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fb臉書
google
愛戀頻道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文明種植者14 完結
何木青
2018/1/26發行
超神機械師15
齊佩甲
2018/1/26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28
匣中藏劍
2018/1/26發行
逆鱗38
柳下揮
2018/1/26發行
天道圖書館48
情痴小和尚
2018/1/26發行
修煉狂潮54
傅嘯塵
2018/1/26發行
逆天劍皇70
半步滄桑
2018/1/26發行
至聖之路84
永恆之火
2018/1/26發行
修真四萬年109 (110完結)
臥牛真人
2018/1/26發行
仙武都市03
月藏鋒
2018/1/31發行
懶神附體03
君不見
2018/1/31發行
末日戰神04
北極熊
2018/1/31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25
千杯
2018/1/31發行
完美神醫33
步行天下
2018/1/31發行
星域龍皇37 (38完結)
獨孤一劍
2018/1/31發行
天界戰神43
笑南風
2018/1/31發行
無上進化67
浮兮
2018/1/31發行
最強紈褲70
夏日易冷
2018/1/31發行
絕代神主12
百里龍蝦
2018/2/2發行
修真聊天群15
聖騎士的傳說
2018/2/2發行
仙帝歸來16
風無極光
2018/2/2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24
飛牛
2018/2/2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29
匣中藏劍
2018/2/2發行
妙醫鴻途43
煙斗老哥
2018/2/2發行
修煉狂潮55
傅嘯塵
2018/2/2發行
終極戰兵64
梁七少
2018/2/2發行
修真四萬年110 完結
臥牛真人
2018/2/2發行
九極戰神01
少爺不太冷
2018/2/7發行
九極戰神02
少爺不太冷
2018/2/7發行
全能主宰13
衛小天
2018/2/7發行
超神機械師16
齊佩甲
2018/2/7發行
完美神醫34
步行天下
2018/2/7發行
天道圖書館49
情痴小和尚
2018/2/7發行
鬥神傳承51
浮兮
2018/2/7發行
無上進化68
浮兮
2018/2/7發行
最強紈褲71
夏日易冷
2018/2/7發行
懶神附體04
君不見
2018/2/9發行
仙武都市04
月藏鋒
2018/2/9發行
修真聊天群16
聖騎士的傳說
2018/2/9發行
仙帝歸來17
風無極光
2018/2/9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25
飛牛
2018/2/9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26
千杯
2018/2/9發行
不死道祖38
仙子饒命
2018/2/9發行
妙醫鴻途44
煙斗老哥
2018/2/9發行
終極戰兵65
梁七少
2018/2/9發行
末日戰神05
北極熊
2018/2/12發行
絕代神主13
百里龍蝦
2018/2/12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30
匣中藏劍
2018/2/12發行
星域龍皇38 完結
獨孤一劍
2018/2/12發行
天界戰神44
笑南風
2018/2/12發行
天道圖書館50
情痴小和尚
2018/2/12發行
修煉狂潮56
傅嘯塵
2018/2/12發行
無上進化69
浮兮
2018/2/12發行
逆天劍皇71
半步滄桑
2018/2/12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起點歷史小說《大展風流五百年》五,大義滅親為淫君//作者:墨爾本一夫 7
轉帖:起點科幻新書《聾啞少女 》 作者:凝視黑暗 7
轉帖:起點異物流新書《樹宗》 作者:作者:祖樹 5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4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天地秘藏》 作者:大青牛 3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武道宗師》 3
求尋小說 3
轉帖:架空歷史《醉迷紅樓》 作者:屋外風吹涼 3
求都市小說 3
《半仙闖江湖》83 電子書2018/1/31於購物頻道上架,只有線上閱讀版,敬請見諒! 2
本週熱門留言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34
RE:轉帖:起點外國歷史新書《美利堅大帝》 作者:黑色的單車 22
尋找埋在記憶角落的一本小說 22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吞天龍王》作者:花火饅頭 19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18
求藍晶(血珊瑚)所有作品名 18
RE:起點都市新書《超級猛鬼分身 》 作者:奧比椰 18
轉帖:縱橫都市小說《最強妖孽》作者:厄夜怪客 18
轉帖:縱橫奇幻小說《大魔仙》作者:呂家先生 18
轉帖:創世中文網虛擬網游小說《網游之神級煉妖師》作者:青煙一夜 18

