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fb臉書
google
愛戀頻道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氣沖星河04
修仙小菜鳥
2017/12/15發行
修真聊天群09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2/15發行
凌天神帝14
君天帝
2017/12/15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8
飛牛
2017/12/15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24
匣中藏劍
2017/12/15發行
天界戰神40
笑南風
2017/12/15發行
天道圖書館43
情痴小和尚
2017/12/15發行
修煉狂潮49
傅嘯塵
2017/12/15發行
修真四萬年104
臥牛真人
2017/12/15發行
全能主宰09
衛小天
2017/12/20發行
超神機械師10
齊佩甲
2017/12/20發行
至尊霸主14 完結
憤怒的薩爾
2017/12/20發行
不死道祖36
仙子饒命
2017/12/20發行
妙醫鴻途39
煙斗老哥
2017/12/20發行
終極戰兵59
梁七少
2017/12/20發行
無上進化61
浮兮
2017/12/20發行
最強紈褲65
夏日易冷
2017/12/20發行
逆天劍皇68
半步滄桑
2017/12/20發行
仙帝歸來11
風無極光
2017/12/22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9
飛牛
2017/12/22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21
千杯
2017/12/22發行
完美神醫30
步行天下
2017/12/22發行
星域龍皇34
獨孤一劍
2017/12/22發行
天道圖書館44
情痴小和尚
2017/12/22發行
鬥神傳承48
浮兮
2017/12/22發行
極品玄醫57
鐵沙
2017/12/22發行
修真四萬年105
臥牛真人
2017/12/22發行
絕代神主09
百里龍蝦
2017/12/27發行
修真聊天群10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2/27發行
凌天神帝15
君天帝
2017/12/27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25
匣中藏劍
2017/12/27發行
天界戰神41
笑南風
2017/12/27發行
修煉狂潮50
傅嘯塵
2017/12/27發行
終極戰兵60
梁七少
2017/12/27發行
無上進化62
浮兮
2017/12/27發行
最強紈褲66
夏日易冷
2017/12/27發行
全能主宰10
衛小天
2017/12/29發行
超神機械師11
齊佩甲
2017/12/29發行
仙帝歸來12
風無極光
2017/12/29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20
飛牛
2017/12/29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22
千杯
2017/12/29發行
妙醫鴻途40
煙斗老哥
2017/12/29發行
天道圖書館45
情痴小和尚
2017/12/29發行
少年藥帝58
蕭冷
2017/12/29發行
修真四萬年106
臥牛真人
2017/12/29發行
絕代神主10
百里龍蝦
2018/1/3發行
修真聊天群11
聖騎士的傳說
2018/1/3發行
文明種植者12 (14完結)
何木青
2018/1/3發行
星域龍皇35
獨孤一劍
2018/1/3發行
鬥神傳承49
浮兮
2018/1/3發行
修煉狂潮51
傅嘯塵
2018/1/3發行
終極戰兵61
梁七少
2018/1/3發行
無上進化63
浮兮
2018/1/3發行
最強紈褲67
夏日易冷
2018/1/3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新書《絕世狂少》 作者:風少羽 6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4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都市玄師》 作者:獨醉飛鱈 4
轉帖:縱橫玄幻小說《輪迴一劍》作者:九塵空 4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驚天劍帝》作者:帝劍一 4
轉帖:縱橫武俠仙俠小說《劍王朝》作者:無罪 3
最近看了一部很虐男女主角的書(造化玉碟) 3
求藍晶(血珊瑚)所有作品名 3
台灣寫手好像不容易當作家 3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廚修》作者:地獄模式 3
本週熱門留言
異俠第三部 110
台灣寫手好像不容易當作家 108
求推薦些主角從故事開始已非常強非常NB的小說~ 64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靈氣由我造》作者:黃娃黃蛙 51
轉帖:起點玄幻新書《神座》作者:皇甫奇 43
轉帖:創世中文網仙俠小說《都市之少年仙尊》作者:夢朝南 42
莫仁系列結局-----各位覺得解讀正確嗎? 41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38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36
〔公告〕 小說頻道--站規 34

 
 暱稱:
 密碼:
 

轉帖:起點武俠小說《北梁悍刀行》作者:天山飛狐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7/11/21 16:25 
.
https://book.qidian.com/info/1010833710
這年頭男子出門需帶刀,女子出門要佩劍,男子注重修養,女子注重氣質,所謂的江湖便是一把刀一柄劍,一壺濁酒一座青樓而已。

