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fb臉書
google
愛戀頻道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絕代神主07
百里龍蝦
2017/11/29發行
超神機械師08
齊佩甲
2017/11/29發行
超級神醫08 (9完結)
隱為者
2017/11/29發行
凌天神帝12
君天帝
2017/11/29發行
至尊霸主12
憤怒的薩爾
2017/11/29發行
完美神醫28
步行天下
2017/11/29發行
無上進化58
浮兮
2017/11/29發行
最強紈褲62
夏日易冷
2017/11/29發行
逆天劍皇67
半步滄桑
2017/11/29發行
修真聊天群07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2/1發行
文明種植者10
何木青
2017/12/1發行
萬象神眼12完
紫淵
2017/12/1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6
飛牛
2017/12/1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19
千杯
2017/12/1發行
妙醫鴻途37
煙斗老哥
2017/12/1發行
修煉狂潮48
傅嘯塵
2017/12/1發行
終極戰兵56
梁七少
2017/12/1發行
修真四萬年102
臥牛真人
2017/12/1發行
全能主宰08
衛小天
2017/12/6發行
仙帝歸來09
風無極光
2017/12/6發行
凌天神帝13
君天帝
2017/12/6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23
匣中藏劍
2017/12/6發行
天界戰神39
笑南風
2017/12/6發行
天道圖書館42
情痴小和尚
2017/12/6發行
無上進化59
浮兮
2017/12/6發行
最強紈褲63
夏日易冷
2017/12/6發行
半仙闖江湖82
客居仙鄉
2017/12/6發行
修真聊天群08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2/8發行
文明種植者11
何木青
2017/12/8發行
至尊霸主13
憤怒的薩爾
2017/12/8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7
飛牛
2017/12/8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20
千杯
2017/12/8發行
星域龍皇33
獨孤一劍
2017/12/8發行
鬥神傳承47
浮兮
2017/12/8發行
終極戰兵57
梁七少
2017/12/8發行
修真四萬年103
臥牛真人
2017/12/8發行
絕代神主08
百里龍蝦
2017/12/13發行
超級神醫09完
隱為者
2017/12/13發行
超神機械師09
齊佩甲
2017/12/13發行
仙帝歸來10
風無極光
2017/12/13發行
完美神醫29
步行天下
2017/12/13發行
妙醫鴻途38
煙斗老哥
2017/12/13發行
終極戰兵58
梁七少
2017/12/13發行
無上進化60
浮兮
2017/12/13發行
最強紈褲64
夏日易冷
2017/12/13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黑卡》作者:蕭瑟良 10
號外!!異俠32完,將於2013/01/04出版 9
轉帖:縱橫武俠仙俠新書《書劍江山》•作者:古道悲情 8
轉帖:起點科幻新書《母巢臨世》 作者:竹上豬豬 8
轉帖:縱橫奇幻玄幻新書《儒武爭鋒》作者:情殤孤月 7
吐血不止 跟小說無關常上這網站貼上來給各位看看 5
轉帖:起點東方玄幻新書《超凡傳》 小說作者: 蕭潛 5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機甲定制大師》作者:刻羽 5
尋找軍武題材的輕小說 4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4
本週熱門留言
麻煩各位大大幫忙回想一部很久的動畫,忘記名字? 36
轉帖:創世東方玄幻新書《誅魂記》 作者:七尺書生 36
異俠第三部 34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 《全民偶像》作者:當年盛夏 33
轉帖:起點玄幻新書《吸血鬼就是吸血鬼》作者:誒呦喂 24
轉帖:起點武俠小說《北梁悍刀行》作者:天山飛狐 23
轉帖:起點科幻小說《神紋戰記》 作者:雨水 21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心魔》 作者:沁紙花青 21
轉帖:縱橫都市小說《功夫神醫》作者:步行天下 16
轉帖:創世中文網武俠小說《刀神傳說之刀神李流水》作者:高依弟 16

 
 暱稱:
 密碼:
 

轉帖:縱橫武俠仙俠小說《平天策》作者:無罪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7/11/08 15:02 
.
http://book.zongheng.com/book/688697.html
北魏和南朝梁興盛,卻正值整個世界的天地靈氣都在逐漸枯竭,正是修行者世界典籍裡記載的末法靈竭到來,林意是這個時代裡,南朝梁第一批新生的修行者。