 
 暱稱:
 密碼:
 

轉帖:創世中文網都市小說《都市聖醫》作者:番茄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8/01/05 15:17 
.
http://chuangshi.qq.com/bk/ds/20139236.html

【番茄火爆人氣作品】

八年前,他家破人亡,流離失所。

八年後,他鐵血回歸,帶來焚天之恨。

我要讓蒼天對我敬畏,我要讓大地為我顫抖,我要這世界因我而瘋狂。

郭義!

一個冷血,傲慢,不屑漠視天下蒼生的男人。

一個霸氣,威猛,敢於挑戰九天眾生的傳奇。


第一章:你是我的未婚妻


2017年,4月1號,愚人節。

飛宇集團。

二十樓,總經理辦公室。

柳如煙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男子。

「你再說一遍!」柳如煙驚愕的看著他。

「喏,黑紙白字上寫著,你就是我的未婚妻!」郭義抬頭,輕輕看了柳如煙一眼,說道:「我現在來娶你過門。」

撲通……

柳如煙屁股一滑,差點就從那奢華的椅子上摔下去了,她急忙穩著自己的身體,柳眉一挑,怒斥道:「你這個登徒浪子,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趕出去!」

柳如煙是誰?飛宇集團行政總裁,掌管整個飛宇集團。

在江南市,飛宇集團絕對是一家大公司,市值十多個億。而她柳如煙,更是天之嬌女,從小考最好的中學,最好的高中,最好的大學,最後到耶魯大學學習金融管理,更是碩博連讀。以區區二十三歲的年齡便替父親執掌飛宇集團,用兩年的時間把飛宇集團的市值翻倍。更是被人稱之為江南一朵金花。

想要娶柳如煙的人可謂是從江南市排到了江北市。

而眼前這個傢伙,衣著土掉渣,形象更是不修邊幅。一件白T恤,一條休閒褲,踩著一雙髒兮兮的人字拖。頭髮幾乎都快遮住眼睛了,唯獨那一張臉勉勉強強看得過去。只是,在柳如煙的追求者之中,比郭義帥的人如同過江之鯽,數不勝數。他郭義有什麼資格娶柳如煙?

「不錯!」郭義面色淡然,好奇的打量著柳如煙。

膚似雪,肌若玉。五官精緻,精雕細琢,櫻桃小嘴,生氣的時候都惹人憐愛。身材更是火辣,職業裝,包裹著那傲人的罩杯,小西裝勾勒出那纖細的腰圍。

然而,接下來的一句話,卻差點讓柳如煙氣哭了,郭義漫不經心的說道:「當我郭義的老婆,倒也勉強!」

「你!」柳如煙差點吐血。

柳如煙想哭,卻又哭不出來。想笑,卻覺得今天好像是愚人節。難道這傢伙是上天派來的逗比嗎?

只是,敢和自己開這樣玩笑的人……怕是還沒有出生吧?猶豫了許久,柳如煙最終歎息了一口氣。因為老爺子的字,她認識啊。那一封家書,正是柳如煙的爺爺柳長征的字。

柳老爺子在家書裡提到,二十五年前,柳郭兩家指腹為婚,現在時間到了,讓兩孩子結婚。

柳如煙想死的心都有了。

「等等!」柳如煙美眸一轉,苦口婆心的說道:「郭義,你我素未謀面,你說你要娶我……估計你也不太願意,對吧?好歹我們也是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接受過新思想教育的人,這種指腹為婚的事情,還是……」

「父命難違。」郭義卻搖頭,道:「你若不願意,可以給你爺爺打電話,讓他取消婚約,我二話不說就走。」

柳如煙愕然了。

讓爺爺取消婚約,這怎麼可能呢?老爺子一生為人耿直,若是郭家家道輝煌也就算了,如今,郭家已經不復存在,八年前,郭氏集團已經被人整垮,郭母更是被人逼得投河自盡,郭父如今瘋瘋癲癲一個人。想要讓爺爺取消婚約,那不等於讓天下人笑話柳家不守信用嗎?

