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fb臉書
google
愛戀頻道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全能主宰12
衛小天
2018/1/24發行
修真聊天群14
聖騎士的傳說
2018/1/24發行
仙帝歸來15
風無極光
2018/1/24發行
凌天神帝17
君天帝
2018/1/24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23
飛牛
2018/1/24發行
鬥神傳承50
浮兮
2018/1/24發行
終極戰兵63
梁七少
2018/1/24發行
無上進化66
浮兮
2018/1/24發行
最強紈褲69
夏日易冷
2018/1/24發行
文明種植者14 完結
何木青
2018/1/26發行
超神機械師15
齊佩甲
2018/1/26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28
匣中藏劍
2018/1/26發行
逆鱗38
柳下揮
2018/1/26發行
天道圖書館48
情痴小和尚
2018/1/26發行
修煉狂潮54
傅嘯塵
2018/1/26發行
逆天劍皇70
半步滄桑
2018/1/26發行
至聖之路84
永恆之火
2018/1/26發行
修真四萬年109 (110完結)
臥牛真人
2018/1/26發行
仙武都市03
月藏鋒
2018/1/31發行
懶神附體03
君不見
2018/1/31發行
末日戰神04
北極熊
2018/1/31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25
千杯
2018/1/31發行
完美神醫33
步行天下
2018/1/31發行
星域龍皇37 (38完結)
獨孤一劍
2018/1/31發行
天界戰神43
笑南風
2018/1/31發行
無上進化67
浮兮
2018/1/31發行
最強紈褲70
夏日易冷
2018/1/31發行
絕代神主12
百里龍蝦
2018/2/2發行
修真聊天群15
聖騎士的傳說
2018/2/2發行
仙帝歸來16
風無極光
2018/2/2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24
飛牛
2018/2/2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29
匣中藏劍
2018/2/2發行
妙醫鴻途43
煙斗老哥
2018/2/2發行
修煉狂潮55
傅嘯塵
2018/2/2發行
終極戰兵64
梁七少
2018/2/2發行
修真四萬年110 完結
臥牛真人
2018/2/2發行
九極戰神01
少爺不太冷
2018/2/7發行
九極戰神02
少爺不太冷
2018/2/7發行
全能主宰13
衛小天
2018/2/7發行
超神機械師16
齊佩甲
2018/2/7發行
完美神醫34
步行天下
2018/2/7發行
天道圖書館49
情痴小和尚
2018/2/7發行
鬥神傳承51
浮兮
2018/2/7發行
無上進化68
浮兮
2018/2/7發行
最強紈褲71
夏日易冷
2018/2/7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創世東方玄幻新書《逆天魔仙》 作者:黑翼劍士 9
轉帖:起點都市異能新書《重生日本做陰陽師》 作者:消逝年華 8
《半仙闖江湖》76 電子書 2017/2/2 於購物頻道上架,只有線上閱讀版,敬請見諒! 7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矽谷大帝》 作者:百剎 7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魔法高材生》 作者:刀鋒飲喋 6
請教各位先進大大~~VDSL數據機(D-LINK dsl-5540C 外接無線ap無法連接上網) 4
轉帖:縱橫科幻小說《真實幻想遊戲》作者:圖騰法師 4
轉帖:創世中文網仙俠新書《養妖記》作者:君不見 4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無極逆天訣》作者:逆吾非道 4
莫仁系列結局-----各位覺得解讀正確嗎? 3
本週熱門留言
異俠第三部 108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98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60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53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仙界律師》作者:良心 45
〔公告〕 小說頻道--站規 44
(✾♛‿♛)號外!以下幾本書藉,少量現貨,欲購從速! 43
轉帖:起點科幻新書《硬核危機》 作者:迷路的魚 43
轉帖:縱橫科幻遊戲小說《末日巖帝》作者:墨來瘋 41
色情廣告入侵 40

 
 暱稱:
 密碼:
 

轉帖:縱橫都市小說《超品戰兵》作者:梁不凡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8/01/03 16:33 
.
http://book.zongheng.com/book/512263.html

蕭兵原本是僱傭界的王者,卻為了紅顏知己而回歸平凡都市,他一切從頭開始,扮豬吃虎,逆流而上,腳底踩屍骨,懷摟美人腰,鑄就王途霸業!


第1章 不是猛龍不過江


「兵哥,保護好我妹妹,保護好我家人,這六年來能夠有機會陪伴在你身邊,能夠陪著心愛的男人出生入死,我無怨無悔……。」

無怨無悔!

想到蘇佩雅臨死前說過的話,蕭兵的拳頭默默攥緊,虎目含淚,心中暗暗做出了一個決定,在查出龍門的內鬼之前,一定要保護好蘇佩雅的家人,自己一定要還給蘇佩雅一個公道!

蕭兵對蘇佩雅雖然沒有男女之愛,可是她卻是蕭兵心中唯一的一個紅顏知己!

當飛機平穩降落之後,蕭兵解開安全帶,目光落在手裡的骨灰盒上,長長出了口氣:「呼,這就是江城市,佩雅,你到家了。」

蕭兵心事重重的從飛機裡走出來,穿梭在來來往往的人群之中,快步的走出機場,只聽到一陣刺破耳膜的剎車聲響起,抬頭看去,卻見到機場外面一個五十多歲的環衛老工人倒在車輪旁,手肘、臉龐擦出一道道血痕,膝蓋也刮出了一個大血口子。

在老環衛工的身旁還停著一輛寶馬X5,排氣管還在冒煙,一個一身名牌的年輕人從車上最先走了下來,緊接著又下來兩個墨鏡男子跟在他的後面,嘴裡不停的叫著少爺。

年輕人看著掙扎著從地上爬起的老環衛工,皺了皺眉頭,問道:「沒受傷吧?」

「我沒事……沒事……。」

年輕人看著老環衛工一身的髒亂差,有些嫌棄的道:「既然沒事,下次最好看著點,知不知道我這是什麼車,你要是不小心給弄髒弄破了,把你賣了也賠不起!」

老環衛工顧不上滿身的疼痛,嚇得連連點頭道:「我這……對不起……對不起。」

一雙修長的美腿從車裡探了出來,走下來的是一個看起來大概有二十三四歲的貌美女子,無論是這個美女的被長裙包裹起來的前凸後翹的身材,或者是領口內露出來的白嫩的肌膚,或者是她那纖細的柳腰下讓人感到炫目的一雙美腿,都充滿了誘惑力,除了美艷以外,她的氣場也很足。

