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fb臉書
google
愛戀頻道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絕代神主07
百里龍蝦
2017/11/29發行
超神機械師08
齊佩甲
2017/11/29發行
超級神醫08 (9完結)
隱為者
2017/11/29發行
凌天神帝12
君天帝
2017/11/29發行
至尊霸主12
憤怒的薩爾
2017/11/29發行
完美神醫28
步行天下
2017/11/29發行
無上進化58
浮兮
2017/11/29發行
最強紈褲62
夏日易冷
2017/11/29發行
逆天劍皇67
半步滄桑
2017/11/29發行
修真聊天群07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2/1發行
文明種植者10
何木青
2017/12/1發行
萬象神眼12完
紫淵
2017/12/1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6
飛牛
2017/12/1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19
千杯
2017/12/1發行
妙醫鴻途37
煙斗老哥
2017/12/1發行
修煉狂潮48
傅嘯塵
2017/12/1發行
終極戰兵56
梁七少
2017/12/1發行
修真四萬年102
臥牛真人
2017/12/1發行
全能主宰08
衛小天
2017/12/6發行
仙帝歸來09
風無極光
2017/12/6發行
凌天神帝13
君天帝
2017/12/6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23
匣中藏劍
2017/12/6發行
天界戰神39
笑南風
2017/12/6發行
天道圖書館42
情痴小和尚
2017/12/6發行
無上進化59
浮兮
2017/12/6發行
最強紈褲63
夏日易冷
2017/12/6發行
半仙闖江湖82
客居仙鄉
2017/12/6發行
修真聊天群08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2/8發行
文明種植者11
何木青
2017/12/8發行
至尊霸主13
憤怒的薩爾
2017/12/8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7
飛牛
2017/12/8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20
千杯
2017/12/8發行
星域龍皇33
獨孤一劍
2017/12/8發行
鬥神傳承47
浮兮
2017/12/8發行
終極戰兵57
梁七少
2017/12/8發行
修真四萬年103
臥牛真人
2017/12/8發行
絕代神主08
百里龍蝦
2017/12/13發行
超級神醫09完
隱為者
2017/12/13發行
超神機械師09
齊佩甲
2017/12/13發行
仙帝歸來10
風無極光
2017/12/13發行
完美神醫29
步行天下
2017/12/13發行
妙醫鴻途38
煙斗老哥
2017/12/13發行
終極戰兵58
梁七少
2017/12/13發行
無上進化60
浮兮
2017/12/13發行
最強紈褲64
夏日易冷
2017/12/13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創世東方玄幻新書《誅魂記》 作者:七尺書生 35
麻煩各位大大幫忙回想一部很久的動畫,忘記名字? 32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 《全民偶像》作者:當年盛夏 32
轉帖:起點玄幻新書《吸血鬼就是吸血鬼》作者:誒呦喂 24
轉帖:起點科幻小說《神紋戰記》 作者:雨水 20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雷裂蒼穹》作者:釋天風 11
如果不帶金手指系統穿越.你覺得自己的成就可以到哪? 10
推薦現在正在追的書~~~~~ 9
轉帖:起點科幻小說新書《過境小兵》 作者:摩天玩偶 9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絕鼎丹尊》作者:萬古青蓮 9
本週熱門留言
轉帖:創世東方玄幻新書《誅魂記》 作者:七尺書生 35
麻煩各位大大幫忙回想一部很久的動畫,忘記名字? 33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 《全民偶像》作者:當年盛夏 32
異俠第三部 29
轉帖:起點玄幻新書《吸血鬼就是吸血鬼》作者:誒呦喂 24
轉帖:起點武俠小說《北梁悍刀行》作者:天山飛狐 21
轉帖:起點科幻小說《神紋戰記》 作者:雨水 20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心魔》 作者:沁紙花青 20
轉帖:縱橫都市小說《功夫神醫》作者:步行天下 15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14

 
 暱稱:
 密碼:
 

轉帖:縱橫武俠仙俠小說《九界仙尊》作者:神出古異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7/11/13 14:50 
.
http://book.zongheng.com/book/513438.html

他曾是仙門棄徒,遭人陷害,千年後重生醒來,憑不滅神魂,蓋世神功,令八方風雲亂,奪天地造化,掌生死之權,叱吒九境,昔日諸神為懼。


第一章 因何而活


「世人皆想長生不死,等到了真的長生不死那天,大概就是看著身邊的人一個個死去,最後孑然一身,了無牽掛吧……」

一處開滿茶花的懸崖邊上,站著一名十六七歲的白衣少年,迎著山下吹來的冷風,衣衫獵獵作響,孤單的背影,與這個世界顯得格格不入。

又是黃昏將至,風捲晚霞無限美,可惜凡人無法像仙人一般御劍飛行,看不見世間最美的風景,少年往前走了兩步,幾粒碎石順著他腳下的茶花滾入了無底深淵,連一絲回音也沒傳上來。

