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fb臉書
google
愛戀頻道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文明種植者14 完結
何木青
2018/1/26發行
超神機械師15
齊佩甲
2018/1/26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28
匣中藏劍
2018/1/26發行
逆鱗38
柳下揮
2018/1/26發行
天道圖書館48
情痴小和尚
2018/1/26發行
修煉狂潮54
傅嘯塵
2018/1/26發行
逆天劍皇70
半步滄桑
2018/1/26發行
至聖之路84
永恆之火
2018/1/26發行
修真四萬年109 (110完結)
臥牛真人
2018/1/26發行
仙武都市03
月藏鋒
2018/1/31發行
懶神附體03
君不見
2018/1/31發行
末日戰神04
北極熊
2018/1/31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25
千杯
2018/1/31發行
完美神醫33
步行天下
2018/1/31發行
星域龍皇37 (38完結)
獨孤一劍
2018/1/31發行
天界戰神43
笑南風
2018/1/31發行
無上進化67
浮兮
2018/1/31發行
最強紈褲70
夏日易冷
2018/1/31發行
絕代神主12
百里龍蝦
2018/2/2發行
修真聊天群15
聖騎士的傳說
2018/2/2發行
仙帝歸來16
風無極光
2018/2/2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24
飛牛
2018/2/2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29
匣中藏劍
2018/2/2發行
妙醫鴻途43
煙斗老哥
2018/2/2發行
修煉狂潮55
傅嘯塵
2018/2/2發行
終極戰兵64
梁七少
2018/2/2發行
修真四萬年110 完結
臥牛真人
2018/2/2發行
九極戰神01
少爺不太冷
2018/2/7發行
九極戰神02
少爺不太冷
2018/2/7發行
全能主宰13
衛小天
2018/2/7發行
超神機械師16
齊佩甲
2018/2/7發行
完美神醫34
步行天下
2018/2/7發行
天道圖書館49
情痴小和尚
2018/2/7發行
鬥神傳承51
浮兮
2018/2/7發行
無上進化68
浮兮
2018/2/7發行
最強紈褲71
夏日易冷
2018/2/7發行
懶神附體04
君不見
2018/2/9發行
仙武都市04
月藏鋒
2018/2/9發行
修真聊天群16
聖騎士的傳說
2018/2/9發行
仙帝歸來17
風無極光
2018/2/9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25
飛牛
2018/2/9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26
千杯
2018/2/9發行
不死道祖38
仙子饒命
2018/2/9發行
妙醫鴻途44
煙斗老哥
2018/2/9發行
終極戰兵65
梁七少
2018/2/9發行
末日戰神05
北極熊
2018/2/12發行
絕代神主13
百里龍蝦
2018/2/12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30
匣中藏劍
2018/2/12發行
星域龍皇38 完結
獨孤一劍
2018/2/12發行
天界戰神44
笑南風
2018/2/12發行
天道圖書館50
情痴小和尚
2018/2/12發行
修煉狂潮56
傅嘯塵
2018/2/12發行
無上進化69
浮兮
2018/2/12發行
逆天劍皇71
半步滄桑
2018/2/12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起點歷史小說《大展風流五百年》五,大義滅親為淫君//作者:墨爾本一夫 7
轉帖:起點科幻新書《聾啞少女 》 作者:凝視黑暗 7
轉帖:起點異物流新書《樹宗》 作者:作者:祖樹 5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4
轉帖:架空歷史《醉迷紅樓》 作者:屋外風吹涼 3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天地秘藏》 作者:大青牛 3
求都市小說 3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武道宗師》 3
求尋小說 3
轉帖:起點科幻新書《地球最強男人的戰記》 作者:雷馮斯 2
本週熱門留言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34
RE:轉帖:起點外國歷史新書《美利堅大帝》 作者:黑色的單車 22
尋找埋在記憶角落的一本小說 22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吞天龍王》作者:花火饅頭 19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18
求藍晶(血珊瑚)所有作品名 18
RE:起點都市新書《超級猛鬼分身 》 作者:奧比椰 18
轉帖:縱橫都市小說《最強妖孽》作者:厄夜怪客 18
轉帖:縱橫奇幻小說《大魔仙》作者:呂家先生 18
轉帖:創世中文網虛擬網游小說《網游之神級煉妖師》作者:青煙一夜 18

 
 暱稱:
 密碼:
 

轉帖:創世中文網都市小說《彪悍小農民》作者:天地風行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8/01/09 16:25 
.
http://chuangshi.qq.com/bk/ds/19776076.html
遭人白眼的山村窮小子,偶得神秘傳承,懂醫術、會畫符、能透視……無所不能,無所不會,各種裝逼,各種飛,從此彪悍逆襲,囂張逆天……


