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2018暑期特價
新版玄幻徵文
fb臉書
google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伏天氏01
淨無痕
2018/7/25發行
伏天氏02
淨無痕
2018/7/25發行
異常生物見聞錄03
遠瞳
2018/7/25發行
全職鬼皇05
浮兮
2018/7/25發行
不朽戰魂06
拓跋流雲
2018/7/25發行
不死神凰16
寫字板
2018/7/25發行
懶神附體24
君不見
2018/7/25發行
天道圖書館68
情痴小和尚
2018/7/25發行
最強紈褲89
夏日易冷
2018/7/25發行
無敵煉藥師17
憤怒的薩爾
2018/7/27發行
仙武都市20
月藏鋒
2018/7/27發行
超神機械師27
齊佩甲
2018/7/27發行
仙帝歸來35
風無極光
2018/7/27發行
修真聊天群35
聖騎士的傳說
2018/7/27發行
不死道祖42
仙子饒命
2018/7/27發行
天界戰神56
笑南風
2018/7/27發行
妙醫鴻途61
煙斗老哥
2018/7/27發行
終極戰兵83
梁七少
2018/7/27發行
武魂養成手冊06
浮兮
2018/8/1發行
超級領主07
隱為者
2018/8/1發行
聖武星辰09
亂世狂刀01
2018/8/1發行
末日戰神18 完結
北極熊
2018/8/1發行
九極戰神20
少爺不太冷
2018/8/1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43
匣中藏劍
2018/8/1發行
完美神醫48
步行天下
2018/8/1發行
極品玄醫61
鐵沙
2018/8/1發行
修煉狂潮68
傅嘯塵
2018/8/1發行
伏天氏03
淨無痕
2018/8/3發行
異常生物見聞錄04
遠瞳
2018/8/3發行
全職鬼皇06
浮兮
2018/8/3發行
不朽戰魂07
拓跋流雲
2018/8/3發行
不死神凰17
寫字板
2018/8/3發行
凌天神帝32
君天帝
2018/8/3發行
修真聊天群36
聖騎士的傳說
2018/8/3發行
天道圖書館69
情痴小和尚
2018/8/3發行
最強紈褲90
夏日易冷
2018/8/3發行
武魂養成手冊07
浮兮
2018/8/8發行
無敵煉藥師18
憤怒的薩爾
2018/8/8發行
仙武都市21
月藏鋒
2018/8/8發行
懶神附體25
君不見
2018/8/8發行
仙帝歸來36
風無極光2
018/8/8發行
完美神醫49
步行天下
2018/8/8發行
逆天劍皇79
半步滄桑
2018/8/8發行
終極戰兵84
梁七少
2018/8/8發行
至聖之路96
永恆之火
2018/8/8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起點科幻新書《神書》 作者:薪意 51
來個人救救戲頻吧... 14
轉帖:縱橫奇幻玄幻小說《逆世魔尊》作者:沐羽衫 13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新書《香火成神道》 作者:文抄公 13
尋書求助:主角是歷史學家的書 12
轉帖:縱橫東方玄幻新書《劍隱仙》 作者:染兮遙 11
轉帖:縱橫都市體育競技新書《踢出個未來》 作者:馬達方 9
轉帖:起點歷史小說《帝國吃相》作者:牧塵客 7
轉帖:創世中文網都市小說《校園至尊兵王》作者:蘇煙南 5
最近幾本還不錯看,推薦給書蟲們(呼喊潛水者) 5
本週熱門留言
最近幾本還不錯看,推薦給書蟲們(呼喊潛水者) 72
求藍晶(血珊瑚)所有作品名 60
轉帖:起點科幻新書《神書》 作者:薪意 55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修真還行》作者:小伈 41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九天聖祖》作者:軒轅瘋狂 35
轉帖:創世靈異新書《大明道師 》 作者:蓮雪 33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朱雀記》作者:貓膩 31
轉帖:縱橫都市小說《極品全能相師》作者:關東風 30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30
轉帖:縱橫都市小說《獵戶出山》作者:陽子下 29

 
 暱稱:
 密碼: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龍帝天尊》作者:霧裡青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8/01/02 16:08 
.
http://chuangshi.qq.com/bk/xh/19371770.html

【免費】我既為魔,當滅諸天、斬盡仙,掌控蒼穹。順我者生,逆我者死。

少年葉青,身懷絕世造化,修煉逆天道法,以氣吞山河之勢,斗破蒼穹,傲世九重天,創造唯我獨尊的武道新秩序---龍帝天尊!


第一章 人心難測


青域,秦國,夢州劍閣。

「希望神秀丹足夠神奇,能幫助夢瑤脫胎換骨!」

葉青低語,臉色蒼白的斜靠著廳堂內的銅柱,急切的等待著夢瑤的出現。

此刻,他的身體極度疲憊,之前的兩個時辰,他為了幫夢瑤煉化神秀丹,幾乎掏空了身體。

神秀丹,靈級丹藥中的至極之丹,不僅可以幫武者改善體質衝破桎梏,更具有提升武者修為的神奇妙用。但煉化此丹入體,不僅需要懂得至極入脈之法,而且需要極為強大的精神能量來輔助。

在夢州,除卻葉青之外,只怕沒有第二個人可以幫夢瑤煉化此丹。

「夢瑤,希望你莫要辜負了我……」

這些年來,為了幫助夢瑤成為夢州城的雙道天才,葉青付出了太多的心血。如今,更是把其祖父留給他的神秀丹也贈予了夢瑤。

「爺爺,你不會怪葉青吧?神秀丹雖然珍貴,但我有信心不靠此丹也可撕裂體內枷鎖!」

這枚神秀丹來之不易,乃十年前,葉青的祖父葉雄以百萬雄獅的軍權自皇家所換,為的是讓葉青借此丹突破體內的武道枷鎖。卻不想十年之後,葉青竟不顧自己體內的桎梏,將此靈丹贈給了夢瑤。

