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fb臉書
google
愛戀頻道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氣沖星河04
修仙小菜鳥
2017/12/15發行
修真聊天群09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2/15發行
凌天神帝14
君天帝
2017/12/15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8
飛牛
2017/12/15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24
匣中藏劍
2017/12/15發行
天界戰神40
笑南風
2017/12/15發行
天道圖書館43
情痴小和尚
2017/12/15發行
修煉狂潮49
傅嘯塵
2017/12/15發行
修真四萬年104
臥牛真人
2017/12/15發行
全能主宰09
衛小天
2017/12/20發行
超神機械師10
齊佩甲
2017/12/20發行
至尊霸主14 完結
憤怒的薩爾
2017/12/20發行
不死道祖36
仙子饒命
2017/12/20發行
妙醫鴻途39
煙斗老哥
2017/12/20發行
終極戰兵59
梁七少
2017/12/20發行
無上進化61
浮兮
2017/12/20發行
最強紈褲65
夏日易冷
2017/12/20發行
逆天劍皇68
半步滄桑
2017/12/20發行
仙帝歸來11
風無極光
2017/12/22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9
飛牛
2017/12/22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21
千杯
2017/12/22發行
完美神醫30
步行天下
2017/12/22發行
星域龍皇34
獨孤一劍
2017/12/22發行
天道圖書館44
情痴小和尚
2017/12/22發行
鬥神傳承48
浮兮
2017/12/22發行
極品玄醫57
鐵沙
2017/12/22發行
修真四萬年105
臥牛真人
2017/12/22發行
絕代神主09
百里龍蝦
2017/12/27發行
修真聊天群10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2/27發行
凌天神帝15
君天帝
2017/12/27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25
匣中藏劍
2017/12/27發行
天界戰神41
笑南風
2017/12/27發行
修煉狂潮50
傅嘯塵
2017/12/27發行
終極戰兵60
梁七少
2017/12/27發行
無上進化62
浮兮
2017/12/27發行
最強紈褲66
夏日易冷
2017/12/27發行
全能主宰10
衛小天
2017/12/29發行
超神機械師11
齊佩甲
2017/12/29發行
仙帝歸來12
風無極光
2017/12/29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20
飛牛
2017/12/29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22
千杯
2017/12/29發行
妙醫鴻途40
煙斗老哥
2017/12/29發行
天道圖書館45
情痴小和尚
2017/12/29發行
少年藥帝58
蕭冷
2017/12/29發行
修真四萬年106
臥牛真人
2017/12/29發行
絕代神主10
百里龍蝦
2018/1/3發行
修真聊天群11
聖騎士的傳說
2018/1/3發行
文明種植者12 (14完結)
何木青
2018/1/3發行
星域龍皇35
獨孤一劍
2018/1/3發行
鬥神傳承49
浮兮
2018/1/3發行
修煉狂潮51
傅嘯塵
2018/1/3發行
終極戰兵61
梁七少
2018/1/3發行
無上進化63
浮兮
2018/1/3發行
最強紈褲67
夏日易冷
2018/1/3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新書《絕世狂少》 作者:風少羽 6
轉帖:縱橫玄幻小說《輪迴一劍》作者:九塵空 4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4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都市玄師》 作者:獨醉飛鱈 4
(轉)我的被告白經驗∼[情人節特刊] 3
莫仁系列結局-----各位覺得解讀正確嗎? 3
轉帖:起點歷史小說《仙魔大秦》作者:江溪小魚 3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聖墟》作者:辰東 3
轉貼:起點玄幻小說《我是至尊》作者:風淩天下 3
異俠第三部 3
本週熱門留言
異俠第三部 110
台灣寫手好像不容易當作家 108
求推薦些主角從故事開始已非常強非常NB的小說~ 64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靈氣由我造》作者:黃娃黃蛙 49
轉帖:起點玄幻新書《神座》作者:皇甫奇 43
轉帖:創世中文網仙俠小說《都市之少年仙尊》作者:夢朝南 42
莫仁系列結局-----各位覺得解讀正確嗎? 41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38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36
〔公告〕 小說頻道--站規 34

 
 暱稱:
 密碼:
 

轉帖:縱橫奇幻小說《大魔仙》作者:呂家先生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7/12/06 14:48 
.
http://book.zongheng.com/book/481225.html

本是平凡少年,卻有離奇身世,受冥冥中指引,終踏上仙、魔雙修之路。

神、人、魔、妖、靈、鬼,天地間六大種族,任我自在翱翔!

成不成魔,不在種族,而是人心……

站在天界頂端受眾生膜拜,不如與你歸隱山林看那小橋流水……


第一章 機緣


「呂當家的!你們家臭小子又把我家張明給打哭了!你到底管不管,再不管我真的報官了啊!」隔壁的張文廣站在呂家大院門口氣哼哼地喊著。

「張老哥,真對不住,我這裡給您賠不是了!等這臭小子回來,我一定好好收拾他!」呂立仁一副信誓旦旦的樣子。

「得了吧,這話你都說幾回了?哪次也沒看呂涼這臭小子長記性!這你們家一根獨苗,你捨不得收拾才是真的吧?」張文廣一臉的鄙視,「你瞧瞧王老二家的小子,以前不聲不響的,後來消失了兩年,沒想到人家悄悄地拜了個修仙門派,現在都飛來飛去的,那是仙人啊!以前看不起老王家的,現在都可著勁兒的巴結啊!」

「呵呵,張老哥,我們家那小子天生的安逸性子,估摸著是知道自己又惹禍了,現在在哪兒躲著呢。」呂立仁憨憨地笑著,只不過在張文廣提到修仙的時候,他的心裡閃過一絲痛苦。

呂涼,今年十二歲,皮膚黝黑,就是一個農家小子的模樣,因為特別能闖禍和打架,是青螺鎮四季村公認的孩子王。村後山一處峭壁上有個廢棄的老君廟,想要到這裡,必須要爬一段樹籐,因為路太難走,所以基本是沒人去的,這裡就成了呂涼最佳的避禍地點。他也知道老爹不會把他怎麼樣,不過好歹也得等告狀的人走了不是?

