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2018暑期特價
新版玄幻徵文
fb臉書
google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伏天氏01
淨無痕
2018/7/25發行
伏天氏02
淨無痕
2018/7/25發行
異常生物見聞錄03
遠瞳
2018/7/25發行
全職鬼皇05
浮兮
2018/7/25發行
不朽戰魂06
拓跋流雲
2018/7/25發行
不死神凰16
寫字板
2018/7/25發行
懶神附體24
君不見
2018/7/25發行
天道圖書館68
情痴小和尚
2018/7/25發行
最強紈褲89
夏日易冷
2018/7/25發行
無敵煉藥師17
憤怒的薩爾
2018/7/27發行
仙武都市20
月藏鋒
2018/7/27發行
超神機械師27
齊佩甲
2018/7/27發行
仙帝歸來35
風無極光
2018/7/27發行
修真聊天群35
聖騎士的傳說
2018/7/27發行
不死道祖42
仙子饒命
2018/7/27發行
天界戰神56
笑南風
2018/7/27發行
妙醫鴻途61
煙斗老哥
2018/7/27發行
終極戰兵83
梁七少
2018/7/27發行
武魂養成手冊06
浮兮
2018/8/1發行
超級領主07
隱為者
2018/8/1發行
聖武星辰09
亂世狂刀01
2018/8/1發行
末日戰神18 完結
北極熊
2018/8/1發行
九極戰神20
少爺不太冷
2018/8/1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43
匣中藏劍
2018/8/1發行
完美神醫48
步行天下
2018/8/1發行
極品玄醫61
鐵沙
2018/8/1發行
修煉狂潮68
傅嘯塵
2018/8/1發行
伏天氏03
淨無痕
2018/8/3發行
異常生物見聞錄04
遠瞳
2018/8/3發行
全職鬼皇06
浮兮
2018/8/3發行
不朽戰魂07
拓跋流雲
2018/8/3發行
不死神凰17
寫字板
2018/8/3發行
凌天神帝32
君天帝
2018/8/3發行
修真聊天群36
聖騎士的傳說
2018/8/3發行
天道圖書館69
情痴小和尚
2018/8/3發行
最強紈褲90
夏日易冷
2018/8/3發行
武魂養成手冊07
浮兮
2018/8/8發行
無敵煉藥師18
憤怒的薩爾
2018/8/8發行
仙武都市21
月藏鋒
2018/8/8發行
懶神附體25
君不見
2018/8/8發行
仙帝歸來36
風無極光2
018/8/8發行
完美神醫49
步行天下
2018/8/8發行
逆天劍皇79
半步滄桑
2018/8/8發行
終極戰兵84
梁七少
2018/8/8發行
至聖之路96
永恆之火
2018/8/8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縱橫歷史軍事新書《無才》作者:盧小熙 18
轉帖:起點都市異術超能新書《煉器大宗師的科技王國》作者:離火加農炮 13
轉帖:縱橫都市小說《極品全能相師》作者:關東風 13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全職法師》作者:亂 12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逆仙戰皇》作者:我是團長 10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神寵進化》作者:酒池醉 7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修真還行》作者:小伈 6
求藍晶(血珊瑚)所有作品名 6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機甲定制大師》作者:刻羽 5
最近幾本還不錯看,推薦給書蟲們(呼喊潛水者) 5
本週熱門留言
最近幾本還不錯看,推薦給書蟲們(呼喊潛水者) 79
求藍晶(血珊瑚)所有作品名 68
轉帖:起點科幻新書《神書》 作者:薪意 65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修真還行》作者:小伈 47
轉帖:縱橫都市小說《極品全能相師》作者:關東風 43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38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九天聖祖》作者:軒轅瘋狂 37
轉帖:起點歷史小說《帝國吃相》作者:牧塵客 35
轉帖:創世靈異新書《大明道師 》 作者:蓮雪 34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全職法師》作者:亂 33

