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2018暑期特價
新版玄幻徵文
fb臉書
google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伏天氏05
淨無痕
2018/8/22發行
異常生物見聞錄06
遠瞳
2018/8/22發行
不死神凰19
寫字板
2018/8/22發行
懶神附體27
君不見
2018/8/22發行
修煉狂潮70
傅嘯塵
2018/8/22發行
逆天劍皇80
半步滄桑
2018/8/22發行
終極戰兵86
梁七少
2018/8/22發行
最強紈褲92
夏日易冷
2018/8/22發行
至聖之路97
永恆之火
2018/8/22發行
全職鬼皇08
浮兮
2018/8/24發行
不朽戰魂09
拓跋流雲
2018/8/24發行
聖武星辰11
亂世狂刀01
2018/8/24發行
無敵煉藥師20
憤怒的薩爾
2018/8/24發行
九極戰神22
少爺不太冷
2018/8/24發行
絕代神主27
百里龍蝦
2018/8/24發行
超神機械師29
齊佩甲
2018/8/24發行
仙帝歸來38
風無極光
2018/8/24發行
妙醫鴻途64
煙斗老哥
2018/8/24發行
伏天氏06
淨無痕
2018/8/29發行
超級領主09
隱為者
2018/8/29發行
不死神凰20
寫字板
2018/8/29發行
仙武都市23
月藏鋒
2018/8/29發行
天界戰神58
笑南風
2018/8/29發行
少年藥帝62
蕭冷
2018/8/29發行
天道圖書館71
情痴小和尚
2018/8/29發行
終極戰兵87
梁七少
2018/8/29發行
至聖之路98
永恆之火
2018/8/29發行
異常生物見聞錄07
遠瞳
2018/8/31發行
武魂養成手冊08
浮兮
2018/8/31發行
全職鬼皇09
浮兮
2018/8/31發行
凌天神帝33
君天帝
2018/8/31發行
修真聊天群39
聖騎士的傳說
2018/8/31發行
晶武時代50
closeads
2018/8/31發行
完美神醫51
步行天下
2018/8/31發行
修煉狂潮71
傅嘯塵
2018/8/31發行
逆天劍皇81
半步滄桑
2018/8/31發行
伏天氏07
淨無痕
2018/9/5發行
翻天印12 完結
火槍手
2018/9/5發行
不死神凰21
寫字板
2018/9/5發行
無敵煉藥師21
憤怒的薩爾
2018/9/5發行
懶神附體28
君不見
2018/9/5發行
仙帝歸來39
風無極光
2018/9/5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44
匣中藏劍
2018/9/5發行
最強紈褲93
夏日易冷
2018/9/5發行
至聖之路99
永恆之火
2018/9/5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18
轉帖:起點遊戲新書《道君》作者:躍千愁 15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我叫術士》 作者:穿過紅塵 13
轉帖:起點科幻小說《超能力基因改造》-作者秒速九光年 12
轉帖:縱橫玄幻小說《諸天謠》作者:龍七二十一 11
轉帖:起點遊戲小說《巔峰文明 》作者:大煙缸 11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新書《仙路春秋》 小說作者: 高慕遙 10
轉帖:縱橫歷史軍事小說《錦衣春秋》作者:沙漠 9
轉帖:起點玄幻新書《天路殺神》 作者:撞破南牆 8
轉帖:創世都市異能新書《校園之無敵高手》 作者:孔明再現 8
本週熱門留言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58
轉帖:縱橫都市小說《重生之商業大亨》作者:師道 29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紫川》作者:老豬 29
轉帖:起點玄幻動漫小說《無敵覺醒》 作者:燉肉大鍋菜  26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漫遊諸天》 作者:春誦夏弦 23
轉帖:起點傳統歷史小說《竊唐 小說》作者: 營候鼓 21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藍白社》作者:魔性滄月 19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全職武神》作者:流浪的蛤蟆 19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神魔之上》作者:被罰站的豆豆 19
轉帖:創世軍事新書《絕命狙擊》 作者:石頭成群 17

 
 暱稱:
 密碼: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無極逆天訣》作者:逆吾非道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7/11/24 15:55 
.
http://chuangshi.qq.com/bk/xh/19911030.html
順天者,掌鴻蒙本源,握天地造化,奉天罰逆。
逆天者,窺宇宙奧妙,凝無上真訣,逆道伐天。
人世無道強者立,天地無道逆者生。
今之世,天失道,逆者生。
身患寒疾的少年,生於卑微,起於毫末,卻要以強者之姿開啟他漫長的逆天征程。


第1章 夢醒


天禹世界,赤炎帝國東境,紀家小鎮。

紀恆又一次從夢中驚醒。

十年前的那場戰事,彷彿就發生在昨日,時常的出現在紀恆的夢中。

「哎!」紀恆一聲長歎,從軟榻上坐起,但夢中的情景卻依然還是那般清醒的在他的腦海中翻湧。

那一場戰事,有著太多的迷局,太多的仇恨,紀恆的父親紀千豪,兄長紀烈及大部分族人,都陣亡在了那場戰事中。

「五大教會,奉上天之聖詔,承蒼穹之氣運,福綿眾生,造化萬民,德威天下。爾等逆賊與我五大教會為敵,等同於逆天行事。逆天者,其身當誅,其心必戮。此戰過後,再無紀家逆賊。紀千豪,紀烈,今日就讓你們感受一下什麼是天威,什麼是聖道.......」

