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fb臉書
google
愛戀頻道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不死神凰05
寫字板
2018/4/25發行
九極戰神10
少爺不太冷
2018/4/25發行
懶神附體12
君不見
2018/4/25發行
修真聊天群25
聖騎士的傳說
2018/4/25發行
凌天神帝26
君天帝
2018/4/25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37
匣中藏劍
2018/4/25發行
完美神醫40
步行天下
2018/4/25發行
天道圖書館57
情痴小和尚
2018/4/25發行
至聖之路90
永恆之火
2018/4/25發行
翻天印04
火槍手
2018/4/27發行
無敵煉藥師07
憤怒的薩爾
2018/4/27發行
修真醫聖09
超級老豬
2018/4/27發行
絕代神主20
百里龍蝦
2018/4/27發行
仙帝歸來26
風無極光
2018/4/27發行
天界戰神49
笑南風
2018/4/27發行
妙醫鴻途53
煙斗老哥
2018/4/27發行
鬥神傳承56 完結
浮兮
2018/4/27發行
最強紈褲79
夏日易冷
2018/4/27發行
不死神凰06
寫字板
2018/5/2發行
仙武都市10
月藏鋒
2018/5/2發行
九極戰神11
少爺不太冷
2018/5/2發行
懶神附體13
君不見
2018/5/2發行
凌天神帝27
君天帝
2018/5/2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34
千杯
2018/5/2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38
匣中藏劍
2018/5/2發行
天道圖書館58
情痴小和尚
2018/5/2發行
終極戰兵74
梁七少
2018/5/2發行
無敵煉藥師08
憤怒的薩爾
2018/5/4發行
末日戰神11
北極熊
2018/5/4發行
絕代神主21
百里龍蝦
2018/5/4發行
修真聊天群26
聖騎士的傳說
2018/5/4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32 完結
飛牛
2018/5/4發行
完美神醫41
步行天下
2018/5/4發行
妙醫鴻途54
煙斗老哥
2018/5/4發行
最強紈褲80
夏日易冷
2018/5/4發行
至聖之路91
永恆之火
2018/5/4發行
翻天印05
火槍手
2018/5/9發行
修真醫聖10
超級老豬
2018/5/9發行
仙武都市11
月藏鋒
2018/5/9發行
九極戰神12
少爺不太冷
2018/5/9發行
懶神附體14
君不見
2018/5/9發行
仙帝歸來27
風無極光
2018/5/9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35
千杯
2018/5/9發行
不死道祖40
仙子饒命
2018/5/9發行
修煉狂潮61
傅嘯塵
2018/5/9發行
不死神凰07
寫字板
2018/5/11發行
超神機械師22
齊佩甲
2018/5/11發行
修真聊天群27
聖騎士的傳說
2018/5/11發行
凌天神帝28
君天帝
2018/5/11發行帝
超級怪獸工廠39
匣中藏劍
2018/5/11發行
逆鱗39
柳下揮
2018/5/11發行39
天界戰神50
笑南風
2018/5/11發行
天道圖書館59
情痴小和尚
2018/5/11發行
終極戰兵75
梁七少
2018/5/11發行
翻天印06
火槍手
2018/5/16發行
無敵煉藥師09
憤怒的薩爾
2018/5/16發行
九極戰神13
少爺不太冷
2018/5/16發行
仙帝歸來28
風無極光
2018/5/16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36
千杯
2018/5/16發行
完美神醫42
步行天下
2018/5/16發行
極品玄醫60
鐵沙
2018/5/16發行
少年藥帝60
蕭冷
2018/5/16發行
最強紈褲81
夏日易冷
2018/5/16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創世中文網仙俠小說《青帝》作者:荊柯守 105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95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57
轉貼:起點歷史小說《誅明》 作者: 特別白 52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26
轉帖:創世中文網仙俠小說《蒼穹九變》作者:風起閒雲 20
轉帖:起點都市異能新書《神奈川的高校生道士 作者:李童 16
最近幾本還不錯看,推薦給書蟲們(呼喊潛水者) 11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無上崛起》作者:寶石貓 9
轉帖:縱橫奇幻玄幻小說《逆煉成妖》作者:伶俜孤獨 9
本週熱門留言
〔公告〕 小說頻道--站規 639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道緣浮圖 》作者:煙雨江南 246
轉帖:創世中文網仙俠小說《蒼穹九變》作者:風起閒雲 168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神魔》作者:血紅 162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君臨星空》作者:風消逝 136
轉帖:創世中文網科幻小說《重生最強穿越》作者:無雨落下 116
轉帖:創世中文網仙俠小說《青帝》作者:荊柯守 105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97
轉帖:縱橫奇幻小說《滄海紀》作者:蘇公子南伽 76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召喚聖域》作者:殘唱 73

 
 暱稱:
 密碼: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大劫主》作者:黑山老鬼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7/12/14 15:34 

.
https://book.qidian.com/info/1010741811
一卷道元真解,暗藏大道玄機,一術推洐萬法,三千大道在胸。
寒門少年崛起,苦讀十年窺得真經!
終得一劍出玄黃,只手護蒼生!
三千年大劫降世,亦只作掌中神兵,從此仙路上,誰敢攖其鋒?
……
兄弟們,新書開始,再戰江湖吧!


大劫主 楔子


「大劫歷九元兩千九百九十年春,西荒魔淵異動,黑暗生靈再度降世,肆虐人間,屠戮生靈,先輩修士仗劍入荒原,激戰十年,終逐黑暗生靈回魔淵,還天地一片清靜!」

「歷史浩瀚,正道長存,特立此碑,以祭先輩英靈!」

「道一仙祖鴻虛真人,英靈不滅,萬古長存!」

「上清仙祖神遊宗主,英靈不滅,萬古長存!」

「忘情島聖女碧落仙子,英靈不滅,萬古長存!」

「大天魔宗太亙魔祖,英靈不滅,萬古長存!」

「九重天帝玄古至尊,英靈不滅,萬古長存!」

「崑崙戰仙紫瞳武聖,英靈不滅,萬古長存!」

「雪原劍仙皇甫玄都,英靈不滅,萬古長存!」

「永夜魔主血魔老怪,英靈不滅,萬古長存!」

「……」

「……」

夕陽還余了一絲掛在山麓,但天地間已是一片暮氣沉沉,古樸而空曠的廣場之上,一眼望不到邊的青色石碑影子被最後一縷夕光扯得很長,交織在了一起,像是無盡的黑暗!