 
 暱稱:
 密碼: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時間掠奪》作者:欽定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8/01/05 15:16 
.
https://book.qidian.com/info/1010873763
「支付你的時間,你可以獲得一切你想要的。」——時間交易所所長蘇君先生。
當蘇君拿起以時間為名的書籍時,他的壽命就只剩下三天。
他必須在有限的壽命內,從時間交易中收取佣金,或者從賣家手上買走時之書的殘頁,以此為自己延續生命。
如果買不走……嗯,搶也可以。
這是一個關於時間和永生的故事。所謂永生者,就是永遠行走在收集生命道路上的人。


第一章 追逐時間的男人


這是一家奇怪的店舖。

這裡沒有任何的商品對外展覽,只有一個光溜溜的櫃檯,櫃檯內側是一個衣著寬鬆休閒的青年。

說是青年,其實也不準確。因為在他沒有開口之前,根本沒有任何方式可以判斷,這人究竟是什麼年紀。

他的臉上赫然是一片潔白,沒有任何五官、容貌。

這是無面人。

劉松強忍住心中的恐懼。他拿著祖父傳下的憑證來到這裡,來到這個時間交易所,當然是早有心理準備的。

他不在乎對方有多可怕,或者有多強大,他只想拿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劉松用雙手支撐在櫃檯面上,盡可能讓自己看上去強硬一些。

「以前我沒得選,現在我想做個好人!」他用低沉的聲音說著。

那無面人似乎很頭疼的樣子,伸出手揉了揉眉心——儘管他可能沒有眉心——然後抖了抖手上的登記表。

「姓劉名松?」

「是。」

「字德華?」

「???」

「沒什麼。」無面人擺了擺手,說了一個只有他自己明白的冷笑話之後,終於開始進入正題。

他指著身後的牌子說道:「看見了嗎?這裡是時間交易所。支付你的壽命,換取你想要的東西,就這麼簡單。」

劉松眼中透出幾分興奮的光芒:「任何東西都可以嗎?我想要我的兒子復活……」

「確實是任何東西都可以。」無面人在這時打斷他的話道,「但是逆轉時間所需要的代價,不是你能夠支付的。」

無面人的腦袋稍稍傾斜,目光彷彿直直釘在劉松臉上。儘管對方的神情永遠不會有變化,可劉松卻彷彿感覺到了嘲弄之情。

冰冷的話語讓劉松清醒了幾分,他神色變幻,繼而又不肯放棄道:「我可以付出一切,哪怕賭上我所有壽命……」

「那也不夠。」無面人輕輕搖頭,「你今年四十三歲,不曾習武,卻因為煙酒女人過早掏空了身體,交易所判斷你剩下的壽命不會超過三十年。」

說到這裡,無面人停頓了一下又道:「友情提醒你,是二十七年。作為你進入這裡的憑證,你手上那張白卡可以抵十年壽命,但距離逆轉時間也還差得遠。」

接二連三的打擊,讓劉松的心徹底冷卻下來,他像是失去了所有動力,低著頭道:「我知道了……那麼,我可以離開了嗎?」

「當然。」無面人做了一個請便的手勢。

劉松走出了時間交易所的大門,就好像從來沒有來過一樣,無面人卻輕歎了口氣。

而在他的身後,卻有一個穿著黑色吊帶式連衣裙,塗著紫色唇彩的女人繞了出來,笑嘻嘻地說道:「恭喜老闆的二周目人生,第一宗交易以失敗告終!」

蘇君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從臉上摘下了無面面具,露出他這一世的本來面容。

工作時必須帶面具,這是時間交易的規矩,但平常的時候,蘇君可不願意帶這玩意兒——不透氣。

正如眼前這位吸血鬼伯爵提雅女士所說,蘇君這已經是二周目了,但時間交易並不能強迫,人家不願意賣,他也沒轍不是麼?

蘇君是個來歷很複雜的人。他來自一個蔚藍星球,就因為在路邊撿了一本書,就穿越到這個到處都是神鬼怪異的武道世界。

你想知道什麼是永生嗎?

