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fb臉書
google
愛戀頻道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絕代神主07
百里龍蝦
2017/11/29發行
超神機械師08
齊佩甲
2017/11/29發行
超級神醫08 (9完結)
隱為者
2017/11/29發行
凌天神帝12
君天帝
2017/11/29發行
至尊霸主12
憤怒的薩爾
2017/11/29發行
完美神醫28
步行天下
2017/11/29發行
無上進化58
浮兮
2017/11/29發行
最強紈褲62
夏日易冷
2017/11/29發行
逆天劍皇67
半步滄桑
2017/11/29發行
修真聊天群07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2/1發行
文明種植者10
何木青
2017/12/1發行
萬象神眼12完
紫淵
2017/12/1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6
飛牛
2017/12/1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19
千杯
2017/12/1發行
妙醫鴻途37
煙斗老哥
2017/12/1發行
修煉狂潮48
傅嘯塵
2017/12/1發行
終極戰兵56
梁七少
2017/12/1發行
修真四萬年102
臥牛真人
2017/12/1發行
全能主宰08
衛小天
2017/12/6發行
仙帝歸來09
風無極光
2017/12/6發行
凌天神帝13
君天帝
2017/12/6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23
匣中藏劍
2017/12/6發行
天界戰神39
笑南風
2017/12/6發行
天道圖書館42
情痴小和尚
2017/12/6發行
無上進化59
浮兮
2017/12/6發行
最強紈褲63
夏日易冷
2017/12/6發行
半仙闖江湖82
客居仙鄉
2017/12/6發行
修真聊天群08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2/8發行
文明種植者11
何木青
2017/12/8發行
至尊霸主13
憤怒的薩爾
2017/12/8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7
飛牛
2017/12/8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20
千杯
2017/12/8發行
星域龍皇33
獨孤一劍
2017/12/8發行
鬥神傳承47
浮兮
2017/12/8發行
終極戰兵57
梁七少
2017/12/8發行
修真四萬年103
臥牛真人
2017/12/8發行
絕代神主08
百里龍蝦
2017/12/13發行
超級神醫09完
隱為者
2017/12/13發行
超神機械師09
齊佩甲
2017/12/13發行
仙帝歸來10
風無極光
2017/12/13發行
完美神醫29
步行天下
2017/12/13發行
妙醫鴻途38
煙斗老哥
2017/12/13發行
終極戰兵58
梁七少
2017/12/13發行
無上進化60
浮兮
2017/12/13發行
最強紈褲64
夏日易冷
2017/12/13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創世東方玄幻新書《誅魂記》 作者:七尺書生 34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 《全民偶像》作者:當年盛夏 31
麻煩各位大大幫忙回想一部很久的動畫,忘記名字? 31
轉帖:起點玄幻新書《吸血鬼就是吸血鬼》作者:誒呦喂 23
轉帖:起點科幻小說《神紋戰記》 作者:雨水 20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雷裂蒼穹》作者:釋天風 11
如果不帶金手指系統穿越.你覺得自己的成就可以到哪? 10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絕鼎丹尊》作者:萬古青蓮 9
如果今天真的世界末日....... 9
異俠第三部 9
本週熱門留言
轉帖:創世東方玄幻新書《誅魂記》 作者:七尺書生 34
麻煩各位大大幫忙回想一部很久的動畫,忘記名字? 32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 《全民偶像》作者:當年盛夏 31
異俠第三部 29
轉帖:起點玄幻新書《吸血鬼就是吸血鬼》作者:誒呦喂 23
轉帖:起點武俠小說《北梁悍刀行》作者:天山飛狐 21
轉帖:起點科幻小說《神紋戰記》 作者:雨水 20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心魔》 作者:沁紙花青 20
轉帖:縱橫都市小說《功夫神醫》作者:步行天下 15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14

 
 暱稱:
 密碼:
 

轉帖:縱橫歷史軍事小說《錦衣春秋》作者:沙漠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7/11/07 14:54 
.
http://book.zongheng.com/book/510426.html
安忍不動如大地,靜慮深密如秘藏!
地藏卷軸突現世間,黃金鳳凰再臨天地,南北爭雄,密雲重重。
深宮詭虞,疆場喋血。
以天地為棋盤,眾生為弈子,英雄豪傑,風月美人,演一出曠世棋局!