碑是堅硬無比,萬年無損的玄石,而碑上的字,赫然是以血寫就。

內容很簡單,寥寥數語,點到而止。

但碑很多,遠遠鋪了開去,一座一座,延伸向了神山最深處。

每一座碑,都代表了無數人生命的終結!

自從魔淵大劫開始出現以來,每三千年,這世間便會迎來一場持續十年之久的大浩劫,每三千年,都會有無數人殞落在西荒那片早已被鮮血浸透的土地上,他們或是不世仙尊,或是驚艷奇才,或是德高望重的仙門大聖,或是惡名昭著的魔宗老怪,但最終,都會為了一個同樣的目的,殞落在那魔淵之前,一身修為煙消雲散,最後化作碑上一行小小的字跡!

「三千多年前,修行界力量達到了巔峰,元嬰無數,化神輩出,大乘上仙不下十人!」

「可那十年浩劫來臨之後,不說化神、大乘,便是元嬰老祖,也只剩寥寥數人……」

「……無數仙祖,無數先輩,都殞落在了那十年裡!」

「他們在那十年裡的死,換得了我們三千年的生!」

一位身著白色寬袍的老者,手指緩緩的從碑沿上撫過,慢慢的轉過了身來,在他面前,乃是一排又一排神色剛毅,臉色凝重的年青人,他的目光從這些年青人臉上掃了過去,聲音低了下來,但彷彿多了一種無形的力量:「很快,就該輪到我們去死,換後人的生了!」

聽著老者沉重的話語,場間的一眾修士,臉色也都顯得有些凝重……

效仿先輩,灑我熱血,守護人間,本來便是一件天經地義的事情……

可這一次的大劫,真的可以抵禦得過去嗎?

三百年前,崑崙山巔那一場大亂,實在是讓這修行界損失了太多高端戰力了……

「我知道,你們對這一戰都沒有多少信心……」

老者彷彿看出了他們心底的凝慮,低聲歎了起來:「本來這一次,我們也是有足夠的力量來保證這一次大劫有驚無險的渡過去的,但是三百年前,四大仙門,三大魔宗,以及丹、器、符、陣各傳承的高手,堪稱修行界裡七成以上的高人,齊聚崑崙山巔,尋找一種可以永可化解大劫的方法,可是閉關十年,最終一場大亂,使得這些人一個也沒有活著出來……」

「不過我們還是有希望的!」

老者抬起了頭,目光緩緩掃過了眾人:「據傳他們已經成功了,他們將自己那十年時間裡參研了出來的方法,都記在了一部名為《道元真解》的經文裡,只要我們能找到那一部《道元真解》,我們就可以利用裡面的方法,不但抵禦大劫,還有希望,永遠化解大劫!」

這一番話,直說的場間寂寂無聲,氣氛凝重,所有人神情都狂熱了起來!

「修真界不能終結在吾輩手中,便是掘地三尺,也要找到那部奇書!」

「捨卻此身,抵禦大劫……」

「要麼成劫下之鬼,要麼做渡劫之仙!」


大劫主 第一章 仙榜榜首


「仙榜榜首,方原!」

此時的中土雲洲,越國之北,太岳城內,已是一片喜氣洋洋,張燈結綵。

城北大青石鋪就的廣場之上,已築起了三丈高台,台上,城主、將軍,以及城中各家族的家主,都已經依序列座。而在台下,則立著一個一個氣宇軒昂,神氣不凡的年青人,皆仰著頭,望著台上手持紫榜的道師。那位道師身披卦衣,頭戴青冠,郃下三縷長鬚,冷目如電,氣度不凡,他看了看紫榜上的名字,滿面笑容的掃了一眼台下,緩緩宣佈了那個結果。

「轟……」

翹首以待的台下百姓,立時歡聲雷動,一波一波的掀起了歡呼的浪潮。

「我猜的果然沒錯,這榜首果然就是方原方小哥……」

「呵呵,什麼叫你猜,這太岳城裡,誰不知方原小哥定是這仙榜榜首?」

「據說這位方小哥在道元真解的修習上出類拔萃,連道師都稱他為三百年難得一見的奇才,這榜首之譽,便證明了他在整個越國七郡三千天驕裡,都是絕對的第一人啊!」

議論紛紛裡,不知多少人都將目光看向了便立身於高台下方的那位青衣少年。

那少年身材瘦削,面皮白淨,看起來似有幾分弱不禁風的味道。

衣著打扮上來看,似是寒門出身,但神情沉靜,看起來卻甚是沉穩。

台上道師宣佈了榜單之後,迎著無數人投來的艷羨目光,聲聲恭賀之言,他也只是向周圍人輕聲道謝,卻無驚喜之意,似乎早就料到了這個結果。

「呵呵,小方原,上台來領取仙門玉符吧!」

台上的道師收起了手中紫榜,望著台下的少年,滿眼皆是欣賞之色,笑呵呵的說道。

台下又是一陣歡聲雷動,百姓的歡呼像是海洋,險些將青衣少年淹沒。

普通人望向他的眼神裡,甚至都已經多了幾分敬畏。

這可是將要直接進入青陽宗,成為真傳弟子,未來成就不可限量的年青人啊……

「方原師兄,來這裡!」

台上已經站了數位年青人,有男有女,他們都是登上了甲子榜與小乙榜的太岳城天驕,一個個出身不凡,或是城中巨富之子,或是達官貴人之後,但見到了青衣少年走上台來,卻皆讓開了一條路來,面露謙遜笑意,主動的向後面退了幾步,讓青衣少年站在前面。