想到爺爺嚴厲的神情,葉青忍不住打起了冷戰。

此時,劍閣之內。夢瑤已完全煉化了神秀丹,一股渾厚精純的力量在不斷的滋養著她身體的每個角落。

「神秀丹,果然非凡!」

夢瑤心中自語,眸光之中閃爍著得意之色,憧憬著美好的未來。夢州天驕,丹武雙絕,一個月後的夢州丹武鬥會上,她夢瑤將名耀夢州,成為扶搖皇城四大學宮爭搶的雙道天才……

她衣衫雪白,容貌絕美,擁有著清麗不可物之姿,嬌美的容顏令人沉醉。

「夢瑤,你成功了!」看到夢瑤,葉青立刻大步迎了上去。

夢瑤點頭輕笑,眸光中充滿了欣喜。

「葉青哥,神秀丹太非凡了!不僅令夢瑤的有了脫胎換骨的變化,而且,而且肋我跨越了覺醒境的壁壘。現在,我已經是靈武境初級修為的強者!太神奇--」

「靈武境初階強者?」

葉青極為吃驚,他沒有想到神秀丹如此強大。

「太好了!我家夢瑤現在不僅已是夢州年輕一代的翹楚,即便放眼秦國也絕對可入年輕強者之列。」

「好興奮哦,葉青哥!不過,夢瑤能有如此成就,一切都是葉青哥所賜!這些年來,葉青哥不僅在丹武兩道上給我盡心授藝,而且還把武候爺爺以軍權給你換來的神秀丹贈與了夢瑤……」

夢瑤含情脈脈的微笑,極為乖巧的靠在了葉青的懷中。

夢瑤說的一點也不錯,這些年來,若非葉青在丹道上對夢瑤費盡心血的傳藝,夢瑤不可能成為初級大乘丹師,也不會擁有靈武境一階的修為。

另外,葉青天生神念力驚人,武道傳承與生俱來。數年來,夢瑤受他指點,武技修行一日千里,達到了常人難及的地步。

「只要你不辜負了我,日後,我會給你更多--」

葉青雙手溫柔的撫著夢瑤的秀髮輕語,心底卻想起了自出生以來的離奇經歷,與生俱來的武道傳承,不斷覺醒的丹、武記憶……

「若是青哥能夠覺醒靈珠,那該多好啊!武道天賦一定會勝過夢瑤十倍吧?」

就在此時,夢瑤輕語,神色間閃爍過幾絲失望之色。

「覺醒靈珠麼?這一天不會太久了!」

葉青輕笑,對自己近來的武道進步極為自信。

「不會太久……」

夢瑤眸光閃爍,略帶失望的輕語。

對於葉青靈珠覺醒之事,她早已徹底失望。葉青所謂的不會太久,至今沒有讓她看到一絲希望。

「你不信我麼?其實--」

葉青觀察著夢瑤的神情變化,很想把最近武道修煉所得告訴夢瑤。但沒等他把話說完,卻被夢瑤打斷了。

「青哥,不說這些不開心的事了好嗎?丹武鬥會之後,我就要嫁給你了。你是不是非常開心?」

葉青捏了捏夢瑤的瓊鼻,興奮的說道:「當然開心!」

「哼!你開心,但夢瑤卻不開心。」

夢瑤假裝生氣,嬌嗔道:「都要把本小姐娶進門了,仍不願把《鍛丹術》送給我參研。都不知道葉青哥心裡最在意的人是不是夢瑤?」

「這個?」葉青沒有想到夢瑤會提出這個要求,瞬間有些語塞。

「好啦!我只是開個玩笑,不當真的。我知道《鍛丹術》對你極為重要!又怎麼會輕易送人……」

正如夢瑤所說,葉青的確對《鍛丹術》看的極重,除卻他的父親葉戰天之外,也只有夢瑤見過。

實際上,《鍛丹術》只是葉青四年前覺醒的鍛丹記憶。雖然,四年來他雖然沒有把《鍛丹術》贈給夢瑤參研,但其煉藥之術卻早就傳授給了夢瑤。

「《鍛丹術》是很珍貴,但也比不上我葉青未來的夫人!」

話音未落,葉青便從懷中取出一本自製的小冊子遞給了夢瑤。

「謝謝葉青哥,夢瑤就知道在你的心裡夢瑤最重要啦!」

夢瑤雙手捧著《鍛丹術》,神情興奮不已,忽然踮起腳尖兒在葉青的臉頰上使勁的親了下去。

她這一親,令葉青頓時愣在了當地,體內的血液流速瞬間加快。

就在此時,夢瑤挪開了惑人溫潤的紅唇,故作嗔怒,神情非常自然的把玉掌伸到了葉青的面前。

「葉青哥,你我馬上要成婚了。乾脆你把《幻劍訣》也一併交給夢瑤保管吧!」

「《幻劍訣》?」

葉青雖然略有猶豫,但仍取出一本自製的劍技冊子遞給了夢瑤,打趣說道:「都還沒有嫁給我,便如管家婆一般。這以後的日子還怎麼過呢……」

「貧嘴!」

夢瑤收起了《鍛丹術》和《幻劍訣》,卻繼續撒嬌問道:「葉青哥,《幻劍訣》共有七劍,你只教了我前五劍,後面的兩劍你不是故意不教我的?」

「哪有?我也只是剛在昨天才悟透第六劍,但是第七劍,太過深奧。以我目前的能力,只怕很難領悟。現在,我就教你第六劍。」

葉青說著話,手中的玄鐵長劍脫鞘而出。

隨著『嘩』的一聲輕響,劍身在釋放寒光的微顫之間,幻化成了三柄,一劍一力,三劍合一,看似簡單至極的直刺,突然之間威力大盛,無論是劍刃的鋒利程度,還是劍勢都有了非同凡響的變化……