第一章 新朝舊人


天將明,一棵奇樹正在開花。

它很高大,很老,此時花期,樹幹上也沒有一片葉子,卻結滿了無數碧玉般的花苞。

天空微光裡,無數奇特的飛蟲和平時看不見的錦鳥在樹冠上方飛舞。

花苞綻放的速度很快,內裡的花粉像無數點銀屑悄然噴灑而出。

整棵樹沐浴在奇異的輝光裡,就連它身上那些蟲蛀和雷火留下的傷疤,都開始煥發著新的生機。

然而就在下一刻,所有的光輝瞬間黯淡,那些如銀屑飛灑的花粉變黃如泥,如碧玉般的花瓣瞬間枯萎變黑脫落,隨風如黑雪漫天的灑落。

以這棵奇樹為中心,如潮水般的驚呼聲和哀歎聲,朝著城中各處蔓延。

城北的一處破落小院裡,林意也在遠遠的看著這棵亮起又瞬間黯淡的古樹。

當一片枯萎的黑色花瓣隨風飛來,輕掠過他臉頰時,天空裡的第一縷曙光正好落下,照亮了這座城。

林意輕輕的歎息了一聲,搖了搖頭,從院子裡的老井開始打水洗漱。

這是天監六年春裡的建康城。

自梁武帝登基,年號天監,定都建康,也不過六年,這座城已經煥然一新,鼎盛繁華,稱為前所未有的新城。

城是新城,人卻大多是舊人,只是隨著皇權更替,短短數年,各自際遇就已截然不同。

林意今日有一個同窗會。

他是前朝齊雲學院的學生。

齊雲學院是前朝最好的學院,能進這學院的,都是達官貴人或者巨富望族的子弟。

他父親林望北官至車騎將軍,是手握重兵的權臣,但誰能料到一朝兵變,雍州刺史蕭衍奪了皇位,國號梁,成了梁武帝。先前擁立梁武帝的官僚自然也一步登天,成為新貴,但若是反對派,便自然獲罪。

林望北並不屬於反對派,所統是邊軍,算是中立派,但昔日和梁武帝並不交好,所以也被削了兵權,流放在邊郡馴馬而已,家產也被盡數充公。

林意也從顯赫的權貴子弟,變得和貧苦孤兒相差無幾。

當年同期的那些齊雲學院學生裡,有小半和他處境類似,有些甚至還要悲慘,被罰為奴的也有,滿門抄斬的也有,不過也有許多一步登天,甚至直接成了皇親國戚。

同窗會無非就是拉幫結派,處境好的同窗藉以顯擺的場所,林意這種從雲端跌到地下的,或許還有可能會被人刻意嘲諷,但聽說有些好友也正巧趕了回來,有些他想見之人可能也會去,所以林意倒也不刻意逃避,想去看看。

同窗會的時間在正午,地點在城中三眼橋清柳坊,他是早在心中計算好了,先步行到城南的幾個舊書坊轉一轉,然後再往三眼橋去,時間就差不多正好。

「林意。」

但他洗漱完畢,啃了一個昨晚上留下的粗糧饃當了早飯,才剛剛出門沒走幾步,就聽到了一聲清脆悅耳的女聲。

他有些驚訝的順著聲音轉頭,看到路邊停著一輛不起眼的馬車,車前沒有車伕。

此時車簾掀開,卻是露出了一張美麗而又精緻的面孔。

「陳寶寶?」林意有點驚喜。

這是一個美顏動人的少女,也是他為數不多的想見的同窗之一。

陳寶寶的大名其實叫陳寶菀,但她家裡人卻習慣喊她小名陳寶寶,林意和幾名好友和她熟了,便也經常開玩笑喊她陳寶寶,後來喊得順口,卻是也不改了。

應該是已經足有三年多沒有見到了。

林意有些恍神,和三年前相比,她顯得成熟了些,而且長得更加高挑了,和他有差不多高。

她穿著的不過是一件普通的素色布衣,但是在朝霞裡走來,卻依舊顯得曲線起伏,婀娜多姿。

「三年不見,你更漂亮了。」林意笑了笑,真誠的讚道。

「你倒還是以前沒皮沒臉的模樣,也不怕我覺得你孟浪。」陳寶菀取笑林意,神色自若,更顯青春靚麗。

「怎麼一大早在這裡?」林意看著她的笑臉,心中油然生出些溫暖,這幾年裡,很多人都變了,但對方似乎沒有什麼改變,還是和以前一樣,「先前也沒有你的消息,這幾年哪裡去了?」

陳寶菀輕描淡寫:「被家中送出去學習了一陣,昨日才回到建康打聽到了你的消息,今天一早就特意來找你,你感不感動?」

「這麼想我,迫不及待?」林意的表情也很輕鬆。

「那是。」陳寶菀一陣銀鈴般的笑聲,打量著林意身後的院落:「既然到了你家門口,不請我進去坐坐?」

「那只要你不嫌棄。」林意做了個請的手勢;「我求之不得。」

「林意,你這屋子可真是透氣。」

跟在林意背後,走馬觀花一樣饒有興致的四處看著的陳寶菀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起來。