第1章 變態的偷衣賊


崇山峻嶺,連綿起伏。

清晨的陽光宛如少女一般清澈明媚,孝婦山深處卻終年雲霧繚繞,猶如仙幻之境。

一個十六七歲,一身血污的少年,從雲霧繚繞的深山中走出,來到了孝婦山腳下。

「整整一個月了,我還活著!」

少年駐足,以四十五度角仰望蔚藍的天空,微微瞇起被陽光耀花的眼睛,深深吸了口大山中清新的空氣。

雖然只有十六歲,少年卻已經發育的很好,一米八多的個頭,體型偏瘦,白皙清秀,清澈深炯的眸子偶爾閃過一抹與同齡人不符的滄桑。

一件洗得發黃的白襯衫,一條洗得看不出什麼顏色的粗布褲子,手工黑色老布鞋上佈滿塵土,若非這樣一身地道農家子弟的裝扮,完全不輸於那些韓國小鮮肉。

「我一定要查出是誰設計陷害我!此仇不報,我楊小錢枉為人!」

楊小錢轉身望著群山環繞之外淄山一中的方向,緊握雙拳,眼中閃過一抹寒光。

……

楊小錢生活在孝婦山腳下貧困的楊家溝,自小無父無母,由楊家溝一個趕驢車的老光棍楊富貴收養。

楊富貴今年六十多歲了,外號楊瘸子,年輕時因偷看插隊女知青洗澡,被打斷一條腿,判了十年大獄,出獄後自暴自棄,吃喝嫖賭抽,坑蒙拐騙偷,看遍村裡所有女人洗澡……

老爹是村裡出了名的老流氓,楊小錢從小在村裡人的指指點點和唾沫口水聲中長大。

為了改變命運,楊小錢發奮讀書,堅信「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

楊小錢聰明勤奮,從小學到高中,每次考試穩拿級部第一名。

在淄山鎮上的重點高中淄山一中,兩耳不聞窗外事,惟有讀書高的楊小錢卻不知道每次考試第一的他被美艷的校花王芸妒忌。

王芸家境好,人漂亮,學習也好,幾乎每次考試都是級部第二名,才上高一就已經是學校公認的校花,不知有多少富家紈褲子弟圍著她的石榴裙團團轉。

然而,每次考試王芸都被楊小錢壓在頭上,搶去了她的第一名,讓她又妒又恨。

憑什麼楊小錢一個窮吊絲每次都考第一。

白富美的她在學校中美貌第一,學習也要第一。

王芸是那種為了要強不擇手段的女人。

為了「除掉」楊小錢這個在學習上的最大競爭對手,她找來了一直在追求她的校長的兒子趙大寶。

趙大寶今年上高三,仗著老爹是校長,老娘是教育局的領導,在學校裡橫行霸道,沒有什麼缺德事是他不敢幹的。

為了討校花歡心,還是個學生的趙大寶設計了一條社會上的大人都很難想出來的惡毒計策,竟然派自己的跟班小弟,也就是楊小錢的舍友王旭,偷偷將一包女性的內衣塞進楊小錢的衣櫥,然後打電話給學校保衛處……

證據確鑿,楊小錢急得百口難辯。

最近學校裡出了一個變態狂,女生宿舍和女老師宿舍晾在陽台上的內衣經常丟失,弄得人心惶惶,女學生和女老師們都不敢在陽台上晾衣服了。

事實上,這個變態狂就是趙大寶,那些內衣都是他偷的!

學校保衛處正在查這個變態狂是誰,如今「真相大白」,這個變態狂原來是年年考第一的好學生楊小錢!

由於楊小錢不滿十八歲,還是個學生,學校也沒有報警,只對他做出了開除的處分。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想不到學習那麼好的楊小錢竟然是這種人!簡直太變態了!」

「天啊,楊小錢才十六歲啊,竟然做出這種事!哎,現在的學生真是太不像話了!」

「呸!像這種變態不要臉的學生就應給開除!我剛買的那件蕾絲內衣原來是被這小流氓偷去了!哼,這小流氓偷那麼多女性內衣肯定沒幹什麼好事!」

「我靠啊,楊小錢同學真他娘的有種啊!喂喂,你們說楊小錢偷那些內衣幹什麼呢?」

「我啊,馬大雄同學,你他娘是真傻呢,還是假清純?你手機裡下載的那些小電影都白看了?」

「嘿嘿,你們有所不知,聽說楊小錢的老爹是村裡出了名的老流氓,經常偷看村裡年輕貌美的娘們洗澡!嘿嘿,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啊!」

……

在全校師生的唾罵和嘲笑聲中,楊小錢背著一編織袋衣服和書,含著冤枉的淚水離開了學校。

「楊小錢,你這個不要臉的臭流氓!想不到你竟是這樣的人!做你女朋友算是倒了八輩子血霉!我的臉都被你丟盡啦!哼,你自毀前途,你的人生已經完了!從此你我一刀兩斷,老死不相往來!」

校門口,從小青梅竹馬長大,一同考進淄山一中的馬春花憤怒地給了楊小錢一巴掌,不給他一絲解釋的機會,轉身而去。

「春花,連你也不相信我是被陷害冤枉的!」

楊小錢含淚望著那道消失的倩影,感覺自己的心在滴血。

馬春花與楊小錢是一個村子的,她爹是個出了名的慣偷,前後不知進過多少次監獄,從小她就在村裡人的指指點點和唾罵聲中長大,村裡的小孩受了大人的囑咐,沒有人願意跟她一塊玩。