當初,戰場之上,那個武道聖者,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聲震四野,氣喝蒼穹,幾乎每一個紀家子弟都聽到了。

雖話裡說,此戰過後,再無紀家之人,但紀家人還是有有小部分存活了下來,紀恆便是其中一個。

紀恆梳洗完畢,出了屋舍,見日已上三竿,便迫不及待的前往他的丹房。

紀恆因身體有病,無法步入武道,所以自幼便追隨丹師煉丹養病,不過,紀恆煉丹的水準太差,直到今日也從未煉製出什麼武丹來。

不過,紀恆也不屑練什麼武丹,畢竟他自身也沒有步入武道。

紀恆練的丹藥是一種用來駐顏的丹藥,名為千嬌百媚丹。

雖是駐顏丹,其價格卻要比一般的強身狀體的武丹要貴上數倍。這也使得紀恆在這些年有了些積蓄。

紀恆走進丹方,一股丹香撲鼻而來。紀恆滿是得意,看來又有十顆千嬌百媚丹出爐了。

「溢香園,滿紅樓,翠雲閣的那些姐姐們可都等著我的千嬌百媚丹出爐,這回定能好好撈一筆了。」紀恆搓著手,滿心盤算著。

「公子!你來了!」

「嗯!」

「這是新出爐的十顆千嬌百媚丹,成色比之前的還要好很多,這回定能把價格再往上抬一抬了。」紀柔兒將丹藥替給紀恆。

紀恆當初是世家子弟,因為身體有病,所以自小便有兩個小婢隨侍左右,直到紀家敗落,這兩個小婢依然還跟隨著紀恆。

紀柔兒就是紀恆的小婢之一,紀恆無法步入武道,便做起了賣駐顏丹的生意,這生意一直很紅火,紀恆也滿心盤算著將生意做大。

「不錯,不錯。」紀恆看了丹藥,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又是回望了一下四周:「秀兒呢?她沒來接你的班嗎?」

秀兒是紀恆的另一個小婢。

「沒有,一大清早,連她的影都沒見著。公子,這丹藥剛出爐,不是又要接著練下一爐吧!」紀柔兒抱怨道。

「呵呵!現在這千嬌百媚丹銷路不錯,不僅那些青樓女子很是喜歡,就連那些豪門闊太太們也向我下了訂單。所以,咱們自然得加大一下煉丹的力度。等有了更多的錢,我就再買兩個丫頭過來,和你們一起來看守丹房,這樣,你們姐妹就不會這麼累了。」紀恆笑道。

「公子這話都說了好幾遍了,也沒見公子再買什麼丫頭。」紀柔兒抱怨道。雖說紀柔兒滿口抱怨,但她對紀家還是十分感激,當年,若非紀恆的兄長將她從奴隸市場中買過來,說不定她現在已經在哪個青樓中陪客去了,所以,雖說紀家沒落,紀柔兒和紀秀兒依然對紀恆為奴為婢,不離不棄。

「呵呵!會的,會的!我保證。」紀恆拍著胸脯說道。

「不過!公子也該注意一下自己的身體才是。公子的烈火焚心丹好像不夠了吧,該是時候煉製一爐才是。」紀柔兒提醒道。

紀恆聞言竟是咳嗽兩聲,感覺胸口一陣寒氣來襲。紀恆的身體,每況愈下,極其羸弱。

紀秀兒連忙一把扶住紀恆,十分擔心的看著紀恆。

「你說的對啊!我是應該注意一下自己的身體,這與生俱來的病根真是要命吧!」紀恆面色有些難看,強壓制著痛苦,再度朝紀柔兒笑了笑。

「那公子,你沒事吧!」紀柔兒雙目水靈靈的看著紀恆。

「沒事,老毛病而已!」

「那就好!不過,有些話,我還是得和公子說一說,雖然我也是道聽途說,但空穴不來風。」

「有什麼話,你就直說好了。這麼多年來,秀兒姐照顧紀恆,就如同紀恆的親姐姐一般。」紀恆說道。紀恆十年前十歲,今年二十歲,紀秀兒和紀柔兒比紀恆長三歲,今年二十三。

「現在,咱們的小鎮,都說你用千嬌百媚丹為餌,不僅在青樓沾花惹草,還去勾引赤東城的那些豪門闊太太,據說,你還碰了赤東城嚴老大的夫人,現在嚴老大懸賞百金,要取你的人頭。」紀柔兒將知道的都一五一十的說給紀恆聽。

「該不會又是紀興紀剛那兩個傢伙在造謠吧,那兩個傢伙,真巴不得我死,我若死了,他們就能以兄長的名義將兩位姐姐佔為己有了!我還不知道他們二人,早就對兩位姐姐動了歪心思。」紀恆說道。

「那紀興紀剛怎麼說也是你的兄長,他們不至於會這樣做吧!」紀柔兒問道。

「他們雖是我兄長,但畢竟是同父異母,相處多年,我知道他們的心思。所以,柔兒,傳言的話,你可別信,我紀恆怎麼說也是世家子弟,豈能自污身份。再說,就算是要找女人,娶老婆,那也是找秀兒姐,柔兒姐這樣的啊!」紀恆笑笑的說道。

