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googlt-2018
fb-2018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丹武霸主04
瘋狂的馬大鍋
2018/10/24發行
異常生物見聞錄13
遠瞳
2018/10/24發行
無敵煉藥師26
憤怒的薩爾
2018/10/24發行
不死神凰28
寫字板
2018/10/24發行
仙帝歸來44
風無極光
2018/10/24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45
匣中藏劍
2018/10/24發行
不死道祖45
仙子饒命
2018/10/24發行
天道圖書館75
情痴小和尚
2018/10/24發行
終極戰兵92
梁七少
2018/10/24發行
玄門秘師01
火槍手
2018/10/26發行
玄門秘師02
火槍手
2018/10/26發行
超級領主12 完結
隱為者
2018/10/26發行
仙武都市28
月藏鋒
2018/10/26發行
凌天神帝36
君天帝
2018/10/26發行
完美神醫56
步行天下
2018/10/26發行
少年藥帝63
蕭冷
2018/10/26發行
修煉狂潮76
傅嘯塵
2018/10/26發行
逆天劍皇85
半步滄桑
2018/10/26發行
丹武霸主05
瘋狂的馬大鍋
2018/10/31發行
執掌天下07
阿拉丁
2018/10/31發行
伏天氏13
淨無痕
2018/10/31發行
全職鬼皇17
浮兮
2018/10/31發行
聖武星辰17
亂世狂刀01
2018/10/31發行
不死神凰29
寫字板
2018/10/31發行
絕代神主32
百里龍蝦
2018/10/31發行
懶神附體34
君不見
2018/10/31發行
至聖之路103
永恆之火
2018/10/31發行
玄門秘師03
火槍手
2018/11/2發行
不朽戰魂16
拓跋流雲
2018/11/2發行
無敵煉藥師27
憤怒的薩爾
2018/11/2發行
修真聊天群45
聖騎士的傳說
2018/11/2發行
仙帝歸來45
風無極光
2018/11/2發行
天界戰神62
笑南風
2018/11/2發行
妙醫鴻途68
煙斗老哥
2018/11/2發行
修煉狂潮77
傅嘯塵
2018/11/2發行
終極戰兵93
梁七少
2018/11/2發行
丹武霸主06
瘋狂的馬大鍋
2018/11/7發行
執掌天下08
阿拉丁
2018/11/7發行
異常生物見聞錄14
遠瞳
2018/11/7發行
全職鬼皇18
浮兮
2018/11/7發行
九極戰神25
少爺不太冷
2018/11/7發行
不死神凰30
寫字板
2018/11/7發行
超神機械師33
齊佩甲
2018/11/7發行
懶神附體35
君不見
2018/11/7發行
天道圖書館76
情痴小和尚
2018/11/7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蒼穹之上》作者:石三 7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6
.... 5
轉帖:起點科幻新書《恐怖都市》 作者:猛虎道長 3
貼一本很久以前的作品:北風後宮戰記 (全本)作者Airmiss / 逍遙金銀銅鐵鉛人 3
轉帖:縱橫奇幻玄幻小說《賊王修真》作者:老陶 2
轉帖:縱橫科幻遊戲小說《重返末世》作者:第九騎士OL 2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太古暗黑訣》作者:北無辰 2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鬥戰狂潮》作者:骷髏精靈 2
轉帖:起點奇幻小說新書《術士之書》 作者:菜菜的大寶貝 2
本週熱門留言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118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113
〔公告〕 小說頻道--站規 39
求學者或技術研發型主角(自己創造金手指)的小說! 29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九天聖祖》作者:軒轅瘋狂 27
轉帖:起點東方玄幻新書《全民進化時代》作者:黑土冒青煙 27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我的大侠系统》 小說作者: 秣陵别雪 24
轉帖:縱橫奇幻玄幻小說《劍骨》作者:會摔跤的熊貓 24
說頻到現在還有多少人在看書? 22
轉帖:起點現代仙俠新書《天庭農莊》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22

 
 暱稱:
 密碼:
 

轉帖:縱橫奇幻小說《逆鋒摘星》作者:九月淚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7/12/29 15:41 
.
http://book.zongheng.com/book/704820.html

身多舛,行路難,草根無懼乾坤憾;

逆天命,摘星冠,拳裂九川山河顫。

遇惡人,比你更惡,救摯愛,我願成魔!

屠鬼、滅魅、殺神、弒仙,仙途棘路任我闖...


第一章 狩獵歸來


天胥大陸,武道為本、斗者為尊!

勘破凡體凝聚鬥氣,即入武道成為武境鬥士,之上強者是道境斗師,更高者是傳說中的斗聖。

這片天地,所有的財富、地盤,因武修斗者勢力大小而被劃分,弱肉強食的生存規則,展示得淋漓盡致。武道勢力高高在上,一言定萬人生死,凡人只能匍匐於其腳下,瑟瑟發抖.....

