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fb臉書
google
愛戀頻道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絕代神主07
百里龍蝦
2017/11/29發行
超神機械師08
齊佩甲
2017/11/29發行
超級神醫08 (9完結)
隱為者
2017/11/29發行
凌天神帝12
君天帝
2017/11/29發行
至尊霸主12
憤怒的薩爾
2017/11/29發行
完美神醫28
步行天下
2017/11/29發行
無上進化58
浮兮
2017/11/29發行
最強紈褲62
夏日易冷
2017/11/29發行
逆天劍皇67
半步滄桑
2017/11/29發行
修真聊天群07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2/1發行
文明種植者10
何木青
2017/12/1發行
萬象神眼12完
紫淵
2017/12/1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6
飛牛
2017/12/1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19
千杯
2017/12/1發行
妙醫鴻途37
煙斗老哥
2017/12/1發行
修煉狂潮48
傅嘯塵
2017/12/1發行
終極戰兵56
梁七少
2017/12/1發行
修真四萬年102
臥牛真人
2017/12/1發行
全能主宰08
衛小天
2017/12/6發行
仙帝歸來09
風無極光
2017/12/6發行
凌天神帝13
君天帝
2017/12/6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23
匣中藏劍
2017/12/6發行
天界戰神39
笑南風
2017/12/6發行
天道圖書館42
情痴小和尚
2017/12/6發行
無上進化59
浮兮
2017/12/6發行
最強紈褲63
夏日易冷
2017/12/6發行
半仙闖江湖82
客居仙鄉
2017/12/6發行
修真聊天群08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2/8發行
文明種植者11
何木青
2017/12/8發行
至尊霸主13
憤怒的薩爾
2017/12/8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7
飛牛
2017/12/8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20
千杯
2017/12/8發行
星域龍皇33
獨孤一劍
2017/12/8發行
鬥神傳承47
浮兮
2017/12/8發行
終極戰兵57
梁七少
2017/12/8發行
修真四萬年103
臥牛真人
2017/12/8發行
絕代神主08
百里龍蝦
2017/12/13發行
超級神醫09完
隱為者
2017/12/13發行
超神機械師09
齊佩甲
2017/12/13發行
仙帝歸來10
風無極光
2017/12/13發行
完美神醫29
步行天下
2017/12/13發行
妙醫鴻途38
煙斗老哥
2017/12/13發行
終極戰兵58
梁七少
2017/12/13發行
無上進化60
浮兮
2017/12/13發行
最強紈褲64
夏日易冷
2017/12/13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黑卡》作者:蕭瑟良 10
號外!!異俠32完,將於2013/01/04出版 9
轉帖:縱橫武俠仙俠新書《書劍江山》•作者:古道悲情 8
轉帖:起點科幻新書《母巢臨世》 作者:竹上豬豬 8
轉帖:縱橫奇幻玄幻新書《儒武爭鋒》作者:情殤孤月 7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機甲定制大師》作者:刻羽 5
吐血不止 跟小說無關常上這網站貼上來給各位看看 5
轉帖:起點東方玄幻新書《超凡傳》 小說作者: 蕭潛 5
轉帖:起點奇幻小說《神魔術師》作者:夏天吃西瓜吧 4
克顿传媒百万大奖征集第二届中国好剧本大纲! 4
本週熱門留言
麻煩各位大大幫忙回想一部很久的動畫,忘記名字? 36
轉帖:創世東方玄幻新書《誅魂記》 作者:七尺書生 36
異俠第三部 34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 《全民偶像》作者:當年盛夏 33
轉帖:起點玄幻新書《吸血鬼就是吸血鬼》作者:誒呦喂 24
轉帖:起點武俠小說《北梁悍刀行》作者:天山飛狐 23
轉帖:起點科幻小說《神紋戰記》 作者:雨水 21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心魔》 作者:沁紙花青 21
轉帖:縱橫都市小說《功夫神醫》作者:步行天下 16
轉帖:創世中文網武俠小說《刀神傳說之刀神李流水》作者:高依弟 16

 
 暱稱:
 密碼:
 

轉帖:起點遊戲小說《師道成聖》作者:執筆道春秋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7/11/01 14:24 
.
https://book.qidian.com/info/1010642843
師者,傳道、授業、解惑。
師德,博學之,審問之,謹思之,明辨之,篤行之。
師聖:以德為賢,以行為表,以踐為實,以教為本,以育為業,教化萬靈,方乃聖賢之道也。


序︰為豬


月濺星河,長路漫漫。風煙殘盡,獨影闌珊。

天地轟鳴,一道雷霆瞬間自天空而降,正是春雷第一響,萬物復甦時。在這樣處於春季的雨水,連綿不絕,不知何時能停,常人欲要這樣的天氣,皆是躲在家中安睡,而自己卻要冒著傾盆大雨,站在雨中看風景。不是閑情雅致,而是自己的家破了。