她看到林意這院子裡三間平房,卻有兩間屋面上有破洞。

「那兩間也就是堆著一些用不到的雜物。」林意輕鬆調侃回去,「我這孤家寡人,也只用一間房,不過要是你想過來偶爾住住,我倒是可以再修補一間。」

「你真敢?你不怕傳到某人耳朵裡去?」陳寶菀旁若無人的嗤笑一聲,「估計這次同窗會,你也是想見她,所以才有興趣參加吧。」

「想是這麼想,但希望渺茫。」林意也不掩飾,看著她很是認真的說道:「不管怎麼樣,你也是讓我想去參加同窗會的四個人之一。」

「有四個?除了她和石頭,還有誰?」陳寶菀也收斂了笑意,問道。

林意道:「還有林魚玄,按關係其實她算我遠房堂妹。」

陳寶菀上下打量著林意:「你和她關係很好?在學院時我怎麼沒看出來?」

林意解釋道:「就是關心她的處境,因為我林家的關係,她應該也受了點牽連,她在學院時便沉默寡言,不與人爭,很容易受人欺負。」

陳寶菀忍不住搖了搖頭:「林意,沒看出來你倒是保護欲氾濫。」

林意不好意思的笑笑,「就算有點,也不全是,你不知道,她人真的很不錯,你幫她一點,她會盡心盡力的回報你,而且還不讓你知道。」

陳寶菀沉默了一會,說道:「但人也是會變的。」

「當然要往好處想,你不也沒變,和以前一樣。」林意笑了起來,看似戲謔,實際認真。

陳寶菀卻沒有笑。

「你也和以前一樣,沒有變。」她看著林意的眼睛,甚至有點嚴肅,「還是和以前一樣樂觀自信,但還是那般天真,看來我的擔心倒是多餘的。」

「這個給你。」不等林意接話,她卻是已經從衣袖裡取出了一個灰色木匣,遞到了林意手中。

林意微微一愣,「這是什麼?」

「裡面有一顆黃芽丹,還有一封保薦書,可以讓你直接進南天院。」陳寶菀也不廢話,很直接的說道。

林意頓時一愣,旋即搖了搖頭,「這太貴重,我知道現在就算是你,這樣的東西也不是小事,我不能收。」

陳寶菀負手而立,根本不去接林意反推到她面前的木匣,只是靜靜的說道:「這份禮物本來就是為你準備的,我現在在別人眼裡雖然是尚書令之女,但在你眼裡,還是以前的那個陳寶寶,而且我確定,若是今天我們掉了個兒,家中失勢的是我,你也一樣會幫我。」

林意蹙眉,沉吟片刻道:「保薦書我的確需要,但其實黃芽丹我並不需要。」

「我也看出來你已經凝成了黃芽。」陳寶菀笑了笑,但旋即她卻轉身,看著那棵古樹的方向,更為嚴肅的說道:「但是今時不同往日,你既然已經凝出黃芽,正式成為修行者世界的一員,想必不用我說,你也應該猜得出來,書上記載的靈荒時代,已經正式到來。」

「真的已經確定了?」林意心中咯登一下,臉色微變。

「境況比你想像的還要差很多。」陳寶菀猶豫了一下,沒有轉身看他,片刻之後,用唯有他們兩人能夠聽見的低聲慢慢說道:「這還是朝中不能對外流傳的秘密,你記住聽到了也不要和任何人說,天地靈氣的確在連年變得稀薄,按照預計,今年的天地靈氣,不只是難以支持這棵翠曇花開放,這株古樹,將會很快枯死。今後用於修煉的靈藥,將會變得越來越難得,你雖然已經不需要依靠黃芽丹凝練黃芽,但好歹黃芽丹能夠煉化提升你一些修為。更為關鍵的是,天地靈氣的變化,還是由南向北,我們這邊靈氣的消失速度比北邊更快。」