柳如煙為難了。

想要讓老爺子面子上過得去,又想把這一樁婚約取消。

「郭義……」柳如煙輕咬紅唇,沉默了良久之後,才說道:「我知道你家現在困難,你爸現在又重病在床,不如……我給你五百萬,

從此以後,我們兩家互不相欠?」

郭義略凝著眉頭。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柳如煙並不瞭解郭義,她見郭義沉默,以為答應了,她急忙掏出了支票,嘩嘩的就寫下了一張五百萬的支票,豪爽的遞給了郭義。

五百萬,對於普通人來說一輩子都不一定能夠賺到。但是,對於柳如煙來說如同九牛一毛。

郭義眉頭舒展,微微一笑。

「同意了?」柳如煙試探的問道。

「同意。」郭義點頭。

柳如煙也鬆了一口氣,不過,她也因此而慶幸,慶幸自己沒有和郭義在一起。這五百萬,不僅看穿了一個人的人性,同樣也了卻了她一樁煩心事,值了!

在郭義接過支票的那一刻開始,柳如煙恢復了面若冰霜。

從這一刻開始,柳家與郭家再無瓜葛,至於郭家對柳家的恩情,也從此一筆勾銷。

撕……

讓柳如煙意想不到的是,郭義面無表情,將五百萬的支票輕易的撕碎,彷彿手中並非五百萬,而是一張白紙。

「你……」柳如煙雙目圓睜,震驚,遲疑,慌亂……眼神更是複雜。

「我雖窮,卻也不食嗟來之食。」郭義冷漠的回了一句。

唰……

郭義手一甩,漫天白紙飛舞。

「你!」柳如煙慍怒,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她剛要開口。

卻被郭義打斷:「從此,柳郭兩家再無關係。」

說完,郭義站了起來,一米八的個子,頓感雄偉,偉岸。他邁著堅定的步子頭也不回的走出去了。

冷傲,清高……

看著郭義的背影,柳如煙頓時有一種複雜的感情。

「哼,自視清高,五百萬也不要。」柳如煙咬著貝齒,美目之中露出憤怒:「郭家窮困潦倒,你清高什麼?遲早有你求我的時候!」

…………

從飛宇集團出來。

郭義攔車去了醫院。

離家八年,過往雲煙,郭家的一切都不在了。彷彿那痛苦的一幕還在昨天。

站在醫院門口,聞道那刺鼻的消毒水味道。

「我回來了!」郭義仰頭看著那湛藍的天空,閉著眼睛,享受著著舒服的陽光。

回來了,終於回來了,熬了八年,痛苦了八年,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今天。

八年前,母親被逼跳河自盡,父親從此一蹶不振。郭氏集團被奸人瓜分,別墅被奸人沒收,父子二人像兩條狗一樣被人驅趕。父親瘋了……

「爸,陳姐姐,芷若,我回來了!」郭義驟然睜開了眼睛。

眼睛裡,兩道殺人的光芒直逼天空,彷彿要把這天撕裂一道口子,那一股滔天的恨意,執拗,殺氣更似要殺光眼前一切生靈。

「我說過,要麼死,要麼復仇……」

「我要讓這天對我敬畏,我要讓這地為我顫抖,我要讓這世界因我而瘋狂!」

郭義內心的怒火點燃。


第二章:我回來了


「這人好凶啊。」

「遠離點,別是來醫院尋仇的吧?」

不少人紛紛遠離郭義。

體內的氣息在郭義週身環繞,形成了一道密不透風的牆,而在周圍人看來,這是一種殺氣,一種煞氣。屠夫殺豬一輩子,也就那麼一丁點兒煞氣,但是,郭義的身體周圍,煞氣竟然成形了。

呼哧……

他鬆了一口氣,那密不透風的牆似乎瞬間消失了。

他邁著步子緩步走進了醫院裡。

四樓。

站在病房門口,他遲遲不敢進門。八年了,物是人非,誰敢面對親人?

