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2018暑期特價
新版玄幻徵文
fb臉書
google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伏天氏01
淨無痕
2018/7/25發行
伏天氏02
淨無痕
2018/7/25發行
異常生物見聞錄03
遠瞳
2018/7/25發行
全職鬼皇05
浮兮
2018/7/25發行
不朽戰魂06
拓跋流雲
2018/7/25發行
不死神凰16
寫字板
2018/7/25發行
懶神附體24
君不見
2018/7/25發行
天道圖書館68
情痴小和尚
2018/7/25發行
最強紈褲89
夏日易冷
2018/7/25發行
無敵煉藥師17
憤怒的薩爾
2018/7/27發行
仙武都市20
月藏鋒
2018/7/27發行
超神機械師27
齊佩甲
2018/7/27發行
仙帝歸來35
風無極光
2018/7/27發行
修真聊天群35
聖騎士的傳說
2018/7/27發行
不死道祖42
仙子饒命
2018/7/27發行
天界戰神56
笑南風
2018/7/27發行
妙醫鴻途61
煙斗老哥
2018/7/27發行
終極戰兵83
梁七少
2018/7/27發行
武魂養成手冊06
浮兮
2018/8/1發行
超級領主07
隱為者
2018/8/1發行
聖武星辰09
亂世狂刀01
2018/8/1發行
末日戰神18 完結
北極熊
2018/8/1發行
九極戰神20
少爺不太冷
2018/8/1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43
匣中藏劍
2018/8/1發行
完美神醫48
步行天下
2018/8/1發行
極品玄醫61
鐵沙
2018/8/1發行
修煉狂潮68
傅嘯塵
2018/8/1發行
伏天氏03
淨無痕
2018/8/3發行
異常生物見聞錄04
遠瞳
2018/8/3發行
全職鬼皇06
浮兮
2018/8/3發行
不朽戰魂07
拓跋流雲
2018/8/3發行
不死神凰17
寫字板
2018/8/3發行
凌天神帝32
君天帝
2018/8/3發行
修真聊天群36
聖騎士的傳說
2018/8/3發行
天道圖書館69
情痴小和尚
2018/8/3發行
最強紈褲90
夏日易冷
2018/8/3發行
武魂養成手冊07
浮兮
2018/8/8發行
無敵煉藥師18
憤怒的薩爾
2018/8/8發行
仙武都市21
月藏鋒
2018/8/8發行
懶神附體25
君不見
2018/8/8發行
仙帝歸來36
風無極光2
018/8/8發行
完美神醫49
步行天下
2018/8/8發行
逆天劍皇79
半步滄桑
2018/8/8發行
終極戰兵84
梁七少
2018/8/8發行
至聖之路96
永恆之火
2018/8/8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縱橫歷史軍事新書《無才》作者:盧小熙 18
轉帖:縱橫都市小說《極品全能相師》作者:關東風 13
轉帖:起點都市異術超能新書《煉器大宗師的科技王國》作者:離火加農炮 13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全職法師》作者:亂 12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逆仙戰皇》作者:我是團長 10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神寵進化》作者:酒池醉 7
求藍晶(血珊瑚)所有作品名 6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修真還行》作者:小伈 6
轉帖:縱橫奇幻小說《大夏王侯》作者:一夕煙雨 5
最近幾本還不錯看,推薦給書蟲們(呼喊潛水者) 5
本週熱門留言
最近幾本還不錯看,推薦給書蟲們(呼喊潛水者) 79
求藍晶(血珊瑚)所有作品名 68
轉帖:起點科幻新書《神書》 作者:薪意 65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修真還行》作者:小伈 47
轉帖:縱橫都市小說《極品全能相師》作者:關東風 43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38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九天聖祖》作者:軒轅瘋狂 37
轉帖:起點歷史小說《帝國吃相》作者:牧塵客 35
轉帖:創世靈異新書《大明道師 》 作者:蓮雪 34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全職法師》作者:亂 33

 
 暱稱:
 密碼:
 

轉帖:起點奇幻小說《踏天無痕》作者:更俗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7/12/20 16:08 
.
http://book.zongheng.com/book/572055.html
大燕帝國三十六王侯之族的姚氏宗子姚興犯下大罪,修為被廢,記憶抹除,流放到邊陲投靠舅父,從天之驕子如日中天的雲端跌落,淪為二流宗門太微宗最低級的道兵弟子,在一次意外中摔落山崖而死……


第一章 陳海與蘇倩


從靜海大道拐進來,陳海將他那輛轉過三次手的沃爾沃轎車停在巷子外,從巷子口看過去,七八米寬的巷子,在兩排梧桐樹的茂密樹葉下,遮閉得光影晦暗。

這是城裡唯數不多保存下來的舊石巷,兩邊的舊民居,牆體斑駁,石灰剝落得厲害,鋪路的石板歷經上百年、無數人的踩踏,光滑無邊,泛著幽暗的光澤,街邊牆腳稀稀疏疏的長著青苔、雜草與花瓣細碎的野花……

陳海也不知道對方為何選這麼一個地方見|面交易。

這樣的小巷子放在以前很不起眼,但城市人厭倦了鋼筋水泥的高樓大廈,倒看出這種舊街巷的雅致情趣來,雖然不是休息日,還有不少男女在巷子裡晃蕩,絕談不上是什麼人跡罕至的隱蔽場所。

還沒有到約定時間,陳海摸出褲後袋坐癟的煙盒,煙盒裡剩下來的幾支煙都快坐斷了,暗叫了一聲晦氣,捋直一支煙,又在身上摸了半天才找到打火機,點上煙狠狠地吸了兩口,心思才稍稍定了一些,好像心底的隱隱不安已隨裊裊煙霧吐出去不少。