她的最後幾句話聲音尤為低微,但是傳入林意耳廓之中,卻是比她之前說過的任何一句話都令人震駭,如同驚雷。


第二章 南北之爭


在很多古書裡,都有描述過「靈荒」。

修行世界的典籍裡,更多專用的名詞是「末法靈竭」。

這只是一種很簡單的天地間的自然現象。

那種對於普通人而言根本感覺不到,但對於修行者而言卻是力量來源的靈氣,在某一個時期,開始漸漸變得稀薄。

修行者靠吸納靈氣而轉化為自己的真元,靈氣變得稀薄,以往能夠輕鬆達到的境界都會變得艱難,尤其對於新生的修行者而言,就越難趕超之前的修行者。

不只是人,那些原本也會自然吸取天地靈氣,可以用來提升修行者修為的天地靈藥,也會因為天地靈氣的匱乏而變得生長緩慢,甚至直接枯死。

「在整個修行者世界,有確切記載的靈荒,一共三次,最短六十餘年,最長近兩百年。」陳寶菀心中也不平靜,不過她得知這個確切的消息很早,而且本身就是這種性情,所以面色依舊很平淡:「按照種種跡象對比,現在最有可能的是,我們正巧遇到的這個靈荒,不短不長,估計會持續百年左右.」

林意回過神來,苦笑了一聲:「哪怕是六十年,對我們而言也是一樣,已經足夠影響我們一生,時間長短已經沒有關係。」

陳寶菀點了點頭。

關鍵在於由南向北,南方靈荒的速度比北方要快。

南方有梁。

梁武帝登基這六年,平心而論,他算得上一位勵精圖治的好皇帝,比起前朝那幾位皇帝強出太多,興盛繁榮的建康城就是整個梁王朝的縮影。

但天下不止一個梁。

北方有魏。

在十五年前,魏孝文帝就已經一統北方,遷都洛陽,如虎視南方,即便現在梁王朝如此興盛,也只不過和魏南北相持。

可以說梁武帝能夠兵變成功,除了前朝皇帝實在昏庸之外,很多的原因還在北方魏王朝不斷南進的壓力,朝中的官員對於前朝皇帝的統治沒有信心。

「要打大仗了?」林意深吸了一口氣,靜靜的看著她,說道。

陳寶菀轉過頭來看著他的眼睛,沒有說話。

不言而喻。

北方是虎狼,以往都是北方南侵,但眼下的形勢,卻逼得南方要往北侵襲了。

林意一陣悵然,他的父母都在邊軍放馬,而且因為先前身份太高,不可能獲得豁免,連書信都已經多年不通,若是大戰一起,他恐怕更沒有再見他父母的機會。

「不只是這個城,不只是這個城裡的人變了,是整個天地都變了。我不會去今天的同窗會,我和其他人關係也不好,和他們虛與委蛇也沒有什麼意思。」陳寶菀說話很直接,和她當年和林意一起讀書的時候一樣,從不矯情,「我勸你也不要去同窗會了,一是以免有人針對你,二是我估計蕭淑霏也不會去。她現在什麼身份,舊時的這些同窗能給她帶來什麼有用的關係?更何況她人那麼聰明,越是念及舊情,就越不會在你面前出現,否則若是讓人覺得你們有半分藕斷絲連,都反而給你帶來禍事。」

林意微苦的笑了笑。

蕭淑霏就是一開始陳寶菀口中的那個「她」,就是他最想見到的四個人裡面的一個。

昔日在齊雲學院時,他和蕭淑霏學業最為出眾,而且家世也相差不多,是公認的金童玉女,兩人也很自然的暗生情愫,雖還未到談婚論嫁的地步,但若是沒有變故,兩人恐怕都要家中做主,定了終生。

但現在不同,蕭淑霏姓蕭,梁武帝便是她父親的親兄長,她父親現在不只是王侯,而且是天下兵馬大元帥,她的身份地位,簡直就和公主無異。

而他是罪臣之後,也難怪陳寶菀說話直接,他的身份地位,和蕭淑霏差得太遠太遠。

「反正閒著也是閒著,去看看再說。」

林意當然明白她是好意,但還是搖了搖頭,也不掩飾,「更何況我父親以前就常對我說,天棄而不自棄,尚有希望,若是連自己都拋棄了自己,那真是如一堆爛泥,怎麼都扶不上牆了。」

陳寶菀沒有生氣,反而笑了起來。

林意的確還是和以前一樣,固執、自信、樂觀,而且對她來說,林意很真誠,很真實,不像她所見的那些所謂的年輕才俊,都那麼虛假。

「那隨便你,反正我真是特地回來看你的。」她理了理晨風中飄到自己額前的秀髮,「家中安排了很多準備的事項,我午後就會離開建康。」

「離開之後去哪裡?」

「可能去司州,可能去上庸郡,現在還不一定。」陳寶菀看著林意,「反正越往北越好。」

林意沉吟了片刻,道:「還有件事我想請你幫個忙。」

陳寶菀很隨意,「什麼事情?」

「我想再進齊雲學院的書庫看看,那裡收藏了很多有關靈荒的古籍,或許會有些用處,但是很多前朝的書籍都被劃為禁書,而且有些從各地收繳上來的禁書據說也放在了書庫裡,以我這樣的身份,是不被允許入內查閱。」林意也很隨意,不像是求人,因為他知道陳寶菀也將他看成真正的朋友,能做到就一定會幫忙。