輕歎一聲,這將邁未邁的一步最終還是放了回去,他不是沒跳下去過,可惜那次沒死成,摔得五臟六腑盡裂,卻愣是在七天後莫名其妙痊癒了,想死也死不了。

「塵兒……」

就在這時,後面響起一個中年人的聲音,少年轉過身去,只見背後亭子裡不知何時站了一名中年人。

中年人雙鬢染霜,面上倦容甚濃,想來是因最近心力交瘁所至,少年緩緩走了過去,見對方臉上甚是憔悴,輕聲問道:「父親,你又去求他們了麼……」

中年歎息一聲,聲音有些苦澀:「塵兒,對不起,是爹爹無能,保護不了你……」說到最後,只是不住歎氣。

少年臉色逐漸蒼白了下去,笑了笑道:「沒事,沒事……」

父子倆都沉默著不再說話,夕陽將二人背後的影子漸漸拉長,好似沒有盡頭一般。

少年名叫蕭塵,雲中城蕭家的四少爺,不過在他這具身體裡,卻還有著另一段記憶,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久到以數千年為計。

那時候天地靈氣還很充沛,人人都能凝煉真元,御劍飛行,而他則是號稱仙道之首的玄青門門下弟子,且還是妙音仙子凌音的唯一徒弟,自幼天賦過人,在很多人尚無法參透結丹境時,他便達到了那些人一生難以企及的境界。

按照這樣的軌跡,他本該一步步臻入大乘,然後渡劫成仙,堪破生死,成為一方仙王。

但是一場突如其來的意外,卻將這一切化為了夢幻泡影,他被誣陷與魔道勾結,殺害同門師兄,最終罪名成立,他被毀去了元嬰。

當時只有一人願意相信他,甘冒天下之大不韙回護於他,那人便是他的師父凌音。行刑那日,凌音以無上法力瞞天過海,騙過諸天神佛,將他的元神封印在了太古第一法寶輪迴玉中。

當他再次醒來時,卻成了襁褓裡一名啼哭的嬰兒,而當他發現已經過去數千年時,當他發現早已滄海桑田,他翻遍了所有能翻的史籍和古代文獻,卻再也找不出有關當年的任何痕跡。

當年的一切,竟無一字記載,就像是從某個時間點上徹徹底底消失了一樣,那些號稱不死不滅的仙王魔君,那些曾經驚心動魄的仙魔之爭,如今都成了說書人口中的神話傳說。

而他歷經一世輪迴,氣運也衰減了一大半,所謂氣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氣運,氣運盛的,出生帝王之家,氣運衰的,淪為街頭乞丐。