轉眼,已是一個時辰之後,夢瑤在葉青的傾心盡力授藝下已初步掌握了第六劍的精要。

「我真想學到第七劍……」

夢瑤收劍,意猶未盡的語道。

「只有覺醒了靈珠,第七劍我才有可能領悟!放心吧,夢瑤。或許我的靈珠很快就會--」

但沒等葉青把話說完,夢瑤已略顯不耐煩的道:「好啦!我沒怪你的意思。天不早了,你該回武候府了。」

葉青有些不捨,語道:「不急,今天沒見夢爺爺……」

「爺爺有客……」

夢瑤笑顏相對,但神色卻略顯的有些不自然。

「你先回,我會代你向爺爺問好的--」

夢瑤說完話,把葉青送出了劍閣。

望著快步而去的夢瑤,葉青忽然感覺今天劍閣的氣氛有些怪。要是往常,就算夢瑤的祖父脫不開身,其父夢宗承也會出來相送。而且,夢瑤今天的表現似乎有些急切了些……

「或許是我想多了。」

葉青自語:「葉、夢兩家數代交好,我對夢瑤如此真心……」

…………

此刻,劍閣廳堂內,一名頭髮花白卻不失偉岸之氣的老者悄然現身,他望著葉青遠去的背影,神色中充滿了陰沉之色。

「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此時,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也現身在了廳堂,眸光之中對葉青充滿了厭惡之意。

「廢物……」

夢瑤看到二人,難掩心中的喜悅之色。

「爺爺,父親!」

夢宗承感受著夢瑤的興奮,快步行至了夢瑤的身前。

「一切可如瑤兒所願?」

夢瑤欣喜的點頭,說道:「女兒不僅拿到了《鍛丹術》和《幻劍訣》,而且獲得了極大的意外之喜!」

「極大的意外之喜?」

夢宗承有些吃驚,問道:「什麼?快說來聽聽。」

「葉青這個傻蛋,真是傻的可憐。他竟然把葉雄以軍權換來的『神秀丹』送給了我。」

夢瑤笑語,釋放出了靈境的強者的氣息。

「不僅如此,這個傻蛋竟然還幫我煉化了此丹。瑤兒現在已是靈武境一階修為的強者啦!」

她欣喜不已,心中對葉青沒有絲毫的感激。

「好、好!這可是天大的喜事。瑤兒,此刻你已經是夢州城年輕一代中的翹楚。」

夢宗承激動的手舞足蹈,以夢瑤的年齡能夠擁有靈武境一階修為,別說在夢州城,就算是整個秦國,也已算的是武道中的天才了。

「哈哈哈哈!果然是大喜。瑤兒,你做的很好。從此,葉青這個傻再無利用的價值了。」

夢洪大笑,冷聲道:「宗承,該執行我們的計劃了。」

夢宗承點頭,但眉宇間卻有幾分擔憂之色。

「父親,我們是否有些過了?一旦葉雄自蠻荒山脈歸來?他修為之強大,加上當年的葉家軍,只怕我夢家難以抗衡……」

「怕什麼?我們有大秦皇族支持!他葉雄雖強也抵不過大秦立世千載的底蘊。更何況,葉家盟友傳來消息,葉雄魂燈將滅,嘿嘿……」

夢洪冷笑,眸光中狠意盡顯。

夢宗承對夢瑤沉聲說道:「瑤兒,我會殺掉葉青!你要記住,這個世上再沒有《鍛丹術》和《幻劍訣》,只有《夢氏煉藥術》《幻劍技》,且是你天資過人,技藝自成!這是你加入皇家武宮,乃至嫁入大秦皇室的有利條件。」


第二章 神紋鍛體,神秘傳承


「可是?父親,我們真的要殺掉葉青麼……」

夢瑤心有不忍的問道,雖然這些年來她對葉青一直是虛情假意,但卻從沒有想過讓葉青死。

「瑤兒,你是大秦皇室看中之人,絕不能容葉青的存在而玷污了你的名聲!他必須死……」

沒等夢宗承答話,夢洪已冷笑著說道。

「宗承,事情做利索些。記住,不僅要成功截殺葉戰天,而且要盡快除去葉青!」

夢瑤黛眉微皺,心中仍存不忍之意,但想到秦國皇室對她的看中,眸光漸漸變的堅定起來。現在,她已是夢州雙道天驕,而葉青呢?一個連靈珠都不能覺醒的天廢之人,根本配上她!

「葉戰天,你欠我夢宗承的,今日也該還了!」

夢宗承話語冷寒,面孔瞬間變的極為猙獰。如果沒有葉戰天的出,現在的夢州武道第一人便是他夢宗承。十七年前,他輸掉了那場比鬥,十七年來日日活在對葉戰天的仇恨之中。

…………

葉青回到武候府,飯食都沒用便快步入了房間。

他現在的心情有些急迫,夢瑤煉化了神秀丹,已成為了強大的靈武境武者,之後的修行之路前景大好。他不想被夢瑤在武道修為上甩的太遠,所以,他必須要抓緊時覺醒武道靈珠,步入靈武境強者之列。

「夢瑤,或許在丹武鬥會之前,我的武道修為趕不上你,但我也要在丹武鬥會上大放異彩,給你一個驚喜!」

葉青自語,對自己的武道天賦極有信心!

他不僅與生俱來《太上煉體術》,而且在娘胎之時便開始了修煉。雖然他不知道其中的緣由,但他知道這是上天賜予他葉青得天獨厚的武道優勢。

在夢州城,人人都以為葉青是個無法覺醒武道靈珠的天廢之人。卻不知,葉青之所以一直沒有覺醒靈珠,正是因為他修煉《太上煉體術》的緣故。他只有將《太上煉體術》的初始篇修煉到至極境界,武道靈珠才會水到渠成的覺醒。

實際上,數月前葉青便已將《太上煉體術》初始篇修煉到了大圓滿境界,距離至極境界只有一步之遙,甚至他已感受到了靈珠的脈動。

這讓他異常興奮,在劍閣之時他曾想將這個好消息告訴夢瑤,但夢瑤卻打斷了的他的話,並且對他能覺醒靈珠之事心存懷疑。

葉青強忍著內心的激動,摒棄了雜念,開始了《太上煉體術》的修煉。

但見他眸光如炬,運轉《太上煉體術》,仔細觀察著軀體每一個部位的變化。

轉瞬間,他的軀體便亮起了璀璨符紋,每一道符紋都散發著一各極為奇異的光輝,令他的整個人瞬間變的有了金屬的質感,還透著發一種如劍般的鋒利之氣。

如果此時有武道大能者看到葉青身上璀璨符紋,一定會十分的震驚。因為,這些符紋極為奇妙繁奧,蘊含諸多神紋及場域元素,給人一種博大精深之感。

《太上煉體術》以獨特之法修煉,首先修煉者要神念力極強,並且擁有常人難及的堅強意志。否則,根本不具備修煉此術的天賦,無法駕馭此術對身體各個部位的神紋鍛造。

此術,始一開始,便配合道家究極呼吸法,融合刻有神紋的靈石入體,然後從軀體皮肉開始,接著是筋、脈、骨、髓、丹田、血氣的強化、改造,錘煉、升級,最終促使軀體達到極致之境。

