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fb臉書
google
愛戀頻道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絕代神主07
百里龍蝦
2017/11/29發行
超神機械師08
齊佩甲
2017/11/29發行
超級神醫08 (9完結)
隱為者
2017/11/29發行
凌天神帝12
君天帝
2017/11/29發行
至尊霸主12
憤怒的薩爾
2017/11/29發行
完美神醫28
步行天下
2017/11/29發行
無上進化58
浮兮
2017/11/29發行
最強紈褲62
夏日易冷
2017/11/29發行
逆天劍皇67
半步滄桑
2017/11/29發行
修真聊天群07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2/1發行
文明種植者10
何木青
2017/12/1發行
萬象神眼12完
紫淵
2017/12/1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6
飛牛
2017/12/1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19
千杯
2017/12/1發行
妙醫鴻途37
煙斗老哥
2017/12/1發行
修煉狂潮48
傅嘯塵
2017/12/1發行
終極戰兵56
梁七少
2017/12/1發行
修真四萬年102
臥牛真人
2017/12/1發行
全能主宰08
衛小天
2017/12/6發行
仙帝歸來09
風無極光
2017/12/6發行
凌天神帝13
君天帝
2017/12/6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23
匣中藏劍
2017/12/6發行
天界戰神39
笑南風
2017/12/6發行
天道圖書館42
情痴小和尚
2017/12/6發行
無上進化59
浮兮
2017/12/6發行
最強紈褲63
夏日易冷
2017/12/6發行
半仙闖江湖82
客居仙鄉
2017/12/6發行
修真聊天群08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2/8發行
文明種植者11
何木青
2017/12/8發行
至尊霸主13
憤怒的薩爾
2017/12/8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7
飛牛
2017/12/8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20
千杯
2017/12/8發行
星域龍皇33
獨孤一劍
2017/12/8發行
鬥神傳承47
浮兮
2017/12/8發行
終極戰兵57
梁七少
2017/12/8發行
修真四萬年103
臥牛真人
2017/12/8發行
絕代神主08
百里龍蝦
2017/12/13發行
超級神醫09完
隱為者
2017/12/13發行
超神機械師09
齊佩甲
2017/12/13發行
仙帝歸來10
風無極光
2017/12/13發行
完美神醫29
步行天下
2017/12/13發行
妙醫鴻途38
煙斗老哥
2017/12/13發行
終極戰兵58
梁七少
2017/12/13發行
無上進化60
浮兮
2017/12/13發行
最強紈褲64
夏日易冷
2017/12/13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黑卡》作者:蕭瑟良 10
號外!!異俠32完,將於2013/01/04出版 9
轉帖:縱橫武俠仙俠新書《書劍江山》•作者:古道悲情 8
轉帖:起點科幻新書《母巢臨世》 作者:竹上豬豬 8
轉帖:縱橫奇幻玄幻新書《儒武爭鋒》作者:情殤孤月 7
吐血不止 跟小說無關常上這網站貼上來給各位看看 5
轉帖:起點東方玄幻新書《超凡傳》 小說作者: 蕭潛 5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機甲定制大師》作者:刻羽 5
轉帖:起點奇幻小說《神魔術師》作者:夏天吃西瓜吧 4
異俠第三部 4
本週熱門留言
麻煩各位大大幫忙回想一部很久的動畫,忘記名字? 36
轉帖:創世東方玄幻新書《誅魂記》 作者:七尺書生 36
異俠第三部 34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 《全民偶像》作者:當年盛夏 33
轉帖:起點玄幻新書《吸血鬼就是吸血鬼》作者:誒呦喂 24
轉帖:起點武俠小說《北梁悍刀行》作者:天山飛狐 23
轉帖:起點科幻小說《神紋戰記》 作者:雨水 21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心魔》 作者:沁紙花青 21
轉帖:縱橫都市小說《功夫神醫》作者:步行天下 16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15

 
 暱稱:
 密碼:
 

轉帖:起點歷史小說《大唐貞觀第一紈褲 》作者:危險的世界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7/10/30 14:18 

.
https://book.qidian.com/info/1004984707
良田千傾靠山河,父作高官子登科。兒孫滿堂享天年,長生不老總活著。
現代草根宅男因為判官的失誤,附身大唐太子李承乾。
上有千古一帝的老爹,下有萬世人鏡魏征,前有千古賢後的老媽,後有萬世老魔程妖精。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裡是大唐貞觀年,而他是這個強大帝國的太子殿下;是這個時代最牛逼的紈褲


第一章判官也想去的地方


李承朝已經在崔判官的大殿上站了一個多小時,雖然陰魂狀態是飄著的,並不累,可到底是上刀山還是下油鍋給個痛快不行麼?

