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2018暑期特價
新版玄幻徵文
fb臉書
google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伏天氏01
淨無痕
2018/7/25發行
伏天氏02
淨無痕
2018/7/25發行
異常生物見聞錄03
遠瞳
2018/7/25發行
全職鬼皇05
浮兮
2018/7/25發行
不朽戰魂06
拓跋流雲
2018/7/25發行
不死神凰16
寫字板
2018/7/25發行
懶神附體24
君不見
2018/7/25發行
天道圖書館68
情痴小和尚
2018/7/25發行
最強紈褲89
夏日易冷
2018/7/25發行
無敵煉藥師17
憤怒的薩爾
2018/7/27發行
仙武都市20
月藏鋒
2018/7/27發行
超神機械師27
齊佩甲
2018/7/27發行
仙帝歸來35
風無極光
2018/7/27發行
修真聊天群35
聖騎士的傳說
2018/7/27發行
不死道祖42
仙子饒命
2018/7/27發行
天界戰神56
笑南風
2018/7/27發行
妙醫鴻途61
煙斗老哥
2018/7/27發行
終極戰兵83
梁七少
2018/7/27發行
武魂養成手冊06
浮兮
2018/8/1發行
超級領主07
隱為者
2018/8/1發行
聖武星辰09
亂世狂刀01
2018/8/1發行
末日戰神18 完結
北極熊
2018/8/1發行
九極戰神20
少爺不太冷
2018/8/1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43
匣中藏劍
2018/8/1發行
完美神醫48
步行天下
2018/8/1發行
極品玄醫61
鐵沙
2018/8/1發行
修煉狂潮68
傅嘯塵
2018/8/1發行
伏天氏03
淨無痕
2018/8/3發行
異常生物見聞錄04
遠瞳
2018/8/3發行
全職鬼皇06
浮兮
2018/8/3發行
不朽戰魂07
拓跋流雲
2018/8/3發行
不死神凰17
寫字板
2018/8/3發行
凌天神帝32
君天帝
2018/8/3發行
修真聊天群36
聖騎士的傳說
2018/8/3發行
天道圖書館69
情痴小和尚
2018/8/3發行
最強紈褲90
夏日易冷
2018/8/3發行
武魂養成手冊07
浮兮
2018/8/8發行
無敵煉藥師18
憤怒的薩爾
2018/8/8發行
仙武都市21
月藏鋒
2018/8/8發行
懶神附體25
君不見
2018/8/8發行
仙帝歸來36
風無極光2
018/8/8發行
完美神醫49
步行天下
2018/8/8發行
逆天劍皇79
半步滄桑
2018/8/8發行
終極戰兵84
梁七少
2018/8/8發行
至聖之路96
永恆之火
2018/8/8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縱橫歷史軍事新書《無才》作者:盧小熙 16
轉帖:縱橫都市小說《極品全能相師》作者:關東風 13
轉帖:起點都市異術超能新書《煉器大宗師的科技王國》作者:離火加農炮 12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全職法師》作者:亂 11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逆仙戰皇》作者:我是團長 10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神寵進化》作者:酒池醉 7
白 衫 盛 雪大大的「馭 劍 法 神」 一書被抄襲至起點中文網 5
求藍晶(血珊瑚)所有作品名 5
轉帖:縱橫奇幻小說《大夏王侯》作者:一夕煙雨 5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修真還行》作者:小伈 5
本週熱門留言
最近幾本還不錯看,推薦給書蟲們(呼喊潛水者) 77
求藍晶(血珊瑚)所有作品名 67
轉帖:起點科幻新書《神書》 作者:薪意 65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修真還行》作者:小伈 46
轉帖:縱橫都市小說《極品全能相師》作者:關東風 43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九天聖祖》作者:軒轅瘋狂 37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35
轉帖:創世靈異新書《大明道師 》 作者:蓮雪 34
轉帖:起點歷史小說《帝國吃相》作者:牧塵客 34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朱雀記》作者:貓膩 33