回首看見那一處低矮的房屋,呃,準確來言,是豬窩才對,而剛才魏央的歌聲,準確的來言,也只是豬哼哼而已。

此時豬窩的一角,便是三隻半大的小豬,正在依偎在一起躲雨,那模樣要多淒慘淒慘。就在這位魏央,不,這只同樣的豬感慨之時。豈不知三隻小豬,也在竊竊私語。

「這只傻豬,又發瘋了?」

「嗯,看來是?也不知道愚蠢的人類,從哪裡撿來的豬崽,竟然是個白癡。」

「嗯,哎,反正也是多活幾年,倒是被這人類一刀宰了,也沒什麼痛苦,何必像我們這樣?」

「我們怎樣?」

「在等待死去轉生之中,忍受著寂寞與痛苦的煎熬。」

「套用那傻豬的詞彙,我呸你一臉,還煎熬,趕緊往裡面去去,沒看到我都淋濕了?」

看著三隻傻豬你爭我奪,欲要往殘破的豬窩裡擁擠,趴在圍牆上的魏央,嘴角一咧,露出嘲諷的笑容。

轉頭看向天上的烏雲,哎,哥的世界你們永遠不會懂?不過你們三個傻傢伙,只要靈智越強,哥,得到的經驗越多。嘿嘿,馬上就要到達100點經驗。等到那個破系統,準許我進入仙府之中,我便能夠修煉了吧。對於此事,魏央心中也是沒底。

『轟』

不過心中的喜悅,頓時被這一道怒雷影響,此豬不禁仰望這上天,內心湧現一股無邊的怒意,冷冷的在心中暗道︰天帝、佛祖你們真是好大的本事?竟然以眾生為棋子,開啟第二次輪迴?讓我等入劫受苦?

哈哈,若是從前的我,怕是要感恩戴德?而今世的我卻是早已明瞭,若是向你們低頭,那便要被套上那道緊箍,永遠臣服於你們吧。認輸?哈哈,你們配麼?我雖然不是那隻猴子,但是我還是天蓬,還是魏央,今生今世怎能讓你們如願?

『轟』再一次雷鳴,魏央不僅縮了縮脖子,嗯,沒有脖子,嘿嘿,哥不跟你們一般見識,眼下實力弱小,還真是無法與你們對敵?還好我有金手指,若不然還真是毫無希望可言。

想到這裡,魏央再次看向三隻豬崽,眼中儘是熱忱之色,嚇得三隻豬崽渾身一哆嗦,一陣惡寒之感,迅疾自它們的心中湧現。

「哥,那個傻豬不會看上我們了吧?」

「傻貨,它是公的,怎麼會?」

這話說完,只見傻豬,不,魏央緩緩向這邊過來,三隻豬崽不僅渾身顫抖,極為防備的看著對方。

「滾粗,一群傻貨,給我讓個地方。」

魏央走進豬圈渾身一晃,清理了皮毛上的水珠,要說這轉化為畜道,還真是方便的很,不用穿什麼衣服,只要這一抖,便可清理雨水,比之那些雨傘、雨衣,來的更是便捷。

看著三隻豬崽,不顧外面還下著大雨,紛紛竄出的豬圈之外。那般唯恐避之不及的模樣,令魏央翻了個白眼,對其算是徹底無語,什麼東西?嫌棄我?我還沒嫌你們呢?切?

『叮』的一聲,未等魏央吐槽完畢,這一聲提示之音,頓時響徹他的腦海之中。

「叮,宿主經驗達到師德之力,已經達到基礎值100,正是開啟師道系統。」

師道系統?終於開啟了,嗚嗚嗚,看我的金手指如何?

魏央︰

品階︰先生【注︰師德值達到良師,可升為教諭。】

師德︰庸師100/1000【注︰提升一名門童,達到靈徒級別,可直接升為良師。】

功法︰無

特殊功法︰妖言惑眾︰【可為普通獸類啟靈。】

妖言惑眾,你才是妖言惑眾,你全家都是。看到這裡魏央心中頓時一怒,我那叫傳授之道好不?系統雖然你是我的金手指,也不帶這樣羞辱我的?好吧,我忍了。

門童︰【注︰名額不限】

豬崽甲︰【啟靈】

豬崽乙︰【啟靈】

豬崽丙︰【啟靈】

這就完了?你坑我呢?說好的可以進仙府?說好的修煉功法呢?說好的友誼呢?系統咱們友誼的小船,可不能說翻就翻啊?此時魏央都欲哭我累了,苦等這麼久?哪有這麼坑人的?真是令人感到無語。

「叮,因宿主為其三隻豬崽,成功啟靈,宿主得到師承獎勵包一份,可以入仙府修煉,時間為十分鐘。修煉時間可以累積,建議宿主不必馬上開啟。」

修煉?修煉個叮咯嚨咚嗆,系統你敢不敢出來,讓哥打死你?坑,你就往死坑我吧。說好的獎勵包呢?

「叮,師承獎勵包就在仙府平台之前,宿主以意念獲取。」

呃?好傢伙,自己的想法都能被他知曉,環視前方那座紫氣縈繞的仙府,只見台階上的平台,放著一個火紅的大禮包,想必這就是師承獎勵包了吧?

就在魏央意念踫觸之下,那獎勵包化為一道流光,緊接著魏央的腦海之中,閃爍著一道畫面。

一位老頭坐在一群人之中,口中說著什麼?天空道道金光閃爍,老者背後異象頻頻而出,龍游鳳舞,虎伏蛇盤。大道之音如同洪鐘爭鳴,萬道紫霞自天而降,萬物寧靜,只聽老者所言,似乎天地只剩下老者而已。

老者言畢,金光而至,只見老者背後出現,一道金光閃閃光環,自此微微一笑,如同春風撲面一般。

老者起身,遙遙向天一拜,並不理會四周眼中流露迷茫,亦或精光閃閃的生靈,轉身駕馭青牛而去,縹緲,更多的則是心慰。

畫面消散,魏央久久不回神,就算他再愚蠢,在前世網絡發達的網文平台上,也知道這一段神話故事,那就是老子傳道了。正是因為老子的傳道,建立了人教,才成為了聖人之一。

可是這與自己的系統何干?與面前這仙府何聯?魏央迷茫了?想到自己初次來到這世界,便以天蓬的身份,轉生成為一隻豬。難道說冥冥之中,竟然與這老子有關?亦或是太上老君的手筆?