陳海為半個小時後的交易不安。

顧胖子說對方手裡有一批從隧道工地挖出來的古墓老貨急於脫手,要是他們能做成這一單,下半輩子就都可以不愁吃穿了,但這件事背後隱藏怎樣的風險,陳海心裡也一清二楚。

販賣古墓盜掘出來的老貨,可不是遵紀守法的良民會幹出來的事情,而整件事也有可能是別人給他們挖下的坑。

陳海在這個行當雖然有小名氣,也絕不敢自誇沒有走眼的時候。

陳海也絕不會因為跟顧胖子認識有四五年,就會毫無保留的信任他,畢竟之前就只有顧胖子跟對方單線接觸過,也就拿回幾張老貨的照片而已。

他們這個行當,要是有機會能騙得一個下半輩子吃穿不愁,連親爹親娘都能賣出去。

陳海從儀表盤上拿起手機,拔了顧胖子的手機號,音樂響了一陣都沒有接通。

陳海暗想顧胖子說不定正在趕過來的路上,他特地提前半個小時開車過來,就是要在巷子周邊轉上幾圈,要是有什麼不對勁,也能提前發現……

「在想什麼事情呢,不會正在想我了吧?」

陳海剛將手機丟儀表盤上,就有一陣撲鼻香氣從車窗外飄進來,蘇倩不知道什麼時候從後面走了過來,正從車窗探過頭來跟他說話。

蘇倩就穿了一件黑色的蕾絲打底衫,領口有些低,她的胳膊貼到車窗邊緣上跟陳海說話,豐滿白嫩的胸部在車窗前擠露出一角深深的乳溝,肉色如玉的弧線是那麼的誘人。

陳海沒有理會蘇倩打情罵俏的話,轉回頭看了一眼,沒看到顧胖子的身影,這才打開車門讓蘇倩坐進來:「顧胖子他人呢?」

「為什麼一定要他出馬,我就不能做成這單買賣?」蘇倩水汪汪的大眼睛盯著陳海的臉,嬌嗔的問道,口氣像是情侶在打情罵俏。

蘇倩是非常漂亮動人的女人,除了精緻無瑕的五官與白皙迷人的臉蛋外,身材也極其出眾。

車門打開後,陳海就看到蘇倩那雙被牛仔褲裹得修長、緊實的雙腿,飽滿渾圓的臀部看著更似要將牛仔褲都擠爆開來,他情不自禁的就想咽口唾沫,心裡還有伸手去捏一把的衝動。

陳海從東北大學考古學研究生專業畢業後,考入市文物局,當時蘇倩就在文物局工作。

年少輕狂的陳海,當初還追求過蘇倩,但蘇倩的精明與理智更勝美貌一籌,清楚的知道自己要什麼,也可以說是現實,她只是與陳海保持若即若離的朋友曖昧,沒過多久,卻成了文玩販子顧胖子的情人。

南京最大的古玩市場在草場門,古玩這個圈子卻不限於市裡的幾個古玩市場,主要是由兩類人構成。

第一類人是古玩老貨的源頭,控制著貨源,多與盜墓賊或古玩制假者有著直接聯繫,或者本身就是盜墓或造假團伙。

這類人風險性大,因而行蹤詭秘,通常不會在古玩市場公開露面,卻是古玩圈子裡的大鱷,圈內人稱之為「大爺」。

第二類人就是所謂的「二爺」,是古玩市場上最為常見的倒爺,在古玩市場設攤開店,直接將或真或假的青銅器、玉器、瓷器等古玩老貨,賣給玩家跟淘客。

顧胖子嚴格說來也是第二類人,但發家早,在草場門古玩市場擁有一間名為洗硯齋的古玩鋪子,倒賣字畫與青銅器,早就攢下好幾千萬身家。

顧胖子早年也是市文物局的職員,倒賣古玩發家之後,就辦了內退,但與文物局的關係沒有斷,手裡要是有什麼吃不準的老貨,都會請局裡的老同事幫忙鑒定。

一來二往,陳海與他的關係也走得頗為親近。

顧胖子好色,在圈內是早就聞名的,早就養了兩房二奶,還在外面拈花惹草。

蘇倩跟了顧胖子,給陳海的刺激很大,但他並沒有因此跟顧胖子疏遠關係,反而跟著一腳跨入古玩市場,利用專業知識與頗能迷惑他人的談吐與氣質,倒賣或真或假的古玩老貨,或利用他極深厚的書畫造詣,在假舊上動些小手腳,這兩年也攢下不菲的身家。

蘇倩跟了顧胖子,除了看中顧胖子的錢,更主要的還是看中顧胖子在古玩圈子裡的資源,畢竟顧胖子那幾千萬身家,在南京市裡也算不上多大的款,而以蘇倩的條件完全可以找個家資億萬的富二代正正經經的嫁過去。

蘇倩跟了顧胖子,可不甘心每月從顧胖子那裡拿兩三萬的「家用」,很快就跟著做起倒賣古玩的買賣。而有顧胖子幫她兜底,蘇倩走起野路子來更加大膽、飄忽,這兩年攢下的身家,絕對是陳海的數倍以上,或許用不了幾年,就要將顧胖子撇在身後。

蘇倩撩開耳鬢的髮絲,探過身子朝巷子裡看去。

巷子口在陳海的這一側,蘇倩坐在副駕駛座上,又有些近視,身子自然就傾斜過來,都快要貼到陳海的身上來。

這個姿式讓蘇倩纖盈的腰拉伸開來,與飽滿渾圓的臀部形成極誘人的曲線。

露出一角腰肉,在黑色蕾絲打底衫的襯托下,又往外微微溢出,白嫩有如凝指,吹彈可破。

陳海從蘇倩的腰|臀上收回視線,見她如瀑秀髮下露出的耳廓潔晶如玉,青色的細血管都清晰的映照出來,吸了一口氣,將內心的躁動按耐下去,嘻笑道:「你這樣子可算是在勾引我?」

「……」蘇倩側過頭瞥了陳海一眼,挑釁道,「你倒是下手啊!」

陳海哈哈一笑,將內心的尷尬掩飾過去。

他這兩年身邊也不缺女人,早就不再單純如初,而蘇倩這兩年明裡暗裡也給他不少下手的機會,但他沒有對蘇倩下手。

陳海不是忌憚顧胖子,更不會去珍惜他與顧胖子之間不值一文的「狗屁友情」,只是他覺得瞞著顧胖子,與蘇倩魚水偷情一番,肉體是極致享受了,但除此之外,還能有什麼?

難道這樣就能抹去他這些年來的心中隱痛?