太岳城裡,世家貴胄與寒門之間,本來便有著一條無法逾越的鴻溝,但這些世家子面對著寒門出身的青衣少年方原,卻沒有半點驕狂氣焰,甚至目光裡還有一些些敬畏之意。

畢竟,這甲子榜的含金量,他們太明白了。

這位寒門出身的同窗,在《道元真解》一道的造詣,著實讓他們心服口服。

方原向著這些同窗笑了一笑,然後慢慢走了過去,不卑不亢,神情平靜。

「方師兄,恭喜了!」

在人群最中間的位置,站著一個生得明眸照人的女孩兒,她似乎骨子裡就帶著一種清冷之意,別人都不敢靠近她,但看到了方原過來時,她卻淡淡的一笑,輕輕道了一句。

方原駐足道謝:「多謝呂師妹,你這次考的也很好!」

女孩兒展顏一笑,道:「我只是走個過場罷啦,師尊她老人家不想落人口實!」

這女子是太岳城城主膝下的千金呂心瑤,也是遠近聞名的小天才,主修藥理,在這一次的考核中也登上了甲子仙榜,在這太岳城裡,已是除了方原之外成績最好的一位。

聽了他的話,方原也只是笑了笑,便向台前走去。

「哈哈,方世侄,往這邊來!」

台上一人站了起來,面白無鬚,氣質儒雅,正是這太岳城的城主呂竹庵,他笑著過來牽起了方原的手,顯得極是親暱,道:「太岳城出了你這位榜首,名揚越國七郡,我的臉上也添光不少,他日你入仙門修行,平步青雲,逍遙九天之時,可別忘了咱們岳城百姓!」

「城主謬讚,小子汗顏……」

方原低聲回答,態度不驕不躁,很是得體。

「哈哈,先別忙著謙虛,老夫還有一件事要宣佈!」

呂竹庵爽朗的笑了起來,一手拉著方原,另一隻手,卻牽起了他的女兒呂心瑤,笑道:「其實啊,這件事我早就想說了,只是方世侄在準備大考,怕分了你的心,便一直忍著,正好借這個機會說出來,我向來都很喜歡方世侄,你乃池中之龍,早晚會一飛沖天,但自此投身仙道,怕是無暇分心,因此入門之前,我願與你方家結一門親事,不知你意下如何?」

城主笑呵呵的說著,中氣十足,周圍人都聽得清楚。

「什麼?」

台下百姓聽了這話,都大吃了一驚。

周圍台上的一眾天驕,也幾乎以為自己聽得差了,呆呆的看了一眼那位冷艷無雙,又偏偏明眸動人,一個眼神便能讓所有人都自慚形穢的呂心瑤,心裡立時百味雜陳。

尤其是祁將軍家的公子祁嘯風,此時眼神裡甚至都射出了兩道不易察覺的怨恨之意。

這……這寒門子弟,居然要成為城主的乘龍快婿?

他們下意識的不信,但又不得不承認,眼前這一幕在真實的發生著。

倒是方原定了定神,急忙拉了一下城主的胳膊:「呂世伯……」

說著眼神向呂心瑤看了過去。

此時不遠處的呂心瑤,正眼觀鼻,鼻觀心,嘴角帶著淡淡的笑意。

呂竹庵笑道:「你不必擔心,我之前已經問過心瑤的意見了!」

方原登時被噎了一下:可你還沒問過我的意見呢……

可也就在此時,不遠處的呂心瑤,忽然轉頭看了他一眼,然後嘴角輕輕一彎,對他露出了一絲微笑,在那一雙漂亮的眼神注視下,方原那句到了嘴邊的話便一時不好說出來了。

「恭喜方小哥……」

「說什麼呢,該叫方公子了……」

台下人見到了這樣一幕,也立時大笑,爭先恐後的大聲恭喝了起來。

得了甲子榜榜首,便是一喜,又得城主招婿,這可真是雙喜臨門了,尤其是城主家的女兒,那可是出了名的美人兒,這一下,簡直不知羨慕壞了多少人,眼睛都紅了。

「呵呵,恭喜城主招得佳婿,也恭喜這對小人兒喜結良緣……」

就在此時,一位身材高大,穿著甲冑的中年男子走了過來,正是太岳城駐守祈大將軍,他的兒子也是考上了甲子榜的人之一,只是看到了他過來,台上氣氛便頓時顯得有些壓抑。

眾所周知,這位祁將軍一家十年前曾經與方原一家產生過一些矛盾,兩家算是世仇。

以前的方家,也有一些產業,但祁將軍家為了修一處莊子,強行將他家的祖田給收了去了,方家也曾經試圖討要過,但祁將軍家可不是好惹的,方家吃了不少啞巴虧,直到方原的父母都前後病故了,方家也搬出了太岳城,成為了一戶農家,自此再未提過此事。

見到祁將軍上台來,方原直視著他,不動半點聲色。

祁將軍也是一臉的笑容,呵呵大笑著,向城主拱了拱手,然後便拍了拍方原的肩膀,笑道:「恭喜恭喜,老夫最喜歡湊這等熱鬧,那城南的青柳莊子,便當作是賀禮吧!」

眾人聞言,皆是震驚無比。

知曉內情的,可都瞭解,那青柳莊子,便是祁將軍佔去了方原的祖田之後修建的,沒想到如今居然直接要還給方家,須知道,那青柳莊子的面積,可比方家祖田大了十倍啊……

「堂堂的祁將軍,這是要和一個毛頭小子主動示好嗎?」

「呸,什麼毛頭小子,人家可即將成為仙門真傳,見了皇族都平禮相待的……」

台下百姓也都有些驚詫,議論紛紛。

台上的一眾貴胄,皆大笑著,紛紛圍了上來,口中說著恭賀之語。

「呵呵,其他的事情宴上再說,小方原,過來領了這青陽宗的仙門玉符吧!」

道師笑呵呵的,雙手捧了一塊紫檀托盤,示意方原上前去。

周圍一時安靜了下來,靜靜的觀看著這意義不凡的一幕,雖然所有登了榜的人都有希望進入仙門修行,但是可以直接得到青陽宗發放的仙門玉符,成為真傳弟子的,也就榜首一人。

一接過了這仙門玉符,方原從此之後,便是青陽宗弟子,一步登天了。

這其中蘊含的意義,又豈是等閒?

方原也點了點頭,慢慢向前走去,心間一時也是五味雜陳。

十年苦讀,沒日沒夜,耗盡了無數心血,終於等來了這夢寐以求的一天麼?

