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googlt-2018
fb-2018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丹武霸主04
瘋狂的馬大鍋
2018/10/24發行
異常生物見聞錄13
遠瞳
2018/10/24發行
無敵煉藥師26
憤怒的薩爾
2018/10/24發行
不死神凰28
寫字板
2018/10/24發行
仙帝歸來44
風無極光
2018/10/24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45
匣中藏劍
2018/10/24發行
不死道祖45
仙子饒命
2018/10/24發行
天道圖書館75
情痴小和尚
2018/10/24發行
終極戰兵92
梁七少
2018/10/24發行
玄門秘師01
火槍手
2018/10/26發行
玄門秘師02
火槍手
2018/10/26發行
超級領主12 完結
隱為者
2018/10/26發行
仙武都市28
月藏鋒
2018/10/26發行
凌天神帝36
君天帝
2018/10/26發行
完美神醫56
步行天下
2018/10/26發行
少年藥帝63
蕭冷
2018/10/26發行
修煉狂潮76
傅嘯塵
2018/10/26發行
逆天劍皇85
半步滄桑
2018/10/26發行
丹武霸主05
瘋狂的馬大鍋
2018/10/31發行
執掌天下07
阿拉丁
2018/10/31發行
伏天氏13
淨無痕
2018/10/31發行
全職鬼皇17
浮兮
2018/10/31發行
聖武星辰17
亂世狂刀01
2018/10/31發行
不死神凰29
寫字板
2018/10/31發行
絕代神主32
百里龍蝦
2018/10/31發行
懶神附體34
君不見
2018/10/31發行
至聖之路103
永恆之火
2018/10/31發行
玄門秘師03
火槍手
2018/11/2發行
不朽戰魂16
拓跋流雲
2018/11/2發行
無敵煉藥師27
憤怒的薩爾
2018/11/2發行
修真聊天群45
聖騎士的傳說
2018/11/2發行
仙帝歸來45
風無極光
2018/11/2發行
天界戰神62
笑南風
2018/11/2發行
妙醫鴻途68
煙斗老哥
2018/11/2發行
修煉狂潮77
傅嘯塵
2018/11/2發行
終極戰兵93
梁七少
2018/11/2發行
丹武霸主06
瘋狂的馬大鍋
2018/11/7發行
執掌天下08
阿拉丁
2018/11/7發行
異常生物見聞錄14
遠瞳
2018/11/7發行
全職鬼皇18
浮兮
2018/11/7發行
九極戰神25
少爺不太冷
2018/11/7發行
不死神凰30
寫字板
2018/11/7發行
超神機械師33
齊佩甲
2018/11/7發行
懶神附體35
君不見
2018/11/7發行
天道圖書館76
情痴小和尚
2018/11/7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61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蒼穹之上》作者:石三 27
轉帖:起點歷史新書《漢末蒼天》 作者:何處是酒家 12
.... 9
轉帖:起點歷史小說《唐磚》作者:孑與2 8
轉帖:起點科幻新書《恐怖都市》 作者:猛虎道長 5
轉貼:起點科幻小說《漫威中的法爺》凱申流物 著 5
轉貼:起點科幻都市小說《最火屍王》作者:懶惰的蘋果 4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4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全能師尊》作者:不喝茶的芋頭 3
本週熱門留言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168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122
〔公告〕 小說頻道--站規 39
求學者或技術研發型主角(自己創造金手指)的小說! 29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九天聖祖》作者:軒轅瘋狂 28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蒼穹之上》作者:石三 28
轉帖:起點東方玄幻新書《全民進化時代》作者:黑土冒青煙 27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我的大侠系统》 小說作者: 秣陵别雪 25
轉帖:縱橫奇幻玄幻小說《劍骨》作者:會摔跤的熊貓 24
說頻到現在還有多少人在看書? 22

 
 暱稱:
 密碼:
 

轉帖:縱橫都市小說《下山虎》作者:對井當歌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7/12/14 15:33 
.

http://book.zongheng.com/book/711044.html

一世人兩兄弟,背井離鄉舉目無親,活著真的是太難了。

可活人總不能讓尿憋死,路還是要繼續往前走,就算生活是一灘爛泥,也要捏出朵狗尾巴花來。


第0001章 過年要吃肉


一九九九年冬,惠北市。

根據天氣預報報道,將會有一股寒潮從西伯利亞襲來,屆時氣溫將會降低五到十度,達到零下三十到四十度之間。

可比這更讓人寒冷的是,今年的玉米收購價降到四毛二一斤,比人們預算的四毛七足足少了五分錢,可能聽起來很少,但對於臉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來說,意味著除掉種子化肥一系列開支之後,這個年很難熬。