「或許今日,我就能夠達到初始篇的極致之境了吧?」

葉青自儲物戒指中取出九塊極品靈石,一把數寸長的刻刀,然後動作極為純屬的對九塊靈石開始了雕刻。不過半柱香的功夫兒,便把九塊靈石雕刻成了九條活靈活現的五爪神龍,環繞著繁奧的符紋脈絡。

這是修煉《太上煉體術》必備之物,葉青每一次修煉,都會先以太上神紋之技雕刻出靈石龍紋,然後再將這靈石龍紋融入到體內各處。

九塊龍形靈紋靈石散發著氤氳靈氣,在《太上煉體術》的引動之下,環繞著葉青的身體旋轉,接著傳出陣陣龍吟之聲,如九道龍形靈光般自空氣中消失,自不同方向融入到了葉青的身體之內。

嗡……

一個時辰之後,密室突然自震,接著葉青週身符紋閃爍,交織成條條龍形神紋。頃刻間,以他為中心的數丈方圓,靈氣氤氳,龍吟陣陣,彷彿有無盡的龍形輝光在盤旋閃爍。

每一道龍形輝光都無比神聖,散發著強大的氣息。龍紋交織,輝光氤氳,令處在龍紋中央的葉青如真龍天神般神聖。

「成了!成了!我達到了《太上煉體術》初始篇的至極境界--」

葉青結束了本次修煉,眸光之中閃爍著狂喜之色,但他還沒有來得及享受此刻的喜悅,丹田便陡然一緊,接著整個身體都不受控制的顫動起來。

環繞在他身體周圍的氤氳龍氣如受到某種召喚似的,散發神性的力量,向著他的丹田瘋狂的湧去,氤氳的龍紋靈氣翻滾入體,幾乎要把他的丹田被撐爆了。

轉瞬間,葉青的身體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神紋之光閃爍,令他的皮膚變的璀璨之極,從內到外充斥著用之不盡的力量。

卡嚓!

隨著葉青丹田內一聲輕響,接著一顆散發著神聖的氣息的武道靈珠出現,如一道龍形流光般以狂暴之勢衝進了他的筋脈……

「啊……」

葉青狂吼,震的青銅密室顫晃不已,數之不盡的撕裂感接連傳起,彷彿他的整個身體都要被那那顆狂暴的靈珠給撕裂了。

他咬牙堅持,運轉太上呼吸法,將《太上煉體術》發揮到了極致。璀璨的太上符紋自他體表騰起,如金色的龍鱗一般交織在一起,幻化了一條條神紋之龍,將他整具軀體從頭到腳包裹了起來。

與此同時,他的筋脈、骨骼、血管,所有經《太上煉體術》錘煉過的部位,都在這瞬間釋放出了龍形的太上神紋符號,凝形成璀璨的神紋壁壘,同他的身體一起承受著武道靈珠的狂暴沖刷和洗禮……

半個時辰之後,一切歸於平靜。

「靈珠覺醒!丹、武傳承--」

葉青驚訝的自語,晶瑩的身體上散發著神性的光輝,一股至強的氣機蟄伏在他體表之內,時有龍形符紋閃爍。

此刻,他不僅覺醒了武道靈珠,修為達到了覺醒境初級巔峰,而且在靈珠覺醒的那瞬間,他的腦海之中詭異的湧進了諸多丹、武兩道的傳承信息,仿如記憶般瞬間留下了烙印。

《太上煉體術》小乘篇、《太上神紋術》初始篇、《鍛丹術》中級篇、《縹緲步》、《幻遁訣》、《斗龍拳》、《魅影劍》……

這一刻,葉青欣喜若狂,不停的以神念翻閱著腦海中諸多丹、武之術烙印,這彷彿原本就是屬於他的記憶,始一出現便與他已有的記憶融合到了一起。

太神奇,也太離奇!

就如他還在娘胎的時候,《太上煉體術》便開始自行運轉,始一出生,便擁有了《鍛丹術》、《幻劍訣》的記憶烙印,拿起刻刀便會雕刻神紋靈石般。

是我葉家上古先輩大能的血脈傳承覺醒?還是我葉青經輪迴投胎轉世了?

葉青忍著激動和驚詫,運轉了太上呼吸法。

但見他右拳呼嘯聲中全力轟出,拳臂之上閃爍著神秘的場域符號,拳風如浪般似有凝形成龍之似勢,伴隨著震耳的龍吟聲。

轟!

拳力落下,他平日修煉《太上煉體術》的所用的石床在巨響聲中,瞬間化為了一堆碎石。

他興奮不已,接著運功揮拳,轟、轟、轟……

葉青又一口氣轟出了數十拳才停下,每一拳都不比第一拳遜色,璀璨的符紋交織,能量如炮彈一般轟落在密室的銅牆之上。

震耳欲聾的聲音中,尺厚銅牆欲透,多了數十個拳印。

三十六拳轟出,拳拳威力不減,若換做一般武者根本做不到,即便做到了也早已累趴在了地上。但葉青卻毫不勞累之感,反而氣色不減。這是葉青獨一無二的優勢,絕非其他覺醒境強者可比。

他不僅修煉了《太上煉體術》,而且覺醒的武道靈珠也非凡品,洗禮了他的筋脈。

葉青內視丹田,但見其內靈氣氤氳,一枚顏色不斷變幻籠罩著氤氳之氣的靈珠,安靜的懸浮在丹田中央,似有龍形隱現,又如神龍在內蟄伏,散發著神聖氣息,令葉青可以感覺到極為磅礡的生機。

