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fb臉書
google
愛戀頻道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絕代神主07
百里龍蝦
2017/11/29發行
超神機械師08
齊佩甲
2017/11/29發行
超級神醫08 (9完結)
隱為者
2017/11/29發行
凌天神帝12
君天帝
2017/11/29發行
至尊霸主12
憤怒的薩爾
2017/11/29發行
完美神醫28
步行天下
2017/11/29發行
無上進化58
浮兮
2017/11/29發行
最強紈褲62
夏日易冷
2017/11/29發行
逆天劍皇67
半步滄桑
2017/11/29發行
修真聊天群07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2/1發行
文明種植者10
何木青
2017/12/1發行
萬象神眼12完
紫淵
2017/12/1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6
飛牛
2017/12/1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19
千杯
2017/12/1發行
妙醫鴻途37
煙斗老哥
2017/12/1發行
修煉狂潮48
傅嘯塵
2017/12/1發行
終極戰兵56
梁七少
2017/12/1發行
修真四萬年102
臥牛真人
2017/12/1發行
全能主宰08
衛小天
2017/12/6發行
仙帝歸來09
風無極光
2017/12/6發行
凌天神帝13
君天帝
2017/12/6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23
匣中藏劍
2017/12/6發行
天界戰神39
笑南風
2017/12/6發行
天道圖書館42
情痴小和尚
2017/12/6發行
無上進化59
浮兮
2017/12/6發行
最強紈褲63
夏日易冷
2017/12/6發行
半仙闖江湖82
客居仙鄉
2017/12/6發行
修真聊天群08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2/8發行
文明種植者11
何木青
2017/12/8發行
至尊霸主13
憤怒的薩爾
2017/12/8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7
飛牛
2017/12/8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20
千杯
2017/12/8發行
星域龍皇33
獨孤一劍
2017/12/8發行
鬥神傳承47
浮兮
2017/12/8發行
終極戰兵57
梁七少
2017/12/8發行
修真四萬年103
臥牛真人
2017/12/8發行
絕代神主08
百里龍蝦
2017/12/13發行
超級神醫09完
隱為者
2017/12/13發行
超神機械師09
齊佩甲
2017/12/13發行
仙帝歸來10
風無極光
2017/12/13發行
完美神醫29
步行天下
2017/12/13發行
妙醫鴻途38
煙斗老哥
2017/12/13發行
終極戰兵58
梁七少
2017/12/13發行
無上進化60
浮兮
2017/12/13發行
最強紈褲64
夏日易冷
2017/12/13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黑卡》作者:蕭瑟良 10
號外!!異俠32完,將於2013/01/04出版 9
轉帖:起點科幻新書《母巢臨世》 作者:竹上豬豬 8
轉帖:縱橫武俠仙俠新書《書劍江山》•作者:古道悲情 8
轉帖:縱橫奇幻玄幻新書《儒武爭鋒》作者:情殤孤月 7
吐血不止 跟小說無關常上這網站貼上來給各位看看 5
轉帖:起點東方玄幻新書《超凡傳》 小說作者: 蕭潛 5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機甲定制大師》作者:刻羽 5
異俠第三部 4
轉帖:起點東方玄幻小說《史上最強師兄》 作者:八月飛鷹 4
本週熱門留言
麻煩各位大大幫忙回想一部很久的動畫,忘記名字? 36
轉帖:創世東方玄幻新書《誅魂記》 作者:七尺書生 36
異俠第三部 34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 《全民偶像》作者:當年盛夏 33
轉帖:起點玄幻新書《吸血鬼就是吸血鬼》作者:誒呦喂 24
轉帖:起點武俠小說《北梁悍刀行》作者:天山飛狐 23
轉帖:起點科幻小說《神紋戰記》 作者:雨水 21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心魔》 作者:沁紙花青 21
轉帖:縱橫都市小說《功夫神醫》作者:步行天下 16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15

 
 暱稱:
 密碼:
 

轉帖:起點奇幻小說《全職法師領主》作者:萌遁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7/11/06 15:40 
.
https://book.qidian.com/info/1010521542
這是已經遠離法師輝煌的時代,
諸神將自然中最常見的一種元素封印,
不完整的魔法體系成為了這片大陸的詛咒……
修因帶著「銀瞳」穿越到這裡,
他的命運與被禁錮的元素之枷鎖緊緊地聯繫在一起,
最後,他俯視著王座上的大帝,「對了,陛下,沒事兒的話,以後請叫我領主大人!」
Alice:master,您的城堡已經被精靈攻陷……


第一章 全新世界


在這裡,大陸是有盡頭的,天空和海洋上也有一道無法被逾越的神之障壁。

無窮無盡的,是野望。

穿透蔚藍天際下的一塊雲層,恰好看見的是風景秀麗的海德爾平原。

但對於需要大量食物和魂晶石的人類來說,這裡卻是貧瘠之地。

管轄整個海德爾自治領的古老城塞——荒骨城位於平原的南部,這裡是古老的「黃金家族」之一的費爾·費沙伯爵的居城。

有一日,伯爵城堡內十分寬大演武場中,正進行著一件非常古老和有趣的貴族遊戲。

「修因!快站起來修因!」

場外傳來一聲焦急的呼喊,喚醒了暈倒在地上的少年的意識。

「唔……」

修因?對,沒錯,修因是我的名字…有人在叫我?