嘎吱……

不等郭義推門,房間的門被人打開了。

四目相對,那一雙美目卻率先紅了眼睛,陳安琪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個少年,竟然回來了!

「小義,是你嗎?」陳安琪的一雙美目不可思議的盯著他。

八年未見,斯人依舊。她依然未變,彷彿是一朵盛開的桃花一樣,帶著淡淡的清香,只是,眼神裡有著濃濃的滄桑。

「陳姐姐!」郭義張開雙臂,輕輕的把陳安琪攬入了懷裡,道:「小義回來了!」

「好,好!」陳安琪緊緊的抱著郭義,生怕他再次從自己身邊離開,她哽咽道:「你回來了就好,以後……再也不要走了。我不許!」

一句不許,包含萬千牽掛。

彷彿只是小別。

但是,相隔八年,卻有如此溫情。只有真正的感情才能夠做到這一點。

陳安琪,棄兒。

二十多年前被郭義母親收養,一直在郭家長大。比郭義大三歲。八年前,若非陳姐姐,郭義也不再這個世界上了。那一群人,想要讓郭家絕後,陳安琪把郭義藏在了地窖。任憑對方毒打,卻死活沒有供出郭義的下落。但是,陳安琪的身上也落下了不可磨滅的傷口。

病床上,郭父眼光呆滯,面色蠟黃。呆呆的看著天花板,人一直傻傻的。

「我爸一直都這樣嗎?」郭義問道。

「嗯!」陳安琪點頭,道:「爸一直都是這樣,不見好轉。」

郭義深吸了一口氣,他輕輕的撫摸著父親枯燥的手,八年前那一場橫禍,怕是對他造成了永久性的打擊。家破人亡,妻離子散。也多虧了陳安琪這八年來含辛茹苦的照顧。

「陳姐姐,這八年,你辛苦了!」郭義面若寒冰。

「小義。」陳安琪咬著紅唇,道:「你回來了就好。」

這些年,陳安琪吃了不少苦,不過,好在她都熬過來了,現在她在一家公司當部門經理,收入不錯,她幾乎將所有的收入都投到了郭父的病房裡了,病房價格不菲,單間,但凡入住的非富即貴,陳安琪也是托人找關係才弄到這麼個單間。常年下來,花了不少錢。

陳安琪看著郭義,這個少年。

眼神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眼神之中,帶著堅毅,似若寒霜。

唉……

陳安琪歎息了一口氣,也許,這些年,小義也不容易吧。

門外,一聲啼哭傳來。

郭義皺著眉頭。

「唉,隔壁的唐老難道走了?」陳安琪慌了一下,道:「小義,跟我去送他老人家一程吧。」

郭義不想,但陳姐姐要去,他自然不會不陪,從這一刻起,他恨不得時時刻刻,二十四小時都陪伴在她的身邊。

隔壁病房,奢華程度可見一斑。

一個二十多歲的女人正在啼哭,

滿臉梨花淚。病房裡,圍滿了人,看衣著便知個個都是非凡之人。病床上,一名老者躺著,雙目圓睜,面目清瘦,顴骨高高凸起。似乎咬著一口氣,若是吐出了這一口氣,便立刻會撒手人寰。

在病床邊上。

「劉大師,真的不行了嗎?」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中年男子,戴著一副金絲邊眼鏡,看著一旁已經站起來的老人苦苦哀求,道:「哪怕延續三個月的壽命也好啊。」

「唉……天命如此,氣數已盡。」一個面色紅潤的老者微微搖頭,道:「唐老他已經壽元大至,臟器衰竭,就算是大羅金仙也沒有辦法救他了!」

一幫人傷心欲絕。

哼!