「嗯!我相信公子!」紀柔兒道。

「這樣,你看了一晚上的丹爐也累了,先去休息吧,我去找一下秀兒,這死丫頭,不來接你的班,跑哪去了?」紀恆朝紀柔兒點了點頭,收了丹藥便出了丹房。

丹房之外,陽光明媚。

紀家小鎮位處赤東的一處偏僻之地,除了紀家武場十分熱鬧之外,其他地方都很平靜。

但今日,在原本平靜的小鎮街道上,卻熱鬧非常,紀恆穿梭過街道,只見得街道之上人潮湧動,原本在紀家武場的紀家武者們,也都來到了紀家街道上。

紀恆見此情形,心念:秀兒平日裡最喜歡看熱鬧了,看來她是看熱鬧去了。

穿越人群,紀恆看到一輛四驅馬車已從小鎮的鎮口進入,一路來到了紀家小鎮的主街之上。

「馬是馳騁疆場的赤東紅騮馬,車是王宮專用的華蓋香車,莫非來的人是什麼王公貴族!」紀恆見到那四驅馬車,心中暗自嘀咕了一下,紀恆的父親曾是赤北的王,這樣的華蓋香車,他以前也坐過。

不過,紀恆對什麼華蓋香車也沒有太多的興趣,而是在人群中找尋紀秀兒,紀恆眼睛一掃,終於在人群中找到了紀秀兒。

「秀兒姐!別看了,這有什麼好看的!和我回去煉丹吧。」紀恆來到紀秀兒的身後,一手搭在紀秀兒的肩膀上。

紀秀兒聞得紀恆的聲音,回頭朝紀恆笑了笑:「公子,還是看一看吧!聽說,赤東王城的瀟瀟公主來了。」

「瀟瀟公主?」紀恆聞言,愣了一愣:「莫非就是那個號稱赤東第一美人的瀟瀟公主。」

「對,就是她!」紀秀兒說罷,旋即又尷尬一笑,道:「不過,公子遊歷花叢多年,經歷過的女人不計其數,只怕瀟瀟公主縱然是傾國傾城也入不了你的法眼。」

「你瞎說什麼,什麼叫經歷過的女人不計其數!你這話,可是欺主,你知道嗎?」對於紀秀兒口無遮攔的言語,紀恆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呵呵,我就是跟公子開個玩笑。不過,現在公子的名聲可大了,整個赤東城的人都在說公子的事情,說公子以千嬌百媚丹為餌,勾引了不少豪門的闊太太,現在嚴老大還懸賞百金,要取你人頭。」紀秀兒說道。

「哼!這事情我聽說了,不過,你可別相信這種謠言,還是回去和我煉丹吧!」紀恆說道。

「公子,再看看不行嗎!我就想看看這赤東之地第一美人長什麼模樣。」紀秀兒心不甘,情不願的回應道。

「有什麼好看的,赤東城的美人多得是,哪天我帶你去赤東城看個遍。再說,這瀟瀟公主第一美人的稱號,只怕也是靠著她父王的威名而得來的吧!」紀恆說道。

「公子怎麼這麼說,所謂盛名之下,其實難副,瀟瀟公主可是公認的赤東第一美人,絕沒有錯。」紀秀兒爭辯道。

(本章完)



第2章 恥辱


正當紀恆拉著紀秀兒往丹房的方向走,兩名武者突然出現,擋住了紀恆和紀秀兒的去路。

那兩名武者,一名儒士打敗,他一手捏著山羊鬚,一手托著一個金算盤。另一名武者紅臉大鼻子,一臉蠻相,雙手抱胸,那雙手金燦燦的,像是被特別打造過。

紀恆心念,之前秀兒,柔兒說赤東城的嚴老大懸賞百金要他的人頭,該不會已經有人找上門來了吧!

這時,不僅紀恆心驚,就連紀秀兒也有些心驚,紀秀兒修煉過武道,不過,修為不高,只是到達了武道二重,武師的境界。她見有人要對紀恆不利,當下便擋在了紀恆的面前,擺出一副護主的架勢。

「你就是紀恆!」山羊鬚見得紀秀兒的舉動,也只是微微一笑,大有沒把紀秀兒放在眼中的意思。

「沒錯!我就是紀恆!」紀恆朝那山羊鬚點了點頭。

「既然是,那就好了,我家公主找你有點事情!」紅臉漢子用一種粗獷的語調說道。

「你家公主找我有事?我紀恆又沒有步入武道,她找我做什麼,難道想要我的千嬌百媚丹?不會吧,她赤東第一美人,用得著嗎?」紀恆眉頭皺起,反問道。不過,紀恆聞得這兩個人是瀟瀟公主派來的,他就放心了,至少這兩人不是赤東嚴老大派來殺他的。

「找你有事,就是找你有事,哪裡來那麼多廢話!」紅臉漢子說道。

「哼,我說你二人,要請人做事,多少點拿出點誠意來吧!再說,若跟你們走,我豈不是耽誤了煉丹的時間,我的千嬌百媚丹,可是五金一顆,價格貴的很。」紀恆說話間,已然伸出了左手。