大陸西北之西荒蠻洲,漫長的海岸線外,一處方圓萬里的海島名謂雄薊島。

島嶼東岸臨海倚山之所,壘起的巨石柵欄圍建了一個十里大寨,居中建了一座高大石堡,乃是寨裡世族龔家所建,故此寨名謂龔家堡。

巨石柵欄大院西邊外側,零零散散修建了十幾戶木樓石屋,居住著一些窮苦的獵戶漁夫,稱謂獵戶村,依附龔家堡而生存。

傍晚時分,一個十二三歲的高瘦少年,披著一頭亂糟糟的及肩長髮,身穿獸皮背夾,肩扛著一頭不大獐鹿,自山間走了下來。

孩子名叫耿鋒,乃是山下獵戶村跌打郎中耿三爹的孫兒,只因老爹年高體弱,小小年紀就開始入山打獵,以維持家庭生計。

這些年來,後山草場獵物漸少,想要獵獲肥碩之物,得進入老林深處,可那裡是蠻獸出沒,熊羆橫行的凶險之地,卻非年少的耿鋒能夠單獨安全進出的!

今日運氣真好,耿鋒抓到了一隻肥碩的獐鹿,雖然個頭不大,也能保證爺爺幾天裡揭得開鍋了!

村口是一間小小武煉場,裡面擺放著刀槍劍戟,石墩木樁。

這是龔家堡專設的武館,聘來的一個落魄的初級鬥士,教授著本族年幼子弟習武,待到孩子們鍛體圓滿,即送往正規武修宗門修煉鬥氣,以期勘破凡胎,成為一名武境鬥士。

剛進村口,耿鋒就看見同村少年杜哈爾,甩著一身的橫肉,滿臉通紅地攔在武館門外路中。

一臉豬頭像的杜哈爾,年滿十五,生得膘肥體壯,其爹杜海乃是獵戶村頭人,又具備武境一重通脈鬥士的實力修為,因此得以進入武館習武。

雖然家資豐厚,又有武館專供習武,這杜哈爾也不曾勤修苦練,而是和龔家堡主嫡房小孫子龔奎沆瀣一氣,攪成一丘之貉,整天橫行鄉里,欺辱弱小無辜。

龔家堡周邊十里八鄉,武境鬥士那是最為高貴的人物,一般窮苦獵戶漁家,常常被這些武道世族欺壓得喘不過氣來。因此,不管這兩個二世祖闖出多大禍,都被家裡硬抗下來,最後遭罪的還是耿峰這樣的平民子弟。

此刻看見一臉倒霉像的杜哈爾,耿鋒知道這傢伙定是和那龔奎耍錢,又輸得光溜溜了!也懶得搭理這個高大壯碩的傢伙,便讓開中間的路,從路邊走過去。

看見耿鋒走過,杜哈爾眼光一亮,喊道:「耿瘋子,幹嗎要躲著哈兒爺?見到獵戶村老大,不知道行個禮請個安?」

耿鋒自幼喝著獸奶獸血長大,又常年奔波於山間獵狼追鹿,身體雖瘦也健碩無比,雖然沒有機會到武館習武,但比武館裡的孩子也差不了哪裡,手頭也有兩三百斤力量,發起威來,彷彿一隻矯健的獵豹。

因此,面對武館裡的這些二世祖,耿鋒卻從來不肯認慫,天生倔強的性格,讓他存留下了不屈的傲骨!

「你...值得我躲嗎?別把自己太當回事了!村裡別的孩子怕你,耿鋒可不會隨便認個阿貓阿狗做什麼老大的!」

耿鋒冷冷地一笑,露出一對尖銳的虎牙。

杜哈爾圓眼一瞪:「喲呵...翻天了!皮癢了想挨揍吧?」

耿鋒眉頭一皺,心裡滿是不屑,你算個什麼東西,老子怕你嗎?但是懾於對方爹爹村長權勢,想到爺爺的叮囑,自己也不想給爺爺帶來什麼麻煩,就默不吱聲地低頭走開。

杜哈爾見耿鋒一味避讓,就更加來勁了,厲聲喝道:「站住,你小子什麼態度!」

耿鋒一雙冷眸地盯著那傢伙,不忿地喊道:「杜哈爾,不理你可不是小爺怕誰!你總不是想敲詐點銀子去做賭本,小爺不僅沒有,就算有也不會借給你!」

「呸...瞎了你爹的鈦合金狗眼,哈爾爺會找你借錢?爺爺是在找你討債!」

耿鋒一愣,回道:「無聊...小爺可不欠你半文錢!」

啪!

杜哈爾將一張獸皮紙揚了揚,其上白紙黑字,還捺著一個鮮紅的指印,嚷道:「小子看清楚,這借據上可是你家那老棺材瓤子的手印?那日在我家賒去了一捆藥材,寫下借據時你也在場。」

耿鋒看著那借據,點了點頭說:「是的,確實有這個事,借據怎麼在你手裡?」

「管那麼多幹嗎,欠債還錢!借據在手爺就是債主!此刻哈爾爺急等著錢用,快快拿出銀子來!本金十兩銀子,加三月的利息,一共得還十五兩銀子!」

「三個月就要五成的利息,你怎麼不去搶?」

杜哈爾「嘿嘿」乾笑:「搶?本少爺可不屑幹這種事!小子,現在懂得了和有錢人的差距吧!少說廢話,你到底還不還?」

「我身上只有三文銅錢,哪來的錢還你!」

一兩銀子相當於一千文銅子,十五兩算下來就是天文數字了...耿鋒憑著打獵,一年都掙不到這麼多,怎麼可能有錢來還?