他伸出了手,雖然內心激動,卻沒有顫抖。

因為他知道,這是自己應得的。

他下了超出別人十倍的努力與心血,理應得到這最高的榮譽……

「且慢……」

可也就在方原手都已經伸出去了的時候,忽然間太岳城上空,一片陰影籠罩了過來。

眾人皆驚愕抬頭,便見天上已經飛來了一艘巨大的仙舟,緩緩降臨到了半空,而在仙舟之上,則有一位身穿紅袍的仙使踏著虛空慢慢走了下來,沉沉開口,聲音傳遍了若大太岳城:「青陽宗玉磯真人有旨,這一屆仙子堂大考,道元真解一門取消,不計入考核之中!」

「什麼?」

台上台下,一時鴉雀無聲,所有人的表情都像是凍結了。

「這……怎麼可能?仙門為何會有這等法旨?」

過了半晌,才有一人高喝,正是太岳城道師,他一臉的激奮不解。

那位仙使,已經來到了台上,目光掃了一眼這台上的上榜天驕們,臉色也有些沉重,低歎道:「因為剛剛證實了,我青陽宗所得的那一卷道元真解是假的,也就是說……」

他的神情,也顯得有些遺憾:「這三百年來,我們所學的道元真解,都是假的!」


大劫主 第二章 道元真解


「怎麼會這樣?」

張燈結綵的城主府內,方原孤伶伶的坐在了外廳的一張桌子上,望著旁邊的池塘裡那些五彩繽紛游來游去的魚,呆呆的出神,忽然間很想躍入池塘之中,化作它們中的一員。

他幾乎已經忘了自己是如何走下了道台,又如何被城主府的僕役架到了這裡來的。

此時的城主府正在設宴。

依著慣例,每三年一次大考過後,城主都會設宴宴請這些在大考之中登了榜,即將成為仙門弟子的天之驕子,今年自然也不會例外,甚至因為他女兒也上了榜的原因,還顯得更為熱鬧些。只是原本在這一場大宴中,應該坐在內廳貴賓席上的方原,此時卻只能呆呆的坐在外廳,守著空蕩蕩的桌子。

他能感受到周圍那些夾雜了同情、憐憫、嘲弄,甚至是幸災樂禍的眼神,感覺異常疲憊。

他本來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

道元真解被取消了,自己不但不再是甲子榜榜首,甚至連小乙榜都進不去了……

因為他在道元真解上花廢了太多的心血,其他的藥理也好,卜算也好,器物也罷,自然便不可能再有太多的造詣,甚至說,他對其他的東西,接近一竅不通,因為很早時朱先生便說過,道元真解一科,若是學得好了,便頂得上其他所有學問加起來的總和……

畢竟其他學問,入了仙門,可以慢慢學,惟有道元真解,必須從小學起。

事實也是如此,仙門考核之中,方原只考了道元真解一門,便得了甲子榜榜首。

但誰又能想到,他還未接到玉符,便傳來了那樣一聲惡噩?

他已榜上無名了,但城主似是好心,還是讓僕役將他接了過來,給他安排了一個席位。

只是,招婿之事,他沒有再提,而內廳裡的尊貴席位,也坐不下一個他了。

外廳裡其他的人,此時也或是有意,或是無意,都避開了他,竟使得他自己孤伶伶一個人霸佔了一張大桌子,像是他身邊出現了一股無形力場,將別人都遠遠的隔絕了開來!

「唉,方家小哥真是可憐,明明該是榜首,結果卻……」

「呵,寒門弟子想要出頭,又談何容易,連老天爺都跟他過不去啊……」

「你說他還坐在這裡幹什麼,等著自取其辱麼?」

周圍傳開了竊竊私語聲,像是蚊子一樣刁鑽的鑽進了方原的耳朵裡。

他確實感覺自己該離開了。

「既然來了,又何必要急著走?」

一隻大手按在了方原的肩膀上,將剛想要起身的他按回了座位上。

方原轉頭看去,便見是一位身穿青袍的老者,五六十歲年齡,青瘦矍鑠,不怒自威,他長歎了一口氣,坐在了方原的身邊,提起酒壺滿滿的倒了一杯,給方原遞了過來。

「朱先生……」

方原忙起身行禮,對眼前這位老人非常的敬重。

這位老人是仙子堂的道師,曾經也是青陽宗的內門弟子,正是他在十年之前,將在仙子堂外偷聽的方原領進了仙子堂,也是他這十年來苦心教導,才有了如今的方原……

……雖然,如今的方原,也不過只是一個榜上無名的倒楣蛋!

「坐下說話!」

朱先生擺了擺手,轉頭看著方原,輕聲道:「你很失望?」

「我……」

方原神情一黯,十年心血毀於一旦,又怎麼可能不失望?

不過望著道師關切的眼神,他卻只是笑道:「我只是在想,城主還要不要我這個女婿了?」

「哈哈,你現在可是榜上無名,前途黯淡,誰會把女兒許配給你?」

朱先生聞言也笑了起來,滿滿飲了一杯酒,硬生生的塞進了方原的手裡,然後才長長的歎了口氣,道:「其實《道元真解》被證明是假的,早在意料之中!」

方原臉上強擠出來的笑容也是一僵,抬頭看著朱先生。

朱先生自己也斟了一杯,一口飲盡,低聲歎道:「世傳三千一次,大劫降世,屠滅生靈,一千年前,為了對抗大劫,仙門、魔宗、妖族頂尖高手摒棄前嫌,齊聚崑崙山玉虛洞府,合力推洐對抗大劫之法,但也沒想到,他們閉關參研十年,即將出關之時,卻忽然間起了大變,天降流火,玉虛宮被毀,那三脈高人,沒有一個能夠活著出來,至今也不知是什麼緣故!」

「不過三脈高人雖然都在玉虛洞府殞落,可世間卻有了傳言,說他們已經推洐出了一部道典,名喚《道元真解》,其中便記載著對抗三千年大劫的妙義,各大勢力為了找到《道元真解》不惜一切!」

「但誰也沒想到,這部道書真的出現了,不但出現,而且一出現便是數十上百本,這麼多的道元真解之中,有些內容相近,但更多的內容卻是截然不同,各大勢力一時誰也不知道哪本真,哪本假,但每一個得到了《道元真解》的仙門,都不敢吊以輕心,無數天才人物下了苦功夫去參研其中的秘密,可惜數百年過去,終究無一例外,都被證實為假的!」