「這是何種品級的靈珠?」

葉青自語,感覺自己的靈珠極為非凡。

在這個世界,靈珠的品級代表著武者的潛質和武運,越是品級高的靈珠對武者的幫助越大,決定著武者的成就。靈珠共有九個品級,對應著九種顏色,分別是紅、橙、黃、綠、青、藍、紫、黑、白。

「內蘊龍之氣息,還能九色變幻……」

葉青雖然心中異常欣喜,但也有所擔心。

觀察著武道靈珠,葉青此時此刻的心情是亢奮的,因為他等這一天等的太久。

我葉青,年齡十七歲,擁有龍氣九彩靈珠、太上神紋體魄、初級巔峰的丹道修為。如此傲人的資質和天賦,就算是秦國那些號稱妖孽的天驕放在一起,也毫不遜色吧!

葉青眸光鋒利,心中興奮不已。

轉眼已是第二天的中午,葉青從密室中悄然而出,俊臉上洋溢著自信的笑容。自今日起,他將摘掉武道天廢之人的名頭,以丹武雙絕之資傲視夢州、秦國,乃至青域。

如果夢瑤得知我擁有如此傲人的天賦,一定會高興的翩然起舞吧……

葉青自語,興奮的行出密室,準備梳洗之後去見夢瑤,告訴夢瑤他覺醒了靈珠的好消息。

但當他腳步落在臥室的那瞬間,興奮之情瞬間消失。

因為,他的住所有四層樓閣構成的少主閣,此刻已有多半變成了廢墟,遭受了人為力量的毀滅性轟擊。

混蛋!是誰敢如此膽大包天?


第三章 一夜驚變


憤怒之中,葉青渾身散發出鋒冷的氣息。

雖然他自幼被稱為武道天廢之人,但在武候府少主的名頭之下,還從沒有人敢正面對他如此放肆。

武候府、葉家,夢州城最強大的勢力,夢州城的實際掌控勢力,大秦皇族都要禮讓三分的家族!誰膽大包天的敢在太歲頭上動土?

正常情況下,不要說出手毀壞少候爺的住之所了,單以武候府的森嚴戒備,只怕非葉家之人連大院都進不來。

除非?葉青忽然想到一種可能,能有條件在武候府如此撒野之人本就是武候府的人!

可是,憑他葉青在武候府的地位,又有何人敢如此囂張的得罪他堂堂候府少主呢?

事出反常必有妖!

葉青雖然心底憤怒,但卻並沒有怒而罵人,稍一分析便冷靜了下來。

就在這時,閣樓之外無比嘈雜話聲瞬間打斷了他的思忖,令他的心底頓時騰升起了熊熊火焰。他走近窗口,隔著窗稜看到了閣外的場景。

「紫靈,你不過一個侍女而已,也敢阻我葉桐?給我滾開,我倒要看看葉青這個敗類能藏到什麼時候?他再不現身,我就把這少候閣夷為平地!」

一名少年冷喝,話語極為狂妄。他身著藍色勁裝,身材魁梧高大,仿如一座小山般站在一名紫衣少女身前。

「別說此時少候爺不在閣內,就算是在閣內,我也不會讓你們這些混蛋進入少候閣欺負他。」

紫靈冷叱,手握一柄青鋒劍,死死的守在樓閣的門口。

「紫靈,我勸你識相點。原本,葉青便是個不能覺醒靈珠的廢物。現在,又成了非禮夢玨、偷走劍閣絕學的敗類。很快,不僅他的少主身份會被剝奪,只怕他的性命也會難保--」

「葉桐,你住口。你如此詆毀少候爺,武候回府後定不饒你!」

紫靈不相信自己的最敬佩的少主會做出如此不堪之事,不僅冷言呵斥葉桐,更是拉出了武候對其進行震懾。

「武侯?嘿嘿!別說他此刻重傷垂死不在武候府,就算他在候府也保不了葉青!」

葉桐冷笑,向著紫靈步步逼近。

「要麼配合我等,要麼火速滾開!否則,休怪小爺對你不客氣--」

紫靈冷喝,將青峰劍擋在胸前,一幅視死如歸的神情。她絕對不能讓葉桐等人進入閣樓,因為她知道葉青臥室密室的秘密,更不想眼前的這些混蛋找到葉青。

「真是放肆!你若再不讓開,我們不僅要把此地夷為平地,而且還要拔了你的衣服狠狠的非禮……」

緊跟在葉桐身後的一名乾瘦少年冷喝,神情極為猥瑣。

紫靈氣的秀臉通紅,怒吼道:「你,你們這群無恥之徒!我不會讓開,一步都不會讓,絕不--」

此刻,葉青已走出了臥室,一縷懾人的犀利精芒驟然閃現在他深邃的眸子中,配合著他冷酷的氣息,令人觀之頓時膽寒。

一夜之間而已,究竟發生了什麼?

葉桐說他不僅非禮劍閣二小姐夢玨,還偷了劍閣的絕學。不僅如此,他的父親,修為高絕的武候府之主此刻竟然重傷垂死?

他皺眉,強壓著心中的震驚,他更相信葉桐的話都是杜撰出來的。但,隨後圍觀的人群之中幾人的低語,徹底讓他如墜冰窖。

「昨夜,武候在回夢州的途中遇襲,傷勢極重,恐怕命不久矣……」

「到底是什麼人下的手?依武候之強,夢州城能傷到他人少之又少。」

「看來武候府是要變天了,昨晚上不僅武候受了重傷,聽說老候爺的魂燈也突然熄滅了……」

「真是湊巧,這下葉青慘了。失去了兩代武候的保護,只怕他的下場會極為淒慘……」

「活該!這混蛋真是膽大包天!不僅偷了劍閣的丹經和劍技,而且竟趁夢家二小姐沐浴之際,以下流手段施以邪藥。若非夢瑤小姐及時發現,只怕夢玨已刻已被葉青那個畜生給糟蹋了……」

「葉青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再有一個月他就要和夢瑤成婚了……」

「若非夢瑤小姐今晨親至城主府證實,我都不相信這一切竟是真的。葉青真是喪心病狂啊--」

聽到週遭人的悄聲議論,葉青突感眼前發黑,差點昏倒在地。

怎麼可?到底哪裡出了問題……

一夜之間而已,他葉青突然就背上了盜賊加淫賊的敗類惡名!不僅如此,更可怕的是,他父親葉戰天重傷垂死,他的爺爺葉雄魂燈忽滅!

