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fb臉書
google
愛戀頻道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絕代神主07
百里龍蝦
2017/11/29發行
超神機械師08
齊佩甲
2017/11/29發行
超級神醫08 (9完結)
隱為者
2017/11/29發行
凌天神帝12
君天帝
2017/11/29發行
至尊霸主12
憤怒的薩爾
2017/11/29發行
完美神醫28
步行天下
2017/11/29發行
無上進化58
浮兮
2017/11/29發行
最強紈褲62
夏日易冷
2017/11/29發行
逆天劍皇67
半步滄桑
2017/11/29發行
修真聊天群07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2/1發行
文明種植者10
何木青
2017/12/1發行
萬象神眼12完
紫淵
2017/12/1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6
飛牛
2017/12/1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19
千杯
2017/12/1發行
妙醫鴻途37
煙斗老哥
2017/12/1發行
修煉狂潮48
傅嘯塵
2017/12/1發行
終極戰兵56
梁七少
2017/12/1發行
修真四萬年102
臥牛真人
2017/12/1發行
全能主宰08
衛小天
2017/12/6發行
仙帝歸來09
風無極光
2017/12/6發行
凌天神帝13
君天帝
2017/12/6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23
匣中藏劍
2017/12/6發行
天界戰神39
笑南風
2017/12/6發行
天道圖書館42
情痴小和尚
2017/12/6發行
無上進化59
浮兮
2017/12/6發行
最強紈褲63
夏日易冷
2017/12/6發行
半仙闖江湖82
客居仙鄉
2017/12/6發行
修真聊天群08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2/8發行
文明種植者11
何木青
2017/12/8發行
至尊霸主13
憤怒的薩爾
2017/12/8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7
飛牛
2017/12/8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20
千杯
2017/12/8發行
星域龍皇33
獨孤一劍
2017/12/8發行
鬥神傳承47
浮兮
2017/12/8發行
終極戰兵57
梁七少
2017/12/8發行
修真四萬年103
臥牛真人
2017/12/8發行
絕代神主08
百里龍蝦
2017/12/13發行
超級神醫09完
隱為者
2017/12/13發行
超神機械師09
齊佩甲
2017/12/13發行
仙帝歸來10
風無極光
2017/12/13發行
完美神醫29
步行天下
2017/12/13發行
妙醫鴻途38
煙斗老哥
2017/12/13發行
終極戰兵58
梁七少
2017/12/13發行
無上進化60
浮兮
2017/12/13發行
最強紈褲64
夏日易冷
2017/12/13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黑卡》作者:蕭瑟良 10
號外!!異俠32完,將於2013/01/04出版 9
轉帖:縱橫武俠仙俠新書《書劍江山》•作者:古道悲情 8
轉帖:起點科幻新書《母巢臨世》 作者:竹上豬豬 8
轉帖:縱橫奇幻玄幻新書《儒武爭鋒》作者:情殤孤月 7
轉帖:起點東方玄幻新書《超凡傳》 小說作者: 蕭潛 5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機甲定制大師》作者:刻羽 5
吐血不止 跟小說無關常上這網站貼上來給各位看看 5
轉帖:起點東方玄幻小說《史上最強師兄》 作者:八月飛鷹 4
轉帖:起點武俠新書《七傷記》 作者:漏電流 4
本週熱門留言
麻煩各位大大幫忙回想一部很久的動畫,忘記名字? 36
轉帖:創世東方玄幻新書《誅魂記》 作者:七尺書生 36
異俠第三部 34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 《全民偶像》作者:當年盛夏 33
轉帖:起點玄幻新書《吸血鬼就是吸血鬼》作者:誒呦喂 24
轉帖:起點武俠小說《北梁悍刀行》作者:天山飛狐 23
轉帖:起點科幻小說《神紋戰記》 作者:雨水 21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心魔》 作者:沁紙花青 21
轉帖:縱橫都市小說《功夫神醫》作者:步行天下 16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15

 
 暱稱:
 密碼: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牧神記》作者:宅豬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7/10/30 14:17 

.
https://book.qidian.com/info/1009704712
大墟的祖訓說,天黑,別出門。
大墟殘老村的老弱病殘們從江邊撿到了一個嬰兒,取名秦牧,含辛茹苦將他養大。這一天夜幕降臨,黑暗籠罩大墟,秦牧走出了家門……
做個春風中蕩漾的反派吧!
瞎子對他說。
秦牧的反派之路,正在崛起!


牧神記 第一章 天黑別出門


天黑,別出門。

這句話在殘老村流傳了很多年,具體是從什麼時候傳下來的,已經無從考證。不過這句話卻是真理,無需懷疑。

殘老村的司婆婆看到夕陽一點點藏在山後,心裡又緊張起來。隨著夕陽落下,最後一縷陽光消失,天地間突然一下子寂靜無比,沒有任何聲音。只見黑暗從西方緩緩的淹沒過來,沿途吞噬山川河流道路樹木,然後來到殘老村,將殘老村淹沒。

殘老村的四個角豎著四個古老石像,石像斑駁,年代久遠,即便是司婆婆也不知道這石像是何人雕琢,何時豎在這裡。

黑暗降臨,四個石像在黑暗中散發出幽幽的光芒,石像依舊亮著,讓司婆婆和村裡的老者都鬆了口氣。

村外的黑暗越發濃郁,但有了石像的光,殘老村便還算是安全的。

突然,司婆婆耳朵動了動,呆了呆,失聲道:「你們聽,外面有個孩子的哭聲!」

旁邊的馬老搖頭道:「不可能,你聽錯了……咦,真有嬰兒的哭聲!」

村外的黑暗中傳來嬰兒的哭聲,村裡其他老人除了耳聾的都聽到了這個哭聲,老人們面面相覷,殘老村偏僻荒涼,怎麼會有嬰兒出現在附近?