陳寶菀果然一口答應,「這簡單,你明天直接去就好,我會安排人等你,或者今日同窗會之後去也可以。」

林意道:「那我就今天同窗會之後就去。」

「可以。」陳寶菀眉頭微挑,「不過我提醒你,三天後你不要忘記去南天院報道,可不要和以前一樣,看書發了癡忘記了時間。」

「你那時還不是一樣。」林意笑了起來。

他和陳寶菀當年都是齊雲學院有名的書癡,本來他和陳寶菀也沒有什麼交情,而陳寶菀為人毫不虛偽,看不慣的人和事都要直說,很容易給人臉色看,所以陳寶菀當年在同期的那些同窗中,口碑也不算好,屬於難以接近交往的。但有一次兩人同在一間書閣查閱典籍,看得都忘記了時間,足足一起呆了兩晝夜的時間,有別的同窗找來,才發現已經過去了那麼久時間,同時兩人也因此結識。

再後來兩個人意氣相投,成了好友。

「王朝變了,天地都變了,所幸你還沒有變。」陳寶菀也笑了起來,她慢慢的轉過身去,輕輕的說了聲保重。

「越往北雖然靈氣消逝的速度會慢一點,但也越近前線,更加危險,你要小心一點。」林意知道她要走了,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隱約有種感覺,這一別之後,要再見到陳寶菀就更難了。

「小姐,他有什麼特別,值得你特地求了一封保薦書和一顆黃芽丹給他?」當陳寶菀回到馬車,已經有一名中年女車伕在等她,這名女車伕看著那個破落小院的眼神裡充滿不解,「而且他的身份又特殊,恐怕還會帶來麻煩。」

「特別?」陳寶菀進了車廂坐下,當車簾落下的剎那,她的臉上出現了一絲稍縱即逝的感傷,「可以這麼說,當年那些同窗的名門子弟所缺的,他都不缺,而且遭受這樣的挫折巨變,這些年下來,他都尚且不需要我這顆黃芽丹就已經凝成黃芽,你說他特別不特別?」

中年女車伕愣了愣。

她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在馬車開始行走時,悄然歎了口氣,在心中說了聲,「可惜了。」


第三章 大俱羅


站在院落裡靜靜的看著陳寶菀的馬車走遠之後,他不緊不慢的出了門,依舊先步行前往城南的幾個舊書坊。

對於靈荒,他不是沒有感應,早有的種種跡象,也已經讓他有所懷疑。

在得到陳寶菀的確定回答前,他其實也已經開始思索自己要做什麼。

他查閱過很多古書,在歷史上出現的那幾次靈荒時代,新生的修行者數量急劇銳減,只有正常時期的十分之一不到,而已經是修行者的人,壽命也沒有以往同階的修行者長,再加上這種突變導致的戰亂、權力更替,修行者數量在靈荒開始二三十年後,整個修行者世界的人口數量,就削減三分之二以上。

在靈荒時代,修行者實力的兩極分化也變得更加嚴重。

一些本身就很強的修行者在靈荒時代也能爭奪到一定的資源,他們就變得更強。

而像林意這種新生的修行者,修行的速度比正常時代慢,實力差距就顯得更大。

給陳寶菀趕車的這名中年女車伕心中覺得可惜,就是覺得林意能在這靈荒開始時成為修行者,並凝結黃芽,的確是不俗,但接下來像林意這種很難得到資源的修行者,再往上爬就是千難萬難。

這些林意其實自己也清楚,但他如果就此認命,自怨自艾,便也不可能會得到陳寶菀如此高的評價了。

在他看來,再貧瘠的荒原上也有人生存,在靈氣稀薄的靈荒時代修行,古人或許也會留下一點經驗,或許會在一些古籍裡留下些有用的記載。

「林意,你來了啊。」

他平時也經常到城南的幾個專收和售租舊書的坊市轉,再加上也打些短工,幫忙修補一些舊書,所以幾個舊書坊裡的人看到他都是紛紛熱情的打招呼。

「林意,你來的正好,昨天我這裡正好收了一大批古書,有些還來自北蠻那邊。」其中一個書坊的老闆也很清楚他的喜好,熱情招呼他進門的同時,看著林意渾身熱氣騰騰,知道他走了不少路,還特地端來一壺茶。