少年用手揉了揉自己的頭部,額前有一種被重擊後的火辣的疼痛感。

在搖晃著身體勉強的重新站立起來後,少年抬頭望向前方時,他突然愣住了。

「這裡不是電影片場了?」在簡單地掃了一眼周圍的陌生環境後,少年臉上的表情開始變得有些不自然起來,而且眼前之人讓他驚道,「還有歪果仁!」

就在修因的身前不到兩步的距離,站著一個黃頭髮、大額頭、大鼻子的魁梧男子,要比修因高出整整一個頭,典型的一副西方面容。

聽到修因的口中喃喃地嘀咕著什麼,那魁梧男子的臉上開始有些驚訝的表情,「這小子剛才在說什麼場什麼的?」

聽著有些摸不到頭腦的話語,魁梧男子知道修因是一個半吊子的見習法師,也知道法師在施術的時候會吟唱一些咒語。

這小子要用魔法!

魁梧男子立刻反應了過來。

「我可不會讓你有機會在這麼近的的距離使用魔法!」

雖然對著自己強壯的身體頗有自信,也對修因能在短時間內釋放出魔法感到質疑。但是魁梧男子並不想冒險,如果在這麼近的距離中上一顆火球術之類的法術,也會受到一定程度的傷痛。

所以魁梧男子右腳猛地上前一步,左手五指成拳,對準修因的右臉頰就是一記狠狠地重拳橫掃而去,他很有自信,這一拳定會打得修因滿地找牙。

而修因這邊,則是記憶有些混亂。

剛才明明是在電影片場中飾演一位倒在地上的屍體,怎麼一轉眼的功夫就來到這裡?

而且面前的這個歪果仁身上穿的是——盔甲?換古裝劇了?

還是有些失神的修因,突然發現眼前這個身材魁梧的歪果仁的面目開始變得有些猙獰,左手握拳竟向自己的臉上打了過來!

「嘿!劇本上可沒說有我挨揍這一段,難道歪果仁就能隨便打人?!」

意識到自己處在要被打的處境中,修因原本有些迷糊的頭腦也立馬清醒了一點,他可不管眼前具體是什麼情況,他的人生字典裡可從來沒有過挨揍這個詞。

修因在瞬間便本能地做出反擊的姿態。

只見他右腳微微後撤一步,上半身也順勢向左微微傾側,為自己爭取到一些反擊的空間,同時右拳一緊,對準加面前男子的頸部就是一記猛勾拳。

這一拳修因已經在心中估量過,自己的擺臂要比這歪果仁小得多,完全可以在他的拳頭攻過來之前打中他的頸部,同時手臂還可以阻擋他拳頭的攻擊路線。

這是攻守兼備的一拳,修因在心中偷樂一下,感覺自己在那一年的兵旅生涯中都沒打出過如此精彩的一拳。

啪!

一聲脆響,修因的拳頭和他所想的一樣,在那歪果仁攻過來之前率先狠狠地打到了他的頸部上。

人的頸部是大動脈的所在,修因的這一拳有效地壓迫了他動脈的血液傳輸,導致這魁梧外國人的大腦瞬時缺氧,意識也瞬間變得模糊起來。

噗通——

魁梧男子的高大身軀向後栽倒,發出一道聲響的同時也振起了地面上不少塵土。

「嗚,我的手!」

那個男子的倒地並沒有讓修因興奮,反而他痛苦的用左手摀住了右手的手腕。

就在剛剛他的拳頭打在那人頸部上的時候,他的手腕同時「卡呲」地傳出一聲脆響。

修因感覺自己的手腕斷了。

「不,不會吧,修因竟然擊倒了加裡奧?」

看到修因一拳打倒了加裡奧,坐在費爾伯爵周圍的貴族們則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

加裡奧距離成為真正的騎士僅有一步之遙,肉體強度已經不是常人可比,而此刻卻被修因一拳打翻在地,雖然不信,但是事實就是如此,坐在演武場外圍觀眾席上的貴族們一片嘩然。

「那個臭小子絕對是用了卑劣的手段才打到了加裡奧!」觀眾席上的一名貴婦嚷叫了起來,態度偏向加裡奧,顯然是和他有著不同尋常的關係。

不過也有人站在了修因這一邊說話,「溫莎夫人您這樣說可就不對了,修因那一拳,大家都看得清楚,將穩、準、狠發揮得恰到好處,真是賞心悅目的一拳吶。」

「你看如何呢?」費爾伯爵向著站在身後的管家林恩科夫問道。

費爾伯爵每兩個月都會主持一次像這樣的貴族間後輩們比拚的遊戲,旨在發掘出有希望的青年才俊進行重點培養,畢竟海德爾自治領的實力在逐年地衰弱,因此對於獲得人才,身為領主的費爾是非常的渴望。

管家林恩科夫聽到領主大人的問話,略微思考後回答道,「領主大人,修因的那一拳上,並未帶有任何的魂力波動,就是普通的一拳。」

見到費爾領主似乎是對那一拳有些興趣,林恩科夫頓了一下後接著說道,「不過,在下看來,那一拳無論是時機,還是路線與力道的把握,都帶著一種無法形容的精妙,而且看修因的動作,是已經練得頗為嫻熟的一拳。」

「哦?」

費爾捋了下他那彰顯貴族身份的一字長胡,饒有興趣地看了眼站立在操練場中的那道十分瘦弱的身影,淡然了一句,「有趣的是,他還只是個見習法師吧……」

大家為修因出彩的表現感到驚訝不已的同時,他正忍著手腕上不斷傳來的疼痛再次轉頭環視了一下「片場」後,臉上痛苦的表情開始逐漸的凝固,取而代之的是驚恐。

「這裡…這裡不是電影片場?!」

修因環視了一圈,隨著周圍的人和景不斷地映入眼簾,他的面容上也越發的表現出焦慮和不安。

怎麼看自己都像是站在一個城堡裡。

腳下是一個剛剛被自己擊倒的一個穿著盔甲的騎士?面前是一群拿著長槍長劍和弓矢盾牌的歪果仁,還有另一邊的看台上,也是坐滿了身穿西方古裝的人群。

然而片場劇組的人卻一個沒看見,而且這裡的環境以及擺設也不像是在拍電影。

到底是怎麼回事?