「我去看看!」

司婆婆激動起來,踮著小腳跑到村子的一個石像邊,馬老連忙過去:「司老太婆,你瘋了?天黑了,出了村就是死!」

「背著這個石像出村,黑暗裡的東西怕石像,我一會半會死不了!」

司婆婆彎腰,想要將石像背起,不過她是個駝背,背不起來。馬老搖了搖頭:「還是我來吧。我背著石像陪你去!」

一旁又有一個老者一瘸一拐的走過來,道:「馬爺,你只有一條胳膊,背石像撐不了多久,我兩手齊全,還是我來背。」

馬老瞪他一眼:「死瘸子,你斷了條腿,能走嗎?我雖然只有一條胳膊,但這條胳膊力氣大得很!」

他獨臂將石像抱起,穩了穩步子,石像難以想像的沉重:「司老太婆,咱們走!」

「別叫我死老太婆!瘸子,啞巴,你們大家都要當心些,村裡少了一個石像,千萬不要被黑暗裡的東西摸進來!」

……

馬老和司婆婆走出殘老村,黑暗中不知有什麼古怪的東西圍繞兩人遊走,但被石像的光芒一照,便吱吱怪叫退回黑暗之中。

兩人循著那哭聲前進,走出百十步,來到一條大江邊,那嬰兒的哭聲就是從江邊傳來。石像散發出幽幽的光芒,照不太遠,兩人細細捕捉聲音方位,沿著這條江向上遊走去,走出幾十步,哭聲就在附近,馬老獨臂已經很難支撐。司婆婆眼睛一亮,看到一丁點螢光,那是一個籃子停在江岸邊,螢光從籃子裡傳來,哭聲也是從籃子裡傳來。

「真有一個孩子!」

司婆婆上前,提起籃子,卻微微一怔,沒能提起來,那籃子下面是一條被江水泡得發白的手臂,正是這條手臂將籃子和籃子裡的孩子托起,一直托到岸邊。

「放心吧,孩子安全了。」司婆婆對水下的那個女子低聲說。

那具女屍似乎聽到了她的話,手掌鬆開,被江水沖走,消失在黑暗中。

司婆婆提起籃子,籃子裡是一個襁褓中的嬰兒,襁褓上面放著一面玉珮,玉珮散發出螢光。這枚玉珮的光芒與石像的光芒很相似,但是卻要微弱很多,正是玉珮保護著籃子裡的孩子不受黑暗中的東西的侵害。

只是玉珮的光芒很弱,只能保護得了孩子,卻保護不了那個女人。

「是個男孩。」

回到殘老村,村子裡的村民都圍了上來,都是些老弱病殘。司婆婆掀開襁褓看了一眼,咧嘴笑了,殘牙零落:「我們殘老村,終於有一個健全的人了!」

只有一條腿的瘸子吃驚道:「司老太婆,你打算養著他?我們連自己都很難養活!我覺得還是送出去……」

司婆婆大怒:「老娘憑本事撿到的小孩,為什麼要送人?」

一眾村民唯唯諾諾,不敢反駁她,村長坐著擔架過來,他比其他人都要淒慘一些,其他人好歹也有手腳,只是比正常人少,而他則是無手無腳。不過大家對他都很是敬重,即便是凶神惡煞的司婆婆也是不敢放肆。

「既然要養他,那麼應該給他取個名字吧?」

村長道:「老太婆,你看籃子裡還有其他什麼東西嗎?」

司婆婆翻了翻,搖頭道:「只有這塊玉珮,沒有其他紙條什麼的。玉珮上有字,是個秦字。這塊玉珮沒有雜質,裡面還有奇怪的力量,不是凡品,應該是出自大戶人家吧?」

「他是叫秦,還是姓秦?」

村長思索,道:「就讓他姓秦吧,名字就叫做牧,秦牧。長大了,便叫他去放牧,好歹能夠過活。」

「秦牧。」司婆婆看著襁褓中的嬰孩,那嬰孩也不怕她,竟然咿咿呀呀的笑了。

……

江邊,笛聲傳來,牧童坐在一頭母牛背上吹笛,笛聲清脆悠揚。這牧童十一二歲年紀,長得眉清目秀,唇紅齒白,衣衫半敞,胸前掛著一枚玉珮。

這少年正是十一年前司婆婆從江邊撿來的嬰兒,這些年來村裡的老人含辛茹苦將這孩子養大,司婆婆不知從哪兒弄來一頭母牛,讓嬰兒時的秦牧每天喝牛奶,熬過了容易早夭的時期。

殘老村的村民雖然都凶神惡煞,但對他都很好,司婆婆是個裁縫,平日裡秦牧隨著司婆婆學裁衣,跟著藥師學採藥煉藥,跟著瘸子爺爺學腿功,跟著瞎子爺爺學聽音辨位,跟著沒有手腳的村長學呼吸吐納,日子倒也過得很快。

這頭母牛是他兒時的奶娘,司婆婆原本打算賣掉,但秦牧不捨,因此放牛的任務便也交給了他。

他經常在江邊放牛,青山如黛,碧波白雲,很是愜意。

「秦牧,秦牧,救救我!」

突然,他身下的母牛開口說話,秦牧嚇了一跳,連忙從牛背上跳下來,只見那頭母牛眼中含淚,口吐人言,向他道:「秦牧,你吃我奶長大,我算是你半個娘,你要救我!」

秦牧眨眨眼睛,試探道:「我如何救你?」

那母牛道:「你腰間有鐮刀,將我的皮扒下來,便可以救我脫困。」

秦牧遲疑,母牛道:「你忘記哺育之恩了嗎?」

秦牧舉起鐮刀,小心翼翼割破牛皮,說來也怪牛皮被剝開,竟然沒有一絲血流出,而且牛皮裡面竟然是空的,沒有血肉和骨架。

牛皮剝到一半時,從裡面滾出一個二三十歲的婦人,兩條腿依舊包裹在牛腿中,皮肉與牛皮相連,不過上肢已經從牛皮中脫開。

那女子披頭散髮,一把搶過已經嚇呆了的秦牧手中的鐮刀,兩三下切開腿腳上的牛皮,看向秦牧,惡向膽邊生,鐮刀架在秦牧脖子上,冷笑道:「小惡人,因為你我才被變成一頭牛,十一年來我只能吃草,還要餵你奶喝!可憐,我變成牛之前剛剛生了孩子,便被那妖婦暗算,將我變成一頭牛給你餵奶!今日終於脫困,先殺了你再來血洗這村裡的惡人!」