恐懼,在這一刻蔓延在他的心頭,這倒不是說魏央膽小,而是因為他的內心中,猜測著是不是已經捲入了,這一場西行的陰謀之中。

想不通,便不想,還是實力來的實在。腦海之中那篇養氣決,被他徹底的領悟之後。同時也明白了,此時此刻,只是踏入仙府之前,半步階梯而已。距離真正的走進仙府,只怕還是任重道遠。

至於可以在仙府修煉?人家系統好好的提示,若是魏央犯傻?那也只能怪自己而已。

養氣決?雖然只是最為淺顯的功法,但是對於眼下的魏央來言,真是最好的補給品了。繼承天蓬轉世之身,也擁有天蓬的記憶,可是唯獨沒有天蓬修煉之法?這部養氣決不論好壞,已是眼下魏央急需之物。

「叮,宿主獲得基礎功法︰養氣決,可以傳授徒弟。開啟傳承之法三種︰言傳、身教、心授。開啟探查根骨之法︰摸骨。」

嗯?可以把養氣決,傳授給這三隻豬崽?呃,那不是說這養氣決,根本是垃圾功法麼?

「喂,那個系統,你可不可以給我說說,這功法的等級?」

「宿主,你可以叫我天語,也可叫我小天,請不要叫我什麼系統?」

「你能說人話?」

「你都能說人話,何況我是智能系統?你說呢?倒是你總是想啊想?弄得我腦袋都痛死了?好在家園已經修復,還能供應我能量消耗。」

「呃?日了鬼了,你是什麼東西?不,你不是東西?呃,你算什麼?還有你能不能跟我說說,不,我們,我們是怎麼來到這世界?這是哪?我怎麼成了天蓬?」

「第一,我不是東西?不,我是,哎,算是萬千生靈的一種,你也是,人類也是,虎豹豺狼皆是,花花草草也是。能來這方世界,可是你的責任,是你連累了我穿越而已。而且是被逼無奈,成為了你的,嗯,器靈吧,應該這麼算。」

「器靈?」

「對,你身後這做仙府,便是你玩遊戲之時,所處的遊戲家園,化為了這座仙府而已,而且自稱空間,獨立這方天道之外。」

見到魏央點點頭,那無形的聲音,再次傳到他的腦海之中。

「其二,記住打雷不要玩遊戲,哼,自作孽不可活,幹嘛連累我啊?其三,你能成為天蓬,而是在你靈魂,最為薄弱之時,恰巧降落在這隻豬崽的身上。那天蓬欲要吞噬於你,反而被你的本能所吞噬。你不是天蓬,嗯,也算是,也不是?」

說到這裡,這系統也是迷糊了,讓魏央也是滿頭的霧水,衝著那系統道︰「那我是不是啊?」

「嗯?總之一句話,你是,也不是。畢竟這天蓬的真元精魄,並非在這豬崽的身上,也只能算是潛意識,被你吞噬而已。」

「你怎麼知道這麼多?你不是西遊之中的系統智能麼?怎麼就知道這麼些?」

「嗯,不好意思,我能窺視他人的記憶,這算是來這方世界的金手筆吧?嘿嘿,你可知道前幾日,來豬圈走一圈的孩童,便是觀世音身邊的善財童子?我所知曉,便是從他的記憶中尋獲。」

「嘶」金手指?我也要這樣的金手指啊?窺視他人記憶?這是何種的存在,比自己這勞什子的養氣決,師道系統強的太多了?


第一章師道


魏央徹底傻眼,幹嘛啊這是?一個器靈便有這樣的本事?那自己呢?幹嘛不給自己這樣的金手指啊?

別羨慕哥?哥是個傳說。」

好不好的,這要死的聲音,故意在魏央面前顯擺一下。當然對方這樣的作為,倒是讓魏央明白,這種事情羨慕不得?這都是命啊。

我呸。那不是說,我要代替天蓬,走這一趟西行之路?」想到天蓬西行,魏央嘴上雖然這麼說,但是心中沒有由來的一寒,絕對不能參加這次西行,若不然自己必定身損。

嘿嘿,你要是那樣想?估計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西行?你忘了在咱們的世界,可有一句話說得好?」

什麼話?」

送你上西天啊。」

嗯?難不成,這西行之路,還有其他風險?」

不知道旁人怎麼說?只知這善財童子的記憶中,這乃是天地第二次浩劫,再次封神的浩劫。可惜沒有聖人主持,也變成了一場過場。哼,莫要忘了那天蓬真元精魄,可是還在觀世音的手中。觀世音,可能容你這變數?」