武夫九境:
下三境:煉氣、通幽、神隱
中三境:元嬰、天象、化神
上三境:聖人、地仙、天人


第一章 風雪夜歸人


寒風凜冽,大雪紛飛,古道上人馬踏過的腳印瞬間消失於無痕。遠處一個少年牽著一匹跛腳的劣馬和一個乾瘦的老僕艱難前行。

「老高,總聽你嘮叨江湖,江湖在你眼中到底是個啥?」少年衣衫破爛不堪,頭髮蓬亂,狀若逃荒的難民。

乾瘦的老僕捋了捋灰白的鬍鬚,笑著說道:「這年頭男子出門需帶刀,女子出門要佩劍,男子注重修養,女子注重氣質,所謂的江湖便是一把刀一柄劍,一壺濁酒一座青樓而已。」

「這話在理!」少年豎起大拇指,旋即舔了舔凍得發紫的嘴唇,歎道:「這種天氣要是有一壺梅子酒,就算給我兩個花白的小妞都不換。」

「一個你肯定就換了,兩個嘛……你也用不上!」老高看了少年一眼,有些憐憫。

「老高,你這是什麼意思,你還想不想騎馬了?」少年暴跳如雷,看了一眼身旁的劣馬,頓時洩了氣,這傢伙哪裡是用來騎的,它自己走路都困難。

雜毛的瘦馬似更感受到少年鄙夷的目光,朝著少年噴了一口粗重的熱氣,那味道熏得少年差點痛哭流涕。

娘的,這傢伙有口臭!

少年怒瞪了瘦馬一眼,一陣寒風吹來,粗布破爛衣衫四處通風,凍得瑟瑟發抖,頓時心有慼慼然。

這匹連走路都有些困難的劣馬還是流放前老頭子花了大價錢買來的,真的是花了大價錢,這年頭,寶馬易得,劣馬難尋吶。

不過,老頭子肯定是故意的,這馬根本就不是用來騎的,而是用來拖後腿的。

那個讀了三天書,就當上太師的老頭子說:「天將降大任於斯人,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所以不能大碗喝酒,不能大口吃肉。」

少年翻了翻白眼,在翰林院讀那三天書,老頭子就學會了前兩句,後兩句將他文盲的特點暴露無遺,那些該死的典籍,讓老頭子多拿了個太師的頭銜,卻害得自己被放逐五年九千里。

少年名叫蕭玄,是大周王朝天策上將蕭戰的獨子。

蕭戰是大周立國以來唯一的一位天策上將,執掌三軍,真正做到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這位做到人臣極致的武將,手握五十萬鐵騎,曾一手終結了中原混戰三百年的局面。

二十年前,蕭戰一舉滅了西蜀、後燕、北漢、北魏等大小四國,令原本弱小的北周迅速稱霸,建立起強盛的大周王朝,與大楚王朝、大齊王朝三分天下,形成三足鼎立之勢。

「以蕭戰的學識,做個上將軍還馬馬虎虎,宇文雍咋就讓蕭戰當那勞什子太子太傅,蕭戰也真是的,當太子太傅有什麼好。就算老皇帝一命嗚呼,太子登基,肯定第一個拿蕭戰開刀。當太傅也就罷了,還非得將宇文家的小胖子硬塞給我做媳婦兒……」

老高笑著搖頭,沒有接話,蕭戰和宇文雍,一個是滅了四國權傾朝野的上將軍,一個是一手締造了大周王朝的太宗皇帝,敢如此直呼這兩人名字的,不說整個天下,整個大周,恐怕也只有這位上將之子了。

而且,蕭玄口中的宇文小胖子似乎是一個名動京師的才女,美貌也是無可挑剔。不過,正是這位大周皇室最出彩的公主,導致了世子殿下五年九千里的遊歷。

說是出門遊歷,根本就是被被趕出家門的,除了一匹跛腳的劣馬和一個風都能吹倒的乾瘦老僕,便再無他物。

出門前貂皮大衣被老頭子沒收,連順手抓起的一個大餅都被老頭子搶了一半回去,這五年九千里的流放真是慘到了極致,能活到現在,蕭玄都不得不感歎自己的命真硬。

「老高,距離幽州還有多遠?」蕭玄摸了一把灑落臉上的雪花低聲問道。

老高掏出一副自製的地圖,仔細研究了許久,認真的說道:「約莫還有兩百里。」

蕭玄瞥了一眼老高手中的地圖,這玩意也能稱為地圖,跟鬼畫符似的,那個破石頭紮在草叢中的就是西南第一峰天柱峰?