呂涼家裡就兩口人,父親和自己。從呂涼有記憶起,他們一家就生活在青螺鎮四季村。父親呂立仁是村裡唯一一家學堂的教書先生,老實隨和,很受村裡人尊重。

呂涼的娘對於呂涼來說至今都是個迷,記得每次問父親娘是誰或者在哪,本來笑呵呵的父親就突然沉默的可怕,呂涼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爹眼神裡那種落寞與決絕,之後父親就會長時間的發呆。

至於修仙,其實呂涼是想的。七歲那年,呂涼看到有一個踏著長劍在天上飛的人,落在了鄰村。當時就記得鄰村像過年一樣熱鬧,他一打聽才知道,是一戶人家的兒子拜到了一個修仙門派下,現在學有所成回來探親。不但光宗耀祖,還福澤後世,誰家裡出個仙人,那是處處高人一頭啊!

打那時起,呂涼心裡就充滿了對修仙者的羨慕。後來回到家,他毫不猶豫地把想去修仙的想法告訴了父親。

呂涼至今都記得,從來都是溫文爾雅的父親突然就暴怒了,生平第一次狠狠地揍了他一頓。呂涼從來不知道,平時看起來手無縛雞之力的父親,居然有這麼大的力氣,愣是打得呂涼兩天沒下來地!

「修仙!修仙!修個屁仙!看似風光,可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好好做個普通人,將來娶妻生子平平穩穩過一輩子就好!只要我還活著,以後你休要再提!」這是父親打完呂涼後放下的狠話。從此以後,呂涼就將修仙的念頭深埋在了心底。這件事以及對母親的疑問,使他也比同齡的孩子多了一分深沉。

從懂事開始,母親就是呂涼的禁區,只要有人提他是沒娘的孩子,管他比自己大還是小,或者人多還是人少,都是衝上去就一頓打。久而久之,呂涼打架的名聲就傳開了,他也自然成了好多人眼中的壞孩子。

此時此刻,呂涼正在村子後山老君廟裡的蒲團上躺著,兩眼出神地望著屋頂。「母親,你還活著嗎?如果活著,你人又在哪裡?為什麼父親從來都不肯說出你的情況?」

「轟隆隆!」突然傳來一陣驚天響雷,同時呂涼感到地面微微顫抖了下。

還沒等他明白怎麼回事,「吱、吱吱吱、吱吱」的叫聲就打斷了他的思緒。他的身邊,不知何時立著一隻小猴子,一邊叫一邊用爪子拉著呂涼。

這隻小猴子是呂涼一年前在後山結識的,當時它的腿不知怎麼摔斷了,正躺在地上痛苦地哀嚎著。呂涼憐憫之心頓起,找來醫治跌打創傷的藥物,又從自己的褲子上撕下布條,給它塗藥並包紮了起來,過了一個多月後,小猴子又能活蹦亂跳了。

也許是感念呂涼對它的救助,小猴子在呂涼每次來老君廟的時候,便時常過來和他一起玩,順便還拿些水果給他吃。一來二去,一人一獸倒是成了親密無間的好朋友。

「吱吱吱!」小猴子似乎急了,同時加大了拉扯呂涼的力度。

「莫非你要帶我去什麼地方?」呂涼似乎有點明白了。

「吱吱!」小猴子拚命地點著頭。

呂涼跟著小猴子走出了老君廟,轉到了廟的後面,那裡本來是一堆亂石雜草,可現在,一個奇異的圓形波紋映在了亂石之上,上面若隱若現的有個「無」字。

呂涼沒什麼害怕的,後山的一切他是太熟了,出來這麼個波紋,他更多的是好奇。慢慢走到近前,呂涼俯身去看,不知不覺,那流水般的波紋,彷彿有著特殊的吸引力,一時竟使他看得癡了!

就在呂涼凝望波紋的時候,突然,他全身汗毛都豎起來了,一股從未有過的莫名驚悸遍佈全身。同時,剛剛還晴空萬里的藍天一下子變得彷彿染血般的通紅。「這、這……」呂涼驚的已經說不出話了,他的身子已經搖搖欲墜地將要倒下,本能使他伸手想要扶住眼前的亂石。

就在呂涼手指觸到波紋的一刻,波紋上的「無」字化為一道耀眼的白光,瞬間沒入呂涼的身體之中。呂涼則是在白光入體的一霎那,憑空消失在了亂石前。

與他一起消失的,還有那亂石上的波紋。只有小猴子,趴在地上,驚恐地望著血色的天空,兀自顫慄不已。

幾乎在呂涼和神秘波紋消失的同時,血色的天空突如裂了一般,一道細長的裂縫迅速形成一個豁口,裡面迸射出兩道黑色的流光。隨即,流光散去,兩道人影停在空中。

這是兩個身著黑色長袍的男子,每件長袍上都有一隻金色骷髏的圖案。此刻,他們的目光都盯著一個方向,那裡正是呂涼消失的地方。

「來晚一步嗎?那個波動已經完全感覺不到了。莫師兄,你能感受到是什麼類型的異寶嗎?」其中面目清秀的年輕公子似乎有些不甘。

另一個長著濃密絡腮鬍的漢子皺著眉頭歎息道:「太飄渺了,應該是至少天仙層次的大能在法寶上加了禁制,我也只能感受方位,無法具現化異寶的樣子。」

「可惡,我們都已經施展血繼界域了,還是差了一點!」年輕公子憤憤地揮了下拳,天空中血色消失,重新呈現出一片湛藍。

「齊師弟,我們走吧。沒有界域遮蔽氣息,估計附近其他的修仙者也快趕來了,既然事不可為,也無需強求,走!」說完,化作一道黑光遠遁而去。

「唉!」年輕公子恨恨地看了一眼下方,也跟著破空而走。

他倆走後不久,陸續有一些修仙者趕來,但無一例外地搖搖頭走了。

四季村,就在呂涼消失的瞬間,正在書房看書的呂立仁突然眉頭一皺,然後若有所思地抬起頭,用只有自己聽得到的聲音自語道:「感覺不到了,莫非出事了?但肯定沒有生命危險。剛才有股詭異的波動,但隨即便被遮蔽,會和這個有關嗎?難道冥冥之中真的不讓涼兒做個普通孩子?小月,怎麼辦……」

……………………

不知過了多久,呂涼悠悠轉醒,目視四周,發現自己在一個霧濛濛的空間,此刻正躺在一棵參天巨樹之下。「我這是在哪裡……?對了,血紅的天空,我站不穩就趴到亂石上了,然後似乎就掉下去了?」呂涼一個激靈爬了起來,隨即又茫然的向周圍看去。