「謝了薛伯。」林意心懷感激。

這個書坊老闆姓薛,是一名頭髮花白的中年男子,是早些年逃荒到建康的書生,靠賣字畫和教書許久才攢了一間舊書坊。這種書坊也就是能維持生計而已,不算什麼賺錢營生,但這書坊老闆心地善良,而且是真正的愛書之人,對喜愛看書的林意也是很欣賞,平時不管林意看書多久,也不會收林意的錢,而林意也是經常幫他做些雜活,算是報答。

這次他收到的舊書倒真是不少,足足堆滿了半間小屋。

林意喝完了一壺熱茶,擦了擦汗,就直接席地而坐,坐在這大堆的舊書中間,很快看入了迷。

這書坊老闆也不打擾,甚至也不讓人進這小庫房,就讓林意獨自安靜看書。

建康這邊的人習慣性稱北方魏人為「北蠻」,越是讀書人,對北魏越是鄙夷,一是北魏人作風粗豪,不太講究禮儀,二是北魏在早些年尚武而輕文治,對讀書人也不太重視。

對讀書人都不重視,對書籍當然更不愛護。

眼前許多來自北魏那邊的古書,就可以看得出端倪。

很多古書都不算完整,而且大多糊了油垢,給人的感覺是這些古書倒不是有讀書人要研究學問才留了下來,而是派了其它用處,比如引火、比如做了些墊物等,才留存了下來。

不過這些古書的內容倒是和建康這邊常見的古書有很大差別,很多是北方獨有的記載。

林意專心的翻閱,很快就發現了一些他感興趣的記載。

他發現了有兩本古書上都記載了一個叫做「大俱羅」的修行者,按照北魏的古語,大俱羅有神力者和聖者的雙重意思,那個修行者就是最接近現在的一次靈荒中的佼佼者,在北方很無敵。

而且這個被稱為「大俱羅」的人也是出身貧寒,按照兩本古書上的記載,他也就是邊市馬販出身。

最讓林意覺得奇特的是,這個人也沒有得到特別的際遇,沒有當時的王族將相幫助,似乎他就是靠自己修行,就後來居上,變成了當時北境最強的修行者。

「難道是發現了某種新的修行方法?」

林意皺著眉頭,仔細的翻閱了這兩本古書,他察覺這兩本古書的著者似乎也隱隱有這樣的推測,但也都不敢肯定,一些描述的語句裡,也沒有明顯指明。

他接下來又著重翻閱來自北地的古書,又被他找到一本年代更老一點的古書,上面同樣有「大俱羅」的記載,但上面除了有幾句簡單的描述,說這「大俱羅」經過了很多戰爭,吃了很多常人不能忍受的苦之外,也並沒有更細節的記載。

「只有再去齊天書院的書庫撞撞運氣了。」

林意將這批古書裡稍微和靈荒有關的全部挑了出來,也沒有發現更多的線索,倒是窗中射入不斷變得濃烈的陽光提醒他,已經接近正午,同窗會可能要遲到了。

「薛伯,謝了。」

林意也不糾結,和這書坊老闆致謝出門,接著就是朝著三眼橋方向一陣小跑。

也就跑了數百步,一輛馬車突然後來居上,「吁」的一聲在他身旁停了下來。

「林意。」有人喊他。

林意停了下來。

這輛馬車上坐著三人,兩男一女,都是他昔日同窗。

出聲喊他的嬌小女子叫蕭素心,蕭姓是皇姓,但蕭素心一族卻是舊皇室一脈,和現在的梁武帝皇族甚至算是敵系,就算梁武帝其實並未大興誅連,但這六年間,她的處境也可想而知了。

蕭素心以前和他的家世也相差無幾,兩人父輩之間多有交往,在學院之外也經常見到,在當年那批同窗之中,也算是比較相熟。

當時的蕭素心天真浪漫,行事驕橫,完全是小女孩子脾性,但是現在林意迎上前去,卻是不經意看到她顯得成熟,眼角甚至帶了點細細的皺紋,遠比同年人憔悴,哪裡還有當年那個嬌蠻女生的影子。