未知,總是讓人感到恐懼。

導演給他安排了一個躺在地上裝屍體的機會,於是修因帶著一個演員的自我修養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不過在他躺下後仰望天空的時候,卻發現灰蒙的天際上似乎有一道光影竟然垂直地在向他這裡落下,然後他就感到了有些睏意,再次睜開眼睛時,便是現在的這個場面。

「嗚啊——我的頭!」

修因還在心中憂慮著自己究竟是什麼回事的時候,突然在他的大腦中開始有無數的畫面和言語在衝擊著他的記憶,伴隨著一道難以忍受的撕裂感讓修因忍不住發出一聲慘叫。

「畢業、找工作、演員、電影片場、當屍體……」

「星輝王國、海德爾自治領、荒骨城、萊星堡、修因·諾伊曼、費爾·費沙、伊安娜、林可、魔法、奧術、體質力、精神力、信仰力、魂晶石……」

修因感覺到有關於這些的信息就像是多出來的一部分記憶,似乎這裡的一切便是他的曾經,重疊在一起童年記憶,交錯的暗戀對像、甚至是同樣的名字。

「修因是誰?誰是修因!」

「啊——」

修因再也忍受不住,面部因為痛苦已經變得有些扭曲,他用手捂著頭部、身體晃動了幾下後,帶著一聲撕心裂肺的吼叫之後,眼前一黑,便昏倒在地上。

……

「修因…修因少爺?修因少爺!」

一個清脆又夾帶著焦急的的女聲將修因正在沉睡的意識拉了回來。

「修因?是在叫我嗎,我是叫修因……」

修因緩緩地睜開了眼睛,一個淡藍色眼睛的少女,一頭金髮,衣領上紮著蝴蝶結,女僕裝!?

不過修因在看了兩眼面前的少女後,他猛然地意識到哪裡有些不對,不禁驚叫了起來,「我的眼睛,我的左眼怎麼看不見了!?」

少女的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修因少爺請您不要激動,難道您忘記了,那只左眼是在您很小的時候就看不見了呀!」

「哦——」

很快,修因冷靜了下來,嘴上應了一聲的同時也在心中發出一聲輕歎,他已經猜到了是怎麼回事,「這不是在拍電影,而是,我到了一個陌生的世界……」

見到修因醒來後精神似乎還有些恍惚,伊安娜不禁關心道,「您,您還好吧,修因少爺?」

「我沒事的,伊安娜。」

修因已經從「他」的記憶裡知道,面前的少女,叫做伊安娜。


第二章 覺醒(啟動?)


在反覆的強調自己確實沒有大礙了之後,伊安娜才肯離去,不過在她關門的瞬間,修因聽到她喃喃地低語,「少爺看起來好像和以前不太一樣了呢……」

圓盤吊燈、木製大床、滿是西方風格的傢俱擺設……

修因掙扎地從床上翻身下來,踱著步子走到一面鏡子前,看著鏡中的自己和纏著繃帶的右手,修因的嘴角帶起一個苦澀笑容。

鏡子裡的他,有著一頭的紅髮,黑色的眼瞳,臉上還有有一些稚嫩的青澀,整個一副西方的面孔,好在修因自己還看得順眼,不過左面的那隻眼睛卻是灰色的,黯淡無神。

「真是可悲啊,沒想到名字也是修因的這個傢伙竟然也瞎了左眼……」

修因,確實是他的名,但是他的全名叫白修因,來自一個藍色的星球。

西曆2050年,剛剛大學畢業的修因踏上了漫長而艱辛求職之路。

最後,他還是擊敗了無數的競爭對手,歷經層層選拔,面試筆試均取得SSS評分的修因,終於從眾多的求職者中脫穎而出,成功地應聘上了一個臨時演員的工作。

該片是戰爭大戲,演員陣容強大,耗資數億,歷經數年,期間波折不斷……

當然這些與修因要扮演的一個不會動的人並無關係,導演只要求他不動就好。

於是一個有著自我修養的屍體入戲後,結果讓修因再次睜開眼時,面對的卻是陌生的世界。

修因有些沮喪,在原來的世界,他的父母傾盡了家產、委託了近百人,才為他爭取到了成為全世界第一顆人工義眼的實驗者。

在簽署了任何後果自負並且自願成為「小白鼠」的協議之後,這顆跨時代的、集合人類智慧結晶的義眼,全世界唯一一個試驗性的科技成果,使修因的左眼可以看到了與右眼一樣的光明。

不過現在,修因又要適應起缺少了一半視野的痛苦了,還好讓他欣慰的是,鏡中的修因還算是一個外表俊朗的少年,就是面容中帶著懦弱,體格也一副弱不經風的樣子,胳膊纖細的像個女孩子,要不也不會一拳將自己的手打骨折。