突然,呂涼的腦海裡憑空出現一個蒼老的聲音:「吾乃蒼藍域皇陵國無夢天尊,有緣入虛彌神境者,得五行珠與《軒轅決》。我此生無門無派,無子無女,孑然一身。待汝《軒轅決》大成,且機緣所至,可得吾衣缽,成吾親傳弟子。」

隨著聲音逐漸遠去,呂涼驚奇地發現,身體裡突然多了一顆五光十色的小球,腦子裡多了一本書卷!「這、這是怎麼回事?算了,先找路回家吧!」

「哈哈哈,終於又有人進來了!這是第三個了吧,不知道能不能繼承主人的衣缽。」猛然間,身後一個炸雷般的聲音響起,呂涼驚得直接一屁股坐地上了。

待他轉過身,只見一顆參天巨樹,其上濃密的枝葉正微微震顫,似乎之前的聲音,正是由這顆巨樹發出來的!


第二章 虛彌神境


「大、大樹說、說話了?!」呂涼顫抖著仰望著,怎麼感覺,聲音都是從身後的大樹裡傳來的。

「咦,這次怎麼進來的是個凡人小娃娃?嘖嘖,這可有意思了!」只見從大樹裡走出一個獨眼巨人,足有三丈高,此刻正好奇地打量著呂涼。

「妖怪?仙人?模樣好、好可怕!」呂涼立刻反應了過來,想起平日裡大人們見面的樣子,連忙拱手見禮到:「神仙前輩,我叫呂涼,不知怎麼來到此處,還請神仙發發慈悲送我回家。」

「小子,你以為這裡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啊?你知道有多少人想進都進不來呢!虛彌神境每兩千年現世一次,只要有第一個人進入,神境就會自動封閉,除了進來的這個人,其他人誰也找不到!就算你現在不想要了,別人也進不來了!」巨人的語氣中帶著無奈,「而且主人的傳承都給你了,除非你死了,五行珠和《軒轅訣》才能重新回到這裡,同時神境也會隨之消失。再過個幾百年,沒準出現在另一個地方,等待下一個有緣人。」

「可是,父親不知道我在這裡,會急死的!」呂涼是又怕又急啊,這要是回不去了,家裡不得急死啊!可是萬一面前這位一個不高興,拍死自己那不是一眨眼的事兒啊!

「想出去可以,不過以你現在的情況是出不去的。想出去就要和神境建立心神聯繫,建立的方法就是試練塔第五層有個石碑,你煉化它就可以了。當然,等你夠實力能到那裡再說。」巨人不緊不慢地說著,「虛彌神境中的時間流速相當於界外的一半,也就是說,你在這裡呆十年,外面不過才五年。加上你有五行珠輔助,修煉如果夠速度的話,外面實際的時間也不會過太久。」

父親不讓自己修仙,可是不修仙就見不到父親……呂涼略一琢磨,就有了計議,當下抱拳一拜道:「我修煉!請神仙大人教我!」

「別神仙了,我也就是一個神境之靈,要叫就叫前輩吧。既然你想明白了,那我也指點你下吧。」見呂涼踏實了,巨人也挺高興,「這裡是主人創造的獨立空間,稱為虛彌神境。修仙是需要吸納天地元氣為己用的,而元氣的濃度決定了元氣的品質。像神境裡的元氣濃度,那是天界品質的存在了,你所在的人界是遠無法和這裡比的。」

「就人族來說,從凡人開始,歷經練氣、築基、金丹、嬰變至返虛乃有所成,返虛圓滿則渡劫,成則為天仙,敗則身死。你還需要知道的是,每個階段都有四個層級,分別為初期、中期、後期、大圓滿,每個階段大圓滿後方可有希望晉陞下一階段。」神境之靈看了看呂涼,口氣放緩道,「不是所有人都能修仙,修仙的基本條件就是具備靈根或特殊體質。天地間靈根最常見的是金、木、水、火、土這五種靈根,還有一些異靈根或多靈根。至於擁有特殊體質的人則很是稀少,那基本都是天才般的存在了。」

「《軒轅訣》內含有『軒轅心法』,乃主人親自創出,此心法也可以孕育強大的神魂,還可隱藏修為氣息,可謂是世間功法中頂級的存在!」提到主人,神境之靈的語氣變得前所未有的嚴肅。

「前輩,你提到的主人是誰?現在又在哪裡呢?達到什麼境界了?」呂涼對這個傳說中的人物也很是好奇。

「主人是這虛彌神境的創造者,至於境界,已經不是你目前能知道的了,你只要知道,天仙層次的存在,在我主人面前也如雞狗就可以了。」神境之靈充滿傲氣地說著,但隨即眼神轉黯,似乎自語道:「只是在萬年前,主人去了鬼界的暝煌國度後就不知所蹤,他似乎知道自己短時間回不來,就將自己的衣缽留在這裡,等待有緣人來傳承了。」

「還是說說你的修煉吧,《軒轅訣》應該已經印在你魂魄中了,你可根據內容從入門開始參悟修煉,平時有不懂的可以問我。你每到一個階段的中期和大圓滿,都可以選一件對應等級的法寶。」接著,神境之靈一揮手,一把長劍出現在呂涼面前,同時在大樹三丈之外也多了一間屋舍,「這把煉氣期的劍送你,供你修習劍法之用。至於屋舍,便是你今後居住的地方。」

「我先給你介紹下這裡的環境,我們現在的位置是神境中央。從這裡往東通向試煉塔,塔高十層,裡面都是主人煉製的傀儡,越往上難度越高。試練塔門上有個圓盤,去的時候把手放上,圓盤能自動檢查你的修煉等階。這樣,你在塔裡遇到的傀儡等級就是正好適合你這個階段的。」