今天又是大雪紛飛,有些千里冰封萬里雪飄的味道。

劉飛陽坐在門檻上,手裡夾著一隻劣質旱煙卷,望著門外的鵝毛大雪,在他視角的左側是一柵欄玉米,得有一萬斤左右,如果放到尋常年份,他能說是個豐收年。

玉米上方被厚厚的積雪覆蓋,好像一層毯子撲在上面。

他狠狠裹了口煙卷,被嗆的咳嗽兩聲。

心想著明天就是大年三十,兜裡只有可憐的幾塊錢該怎麼辦。以往玉米早就出手換成現金,可今年都等著漲價,拖著拖著,並沒漲反而一直在掉,現在沒有收玉米的販子,年後雪化了就會增加玉米的水分,價格還會往下掉。

他再次裹了口煙,煙頭前方已經著起火苗,他吐出煙霧連帶著吹滅。

年僅十九歲卻是個老煙槍,從十六歲父母車禍的那天開始就學會了拿起煙,讓尼古丁刺激自己的肺部,這樣來的舒坦,能得到爽快。

家裡祖祖輩輩都是農民並沒有祖產,父母留下的也只有這兩間平房和六畝地。

門前有剛從集市上回來的居民,都拎著袋子,裡面是過年的必備物資,人們臉上洋溢著過年的喜悅,買魚買肉是犒勞不辭辛苦。

他把手中的煙頭扔掉,站起來,扭頭朝屋裡喊道。

「二孩,走,拎鉗子上山…」

「幹啥去啊!」二孩趴在炕上,抽了下鼻涕問道。

二孩本名趙志高,是家裡的老二,他父母連帶著姐姐都和劉飛陽父母一起在車禍中喪生,看他可憐,就叫他過來一起生活,三年多以來兩人相依為命,日子過得不算幸福,至少能吃飽飯。