修因現在已經完全擁有了「他」的記憶,清新而且非常完整。

在腦海中品讀完「他」曾經的十六年人生後,修因狠狠地罵出了一句,「叉了他的膝蓋,這真是糟糕透頂的穿越!」

修因·諾伊曼,是他在這個世界的名字,身份是諾伊曼男爵的二兒子。

原本在修因從「他」那裡知道自己是個貴族的後代時,感覺還算不錯,起碼還能在這個世界裡享受下紈褲子弟的生活。

但是從後邊的記憶中修因發現,事實上他這個男爵的二公子處境非常糟糕,甚至有可能在未來的一兩年內就會被強行逐出諾伊曼家族。

修因突然感到特別的惱火,好不容易在那個世界找個演員的工作,以為終於可以能夠放鬆下來,起碼能在休息的時候打打遊戲什麼的,哪想到一睜眼,自己的二十二年人生全白活了!

「叉了他膝蓋的穿越!」

修因嘴中又爆了句已經養成一種習慣的粗口,帶著一肚子火氣,抬腳就向著旁邊的椅子踢去。

砰!

椅子橫了過去,同時修因「噢!」的一聲帶著痛苦的表情坐倒在地上,揉著他剛剛踢椅子的那只右腳,顯然是椅子要比他的腳硬的多。

「修因少爺,您起來了……」

伊安娜聽到了房間裡傳出動靜,推開門後發現修因表情有些痛苦地坐在地上,連忙急走過去將他扶起,「少爺您不要緊吧?」

「沒關係,只是摔倒了而已。」

修因在伊安娜的攙扶下站了起來,這時他突然想到之前伊安娜說過自己和之前有些不大一樣,這引起了修因的警覺。

他的身份是絕對不能暴露的!

修因知道在這個世界裡,教會的力量是非常強大的,尤其是在海德爾這一帶,教會甚至掌握了一些礦產的買賣。

一旦自己被發現不是真正的修因,被捆到大主教的面前,修因不敢想像自己在這具身體裡的靈魂會受到怎樣的折磨。

想到這裡,修因的腦海中迅速的浮現出「那個修因」應有的行為——在伊安娜軟軟的臀部上狠狠地抓了一下。

伊安娜的反應果然像往常一樣,將修因的手輕輕地撥開後,漲紅著臉頰帶著扭捏的表情說道,「少爺!討厭……」

修因這麼做後,雖然手上的感覺非常好,但是內心中卻是無比的尷尬,「唉,我原本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壯帥哥,竟然淪落到要扮成十六歲的未成年來佔人家女孩的便宜……」

當然,還要再在臉上浮現出一副少爺的浮誇模樣,一臉的壞笑盯著伊安娜直到她不好意思地轉過身後才收起。

好在修因為了能當個稱職的演員,苦練了不少有關於演技的技巧,哄哄女孩子,也並不是一項難事。

「對了少爺,午飯已經準備好了,林可也回來了。」伊安娜又走近過來攙扶住修因的左臂,「少爺您的腳很疼吧,我扶您下樓。」

「每次都多虧你了,伊安娜。」彷彿又是曾經記憶中的畫面,修因隨口感謝了伊安娜一句。

伊安娜是在修因六歲那年被他的父親修克·諾伊曼在孤兒院中領養了回來,那時的伊安娜才四歲。

本來要收養伊安娜為自己的養女,卻遭到修因的繼母、林可的母親強烈反對,修克無奈之下只好宣稱伊安娜是女僕的身份。

但實際上修克和修因並沒有將伊安娜當作外人來看,而且在這個所謂貴族大家庭中,也只有伊安娜可以坐下來靜心聽著修因一邊哭泣一邊發著牢騷,這時修因的頭會栽進她溫暖的懷中,伊安娜則用她的那雙小手輕撫著修因的後背……