錦衣春秋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一章 土地廟


滂沱大雨之中,一道火鏈般的閃電在夜幕蒼穹之下一閃而息,緊接著如同天崩地裂般的驚雷之聲轟然響起,聲傳四野,震動天地。

楊寧睜開眼睛,看清楚眼前的狀況之後,就做了一個無可更改的決定,他準備出手了。

能用拳頭解決的問題,盡量不要去麻煩自己的智力。

眼前的一幕讓他確實很氣憤,三四個年輕力壯的傢伙,正圍著一個衣衫陋爛蓬頭亂髮的傢伙拳腳相加,被毆者抱著頭蜷縮在地上,毫無還手之態。

他並不反對打架鬥毆,換句話說,他其實很享受拳頭打在對手身上的感覺,可是以眾欺寡是讓他最不開心的事情,誰讓他不開心,他總會想方設法讓對方更不開心。

「住手!」楊寧敞著嗓子叫喚一聲,他需要先聲奪人以取得震懾的效果。

聲音發出,卻沒有自己所想像的威風霸氣,反而是虛弱無力。

這一聲雖然沒有達到石破天驚的效果,但還是讓那幾人停下手,都轉過身來瞧著他。

楊寧這才看清楚,這打人的幾個傢伙並不比地上躺著的乾淨多少,也都是蓬頭垢面,身上的衣衫也都是破舊不堪,一個個瞧著就像叫花子。

「小......小貂兒......!」一名頭髮如同披頭士一樣的年輕人瞧見楊寧晃晃悠悠站起身來,臉上明顯帶著驚訝之色。

楊寧感覺自己的身體竟然有些乏力,此時也顧不得,只是冷冷道:「是男人就該單打獨鬥,這樣以眾欺寡有什麼意思?」

披頭士上下打量楊寧一番,緩步走過來,忽然笑道:「你小子竟然沒死?」走到楊寧身前,一隻手伸過來,便要往楊寧的肩頭搭上去。

楊寧見對方一隻手伸過來,條件反射般探出一隻手,抓住對方手腕子,不等對方回過神來,腳下一閃,已經將披頭士的手臂反扣到後面,隨即在那人上臂用力一按,就聽到「卡嚓」一聲脆響,披頭士慘叫聲也瞬間響起。

這種空手格鬥是他拿手好戲,要卸掉對方一隻胳膊,實在用不了什麼氣力。

披頭士慘叫一聲,那條手臂軟軟垂了下去,另一隻手按住自己的肩頭,額頭上冷汗冒出,而臉色也瞬間變得慘白。

其他幾名傢伙互相瞧了瞧,兩名乞丐竟然各拿著一根棍子,一左一右向楊寧靠近過來。

楊寧淡淡一笑,往地上掃了一眼,在腳邊還真有一根木棍,足下一挑,將木棍挑起握在了手中。

一聲大叫,兩名男子分左右揮動木棍向楊寧迎頭打下來。

楊寧一聲冷笑,手中的木棍閃電揮出,在他數年的軍伍特訓之中,其中一項就是利用任何一切東西當作武器來使用,兩名男子雖然來勢兇猛,但在楊寧眼中根本不算什麼,若不是身體還有些乏力,赤手空拳也足可以將他們輕易打倒。

現在手中還有一根木棍,自然沒有處於下風的道理。

「嗒嗒」兩聲,木棍盪開,楊寧一個側步拉過去,右拳重轟在一人的面門上,一條腿一個蠍子反撩,踢在了另一人襠間,兩名男子都是慘叫一聲,一人夾腿倒地,另一人手中木棍脫落,抬手摀住鮮血直流的鼻子。

楊寧搖了搖頭,對手實在毫無挑戰性,這讓他的成就感幾乎為零。

楊寧抬頭看向前面,還有一名男子手握木棍,正呆呆瞧著這裡。

楊寧抬起手臂,木棍前指,對著最後一名男子道:「來吧,該你了!」

本有些僵硬乏力的身體,這活動兩下,竟舒適了不少。

那男子瞧了瞧幾名同伴,握著木棍的手抖了抖,忽地將木棍丟在地上,勉強笑道:「小貂兒,我.....我不和你打......!」

「小貂兒?」楊寧一愣,這是他第二次聽到這個稱呼,「什麼小貂兒?」不禁拿著木棍向前走了兩步。

那男子一愣,見楊寧木棍依然指著自己,立刻可憐兮兮道:「小貂兒,這......這都不是我的主意,我.....我也是被逼......!」抬手指向被楊寧卸了胳膊的披頭士,「是......是猴子,都是猴子的主意......!」

楊寧扭頭瞥了披頭士一眼,皺起眉頭,意識到什麼,低下頭打量自己,臉色陡變。

他見到這幾人衣衫陋爛,本還奇怪,此時才發現自己身上的衣衫比他們還要不如,破衣爛衫,露出了大片滿是污漬的肌膚來。

他四下裡瞧了瞧,這是一處極為昏暗的處所,四周是斑駁的牆面,邊上生了一堆篝火,頭頂上傳來辟里啪啦的響聲,楊寧抬頭看過去,只見到屋頂是以茅草鋪就,而且縫隙眾多,不少地方正往下面漏雨。

賣糕的!

楊寧確定自己正在做夢,只是這個夢似乎太過真切而已。

「小貂兒,你......你活過來了?」一個驚喜交加的聲音響起,被幾人圍毆的傢伙此時抬起頭來,鼻青臉腫的模樣也無法掩飾他驚喜之色。

看到那張臉,楊寧陡然間感覺自己腦袋一陣暈眩,也就是在這一刻,腦中劃過眾多的場景,那些畫面交錯在一起,眼前這張臉在腦中竟然是清晰無比。

究竟發生了何事?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

眼前這人看上去有四五十歲年紀,身形瘦弱,衣襟敞開著,露出乾癟瘦弱的胸膛,瘦骨嶙峋,肋骨清晰可見。

身邊的環境陌生無比,楊寧看了看自己的手,手中的木棍瞬間脫落。

這手......明顯不是自己的手,雖然手上也和自己一般有些老繭,但是這隻手比起自己的那雙手,明顯小了許多。

楊寧震驚之下,雙手摸自己的臉,他對自己的臉型輪廓十分熟悉,但這明顯不是自己的那張臉,這張臉比自己要瘦削許多,而且稜角似乎沒有完全長開,與自己原本那張稜角極其分明甚至有少許立體感的臉型完全不同。

楊寧不由雙腿一軟,一屁股坐了下去,腦中一片發懵。

被毆打的長者見楊寧如此,擔心道:「小貂兒,你.....你怎麼了?」

楊寧忽地抬頭,衝著沒被自己打過的那名男子招招手,男子猶豫了一下,終是忐忑不安靠近過去。

「我叫小貂兒?」楊寧盯著男子問道。

男子立刻點頭。

「這裡是什麼地方?」楊寧問出第二個問題。

男子忙道:「這是城西的土地廟。」

「土地廟?」楊寧禁不住再次掃了一遍四周,暗想這土地爺可真夠憋屈的,「我怎麼會在這裡?你說的城西......這是哪座城?」

「會澤城!」男子立刻道:「往北一百多里地就是淮水了,小.....小貂兒,你.....你都不記得了?你半年前到城裡來,後來被方老大收入了丐幫,如今也是丐幫弟子了。」