所以有誰能想到,上一世天縱奇才的他,這一世淪落天生絕脈,別說天地靈氣,連武者的內力都無法凝聚,連普通人都不如。

「塵兒,你今後有打算麼?」沉默了許久,蕭亦凡終於還是輕輕開了口。

「我……」正陷入無窮回憶的蕭塵被喚醒了,但卻不知如何繼續說下去了。

蕭家乃是千年古武世家,族中人人均能習武,但若年滿十六還不能臻入一重天的話,是要被遷出家族的,這是族規,改不了。

所以這些年來,蕭塵就像是一個笑話般活著,雖然名為蕭家少爺,但實際上連一些掃地的下人,都可以在他面前耀武揚威。

蕭亦凡歎了聲氣:「那幾個老傢伙仗著是你爺爺的堂兄,如今這個蕭家還是他們說了算,為父只能去求你爺爺,明年盡量別將你發放到九州之外的蠻夷之地。」

蕭塵轉過身去,沒有說話,只是靜靜望著對面懸崖,兩邊懸崖皆有清泉湧出,中間水霧升騰,陽光映在上面,呈現出一道道絢麗的彩虹。

因此,這裡也得了個美名,叫做虹橋,虹橋,仙人所居,凡人如何登得上去,除非有朝一日破雲化仙。

可即便是上一世,凡人想要成仙也殊為不易,不僅需要充沛的天地靈氣,還需要極佳的天賦,然而如今這一世的他,兩者皆已失。

「世間人人俱思成仙,又豈能個個如願,如這虹橋,終究已是可望不可及……」蕭塵輕歎一聲,轉身欲走。

就在他剛抬起腳步的一瞬間,背後一聲震天雷響傳來,震得整座虹亭都在顫動,父子二人都被嚇了一跳,時下正值三月初春,按說雷聲不該如此之盛。

蕭塵轉過身去,頓時只覺強光耀眼,西邊的天空上竟陡然升起了一道萬丈白芒,幾近掩蓋了夕陽的餘暉。

隨後,天際青光陣陣,雲層翻湧不止,蕭亦凡喃喃道:「怎麼回事,今天的天氣怎麼這麼怪……」

但見遠處天際金光陣陣,電閃雷鳴,雲層翻湧不止,中有一青一白兩道光芒極速穿梭,時而分開,時而碰撞在一起,每撞擊一次,都彷彿要撕裂天地一般。

蕭塵心中翻起了驚濤駭浪,那不是什麼怪天氣,若他猜得沒錯,那是兩名凌空鬥法的修真者!

可是為什麼?明明這個世界的靈氣已經消失了,連自己都無法感受到天地靈氣了,為什麼卻還有人能夠修煉到凌空鬥法的境界!難道這天地間的靈氣並沒有消失麼?

兩道光芒越逼越近,直往蕭家這片峻嶺而來,天上光華璀璨,伴著轟轟雷聲,這一刻彷彿連整座山都顫抖了起來,驚動了無數蕭家正在練武的弟子。

蕭塵終於清醒了過來,上一世他經歷過無數仙魔之戰,沒有人比他更清楚兩名修者鬥法的恐怖,法力餘波下,任何事物都將被絞得粉碎,即便武道臻入十重天,那也是一碰就死,形神俱滅!

「父親!離開這裡!」

然而已經來不及,一道劍氣餘波無情落了過來,蕭塵踴身躍起,將父親撲開,隨後只聽背後轟隆一聲巨響,懸崖被斬得粉碎,遍地茶花瞬間化為飛灰。

即便隔有七八丈距離,蕭塵仍是被震得氣血翻湧,耳鳴目眩不止,這時蕭家眾子弟也都急匆匆趕到了,抬頭望去,只見天上兩道光芒時而分開,時而碰撞在一起,爆發出毀天滅地的磅礡氣勢。

一些人嚇得臉色煞白,直接坐到了地上,他們一輩子習武,還從未見過這等奇異的景象。

一些聰明的少年則是聯想到了什麼,這一刻他們忘記了自己以前還嘲諷過蕭塵,都紛紛向蕭塵看去:「喂!不死塵!這不會是你以前說過的什麼仙人鬥法吧!」

只見兩道光芒越來越近,轟隆一聲巨響,不遠處一座山頭直接被削平了,漫天碎石朝虹亭這邊砸了過來。

十幾個火速趕來的長老立時凝起內力,抬掌抵禦半空落來的碎石,紛紛喝道:「快離開這裡!」

眾弟子聞聲,性命要緊,除卻一些膽子大的,都往遠處跑了去,然而總有一些倒霉的,直接被飛來的碎石砸得吐血倒飛了出去。

而這時,天上也赫然出現了兩道人影,二人均御劍而立,雲海隨他們而翻滾,一人鬚髮皓白,身著青袍,手持一柄拂塵,宛若仙老下凡一般。

另一人白衣飄飄,手持一柄白色仙劍,佇立在高空,雙目如電,宛若九天玄女臨塵一樣。

眾蕭家弟子都驚呆了,天吶,這世上真的有人修煉成仙了!原來這世上真的有神仙!對他們來講,御劍飛行,揮手間山斷岳移,那不是神仙才有的本事是什麼?

雖然許多人都曾聽說書人講過仙人的風采,但此刻親眼目睹,仍是露出了嚮往的神色,自己一輩子習武,即便武功臻入化境又有何用?可能夠御劍天地之間?可能夠擋下仙人的一招劍氣?

一些人小心翼翼往虹亭這邊跑上來了,蕭塵大喝道:「回去!別上來!」

蕭亦凡也早已怔住了,喃喃道:「塵兒,這是怎麼回事?」這一刻他也忘了自己的身份,只是想起了以前蕭塵總是說修仙什麼的。

忽然間,風雲劇變,天上二人再次斗在了一起,金光燦爛,耀眼奪目,半空中劍氣激盪,四五座山頭直接被削平,草木頃刻化作飛灰。

由於這一次離得比較近的緣故,許多蕭家弟子被驟然掀起的罡風推飛了出去,所有人都意識到了不妙,倘若這二人再向蕭家靠近一些,只怕千年古武世家,就要毀於一旦了。

一名紅袍長老面露驚駭之色,他壯著膽子朝天上喊去:「二位仙人請憐惜我等凡人,不要在此處……」不待話音落下,一道劍氣無情波及了過來,直接將他掀飛了出去。

在仙人眼中,凡人便如螻蟻一般,天上那二人又如何聽得見這聲吶喊。

蕭亦凡這時也終於回過神來,拉了蕭塵便要離開這處危險之地,卻不料蕭塵突然掙開了他。

「父親,你先走吧。」

蕭塵轉身望著天空之上,眼中透露出了熾熱的光芒,御劍飛行,控制天地元力,這一切都是他曾經所熟悉的仙家術法。

他不應該再沉淪下去,他要去問,問這一切究竟是為什麼!為什麼你們能凝煉真元,修煉到御劍飛行的境界,自己熟悉最醇正的修煉功法,卻完全感受不到這天地間的靈氣!