「明天過年,看看河裡撈點魚,山上在攆攆野雞,咱們也不能清淡,開點葷腥!」劉飛陽進來,穿上軍大衣,再帶上狗皮帽子,整個人臃腫一圈。

「大過年遭那個罪幹啥啊,我有錢,等會兒拿二百買肉去!」二孩從炕上坐起來,但沒下地,說話間又抽了下鼻涕。

「兜裡有錢你知道花,沒錢時候挺著麼?錢是應急的,沒到餓死人那步不能用,趕緊下地穿衣服,我去拿鉗子等你…」劉飛陽說完,又邁步走出去。

別看兩人只差兩歲,可心裡成熟差的不是一星半點,小小年紀就得撐起家,現在說話儼然一副家長的派頭。

二孩父母原本是工廠工人,他兜裡的錢是工友們看他可憐給湊出來的,這些年一直沒動,家裡的房子也被姑姑大爺們刮分,象徵性的給了他一點。

那肇事司機逃之夭夭,父母是農民的劉飛陽分毛沒得到,只能靠手腳打拼。

二孩對劉飛陽言聽計從,換上大衣,也帶上一頂狗皮帽子走出來。

兩人故意沒走大路,走的都是邊邊角角的小路,年紀不大自尊心很強,他不想讓人看到自己把家過成這樣,大過年的還得上山。

西北風打在臉上如刀子一般,吹得人眼睛睜不開,即使尿泡尿到地上也會瞬間凍成冰塊。

劉飛陽走在前,二孩跟在後,每人手裡拎著一把大號鋼筋做成的鐵鉗,足有二十幾斤。

剛開始路還好點,雪只有小腿深,臨近山腳就已經沒過膝蓋,兩人只能艱難前行,二孩走一步抽一下鼻涕,也沒有抱怨,在身後留下長長一串腳印。

過半小時,終於到河上方。

河不大,夏天時最寬不過三四米,冬天也就兩米左右,深度不到一米。

河裡的魚在當地人口中叫「白魚票子」五到六厘米長,用油炸很香。

「行,就在這下鉗,我先開,等挖出坑你再上…」劉飛陽說著,把軍大衣脫掉,隨意扔到旁邊雪地裡。

穿這個影響幅度,還耗力氣。

「也行…你把煙給我一根,提提神」二孩一屁股坐到地上。

「小屁孩抽抽什麼煙,消停呆著!」

劉飛陽把河上的積雪清掉,清出一塊大約兩平方米的空地,河水很輕,能看到冰下面有水流在流,隱隱約約還能看到「白魚票子」他說幹就幹,雙手高高抬起鐵鉗用力往冰上砸。

「卡嚓…」冰面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被敲下來的冰四處濺射。

這裡已經凍了整個冬天,單單拿出一塊冰,不比鐵的硬度低,他剛才的一下,也只是敲下來不到一厘米。

這裡冰的厚度至少在五十公分,如果敲成能夠撈魚的條件,至少得三十公分見方,這是巨大的工程,沒有兩三個小時無法完成。

「你多往山上看看,別再野雞從你前面過,你挺大個眼睛沒眼球在看不見」他剛剛砸了幾下,胳膊已經被震的發麻,這種純粹硬碰硬的技術算得上體力活。

「昨天我去村西邊一趟,跟人講好了,等明年開春能上工地了,我帶你去上工,咱倆先從搬磚開始,閒著的時候多跟瓦工學學,我估計用不上三個月咱倆就能當學徒,到時候工錢是正式工的一半,我算了,一年賺的錢能給咱爸媽把墳修修」

他說完話,直起腰桿緩了緩,抬手擦了下額頭流出的汗水,人們常說在海邊生活的人胸襟開闊,可他認為自己這裡也不差什麼,放眼望去天地間白茫茫一片,無邊無際,也會生出來一股豪情。

這是一種征服欲,要跨過雪原,看看那頭有什麼。

突然,餘光中有個黑影閃現。

「野雞!」

「嗖…」

二孩就是腿快,聽見話瞬間彈起來,奔著野雞追過去。

野雞這個東西和鴕鳥類似,它們飛的不算高,也飛不太遠,如果一直被追的話它們會飛到沒有力氣,然後一頭紮在雪地裡,還沒有攻擊性,伸手撿就可以。

劉飛陽一直瞄著那邊,他知道沒有野雞能從這條「瘋狗」手裡逃脫,滿意的笑了笑。

收回目光,從兜裡掏出鐵盒,裡面裝的都是旱煙,拿出一隻放在嘴裡。

「滋拉…」劃著火柴,點上煙。

雙手再次高高舉起鐵鉗。


第0002章 冰鉗下的血案


破冰是項簡單但枯燥的動作,而且不能長時間往下面看,因為敲下來的冰塊幾乎都一樣,視覺上的衝擊很容易讓人感到噁心。

更是重體力活,大約十分鐘左右,劉飛陽胳膊已經麻了大半,額頭上更是豆大的汗珠,也才在冰上扣出一道不大的口子。四周白茫茫一片連著漫天飛雪,往遠處看只能看出一二百米左右,再遠就很模糊。

常言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這山上不僅有野雞,還能看到袍子和野豬,前一段時間還聽人說見到過老虎的爪印和狼群的叫聲,山不高,根據專業測繪隊給出的高度是海拔三百多米,但很大很深,綿延幾十公里,所以能見到這些也就不稀奇。

夏天時山上有蘑菇、榛子、木耳和人參之類的。

劉飛陽也曾想過打點野物去賣,把生活水平搞上去,可村子裡人如果有想法就自己來山上采,去城裡又只有一條路,每天中午一趟車,還是農家四輪子,很難出去。

他抬手把狗皮帽子拿下去,頭下已經被壓的緊緊貼在頭皮上,正冒著熱氣往上穿,和西遊記裡某些仙人得道成仙一個樣,他往手上吐了口唾沫,搓了搓,繼續卯足幹勁往下敲冰。

冰被敲過之後都會散成雪花狀,白色不透明。

他看不見下面還有多深,不過根據經驗大約還有二十多厘米。

抓魚大致分兩種,一種是把手探到水裡,逆著水流堵魚,這很簡單。但需要人光腳站在冰窟窿裡,這很折磨人,如果幾十秒不動水面會再結一層冰把腳凍住。

另一種是帶有玩樂性質。不需要進水,可得眼疾手快,像是端盤子似的端著網。魚是因為水裡氧氣不夠才擠到這裡,有的會跳出來,所以要趁著還沒掉下去的時候就收網,如果兩條魚甚至幾條魚一起跳,就非常考驗人,劉飛陽最高紀錄是一網兜住三條,腳下還踩住一條。