在李承朝忐忑的期待中,判官大人盯著生死簿終於還是說話了,只是舌頭有些大,而且一開口滿大殿都能聞到一股濃郁的酒氣︰「你是李承朝?」

「小可正是,不是判官大人將小可引來有何要事?」一個多小時的等待讓李承朝也是緊張的要命,但心裡多少還是有些小期待,比如勾魂勾錯了啥的。( 新飄天文學 tw.piaotian.cc )

可崔判官的回答卻讓李承朝有心靈被草泥馬踐踏的感覺︰「哦,沒什麼,就是叫你來聊聊。」

聊聊?把人叫到到陰曹地府聊聊?你怕嚇不死老子是吧?李承朝心裡吐槽,但話中卻不敢有一絲不敬︰「那,判官大人想聊什麼?小可是否還能回去?」。

「回去還是可以的。」崔判官琢磨了一下,拿起一道令箭,醉眼朦朧的在上面龍飛鳳舞的寫上李承乾三個大字,隨手交給邊上的一個小鬼,然後對李承朝說道︰「你跟他走吧,讓他送你還陽。」

「如此,多謝判官大人,多謝判官大人。」能活著誰特麼想死,李承朝樂的屁顛屁顛的對判官行連連行禮,隨後跟在小鬼後面就要離開。

「對了,小友有何願望沒有?」就在李承朝要離開大殿的時候,崔判官又問了一句。

崔判官的話讓李承朝眼前一亮,還有願望可以實現?那這一趟地府可真沒白來,當下問道︰「判官大了可以幫小可實現願望?」

崔判官斟酌了一下,緩緩說道︰「你且說說看,如果本官能辦到,可以幫你一下。」

其實崔判官也是有些為難,這次要不是因為酒喝多了,看錯了時辰,誤將李承朝的魂魄提前80多年勾進地府中來,自己何必如此低聲下氣。不過好在這小子也是個糊塗鬼,竟然沒有多問,要不然鬧將起來又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失誤,半年的俸祿怕是得飛了。

原來只是如果,李承朝有些失望的哦了一聲,忽的想起後世的一個段子,猶豫了一下後,開口說道︰

良田千傾靠山河,

父做高官子登科。

妻妾成群子孫多,

長生不老總活著。

「帶他去還陽!」沉默良久之後,判官大人很無奈的擺擺手說道。

李承朝被帶了出去,大殿中判官揉著酒後發漲的腦袋低語︰「人不大,心可不小。真要有這好地方,老子還特麼想去呢。」

思前想後覺得沒什麼破綻的崔判官,總覺得事情有些不對頭,但到底哪裡不對卻怎麼也想不起來。正打算回後堂去睡一覺,看看酒醒之後能不能想起來,餘光掠過籤筒中的令箭時突然一道靈光閃過。

剛剛在令箭上簽的是什麼?好像是那小子的名字李承乾吧!

李承乾?崔判官搖晃的身體猛的頓住,臉色變的煞白,酒勁也霎時被嚇醒了一半。回身撲到案幾之上,手忙腳亂的翻開生死簿,找到被他誤勾的那一項,定楮細看之下,不由失神的一屁股坐到椅子上。

那生死簿上竟赫然寫著︰李承朝,生於公歷1983年月日,卒於公歷2086年月日,享年103歲。

拉心李承朝或者李承乾的魂魄到地府來翻案的崔判官不知道,他的擔心完全就是多餘的,真正的李承乾小屁孩魂魄此時已經被李承朝幹掉了,而且雀佔鳩巢的李承朝也在擔心崔判會找他的麻煩,如何會再到地府去翻案。所以故事就這樣陰差陽錯的進行了下去……。

剛穿過六道輪迴,還陽的李承朝就發現自己的身體裡竟然有一個七、八歲的小孩,難道是孤魂野鬼打算借屍還魂?這事情可是絕逼不能忍,就算是小孩也不行,身體必須搶回來,要不然自己成孤魂野鬼了。

搶身體的過程沒啥可說的,小孩三拳兩腳就被李承朝干趴下了,最後融合進他的魂魄。再後來李承朝就發現,地府的官員和現代公務員都特麼一個慫樣,都是那麼不靠譜。因為他搶到的身體根本就不是他的,而是那個小孩的。

而最關鍵的問題還是這個小孩叫李承乾,身份是個太子,他還有個叫李世民的爹,主要工作是皇帝!