蘇君到現在還記得,那本「時之書」上就寫著這麼一句話,自己就鬼使神差地將之撿起,從此走上了「追求永生」的道路。

他原本的壽命被完全剝奪,剛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自身壽命只剩下了三天。

他必須不斷促成時間交易,從中抽取佣金為自己延壽,或者……掠奪。

「交易失敗,老闆又要靠搶的了嗎?」提雅拿一對大眼睛望著蘇君,似乎很是憐憫又有無辜者要遭難。

蘇君卻不會被她迷惑,這頭以自身為代價,與時間交易所完成交易的吸血鬼,甚至比他還早來到這裡。

事實上,蘇君第一次來到這個世界,是在三百年前的混亂年代。

他也是在那時與提雅相識,並將之稱為一周目生涯。

但由於經驗不足,對武道世界的認知也不足,蘇君的一周目僅僅存活數年,就死於一次掠奪之中。

幸好當年他得到過一張輪迴卡,給了他再起的機會。可他沒有想到,等他再度甦醒時,已經是三百年後了。

「沒辦法。」蘇君從櫃檯後站起身來,緩步向著門外走去,「我沒有第二張輪迴卡,這次行動必須成功。」

……

安城,城西區第四街道,便民書店。

蘇君睜開眼睛,緩緩從床上坐起。他的視線與常人無異,唯獨視野的最上方,有著一個鮮紅的倒計時正在不斷倒數。

02:55:54……

「還有不到三小時。」蘇君神色平靜,這種彷彿催命一般的壓力,在他眼中卻稀鬆平常。

如果承受不了這種壓力,在一周目那幾年他就該瘋了。

這家便民書店,就是蘇君這一世的家。他們家經營著這家店舖,平常起居就在書店的二樓。

現在是凌晨一點四十三分,週遭一片寂靜,蘇君抬手想要點燃蠟燭,卻在停頓一下之後,打開了檯燈。

「三百年後的世界,還真有些不習慣……」蘇君嘟囔著穿好衣服。

他一周目的時候,這一界還是戰亂年代,金戈鐵馬,聯邦初立,科技水平相當落後。

而短短三百年後的今天,民眾的生活已經跟蘇君前世類似。

有電,有手機,有汽車,甚至連網絡都出現了,只是原理和用途都不太一樣。

蘇君小心翼翼地下樓,盡量不發出任何聲響,但他的運氣實在不好,迎頭撞上了一個睡眼惺忪的少女。

「唔……二哥?」少女迷糊地揉了揉眼睛,似乎很奇怪蘇君的出現。

「起來尿尿。」蘇君隨口回了一句。

蘇君現在的家裡沒有父母,只有一個弟弟和一個妹妹,眼前的就是妹妹蘇然。

「哦……」蘇然也沒在意,只是打了個哈欠,繼續上樓睡覺去了。

蘇君抬頭看著蘇然的身影消失,這才走出家門,趁著夜色迅速前往劉松家。

沒有錯,正是先前自時間交易所離開的劉松。

「劉松,四十三歲,離異。從商,無武道修為,早年疑似有涉黑行為,已上岸。獨子於四年前死於車禍,傳為黑道對頭報復。」

蘇君心中默念著劉松的資料,這是他這兩天以來收集到的。

儘管他的二周目自甦醒開始,同樣只有三天壽命,可蘇君照樣投入了足足兩天,去收集交易目標的資料,隨後才將劉松放入時間交易所。

磨刀不誤砍柴工,這是蘇君一向的行事準則。

他此刻已經來到一棟單元樓下,劉松家就住在四層。這個時間點他想要進入劉松家,就只能通過陽台。