她下車之後,只是輕描淡寫的掃了老環衛工一眼,語氣有些不耐煩的道:「謝顧城,你想為了一個掃大街的耽誤了接我爸的時間麼。」

謝顧城慌忙道:「啊,看看我,差點因為一個臭老頭子耽誤了正事,我這就陪你進機場大廳裡接伯父。」

美女的臉色這才緩和了一下,她身後的一個四十餘歲古銅色肌膚的中年男子低聲說道:「小姐,老爺要下飛機了。」

「嗯。」美女點了點頭,「走吧。」

蕭兵微微皺眉,快步擋在了他們面前,謝顧城急忙止住腳步,這才險險的沒有撞在蕭兵身上,當他看到蕭兵穿著一身從非洲穿回到國內的風塵僕僕的破舊衣服的時候,頓時露出了一臉的怒氣和鄙夷之色:「你眼睛瞎了?沒聽過好狗不擋道?」

蕭兵指著受傷的老環衛工,有些憤慨道:「人命關天,你們沒看到老人家的身上都流血了?如果身體裡面受了內傷,回家之後有個三長兩短,找誰說去?」

謝顧城問道:「他都說沒事了,那你想怎麼樣?」

蕭兵道:「我要你帶老人家去醫院看看,再對剛剛的行為進行道歉,老爺子一把年紀了,做你爸爸的歲數都足夠,你怎麼可以隨便侮辱。」

謝顧城冷笑道:「我明白了,你們是一夥的吧,不就是碰瓷訛錢麼。」

謝顧城拿出錢包,隨便抽出了一沓現金,轉過頭,啪的一聲,全都砸在了老人家的臉上,現金灑落在老人的腳下,他整個人都呆了,臉上陣青陣白。

謝顧城得意的道:「老子有的是錢,這幾千塊錢夠看病了吧?拿錢滾蛋吧!再不滾別說我讓人修理你們。」

老環衛工蹲下身,一張一張從地上撿起來,哆哆嗦嗦的遞到謝顧城面前,通紅的眼睛彷彿要老淚縱橫,顫聲說道:「這個錢……這錢我不要……我不是碰瓷的,不是訛錢的。」

現金撿起來,心卻碎了。

謝顧城看著老環衛工的一雙髒手,一把拍開,老環衛工一大把歲數了,被他直接推了個跟頭,摔倒在地上,謝顧城朝著老人家吐了一口唾沫,一臉厭惡的罵道:「靠,掃馬路的給我滾遠點,媽的,窮鬼!」

老大爺錯愕的看著身上的口水和灑落滿地的錢,臉上陣青陣白。

蕭兵心中的怒火再也無法忍受,謝顧城卻是仍舊不知死活的洋洋得意的道:「幾千塊錢夠你們花了吧,別得寸進尺啊,小心自找麻煩!」

美女看了一眼手錶,在旁邊正要說話,忽然見到蕭兵重重的一拳落在了謝顧城的臉上,砰地一聲,謝顧城直接倒飛出去,猩紅的鮮血從謝顧城的嘴裡噴灑出來,牙齒還脫落了好幾顆,淒慘無比。

誰都沒有想到蕭兵會想動手就動手,甚至連招呼都沒打一聲,等謝顧城的那兩個保鏢反應過來,謝顧城已經飛了出去,謝顧城的兩個保鏢同時向著蕭兵撲去,蕭兵一手一個,抓著這兩個人的腦袋撞在一起,乾淨利落的暈死了過去。

蕭兵走到謝顧城的面前,微微彎下腰,看著謝顧城說道:「我們可以不要你的錢,如果真的有了什麼毛病,我都可以自掏腰包去給老人家醫治,但是我們需要你的道歉,向老人家道歉!」

謝顧城掙扎著從地上爬了起來,牙齒脫落了好幾顆,嘴巴有些漏風,含糊不清的說道:「你他媽做夢,你知道我是誰?我是江城謝家的大少爺,謝家的當家人是我老子,你死定了!」

蕭兵輕微的歎了口氣,皮鞋落在謝顧城的膝蓋之上,一腳踩了下去,謝顧城的嘴裡發出殺豬一般的叫聲,噗通一聲的跪倒在地,他的膝蓋骨已經被蕭兵踩碎,疼的他幾乎昏厥過去。

蕭兵的腳又落在了他的另外一條腿上,平靜的看著他,身後忽然響起了那個女人的略帶顫抖的聲音:「住手……你知道他是誰麼?」

蕭兵淡淡的笑了:「他是江城謝家的人,謝家的當家人是他老爸。」

美女愣了一下,這才想起謝顧城剛剛說過,而眼前這個男人在明明知道謝顧城家世的前提之下仍然無所顧忌,美女的瞳孔開始收縮,問道:「你又是誰?」

「我只是一個從外地來的普通人。」

美女鬆了口氣,點點頭,再次恢復了那種高高在上的語氣:「那你又是否知道,一個普通人得罪了江城謝家會有什麼樣的下場?不提你只是個普通人,哪怕你真的在外地有什麼身份地位,可是你也應該聽說過一句話。」