「往西走,你能到達異寶殿,那裡都是主人這麼多年來收藏的法寶或奇物,將來你闖過試練塔的獎勵就從這裡挑。至於其它法寶,等你有幸成為主人的親傳弟子,才能歸你所有。」

「往北走是丹房,你一沒靈草,二不會煉,現在是不用想著去的。好了,去你的住處看看吧。」神境之靈說完就往樹裡走去。

「前輩,那南路通向哪裡?」十二歲的年齡正是好奇地時候,呂涼也不例外。

神境之靈本來已經快要進到樹裡的身軀突然一震,隨即嚴肅地看著呂涼說道:「南方是禁忌之地,也是大機遇之地,在不確定自己是不是有緣分之前,你還是別想著去了!」

「父親找不到我肯定很著急!我一定盡快學成回去!」這一刻,呂涼心中無比堅定,那個只知道玩耍闖禍的孩子王似乎不見了,只剩下神境中這個思念家鄉親人的修煉者。

自此,呂涼開始了自己的修煉生涯,首先要做的自然還是先看看《軒轅訣》。

《軒轅訣》由兩部分組成,前半部分是軒轅心法,後半部分是軒轅劍法。從神境之靈那裡已經得知,神境的元氣品質極高,靠心法口訣吸納並煉化天地元氣為己用,可以辟榖不食,所以呂涼把所有時間都用來修煉,有不懂的就找神境之靈詢問。也許是因為心智堅定,配合具有先天優勢的五行體質,僅僅三天,呂涼就跨入了練氣門檻。

開始入門的感覺很奇妙,當頭腦中浮現軒轅心法時,呂涼突然感到有一股近乎實質的氣息湧入身體。三天後,在自己的小腹形成了一片氣海,自己的意識也彷彿慢慢地延伸壯大。

同時,頭腦中一片清明,自己的魂魄似乎慢慢開始實質化了!最令呂涼吃驚的是,自己的視力變得越來越好,或者說還有些詭異,因為不但能看得很遠,甚至在不轉頭的時候,都能看到自己身後方的情形!按神境之靈的說法,這是他神魂初成,已經產生了神識。

在虛彌神境中的這些日子,呂涼也逐漸熟悉了這裡的環境和氣候。神境裡也是有白天和黑夜的,唯一不同的就是冷熱差別極大,白天很暖和,黑夜天寒地凍。

除了神境之靈外,這裡還有不少的法寶之靈,畢竟無夢天尊是屬於需要仰視的存在,他的法寶品質本身就高,加上這裡的天地靈氣,有不少已經產生了靈智。當然,低端的法寶是產生不了靈智的,這裡的法寶之靈基本都是嬰變期以上的法寶。其中有幾個性子比較好的,呂涼已經和他們混熟了。

呂涼雖只有十二歲,但經過兩個月的修煉,且對於父親的記掛,已經讓他的心智遠超同齡的普通人了。在神境的這段日子,通過向各位法寶之靈請教,他也逐漸瞭解了以前根本不知道的修仙世界。

修仙者的壽命是很長久的,且每提升一個階段,壽命會大幅提升。煉氣期的修仙者最長壽二百載,築基期的壽五百載,金丹期的壽一千載,嬰變期的壽兩千載,返虛期的壽五千載,真正渡劫成了天仙,壽至少也是萬載。據說當修仙到達更高的級別,不老不敢說,但長生不死卻是很可能的!

從金丹期開始,修仙者的容貌基本就不會變化了。所以一個修仙者實力的強弱,絕對不是從面相上看出來,一個看起來青年模樣的修仙者,都可能是天仙老祖一般的存在。

每個階段,越到後面,修煉提升的難度就越大。從金丹期開始,就是各個門派重點培養的階段了。因為一般的門派別說天仙老祖了,就是返虛的有沒有都不一定。所以門派裡一旦到了金丹期,地位就立刻變得不一樣了,如果能到嬰變期或返虛期,那就是門派內上位者一般的存在了。

呂涼來到這裡後,一共認識了三個法寶之靈,一個叫天穹子的老爺爺,一個叫飛靈童子,還一個叫青瓷仙子,性格都不錯,沒幾天就和他們熟了,很多信息也是和他們請教得來的。不過即使如此,呂涼也不知道他們的本體是什麼法寶,「等緣分到了,你自然知道。」每次呂涼想探問下,就得到這樣的回答。

修煉了兩個多月後的一天,一股清新的淡紫色氣息突然從呂涼頭頂冒出,在身體四周發散開來。「看來練氣前期已經穩固了,好像光靠心法已經不能再往前了,總感覺有個瓶頸衝不開,還是去問問幾位前輩吧。《軒轅訣》真不錯,就是太難了點。唉,我還得努力!」

《軒轅訣》中的軒轅心法共十層,越往上修煉難度也越高。按神境之靈所說,呂涼是主人創造神境以來,第三位進來的。之前那兩位在身死道消之前,都沒有將《軒轅訣》修煉至大成,自然無法繼承主人的衣缽。其中境界最高的是第二位,心法修到了第八層,劍法修到了第七層,不過後來和人爭鬥,不幸敗亡。

軒轅心法十層分別為:煉氣境、氣凝境、築基境、基凝境、金丹境、丹凝境、嬰變境、嬰凝境、返虛境、虛凝境。據說達到虛凝境者,渡劫成功率能提高五成!

《軒轅劍法》也是十式,分別為:一字式、風閃式、鍛水式、雷光式、出雲式、裂海式、斬龍式、誅仙式、無影式、輪迴式。此套劍法大成,天仙以下難有敵手!

「呵呵,我只能告訴你,主人的傀儡之道博大精深,所造之傀儡,無論等級,皆有靈智。所以你只需把他們當成和你一樣的對手就可以了。」青瓷仙子似乎有些猶豫,又補充道「對了,如果不小心敗了,也不要灰心,你的時間還很長。」


第三章 魔魂覺醒


在這兩個多月裡,呂涼的心法已達煉氣境,但只能算起步,還不穩固,劍法屬於有個一字式的皮毛。

呂涼走出屋門,逕直來到大樹前,恭敬地拱手拜道:「小子又來冒昧打擾神境前輩了,修煉遇到了些問題,還請前輩指點。」

話音剛落,就從樹上飄下來一個女子,正是青瓷仙子。這三個法寶之靈前輩,呂涼最喜歡親近的也正是這位仙子。每次和仙子說話,呂涼都有一種異樣的感覺,就像一個孩子想找母親說說心裡話一樣,曾經刻意壓制的對母親的思念,經常不經意的流露出來。青瓷仙子也彷彿能看穿呂涼的內心,待他就如弟弟一般的好。