「老高,每次看到你的狂草,我大概知道當年科舉你為什麼會落榜了。」蕭玄笑著搖頭,這地圖估計老高自己看起來都吃力。

老高迅速收起地圖,歎道:「正所謂美人易得,知己難求,老夫這些不拘一格的書法,一般人欣賞不來,當今世上也只有上將軍和少爺讚了一聲好。」

一個是大字不識幾個的大老粗,一個是不學無術的紈褲子弟,將這兩人引以為知己,老高也真是缺心眼。

「老高,你說我們真能活著回到北梁麼?」蕭玄抬頭遠眺,風雪飄灑,一望無盡的蒼白,似乎沒有個盡頭。

「應該可以吧,打不贏我們可以跑嘛!」老高攏了攏袖子,咧嘴笑道,稀疏的鬍鬚配上破爛的儒衫,那模樣看起來有點傻。

蕭玄白了老高一眼,這五年九千里的流亡,哪次不是見勢不對就開溜,若不是跑得快,他們能不能活到現在都難說。

上將軍蕭戰,終結十國亂戰,滅掉國,破城三千,殺敵百萬,那個垂釣江山的大魔頭李淳風贈其「殺神」的稱號。

蕭戰究竟有多少仇家,恐怕連他自己都不清楚。這五年蕭玄如果不是隱姓埋名,恐怕他早就被仇人五馬分屍了。

十國混戰的局面終結,三大王朝相繼建立,蕭戰是十國亂戰撈到戰功最多的武將。當然,他殺的人也不少,所以這些年來針對蕭戰和其獨子的刺殺從未間斷過,殺手如同飛蛾撲火一樣,一批又一批。

真可謂敵人遍天下,仇家滿江湖!

十三年前,將軍夫人陳靈素攜幼子蕭玄巡遊倒馬關,江湖上最是神秘的鬼谷派合、縱、連、橫四大弟子出山,聯合佈局截殺蕭戰獨子,倒馬關一役將軍夫人隨行護衛七十二人死絕,夫人陳靈素亦未能活著返回幽州,甚至連屍骨都沒找到,只有年幼的世子蕭玄在霹靂火陳玄霸的接應下僥倖活了下來。

幽州琅琊山,一品誥命夫人陳靈素的陵墓只不過是一座衣冠塚罷了,夫人去世後,世子蕭玄常對著娘親的衣冠塚發呆,有時一待就是一天。

那個有些佝僂的天策上將則坐在世子身後,背靠一株桃樹,淚流滿面,卻淚落無聲,終結十國亂戰殺敵百萬的殺神祇是怕驚擾到兒子,徒增傷悲。其實,老人也怕驚擾到沉睡已久的妻子。

那株桃樹是夫人親手種下的,說是等桃樹長大了,她要摘果子給孩子們吃,只是桃樹還沒長大,夫人就已經不在了。

歲歲種桃樹,開在團圓時!

世子蕭玄五年九千里的自我流放,不僅僅是為了避開朝廷那道賜婚的聖旨,更是為了遍訪名山,搜尋那神秘莫測的鬼谷。

可惜鬼谷如同海外蓬萊一樣縹緲,隱匿世間,不在紅塵,世人只知其名,不知其所在。

老高暗歎一聲,蕭玄乃是大周王朝第一上將的獨子,未來幽州五十萬大軍共主,看似風光無限,但他心中的苦卻沒人知道。

「老高,你娶過妻子嗎?」

「娶不起啊!」

「那你有女兒嗎?」

「嘿,還真有一個!」

「咦,沒有娶妻,哪來的女兒?」

「媳婦兒生的!」

「……」

「叫什麼名字來著?」

「高月,小名月牙兒!」

「嗯,這趟要是能活著回到幽州,我一定幫你好好照顧月小姐!」

「少爺,看在咱們過命的交情上,還是別了!」

「……」

一主一僕牽著一匹瘦骨嶙峋的跛腳劣馬在雪中深一腳淺一腳緩慢前行,寒風呼嘯,帶著一股蕭殺之氣。


第二章 寒風愁殺渡江人


「東山上那個雪哎,西山上得了個白。月湧大江那個流哦,橋上的人兒送人頭……」

姓蕭的落魄世子扯著嗓子高唱,那陝北的信天游被他改得亂七八糟,窮得叮噹響的窮儒生倒是聽得津津有味,顯然對少爺的改編甚是滿意。

「老高,你說這一首殺人曲咋樣?」

「賊好!」

曲終,少爺和老僕停下腳步,前面是一條數百丈寬的大江,河上有一孤舟,舟子身批蓑衣,頭戴草帽,正提著一根魚竿江心獨釣。

孤舟若笠翁,獨釣寒江雪!