蕭兵問道:「什麼話?」

「強龍不壓地頭蛇!」

蕭兵點了點頭,右腳卻毫無徵兆的踩了下去,謝顧城慘嚎一聲,直接暈死過去,他這一腳不單單將謝顧城踩暈,更是將這個美女的自信和驕傲給踩的粉碎。

蕭兵轉過身來,看向了這個容貌美艷的女子,他的目光平靜異常,一點也不咄咄逼人,可是正是這種平靜的目光卻讓人感受到了他心中的強大自信。

「我想你也應該聽說過一句話。」

美女咬牙切齒道:「哪句話?」

「不是猛龍不過江!」

說完之後,蕭兵不再理會這個目瞪口呆的美女,轉過身走到老人面前,將那些錢從地上一張張重新撿起來,然後塞到了老人的手裡,說道:「老人家,走吧,我帶你去醫院檢查一下。」

老環衛工將錢收在手裡,含著淚水,搖了搖頭:「不用,真的不用。」

「走吧,真的走吧,我帶你去醫院檢查一下,確定有事沒事。」蕭兵說著,不由分說的攙扶起老環衛工準備離開。

美女忽然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蕭兵的身體微微頓了一下,語氣裡面竟然帶著一種深入骨髓的自豪與驕傲,字字有力的說道:「蕭兵!」

等到蕭兵攙扶著老環衛工走遠,美女身後的那個古銅色皮膚的中年男人忽然歎了口氣:「大小姐,這個人好狠,他這兩腳下去,謝家少爺恐怕半年之內都下不了床了。」

這個美女回過頭,略帶埋怨的看了中年男子一眼,說道:「離叔,你剛才為什麼沒有出手?雖然說他打的是謝家的人,不過謝顧城畢竟是和我們在一起,打了他也就相當於傷了我們葉家的面子。」

離叔苦笑了一聲,搖搖頭道:「因為我不想給大小姐惹火燒身,這個男人很強……我不是他的對手。」

美女露出了一臉的震驚之色,離叔可是真正達到了高手層次的男人,遠遠不是謝顧城的那兩個廢物保鏢可以相比的,竟然離叔也……。

離叔充滿忌憚的看向蕭兵遠去的身影,心有餘悸的道:「而且他的身上還帶著一股血腥味……他一定是殺過人,甚至不止一個人,大小姐,我覺得對於這樣的人,你最好還是離他遠一點。」

美女沒想到離叔竟然給那個男人一個這麼高的評價,眼中不禁流露出了幾分若有所思之色,此時此刻,她已經忽略掉了面子上的問題,露出了一個女強人應該有的睿智和野心,她回過頭看了昏死過去的謝家大少爺和那兩個謝家保鏢一眼,眼中閃過幾分獵人一般的狡猾:「派人去將他們給送到醫院,咱們先接我父親回家,稍後我會親自去和謝叔叔說明此事……。」

離叔問道:「大小姐的意思是?」

「如果他被謝家玩死了,那也和我無關,如果他真的有你說的那麼強,只要他能邁過謝家的這道坎……天下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正好可以拉攏過來為我所用,不是麼?」

離叔鬆了口氣,敬佩的笑道:「大小姐英明。」

這個美女微微一笑,眼睛當中有光芒閃耀,如此的一個美女的眼神裡面竟然是隱藏著強烈的野心,如果說剛剛那個謝顧城只是一個紈褲子弟,那麼這個美女才是一個真真正正的美女蛇。

蕭兵在送老大爺去醫院檢查確定沒事之後,這才坐車到達了蘇佩雅臨死之前告訴自己的那個地址,蕭兵手捧骨灰盒,站在蘇佩雅家的門口,心情變得沉重起來。

ps:微信公眾號搜索梁不凡,明天情人節會有超品戰兵的外傳在公眾號裡更新,精彩不容錯過。

梁不凡說:

新書,起航!


第2章 蘇小小,一顆破碎的心


佩雅啊佩雅,你就這麼走了,卻把這一切都交給我來面對,我又該如何面對你的家人?

蕭兵深深歎了口氣,輕叩房門。

吱呀一聲。

開門的是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妙齡少女,她的身上穿白色小衫,下身穿牛仔褲,腳上穿拖鞋,一身清涼打扮,她的長相與蘇佩雅有三分相似,只是氣質大相逕庭,蘇佩雅熱情奔放,蘇小小氣質清冷。

蕭兵看著這個妙齡少女,問道:「你是蘇小小?」

「你是?」少女看著這個風塵僕僕卻又帶著幾分軍人氣質的男人,一雙漂亮的大眼睛裡面卻帶著幾分警惕和抗拒。

蕭兵只覺得胸口悶的發慌,深深的吐出了口氣,歎息道:「我是蘇佩雅的領導,也是她的朋友和戰友……。」

蘇小小的臉色驟然一變,一把推上房門,要將蕭兵給關在外面。

蕭兵倒是沒想到蘇小小會有這麼大反應,驚訝之餘,急忙將房門給抵住,大聲說道:「我真的是你姐姐的朋友,你這是幹什麼。」

「你給我出去,我沒有姐姐!!」蘇小小情緒激動的道,「你再不鬆手,我可就報警了啊!」

「你報警,我也要說,你姐姐在的時候,總是會和我聊起你,你初中的時候,有個男同學每天都搶著送你回家,你姐去把他打跑了。你最愛吃的是桂花糕,最喜歡喝的是奶茶……。」

蕭兵明顯能夠感受到,蘇小小的力道越來越小了,趁熱打鐵道:「她還說,她這輩子最愛的就是你這個妹妹,你比她懂事,雖然年齡沒她大,可是比她懂得體貼爸媽,懂得照顧家……。」

「她每一次在和我說起你的時候,那種眼神我都看的出來,你這個當妹妹的在她的心裡佔據著太重要的地位,可能你卻說你沒有姐姐,你知道你這句話會讓你姐有多麼的寒心麼?」

蘇小小忽然一把將房門重新打開,光滑柔軟的小手拽著蕭兵就向裡面走去,蕭兵甚至連拖鞋都來不及換,直接被蘇小小拽到了一個房間裡面。

這個房間看起來很乾淨整潔,麻雀不大,一應俱全,床頭之上掛著一張結婚照片,應該是蘇小小的父母,而在對面的牆壁上卻掛著蘇小小父親的黑白照片,蕭兵心中忽然升起一種不好的感覺。