這一刻,武館門口湧出來十幾個孩子,他們知道這下又有好戲可看了。

耿鋒和武館裡的孩子們打架,也不是一回兩回了,雖然勝算不多,但每次都是輪番大戰,鬧得遍體鱗傷,不倒不休!那可比擲骰子賭博有看頭多了....

龔家堡二世祖龔奎,此刻卻坐在賭桌前一動未動,望著門外「哈哈」笑道:「哈豬頭,本少賭興正盛,又不想摑誰耳刮子!你叫住一身瘦骨頭的耿瘋子做什麼?他除了那挨打的本事,能賣出銀子來?別想將欠下的銀子搪塞掉,沒門的!」

一下子,杜哈爾臉上脹成了豬肝色,他惹不起龔奎那二世祖,自然要拿耿鋒撒氣:「小子,不想挨打就將背上的獐鹿奉上,送給爺們烤了嘗嘗鮮!」

那傢伙不容分說,伸手將耿鋒肩頭上的獐鹿一拉,「嘩啦」一聲掉落在地上。

「你…要幹什麼?」

耿鋒急忙俯身下來,護著獐鹿大腿:「不行...這是我和爺爺幾日的口糧!」

背上隨即挨了重重一拳,耿鋒一臉怒火,也沒起身還擊,他寧可自己挨揍,也不能讓鹿腿被搶,不能讓爺爺挨餓!

「哼...一隻獐鹿都捨不得孝敬給爺們?真他媽不識抬舉!哈爾爺今日索性讓你放點血,連本帶息都給我還來!」

杜哈爾一聲厲喝,又出腳就將耿鋒踢了個趔趄,一把抓著他的左手,往武館門裡拽去。

這傢伙人高馬壯,已經是修煉鍛體的初級斗者,手頭之力超過了五百斤,是武館裡強於耿鋒的少有幾人。耿鋒雖然狠命掙扎,可哪裡能夠和他抗衡?此刻被那傢伙緊緊嵌著左手,被連拉帶拽進了武館小院裡的一張賭桌前。

「沒錢還?就用你這隻手來抵債!」

杜哈爾獰笑一聲,將耿鋒的左手按在賭桌上,喊道:「賭———大!以這隻手下注,賭十五兩銀子....龔大少,你敢開嗎?」

「嘿嘿嘿....」

龔奎狂笑一聲,嚷道:「這裡是龔家堡,是本少爺的地盤,我會怕誰嗎?開!哈哈哈....一二四點小!哈豬頭,你又輸啦,這下該怎麼著?」

杜哈爾臉上黑線更盛,將那借據往耿鋒手中一塞,說道:「賭場規矩,沒錢還就卸了手腳!龔奎,那手掌現在就值十五兩銀子,有本事就給剁下來!你有這尿性嗎?」

「你奶奶的哈豬頭,欺本少爺沒量嗎?老子告訴你,我是吃過人肉的武士!」

龔奎一聲狂笑,伸手將耿鋒左手緊緊按在桌子上,嚷道:「好啊....這贏錢也贏膩了,是該玩點新鮮的了!拿刀來...」

「你..你...不是我賭的,我的手....」

耿鋒死命拉著,但怎麼撼得動那力大如牛的龔奎,左手掌似被牢牢地釘在賭桌上一般。

「耿瘋子,一隻手換十五兩銀子,你今天賺大囉!嚎是沒用的,龔爺已經一年沒吃人肉了,怪想念那滋味的!這就卸下一隻爪子來,回家來個小雞爪燉蘑菇....」

龔奎笑著,眼神露出一種餓狼的貪婪,嘴角還「吧唧吧唧」一陣,露出那流著唾液的舌頭。

其實,說到吃人肉也是龔奎的誇口,他怎麼會知道人肉的滋味?但在這弱肉強食的世界裡,只有比別人更狠,做出更出格的事,才算厲害,才能在這世道上立足。

此時,龔奎又受到杜哈爾的激將,若是自己連一隻手掌都不敢剁,那還算什麼武煉斗者?

龔奎「嘿嘿」一聲獰笑,眼珠子裡露出的是一種大人才有的凶狠,手中已經舉起一把鋒利的短匕,朝著耿鋒的左手腕猛力揮了下去。

白晃晃的刀芒直落而下,耿鋒的左掌已是刀俎魚肉了!

不行!

雙手可是自己打獵討生活的本錢,怎麼能夠被人剁去?

耿鋒急了,再也顧忌不得什麼,單薄的身軀驟然間爆發出驚人的戰鬥力,抬起能夠活動的右手,握拳猛力搗向龔奎的胸膛。

.....