在凡人眼中,這二人或許是仙人,但他卻清楚無比,這二人目前只是結丹境界,連元嬰境都不到。

思忖及此,他深吸一口氣,往更高的山頭沖了去。

蕭亦凡大驚失色:「塵兒!回來!」足下一動,立時展開輕功追上去,不料一道劍氣餘波落至,猛將他阻了回去。

蕭塵轉過身道:「父親,你先回去!我要上去!」

「不!你會死的!」蕭亦凡如何看不出他對修仙的嚮往,可是凡人又怎可能修得了仙。

蕭塵笑了笑:「不,我不會死的。」說完以更快的速度往山頭上衝了去。

他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死,他只知道若錯過了這一次,那便再也沒有任何機會了,他不想被逐出家族,他也不想讓父親從此抬不起頭。

他更不想——碌碌過完這一生!


第二章 仙人鬥法


遠處許多蕭家弟子也看見了這一幕,紛紛議論:「不死塵瘋了嗎?他要去送死嗎?是了,他之前自殺未遂,這次一定是想借仙人之手死去!」

蕭亦凡也早已嚇壞了,再也顧不得那麼多,猛提內力,如似一道閃電向蕭塵衝去,然而天上忽然斬下一道十餘丈長的白芒劍氣,又將他阻了回去。

轟隆一聲巨響,那道劍氣直接劈開了虹亭與高處山頭的路,在他與蕭塵之間,陡然出現了一座寬約十丈的峽谷,饒是他輕功再好,罡風四湧之下,也絕難跨過。

眼見唯一的兒子仍是拼了命往山頭奔去,隨時都會喪命,他幾乎已經崩潰了,只是大喊:「塵兒回來啊!為父再去求求諸位長老!不會趕你出去的……」

但是此刻蕭塵什麼也聽不見了,即便聽見了也不會回頭,這是他唯一的機會,只有跑到最高的山頭,才能讓兩名結丹修者看見。

忽然間,一塊巨石朝他砸了去,下方的蕭家弟子均嚇得失聲叫了出來,蕭亦凡更是魂飛魄散,在巨石將蕭塵碾壓下去的一瞬間,他的心彷彿死了,身子軟軟撲倒了下去,喃喃道:「塵兒……塵兒……」

遠處蕭家弟子也都是個個張著嘴,雖然平日裡總愛欺負蕭塵,但他畢竟是蕭家的人,這時親眼見他慘死,仍是心中隱隱一痛,以後大概再也沒有人可以欺負了。

然而片刻後,那巨石卻動了動,蕭塵竟然從石頭下爬了出來,雖然遍體鱗傷,但依舊活著,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他的「不死之身」果然名不虛傳。

蕭亦凡面露喜色,大聲喊道:「塵兒!快找地方躲起來啊!」

但是蕭塵腦中嗡鳴一片,什麼也聽不見,他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以最快的速度跑到最高的山頭去,因為兩名結丹修者隨時都可能離去。

足步晃了晃,他繼續發瘋似的朝山頭奔去,遠處蕭家弟子均大驚:「喂!不死塵別去了啊!我們以後不欺負你了!」

十幾名長老臉色也變了變,倒不是怕他死了,而是怕他觸怒了仙人,一人喊道:「蕭塵回來!我們可以再給你三年時間!」

狂風四湧,亂石橫飛,蕭塵什麼也聽不見,即便聽見了也不會回頭,這是他唯一的機會,若不跑到最上面,天上二人根本不會注意到他。

然而剛跑出半里,又一道兇猛的力量朝他打去,這一次直接將他掀起往巖壁上狠狠撞了去。

饒是他體質異於常人,這時也終於忍不住一口鮮血噴了出來,但他仍然沒有就此倒下,仍是拼了命往最高處跑,他要以最快的速度,趕在兩人離開之前跑上去!

這一刻蕭亦凡也不再嘶喊了,似乎明白了什麼,蕭塵拼了命往高處跑去,絕不是為了自殺,他一定有著自己的想法……

這一刻他就默默注視著對方,看著對方一次次被罡風掀飛,又一次次爬起,一次次險象環生,他心中明白,只要這一次這個孩子不死,將來必定一躍龍門!