而他也不會將蘇倩看成那種愛慕虛榮的簡單女人,猜想蘇倩有意無意的勾引他,或許是想借他擺脫顧胖子。

即便當年的隱痛未消,即便陳海無法否認蘇倩帶給他的致命誘惑,但他還是不想會淪為被女人無情利用的踏腳石。

「是你自己也想做這一單吧?」陳海問道。

蘇倩一怔,略帶困惑的看了陳海一眼,好像不知道他為何有這一問。

陳海繼續漫不經心的笑道:「怎麼,你都撇開顧胖子提前過來了,是擔心顧胖子會坑你?我說你們倆在床上都赤裸相見了,這麼提防著不累啊!」

蘇倩眼睛閃過一絲被窺破秘密的慌亂,但轉瞬又鎮定下來,如花美臉嫣然拋出一笑給陳海,也沒有刻意拉開跟陳海的距離,紅唇似就在陳海的耳邊輕輕吐著氣:「顧胖子都不知道死在哪個狐狸精的床上呢,電話也打不通,我就閒來無事,先跑過來能不能看到他在偷哪家的腥。」

「你再要這樣,我可真要吃了你啊!」

陳海才不會管蘇倩與顧胖子各懷鬼胎呢,但也沒有往更深處想,不再糾纏那個話題,在蘇倩的腰上輕掐了一把,極力忍住去摟她纖盈腰肢的衝動,身子順勢往後靠到椅背上,卻是沒有看到蘇倩眼裡那一閃而沒的幽怨。

這時候手機響了起來,陳海拿起來見是顧胖子的電話。

「我在你們後面的巷子裡,你跟蘇倩停好車走過來。」顧胖子在電話那頭說道。

陳海與蘇倩下車,往後走了百餘米,就見顧胖子顧景舟從巷子深處一間院子裡探出半個臃腫的身子,肥膩膩的大圓臉,三角眼裡也有一絲警惕跟不安,招手讓他們進去。

陳海與蘇倩在一起,顧胖子也不管,或者說他這時的心思不在這上面。

巷子深處極不起眼的一間院子,老舊的木門油漆差不多都剝落了,留下雨水與歲月浸漬的痕跡,滑溜溜的門檻石都踏矮了一截。

院子裡種了兩株枝葉茂盛的枇杷樹,光線昏暗,已經有十幾個人在院子裡等著,臉色都有些遲疑,想必都沒有料到對方一次聯繫上這麼多買家。

陳海心裡也是一沉,看向顧胖子:「怎麼這麼多人,在哪裡看貨?」

顧胖子也有些無奈的攤攤手,指向站在樹下穿深灰色夾克衫的中年人,說道:「這位周爺擔心三五人吃不下他的貨,他們又急於脫手,所以多約了三拔人,至於貨在哪裡,我也不清楚。」

中年人不怎麼起眼,一米七左右的身高,看上去顯得有些乾瘦,戴著邊框磨損很厲害的眼鏡,鏡片很厚,顯得近視程度很深,夾克衫也似沾了不少泥灰,看著真像是工地上出來的技術員。

對方說這批老貨是從外省一處隧道工地挖出來的,因為當時是深夜施工,所以當時負責施工的施工隊將這批老貨轉移出來後,又對範圍不大的現場進行填埋……

如今這個工地的基礎工程已經做好,因此古墓的消息一點都沒有洩漏出來。

這當然有可能純粹是個故事,這時候就有人不滿的質問道:

「他隨便說個旮旯,我們都要跟著過去?」

都是一個圈子裡的人,陳海大都打過照面,知道他自己才是這群人裡家底最淺的,比蘇倩都遠遠不如。

誰有個三五千萬身家,都不可能讓陌生人牽著鼻子走,誰知道對方到底打什麼主意?

看到對方故弄玄虛,不要說陳海、蘇倩了,大多數人都打退堂鼓,準備離開。

「我帶了兩樣東西過來,你們先看過,再決定要不要去看一眼。」中年人甕著聲音說道。

陳海家底最淺,他的態度也就無所謂了,就站著看顧胖子他們如何取捨,也想想看到這個其貌不揚的中年人能拿出什麼老貨,篤定覺得能讓這麼多的老江湖心甘情願的冒這個險。


第二章 龍鼎


中年人話很少,轉身就往堂屋走去,其他人都跟在後面。

推開大門,堂屋正中央靠牆的八仙桌上,擺放一樽四足黑方鼎,大約一尺高矮。

這般大小的方鼎,在國內已經出土的青銅器裡,要算是袖珍型,就見鼎身上有一頭體型纖盈、栩栩如生的蒼龍環繞,四爪為鼎之四足,龍首、龍尾高高翹起,作為方鼎的兩個鼎耳,可以握持。

屋裡光線異常昏暗,也沒有什麼光源打到八仙桌上,陳海站在門口,卻能出奇的將黑色方鼎上的細微處看得一清二楚。

不僅鼎身鑄刻的蒼龍連青色鱗片都清晰可見,就連鼎身上千小如蠅頭的銘文古篆,陳海都看得一清二楚。

鼎身都沒有什麼袑鞢A蒼龍青鱗赤首,色澤還很鮮麗,絕不像是剛從那座古墓挖掘出來的樣子,卻透漏一股古樸拙然的氣息。

而更為奇怪的,鼎身鑄刻的蒼龍像是一頭活物,陳海莫名的有一種被盯視的精神壓迫感。

「不像是漆料……」有人走到八仙桌前,盯著小方鼎困惑的問道,卻也沒有懷疑有假,小心翼翼伸手去摸了一下龍首鼎耳,吸了一口氣,訝異道,「好燙……」

地底塵封千年,能有什麼漆料見光不風化,還能保持常亮如新?

對方真要作舊設局,也會下足工夫,不會露出這些貽笑大方的馬腳來。

見中年人沒有阻止的意思,陳海也湊過伸手去摸鼎身,鼎身部分冷得跟寒冰一樣,而環繞鼎身鑄刻的猙獰蒼龍卻像是正燒著的碳火,燙得陳海都要大叫出聲,但手猛的收回來,卻完全沒有燙傷的感覺。

真是見鬼了。

陳海細看鑄刻蒼龍青鱗赤首,色彩非常鮮麗,但不是用漆料描塗出來的,更像是用某些放射性有色金屬直接鑄刻而成。

想到這裡,陳海嚇了一跳,下意識就往後躲:放射性金屬可不是什麼好玩的東西!