第二章 獸戾冷血


這一拳,是耿鋒每日路過武館門口,偷看來的拳法,乃是一般武修弟子練習的初級長拳,只為活動筋骨之用的。其拳法並不深奧,攻擊簡單直接。此刻被耿鋒狠命揮出,拳頭卻是虎虎生風,彷彿一身的力氣都被灌入其中。

「登登登...」

二世祖龔奎想不到這個單薄的小子會突然出手,冷不防胸門捱個正著。更是這拳頭飽含了耿鋒的拚命力氣,力道還真不小,讓龔奎一下子倒退三步,那按著耿鋒的手也自然放開了。

耿鋒噓了一口長氣,抽回左手,轉身就往外跑。

武館門口,早已經有幾個孩子堵著了去路,他們怎麼會放過逃跑的耿鋒?隨即,雨點般的拳頭打在耿鋒背上。

那杜哈爾沖得最快,攔在大門前,對著耿鋒臨面一腳,直接將他踹倒在地。

這傢伙今天銀子輸得精光,不敢對龔奎發威,此刻就將一肚子怒火發洩在耿鋒身上了。

杜哈爾一腳踩著耿鋒的身子,回頭望著龔奎,不陰不陽地來了一句:「哈哈...什麼鍛體二重、什麼武館一哥?竟被一個從未習武的小子給打飛了!還不如哈爾爺這一腳利索...」

此話一出,龔奎的臉面還哪裡掛得住,他一腳踢開凳子,大步衝了出來,揮舞著鋒利的短匕,嚷道:「都給我讓開!狗小子竟敢對本少爺出手,今天不給你放點血,你還真不知道在這龔家堡,誰是你的主子!」

這傢伙速度也是極快,衝上後一把揪住了耿鋒的頭髮,就是一巴掌扇來,手掌一次次的打在耿鋒的臉上,啪啪啪啪的聲音,那麼大、那麼重!

耿鋒的臉一開始是紅的,後來都被扇的發紫,可是他骨子裡天生的倔強性子,讓他不肯屈服,就是面對這一群凶狠的二世祖,他也不能!

「打呀,繼續打!」

耿鋒雙眼血紅,忍著心頭萬分的屈辱,大聲罵著:「杜哈爾、龔奎,你們兩個王八蛋,除非今天弄死小爺!否則,只要耿鋒還有一口氣在,總有一天,會讓找你們連本帶利還回來!」

「那就如你所願!」

龔奎一臉的不屑,厲聲吼著:「在這龔家堡,老子殺個把人還不是常事!如你這等無父無母的賤貨,龔家堡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不少!今日老子就成全你,早點和你那死鬼娘會面去吧!」

這般說著,這凶狠的傢伙竟然舉起短匕,白晃晃的刀芒赫然揮下,朝著耿鋒的胸膛直刺而下。

性命攸關的時刻,耿鋒使勁掙扎著,但頭髮被龔奎緊緊拽住,而身子還被那杜哈爾一腳踩著,而根本動彈不得。

「咚咚咚!」

眼看著鋒利的刀刃就要刺進胸口,耿鋒背脊發寒,心臟都快蹦出來。憤怒和絕望情緒的籠罩中,憋在耿鋒心頭的一口氣在體內橫衝直撞,心臟的跳動越來越快,越來越響!

就是在那瞬間,彷彿有一種歡呼聲,一股冰寒的力量從他的血肉和五臟六腑內喧囂而出,如山洪洩口般爆發開來!

耿鋒借勢將身子往後一掙,但那臨近胸口的刃鋒還是捅穿了肩胛,幸虧沒有傷及肺葉,要不真會身受重傷,性命難保了。

「嗤...」

鮮血,噴湧而出,帶出了一絲濃烈的血腥,味很濃,非常刺鼻!瀰漫在空中血腥,竟然還帶出了絲絲的寒氣。

「他的血...是冷的!」

武館裡,一個孩子驚呼了一聲,所有習武的少年亦是驚駭不已!

的確,常人流淌的是熱血,而耿鋒此刻噴灑而出的鮮血,竟然是冷的....而且,冰寒徹骨!

冷血在空中蔓延,飽含著一種令人顫抖的寒意,散發出一種來自大荒蠻獸的戾氣,充斥在空氣中,瞬間將耿鋒深壓於心底那最原始的獸性,完全激發出來。

一股滂湃的蠻力,從耿鋒身體血肉中瘋狂噴湧而出,讓他禁不住仰天一聲咆哮。

「嗷....」

這一聲,彷彿是惡狼雄豹的吼叫,耿鋒的整個身軀,瞬即蕩出一股凶神惡煞的野性獸氣,冰冷而暴戾,週遭的空氣都彷彿要凝固了一般。

剛剛還氣焰囂張的龔奎,臉上也遭受到寒氣的突然噴射,髮梢之上都瞬間結出了一些冰渣,身子禁不住連連打著寒顫,全身鼓起的勁力陡然消散。

這…讓他臉上莫名驚駭,不可思議地望著耿鋒,緊拽的手不自覺地鬆開了。

還沒等他回神過來,耿鋒那小小的身板已經挺立而起,擺腿一個橫掃,將那杜哈爾一腳踢飛,而後身子如獵豹一般,「嗖」地衝了上去,一拳打在龔奎咽喉上,張開大嘴,露出一對白森森的尖銳虎牙,對著他的右耳便是一口咬去。