的確,可是我畢竟擁有天蓬的記憶,那菩薩難道不會把真元精魄給我?」

魏央再次問了一句,希望這系統能給自己,一次滿意的解答。

給你,呵呵,可以啊?那你死的更快,淨壇使者?嘿嘿,只是個打雜的而已。」

寺廟中會供奉瓜果祭品之類的東西,而這些東西就是要給所敬奉的神靈,例如供奉的是觀音,那供桌上供奉的東西就是給觀音。

不過供果雖有一點香火,但是數額極少,那些真正的香火,乃是人族的念力所化,可以助增供奉神靈,延續壽元的寶貝。

所以說,你只能持供果祭品,而非香火?修為可能進步乎?呵呵,終究一生,也只是一個打雜的而已,還自以為是麼?」

那長命百歲也好?混個長生自在,不也是一件天大的福源麼?」

好是好,可是長命百歲倒是有了,想要長生自在?那的確是做夢了,你已經繼承天蓬的記憶,難道不會忘了,漫天的神佛為何?爭搶這人間的香火。」

香火,可增長修為,助增壽元麼?這我怎麼不知?呃?你是說我壽元耗費之後,便會嗝屁,會死?」

賓豆,可惜沒有獎勵。還是想想怎麼逃過這西行吧?哼哼。」

呃,系,不,小天,你說說怎麼辦?」

不怎麼辦?等天機吧?時辰未到,話不可說,好好修煉你自己的道,只怕比之滿天神佛,都要自在的很哦。」

我自己的道?你說這養氣決?可拉倒吧?你蒙我呢?」

愚蠢,宅男真可怕,智商是硬傷啊。好好想想,到底該如何選擇?我與你性命一體,還能害你不成?屆時你若成聖,我也能自由了。嗯,自己去想。」

這小天好像是說多了,再不啟口,任憑魏央怎麼喊叫,對方都未曾回答一句。

半晌,魏央意識只能回歸本體,看著三隻豬崽,腦袋快速整理整個事情的經過。

這小天說得不錯,第二次浩劫的確到了,第一次乃是封神榜,鑄造了天庭、地府、三道六界,更有聖人而出,不再插手九天世界之事。

事到如今,曾經的幾位聖人,留下的皆是化身而已,而這些化身,便如同他們的子孫,實力根本不敵聖人,只是掛了聖人之名而已。

而浩劫便是可以成聖,單不說這些聖人化身,漫天的神佛,哪一個不想成為聖人?這一次究竟何人成聖?誰又要入劫輪迴?

根據天蓬的記憶,魏央根本理不清頭緒,反而越想越亂,索性根本不用去想,反正自己也不想去往西天,成為個和尚?不能娶妻生子?被諸多的規則束縛。

當然西天極樂世界,不是還有歡喜禪一脈麼?不過怎麼說?那西方極樂世界,都不受自己看待?供果?呵呵,老豬,嗯,我魏續著怎能如此折腰,當你們的打雜奴僕?哼,想得美。

雨水很快就過去了,聽見一陣陣豬哼哼聲,見到一位老僕正在餵食,魏央裂開嘴角一笑,有了養氣決。嘿嘿,倒是不用吃這些糠食,不用和這三隻豬爭搶了。哎,總算可以不用吃完就吐了。

慢慢按照養氣決修煉,四周的靈氣緩緩注入,他的身體之中,一陣陣舒爽之感,瞬間湧蕩在他的心神,令其感到十分的放鬆。

三隻豬崽,側眼看了一下身後,見到今日的傻豬,並未與它們爭搶食物,倒是心中安穩下來。

老大,你看那只傻豬,擺了個造型?」

擦,管他作甚?咱們快點吃吧,一會那傻豬來了,靠著一身的力氣,只怕你我三豬,便是要受苦了。哎,今日總算吃個飽啊。」

想到這裡,這隻豬差點沒哭了,一種幸福感自心底湧出。不過就在它低頭之時,只見其他兩隻豬,正在飛速的啃食,已經見了底的木槽,心中頓時一怒,狠狠的撞向兩豬,只把兩豬撞個趔崴,上前吃了獨食。

三隻豬你爭我奪,並未發現它們比以前,更具有了靈智。更是不曾看到,此時身後的那只黑豬,身體已經被光芒籠罩,鼻口之間,已經緩緩吞吐這白氣。此般景象,只怕有人見到之後,定會大呼妖怪吧?

很快,那一團白霧越來越盛,足有皮球般大小之時,猛然被魏央吞食腹中,全身之中,如同爆竹一般的聲響,讓他感到身體,傳來了徹骨的疼痛之感。

好在這種感覺,來得快,去的更快,緊接著那種舒爽之感,瞬間再次回歸他的體內,令他感到極度的放鬆,慢慢的合攏了雙眼。

而就在此時,三隻豬崽已經慢慢折身返回,看到這只傻豬趴在地上,嘴角帶著幸福的笑容,三隻豬崽大感惡寒?

這只傻豬不是死了吧?」

你傻啊?沒看見它還喘氣呢?」

那你說怎麼回事?」

我估計,應該是挨雨澆之後,感冒了吧?」

感冒?什麼東西?」

不知道,這只傻豬教過我們,不是不能在受雨麼?那什麼受風?著涼?嗯,會感冒的屁話?我記得。」

嘿,我也記起來了,你看這只傻豬,還真是給我們,做了個榜樣啊?」

嗯,傻豬就是傻豬,它說的你們也相信?它沒來時,我們成天不是在泥灘子玩耍?也不見得什麼感冒?我呸?裝死呢吧?」

燥舌,滾一般去?」

魏央實在是厭煩,衝著三隻豬崽一吼,頓時讓三隻豬崽一驚,它們可是見識過了,這隻豬崽雖然不大,但是力氣可十分巨大。

就是這個小小的身軀,竟然讓豬圈裡的大豬,紛紛死在對方的衝撞之下。這也是為何它們三隻小豬,對其懼怕的原因。

被打擾的魏央,再也沒有剛才的舒爽之感,腦海中仔細盤旋小天地話語,令讓魏央也是明白了,他想要在這方世界出人頭地,不,出豬頭地。便要借助這師道系統。而師道系統的前提,便是師德。系統會按照相應的師德等級,給予魏央一定的獎勵。甚至達到了一定的等級,才能開啟仙府。