「前輩姐姐!」每次呂涼看到青瓷仙子,都是叫一聲,然後憨傻地笑著。

「弟弟已經前期穩固了啊,還挺快的嘛?今天過來是不是遇到什麼問題了?」仙子眸子裡閃動著讚許的溫柔,「老爺子和飛靈現在都在修煉,神境之靈又去南邊了,有什麼問題姐姐給你解答。」

「嗯,謝謝前輩姐姐。我目前煉氣前期穩固,但是再往下總感覺有個瓶頸衝不開,還望姐姐指點。」

「呵呵,修煉者遇到瓶頸是很正常的事情,想要突破瓶頸,最好的辦法就是服用破障丹或是在戰鬥中有所感悟。你沒有丹藥,可以去東邊的試練塔走走。」仙子溫柔地看著呂涼,又囑咐道:「其實真正的感悟突破,生死之戰的效果最好,不過你現在這個階段倒是沒必要,重要的還是先適應和培養戰鬥的感覺。」

「嗯,我也是想去東邊看看,不過前輩姐姐能不能和我透露下東邊傀儡的基本情形呢?」呂涼覺得知己知彼才能更有把握。

拜別青瓷仙子,呂涼踏上了去東方試練塔的道路。「這是第一次!第一次我以修仙者的身份戰鬥!怎麼我也能和第一個傀儡斗幾招吧!」站在東方的試練塔前,呂涼緊緊地握了握拳頭,觸摸塔門上的圓盤後,在一縷白光的包裹下,便進入了試練塔第一層。

很寬敞的大廳,也很空曠,唯一映入眼簾的是場地中央趴著一條正在睡覺的狼。呂涼進來後,它連眼皮也沒抬一下!

「這位前輩,小子呂涼,是來試練的。請問前輩如何稱呼。另外怎麼開始試練啊?」呂涼明白,自己在這裡的實力那是絕對倒數的,姿態一定得放的夠低。

「呵呵,原來你是那第三個進來的有緣人啊!煉氣前期,心法第一層還沒圓滿,估計劍法也就學了個皮毛吧。」狼型傀儡依舊趴在地上,「我是主人創造的試練塔第一層守護戰狼,本來應該是打敗我才能去下一層。不過,你試著來攻擊我吧,如果能讓我挪動地方,就算你過關。」

呂涼愣了愣,半天沒回過神兒來。自己沒聽錯吧?這就能過關?不過呂涼也不含糊,急切的回家心情已經讓他沒有了選擇的餘地。

劍出鞘,呂涼運起心法,同時盡全力施展一字式,直接劈向戰狼。

「這股勁頭不錯,可惜實力還差的很遠。」戰狼搖了搖頭,又閉上了眼睛。

「啪!」一聲響,只見戰狼地方都沒動一下,可呂涼手中的劍已經崩飛,人也連著翻了三個跟頭才一臉驚詫地坐在地上。

「弱的不成樣子,回去練個十幾年再來吧。」戰狼說完就繼續打盹了。

呂涼傻了,心中的那一點點自信蕩然無存。「這、這就是我的實力?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還要練個十幾年?第一層就這麼強,是我太弱了麼?是的,我、我終究只是個十二歲的孩子……」好像支撐信念的最後一根稻草被拿走,呂涼的心瞬間有了碎裂的感覺。

眼淚!自打七歲被父親打了後,發誓不再流下的眼淚,如決堤的瀑布一般,無法控制地宣洩而下。

呂涼不知道自己怎麼回到住處的,躺在床上,他第一次想睡覺了。自從進入虛彌神境,為了早日回家見到父親,呂涼除了修煉就是修煉,唯一不修煉的時候就是去尋求前輩們的指點,一直不眠不休就是為了早日修煉有成,可事實卻是如此無情!

這一刻,回家的希望變成了奢望,呂涼覺得面前似乎有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擋在身前,任憑他如何攀爬也絕不可能過去。第一次,呂涼在虛彌神境中睡著了,不知不覺,兩行清淚順著眼角流下,「爹,我怎麼辦……」

屋外的大樹旁,此刻站著四個身影,其中一個溫柔的女聲,略帶傷感的喃喃輕語:「他畢竟只是個孩子,之前還是凡人!以前那兩個,哪個進來的時候不是金丹以上。」

另一個垂垂老矣的聲音也歎息著:「唉,可憐的娃娃,我就是因為想到了這個結果,才故意避著不見的。」

「我、我能不能把本體借給他先用用啊,就他用的那把破銅爛鐵,怎麼可能把那近乎築基期水準的小狼打趴下啊!」其中最小的身影心有不甘地嘟囔著。

「別想!我也可憐他,可這是主人定下的規矩,我們不可以提點修煉者的!雖然我沒說試練塔入門最低也是煉氣後期水準,但如果這樣他就放棄,那也沒資格當主人的衣缽傳人!」最高的身影有些無奈,隨即將目光飄向南方,「只有那邊的前輩,不在主人的限制內,不過想得到她的承認,呵呵,估計比成為天仙都難吧!」

……………………………………

呂涼是真的倦了,累了,臉上掛著淚痕,卻睡得很沉。

「就這麼算了嗎?你不想回家見父親了嗎?還有母親的音訊,難道就這麼放棄了?」一個突兀的聲音在呂涼的識海裡迴盪,有種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覺。

呂涼一驚,拚命想睜開眼,可眼皮彷彿重逾千斤,怎麼也抬不起來。

「別費勁睜眼了,有那功夫不如靜下來好好感受下我的存在。」這個聲音繼續說,「我可以幫你解決這些困擾你的問題。」

呂涼真的靜下來了,這個聲音彷彿有一種神奇的力量,瞬間就讓他有一種溫暖的感覺,最重要的是,似乎他的心底在渴望著什麼。就像一顆種子,在等待讓他發芽的那一滴水。

他想起來了,這個聲音真的和自己的聲音好像,或者說根本就是一樣,連抑揚頓挫的語氣都相同!