秦牧腦中轟然,不知道這個從牛皮裡鑽出來的女子在說些什麼。

那女子正要一刀砍死他,突然後心一涼,低頭看去,一口刀從她胸前穿出。

「牧兒,你藥師爺爺讓你回去吃藥了。」女子屍體倒下,身後站著的是村裡的瘸子爺爺,慈眉善目,一臉憨厚,手裡拎著一口血淋漓的刀,向秦牧笑道。

「瘸子爺爺……」秦牧身軀發軟,看了看地上的那張牛皮和女子屍體,還是沒有回過神來。

「回去,回去。」瘸子拍了拍他的肩頭,呵呵笑道。

秦牧一腳高一腳低往村裡走,回頭看去,卻見瘸子將那女子的屍體丟進江裡。

這一幕給他的衝擊實在太大,以至於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何時回到村子裡。

「秦牧!死小子,怎麼告訴你的?天黑別出門!」

夜幕降臨,殘老村四角的石像又自動亮了起來,司婆婆喚住正打算溜出村子去江邊查看牛皮的秦牧,將他拖了回來。

「婆婆,為什麼天黑不能出門?」秦牧抬頭問道。

「天黑的時候,會有一些可怕的東西在黑暗中活動,出去就是死。」

司婆婆鄭重道:「村裡的石像會保護我們,黑暗裡的東西不敢進入村子。」

「其他村子也有這樣的石像嗎?」秦牧好奇道。

司婆婆點頭,面色卻有些憂慮,不住的看向村外,低聲道:「瘸子應該回來了……真不應該讓瘸子出去的,這傢伙只有一條腿……」

「婆婆,今天出怪事了……」

秦牧遲疑一下,將牛肚子裡鑽出個女人的事情說了一遍,司婆婆漫不經心道:「你是說那個女人?瘸子跟我說過了,他處理得很好。早在你四歲斷奶的時候我就說過將牛賣了,只是你捨不得,所以才讓你餵著。你看,現在出事了吧?我就說吃奶吃到四歲,會對奶牛有感情。」

秦牧紅了臉,四歲斷奶的確有些太長了,不過好像關鍵不是在四歲斷奶吧?

「婆婆,那個女人被瘸爺爺殺了……」

「殺得好。」

司婆婆笑道:「那是便宜了她。十一年前她就應該死了,如果不是要奶你,她能活到現在?」

秦牧不明所以。

司婆婆瞥他一眼,道:「這女子是距離這兒千里外的鑲龍城城主夫人,鑲龍城主好色,而她善妒,鑲龍城主喜歡在外面沾花惹草,強掠良家女子。而鑲龍城主每壞了一個女子的清白,這位城主夫人便會派人將那女子活活打死。我潛入鑲龍城,原本打算殺她,見到她剛剛生了一個孩子,孩子才三個月,又想到你還沒有奶喝,而她有奶,於是將她變成一頭奶牛回來奶你。只是沒想到這女子竟然掙脫了封印,能夠開口說話,差點就害了你。」

秦牧瞠目結舌,失聲道:「婆婆,人怎麼能變成牛?」

司婆婆嘿嘿一笑,露出半嘴零落牙齒:「你想學?我教你……瘸子回來了!」

秦牧看去,只見瘸子一手拄著枴杖,一手抓著背上的獵物,正一瘸一拐的走來。黑暗如同潮水飛快的向村子湧來,司婆婆急忙叫道:「死瘸子,快點,快點!」

「急什麼?」

瘸子還是不緊不慢的往村子走,在他走入村子的一剎那,濃烈的黑暗正好將村子淹沒。他背上的獵物是一頭斑斕猛虎,還沒有死,尾巴被黑暗掃中,突然猛虎發出一聲哀吼,秦牧連忙看去,只見猛虎的尾巴竟然只剩下了一節節骨頭,尾巴上的皮毛和血肉全都不見了,好像是被什麼東西啃掉的一般。

他好奇的看了看村外的黑暗,那裡漆黑一片,什麼也看不到。

「黑暗裡到底有什麼?」他心中納悶。


牧神記 第二章 四靈血


司婆婆拉著他興沖沖的往村裡走,笑道:「別看了,快點過來,今天是你的大日子!村長,馬爺,都出來!」

村裡燃起了篝火,村長又被人用擔架抬了出來,沉聲道:「四靈都找到了?」

「都找到了。」

獨臂的馬爺拖來了一條幾丈長的大蛇,碧青色,也還活著,泛著腥氣,只是被馬爺單手捏住七寸,動彈不得。

啞巴鐵匠則提來了一頭大鳥,那頭大鳥比啞巴還要高大一些,但是被綁住了翅膀和雙腳。那大鳥掙扎時,羽毛中竟然有火光飛出,辟里啪啦作響,很是嚇人。

瞎子則搬來了一隻比桌子面還要大的巨龜,這頭巨龜不知活了多少年,龜殼都翻起了金黃色。巨龜四肢都縮在殼裡,時不時偷偷的探出一隻爪子,秦牧看到它的爪子探出殼,爪子下便生出水汽,似乎能夠將這頭金龜托起,駕著水汽逃之夭夭。