葉青搖著頭,深深的呼吸,極力的讓自己的冷靜了下來。這個時候,他不能亂了方寸。事情來的太突然,他需要鎮定下來一件件的去弄清楚。

目光落向葉桐,葉青的一雙眸子越發的犀利鋒銳!

葉桐,武候府的旁系子弟,武道天賦一般,其父在武候府地位也是稀鬆平常。

如此一個旁系子弟怎敢來此撒野?就算有一夜驚變的幾件事做鋪墊,他也本不該有明目張膽到此行兇的勇氣!

只有一種可能!葉桐的背後有人指使,而且這指使之人不僅在武候府,甚至在整個葉氏家族都有著極高的地位!

這個人是誰?昨夜驚變之事和他可有關係……

葉青抽絲剝繭,捕捉到了令他心底生寒的信息,武候府或者葉氏家族出了叛徒!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百倍還之!

望著神情兇惡的葉桐等人,葉青緩緩的邁步,他要狠狠的出手教訓這些狂妄無知的傢伙。他要讓興風作浪之人看到,膽敢以下犯上謀逆之徒的下場。

此刻,圍在紫靈身旁的一共有七人,這些人均是葉家的旁系子弟,雖然武道天賦一般,但也都有著覺醒境初級修為。

除了這七人之外,圍觀的人群之中還有一些惟恐不亂者。這些人雖然沒有明目張膽的跟著葉桐等人胡作非為,但從這些人的表現來看也皆是葉桐等人請來助勢的。

「你們說,葉青真的躲藏在少候閣內嗎?」

「我感覺不會。出了這麼大的事情,葉青一定是連夜逃出了夢州。」

「不見得,葉青武道天廢,如果離開武候府很難活下去。再說了,他可是葉家的少主,武候府的小候爺,如此尊貴的身份和地位他怎麼可能捨得下?」

「不用瞎猜,紫靈攔不住葉桐。很快大家就知到葉青究竟在不在少候閣內了。」

「唉,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武候重傷垂死,老爺子隕落,葉青以後的日子將會非常淒慘……」

眾人悄聲議論,目光都焦距在了葉桐和紫靈幾人身上。

一聲慘哼聲傳起,紫靈纖瘦的身影被葉桐連續三拳轟成了重傷,只見一股鮮血飛灑在半空,紫靈的身體已重重的摔落在丈之外。

天哪,葉桐竟然真對紫靈動手了!

眾人望著重傷落地的紫靈,心中都有些不忍,紫靈可是武候出了名的美少女,放在整個葉家也是千中挑一的姿色,但葉桐等人竟然一點也不憐香惜玉。

「紫靈,小爺給你臉你不要,卻非要逼小爺出手。你聽好了,這幾拳是對你的警告,如果再不識趣小爺就--」

「就怎麼樣?」

葉桐的話音突然被打斷,隨著一聲冷哼,葉青推開了緊閉的閣門,鋒冷的氣息流轉在身體之外,給人一種冷酷懾人的氣勢。

眾人見他突然出現,均不由的愣在了當地。

葉青平靜的眸光帶著鋒利掃過了眾人,最終落在身穿藍色勁裝,身高馬大的葉桐的身上。

感受著葉青如劍般凌厲,散發著冰寒之極氣息的眸光。葉桐頓時一愣,他有一種極不真實的感覺,眼前的葉青讓他感受到了一種莫名的心悸。

「你竟然沒逃?嘿嘿,如此甚好,抓了你去向少城主領賞。敢動韓少看中的女人,不死也要讓你掉層皮!」

葉桐冷笑,葉青在他的眼裡只是一個不能覺醒武道靈珠的廢物,如今其父重傷垂死,其祖父魂燈已滅,在葉家已徹底失去了靠山。他想怎麼捏就怎麼捏,他想怎麼欺負就怎麼欺負。

葉青望著他,一縷懾人的犀利精芒驟然在黑眸中閃現。

「回答我,如果紫靈再不識趣,你就怎樣?」

冷銳的眸光,冷寒的話音,葉青的表現讓葉桐再次感受到了那種莫名的心悸。

「就?」

葉桐話到嘴邊突然停頓,竟一時間忘記了剛才要說的話。

「就什麼?」

葉青步伐緩緩,但氣勢卻顯的越發冷酷。

在這瞬間,空氣彷彿凝固。周圍的人目光都焦聚在了葉青的身上,沒有人再竊竊私語,現場的氣氛顯的極為怪異。

在眾人的映像中,葉青是個溫文爾雅,低調謙遜之人,從不與人衝突,即使遇到了躲不開的矛盾也是盡可能的謙讓。

可是今天,葉青竟然一反常態,不僅給人一種冷酷鋒銳之感,更有一股危險的氣息在釋放,讓人生出不敢侵犯之意!

莫非是看錯了,或許是錯覺?眾人不約而同的思忖。

「回答我!」

就在此時,葉青清冷的喝聲再次在空氣中爆開,冷厲的眸光直視著葉桐,步伐緩緩卻給人一股極為壓抑的威壓感。

葉桐愣愣的看著漸到眼前的葉青,腦子有些反應遲鈍。此刻,他被葉青中氣十足的連幾句冷喝搞的有點找著北了。

他看著葉青,感受到了一股難以言喻的氣勢,冷傲懾人,讓他心底生寒!