「那青陽宗……」

方原下意識的開口,神情有些遲疑。

「青陽宗這一部道元真解,是顧松太師叔祖七百年前得到的,他參研了百餘年不得其法,便將此經傳授青陽宗同門,仍然無一人能悟得通透,又只好將此經文與越國其他四大仙門分享,五大仙門無數高人都花費了無數心血在這經文之中,還是一無所獲……」

「便從那時起,有了各種猜測,其中一樁,乃是來自易樓的一位卦師所言!」

「那位卦師乃是顧松太師叔祖相識八百年的好友,他推敲過經文之後,認為這道元真解玄妙莫測,其中蘊藏大機緣,修為越高,愈容易被蒙蔽雙眼,反而見不得其中至理,因此得窺此經造化之輩,應該從尚未接觸到修行之路的小兒中尋找,顧松太師叔祖深信其言,便從三百年前開始,大肆從凡間收徒,久而久之,才有了這三年一度的仙門大考……」

說到了這裡,朱先生又是長歎了一聲:「但三百年前,也不知多少人被收進了仙門,對道元真解的解讀,卻還是一無所獲,反倒是仙門大考,為仙門找到了不少遺留凡間的好仙苗,漸漸的,其他幾個仙門,早就對解讀道元真解不報希望了,挑弟子也只挑其他方面突出的,青陽宗早在一百多年前,也有人提出了這一點,只是太師叔祖一意孤行,無人敢忤逆他老人家的意思罷了,也正因此,直到昨日,道元真解都是這仙門大考之中,最重要的一門……」

「那……那為何偏偏今天……」

方原欲言又止,有些不解,為何偏偏在自己得了榜首之時,卻取消了?

「因為顧松太師叔祖,已於三日之前坐化了!」

朱先生滿面感慨,似乎有些唏噓之意。

方原卻已怔住,不知該如何回答。

朱先生苦笑了一聲,道:「其實我這大半輩子,也都花在了此經上,每每感覺似有所得,卻最終還是一無所獲,也早就懷疑這經文是假的了,預感到了會有這麼一天,但還是一直在教導你們,並不是我想害你,只是無論這道元真解是真是假,畢竟都是仙門大考中最重要的一部分,而學習此道,又不必像學其他的學問一般花廢金錢,最為適合寒門弟子,若可以借此入了仙門,那便是好事一件,哪怕到時候再去偽存真,從頭學起,也總比被拒之門外的好,這百餘年來,用這方法,我也往仙門裡送了不少出身寒門的好苗子,只是苦了你……」

「苦了我麼?」

方原微微失神,臉上的笑容也有些苦澀。

朱先生低歎了一聲,道:「我來倒不是為了說這些,只是有一句話想要告訴你!」

方原反應了過來,苦笑道:「先生若是想安慰我,還不如把你窯藏的梨花白賞我一壇……」

「我若有女兒嫁給你無防,但想要我的梨花白,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朱先生笑罵了一句,然後才望著方原的眼睛,過了半晌,沉沉開了口:「我這句話也不是在安慰你,只是告訴你一個事實……道元真解或許是假,但你這榜首卻不假!」

方原微微一怔,抬頭看著朱先生。

「道元真解假不假的且不說,若說他是最難學的,想必無人反對,此經艱澀繞口,義理艱難,每一字,每一句,都可以引出大量的解讀與延伸來,若想在這一門取得成就,可不僅僅是要背熟了全部經文,甚至其他仙門公開了的版本,以及無數修行中人的解讀心得,都得完全的背下來,揣摸明白,皓首窮經都不足以形容其中艱辛,便是當世大修行者,為了參研這道元真解,也不知有多少人耽誤了修行,甚至陷入瘋魔,更何況是你們這些心性不堅的小孩子?」

說到了這裡時,朱先生看著方原,眼神甚是溺愛:「老夫在這太岳城仙子堂教了數十年,也不知見過多少驚才絕艷的奇才神童,但卻從未見過一個像你這般刻苦用功的,那些無數大修行者,博學長老們都做不到的事情,你卻做到了,這一點,連老夫都很佩服你啊……」

「所以……」

「這榜首之榮,是你十年苦讀搏出來的,是你在越國七郡十萬學子之中贏出來的,你本來和別人站在同樣的位置,甚至因為家世的原因,條件比別人還差了不少,然後用了十年時間,站在了比他們高的位置,誰能說你這榜首之位是假的,誰能不承認你強過他們?」

朱先生神情凝重,重重的拍了拍方原的肩膀,聲音有些低沉:「孩子,今日是我教你的最後一課,別忘了這十年你是如何走過來的,將來踏上了修行之路,這便是你的道心!」

說完了這些話,朱先生飲了一杯酒,轉身離開。

「這十年我是如何走過來的……」

方原望著朱先生的背影,口中輕輕重複著他剛才說的話。

「是啊,這十年怎麼過來的呢?」

「五歲的時候,就騎到了仙子堂外的槐樹上偷聽朱先生講學,被馬蜂蟄的滿頭包……」

「七八歲的時候,就一邊跟著叔叔嬸嬸在田間忙碌,一邊心裡記著朱先生教的字,鐮刀割破了自己的手,自己居然沒有發現,待到回頭時,看到了血灑在禾苗上,晶瑩鮮艷……」

「十幾歲的時候,每天夢裡夢到的,都是那些艱澀繞口的經文……」

一種又傷感又自豪的感覺在方原的心底升騰了起來……

「我是怎麼過來的?」

「我是付出了比別人多十倍的心血,多十倍的努力才走到了今天的啊……」

「朱先生說的對,你們可以說道元真解是假的,可以取消了我的榜上之名,但又有誰,能否認我確實憑借實力奪得了這甲子榜榜首,將你們所有人都壓在了我的名字之下?」

他將朱先生倒給了自己的酒狠狠的灌進了口中,然後又滿滿的倒了一杯。

然後他抬頭望著朱先生離去的方向,心裡默默說道:「朱先生放心,我不會消沉下去的!」

心結解開,方原此前的迷茫頓如煙消雲散,身上也有了力氣,他長吁了一口氣,準備離開,但也就在起身時,心裡卻又忍不住想到了另一個問題:「如果《道元真解》是假的,那麼這幾年來,自己在研悟經文的內容時,內心裡那種隱隱的觸動,又是怎麼回事呢?」

念及了這個問題,他不由得再一次想起了一個月前,他不知多少個讀著道元真解入夢的夜裡,半睡半醒間,忽然內心通明,感受到了那種神秘而玄奧的力量的感覺……

他不知道怎麼形容那種似真似幻的感覺,也沒有跟別人說過!