又敲了幾分鐘,突然聽見嘩啦一聲鉗子竟然直接插入水裡,看來老天也眷顧瞎家雀這句話不假,冰層下面並不如上部這麼光滑,有些地方像是錐子,有些地方向上凸出來,他算是打到淺層。

「嘿嘿」他一笑,手上更加賣力,萬事開頭難,只要有一處缺口,剩下的就簡單的多,冰層都被震裂,只需要順著邊緣往下砸就可以。

已經能聽到水裡咕嚕嚕冒泡的聲音,這是有魚群像這邊彙集。其實他很佩服這種小東西,認為比狼還有毅力,生活在如此惡劣環境,並且能極其敏感的知道哪裡能讓自己活下去。

他又砸了兩下,出現一個有小腿粗的咕隆。

一門心思撲在上面的劉飛陽想著那犢子不一定追出去多遠,就沒管他,砸好之後脫掉鞋子站到水裡,水涼的他不禁打個寒顫,刺骨的冰冷,拿好網撅著屁股,然後把手也伸到水面裡。

他打算先保障肚子肚子,然後在活自己的心情,苦中作樂正是如此。

仔細的看著水裡,並沒著急收網,好獵手不會在乎一條兩條的得失,他要裝的是魚群。

十秒,二十秒腳下的水面已經有冰碴出現。

「嘩啦啦…」他猛然一抬手,動作非常迅速,抬起之後水還順著網向下流,這網裡,不下十條「白魚票子」

還沒來得及興奮看到二孩從遠處走回來,一邊走一邊抬手用袖頭往臉上蹭,深一腳淺一腳,看起來像半個人在雪上漂,有些滑稽,讓他詫異的是,二孩手上並沒拎著野雞,空空如也的往回走。

敏銳的他遠遠就看到二孩不對勁,等二孩走近,劉飛陽頓時皺起眉頭,見他臉上都是血跡,左眼眼眶也黑腫。

從水裡站出來問道「你這是咋了?讓人給揍了?」

「沒有…」二孩拉攏著腦袋,從劉飛陽身邊路過,就要拿鐵鉗接著敲冰。

「湊…沒讓人揍,這是你自己給自己打的?」劉飛陽伸手抓住他胳膊,帶有幾分怒意喊道「趕緊說,到底咋回事…」

「呼呼…」二孩把腦袋瞥向一邊,心裡明顯有氣。

劉飛陽比他高半頭,看他這樣也沒慣著,抬手在腦袋上扒拉一下「慫蛋玩意兒,挨欺負都不敢吱聲,你就活該挨揍…」

他說完,沒擦腳上的水,直接穿上鞋彎腰撿起地上的鐵鉗,就要奔剛才二孩回來的方向走去。

兩人沒有血緣關係,卻比親兄弟還親。

「是三虎子,他在那邊樹根下放夾子,剛才我追的那只野雞正好飛過去,他就說他夾到就是他的,我說是我攆的,就吵吵起來了!」

「夾到是他的行,為啥要揍你?」

「明明就是我攆過去的,如果我不攆還能飛他夾子上?我剛說兩句,他就罵我是有爹生沒娘養的孩子,我就給他罵了,然後他就給我揍了」

「湊,這個傻□子…」

劉飛陽瞪著炯炯有神的眼睛,他和二孩一樣,都忌諱這個詞,此時聽到心裡的火嗖嗖往上穿。

那個三虎子也是村裡人,老光棍,四十多歲還沒媳婦,家裡的地也不好好種,都讓別人種他象徵性的收點租金,仗著自已有一把五/連發獵槍在村裡耀武揚威,算得上有名的地痞無賴。

二孩習慣有事都是劉飛陽出頭,拎起鐵鉗跟在身後。

兩人原路返回,等到剛才下夾子的地方已經見不到三虎子的身影,地上有一排腳印和原本放在夾子上的玉米粒。

劉飛陽看了一圈,沒找到三虎子人影,如果這拳頭挨到自己身上,他可能選擇忍忍就過去了,舌頭還碰到牙,鄰里鄉親怎麼能沒點矛盾,可動二孩不行,這是欺負人!循著三虎子留下的腳印,快步往前追過去。