「等一等!」楊寧駭然道:「丐幫?你什麼意思?」瞧了瞧幾人的衣衫,心下一沉,「你是說,你們都是乞丐?」

「你也是。」男子好心提醒,「咱們都是丐幫的弟子。」他眼中帶著一絲同情,壯著膽子問道:「小貂兒,你是不是.....是不是病的什麼都忘記了?」

「丐幫?小貂兒?會澤城?」楊寧抬手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痛疼感十足,臉色更是凝重,明白了什麼,「奶奶的,這.....這是穿越的節奏啊?」

「穿越?」男子虛心請教,「穿越是什麼意思?」

楊寧沒好氣地道:「別管什麼意思,我問你,那個......!」指了指兀自捂著肩頭哼哼的傢伙道:「叫猴子是吧?他出了什麼主意?」

「這個......!」男子瞧了那猴子一眼,在心裡衡量了一下雙方實力強弱,才道:「猴子以為你要死了,逼著老樹皮滾出土地廟。小貂兒......這,這我可是不同意的,可是我若不答應,他連我也要趕出去的。」

「老樹皮?」楊寧瞅著那老乞丐,腦中再一次浮現出諸多畫面,其中便有這老乞丐餵食自己東西的畫面,起身來,上前去扶起了傷痕纍纍的老樹皮,聲音柔和許多,「你......你是老樹皮?一直是你照顧我?」

老樹皮眼眸中卻滿是歡喜之色,伸手在楊寧身上摸了摸,楊寧很不適應一個老乞丐撫摸自己的身體,可是知道對方這是關心之意,也無法拒絕,只感覺老樹皮雙手有些發抖,語氣滿是關切:「小貂兒,醒過來就好,老天有眼.......!」

楊寧現在不關心老天有眼無眼,只關心自己現在到底是怎樣一個生存環境。

「你們覺著我要死了,所以要在這個電閃雷鳴颳風下雨的時候將這個可憐的老人趕出這避雨之所?」楊寧覺著自己的出手實在是正確無比,看著鼻青臉腫的老樹皮,聲音發冷,「都過來,向老樹皮道歉,他要是原諒你們,這事就算了了,否則......!」

「不用不用,都......都算了......!」老樹皮急忙道。

楊寧也不理會,指著被自己卸了胳膊的猴子道:「你,過來......!」

猴子胳膊被卸,痛苦不堪,此時見楊寧冷冷瞧著自己,不敢違抗,挪到老樹皮面前,低著頭:「老樹皮,我......我錯了,你......!」

「什麼?」楊寧淡淡道:「你在說什麼,我沒有聽清楚。」

「老樹皮,是我狼心狗肺,是.....是我錯了,你大人......大人不記小人過,原諒我這一回.....!」幾句話說完,猴子額頭上已經是冷汗直冒。

猴子開了口,其他人再不猶豫,紛紛過來,「老樹皮,我們......我們是一時糊塗,你就不要記在心上,日後.....日後我們再也不敢這樣待你......!」

老樹皮被人欺辱慣了,此時見到幾人竟然下跪向他道歉,一時不知所措,只能道:「你們起來,都.....都過去了.....!」

------------------------------------------------------

PS:新書正式上傳了,會是一個十分精彩的故事,經過千萬字的鍛煉,相信這是一本絕不會讓大家失望的書。無論是老兄弟們還是新朋友們,還請多多支持,沙漠在此拜謝了。


錦衣春秋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二章 丐幫


楊寧看出來老樹皮是個比較忠厚之人,被人打成這個鳥樣子,一句道歉他便罷了,只是既然連當事人都不計較,他也就沒必要再多糾纏。

幾步走到猴子面前,猴子見楊寧逼近過來,臉色大變,忍著疼痛叫道:「我......我已經道歉了,你說話......說話要算話......!」

真是沒出息。

打人的時候威風八面,這才被卸了一條胳膊,什麼氣焰都去了九霄雲外,楊寧也不囉嗦,伸手扯過猴子斷折的手臂,還沒怎麼動作,猴子就發出殺豬般的慘叫聲。

「小貂兒......!」老樹皮驚呼出聲,其他幾名乞丐當機立斷,轉身便要跑。

「別鬼嚎了。」楊寧沒好氣道:「我給你接上胳膊,再鬼叫,就讓這條胳膊廢了。」

他現在心情不是很好,聽到猴子鬼叫聲很是不爽,當年特訓初期的時候,自己被卸掉胳膊也是常有的事情,也沒感覺天塌下來。

猴子畢竟是猴子,還算乖巧,楊寧這樣一說,鬼叫聲立馬止住,楊寧上下扯動兩下,猴子額頭冒汗,臉上表情銷魂,喉嚨裡發出痛苦聲音,而楊寧已經收回手。

「自己試試能不能動。」楊寧已經轉過身,一屁股坐在屋角的一堆乾草上面。

猴子半信半疑,卻還是微微轉動了幾下手臂,雖說還有些輕微的余疼,但手臂已經能夠活動自如。

本準備落荒而逃的其他幾名乞丐見此情狀,都退了回來,卻見到猴子猛地跪倒在楊寧腳下,聲音變得很激動:「小貂兒,以後......以後你就是我們的頭兒,我們以後都聽你的,你讓我們往東,我們絕不會往西......!」

