玄幻新書《超凡傳》 小說作者: 蕭潛 5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機甲定制大師》作者:刻羽 5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4
轉帖:起點奇幻小說《神魔術師》作者:夏天吃西瓜吧 4
本週熱門留言
麻煩各位大大幫忙回想一部很久的動畫,忘記名字? 36
轉帖:創世東方玄幻新書《誅魂記》 作者:七尺書生 36
異俠第三部 34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 《全民偶像》作者:當年盛夏 33
轉帖:起點玄幻新書《吸血鬼就是吸血鬼》作者:誒呦喂 24
轉帖:起點武俠小說《北梁悍刀行》作者:天山飛狐 23
轉帖:起點科幻小說《神紋戰記》 作者:雨水 21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心魔》 作者:沁紙花青 21
轉帖:縱橫都市小說《功夫神醫》作者:步行天下 16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15

 
 暱稱:
 密碼:
 

轉帖:縱橫武俠小說《浮滄錄》作者:會摔跤的熊貓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7/10/27 15:40 
.
http://book.zongheng.com/book/610743.html
北有大魏,南有齊梁。
西夏東關浩瀚,南海北原蒼莽。
四海之內,皆為江湖。只因身負天缺絕症的小殿下北上要尋長生。
於是這片江湖,便不再太平


第一章 此行求長生


淇江以南,齊梁境內。涓州官道,馬蹄如雷。

世人皆知,齊梁陛下的小皇子蕭易天賦異稟,從小過目不忘。三歲讀遍百家文,六歲(殿di n)前賦詩,八歲師從國師無雙源天罡。縱然齊梁國師浮沉大世閱盡天下,亦未見過如此天才。

源國師卦盡天機,算出小皇子(殿di n)下懷有天人八相中的龍蛇相與株蓮相,可惜兩相相剋,自小這皇子兒(殿di n)下便是體弱多病,陛下召了無數醫道聖手,均是無可奈何。

藥王谷已經十年未曾在人世間上出現,這世間,似乎無人可以醫治好這位天縱奇才的皇子(殿di n)下。

國師以十年壽命落子求解,算出小皇子命格游離十六歲之外。

齊梁小皇子蕭易生於(春ch n)秋元年歷。

如今(春ch n)秋十六年,初(春ch n)。小皇子(殿di n)下恰十六。

源大國師算出北魏有藥王行走痕跡,此乃最後一載。

三輛馬車,一輛載人,兩輛載書,兩位車伕,十名隨從。

小皇子(殿di n)下奉國師錦囊,北去大魏。

此行求長生。

……

……

涓州官道,落英繽紛,正是初(春ch n)時節。

小皇子(殿di n)下在車內安靜讀書,不曾管車馬勞頓。

這一車載滿了聖賢書卷。天大地大,聖賢道理最大。父皇靠聖賢道理治國齊家平天下,故而無論是(春ch n)秋前各家鉅子的經文書卷,還是(春ch n)秋後名聲初現的大師文籍。年紀不過十六歲的小皇子(殿di n)下幾乎已經看了個遍。

馬車 轆聲音吱呀吱呀,碾過一地落花。

而兩名駕車車伕瞇著眼楮,著實提不起什麼興趣。

自皇都蘭陵城趕路而來,直至涓州,途三周,遇到了六波刺客。

全部死於小皇子(殿di n)下一里之外。

兩位車伕帶著笠帽,一位嚼著野草根,顴骨有一道傷疤,漫不經心的抬頭,右手在背後隱隱約約比了一個手勢。

後面的隨從立馬心領神會,緊接著馬車後跟隨的幾道極為隱蔽的黑衣(身sh n)影立馬從官道上四散而開。

一里之外,三位埋伏的弩手悶哼聲音都未曾發出便被黑衣(身sh n)影斬去了頭顱。

這是第七波刺客。

總有人前赴後繼不畏死,來刺殺這位小皇子。

嚼著草根帶著笠帽的那人瞇起了眼楮,此行雖然說不上隱蔽,但出行三周,臨時變了四次方向,接連遭遇刺客,不得不說,太巧了些。

小皇子(殿di n)下自然不知(情q ng),安安穩穩在車內閱書。

另外一位馬伕低頭御車,沉默不語。

若是有明眼人,就會發現,這兩位馬伕,馭馬時候上半(身sh n)絲毫不動,下(身sh n)隨馬頻率保持一致,絕非等閑之輩。

嚼著草根的,是有著「暴雨梨花不沾衣」之稱的輕功高手段明勝;低頭沉默的是有著「怒目金剛」美譽的內家高手繆降鴻。

齊梁皇宮,有十二位大內高手,段明勝和繆降鴻便是其中之二。

有這二位保駕護航,足以保小皇子(殿di n)下此行安穩 。

段明勝仰面數著落花,腰間一壺花酒晃((蕩d ng)d ng)。

「(殿di n)下,前去十七里,便是陽關谷。」

小皇子聞言,恍恍惚惚掀開簾子,恰逢大風掠過,兩道梨花飛舞如雨,天空並無滂沱大雨,卻有滂沱梨花席捲。

不知從何而來,要往何處兒去?