「喲呵,你這是要我們給你錢,你才願意去了!」山羊鬚問道。

「那是自然,我紀恆現在是個生意人,時間寶貴的很,你家公主找我有事,先別說什麼事情,至少你們得先付出一點誠意來吧!」紀恆說道。

「十年前,你赤北王紀千豪,帶領你們紀家子弟反叛赤炎帝國,紀家慘遭橫禍,你們這些敗落後的紀家人,被朝廷一路追殺,從赤北來到赤東,若非赤東王,念及和赤北王的交情,將你們收留在紀家小鎮,只怕你們早就被朝廷的人誅殺殆盡了,哪還會有你們紀家人。真沒想到,你們紀家人居然有你這種知恩不圖報的人,真是丟盡了你們紀家人的臉。」山羊鬚說道。

「當初,赤東王收留我紀家人,不過是看中了我紀家的武者力量而已,說起來,赤東王和我紀家人,不過是相互利用罷了,你又何必用把話說得那般冠冕堂皇。」紀恆笑道。

「這種話,只怕也只有你說得出來!不愧是赤北王的兒子,桀驁不馴,但嘴皮子功夫厲害,終究還是虛的,要論實力,還得靠武道。你這種未曾步入武道的紀家人,可真是丟盡了你紀家人的臉,令你九泉之下的父兄汗顏。」山羊鬚捏了捏鬍鬚,笑了笑。

「你......」

山羊鬚一句話,戳中了紀恆內心的痛處,紀家人天生好武,他父親,兄長都曾是赤北之地赫赫有名的武道人物,然而紀恆自小身患寒疾,體弱多病,與武道無緣。

「看來你這小子,還有那麼一些羞恥感!」山羊鬚見戳中了紀恆的痛處,竟是得意的大笑了起來。

「哼,你說出這話,已經得罪了我,現在你要我去見你們公主,休想。」紀恆說道。

「那可由不得你!說實話,一個沒有步入武道的人,根本就不配用這種語氣和武者說話。」山羊鬚厲聲道,又是朝旁邊的紅臉漢子使了個眼色。

紅臉漢子朝紀恆笑了笑,左手伸出,便是朝紀恆抓來,紀秀兒本想前來阻攔,卻發現自身武道不濟,根本就不可能是紅臉漢子的對手,紅臉漢子伸手一掃,便將紀秀兒推到在地。

緊接著,紅臉漢子低身左手一撈,一把抓著紀恆的左腿,面對紅臉漢子的強勢武者力道,紀恆根本就無計可施,也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最終,紀恆竟是被紅臉漢子給硬生生的倒提了起來,紀恆一陣掙扎,卻也無濟於事。

「這就是武者和凡人的區別!沒有步入武道的凡人,就如同螻蟻一般。你紀恆雖然是赤北王之子,曾經藉著赤北王之名,也算是世家子弟,如今紀家沒落,你紀恆連武道都沒有步入,所以,你現在什麼都不是,只怕連紀家的人也很是瞧不起你吧!」山羊鬚見得紀恆被紅臉漢子倒提著,只覺得滑稽可笑。

面對武者的強勢,紀恆沒有一點辦法,沒有步入武道,對紀恆來說,是他這輩子最大的恥辱,這也不是紀恆第一次遭人欺負了。

紀恆心底百轉千回,唯有忍受。他也不知道這兩名武者找他做什麼,那瀟瀟公主要找他做什麼。

紀秀兒見得紀恆就這樣被兩名武者帶走,很是焦急,卻又什麼都做不了。

「放心吧!小姑娘!我家公主找紀恆有點事情而已!等事情完了,就會放他出來,你不用擔心。」山羊鬚朝紀秀兒看了一眼了。

「但願如此吧!」紀秀兒心中祈禱著。

紅臉漢子力氣極大,就這般倒提著紀恆,穿過人群。

紀恆被那紅臉大鼻子的武者硬生生的倒提著,無可奈何。

紀恆突然覺得自己如同小丑一般,被人戲耍著,什麼自尊都沒有了。耳邊,更是傳來一陣陣的哄笑聲。

「這不是紀恆嗎?沒有步入武道,真是丟盡了咱們紀家的臉啊!」

「是啊!怎麼說他也是赤北王的兒子,他的胞兄紀烈曾經步入了武聖之境,而他連武道的門檻都邁不進去,你們說同是一個父母生的,差別怎麼就這麼大啊!」

「我聽說,這傢伙不僅沒有步入武道,還喜歡煉製駐顏丹藥,他經常拿著駐顏丹藥去赤東城販賣,遊走於青樓妓院之中,尋花問柳,這些時日更是把駐顏丹賣到了那些豪門世家的闊太太手中,據說他還成了不少闊太太的面首,那才真的是丟盡了我紀家的臉。」