 
 暱稱:
 密碼: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大王饒命》作者:會說話的肘子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7/12/12 16:44 
.
https://book.qidian.com/info/1010191960
靈氣復甦的時代,寂靜生活碎掉了,彷彿雷霆貫穿長空,電光直射天心,雨沙沙地落下。
凡逆我們的終將死去,這就是法則。
……
這是一個呂樹依靠毒雞湯成為大魔王的故事。


大王饒命 1、廟會


時值2月,冬日裡的晚霞由西邊向整個世界蔓延,寂靜的紅色像是一層油畫的塗料,把所有行人身上都換了一種顏色。

來往過客都是笑容滿面的。

今天大年初三,正是逛廟會的好時候,洛城這個小城市,光是舉辦廟會的地方就有六七處之多。

「呂樹,我要吃糖葫蘆,夾核桃的那種,」一個小姑娘拉了拉身前那個少年的衣袖,小手已經指向路邊的糖葫蘆車,透過玻璃窗還能看到裡面的糖葫蘆晶瑩剔透。

小姑娘很小,大概也只有十歲左右的樣子,穿著白色乾淨的羽絨服一塵不染。

名叫呂樹的十七歲少年蛋疼的看向賣糖葫蘆的車子,然後嚥了一口口水對小姑娘說道:「呂小魚!咱們給你買羽絨服的時候就已經說好了的,想要買這件羽絨服,以後就得省吃儉用,不然我下學期上高三的學費都不夠了!」

「呂樹你變了!」呂小魚平靜說道。

呂樹臉當時就黑了:「你這是跟誰學的,少看點愛情肥皂劇行不行?!」

然後他又盤算了一下,還是歎了口氣走向賣糖葫蘆的老闆:「老闆,夾核桃的這種多少錢?」

「5塊,給妹妹買一串吧,」老闆笑呵呵的說道,他早就看出來這一大一小到底是誰想吃糖葫蘆了。

5塊……真特麼貴,呂樹從兜裡掏出來一張皺巴巴的10塊錢遞給老闆,然後老闆找了5塊錢給他。

糖葫蘆這就算是到手了,一串糖葫蘆有7顆夾著核桃的果子,呂樹遞給呂小魚的時候,呂小魚說道:「我吃5顆,給你留2顆!」

呂樹樂了,摸了摸呂小魚的腦袋:「留一顆就行。」

小姑娘這個年紀,個子也才長到呂樹的齊腰處,呂樹一伸手剛好能摸到她的腦袋。

「好,」呂小魚也不客氣,白淨的臉,紅色的嘴唇,讓呂小魚在冬天裡像是一個瓷娃娃。

這個時候旁邊走過去幾個年輕人,還在興高采烈的討論著新奇的事情:「你們看到昨天網上的那個新聞沒,說是一個老頭臨死前魂魄竟然能被人看到,結果這個新聞又是被秒刪了。」

呂樹眼巴巴的看著呂小魚吭哧吭哧的吃著糖葫蘆,一邊心裡嘀咕著,最近關於這種靈異事件的新聞真是越來越多了,前陣子還有小孩手裡冒藍光、大漢徒手舉起2000斤重物的新聞。

也不知道是假新聞還是怎麼的,這些人隨著新聞被刪除,也都銷聲匿跡了。

還有一些視頻,比如某人走到哪裡,哪裡的路燈就會忽明忽暗,看起來還怪唬人的。

還有一個是大媽忽然就憑空消失了的視頻。

還有一個是旁觀者的角度拍攝視頻,說在道觀看到有人在山頂吞吐雲霧。

比較一致的是,這些視頻最終都消失了。

呂樹看了看天色,他總覺得好像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卻不知道是什麼。

世上真的有那麼神奇的東西嗎?可總不至於自己活了17年,這些東西才慢慢出現吧?什麼情況?

總感覺生活好像要跑偏啊!