他瞇起雙眼,明眸彎成好看的月牙兒,伸手摘下一片梨花,夾進書裡。

「書上說陽關多梨花,」小皇子(殿di n)下若有所思,「我們在陽關稍作停留。」

車隊有如輕煙,沉默而迅捷,行駛在初(春ch n)的梨花潮中。

裊裊官道,一位少年。

(春ch n)秋十六年,陽關十七里。

小皇子(殿di n)下並不知道他能否在北魏找到那位行走天下的藥王,也不知道此行會有多大的凶險。

如今他一心閱覽聖賢書,對煩心事不管不顧。

如今他只知陽關初(春ch n),宜賞梨花。

如今他只是懵懵懂懂的少年。

……

……

陽關谷位於幽州南方,再北去乃過淇江。

因其獨特的地理環境,圈養了一谷梨花。每逢初(春ch n),遊客士子多如魚鱗,

陽關谷有一座老寺,寺裡有顆老榕,榕下有位老僧。

老僧慈眉善目,閉目良久,任(身sh n)邊遊客匆匆,喧囂(熱r )鬧,不肯張開雙眼。

小和尚拿著掃帚掃了一天的地,其實早已累得沒力氣說話,卻還是忍不住開口了。

「師父,您老又坐了一天。」

老僧一(身sh n)泛黃袈裟,充耳不聞,卻聽見耳邊有(春ch n)蟲飛鳴,他緩緩伸手,摘下一隻飛往蛛網的小飛蟲。

小和尚一看,小心翼翼道,「師父,您這樣坐在大榕樹下已經三天了,樹邊的蜘蛛都快要餓死了。」

老和尚眉頭微動,攤開那只抓住飛蟲的手掌,「出家人要心懷慈悲,掃地需留螻蟻命,(愛 i)惜飛蛾罩紗燈。」

「師父,您老從來都是不掃地的。」小和尚也不管自己掃了一天地,已經沒力氣了,咕噥道,「也用不到燈啊。」

老和尚挑眉,剛剛準備開口,小和尚又說話了。

「師父,您看,這是您這三天捏死的第七十八隻飛蟲了。」

「罪過罪過,」老和尚沒有睜眼,緩緩合十,捏著佛珠頌佛號。

「師父,大榕寺住持發話了,如果要是還化不到緣,您還天天坐在老樹下影響遊客燒香火,別說進佛塔看佛經,怕是要被掃地出門了。」小和尚愁眉苦臉,「要不師父您明天去掃地,我去化緣?」

老和尚微微一笑,頗有些得意,「為師算準因緣,明(日r )自有有緣人前來。」

「石頭兒,你去將為師藏在金剛(殿di n)第三個蒲團下的銅缽拿來,」老和尚雖是閉著眼楮,卻仰面朝向天空。

石頭兒心想入寺三天了,師父來時就坐在大榕樹下就沒挪過位置,怎麼就在金剛(殿di n)藏了銅缽?念叨歸念叨,還是乖乖去金剛(殿di n)找那銅缽。

此時已是黃昏,寺裡猶有遊客上香拜佛,老和尚默數三二一。

「咚——」

「咚——」

「咚——」

寺裡傳來三道悠揚敲鐘聲音。

世人只道晨鐘暮鼓,大榕寺卻敲暮鐘晨鼓,鐘聲渾厚,振聾發聵。

陽關多梨花,這大榕樹下不知從哪裡飄來許多梨花,隨著鐘聲一共亂震。

老和尚仰面而笑,不知為何,嘆道,「好一個暮鐘晨鼓。」

「好一個青蓮王八蛋。」

大榕寺佛塔九層,佛法精妙,僧人辯法揚名淇江南北。

百年前第一代住持青蓮大師要建那大榕塔,設了那大鐘厚鼓,卻一反「晨鐘暮鼓」,要教寺裡清晨敲鼓,黃昏鳴鐘。若是有朝一(日r )有人閱遍了佛塔諸法,登了那第九層佛塔,大可以改了這暮鐘晨鼓的規定。