「我們工地拿做金屬探傷的儀器測過,沒有放射性……」

陳海下意識的動作引起中年人的注意,他顯然也意識到陳海的細心謹慎。大概是同道中人的惺惺相惜,一向寡言少語的他,這時候走過來跟陳海略加解釋一二。

看到其他人困惑不解,陳海尷尬一笑,知道別人都沒有想到這上面去,又認真打量起黑鼎來。他看不出纏繞鼎身鑄刻蒼龍的是什麼金屬,卻又與鼎身渾成一體,看不到一丁點的拼接痕跡,其他不說,就這樣的工藝水平就令人歎為觀止。

陳海繞到黑鼎的正面,又有一種被蒼龍雙眼死盯著的感覺,非常的不舒服,好像這頭猙獰蒼龍是活物一般,真是見鬼了。

陳海雖然不知道其他人是不是跟他一樣,都有被蒼龍盯視的異樣感覺,但看其他人專注的樣子,有一點能肯定,別人這時候已經打消疑惑,不再以為這鼎是對方設局假舊出來的假貨。

要不然的話,看到剛出土卻嶄亮如新、沒有一點袑顒漱p鼎,大家早就袖手走出去了。

在場的十數人,雖然再沒有誰像陳海這般正而八經的讀過考古學,但在這圈子裡都是半個行家,對方即便要設局,也應該在造舊上下足工夫,陳海更傾向相信,這隻小鼎剛出土就這個樣子。

到底是什麼青銅器,在地下塵封了數千年,都能沒有一點袘k?

「你能看出這鼎是什麼時期的?」顧胖子壓著嗓子問陳海。

一向謹慎滑脫的顧胖子,也都沒有懷疑這鼎造假。

陳海搖了搖頭,沒辦法說什麼。

陳海本科讀的歷史,研究生考入東北大學考古學專業,主要研究先秦時期的青銅器,對商周時期的銘文極為熟悉。

事實上,商周兩代不同的時期,青銅器銘文及形制風格都有著明顯的差異,後人主要就是通過風格上的這些差異,推斷青銅器的年代。

陳海可以說是這個方面的行家,不然以他跟顧胖子差一個數量等級的身家,也不可能被顧胖子拉過來參與這次的秘密交易。

而這只黑色方鼎,無論龍首龍尾為鼎耳、龍爪為四足的造型,還是鑄刻的銘文古篆,陳海都很陌生,在他的印象裡,目前國內所出土的商周青銅器裡,沒有一件與之類似的。

而鼎身四周上千銘文古篆,他竟然都不認得,而每一個小如蠅頭的銘文古篆卻又是那樣的盎然生動,似乎都蘊有奇異的力量。

中年人又拿出一枚玉質指環,說是指環,主要是造型像,但論大小,更像是玉手鐲,誰的手指會有手腕那麼粗。

只是相比較黑鼎,灰撲撲、有些殘缺的玉質指環就顯得普通了,卻更像是在地底塵封幾千年的老貨。

「墓是埋住不能去看了,但你們應該有拍過更多的現場照片吧?」蘇倩問道。

大家此前都看過一些照片,但只有一張是現場照片,拍攝的角度不好,從現場照片上塌陷的泥坑看不出什麼東西來。

這時候蘇倩想看到更多的現場照片,其他人也有這些意思,都盯著中年人。

「這個有……」

中年人拿出一部國產手機,翻出十幾張現場照片,差不多能將現場的全景拼湊出來,給大家輪流翻看。

陳海站在蘇倩身邊,看到她接過手機不經意退出了一下,似乎從其他照片確定這些現場照片的拍攝時間跟地點,但陳海很快就被手機裡的照片吸引過去。

絕不是尋常商周時期的貴族墓葬,照片上的場景更像是一座巨殿,或者說是巨殿的一角,只剩兩堵呈直角的黑色殘牆深埋在某座山脈的地底。

這兩堵殘牆像是被什麼利器切割下來,在手機曝光燈下反射出金屬的光澤,整堵殘牆竟都是用某種黑色金屬鑄成,而從照片上的挖掘機推斷,每堵殘牆至少有十七八米高。

從殘牆附帶的巨型浮彫殘部可以推測,這兩堵殘牆都只是整座巨殿的一小部分,難以想像完整的巨殿會有多雄偉。

殘牆看上去平淡無奇,一小角浮雕也難窺其貌,但切口處光滑無比,還有極其奇怪、但看上去明顯有著某種規則的規整紋路,像是無數銜接在一起的古篆文字。

整體冶鑄的金屬塊,切口處怎麼可能有如規整、彷彿古篆的紋路。

如果說這兩堵殘牆在地底已經掩埋了幾千年,商周時期或者比商周更古老的年代又是什麼東西,能將十數米長的金屬殘牆,切割得這麼整齊?

而即便到近代,地球也沒有能力整體鑄造這麼大型的金屬構件啊!