「走吧,看雜技去,」呂樹從兜裡掏出來門票看了一眼:「還有20分鐘,說是今年廟會專門請來的雜技團呢,有火焰表演。」

這個時候呂小魚已經吃完了6顆糖葫蘆,心滿意足的把糖葫蘆的簽子以及簽子上剩下的那顆糖葫蘆遞給呂樹:「好吃!」

「吃貨,」呂樹嘀咕道。

……

今年的雜技確實別出心裁,看起來還有點魔術的味道。廟會的主辦方搭起了巨大的舞台,下面人山人海的,呂樹這才感覺有了點年味。

這雜技一開始沒啥意思,就是頂大缸、耍飛刀之類的把戲。

然而到了最後一個壓軸的節目就有點不一樣了,就一個年輕小伙子上台表演,一開場全身上下就忽然燃起了火焰。

呂樹當時就驚了,我的天,這樣表演真的沒問題嗎?不會死嗎?

「呂樹呂樹,讓我騎你脖子上看,」呂小魚喊道。

呂樹無奈:「我舉不動你啊。」

呂樹看起來有點瘦削,臉色有點不正常的蒼白,這不是剛剛得了病,而是身體從小就虛,他也偷偷買過六味地黃丸吃了一陣子,結果好不容易下決心忍痛買的地黃丸,吃完也並沒有什麼明顯的效果。

還是很虛……

起碼這樣也算證明自己虛不是因為腎了,也算是一種安慰吧……呂樹是這樣安慰自己的。

呂樹帶著呂小魚往前擠,站的近了也就可以看清楚了。

也就在這時,台上的表演者火焰剎那間消無,竟像是收發隨心一般。

所以呂樹才覺得今年的廟會票價一張20塊錢絕對是值得了,又看雜技又看魔術啊!

台上的人一會兒身上帶著火焰,一會兒不帶,那火焰紅色中還夾雜著一絲藍色,非常絢爛。

在收尾時,那人手中的火焰忽然脫手而出,猶如彗星拖尾般向觀眾砸來,卻在快要到達觀眾面前的時候再次消弭於無形。

所有觀眾鼓掌叫好,表演者鞠了個躬就下台了。

只有一個人是沉默的,那絢爛的火焰剛剛距離呂樹其實是最近的,當那火球靠近的時候,呂樹忽然感覺自己心臟裡有一陣悸動,那種感覺……就像是久別重逢……

怎麼回事,呂樹有些疑惑,這種感覺真實到讓他無可質疑。

「呂樹呂樹,我要學這個,你帶我去找他學雜技!」呂小魚拽著呂樹就往後台跑。

「你一個小姑娘學什麼雜技啊,人家這是壓箱底的絕活,能教給你才鬼了呢,而且咱們也沒錢給人家交學費啊!」呂樹無奈道,不過他也想去看看那位表演者,如果可以的話,他想讓對方再展現一次,呂樹想看看自己剛才到底是怎麼回事。

然而他剛跟著呂小魚跑到後台剛好就看到四五個身穿黑色風衣的人抬手一槍,就見一個小針管一樣的東西紮在了那個火焰表演者的脖子上,表演者沒過兩秒就挺到地上不動了。

周圍雜技班的人沒有一個敢說話的,實在是這群人的氣質太過凜冽,藏在黑風衣下的身體彷彿有著巨大的震懾力。

呂樹都懵逼了,這什麼情況?!畫風有點不對啊!

但呂小魚不管那麼多:「你們憑什麼打暈他!」

對於呂樹他們來說,特麼的正常人碰到這種詭異的情況能不嚇尿就不錯了,但呂小魚這小吃貨平時就軸的不行,眼瞅著自己想要拜師學藝的人挺在地上,立馬就不樂意了。

呂樹臉都綠了,當場就想拉著呂小魚轉身就跑,結果黑風衣裡有個人平靜的說道:「這個廟會沒有申請火焰表演的消防批文,他違反了消防安全慣例條例,所以要帶回去調查。」

我信了你的邪!呂樹壓根就沒相信他們的說辭,就算是違反消防安全也應該是找廟會的主辦方好吧?

而且哪家查消防直接用這種像是麻醉針一樣的東西把人打暈?