這裡已經屬於半個山坡,長滿樹,所以積雪不是那麼厚,地上的腳印也很清晰,兩人過了一個山口,終於看到嘴裡哼著十八/摸的三虎子。

「虎哥,你站住!」劉飛陽喊一嗓子。

三虎聽見後面有聲,回過頭,見是他倆追過來,嘴裡頓時揚起一抹蔑視的笑,他後背上背著標誌性的五/連發。

「有事昂?」他停住腳步問道。

「我就想問問你,憑啥打二孩!」劉飛陽僵硬開口。

「我打他還需要理由麼?」二虎極其誇張的笑出來,擺擺手說「倆小崽子趕緊回家炕頭呆著,這山裡有狼有老虎的,別大過年你們餓肚子再讓他們填飽肚子,虎哥說的都是實話,也為你們好,沒看我出門都得帶槍麼…」

他說著,拍拍後面的槍把,威脅意味十足。

「虎哥,你這麼大人了,不能欺負我們倆小孩,什麼叫打二孩不用理由?那野雞明明就是二孩攆過去的…」

「彭…」

劉飛陽話還沒等說完,三虎子一拳懟在他胸口。

「就欺負你怎麼滴,我就欺負你怎麼滴?」他臉黑下來,抬起野雞說道「今天是有它,要不然過年吃不上肉,我今天得開槍崩你倆,燉著吃…嘿嘿,不過把野雞給你們也行,你把二孩也借我睡一宿…」

「你特麼說啥呢!」劉飛陽抬頭喊道。

「別以為我不知道,咱村裡像你這麼大的爺們,孩子都滿地跑了,你天天守著二孩幹啥,還不是因為在炕上也能當個人用麼!」三虎子極其粗鄙的又道「我告訴你們,今天是心情好不願意搭理你們,等哪天我喝點燒酒半夜趴你家炕上把你倆都辦了…」

「去你大爺的…」

劉飛陽說著,抬起拳頭對他臉上掄過去。

按照本來的想法,是過來講理,可三虎子說話太難聽。

「彭…」三虎子沒想到這個小崽子敢動手,沒等反應被一拳打在臉上,腳下不穩,一屁股坐到地上。

「陽哥,你起開…」

與此同時,後面想起個尖銳叫聲。

餘光中,就看有個黑影閃過,根本沒來得及反應。

「噗呲…」

二孩手中的鐵鉗懟在肚子裡,扎進去很深,看上去已經打穿。


第0003章 都是小村民


當劉飛陽看到這一幕,如晴天霹靂,他徹底懵在原地。

因為三虎子只發出一聲慘叫,隨後就躺在地上開始抽搐,腳跟在雪地裡蹬著,手裡攥著鉗子要拔出來,眨眼之間地上被染紅一片。

「干你大爺的,還說我是有爹生沒娘養的孩子…」

二孩並沒覺得事有多大,還神經質的問著,說完話把鐵鉗拔出來,血流的更多,三虎子口中嗚咽一聲,再沒了動靜。

「死了!」這是劉飛陽腦中的第一反應。

「你特麼是傻□子麼,動手就動手,拿這東西幹啥…」他喘著粗氣,大腦中嗡嗡作響。

「我看西遊記了,孫悟空打妖怪都是這麼打的啊…」二孩還挺有理的回一句。

「呸…」他往三虎子身上吐了口唾沫「看你以後還敢說我,再說我給你來個三刀六洞,讓你明白誰才是爹」

「彭…」劉飛陽一屁股坐在雪地上,呆呆的看著這具「屍體」他知道事情發展到現在這種地步,再埋怨二孩也沒用,必須得想想怎麼處理後果。

事實上,在新聞上經常能看到十幾歲未成年小孩拿刀捅死人,而成年捅死人的就很少,並不是成人不敢下手,而是在沒有生死仇恨的情況下,成人下手有分寸,小孩著不管三七二十一,也不分是不是重要部位。

劉飛陽再次拿出鐵盒,抽出一支煙。

「給我一根…」二孩習慣性的伸手。

這次劉飛陽並沒拒絕,而是真給遞過去一支。

二孩見狀一愣,還以為是自己立功的獎勵,他接過點燃,從未吸過煙的他被旱煙卷嗆得直掉眼淚,等多吸兩口之後,就緩過來,學著三虎子以前吸煙的模樣,把煙叼在嘴角位置,瞇眼走過去,彎腰撿起野雞,並且用腳踹了踹。