蘇小小指著這張床,紅著眼睛說道:「這個是我爸媽的房間,我爸媽以前就一直在這張床上睡,從兩個月前,這張床上就只能夠睡一個人了,因為我爸出車禍死了,他在臨死之前最想見的就是我姐姐,可是我們根本就沒有辦法聯繫到,你知道麼,我爸爸死不瞑目!!!」

蕭兵的腦袋轟的一聲,心中內疚更深,兩個月前,蕭兵正帶著龍門的人在非洲執行任務,根據規定,執行期間為了不暴露自己家人,所以絕對不能夠和家裡有任何的聯繫,以至於蘇佩雅到死的時候都不知道家裡發生的這些事情。

蘇小小忍著眼淚,冷笑道:「現在你明白我為什麼會恨她了?她大學期間就被國家選走,五年了,她只給家裡打過幾次電話,只匆匆的回來過兩次,回家的時候最多住兩個晚上,打電話的時候用的是電話亭的座機,連個手機號碼都沒有留下。」

「我們都理解她,知道她是為國效力,能被部隊選中,我們把她當成驕傲。可是……就算是你再偉大,你總不能不顧你的家人,更不能不要你的爸媽!我爸在出車禍的時候,她在哪裡?我爸在想見她最後一面的時候,她又在哪裡?」

「不管你們工作性質有多麼特殊,可是我姐為國家而活著的時候,能不能在意一點自己的家人!從看到我爸臨死之前都無法瞑目的那一刻,這個世界就再也沒有我的姐姐!」

蕭兵歎了口氣,一臉黯然的道:「你恨她,可是她的人已經死了,什麼都該抵消了……。」

蘇小小的身體一震,目光從蕭兵的臉上一直向下看去,最後落在了蕭兵手裡的骨灰盒上,她的臉色變得慘白,張了好幾次嘴才勉強的說出話來,顫聲道:「你騙我……你到底是誰……你一定在騙我……。」

如此小的年紀,就要承受如此多的接二連三的打擊,蕭兵忽然之間有些痛恨自己,不應該在這種時候過來,不應該現在就告訴他們這些,只是後悔已經來不及了,蕭兵看著蘇小小,無比艱難的說道:「五天之前,她在非洲執行任務,結果不幸的……臨死之前,她讓我將她的骨灰給帶回來,還把你們的家庭住址告訴給我了。」

蘇小小喉嚨處彷彿被什麼堵住了,眼淚啪嗒啪嗒的流落下來,瘦弱的她卻像是一頭憤怒的母獅子,一把推在了蕭兵的身上,用一種讓人聽了靈魂都會顫抖的撕心裂肺的聲音喊道:「我不信!」

「我不信!!」

「我不信!!!」

蘇小小一下又一下的用力推在蕭兵身上,蕭兵不敢用力氣去抵抗,以免得傷到了蘇小小,於是他不斷的後退,直到自己的身體抵在了牆壁上,直到退無可退,這才停了下來。

「你這個大騙子!我姐不可能有事!」

蘇小小在哭,蕭兵的眼睛也有些泛紅,蕭兵低下頭,從懷裡掏出了一封信,蘇佩雅臨死之前所寫的信,蘇小小奪過去看了一眼,然後就渾身一軟,被蕭兵抱在了懷裡。

蘇佩雅在信中和家人道歉,托付蘇小小好好的陪伴父母,雖然分開這麼久了,蘇小小還是第一眼就認出來這是自己姐姐的字跡。。

蕭兵緊緊的摟著她,感受著她柔軟中略帶顫抖的身體,彷彿能夠感受到她那一顆幾乎就要支離破碎的心,蕭兵的鼻子酸酸的,語氣無比堅定的一字一字的說道:「小小,你相信我,你姐姐雖然不在了,可是我會幫助她照顧好你們一家人的,我一定會的!」

客廳裡面的電話鈴聲接連不斷的響起,蘇小小原本還在蕭兵的懷裡哭泣,藉故一把將蕭兵給推開,晃晃悠悠的衝進了客廳裡,蕭兵歎了口氣,也同樣跟了過去。

電話那邊傳來一個有些驚慌失措的中年女性的聲音:「小小,你快來啊,咱家店讓人給砸了,你媽媽的心臟病犯了,快不行了……。」

電話裡的聲音讓蘇小小幾乎崩潰,隨著家裡這幾年經濟條件開始轉好之後,蘇母就開了一家麵館,麵館的生意越做越好,現在已經搬到大學城附近了,蘇父車禍去世之後,蘇小小擔心自己母親的心臟問題,所以勸她在家休息,蘇母偏偏不聽,若非情況緊急,剛剛打電話的那個麵館裡打工的阿姨絕對不會那麼說的。

蘇小小接電話的時候,蕭兵也在旁邊聽的一清二楚,眼見蘇小小失魂落魄的從家裡衝了出去,連房門都來不及關,蕭兵擔心蘇小小出了什麼事情,也急忙跟了出去。

衝出小區之後,蘇小小伸手攔住了一輛出租車,蕭兵本來也要進去,卻被蘇小小狠狠一把推了出來,無奈之下,蕭兵只好攔住了另外一輛出租車,告訴司機:「跟上前面那輛車,一定不要給跟丟了。」

「好勒,怎麼,小兩口吵架啦?」

蕭兵心情不好,惡狠狠的瞪了司機大哥一眼,司機渾身一個激靈,急忙閉上了嘴巴,老老實實的追了上去。

蘇家的麵館開在大學城附近,因為今天學生放假,所以生意要比往常火爆許多,蕭兵剛到蘇家的時候,蘇小小也是準備出門去麵館幫忙,結果現在麵館卻被砸的面目全非,顧客一個都不見了。