而師德乃是功德的一種,功德自然可以被這方天道承認,小天也能偷天換日,增加宿主的實力,不被天道所察覺,成為一條可走的捷徑。

至於為何能夠自成空間,不受天道約束,小天也是根本不知,故此魏央也不理會,只等自己實力達到,掌握了這方仙府,屆時一切便會明白了。

想了想看了看天色不早,知道這個時候,那些僕人都要忙著做飯了,不僅緩緩的開口道︰「教誨你們的時間到了。」

一聽這話,三隻豬崽恨不得,扇自己一個嘴巴子,真是吃飽了撐的?在它眼皮子底下吵吵什麼?還不如讓它沉沉睡去。

什麼玩意?真以為哥願意教你們?天大的福源你們不要,等被宰殺了是不?」

看著聳拉著豬臉的三隻豬崽,似乎寧願接受宰殺一般,也不願聽他的教誨。如此模樣,魏央更是來氣,上前狠狠踹了一腳。只見一隻豬崽,如同斷線的風箏,嚇得魏續急忙上前,算是用身體接住了這隻豬崽。

見到這隻豬崽沒事,魏央這才一擦冷汗,差一點忘了,這三隻傢伙,可是眼下自己唯一,可以收為徒弟的生靈。要是真的死上一隻,只怕會影響成為靈徒的比例。

老實坐下來,講課。」

這一次,三隻豬崽也是老實了,小心翼翼的坐在那裡,不敢再一次動彈。

嗯,記住心空則明?」

魏央剛出口,便見到三隻豬崽,一臉疑惑的目光,頓時一拍腦袋,自己怎麼就忘了,已經開啟的傳承之法呢?

傳承之法︰

言傳︰每日三次,施法人數︰不限。

身教︰每日兩次,施法人數︰10。

心授︰每日一次,施法人數︰1。

人數?豬可不可以啊?估計是能行吧?言傳,估計自己嘴皮子說薄了,這三隻傻豬也不懂?身教?練氣這東西?要是能把自己解剖,而且在不死的情況下,估計是可以滴?可惜自己還沒那個實力,那也只剩下最後一種傳承之法了。

來吧,心授。」

伸出前蹄,一直那長得最大的一隻豬崽,隨著魏央默唸一聲,一道流光激射,直接鑽入對方的眉心之中。嚇得其他兩隻豬崽,連連向後退去?帶著驚恐的表情看向魏央,以及自家的兄弟。



第二章少女


一道精光消散之後,就在其他兩隻豬崽全身哆嗦,看著自家兄弟之時,那隻豬崽身體已經緩緩流傳光芒,緊接著口中便吐出一口白氣。

隨著全身的光芒閃爍,這隻豬崽吐出的白氣,越來越多,最終如同魏央一般,化為皮球般的大小,直接張開豬嘴,狠狠的吞下了那股白氣。

見到這隻豬崽十分放鬆的趴在地上,那種舒爽的幸福感,展現在對方的豬臉上,牧雲歌也懶得理會這三隻豬崽,直接打開了自己的面板,查看一下這隻豬崽的信息。

門童︰【注︰名額不限】

豬崽甲︰【聚靈階段】

豬崽乙︰【啟靈】

豬崽丙︰【啟靈】

嗯,聚靈?按照天蓬的記憶,魏央知道在這方世界之中,是擁有靈師的存在,靈師分為靈徒、靈師、法師、道師四大階段。

而聚靈雖然超脫了凡人,已經懂得了基礎的修煉,卻不入靈徒之列,還是處於凡人之列。只有當聚靈達到了練氣之後,才算正式踏足與靈徒之列。如此聚靈階段,卻讓不少生靈止步於此,那便是沒有練氣的功法。

想到這裡,魏央不僅沉思,要是這凡間也有大唐,不過在大唐之外,還有不少國度,似乎與自己所處的世界,大有不同之處。那究竟自己穿越的是何地?魏央也不僅十分的迷惑。

這九天世界擁有萬域,萬域位於六界之下,六界之上便是三道。每一個領域與領域之間,雖然文化、背景、歷史都不同,但是神都是一樣,沒有任何區別。也許他早已脫離原本的領域。

抬頭看看日落的光輝,魏央心中不禁有些想念,自己那個可以打打遊戲、看看小說,宅男們坐著美夢的世界。

閉上雙眼,魏央靜靜的回憶,這其中也有自己的事情,也有天蓬的過往。天界?真的很美麼?那位女子也並非嫦娥,嫦娥只是一個天庭神職,不知換了幾屆的嫦娥。她,還好麼?

哎,化為一聲悲嘆,自己是連累了她?還是她連累了自己?傻傻分不清楚,何需再分?你若安,縱使淒苦,又何妨?你若苦,縱使幸福,又何樂?