「啊...」

這一聲慘叫,比耿鋒發出的豹吼聲還要大。

「匡啷」一聲,龔奎疼得手中的短匕也掉落在地上,而他的臉龐右側,血肉模糊,一半的外耳帶著被撕裂下的皮肉,被耿鋒含在嘴角,模樣煞是嚇人。

耿鋒一口啐去嘴上血淋淋的皮肉,腳尖一勾,將那白晃晃的短刀拿在手中,指著周圍神色驚愕的一群習武少年,狂吼道:「來呀!不怕死的上來...」

慘叫聲中,龔奎望向雙眼血紅的耿鋒,只見耿鋒那雙原本森冷的眼睛裡,此刻射出的是一種前所未見的凶芒。這種凶戾,就像半年前自己隨著父親去石頭城「野狐幫」總舵,見過的一隻豢養的蠻獸———花斑豹王的眼神———血腥、暴虐。

「這小子,是惡魔重生..是蠻獸附體...惹不得!」

目光冷厲如刀,射出的寒芒讓龔奎瞬間產生了一種死亡來襲的感覺。

他捂著流血的耳朵,開始瑟瑟發抖,根本沒有一絲再鬥下去的勇氣,雙腿在不由自主地後退,望向耿鋒的眼神裡全是恐懼,就好像耿鋒此時,已經變成了一個凶煞魔鬼。

在這恐怖的氣氛中,武館裡所有孩子們,一個個面面相覷,誰也不敢說話了。

他們看著面前的耿鋒,都覺得自己好像突然到了另一個世界似的,這武館是熟悉的,身邊的同伴們是熟悉的。可是,這個曾經弱小的獵戶村小子,卻突然變成了一個陌生人....陌生得令人恐懼。

於是,他們不由自主地四散開來.....

耿鋒瞪著血紅的雙眼,再次衝將上去,一腳踩著杜哈爾撐在地面的左掌,用力一碾,冰寒森森地吼道:「哈豬頭,小爺忍受你已經夠了!你很喜歡惹禍嗎?老子先廢了你一隻狗爪!」

「啊...」

杜哈爾一聲慘叫,抬眼望向耿鋒,只見那雙平日畏縮的眼睛裡,射出的一種前所未見的凶芒,身體「簌簌」釋放出一陣寒氣,讓杜哈爾禁不住冷顫不止,精神幾近崩潰。

「鬆開啊,我手快斷了,耿鋒,我以後再不惹你便是!」

他怎麼也不相信,這個往日單薄無力的耿鋒,竟然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散發出來的那凶戾的冷氣,都似乎可以隔空殺人!

這逼人的戾氣,武館教習裘師傅曾經講過,那是鬥氣!屬於武者已經勘破凡胎,踏入武境,散發出來的鬥士之力!

他...什麼時候踏入了武境,成為了一名鬥士?

「記得,以後見到小爺給我彎路走!否則,再踩斷你另一隻狗爪。」

耿鋒冷哼了一聲,鬆開了腳掌,輕蔑地一笑,露出一對尖銳的虎牙,白森森的,彷彿雄豹的獠牙一般,隨時出擊要去撕開獵物的血肉。

這一刻,武館裡所有的孩子,都被耿鋒凶悍的戾氣嚇破了膽,面對那冰寒的冷眸,哪一個敢直視?

「以後見到小爺,都給我滾遠點!」

耿鋒大喝一聲,拍了拍肩頭冰凝的傷口,出得武館,揚長而去。

.....


第三章 月圓之夜


夕陽西下,獵戶村東頭的石砌小院裡,頭髮花白、一臉清瘦的跌打郎中耿十三,佝僂著背脊咳嗽連連,在小院中灶台前忙活不停。

乾柴在「呼呼」燃燒,灶台上架著兩個陶缸,其中一個罐子裡白色汁液沸騰,奶香撲鼻,是熬煮的新鮮獸奶。另一大缸裡,卻是猩紅的獸血在沸騰,耿老爹時不時將一些藥草等投放進去,以木勺慢慢攪動著。

院子外,傳來了「嗒嗒」的腳步聲,老爹聽到那熟悉的聲音,抬頭喊道:「鋒兒回來啦,快進來趁熱喝口獸奶填填肚子!」

「爺爺,我打回來一隻肥大的獐鹿!」

渾身血污的耿鋒跑進小院,將肩上獵物一甩,急不可耐的拿起木勺,舀起幾角飄香的獸奶,直接倒進口裡,那大快朵頤的模樣,看得出他吃的很是香甜。

接著,他又用舀起一角滾燙的獸血,直接喝進肚裡,大喊道:「好喝,真舒服!」

「多喝些吧!這樣你身子骨就能更壯了!」

老郎中抬起昏黃的眼睛,望著孩子愜意的樣子,一臉的慈愛與憐惜,突見耿鋒肩頭的刀口,擔心地問道:「鋒兒...怎麼又和人打架了?」

「沒事,一點皮外傷,撓癢癢似的!武館的幾個傢伙欺人太甚,逼我動手,鋒兒實在是忍無可忍!」

耿鋒強擠出一絲笑意,但是那冷面上表情,似乎在痛苦地忍受著什麼,讓人不忍直觀。

「唉,你這強牛的脾氣,怎麼能和武館裡的那些二世祖抵著干啊!」

望著孩子倔強的樣子,耿老爹無奈地搖了搖頭。

自幼喝著獸奶獸血長大的耿鋒,有著與生俱來的獸性和不服輸的脾氣,這些年來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虧,捱了多少打!