「那麼,開始吧……擬態時間。」蘇君眼中閃動著淡藍色的微光,週遭的一切彷彿都靜止下來。

在蘇君的腦中,一本書籍正緩緩翻開新的篇章,上面寫下如是字樣。

第零回合:掠奪階段,開啟。


第二章 前無古人的所長


擬態時間,這是來自時之書的特殊力量,也是蘇君完成掠奪的最大倚仗。

時之書,也就是蘇君腦袋裡那本書籍,將蘇君的生命分成一個個回合。

他每個回合可以完成一次交易,交易必須在時間交易所完成,而掠奪則必須在現實,但蘇君擁有無限次數嘗試的機會。

在擬態時間開啟後,現實時間會被瞬間凍結,蘇君可以在模擬的時空裡反覆試驗,直到他認為有了十足把握,再進入現實完成掠奪。

掠奪階段蘇君也不是第一次經歷了,在眼中的世界變成一片淡藍之後,他立即開始動身。

他就像是一隻靈活的猴子,一步踏在旁邊的台階上,然後一躍上樹,又是一步向著四層劉松家的陽台跨去。

然後……

卡擦!

蘇君一步踏空,整個人從四樓的高度落下,一條腿瞬間摔得骨折。

在劇痛傳來的一瞬間,蘇君立即選擇了重置擬態時間,返回到樓下的狀態,然後心有餘悸地摸了摸腿。

「這身體還真是弱……」蘇君不由深歎口氣。

前世他已經是武道第四境「死生境」的強者,對自身的把控無比準確。

可惜現在一覺醒來已經是三百年後,這具孱弱的身體反而不習慣了。

「再來。」蘇君目光微沉,做了一個深呼吸,繼續向著四層進發。

雖說擬態時間可以無限嘗試,但他自身的時間卻沒有被凍結,血紅色的倒計時無時無刻不在提醒著他,必須抓緊時間。

更重要的是,蘇君現在是二周目剛開局,擬態時間只有短短一分鐘,他必須在一分鐘內完成掠奪。

第二次、第三次……

在第六次嘗試的時候,蘇君成功踏上劉松家的陽台,但他沒有繼續前進,而是立即選擇了重置。

第十四次,蘇君順利將時間縮短到一分鐘。

第二十六次,蘇君只花了半分鐘就登上陽台。

又是長達半小時的嘗試,確保十次以內無一失敗之後,蘇君終於第一次走進劉松的臥室。

在凌晨兩點左右這個時間點,劉松毫無例外地處於沉睡中,蘇君直接一刀扎進了他的胸膛。

作為一個完全的普通人,劉松連哼都沒哼一聲就立即斷氣,蘇君又重複了幾次後,才終於解除擬態時間。

隨著視野中淡藍色迅速消退,蘇君視線的右上角,開始出現一個藍色的倒計時,時間是一分鐘。

這是掠奪行動正式開始的意思,一分鐘內殺死目標人物,則可以掠奪到目標一部分壽命。

蘇君沒有絲毫停頓,就像是演練過成千上百次一般,矯捷地從旁邊躍上,來到劉松家的陽台。

打開落地窗,走進房間,一刀捅進劉松的心口,整個過程一氣呵成,不見半點滯障。

然而就在一刀沒入的同時,劉松竟然猛然瞪大了眼睛,直直盯著蘇君。

這是擬態中從未有過的情況,蘇君眉毛一挑,不假思索地抬手壓住劉鬆口鼻,讓他半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劉松心口處傳來劇痛,口鼻又無法呼吸,只能奮力掙扎著。