誰料,人群中卻傳來一身輕哼。

「誰?」劉大師皺著眉頭。

眾人皆看向郭義,一個不修邊幅的年輕人,郭義沉默不語。陳安琪急忙拽著郭義的手,歉意的對劉大師說道:「對不起,小義他不是故意的。」

「剛剛是你哼的?」劉大師看著郭義。

「沒錯!」誰料,郭義抬頭,一雙眸子若劍芒一般盯著對方。

「你什麼意思?」劉大師是國內知名的大師,素有懸壺濟世之稱,多少富貴之人踏破門檻而求不得。

「枉你自稱大師,卻狗屁不如。」郭義不屑的看了他一眼,眼神裡閃過一抹寒芒,道:「這老人分明氣數未盡,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尚有三年壽元,你卻偏偏把人家往棺材裡推一把。」

「你!」劉大師一聽,差點跳起來了。

眾人都愣了。

劉大師本名劉國益。自幼學醫,師承張元素,在國內有杏林大師、華佗再世之稱。

而如今,卻被一個年輕人罵得狗血淋頭。

「這位小兄弟,請問你是?」剛剛的金絲眼鏡男子急忙問道。

「我?」郭義面若冰霜,露出一抹寒冰笑容,道:「我是唯一能救他的人!」

絲……

眾人皆是驚歎。

「哈哈哈……」劉大師一聽,頓時仰頭長笑,道:「今日,你若能救唐老,我劉國益必端茶作揖,行拜師之禮。」

這下,場子熱鬧了。

陳安琪急了,她輕輕拽了拽郭義的手,急道:「小義,你別胡鬧啊。這……這不是我們胡鬧的地方。」

「陳姐姐,你放心,我不給你添麻煩。」郭義唯獨面對陳安琪的時候才會有笑容,很暖的笑容,很貼心。他輕輕撫摸著她的面頰,心疼的說道:「我回來,必守護你一生,佑你一世平安。」

「小子,唐老恐怕只有一炷香的時間了,你若不快點,你死定了。」劉大師冷哼一聲,言語之間,顯然看不起郭義。

此時,剛剛在門口哭泣的女子彷彿抓到了救命的稻草,哀求的看著郭義,道:「求求你,救救我爺爺,你若救他,我唐家……必……奉你為貴賓,以禮相待,有求必應!」

女子很美,美不勝收,奈何,郭義內心只有穆芷若和陳姐姐二人。


第三章:找我續命!


「也罷!」郭義搖頭,道:「他遇到我,算是一場機緣吧。我救他便是。」

「且慢!」中年男子呵斥道。

郭義看著對方,眼神裡閃過一抹不耐煩之色。

「你有幾成把握?」中年男子厲聲問道,顯然,對於這個突然冒出來的陌生人,他並不信任。

「十成!」郭義冷哼,區區小病,有何難度?

「真是狂妄!」劉大師不屑一顧,道:「縱然我師父張元素來了,恐怕也不敢說十成。」

「如若不願,也罷!」郭義轉身就走。

「爸,爺爺快不行了。」梨花淚女孩苦聲哀求:「都已經這樣了,讓他試試吧,還能再壞到哪裡去?!」

唐老已經大口喘氣了,這絕非好事。稍有不慎,便會斷氣。

「也罷,你來吧。」中年男子一咬牙,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

「求求你,快救救我爺爺吧。」女孩哀求郭義。

郭義倒也不急,道:「房間只留三人。」

眾人四目相望。

「都出去!」中年男子下令。

劉大師不動,中年男子不走,陳安琪忐忑不安。

面帶梨花淚的女子想要留下,硬生生的被中年男子趕走。

人走了,房間裡立刻空曠不少。

郭義緩步走了過去,解開了捆在腰上的帶子,從懷裡取出了一個黑色的錦囊。

唰……

只見他手一展。

黑色錦囊打開,一排銀晃晃的針展現在眾人面前。

「銀針?」劉大師略顯驚訝。

能拿出銀針,證明這小子也算是行中之人。只不過,這銀針想要救唐老的命,怕是沒那麼容易啊。劉大師也算是杏林高手,一手銀針絕活十分了得,師承張元素,習得『元素十八針』。能克各種疑難雜症,而且,他用銀針已經給唐老續命多次了,現在已經無能為力了。