他張了張嘴,本要以語言回擊葉青,但大腦卻如突然短路一般,陡生的懼意竟然讓他一時說不出話來。

「葉桐,回答他!你怕什麼?」

就在此時,不遠處一聲冷笑聲響起,一名衣著華麗,相貌陰柔的青年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在他的身側,還有兩名相貌極為出眾的少女。一名清麗脫俗,一名清純可人。

「夢瑤、夢玨!葉慎--」

當葉青看到這兩名少女和葉慎同時出現的瞬間,神情變的極為複雜。他冷笑中自語,在這剎那間,心中的一切疑惑似乎都豁然開朗了。

葉慎趾高氣揚的看了葉青一眼,接著向葉桐說道:「他現在已不是高高在上的少主。而是丟盡葉家臉面的敗類,是盜賊,是淫賊!用不了多久,他就會被趕出武候府,從葉家除籍,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第四章 恩將仇報


話音落下,他更是以輕蔑的神色挑釁著葉青。

他的目的很明確,明著看他是在出言鼓勵葉桐給其撐腰,實際上他要激起葉青的憤怒,促使葉青與葉桐等人發生衝突。

在他眼裡,葉青不過是個武道天廢之人。只要起了衝突,葉青肯定被葉桐等人狠虐,下場會非常淒慘。如此這般,他的目的便達到了。他不僅要借葉青失勢之機,對葉青落井下石,而且要借這個機會得到夢瑤的信任。

葉青冷笑,他早已看穿了葉慎的目的。不過,眸光卻直接忽略了葉慎的存在,帶著鋒銳落向了夢瑤。

四眸相對,他要從夢瑤的眸光中找到委屈和被迫,哪怕一絲一毫也可以。但他失望著了,他感受到的只有冷漠。

他冷笑,心底有無邊的怒火,只是他不願發作,因為這樣的夢瑤不配!

指腹為婚、青梅竹馬,他和夢瑤自出生至今已相處了十七年時光。一直以來,他對夢瑤傾心相待,毫不保留的付出,費盡心血的相助,換來的只是背叛和誣蔑。甚至,他懷疑自己父親的重傷,夢家逃不開干係。

他用眸光一直盯著夢瑤,沒有以言語去詢問傳言的真假。有些事只需要眸光觀察就能得到結論。

今天的夢瑤,見到他沒有了笑容,沒有了親切,沒有了撒嬌,有的只是令人心寒的冷漠。這,已經不是他葉青所認識的夢瑤!

夢瑤眸光閃爍,神情極不自然,冷笑道:「葉青,十多年來,我對你傾心相待,毫不保留!教你夢氏鍛丹術,授你劍閣幻劍技,也從沒嫌棄你不是武道天廢之人!」

她話語冰冷,越發的冷寒,繼續說道:「而你又做了什麼?只能以卑鄙、無恥、下流來形容你的所作所為!利用我的信任,偷盜我劍閣的丹經和劍技,更是在我妹妹沐浴之時,以下三濫的手段對她非禮。你對得起我麼?」

「對你得起你麼?」

葉青望著夢瑤,此時此刻心如刀絞。

「哈哈哈哈……」

他怒而發笑,說道:「好一個傾心相待,毫不保留?夢瑤,是誰費盡心血的教你七年鍛丹技藝,是誰不厭其煩指點你十年武技修煉?又是誰不僅贈你珍貴的神秀丹還幫你煉化?這些年來,我葉青除了性命,幾乎把能給的都給你了!可如今,卻落得如此下場!你就是這樣對我的嗎?」

葉青說著話,心痛至極!此刻,仿有一座火山欲要在他的胸膛爆發,他沒有想到夢瑤、夢家竟能如此的卑鄙無恥。

「昨天我剛將《鍛丹術》、《幻劍訣》送給你,今天我就成了盜你劍閣丹、經劍技之賊。昨天為了幫你煉化神秀丹我辛苦一天,差點把命都搭上了,今天卻成了非禮夢玨的淫賊。你問我對得起你麼?這句話應該我來反問你?你對得起我葉青麼?」

夢瑤黛眉微皺,葉青的話語極具殺傷力。她並非無情之人,這些年來葉青對她的好,費盡心血、毫不保留的對她付出,若說她一點也不感激那是假的。

可是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她不可能回頭,冷聲喝道:「葉青,你真夠無恥的!鍛丹術、幻劍訣、神秀丹……呵呵!你捏造出這些來又有什麼用?要誣蔑我而博世人同情麼?別白費心機了,事實勝於雄辯!人證在此,難道你還要夢玨把你昨天所做的下流之事訴說一遍嗎?」

「姐姐……」

夢玨拽了拽夢瑤的衣角,清純的臉上神情複雜,緊張、不忍、內疚、悲憤,這一切都落在了葉青的眼裡。

「不要害怕,也不要心存不忍!他已不是你之前認識的葉青哥!如今,他是一個卑鄙無恥下流之徒!」

夢瑤拉起夢玨的手,冷漠的神情中掩藏著緊張,還有一絲壓制不住的內疚,今天她所做之事違背了她的良心,心中忐忑不安。

夢玨怯生生的望著葉青,美眸之中隱藏著淚花,她緊咬著嘴唇,向葉青使勁的搖頭。

「葉青哥,我……」

葉青歎息,說道:「夢玨,你不要說了。今天之事我寧認了也不會讓你敘述。放心,我不會怪你。」

夢瑤冷笑,他心知葉青不讓夢玨說並非怕事,而是為了不讓夢玨遭受心靈上的煎熬。但她卻把心一橫,藉機利用葉青的善良逼迫葉青,說道:「不要說了?為什麼不要說?呵呵!你是怕夢玨說出來之後,你沒臉再活在這個世上吧?」

葉青眸光驟然凌厲,冷銳的氣息令人生寒。

「夢瑤,或者說你們夢家真夠無恥的。行事如此不擇手段,竟然犧牲夢玨的名聲來成全你!我不想和你再有任何爭論,因為你不配!清者自清,終有一天,真相會大白於天下。滾!帶著你的狼心狗肺和卑鄙無恥!給老子滾……」