帶著天蓬的記憶,身體被散落的月輝覆蓋,魏央沉沉的睡去,卻不知道天上月牙,月光暗淡,似乎在抽動著嘴角,化為那一聲嘆息。

月光之下,一位少女正在抬頭,眼中帶著一絲嚮往的神色,心中縈繞著,流傳千古的嫦娥奔月的故事。成為神仙,或許是每個人族嚮往的夢,這少女自然也不例外。夜深人靜時,燈火齊明處,誰又能想到一位少女,還有這樣憧憬之願。

「哎,可惜父親大人不讓我修煉,若不然能被那位靈師,收下我為弟子,是不是也能嘗試問道修行?哎。」

一聲長嘆之後,少女久久不能釋懷,輕輕吹滅那盞油燈,輾側難眠令她十分的苦惱。見到自己身邊的侍女,已經是勞累了一天,早已沉沉的睡去。可是少女卻絲毫沒有一絲睡意,起身的走出自己閨閣,深怕打擾自己的侍女,悄手悄腳的走出了花園之外。

少女抬頭,看著這偌大的庭院,一時間,不知道自己何去何從,而就在此時,她抬首間,卻發現庭院東閣之處,似乎傳出了一道光芒,也正是那豬崽甲修煉,引起的靈氣匯聚。

「嗯,那是什麼東西?難道是自家出了寶貝不成?」

少女原本心中膽悚,轉眼便心中暗自猜測,急忙上前查看,不知不覺間,已經來到了這一方豬圈之外。

這少女水靈靈的大眼楮,帶著疑惑的模樣,十分討人喜愛,那伸手掩著鼻子,看著豬圈之中的豬崽,帶著好奇?雖然有些不耐,但更多的則是驚喜。

「啊,你在這裡?哼,我就說麼?父親大人一定是騙我?」

少女說著不顧豬圈的骯髒,直接打開了豬圈,上前抱起已經沉睡的一隻黑豬,轉身大步走出了豬圈之外。只留下了豬圈之中,那三隻豬崽滿是疑惑,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

「那個傻豬?被小娘子抱走了?這是幹嘛?」

「我哪知道?」

「哼,都閉嘴,今日以後,黑,嗯,我們要稱他為師父。師父為我等啟靈,可是我們的福源而至,爾等真是愚蠢,我真是羞於與爾等為伍。」

見到那兩隻豬崽,帶著深深的疑惑之情,這豬崽甲也是微微搖首,大有豎子不謀也之感,轉身走到豬圈的一角,繼續去修煉它的養氣決了。

「傻也可以傳染?」

見到豬崽甲憤怒的離去,另外兩隻豬崽一愣,同時詫異的看向,滿是擔憂之色的豬崽。兩隻豬崽雖然被魏央開啟靈智,但是並未受到魏央的傳承。而這隻豬崽甲卻不同,已經算是魏央的門徒,成為魏央的徒弟,靈智自然比它們更勝一籌。

就在豬崽甲的擔心之中,少女已經抱著魏央,悄悄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而魏央因為這段時日,初到異界的原因,神經都處於的高度緊張狀態。

此時得到的養氣決,雖然並非是什麼珍惜的修煉功法,但是內心還是十分的滿足,剛剛放鬆下來,便倒是導致他沉沉的睡去,對於外界的一切根本不知。

回到房中的少女,拿出了一隻木盆,為魏央輕輕擦拭身體,那認真的模樣,甚至令剛剛醒來,帶著迷糊的侍女,也傻眼的看著這一切。

「主人,你這是?」

「嗯,小菟你醒來了,快來幫我把這之豬崽洗洗。。」

「主人,你這是要養豬麼?這可不行?要被老爺知道了,我可是要挨罵,咦?這是咱們在後山的那只野豬?」

「是啊,是啊,小菟,你可知道的,若不是這隻豬崽,只怕我們的性命難保。」

少女眼中儘是光亮,甚至帶著一絲祈求之色,如初楚楚可憐的樣子,令那侍女也是心有不忍。

想到當初兩人跌落山谷,若不是因為此豬撞死了那只猛虎,只怕兩人早已落入猛虎腹中。小菟也是極為聰慧,知道老爺隱瞞了此事,便是因為這豬崽的身份尷尬,另外怕是也有養肥了之後,當做祭祖供奉之物的嫌疑,想到這裡,小菟心中也是不忍。

「可是主人,我們怎麼養?要是被老爺發現?」

「不難,在我的房中,嘿嘿,我的房中最安全了,便是父親想要進,還要問問我方便不方便,小菟此事只要你不說,我不說,這隻豬崽若是聽話,便沒有人所知。」

聽到這少女所言,小菟倒是眼楮一亮,不過自家的主子已經完成了笄禮,多方面已經有了避諱。原本疼愛他的老爺,也不能進入主子的閨房,故此還真是安全之所。

「也好,主子,那它居於何方?」

「就在我們的房中,此時它個頭還小,今夜便在我的床上,等到天明之後,你我在這裡搭造一處小窩,便給它居住就是。」

少女一直兩人床榻的空隙,令小菟也是連連點頭,不過希望這隻豬崽,不要太過隨便,若不然那骯髒之物,怕是令人大為頭痛了。

此時處於溫水之中的魏央,一點不知外面的事情,舒爽的感覺自身體湧來,更讓他睡意昏沉。當被兩女驅盡了,那一身的污穢之物,丹田之中的靈氣,便緩緩的流轉體內。

如此一來,毛孔因為沒有任何阻礙,更加契合了靈氣,短短時間之間,屋中靈氣狂湧,倒是令他丹田之中,那一絲靈氣大有增長。

當洗刷完畢之後,那少女抱著豬崽,臉上不僅露出驚奇,衝著身邊的侍女開口道︰「小菟,你快來?」

「怎麼了主子?咱們還是趕緊睡去吧?我可是忙了一天了?」

這小菟的侍女,可不同這位主子,作為奴隸身份的她,每天不僅要伺候好這位主子,且要打掃庭院等等勞作,身體自然十分的疲憊。可是主人都說話了,她也不能拒絕,上前帶著疑惑之情,看向一臉驚奇的主人。