馬春花與楊小錢倒是同病相憐,兩小經常在一塊玩,一塊學習,一同考進了淄山一中。

馬春花的學習成績一般,考上重點大學的希望很渺茫,楊小錢學習卻非常好,考重點大學一點問題都沒有。

馬春花是個眼光長遠的女生,她看好楊小錢將來的前途,主動做了他的女朋友。

可她萬萬沒想到楊小錢竟做出如此不要臉的事情,自毀了前途。

既然楊小錢已經沒有前途了,跟他在一起肯定沒有任何希望,她是個拿得起放得下的女生,當即毫不猶豫的與他分手。

「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樣?我是被冤枉的!有人故意陷害我!到底是誰在陷害我……」

被學校開除,又被女朋友甩了,楊小錢受了雙重打擊,感覺天都快要塌了,腦子亂成一團漿糊,一個人失魂落魄走在鎮上的大街上。

楊小錢性格內向,寡言少語,在學校裡一門心思就知道學習,從來不惹事生非,想破頭腦也想不起得罪了誰。

此時天色已晚,不知不覺間楊小錢來到了郊外的孝婦河邊。

孝婦河是一條波濤洶湧的大河,貫穿整個孝婦山地界,然後東流入海。

有時週末楊小錢會和馬春花在這裡遊玩。

這時,兩個十八九歲,染著黃毛的社會小混混突然攔住了楊小錢。

「鄉巴佬,今天是你被開除的大喜日子,淄山一中有人讓我們來給你送送行……」

兩個小混混獰笑一聲,二話不說,凶狠的拳腳已雨點般朝楊小錢招呼過去。

楊小錢雖然身材高大,卻從來不會打架,直接被打懵,雙手抱頭,倒在血泊之中。

遠處路邊停著一輛白色哈弗越野車,開車的是高三學生趙大寶,坐在副駕駛上的是高一美艷校花王芸,後面坐著趙大寶的跟班小弟,也就是楊小錢的舍友高一學生王旭。

三人坐在車裡,有說有笑欣賞著楊小錢被兩名小混混暴力修理精彩的畫面。

為了討好校花王芸,楊小錢都被趙大寶設計開除了,可趙大寶還不肯放過他,又找來兩個社會上的混混,開車尾隨他修理一頓,給他送行。

王芸心裡暢快極了,狠狠出了一口被楊小錢搶去第一名的惡氣,美眸望向身旁的趙大寶異彩連連,湊過櫻唇,獎勵了他一個香吻。

兩個小混混修理完了楊小錢罵罵咧咧揚長而去,走上了哈弗越野車。

哈弗越野車絕塵而去。

兩個小混混出手毒辣,楊小錢被打得鼻青臉腫,渾身是傷,倒在血泊中爬不起來。

夜晚的郊外沒有行人,楊小錢身上也沒有手機,沒法叫救護車,也沒法報警。

他咬牙艱難地起來,想走到人多的地方找人求救,卻眼前一黑,一頭載進了波濤洶湧的孝婦河中。

他一天之中連倒霉運,這一頭載進孝婦河中卻因禍得福。

……


第2章 神秘傳承


孝婦河波濤洶湧,流經孝婦山界,楊小錢被衝進了孝婦山深處的一個山洞中,昏迷不醒。

楊小錢從小左肩頭就有一個奇怪的紅色胎記,這個胎記像是傳說中古代的圖騰標誌,又像是傳說中的符文。

昏迷中他肩頭的紅色胎記被激活,發出一道道五顏六色奇幻的光芒,大量神秘的信息流潮水般湧入了他的腦海……

他昏迷了整整一天一夜,醒來後肩頭的胎記消失,腦海中多了一套古代的神秘修真功法《傲天獨尊功》,還有諸多古代的琴棋書畫、奇門遁甲、農田水利、醫卜星相等等三教九流的大量學問!

「原來我肩頭上那個奇怪的胎記裡面包含著這麼多的傳承!這到底怎麼回事?太誇張了吧?」

望著肩頭消失的胎記,他驚駭的面無人色,這種只有發生在小說和影視中的惡俗橋段居然真實的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他好奇的試著按照《傲天獨尊功》中記載的方法打坐、呼吸、吐納、冥想、變幻手勢,不知不覺間竟然沉浸在其中,身體的機能也在不知不覺間發生著變化……

一晃一個月過去,楊小錢終於清醒過來,自己失蹤了這麼多天,老爹說不定快急瘋了!

楊小錢匆匆出了山洞,走出了孝婦山。

……

「老子一定要追查清楚是誰陷害了老子!」

大難不死,楊小錢心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望著淄山一中的方向,眼中閃過一抹冰冷的寒光。

雖然還不知道是誰在暗地裡設計陷害他,但那兩個將他打傷的小混混卻化成灰他也認得。

只要找到那兩個小混混,順籐摸瓜,就一定能查到幕後主使。

「我失蹤那麼久,老爹肯定快急瘋了!哎,老爹那麼辛苦供我讀書,我卻被開除了!」

楊小錢想起老爹,心中湧上一股暖流和愧疚,加快腳步朝村裡趕去。

楊瘸子名聲很臭,又不是他親生父親,可卻對他十分疼愛。

楊小錢雖然看不慣老爹自暴自棄的行為,但心中一直把楊瘸子當做親生父親。

其實,當年楊瘸子根本沒有偷看插隊女知青洗澡,是他的一名插隊知青朋友王河軍偷看的,他為這名朋友兩肋插刀,抗下了這個罪名。

在過去那個年代,偷一包煙都能判個五六年,偷看女知青洗澡那簡直是天大的罪名。

楊瘸子被判了十年大獄,毀了一生!