李世民是誰知道不?在現代沒人不知道吧?所以李承朝很糾結,一方面他覺得崔判夠意思,竟然真的可以滿足他的願望,雖然不知道長生不老這事兒能不能成,可就算不能至少也比那些穿越之後還是草根的兄弟們強吧。

另一方面他也想著在現代的父母雙親,根據小孩的記憶,現在是武德九年,算算時間,距離他原本生活的時間,足足差了將近1400年。

回只怕是回不去了,就算現在拿刀抹脖子,那也是魂歸地府,可別到時候竹籃打水一場空,老爸老媽沒見著,還把命也搭進去。

想及父母雙親,二老含辛茹苦拉扯自己和妹妹兩長大成人的一幕幕,如電影片斷般在李承朝的眼前掠過,讓他忍不住有些黯然神傷,就連穿越成太子的喜悅都被忘到腦後。

「太子殿下,您怎麼了?為什麼哭了?」正在李承朝感懷再也見不到父母雙親之時,一個清冷的女聲在他身邊響起。

「嗯?!」被女聲驚醒的李承朝被嚇了一跳,扭頭看去,卻是一個大概13、4歲的小丫頭,正一臉關切的看著自己。

「沒什麼,思及先人,有些感懷而以!」李承朝輕輕抹了一下眼角,心中和自己的前一世做了道別,只希望妹妹能在二老床前多多盡孝。

「嗯。奴婢不懂太子的話,但還請太子殿下保重身體,莫要太過傷感。」李承朝不想說,小丫頭當然也不敢再問,只是小心的勸慰。

李承朝搖了搖手,並沒有多說其它,所謂言多必失,他剛剛融合了以前李承乾的魂魄,很多事情都是模模糊糊不甚清楚,說多了萬一被人看出破綻,只怕小命堪憂。

將小宮女打發到一邊之後,李承朝起身來到所居宮殿的大門口,看著夕陽西下,深深的吸了口氣,對著即將落下去的太陽擺了擺手。他在向以往的自己告別,從這一刻開始,他將是大唐的太子殿下李承乾。


第二章必須解決坐的問題


既然要做李承乾,那就必須和從前做個徹底的了斷,否則被人揭穿的話,就算老李同志再疼自己的兒子,也會揮起屠刀。( 新飄天文學 tw.piaotian.cc )

第99次在心中默念我是李承乾之後,李承朝就開始藉著夕陽,仔細打量起自己所處的這一處院落,從這一刻開始,他就要叫作李承乾了。

破敗的宮牆、殘缺的假山、斑駁的廊柱、芳草萋萋的院子,這地方不去拍倩女幽魂都有點可惜了。怪不得日後老子會變的心理扭曲,正常人天天住蘭若寺心理不扭曲才是怪事兒。

真想不到,歷史上聲名赫赫的太極宮竟然是這個樣子。李承乾搖了搖,有些失望,大有不過如此之感,想想後世哪怕日子過的再不好,也不至於院子裡全是草吧?這日子怕是有的熬了。

可事實上他的看法還是有些片面,如果他肯整理一下自己的記憶就會發現,除了東宮,整個太極宮完全可以說是富麗堂皇,必竟是一國之皇城,就是建國之後再困難也不能苦了皇上吧。

至於說東宮為什麼會如此破敗,那可是小孩沒娘,說來話長了,待日後有機會再與讀者分說。

「太子殿下,夜了,回屋吧,莫要受了風寒。」就在李承乾心中感嘆之際,剛剛的小宮女再一次到了他的身邊,輕聲對他說道。

李承乾扭過頭,認真看了看這個小丫頭,心理年齡23,實際年齡8歲的他不覺有些鬱悶,一個13、4的小丫頭片子,都比自己高出一個頭,理想中的紈褲生活啥時候才能開始啊。

「你叫什麼名子?」李承乾心裡鬱悶,但這並不耽誤他調戲宮女兒。

「奴婢春曉。」被李承乾的目光盯的有些不好意思,小丫頭低下頭,輕聲回答道。

「哦?春曉,春曉!」

春眠不覺曉,

處處耳啼鳥。

夜來風雨聲,

花落知多少。

在小丫頭驚訝的目光中,一首孟浩然在鹿門山隱居時所作的春曉自李承乾口中吟誦而出,完全沒有考慮孟浩然的感受。在李承乾的印像中沒了春曉,大不了老孟同志以後再寫一首夏曉或者秋曉啥的,自己這樣作還是變相為中國的詩詞文化作了貢獻呢。