這個地方一旦公佈於世,注定是震驚全球的考古發現,但陳海作為古玩倒客,不會去關心這些。

陳海相信其他人都有這樣、那樣的疑問,中年人接下來要大家將手機交出來,沒有誰拒絕,都跟著中年人從院子的後門,通過一條更狹仄的巷子,有一輛大巴車停在巷子口等著大家。

中年人安排大家坐在大巴車的後半部分,而後半部分的車窗都貼了一層遮光膜,遮擋住大家的視線,看不到大巴車會開到哪裡去。

看得出對方為這場交易也考慮相當周詳,更像是專業的盜墓團伙,而非他們所說意外在工地發現商周墓葬的施工隊。

當然,大家只關心對方手裡有沒有真貨,才不會關心對方到底是盜墓團伙還是施工隊。

黑色殘鼎也搬到大巴車上來,黑鼎看著就一尺高矮,壁身也不厚實,但出乎想像的沉重,中年人跟三名肌肉結實的年輕人同伴放下黑鼎,已經是大汗淋漓。

陳海坐在後排中間的位子上,正對著過道裡的黑鼎,猙獰的龍首鼎耳也正對著他,他怎麼都擺不脫被鑄刻蒼龍盯視的異樣感覺,彷彿黑鼎所鑄刻的蒼龍是有靈魂的。

大巴車出了市區,道路有些顛簸起來,猛的一個急剎,正盯著黑鼎出神的陳海,身子猝不及防的從座位上被甩了出來,撞在黑鼎上。

不是很痛,陳海撫著黑鼎狼狽的爬起來,通過車前窗看到前面有個少年嚇傻在那裡,差點就被大巴車撞上,司機破口大罵。

蘇倩遞過紙巾過來,陳海才意識到鼻腔有股熱流往外湧,已經有一灘鼻血滴到黑鼎裡。

其他人的注意力都被差點發生的車禍吸引過來,陳海接過紙巾摀住鼻子,探頭看黑鼎裡面,想再用一張紙巾將鼻血擦掉。

這時候詭異的一幕出現了,他滴到黑鼎裡的那灘鼻血竟然正慢慢往鼎壁滲透,而鼎壁有淡淡的光芒析出,在黑鼎中央交織出一幅方寸大小的三維立體圖來,彷彿山河畫卷,山脈、江河、雲海,那頭鑄刻蒼龍彷彿活過來一般,凝聚成一道虛影在雲海中猙獰的飛騰……

陳海嚇了一跳,以為是看花了眼,揉眼再看,黑鼎裡什麼都沒有,連他滴下去的鼻血也完全不見了。

真是見了鬼,這口黑鼎竟然能吸血,陳海的汗毛都立了起來!

陳海攤開捂鼻子的紙巾,已經被鼻血洇紅一大塊,確定剛才不都是幻覺,但黑鼎裡那幅微芒交織凝聚的畫卷,又是什麼鬼?

蘇倩困惑的探過頭來,但看黑鼎裡什麼都沒有,她疑惑的看到陳海一眼,不知道他為啥一副見到鬼的神情。

其他人這時候才注意陳海磕破鼻子,看他摔得狼狽,都笑了起來。


第三章 警方的眼線


大巴車進山後又開了一段路,穿過一座村子,在一座看似倉庫的院子前停了下來。

倉庫院子裡還有兩個年輕人把守著,看到大巴車過來,就趕緊將院子大門打開,大巴車停在院子裡的曬穀場上。

中年人也沒有將手機還給大家的意思,就說貨物都在倉庫裡面。

走進還算敞亮的倉庫,有幾堆東西拿防水布蒙著,陳海看不出堆垛下蓋著什麼東西,這時候外面兩個年輕人走過來,打量了陳海他們幾眼。

「打開給他們看貨。」中年人說道。

兩個身強體壯的年輕人,將倉庫角落裡的一張防水布拉開來,露出一堆老貨,或鼎、或印、或鑊……

零零碎碎有七八十件,但大多數品相殘缺,僅有七八件完好無損。

「怎麼交易?」眾人都兩眼放光,但也不會忘了關鍵問題。

「先挑東西,談好價格,要是能當場轉賬,我們會安排車送你們拿著貨物離開;要是無法當場轉賬,我們可以讓人拿著東西跟你們到市裡取錢……」那個剛才看著像工地技術員的中年人眼睛裡露出些鋒芒,不再其貌不揚,表明他始終才是這攤事的主事人,「當然,我們雖然無法確認這批貨的年代,但你們想要有人隨便開個價打發我們,還是勸你們免開尊口。」

這時候另外三個人跟司機,將那只黑鼎也搬了過來。

黑鼎搬進倉庫,跟其他貨物放到一起,也就不顯得那麼扎眼了。

陳海心裡還想著剛才詭異的一幕,以及黑色殘鼎給他古怪的精神壓迫感,而倉庫裡的其他老貨雖多,器型有更大號的,但都沒有給他這種特別的感覺。

他隨意指著那樽龍首鼎耳的黑鼎問:「這個什麼價?」

中年人伸出一根手指。

陳海以為中年人開價十萬,但瞥見顧胖子蹙起眉頭,就知道中年人的開價比他所想的還要多一個零。

陳海吸了一口氣,心想顧胖子跟中年人接觸過,肯定對這殘鼎詢過價,要僅是十萬,顧胖子多半已經先吃下來了,不會再接著趟這趟渾水了。

一百萬啊!

陳海沒想到這夥人開價真不低,見其他人對黑鼎也感興趣,就先保持住沉默,其他人也都沒有說話,顯然不滿意中年人的開價。

大家願意冒這個險,就是為了搏一把,但是這些老貨年代都沒有確定,沒有相應的市場價可以衡量,也沒有確定的下家會接手,冒這麼大的風險,為一樽來歷不明的殘鼎就要花上百萬,多少有些超大家事前的預想。

大家沒有再詢價,但也沒有妨礙他們蹲下去研究這堆東西,陳海也湊上去。

只是七八十件殘鼎、殘印,再沒有一件像黑鼎那般有冷熱交替的奇異感覺。

當然,古玩圈挑東西,更重真偽、品相,龍首黑鼎這般古里古怪的出土老貨,反倒不容易脫手,但也有三五人感些興趣,只要價格合適,或許不會介意吃下來。

這幾人的身家都非陳海能及,陳海蹙著眉頭,心想黑鼎太過古怪,不接手或許不是壞事,就想著看有沒有其他東西值得一淘。

蘇倩則顯得有些心神不寧,不時瞥向四壁無窗的倉庫大門。

除了陳海會情不自禁的看蘇倩一眼外,其他人都沒有誰在意蘇倩流露出來的不安。

「怎麼回事?」陳海疑惑不解的暗想,他看到顧胖子今天多少也有些心不在焉,這不該是他們正常的反應。

突然間,中年人隨時抓在手裡的手機響了起來。

接通電話,中年人臉色大變,三角眼狠狠的掃了大家一眼,露出凶殘的眼神,身手出奇靈活的退到一旁,揭開一角防水布,拿起一桿雙|管獵槍,就指著眾人,怒氣沖沖的破口大罵道:「哪個婊子養的報了警?」

大家都傻在那裡,面面相覷。

雖然中年人手裡只有一桿獵槍,但槍口不長眼,大家都嚇得臉色蒼白,不敢吭聲,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老周,你們要做什麼,哪有人報警,你不要跟我們開這種玩笑?」顧胖子還算鎮定的質問道。