楊寧有些錯愕,這猴子的風向轉的太快,讓他有些不適應。

讓他驚訝的是,其他幾名乞丐見猴子如此,竟然都跑上前來,齊齊跪在楊寧身前,紛紛道:「小貂兒,以後你就是土地廟的老大,咱們都聽你的。」

楊寧抬手道:「先不要急,讓我整理整理。」深吸一口氣,才問道:「這裡是會澤城,你們都是丐幫弟子......!」

「你也是!」猴子堅定地要求楊寧與他們同一階層。

楊寧瞪了猴子一眼,他不喜歡別人輕易打斷他的話頭,「現在到底是什麼朝代?還有,皇帝是誰?」

幾人互相瞅了瞅,顯然沒有想到楊寧一開口就問出如此高端的問題。

「朝代?這個......會澤城是楚國的縣城,咱們應該是......應該是楚朝。」猴子小心翼翼道:「皇帝是誰咱們......咱們不知道。」

楊寧額頭冒出一滴冷汗,不過想想也釋然,如果這果真是古代,那麼通訊落後至極,皇帝也始終保持著神秘,不可能時常來個什麼電視講話,平凡百姓還真未必知道九五至尊是誰。

他又盤問了幾句,從這幾個半吊子的敘說之中,多多少少知道了一些輪廓。

他叫小貂兒----至少在這個時代就是這麼一個古怪的名字,如今身在楚國淮南郡北部的一個實在算不上太平的小縣城。

這個小縣城之所以不算太平,只因為往北一百多里地便是淮水,而淮水之所以不太平,是因為在淮水兩岸已經進行了數年的戰事。

楚國佔據著淮水以南大片土地,但是在淮水以北,卻是漢國的天下,兩國南北對立,針鋒相對。

按照這幾個不靠譜的傢伙提供的情報,楚國雖然地處淮水以南,但是在淮水以北一直以來控制著兩郡之地,如同尖刀一樣頂在北漢的腹間,這樣的威脅自然讓北漢寢食難安,所以三年前,北漢二十萬大軍揮師南下。

你來我往打了兩年多,淮水兩岸狼煙遍地,到處都是支離破碎,兩岸的百姓也都是妻離子散,紛紛逃離故鄉,四處避難。

距離淮水不過百里之地的會澤城自然也就成了流民避難的所在之一,好在北漢人雖然也曾打到淮水南岸來,可兵鋒在抵達會澤城之前就被打了回去,會澤城倒也沒有經受刀兵之禍。

不過就在幾個月之前,兩國罷兵休戰,延續近三年的淮水之戰終於告一段落。

戰事雖息,但流落在會澤城的難民一時間卻並沒有離去,小小一座縣城,如今是人滿為患,擁擠不堪。

楊寧從沒有想過自己有朝一日會穿越,更沒有想過自己會變成一名光榮的丐幫弟子。

出生於普通人家的他,在不懈努力下,成為了一名武警,經受過了嚴格地訓練,退伍之後,他選擇了經商之路,從無到有,一點點打拼,倒也算是頗有小成。

正當他苦盡甘來之際,一場宿醉醒來,就從一個身價千萬的商人成了一名叫花子。

麻煩的是,他對這個叫做小貂兒的過往竟然沒有多少印象,雖然腦中有些零碎的畫面,但一時間卻還理不出頭緒來。

「小貂兒,你這身手,以後在丐幫一定能有一番大成就。」猴子見識過小貂兒的身手後,此時滿臉堆笑,「以你的身手,已經可以算是一等一的頂尖高手了!」

楊寧只想問猴子你還要不要臉了,雖然楊寧並不否認自己手底下還有些功夫,但是三兩下擊倒幾個廢柴就算是頂尖高手,他實在不知道猴子又是如何定位自身了,我楊寧是頂尖高手,你們這幾個廢柴難道還是一流高手不成?

「在丐幫能有一番大成就?」目下對一切還是極其陌生的楊寧放低姿態請教:「那會是什麼?」

「還是乞丐!」猴子的回答差點讓楊寧再一次出手,「不過說不定可以成為會澤城的老大!」

楊寧盡量克制自己的脾氣,問道:「既然是丐幫,咱們是不是也有什麼分舵?對了,丐幫的幫主總不會是姓喬吧?」

猴子還沒張口,邊上一人已經搶著道:「咱們是二十八分舵之一的翼火蛇分舵......下面的一個分支......!」此人也不理會猴子投來的惱怒目光,只希望能給楊寧一個好印象:「幫主不姓喬,好像.....好像姓向!」

「那你們可知道打狗棒?」楊寧來了一絲興趣,「降龍十八掌應該聽說過吧?」

幾名乞丐面面相覷,都是搖了搖頭,顯然對楊寧所說的茫然不解。

「打狗棒難道不是丐幫的鎮幫之寶?」楊寧道:「你們沒瞧見向幫主手裡的打狗棒?」

「向幫主?」猴子忙道:「咱們只是小縣城的分支,隸屬於翼火蛇分舵下面,連舵主都不曾見過,哪裡見過向幫主?而且我聽人說,向幫主神龍見首不見尾,咱們這些人可沒有機會見著。」

楊寧更加不開心,成為丐幫弟子倒也罷了,可是照現在看來,自己還是丐幫中最低下的草根階層。

乞丐本就是社會底層,這下子倒好,自己成了底層中的底層。

一直在邊上沒吭聲的老樹皮此時終於靠近過來,手中多了一隻小袋子,遞給楊寧:「小貂兒,這是那隻玉佩換來的.....換來的銀錢,看病抓藥用得差不多了,還剩下這些,你先收好。」