若非是跌打郎中耿十三長年熬煮獸血為其浸泡身子,又加入活血強骨草藥輔佐,才得以讓耿鋒的身子骨沒被打殘打廢,還慢慢健壯起來。

耿老爹走上一步,捏了捏耿鋒的大腿,又摸了摸他的肩膀,道:「沒傷到筋骨就好!爺爺在那獸血再加點草藥,浸泡幾天就沒事了!」

老爹說著,順手找來幾味草藥,丟進那猩紅翻滾的獸血大缸中。

天色已晚,一輪圓月初升。

突然間,耿鋒感覺額頭寒氣直冒,彷彿全身虛脫,身子卻不由自主地發顫起來。頃刻,頭頂上已經蒸騰出一陣陣的冷氣,連髮梢上都結出了一片片的冰渣,整個人籠罩在一片刺骨的寒氣中,身體僵硬著開始瑟瑟發抖。

「怎麼回事?」

耿三爹做了多年的跌打郎中,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思量片刻,連忙將那煮得沸騰的猩紅獸血,倒進邊上的一個丈長的石槽裡,又丟進幾株御寒草藥的鐵錢草、地火根。

老爹抱著滿身寒氣四溢的耿鋒,放進那裝滿猩紅獸血的石槽裡,著急地念叨著:「怎麼突然來了寒疾?不知道這獸血驅寒之法,是否管用啊!」

耿鋒的身軀手足,完全浸泡進了滾熱的獸血之中,就連腦袋也泡進去一半,僅僅留著口鼻臉頰在藥液外面,頃刻便昏迷不醒了。

夜色下,一臉皺紋的耿三爹望著安靜的耿鋒,滿臉的憂愁,喃喃自語:「這孩子...突然得了什麼怪病?怎麼一點徵兆都沒有?」

正自慌亂之際,小屋外一陣震震的腳步聲傳來,石屋小院裡走進來一個肌體強健如虎豹的中年男子,他上身穿著一件虎皮背甲,皮膚呈古銅色,黑髮披散,眼眸炯炯有神,雖然其左手齊上臂處已斷去,依然掩飾不了身體散出的勃勃英氣。

這獨臂漢子,是耿三爹鄰居獵戶端木銳,他身後還跟在兩位赤裸著肩背的壯年獵手。

獨臂端木走進小院,突然看見泡在藥草獸血之中的孩子,問道:「三爹,鋒兒這是怎麼了?」

耿三爹彷彿看見救星,說道:「端木大叔,你見多識廣,正要請你過來看看呢!鋒兒回來還是好好的,這一個時辰不到,突然間身子寒氣蔓延,昏厥不醒。老爹我醫術有限,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啊!」

端木銳走近,伸手在那獸血中一探,倏然抽回手來,驚道:「鋒兒身體裡散逸出一種寒氣,那冰寒的力量之強,似乎只有武境鬥士之寒冰鬥力才會如此!」

耿三爹一驚,喃喃道:「難道...和他天生冰涼的體質有關?」

端木銳點了點頭,道:「三爹,當年你我在海邊撿來這孩子,他的身體便異於常人,骨子裡透著一股冰寒之意,我都一直擔心他難得長大成人!鋒兒的身世奇特,又來歷不明,只怕他的身體裡,藏著我等無法知曉的秘密!」

端木銳身後,獵戶蔡叔突然說了一句:「這時鋒兒昏迷不醒,那可如何是好,那邊可催得急呢!」

耿三爹一聽,心頭更是打起嘀咕來,連聲問:「什麼事?是鋒兒打架惹禍了嗎?」

「這一次,鋒兒可惹上大禍!」

獨臂端木道:「今日,他將龔家的寶貝孫兒耳朵都給咬缺了一塊,連獵戶村頭人杜海的小三子,也被他踩斷了手腕,那都是些惹不起的惡霸啊!這時,龔家堡二管家帶著武館教習坐在杜海家裡,逼著獵戶村交出鋒兒,要帶回龔家堡處置!」

「啊!這...這如何是好?」

耿三爹一驚,登時連手裡的草藥也撒落了一地,忍不住喊道:「不行,若將鋒兒交給了那些虎狼之徒,只有死路一條的!」

端木銳歎道:「龔家堡是虎狼之穴,杜海因為兒子被傷也是惱怒不已,放言出來要砍了鋒兒一條胳膊,我們真不能將鋒兒交出去的!」

耿三爹睜著昏黃的眼睛,無奈喊道:「讓老朽去吧!大不了我用這把老命拼了,他們總會放過鋒兒吧!」

「不急,我們就此耗著,還真翻天了不曾!」

獨臂端木慨聲道:「龔家堡雖然勢大張狂,獵戶村兄弟也不是好欺負的!我端木銳雖然只剩一條胳膊,也不會任憑他們在我們家門口放肆!」

隨行的獵戶蔡叔、李叔也道:「三爹,我等均膝下無兒,一直將鋒兒當作自己的孩子,就算拚死,也不能讓他們傷著鋒兒!」

......