他曾經以為,當自己真正的開始修行之後,藉著那種感覺的指引,可以發現這道元真解之中蘊含的真正道理,但誰又想到,卻在這個節骨眼上,道元真解居然被證實為假的?


大劫主 第三章 仙門雜役


「取消了道元真解一科,實在是沒有辦法,不過好歹專修道元真解一科的人本來就不多,也不至於埋沒了人才!」此時的城主府內廳之中,青陽宗仙使輕輕舉杯歎道。

能有資格坐在這內廳主桌上的自然不多,不過是城主、祁將軍、仙子堂道師、青陽宗仙使喬雲亭,以及哪怕取消了道元真解一科,仍然可以登上甲子榜的城主家千金呂心瑤、祁將軍膝下的公子祁嘯風和這太岳城裡的另外幾位小天驕而已,都是這太岳城裡頂尖的人才。

此時聽了仙使的話,他們心裡也皆有些忐忑。

虧得自己沒有在道元真解一科上下大功夫啊……

當然,之前他們沒有去下大功夫,也實在是因為那一科太難了。

雖然這對他們來說,是退而求其次,但如今,卻無形之中撞了大運……

「沒有埋沒人才,怕是不見得吧?」

也就在此時,一直沉默寡言的仙子堂道師,忽然間低聲歎了口氣。

那位青陽宗仙使微微一怔,循著他的目光向外看去,便看到了坐在外廳塘邊的方原。

他似是剛剛想起了這個人,過了半晌,輕輕開口道:「聽說今年的太岳城裡,出了一位在道元真解一道的奇才,堪稱三百年內第一人,本是這甲子榜的榜首,可就是他?」

一提到了方原,桌上的氣氛登時有些微妙。

城主千金呂心瑤抬頭看了仙使一眼,旋及低垂了雙目,靜靜的坐著,不發一言。

仙子堂道師則是沉歎了一聲,沒有開口。

城主呂竹庵輕輕一歎,笑道:「仙使說的沒錯,這位方原方世侄是我看著長大的,倒是個不錯的孩子,為人有些木訥,記性倒是不錯,聽說他在大考之前,不僅把道元真解一文倒背如流,就連其他與道元真解有關的註解、典藉,也都背得滾瓜爛熟,這水磨功夫可非一般人能比,不過他除了道元真解,其他的醫理與卜算、器物、武法等方面,可以說都是一竅不通,這次若算上道元真解,他自然是榜首,但若去掉了道元真解,那連普通人也不如了!」

「原來就是個擅長死記硬背的孩子!」

青陽宗仙使沉吟的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但仙子堂道師朱先生卻聽不下去了,忽然道:「喬師兄,你為公務而來,我本不該說這些,但實在是忍不住了,方原那孩子是我看著長大的,資質實在不錯,這一次他能得這甲子榜榜首之位,可謂實至名歸,如今就因為仙門一句話,就要毀了這孩子的大好前程麼?」

那青陽宗仙使喬師兄微微一怔:「朱師弟的意思是?」

道師朱先生道:「這孩子資質著實不差,就不能破格將他也收入門中麼?」

一句話說了出來,內廳之中,忽然一片寂靜。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看著青陽宗仙使,連呼吸都摒住了。

而在這麼多的目光裡,青陽宗仙使考慮了半晌,卻還是沉重的搖了搖頭。

「你……」

仙子堂朱先生登時有些發火,酒杯重重的蹲在了桌子上,就要起身走人。

「朱師弟莫要發火!」

那青陽宗仙使卻低歎了一聲,道:「咱們也曾同門學道,我理解你的心情,但這非我仙門無情,而是這孩子實在是不適合再入仙門了,你在仙子堂為仙門教導幼徒,應當明白,讓這些孩子們從小研習藥理、卜算、器物、書法等學問,都是為了將來的修行做準備……」

「一般來說,等這些孩子們長到了十五六歲,修行的基礎打的差不多了,身子骨也已經定型,這時候再選擇資質優異的,進入仙門修行,卻正是好時候。否則的話,過早開始修行,身子骨尚未長好,強行練氣不見得有益,反而有傷本源。過晚開始修行,身子骨定了型,資質便也毀了大半,僅僅是這麼數年之差,將來的成就,怕是起碼也要折損大半!」

「而你說的這位少年,我已看過他的卷宗了,道元真解一道,確實造詣不淺,便是本座,也沒見過能將世間公開了的三十六部道元真解經文完全背熟,一字不差的,但這孩子其他修行之理卻皆平平,而如今,道元真解已被證實是假的,太上師叔祖也已坐化,無人關注這一塊了,若是將這孩子收入了門中,他就等於是一張白紙,修行之前,還要再重新學習各種基礎理論,你覺得他能什麼時候學好?三年,五年?到了那時候,他還適合修行麼?」

「哼,以青陽宗的底蘊,好好培養,又怎麼可能耽誤了他的修行?」

仙子堂的朱先生憤憤說道。

青陽宗仙使聽了,卻只是一聲苦笑:「可仙門又哪裡有這麼多精力培養他?」

「你……」

朱先生大怒,過了片刻,才沉聲道:「你可知這一個念頭,便有可能錯過了一位好苗子!」

「仙門裡的好苗子已經太多了!」

青陽宗仙使並不為所動,只是淡淡道:「你也知道,如今仙門收徒與以前不同了,這三百年裡,每三年一次,收入門中的弟子比以前的十年還要多三倍不止,而修行資源是有限的,這些弟子們想要成長,短缺了資源的供給是不可能的,仙門已經沒有太多精力放在無謂的人身上了,實話說了吧,或許,這一屆的大考,便會成為三百年來的最後一次了……」