郭義伸手,手指纖細修長,他捏了一根銀針。

嗖……

銀針一甩,精準無誤的扎到了唐老眉心。

虛空運針,氣若游絲。

劉大師瞪大了眼睛,不僅是他,連一旁的中年男子也是目瞪口呆,瞠目結舌。陳安琪一雙美目全然留在郭義的身上,八年未見,他……變了,變得連自己都不認識了,他的身上,似乎繫著一個又一個的謎團。

嗖嗖嗖……

數十根銀針被郭義甩出去,毫無偏差,入肌三分,更是絲毫不差。

眼耳鼻喉,盡數被封。

郭義提了一口氣,手指在唐老的天靈穴上輕輕一點。

啵……

一圈圈靈紋盪開,二十一根銀針末端緩緩的淌出一絲絲的黑血。

「這……」劉大師坐不住了。

「劉大師,這是……」中年男子全然不懂。

「天啊!」劉大師的眼珠子都快從眼眶裡跳出來了,他驚愕的說道:「這是『太古金針』,這……只是古卷之中記載的,他……他竟然習得『太古金針』。」

太古金針。

顧名思義,從太古洪荒時期流傳下來的針灸之法。也是《黃帝內經》之中的精髓。

據說,太古金針早已經失傳了,那他……從何而來?

劉大師已經顧不得想這些了,他努力的回憶著剛剛郭義施針的方法,奈何,卻遲遲沒能想到。最終只能放棄。

唐老已經病入膏肓,郭義施太古金針,算是延續壽元。

畢竟,唐老已經九十高壽了,

身體機能已經瀕臨大限,以劉大師的能耐讓他多活了一年,已經算是不錯了。這一次他機緣不錯,遇上了郭義,太古金針,讓他暫時保住了性命。

「收!」

郭義呵了一聲。

二十一根銀針盡數回歸,郭義輕輕收起了手裡的錦囊,然後收回了腹中。

剛剛還吊著一口氣的唐老吐出了一口濁氣,他悠悠轉醒,面色竟然有些紅潤了。

「爸,你醒了?」中年男子大驚。

「我做了一個夢,到鬼門關走了一遭!」唐老雙目複雜的看著自己的兒子,眼神裡儘是疲憊之色。

「多虧了這位小兄弟救了你的性命啊!」中年男子激動不已。

唐老扭頭看著郭義。

很年輕,眼睛卻深邃無比,看不穿他到底是什麼人。

老爺子歷經滄桑,身為江南省的大佬,曾經參加過多次戰鬥,負傷無數,功勳無數,是國內僅存的老將軍之一,什麼人沒見過?而唐家,更是江南省首屈一指的大家族了。

「小伙子,謝謝你。」人將死,其言也善,更何況,郭義救了他。唐老很和藹的看著郭義。

「不客氣!」郭義面目冰冷,道:「你我能見,算是一場機緣。」

「我……」唐老一愣。

雖然有救命之恩,但是,郭義言語之中的流露的傲氣,那種居高臨下的氣勢,讓他有些存疑。

唉,年輕人,有些能耐,理當如此。

「我只是暫時保住了你的性命。」郭義面無表情的看了他一眼,道:「若想活命,三日後,到現代華府找我續命。」

傲氣,傲骨,凌然一身。

續命?!

以唐家權傾江南的氣勢,向來都是別人找唐家續命,怎敢有人讓唐老爺子上門續命的?面對龐然大物的唐家,竟然敢說出這樣的話來。恐怕這世上也就只有郭義一人吧?