「我也聽說,他把赤東城嚴老大的夫人都給弄了,現在嚴老大懸賞百金要殺他。我看最好是快點將他給殺了,免得他再給我紀家丟臉。」

「.......」

說話的,不僅有紀家的武者,還有紀家的百姓。這樣的言語,紀恆也不是第一次聽到。

「好你個紅臉大鼻子,今日竟然這般欺辱我。你就不怕我紀恆哪日通得武道,把你的大鼻子割下來當下酒菜嗎?」紀恆開始咒罵了起來。

紅臉漢子聞言,笑道:「紀恆,就你這羸弱不堪的身體,若還能活上個三五年就已經不錯了,通得武道?真是可笑!」

「你.......」紀恆被那紅臉大鼻子說中了,紀恆的身體每況愈下,不堪一擊,這與生俱來寒毒病根,根本就無法根除,紀恆也無法保證自己能夠活多長時間。

「我說錯了嗎?你寒毒攻心,若非常年服用丹藥,只怕早就沒命了。」紅臉漢子笑道。

「看來,這小子以前還真的跟馮九宮學過丹道。」山羊鬚朝紅臉漢子看了一眼。

「學過丹道又如何,煉丹養病,確實可取,可他這寒疾不是普通的寒疾,丹藥能保得住他一時,卻保不了一世,我看他沒幾年好命可活了。他和他的兄長,真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紅臉大鼻子言語之中頗有些嘲諷之意。

「哼!未來的事情,誰也說不準,我勸你們最好是放我下來!免得他日後悔。」紀恆咆哮道。

「呵呵!若真是他日後悔,我還真想後悔一次!」紅臉大鼻子說話間,那金溜溜的鐵手一捏,捏得紀恆感覺自己的腿就要斷了一般。

「啊......」紀恆一時間發出鬼哭狼嚎般的慘叫。

「呵呵!」紅臉大鼻子聞得紀恆的慘叫聲,像是天生的虐人狂一般,滿意的笑了起來。

「今日之辱,他日必將百倍償還。你二人可要記住了。」紀恆厲聲道。

「看來赤北王的兒子,不僅沒能耐,還喜歡說大話!哈哈......」山羊鬚也笑了起來。

(本章完)


第3章 公主


「你們幹什麼?」一個聲音傳來,傳入紀恆的耳中,如吳儂軟語,沁人心肺,紀恆雖被紅臉漢子倒提著,但紀恆已經看到了前方的那個女人。

那個女人身著金線紫羽衣,遠處望去,如同一團輕輕躍動的紫色焰火,高貴華麗,不失威嚴。

「莫非那女人,就是口口相傳的赤東第一美人,瀟瀟公主。」紀恆心中暗念道,他只是遠處看到瀟瀟公主。

「我是叫你們請人的!你們能有點待客之道嗎?」瀟瀟公主朝著紅臉漢子,山羊鬚力厲聲呵道。

紅臉大鼻子,山羊鬚聞言,也都低頭應諾:「公主受罪!」

「還不把人放下!」瀟瀟公主大聲道。

紅臉漢子手一鬆,紀恆跌落在地,只覺渾身一陣疼痛,紀恆這才發現,此時,瀟瀟公主已經到了紀恆的面前。

不僅如此,和瀟瀟公主一起的還有兩人,那兩人紀恆很是熟悉,一個是紀燕龍,紀恆同父異母的兄弟,也是赤北王的第二個兒子,另一個是紀彤,紀家家臣之女,如今卻是瀟瀟公主的貼身侍衛。

紀燕龍和紀彤都是武道高人,自從殘落的紀家人來到紀家小鎮之後,紀家的一些強勢的武者,便開始在赤東王的軍營之中征戰效力了。

所以,紀恆雖然很熟悉紀燕龍和紀彤,但那都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而今,到了紀家小鎮,紀恆很少見到紀燕龍和紀彤,紀恆只是聽說近幾年紀燕龍追隨赤東王一直在赤東邊境和黑水帝國的人交戰,而紀彤則成了瀟瀟公主的貼身侍衛,一直追隨在瀟瀟公主的身邊。

紀恆這般近距離的見到瀟瀟公主,不覺有些癡呆,心中念想:難道這就是赤東的第一美人,瀟瀟公主!

「這個好色的傢伙,居然用這種眼神看公主,真是丟盡我紀家人的臉了。」紀彤說道。

「呵呵,我倒是覺得公主殿下姿容艷絕天下,他這般看公主,也無可厚非。」紀燕龍呵呵笑道。紀燕龍是紀恆同父異母的兄長,對紀恆並沒有什麼偏見,反而認為紀恆是他的弟弟,有意偏袒著。

「二哥!我看你是有意護著紀恆吧!」紀彤說道。二哥是紀家子弟對紀燕龍的稱呼。

「不管紀恆如何,他都是我同父異母的弟弟,就算是我護著他,又如何?」紀燕龍說道。

「二哥,難道沒有聽聞近來紀恆做的事情嗎?居然用千嬌百媚丹為餌,在赤東城勾搭赤東城那些豪門中的闊太太,真是丟盡我紀家的臉了。」紀彤很有偏見的說道。

「這事情,只是傳言,並沒有真憑實據。再說,就算紀恆真這樣做了,有什麼後果,我這個做兄長的也將和他一併承擔。」紀燕龍說道。

「二哥,你老是這般維護咱們紀家子弟可不行!你這樣只會縱然他們去為非作歹。」紀彤說道。

「我這怎麼叫做縱然,咱們紀家子弟千里迢迢從赤北來到赤東,很不容易,紀家子弟理應團結一致。而且父兄的仇恨和使命,咱們也不能忘記,總有一天咱們紀家子弟,一定能夠殺入赤炎皇庭,覆滅赤炎教會。」紀燕龍信誓旦旦的說道。