「太子殿下大才!」小丫頭久在深宮,如何吹捧這些公子王孫自是信手拈來,雖然她也不知道這首詩到底好在哪裡。

「哈哈哈……」被小丫頭一捧,李承乾立刻眉開眼笑,他現在越來越喜歡大唐了。

「這首詩的名子就曉,送給你吧!」李承乾將雙只稚嫩的小手背到身後,回身走進寢宮,完全沒有看到小丫頭已經羞紅的面頰。

待得李朝承在寢宮的矮榻上盤坐了好久之後,春曉才扭捏著走了回來,待看到他的坐姿之後,面色一變說道︰「太子殿下,還是快快坐好,如此坐姿被孔師看到怕是又要則罰殿下了。」

「啊?!這也要罰?」李承乾不是沒試過跪坐,只是不到一分鐘就受不了了,所以才改成盤坐,被春曉這一提,霎時臉色就是一白。

春曉口中孔師的古板面孔浮現在李承乾眼前,打手板、罰抄、告家長老三樣在他的記憶中一一展現。

「那孔老,孔老師還能到我的寢宮來不成?」李承乾有些哆嗦的問道,他本身不怕,但是繼承了李承乾記憶的他多少會被影響一些。

「為何不能?天家無小事,天家無私事。」春曉一句話擊碎了李承乾的所有幻想。

這還有什麼說的,如果不想跪坐,那就站著吧,李承乾不想被罰抄,也不想被打手板,更不想被告長家。

驢拉磨一樣的在屋子裡轉著圈子,看的小宮女春曉頭暈目眩的時候,李承乾猛的一拍大腿,喝到︰「來人,給我找個木匠來。」

「喏!」門外的侍衛答應一聲,快步而去。

「殿下,您這是要做什麼?」春曉有些迷惑的看著李承乾,不知道這位殿下要發什麼瘋,這天都黑了,還傳木匠來作什麼。

「做什麼?當然是作椅子,咱總不能一直跪著吧,總是跪坐會影響我的血液循環,會讓我沒辦法長的更高,而且坐姿不好那個地方會得病」李承乾說完還朝自己的屁股指了指,引的春曉又是一陣臉紅。

小丫頭明眸皓齒,梳著包包頭,臉紅起來煞是可愛,所以現在的李承乾總是喜歡逗她。

「所以說,坐的問題必須解決,這關係到我能不能長的更高,是個很嚴重的問題,而且人類進化的第一步就在於可以直立行走,既然站起來了,那就不能再退回去改成跪著……」李承乾喋喋不休中,春曉小丫頭的目光越發的茫然,直到侍衛將木匠帶來之後,才得以解脫。

「見過太子殿下。」氣喘吁吁的工匠彎腰對李承乾行禮問好。

「免了,免了!」唐時不興跪禮這一點李承乾還是知道的,也正是他想要吐槽的。

後世宋代的程朱理學這套東西到底是好是壞,作為一個草根他說不清楚,但過份強調封建倫理綱常,束縛人們思想這一點無論如何也不能否認。

所以自唐以後,中國就慢慢的失去了進取之心,再也不復往日的榮光。外國人再也不會用強大這樣的詞彙來形容我們,中國在他們的眼中變的可以肆意欺凌可以予取予求……。

不過木匠卻不知道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李承乾已經轉了如此多的念頭,只是直起腰,詢問道︰「不知太子殿下需要小人做些什麼?」

「椅子知道麼?」8歲的李承乾努力的挺直自己的身體,讓自己看上去更加高大一些。

「椅子?」木匠低頭沉吟一下,抬起頭疑惑的說道︰「不知殿下所說的椅子是何物?」

李承乾原本充滿期待的表情瞬間崩塌,努力的在心中組織語言,想要表達的更加清楚,但最終他還是一把扯起木匠的衣袖,將他拖進屋裡,指著矮榻上的小桌子道︰「就是這東西,把它的腿加長,要加到……這麼高。」