那五六個年輕人不知道從哪裡拿出撬棍、長扳手,還有一把刀柄焊接鋼管的殺豬刀,氣急敗壞的圍了上來。

他們也沒有想到會有誰報警,突發事變,也有些手忙腳亂,但對陳海他們的神色更加兇惡,恨不得將那個報警的人揪出來先暴打一頓。

陳海也一下子蒙在那裡,不知道他們中誰是警方的眼線,但也能明白必是中年人在上山的路口安排了人看到有警車進山。

警察真要衝進來,他倒是不怕,畢竟都還沒有開始交易,這些事就跟他們沒有丁點關係,但就怕在警察衝進來之前輕舉妄動引起對方的誤會,那就死得太冤了。

看大家都不吭聲,中年人拿著雙|管獵槍,焦躁不安,一時間也沒有什麼頭緒,過了一會兒才想來要趕緊離開這裡,而不是被衝上山的警察來個甕中捉鱉,端起獵槍大叫道:

「你們都給我將東西搬到車上去!三炮,你們守住大門,誰他媽敢往外跑,給我往死裡打!」

陳海他們在獵槍的威逼下不敢反抗,七手八腳的將貨物搬上車。

除了那樽黑鼎,其他東西都沒有想像中那麼笨重,隱約聽到警笛聲,東西都已經搬上大巴車,陳海他們也被趕到大巴車上,隨後中年人又跟三個人,將兩隻大木箱挪上來。

大木箱子的蓋子掀開來,大家看到木箱子裡的東西,臉色變得更加難看。

兩隻箱子裝的都是雷|管。

這夥人開山掘墓,少不了要用爆炸藥,但他們這時候將兩箱子雷|管擺上車,絕不是要帶他們去盜墓。

聽警笛聲,警車似乎進入前面的那座村子時被堵住了。

中年人必是在那裡安排了人手鼓動老百姓攔截警車,陳海雖然不擔心警方會拿他們怎麼樣,但更希望警車被堵在那裡不能通過,只要成功擺脫警方的圍追,中年人就沒有必要再扣他們當對抗警方的人質了。

只是這麼可能性不大,好幾輛警車的警笛在響,不可能就被一夥村民堵住。

司機手忙腳亂的發動汽車,一腳油門踩下去,方向盤卻沒有轉正過來,車子往路邊的排水溝衝過去,又是猛踏剎車,車上的人給搞得人仰馬翻,陳海腰眼撞在座位的角上,痛得直抽氣,蘇倩都跌坐在過道裡。

大巴車到底是沒能及時剎住,往一邊側過去,往排水溝裡滑,接下來又猛的一撞……

車子雖然沒有翻過來,大家摔得頭昏眼花,蘇倩整個人被甩到兩排座椅中間,黑鼎朝她砸過去。

蘇倩嚇得大叫,好在龍首黑鼎被座椅擋一下,沒有直接砸過去,但也隨著傾斜的車身,壓在她的腿上。

看到車門撞開,顧胖子他們幾個先反應過來,就往車門衝過去,想要先逃出去再說,這時候不逃遠點,等警察圍上來,他們肯定會被當成人質。

陳海想要將蘇倩拉起來,但黑鼎沉重得超過想像,陳海與蘇倩兩人猛推猛拉,卻紋絲不動,蘇倩整個人就被困在兩排座椅中間,其他人慌亂一片,沒有誰過來想著幫忙。

「你們他媽的想死!」一個年輕人堵住車門,手裡沒有獵槍,卻有一捆雷|管,拿著一次性打火機,作勢就要將點燃引信,威嚇顧胖子他們退後。

「何必……」顧胖子大叫。

「滾回去!」年輕人聲嘶力竭的大叫。

年輕人情緒激動的打著打火機,火苗在雷|管的引信附近晃動,陳海心驚肉跳,顧胖子他們也是慌忙退後,怕刺激到這人。

也不知道年輕人是太激動,還是狗急跳牆後不再顧什麼後果,火苗子竟然就燒到引信上了。

年輕人看著引信滋滋燃燒起來,扔下那捆雷|管他人就先跳下車。

顧胖子他們連手帶腳往車外爬去,陳海這時候再也顧不上蘇倩,扒開震碎的車窗就要往外爬——點燃的雷|管就落在離蘇倩一米遠的地方,車廂裡還有兩大箱雷|管,要是一起引爆,他連骨頭渣子都未必能找到。

「陳海,我喜歡你!」蘇倩在後面大叫。

陳海渾身一震,身子僵在車窗口,回頭見蘇倩卡在座椅裡淚流滿面,不知道是嚇的,還是被黑鼎壓斷腿痛的。

「日你娘!」陳海衝著蘇倩破口大罵,但罵歸罵,他這時候卻怎麼都沒有辦法丟下蘇倩自己跳窗逃出去,連爬帶滾衝到點燃的雷|管前,抓起雷|管就往車門外扔去。

「砰!」雷|管砸在車站框上,又彈回車內。

「日!日!日!」陳海看著引信都快燒沒了,心臟嚇得砰砰急跳,連滾帶爬往前衝,抓起那捆雷|管再次往車門外扔去。

那捆雷|管在半空就猛烈的爆炸。

強烈的氣浪沖擊下,陳海整個人飛起來,狠狠的摔到車廂裡,後背傳來的劇痛,差點要將他的神經撕裂。

看到蘇倩露出驚恐的眼神,陳海擰過頭就見黑鼎的龍首鼎耳已經從他的後背深深的紮了進去,血如泉湧,染遍黑鼎,陳海頭一歪就昏了過去。

***************************

陳海醒過來時,後背劇痛難忍,模糊的看到蘇倩與顧胖子竟然跟兩名警察坐在前面的座椅上小聲說話,顧胖子驚魂不定的抽著煙,蘇倩的牛仔褲洇出血,想必是左腿剛才被龍首黑鼎壓傷了……