「二哥有如此理想,紀彤佩服。不過,咱們紀家屈居在這赤東之地,只怕談及理想,太過於遙遠吧!」紀彤說道。

「沒有理想,那才是一件可悲的事情。要想實現理想,咱們紀家人就必須團結一致。紀恆雖說品行不端,但也是咱們紀家子弟,我紀燕龍作為他的兄長,絕不會放任他不管。」紀燕龍信誓旦旦的說道。

「嗯!二哥的胸懷,讓紀彤佩服。」紀彤朝紀燕龍點了點頭。

紀恆見到紀燕龍紀彤前來,心裡很不舒坦。

紀燕龍和紀彤都是紀家子弟,是紀家的驕傲,紀燕龍的武道修為更是到達了武皇后期境界,被譽為赤東王座下十大武皇戰將之一,更有傳聞說他馬上要步入武帝境界了,到時候,還可能脫離武皇戰將的名號,成為一名武帝戰將。

至於紀彤修為則到達了武王后期境界,只差一步就能邁入武皇境界了,這樣的修為在紀家子弟中極其少見,紀彤是紀家家臣之女,因為其武道修為不錯,曾被赤東王收為義女,如紀家的子弟一般,沒有分別。所以,紀家子弟一直稱紀彤為姐。

和紀燕龍,紀彤相比,紀恆的內心自卑到了極致。

「紀恆!你我兄弟多年未見,現在病情可有些好轉。」紀燕龍看著紀恆說道。

「多謝二哥關心,紀恆的寒疾還是老樣子,沒有什麼好轉。」紀恆回答道。

「你現在還在用烈火焚心丹穩定病情吧?」紀燕龍問道。

「是的!二哥!」紀恆說道。

「或許,你可以試試別的丹方。我在珝城認識了幾名丹師,或許他們有更好的丹藥來治療你的寒疾,到時候,我去問問。」紀燕龍十分關切的說道。

「謝謝二哥!」紀恆說道。

「好了,這一次我是陪公主殿下前來紀家小鎮的,公主殿下確實找你有事!」紀燕龍說道。

「公主真的找我?她找我一個沒有步入武道的人做什麼?」

那紅臉大漢和山羊鬚將紀恆抓過來的,告知紀恆瀟瀟公主找他有事,紀恆不知是真是假,現在聽紀燕龍這麼一說,他不得不信了。

「沒錯,是我要找你!」瀟瀟公主突然站了出來,一股香氣朝紀恆撲鼻而來,讓紀恆幾分迷醉。

瀟瀟公主的雙目在紀恆的身上瞥了一眼,眼神中透著高傲。

「公主找我有何事?我平時也就煉些駐顏丹藥!若公主要駐顏丹藥,紀恆願意免費贈送!」紀恆笑道,紀恆曾也是赤北王的兒子,高高在上,如今紀家衰敗,紀恆也不是當年的世家子弟,他見得瀟瀟公主這等高貴之人人,自然也學會了客套。

「公主天妍神姿,豈能服用你這種沒品的丹藥!」紅臉大漢站出來咆哮道。

瀟瀟公主瞥了紅臉大漢一眼,紅臉大漢便噤聲不再說話。

「其實,我此來紀家小鎮,是想前往紀家小鎮百里外的攝魂幽渡尋找一種名為醒魂草的草藥,煉製醒魂丹,但一般人沒法辨識醒魂草,我聽說馮九宮曾煉製過醒魂丹,而你曾跟馮九宮學過丹道,我想你應該見過醒魂草吧!」瀟瀟公主問道。

「沒錯,我是見過醒魂草,也跟馮丹師一起尋找過醒魂草,知道該如何辨別醒魂草!我也曾聽人說過,攝魂幽渡確實有醒魂草的存在,只是,攝魂幽渡那個地方太詭異了,你們真要去那裡找醒魂草嗎?」紀恆點了點頭說道。

「除了那個地方,你可還知道什麼別的地方有醒魂草嗎?」瀟瀟公主問道。

「這個!.....還真不知道,若是在赤北,我倒是知道幾處地方有醒魂草。」紀恆撓了撓頭說道。

「看來,我們只能去攝魂幽渡了。」瀟瀟公主說道。

「公主殿下要找醒魂草,莫非有人中了黑水教會的黑水之毒。」紀恆問道。

「你猜的沒錯啊!身中黑水之毒是我父王,現在父王命懸一線,正需要醒魂丹。所以,我希望你能和我們一起前去尋找醒魂草。」瀟瀟公主說道,言語之中帶著懇求之意。

「這樣啊......可是攝魂幽渡那個地方太詭異了?」紀恆露出一副心不甘,情不願的表情。

「哼!公主殿下還沒有請不動的人!小子,你別不識抬舉!」紅臉大喊繼續咆哮道。

「放心吧!小子,又不是你一個人去,我們也都會去,你放心,我們需要醒魂草,不會讓你有什麼意外的!再說,你若幫了咱們公主的大忙,好處一定少不了你的。」山羊鬚朝紀恆笑道。