「來來來,起來,我跟你說,你這樣就是欠干,以後見我面繞道走聽見沒?」

「二孩!」劉飛陽用手把煙頭掐滅,這種灼熱感能讓他更清醒一點。

「啊…怎麼了」二孩扭過頭答應一句。

「你去,回村裡就喊劉飛陽殺人,趕緊去…」他聲音不大,卻力道十足。

「啊?」二孩一愣。

「快去!」他突然狂躁起來。

他不懂法律,卻知道殺人償命欠債還錢,這是天經地義的做法,二孩年紀還小,至少相比自己以後的路還長,如果說看著二孩被槍決,他心裡一輩子都過意不去,所以這個事只能自己承擔。

「我我我…我殺人了?」二孩才反應過來,瞳孔放大的看著三虎子,雙腿止不住顫抖,眨眼間,褲襠已經濕了。

「記住,這個事跟你沒關係!是我殺的,我一鉗子扎死三虎子的!」劉飛陽怒目圓睜,有些狂躁的喊道。

他眼裡都是紅血絲,身上也開始哆嗦,怕,他心裡也怕。

「是,是…」

「是你大爺,就是我殺的,趕緊走,回村裡喊人…」劉飛陽低著頭,鵝毛大雪打在他臉上都化成水,順臉往下流,前方的三虎子身上已經蓋了一層,只有邊邊角角的衣服露在雪外面。

「彭…」

二孩腿一彎,跪在劉飛陽面前,痛苦道「陽哥,我害怕,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還沒碰過女人,我還沒…」

「別怕,有哥在,趕緊走」劉飛陽咬牙回道。

他眼睛死死鎖定在三虎身上,期盼著奇跡出現,他能動一下,或者站起來給自己兩拳。

「陽哥,對不起…」二孩撅著嘴,說完之後,狂奔著向村裡跑,跑幾步就會倒在雪地裡,站起來再跑…

沒一會兒功夫,就消失在漫天風雪裡。

劉飛陽身上也蓋上厚厚一層積雪,他眼神發直,麻木的看著週遭一切,心裡想著即將要見到父母,還有股酸酸的感覺,他再次拿出煙,一支接著一支的吸著,沒用幾分鐘,他的身影也消失在雪地裡,被大雪覆蓋。

前方,已經出現密密麻麻的黑影,很大一片。

估計是把全村的人都給喊過來,有那麼一瞬間,劉飛陽想跑,一切都不管了,可他知道是個爺們兒,挨打就要立正,逃避終究不是辦法。

這些人站在雪地裡好一通尋找,才發現和周圍渾然一色的劉飛陽。

耳中傳來嘈雜且惱人的聲音,他不知道是誰的,也沒空去聽。

「彭…」

不知道是誰踹了他一腳,緊接著身上就是密集如飄雪般的拳腳。

打著打著,他覺得身上的疼痛感消退,再摸臉上也都是血跡,鼻子很酸。

就聽人群中有人說道「差不多就行了,飛陽還不到二十,又沒爹沒媽,你還真打算給他送進去啊,再說了,你家三虎子平時在村裡啥樣不知道麼,這事我估計多半都是他挑起來的,飛陽挺好個孩子…」

「放屁,我家三虎怎麼了?」一名婦女掐著腰,非常彪悍的喊道「我就這麼一個弟弟,我爸媽也就這麼一個兒子,現在他沒了,我們家怎麼傳宗接代」

「那你給他送進去也沒有意義!」

「對對,實在不行賠點錢,這事只要咱們不報公安,他們也不可能過來查」

眾人七嘴八舌的說著,村民多數幫劉飛陽說話,奈何並不是家屬,起不了決定性作用。

不過在眾人一番勸解之後,還真給婦女說動了。

「我要房子,要地!還有他家的玉米…」婦女又精明開始要價。

其實三虎子說是她弟弟,但兩人在村裡見面都不吱聲,弟弟不講理,姐姐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村裡有名的悍婦。

「要啥都行,讓他給你暖被窩都行,只要別讓孩子進去,太小了,本來命就挺苦的!」又有人接道,他說完,眾人一陣哈哈的笑聲。

原本挺嚴肅的事,讓他們給變成茶話會了。

「瞅瞅你那個損色,我炕上缺個爺們兒,你來不?」婦女瞪他一眼,又踢了劉飛陽一腳「我就是看你年紀小,平時還挺懂事的,要不然這事不算完!你家房子在哪地在哪我都知道,從今天開始是我的了…哎哎,大家都搭把手,給三虎子抬回去..」