天地一色,鐵索橫江,橋上有一個白衣女子凝目遠眺,寒風呼嘯,白衣翻飛,仙氣得一塌糊塗,正應了老高那句女子出門需佩劍。

你在橋上看風景,我在橋下看你!

蕭玄回頭望去,二十四個黑衣死士緩緩逼近,黑衣死士皆腰佩雙刃,甚至連高矮胖瘦幾乎都一致,很顯然不是一般的死士殺手。

蕭玄不知何處摘得一朵梅花插在頭上,那模樣要多騷包就有多騷包。

梅花一朵雪中行,寒風愁殺渡江人。

「狗急跳牆了麼?」蕭玄虛瞇著眼睛。

過了渭水,再前進兩百里就到幽州境內了,到時即便派十萬甲士圍殺,都無濟於事。

上將軍蕭戰手握五十萬鐵騎,那可是經過十國亂戰的悍卒,西蜀、後燕、北漢、北魏四國就是被這五十萬鐵騎踏滅的。在幽州境內,不管你是江湖好手,還是天潢貴胄,都得看蕭戰的臉色行事。

雖說天下之大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不過,幽州縱橫幾百里疆域,一道聖旨遠沒有蕭戰一句話管用。

三個王朝一座江湖,最不希望上將之子蕭玄活著回到幽州的恐怕就是大周王朝的老皇帝宇文雍了,如果蕭戰沒有兒子,一旦蕭戰故去,幽州五十萬鐵騎,依然是大周王朝無敵的將士。

幽州的那個臭名昭著的年輕世子不僅是大周王朝最大的變數,恐怕亦是天下的一大變數,不管那個年輕人如何藏拙自污,又怎能逃過夜行人的眼睛。

夜行人,是大周王朝最大的諜子組織,專門負責滲透潛伏,無孔不入,誰也不知道這些行走在黑暗中的諜子究竟是以什麼身份出現,可能是你的妻子或情人,也可能是你的兄弟或子女,防不勝防。大周王朝建立以來,發生的樁樁血案,都有夜行人的身影,可以說只要夜行人出動,天下便人人自危,誰也不想被夜行人盯上。

蕭玄藏拙自污,老皇帝宇文雍還可以不計較,可那個年輕人竟敢公然抗旨,宇文雍怎能容忍。

五年前,在上將軍蕭戰長女蕭筠的歸寧宴上,一道聖旨突然送到上將軍府,皇帝將自己最寵愛的小女兒長樂公主許配給蕭玄,封蕭玄為長樂侯。

長樂侯,知足常樂,皇帝的意思何等明顯,他要蕭戰的兒子安心做一個太平侯爺,而不是世襲天策上將的爵位,做那五十萬鐵騎的共主。

然而,在聖旨送到將軍府的前一刻,頑劣的世子蕭玄突然與上將軍蕭戰大打出手,蕭玄被蕭戰一通暴揍之後,負氣離家出走,說是要與蕭戰斷絕父子關係,長郡主蕭筠也在當天離開上將軍府,五年來再也沒有踏進過將軍府一步。

至於上將軍與兒子為什麼會大打出手,沒人能說得出個所以然,將軍府的一個下人說是因上將軍和世子同時看上了萬花樓花魁,上將軍要和兒子爭女人。

幾乎所有人對此皆嗤之以鼻,天下誰不知道位高權重的上將軍蕭戰這一輩子就娶了一個正妻,即便夫人陳靈素去逝十多年,依然沒有哪個女子能嫁進將軍府,皇帝的親妹妹平陽公主都不可以。