李承乾原本想說500mm的,但話到嘴邊及時停住了,在大唐除了他只怕沒人知道毫米是什麼單位,所以最後只能無奈的用手在地上比劃了一下高矮。


第三章天下文人是一家


「殿下說的可是胡凳?」看著李承乾比劃了半天的木匠終於露出恍然之色。( 新飄天文學 tw.piaotian.cc )

胡凳是個啥東西李承乾可是一點印像都沒有,為了不露怯,還是大度的一擺手說道︰「不管是什麼東西,你先去作一個出來。」

「是,殿下稍等,此物簡單,很快就會弄好。」

直到此時李承乾才體會到為什麼那麼多人喜歡作二代、三代,因為這感覺簡直太爽了,不管需要什麼只要一句話,立刻就會有人去辦,而且還是無條件的去辦。

而且現在整個大唐好像沒有比自己更牛逼的代了吧?皇代嫡長子,我去,多牛逼啊,比官代,富代牛逼太多了。

紈褲,必須當紈褲,沒記錯的話今後這皇位好像應該和自己無關,如果一來再怎表現好像都沒啥用處。所以當紈褲吧,歷史上就算是李承乾某反他老子都沒殺他,所以當個紈褲應該問題也不是很大。

再說皇位是那麼好爭的麼?弄不好掉了腦袋怎麼辦?李承乾對自己的能力知道的很清楚,肯定不是什麼當皇帝的料。再說歷史上那些好皇帝哪個當的都不輕鬆,起的比雞都早,睡的比狗都晚,好不容易當了一次皇代,再過這樣的生活那不是白穿越一回了麼。

所以既然穿越了,那就要住最好的房子,喝最美的酒,吃最美味的食物,騎最彪悍的馬,找最漂亮的女人……,至於敵人?最好還是不要有,否則憑借老子的現代知識玩死丫的。

就在李承乾回想著大唐初期美女都有誰的時候,一隻小手在眼前揮過,清脆的女聲也在耳邊響起︰「殿下,殿下,殿下您怎麼了?」

從中回過神來的李承乾搖了搖頭,發現春曉一臉焦急的站在自己跟前,一隻小手不停的在他眼前揮著。

「殿下,您剛剛怎麼了?口水都流出來了。」見李承乾回過神來,小丫頭春曉有些著急的問道。

「口水?」感覺嘴角濕答答的李承乾伸手在自己嘴角摸了一下,可不是麼,果然一手的口水。

趕緊三兩下擦乾淨,李承乾正色說道︰「本王只是一時思及先人,有些感懷而以!」

春曉突然覺得殿下今天有些奇怪,和以往不大一樣,說話總是神神叨叨,讓人摸不著頭腦,而且思及哪位先人需要流口水呢?

能想明白就想明白,想不明白就不要想,皇宮裡規矩多,春曉也明白,所以放下心思,對李承乾說道︰「殿下,按時辰您要去麗正殿給皇后娘娘請安了。」

「請安?」李承乾心中陡然一驚,雖然極力避免但終究還是躲不過去,佔了人家兒子的身體,這特麼要是被人家老娘看出來,可就徹底完犢子了。

「是的,而且殿下的晚餐也是安排在皇后娘娘那裡。殿下莫不是忘記了?」春曉眼中露出疑惑之色,以往太子殿下可是從不會忘記的。

「這怎麼可能忘記,本王只是想把椅子做好,拿到母后那裡去展示一下,現在看怕是來不及了。」李承乾被春曉的問話驚出一身的冷汗,心思電轉之下勉強找了一個能說的過去的理由。

「嗯,殿下還是不要等了,要不娘娘那裡怕是要著急呢。」李承乾的說法春曉可以理解,一個8歲的孩子做了一些事情當然要去父母那裡表現一下。

「嗯。那我們走吧,讓母后等我確實不該。」

伸頭也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長孫皇后早晚都要見,反正老子把那小屁孩的記憶都繼承過來了,照著他以前的作法來就是了。

在兩個提燈宮女的引領下,李承乾出了自己的居所宜秋宮,然後就是承恩殿、天光殿、麗正殿。李承乾拖著8歲的小身板,走的呼哧帶喘,在心中咒罵被後世的那些電視劇給誤導了,皇宮裡真的可以隨便坐轎子?那老子走的這麼歡實是為什麼?