只是金龜被瞎子用魚鉤穿住鼻孔,無法逃走。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這四靈的血雖然無法弄到,不過用青蛟蛇、鐵骨虎、雷鳥和金龜代替,也可以煉出一點靈血來,足夠用了。」

村長向村裡的屠戶點了點頭,屠戶咧嘴笑了笑,雙手撐地上前,他是個只剩下上半身的漢子,腰部以下被人砍斷,傷口平整。

四口缸放在青蛇老虎雷鳥和金龜前,屠戶一刀一隻,給這些猛獸放血,過了不久,四個獵物鮮血流盡。

「藥師。」村長說。

村裡的藥師上前,他沒有臉,臉上的皮似乎是被人切了下來,一起切下來的還有他的鼻子,以及半張嘴的上唇下唇,是村裡最醜陋可怕的人,不過秦牧則覺得藥師爺爺是村裡對他最和藹的人。

藥師上前,取出四片奇特的紅色葉子,每片葉子上都有一顆雪白的蟲卵。藥師在每個缸裡各投一片葉子,便見蟲卵破開,蠶蟲趴在葉子上喝血。

這些蠶蟲見風就長,喝的血越多,身體便越大,很快四口缸裡的血都被喝乾,每口缸裡都剩下一隻又肥又大的蟲子。

藥師抓了把像鹽一樣的白色晶沫撒在缸裡,秦牧看到四條又肥又大的蟲子竟然在飛速縮小,不由嘖嘖稱奇。

過了片刻,藥師將四條蟲子撿了起來,每條蟲子都只有巴掌大小。只見他取出四個白瓷杯,抓住一隻蟲子用力擠了擠,那蟲子吱吱叫,嘴裡流出一杯琥珀般晶瑩剔透的血漿。

藥師如法炮製,將其他三隻蟲子肚子裡的血擠出,將四個杯子放在秦牧面前,搖頭道:「畢竟不是真正的靈獸,能夠提煉出的靈血只有這麼點兒。」

「牧兒,人體內藏有七大寶庫,靈胎,五曜,六合,七星,天人,生死,神橋,這七大寶庫天生就是被封閉的,像是被封閉起來的寶藏,因此被稱作七大神藏。」

村長聲音帶著幾分威嚴,在篝火的映照下,臉龐忽明忽暗,沉聲道:「七大神藏處在封閉的狀態,需要武者自己打開,阻擋武者開啟神藏的障礙便是壁,靈胎壁,五曜壁,六合壁,七星壁,天人壁,生死壁,神橋壁。破開這七壁的過程,稱為破壁。」

獨臂馬爺輕輕撫摸秦牧的頭,笑道:「壁破不開,便無法修煉。有的人上天眷顧,一出生靈胎壁便是破的,天生便開啟了靈胎神藏,這種體質,被稱作靈體,天生神祐,是修煉的苗子。擁有靈體的人,天分要比普通人高出不知凡幾,修煉起來事半功倍。靈胎有著四種屬性,因此靈體也有四種,青龍靈體,白虎靈體,朱雀靈體,玄武靈體。想要檢查是否是靈體,就需要這四靈血。」

藥師道:「倘若你是青龍靈體,飲下青龍靈血後,便會激發青龍之氣。馬爺便是青龍靈體。」

獨臂馬爺解開衣裳,赤膊站在秦牧面前,轉身背對著他,低喝一聲。

秦牧立刻看到馬爺的背後浮現出一道青氣,從尾骨直達後腦,青氣漸漸變化,變成一條青龍,鱗須纖毫畢現,一條龍爪延伸到馬爺的獨臂,還有兩條龍爪纏繞在馬爺的雙腿上。

「這就是青龍靈體。」

獨臂馬爺穿上衣衫:「司老太婆是白虎靈體。」

司婆婆白他一眼,道:「老娘可不脫衣裳便宜你們這些老鬼。我用氣顯形給秦牧看看。」

她身軀微震,身後隱約傳來一聲虎嘯,一頭丈二吊睛白虎若隱若現出現在她身後。

「村子裡的所有人,都是靈體。當年我們也曾榮耀過,但現在只不過都是一群又老又廢的老頭子老太婆。」

司婆婆笑道:「我們這些殘老廢沒什麼能夠給你的,這四杯四靈血便是激發靈體的材料,倘若你是白虎靈體,喝下白虎靈血便會激發你靈胎中的白虎之氣,若是朱雀靈體,朱雀靈血便可以讓你靈胎中的朱雀之氣活躍起來。玄武靈體也是如此。」

「喝吧。」

村長、司婆婆等人齊刷刷的向秦牧看來,露出期待之色。

秦牧心裡直打鼓,雖然他跟隨藥師學習採藥煉藥的時候也被灌了不知多少奇怪的東西,但都沒有這次奇怪。

他端起一個白瓷杯,裡面的靈血火燙,是一杯朱雀靈血,秦牧一飲而盡,只覺一道火線入喉,直達四肢百骸,讓他恍惚間覺得自己體內似乎燃起熊熊烈火,燒得自己的血都彷彿要沸騰了一般。