等蕭兵趕到的時候,蘇小小正蹲在地上,嘴裡大聲哭喊著:「媽媽加油,媽媽堅持住,救護車馬上就要到了。」

地上躺著的是一個年近五旬的婦女,穿著很是普通,腰上紮著一個圍裙,眉宇間與蘇家姐妹有三分相像,她的臉色慘白如紙,氣若游絲,看起來隨時就要不行了。

蕭兵沒想到蘇母竟然病的如此之重,若非自己趕到及時,恐怕都未必能堅持到救護車過來,他的心中動了幾分殺意,對蘇小小說道:「把人先交給我。」

蘇小小一臉緊張的看著蕭兵:「你……你會治病?」

「在朋友那裡學過一些簡單的急救措施,阿姨快不行了,我們不能在這裡傻等著,讓我試試吧。」

任誰都看的出來,蘇母現在是進氣少,出氣多,蘇小小也不敢猶豫,連忙點了點頭。

蕭兵問道:「阿姨心臟病發作之後吃藥了麼?」

旁邊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婦女說道:「李姐剛剛犯病的時候,我就把速效救心丸餵給她吃了,結果卻還是這樣。」

蕭兵抬頭感激的看了這個女人一眼,若非那一顆速效救心丸,蘇母恐怕已經不在了,他也顧不上廢話,直接對蘇小小說道:「具體的急救步驟,我說給你聽,你先把阿姨衣扣給解開,圍裙也脫下來。」

蕭兵一邊說,蘇小小一邊在做。

「把你的左手的中指對準阿姨的脖子下方的凹陷處,手掌貼在胸廓正中,右手壓在左手上,兩個手掌重疊,手指相扣,手心翹起,沒錯沒錯……輕輕向下壓……然後稍微鬆開……好,就是這個樣子,就按照這個力度,稍微快一點點,爭取一分鐘能輕壓一百次……。」

在所有人都慌亂的時候,蕭兵的語氣卻帶著從容、自信和鎮定,而這種自信也開始影響到了其他人,蘇小小顫抖的雙手終於穩定了下來。


第3章 血債要用血來祭!


蘇小小按照蕭兵說的做,果然蘇母的臉色比之前稍微好了一點點,蘇小小看在眼裡,心裡終於踏實了下來,繼續按照蕭兵的吩咐反覆輕壓起來。

看著蘇母的臉色漸漸轉好,蕭兵也長鬆了口氣,看樣子自己當初從張一指那裡學來的一點急救方法還真的挺有用。

蕭兵觀察了一下周圍,麵館的窗戶都被砸碎,滿地的碎玻璃,餐桌和椅子也是東倒西歪,很顯然,蘇母的心臟病發作不是偶然。

麵館裡面有三個員工,此時全都圍在這裡,其中一個是之前說她餵給蘇母心臟病藥的那個中年婦女,另外兩個都是二十歲左右的小女孩。

蕭兵看向年齡最大的那個中年婦女,問道:「怎麼稱呼?」

「我叫王桂芝……。」

「王姨,能和我說說麼,這裡是怎麼回事?阿姨又是怎麼病倒的?」

提起這個,王桂芝和那兩個小女孩都露出了一臉的憤慨之色,蕭兵從王桂芝這裡瞭解到了到,這條路叫民航路,因為附近都是大學,所以整條街上的生意都很好。

兩年前,一個叫斷指哥的年輕人忽然在這條街上立棍,街上的所有店舖每月按時交納保護費,而這個月斷指哥卻打破了慣例,前幾天剛剛有一個斷指哥的手下收取過一次保護費,這才過了幾天,斷指哥今天又來了,王桂芝剛剛和對方講了幾句道理,店就被砸了,她自己也心臟病發作險些死掉。

蕭兵深深吸了口氣,當初在龍牙的時候,佩雅為了祖國人民能夠有個安定的生活而出生入死,退役成立龍門之後,佩雅的心中也一樣記掛著人民,而現在佩雅死了,她的家人竟然被這些她一直拚命保護的同胞們傷害,甚至差點丟掉了性命!

誰也不知道蕭兵的心中已湧現殺機!

這時候救護車已經在門口停下,醫護人員將擔架抬了進來,見到蘇母被抬上擔架,蕭兵默不作聲的和蘇小小一起上了救護車,王桂芝三人被留下來打掃戰場。

經過剛剛那一幕,蘇小小對蕭兵的態度也不像是最開始那麼的排斥了,不過卻也沒有什麼好臉色,再加上姐姐去世的噩耗對她的打擊,更讓她一路之上都有些失魂落魄,救護車在醫院門口停了下來,所有的人都已經下車了,旁邊的醫護人員催她之後,她這才反應過來:「啊,啊,好……。」

蕭兵伸出了手,柔聲道:「我扶你下來。」

「不用。」蘇小小倔強的無視了蕭兵伸出的手,跳下車之後,蕭兵在旁邊小聲說道:「你姐的事情……還是先不要告訴你母親了,我看她的身體情況恐怕承受不住這樣的打擊。」

蘇小小道:「我也是這麼想的,還有,剛剛在麵館裡面……謝謝你。」

蕭兵微笑道:「不用謝,舉手之勞而已,我以前恰好和朋友學的一點簡單的急救措施,你正好可以學去,還是有點用處的。」

蘇小小點了點頭,道:「如果你現在就離開,以後不要再來打擾我們母女,我就更是謝謝你了。」

蕭兵苦笑一聲,這時候蘇母的擔架已經被抬進急救中心,蕭兵和蘇小小也匆匆忙忙跟了進去。

進了急救中心之後,蕭兵搶著去付了搶救費用和押金,回來的時候,手術已經開始,蘇小小看了蕭兵一眼,目光有些複雜,說道:「出來的匆忙,回頭我會把錢給你。」

蕭兵搖了搖頭,說道:「這錢也不是我的,這裡有一張你姐的銀行卡,她的所有存款都在這裡面,她臨走之前特意讓我帶給你們的,你收好吧。」

這裡面的錢包括了在特種兵服役時候的工資,還有在龍門裡面執行任務的時候每次分的酬金,因為他們每一次接的都是危險指數極高的高難任務,所以酬金也相當豐厚,這張卡裡的錢足夠一個普通人正常生活幾輩子的了。