林意微笑著對著這三人打招呼。

另外的兩名男子他也記得名字,挨著蕭素心坐的瘦高男子叫劉碣石,原先只是富商之子,但在梁武帝登基之後,卻聽說成了一個主管鹽運的官員,地位自然是大大提高。

而另外一名男子身材普通,雙眉分外濃黑,名為葉承雨,是尚書侍郎之子,和之前也無太大變化。

「林意,跑得汗水淋漓,怎麼,參加這同窗會還不忘健體修行?」劉碣石只是淡淡一笑回禮,葉承雨卻是面帶嘲弄的調侃起來。

當年的許多同窗都恨不得時時巴結林意,現在時過境遷,態度卻是截然不同。

林意卻也不在意,也笑著調侃道,「我只是沒有馬車,只能靠步行,只是你們馬車太小,坐了三人已經有點擠,不然倒是可以順便帶我一程。」

林意這句話也是夾槍帶棒,暗指葉承雨的這輛馬車也不高檔。他的性格就是這樣,平時溫和,也不會看不起人,但如果對方惹他,他也不會卑躬屈膝,哪怕對方來頭很大。

蕭素心明顯顧及同窗情誼,忍不住開口就要打圓場,但劉碣石和葉承雨卻是面色有點發冷。

「我這馬車的確是擠了點,那我們先行一步。」葉承雨淡淡的說了一句,便令車伕驅車離開。

「都已經如此地步,還裝什麼清高,桀驁不馴,遲早沒有好果子吃…」遠遠的,林意隱約聽到劉碣石的聲音。

對於這兩人的態度,林意倒也不生氣,畢竟這幾年裡,這樣的人他已經見得多了,而且對方也沒有什麼讓他在意的地方。

和這樣的人置氣,反而影響他每日的心情。

他平時很守時,但看來這些人去的也不算早,再加上他真正想見到的也就那麼一兩個人,所以索性慢了下來,免得跟在那馬車後面吃灰。


第四章 同窗聚


和林意預料的差不多,等他走到城中著名的老橋三眼橋前時,他看到還陸續有馬車趕來,停到橋下河畔的酒樓前。

他很快看到馬車裡走出的幾個熟悉身影。

「林意!」

一個長相秀氣,面上洋溢著熱情笑容的年輕男子看見了他,馬上大聲的打起了招呼。

這名同窗是叫斐玉,倒並非和林意關係特別融洽,而是他天生便長袖善舞,從不得罪任何人。他現在在朝中也左右逢源,已經做到了司徒祭酒。若不論家世,他現在倒已經是當年所有同窗中官位最高的了,這次的同窗會,也是他和另外的兩名同窗一手組織起來。

其實林意倒是不喜歡他這種任何人都表面討好的個性,顯得有些虛偽,但對方如此客氣,他當然也不會掃興,也是笑著回禮。

「斐祭酒,好久不見。」

斐玉一到,酒樓裡很多人迎了出來,一陣寒暄,氣氛頓時熱鬧起來。

大多數人也自然和林意熱情的打招呼,但是神色之間的細微差別,林意自然也看得出來。

對於他這種似乎幾乎斷絕了仕途的罪臣之後,也沒有人願意深聊,生怕麻煩,大多和林意說上一兩句話,便都和別的同窗聊起來,不露神色的將林意晾在一邊。

林意也樂得清淨,進了這已經被包場了的清柳坊,挑了一個臨河的清淨角落便坐下,喝些茶水。

很自然的便也有數位比較失意的同窗不能融入其餘人圈子,坐了過來。

只是這些同窗大多意志消沉,也不願多說,有人甚至自斟自飲,直接喝起了悶酒。

再等了約莫半個時辰,似乎也沒有人再趕來,此時已過正午,已經到了建康城中大多數人飯後休憩的時間,道間連馬蹄聲都沒有了。

手托著腮幫子靠在窗沿邊看著河水的林意悄然的歎了口氣。

不只是蕭淑霏沒有來,就連他還有另外想見的兩個人,也一個都沒有看見。

此時同窗會倒是也算正式開始,幾名發起這同窗會的人已經開始祝酒,酒菜也開始流水一般上了起來。

耳廓之中的聲音越來越喧嘩,林意卻是無心去聽,他靜靜的盯著河水中一片落葉順流而去,思緒卻是從紛亂的回憶中拉回。

他心中已經打定主意,反正也不為人待見,等會便不要浪費時間,隨便用些飯菜之後,便找個借口悄然離開。

「林意。」

一個聲音讓林意轉過了頭。

又是蕭素心,她端著酒杯走了過來輕聲致歉,「剛剛在道上不好意思,其實我也並非要討好葉承雨他們,只是正巧來時也遇到了他們的馬車,不好推卻。」

她的酒量明顯不算太好,而且情緒波動的厲害,手指有些不斷發抖。

「小事而已,何必在意。」林意敬了她一杯,自己一口飲盡,同時示意她少喝一些。

「其實我原本也不想來這同窗會,但恐怕不來,今後卻是再也沒有機會見往日這些同窗了。」蕭素心喝了一口,她鎮定了些,又猶豫了片刻,這才鼓起勇氣微苦道:「再過數月,我就要遠嫁至平興郡。」