但蘇君這副身體雖然孱弱,卻好歹是二十出頭的小伙子,按住一個中年人還不成問題。

僅僅片刻之後,劉松的掙扎就變得越來越弱。他自知這次很難再生還,只能緊緊盯著蘇君,口中嗚咽。

「為什麼……我現在只想做個好人……」

「以前我也想做個好人,現在我沒得選。」蘇君又將水果刀向下按了按,平靜地笑笑。

+2.7

藍色的字體出現在時之書的下一行,代表著蘇君掠奪到了2.7天時間。

……

劉松這個曾經是一方黑道大佬——說好聽點是大佬,說不好聽的就是黑幫頭子——就這樣悄無聲息地死在自己家中。

蘇君輕車熟路地打開一個抽屜,從中取出一張潔白無暇的卡片,這才露出笑容。

「掠奪」的方式簡單粗暴,還有擬態時間輔助,看上去很簡單的樣子,但實際上效率很低。

同樣的時間用於交易的話,蘇君能拿到的佣金遠比掠奪高,這也是他一般不喜歡掠奪的原因。

不過無論如何……

「總算續上了。」蘇君重重地吐出一口氣。

他視野上方的血紅倒計時還沒有變化,新的時間會在這一回合結束時,重新匯入他的壽命池。

不過掠奪所得到的,僅僅是短暫的2.7天,遠不能滿足蘇君的胃口。

他這次交易沒有成功,想要在本回合獲得更多壽命……就只能靠它了。

蘇君低頭看了看手中的白色卡牌,將之放入褲兜,然後飛快地開始清理現場。

腳印要擦掉,凶器直接留在現場,手套等會兒丟河裡……

對於蘇君來說,殺死劉松不算麻煩,怎麼在這個現代化的社會中,避過警察的追捕才是麻煩事。

也幸好劉松是獨居,入室殺人只能算命案,出動刑偵隊也就差不多了。

如果出現滅門大案的話,說不定安城警界會成立重案組,被發現的概率更大。

……

凌晨三點半,蘇君獨自一人返回城西,手套和血衣已經被他丟到環城河裡。

他回到便民書店,從後門進入家中,這才將鴨舌帽摘下,露出這一世平凡無奇的面容。

鴨舌帽是用來擋臉的,深夜的昏暗光線下,沿路的監控無法確認他的容貌。

蘇君稍稍鬆了口氣,沒有更多停留,迅速返回自己的臥室。

血色倒計時已經只剩下最後幾十分鐘,他得抓緊時間,將手上的白卡轉化為壽命,以及……力量。

頂多三五個回合之內,就會有強制執行的掠奪任務,蘇君必須在最短時間內提升實力。

意念微動之下,蘇君的意識立即跨入時間交易所中——這個對於普通人來說,神秘莫測的異度空間,在蘇君這裡卻跟自家後花園一樣。

因為作為時之書的擁有者,蘇君同時也算是時間交易所所長,他有資格決定與誰交易,或者不與誰交易。

「看來老闆你的行動很順利啊!」提雅不知道從哪找來一根冰棍,正叼在嘴巴裡啃著,歪著腦袋看蘇君走進來。

「還好。」蘇君揚了揚手上的白色卡牌。

這些流落在外的卡牌,其實是時之書的殘頁,將他們重新收集回來的話,可以得到時之書的回饋。

「白卡啊,大概只值十年……等等!」提雅撇了撇嘴,隨即猛地頓住,「你該不是又要……」

作為時間交易所上千年來的看門人,蘇君並不是提雅的第一任老闆,但絕對是最令她印象深刻的一任。