有問題!有大問題!


大王饒命 2、吃貨


呂樹一邊權衡著眼前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一邊隨時準備拉著呂小魚跑路,至於跑不跑得了……只能說盡力了。

然而身穿黑色風衣的這群人似乎並沒有打算跟他們糾纏什麼,更不像是那種電視劇裡演的標準壞人,動不動就濫殺無辜什麼的,竟是直接走了。

到了這個時候呂樹有點安心下來,難道對方真的是官府的?

他忽然想起之前那些靈異事件消失的視頻與人……難道這個表演者跟那種事情也有關係?官府裡什麼時候多了黑色風衣這種制服了……看起來還不錯。

如果對方這個時候忽然出示一個神秘部門的證件,搞不好呂樹還真的信了。

至於對方所說的消防大隊……就算了吧……

遇到這種事情,呂樹呂小魚這一大一小兩人也沒心情繼續看廟會了,回家吧。

離開的時候呂樹低頭沉思著,有點心不在焉的樣子。

呂小魚抬頭看了他一眼:「呂樹,你在想什麼?」

「你叫我一聲哥哥能死是吧!」呂樹當時就有點火大。

「我們有血緣關係嗎?」呂小魚一臉鄙夷,人小鬼大。

這個時候,忽然有個年輕人攔住呂樹和善笑道:「你們剛剛從後台那邊出來嗎,能不能告訴我裡面發生了什麼?」

呂樹警惕道:「你誰啊?」

「你好,我叫知微,很高興見到你,」帥氣的年輕人笑著自我介紹。

「有多高興?」呂樹問道。

這個叫做知微的年輕人差點就尿了,這貨特麼的怎麼這麼不按常理出牌?!

「額……總之是很高興吧……」然而知微剛想繼續解釋,就看到對面的這個少年理都沒理他,拉著可愛的小姑娘就走了,小姑娘還在他身邊一蹦一跳的……

「呼……算了不跟你計較!」知微有點無奈了,還是自己去看看吧,裡面應該還有不少目擊者,那些人應該會比這個少年更好打交道才對。

呂樹走了一段路之後回頭望著那個年輕人的背影皺起眉毛,呂小魚平靜道:「呂樹,你今天有點不對勁。」

「小魚,如果說這個世界上多了很多比正常人更牛逼的人,你會怎麼辦?」呂樹問道,如果說那位表演者真的有問題,那麼自己心臟之中的悸動是不是代表著……自己也有問題?

「當然是要比他們更牛逼了呀,」呂小魚理所當然的說道。

呂樹聽了之後沉吟片刻,然後像是想通了什麼事情一樣展顏一笑:「你說的還真簡單啊,不過很有道理,走吧,回家。」

呂小魚自顧自的說著:「呂樹你身體這麼弱肯定不行了,跟同學打個五分鐘籃球你就喘的不成樣子了。不過沒關係,你不行,但我可以啊,以後我保護你,你就專門給我做飯吃就好了!」

「呵呵,」呂樹黑著臉:「莫名其妙的自信。」

呂樹和呂小魚住的地方在洛城行署路四號院,這裡是傳說中的市委家屬院,然而已經是幾十年前的事情了,現在的四號院是公認的貧民窟,在當下這個時間裡,還是1層的小平房,破破爛爛的沒有燃氣沒有暖氣,也不怪別人說這裡是貧民窟。

呂樹他們住在這裡是租的房子,一個80平米的小平房,在這三線小城市裡每個月500塊錢,不包括水電費。房東沒有賣房子的打算,純粹是想等著拆遷的時候有個不錯的補償條件。

這裡早就說要扒掉了,結果說了好幾年也沒扒,因為院子裡的住戶都比較難纏。

很多人嫌棄這裡,呂樹倒是挺喜歡,因為每家平房門前都有一個小院子,大概也能有個十來平,還能種點大蒜、韭菜之類的東西,畢竟買著也需要錢啊。

呂樹缺錢,因為他是孤兒,打小就被扔在孤兒院門口了。

呂小魚也是。

一般情況下孤兒在孤兒院成長到16歲還沒有人領養的話就得進入社會自力更生了,呂樹就是這種情況。

他從小身體就比較虛,哪家會願意領養一個病秧子回去?