「平興郡?」林意愣了愣,看著她的眉眼,發現沒有什麼喜意,他便忍不住輕聲問了一句,「夫家如何?」

「是個富賈,但素未謀面。」蕭素心微苦一笑。

林意能夠理解她的心情。

若以她以往的身份,又豈會遠嫁到邊地,更不用說夫家只是個富賈人家,而且連要嫁的那人都不知道是俊是醜,有才無才。

「希望你這夫君能如你意。」林意又敬了她一杯,對她祝福,語氣真誠。

蕭素心這次也一口飲盡杯中酒,她眼眶微紅,酒意上湧,卻是也莫名有了些勇氣,「說心裡話,林意其實你也是我這次想見的同窗之一,你自己可能不知道,你當時學業一等一的出色,對人又有義氣,所以大多數女生都其實視你為兄長,其實若不是你和蕭淑霏當時兩情相悅,斷了許多人念想,當時不知道有多少女生會暗戀你呢。」

「是麼?」林意聽到蕭淑霏的名字,心中一痛,面上卻只是微微一笑,「我有那麼受人歡迎嗎?」

「當然。」蕭素心用力的點了點頭,她也是隱忍的久了,此時也終於忍不住冷笑起來,「若不是換了新朝,這個時候就算你坐在最角落,不想和人說話,這裡所有人還不是要以你為首?」

「這倒是今日同窗會我聽到的最令人開心的話了,只是一切都變了。」林意想到蕭素心要遠嫁的地點也是在北方邊城,倒是有意提醒:「但世事無常,誰又知道今後的變化,你不要自棄,不要忘記我們先前學院所教的一些修行手段。」

「我當然不會忘記。」蕭素心也是許久沒有和人如此敞開心扉的交談,也許久沒有聽到鼓勵的話語,她看著林意明亮的雙眼,用力的點了點頭,「多謝。」

「保重。」林意再敬了她一杯。

他的酒量本身不錯,但早上吃的簡單,又過了平時飯點,連續三倍下肚,頭腦也不免有些發暈。

他隨便夾了些吃食頂住了酒意,就準備走了。

但就在這時,一陣疾如驟雨的馬蹄聲卻明顯衝著這酒樓來。

酒樓中喧鬧的聲音一停,所有人有些愕然的望那道上看去,林意精神一震,高興的差點立即叫出聲來。

來的不是馬車,而是兩匹高頭駿馬。

其中一匹高頭駿馬背上馬鞍空著,而另外一匹高頭駿馬上,坐著的是一名身材魁梧的粗豪青年,正是他以為不會來了的「石頭」!

「石頭」的大名是石憧,他和林意可不只是脾氣性格相合的泛泛之交,兩個人都是極講義氣,在學院時就一起做過數樁解氣卻違反院規之事,一起遭受過重罰。

林意是坐在角落窗邊,但石憧從道上策馬奔來,卻依舊一眼看到了他,當下奔馬未停就是一聲歡喜大喊,「林意,你居然早就來了,害我去你住處轉一圈,接了個空。」

林意頓時心頭微熱,知道這名好友居然是特意找到自己住所去接自己,所以來得晚了,那一匹背上空著的馬,原本就是留給自己騎坐的。

石憧的父親石扈在前朝時是鎮東將軍,原本也不屬於梁武帝嫡系,但是石扈是出了名的蠻將軍,只知奉上峰命令打仗,對軍令無有不從,梁武帝倒是也瞭解這個蠻將軍的個性,登基之後也給了他一個手握兵權的右游擊將軍當,權勢幾乎沒有下降。

石憧當年離開學院之後,也是隨父從軍,這數年來在軍中理應是小有成就,但和林意已經失去了聯繫,林意具體也不知道他隨軍到底駐守何處。

那些在朝中官位上的同窗對石憧應是有些瞭解,當石憧到來,出去相迎的不少,「石將軍」「石將軍你晚到應該罰酒啊」之類的話音不絕於耳。

林意倒是並不出去迎接。

他和石憧的關係根本不需要客套。

石憧也只是簡單應付了幾句,就不顧其餘人的臉色,逕直穿行到他的身前,直接當胸砸了他一拳,「林意,你小子,這幾年你想沒想我?」

「想再和你一起受罰嗎?」林意哈哈一笑,反問一句。

與此同時,石憧只覺得自己拳頭微震,一股熱流讓他的手臂微麻,而林意也是身體一震,被砸處發熱。

兩人瞬間反應過來,都是驚喜異常。

「厲害啊,林意。」石憧比林意更加激動,直接一個熊抱,在林意耳邊輕聲說道:「你居然也凝結黃芽了?」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