只是百年來,佛塔從未開啟。青蓮閉塔之後,唯有拿聖僧舍利與王族血脈共鳴才能開塔,匡論登頂去改了那該死的規矩。寺裡僧人擅長辯法,與人講道理。可雖是煩緊這顛倒的鐘鼓聲音,卻與這早入了土化了灰的青蓮大師卻是毫無道理可講。

老和尚閉著眼楮,安然等待著小和尚捧回那隻銅缽。

遠方石頭兒跌跌撞撞跑回來,遞上一個小缽。

「師父,明兒您要化緣?」

「為師拿缽並非化緣,」老和尚露齒一笑,接過銅缽,「為師要結緣。」

小和尚眉眼懵懂不作聲,老和尚卻主動開口,「你小子頭伸過來,為師跟你說幾句話。」

石頭兒乖乖哦了一聲,把頭側過去。

「明兒要入你那朝思暮想的佛塔了,不讀到最頂層不許出寺丟人。」

第一句說完,石頭兒瞪大雙眼,掩飾不住的欣喜,只道師父不愧是師父,那佛塔據說百年來從未開過,怎麼明兒就開了呢。

「晨鼓暮鐘(挺t ng)好,這規矩別改了。」

第二句說完,石頭兒有點懵,怎麼之前都是您老說這晨鼓暮鐘聽著忒煩,恨不得砸了,怎麼今兒就囑咐我別改了這規矩?

得,都聽您的,石頭兒呵呵一笑,又聽到第三句話——

「上去以後把那口鐘還有鼓給我都砸了,看他們以後敲什麼。」

石頭兒目瞪口呆,這才是師父啊,估摸著是怕以後還有怪人把規矩改回來?

石頭兒摸摸腦袋,湊過去聽第四句話。

老和尚的聲音像是塞了個饅頭樣,喘不過氣,聽著極為難受,呼呼呼的剎那就過。

石頭兒沒聽太清,樂呵呵地點頭,只管答應,全都答應。

說的是什麼,趕明兒以後就不用掃地了,別哭?

師父明兒我就入佛塔了,有什麼好哭的。


第二章 晨鼓暮鐘,青蓮梨花


清晨陽光初照,遠方大地傳來晨鼓的回聲。

大榕寺下梨花飛舞,門前停了三輛馬車。

下來一位錦帽貂裘少年,雖是初(春ch n),寒意去了七八分,依舊白絨紅大衣裹(身sh n),小臉兒雪白通紅,眼神微惘;(身sh n)後跟著兩位笠帽客,一位沉默不語,一位仰天叼著根野草。

少年下意識縮了縮(身sh n)子,將大衣把自己裹得更緊了些,喃喃開口。

「書上說佛寺裡晨鐘暮鼓,怎的這裡恰恰反了過來?」

段明勝笑了笑,向這位小皇子解釋道,「設這規矩的住持乃是一百年前的青蓮大師。」

小皇子哦了一聲,他自幼博覽群書,天資過人,旁人一點即通。青蓮大師超凡入聖,史書上自然留了一筆。說此人毫無聖僧風範,就喜歪理,一百年前與道門領袖三論生死輪迴,氣得那位道祖摔了道觀門前那塊匾。

入寺前,小皇子打量了一下寺旁對聯。

晨鼓暮鐘驚醒世間名利客,

經聲佛號喚回苦海迷路人。

字字珠玉圓潤,雖無三分鐵筆銀鉤之神韻,卻道出十分佛門清淨味道。

「好一個大榕寺。」小皇子拉緊頸上白絨,盯著對聯看了半響,又仔細回味了鼓聲,笑著讚了一聲,這才進寺。

雖是清晨,卻值到燒香客多之時,寺裡小沙彌忙得不可開交。

大榕寺香火裊裊,卻是透著一股子極靜,小皇子(殿di n)下進寺並未擺開排場,他人見到只道是一位權貴子弟入寺求籤,不曾多想。

兩位笠帽客寸步不離,小皇子一路閑庭信步。

向那梨花去處走去。

「停步。」

一道略顯稚嫩的聲音喊住小皇子(殿di n)下,一位眉眼清稚的小和尚恭敬行禮。

小皇子的腳步戛然而停,半隻腳懸在空中。

小和尚伏下(身sh n)子,低眉順眼地捧起那只匍匐前進的小蜘蛛。

「書上說佛門大善,」小皇子確定腳下沒有他物,收回了腳,好笑地問道,「那我問你,佛門是只有你一個芋頭,還是全都是芋頭?」小和尚窘然不語,只是把蜘蛛小心翼翼放走,訕訕解釋道,「小施主,這只蜘蛛餓的可憐,已經三天沒有吃東西了,好不容易從網上逃脫,如今快要挪窩,若是被小施主一腳踩死,著實淒涼。」