平時蘇佩雅也會給家裡匯錢,只是因為害怕家裡擔心,所以不敢給家裡拿的太多,在臨死之前,蘇佩雅托付蕭兵將這張存有她所有積蓄的銀行卡交給她的家人。

蘇小小一把將銀行卡給推了回去,表情冷冷的說道:「一張銀行卡能夠抵得上我姐姐的生命麼?這個錢我不要。」

蕭兵道:「可是這筆錢就是屬於你姐的啊!」

「我只要她活著回來!」蘇小小這句話幾乎是吼出來的了,她的眼睛紅紅的,蕭兵看了之後,歎息了一聲,也只好先將銀行卡給收了起來,代為保存。

可能是剛剛的一幕讓蘇小小再一次想起了自己姐姐的死,她開始不再和蕭兵說話,很明顯她將姐姐的死怪到了蕭兵身上。

蕭兵默不作聲的在長椅上坐下,蘇小小在急救室的門口焦急的走來走去,大概一個多小時之後,急救室的大門從裡面打開,主治醫師第一個走了出來,他摘下口罩,吐出了口氣,問道:「你們誰是病人的家屬?」

「我是病人的女兒。」

主治醫師看向蘇小小:「幸好搶救及時,再加上你們的處理也很得當,現在病人已經脫離生命危險。」

蘇小小長長的鬆了口氣,心中一塊石頭落了地,一臉感激的道:「謝謝你,大夫。」

「不過我們在病人的身體裡面發現了一些異常。」

蘇小小的臉色變了一下,正要繼續追問,醫生說道:「先不用太過擔心,住院期間,我會對她進行詳細檢查的。」

蘇小小急忙連連表示感謝,這時候蘇母從急救室裡面被推了出來,在從蕭兵和蘇小小身邊經過的時候,蘇母的目光看向了蕭兵,聲音很微弱的說了聲謝謝,然後就被推向了病房。

護士看著蘇小小和蕭兵,問道:「這是你男朋友吧,病人剛剛搶救過來,現在需要休息,你們晚上留下一個人陪護就行了。」

蘇小小臉上一紅,正要辯駁自己和蕭兵的關係,蕭兵已經搶先說道:「那我先走,小小,如果有什麼事,記得給我打電話!」

蘇小小手裡拿著名片,狠狠的瞪了蕭兵一眼,蕭兵沒有在意,逕直朝著樓梯口的方向走了過去,蘇小小注視著蕭兵的背影,眼中流露出幾分複雜的目光。

一個白大褂悶頭向著樓上迎面走去,與蕭兵擦身而過,在兩人身體交錯的那一刻,蕭兵卻突然出手,直接向著對方後頸抓去,快如閃電。

蕭兵的出手快准狠,而且突如其來,哪怕是一個學武高手都未必躲得過去,而對方卻偏偏躲開了,只是蕭兵的後續動作更詭異更快,啪的一聲,手掌不輕不重的拍在了白大褂的胸口上,白大褂的後背砰地一聲撞在了旁邊的牆壁上。

蕭兵拽著白大褂的衣服,迅速走到樓下,七拐八拐的鑽進了一個衛生間,衛生間空無一人,他反手將門給鎖上。

「小北,跟著我多久了?」

小北是一個細皮嫩肉的二十出頭的年輕人,他揉了揉胸口,苦笑著說道:「隊長,你險些拍死我了,我穿著這身,你是怎麼看穿我的啊?也對,如果這點伎倆都看不破,也就不是我的隊長了。」

蕭兵眉頭一皺:「我早已不在龍牙了。」

「哦。」小北的臉上露出了幾分黯然,不過很快又恢復了陽光的笑容,「隊……兵哥,林隊說你要叫個幫手過來。」

「所以你就毛遂自薦了?」

小北抓了抓頭髮,嘿嘿的笑著:「我比你早到了幾個小時,一直守在佩雅家的樓下,後來你們進了醫院,我也就來了。」

「嗯。你佩雅姐死了,龍門出了叛徒,究竟是誰還不知道,但是你佩雅姐在臨死前說關於叛徒的身份要從她妹妹蘇小小的身上找起。」

「蘇小小?」小北驚訝道,「蘇小小不就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生麼,雖然長得漂亮點,是班級裡的班花,但是除了這個好像沒有特別的了。」

蕭兵點點頭,眼神中帶著一絲陰霾:「幾個月前,龍門接下一筆大單,在前往索馬裡執行任務之前,我就算猜到這次不會像以往那樣順利,卻也沒想到竟然步步被別人料得先機。後來有人竟然私下裡聯繫到了佩雅,告訴佩雅在龍門裡面有叛徒,於是佩雅出去和他見面,兩個人同時遇到了埋伏……等我趕到的時候,佩雅已經不行了,那個告密的神秘人更是死了,不過在臨死之前他告訴佩雅,關於叛徒的證據就在蘇小小的身邊,只是連蘇小小自己都不知道。」

小北問道:「所以你就來了?」

「嗯,一個是要從蘇小小的身上找到叛徒是誰,一個在查到叛徒的身份之前要保護好她,我畢竟不能隨時都在她身邊,所以我想找你暗中保護她,我明你暗,如果我不在的時候遇到了棘手的麻煩,你第一時間通知我。」

「我明白……。」小北的眼睛紅紅的,可是他的臉上卻帶著陽光燦爛的笑容,「兵哥,原來我就是因為崇拜你,所以才這麼努力的加入龍牙的,我一直都將你當成親哥哥,當佩雅姐當成親姐姐。你倆退役了,我本來也想跟著你一起去幹,可是你不同意……但是現在佩雅姐不在了,我一定要想盡辦法幫她報了這個仇。」

「嗯。」蕭兵拍了拍小北的肩膀,說道,「你來了更好,你雖然年齡小,實力卻一點不弱,而且你對你佩雅姐有感情,能讓我放心。從現在開始,我明你暗的保護好蘇小小,避免被殺人滅口。」