他心中默默祈禱:「這個孩子生下來那一刻,天上就出現不祥之兆,從此多災多難,但求老天爺這次開開眼,蕭亦凡願以性命交換……」

約莫半柱香時辰,蕭塵終於跑上了山巔,他此刻已是精疲力盡,遍體鱗傷,一身白衣染滿了血污,但是凌空鬥法的兩人根本沒有注意到這樣一個渺小的存在。

「兩位請不要再打了!」

他雖然知道這樣有些可笑,但仍是抱著一絲星火希望,用數千年前的通用語言,將這一句話喊了出來。

結果顯而易見,那兩人根本沒有理會他,這一次他又用現今的語言喊了出來,那兩人仍是當做沒聽見。

他喊了半天,天上二人根本不可能冒險分神來理會他,於是他撿起石頭往天上砸去,想要引起二人注意,但是石頭根本扔不上去,即便扔上去了也會被罡風絞得粉碎。

下方的蕭家子弟都被嚇傻了:「他真的瘋了嗎……」十幾個長老更是臉色大變。

終於,蕭塵耗盡了最後一絲體力,無力的倒在了地上,就這樣望著天上兩人鬥法,也不管時不時落到身旁的劍氣,也不管自己會不會被一劍斬得形神俱滅。

而天上二人也鬥得越來越厲害,四周元力激盪,無數山頭已被移平,忽然間,高空之中呈現出數道顏色各異的劍氣,每道皆有十來丈長,幾道劍氣須臾間合為一體,幻作一柄白色巨劍,縮小了來看,儼然便是那女子手中所持之劍。