「看來你終於肯靜下心來聽我說話了。長話短說,封印的力量太強,我積攢了五百年的魔氣,也只是在你剛才心智瀕臨崩潰時才藉機溢出這一道魂念。如果你想知道那些困擾你的事情,就在黑夜降臨的時候去南邊吧。我能感覺到,能幫助你的人就在那裡!」隨即,這個聲音又笑了,似乎有些如釋重負,「這道魂念馬上要消散了,我暫時又要陷入昏迷了。消散時,我會把一些原本你應該擁有的東西給你。努力吧,不要輕言放棄,你還不瞭解自己!」

呂涼猛然間睜開了眼睛,「是夢嗎?不對,這種感覺……」

呂涼感覺到,自己的氣海彷彿有些不一樣了。他連忙集中神識查看氣海,發現原本五光十色的五行珠外面有著一絲若有若無的黑氣。與此同時,原本卡在煉氣中期前的瓶頸突然有了突破跡象,身體裡原本穩定的元氣也開始變得狂亂。

「這是……?不行,必須衝擊煉氣中期了!要不感覺身體要爆掉了!」呂涼的冷汗立刻下來了,趕緊盤膝坐好,開始運轉心法口訣。

與此同時,一股劍意不知何時湧上心頭,呂涼頓時有所明悟:「一字一字,劍唯一,一為劍,心、劍、神歸一!原來之前我只為練劍而揮劍,終不知以心為引,神為念,劍隨意動,才是劍道之根本!原來如此!」

一種前所未有的空明感襲遍全身,呂涼雙手極其自然地從身體兩側抬起,同時兩道陰寒的劍氣浮現而出,於頭頂處合為一道劍光。呂涼順勢往前一劈,「轟」、「轟」兩聲巨響,其所住的這間屋舍瞬間爆裂開來。

「這是!劍意!是那孩子嗎?明明道心都快破碎了,怎麼反而能夠突破了!」神境之靈一臉的震驚莫名,隨即眼前一亮,「前面兩個有緣人,從沒有在第一式就悟出劍意的!一般能悟出劍氣就已經很不錯了!」

「呵呵,我就覺得我這個弟弟不簡單!我剛才還琢磨明日怎麼開導於他,看來是不用了。」青瓷仙子的美目中光華流轉。

「這麼快就一字式大成了!看,他正在繼續突破,這方天地的元氣正在不停地湧入他的吸收範圍!不是吧,這是煉氣前期突破到中期的樣子嗎?就算突破到築基,也沒這麼渾厚的元氣吧?」飛靈童子一臉喜色。

「不過你們發現沒有,好像有點不對!這孩子吸收元氣的感覺有些不一樣,怎麼還有一股魔氣纏繞其中呢?」天穹老爺爺皺著眉頭嘟囔著。

此時的呂涼,感覺天地間的元氣不斷湧入身體,卡在煉氣中期前的瓶頸不知何時已經突破完畢,但呂涼停不下來,他知道,如果此時停了,這洶湧的元氣必定直接把他給撐爆了!

呂涼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斷地把湧進身體的元氣煉化為自身的元氣。而且他發現,氣海中的五行珠邊上,此刻出現了一個塊黑色的結晶,結晶邊上纏繞著絲絲黑氣。這種黑氣,給呂涼一種興奮和暢爽的感覺,「我能衝破瓶頸,應該是這股黑氣的功勞。是剛才那個什麼魂念給我的嗎?」

一個時辰後,呂涼身體周圍的元氣逐漸轉淡,隨後慢慢消散,天地間的一切又恢復了正常。

「煉氣後期?!」呂涼一檢查立刻嚇了一大跳,怎麼不小心直接連升兩級了!仔細檢查了下,還是發現了不小的變化。

首先是氣海變得更加渾厚了,記得煉氣前期的時候,氣海還是比較稀薄的,現在比那時候不知厚重了多少倍。

還有那一小塊黑色結晶,裡面散發出來的氣息,讓呂涼有一種久違的親切感。

最後是神魂,呂涼覺得他的神識比之前更強大了。以前他走出住處,只能看到大樹,現在居然清晰地看到大樹下站著的四個身影,以及他們臉上的各種錯愕表情,清晰無比!

當然,還有一件呂涼很在意的事情,他的識海裡突然出現了一個緩慢轉動的金色小球。小球表面有著複雜的青銅古紋,隱隱的上面有個「封」字。

「這個球是什麼時候進入我識海的?不對啊,當時我記得天尊前輩就給了我一個五行珠和一本《軒轅訣》,明明之前沒有的!」呂涼有點摸不清這球的來歷,「肯定是我突破後出現的!對了,那個聲音……」

呂涼忘不了那個聲音對他說的話!母親!這個讓他無數次魂牽夢繫的稱呼,這個讓他無數次夢迴仙遊的期盼,這個讓他無數次無聲哭泣的奢望!他放不下,真的放不下!回家見爹重要,娘的信息呢?似乎更重要吧!

這一刻,呂涼對母親的渴望和思念達到了頂峰。是了,我不要再等了!我要知道真相,我要我的母親!

突然,呂涼不可抑制地想要揮劍,心裡有一股莫名的劍意上湧,彷彿讓他劈開那混沌迷霧,找到自己最思念的母親!

他動了,無聲無息,一股凜冽的劍意籠罩在他身體四周,很快,在他的頭頂上方出現了一柄巨劍虛影。一股超越十幾歲年齡的滄桑之感湧上心頭,一個奇怪的問題出現在腦海:「我,究竟是誰?」

………………………………

虛彌神境的最南方,沒有任何建築,如果有人來這裡,只會看到一個巨大的衣冠塚。片刻後,塚外出現一名黑衣男子,此人一頭漆黑的亂髮,深邃的眼光似乎可以穿越時空,滿臉儘是頹廢且不屑一顧的樣子。他邊上飛著一隻黑色的小貓,正懶懶地打著瞌睡。

在呂涼散發出強大劍意的時候,男子和黑貓同時一震,彼此對視一眼,瞬間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他倆就出現在了大樹所在的位置。

「二位前輩!」樹下那四道身影同時躬身施禮,黑衣男子一擺手,眼中神光爆射,直直地盯著不遠處正在突破的呂涼。

「果然是前幾日進來的那個人族小子!竟然有玄黎一族的氣息!雖然很微弱!咦?這個感覺……哈哈哈!是他!」黑色的小貓似乎很激動,渾身散發出濃濃的黑氣。

「被封印了嗎?可憐的孩子!是她的後輩嗎?看樣子已經感應到我們了,應該是會找過來的。見到他,緋舞應該會很開心吧。」黑衣男子呆呆地沉吟著,那亙古不化的面容似乎露出了瞬間的笑意。

呂涼感覺到,南邊來人了!似乎是2個,不過氣息好奇怪,和那邊的神靈前輩們都不一樣。他們就是我要找的人嗎?他們能讓我找到母親嗎?