「父親大人,願您的身體永遠的安康!」在餐廳中,修因見到了他的父親和同父異母的哥哥林可。

餐廳修建的很大,甚至連餐桌都有六七米長,只可惜如此長的餐桌,就坐著三個人——修因、修克、林可。

「嗯,我兒修因不錯。聽說還在這個月的衝陣遊戲裡擊敗了加裡奧?那可是准騎士的對手啊!」用餐前,修克的帶著一臉的皺紋讚賞著修因。

修因的父親修克,年紀其實並不大,但是年輕的時候無節制地過度放縱使得他患上了某種疾病,常年體虛而且逐年愈發地蒼老。

「哼,我倒是聽說是修因趁著加裡奧沒有防備,偷襲了對方。」聽到父親對修因的讚揚,林可的臉上露出了十分不爽的表情,「修因,你可別影響了諾伊曼騎士家族的榮耀!」

對於林可十分惡毒的言語攻擊,修因像往常一樣,並沒有說話,而是專注地看著手中的刀子和叉子,心裡想著,「這邊吃飯的工具,還真難用啊!」

林可發現修因居然無視自己,有些惱怒道,「修因,你現在一點禮貌都沒有了,當哥哥的在和你說話,難道你聾了?」

按照「修因」的記憶,每一次面對他這個所謂的哥哥,都不會討到任何的好處,反而會在父親面前被他數落一番。

所以修因索性不去搭理他,自己研究起刀叉來,用這種餐具吃飯,修因還真不習慣,現在正好藉著林可數落他的時候將一塊已經叉起來的肉又掉回到餐盤中。

「哼,還是一如將往的笨蛋!」修因的默不作聲,在林可看來不過是一如既往的窩囊廢表現。

「來來來,林可快嘗嘗這個燻肉,伊安娜的手藝有進步了。」

一直沒有開口的老修克開口說話了,兩個兒子關係不好他也沒有辦法,誰讓他這個爵位將來只能由一個人來繼承呢。

而且作為父親修克很不稱職,從他這兩個兒子小的時候,他幾乎就沒怎麼管教過,直到他現在發現自己的身體真的有些不行了的時候,才想到應該有個人來繼承諾伊曼家族的爵位。

諾伊曼家族最早是修克的祖輩追隨星輝王朝一同南征北戰,取得了一個王朝的盛世後,他的祖輩被封為伯爵,領地廣闊,領民數萬。

但是如今,家道衰落,至修克的父親一代的時候,由於長久的沒有相當的功勳,諾伊曼家族已經落魄成男爵,領地範圍銳減,領民也只剩下萊星堡這裡的幾千人口。

修克總結自己碌碌無為一生的失敗處,就是他的性格太過軟弱,所以在其他的貴族面前總是抬不起頭,他認為林可這種桀驁的性格才是身為騎士家族應有的本色;至於修因,看起來比他年輕的時候還要懦弱。

所以對於繼承人,修克偏向於他的長子林可,畢竟林可很快就能晉級為正式的騎士,而修因,連個見習的法師都不算。

不過修克每次看見修因的那頭紅髮,便會想起他的母親。修克幻想著修因能夠成為一名真正的法師,畢竟他還可以在堅持幾年的時間,但是如果修因還是一直平庸的話,為了諾伊曼家族的再次崛起的榮耀,修克也只能放棄他的小兒子了。

沉悶與乏味的一頓飯後,修因不想繼續看見林可那張讓人厭惡的嘴臉,於是拜別父親後便走出了餐廳。

對於修因這種有些孤僻的性格,修克和林可已經習以為常了。

男爵府邸的規模還算可以,三層樓的建築佔據大概一千多平方米的面積,也能從中看出些諾依曼家族的往昔輝煌。

只不過現在,空蕩的府邸中除了他們父子三人,加上伊安娜和其他的傭人總共二十人。外加兩名年紀如修克一般大的老戰士,身為男爵的貴族,出門也是要有兩名有實力的隨從護衛和彰顯尊貴。

修因參觀的大多數房間都佈滿了灰塵,但是在一個很大的房間前修因停了下來。

從「他」的記憶裡,修因知道這是林可修煉的場所。無論是戰士,還是法師,要提升自己的能力,就需要大量的資源。

房間裡佈滿了類似健身器材的設備,一面的牆上掛滿了各種刀槍棍棒之類的兵器,另一面的牆上還有弓弩箭矢,修因知道,諾伊曼家的大部分收入都被林可用在提高自己的魂力等級上了。

「你來這裡做什麼?以前可是警告過你,這裡可不是你這種敗類能來的地方!」

突然身後傳來一聲爆喝,修因知道那是林可的聲音,這裡對於修因來說就像是禁區。

林可能成長的比修因迅速,短時間內就接近了正式騎士的頭銜,就是因為他一直霸佔著家裡的資源。

修因回頭看向林可,他可不是那個軟弱的「他」。

有人挑釁自己怎麼辦?

有著演員修養的修因,自然是回以了一個更惡狠的眼神,唯一一隻右眼瞪得異常圓大,這是赤裸裸的挑釁行為。

「修因你找死!」

林可被修因的這一眼神給激怒了,早在餐桌上的時候林可就發現一個月沒見,修因竟然有些膽兒肥的敢無視自己說話了!

林可右腳上前一步,伸出左手就要來抓住修因的衣領,要給他一個難忘的教訓。

不過修因來說,這種來抓衣領的動作,他再熟悉不過了。那個世界的他,可是在大學期間有過一年軍旅生涯的男人。

「哼!」

一聲冷哼從鼻孔發出,修因不慌不忙地揮出左手,對準林可伸過來的手腕一掃,便將林可的這一抓輕描淡寫地化解掉。

「臭小子,看來你是忘記以前的疼痛了!」

林可發現自己這一抓竟然被修因非常巧妙地給撥開了,眼中瞬間閃出惱怒的火焰,左腳微微向前半步,右手握拳對準修因的左臉狠狠地揮擊而去。

「要糟!」

他的左眼失明,完全看不見左半區的視野,可以看到林可出拳,但是卻無法看清他的拳路!