過了片刻,這種燃燒感散去。

「啞巴,他是朱雀靈體嗎?」村長問道。

啞巴鐵匠搖了搖頭。

村長道:「秦牧,繼續。」

秦牧印下第二個白瓷杯,裡面是白虎靈血,喝到口中彷彿是在喝混著鐵渣的銅汁鐵水,澀,刺痛,入體之後全身都是刺痛感。不久,刺痛感消失。

「不是白虎靈體。」司婆婆搖了搖頭,有些失望。

「秦牧,第三杯。」村長沉聲道。

秦牧喝下第三杯大青蛇提煉出的青龍靈血,這杯靈血讓他只覺肌肉又鼓又脹,血液又鼓又脹,五臟六腑被擠得難受,不過腫脹感也很快消失。

馬爺露出失望之色,搖頭道:「不是青龍靈體。」

「那麼一定是玄武靈體。」藥師難得的露出一絲笑容,面孔顯得更加猙獰。

秦牧飲下最後一杯玄武靈血,玄武靈血讓他身子輕盈起來,彷彿浸泡到江水之中,然而這種感覺也很快消失。

「他也不是玄武靈體。」藥師搖頭。

篝火旁的村民們都沉默下來,屠戶道:「這麼說來,他就是普普通通的普通人。」

司婆婆突然落淚,哽咽道:「我們都老了,廢了,我們如果死了,他活不下去的,這裡這麼危險,他一天都活不下去……」

秦牧拉著她的手,低聲道:「婆婆,別哭,婆婆和爺爺都是好人,都不會死……」

「好人?嘿嘿……」

馬爺自嘲一笑,道:「我們這些廢人被逼到大墟中,苟延殘喘活到現在,大墟太危險,沒有我們,牧兒的確很難活下去。我們應該把他送出大墟,外面安全很多……」

屠戶冷冰冰道:「送他出去,我們會被仇家發現,都會死,他也會被我們連累,也會死。」

殘老村再次沉默下來。突然村長道:「好。」

司婆婆納悶:「什麼好?」

村長露出笑容:「我說他的體質好,是個好苗子。」

屠戶、藥師等人都是一怔,不明其意,村長笑道:「我覺得牧兒應該是另一種體質,結合四大體質之長的霸體!」

「霸體?」司婆婆等人露出疑惑之色,他們都是見多識廣之輩,但是也沒有聽說過霸體這個名字。

「對,是霸體。」

村長笑道:「普通的靈血很難激發霸體,需要集齊真正的四大靈獸之血,才能讓霸體顯現出來。大墟中沒有四大靈獸,但是靈獸的後代卻並不難尋,你們繼續捕捉猛虎大蛇,煉出靈血,喝得多了,自然能夠將他的霸體激發出來。」

村長很有威信,村裡缺胳膊少腿的老頭老太太聽了都很是開心,司婆婆笑道:「明天我也陪死瘸子去捉老虎!牧兒,你也早點睡,明天還要喝靈血!」

眾人散去,藥師和啞巴鐵匠將村長送回房間,啞巴離開,藥師卻沒有走,低聲道:「從來沒有過霸體。」

村長點頭:「是我信口說的。我不這麼說,村裡的人都很難活下去。」

藥師怔了怔。殘老村的村民各有來歷,但都被逼得不得不進入大墟來到殘老村,苟延殘喘,他們本來怨天怨地怨蒼生,怨氣太重,能夠活到現在,不能不說秦牧也有功勞。

正是這個手足健全的小娃娃的到來,衝散了眾人心中的怨氣,大家撫養秦牧長大,都將這個小男孩當成自己最親的人,秦牧維繫著殘老村的村民脆弱的心靈。

倘若村民們知道秦牧只是最普通的體質,無法獨自在大墟中存活,只怕這些傢伙都會失控,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來。

藥師面無表情道:「但是你瞞不了一輩子,我們遲早都會老死,只剩下秦牧。」

「所以你不要告訴他從來沒有過霸體,永遠也不要告訴他。」

村長沉聲道:「讓他相信,他就是獨一無二的霸體!」

藥師怔了怔,仔仔細細看了看他的臉龐。村長的臉龐在昏暗的油燈下顯得格外有魅力,笑道:「我想看看,一個普通人在無以倫比的信念下會不會超凡脫俗,做出我們這些靈體也做不出的事情來!說不定將來,他真的能夠走出一條凡體即霸體的道路來!」

藥師呆了呆:「凡體即霸體?」

村長重重點頭:「只要有信念,凡體即霸體!」


牧神記 第三章 神通


藥師有了自己的想法,道:「給他喝靈血,多多的喝,死命的喝!靈血每次都能多少提升一點他的體質,喝得多了,雖然激發不了靈體,但那身體素質一定比什麼靈體都厲害!」

「一拳打死一條龍。」

村長笑道:「一定能夠嚇死大墟外面的那些王八蛋。」

兩人相視一笑,藥師走出房間,掩上房門。

第二天,村民們又弄來幾隻鐵骨虎、青蛟蛇、雷鳥和金龜,這些老頭子老太太有了目標,幹勁十足,不過惹得藥師發怒了:「讓他一次喝太多靈血,會把他撐死的!」

拖來兩隻雷鳥的啞巴鐵匠咧嘴,嘿嘿笑了,嘴巴裡沒有舌頭。

「牧兒能撐得住!」司婆婆對秦牧信心滿滿。

藥師瞪了他們一眼,不再說話,取出蟲卵繼續煉血,不過還是出了事。這次的四靈血有些多,秦牧喝了之後身體像是充氣般膨脹起來,讓老頭老太太們都緊張萬分,生怕他會彭的一聲爆炸。

藥師取出幾根中空的銀針,插在秦牧背上和天靈蓋上,只見這些銀針的針孔滋滋的向外噴著紅的藍的紫的氣流。

過了片刻,銀針不再噴氣,藥師將針取下,又瞪老頭老太太們一眼:「循序漸進,一步一步來,你們想一口將他喂成大胖子,只會將他撐死!現在他還有些撐得慌,你們都有得忙了,待會屠夫和他練練刀,馬爺和他練練拳,瘸子,你陪他練腿,幫助他消化。」

「牧兒,來練刀了!」

屠夫雙手撐地,竟然跳了起來,落在一根獨木樁上,他沒有下半身,上半身立在獨木樁上,與秦牧差不多高。

屠夫雙手握住兩把殺豬刀,與普通的殺豬刀不同,普通的殺豬刀長不及尺,圓木柄,刀刃是圓弧,像是月亮被切掉四分之三。

而屠夫手中的殺豬刀與普通殺豬刀模樣彷彿,但是卻要大幾號,刀長三尺兩寸,刀背厚,刀刃薄,磨得錚亮,兩口刀拼在一起像是兩扇拱形門,大得嚇人。

而秦牧手中的殺豬刀也是同樣大小,不過只有一口刀,沉得很,一口刀二十來斤。少年尋常時期只能拎得起一口刀,而自從服用了四靈血力氣比從前大了許多,單手拎起殺豬刀卻也不覺得沉重。

「屠爺爺,小心了!」

秦牧單手持刀,向獨木樁上的屠夫衝去。屠夫哈哈大笑,雖然只有半個身子卻依舊顯得豪氣干雲。

夜戰連城風雨!