一筆關於劉飛陽的交易,在他一句話沒說的情況下,就這樣簡潔的完成了。

事實上,三虎子並沒死只是失血過多昏迷而已,但抬回家,他的親姐姐又給藏起來,這些事也是後來知道的。

「彭…」二孩再次跪倒面前,又開始哭「哥,他們走了,房子沒了,地也沒了…」

「啊…」劉飛陽這才回過神,迷茫的看著四周,發現只留下地上一排密集的腳印,和那風雪中隱隱預約的身影。

他緩緩回想起剛才的一切,整個人頓時鬆懈下來,向後一仰,躺在雪地裡,仰望著這一片一片向人間襲來…


第0004章 一座墳兩世人


常言道:瑞雪兆豐年,明年的莊稼會怎麼樣此時的劉飛陽已經不太在意了,他這個人不能說有大理想,但也絕對不是小市民。從父母過世的那天開始,他一夜成熟,想法不多卻知道保護好腳下的土地,把日子過好過得紅火,不能讓別人在背後指點自己。

如今二孩一鉗子下去,房子沒了地也沒了,今後的生活是個問題,如果想繼續在人世間走一遭,就必須得謀個出路,按照他的想法,至少得活出個人樣來。

他身體再次被積雪覆蓋。

二孩坐在他旁邊仍沒止住哭泣,整個人已經萎靡,沒有半點精氣神,蜷縮成一團。

「呼…」劉飛陽喘了口氣。

西北風已經把他嘴唇上僅剩的一點水分吹乾,乾裂進而出血,臉上也被凍成紅紫色。

「卡嚓…」他起身。

最開始落到身上的白雪已經化掉把他衣服凍住,此時上面的薄冰被擠摔。

「大老爺們兒,哭有個卵用,走,回家收拾東西,沒房子橋洞也能睡,沒地,靠一身力氣也能吃飯,你看那麻雀冬天沒吃的,也沒見冬天雪地裡餓死幾隻」劉飛陽緩過神,他知道生活還得繼續。

伸手薅住二孩衣領,瘦小的身軀被他硬生生給薅起來,又呵道。

「還有,你爹媽給你伸了兩條腿不是讓你給人跪的,更不想讓你矮半截,站直了!我就不信還能餓死…」

「陽哥…」二孩緩緩抬起頭,臉上還掛著眼淚,眨著無助的眼神。

「憋回去,回家!」劉飛陽說著,一手薅著他往前走。

天上的飄雪正在蕩滌空氣中的塵埃,地上的積雪正填滿二人的腳印,身影越來越模糊,剛才的血跡也被覆蓋…

回到家時,那婦女已經站在炕頭,指揮村裡三五個壯漢往下搬東西。

她嫁了人日子卻沒過好,家裡的房子還是黃泥牆,現在有劉飛陽家的磚瓦房,一刻都挺不了。

那幾人見到劉飛陽回來一愣,畢竟是這裡的主家,遲疑著沒敢動手。

婦女站在炕上掐著腰「飛陽,你也別怪嬸著急,你知道我跟三虎子的關係,他平時還去我家蹭個飯,現在他沒了,我坐在家裡總覺得三虎子也在炕頭,□得慌!大過年的嬸也不是不近人情,你要想住,嬸家借你住幾天,出了正月你再想辦法」

「不用…」劉飛陽沒敢多看。

他也想哭,這裡好說歹說也是老劉家的根,就在他手裡這樣葬送了,是個罪人,他有些自責。

「炕上那個箱子你別動,我自己拿著,剩下的你看什麼不順眼扔掉就行!」劉飛陽說著,把鞋脫掉走上炕。

炕很熱,有些燙腳。

婦女兩步走過來,昂起下巴,神神秘秘的小聲問道「這裡還有啥貴重物品?」

「無價之寶!」他把這個小箱子拎在手中,隨即就要走下去。

「切…你要說裡面有點金首飾啥的我信,要說有無價之寶那就是糊弄鬼呢…」婦女又抱起肩膀,搖頭晃腦的說道「老劉是啥人我還不知道,曾經還想跟我搞對象,可那時我就看透了,他就會悶悶的種地,一輩子也不會有大出息…」

劉飛陽聽見這話,站在原地,牙齒咬的咯吱咯吱直響,沒回頭。

「嬸,死者為重人死為大,我爸不管有沒有出息,都不該你說,就像我現在說三虎子總偷人小雞摸人雞蛋,你認為好聽麼!不管生前做過啥,死了都不能再提,以後我路過三虎子墳前,還可能鞠個躬,那是尊敬!」

他擲地有聲的撂下一句之後,頭也不回的離開。

「哎哎…他說的是啥意思?」婦女見他離開,站炕上跳腳朝那些人問道「這小崽是不是欠揍,是不是認為我好欺負?」

其實,這箱子裡就是幾張照片。

是他父母的結婚照,再到他滿月,一週歲直到十六歲,時間跨度長達十九年,顏色也從黑白變成彩色…

再到兩張二十寸黑白色頭像。

劉飛陽拎著箱子,徘徊在十字路口,東南西北四個方向,他有些踟躕,不知今後該何去何從。

「陽哥,咱們去哪?」二孩跟在身後,臉上的血已經被雪水沖干。

去哪?