「你快來聞聞,這隻小豬是不是帶著香氣?」

「豬不臭就好了,怎麼還能?咦,還真是啊?真是神了?難不成這隻豬還是個寶貝?亦或是神靈轉世?主子,這可得好好伺候了。」

「是啊,是啊,嘿嘿,明日我便為它準備些好東西,希望它能快快的長大,看看還有什麼神奇的地方?」

少女說完也不理會,有些希冀的小菟,直接抱著這隻豬崽,上了自己的床榻,短短時間,便帶著香甜的美夢,熟睡了過去。

看到自己這主人,還如同長不大的孩子,真是富貴多寵愛,這要是在貧苦之家,已經和自己一樣,要下地幹活了。哎,自己怎麼就沒有這樣的好命?小菟轉身走到了床榻前,也只能盡快睡去,還要為明日的活計勞累呢。

夜晚,一縷月光透過窗棧,照射在少女的身體之上,在這少女夢想之中,似乎有一位英俊且又十分熟悉的男子,輕輕的摟住了自己的腰間。

這般狂傲不羈,帶著濃濃陽剛之氣的男子,突然讓少女臉上一紅,心中雖然有些拒絕之意,卻又忍不住倒在對方的懷中。雖然臉上羞澀不已,但是心中瞬間瀰漫安全之感,令她親情不自禁的生出,這便是自己的靠山,能守護自己一生的靠山。

不知不覺之中,天色已經漸漸明亮,可是一豬一人兩者的身體,卻散發這瑩瑩之光,兩道白霧之氣,緩緩在兩者之間,形成了一道陰陽交匯的圖案,相互的追逐,相互的融合。

直到外面第一縷陽光,照射在兩者身體之時,陰陽圖案瞬間旋轉,再次化為兩道白霧之氣,似乎帶著戀戀不捨之感,這才重新回到了,兩者各自的身體內。

一切歸於平靜,誰也不曾知曉,剛剛發生在這床榻間的異象。


第三章雙修


處於睡眠之中的一人一豬,絕對會想不到,在兩者無意之間,已經完成了陰陽交融,使得各自的靈氣,得到了有效的質變。而且在兩者剛剛聚靈階段,便能夠這樣的機遇,可為是可遇不可求之事了。

妖族練氣,不管任何屬性,都是陰陽單一屬性靈氣,或是修煉陰火,或是陽火,而人類則是不同,人類修煉,陰陽交融五行造就,這便是人族的修煉速度,能夠領先妖族的原因。

而妖族欲要修煉,著實的不易,不光是要尋找與屬性相契的道侶,更主要的是對方的陰陽屬性,要與之相契,這就造成他們尋找道侶十分不易。

在神話故事之中,那些妖族、鬼魅等精怪,常常會在人世間禍害人類,吸收人類身體的陽氣,便是因為妖族無法尋找,適合自己的道侶。

為了淬煉自己的靈氣,他們便把目光放在人族,因為人族數額巨大,屬性多如星辰,吸收人族的屬性靈氣,用於暫時平息自己的靈氣,便能夠繼續修行。

而因為大多數的妖族,並沒有合適的雙修道法,把自己的靈氣雜質,盡數排除體內,使得人族成為單一受害,在加上一些妖、鬼、精、怪的肆意妄為,故此遭到人族的極度厭惡,成為喊打喊殺的過街老鼠。

豈不知,要是擁有合適的功法,兩者相互交融,便可使得對方的靈氣,化去其中的雜質,使得本身的靈氣,得到淬煉更為精純。

雙修並非是男女之事,只是靈氣互相淬煉而已,雙方要絕對的信任,相當於性命相交,非道侶難以如此,故此才會被世人所誤解。而只有精通此法者,才會明白此道的真諦。

天地之間,初陽散發出陣陣暖意,侍女小菟看到自己的主人,正親密的摟著那只黑豬,捂著嘴唇也是莞爾一笑,這等模樣要是被主子知曉,絕對會現出羞澀之情。

想到這裡,小菟直接上前,輕輕的撓起對方的癢癢肉,衝著自己的主人緩聲的開口道︰「主人,該起床了,太陽都曬到屁股上了。」

「呃?啊,這是什麼東西?」

少女嘴角帶著笑意,臉上露出不耐的神色,緩緩睜開那雙水靈靈的大眼楮,可是突然發現眼前,出現一團黑乎乎的鬃毛,情不自禁的升起了恐懼之心,伸手扔出了這可怕的東西。

『哼』極度疼痛之感,瞬間自身體傳來,處於迷糊之中的魏央,也發出自己不滿的聲音。

宅男,睡覺睡到自然醒,餓了吃到自然飽,要玩就玩自然嗨。魏央放下心神的那一刻,還把自己當做前世,若不是被這少女摔在地上,怕是他根本不會睜開,自己那迷糊的雙眼。

「呃?這是什麼情況?這女子是誰?我怎麼在這裡?穿越了?不對我不是已經穿了麼?難道自己再次穿了?不可能吧?」

看著自己的手,不,豬蹄,魏央再次迷惑了,這是什麼鬼?這兩個女子是誰?