其他幾人此時對老樹皮不敢怠慢,都閃開了空隙。

楊寧奇道:「玉珮?」

老樹皮顯然知道楊寧腦子此時有些模糊,解釋道:「你昏睡的時候,小蝶姑娘來看過你,見你身患重病,留下了一隻玉珮。我瞧那玉珮對她似乎很重要,不過為了救你,她還是拿了出來,我沒有其他好法子,也只能先收下來。」

「小蝶?」不知為何,聽到這個名字,楊寧腦中竟有一種似曾相熟的感覺,後腦勺隱隱作疼,在腦中竟然出現一個模糊的印象來,那模糊印象是個十多歲的清秀姑娘,腦子此時發漲,抬手捧住兩邊的太陽穴。

他不是笨人,這種奇怪的反應,楊寧很快就意識到了一種可能,自己雖然佔據了這具叫做小貂兒的身軀,但是小貂兒的意識記憶卻並沒有被自己的意識完全吞噬,一旦提及一些刺激性的人和事,小貂兒的潛意識就會在腦中浮現出來。

老樹皮察覺到楊寧的異樣,不禁皺起眉頭,歎道:「小貂兒,你大病剛好,要不.....要不再歇一歇?別人你都可以忘了,可是小蝶姑娘,你無論如何也不能忘記。如果不是她,你現在只怕也活不過來。」

楊寧更是疑惑,照老樹皮這樣說,那個叫做小蝶的姑娘,似乎還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外面風大雨大,楊寧此時倒覺著身上有些發涼,向猴子道:「這裡有沒有水?弄些水來洗把臉。」

他需要冷水洗把臉,讓自己清醒一下。

猴子一愣,見楊寧眉頭一皺,慌忙道:「有有,我這就去弄......!」衝著其他幾人道:「一起幫忙!」

等幾人出了門,楊寧才問老樹皮:「我得了一場大病?」

「都病了十來天了。」老樹皮歎道:「咱們沒有銀錢醫治,只能眼睜睜看著,眼看著你已經撐不下去,幾天前小蝶姑娘半夜來到這裡,哭了半夜,後來拿了玉珮出來,讓我換成銀錢給你瞧病。小貂兒,要不是那隻玉佩,你現在只怕已經死了。」

「小蝶......小蝶哭了半夜?」楊寧苦笑道:「她是捨不得我死?可是.....可是她到底是誰,為何.....為何我記不清了?」


錦衣春秋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三章 死人巷


老樹皮忍不住抬起手掌在楊寧眼前揮了揮。

楊寧只能委婉提醒道:「老樹皮,我是忘記了一些事情,不是瞎了,眼睛還能看得見.....,你能不能幫我回憶回憶?」

老樹皮苦笑道:「半年前是你帶著小蝶姑娘流落到了這城裡,你和我說過,你們是在避難之時遇到一起,她被人欺辱,你救了她一次,自此你們就如同兄妹一樣相依為命。」

「半年前流落到會澤城?」楊寧微瞇著眼睛,說也奇怪,老樹皮這樣一提及,他腦中還真的劃過一些零碎的畫面,有些模糊不清,可是卻依稀浮現出一個小姑娘的輪廓,便是樣容也頗有些清晰。

「那你可還記得自己來到會澤城後發生的事情?」老樹皮見楊寧迷糊不清模樣,不由擔心起來。

楊寧想要思索,卻也不知道是否是大病初癒,只要一動腦子,後腦勺就發漲,有一種昏沉的感覺。

「小蝶如今在哪裡?」楊寧從老樹皮口中已經得知,自己能夠活轉過來固然是因為小蝶的緣故,而且這具軀體的主人顯然與小蝶關係匪淺。

老樹皮歎了口氣,無奈道:「你真的記不起來了,她一直在花媽媽的那裡,這半年來,你也常去看她,有關她的事情,也都是你告訴我的。」

「花媽媽?」楊寧奇道:「這花媽媽又是何方神聖?」

老樹皮還沒回答,身後就傳來猴子的聲音:「花媽媽是花縣丞的遺孀,嘿嘿,在這城裡,可沒有幾個人敢惹她。」

此時猴子已經進來,身後一名乞丐端著一隻殘破的木桶,裡面盛著水,放到了楊寧的邊上。

楊寧擼起袖子,身上癢的有些難受,湊到木桶邊上,正要伸手洗臉,但雙手還沒伸進去,就已經呆住。

他雖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可是看到水面那張面孔,還是有些吃驚。

那是一張沾有污漬的臉龐,並不比其他幾人乾淨,但卻還能看出來,這張面孔樣容倒也清秀,卻不過十五六歲年紀,臉龐有些瘦削,不過一雙劍眉左右挑起,俊秀之中自有一股英氣。

他之前本覺得猴子等人的披頭士髮型很有個性,此時亦發現自己也是披頭散髮,蓬亂不堪,至少從外形看起來,還真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叫花子。

楊寧怔了一下,苦笑搖頭,隨即洗了把臉,冷水打在臉上,多少清醒了一些,這才問道:「花縣丞的遺孀?小蝶難道是在花縣丞的家裡做丫鬟?」

老樹皮一臉擔憂之色,道:「那天夜裡小蝶姑娘走的時候,還說只要有機會,便過來瞧你。可是這已經過去了好幾天,小蝶姑娘沒有一絲消息,那天夜裡她還是從花宅偷偷溜出來,回去之後也不知道有沒有被發現,真是叫人擔心。」

「小蝶對我有救命之恩,我自然要好好謝她。」楊寧恩怨分明,雖然他對小蝶的印象並不是很深,但人家姑娘救了自己,心中還是十分感激,「對了,那個花縣丞的宅子究竟在哪裡,等雨停了,我可得去見見小蝶。」

猴子有些詫異道:「你不記得花宅在哪裡?你可是經常往那裡去。」

楊寧搖搖頭,問道:「你可知道?」

猴子忙道:「花媽媽住在死人巷裡,離這裡有些路,等雨停了,我領你過去,不過......不過咱們可不能白天去,要去也只能晚上偷偷摸摸溜過去。」

「死人巷?」楊寧暗想這個名字透著一股陰森,總不至於是經營死人生意買賣棺材紙錢的巷子吧?