但見劍鋒白芒耀眼,仿似蘊藏了毀天滅地的威能,一劍斬下,天地失色,青袍老者急忙掐訣唸咒,手中一柄拂塵千變萬幻,瞬間結成一張巨大的金網,罩住了襲來的劍氣。

那女子臉色一白,顯然因大耗真元有所不支,青袍老者趁機搶攻而上,拂塵一掃,打出六道白芒,隨著他口中念訣不斷,那六道白芒瞬間將白衣女子罩入了其中。

白衣女子暗道不妙,想要抽身飛出卻為時已晚,六道光柱上下均有符文隱現,已然將她困在了其中,無論她朝哪道光柱砍去,六道光柱均是紋絲不動。

蕭塵目光一凝,立即認出了這是專門困人的六爻離合陣,當年他於陣法修煉頗為精通,是以一眼便認出了此陣。

青袍老者雙眼射出兩道寒芒,冷聲道:「暮姑娘,本派與你素無恩怨,為何盜走本派合穹鏡!」

白衣女子冷冷一笑:「怎麼?天雲真人從紫府追我至這凡塵,便是為此麼?」說罷又朝幾道光柱砍去。

青袍老者冷冷道:「別廢力氣了,此陣乃本派絕學,從來無人能破,交出合穹鏡,貧道念你初犯,不予追究,否則三刻一過,必讓你在陣中化為血水,魂飛魄散!」

蕭塵心中一凜,這老道雖為修仙之人,但好重的殺氣,他後面的話倒是不假,恐怕今日這白衣女子難逃一劫。

思忖及此,蕭塵努力回想起六爻離合陣的破解之法,隨後不斷向天上招手,這時那陣中女子也終於看見了狼狽的他。

機會來了!他用最大的力氣喊道:「姑娘聽好!乾三連,坤六斷,離中虛,坎中滿……」

下方無數蕭家弟子聽得目瞪口呆:「他在說些什麼?難道是在指導兩個仙人打架?他真的瘋了吧?」

驀然間,半空中那青袍老者向他射去兩道冷冷寒芒,跟著一拂塵掃了去,頓時雲開霧散,一股無匹巨力衝下。

就在無數弟子驚叫聲當中,一道人影忽然朝那山頭飛了去,跟著一閃,又飛了回來,接著轟隆一聲巨響,那山頭被打得粉碎。

待眾人回過神來時,蕭塵已身在虹亭這邊了,旁邊還站了一名檀袍老人,這老人,正是蕭塵的爺爺蕭長風,也即蕭家現任族長,一身武道深不可測。


第三章 上一個修仙時代


「道長也算是玄門前輩,對一無知孩童下此重手,不覺有失身份嗎?」蕭長風神色寧定道。

青袍老者目光一凝,沒想到這凡塵中竟然有武者能夠在自己手上將人救走,還能如此面不改色的跟自己講話,此人不可小覷。

正思忖間,猛覺腹部一痛,竟被白衣女子的飛劍偷襲了,這一劍直接將他腹部貫穿,險些令他當場摔下去。

總算他修為不凡,立時反應過來,一掌打出,登時兩條火龍竄出,撞在了白衣女子腹部。

「噗!」那白衣女子躲閃不及,身中掌力,一口鮮血噴出,同樣險些栽倒下去。

這時許多蕭家弟子都驚叫了出來,剛剛那白衣女子似乎真的是聽了蕭塵提示,才破陣而出的。

青袍老者丹田氣海受創,情知再不能久留,立即化作一道劍光破空遁去。

那白衣女子也在半空中搖晃了兩下,往虹亭這邊墜下來了,砰的一聲塵土飛揚,眾蕭家弟子目瞪口呆,沒想到仙人也會受傷,也會隕落,此刻無人敢過去。

蕭塵身形一動,立即往女子墜落的地方沖了去,見她臉上忽紅忽白,說道:「若我猜得沒錯,你中的應是火雲真氣,千萬別胡亂運功!」

女子抬起頭來,臉上閃過一絲疑惑,蕭塵道:「將真氣從神藏穴導入靈墟,再到神封,最後慢慢從幽門一點一點導出,切勿操之過急。」

女子聽後猶豫片刻,立即盤膝坐起運功,片刻後一道人影閃至,是一名二十多歲的青年,此人乃是蕭家大公子,也即蕭塵的堂兄,蕭元,在十六歲接受武道測試時,以四重天的功力破了蕭家百年記錄。

「在下蕭元,仙子,你傷得很重,我蕭家有許多靈丹妙藥,你看現在是否需要……」

蕭塵眉頭一皺:「你別打擾她!」

蕭元一怒,什麼時候輪到你一個廢物來跟我說話了?但礙於這白衣女子在場,不好發作,繼續道:「仙子,你現在傷得很重,若不及時……」

白衣女子冷聲道:「讓他別吵!」

蕭塵瞪了他一眼:「聽見沒!閉嘴!」

「你!」蕭元一怒,正要將他擰起扔開,但行動的一瞬間,感受到了白衣女子目中寒光,愣是不敢動了。

片刻後,白衣女子深深吐納一番,臉上氣色看上去好了許多,蕭塵心中高興,她目前是不會有事的了,道:「在下有一事想問……」他想問為何自己無法感受這天地靈氣,無法像她一般修煉。