因為只有蘇君,會做一件前無古人的事情。

「時間交易發起,發起人,蘇君。」蘇君拿起白卡,口中唸唸有詞道。

然後他又放下白卡,打開另一邊的交易申請列表,在「蘇君」這個名字旁邊寫下「同意」兩個字。

時間交易所歷史上,第一個自己跟自己做交易的所長,簡稱……嗯,沒什麼簡稱。


第三章 查案


時間交易所中,可以接收到很多人的交易請求,其中主要是卡牌的擁有者。

當這些人有強烈的意願需求時,卡牌很容易就能接引到他們的意志。

但這並不代表蘇君就可以任意選擇這些人,這是由於他本人精神太過弱小,根本無法接引太遠的意志。

雖然別看列表上長長一排申請,蘇君真正有能力開啟的,也就那麼寥寥幾個。

當然,他自己的申請是必然可以同意的,因為壓根不需要接引,意志就已經在交易所裡。

一張登記表出現在蘇君面前,身為時間交易老司機,蘇君以最快速度填完了基本信息,然後說出自己的要求。

「支付我剩餘的一半壽命,以及這張白卡,換取十年時間潛心修行,修行目標為基礎武道,以及心法道元功。」

時間交易是絕對公平的,白卡價值十年,那就只能換十年。而蘇君剩餘的一半壽命,現在不過是短短幾十分鐘而已。

「交易者」蘇君的請求很快浮現出來,被認定為合理交易,於是「時間交易所所長」蘇君二話不說同意了這次交易。

交易完成。

蘇君的身體輕輕一震,視線中的血色倒計時迅速滑落到一半,而意志則被直接踢出了時間交易所。

這是因為他的身體正發生一系列劇變,必須由他本人的意志去主導。

他重新睜開眼睛,已經回到自己臥室的床上,但身體卻有些僵硬。

他的肌肉正在快速溶解、重組,密度不斷上升,心臟瘋狂地跳動,大量血液不斷從其中壓出,流向四肢百骸。

這一刻,蘇君彷彿看到自己化身一個小道童,一步一步行走在山野間,從最基礎的挑水、劈柴開始,不斷磨練自身的武藝。

這就是最原始的武術來源,來自時間交易所的十年潛修,那就是實打實的十年,不打半點折扣。

時間被拉成一條線,這些景象就如被加快了百倍的電影,飛速在蘇君面前放過,但每一幅畫面卻又真實存在。

不知從哪一天開始,小道童單調的生活之中,加入了每天潛修一門心法的項目,正是蘇君所選定的道元功。

道元功是道門正宗的內功心法,儘管是基礎中的基礎,但勝在中正平和,更可以輕易轉修任意武學。

很多人都是以道元功築基,等到內功有所小成之後,才會選擇真正適合自己的道路。

時光精準而快速地掠過,十年歲月轉眼間化作虛無,盡數停留在蘇君的記憶中,似乎只是一場夢。

唯有他變得堅硬而強健的肌肉,以及丹田處瑩瑩環繞的內氣,昭示著這一切的真實性。

「一步踏入養氣境,還算不錯。」蘇君對這十年的潛修表示滿意,總算沒浪費了他一張白卡,以及一次交易機會。

武道分七境,養氣境位於第二境,在它前面的是強身境——顧名思義,就是強身健體過的普通人。

相比於只是身體強健一些的普通人,養氣境好歹已經有內氣傍身,勉強算是一名武者了。