「什麼?」

此言說了出來,場間人頓時大驚,目光都有些驚訝的看向了那位仙使。

可青陽宗仙使卻不再說什麼了,舉杯啜了一口,見朱先生仍然神情憤憤,餘怒未消,便沉吟了一番後,笑道:「罷了,朱師弟,咱們相交百年,又豈能因為公事而傷了和氣,既然你如此看好這位少年,那我在職責之外,也未嘗不可以給他一個機會,只看他願不願意了!」

廳外,方原回想著《道元真解》的經義不久前給自己帶來的那種神秘感,慢慢的起了身,打算離開這個並不歡迎的地方,也就在此時,背後一聲音響了起來:「你就是方原?」

轉過了身,方原便是一怔,看到了一個身穿紫袍的中年男子負手立在自己背後,正是那位來自青陽宗的仙門使者,城主、祁將軍等人也皆在他的身邊,目光有些複雜的看著自己,呂心瑤等其他甲子榜上的小天驕則都跟在身後,一個個的臉上都似有疑惑與擔憂之色。

「晚輩正是!」

方原客客氣氣的回答,並未失了禮數。

「聽說你本是甲子榜榜首,卻因為本座一句話,失了上榜的資格,心間可有怨恨?」

那青陽宗仙使打量著方原,微微一笑,輕聲問道。

「我簡直恨的想畫個小人兒天天扎你的嘴啊……」

方原心裡想著,面上卻淡淡道:「怨天尤人無用,晚輩亦無暇怨恨,只願從頭再來!」

那仙使聽了倒是一怔,笑道:「本座還擔心你會受此打擊之後,自暴自棄,一厥不振,看樣子是我想多了,你年紀輕輕,便有這等心境也是難得,不過,你怕是要失望了,自這一屆後,仙子堂不會再收徒了,而且以你的年齡,學成之時,便也過了修行的好時候!」

「嗯?」

方原聽了微微一怔,臉色微變。

「不過……」

那仙使卻又忽然話鋒一轉,笑道:「本座也不想真個扼殺了一位良才,便破例給你一個機會吧,青陽宗弟子是不可能了,不過我仙門雜役,也一樣可以修行,而且修得好的,還有機會破格收入內門之中,本座可以帶你到仙門去做個雜役,不知你願不願意呢?」

「做雜役?」

周圍忽然一陣騷動,每個人的眼神都變得精彩了起來。

呂心瑤忍不住看了方原一眼,淡漠的眼神裡,忽然多了一抹淡淡的嘲弄之色。

太岳城主呂竹庵與祁將軍,卻是明顯鬆了口氣,嘴角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意。

須知仙門裡面,也是等階森嚴的,普通弟子之上,還有內門弟子,那可都是百里挑一的好苗子,而在內門弟子之中,每三年才會誕生一位真傳弟子,每一位真傳弟子都是會得到仙門重點培養的,萬人之上,舉世睹目的人物,不論修行好壞,都可以尊享百年尊榮……

不然的話,以呂心瑤那樣的資色與潛力,城主又怎麼會動了招方原為婿的心思?

可入仙門做雜役,這簡單就是另一種極端了……

讓堂堂甲子榜首,本該是仙門真傳的人去做雜役,這不是侮辱麼?

方原的心情也在這一刻變得複雜之極,甚至有種想要拂袖而去的怒意。

但他深吸了一口氣,強壓下了內心的紛擾。

在最短的時間之內,他認真的考慮了一下未來的各種可能性。

當他確定了這確實是擺在了自己面前的最後一條路時,他抬起了頭來,認真回答:

「晚輩願意!」


大劫主 第四章 青陽宗


很快,便到了這太岳城的天之驕子們啟程前往仙門的時候。

在這十餘天的時間裡,不僅是青陽宗,其他越國四大仙門,也陸續都有仙使過來,從這些登了榜的小天驕裡,選擇合適的弟子收入門中。

在往年,一些甲子榜上的天驕,被多個仙門看中,爭相搶奪的戲碼,向來是太岳城平頭老百姓們最為津津樂道的話題,但是今年,卻出了奇的無人關注這一塊。

所有人,都將複雜的目光,放到了一位處境最為特別的人身上。

本是榜首的方原,也要跟著仙門的法舟,去青陽宗做雜役了。

仙門雜役,向來是難以被人瞧得上的。

他們也隨著仙人們住在深山之中,享受不得紅塵繁華,又不可能成為高高在上的仙人,人生短短數十載,便這麼埋沒在了深山老林裡,任誰說起來,都惋惜的很!

可是方原,卻出人意料的答應了下來。

對此,太岳城裡有不少人都在感歎,惋惜這孩子的執拗,興許就毀了他這一生。

巨大的仙舟已浮在太岳城東面的天空之中,黑壓壓猶如一片巨大的烏雲,自仙舟之上,有雲朵化成的雲梯一路延伸到地面,小天驕們拾階而上,看起來真個像是平步青雲。

下方,太岳城的百姓們仰望著這些猶如上了天一般的年青人,目光裡充滿了敬畏!

方原沒有去接愛那些百姓們的注目,他早早就登上了仙舟,沉默的坐在了角落裡。

他也知道此時的自己幾乎成為了太岳城的一個笑話,但並不介意。

他認真的考慮過自己做的這個選擇是對是錯,最終還是堅定了信念。

他確定自己是喜歡修行的,於是就一定要踏上這條路。

能以甲子榜榜首的身份,直接進入仙門做真傳弟子固然是好,可是當自己面前除了做雜役之外沒有別的路可以實現自己的目的時,他也就毫不猶豫的選擇了成為一個仙門雜役。

本質上真傳與雜役也沒什麼不同,他也懶得去理會其他人的嘰嘲與虛偽的同情。

「額,方師兄?」

從雲梯登上了法舟的太岳城天驕們,一入艙中,便看到了方原。

神情皆有些尷尬,向著他點了點頭。

打聲招呼之後,便沒有別的話講了,自顧自的找地方坐了下來。

方原神色如常,有人打招呼,他便也回禮,無人問他,便沉默的看著書。

他懷裡抱著許多書藉,都是臨行前朱先生贈給了他的,藥理、卜算、器物等等皆有,這些都是踏入修行路之前必須要學的,道元真解既是假的,這些東西他當然要從頭學起!