「多謝。」白衣女子看了他一眼,隨後起身向東南一處陰雲籠罩的地方望去,那裡正是蕭家後山古墓,常年陰寒無比。

「我要借地療傷,期間不希望有人來擾。」女子說罷腳踩劍光,往古墓那邊飛了去。

望著古墓的方向,蕭塵暗歎好險,還好她沒有直接飛走。

蕭元目光陰寒,指骨捏得直作響,蕭塵看了他一眼,冷冷道:「你瞪我做什麼?是她讓你閉嘴的。」說罷若無其事的往虹亭那邊去了。

蕭元看著他淡淡離去的背影,眼神中越發顯得積怨已久,剛才要不是這混蛋擋在前邊,仙子怎麼可能看也不看我一眼?蕭塵,我一定會讓你被逐出蕭家的……

後山古墓乃是蕭家最高禁地,任何弟子不得私自進入,違令者輕則面壁十年,重則廢掉武功,由於那白衣女子在裡面療傷,故守衛都退到了百丈外。

三天後,蕭塵出現在了古墓入口處,身形一晃溜了進去,三天來他想盡各種辦法才繞開守衛,雖然知道被發現了後果很嚴重,但是好不容易才爭取來的機會,絕不能這樣放過。

但見一排排墓碑整齊延向遠處,越往裡走,越覺陰寒,他沒有練武,因此沒有內功御寒,已經凍得直哆嗦了。

也不知走了多久,終於聽見一處山洞口傳來個淡淡的聲音:「萍水相逢,為何甘冒性命危險助我?」

蕭塵心中一喜,當即走了過去,見那女子正在盤膝運功,氣色看上去比三天前好了許多,在她身旁放著十來只五顏六色的瓶子,當下走過去,挨個揭開蓋子放在鼻子前嗅了嗅。

「莫非你不知道,不回答別人的話,還有亂動別人的東西,是一件很沒禮貌的事嗎?」女子眉頭一皺,說道。

蕭塵抬起頭來,皺眉問道:「這些丹藥都是你煉製的嗎?」

女子搖了搖頭,指了指一個白玉瓶:「只有這一瓶是,其餘的都是順手從那天雲老道門下弟子手裡搶來的。」

「怪不得,這些藥你用錯了,有的只會加重你的傷勢。」

「哦。」女子淡淡道。

蕭塵覺得有些無語,沉默片刻,問道:「還未請教姑娘如何稱呼……」那女子也同時問道:「你究竟是什麼人?」

蕭塵苦澀的笑了笑,道:「他們有的叫我廢物塵,有的叫我不死塵,但我的名字,叫做蕭塵。」

當年,凌音也是給他取的這個名字,那時他只是玄青山下的一名遺嬰,被凌音撿到,撫養長大。

「我叫暮成雪,說吧,你之前想問我什麼?」

蕭塵深吸了一口氣,將之前在腦海裡構思了無數遍的話語講了出來:「許多年前,也許是七千年,八千年,總之那時仙魔爭執不休,那些號稱不死不滅的仙王魔君,他們最後都去了哪?是死了麼?」

沉默許久,暮成雪搖了搖頭:「這個問題,不止你想知道,我也想知道,很多人都想知道,可那是上一個修仙時代的事了,那個時代早已終結,沒留下任何記載,包括那些最玄妙的修煉功法,也隨著時代的終結失傳了。無數人都想得到那時的上古功法,可數千年來,從沒人找到過。」

「你說,那是上一個時代,而且那個時代已經終結了……」

蕭塵無力的坐在了地上,他一直以為只是時間過去了,他一直以為終有一天還能夠再見到師父,卻怎麼也沒想過,原來那個時代已經終結了……

所謂終結,便是所有人都死了,無論仙魔,都難逃一劫,難道真的是因為自己元神保在了輪迴玉中,才因此逃過一劫麼……

他不斷搖頭,不,不可能的!師父早已修成仙身,師父法力通天,不可能死的!她不可能死的!


第四章 靈脈


暮成雪見他不斷搖頭,淡淡道:「放棄吧,那些上古功法早已隨著時代的終結失傳了。」她以為蕭塵只是想去尋找那些上古功法。

蕭塵沒有說話,上古功法?自己身懷的玄青功法不就是最玄妙的上古功法嗎?可自己嘗試過無數次去修煉,根本沒用,一點靈氣也感受不到。

「為什麼你們能夠修煉到結丹境,而我卻一絲靈氣也感受不到?」他問出了最想知道的事情。

暮成雪看著他愣了半天,最後才道:「我以為你是一個很懂修煉之道的人,但為何問出這樣一個簡單,甚至有些好笑的問題?」

蕭塵眉頭一皺:「好笑?我是真的不知道。」

暮成雪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說啊,到底怎麼回事,我是真的不知道。」蕭塵有些著急。

「罷了,將手伸出來吧。」

蕭塵依她所言,捋起袖子,將手伸了出去。

暮成雪兩指一併,生出一點白芒往他手腕上按去,片刻後眉心越鎖越深,道:「你體內一條靈脈也沒有,如何能感受到這天地間的靈氣?」

「靈脈?什麼靈脈?」蕭塵有些疑惑不解,當年在玄青門修煉,從未聽過什麼靈脈。

暮成雪搖了搖頭,心想原來他什麼都不懂,娓娓道:「靈脈是修仙之人的根基,但凡修煉者,必須擁有至少一條靈脈,方能感受到這天地間的靈氣。而擁有三條者,當屬天賦極佳,擁有六條者,可謂鳳羽龍鱗,擁有九條者,乃是聖人,至於十二條完整的靈脈,數千年來還從未聽說過誰擁有十二條完整的靈脈。」

聽她說了許久,蕭塵終於問出了最不想問的問題:「你的意思是,我連一條靈脈也沒有,根本無法修煉?」

暮成雪點了點頭:「大致如此。」

蕭塵彷彿被一道晴天霹靂打中,當年他從未聽說過什麼靈脈,每個人都能修煉,資質差的,十年八載也能到煉氣境,努力一些能到築基境,天資好一點的能到結丹境,甚至元嬰境,當年自己天賦過人,如今竟然……

他感到有些無力,難道冥冥中真的有天道主宰眾生麼?自己本不該還活著,全因當年逃過一劫,所以老天爺現在要來懲罰折磨自己是麼?