不過蘇君這具身體的資質,也絕對稱不上多強。十年苦修也只停留在養氣,至少不是那種天才就是了。

而在時之書的記錄上,又有一行字體浮現。

交易完成,以及後面藍色的字體「+10」。

自己和自己交易,那也是交易沒錯,蘇君照樣可以從中抽取佣金。這位奇才連時之書的空子都能鑽,怕是誰也沒想到的事。

做完這一系列事,蘇君才覺得一陣陣強烈的困意襲來,乾脆躺倒下去。

甦醒的第零回合,總共拿到12.7天壽命,已經是一個讓他滿意的數據,剩下的明天再說吧……

……

「二哥,我們去上學了!」

一男一女異口同聲地喊著,將蘇君從睡夢中喚醒,後者勉強應了一句,很快又睡了過去。

畢竟是折騰到將近四點的人,到現在睡了不到三個小時,哪有不困的道理。

一直到日上三竿,蘇君才緩緩走下二樓,打著哈欠拉開書店的捲簾門,將「營業中」的招牌掛出去。

「君哥,今天這麼晚啊?」一個抱著拳套的青年經過,正看到蘇君掛招牌,不由打招呼道。

蘇君擺了擺手:「昨天熬夜了。你小子又去練拳?」

拳套青年是蘇君的街坊,住同一條街道的許克達,高中沒讀完就輟學了。

這小子跟人學過收保護費,後來差點被打斷腿,才心有餘悸地跑回來啃老,最近又迷上了練拳,立志成為一名武術家。

「當然!」許克達用力撞了一下拳套,嘿嘿笑道,「我的偶像是宗越大師!」

宗越是近年來聲名鵲起的武術名家,蘇君也在電視上看見過他一次,但此時他卻只是撇了撇嘴,沒有說話。

畢竟他在三百年前的動亂年代生存過,深知武術乃是殺人術,對如今武學快要淪為表演的趨勢感到不屑。

倒不是說現在的武術家都是騙子,只是他們更多講究點到為止,追求的不再是殺傷力。

另一方面,武術家還會花心思在觀賞性上,因為吸引到的粉絲多少,才是真正決定他們身價的東西。

許克達也不在意蘇君的態度,反而笑嘻嘻地跟他告辭,末了還說道:「對了君哥,那邊好像有警察在問話,聽說是出了人命,咱要不要去看看熱鬧?」

蘇君瞳孔微縮,隨即迅速恢復正常,淡笑著擺手道:「算了吧,我還要看店。況且警察做案訪的話,遲早會問到這的。」

「也是……」許克達想了想感覺也沒錯,揮手跟蘇君道別,跑到前邊去了。

……

張玉彬站在第四街道上,目光審視著來往的行人,皺起的眉頭透露出他心中煩躁。

他三天前剛調任城西刑偵支隊副隊長,結果今天凌晨就發生了命案,張隊長的心情當然好不起來。

最搞笑的是,這件命案連發現人都沒有,是早上市監管局的同志整理監控錄像時,無意中看到了嫌疑人的動作。

凌晨兩點多爬上被害人家陽台,這動作想不被監控發現都很難。

而沿著監控一路追查過來,嫌疑人正是在進入這條街道之後徹底消失。


第四章 不在場證明


手下刑警們業務嫻熟,不斷對這條街道上的人進行案訪,尤其是各家店舖的店主。

城西第四街道內沒有監控,這使得警方暫時失去了嫌疑人的下落,但張玉彬相信自己必將揪出兇手。

這可是他張玉彬就任副隊長以來,碰上的第一起命案!

叮鈴鈴!