而呂小魚是自己偷跑出來的,孤兒院對此習以為常,這個時代裡小孤兒受不了孤兒院的生活偷偷跑出去,偷東西搶東西當乞丐的情況多得是,所以到了現在連報警都懶得報了。

孤兒院也沒電影裡面那些『模範孤兒院』那麼有責任心,孩子跑出去了是死是活,誰管那麼多?

呂樹是想把呂小魚送回孤兒院的,畢竟她條件不錯年紀也還小,肯定有人願意領養她,但呂小魚每次都會再次跑出來。

久而久之,呂樹也習慣了。

呂小魚有點不正常,相比同齡的孩子她有點早熟了,當然呂樹其實也未必有多正常,平常還不怎麼體現,但今天跟知微的那段對話也只是一個縮影罷了。

他們租的屋子在一排平房的最裡面,路過一個平方的時候,一位鄰居大嬸正在熬中藥。

呂樹曉得這家有一個老人,常年都處在病症的折磨當中,這位鄰居大嬸也是那位老人的兒媳婦,病好像是遺傳的,老人還沒走呢,兒子先被病痛給折磨走了。

兒媳婦倒也算孝順,這麼多年一直照顧著老人。林嬸雖然看起來四十多了,臉上也有不少皺紋,可呂樹還是能從對方臉上的輪廓看出對方年輕時是如何的風華正茂。

這樣的女子願意一個人守著寡照顧丈夫家的老爺子,這個社會裡這樣的人真的不多見了。

「林嬸,晚上好啊,」呂樹笑著跟大嬸打招呼。

「小樹和小魚啊,你們回來啦,」大嬸笑著應承。

然而就在呂樹準備拉著呂小魚回家的時候,呂小魚忽然蹲下身子眼巴巴的看著小煤爐上的藥鍋:「林嬸,我能喝點嗎?」

林嬸樂了:「這是藥呀小魚。」

呂小魚想了想:「那我就喝一小口!」

呂樹當時臉就黑了:「走走走,添什麼亂呢你,別人的藥你也喝!」

太特麼丟人了啊,呂樹這年紀,正是少年自尊心增長的時候呢,帶著這麼個小吃貨,簡直了!

那中藥聞著就不好喝的好嗎?!

「奧,」呂小魚心不甘情不願的繼續往裡面走,一步三回頭,明顯還有點惦記那一鍋中藥。

林嬸身後的屋子裡傳來低低的咳嗽聲,有老者歎息:「年輕真好啊。」

林嬸笑著應承道:「是啊,年輕真好。」

呂小魚不再回頭看那一鍋中藥了,而是眼巴巴的看著呂樹:「呂樹,我想吃泡麵,紅燒牛肉的!」


大王饒命 3、你攤上大事了!


「吃什麼泡麵啊,我給你煮麵條吃,」呂樹不情願了,這麼冷的天還得出門買泡麵,這大過年的想要買泡麵都得去隔著兩條街的24小時張東來便利店才行。

「你煮的掛面一點味都沒有,我不吃,你去給我買泡麵!」呂小魚不樂意了。

「我不去,」呂樹說著就要換鞋了。

「那你把你脖子上的小核桃敲了給我吃,」呂小魚眼睛裡閃著光。

「敲你妹啊,別惦記這個了成不成?」呂樹整個人都有點不好了,自己脖子上的帶的玩意不是什麼核桃,只是上面的紋路看起來像而已,只是有些發黑,圓的也有些不正常。

這是隨著自己一起被遺棄在孤兒院的,看起來平平無奇。雖然呂樹經常詬病那個孤兒院裡的員工都有點不負責任,但呂樹必須承認他們的人品還是挺端正的,不然這玩意也留不到現在他還帶著。

這東西對別人沒什麼用,可對呂樹來說算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念想。

萬一……他是說萬一,他的父母如果通過這個又想找回他呢,這不就是一個憑證嗎?