陳海沒有看到其他人,但看到這一幕也就明白顧胖子、蘇倩跟警方是什麼關係,一路上就看到他們神色不大對勁,只是他當時沒有想到這上面去。

陳海只覺身體冰冷,一點力氣都沒有,黑鼎的龍首鼎耳還從後背插入他的身體裡,似乎已經抽乾了他身體裡的血液,意識都模糊起來,彷彿有一個黑洞要將他的三魂六魄都吸噬進去。

這是要死的感覺吧,陳海覺得自己快不行了。

「你不要說話,救護車很快就會過來。」蘇倩看到陳海醒過來,忍痛一瘸一拐的走過來,安慰他說道。

「你剛才說的話,是不是真的?」陳海掙扎著想坐起來,劇痛要撕裂他的神經,但即便是死,有句話他一定要問。

見蘇倩的眼神竟然往他身後躲去,陳海心裡一片冰冷,心想自己拼了命救她真不值得,沒想到還是被這女人利用了,破口罵道:「我操|你媽!」意識就徹底分崩離析了。

陳海卻是不知,就在他意識徹底崩潰的一刻,他身後環繞黑鼎的那道蒼龍鑄刻驟然發起光,一道尺許長短的龍形虛影從黑鼎裡掙扎而出,下一刻又彷彿撕開空間般,在蘇倩的眼前一閃而沒。

「怎麼了,小蘇?」中年警察轉過頭來,看到蘇倩僵硬的坐在過道裡。

「陳海去了。」蘇倩再也控制不住內心湧動的悲痛,眼淚簌簌落下,將陳海冰冷的身體緊緊抱在懷裡……


第四章 殘碎的記憶


(感謝狂刀,感謝貼吧盟、感謝朝輝、感謝晨歌,新書第一天就有四位盟主產生,感謝新書發佈第一天,兄弟們的慷慨捧場,感謝牛牛、追俗、凡樂、多姚,為新書宣傳活動辛苦籌備,感謝大家這些年一直以來的厚愛跟支持;新書期間,特別需要收藏跟推薦票……)

巍峨的太微山脈,綿延數千里,橫亙在燕州的西北。

在太微山脈的西麓,山高谷險,草木茂密,怪石嶙峋,最深處終日鎖在濃陰不散的雲霧之中,多有靈藥生長、靈獸出沒。

寂靜的午後,一頭幼狐在幽靜的林谷裡走動,踏石無音,天青色的毛皮,彷彿綢緞一般光滑|美麗,兩條高高翹起的蓬鬆毛尾,顯示它即便在青狐一族裡也是罕見的異種。

雖說被人類發現,多半會被捉去剝下美麗的毛皮製成漂亮的靈甲,而血肉會被煉製成靈藥,但幼狐此時被深山外的精彩世界吸引住了,沉浸在嶺谷間充滿天地靈氣的雲霧中,似乎這裡的每一縷空氣,都要比大漠深處的九溪狐丘更加清新。

幼狐跳上一座陡如劍戟的石崖,隱約能看到有條大峽谷在太微山西麓的深處曲折蜿蜒,在峽谷口的北端,矗立一座雄偉的城池。

已通靈智的幼狐羨慕盯住峽谷口的城池,它聽族中的長者說那裡就是微江城,是大燕帝國控制太微山脈西北麓、北拒妖蠻的要塞。

微江城駐紮著十數萬人族精銳悍卒,統兵的將領裡,不乏明竅境、道丹境的玄門強者,都是太微宗真傳乃至護法長老一級的人物,微江城是青狐一族絕對禁止踏足的地方。

而從微江城南下,通過曲曲折折的大峽谷,進入太微山脈深處,在雲深霧繞的險峻群峰之上,在萬里晴空的天氣裡,能隱約看到由雄偉宮殿、庭院組成的建築群,錯落有致的浮現在雲海之上。

那便是太微宗的山門所在,遠望宛如雲中仙境。

太微宗作為河西諸郡的玄門首宗,不僅抵禦妖蠻南侵屢立大功的武威軍,主要將領都出身於太微宗;而作為武威軍最為精銳的道衙兵,更幾乎都是由太微宗的基層弟子組成。

這頭幼狐剛修煉到通玄境,遠沒有化形的修為,雖然想走進人族玄修宗門修行,但對此時的它來說,還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

而穿過大峽谷,進入到太微山脈的南麓,就是河西諸郡的腹地了,也是大燕帝國的西疆邊陲……

***************************

一聲鷹唳劃破長空。

一點黑影從微江城掠出,幼狐很快就看見一碧千里的長空,憑空的聚起一小片烏雲翻滾湧動,細碎的雷光在烏雲邊緣游動……

黑影掠速甚疾,出了微江城,就直接往棲雲嶺飛來,那一小片雷雲也隨著黑影快速移動。

幼狐的妖瞳裡閃起一絲驚懼的神色。

青狐一族雖然是大漠深處的靈獸,罕有天敵,青鱗雷鷹卻是青狐一族在大漠及太微山脈附近不多的天敵之一。幼狐雖然此前都沒有走出過狐丘,但聽族裡的長老描述過青鱗雷鷹的模樣跟兇惡。

鱗羽如甲,嘯鳴聚雷,正是青鱗雷鷹最為明顯的特徵;而且這還是一頭修煉到明竅期、能引發天地雷霆元氣感應的妖禽雷鷹。

幼狐掠入密林,快得就像是一道青色的閃電,但它進入密林後就不敢再有異動,氣息也隨即收斂得點水不滴;一隻□子從它眼前竄過,愣是沒有發現它的存在。

青鱗雷鷹正是往它所在的石崖飛來。

修煉到明竅境,意念提升為靈識,對四周的感知極為敏銳,幼狐生怕有些微的氣息洩漏出去,就會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透過枝葉的縫隙,幼狐很快看到展開巨翅有十一二米長的青鱗雷鷹掠過巍峨的高崖,半盞茶的工夫就飛抵到樹林的上空,雷鷹頭頂的那片雷雲越發濃厚,電光游動,隨時會化為一道晴天雷霆劈下來。

「姚興下流無恥,欺騙紫菱護送他上山採藥,到了山裡卻對紫菱意圖不軌,拉扯之下,他滾落山崖,純粹咎由自取,這事怎能責怨紫菱?」

一個女孩子氣憤不已的聲音從青鱗雷鷹的後背傳出來,幼狐雖然才修煉到最基本的通玄境,但天生是五竅皆通的靈種,能聽見十數里外的細微聲音,這才知道這頭修煉到明竅期的妖禽,竟然是人族玄門強者的座騎。