夜深,一聲雷鳴!

風捲殘雲,天邊黑雲翻滾,掩住了月朗星稀。

初夏的季節,風雨說來便至,孤寂的小山村一片肅殺意,四野靜無人聲,只有漫天漫地的急風響雷。

好一場大風!

又是一聲震天的雷響,將浸泡在獸血之中的耿鋒猛地驚醒,他依然是手腳僵硬,全身冰冷,處於一種半昏半睡的渾噩狀態中。

耿鋒此刻雖然有了知覺,但是更加痛苦,整個人似乎蜷縮在一個至冷至寒的黑暗冰窟之中,血液彷彿凝固,肌肉完全僵硬,冰冷的寒氣如刀割般侵蝕著他的身子,那種痛楚無法想像!

但在下一刻,耿鋒聽到了小院裡鬧出了巨大的動響,那傳入耳朵的聲響,比自己置身冰窖的煎熬更加難以容忍!

他聽到了爺爺耿十三的慘叫:「不行,我不能讓你們抓走鋒兒....」

又聽到了端木大叔的怒吼,聽到了鐵器猛烈碰撞的聲音,聽到了一陣陣「桀桀」鬼哭狼嚎...

驟然的驚變,讓耿鋒甦醒過來,他拚命著睜開眼睛,只看見白髮清瘦的郎中爺爺,一動不動倒在血泊之中,胸口完全塌陷下去,血流不止,已經氣息全無了...

耿三爹的身邊,那吊著的小罐子下火星都未熄滅,罐子裡依然奶香撲鼻...

.....


第四章 血海深仇


「爺爺....」

耿鋒心裡吶喊著,但是他身子根本動彈不得,連手指都無力動一下,更別說爬下石槽來看個究竟了。

「瘸腿頭陀,你記著!端木銳就是死了,變成厲鬼也要扒皮了你的皮,喝乾你的血...」

突然間,耿鋒聽到小屋門口端木大叔撕心裂肺的吼聲,他的心臟猛地跳動了一下,彷彿全身血液在剎那間全部倒流,手足皆軟,不能呼吸。

只覺得那一瞬間,風止了、雷歇了,而自己的身軀已經被人一把提起,跌跌磕磕中,再次昏迷過去。

......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耿鋒自一片渾噩中悠悠醒來,睜眼所見四面一片黑暗,發現自己處在一個上下顛簸的狹隘空間之中。

「這...到了什麼地方?」

耿鋒頭疼欲裂,回想起昏迷中所發生的一切,知道獵戶村發生了大變故,爺爺死了,而自己..已經不在曾經溫暖的家中....

自幼山地狩獵的經歷,讓耿鋒養成了遇事不亂的心境。

他慢慢冷靜下來,忍著大腦的劇疼,睜眼四面看了看,只見這是一間密封的小房子,約莫有四五十個與耿鋒一般大小的男孩擠在裡面,幾十張面黃肌瘦的小臉,呈現出各種不同樣式的驚恐。

而耿鋒很清楚,他們害怕的不是自己,而是自己身後站著的一位壯漢。

密閉的空間裡,僅有一絲光隙射進,照在一張滿臉橫肉的兇惡臉上,這是一個高大的成年壯漢,手持著一根結滿荊棘尖刺的籐條,惡狠狠地吼著:「小子們,都給烏大爺放老實點!你們可是「玲瓏閣」花大價錢買來的上好木頭,能活著到達巨蝠島,就算你們命大,日後或有出頭的一天!」

「匡啷」聲中,手持籐條的壯漢走了出去,密室的鐵門被這凶狠的傢伙合上,再次變得漆黑一片。

「爺爺死了...我..被人賣了...」

耿鋒心頭一涼,回想起爺爺的慘叫聲,回憶端木大叔撕心裂肺的吼叫,他知道,只因自己傷了那二世祖龔奎和杜哈爾,遭受到「龔家堡」無情的報復,爺爺因此丟了命,而自己也被他們虜出村子,給賣了...

憤懣、寂寥、仇恨....瞬間湧上心頭。

老天...你為何如此的不公?

這在世間,弱者就真的應該任受欺凌嗎?

因為不是武道斗者,郎中爺爺那條人命就是草芥?就這麼被人殺了,根本沒誰來主持公道!

我耿鋒是一個人,不是畜生,就因無力反抗,便讓人隨意凌辱,說賣就給賣了?

耿鋒無聲地吶喊著,雖然他自幼受爺爺教導,要做一個善良之人,但是這突如其來的滅頂之災,瞬間讓他失去了所有,唯一留在血液裡的,只有仇恨...仇恨!