雖然他對父母這個詞彙並沒有什麼概念,自己這麼多年一個人也活的好好地。

當初有家長來孤兒院想要領養孩子,院長牽著他的手走到那對陌生夫婦面前時,他還對父母這個詞彙有過一絲期待。

然而當對方嫌棄他體弱多病之後,那一絲期待也隨之煙消雲散。

自己好像,真的不太需要父母了吧,呂樹偶爾會這樣想想。

但總歸真的要扔了它時……還是有些不捨得。

「我再說一遍這玩意肯定不能吃,」呂樹沒好氣的說道。

「別人的中藥我都敢喝,這有什麼不敢吃的!」呂小魚不服氣。

呂樹當時就尿了,你特麼說的好有道理啊!

「呂樹你變了,你以前不是這樣的!」呂小魚平靜道:「去年你還幫我……」

呂樹當時臉就黑了:「呂小魚你夠了啊……我給你說,你再看愛情肥皂劇,我就砸電視了!」

「那你得賠房東800塊錢,」呂小魚冷靜分析道。

「我去我去,我去給你買泡麵!」呂樹轉身就出門了。

站在門口的呂樹緊了緊自己的領口,洛城的冬季確實有點寒冷。

忽然眼皮上感覺到了一點濕潤,他抬頭看去,不知道什麼時候天空開始飄起細密的雪花。

細碎的雪像是絨,緩慢的由天空向大地墜落著,飄零在地面上,屋簷上,呂樹的身上。

自己和呂小魚的關係為什麼會這麼好?呂樹站在門口看著天際落下的白色雪花想著,其實他也不太清楚。

大概是自己14歲過年時在孤兒院發燒的那天,呂小魚給自己倒了一杯熱水?自己被孤兒院裡的其他人欺負時,呂小魚總是替自己喊來院長?

也許是大家都無依無靠,抱團取暖?

又或許是呂小魚毫無道理的信任他,依賴他,讓他有種莫名的責任感。

「管他為什麼呢,」呂樹笑了,既然這世上已經沒有父母沒有親人,多一個妹妹又有什麼不好的?即便這個妹妹整天給他鬧蛾子。

冬季的天色暗下來比較早一些,因為是大年初三,街上已經沒什麼行人了,只有一些偶爾路過的貨車,過年還在跑貨,大家的生活都不容易啊。

不知怎麼的,呂樹忽然又想起來今天白天那位雜技表演者被帶走的事情來,那位表演者會是現在網上大家猜測的異能者嗎?修道的人是不是真的存在?