藉著燈火隱隱看到雄偉壯闊的太極宮一角,李承乾更覺得無比的憋屈,這麼大的皇宮,哪裡都漂亮氣派,可為啥老子的宜秋宮修的跟蘭若寺一樣?整個大唐難道就差除草和刷塗料的錢?

在一路見過太子殿下的問候中,李承乾總算是到了長孫皇后所居的麗正殿。

「兒臣給母后請安。」看著眼前20多歲的年輕少婦,李承乾小小的身體散發出陣陣孺慕之情,血肉至親的情感完全不受身體中20多歲的靈魂所控制。

面對著這個20多歲的美麗年輕女子,李承乾一聲母后叫的並不似想像中那般艱難,而且女子眼中的舐犢柔情,也讓李承乾想起自己後世的母親,不自覺的眼楮發紅,鼻子一酸,險些流出淚來。

「高明我兒,快起來,可是在外面受了什麼委屈?」原本坐在矮榻上做著剌蛌漯灡]皇后見李承乾泫然欲泣的樣子,心中一痛,站起身來瞥了他的侍女春曉一眼後,蹲下身子將李承乾扶起來,輕聲問道。

「沒,沒有受委屈,只是見到母后在做蚻”遄A心有所感而以。」李承乾也是被逼的沒招了,總不能說我想我媽了吧?所以只能使出撒手 ︰心有所感!

「哦?不知我兒心中所感為何?」長孫皇后可不是宮女春曉,對自己的兒子可以沒有任何顧及的追根問底。

「呃」李承乾的腦子開始飛速的運轉,必須盡快想出一個合理的說法,要不然只怕眼前這一關很難過的去了。

幾乎是在電光火石之間,一首曾經讀過的七言詩如閃過腦海,在長孫皇后越來越凝重的目光裡,李承乾說道︰「兒臣想到一首七言詩,一時覺得有些生澀,才斟酌片刻,這便與母后誦來」。

「哦?我兒有何詩作?且誦與為娘聽聽。」聽李承乾自辨有詩作問世,長孫皇后也有些好奇,不由催促道。

來不及為自己的急智與記憶的超強感到驚訝,李承乾輕咳一聲,緩緩誦道︰

三載綈袍檢尚存,

領襟雖破卻餘溫。

重縫不忍輕移拆,

上有慈母舊線痕。


第四章皇家哪裡會有好鳥


靜,整個大殿靜的落針可聞,只餘李承乾稚嫩的聲音緩緩迴盪。( 新飄天文學 tw.piaotian.cc )

重縫不忍輕移拆,上有慈母舊線痕。

整首詩沒有華麗的辭藻與修飾,卻真摯婉轉的表達出對母親的思念,一時間竟讓大殿中所有人眼眶發紅,甚至連大殿外秋風掠過的聲音都低了幾分。

此時的李承乾也是眼中含淚,不為別人,只為後世父母雙親。

「高明我兒,高明我兒。」長孫皇后此時也是目中淚光盈盈,不知想到什麼,只是將李承乾緊緊抱在懷中,不斷輕聲安慰。

能當上皇后的女子又豈能是一般人物,長孫皇后更是歷代後宮后妃中的佼佼者,一首詩是好是壞、是否出現過,幾乎瞬間就可以作出判斷。

李承乾真情流露,眼中透出的那一絲牽掛是決對作不得假的,長孫皇后此時已經可以肯定,此詩必是她的兒子李高明作所,決不會有人代筆,但一個孩童如何會有如此深刻的領悟,卻是她有些疑惑的地方。

比李承乾小一歲的李泰此時見無人理會自己,有些吃味,扭著胖胖的小身子跑到長孫皇后的身邊,輕輕言道︰「母后,莫要哭了,都是皇兄不好,惹您生氣,兒臣定會稟告父皇,讓父皇責罰於他。」

皇宮中的孩子都特麼早熟,7歲的小小人兒就已經知道皇位的重要性,開始爭權奪利,但此時的李泰卻不知道長孫為何會哭,自以為是的一記馬屁直接拍馬腿上去了。

久居深宮的長孫如何能不明白李泰的小心思,想及剛剛經歷的玄武門之變不由心中哀嘆,難道上天注定李家必要行那兄弟相殘之事?