原本知道這件事的只有楊瘸子和王河軍,楊瘸子也打算將這件事的真相爛在肚子裡一輩子。

可在楊小錢十歲那年,得了急性闌尾炎,需要五千塊錢的手術費。

五千塊錢對於一個山溝裡的農民來說,那簡直就是天文數字,要了楊瘸子的命他也拿不出來。

楊瘸子一輩子從沒求過王河軍,可為了救兒子,他不得不踏上了去上京的火車,去找這位知青朋友借錢。

當年的知青王河軍早已回到了上京,創立了自己的集團公司,成為華夏著名的企業家,躋身華夏富豪榜前十名。

五千塊錢對於王河軍來說,連根毛都算不上,可腰纏萬貫的他根本就不肯接見楊瘸子,還裝作不認識他,派公司保安將他轟了出去。

楊瘸子借不到五千塊錢,楊小錢只有等死。

可最終奇跡出現,楊小錢的闌尾炎竟然自己好了,各項指標均恢復正常。

這樣的奇跡在全世界都沒有先例,所有醫生都震撼了,沒有人知道出現奇跡的原因,至今還是個謎。

經歷過這件事,楊瘸子徹底看透了王河軍的本性,將他當年的經歷都告訴了兒子。

楊小錢暗暗發誓,將來出人頭地有本事了,一定找王河軍算賬,替父親討回公道!

……

楊家溝是有名的貧困山村,村裡人家家戶戶主要以種地為生,楊小錢路過一片田地,看到了三三兩兩村裡人在地裡勞作。

老爹經常偷看村裡婦女洗澡,是村裡出了名的老流氓,楊小錢從小就在村裡人的白眼和口水中長大。

這次楊小錢以「流氓罪」被學校開除的消息肯定早就傳遍了整個村子,他甚至聽到了村裡人在罵自己「小流氓、有其父必有其子……」

楊小錢深吸一口氣,做好了被嘲諷唾罵的準備。

幾個正在地裡勞作的村裡人看到了楊小錢,一個個丟下手裡的活全都愣住了。

出乎楊小錢的預料,他們並沒有對他嘲諷唾沫,而是一個個望向他的目光充滿了憐憫,搖頭歎息。

楊小錢愣了愣,長這麼大村裡人還從來沒有用這種眼光看自己。

一個遠房的嬸子猶豫了一下,走到楊小錢身邊,歎息道:「小錢啊,你失蹤的這幾天,你父親過世了,村裡人幫著安葬了……」

「什麼!怎麼會這樣!六嬸你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

突來噩耗,楊小錢感覺猶如五雷轟頂,眼淚噴湧而出,癱軟在地。

……

村東頭的墓地,楊小錢在父親的墳前跪了一天一夜,眼睛哭的紅腫。

六嬸告訴他,他被學校開除失蹤以後,父親就病倒在床上,幾天以後就死了。

村裡人本性善良淳樸,雖然討厭楊瘸子,幾乎人人罵他老流氓,卻不忍心看著他的屍體臭在家裡,大夥兒幫忙把他安葬了。

「老爹一定是因為我失蹤,著急病倒的!!」

楊小錢後悔萬分,後悔自己發神經在山洞裡修煉那什麼鬼功法,沒有早點回家,如果自己能早點回去,老爹也許就不會著急病倒死去了。

可是世上沒有賣後悔藥的,事已至此只能接受這個現實。

楊小錢對那個設計陷害自己的人更加仇恨,如果不是因為他設計陷害自己,自己也就不會被開除,更不會失蹤,一切歸根到底都是那個人造成的!

楊小錢心中充滿火焰般的仇恨,暗暗發誓一定要讓那個設計陷害自己的人付出百倍的代價!