「那阿姨呢?」

蕭兵想了想,道:「阿姨應該不用保護,對方如果知道小小的身邊有證據,對方的目標會是蘇小小,如果先對阿姨下手,未免就打草驚蛇了,總之,我不在的情況下,保護好她!」

「我知道。」小北咬著嘴唇,重重的點了點頭。

蕭兵看著小北通紅的眼睛,歎了口氣道:「小北,你佩雅姐不在了,她生前很惦記你……難受就哭出來吧。」

小北緊咬嘴唇搖了搖頭。

「那我就先走了。」蕭兵歎息一聲,「這一段時間就麻煩你了,和我輪班保護,不要讓蘇小小發現你。」

在蕭兵離開衛生間的時候,房門被從裡面關上,他似乎聽到了裡面哇嗚的哭聲,這個孩子……放心,不會讓你難過太久的,血債,必須要用鮮血來祭奠!


第4章 可愛的葉子


當蕭兵重新回到民航路的時候,天色已晚,正是大學男女出來夜生活的時候。

滿大街都是年輕的男男女女們手拉手,還有些兄弟幫和姐妹幫們一起出來活動,路邊一些小攤也都坐滿了人,各家的燒烤店、火鍋店也都人滿為患。

此時在民航路最大的一家夜總會的門口,一輛出租車停了下來。

蕭兵先是下車,低頭點了一根煙,叼在嘴裡,邁步走了進去。

迪廳裡面響徹著重金屬的音樂,舞池裡面穿著暴露的男女們在瘋狂的搖擺著,蕭兵剛剛在吧檯前坐下來,要了一瓶啤酒,就有兩個相貌猥瑣的男人湊了上來,神秘兮兮的說道:「兄弟,要不要來點K粉?可以給你打九折,全市最低價。」

其中一個在說話的時候,另外一個掏出了一把刀,眼帶威脅的看著蕭兵。

強買強賣?

「我們的老大是斷指哥!」

對方威脅的意思更濃了,蕭兵聽了之後,心中卻是一樂,原本打算找一個魚龍混雜的地方打聽打聽那位斷指哥身在何處,卻沒想到這個斷指哥不單單收保護費,還做著毒粉生意,人家的小弟主動送上門來了。

蕭兵看了一眼桌面上的啤酒,問道:「二位喝酒麼?」

這兩個人愣了愣,沒反應過來,第一個開口詢問蕭兵是否要買毒粉的那個人問道:「什麼?什麼意思?」

蕭兵笑道:「請你們喝一瓶!」

「草,先把哥們的生意支持一下,老子們不差你那一瓶酒錢!」

這人剛剛說完,嘴巴還沒閉上,蕭兵抓起那個沒開蓋的酒瓶直接往他嘴裡插了進去,這人猝不及防,蕭兵的力道又是猛地嚇人,硬生生被幹掉了兩顆門牙,鮮血直流。

他還來不及做出什麼反應,蕭兵抓住他的頭髮,就砰地一聲撞在了吧檯之上,旁邊有個別幾個人看到了這一幕,都感覺自己的腦門彷彿也是一疼,這人太特麼狠了。

光光光連續撞擊四五次,他的額頭見血,歪了的鼻子裡噴出血花,牙齒再次脫落好幾顆,眼淚鼻涕鮮血全都流了出來,整個人面目全非。

蕭兵最後又拎著酒瓶子在他頭頂上重重的來了一下,這人砰地一聲摔倒在地,暈死了過去,蕭兵三兩下解決戰鬥。

此時手裡拿著刀的那個猥瑣男人見到蕭兵的目光向他看了過去,嚇得他兩腿發抖,都快說不出話來:「別……別……別動手啊……我是斷指哥的人……。」

他的手抖來抖去,鐺的一聲,手裡的刀就掉在了地上。

蕭兵歎了口氣,用手輕輕的拍了拍這人的臉,感慨道:「世道真是變了,就你這樣的廢物,是怎麼好意思出來混的,社會在發展,時代在進步,難道混黑的不用先出去好好的學習學習,不說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起碼也該學個散打啊、截拳道什麼的……。」

這個猥瑣男人欲哭無淚了,卻不敢反駁,只能連連點頭。

蕭兵的表情嚴肅了下來:「帶我去見你們斷指哥,我倒要看看,光天化日的到處收保護費,還敢在夜店裡面賣毒品的人,到底是個什麼貨色!」

這人吞嚥了一口口水,猶猶豫豫的,蕭兵一把抓住了頭髮,冷冷道:「不帶我去也行,我會殺了你!」

「斷指哥就在這裡……我帶……我帶……。」

當蕭兵找到斷指哥的時候,斷指哥正在對一個打扮時尚的二十歲左右少女動手動腳,一邊試圖去強吻對方,一邊在不停的淫笑:「美女,陪哥哥好好的玩玩,這一片都聽我的,從此以後你就是這一片的大嫂。」

少女氣呼呼的用力的去抵住斷指哥的胸口,大叫道:「臭流氓,你給我放開,要不然我可叫人了啊!」

斷指哥得意的笑道:「你叫吧,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

斷指哥穿著一件花襯衫,左手少了一根大拇指,旁邊有幾個小弟在不停的起哄,確認無誤之後,蕭兵將帶路的猥瑣男給放跑了。

砰的一聲,斷指哥猶如騰雲駕霧一般的飛了出去,轟然摔在了遠處的一個酒桌上,桌子四分五裂,桌面上的果盤和紅酒全都撒在了他的身上,正在喝酒的幾個顧客尖叫著跑開,斷指哥的這幾個手下慌忙跑過去將他給扶了起來,嘴裡還不停的問道:「老大,你沒事吧。」

「哪個王八蛋打的斷指哥?」

「就是那邊那個小子。」

「草,那就宰了這個王八蛋!」

「對,宰了這個王八蛋!」

蕭兵一腳將斷指哥踢飛,輕輕撣了撣衣服,冷笑道:「什麼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的……媽的,老子最煩的就是這種沒有心意的台詞了。美女,你沒事吧?」