「妖孽啊!連心劍式都無師自通了!我、我感覺我的本體和他產生了共鳴,看來注定我和他有隨屬之緣!主人在時和我等說過,緣之所至,可往矣!」飛靈童子化為一道流光飛向呂涼。

呂涼看到童子過來,正要拱手施禮,不料眼前的童子先行一步跪拜,同時恭敬的說道:「天尊主人曾言,我等法寶如遇有緣人,可認主被其煉化。方纔你散發出心劍劍意,我本體產生共鳴。飛靈願意認你為主,從此隨你披荊斬棘,扶道衛正!」說罷,只見一柄銀色軟劍從西邊破空而來,飛靈童子搖身一晃,融入其中。隨即,軟劍漂浮在呂涼面前,散發出耀眼的銀光。

「這、這法寶散發的氣息好強大!」呂涼可以感覺到劍身上散發的濃濃劍意,「可我怎麼讓你認主啊?我、我沒做過……」

此時,青瓷仙子也過來了,聞言撲哧笑道:「傻弟弟,很簡單。你只需將神識注入此劍,與之心神相連即可,當此劍附著你的神識,就算認主成功了!飛靈可是嬰變期法寶哦,你現在的修為不足以發揮他的全部實力,隨著你修為的提升,威力才會更大。和你同級的修煉者當中,你憑此劍配合你的劍招劍意,也足可作為頂尖的存在了!」

呂涼聞言大喜,很快便將飛靈神劍煉化為自己的法寶。感受著飛靈散發的強大氣息,一股豪氣湧上呂涼心頭,「是了,我不會比任何人差!父親,請保佑我找到母親的下落,只要母親在世,不管再難,我也要讓咱們一家三口團聚!」

接著,呂涼如離弦的箭,飛速衝向南邊,那裡,有解開他身世之謎的鑰匙!


第四章 玄魔刻印


很快,呂涼便飛入了南邊的區域。剛一進入,一種完全不同於其它地區的氣息就蔓延開來,「好像不是元氣,但又有元氣的效果,我好像並不排斥。對了,和體內那個黑色結晶內的氣息一樣。」呂涼邊飛行邊想著,心意一動,傳音給飛靈童子到:「飛靈,這裡的氣息怎麼如此怪異?」

自打剛才飛靈神劍認主成功後,飛靈童子就死活不讓呂涼叫前輩了,呂涼沒轍,也規定他不能叫自己主人,所以平時直接稱呼名字就好。由於已經和自己建立了心神聯繫,所以呂涼並不需要開口,只在識海中傳音,就可以和飛靈進行溝通了。

「這裡不是元氣,而是魔氣!天地間各族修煉都是需要靈氣的,靈氣也分好幾種,比如人族修煉靠元氣,妖族修煉靠妖氣,這個魔氣是供魔族修煉的。各種族之間的修煉靈氣一般都是不能互通的,當然,一些有特別功法的邪修有可能吸收兩種靈氣。」飛靈童子畢竟是在這裡時間久了,也是知道這邊情況的,「在這邊的,是魔族的幾位前輩。我們法寶之靈也沒來過,只有神境之靈和這邊倒是挺熟的」

南邊的路真的很長,比之前呂涼去過的東邊長太多了。在飛了約半個時辰,呂涼也到了南邊的盡頭,那裡,有一人一貓正等著他。

「你終於來了。兩個多月前你剛進來的時候,我也沒想到你和我們居然還有緣分。」黑衣男子眼神灼灼地打量著呂涼。

此時的呂涼,則完全沒有注意到黑衣男子的話,他被眼前的衣冠塚吸引了!

親切!熟悉!看著那個巨大的衣冠塚,呂涼從心底裡產生出一種溫暖的感覺,就像一個漂泊在外的孤兒,終於找到了家的感覺。

片刻的失神後,呂涼振奮精神仔細地看了看眼前的一人一貓。眼前的男子渾身散發著肉眼可見的黑色魔氣,這個呂涼曾經瞭解過,一些實力強大的人,因為元氣太過渾厚,如果不刻意隱藏,元氣會形成實質化的樣子在身體周圍盤旋。眼前這位應該是魔氣渾厚,估計也是一位大能。

邊上的黑貓,從始至終眼睛就沒離開過呂涼,當呂涼和它四目相對時,只覺得頭腦中有一道閃電劃過!

「我、我見過你!以前我肯定見過你!對了,很小的時候在夢裡!很黑的地方,父親抱著我,你在前面,邊上好像還有個人,不過我記不清了!雖然後來就再也沒夢到過了,但我還記得你的眼睛,一模一樣!」呂涼吃驚地指著黑貓,但隨即發覺,原本識海裡緩慢轉動的「封」字小球,突然加快了轉速,緊接著一種頭疼欲裂的感覺使他不得不放棄了繼續思考,只能拚命集中精力來抑制小球的轉動。

就在呂涼痛苦抵抗的時候,黑衣男子出手了。一揮手臂,一道肉眼可見的黑色魔氣,直接觸碰到了呂涼的神魂。呂涼一驚,下意識的就要抵抗這股魔氣。開玩笑!神魂是修仙者最重要的領域,被破壞輕則變成傻子,重了直接魂飛魄散,這個是他修仙開始就知道的基本常識。

「別抵抗,這是幫助你抵抗玄魔刻印的真魔之氣,試著接納轉化它,讓它幫你抑制轉動。」神魂中傳來黑衣男子的聲音。

呂涼心頭一鬆,黑衣男子的話讓他有一種說不出的安心感,瞬間便放棄了對黑色魔氣的抵抗,任由它進入自己的神魂,包裹在小球的外表。

在魔氣包裹小球的瞬間,呂涼可以明顯地感覺到,小球轉速變慢了,甚至比之前正常的速度還慢,頭自然也不疼了。「謝謝前輩出手相救!」輕鬆下來的呂涼對眼前的黑衣人充滿了感激。

「我的真魔之氣,也只能暫時緩解玄魔刻印的封印力量,如果想將其解除,還需要你和我配合。」黑衣男子依舊是亙古不化的面容:「裡面封印著你的另一部分魂魄。此魂魄目前正處於昏迷階段,你需要讓其覺醒,我和他內外合力才能破除封印。」

「玄魔刻印?那是什麼東西?為什麼會在我的神魂裡?以前怎麼沒有發現?」呂涼的疑問太多了,多到不知道從哪裡下手,索性把現在想到的疑問一股腦都問出來。

當然,在疑問的同時,他的頭腦中閃過一絲自己都不願相信的情形:父親,和這個玄魔刻印有關係嗎?不可能!父親是個普通人,平時就是個教書先生,他也反對我修仙,不可能和父親有關!可是,父親為什麼不讓我修仙呢?還有那個夢,是真的嗎?還是代表著什麼……

不敢再往下想了,他怕,怕一直相依為命的父親突然變得陌生,這是從小沒有母親的呂涼無法接受的!

