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googlt-2018
fb-2018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丹武霸主04
瘋狂的馬大鍋
2018/10/24發行
異常生物見聞錄13
遠瞳
2018/10/24發行
無敵煉藥師26
憤怒的薩爾
2018/10/24發行
不死神凰28
寫字板
2018/10/24發行
仙帝歸來44
風無極光
2018/10/24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45
匣中藏劍
2018/10/24發行
不死道祖45
仙子饒命
2018/10/24發行
天道圖書館75
情痴小和尚
2018/10/24發行
終極戰兵92
梁七少
2018/10/24發行
玄門秘師01
火槍手
2018/10/26發行
玄門秘師02
火槍手
2018/10/26發行
超級領主12 完結
隱為者
2018/10/26發行
仙武都市28
月藏鋒
2018/10/26發行
凌天神帝36
君天帝
2018/10/26發行
完美神醫56
步行天下
2018/10/26發行
少年藥帝63
蕭冷
2018/10/26發行
修煉狂潮76
傅嘯塵
2018/10/26發行
逆天劍皇85
半步滄桑
2018/10/26發行
丹武霸主05
瘋狂的馬大鍋
2018/10/31發行
執掌天下07
阿拉丁
2018/10/31發行
伏天氏13
淨無痕
2018/10/31發行
全職鬼皇17
浮兮
2018/10/31發行
聖武星辰17
亂世狂刀01
2018/10/31發行
不死神凰29
寫字板
2018/10/31發行
絕代神主32
百里龍蝦
2018/10/31發行
懶神附體34
君不見
2018/10/31發行
至聖之路103
永恆之火
2018/10/31發行
玄門秘師03
火槍手
2018/11/2發行
不朽戰魂16
拓跋流雲
2018/11/2發行
無敵煉藥師27
憤怒的薩爾
2018/11/2發行
修真聊天群45
聖騎士的傳說
2018/11/2發行
仙帝歸來45
風無極光
2018/11/2發行
天界戰神62
笑南風
2018/11/2發行
妙醫鴻途68
煙斗老哥
2018/11/2發行
修煉狂潮77
傅嘯塵
2018/11/2發行
終極戰兵93
梁七少
2018/11/2發行
丹武霸主06
瘋狂的馬大鍋
2018/11/7發行
執掌天下08
阿拉丁
2018/11/7發行
異常生物見聞錄14
遠瞳
2018/11/7發行
全職鬼皇18
浮兮
2018/11/7發行
九極戰神25
少爺不太冷
2018/11/7發行
不死神凰30
寫字板
2018/11/7發行
超神機械師33
齊佩甲
2018/11/7發行
懶神附體35
君不見
2018/11/7發行
天道圖書館76
情痴小和尚
2018/11/7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42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六跡之貪狼》作者:柳下揮 19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18
轉帖:縱橫古典仙俠新書《書劍長安》 作者:他曾是少年 11
轉帖:起點歷史小說《督軍》 作者:普祥真人 10
請問小說中物價認知問題 10
★ 欣逢元旦,1月1日的新書,提前到12月31日發行喲∼∼ 9
最近看小說有一個問題我想問一下 6
轉帖:創世中文網都市小說《吹神》作者:辰機唐紅豆 5
轉貼:起點二次元小說《仙王的日常生活》作者:枯玄 5
本週熱門留言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42
轉帖:縱橫奇幻玄幻小說《劍骨》作者:會摔跤的熊貓 37
說頻到現在還有多少人在看書? 25
轉帖:起點遊戲小說《法爺的英雄聯盟》作者:夜隱梟 22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天蒼黃》作者:有時糊塗 21
轉帖:起點歷史小說《唐磚》作者:孑與2 21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20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全能師尊》作者:不喝茶的芋頭 20
轉帖:起點東方玄幻小說《史上最強師兄》 作者:八月飛鷹 19
轉帖:縱橫都市娛樂小說《重生之奶爸醫聖》作者:超爽黑啤 19

 
 暱稱:
 密碼:
 

轉帖:縱橫奇幻小說《永鎮八荒》作者:八歸少年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8/02/07 16:22 
.
http://book.zongheng.com/book/648291.html

如何穿越異界?
只需在雷暴時端坐樹下即可。
省時省力!
親測有效!
木森就是這個杯具,穿越到了殺機密佈、危機四伏的蠻荒以後再也不能好好的宅了,於是木森扯起大旗替天行道,還億萬蒼生一個朗朗乾坤!
說不盡的風花雪月,道不完的英雄豪傑……
且看,木森如何長刀所向,永鎮八荒!


第一章:我去蠻荒串個場


「信不信我掀桌子啊?」

木森覺得自己是個悲劇,不過是在樹下躲個雨,就被一個雷劈到了蠻荒。人家穿越不是貴胄王侯,就是富商巨賈,還一大堆的金手指。到自己這裡,不僅沒有金手指不說,而且環境惡劣,朝不保夕,說起來簡直都是淚。

木森穿越的地方是枯木部落,是人族的下等部落,在它之上,還有人族中等部落、人族高等部落和人族主城。在這個世界,除了人族外,還有血族、仙族、骨族……等諸多種族。但木森一直認為人族是最牛逼的種族,沒有之一。這倒不是因為他人族的身份,而是因為人族敢跟百族單挑。是的,一個種族單挑成百上千的種族,就問你溜不溜!