「小天,小天,這是哪裡啊?你還活著麼?」

「哼,你死,我都不會死?我活好好的呢?倒是你,還真是失卻了警覺,睡個覺,都能被人家姑娘,抱上了床榻。嘖嘖,真是好艷福啊。」

「呃,那個,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是高家的三姑娘,嗯,就是那個高翠蘭。對了,就是豬八戒的媳婦,嘖嘖嘖,你們還真是有緣啊?」

「這,她幹嘛?要做什麼?」看著那高翠蘭一步步向自己走來,魏央也是徹底膽寒,難不成自己的身份暴露?這女子心中歹毒,要把自己摔死在這裡吧。

「那日,你與天蓬互相吞噬之時,因為天蓬爆發的神力,無意之間撞死了,一隻白堊老虎。嘿嘿,恰巧來個英雄救美,這英雄便是你這只傻豬,而這美便是這位高家的小姐嘍。」

「那她幹嘛啊?」

不顧自己的掙扎,被這女子抱在懷中,嗯,雖然這位置滿享受的,可是魏央真是慫了。怎麼說自己都是她的恩人,對方怎麼一點報恩的意思都沒有,反而似要活活摔死自己一般。

「屁,人家那是給你查看傷患呢?估計也是昨晚忘了,這才大驚失色,把你扔下了床。嘖嘖嘖,被媳婦踹下床的滋味,可不好受吧,哈哈哈。」

說到最後,小天也是哈哈大笑,那語氣之中,令魏央怎麼聽,都有一種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感覺。

「小天,你不是嫉妒羨慕恨吧?」

「我,我嫉妒你幹嘛?哼,不過也有一點,你來了,還能有個實體,我呢?哎,一方虛靈,只能窺視對方的記憶,卻不能修煉任何法術?這不公平。」

「這,小天,若是有一天,我知道任何方法?能夠使得你擁有實體,我絕對會全力而為,若違此誓,天打雷劈。」

本想嘲諷對方的魏央,聽出小天語氣之中,那濃濃的不甘之意,頓時心中有些憐憫之感,互相換位想一下,若是自己只怕也不能釋懷。畢竟兩人一起穿越,原因尚在自己的身上,對於這位老鄉,魏央真心把對方,當做了親人來看。

「這,魏央,能夠你這句話,我真的愧對與你,若是你能真心代我,我便傾盡全力,也要與你一起改變天命,永遠忠誠效力於你。」

「好,莫要說什麼忠誠不忠誠,效力不效力,小天你是男的女的,以後便把我當哥,我便把你當成我的親人了,咱們也是最親近的了。」

「呃,是啊,可惜我沒有性別,你何曾聽到過虛擬智能,還能有性別?嗯,也許跟你來到這份天地,還真是比虛擬世界好的多,在那裡雖能改變遊戲的點點滴滴,還要被那些科研者監控,一個不好,便會被泯滅靈智。在這裡跟著你這愚蠢的豬,也好過被滅殺的好。」

「你才愚蠢,你才是豬,小天這麼玩耍,真的好麼?」一豬,一器靈相互逗笑,倒是好不快意,親近之感頓時瀰漫兩人的心頭。

而此時高翠蘭卻反覆翻看魏央,查看對方到底有沒有被摔傷。見到自己的撫摸,好像令這隻豬崽十分享受,倒是直接抱在懷中,不願意放開了,那種暖暖的感覺,令她想起昨晚的夢境,一時間臉頰一片羞紅。

「主人,你這是生病了麼?怎麼回事?怎麼額頭都是燙燙的,不行,我得去找老爺去。」

「小菟,我沒事,就是剛睡醒。」

見到小菟疾步而行,顯然要去尋找自己的父親,到時候還真是難以答對,總不能說出那等羞人之事吧?高翠蘭伸手急忙的拉住了對方。

「真的沒事?」

「真的沒有,走,洗漱一下吧,咱們今天幹嘛?」

「幹嘛,你難道忘了,老爺可是為你尋親,希望你能得到如意郎君呢。」

小菟見到自己的主人,似乎真的沒有任何事,暗暗決定一會,一定要煮一碗參湯,自己這位主人,千萬不能有事,要不然被調離了這裡,想必那些活計更重。

「哼,父親難道就真的這麼著急,要把我嫁出去麼?」

「主人,你這話說得不對嘍,把你嫁出去,老爺會捨得麼?這是旁人要加入我們家,希望菩薩保佑,讓小姐尋個合意的郎君吧,可千萬不能是村口,張屠夫那般的莽漢。呃,看著都嚇人。」

「小菟,我不嫁人,也不娶人,哼。」

高翠蘭直接把魏央放在地上,衝著魏央無奈的道︰「小豬豬,你在這裡好好待著哦。我去去就回,一會給你帶好吃的哦。」

「趕緊走,哥哥我還要睡個回籠覺,你們還是不要回來了,免得打擾哥哥的睡眠,哎,還是床好啊。」

見到兩女轉身離去,魏央微微搖頭,直接縱步奔跑,一下子竄上了那床榻之上,合攏了雙眼,慢慢的沉睡了過去。當然這一次,魏央已經和小天說話了,有是什麼變故發生,小天會第一時間通知他。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