秦牧單刀上下翻飛,腳步移動,從向屠夫砍去,刀光越來越快,風聲呼嘯,連成一片。

「慢了,慢了,你太慢了!」

屠夫大呼小叫,雙刀翻飛如雨,叮叮噹噹的暴擊聲如暴雨打梨花,厲聲道:「快!再快!你的殺豬刀還可以更快!夜戰連城風雨這一招,就是要快,殺豬刀要快得像是黑夜中的風雨一樣,灑遍全城!給我再快一些!」

刀光更快,如同三條銀龍圍繞獨木樁上下穿梭游弋,風聲越來越大,嗤嗤的刀氣混在風聲之中,落地時只見地面突然間便多出一道道深深的痕跡。

那是刀痕。

「很好,就是要這樣快!你的刀越快,刀氣就會越強。不過你還不夠快,要快到讓自己的刀意如烈火,燃燒,再燃燒!」

屠夫如瘋似狂,雙手操刀舞,讓秦牧眼花繚亂,叫道:「燃燒!燃燒!讓你的刀燃燒,讓你的氣燃燒,讓你精神燃燒!燃燒之後,就是神通!」

呼——

他的刀切過,刀與空氣摩擦,竟然呼的燃燒起來,兩口刀如同兩條火龍穿梭來去,聲勢越來越驚人。

火龍向秦牧直撲而來,秦牧當無可擋,突然兩條火龍沖天而起,撕裂殘老村上空的黑夜,驚人無比。

秦牧呆了呆,屠夫的刀實在太可怕了。

村落上空,黑暗湧來,將火龍和刀光刀氣統統吞噬。

那黑暗如有生命,似乎對屠夫舉刀切向黑暗很是生氣,無比壓抑的黑向村落壓來,如同要將村落吞噬一般。

不過村子四角的石像光芒突然變得明亮了一些,將黑暗逼退。

「賊老天!」

屠夫雙手持刀,矗在獨木樁上,仰天大叫,有些瘋癲:「老子早晚要劈開這黑,早晚要殺回去!老子被砍斷的是腰,丟掉的是雙腿,但不是腦袋!老子要殺……」

「屠爺爺又瘋了。不過屠爺爺的刀實在太快了,把刀法煉成了神通,我什麼時候才能練得像他一樣快?」

秦牧敬佩的看向發瘋的屠夫,將殺豬刀放下,去找獨臂馬爺。

「屠夫的刀,要切出火焰才是神通,而我的拳,則是要打出雷音才是神通!」

馬爺一臉嚴肅,獨臂握拳,骨骼發出一陣陣辟里啪啦的爆響,淡然道:「牧兒,你何時可以做到將雷電握在手中,你的拳便算是小有成就了。屠夫的刀很快,而我的拳則是突破聲音的局限,突破空氣的束縛,爆發出無以倫比的力量!一隻手也可以練拳,一隻手也是一千隻手,一手也可以發出雷音雷霆!」

轟隆——

一聲悶雷傳來,那是馬爺轟出的拳頭,如同雷聲炸響。

轟轟轟!

一連串的雷音傳來,秦牧肉眼難以捕捉馬爺出拳的速度,拳頭的殘影竟然讓他看到獨臂馬爺不再是獨臂,而是長了千百條手臂。

馬爺的拳頭越來越快,那千百條手臂竟然掌心中握著雷電,滋滋啦啦的電光,每一擊都是雷聲滾滾,電光四濺!

「這就是雷音八式中的千手佛陀!只要你的拳比聲音還快,便可以掌控雷霆,一拳一掌,都可以摧毀對方的魂魄和身軀,讓他萬劫不復,永世不得超生!」

馬爺收拳,沉聲道:「用我教你的雷音八式攻擊我,打出雷音,手握雷電,掌控雷霆!」

秦牧定了定神,今天馬爺和屠爺爺傳授給他的本事與從前相比都有所不同,從前他們都是教他練習刀法和拳法,而這一次竟然都提到了一個詞。

神通!

這個詞有些陌生,他是第一次聽到。

秦牧施展出雷音八式,向馬爺攻去,馬爺儘管是獨臂,但是秦牧任何攻擊都被他信手擋下,毫不費力。

與屠夫不同,屠夫雖然看似癲狂,但是每次與秦牧對刀都很有分寸,從未傷到過他,但是馬爺出手毫不留情,只要秦牧的招式有破綻便是一拳打過來,雖然拳頭不重,但很快秦牧便被打得鼻青臉腫。