小皇子眉尖一挑,「小光頭,你怎知它三(日r )未食,莫不是念佛無聊到了(日r )(日r )盯著蜘蛛的地步?」

笠帽客段明勝忍不住笑了,這小皇子(殿di n)下從未出過皇宮,原本以為整(日r )看書是個儒雅(性x ng)格,不曾想句句帶著凌冽氣息。

小和尚雙手合十,環抱掃帚施了一禮,「小施主,在下並非名小字光頭,師父賜號青石。」

小皇子蕭易嗤笑一聲,順著青石的手指看了過去,一位老僧盤坐在那棵大榕樹下。

大榕寺下大榕樹,榕樹有十數人環抱般粗,樹幹上懸掛無數青囊香囊。有天南海北遊客的寄願,還有佛門警示偈語。

那老僧枯坐榕樹下,手托銅缽,雙目緊閉,卻是含笑面朝小和尚與小皇子。

他單手輕揮,便招那小皇子和自己那笨徒弟來。

嘴裡唸唸有詞,「十六年陽關初逢,九千層佛塔普度。」

「善緣。」

……

……

齊梁皇都,蘭陵城。

齊梁陛下宮(殿di n)恢宏無比,蘭陵城有座空中樓閣。

懸空樓閣,頂上綠意盎然,有位少年模樣的文士在閣頂俯視城下。

少年文士白衣黑巾,一手墨色羽扇,一手黑白棋子。面前是一十九道溝壑縱橫的棋盤。

棋盤黑白分明,猶如烽火狼煙在墨玉面上翻滾,少年文士沉默落下黑子,復又捻起白子,正在思躊之際,樓閣微震。

墨玉棋盤兩側的棋簍不巧傾倒,黑白混淆,一片狼藉。

正登上閣頂的中年男人正好瞥見這一幕。

「國師,何解。」中年男子見少年文士沉默不語,低聲開口。

「天人八相,得一者可平步青雲。小皇子生有雙相,命格已經超脫奇人之道所能推演的範疇。」而立之年卻生的一副少年模樣的源天罡搖了搖頭,不去看那一片狼藉的墨玉棋盤。

「小皇子卦相不屬於六十四個卦字之中,故而取名含有易字,便是取六十四卦之和,求一個化難為易。」源天罡喃喃自語,「此行逆天改命雖不易,陛下卻無需過多勞心。」

「淇江有難,當渡之。」源天罡笑著搖了搖羽扇,「簽了淇江之約,又有那位保駕護航,陛下若還是放不下心,大可以再讓老瞎子破例一次,必可保小皇子無憂。」

……

……

說回那閉目老僧招手之時,蕭易彷彿聽見了縹緲的佛音從蒼宇中旋轉傳來。

「你從何處而來?」

「你向何處而去?」

恍恍惚惚,居然已經來到了老僧面前。

老和尚一(身sh n)泛黃袈裟,慈眉善目,緩緩開口。

「你來尋何物。」

幾乎是下意識的,小皇子(殿di n)下微怔開口,「我來尋梨花。」

一語初落,時間彷彿停滯。

老僧微微一笑,空出的那隻手點向小皇子(殿di n)下的眉間。

那一剎,兩位笠帽客有心阻礙,卻發現自己絲毫動彈不得。

一指落下,小皇子(殿di n)下眉心多了一片淡白梨花。

老和尚緩緩張開了眼楮,與小皇子對視。

「老衲知曉小施主真正要尋何物。並非梨花,乃是」

「長生!」

那雙眼楮裡包含了太多,包羅萬象,有如浩瀚星空,無盡之玄妙,無盡之不可思議,雖然只是一眼,卻讓人腦海轟鳴。

年幼小皇子慌忙移開視線,不敢繼續看下去,深深一揖,由衷敬佩,「大師真乃得道高僧。」

老和尚微笑,「(殿di n)下要尋長生,老衲給不了;但老衲能給(殿di n)下另外一物,願能結下善緣,讓我這不成器的徒弟進這佛塔見識一下。」

說著遞過銅缽,小皇子不由自主接了過去。

缽內一方清水,碧波萬頃,種有一株青蓮。

伴著老和尚漸小的笑聲,「老衲送小皇子你一株青蓮。」


第三章 觀自在


小皇子(殿di n)下接過銅缽,缽內海天幻影,一株青蓮。那老和尚一彈指,一滴水珠兒應聲而出,不過是一眨眼,蕭易便覺得眉心一股濕潤涼意,再望向缽中,已經是空無一物。