「紀恆,你就不用擔心了!咱們紀家會出動一些武者前往攝魂幽渡,我和紀彤也會一併前去。」紀燕龍安慰紀恆道。

「父親的病情在不斷惡化,不能再拖了。時間緊急,我看午時過後,燕龍你集結所有人在此地集合吧!」瀟瀟公主提議道。

「是!公主殿下!」紀燕龍朝瀟瀟公主點了點頭。

(本章完)


第4章 啟程


午後,烈陽高照。

紀燕龍集結了一隊人馬,就要從紀家小鎮出發前往攝魂幽渡了。

整隊人馬一共三十三人,除了瀟瀟公主,紅臉大漢,山羊鬚及十名王城來的武者之外,其他人都是紀家人。

這一次,前往攝魂幽渡,雖然紀恆很不願去,但紀家人畢竟是在赤東王的屋簷之下,是赤東王收留了他們,所以瀟瀟公主的要求,紀恆無法拒絕。

紀恆回到丹房,安置了紀秀兒一些關於丹藥的事情。

紀恆發現剛才被那紅臉大漢捏了一下腿,現在腿已經紅腫了,極痛,心中暗罵:這武修之人的力道還真是夠猛的。

紀恆在腿上敷了些藥,便是忍著痛來到了瀟瀟公主所說的集結點。

紀恆靠在街道的一處古樹邊,滿臉的抱怨之色,心念,現在腿受了傷,若是這般走路前往,自己非得累死不可。

「該出發了!」瀟瀟公主從馬車中探出頭來,朝紅臉大漢瞥了一眼。

「小子,該走了!」紅臉大漢吆喝著眾人,又是朝紀恆望來。

「我走不動了!我的腿差點被你給捏斷了。」紀恆大聲道,又是將褲子捲了起來。

「小子,我就那輕輕一捏,怎麼可能會斷,你少在這裡囉嗦,給我過來。」紅臉大漢這便是伸出他那金溜溜的鐵手,要把紀恆給抓過來。

這時,紀燕龍也過來了。

「鐵手,紀恆怎麼說也是我弟弟。你把他的腿弄成這樣,現在只怕得耽誤公主的行程了。」紀燕龍朝那紅臉大漢說道。

「那騎馬總可以吧!」紅臉大漢問道,這便是想找匹馬過來給紀恆騎。

「我弟弟的身體有寒疾,只怕不宜騎馬。」紀燕龍想了想說道。

「紀燕龍,你要做什麼?現在,赤東王的病情在繼續惡化,耽誤不得任何時間了,你是要誠信挑事是吧!」紅臉大漢說道。

「我沒有誠心挑事,我說的是事實!再說,你把我弟弟的腿弄成這樣,我也沒有找你算賬,那都是看在公主的面子,你別以為我真不敢動你。」紀燕龍厲聲道。

「紀燕龍!你算什麼東西,若非赤東王收留你紀家人,只怕你紀家人早就被赤炎朝廷的人誅殺殆盡了,哪容得你現在的囂張。」紅臉大漢怒罵道。

「沒錯,是赤東王收留了我紀家人,紀家人身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但你厲鐵手也不過是赤東王的家臣而已,你有什麼值得驕傲的,咱們的身份也都差不多!」紀燕龍反駁道。