直到秦牧打不下去,馬爺這才讓他歇息。

「腿是風,是大地,是力量之根。」

瘸子拄著枴杖,他只剩下一條腿,但是教秦牧腿功的卻是他,從前秦牧認為村裡最正常的便是瘸子爺爺了,總是憨厚的笑,給人一種極為可靠的感覺。

不過自從瘸子江邊憨厚的笑著捅死那個從牛皮裡爬出的女人後,秦牧便有些不那麼敢肯定了。

瘸子的笑,是笑裡藏刀的笑,誰也不知道他的笑是真的還是假的。

他笑著對秦牧說:「牧兒,屠夫誇他的刀,馬爺誇他的拳,而真正的神通是腿。砍不死對方,打不過對方,怎麼辦?當然要跑了,命才是最重要的!生活不僅僅有詩和遠方,還有苟且啊!所以活著才是勝利!只要你跑得夠快,你便可以在牆面上飛奔,在水面上飛奔,甚至可以在天空中飛奔!跑得足夠快,一切都是平地,火焰和空氣,都是平地!什麼時候你跑到聲音也在你耳朵後面追不上你,那麼你便算是初步修成腿法的神通了。牧兒,來,上鐵錠。」


牧神記 第四章 天魔造化功


「瘸爺爺的腿功這麼快,能夠跑上天空,那麼是誰砍斷了他的腿?馬爺爺的拳這麼厲害,又是誰砍斷了他的右臂?還有屠爺爺的刀,誰能夠突破屠爺爺的刀,將他攔腰砍斷?」

秦牧見到屠夫、馬爺和瘸子的真本事,既是佩服又是不解,他跟隨瘸子學完腿功,總算將四靈血的力量消化,體質有所提升,只是這次將他累得半死,恨不得直接倒下來呼呼大睡。

然而,這只是他苦難的開始。

幾乎每一天,村裡的老頭老太太都會捉來幾隻猛獸煉成四靈血,給他灌下去。灌下去之後便是瘋狂的訓練,直到將他折騰得筋疲力盡這才罷休。

除了瘸子的腿功,獨臂馬爺的拳,屠夫的刀,他還需要跟隨啞巴學習打鐵,跟聾子學習書畫,跟瞎子學聽風辨位,蒙上雙眼與瞎子比棍法。

累得實在不行的時候,又會被村長叫去,一起呼吸吐納,村長說傳授給他的呼吸吐納法門是專門訓練霸體的功法,叫做霸體三丹功,很是厲害。

秦牧儘管沒有察覺出這個所謂的霸體三丹玄功有多厲害,但是跟著村長呼吸吐納,全身的疲勞感消退得很快,沒過多久便神采奕奕,因此覺得這門功法很是神奇。

「村長,你教他的好像是最為普通的導引功對吧?」藥師目光閃動,等到秦牧走遠這才低聲道。

「沒錯,是導引功。」

村長沒有否認,道:「四大靈體各有各的功法,青龍靈體修煉青龍之氣,白虎靈體修煉白虎之氣,朱雀靈體修煉朱雀之氣,玄武靈體修煉玄武之氣,但是牧兒體內並沒有這四種屬性的元氣,所以無法修煉四大靈體的功法。我們的功法,他都煉不成。所以我只能傳授給他最簡單的功法,普通人也可以修煉的導引功,只有導引功沒有屬性。」

藥師疑惑道:「但是導引功太簡單太普通了,修煉導引功最多也就是個武者,沒有多少成就的。」

村長面色古怪:「我原本也是這麼以為的,但是現在我發現,我們可能輕視了最為低級的導引功。牧兒自幼隨我修行導引功,現在他的元氣已經非常強大了,只是這股元氣沒有屬性,發揮不出威力。」

藥師神情微動:「有多強?」

「倘若他的元氣擁有藥師你的青龍元氣屬性,他現在的功力,已經有你的靈胎神藏的五成功力。」

藥師嚇了一跳,失聲道:「我已經破開天人壁,開啟了天人神藏,這些年來靈胎五曜六合等神藏已經被我開發到極致!我的靈胎神藏五成修為,已經相當於武者的巔峰水準了!他還沒有開啟靈胎神藏修為便已經達到武者巔峰,倘若開啟了靈胎神藏,他的修為豈不是開啟靈胎神藏的四大靈體的數倍?這還是導引功嗎?」

村長也是疑惑非常,道:「這隨處可見的導引功的確有些玄妙,雖然簡單,但是根基卻無比紮實,紮實得難以想像。牧兒其實已經修煉了十年,十年時間不短了,導引功剛開始進境雖然緩慢,但是最近我發現牧兒的修為進境越來越快,尤其服用了四靈血的這些天,進境快得嚇人!若非導引功遍地都是,我幾乎要以為這是什麼了不得的神功了……」

兩人面色古怪。

藥師吐出一口濁氣,搖頭道:「修為再深也沒用,畢竟是沒有屬性的元氣,發揮不出任何威力。你覺得,他能夠將導引功修煉到什麼程度?」

村長面色愈發古怪:「我也不知道。」

藥師點頭,明白他的意思。

導引功是最低級最初級的功法,往往被用來給孩子兒時打根基,十來歲後,孩子的根骨已經定型,能夠承受得住靈血的衝擊,驗明是何種靈體之後,導引功便沒有修煉的必要了。

破壁之後有更好的功法,完全沒有必要在導引功上下苦功。

而普通人即便一直修煉導引功,也不可能像秦牧這樣天天服用靈血。

擁有這個本錢的都是世家大閥,但世家大閥不會將大量的資源浪費在普通人資質的弟子身上。沒有哪個世家大閥會像殘老村的村民這樣,一直捕獲四靈異獸給秦牧這樣的普通人大補特補,。

村長也沒有聽說過有哪個人將導引功修煉到極致,甚至連修煉到秦牧目前水準的人他也不曾見過。

所以,秦牧將來能夠修煉到什麼程度,他也不知道。

讓村長和藥師震驚的是,今後的修煉中,秦牧的修為愈發深厚了,導引功這種最低級的功法,在他身上竟然展露出非凡之處,讓他的根基無比牢固牢靠!

一個月後,他能夠承受比從前多數倍的四靈血,而他的元氣也深厚得好像開了靈胎神藏一般,甚至還要渾厚!