為什麼這一切在過去都只是個幻想,卻在今年忽然像是要馬上走進人們的生活一樣了。

今天還有一個人讓呂樹記憶深刻,就是自己出了後台以後遇到的那個叫做知微的年輕人。

呂樹想著那個有可能存在的、更加璀璨的世界,有點走神了。

就在此時,風聲猶如破碎了一般向呂樹身前席捲著,漫天的飛雪在兩束巨大的燈光下顯的格外絢爛。

那燈光來自身後,當呂樹回頭望去,刺目的車燈讓他些暈眩。

可即使是這樣,他依然能夠辨認出那是一輛巨大的貨車,如同猛獸一般咆哮著向他衝來。

剎車片與輪胎摩擦而起的尖銳聲、輪胎抓地的尖銳聲,一同響起。

可是猛獸已經失控。

只是剎那之間的時間流逝,空氣被擠壓的幾近扭曲,就在這漆黑的夜色裡呂樹已經被巨大的猛獸給撞了出去。

他的身體猶如斷線風箏般撞破了身後的雪幕,呂樹的世界似乎變的緩慢了,不知道為什麼他忽然記起有人說,人死之前會瞬間回憶自己的一生。

呂樹閉上眼睛想要抓住那一瞬的機會,看看把自己送到孤兒院的父母到底是個什麼模樣……然而什麼都沒有看到。

呂樹覺得自己生命正在消亡,就像是世間所有美好事物都終將消亡一樣。

此時他胸前的吊墜驟然間化成了灰塵,不,只是那堅硬到呂小魚拿錘子都砸不開的外殼,化成了齏粉。

終於露出了裡面的一粒說不上來是什麼的東西,有點像是一顆杏仁,又有點像是一枚星辰。

那枚星辰匯入他的身體裡,隨著血液河流一路漂泊,最終停留在了呂樹的手掌之中,在它最終吐出一股暖流之後,徹底消失在了呂樹的感知之中。

那股暖流猶如太平洋上由南向北而去的洋流,匯入呂樹的心臟。

咚!

咚!

咚!

強烈的心跳聲,於是心臟之中有一團白色的火苗重新燃燒了起來。

是的,曾在他體內熄滅卻又重新燃燒的熾烈火苗,那種久別重逢的喜悅讓呂樹從未如此舒爽過。

這熾烈的火苗本就該屬於他,似乎從天地出現以來,就是這個亙古不滅的道理。

啪的一聲,呂樹摔在了地上再無聲息。

貨車司機跳下車子,一臉猶豫的看著地上趴著的呂樹,他後悔如果不是自己疲勞駕駛就絕對不會出現這麼一檔子事。

司機慢慢挪向地上的少年,他這車買的是全險,幾百萬都賠得起,也不至於見死不救。忽然間少年動彈了一下,司機師傅驚疑之下走過去。

結果還沒走到跟前,只見呂樹慢慢撐起了身子,滿臉都是血污:「你攤上大事了!」


大王饒命 4、車禍與樹


呂樹雖然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沒有死,甚至身上連疼痛的感覺都沒有,但身上的血跡是真的,那股熱流也是真的,手心裡那顆樹苗的標記也是真的。

可能發生了什麼呂樹自己都不太清楚的事情,但問題在於他近段時間一直都在琢磨關於那些奇異事件的新聞,甚至也想擁有那樣的能力。

此時此刻,一切徵兆都好像在告訴他:他確實是與普通人不同的。

當下裡的心情,一部分是遭遇車禍之後的心悸,畢竟被這麼大一輛貨車給撞翻,誰都會有害怕的感覺。

另一部分的心情則是內心深處的小小竊喜,少年人都希望自己與眾不同,如果每個少年在17歲的時候面臨一個是否能夠擁有匪夷所思力量的選擇時,在是與否的抉擇之間,恐怕90%的人都會選擇是。

而最後一部分的心情則是……不管自己有沒有事,自己走的是人行道,這裡也沒有紅綠燈,對方撞了自己就是不對的。

閒著沒事大晚上出來給呂小魚買包泡麵結果就被大貨車給撞了,這上哪說理去?

這不碰個瓷說得過去麼?況且這也不算碰瓷,自己是實打實被撞了的。

只是有一個問題……自己身上的傷能驗出來嗎?那一股熱流過後自己全身上下都是正正常常的,這一點呂樹自己非常確定。

那麼如果去了醫院對方發現自己完好無損,這賠償的事還進行得下去嗎?

而且白天那位表演者被打麻醉針帶走的一幕還在眼前,如果到了醫院,明明出了車禍卻屁事沒有,萬一自己身體的異常被人發現了,自己會不會也被帶走?

這個時候呂樹有點擔心被帶走之後將會發生的事情,也有點擔心如果自己被帶走了,呂小魚無依無靠的怎麼辦?

如果呂樹今天沒有看到雜技表演後台發生的一切,他或許會傻大膽的去醫院檢查一下,可他偏偏看到了。

明明這個時候可以讓對方投保的保險公司付出一筆巨額賠付,然後讓自己憑借這筆錢走上人生巔峰,可是呂樹自己卻退縮了。

既然正常理賠程序走不了,那就得走走不正常的程序了……

「你攤上大事了!」呂樹慢慢的從地上爬起來。

司機看到一臉血污從地上起來的呂樹時,整個人都驚了,竟然還能起來!當時他就想跑了,眼前這一幕實在太詭異!