他起身搖搖晃晃往外面去了,一直想知道的事情終於知道了,然而現實卻是如此殘酷。

「你助我破陣,我可以渡一層玄功給你,一個月內,足以讓你對付築基中期以下的任何修者。」暮成雪在後面道。

「不必了……」蕭塵無力道。

暮成雪歎了聲氣,細細思索了起來,沉吟道:「他怎麼會連一條靈脈也沒有?不對!剛剛怎麼感覺……難道他……喂!你等等!回來!」

她猛地抬起頭來,臉上露出震驚的神色,然而蕭塵已經走得無影無蹤了。

回到自己的居處紫籐閣,蕭塵一拳打在一棵大榕樹上面,震得樹葉嘩嘩作響。

「為什麼!」

他對著天空嘶吼了出來,隨後一拳一拳打在樹上,一直將樹皮打爛,一直打到滿手是血。

「為什麼!師父你在哪裡!為什麼你當初要救下我,為什麼你要讓我這樣痛苦的活著,你告訴我啊……」

一夢醒來,數千載已逝,這其實是他內心最痛苦的事,卻無人訴說。

「為什麼要留我一個人活在這世上,為什麼我想死都死不了,師父,你殺了我吧……」

他無力的嘶喊著,雙手狠狠抓著樹幹,手指已經嵌入了樹皮中,鮮血順著樹幹一直往下流,但沒有關係,他手上的傷口必然會在三天內癒合,且一絲疤痕也見不著。

「少……少爺!不好了!」

就在這時,外面傳來了一個急切的聲音,蕭塵轉過身去,見一紅衫少女慌慌張張跑了進來,少女名叫小若,是他母親多年前從山下一個惡霸手裡買來的,名義上是丫鬟,但從小蕭塵便將她當做妹妹一般看待。

「小若別急,怎麼了?」

「亦凡叔……亦凡叔他……」小若有些氣急聲噎,說不出話來了。

蕭塵按著她肩膀:「別急,我父親出什麼事了?」

「亦凡叔跟幾位長老在大殿吵起來了,眼見要動手了!少爺你快去勸勸,亦凡叔肯定打不過幾位長老的!」

「什麼!」

蕭塵身形一動,急忙往外跑了去,蕭家議事大殿建在飛雲庭中,名曰飛雲殿,還未至殿前,便聽見裡面激烈的爭吵聲傳出,而大殿外已經聚集了無數蕭家弟子,皆對著裡面指指點點。

殿上,蕭亦凡跟幾名長老均已是爭得面紅耳赤,只聽蕭亦凡怒道:「再給三年時間怎麼了!啊?你們等不及要進棺材了嗎!」

「誰不知你那兒子就是個廢物!再給十年也沒用!」一名紅袍長老憤怒的駁斥道。

另一名長老接著道:「蕭亦凡!你不要以為自己是族長的兒子就目中無人!你現在長大了,翅膀也硬了!但我們幾個好歹也是你長輩!你說話最好客氣點!」

蕭亦凡怒道:「我哪裡不客氣了!我塵兒馬上就能臻入一重天了,再給點時間又怎樣!」

「不是不給!族規明明白白寫在那裡!今天破例一次,明天又破例一次!你當蕭家族規是兒戲嗎!」紅袍長老怒道。

「夠了!」

就在這時,一聲冷喝傳入殿裡,卻是蕭塵走了進來,紅袍長老見他進來,指著他,向蕭亦凡道:「喏!你兒子現在來了!你說他快臻入一重天了是吧?」

他說著單手一劈,掌緣如刀,將一張上好的檀木桌劈下一角,遞給蕭亦凡:「你現在讓他將這檀木打碎!我就再給他三年時間!」

蕭塵走了過去,奪過他手裡的檀木,用力往地上一砸,怒道:「夠了!我蕭塵不會讓幾位長老為難!等這個月過了爺爺的壽誕,我就走!」

蕭亦凡看著他道:「塵兒……」

蕭塵冷冷一拂衣袖:「父親,你不必去求他們!他們心中打的什麼如意算盤,莫非你還不明白麼?」說著挨個往每位長老臉上盯了去,目光之冷,猶似要將人凍住一般。

這些人當然巴不得蕭塵消失了,蕭亦凡後繼無人,那麼其名下產業將來自然就被他們瓜分去了。

紅袍長老沉聲道:「蕭塵,你自己不學無術,成天只會彈琴作畫,舞文弄墨,現在反倒怨起別人來了是不?還整日想著修仙,連武都練不好還想修仙!」說著一拂衣袖。

這時其他許多蕭家弟子也圍在殿門口看熱鬧,遠處一名青年在無數少年少女簇擁之下往這邊走來了,正是蕭元,他雙手束在胸前,冷冷笑道:「琴棋書畫樣樣精通,還賴在我蕭家做什麼?傳出去,別人還以為我蕭家已經改行賣字畫了呢。」

他這話一出,周圍都哄笑了起來,蕭亦凡臉色越發難看,但無奈蕭元是自己大哥的兒子,又是蕭家天才,自己也不能去訓斥什麼。

就在這時,外面傳來了一個清冷的女子聲音:「目的既已達到,又何必再出口傷人。」

氣氛,一下子凝固了。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