清晨時,楊小錢擦乾眼淚離開墳地,回到了家裡。

家裡有三間破舊的石屋和一個小院落,迎接他的是一隻餓得皮包骨頭的大黃狗和一頭枯瘦如柴的毛驢。

「汪汪……汪汪汪……」

大黃狗撲向了楊小錢,搖頭擺尾,親熱地在他身上挨蹭摩擦,狗眼中含著大顆的淚水,似乎在訴說著老主人已經離開。

「啊昂……啊昂……」

毛驢奮蹄嘶叫幾聲,想朝楊小錢跑去,卻餓得一頭栽倒在地上。

他家的大黃狗和毛驢在村裡名聲極差,猶如過街老鼠般人人喊打。

村裡人罵罵咧咧,都說有什麼樣的主人就養什麼樣的畜生。

大黃狗是出了名的色狗,見個生人無論男女就衝上去抱著人家的大腿哼哼唧唧爽一發,有時獸性大發連家裡的暖瓶都不放過,抱著暖瓶都能來一炮。

毛驢是條出了名的淫驢,見了個女性就亮出他那條碩大大無比的傢伙耀武揚威。

色狗和淫驢雖然名聲很差,卻極其忠心,都快餓死了還不肯離開這個家。

楊小錢感動地抱著色狗和淫驢拍了拍,然後起身去廚房想給它們找些吃的,可廚房裡已經連一粒米都沒有了。

這一個月他來在山洞裡發神經修煉,全靠摘些野果來充飢,早已餓得肚裡咕咕叫嘴裡吐酸水。

「怎麼辦?要不要去借點吃的?」

楊小錢走出廚房,望著隔壁一牆之隔的俏寡婦李芳芳家裡,猶豫了一下,皺起了眉頭。

他從小在楊家溝人的嘲諷和唾罵聲中長大,若說誰罵得他最凶,那就非這個一牆之隔的鄰居俏寡婦李芳芳莫屬了。

李芳芳豈止罵他,見了他就追打他,攆不上就脫下鞋子來扔他。

這不光是他老爹楊瘸子近水樓台先得月,經常偷看她洗澡的緣故,最主要是大約在兩三年前,因為一件事情,楊小錢害得人家男人落下了陽~痿的毛病,因此李芳芳恨死楊小錢了。

去李芳芳家借吃的,簡直是自討沒趣。

「大黃小毛,你們等著,我去買點吃的!」

楊小錢忽然想起自己口袋裡還有十塊錢,可以去村頭小賣部買幾包掛面下面吃。

他轉身正要出門,突然一個白塑料袋從李芳芳家的牆頭上飛過來,落在了楊小錢腳下。

塑料袋中有十幾個大白饅頭。

「汪汪……汪汪汪……」

「啊昂……啊昂……」

大黃和小毛歡叫一聲,搖頭擺尾,熟練地爭搶起了塑料袋中的饅頭。

楊小錢心中一動,瞬間明白了,老爹死去差不多有十多天了,大黃和大毛守在家裡不走,這十多天的時間,若不是有李芳芳扔過饅頭來,大黃和大毛早就餓死了!

今天李芳芳一下子扔過來十多個大白饅頭,肯定是聽到自己來了,多扔過來幾個給自己吃!

「芳芳嬸,謝謝你!」

楊小錢餓壞了,俯身撿起剩下的饅頭,狼吞虎嚥吃了一口,含淚望著李芳芳家的牆,哽咽道。

「哼,狗~日的楊小錢,你總算死回來了!你用不著謝老娘,老娘餵你家的色狗淫驢就沒安好心!這幾天它們一共吃了老娘五十個大白饅頭,老娘都記著賬呢!哼哼,這是高利貸,到時候你要還老娘五百個大白饅頭!」