等同於莎士比亞說的:生存還是滅亡,這是一個問題!

他猶豫好久,從兜裡把錢掏出來,六塊三。

沒有回應,邁著堅定的步子向村口走去,這裡有一家小商店,裡面有黃紙,他用這六塊三毛錢買了兩沓黃紙,遞給二孩一沓。

「拿著,給咱爸咱媽燒了,燒完紙哥帶你進城闖闖!」

「哎…」二孩很聽話,接過去,悶頭跟著。

兩人再次沿著剛才抓魚的路走回去,墳頭在山坡上,按照農村的規矩:橫死的人不能進祖墳,父母的墳也是孤零零的矗立在這裡,沒有墓碑,只是一個墳頭。

劉飛陽跪在墳前,用火柴把黃紙點著,然後遞給二孩,他父母的墳還得往裡面走。

黃紙燃燒的氣味很特殊,也很讓人哀傷。

他看著火苗,一張一張的往裡面扔黃紙,眼圈漸漸紅了。

「爸,媽,兒子不孝,房子和地都弄沒了…」他嘴唇顫顫巍巍,眼淚開始往下掉。

「您從小就教育我,咱是農民,但種出來的糧食養活了幾億人,不比別人差啥,腰桿得挺直,說話得硬氣!兒子把房子和地都弄沒了,但兒子不後悔,您說過,咱們是農民,但有些事必須得做…」

「嘎嘎…」山林中空曠無人,只有烏鴉在叫。

「爸媽…兒子要走了,沒臉繼續在這呆,但您們放心,每當清明、忌日、七月十五還有過年我都會給你們燒紙,謝謝你們把我帶到這個世界,讓我能在人世間走一遭…」

說著,劉飛陽突然就崩潰了,長時間憋再他心裡的話瞬間噴湧而出。

「咱們好好的一個家,怎麼就剩我一個人了,爸,我說過等你老了,頭髮白了,你坐在板凳上我幫你染頭,媽,我跟你說過,等兒子有孩子了,你幫著帶,我怕教育不好,可怎麼就沒了呢…」

他把額頭貼在地上,嚎啕大哭。

「兒子怕,兒子一個人在這世界上怕,我也是個孩子…爸媽,我想你們了!我想你包的餃子,我還想你們打我時用的柳樹條…爸媽,兒子不開心,兒子過得不好,兒子想躺在炕頭上等你們把飯菜端上來…」

他聲嘶力竭的喊著,抬起頭,打開盒子。

裡面一張張照片浮現,第一張是父母結婚時的黑白照片,兩人都很稚嫩,看起來比現在的他還年輕,他顫顫巍巍的拿著相片。

看著父母在照片上一點點老去,那個青蔥小伙兒不再青澀,那個芳華少女青春不在,漸漸的,照片上多了一個稚嫩的孩童,掛著天真無邪的笑臉,孩童漸漸長大,父母漸漸老去…

與其說歲月催人老,還不如說孩子催人老…

他看著照片掉著眼淚,往事一幕幕浮在眼前,父親的皺眉,母親的笑臉,可現在,那些早已離他遠去。

他又開始在這漫天風雪裡,無碑孤墳前放聲痛哭,滿地打滾。

把這幾年來說有的心酸委屈通通發洩出來。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黃紙已經消失殆盡他抬起袖頭擦了下眼淚,淚眼婆娑的說道「爸媽,如果有來生,兒子還做你們的孩子,求求你們別死的那麼早,讓我盡盡孝道…」

他看見遠方有人走過來,知道那是二孩燒過紙回來,深吸一口氣站起來,望著墳說道「爸媽,孩子走了,不為別的,咱是肩膀能扛事的爺們兒,就得活出個樣來,給自己看!」

他說完,不再有任何留戀的轉身,下山…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