這些登舟的天驕都是拜入了青陽宗的同門,對未來的修行充滿了憧憬,不停的討論著將來的修行歲月,不過看到了方原之後,這種喜悅的心情,便都稍稍受了些影響,這位曾經成績好過了他們所有人,最終卻只能入仙門去做個雜役的人,像是他們心裡的某根刺一樣。

「呵呵,方師弟,你似乎不應該坐在這裡!」

那種讓人微覺壓抑的氣氛,終於使得一個人來到了方原的身前,輕聲笑道。

那人名喚周清越,乃是太岳城小世家周家的少爺,亦是仙榜有名,只是弱於方原、呂心瑤、祁嘯風等人,排在了甲子榜末尾,差一點便要掉在了小乙榜上了。

方原抬頭看了他一眼,皺著眉頭:「什麼意思?」

那周清越左右看了看,笑道:「我們啊,都是去青陽宗拜師修行的,但方師弟卻是去做工的,大家走的路不同,似乎也不應該坐在一起,不然我們探討修行之理時,或許會說到一些不是你這身份能聽的秘密,為你招來大禍,哈哈,那樣的話,豈不是會害了方師弟?」

連門都還沒入的外門弟子,有什麼旁人聽不得的秘密?

眾弟子一聽便知道這周清越只是隨便找個借口,想將方原趕出艙去而已。

立時所有人的目光都向著方行看了過來,大多數倒頗有贊同之意。

畢竟,方原在這艙裡,他們也確實感覺有些不舒服,不好高談闊論。

「周師弟,你做事有些過了!」

也有人覺得心中有些不忍,一位身穿青裙的女子皺著眉頭開口,似乎有些看不下去了。

「對啊,大家都是同鄉,到了仙門也該互相照應,何必教人如此難堪?」

一時間,倒也有幾人都附和著青裙女子的話開了口,勸說著那周清越。

「嘿嘿,開個玩笑而已嘛……」

那周清越也尷尬的一笑,準備退開。

他倒不是被這幾個人說動了,而是面對著方原那平靜的臉色,始終覺得心裡有些發怵。

這卻是之前十年的積威作祟了。

以前方原一直是遠遠走在了他們前面,令所有人都不敢小覷的存在,如今雖然境遇大有不同,但在面對著方原的時候,他那富家少爺的狂勁,卻總是顯得沒什麼底氣……

「我倒覺得周師弟說的沒錯!」

但也就在此時,忽然間一個淡淡的聲音開口,艙內人登時微微一怔。

說話之人是位身材高大的少年,身穿一身頗為華貴的紫袍,此時正冷冷瞥了方原一眼,目光很是不屑,迎著眾人的眼神,面無表情的道:「我上法舟的時候,便看到了左首有一間小艙,似乎就是舟上奴僕所居之位,方原師弟興許是走錯了艙門,不該來這裡的!」

艙內眾人見了,心裡登時微沉,這紫袍公子哥兒乃是太岳城守將祁將軍家的公子,祁嘯風,名列甲子榜前茅,無論是身份還是前途,都比其他人高了不少。

既然他開了口,其他人便不再開口勸了,周清越更是得意了幾分。

雖然一開始沒料到祁嘯風會說這話,但他說了出來眾人倒也不意外,誰都知道這祁嘯風對太岳城第一美人呂心瑤情有獨衷,只是向來落花有意,流水無情,這倒也就罷了,關鍵是呂心瑤居然差點許配給了方原,這件事就有些尷尬了,祁嘯風心裡有疙瘩也不難理解。

望著周圍傳來的或同情,或憐憫,或嘲諷的目光,方原沒有多說什麼,看了周清越一眼,又看了祁嘯風一眼,他輕輕合上了手裡的書卷,然後起身出了艙門,竟真的離開了。

一時間,艙裡氣氛微覺尷尬,半晌之後,周清越笑道:「現在總算可以暢所欲言了!」

「哈哈,方原以前樣子多麼盛氣凌人,如今倒顯得有些可憐了……」

艙裡氣氛漸漸好轉,有人討好祁嘯風,故意笑著開了口。

「不必提他,諸位師弟師妹,以後入了仙門,大家理應相互照應才是……」

祁嘯風在這時候也淡淡一笑,主動開了口。

一時艙內無數人應聲,以後入了青陽宗,這祁嘯風卻是太岳城眾弟子之首了。

而此時離開了艙內的方原,臉上也露出了一抹無奈的苦笑……

「雖然我心裡沒少罵你是蠢貨,但臉上從沒表現的盛氣凌人過吧?」

聽著艙內的笑聲,他有些無奈的感歎了一句。

雖如此說,他自然也明白重點不在於自己有沒有盛氣凌人過,只在於自己倒楣而已!

千錯萬錯,自己不再是甲子榜榜首了,便是最大的錯!

扶在舟弦之上,他漸漸入了神。

此時法舟已飛在半空之中,透過了包裹著法舟的禁制,方原可以看到舟弦之下無盡雲氣如淵如海,漸漸的,他的心胸也彷彿變得開闊了起來,只是一笑,胸間那點不快便煙消雲散,倒是豪氣漸生:「但以後要有了機會,倒要讓你們見識一下什麼叫作真正的盛氣凌人!」

別人都認為他這一去,是往仙門做雜役去了。

但是方原內心非常的堅定,自己是去修行去了,這只是自己踏入修行界的第一步!

法舟極其輕快,自太岳城往青陽宗去,若是凡人,便是騎上快馬,也需要半月有餘,但乘了這仙家法寶,卻不過是一個時辰左右,便已然看到了前面的一片仙山,由於只有方原此時在艙外,他卻成為了第一個看到了這青陽宗仙山之人,望著那無盡瑰麗,他也一時呆了。

那當真是凡人無法想像的仙家氣象,一連片巍峨奇越的仙山奇峰,矗立在雲霧之中,遠遠看去,便都像是漂浮在了雲上的一般,迎著漫天的夕光,那雲都被渲染成了紫色,而在紫雲之上,居然可以看到許多仙殿,都是直接飛在了半空之中的,當真如同天庭一般!

越國五大仙門之一的青陽宗,四奇十二景,此時第一次展現在了方原的面前。

方原甚至顯得有些目炫神馳,他呆呆的看著那一片一片的仙山,一座一座的宮闕,內心裡,隱隱有熱血在流淌,一個聲音無法自持的大叫了起來:「青陽宗,我還是來了!」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