「哼哼,老娘早就看你這小子不是個東西!聽說你在學校裡偷女學生的內衣被開除了,事實果然驗證了老娘的眼光!」

「你這個小流氓,你簡直就是青出於藍勝於藍啊!你這個變態狂,比你的流氓老爹和家裡的色狗淫驢厲害多了!」

「哎呦不好!俺滴娘啊,老娘想起來了,去年老娘晾在院子裡的那套黑色蕾絲內衣找不到了,原來是被你這變態的小流氓偷去打飛機了!」

「狗~日的小流氓,老娘你老娘!氣死老娘啦!你……你給俺等著,老娘早晚殺了你!」

……

潑辣野蠻的俏寡婦在牆那邊跳腳痛罵,要不是顧忌楊小錢剛死了老爹心裡難過,她早拿著□面杖殺過來了。

「芳芳嬸,冤枉啊!我對天發誓,我沒偷你東西啊……」

楊小錢狼吞虎嚥的啃著饅頭,噎得臉紅脖子粗,苦笑著分辨道。


第3章 冤家路窄


山裡人睡得早,夜幕剛降臨,楊家溝就已經靜悄悄的,偶爾有幾聲狗叫聲傳來。

楊小錢躺在土炕上,望著一貧如洗的家,思考著自己的未來。

大黃趴在床下,進入了睡眠中。

喪父之痛和生存危機讓楊小錢暫且忘記了他獲得的那些神秘傳承,眼下賺錢活下去才是最主要的。

忽然想起自家地裡種了一些玉米,可以煮熟了明天拿到鎮上去賣。

他說幹就幹,一骨碌下床出門,套上驢車,迎著夜色,趕去了地裡。

掰了一驢車生玉米,回到家裡用大鍋煮熟,滿滿裝了四大竹筐熟玉米。

此時天已濛濛亮,他用玉米秸稈餵飽了毛驢,自己吃了一個熟玉米當早餐,然後就匆匆趕著驢車出發了。

翻山越嶺,走了近三個小時的山路,來到了鎮上。

找到一個繁華的農貿市場,楊小錢擺開攤子開始叫賣熟玉米。

山裡的玉米個頭大香味濃,價值實惠,一塊錢一個,很快就招攬了不少人。

四大竹筐熟玉米差不多有五百多個,一個上午就賣了兩筐,賺了兩百多塊錢。

看樣子天黑之前肯定能夠賣光。

中午買了兩個饅頭,喝著一瓶從家裡帶來的用廢舊礦泉水瓶裝的水,匆匆解決了午飯。

這時,兩個十八九歲,染著黃毛,帶著鍍金項鏈的小混混,拽啊拽啊地來到了農貿市場裡。

「輝哥好!建哥好!這是我的保護費!」

「我們做生意的全靠輝哥和建哥罩著,才能有今天的好日子,這是孝敬您二位的保護費!」

……

農貿市場兩旁賣東西的商販見到兩個黃毛無不嚇得哆哆嗦嗦,紛紛說著好話,每人掏出十塊錢來繳納保護費。

「輝哥建哥,今天俺還沒開張,您看這保護費能不能先寬容幾天?」

有個賣菜的農婦可憐兮兮地說道。

「臥槽你媽的老逼玩意,敢跟老子討價還價,給我交出來!」

「再麻痺不交保護費,信不信老子砸了你的攤子?」

兩名黃毛一人一腳,暴力踹翻老婦,罵罵咧咧道。

商販們都很同情農婦,卻懼怕兩名小混混的威勢,沒有一個人敢出來制止。

「俺交!俺交!求你們別打俺了……」

農婦艱難地從地上爬起,留下了兩行委屈的淚水,從口袋裡掏出一個裝著一塊一毛零錢的塑料袋,哆嗦著數出了十塊錢交給了兩個黃毛。

兩個黃毛罵罵咧咧收了農婦的保護費,繼續收下一個攤子的保護費。

「真是冤家路窄!」

兩個黃毛一走進農貿市場,楊小錢一眼就認出了他們,瞬間怒火上湧。

兩人正是那天晚上將他打傷的那兩個小混混!

兩個黃毛拽啊拽啊走到了楊小錢的攤子面前,正要開口收保護費,卻望著楊小錢同時愣了愣。

「吆喝,這不是淄山一中那個偷女人內衣的變態小子嗎?」

一名叫王輝的黃毛當先認出了楊小錢,一隻腳踩在筐子上,一臉囂張,伸手從框裡拿了一個玉米,剝了皮大口啃起來。

「哎呀我,還真是你小子!有緣啊,有緣啊!嘿嘿嘿,既然咱們都是老相識了,怎麼著也得有所表示啊,這樣吧,我們每天收別人十塊錢的保護費,收你的呢一百塊!嘿嘿嘿,誰讓咱們是老相識呢!」

另一名叫劉建的黃毛也認出了楊小錢,見他已經賣了兩筐玉米,打算狠狠勒索他一筆,嘿嘿奸笑著也從框裡拿了一個玉米,剝了皮大口啃了起來。

一天一百塊的保護費!

農貿市場裡的商販們聽了倒吸一口涼氣,望向楊小錢的目光充滿了同情。

商販們都已經看出來了,兩個小混混與楊小錢有過節,兩人是在故意整他。

打傷自己的仇人就在眼前,只要能打倒這兩個小混混,就能逼問出誰是設計陷害自己的幕後主使!

楊小錢心裡很清楚,雙拳緊握,雙目死死盯著兩個小混混,如要噴出火來一般。

可想起兩個小混混打人的凶悍,雙腿卻不爭氣的抖動起來。

他雖然長得人高馬大,足足高了兩個小混混一個頭,可從小就知道學習,從來不與人爭執,更別說打架了。

「我一分錢保護費也不給你們!你們吃了我兩個玉米,一個一塊,一共兩塊錢!」

「還有,你們說,那天晚上到底是誰指使你們打我?」

楊小錢鼓起勇氣,握緊雙拳,踏前一步,瞪著二人,雙目如要噴出火來。

王輝和劉健同時愣了一愣,顯然誰也沒料到那天晚上被他們揍得滿地找牙的楊小錢竟然如此有種!

「啊哈哈哈……我沒聽錯吧?這小子不但不交保護費,還居然讓咱們付錢!還他娘的想知道誰是幕後主使!」

「哈哈哈……我看這小子不是吃了雄心豹子膽,就是腦袋被驢踹了!」

王輝和劉健對望一眼,同時噴笑出來,笑得眼淚都快出來了。

「你們說,到底是誰指使你們的!」

想起父親的死,想起被學校開除,楊小錢怒火暴漲,漲紅了臉,不顧一切地大吼道。

「臥槽泥媽的,不給你點顏色悄悄,你麻痺心裡癢癢是不!」

「干~你娘的,敢在老子面前耍橫!」

王輝和劉健的威嚴受到挑釁,無不大怒,一人一腳直接踹翻兩個盛滿玉米的框子,同時又將手中吃了一半的玉米棒子扔向了楊小錢的臉上,然後又一人一腳朝楊小錢的胸口同時踹去。

「啪啪!」

兩個玉米棒子重重砸在楊小錢的額頭。

「砰砰!」

王輝和劉健的腳狠狠踹在楊小錢的胸口。

現場商販們發出一陣驚呼,都閉目不忍看這殘忍的一幕。

然而,接下來卻發生了出人預料的一幕!

「卡嚓!」

「卡嚓!」

兩聲清脆的骨折聲響起,王輝和劉健同時慘呼,如兩發炮彈般倒飛出去,重重摔在了地上。

兩人各自斷了一條腿,抱著斷腿坐在地上哀嚎起來。

這是演的哪一出啊?

尼瑪,也太誇張了吧!