想給唐老看病的人,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可以繞地球一圈了,而郭義呢?卻讓人家三天之後自己找上門來。霸氣可想而知。

看著一臉震驚的劉大師,郭義背手而立,一副居高臨下的氣勢,冷聲道:「你服否?!」

「我服!」劉大師垂眉順耳,絲毫不敢忤逆。

杏林界,達者為師,從來不以年老為尊,郭義技壓自己,劉大師不能不服,即便是尊他為師,也不以為恥。

「哼!」郭義冷哼一聲,然後拉著一臉懵狀的陳安琪離開了現場。

「小兄弟,貴姓啊?」中年男子追了出去。

「我姓郭。」郭義沒回頭。

「郭……郭大師啊。」中年男子篤定的說道,能有如此手段,能讓劉大師都心悅誠服的人,能不是大師?

劉國益呆呆的望著郭義的背影,面若死灰。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而自己已經是六十多歲的老人了。劉國益自幼學醫,師承張元素,十五歲隨師父遊歷大江南北,見過無數疑難雜症。二十歲,學藝大成,繼承元素十八針。三十歲拜別師門,獨自闖蕩。四十歲,已是一方高人,人稱杏林高手,在世華佗。五十歲,更是被人稱之為劉半仙,能從閻王手裡撈人。

而如今,慘敗給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他心有不甘。

「劉大師!」

「不!」劉國益搖頭,道:「從今天開始,我不再是劉大師。」

說完,劉國益表情複雜的離開。


第四章:我要復仇


「爸,爺爺呢?」梨花淚女孩進來。

「唐茹,爺爺醒了。」男子開口道。

「爺爺……」唐茹激動不已,撲進了唐老的懷裡,大聲哭泣。

「茹兒,不哭。」唐老感動,親情流露。

唐家家大業大,子孫眾多,唐老最疼的還是唐茹一人。爺孫二人時常在一起,感情很深,剛剛唐老險些撒手而去,唯獨唐茹一人哭成淚人。由此可見,唐茹對唐老感情極深。

「救人的大師呢?」唐茹急忙問道。

「走了!」唐老搖頭。

「茹兒,讓爺爺好好休息,三天之後還得去找他續命呢。」男子歎息了一口氣。

「什麼人啊,這麼大口氣。」

「就是,竟然敢讓我們老爺子去找他?他不會上門來嗎?」

「老爺子現在都這樣了,這人也太傲氣了吧?」

唐家不少人都抱怨,顯然對郭義有偏見。而且偏見還不淺。連唐茹都訝異:「爸,為什麼他不來我們家呢?」

「我們有求於人家嘛。」男子說道。

「唐戰。」唐老開口說道:「你去調查一下他的背景。」

「是,父親!」唐戰點頭。

唐戰是唐老最小的兒子,今年四十五,江南市市委班子的重要成員之一,正廳級幹部。前景和背景都十分了得,可謂是官場上紅得發紫的紅人。仕途一片美好。

…………

返回病房。

陳安琪一直沉默不語。

少年,已非八年前的少年。他身懷絕技,讓名揚江南省的劉大師都黯然失色。

「陳姐姐,我知道你想問什麼!」郭義見她沉默,便道:「該告訴你的,我一定會告訴你。但!現在不是時候。」

「那……」陳安琪抬頭。

郭義眼神裡猛然射出兩道寒芒,道:「江北劉家,河東陳家,江南李家……我會讓他們一個一個血債血償。祭我母在天之靈!」

陳安琪更是驚歎。

少年,未曾忘記血海深仇,只因積累在內心深處。

八年,他看見了什麼?

八年,他經歷了什麼?

八年裡,他不曾睡好,不曾吃好,更不曾忘記。血海深仇,刻骨銘心。

陳安琪搖了搖頭,道:「小義,算了吧。都過去了,他們也已非他們了!」

是啊!

八年的時間,一切都在變化,劉家,陳家,李家,也已非當年的小家族,已然成為富甲一方,權傾一城的豪門貴族了。豈是郭義輕易能夠撼動的?