「其實那條巷子本來沒什麼名字,但是花宅在那條巷子裡,誰也不敢過去。」猴子一副百事通的模樣,「東城那邊的泥鰍去年和人打賭,大白天闖進到巷子裡,硬是被人丟了出來,而且遍體鱗傷,被打斷了幾根肋骨,到現在還沒能好利索。」眼中現出一絲惱恨之色:「從那以後,我們都叫那條巷子做死人巷。」

楊寧冷笑道:「是花宅的人做的?」

「花縣丞以前可是會澤縣城的風雲人物。」猴子道:「那死人巷裡,就他一戶人家,不是他家做的,還能有誰?」猴子沒好氣地道:「不過花媽媽那種零碎嫁,做事情就得偷偷摸摸,自然不讓人輕易靠近他家宅子。」

「零碎嫁?」楊寧覺得這個詞很陌生,請教道:「這零碎嫁又是什麼東東?」

「不是東東,是見不得人的勾當。」猴子露出古怪笑容,「達官貴人家的小妾有膽的私下接些活兒,又或者那些寡母帶著孤女丫鬟的官眷,生計難以維持的,出來零星接點活兒......,這個就是零碎嫁了。」

楊寧怔了一下,「你說的接活兒,是說.......?」心裡卻已經明白過來。

「俗話說的好,妻不如妾,妾不如偷,那些浪蕩都覺著,能玩弄那些富貴官宦人家的家眷才是最好的滋味。」猴子說到這個話題口沫橫飛,眉飛色舞,笑嘻嘻道:「而且那些女人都是經過豪貴調教,無論是容貌還是氣質,都要勝過普通青樓女子三分,知情識趣,真是無一處不好,而且這些零碎嫁都不是真正的青樓女子,扭捏羞澀處正撓的男人心裡癢癢的。」說到這裡,猴子眼中也是灼灼生光。

楊寧歎了口氣,倒想不到這中間竟然還有如此勾當。

猴子又道:「花縣丞年紀輕輕卻得了一場重病,兩年前就死了。花縣丞活的時候,家中丫鬟小廝就有十多個,等他死了,沒了進項,這家裡就撐不下去,花夫人就帶著丫鬟暗中做起了零碎嫁......!」猥瑣一笑,「這縣城又不大,那花夫人做得隱秘,可是風聲總要傳出來,大家知道了究竟,暗地裡都叫她花媽媽,那娘們都過了三十,一把年紀,我聽說是靠宅子裡的丫鬟接活兒......!」

楊寧聽到這裡,心下頓時一沉,心想小蝶如果是在這樣的人家,豈不是凶多吉少?

深更半夜,外面的風雨還沒有停歇的跡象,楊寧倒已經感覺有些疲倦,心知這樣的天氣,便是再擔心小蝶,那也是無法出門。

一切也只能等到雨停之後再做計較。

折騰了這半夜,其他幾人也都頗有些疲倦,楊寧示意他們先去歇息,這土地廟有正堂側房兩間,楊寧如今便是在側房內,楊寧和老樹皮留在側房,其他幾人則都去了外屋歇息。

楊寧躺下之後,心裡卻是想著以後的出路。

丐幫弟子這份光榮的職業,楊寧自我感覺並不合適,既然來到這個世界已經成了既定事實,也就無法再去改變,能做的就只有適應這個世界的生活。

讓他無奈的是,這個時代並不是自己記憶中任何一個歷史時代,否則自己倒可以料事在先,以先知的優勢大有一番作為。

他穿越前經營生意,心裡倒覺得以自己積攢的生意經,在這個時代未必不能有一番大作為,可是他現在身無分文,就算想做生意,卻也沒有半點啟動資金,而且對目下的市場狀況毫無瞭解,一時半會自然不可能踏上經商之道。

翻來覆去好半天才迷迷糊糊睡去,興許真的是身體大病初癒太過疲累,這後半夜倒也算是睡的安穩。

次日在睡夢中被老樹皮叫醒起來,才發現這一覺睡到了大中午,而風雨早已經停息,楊寧起身出了門,雨後的空氣帶著泥土和青草混合的氣味,鑽入鼻中,卻是沁人心脾,楊寧貪婪地深吸幾口空氣,渾身上下一陣舒坦。

他四下裡瞧了瞧,才發現這座土地廟地處偏僻,四周竟然沒有多少房舍,倒是前面不遠有一處池塘。

池塘邊斜生著幾棵老柳樹,柳枝探向水面,將萬千柳條輕垂於水面,微風輕拂,柳枝婆娑,搖曳生姿如同纖腰美人在姍姍起舞。

「那幾個傢伙去了哪?」土地廟內外不見猴子等人的蹤跡,楊寧不禁詢問身邊的老樹皮。

老樹皮道:「先前出去了,說是你大病初癒,要去討些東西回來慶祝一下。」

楊寧笑道:「他們還有這樣的好心?」

老樹皮卻以為楊寧看透那幾人心思,道:「小貂兒,你知道他們有什麼用心就好。他們讓你做這土地廟的頭兒,可就沒安什麼好心。」

楊寧本是隨意一說,卻不想老樹皮會這般說,只覺得其中有蹊蹺,問道:「老樹皮,難道他們真的存了壞心思?」

「壞心思?」老樹皮搖搖頭,「倒也稱不上是壞心思,只是絕沒有什麼好心而已。這城裡有好幾百丐幫弟子,雖然都隸屬丐幫,可是在這城里拉幫結派,四下裡你爭我斗是常有的事情。」