可是有些事情說起來豪邁絢麗,但背地裡都是鮮血和熱淚。百族一直想斷絕人族傳承,讓人族重新成為百族的血食。為了抵禦百族侵入,近些年來,百族和人族交界處烽火連天、小戰不絕、大戰不斷,每時每刻都有人受傷和死去。

除了邊界外,人族腹地也不太平。不斷有百族潛入搞風搞雨,甚至幾個高等部落都被他們偷襲血洗。總之,這個世界混亂的一塌糊塗。

望天,不會是想讓我拯救世界吧?可是我沒有附帶這個技能啊。或者說,這一切都是一場夢,醒來大家還是好朋友。

於是,木森閉了三十二次眼,據說這是一個神奇的數字。

然而……然並卵啊!

依然是蠻荒,依然是枯木部落。

木森攤手看了看手心,很想罵聲『媽賣批』。但是認真思考了一下,罵人似乎沒太大用處,這是弱者的表現。於是他默默撿起了一塊石頭,「嗖」的一聲給扔上了天空。

這世界,能動手的就盡量不要動嘴。

「誰砸我?」

就在木森回想自己剛剛動作是否帥氣瀟灑的時候,一聲怒吼從遠至近傳來。

要完!

木森覺得一定是出門前忘了看黃歷,否則怎麼會倒霉到這個地步。喝水塞牙縫,出門踩狗屎,扔塊石頭都能砸住部落首領。這運氣,我就問還有誰?

三十六計中,只有『走』才是上計,所以木森準備開溜。不溜難道還陪首領喝個茶聊聊人生嗎?

「小森!」

聽到這個聲音,正在躡手躡腳準備風緊扯呼的木森渾身一僵,心中無數匹羊駝呼嘯而過,尊敬的首領大人,你是飛過來的嗎?

「木奎叔,你咋來了呢?」

好漢不吃眼前虧,木森決定笑臉相迎。他輕輕轉過身來,臉上露出討好的笑容,雙眼微瞇,原本俊朗的外表竟然活生生被他展現出下賤的味道。

「唉……」

看到木森這個德行,原本怒氣沖沖的木奎無奈地歎了一口氣。這孩子啥都好,就是太憊懶了。這麼好的天賦,卻不思進取。在修煉的時候為了偷懶,竟然連十二指腸黏 膜防禦機制減弱這種聽都沒聽過的病都給搬出來了。要不是當時把他一頓胖揍,他還指不准出什麼蛾子呢。

「一千組基礎刀法練了嗎?」

自從發現木森的天賦其實很好後,木奎就為他量身訂做了一套修煉計劃,修煉量是同齡人的兩倍。練不完?呵呵,你見過砂鍋大的拳頭嗎?

聽到一千組基礎刀法,木森忽然有種嗶了狗的感覺。一入侯門深似海,一練刀法悔終生。

蠻荒的孩子力氣大,三四歲就開始在部落戰士的教導下開始習武。在最開始的時候,只是學一些簡單的吐納之術和打熬氣力的基數拳腳。等到七八歲的時候,孩子們可以根據自己的特長喜好來選擇兵器。原來木森是打算選擇劍的,畢竟作為兵器中的君子,劍不僅長得符合自己的審美觀,用起來也是瀟灑到不行不行。

但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木森想到了所有可能,就是沒想到枯木部落壓根就沒有劍這種兵器,更不用說與之配套的功法了。木森一臉認真地問部落戰士:「部落為什麼沒有劍?」,部落戰士也一臉認真的回答:「劍太難學,而且所需要的功法太過高深。部落太小,沒有相應的功法,也就沒有劍了。

人生就是如此艱難,無奈之下,木森只得選擇了刀,既然用不了君子劍,那就用霸王刀吧。

但萬萬沒想到,這是一切悲劇的根源。還記得那天夕陽下的奔跑,是我逝去的青春。不,是我逝去的自由。那日,朝霞滿天,有飛鳥越過炊煙裊裊的部落,看門的凶獸偶爾傳來吠叫,忙碌了一天的人們說笑著歸家吃飯,這是一幅多麼美好的畫面啊。

直到……

「咦,小森練的是回風刀法嗎?」

「怎麼可能,回風刀法今天才教給他們。」

「天啊!竟然真的是回風刀法,小森已經入門了。」

……

簡單的幾句對話,就掀開了木森悲慘生活的帷幕。蠻荒功法分為天、地、玄、黃四階,每階又分高、中、低三等。像枯木部落這樣的下等部落,最高等級的功法也不過是黃階高等。玄階功法,在中等部落可見。地階功法,在高等部落可見。天階功法則在主城可見。但這並不是絕對的,一些門派、戰團,甚至散修也握有大量高階功法。在蠻荒,修煉者對功法的掌握程度被劃分為四級,最先是入門、其次是熟練、第三是入微,最後是大成。