正有幾人乘御青鱗雷鷹,飛抵樹林的上空。

幼狐更是摒住呼吸,連細氣都不敢喘一口。

「哼,」青鱗雷鷹的後背又傳出一聲焦急而不滿的輕哼,「興兒意外滾落山崖,我且不怪紫菱,但紫菱為什麼不救他上來?」

「姚興有爹爹你給他的青雲甲護身,掉下山崖怎麼可能會有事?紫菱受他欺負,哪裡還敢去接近這無恥之徒,她驚慌跑出山,還不是第一時間就告訴爹爹你嗎?」小女孩委屈又倔強的辯解道。

「姚興品性卑劣,不容姚族,放逐於河西,爹爹好心留在太微宗修行,他卻不知收斂,搞得自己聲名狼籍,無人不厭,甚至還對青兒胡言亂語。他真要出了什麼意外,我看未必是壞事,省得以後闖出什麼大禍,將爹爹及陳族也都牽扯進去。……」一個青年的聲音從青鱗雷鷹的後背傳出來,無情的數落某人的劣跡。

「好了,興兒年少就遭受大挫,意志消沉也是在所難免。他真要是出了什麼事情,我對怎麼對得住他杳無音信的父母?」中年人的聲音透著無奈跟焦灼,只是催促雷鷹往棲雲嶺深處飛去。

******************

「這是哪裡?」

陳海醒過來,四肢百骸跟散了架似的,稍動一下,神經撕裂般的劇痛,發現自己躺在一座深谷裡,身下積滿枯葉,四周都是嶙峋的崖石,滿是濕滑的青苔,凝如實質的乳白色霧氣,將頭頂的谷口遮得嚴嚴實實,看不到深谷外的情形。

怎麼回事,自己沒有死,不應該在醫院裡接受搶救嗎,怎麼還會躺在荒郊野外?

比起肉身的創痛,更令陳海難受的,是頭腦裡那支離破碎的意識,彷彿身子稍稍動一下,魂魄隨時都會崩潰掉,還似乎被強行塞入別人的記憶,一幕幕陌生的人臉跟場景,在腦海裡不斷的閃現,都快要將他的腦子撐爆開……

他腦子裡怎麼會有別人的記憶?

是個名為姚興少年的記憶,只是這人的記憶太支離破碎,陳海梳理了半天,才搞清楚姚興是大燕帝國三十六王侯宗閥之族姚氏最有希望修入明竅境的子弟之一,十四歲就修入辟靈境,被姚氏立為宗子,是帝國最光彩奪目的新秀之一,但在十七歲時犯下彌天大罪,修為被廢,又被姚氏驅逐出族,最終流放到河西,投靠在武威軍擔任左都武尉將軍的舅父陳烈。

陳烈不僅在武威軍大營任職,同時也是太微宗的第三代真傳弟子。

只因姚興修為被廢後,既不甘心到下面的道院充當相當於武威軍後備的道兵弟子,又沒有資格直接進太微宗的內門修行,只能暫時以侍童的身份留在太微宗門之內。

燕州、大燕帝國?

三十六王侯之族?

姚氏?

武威軍、太微宗?

道兵弟子、內門修行?

這些都是什麼鬼?

辟靈境、明竅境又是什麼鬼東西,他腦子裡怎麼會有這個叫姚興的年輕人的亂七八糟記憶?

蘇倩對他到底做了什麼?

陳海四肢癱軟的躺在枯葉堆裡,頭漲欲裂,渾身又有骨頭被拆散開來的劇痛,動彈不得,不知道蘇倩這娘們為什麼會將他丟在荒山深谷裡,聲嘶力竭的呼叫了半天,都沒有見人回應,陳海心裡充滿驚懼,而姚興的破碎記憶,更是將他的腦子攪得稀里糊塗……

姚興從姚氏宗閥的天之驕子,淪為太微宗的「侍童」,意志消沉之餘,便放縱聲色尋找慰藉,仗著陳烈外甥的身份,找不到更好的下手目標,就四處勾搭其他洞府的婢女、新修女弟子,這讓他在太微宗很快就變得聲名狼藉。

好在有陳烈的庇護,姚興才沒有被驅逐出太微宗。

姚興這次相約表妹陳青的貼身丫鬟蘇紫菱進山採藥,心猿意馬之下就想勾搭,但他剛流露出這個意思,蘇紫菱就驚慌失措差點摔下山崖;而他為救蘇紫菱,卻真的摔了下來。

姚興雖然有舅父給他的青雲內甲護身,但他失足摔下的山崖極深,他在突兀的崖石狠撞了好幾下,青雲內甲很快就破裂,失去護身作用……

這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記憶?

陳海氣苦,搞不懂腦子裡的這些記憶是怎麼來的,覺得有些力氣了,強忍著四肢的劇痛,想看蘇倩她們到底在哪裡,怎麼就將他丟在這裡,沒有送他到醫院去。

陳海努力抬起頭,看到他身上穿了一件青色的袍子,像是道袍,還繡有一些淺金色的雲紋跟鳥獸,在樹枝、崖石刮擦下,已經變得破破爛爛,裡面還露出一件青黑色鱗紋軟甲,也被劃開一道長口子。

陳海傻在那裡……

他怎麼會穿這身像古裝戲服一樣的衣衫?

蘇倩她們是玩哪一出?

有根山籐從石崖垂下來,陳海想坐起來,伸手去抓山籐,就見張開的五指細皮嫩肉,跟十六七歲的少年似的,這怎麼會是他的手?

這一刻陳海如受雷殛:

這絕不是他的手,這絕不是他的身體!

不是別人的記憶塞到他的腦子裡,而是他闖進別人的身體裡了!

抬手見左臂有一道青鱗赤首的蒼龍烙印,極其刺眼,極其猙獰,像是剛剛用火鉗烙上去的樣子,更像是黑鼎上所鑄刻的那頭蒼龍,直接轉移到這具陌生身體的左臂上。

這他娘到底是怎麼回事?這他娘還是在地球嗎?

玩笑開大了吧?

陳海腦子一激動,人又昏了過去,也沒有看到手臂上那道青鱗赤首的蒼龍烙印像活過來似的,掙扎而出,最終化變一道龍形虛影,在青鱗雷鷹飛抵之前,沒入太微山深處的虛空之中……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