「好幾百人?」楊寧倒沒有想到會澤城的丐幫實力如此雄厚。

老樹皮歎道:「猴子本就不是安分的人,以前你深藏不漏,他就喜歡在外惹事生非,如今知道你這般厲害,認你做頭兒,便是想要用你做旗子,以後好和丐幫別的弟兄爭鬥。貂兒,聽我一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就算有本事,也不要被猴子他們拖下水,還是老老實實的好。」

他語重心長,顯然是關心楊寧才會善意提醒。


錦衣春秋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四章 良莠不齊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對這話楊寧還是很贊同。

他雖然恩怨分明,卻並不是一個惹是生非的人,此前還以為猴子等人真是被自己一頓打馴服,現在看來,那幾個傢伙卻是別有用心。

楊寧覺得有時候還是不要太自我感覺良好。

「你先休養幾天,我已經和他們打招呼了,不讓他們告訴別人你已經好轉。」老樹皮總是一副憂愁善感的表情。

楊寧奇道:「這又是為何?」

「為何?」老樹皮苦笑道:「方老大要是知道你好轉過來,還能讓你清閒了?」

「方老大?」楊寧覺著此前似乎也聽他們說起這個名字,很快就記起來,「之前好像說,是方老大將我收進丐幫?」

老樹皮點頭道:「方老大是會澤城幾百丐幫弟子的頭兒,當初就是看你手腳利索,所以才收你進丐幫。」

「怎麼,他要知道我好轉,會找我麻煩?」楊寧好奇城中的丐幫老大會與自己有什麼恩怨,「為何不能被他知曉我已經好了?」

老樹皮確定楊寧一場大病之後,這腦子確實是病糊塗了,只能解釋道:「不是找你麻煩,而是要讓你繼續做事。你當咱們為何能待在這避風擋雨的土地廟裡?不都是你的緣故。」

楊寧更是好奇,心想住在土地廟還有我的功勞?

「方老大知道你手腳利索,收你進丐幫,就是讓你去做那些事,這半年來,你沒有一次失手,為方老大可是立了不少功。」老樹皮坐在門檻上,「城裡幾百名丐幫弟子,可不是所有人都能找到遮風擋雨之地,是你立下那麼多功勞,我們才能棲身在這裡。」臉上顯出一絲憤怒來,「可是方老大也真不是個東西,翻臉無情,瞧見你病倒了,捨不得掏銀錢為你瞧病,不聞不問,恐怕他都以為你已經死了。」

楊寧雖然也暗罵方老大不是個東西,但是聽老樹皮的意思,自己這具軀體的主人小貂兒倒似乎是個不簡單的角色,為方老大立下了不少功勞,也在門檻坐下,問道:「對了,方老大都讓我做些什麼事情?我立下了什麼大功勞?」見老樹皮瞅著自己,楊寧立刻抬手指了指自己腦子,示意自己忘記了許多事。

老樹皮苦笑道:「咱們這群叫花子,還能做什麼大事不成?」伸出一隻乾癟的手,中指和食指伸出,其他三指收起,剪刀手一樣的兩根指頭往前探了探,然後看著楊寧,也不說話,但眼中的意思明顯是在說,這下子你該懂了吧。

楊寧先是一怔,隨即學著老樹皮模樣,也是兩根手指往前探了探,感覺這個動作是如此的無恥,立刻縮手,皺眉道:「怎麼這個動作像偷皮夾子?」一陣錯愕,看向老樹皮,驚訝道:「老樹皮,你該不會是說,我......我先前是幫方老大偷東西吧?」

老樹皮鄭重點頭,「你是方老大手下動作最快的!」

楊寧一陣惡寒,也不知道老樹皮這話是誇讚還是諷刺,心下卻是苦笑,想不到小貂兒竟然是靠這個立功。

「丐幫弟子靠這個生活?」楊寧心裡頓時對久負盛名的丐幫印象瞬間崩塌。

老樹皮一副唏噓之態,感慨道:「若是魯老大還活著,恐怕也不是這個樣子了。」

「魯老大又是哪路神仙?」

「魯老大本來是會澤城丐幫之首,他在的時候,幫規森嚴,沒有人敢做那些坑蒙盜騙之事。」老樹皮眼中微顯光芒,「那時候長幼有序,我加入丐幫已經二十多年了,算是有資歷了,魯老大在的時候,對我們這些老叫花子可是關照的很,有大事都會召集我們這些老傢伙一起商議。」臉上竟是難得出現幾分得意之色。

楊寧心中忍不住想你都加入丐幫二十多年,還只是混成這個樣子,那也實在是太窩囊,也難怪那幾個傢伙不買你的賬。

不過他卻也明白,老樹皮為人忠厚善良,不喜與人爭鬥,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爭鬥,丐幫是最大的江湖,幫內爭鬥自然不少,以老樹皮的性情,還真不適宜與人相爭。

「你是說魯老大已經死了?」楊寧皺眉道:「他又是怎麼死的?」

「魯老大在的時候,衙差根本不敢碰我們丐幫弟子。」老樹皮臉上微顯傲然,「丐幫如今有數百弟子,都是因為魯老大之故,他活著的時候,蕭易水都要給他面子。」隨即歎了口氣,道:「可惜三年前害了一場急病死了。」