只是他的元氣雖然深厚,但是元氣沒有任何屬性,不能發揮出任何威力,因此顯露不出他的修為。

不過也有好處,那就是他的抗擊打能力非常強,而且恢復速度也是極快,與屠夫比刀之後立刻與馬爺練拳,然後蒙上眼睛與瞎子比棍,之後又去和瘸子學腿功,再去鐵匠那裡拿著百十斤的大錘打鐵。如此高強度的訓練,他只是稍稍呼吸吐納,修煉所謂的「霸體三丹功」,不過片刻便又神采奕奕,精神百倍!

「霸體三丹功」的效果,讓村長也是嚇了一跳,讓藥師暗暗檢查他的身體,免得他因為太亢奮給身體留下隱患。

藥師檢查之後,面色古怪道:「不是亢奮,也沒有隱患,而是他的元氣就是這麼強,已經開始提升他的身體素質了。」

村長也是懵了,饒他曾經叱吒風雲見多識廣,也沒有見過秦牧這樣的情況,竟然將最普通的引導功修煉到這種程度,這已經超出了大眾對引導功的看法。

「秦牧,今天和婆婆一起學做衣裳,不練拳了。」

司婆婆喚來秦牧,這位駝背婆婆提著小籃子,籃子裡放著針頭線腦,踮著小腳往外走,秦牧連忙跟上,從司婆婆手中接下籃子,納悶道:「婆婆,做衣裳不是應該留在村子裡嗎?我們走出村子去幹嘛?」

「今天去村外學做衣裳,真正的衣裳。」

司婆婆嘿嘿笑道:「這些天,老馬瘸子他們教了你許多真本事,婆婆也不能吝嗇,今天也教你一個裁縫真正拿手的東西。」

裁縫真正拿手的東西?不還是做衣服嗎?

秦牧納悶,跟著司婆婆走出村莊,順著江邊向下遊走,司婆婆雖然是個駝背,但是腳步卻是很快,秦牧須得用上瘸子教他的腿功全力奔跑才能跟上她。兩人走出十幾里地,來到山麓中,前方有一群麋鹿在林間吃草嬉戲,距離他們約有兩百步。

司婆婆從籃子裡的線疙瘩上拔下一根繡花針,屈指一彈,銀針一晃即逝,接著秦牧便見兩百步開外的一隻麋鹿咕嚕倒地,其他麋鹿受驚,四散而逃。

司婆婆踮著小腳上前,秦牧跟上前去,只見那麋鹿雖然倒在地上,但卻依舊活著,只是被司婆婆的銀針穿住了眉心,無法動彈。

「牧兒,看好了,這一針,定住的是它的天魂。」

司婆婆讓秦牧記下眉心銀針的方位,又從線疙瘩上取下一根繡花針,刺在麋鹿的尾骨處:「這一針,定住的是它的地魂。」

她又取來一根繡花針,刺在麋鹿肚臍:「這一針,定住它的生魂。三魂被定住,還有七魄,第一魄名曰屍狗,屍狗在天頂,也就是天靈。」

她又取來一根銀針,刺中麋鹿肚臍,道:「第二魄名曰伏矢,伏矢魄在眉心輪,注意,伏矢魄容易與天魂混淆,這兩針雖然位置相同,但是一深一淺,不要弄錯。」

「第三魄雀陰魄在喉結,你摸摸自己的喉結,是否有個三角缺口,那裡是雀陰魄藏身地,這一針便定住雀陰魄。」

「第四魄吞賊魄在心窩,處在心竅聚集之地,就在這裡。」

「第五魄非毒魄在肚臍,注意,不要將生魂與非毒魄弄混淆了。」

「第六魄除穢魄在會陰,是污垢排泄之地。」

「第七魄臭肺魄在肺室,是吐故納新之地。」

司婆婆定住這只麋鹿三魂七魄,道:「這是做衣裳前的最關鍵一步,鎖魂,鎖住三魂七魄。牧兒,都看明白了嗎?看明白了,我們便開始做衣裳。」

秦牧不明白這與做衣裳有什麼關係,但還是用心記下這些方位,道:「記下了。」

司婆婆從籃子裡取出一口剪刀,從麋鹿口唇處剪開,沒過多久,將整張鹿皮剝下,說來也怪,那麋鹿儘管皮被剝下,卻沒有一絲血流出。

「我剛才鎖魂,將它的一身血、精氣神、魂魄都鎖在這鹿皮中,鹿是死了,但鹿皮還活著。不過想要真正的煉成衣裳,還需要一些手法。牧兒看好了,記下我手指點的方位!」

司婆婆將鹿皮拋起,鹿皮從空中落下,這個駝背婆婆小腳飛速移動,以手指為針,不斷向鹿皮點去。

秦牧潛心記憶,只見司婆婆在鹿皮還未落地之時便點出了三百一十六指,每一指的方位都有所不同,每一指都有元氣透入鹿皮。

待到鹿皮落地,竟然像是一隻活鹿站在那裡,搖頭擺尾,渾然看不出只是一張皮!

秦牧呆了呆,司婆婆突然嘿嘿一笑,將鹿皮展開,向秦牧一兜,將秦牧裹在鹿皮中,笑道:「這才是我們裁縫應該做的衣裳。」

秦牧只覺鹿皮越來越緊,竟然像是長在自己身上一般,裹得他忍不住雙手落地。

他竟然感覺到自己變成了一隻麋鹿,甚至感覺到自己有了一條短小的鹿尾巴!

司婆婆從籃子裡取出一面明鏡放在他面前,秦牧看到鏡子裡的自己,竟然真的變成了一隻麋鹿!

他想說話,口中卻發出呦呦的鹿鳴。

「天魔造化功!好法術!沒想到在大墟這種荒蠻淒涼之地,還能碰到天魔餘孽和魔崽子在這裡教一些害人手段!」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