好一個須臾納於芥子的手段。

蕭易眉間帶著不可思議,再次深深一揖。

「敢問大師名號?」齊梁子民不好佛門好道教,境內佛寺少道觀多,小皇子蕭易初次行走遊歷,路上也是見那長鬚道袍的道士比禿頭黃袍的和尚多。不曾想自己第一次出行,便是遇到了真正的高僧。

那老和尚卻是不答,只留一雙眼眸依舊望向蕭易。

蕭易有些無可奈何,一揖之後,鄭重開口,「大師手段高絕,本皇子無以回報。自會遵守承諾,送大師弟子入這大榕寺佛塔。」

老和尚這才笑著點頭,緩緩閉上眼楮。

……

……

「(殿di n)下!」段明勝慌忙開口,叫醒昏昏(欲y )睡的小皇子。

這一聲喊不打緊,不僅僅叫醒了小皇子,也驚擾了周圍的人。

「(殿di n)下?」有眼尖的人仔細看去,小皇子腰環紫青玉牌,一個墨意酣暢的「蕭」字力透三寸。

居然是小皇子(殿di n)下微服至此,大榕寺眾人反應過來,齊梁子民一律叩首。

小皇子才名遠揚,境內無有不服。今(日r )一見,雖是裹著厚衣(身sh n)體羸弱,卻是玉面清秀,端得一副儒雅模樣,不負其名。

寺內的住持慌忙趕到,帶著一眾僧人叩首不起。

只等小皇子一聲起。

懵懵懂懂初醒來的蕭易見著周圍眾人跪拜,卻是面無表(情q ng),裹了裹衣裳,面目凝重的望向大榕樹下那道(身sh n)影。

只有一道(身sh n)影沒有跪自己,那個小和尚壓抑著聲音搖晃著老僧的(身sh n)體,卻得不到一聲回應。

蕭易沉默良久,一隻手下意識摸往眉心,只覺得一股涼意濕潤,由此通向心肺,連氣息都順暢許多,不由去掉了幾絲煩躁,下意識地開口,「可有人知他名號?」

此話算是有心無意,在座卻是四下無聲。

無人知其名諱。

蕭易沉默著,看小和尚強忍哭意想要喚醒老僧,滿地跪倒一片,無人知曉發生何事,唯他一人獨自悲涼,最終忍不住還是哭出聲來。

「青石和尚。」蕭易是實實在在的帝王子嗣,從小不擅與人交際,此刻走上前去,安慰(性x ng)的拍了拍小和尚的肩膀,「你師父生前可有遺願。」

小和尚一臉鼻涕眼淚,也不管蕭易(身sh n)份尊貴,一股腦往貂絨大衣上蹭,帶著哭腔,只是重複道,「師父他不想死的,師父那麼怕死,他怎麼就死了呢。」

這麼多年,師父帶著他走南闖北,跟他說了那麼多話。

師父說要做個好人,又說好人不長命。

師父說亂世和尚最難當,可是現在太平盛世,和尚也很難當啊。

師父說佛有大善,要(愛 i)惜生命,結果自己就這麼死了。

師父要看著自己上佛塔,砸了那鐘那鼓。

師父說,最大的煩惱就是收了自己當徒弟。

師父說,最得意的事(情q ng)也是收了自己當徒弟。

他很久以前問過師父的名號,師父無心回了一首詩。

他用心記下︰

蓮生混沌海,青意燃燈靄。閉目忘三界,開眼觀自在。

……

……

大榕寺新添一碑,與歷代住持平齊。

「蓮生大師,極樂於(春ch n)秋陽關十六年。」

那一(日r ),蓮生大師火化,燒出一顆佛骨蓮花舍利。

那一(日r ),小皇子(殿di n)下沐浴清香,以指尖血開門,以舍利開塔,引青石和尚上塔。

大榕寺佛塔即將關閉之時。

青石小和尚看著小皇子揖禮,雙手合十還禮。

蕭易面色平靜,眉頭微皺,似乎在等青石和尚開口。

兩人各有一語。

卻終歸沉默。

良久,蕭易微微頷首還禮。

大門緩緩落下,眉眼清稚的青石轉過(身sh n)來,不去看紅塵世俗,卻留下一句話。

「陽關出行,(殿di n)下多加小心。」

蕭易微微一怔,卻是吃了個閉門羹,佛塔已閉。

青石望向佛塔第一層,數之不盡的經書卷文。

他猶記得當年答應師父的三個要求。