「紀燕龍,你究竟想幹什麼?」紅臉大漢說著話,臉色更紅了。

「我沒想幹什麼!我不想我弟弟帶著傷上路,所以,我覺得這次行程得耽擱幾日。」紀燕龍說道。

這個時候,瀟瀟公主再度從馬車中探出了頭來:「燕龍,剛才鐵手叔確實做得不對,你就大人有大量。」

「公主殿下,我弟弟的腿確實被厲鐵手給捏腫,只怕走路,真的不便。而且,我弟弟身患寒疾,也無法騎馬奔波。」紀燕龍說道。

「好了,既然如此,那就讓你弟弟坐我的馬車吧!」瀟瀟公主朝紀燕龍擺了擺手,慷慨的說道。

這時,瀟瀟公主朝紅臉大鼻子望了一眼,示意紅臉大鼻子將紀恆扶到馬車上來。

「真是個無賴!」紅臉大鼻子咆哮著,心不甘情不願的將紀恆扶了過來。

紀恆見得紅臉大鼻子那窘態,心中頗顯得意之色。

華蓋香車,對紀恆來說,有一種熟悉的氣息。當年,紀恆的父親是赤北的王,紀恆的兄長是赤北的掃北大將軍,紀恆小的時候,身體羸弱,出行時,乘坐的就是這種華蓋香車。

往事如昨,一幕幕的出現在紀恆的面前,不由得讓紀恆再度想起了當年的戰事,想起了那些代表天道的教會的強勢。

紀恆上了華蓋香車,香車開始驅動,大隊人馬也開始前行。

車廂中,除了紀恆和瀟瀟公主,還有瀟瀟公主的護衛紀彤。

紀彤和瀟瀟公主如同姐妹一般緊靠在一起,不管瀟瀟公主去哪裡,紀彤都會如影隨形。畢竟,瀟瀟公主身份尊貴,不管去哪裡,都需要人保護。

赤炎帝國有四王,分別守護著赤炎帝國的四方邊境,分別赤東王,赤西王,赤北王,赤南王。

瀟瀟公主的父親厲鶴鳴守護著赤炎帝國的東部邊境,為赤東王。

紀恆的父親紀千豪是十年前的赤北王,守護者北方邊境,時過境遷,如今赤北之地,已經不是紀家的天下了,赤炎朝廷已安置了新的王在那裡。

十年前,紀恆的兄長紀烈,天賦異稟,被父親封為掃北大將軍,不僅將赤北之地從赤炎朝廷中獨立了開來,還時常和北方的青木帝國交戰。

當初,紀烈的武道修為到達武道八重武聖之境,無人能敵,引軍攻打北方的青木帝國,連下青木帝國三十一城,直逼青木皇城之下,大有顛覆青木帝國之意。

當時,赤北紀家軍,如日中天,當時的紀烈被稱為赤北之地的第一戰神。

不過,攻打青木帝國的那一戰,紀家雖然佔據了優勢,卻還是失敗了。畢竟,紀家軍孤軍深入,後方赤炎朝廷以赤北軍逆反之名,進攻赤北。雖說,赤北王朝早有對赤炎皇庭的防備,但赤炎皇庭請來了赤炎教會出手,赤炎教會為天禹世界五大教會之一,其中的武道高手不計其數,代表著赤炎帝國最強勢的勢力所在。

赤北軍雖說強勢,但在赤炎教會武者的強勢衝擊下,吃北軍最終敗北,即便是紀恆的父親和兄長也都死在了那一次戰事之中。

赤北淪陷後,赤炎皇廷要清繳紀家殘眾,甚至赤帝還發佈了誅滅紀家九族的詔書,紀家千餘紀家子弟不得不從赤北之地逃到了赤東之地。

赤東王厲鶴鳴和赤北王紀千豪是至交,厲鶴鳴不顧赤帝誅滅紀家九族的詔書,將紀家的人安置在紀家小鎮中,這也使得紀家人有了喘息的機會。

時間一晃十年,紀家人雖然隱居在赤東之地,卻依然沒有忘記自己的身份,只是紀家人要重振旗鼓,反叛朝廷,為赤北王報仇,那是絕不可能的事情,畢竟赤炎朝廷有赤炎教會做後盾,當年赤炎教會的勢力,紀家人都看到了。赤炎教會為天禹世界五大教會之一,代表著天威聖道,與之對抗,無異於逆天行事。

紀恆突然想起往事,深深的虛了口氣,十年前,他才十歲而已。

「紀恆!這可是公主的馬車,讓你進來,只是不想耽誤行程,你的眼睛可不能亂看。尤其是,不能看公主。你若看公主,那就是冒犯公主。」紀彤見得紀恆,開始嘀嘀咕咕的說道。

「那你乾脆將我的眼珠子挖了算了。」紀恆不以為是的張大著眼睛,來回的紀彤和公主的身上掃視。

「紀恆,我說的話你沒聽到嗎?叫你別亂看不然我真要挖你的眼睛了。」紀彤力呵道。

「看一下,怎麼了,公主殿下長那麼漂亮,若不給人看,豈不是浪費。」紀恆辯駁道。

「哼,紀恆,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那些爛事。」

「我的什麼爛事,你倒是說說。」紀恆問道。

「你就是一個整日流連於青樓的登徒子,還勾引赤東城那些富家豪門的闊太太們,你簡直給我紀家丟盡了臉,我紀彤為你感到羞恥。」紀彤說道。

「別人說你就信啊!沒有真憑實據,那就是誣陷。」紀恆反駁道。

「空穴不來風。你若沒做過,絕不可能有人說。」紀彤說道。

「這世上,就有那麼一些人,嘴巴缺少教養,喜歡說別人的閒話,估摸著紀彤姐你也在我背後說我過我的壞話吧?」紀恆問道。

「對你這種人,我嗤之以鼻。可沒閒工夫說你。」紀彤說道。

「紀彤姐,你既然懶得說我,那就閉嘴好了。」紀恆說道,一副不以為是的模樣。

「紀恆,你還是一點沒變,說話還是這般的油嘴滑舌。我還真懶得理你。」紀彤哼的一聲,不再說話。

「看來,你二人在兒時的時候,就很熟悉?」瀟瀟公主看了看紀恆,又是看了看紀彤。

「紀彤姐是我父親的義女,所以我得叫她姐姐,可能是,小的時候,有一次,我不小心看到了紀彤姐洗澡吧!所以,紀彤姐對我一直都有偏見。」紀恆毫不避諱的說道。

「不是吧!紀彤,你小時候洗澡被紀恆看到過,你也太不小心了。不過,那時候,你年紀還不大吧!」瀟瀟公主問道。紀彤突然間一陣臉紅。

「哦!那時候,紀彤姐正好成年,十六歲,當時,她還迷戀我大哥紀烈吶!」紀恆說起當年的事情。

「紀恆,你可別在公主面前瞎說。」紀彤咬牙切齒道。

「我說的都是事實,紀彤姐那時候的事情,我最清楚不過了。若公主想知道,我可以說說,且咱們此去攝魂幽渡,路途遙遠,說說事,解解悶也不錯。」紀恆說道。

(本章完)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