就在這時,張玉彬的手機響起,他連忙接通電話,露出討好的笑容道:「喂,白師姐……什麼?你已經到了?我馬上來接你!」

張大隊長掛掉電話,一點沒有先前的嚴肅表情,連忙跑到街口張望著,正看到一輛白色別克車停在前面。

一名戴著墨鏡的年輕女人從車上走下來,高跟鞋踩在地面上嗒嗒作響,來到張玉彬面前。

「小彬子,不認得我了?」白婷萱摘下墨鏡,敲了敲張玉彬的腦門道。

張玉彬這才回過神來:「我還真是……師姐,你這可跟大學裡不一樣啊!」

白婷萱懶得跟他多說,擺了擺手道:「別說這有的沒的,案子呢?我這趟可是來度假的,最多在你這留兩天哈!」

聽到這話,張玉彬不敢怠慢,連忙將案情報告遞到白婷萱手上。

這種命案的案情,照理說是不該給外人看的,不過張玉彬卻沒什麼顧忌。

他這位白師姐在大學裡就是特優生,研究生更是考進了皇庭警察學院,雖然現在不在警察系統內任職,那也絕對是自己人。

白師姐平常都在省會臨杭,這次要不是放假來安城修養,也輪不到他麻煩。

白婷萱看案情的速度非常快,掃過幾眼之後就道:「這案子沒什麼離奇的地方吧?除了兇手的入室手法……這也頂多說明他練過武,有什麼不好查的?」

白婷萱見過的大案要案很多,不少甚至是她親手偵辦,也算是老刑警了,一眼就看出這個案件的特徵。

除開兇手是利用武學類的技巧,躍上四層陽台這點之外,就是一起很普通的入室殺人案。

這種案子從被害人的社會關係,現場遺留的痕跡等等線索出發,一般都不難找到兇手。

「一開始我也是這麼想的。」張玉彬苦笑道,「但是現場勘查的結果顯示,兇手顯然是一名老手,已經將腳印、指紋之類的痕跡全部抹掉。」

「監控倒是拍到兇手的舉動,但是他把凶器留在現場,衣服、手套之類的東西丟入環城河,就算找到也不能說明什麼了。」

「毀掉所有證據嗎?」白婷萱挑了挑眉道,「然後你們就順著監控找到這裡?」

張玉彬點了點頭:「是。第四街道是沒有監控的,但兇手進入這裡之後,沒有再出來過,我們懷疑他可能就住在這裡。」

白婷萱眉頭微蹙,想了想道:「案訪結果如何?」

「正在查。」

兩人正說話之際,幾名探員跑到張玉彬面前來匯報,是關於他們初步案訪的結果。

「張隊,第四街道一共二十七家店舖,其中二十二戶居住在這裡,我們已經問過了所有人家……沒有發現明顯的疑點。」

張玉彬接過案訪報告,又順手遞到白婷萱手上,陪笑道:「白師姐,您看看……」

白婷萱也不客氣,一邊看著案訪結果,一邊問道:「你們不是有監控嗎?能不能根據身形鎖定嫌疑人?看不清臉,總不會連身材也看不清吧?」

張玉彬愣了愣,旋即衝著手下探員吼道:「聽到沒有?!快去確認兇手的身形特徵!」

兩名探員這才如夢初醒,連忙下去確認了。

不過正如探員所說,案訪結果並沒有太多有價值的東西。白婷萱一頁一頁看著,直到某一頁時才突然停住玉指。

「便民書店,蘇君?」她念著檔案上的名字,語氣中有些不可思議,又有得來全不費工夫的意味。

張玉彬探過頭來看了看道:「師姐,你認識這個人?」

白婷萱搖頭不語,只是說道:「走吧,再去問問他。」

……

蘇君坐在書店的櫃檯後面,打著哈欠翻看一本書籍。

他給自己定下的計劃是,白天通過各種書籍,惡補三百年來的知識缺失,晚上則搜尋合適的目標,以及鞏固自身修為。

武功是必須日日打磨的,三天不練所有人都知道,蘇君這樣剛踏入養氣境的武者更是如此。

就在這個時候,他看見一男一女徑直向著這邊走來,顯然目標正是自己。

那男人穿著警服,應該是來查案的警察。女人一身便服,胸前還掛著副墨鏡,但蘇君的目光卻更多落在她身上。

這是個武者。

幾乎不需要多想,蘇君立即能做出這種判斷。

武者之間不存在一眼看穿對方境界的說法,但通過身形、姿態,走路的姿勢等等,不難判斷一個人是否有生死搏殺的經驗。

「我是城西刑偵支隊副隊長張玉彬,這是我的證件。」張玉彬注意到蘇君的目光,不由擋在他前面道,「你是蘇君先生吧?」

蘇君抬起頭,看了看這位身材高大的警官:「還有事嗎?要問的你們剛才有人來問過了。」

張玉彬笑了笑道:「剛才他們問的不詳細,還有些問題需要找你確認下。」

蘇君還是這樣坐在櫃檯後,換了個姿勢讓自己坐得舒服點,就是沒有起身招呼兩人的意思。

「問吧。」

張玉彬看了師姐一眼,見她沒有開口的意思,便自己問道:「今天凌晨大概兩點鐘的時候,你在做什麼?」

「睡覺。」

「有沒有人能證明?」

「我弟弟和妹妹,我們住一起。」

張玉彬目光爍爍地盯著蘇君,看了好一會兒,猛然道:「如果你先睡下,等兩點再偷偷起來溜出去,恐怕沒有人能發現吧?」

他湊到蘇君跟前,直視著蘇君的眼睛:「換句話說,你這根本不能算不在場證明!」

做刑警這麼多年,張玉彬完全稱得上心細如髮,從他第一眼看見蘇君開始,他就覺得這個人不對勁。

太鎮定了,一個普通人聽說周圍發生命案,怎麼會這樣鎮定?

他的目光緊緊盯著蘇君,無論對方找什麼理由製造不在場證明,他都一定會深入追查下去,順籐摸瓜找出破綻。

然而蘇君只是摸了摸後腦勺,奇怪地看他一眼,點頭道:「對。」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