然而就在修因心中叫糟的瞬間,他的左眼上突然傳來一陣刺痛。

「這是!」

修因心中一驚,因為他發現左半區的視野盲區竟然開始由一片黑暗逐漸地變得明亮起來,熟悉的一排排綠色小字出現在的視野中心上——

【警告

神經共視單元強制開啟

視網膜構建角度再次確認

檢測載體排異程度

確認載體無排異完畢

偵測到載體腎上腺激素分泌加劇

載體受威脅指數超過安全範圍

略過其餘檢測步驟

滴——

系統激活——】

看清林可那只拳頭正直襲自己的左臉,修因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銀瞳啟動了!」


第三章 今天開始當法師


「銀瞳」是修因這只義眼的名稱。

原本修因以為銀瞳是不可能隨著他一起穿越過來的,畢竟這是那個時代的高科技電子產品。

但是熟悉的畫面與恢復的正常視野不得不讓修因在心中罵了一句,「叉了他的膝蓋的,能來你不早點來!?」

現在視野恢復,修因的目光可以清晰地撲捉到林可那一拳的路線。

不過同時修因還留意到林可的拳頭上還帶有非常不顯眼但確實存在的一些藍色芒點。

從「他」的記憶中,修因知道這個世界中,無論是戰士主修的體質力,還是法師所依仗的精神力,力量的源泉都是「魂力」,體質力和精神力的等級,也是魂力的等級。

魂力的等級,代表著一個戰士或者是一個法師的強弱。

體質力達到3級的戰士在使用魂力的時候,便能激發魂能的輝芒。

也就是說那些藍色的光點證明了林可這一拳上可是凝聚了接近3級的體質力,也是林可無限接近成為正式騎士的標誌。

這一拳,林可對修因可沒有絲毫的手下留情。

而「他」為了成為一名法師,主修的是精神力,也就等於說修因的體質力是0級!

帶有接近3級體質力的拳頭,打在脆弱的法師臉上,不用說,挨上這一拳肯定會被打得滿地找牙。

「可惡的林可,竟然下如此重的手。」修因在心中一陣暗罵,「不過,我可不是那個被你一直欺負的弟弟!」

實力相差太多,這一拳只能取巧不能硬接,但是體質力等級為0的他如果像剛才那般用手直接撥向林可的手腕,那樣的結果會讓自己唯一能動的左手也骨折。

但是修因突然從「他」那裡得到了破解這一拳的辦法。

面對已經極近的拳頭,修因的臉上竟浮出讓林可感到陌生而詭異的一抹笑意。

修因的腦海中浮現出「他」每天都在苦練的一件事,集中精神將魂力凝聚在掌心,通過那可憐的僅有1級的精神力,來使火元素艱難的具象化成具有實體形態的小火苗。

不過此時的修因卻發現這一套入門級的魔法程序對他來說非常的簡單,根本不像那個「他」每次釋放魔法時那麼費勁,甚至需要花費一定的時間來集中精神。

修因的腦海中只是按照「他」的記憶,程序化的將魂力凝聚到左手上的時候,很輕鬆地,左手掌間上突然亮起一道淡淡的紅色輝芒,緊接著紅色輝芒中凝現出的是一團小小的火焰。

只在一瞬間,修因的手掌上便多出了一團火球。

「所以,你這個小丑也想教訓我?!」

帶著一聲彷彿壓抑了十幾年的怒吼,修因的身體微微後仰,要拉開一些與林可的距離,緊接著他左手托著那團小小的火球對準林可那一拳的腕部就按了上去。

「哎呦!」林可發出一聲尖叫。

對於火焰,大多數生物都有著天生的抗拒,被火焰燙到的本能反應便是瞬間回縮動作。

只不過是個准騎士的林可,他的意志力還不足以戰勝本能,所以他的拳頭在手腕感覺到燙的痛楚時便快速地縮了回去。

林可看了看被火焰撩到還有些發紅潤的手腕,面色猙獰地向修因叫道,「修因,你這是挑釁我最後的底線!」

霍!

一環藍色的輝芒在林可的身上浮起,林可怒意真正地爆發了,2級體質力的巔峰力量,他咬牙切齒地要讓修因知道什麼叫做:若我生氣後果很嚴重!

「林可大少爺,原來您在這裡,是在向弟弟展示騎士的技藝嗎?老爺有事找您過去呢。」

就在林可要動的時候,門口傳來的一道招呼聲阻止了他要繼續的行為。

是比爾大叔,諾伊曼老爺僅有的兩個隨從之一,雖然年紀已經有四十多歲,還是有著11級體質力的不錯實力。

「見過修因少爺。」

修因向比爾回了一個微笑。

對於他們兄弟二人不和的事情,比爾也是知道一些,所以他在嗅到二人間的火藥味之後,便有些著忙地要將林可領導諾伊曼男爵那裡去。

林可臨走前,狠狠地瞪了修因一眼。

不過在外人面前,林可要裝作是一切對弟弟的訓斥都是為了弟弟的前程著想。

對於要繼承諾依曼家族爵位的林可來說,孝敬父親,呵護弟弟,維護領民的利益,都是他要必須做好的事情,起碼要將自己包裝成一個好人。

「真是一個不和諧的家庭!」

修因在心中發出一聲悲歎,難道自己就不能穿越成一個國王什麼的角色?對於演好一個國王,修因還是蠻有信心的嘛。

林可和比爾走遠後,修因的左手捂在了後腰上,帶著沮喪的表情自言自語道,「這個傢伙的身體還真不是一般的弱,昨天打翻加裡奧便讓自己右手骨折,現在只不過做了一個向後閃避的動作便有些扭到腰!」

剛才有些過於劇烈的運動,讓修因感覺到身體似乎到處都有疼痛感傳向他的大腦,「叉了他的膝蓋的!如果有可能,我一定要換一個身體!」

修因一瘸一拐地向自己的房間走去,與林可的戰鬥後,他想到自己要在這個全新的世界所面臨著一個最嚴峻的問題。

生存!

如何不暴露自己的情況下好好地生存下去?

實力,強大的實力!

無論是以往的世界,還是這個世界,「一切問題都可以歸納為實力問題!」

這是修因在經歷無數次求職失敗後總結出來的人生座右銘。

「那就成為一名強大的騎士吧!」

修因感覺自己這一刻像是真的回到了青澀懵懂的少年時代,強壯的身體、瀟灑的外表、再配上一套帥氣的軍裝,這是那個世界的男孩的英雄夢。

對應到這個世界,就是身披戰甲、手持巨劍、衝鋒陷陣、勇冠三軍。好威武,好拉風!