夫人的陵寢更是直接建在上將軍府院牆之內,蕭戰只要有空閒就會到陵寢里長坐,恍如夫人依然在世一般。

以蕭戰對夫人的癡情,白癡都不會相信蕭戰會和兒子搶女人。跟兒子搶女人,這個理由真的很扯淡。

雖然理由有些糊弄人,但到底是個理由,老皇帝也只能捏著鼻子勉強接受了,如果把蕭戰逼急了,蕭戰真的揭竿而起,恐怕大周王朝剛剛出現的繁華景象會瞬間崩塌。

……

「老高,似乎跑不掉了,咋辦?」

「既來之,則殺之!」

「是這個理,哪個好殺一些?」

「那個釣雪的像高手……」

「哦,那釣雪的交給你,本少爺還是喜歡辣手摧花。」

蕭玄說完也不管老高同不同意,殺氣騰騰的奔向白衣女子,衝到白衣女子身旁後突然殺意全無,陪白衣女子一起遠望,如同年輕夫妻出遊,只是兩人之間有一股詭異的氣息正在醞釀。

「世子殿下,你說是你先死,還是你的老僕人先死?」南宮月緩緩收回目光。

蕭玄低頭,望見南宮月穿著一雙精緻小白鞋,突然來了一句,「女俠,你怎麼不赤足踏雪?」

南宮月愣了愣,這傢伙的思想還真是天馬行空啊,就在南宮月愣神之際,蕭玄悍然出刀,梁刀直刺南宮月的小腹,真是準備辣手摧花,毫不留情。

南宮月緩過神後,刀尖距離小腹不到半米的距離,慌忙後退,同時揮劍斬向蕭玄的頭顱。

蕭玄目露凶光,沒有絲毫避讓的意思,刀更加迅疾的遞出,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

南宮月心中一驚,她沒想到蕭玄出手就是拚命的招式,以這傢伙尊貴的身份,竟一點也不惜命,如果她這一劍斬下蕭玄的頭顱,蕭玄那一刀必定會捅進她的小腹。

南宮月自然不願和蕭玄這個瘋子同歸於盡,長劍下挑,阻截蕭玄的梁刀,腳尖在鐵索上一點,翻身欲回手一劍了結蕭玄。

就在南宮月翻身之際,蕭玄左手突然揮出,左手上不知何時多了一柄鋒利的短刀,利刃劃下,眼看就要劃破女子的後背,女子秀劍在鐵鏈上一點,轉身踢在蕭玄的手腕上,蕭玄右手刀又斜劈出,將南宮月的白裙斬下一大片。

南宮月的衣裙被劃破,裙下的風光若隱若現。

蕭玄咧嘴一笑,眼睛賊溜溜的直轉,眼底深處卻有一絲惋惜,如果他左手出刀再晚一點,這個喜歡穿白衣白鞋的傢伙就必死無疑。

南宮月終於露出了一抹鄭重之色,這段時間以來,她一直在觀察這個世人眼中頑劣不堪的天策上將世子,這傢伙一直以來的表現似乎和傳聞中沒有什麼區別。

掏鳥窩,抓野雞,搶小孩的大餅,爬牆頭看姑娘洗澡……在南宮月眼中,簡直喪盡天良。


第三章 狩獵


「女俠,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什麼?」

南宮月疑惑望向蕭玄,不明白這個臭名昭著的傢伙在打什麼主意。

蕭玄很認真的問了一個問題,「你還是處女嗎?」

「去死!」南宮月滿面寒霜,長劍挽出數道寒光,斬向蕭玄。

蕭玄嘴角微挑,低聲道:「女俠,洗個澡!」

話聲落下,蕭玄一刀斬下,乾淨利落的斬斷鐵索,蕭玄突然出手,打了南宮月一個措手不及,南宮月險些跌落到江裡,幸好其敏捷的抓住鐵索的一端,當她抓住鐵索後卻發現那個笑意盈盈的王八蛋正朝她微笑,左手短刀乾淨利落將鐵索再次斬斷。

撲通!

蕭玄望著扎進水中連水花都沒濺起多少的女子有些失神,自從記事起,印象最深刻,經歷最多的事情,恐怕就屬從不斷絕的刺殺。

蕭玄抓了抓蓬亂的頭髮,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破口大罵:「狗日的,老子又沒惹你們,怎麼都來殺我,有本事怎麼不去殺蕭戰,干你娘的!」

蕭玄對蕭戰一肚子的怨氣,若不是蕭戰帶兵兵踏破十國亂局,令那麼多人國破家亡,怎麼會有無窮無盡的仇人飛蛾撲火。沒有這些仇人,娘親也就不會死,坐擁五十萬鐵騎有個卵用,連仇都報不了。

面對那些高來高去如同神仙的江湖人,還得按江湖規矩來,江湖事江湖了。

蕭玄咬牙切齒低頭望去,發現白衣如仙的女子從水裡冒出來大口呼氣,然後,他的那口唾沫恰好落在女子嘴中……

南宮月先是一愣,旋即臉色憋得如同吃了死孩子一樣,寒聲道:「蕭玄,老娘跟你不死不休!」

「失誤失誤!」

蕭玄出奇有些汗顏,然後就看到這個無良的世子丟下一把利刃,去勢如電,下手那叫一個狠辣,連一旁的老高都不由翻了翻白眼。

南宮月正要放狠話,見利刃來勢洶洶,狠狠的瞪了蕭玄一眼,扎進水中,不知道潛到了何處。

……

在南宮月落水的同時,黑衣死士動了,二十四人分成了三批,每一批八人,八人一起出手,動作乾淨利落,沒有任何多餘的招式,皆是殺人之招。

蕭玄望著這些死士,輕輕吐出一口氣,輕聲道:「狩獵人麼?」

狩獵人,大周王朝最可怕的死士殺手。

大周王朝負責潛伏滲透的諜子稱為夜行人,負責刺殺的死士殺手則稱之為狩獵人,偌大的天下,都是他們的獵物,名字很唬人,當然力量也不可小覷。

據蕭玄所知,每一個狩獵人都是在三歲到五歲之間進入死士訓練營,八歲開始執行任務,最後能活下來的種子不到百分之一。可以說最終活下來的狩獵人,不僅是百里挑一的武道高手,更是殺人如麻的死士。