商販們一個個目瞪口呆望著這一幕,全都懵了。

楊小錢渾身完好無損,傻愣著站在,更是懵逼了。

剛才兩個玉米棒子砸在他的額頭,猶如砸在石頭上,當場四分五裂。

王輝和劉健那兩腳踹在他的胸口上,更是猶如踹在堅硬的鐵板上,當場骨折,震飛出去。

「天哪,我怎麼變得這麼厲害了?難道是因為修煉了那部《傲天獨尊功》的原因?」

楊小錢一臉茫然,隨即腦海中靈光一閃,想起肩頭頭那個奇怪的胎記傳輸給他的那些神秘傳承。

在那個山洞中,他獲得了大量的傳承後,當即開始修煉《傲天獨尊功》,雖然只修煉了點皮毛,但他的身體機能已不知不覺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王輝和劉健極其牙硬,兩人一隻腳著地,強忍劇痛站了起來,同時掏出一把匕首,殺機暴湧。

眼見動起了刀子,現場商販們連連後退,發出一片片驚呼聲。

突然變得如此強悍,楊小錢信心暴增,臉上毫無懼色,大踏步勇悍地迎向了兩個小混混。

「臥槽你馬逼的,老子弄死你!」

「干~你娘的,給我死!」

斷腿的劇痛讓王輝和劉健徹底失去了理智,手持匕首,一起朝楊小錢瘋狂捅去。

若是一個普通人面對兩個失去理智的小混混瘋狂捅來的刀子,十有八九嚇得雙腿酸軟,難逃毒手。

可楊小錢修煉了《傲天獨尊功》,已經不是普通人,信心暴增後,他有十足的把握徒手干翻兩個小混混。

兩個小混混朝楊小錢捅去的刀子,在現場其他人眼中看來快到了極致,可在楊小錢眼中看來卻猶如慢鏡頭般慢到了極致。

楊小錢冷笑一聲,在眾人的驚呼聲中,呼呼兩拳轟出,後發先至,直接砸在了兩人的嘴上!


第4章 幕後主使


「嘩啦!」

「嘩啦!」

兩個小混混滿嘴牙齒直接爆爛,鮮血狂噴,如兩片廢紙般飛出去,分別一個惡狗吃屎,頭朝下腳朝上攮在了地上。

這一幕出乎在場所有人的預料,眾人目瞪口呆望著這一幕,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眾人震撼驚駭的目光注視下,楊小錢神色冰冷,緩緩朝兩個躺在地上殺豬般慘呼的小混混逼近。

「你……你別過來!饒命啊……饒命啊楊哥……楊哥我們錯了……我們該死……」

王輝和劉健徹底害怕了,強忍劇痛,雙手撐地,哆嗦著一點點後退。

「我你們媽的!剛才你們不是挺囂張嗎?還他娘的收老子的保護費!有種你們再收啊?」

楊小錢三步並作兩步追上兩人,雙腳分別踩在了兩人的一隻手上,狠狠用力一碾。

「卡嚓……卡嚓……」

「啊……啊……」

□人的骨頭碎裂聲和撕心裂肺的慘呼聲響徹整個農貿市場,商販們聽到耳中無不心驚肉跳,嚇得大氣也不敢透一口。

他們怎麼也沒想到,眼前這個只有十六七歲,還是個高中生模樣的小商販竟會如此彪悍。

王輝和劉健的五根手指幾乎全部骨裂,血肉模糊,疼得當場屎尿齊流,殺豬般慘叫起來。

剛才兩人囂張殘暴,楊小錢以暴制暴,比兩人更加囂張殘暴!

「老子最後問你們一次,誰指使你們的?」

楊小錢居高臨下,冰冷地望著腳下被自己折磨的不成人樣的兩個小混混,有生以來第一次感覺到那種掌控他人生死的感覺是那樣的爽。

「我說……我說,是趙大寶!是趙大寶指使我們的……」

王輝和劉健忙不迭地搶著說道。

趙大寶!

楊小錢臉色陰沉,眼眸中閃過一抹冰冷的寒光。

他在學校裡沒錢沒勢,一天到晚就知道學習,根本與紈褲子弟趙大寶沒什麼交集,而且他上高一,趙大寶上高三,平時基本上連個面都見不著。

他怎麼也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哪裡得罪了趙大寶,為什麼會被這紈褲子弟設計陷害?

「媽了個巴子!想不明白不要緊,只要找到趙大寶,一腳踹翻,干爛他的嘴臉,就知道什麼原因了!」

獲得神秘傳承親身體會到了自己的強大彪悍,楊小錢的性格發生了三百六十度的大逆轉,再也不是以前那個老實本分的小農民。

「吃了老子的玉米就這樣走了嗎?」

望著兩個轉身想開溜的小混混,楊小錢淡淡說道。

「對不起楊哥,對不起楊哥,我們付錢,我們這就付錢……」

王輝和劉健嚇得一哆嗦,連忙各自從口袋裡掏出一塊錢,就要交給楊小錢。

「哎呦我,兩位真是太客氣了!嘿嘿嘿,既然咱們都是老相識了,怎麼著也得有所表示是不是?這樣吧,我每個玉米賣給別一塊錢,賣給你們呢五百塊!嘿嘿,誰讓咱們是老相識呢!」

楊小錢突然一臉燦爛的微笑。

這話是剛才劉健說的,楊小錢加工了一下,變本加利返還給了他,狠狠打了他的臉。

五百塊錢一個玉米!