「青雀,莫要誤會你皇兄,母后是因為其它事情才流淚的,你們兄弟骨肉相連,今後要互相扶持才是,要不然母后就是到了陰間也不會安心。」盡人事,聽天命。這就是長孫目前的想法,只要自己活著一天就不讓他兄弟二人擅起刀兵。

「母后切莫如此說,惹的兒臣傷心,高明日後定會與二弟兄友弟恭,作成一段佳話。」沒等李泰答話,李承乾趕緊躬身彎腰,做乖寶寶狀。但心中想的卻是︰丫的起個名子叫青雀,不知道小丁丁是不是青色的,找個機會給他翻出來看看。

「我兒知曉便好。」長孫皇后見李承乾態度恭敬誠懇,便沒有再多說什麼,至於站在一旁沒有達到目的的李泰,已經被忽略過去了。

「來人,傳膳!」長孫皇后身邊宮女與她在一起時間長了,根本不用吩咐,一個眼神之下就明白皇后意思。

一頓晚飯,因為李泰的一句話,原本應該有的母慈子孝完全沒了味道,磨磨唧唧草草吃過之後,李承乾便在長孫的囑托聲中離開,只是離開之前背著長孫向還沒有從鬱悶中緩過來的李泰挑了挑眉毛,氣的7歲小胖子一張小臉瞬間變的通紅。

「母后,我也回去了。」李承乾要走,李泰感覺到自己剛剛說錯了話,已經引起長孫不快,當然不會留下找不自在。

「嗯。你去吧,記得,莫要再做讓母后傷心之事。」長孫寒著臉,對李泰說了一句之後,便揮揮手讓兄弟兩個退了出去。

「皇兄,你的那首詩是誰教的?」出了麗正殿,李泰並沒有急著離開,反而拉住李承乾,瞪著一雙被擠到一起的小眼楮追問。

「你說剛剛那首?自然是孔師白天教的,怎麼了?」李承乾有些迷惑的看著李泰,其實心中已經笑翻了天,臭小子,這點小小的道行也來套老子的話,看老子給你來個教訓的。

「沒,沒什麼,小弟對詩詞一道也是頗有興趣,打算日後有暇找孔師好好請教。」李泰得到想要的答案,心中滿意,覺得李承乾草包一個,如此容易就輕信別人,如何能當得了一國之君,還是自己合適。

「哦,原來如此。但青雀,詩詞終是小道,切不可沉迷過深,好好鑽研學問方是正道。」李承乾假意勸說著,拿出一副長兄訓弟的架式,弄的李泰好不憋屈。

「臣弟記住了,皇兄如果沒事,臣弟告退。」知道了李承乾的詩是抄的就好,李泰也沒了和他墨跡的想法,趕緊回去跟長孫皇后稟報才是要緊事。

「二弟且去,為兄也回宮了。」李承乾輕輕勾起嘴角,心中暗暗好笑,果然皇家沒什麼好鳥,面上一團和氣,回頭私下就動刀子,他可不信李泰會真的想去找孔穎達去問什麼詩詞,因為整個皇宮就沒一個人喜歡那個老頑固。

但是管他呢,後世的郭光頭不是說了麼︰用謊言去驗證謊言,得到的一定是謊言。就讓李泰那小子拿著自以為是的把柄說事兒去吧,至於那臭小子能得到什麼懲罰……,以後自然會知道的。

用了10來分鐘時間,李承乾再次回到自己的蘭若寺,卻發現自己苦逼的又餓了。剛剛在麗正殿因為怕一不注意露了破綻,所以一直小心翼翼,按照記憶中的作法一絲不苟的作著,結果……,沒吃飽。

「春曉,有啥吃的沒有?」李承乾皺著眉頭,看著桌面一樣大的椅子,揉揉肚子扭頭問道。

直到李承乾開口,春曉才像是憋了很久一樣,有些焦急的說道︰「殿下,您還想著吃呢,要知道衛王殿下打聽您的事情之後,一定會去打小報告的,到時候皇后娘娘責怪下來……。」

李承乾很不耐煩的擺擺手,爬到碩大的椅子上,盤腿坐好,看著春曉說道︰「孔師今日來了麼?」

「沒有,孔師這段時間很忙,已經有些日子沒來了。」春曉搖搖頭說道。

「那就是了,孔師都沒來你還擔心什麼?」

「可是……。」

「去去去,小丫頭片子,懂什麼,快去給本王找些吃的來,本王快要餓死了。」

看著春曉離開,李承乾扭頭看著站在一邊等待誇獎的工匠,他很想問問這個不長腦袋的傢伙,桌面一樣大的椅子這特麼是給人坐的麼?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