「娘親,孩兒要殺人了。」蕭玄呢喃聲落下,悍然拔刀,迎向第一批狩獵人。

蕭玄直衝而出,左手持匕首,右手握梁刀,右手梁刀抵住一個死士的利刃,膝蓋撞在死士的腹部,左手匕首劃過,第一個狩獵人身死。

殺掉一其中人,蕭玄自己卻身陷七柄利刃的夾攻之下,蕭玄咧嘴一笑,猛然撞向其中一個死士,兩顆頭顱相撞,死士被撞倒飛出去,蕭玄額頭亦血肉模糊,他回手一刀一刺,又兩名死士身亡。

餘下四柄利刃刺出,蕭玄側身避開其中兩柄,其中有兩柄刺中蕭玄,一柄在後背,一柄在胸前,鮮血飛濺,利刃在蕭玄身上留下兩道醒目的傷口。

蕭玄不退反進,迎著二人衝過去,匕首割斷其中一人的喉嚨,梁刀直接另一人齊腰斬斷。

這時另兩人殺招又至,一刀斬向蕭玄的喉嚨,一刀斬向蕭玄的後背,令蕭玄避無可避。

蕭玄面色不變,他直接忽視背後一刀,猛然向前,一刀辟出,將這名死士劈成兩半,刺向蕭玄喉嚨的利刃被其左手上的匕首擋住,但利刃還是在蕭玄的脖子上留下一道血痕。

噗嗤!

背後一刀劃過,在蕭玄後背留下一道猙獰的傷口,蕭玄咬著牙轉身一刀,這名死士的喉嚨連同下巴被蕭玄劈開,當場身死。

那名被蕭玄蠻橫撞飛的死士終於站了起來,她沒有退卻,朝著蕭玄直奔而來,蕭玄亦迎向這名女死士,兩人擦身而過,蕭玄腰間多了一道傷口,女死士緩緩轉身,脖子突然鮮血濺射,旋即倒地身亡。

八名狩獵死士身死,皆被蕭玄乾淨利落的擊殺,整個過程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蕭玄自己亦受了不輕的傷,尤其是背後那一刀,白骨森然可見。

第一批狩獵人死絕後,第二批又不要命的撲上來,蕭玄嚥下口中腥甜的血水,提刀迎向第二批狩獵死士。

……

當蕭玄殺盡二十四個黑衣死士,身中十七刀,其中六刀傷口嚴重,刀刀見白骨。

「老高,我跟蕭戰相比,誰更英勇一些?」蕭玄靠在老高的肩頭,狠狠的嚥下湧到口中的鮮血。

「應該還是大將軍英勇一些。」

「扯淡,蕭戰除了追求我娘時有些英勇,其他時候哪裡比得上我。」蕭玄瞪眼,很不服氣。

老高笑著點頭,春秋亂戰時,還是一個小校尉的蕭戰身受重傷,被陳靈素所救,本來三天就能好的傷,蕭戰這廝生生休養了三個月,三個月裡換著花樣給醫仙送花,差點就將蝴蝶谷的花採完了,最後被公孫谷主直接扔出了蝴蝶谷。