冷吼聲落下,葉青轉身走向紫靈,不願再給夢瑤任一絲一毫的目光。

夢瑤臉色略顯蒼白,美麗的面容略顯猙獰,冷笑道:「葉青,我也不想再和你廢話。我今天來武候府是有一件極為重要的事情要做!既然你我不是一路人,那麼你我的……」

「住口!我現在沒有時間理會你。如果你要有耐心就站在那裡等著。待我處理完了眼前之事後,自會給你一個滿意的交待!」

葉青已猜測她要說什麼,所以立刻打斷了她的話。

想要解除婚約麼?沒有那麼容易!既然事情到了這個地步,我又怎麼可能讓你如此輕鬆的達成目的……

自忖中,葉青扶起了紫靈,對於今天紫靈的表現,心中充滿了感激。

「紫靈,傷勢如何?」

紫靈吃力的站起,焦急的說道:「小候爺,我沒事……你快走……」

葉青搖頭,微笑著說道:「這點事還難不倒我,這有一枚療傷丹,你去我房間內療傷!另我,幫我做一件事……」

他的話語越來越低,只有他和紫靈能夠聽到。

眾人好奇,夢瑤、葉慎等人更是感覺古怪,但卻並沒有把此事放在心上。一個修為較低的侍女而已,又受了重傷,她能掀起什麼風浪?

如今,葉戰天重傷、葉雄隕落,在這個強者為尊的生存法則下,葉青在武候府,包括整個葉氏家族已經沒有了靠山。

「葉桐,繼續回答本少!說,如果紫靈再不識趣,你就怎樣?」

葉青冷喝,鋒利的眸光鎖定了葉桐。

「我……」

葉桐心中有些糾結,雖然之前葉慎站出來給他撐腰,但葉青今天一反常態的冷酷和強勢,讓他總會產生莫名的心悸感。

葉慎神色陰沉,凌厲的目光盯著葉桐,冷笑道:「葉桐,好歹你也是覺醒境三階修為的武者,竟然被這個天廢之人幾句冷喝就給嚇住了。有什麼好怕的?失去少主身份的光環之後,他葉青算什麼?連旁系最差的子弟都不如!」

葉桐似是極怕葉慎一般,在葉慎的鼓勵之下,瞬間如打了雞血。

他轉身望向葉青,怒喝道:「既然你這麼想知道,那我就告訴你。以紫靈的姿色,我會把她……」

啪!

沒等他把話說完,突然感覺到臉上火辣辣的,一股瞬間而至的劇痛感衝進了他的大腦。

「混蛋!本少的侍女你也敢想?」

葉青冷笑喝中出手,狠狠的一掌甩出,直接摑在了葉桐的臉上,打的葉桐大腦一片空白,雙眼直冒金星。

啪!

沒等葉桐反應過來,葉青已再次出手,狠狠的巴掌重重抽在了他的臉上。

「誰給你的狗膽?敢在本少面前如此撒野!」

啪!

「少候的住所你也敢毀壞!」

啪!

「本少的侍女你也敢打!」

啪!

「抓我去城主府領賞?混帳東西!我堂堂武候府少主,你也敢動?你的父母沒有告訴你,以下犯上是何罪麼?」

啪!

「那本少今天就告訴你,輕者罰,重者廢!如你這般囂張狂妄、背叛家族之徒,該死!」

葉青不給葉桐任何反應和還手的機會,一句一個巴掌接連不斷的甩出,每一掌都是狠辣之極。

這不是普通的耳光,葉青現在是覺醒初級巔峰修為的武者,不僅肉身力量強大,而且他在出手之時巧妙的加入了真氣。

葉桐雖然是覺醒境修為的初級武者,但也承受不住葉青甩在他臉上的掌力。更何況,葉青出手之時他是毫無防備的。

但這還沒有完,葉青眸子中閃爍著冷酷和狠辣之色,突然飛起一腳狠狠的落在葉桐的褲襠。

「啊……」

但聽一聲刺耳的嚎叫,葉桐捂著褲襠自原地被葉青踢飛,如小山般的壯碩的身軀轟的的一聲重重的摔落在了丈外,發出了極為淒慘的叫聲。

此刻,他心中充滿了恐懼和悔意,苦修武道十載有餘,到頭來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便被葉青給廢了。

從此,他或許還能做一名武者,但他再也不是一個完整的男人。

圍觀的眾人眼看葉青如此強勢不僅愣在當地,而且多數人在葉青一腳踢中葉桐褲襠的時刻,都忍不住夾緊了雙腿。

不是因為葉青把體重是他二倍的葉桐一腳踢飛,而是葉青一腳踢碎了葉桐的某個部位。

蛋疼啊!

「葉青,你混帳!竟然出手哪此狠毒?葉桐雖然對你不敬在先,但他好歹也是我葉家旁系的子弟,你竟敢……」

葉慎冷喝,臉色變的極為難看,葉青的表現令他極為震驚同,心中暗生涼氣。

雖然葉桐武道天賦一般,但好歹也是覺醒境初級巔峰的實力,竟然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便被葉青重創在地。這不科學,也不應該!葉青,一個連靈珠都沒有覺醒之人,這也未免有點太不可思議了。

一定是葉桐太過輕敵,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葉青使用蠻力得手了!

實際上,此刻最震驚的人並非葉慎,而是夢瑤。

今天,葉青的表現與以往反差極大。在她的心裡,葉青不僅是個溫文爾雅,做人極為謙遜,而且行事怯懦,沒有什麼膽魄。但,今天的葉青不僅鋒銳冷酷,而且行事果斷狠辣,讓她感受到了一種鋒利不可侵犯的凌厲氣勢。

除此之外,她目睹了葉青重創葉桐的整個過程。葉青不僅出手果斷、狠辣,而且速度和力量都遠比非昨日可比。

難道葉青的武道靈珠覺醒了?或者說這些年來葉青一直對我有所保留麼?

一定是後者!這個廢物不可能在一夜之間覺醒靈珠!

思忖之中,夢瑤目光變的極寒,心中暗恨葉青小人行徑,口口生生說除了性命能給她的都給她了。實妹上竟對她有所保留,簡直可惡之極!此時,她甚至聯想到或許葉青身上還有她沒有得到的東西,比如武技,比如鍛丹之術,甚至如神秀丹一樣珍貴的寶貝……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