郭義坐在椅子上,手指輕輕的敲著椅子的扶手,眼神溫柔的看著陳安琪,道:「陳姐姐,他們已非他們,小義也已非小義。」

陳安琪看著郭義。

「小義,你剛剛救了唐老,為何不救父親?」陳安琪突然問道。

「體膚之疾,易治;然,內心之疾,無解。」郭義看了郭父一眼。

「無解……」陳安琪眼神失落,險些落淚。

此時,護士走了進來。

「探病時間到了,該離開了,別打擾病人休息!」護士提醒道。

從醫院離開。

陳安琪帶著郭義回了現代華府。

「你怎麼知道我住這裡?」陳安琪好奇的問道。

「其實……我幾天前就回來了。」郭義淡淡一笑。

陳安琪點頭,沒再說話。姐弟二人,知心知肺。

陳安琪請了半天的假,兩人在家裡談心。

陳安琪在飛宇集團當部門經理,

薪水雖然高,但是,大部分的錢都投到了父親身上。剩下的錢還得租房、吃飯。顯得有些捉襟見肘。郭義回來,家裡多了一張吃飯的嘴。

陳安琪雖然不說,但是,郭義也知道。

「陳姐姐,你去上班吧。」郭義看了她一眼。

「好。」陳安琪也知道家裡困難,請假是要扣工資的。

陳安琪走了。

郭義一個人在家裡,房子很簡單,兩房一廳,沒有空調,沒有冰箱,電視也只是一個康佳的21寸小電視,雖然房子簡陋,但能夠和陳姐姐在一起,就算露宿街頭,郭義也無所謂。

重要的是,郭義回來了!

「陳姐姐,我不會再讓你這麼清貧下去了!」

「我要讓你富甲一方,權傾天下!」

「我要讓你成為全天下女人都嫉妒的女人!」

郭義收起了體內的戾氣。

房間裡,空曠。

盤腿而坐。

雙手放在膝蓋上,那一剎那,郭義彷彿入定了一般,眼前,一道虛浮的光影。一個個金色的小人漂浮。

若被劉大師看到,必會驚掉眼珠子,這是失傳的黃帝內經。

郭義,北冥尊人的親傳弟子。

八年前,北冥尊人見奄奄一息的郭義甚是可憐,救他一命;後發現他純陽之體,收為第八十七代親傳弟子,隨北冥尊人遊歷世界,治病救人。一年後,傳黃帝內經心法。爾後一年裡,郭義略有小成,後突飛猛進,一路高歌,竟然突破了玄體境界。能獨擋一面,遂,被北冥尊人驅離師門。

黃帝內經,有上卷和下卷之分。上卷治病救人,亦有太古金針和太乙銀針兩套針灸之法。UU看書 www.uukanshu.com下卷煉體,著有一套完整的修煉心法,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東西。

只可惜,現在傳於世上的黃帝內經,其實只有上卷。甚至連上卷都是殘缺的。更別提太古金針和太乙銀針這兩套針灸之法。

而施展太古金針和太乙銀針,至少需要煉體配合,需要煉氣巔峰境界才能施展。

郭義入門之後,被北冥尊人驅離師門。

修煉之法,玄體入門。

正所謂,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郭義已經算是玄體境界巔峰了。這世上,恐怕難有對手。所以,北冥尊人讓他出師,自立門派,獨自修行,懸壺濟世,扶貧幫困。

呼哧……

修煉之法,豈是一朝一夕?郭義苦煉數年,才是玄體境界。遙想師尊北冥尊人,更是五百三十歲,才不過化神巔峰,想要突破,何其艱難?

郭義突出了一口濁氣,一雙眸子之中更是有吞天之光芒。

「這玄體巔峰,想要突破好像也快了!」郭義微微一沉,道:「若是能夠有藥材輔我,便能更快了。」

玄體境界,在這世上,恐難有對手。

若是能夠進入化氣境界,估計能夠橫行天下。

想要守護自己的親人,想要讓陳姐姐富甲一方,權傾天下,最少也化氣境界啊。

買藥!

郭義內心篤定了一番。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