兩個玉米就是一千塊錢!

眾人聽了無不倒吸一口涼氣。

王輝和劉健眼角肌肉觸電般劇烈顫抖,內心接連問候了楊小錢十八便十八代祖宗,表面卻陪笑著連連點頭答應。

兩人此刻只想快點離開這個喜怒無常的小魔頭,再不離開沒準又斷胳膊斷腿,別說一個玉米五百塊,只要他們身上有,一千塊他們也給。

「我們給,我們給!」

兩人連連答應,顫抖著手掏出了身上所有的錢。

整個農貿市場都是他們的地盤,每個攤位十塊錢的保護費,兩人已收了八百多塊錢的保護費,再加上自己的兩百塊錢,剛好湊了一千塊錢支付了玉米錢。

「嘿嘿嘿,咱們都是老相識了,兩位真是太客氣了!」

楊小錢一臉陽光燦爛,老實不客氣將一千塊錢揣進了兜裡。

「楊哥您忙,我們還有點事,先走一步,改日我們請客……」

兩人點頭哈腰,陪笑著撂下幾句客氣的場面話,強忍劇痛,轉身單腿著地,一瘸一跳就要離開。

「慢著!」

楊小錢淡淡的聲音飄蕩在整個農貿市場。

王輝和劉健嘴角一抽,激靈靈打了個寒顫,停下了腳步,一起轉過身來滿臉堆笑著望著楊小錢。

楊小錢淡淡的目光落在那兩個倒在地上的竹筐和散落一地的玉米上,滿目表情,一句話也沒說。

王輝和劉健嚇得心驚肉跳,連忙一瘸一跳地過去,忍痛如狗般坐在地上,用另一隻沒有報廢的手扶起竹筐,將玉米一個個整齊的擺放進了兩個竹筐裡。

做完了這些,兩人已渾身被冷汗濕透,痛得死去活來,咬牙攙扶著站起來,還得對楊小錢點頭哈腰滿臉堆笑。

現場一片寂靜,眾人目光都落在楊小錢身上,不知道這少年還要怎麼折磨這兩個小混混。

「滾!」

楊小錢白眼一翻,懶得再看這兩個小嘍囉一眼,他的目標是幕後主使他們的趙大寶。

王輝和劉健如釋重負,轉身一瘸一拐迅速逃離。

沒有人看到,在兩人轉身離去的剎那,臉上湧上一抹不服氣的凶狠猙獰。

兩個小混混在這一帶暴力徵收保護費,商販們對他們恨得咬牙切齒。

楊小錢打跑了他們,商販們無不十分解氣,興奮地蜂擁而來,眾星捧月般圍著他你一言我一語議論起來:

有人大讚楊小錢如何如何少年英雄了不起、有人希望楊小錢做他們老大,這樣他們就不用怕那些小混混欺負了、有人勸楊小錢快點離開,以防那兩個小混混叫人來報復……

終於知道了誰是幕後主使,楊小錢原本打算今天就殺到淄山一中,揪出趙大寶,暴力干翻,報仇雪恨。

可嘗到彪悍強大的甜頭後,楊小錢對強大越來越渴望,只有自己強大了才能將失去的尊嚴一一找回來。

腦海中那部《傲天獨尊功》讓他心癢難搔,思前想後他還是決定先回楊家溝閉門修煉一段時間,眼下修煉才是最主要的。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更何況也用不了多長時間,且讓趙大寶先安穩幾天,等自己的實力再上一個台階後,再去找他好好算算賬!

四框熟玉米已經賣了兩框,賺了兩百多塊錢,再加上勒索的那兩個小混混的一千塊錢,他已經有一千二百多塊錢。

四框熟玉米全賣光了也就五百來塊錢,楊小錢也不貪便宜,留下了五百塊錢,剩下的錢都分給了那些被收了保護費的商販。

反正這些錢都是那兩個小混混收得他們的保護費,原本就屬於他們的。

這些商販們大都是從農村來的樸實農民,萬萬沒想到被收去的保護費又回來了,一個個望著楊小錢感動的熱淚盈眶,已不知說什麼好。

楊小錢微微一笑,也沒說什麼,做了好事的感覺還是挺爽的。

他急著回去修煉,剩下的兩筐玉米不再賣了,可以拿回去當飯吃。

商販們搶著幫楊小錢把筐子搬上驢車,楊小錢揮手告別商販們,趕著驢車離去。

此時是下午一點多,天黑時完全可以趕回楊家溝。

途中路過一家饅頭店,楊小錢下車買了五百個饅頭,又在隔壁鹹菜店買了十個疙瘩鹹菜,這些饅頭鹹菜加上剩下的那些熟玉米,差不多夠他和大黃吃一個月了。

小毛喜歡吃玉米秸稈和皮,昨晚拉回家不少玉米秸稈,完全餓不著它。

忽然想起李芳芳讓他賠五百個饅頭,楊小錢微微一笑,又去饅頭店買了五百個饅頭,這才趕著驢車出發。

「駕駕……」

「喔喔……」

楊小錢趕著驢車剛出了鎮上,就被一幫騎太子摩托車的小混混迎面攔住。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