他已經食言一次了。

出家人不打誑語,他對著大(殿di n)四周施禮,唸唸有詞。

「得罪了,小僧要上那最高層,去砸那暮鐘晨鼓。」

……

……

陽關谷外,三輛馬車如煙。

有人相送數里,小皇子兒卻安安心心在車內捧著本書。

千萬般惜惜相送,不如一書膝前作伴。

「善男子,若有無量百千萬億眾生,受諸苦惱,聞是觀世音菩薩,一心稱名,觀世音菩薩即時觀其音聲皆得解脫。」

清脆聲音讀了一段,由衷讚道,「觀自在。」

「好一個開眼觀自在。」

小皇子兒(殿di n)下微微合眸,揉了揉清涼眉心,合上了腿上的書籍。

腦海內一株青色蓮花兒搖晃。是為株蓮相。


第四章 江湖兒


齊梁皇帝麾下十八神將,百萬精兵,雄踞半壁江山。

(春ch n)秋十國,對手只剩下北魏。

異人奇客行走天下,卻多聚在齊梁。不為其他,單單論國師源天罡大人,童顏不老,精通六爻,卜卦,天文,地理,奇門遁甲……

國師大人雖然不會武功,卻是當之無愧的國士無雙!

自此一條,齊梁權貴對奇人的印象就要好上許多,門客不僅僅招攬舞刀弄槍的俠客,也收納真才實學的奇人異客。

源天罡為三位皇子的老師,對三人要求各不相同。

小皇子(殿di n)下,從小被勒令三不許。

前兩條為︰一不許以自(身sh n)才學與他人辯論,二不許一(日r )閱書超過三個時辰。

第三個不許︰不許習劍。

齊梁尚武,十八神將入宮(允y n)許佩劍,但小皇子的經韜(殿di n),卻嚴(禁j n)佩劍入內。怕得就是(殿di n)下見劍好學,觸了第三條鐵律。

此次出行,蕭易自然是見到了佩劍的士子,卻是絲毫不起習劍之心。不許習劍而已,他時而無聊的拈下簾旁飛舞漸少的梨花,癡癡想道︰習劍有什麼稀罕?文治天下,足以。

一行北上,已出了陽關谷,再不遠處,便是淇江。

淇江處有洪流城,船舶城市,南北人流量最大的城市。到了此處,便可以稍作休整,租下一輛船,北渡而去,便到了淇江北岸。

早在小皇子出生前,淇江兩岸便是以兩位霸主的意志達成了共識。

兩國爭端,不以淇江為引,兩國來往,當以淇江共榮。

瀟瀟淇江,縱橫南北,不知其幾千萬里。

再加上(身sh n)邊兩位叔叔都是天下有數的高手,到洪流城之前,自然是不需要擔心任何問題。

小皇子(殿di n)下合上書,今(日r )差不多閱書已經達到了三個時辰,他探出頭來,前方段明勝恰好收回隱晦的手勢。

這已經是第十六波刺殺了,刺客數量始終只是三位,始終埋伏在自己前行的路上。出了陽關谷,越是變道,越是遭遇刺客。

段明勝怎會如小皇子那般天真,心中早有算盤,卻是面無表(情q ng),腰間的花酒叮噹搖晃。他不得不懷疑(身sh n)邊的人,繆降鴻與自己都是皇宮死士,不可能出問題。

陡然間,官道邊衝出一道(身sh n)影。

此人(身sh n)披簑衣,看不清面容,腰間挎了柄素白細劍,(身sh n)子伏地,猶如獵豹撲襲!

已遠離陽關谷,早已經看不到稀稀疏疏的梨花。

那劍客從官道側衝來,(身sh n)後居然卷攜無數梨花殘葉,一劍出鞘,隨(身sh n)形劃出一道半圓,那無數梨花化為殘影,每一道都似劍意出鞘,鋒銳無雙!

剎那間,一直低頭沉默的笠帽客繆降鴻抬起了頭,一雙眸子亮了又暗,一拍馬頭,面無表(情q ng)地騰空三丈,一掌拍落漫天梨花雨,隨即俯衝而下,後取劍客(性x ng)命。

那劍客見一擊失手,嗤笑一(身sh n),(身sh n)形後掠,單腳點地,作勢要後退。

繆降鴻去勢更凶,只怕劍客逃脫,卻不料那劍客去勢陡然停住,一劍刺中繆降鴻,劍意如同水銀洩地!