三年後,蕭戰就帶著十萬大軍合圍蝴蝶谷,然後這個大字不識幾個的武人採了一束花,掏出一封親手所寫的情書,當著部下念給陳靈素,然後,陳靈素就成了蕭戰的媳婦兒。

「陳靈素,我喜歡你,如果你做我媳婦兒,以後除了這群兔崽子不能聽你的,其他的都聽你的。」老高口述當年蕭戰寫給陳靈素的情書。

「嘿,蕭戰這個大老粗還能這麼浪漫,沒看出來。」蕭玄摸了一把嘴角溢出的血水,好奇的問道:「我娘是怎麼回說的?」

「你娘說,不行!」

「呃,蕭戰豈不是顏面無存?他以前跟我吹牛,說我娘對他一見傾心,死乞白賴要嫁給他。」

老高翻了個白眼,道:「這話你信麼?」

蕭玄笑著搖頭,蕭戰吹牛從來都要反著聽。

「我娘親當時到底怎麼說的?」

「你娘說,不行,都得聽她的。」

老高恍然間又想起了當年那個場景,夫人說完那句話後,十萬將兵轟然叫好,那聲勢,不比劍門關一戰滅西蜀差。

從那之後,那個鐘靈毓秀的女子,就那麼成了幽州兵痞子蕭戰的媳婦兒。

那個醫術卓絕,號稱「醫仙」的女子,曾是江湖五百年唯一不靠武力登上武評天榜的女子,多少英雄豪傑曾為其側目折腰,只是誰都沒想到,那般絕代風華的女子會選擇一個大字都不識幾個的武夫。

「行啊,不愧是我娘。」蕭玄大笑,只是笑著笑著就笑出了眼淚。

「老高,我想我娘了!」蕭玄喃喃自語,緩緩閉上眼睛。

就在蕭玄昏迷之際,有一細小的魚鉤突然自江心飛來……


第四章 江山釣客


「干你娘的李淳風,你釣了一輩子,釣得起這座江山麼?」老高一巴掌拍飛魚鉤,譏誚道。

江心獨釣的舟子收回魚鉤,小舟極速後退,江面上突然掀起一道數丈高的巨浪。

片刻後,一人一舟穿破巨浪重新回到老僕視線中,那個名叫李淳風的釣客緩緩摘下草帽,露出了一張不算蒼老的容顏。

李淳風雙鬢微白,身披青衫斗笠,手持紫竹釣桿,垂釣江山,名士風流,李淳風望向老高,笑著道:「若不是你高士奇和蕭戰,這天下哪有大周王朝,哪有什麼三足鼎立,只有一統天下的大魏王朝。」

老高嗤笑道:「你個老王八想獨釣江山,老子就要向十國那塘混亂的池子裡丟幾個石子,讓你丫的釣!」

垂釣江山的釣魚人李淳風笑著搖頭,也沒有生氣,「老高啊,老高,你好歹也是謀奪了十國的名士,怎就做了這小子的走狗?」

「走你大爺,走你姥姥,我走你全家,干你娘的!」老高指著李淳風破口大罵。

李淳風目瞪口呆,高士奇這老匹夫好歹也是從十國亂戰中脫引而出的絕代謀士,怎地將斯文辱沒到了這種地步。

十國亂戰中脫穎而出的四大謀士,窮儒高士奇格局最小,為蕭家一家出謀,卻一舉滅了四國,徹底打亂了十國混戰的格局,終結了綿延了三百年的亂局。

只是蕭戰入主幽州之後,窮儒高士奇從世人眼中消失,天下人皆以為那個體弱多病的老謀士在上將軍府悄然死去,卻哪裡想得到這位絕代謀士做了那個草包世子的跟班,似乎還棄文從武了。

世子殿下突然醒來一口鮮血吐了老高一身,臉色煞白如紙,斜眼望著江上獨釣的舟子,問道:「老高,這傢伙是誰呀?」

「一個垂釣江山三十年的傻逼釣魚人。」老高撇了撇嘴,對這個裝模作樣的傢伙沒有任何好感。

蕭玄抬頭望向舟上那個風度氣質勝過老高百倍青衫中年人,好奇的道:「禍亂十國的那個大騙子李淳風?」

老高詫異的道:「這傢伙名氣這麼大?連少爺也知道的他的名字。」

蕭玄白了老高一眼,「這傢伙裝模作樣了幾十年,想不知道都難。」

「也對!」老高呵呵一笑。

……

「李淳風,咱們打個賭如何?」

老高扶起世子殿下,那個連站起來都費力的傢伙,微瞇著眼睛盯著江上瀟灑得一塌糊塗的釣魚人。

「哦?賭什麼?」李淳風饒有興趣的問道。

「如果我說比一比看誰尿得遠,你肯定直接認輸,那多沒意思。本世子今天就跟你賭一把大的,賭咱倆誰先死?」

李淳風搖頭,淡淡的道:「跟老夫打過賭的人都死了。」

李淳風身姿頎長,儒衫飛揚,即便已到花甲之齡,仍然稱得上風流倜儻。

「你不是跟蕭戰打過賭麼?蕭戰說你順風盡濕鞋,贏你真沒啥意思。」世子殿下撇了撇嘴,然後白眼一翻徹底暈了過去。

李淳風有些悵然,他這一生打賭就輸了那一次而已,那個幽州來的無賴兵痞子為了吃上那鍋狗肉,死乞白賴要和他打賭,比誰尿得遠,他竟然就答應了,然後頂著風尿了一鞋子,那個兵痞子則站在懸崖邊順著風尿了幾丈遠。