「只是這具身體……」

修因看著自己纖細的手臂,剛剛燃起的對實力渴望的激情立馬受挫。

雖然在這個世界裡的修因才十六歲,還可以通過身體上的鍛煉來加強自己的肌肉,但是肌肉這東西這對增加「實力」顯然是徒勞。

這個世界中,只有魂力,提高魂力等級才是提高實力。

「唉……」

修因歎口氣,感覺自己的穿越好失敗,完全不像一些影視圖書中那些穿越者可以十分瀟灑地暢遊異界。

走到房間的角落裡,那裡擺著一個破舊書架,上面陳列著不少書籍,而且中間那一排的書面上竟然一點灰塵都沒有,顯然是經常被翻閱所導致的。

修因習慣性的的取下了那層靠在最左邊的一本書,竟然還包著書皮。

修因翻開了第一頁:

《魂晶石理論之法師篇》——瑪法·馬倫著。

這本書,修因感覺一閉眼就能背下來書中所講的全部內容。

在過去的幾年裡,「他」的全部精力都用在了閱讀這些有關於魔法的書籍和修習精神力上。

對於修因來說,無論是以前的修因,還是現在的修因,要提升魂力等級,只剩下了眼前最有可能的辦法,就是提高精神力等級。

經歷了失敗的軍旅生涯,又錯失了成為一名演員的機會,修因又一次的歎口氣,儘管心中有萬千的不甘與無奈,但是他不得不面對這個現實。

「從今天開始,我就要當好一名有著自我修養的法師了……」


第四章 價值千金,魂晶石


今後的幾天裡,修因一直悶在自己的房間中,就算是吃飯,也都是讓伊安娜為他單獨準備一份送到房間裡吃。

對於修因這種怪癖的行徑,諾伊曼老爺和林可也早已經見怪不怪——修因總是喜歡把自己關在房間中捅咕一些沒有用的東西。

林可一直想要找個機會給修因一個教訓,不過他自己又著急盡快地成為正式騎士,所以在修因躲在房間裡的第三天,林可便拜別了父親前往荒骨城的騎士工會接取任務好在實踐中增強自己的體質力。

修因這幾天在自己的房間中悶著不出來,其實是在學習和適應這個新的世界。

他必須要花些時間好好地捋順一下他的「前世和今生」,他的身份甚至是他左眼的「銀瞳」都是他在這個世界中的不能暴露的秘密。

修因首先要適應的便是這具新身體。

「真是廋弱不堪!」

揭開上衣,低頭看著自己的身上連一塊肌肉都沒有,肋巴骨都能清晰的看到,這與他在那個世界中擁有六塊腹肌的身體根本沒法比。

為此修因制訂了一個計劃——每天早晨起來堅持做一組仰臥起坐和俯臥撐,畢竟身體才是生存的本錢啊。

「不過要當法師,精神力才是關鍵所在!」

修因從書架上拿下一本書,還是那本《魂晶石理論之法師篇》,這本書「他」早已經倒背如流,但很可惜的是這幾年來「他」的精神力一直是1級。

也是得益於「他」的背誦能力,修因拿著這本書,只要一閉眼書裡的所有內容都會浮現在腦海中。

由於擁有「他」全部的記憶,修因也幾乎可以背誦出書架上全部書籍的內容,將這些書籍的內容捋順一下,修因便掌握了這個世界上的一些有關於戰士和法師的常識。

與法師有關係的,就是精神力。

精神力的等級可以簡單地體現出一個法師的強弱,而修因,目前就是精神力等級最低的1級。

修因把有關於精神力的內容整理的簡單一些後,得出結論,「這個精神力,簡單地理解,就是和玩遊戲裡的魔法值差不多。使用魔法就需要消耗精神力,而精神力(魂力)等級,就相當於魔法值的上限。」

修因揉了揉太陽穴,一口氣回憶這麼多內容,腦袋還是有些發脹的。

不過還是有最重要的需要修因去想,那就是提高精神力等級的方法!

如果這個廢柴般的身體在短時內再不提高些精神力等級成為正式的法師,修因相信他的父親——老諾伊曼絕對會將爵位傳給林可,而那時候等待他的只有無家可歸。

所以在這幾天中,修因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如何提高自己精神力的核心問題上,但是修因幾乎是翻遍了「他」所有記憶,發現目前可行的能夠提升精神力的方法只有冥想和施術。

至於其它的提升精神力的方法,則需要大量的資源和金錢,這兩樣都是修因目前所沒有的。

只不過按照修因這幾天的實踐發現,按照現在的1級精神力,他只能夠施放三個具有些威力的火球術,在要施放第四個火球術的時候他就會感到大腦出現強烈的眩暈感,這是魂力衰竭的信號。

而冥想可以加快精神力的恢復速度,進入冥想狀態,需要一小時的時間,修因就可以再次釋放出一個完整的火球術。

連續幾日,修因都在不停地重複這個過程,修因認為這樣做絕對可以讓精神力等級提升起來。

因為在「他」的記憶中,修因發現「他」需要刻意地去集中精神力,甚至最慢的時候需要花費近幾分鐘的時間,才能夠釋放出一個完整的具有些殺傷力的火球術,而且施術之後還會變得非常憔悴,需要休息好久才能繼續釋放下一個火球。

「而我卻能立刻地瞬發出一個火球術!」

卡修只是隨意的將手一翻,掌心上伴隨著一道有些黯淡的紅芒,霍地一聲,一團小小的火球就出現在他的手掌中。然後左手輕輕一揮,這顆火球就撞在身前不遠處的一個銅盆中。

這個銅盆便是「他」一直用來修習火球術的攻擊對象,不過這幾天在修因的火球攻擊下,本來是黃銅之色的盆體已經被火焰熏得漆黑。

「這便是我與『他』不同的地方!」

修因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可以快速地施放火球術,但是他知道一點,在遊戲裡有著能夠快速施法技能法師,絕對是PK的強者。

咚咚咚!