最後那句話是對被調戲的少女說的,少女抬起了頭,說道:「我沒事。」

蕭兵看清楚少女的模樣之後,不由得呆了呆。

只見她眉毛彎彎,小小的鼻子微微上翹,臉如白玉一般,脖頸處掛著一塊白玉,散發著淡淡的白暈,映襯的她更是粉妝玉琢一般,而且她在笑的時候,而且她笑起來的樣子更是動人,她不禁紅潤誘人的嘴唇在笑,彎彎如月的眼睛在笑,臉頰上的兩個小酒窩也同樣在笑,這麼隨便的一笑,就可以讓人陷進去了,難怪斷指哥會對她耍流氓。

她的心理素質似乎很好,臉上沒有絲毫的驚慌失措之色,她歪著腦袋打量著蕭兵,模樣很是可愛:「我叫葉子,你呢?」

蕭兵幾乎是不及思索的脫口說道:「我叫蕭兵,大家都叫我兵哥。」

蕭兵都不知道自己是為了什麼,生平第一次生出這種感覺,思想竟然不受控制。

「你好像很能打,能幫我一個忙麼?」

「幫忙?」蕭兵笑道,「什麼忙,說說看。」

「替我按住他,我要揍他!」

蕭兵幾乎是不假思索的道:「好,我答應!」

蕭兵說著,就打算向斷指哥走去,這時候樓上衝下來十多個人,再加上斷指哥身邊的那幾個小弟一個個也都圍了上來,周圍的人嚇得一個個四散逃開,遠遠的看著熱鬧,生怕遭受了無妄之災。

蕭兵回過頭看了葉子一眼,葉子好像對蕭兵很有信心,眨了眨眼睛道:「你不用保護我,替我好好的海扁他們一頓。」

「沒問題!」葉子開始退後,靠在了牆壁上,蕭兵就猶如戰神一般的站在他的前面面對所有人。

蕭兵等到葉子退到了安全距離之後,開始伸出手輕輕的解開自己的衣扣,一個衣扣一個衣扣的解開,然後一把脫下了身上的襯衫,赤著古銅色的精壯身體,等到他脫掉了衣服之後,一樓大廳響起了無數驚呼,最後變得死一樣的寂靜。

蕭兵的身體上刺著一條黃金巨龍,這條黃金巨龍纏繞在蕭兵的身上,頭部正好在蕭兵的胸前,張著大大的嘴巴,似乎是在朝天咆哮,你可以看清它身上的每一塊鱗片,能夠看清楚它君臨天下的眼神,這條龍彷彿已經脫困而出,直向他們面門撲去,那些人向後退出了兩步,心臟砰砰狂跳。

斷指哥也被蕭兵的紋身給驚呆了,不過感受到被蕭兵踢中的胸口的疼痛之後,立刻齜牙咧嘴的大喊道:「媽的,給我宰了他!」

那十多個大漢吼叫一聲,一起朝著蕭兵撲了上去。

第一個木棒剛剛要落在蕭兵頭頂的時候,蕭兵探出手,隨隨便便的就奪到手裡,然後乒乒乓乓,這十多個人轉眼之間全部都被蕭兵砸倒在地,不偏不倚的,每個人的腦袋上面挨了一悶棍,直接暈倒了過去。

「我草,騙人的吧!」周圍一片尖叫之聲,隨即又響起了一陣口哨,也不知道是誰吹的。

葉子眼睛當中閃爍著明亮的光芒,指著斷指哥,歡呼雀躍:「替我按住他!」

蕭兵答應一聲,向著斷指哥走去,斷指哥掏出一把匕首,眼露猙獰之色,大吼一聲,一刀向蕭兵的胸口扎去,出手狠辣無情。

這個斷指哥之所以被稱為斷指,是因為曾經有一次他被砍掉一根手指之後,仍舊忍著劇痛將對方三四個人統統砍倒,斷指哥的名頭也就是在那一次打響的,可見他也是一個凶狠之人。

只是有些時候,實力的差距並不是僅僅依靠好勇鬥狠就能夠彌補的,蕭兵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將他的整條胳膊全部都給扭到了身後,甚至圍觀的人能夠清晰的聽到胳膊被拗斷的咯吱的聲音,凶狠如斷指哥的嘴裡也發出了殺豬般的慘叫。

葉子走過去,氣鼓鼓的看著斷指哥,飛起一腳踢在了斷指哥的兩腿中間,斷指哥再次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疼的口吐白沫,直翻白眼,直接暈死了過去。

蕭兵只覺得下面涼颼颼的,這小妮子也太狠了。

葉子出手狠辣,笑的甜美:「兵哥,謝謝你幫我出手,走,我請你到外面喝酒去!」

將已經變成死狗一樣的斷指哥扔在地上,蕭兵心情也變得好了許多,當即笑著答應了下來:「既然是答謝酒,那我就卻之不恭了。」

人群自動分出一條道路,所有人都用一種充滿敬畏的眼神看著蕭兵,等到蕭兵和葉子離開之後,他們這才長長出了一口大氣。

蕭兵沒想到葉子所說的請客竟然是買好了肉串和啤酒,然後和他打車來到了江邊吃。

兩個人坐在江壩之上,望著下面的滔滔江水,葉子打開一聽啤酒,說道:「乾杯!」

蕭兵也笑著舉起啤酒,碰了一下,然後一起咕咚咕咚的喝了兩口。

「剛才謝謝你啊,如果不是你,我今晚可能就被欺負了。」葉子氣呼呼的道,「大學城附近竟然還有這樣的惡霸,不知道有多少大學生被她給欺負過呢,難怪我同學說晚上的時候盡量不要一個人在民航路亂走。」

蕭兵笑道:「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一定會有江湖。其實你不用謝我,就算我今晚不出手,你也不會挨欺負,不是麼?」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