我...不能死,耿鋒不會死!

我要活著回去,回獵戶村給爺爺報仇,去討還公道、討還血債!

老天不公,怎麼也要捅你一個窟窿!

龔家堡勢大欺人,有朝一日,耿鋒便讓你城崩瓦解,灰飛煙滅!

「嘩嘩」的海浪聲,讓耿鋒慢慢冷靜下來,他感覺到這緊閉的密室在顛簸前行,此刻應該是在海上行進,卻不知道現在所處何地,一時也斷絕了逃跑的念想。

突然間,身子一個寒顫,瞬間一股寒氣貫穿全身,讓他痛苦難忍。

那寒毒怪疾又來了!

他下意識地在身上一摸,發現自己腰間的一條獸皮袋子還在,便伸手撈出一團烏黑的藥膏,塞進嘴裡。

獸皮袋子裡,是耿三爹以獸血獸奶和各種草藥熬煮而成的藥膏,具備祛寒壯骨的功效,耿鋒平日牢牢捆在腰際,屬於他外出打獵時的乾糧,想不到這時發揮了意想不到的作用。

耿鋒將發抖的身子捲縮起來,盡量減少動作,以保存身體微弱的體能,抵禦著身體的寒意。所幸這狹小的空間裡,幾十個少年相擁相擠,倒還傳來了許多熱量,耿鋒這才好受了一些。

......

也不知過去了幾日幾夜,一路顛簸的海船終於停下了,密室的鐵門「匡啷」打開,射進來白耀耀的光亮。

還是那個高大漢子烏老大惡狠狠的聲音:「還在喘氣的,自己快滾出來!」

耿鋒拖著病怏怏的身子,隨著其他的孩子出了密室,站在大海船的甲板上,看見前方是一個四面環海的無名小島,而乘載自己的海船,停靠在小島南角的一處灣裡。

從密室中走出來的孩子,才二十多人,而無法動彈的另一半孩子,不知是昏了還是死去,最後被海船上幾個高大凶狠的傢伙全部提將出來,一股腦扔下了海浪之中。

四五十個人能活下來一半,已算不錯了,海船上七八個凶悍的傢伙毫無顧忌,那神情還甚是滿意。

一路行來,耿鋒即使已經對現在的處境做好了足夠壞的打算,可當他看見那幾個毫無人性的傢伙,還是心底發寒。

說到底,耿鋒今年才十二歲未滿啊!

正自驚慌彷徨之際,手持籐條的幾個壯漢大聲呵斥著,將存活下來的二十多個少年趕下海船,一路跌跌磕磕,沿著海灘向小島中心走去。

一路上,耿鋒仔細留意著這裡的環境,這海上孤島不大,方圓不到百里之地,中央一座險峰高聳,北面是懸崖峭壁,而自己所在的向陽南面,地勢逐漸平緩,一直蔓延到海面。

走了沒多遠的路程,耿鋒看見前方山峰腳下,巨石壘起一圈高大的圍牆,沿著山腳形成了一個圈禁,彷彿是由一道高牆圍起的巨大宅院。

凶神惡煞的烏老大厲聲吆喝著,指揮著幾個壯漢,將驚恐的孩子們全部驅趕進那高牆大院中去。

邁進高牆大門的那一刻,耿鋒的心落到了冰點,自知是逃跑無望了!

別說這高牆的圈禁,這些凶漢的值守!就是任由你逃跑,想離開這四面環海的小島,也得橫渡茫茫大海。海面上巨浪滔天,茫茫無際,如耿鋒這般的十幾歲普通少年,要去徒手渡海,必是活路渺茫、九死一生!

山峰下圈禁的院子,中間有一道高牆間隔,分成為東、西兩大院落。

耿鋒被趕進東頭大院,看見裡面關著上百個十五六歲以下的男孩,一個個衣著襤褸,身體倒也結實,但是每一個都是神情麻木驚恐,看見吆喝著進來的壯漢烏老大,都彷彿見到了魔鬼一般。

這樣的環境固然讓耿鋒惶恐,而下意識的,他也渴望想從那些孩童口中知曉一些關於這裡的訊息,雖不見得就能保命,但至少心頭安穩一些。

可那些孩童卻似已被嚇破了膽,一個個龜縮在大院牆角,盡量躲開那籐條壯漢掃視的眼神,沒有任何人過來和新進的孩子們搭訕。

這樣的情形,無疑讓耿鋒愈發的不安起來。

他雖然不知接下來會是什麼遭遇,但是不管如何,自己要保住性命!要活著,要回去報仇!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耿鋒默默念叨著端木大叔曾經說過的話,讓自己心情慢慢平復下來,一步一步地踱進了這個恐怖的大院中。

接下來的幾日,耿鋒卻過得很舒適,出乎預料的舒適。

他被分派在一格矮房裡住下,這屋子裡一共住了十個孩子,耿鋒雖是新來的,也還有自己專門的床位。一日三餐,還會準時在院子中開飯,甚至頓頓都有肉食供給,這讓自小便為衣食擔憂的耿鋒,倒覺得很稀奇了。

......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