「蕭易水?急病?」

老樹皮解釋道:「蕭易水是會澤城的捕頭,這人......!」搖搖頭,並不多說那捕頭,「魯老大身體本來很健壯,忽然有一天就病倒,方老大親自照料,沒幾天就去了,方老大就順理成章接了魯老大的位子。」

楊寧見老樹皮說話有些閃綽,便覺蹊蹺,卻也沒有多問。

老樹皮繼續道:「方老大上位之後,很快就和蕭易水走到了一起。以前丐幫弟子除了乞討,便是在城裡做些力氣活,反正什麼事情都干,就是不干虧心事.....可方老大上位之後,丐幫的兄弟就開始.....。」歎了口氣,並沒有說下去。

楊寧此時當然已經明白,丐幫的改變,就是從那位方老大上位開始。

魯老大前腳死去,方老大後腳上位,而且很快就和會澤城的捕頭蕭易水走到一起,這些信息結合在一起,不由讓人浮想聯翩。

不過楊寧對丐幫往事並無太大的興趣,目下身處丐幫,他只關注丐幫當下情況,問道:「會澤城的丐幫弟子良莠不齊,雜亂無序,翼火蛇分舵的舵主就不管了?方老大敗壞丐幫聲譽,丐幫那位向幫主就不問不聞?」

老樹皮失聲笑道:「丐幫二十八個分舵,遍佈天下,光我們一個翼火蛇分舵,聽說就有一兩萬人,一個小小的縣城,幾百號弟子,舵主哪裡能管的到這邊?而且誰又敢將方老大的所作所為傳揚上去?至若向幫主,我們只聽說過有這人,卻從來不曾見過,要我說,咱們一輩子也不能見到的。」

楊寧微微頷首,數十萬幫眾的幫會,當然是一個無比龐大的勢力,但是正因為龐大,良莠不齊,即使那位向幫主三頭六臂也不可能管得過來。

猴子回到土地廟的時候,楊寧已經在廟前的池塘裡痛痛快快洗了個澡,身上的污漬積累太深,無法全部洗乾淨,但是在清澈的水中這般洗上一次,整個人倒也神清氣爽,體力和精力也是恢復了不少。

猴子半天功夫,倒是弄來了幾塊麥餅,楊寧腹中飢餓,嚼著麥餅,只覺得乾巴巴的難以下嚥,毫無半點鬆脆口感,暗想這個時代對於麥粉的使用看來還是不到家,這麥餅顯然沒有經過發酵,所以口感才如此難以下嚥。

既來之,則安之,這個道理楊寧自然是懂得。

雨過天晴之後的空氣呼吸起來讓人氣息清爽,而楊寧心裡卻也記掛起小蝶來。

楊寧恩怨分明,小蝶對他有救命之恩,他自然是心存感激,聽老樹皮所言,知道小蝶目下所處的環境十分惡劣,更是讓他希望早些見到小蝶,打探小蝶是否安然無恙。

楊寧本想早早動身便往花媽媽所在的死人巷去,只是猴子對死人巷有畏懼之心,勸說楊寧晚一些過去,楊寧對會澤城十分陌生,倒也不堅持,黃昏時分,才讓猴子帶路往死人巷那邊去。

黃昏時分,日頭快要落山,整座會澤城都籠罩在落日最後的餘暉之中。

會澤城雖然是個小城,但是人也分三六九等,擺攤小鋪大都分佈在前城,而真正還撐得起門面的茶肆酒樓以及極少數的青樓歌坊,則是分佈在後城區的一條長街之上。

街道上人來人往,倒是十分的熱鬧。

楊寧沿途觀覽這個時代的風貌人情,才發現所見之景並不是自己想像的古色古香,實際上城中大部分的建築都是凌亂的很,並無章法,顯然是沒有經過好好的規劃,也正因如此,大街小巷就如同迷宮一樣,若是不熟悉道路的人,一不小心就很容易走入死胡同。

他之前聽說城中難民眾多,人滿為患,但是到了後城一條大街上,雖然街道上頗為熱鬧,卻也並不像自己所想那般擁擠,從猴子口中才知道,難民都是被安置在縣城的一角,那邊的情狀與後城相比宛若兩個世界。

「貂老大,瞧見前面那個路口沒有,往裡面拐進去,穿過後面一條街道筆直進入另一條巷子,那條巷子就是死人巷了。」街道一處牆根下,猴子抬手給楊寧指路。

楊寧瞧見街道那邊有一處胡同口,輕聲問道:「後面那條街是不是也這般熱鬧?」

「那倒不是。」猴子搖頭道:「那條街冷清許多,都是住宅......不好,貂老大,快低頭......~!」他話沒說完,忽然臉色一陣慌張,已經轉過身去,甚至還低下頭,就似乎怕被人看見一般。

楊寧見猴子如此,不由四下裡瞧了瞧,倒也沒有看出什麼不對,低聲問道:「怎麼了?」

「你瞧斜對面的十里香......!」猴子也不回頭,低聲道:「瞧見兩個人出來沒?」

楊寧往對面掃了一眼,果見得斜對面有家兩層的酒樓,在這條熱鬧的街上倒很是顯眼。

木質結構,樓前前簷斜飛而出,頗有氣勢,前門頭上,掛著一塊黑木匾額,上面是龍飛鳳舞的「十里香」三個燙金大字,看得很是清晰。

楊寧仔細看過去,發現那十里香正門前卻是站著兩個人,其中一人一身銀灰色的勁裝,身材挺拔,一隻手背負在身後,另一隻手托著下巴,看上去舉止頗為優雅,而另一人個頭略矮一些,但是身材看上去頗為敦實,正湊在那勁裝人耳邊,一隻手擋在嘴邊低聲耳語。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