突然傳來的敲門聲打斷了修因的思路。

「修因少爺!」

聽到是伊安娜的聲音,修因開口說道,「進來吧。」

前幾日,修因發現伊安娜進他房間的時候總是會直接推門進來,如果這樣下去萬一有什麼事情暴露了他的真實身份,那可就慘了。

所以他囑咐伊安娜以後進房間前要先敲門,當然為了不讓她起疑心,修因說是自己可是成熟男人了,被撞見什麼會讓他非常不好意思的,最後伊安娜漲紅了臉將修因的囑咐答應了下來。

「修因少爺,老爺叫您過去。」

伊安娜進來後一邊對修因說著,還一邊環視了房間一圈,發現除了那個銅盆變得更黑了之外,房間裡也沒有其它的變化。

看著伊安娜那一雙十分水靈的藍色雙眼,若不是在記憶中她一直對自己照顧有加,修因真會把她當作是一個女特務……

「哦,父親,您叫我?」

修因來到修克的書房,見到他的父親修克正在翻閱著放在桌案上的一疊材料。

修因很自然地喊著「父親」這個稱謂,對於修因本人來說儘管有一些的心理障礙,但是這並不影響一個有著演員修養的他向別人喊作父親。

修克見到修因進來,便停下手中的活,話語中帶著滄桑的味道說著,「我兒修因啊,你也知道,家族裡的收入並不多,現在大部分的金錢都已經用在林可成為騎士上了。而我除了能幫你買一些書籍,也是沒有別的辦法啦。」

「父親您說的嚴重了,我也是能力有限,否則也能早早為家族貢獻力量呢。」

修因知道修克書說都是事實,他房間裡書架上的那些書也都是多虧了修克的大部分贊助,而「他」也確實是太過平庸。

「修因啊,把手伸過來,爆發下魂力讓我看看!」修克說著的同時把手伸進懷中似要掏出什麼東西來。

「哦。」修因知道這是父親要測試他的魂力等級,便將手伸出去,開始凝聚起魂力,當然為了不被懷疑,他放慢了不少凝聚魂力的速度。

果然,修克在懷中拿出一顆小小的半透明的水晶模樣的東西來。

「那就是魂晶石!」修因在心中驚道,這是他第一次看見實物。

魂晶石的模樣很像他原來世界的水晶,在有光線照在上面的時候,它會將陽光散射成更絢麗的光輝,當然魂晶石的價值並不在於觀賞。

在這個世界裡,魂晶石是比黃金寶石還要管用的硬通貨,無論是戰士還是魔法師,都能用得上它。尤其是像修克現在手裡拿著的經過特殊加工後的魂晶石,具有的功能便是探測一個人的魂力等級。

在修因刻意十分緩慢地在掌間凝聚魂力後,隨著他稍稍地用力,一道紅色但十分黯淡的輝芒在修因的手中出現。

這時候他的父親手中的魂晶石也跟著泛出一絲光亮,不過魂晶石上的光澤是白色的。

「唔,還是只有1級啊……」通過手中的魂晶石,修克的腦海中很神奇地多出了修因魂力等級的信息,不過他的臉上增添的是幾分遺憾的神色,對於修因的成長速度,他是非常的憂慮。

「父親大人,我相信最近我會成長到精神力2級的,這些天我感覺自己的精神力要比以前精純多了!」

修因看到老諾伊曼臉上流露出來的那種遺憾的神情就感覺自己心裡特別難受。從小的時候被老師批評成績不好,他都會一連好幾個禮拜學習到深夜,一定要在下次考試取得好成績。

他是一個不服輸的人,當然「修因」也是,修克也知道他的小兒子每一次都會在嘴上逞些能,所以他還是微微地搖了搖頭,眼神中流露出來的失望之色也被修因看到。

「可惡,竟然被自己的父親小看…」修因在心中憋了一股怨氣,當然他又不能立馬表示自己幾乎可以瞬發初級法術,不被懷疑身份是現在的修因最重要的準則。

「修因啊,唉……」修克的心裡似乎是在糾結著什麼,右手也是反覆的拿捏著手中的魂晶石。

修因也不知道父親這時候還要做什麼,只是見父親好像是要做出什麼艱難的決定一樣,多次都是欲言又止的表情。

「不會要現在就把我趕出家門吧!」

修因突然在腦海中嗡地一聲響出這句話來,如果真是這樣,修因感覺自己恐怕要上演一部「異界乞丐見聞錄」了。

不過在修因還有些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只見一個晶瑩的物體從修克的右手中彈了過來,修因本能地張開左手接住了它。

「誒?!」

修因看著左手中的魂晶石,大腦在這一瞬間有些短路的感覺。

修因不用去刻意地翻閱記憶,這個世界裡的老弱婦孺都知道,價值千金,說的正是魂晶石!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