繆降鴻化掌為指,硬接一劍,縱然那劍意凌冽無匹,居然也被硬生生從中折斷,繼又一掌,直中劍客心窩。

那劍客如同斷線風箏一般噴出一口鮮血,卻是接力後掠數十丈,連罵的力氣都沒有,匆匆隱去在官道中。

小皇子(殿di n)下剛剛探出頭,就看到了這驚魂一幕,立馬明白了這趟北行怕是並不如同自己剛剛所想的那般簡單。

只是那劍客出手著實凌厲無雙,一道劍出,無數梨花相隨。

不過笠帽客繆降鴻顯然比這劍客強上一籌,不愧是「怒目金剛」,硬抗一劍,反佔上風。段明勝瞇起了眼楮,停住了嚼草根的動作。他看到繆降鴻把右手縮進袖子裡面的動作。

那一劍看起來樸實無華,實則遠勝梨花劍雨那般聲勢浩大的劍招。

這刺客醉翁之意不在酒,莫非只是想試探一下小皇子(身sh n)邊守衛的力量?想了想,段明勝一口吐掉了草根,笑瞇瞇地開口道,「(殿di n)下安心,此行來客算不得厲害,不過(殿di n)下接下來的(日r )子怕是沒書看了。」

蕭易驀然一愣,心有所感,回頭一看。

(身sh n)後兩輛馬車如同被狂風暴雨摧殘過一般,神駿被大卸八塊,血跡斑斑,車廂被斬成廢銅爛鐵,千瘡百孔。

兩廂書卷,被劍氣斬落成十萬八千片,隨風洋洋灑灑而去。

還有一陣梨花殘香。

……

……

馬車徐徐前行,蕭易卻不得安神,沒了書看,一向安靜的他主動向著前方那位善談的段叔叔找起了話聊。

「段叔叔,你年少時可曾去過江湖?」蕭易想到書上描述的那個江湖,(情q ng)義(愛 i)恨,刀劍槍戟,十八般武藝。

「(殿di n)下一聲段叔叔可萬萬稱不得,喊一聲老段即可,」段明勝瞇起了眼楮,不知道從哪又找了根野草含在嘴裡。

這才含糊不清的開口,「江湖常有,江湖人不常有。」

蕭易安靜在後座聽著。

「年輕時候那會,正亂著呢,咱齊梁只是個小國。那時候老段便是跟隨陛下,不過尋不到出頭機會,只是去淇江各國當遊俠兒,傳遞(情q ng)報。」

「那幾年兒認識了不少人,算是半個混江湖兒的吧。殺過人,當過匪,沒少幹壞事,不過(殿di n)下,江湖可不是都是混不吝幹壞事的。」

「江湖啊,一瓢難清,是一個大染缸,哪裡是書上一言片語能夠說清楚的?我說(殿di n)下您生在帝皇家,怕是不知江湖為何物,也沒法知道江湖為何物咯。」

蕭易雖小,聽聞此言卻是明白得一清二楚。江湖多恩怨,生死由天收。自己出(身sh n)齊梁皇族,雖然心向聖賢,但便是讀了萬卷書,也行不得萬里路。

一念至此,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想法剛剛要萌芽,便被段明勝接下來的話語打散。

「江湖恩怨是非多,高手兒也多。淇江兩岸,有高手無數,宗門卻就那麼幾樣。」老段不老,說這話卻顯老,「不說那些小勢力,江湖百年間最不可思議的宗門還數風雪銀城。」

「一百年前,風雪銀城城主力壓一代大世,無敵人間。」老段眼神有些苦澀,「每一代風雪城主都是天縱之才。」

「從未有一個宗門,能夠擁有獨自自主的自治權,不許他國大軍踏入。同樣的,風雪銀城也僅僅佔據一城,不外擴張。」老段灑脫一笑,「無論風雪銀城再強,也威脅不到一個國家。」

「風雪銀城在北方,得了北魏那便宜皇帝的物資,能夠源源不斷地為北魏輸送強者。我齊梁縱然坐擁江南地利,大局也不容樂觀。」老段頓了頓,「老段我這一生是看不到陛下鐵騎踏過北魏,踏平那狗(屁p )銀城了。」

「等(殿di n)下尋到了藥王,老段我就要向國師大人討要一個北行機會。」

蕭易興許是感受到了段明勝字裡行間的苦澀,不由開口道,「段叔武藝如此高強,莫非也是凶多吉少?尋仇人難道是這一代城主。」

老段摸了摸顴骨的疤,「世人說我暴雨梨花不沾衣。」

「卻不知我那年被那人隔空一道劍氣險些拆成了兩半。被國師大人所救,這才留了一命。之後苦練了十年(身sh n)法,現在想來,」老段苦澀搖了搖頭,「怕是還躲不開那一劍。」

蕭易聞言驚悚,須知段明勝乃是齊梁皇宮十二位大內高手,是與繆降鴻不相上下的高手,方才劍客出手如此駭人,也不是繆降鴻的對手。

修行十年,依舊不敵當年一劍。

這該有多麼大的差距,還是當時有多麼大的絕望?