「你的玄魔刻印只能是在你進入虛彌神境前就有的,之前你察覺不到,是因為你是凡人!而你一旦開始修煉,隨著你修為的提升,神識逐漸壯大,不可避免地會發現這個封印。」一直盯著呂涼的黑貓說話了:「玄魔刻印,人族封魔至寶,可對任何強大的魔魂進行封印。魔族一旦被其封印,魔體迅速衰弱,魔氣大幅下降,甚至等同廢人一般。除非有特殊解除封印的手段及法寶,否則就是魔魂永世被禁錮,這輩子修為也別想精進多少了!」

「玄魔刻印裡可能有著令你無法接受的身世秘密,如果解開,也許你將不再是現在的自己,你可想好?」黑衣男子的語氣前所未有的嚴肅。

沒有絲毫猶豫,呂涼一字一頓的鄭重答道:「請前輩教我封印內魂魄覺醒的方法,我必須要解開!我母親的下落很可能就落在這個魂魄的身上!我有感覺,我是他,他也是我!我相信,即使他得到解放,我呂涼依舊是呂涼!是那個青螺鎮四季村依著父親、盼著母親的呂涼!」

「好!不愧是玄黎一族的孩子!你現在不用探究你的身世,我會傳你一套魔族功法,讓你慢慢削弱玄魔刻印的封印之力。待你另一部分魂魄覺醒之日,就是我出手打破封印之時!」說罷,黑衣男子手一揮,一本散發著古樸氣息的殘捲飛到了呂涼面前。

「這是《天魔淬體神法》的前部和中部,共十二層,在我得到它的時候,後部就不知所蹤了。此乃魔族頂級魂體修煉功法,既可孕育強大魔魂,也可淬煉金剛魔體,還有隱藏魔族氣息的功效。你至少得把此神法煉至第二層,才有可能承受住破除封印時那種神魂破碎的痛苦!」黑衣男子眼中精光爆閃,繼續說道:「魔族和妖族在氣之一道不如人族,但在煉體一道比人族不知高了幾個層次。魔族修士雖少於人族,但各個以一當十,靠的就是強橫的煉體術!以你現在的水平,努力把此法煉至第三層還是問題不大的,那時金丹期以下的法寶根本無法傷你!可惜沒有後部,如果能到十八層,恐怕就是天界大能,也無法輕易在近戰傷你。」

「你應該已經發現了,你氣海中有個結晶,雖然不大,但也開始凝結了,那個就是魔核。人族有氣海,魔族為魔核。人族金丹期氣海凝結成金丹,魔族魔靈期魔核結成魔丹。你能在這個階段就凝聚出魔核,雖不完整,但也難能可貴了!」提到這裡,黑衣男子眼中也難得地露出了讚許之色。

又向黑衣男子請教了一些煉體方面的問題後,呂涼便離去了。等回到住處,原本散落滿地的房屋殘骸已經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嶄新的屋舍。

屋舍門外,有一高一矮兩道身影並排而立。呂涼定睛一看,其中高個的是神境之靈,矮個的是一位從沒見過的老爺爺。

「莫非是新出現的法寶之靈?」呂涼心思一動,躬身拜道:「二位前輩,晚輩呂涼回來了!謝神境前輩屋舍再造之恩。還有,請問這位前輩是?」

這位陌生的老爺爺彷彿沒有聽到問話,只是盯著呂涼沉默不語,好像在感受著什麼。過了片刻,他抬手一指,一道金光射出,至呂涼面前停下,化為一個綠色卷軸和一個小布袋。隨後,這位老爺爺便消失了。

「這位前輩是不是對我不滿意啊?」呂涼摸了摸鼻子,有點忐忑地問神境之靈。

「不滿意?傻小子,他這是滿意到家了好不好?前面兩個有緣人,這老傢伙連理都不理!他就是北邊丹房的主人,藥王!天地間靈草沒有他不認識的,丹藥沒有他不會練的!之前那兩個有緣人,藥王連理都沒理過!你這邊是藥王主動跑來的好不好,居然還給你百草圖和靈草袋,除了主人和那位主人故舊,就對你最好了!」神境之靈對於呂涼的不知好歹氣得直翻白眼。

「哦?那是我誤會了,晚輩何德何能讓藥王前輩如此大禮相贈呢?」有句話叫無功不受祿,弄不明白前,呂涼心裡可不踏實。

「你不用擔心什麼。藥王過來幫你,肯定是看在魔族那位前輩的份上。」神境之靈感歎著,隨即,目光已飄向南方那座巨大的衣冠塚。

………………………………

衣冠塚內,並排擺放著三把散發著古樸氣息的木質座椅,其上居然坐著三名一模一樣的絕美黑袍女子。

黑衣男子此時恭敬地立在中間那位女子身邊,似乎低聲訴說這什麼,黑貓則已經被女子抱在懷裡,瞇著眼睛,看起來十分享受的樣子。

「果然是那個孩子嗎?讓他來吧,即便捨棄我一縷分魂,也絕不能讓我玄黎族人,承受著魔魂封禁之苦!」黑袍女子的語氣舒緩動聽,卻透著不容置疑的堅決,隨即將目光轉向身邊黑衣男子,柔聲道,「只是,又要辛苦你了。」

此時的黑衣男子,早已跪在女子身前,低著頭,身體微微顫抖,半晌才悲沉地吐出幾個字:「緋舞,對不起……」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