「公了還是私了……」

然而呂樹剛說一半,司機大喊一聲鬼啊,二話不說就跑了,車都留在原地不要了。

呂樹靜靜的站在原地……

「我特麼……」他擦了一下臉上的血跡眼睜睜的看著那位司機逃跑的身影,這還上哪要賠償去。

呂樹轉身就走,著實是白天雜技表演者被抓走的一幕太嚇人,誰知道對方會不會很快就出現在這裡?

他原本是打算直接回家的,然而想了想繼續朝超市那邊走,這片區域在大年初三晚上還營業的也只有那一家張東來超市了。

「老闆,一包紅燒牛肉麵,」滿臉是血的呂樹遞了一張五塊錢,超市的中年老闆張東來驚疑不定的看著呂樹……

呂樹從貨架上拿起兩包紅燒牛肉麵就走,他也知道自己的模樣太嚇人。

雪還在下,當雪花墜落過程中飄過昏黃路燈時,這一幕場景就像是熟悉的電影片段。

呂樹在薄薄的積雪上行走著,留下一串長長的腳印,白色的雪與黑色的地面,昏黃的燈光與深邃黑暗的天際,突兀卻又和諧。

忽然之間他回頭看了一眼剛剛經過的一切,彷彿從此生命裡有什麼東西開始變的不一樣起來了。

……

「呂樹!你怎麼了!」當呂樹打開家門的那一刻,呂小魚驚慌的問道。

實在是這一身的血污太過顯眼,剛才呂樹在路上還遇到兩個行人,對方也是被嚇到不行,躲得遠遠的。

「沒事,被車撞到了,不過沒有受傷,」呂樹解釋道。

呂小魚看呂樹就像是在看一個弱智,這一身的血還叫沒有受傷!?「所以你是把車給撞死了是吧?!它流了這麼多的血?!」

呂樹臉當時就黑了:「什麼叫我把車撞死了,會不會說話!我去洗澡了,你自己煮泡麵吃……給我也煮一碗!」

他不再跟呂小魚解釋什麼,因為他知道這事壓根就解釋不清楚。

熱水沖刷著呂樹的身體,呂樹站在淋浴下審視著自己,蒸騰的水汽把衛生間的鏡子都蒙上了一層水霧。

「並沒有什麼不同,」呂樹小聲嘀咕了一句,此時他的身體依舊跟原來沒什麼兩樣,起碼從外表看是這樣的。

如果不是手心裡多出的那一顆樹苗紋路,他恐怕真的以為剛剛那都是一場白日夢而已。

呂樹凝視著手心裡的淺白色樹苗印記,驟然間他的腦子裡忽然打開了一個界面:主菜單。

主菜單下面還有兩個選項:購物商店、抽獎中心、收入記錄。

呂樹在腦海中點開購物商店看了一眼,列表裡面只有一個商品是亮著的,其他全都灰濛濛一片,連東西是什麼都看不清。

而這一個可購買的東西就有點靈異了。

星辰果實,售價1000。

然後商店下面則是一行小字:餘額,497.

呂樹有點納悶了,這697是怎麼回事,這商店裡的貨幣又是什麼?自己怎麼會有餘額在裡面呢。

結果就在這個時候,697忽然跳動了一下,變成了701!

呂樹記得商店外面的主菜單還有一個收入記錄選項,他趕緊點進收入記錄看了一眼,這裡面都是一些收入的明細。

來自張東來的負面情緒,+131,+27,+5,+1,+1.

這玩意好像是持續的,可這個來自張東來的負面情緒是怎麼回事啊,張東來不是超市的那個胖老闆嗎?難道是因為自己一臉血污嚇到了他,所以他的負面情緒就變成了自己的收入?

話說這麼特麼不是傳說中別人越恐懼,他就會越強大的大魔王屬性嗎?只是人家是直接就強大了,自己還得買東西練級才可以?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