那個風雪夜,他與那個兵痞子大口喝酒,大塊吃肉,幾碗酒下肚兩人就開始吹牛,姓蕭的兵痞子說他要做那領兵萬人的大將軍,娶幽州最好看的女人做媳婦兒。

當時李淳風嗤之以鼻,只是誰也沒料到那個出生貧寒的兵痞子用了不到十年就滅了四國,終結了十國三百年的混戰,改變了天下的格局,成為大周王朝戰功最為彪炳的藩王,做到了武將的極致,人屠之名,誰人不懼。

姓蕭的武人不僅成為了四大名將之首,還娶了那個叫陳靈素的女人,大字不識幾個的武人見著了喜歡的女人從來不知道什麼叫謙讓,什麼叫廉恥,所以那個讓天下都側目的女子選擇了那個幽州兵痞子,他李淳風和蕭戰就在那時分道揚鑣。

……

就在蕭玄歸途的最後一程,天安城一道聖旨抵達幽州琅琊山將軍府,召天策上將蕭戰進京。

建寧十七年冬,在聖旨抵達幽州的當日,蕭戰便啟程進京,只帶了一個隨從,霹靂火陳玄霸,大周王朝當之無愧的第一猛將。

當年西蜀劍門關一戰,蕭家鐵騎與西蜀大軍僵持了三天三夜,在兩軍皆疲乏不堪時,陳玄霸突然闖入戰場,揮動兩隻數百斤重的鎏金巨錘,大殺四方,破了西蜀二十萬大軍的氣勢,西蜀兵敗,二十萬大軍被盡數坑殺,西蜀大將李末死於蕭家鐵蹄之下。

後世普遍認為陳玄霸加入戰場,是整個伐蜀戰的轉折,或者說整個十國混戰的轉折,一人影響一場大戰的勝負,影響天下大勢的走向,縱觀古今,唯陳玄霸一人而已。

漫天風雪裡,兩騎穿過風雪一路南下,其中一騎掛著兩個碩大的鎏金鐵錘。

「義父,三哥真的要回來了嗎?」攜帶兩個大鐵錘的瘦小青年問道,臉上有難掩的激動之色。

「嗯,回來了!」脊背有些佝僂的老人笑呵呵的應道。

「我們都走了,三哥會不會有危險?」

「連沖兒都知道其中凶險了,呵呵,大周啊,江湖喲,可別過火。」佝僂老人自言自語的道,兩人兩騎一路策馬南行,猶如普通的江湖人。

兩人迎面碰上了幾個騎著高頭大馬的匪徒,幾人猶豫了一下沒有對這一老一少動手,不知道是不是因這兩人衣著普通沒有油水可撈的緣故。

「就那小子那小身板,使得動那鎏金錘嗎?」一個匪徒望著縱馬遠去的兩騎小聲嘀咕道。

一臉麻子的匪徒回頭望了一眼,似乎想到了什麼,面色煞白,嚇得嘴巴直哆嗦。

「麻子,咋地了?咋跟丟了魂一樣?」刀疤臉匪徒喝問道。

「老……老大,是上將軍和陳玄霸!」

「誰?」

「上將軍和陳玄霸!」

撲通!

刀疤從馬背上滾到雪中,那是給嚇的。

陳沖,字玄霸,河東弋陽人,上將軍蕭戰的義子,擅使一對七百斤的鎏金鐵錘。面如病鬼,骨瘦如柴,但天生神力,三歲能追豺狼,七歲能降虎豹,十歲徒手擒蛟龍,十三歲上陣殺敵,所向披靡,十五歲西蜀劍門關一戰,殺敵三千,乃是大楚王朝第一猛將。

……

蕭玄昏迷之後,又有數批殺手趕到,這些人或氣息內斂或凶悍霸道,每一個人身上都一股蕭殺之氣,大多是江湖上排得上號的厲害角色。

甚至連天下第十七的高手鄧覺都到了。

遠處不知何時爬上岸的南宮月憐憫的看向那個身陷重圍的蕭玄,江山釣手李淳風佈局劫殺,天下第十七的鄧覺都只是棋子而已。

南宮月沒有趁機落井下石,也實在用不著。沒有天下第十的陳玄霸前來救駕,孤立無援的蕭玄如何能活。

「鄧某習武二十三年,不求長生,不求封侯,只求殺人!」

鄧覺望著鬚髮半白的老儒生,大聲道:「高先生,請你赴死!」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