「武道境界,由下至上,分為九品。」老段笑了笑,「原來以為九品頂了天,不曾想人外有人山外有山。悄悄對(殿di n)下說,此行大可不必擔心安危問題,按陛下對您的喜(愛 i),那位必然跟在我們的後面,只要那位在,縱萬人圍城,(殿di n)下亦無需後退一步。」

蕭易聽到那位的稱呼,腦海裡閃過了那個皇宮裡整天與老師一同飲酒的(身sh n)影,除了老師和瞎前輩喊他安老頭兒,誰不對他恭恭敬敬?

六歲那年見識了安老頭露了一手,蕭易便相信這世間就算沒有神仙,也有差不多的人。至少安老頭算一個。

想了想老頭兒腰間晃((蕩d ng)d ng)的酒壺,那喜好腰間掛酒的嗜好估摸著是段叔偷學過去的,蕭易摸了摸鼻子,好奇道,「段叔兒現在稱得上九品?」

「哪裡稱得上九品?」老段搖了搖頭,「大內第一高手樽雲觴估摸者是九品聖手。一年前踫巧見過一面。」

蕭易聞言,打趣道,「你們大內都互相不踫面的?」

老段哈哈一笑,嘖嘖道,「那人不像我們這些老傢伙,十七八歲年輕得要死,偏生行事古怪孤僻,不與生人打交道,喜帶鬼面穿紅袍,都猜他多半是毀了容,有天被鬼眼兒瞧見了不帶面具的樣子,(殿di n)下您猜怎麼著?居然俊俏得像個娘們。」

蕭易偏著頭想了想,蘭陵城皇宮住了十六年,居然從未見過這號鬼面紅袍的年輕人物,不由笑道,「好一個天才娘們,十七八歲便是晉陞到了武道巔峰九品。」

老段這才正色更正道,「武道攀行雖難,但九品卻絕不是巔峰。」

「國師大人有令,(殿di n)下不許習劍,不過若是學些上乘功法,大可以延年益壽,減緩(身sh n)疾。」老段搖了搖頭,「說不得(殿di n)下是個比樽雲觴更天才的人物哩。」

「這話可說不得,」蕭易苦著臉,解釋道,「老師說我命相犯沖,一但修行功法就會心血相逆,到時候多半是氣血上湧 嚓就死了,稱不上天才也稱鬼才。」

老段這才一拍腦袋,露出一口白牙,「國師大人說得準沒錯。我說皇宮裡功法秘籍無數,怎的(殿di n)下一字不看。」

怎料蕭易輕笑一聲,小手指輕輕點了點自己的腦袋,「也並非一字未看,老師不讓學,私下裡閑著背了些,說不定哪天就用上了。」

段明勝收起了戲謔的語氣,仔細的看著這位年幼的小(殿di n)下,平易近人的背後,是一位真真正正具有過目不忘本領的天才。若說皇宮藏書百萬,絕不誇張,這小(殿di n)下過目不忘,不知背了多少江湖人捨生忘死的秘籍。

當下由衷讚道,「(殿di n)下天縱之才。」

蕭易瞇著眼楮聽了這句恭維,面無表(情q ng),內心卻很是受用。

便見,一輛輕車,行走在月落雲起之時,去往洪流城方向。

噠噠噠噠,是清脆的馬蹄。

年輕的小皇子闔著細長的眼楮,好似沉醉在精彩的夢裡,不由訥訥道出夢中幾個字。

「江湖兒。」

駕車的馬伕段明勝笑了笑,連繆降鴻似乎也隨著(殿di n)下這聲江湖兒陷入了回憶,嘴角微微拉扯。

馬蹄踏過,小道走來一位老人,老人一(身sh n)青色素衣(身sh n)姿(挺t ng)拔,披散長髮,額前沐浴明月,腰間一壺花酒鈴鐺作響,瞇眼笑了笑,意味深長望向馬車。

「好一個江湖兒。」

「(殿di n)下此行,說不得真要入一趟江湖。」

目光穿過馬車,再穿過洪流城,遙遙似乎與奔騰咆哮的淇江對望。

江湖兒?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