雖說回風刀法只是黃階低等,但只用了一天時間便把它煉至入門。這不是天才是什麼? 於是整個枯木部落沸騰了,首領木奎當晚便焚香祭祀先祖,感謝列祖列宗護佑,讓枯木部落也能擁有堪比高等部落乃至主城的天才人物。

當晚,枯木部落還大擺筵席,珍藏的美酒和獸肉就像不要錢一樣被端了上來,喝酒吃肉,唱歌跳舞,整個部落就像是過年一樣,陷入了狂歡。

可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這句話並不是說說而已。滿懷希望的首領和族人被木森來了當頭一棒,這貨拒絕為他量身定做的修煉計劃,不管眾人怎麼曉之以情動之以理,他都毫無反應,簡直就像一個油鹽不進的頑石。最後,還是他阿爸用拳頭給了講了一夜的道理,他才勉為其難的答應。

總有一種泥是扶不上牆的,在經過長久的觀察後,木奎對木森下了爛泥的定義。不僅是木森,就連木森的阿爸木霄和阿姆雅也是這樣認為的。在答應按照那套為自己量身定做的修煉計劃進行修煉後,木森是三天一小病,五天一大病,總之是能偷懶就偷懶。

對待賤人的方法就是狠狠揍他一頓。鑒於木森同學屢教不改,木霄先是給了他幾頓自由單打,後來又聯合木奎給了他幾頓混合雙打。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但木森這個弱雞,怎麼可能是自己阿爸和首領的對手?

「練不練?」

「不練!」

「辟里啪啦!」

「練不練?」

「練!」

千言萬語總結起來就是一句話:賤人就是欠揍。

不過,這也不能全部怪木森。作為一個穿越人士,雖然深刻瞭解了人族的生存現狀,但畢竟沒有親身經歷感同身受,他的確很難下定決心,進行自虐式的苦修。

「木奎叔,一千組基礎刀法暫時還沒練完。」

在練功這方面,木森可不敢撒謊。想起那天下午被監視者舉報的恐懼,簡直是人生黑暗星期三。為了保證木森不偷懶,按時完成修煉量,整個枯木部落男女老少齊動員,定點定時,輪崗監督,做到隨時掌握木森行蹤,不留任何死角。

自從那天下午因謊報修煉量而被舉報揭穿,享受了一頓三百六十五式花樣吊打後,木森就變成了一個誠實小郎君。有時候木森都在想,自己這麼誠實,要不要改名木季布,畢竟『得千金不如季布一諾』嘛。

「木奎叔,我已經觸摸到燃木刀法的大成門檻,剛剛在沉思來著。」

看到木奎的目光微凝,額頭上的青筋漸漸凸起,木森連忙補充道。望天,這是木奎叔要發火的節奏啊,不把話圓過來,絕對死的很有節奏感。

聽到木森的話,木奎先是一頓,繼而大喜,他用磨滿黃繭的右手狠狠拍在木森的肩上,同樣磨滿黃繭的左手來回擺動,不知道該放到哪裡。燃木刀法,這可是部落裡最高等的功法。在木森回風刀法煉至大成後,木奎就把這部只有少數人有資格修煉的功法傳給了他。對這貨,木奎還是抱有很大期望的。

「好,很好。你沒有辜負大家的期望。」

「嗯,好好練,好好感悟。爭取下月成人禮之前煉至大成。」

「對了,下個月成人禮的事情我給你說了嗎?」

「沒說啊?其實也沒啥事,就是下個月成人禮準備把你們幾個崽子拉出去見見血。」

……

木奎來回踱步說道,他的語速很快,壓根就不跟木森插嘴的機會。

當然,木森也沒想插嘴,他現在腦海中只盤旋一句話:「拉出去見見血。」


第二章:成人禮就得見見血


『成人禮見見血』為什麼有一種很黃很暴力的感覺?

成功把『成人禮見見血』的意思扭曲到十萬八千里後,木森決定回家吃飯補充補充能量。至於一千組基礎刀法什麼的,讓它見鬼去吧。現在還有比突破燃木刀法大成更重要的是嗎?

在這個問題上,木森並沒有說謊,他真的已經觸摸到燃木刀法大成的門檻。但行百里者半九十,木森總感覺有一層膜在阻擋他,怎麼捅都破不了。這讓木森很心塞。

「木奎叔,我回家吃飯去了哈。」

「去吧去吧,多吃點,你看你瘦的。」

看著笑容可掬的木奎,木森心中忽然閃過一絲不真實感。這還是鐵骨錚錚,動不動就跟自己吹鬍子瞪眼的木奎叔嗎?天阿魯,我可能遇到一個假的木奎叔。

人啊,就是賤。能 習慣風霜刀劍嚴相逼,卻習慣不了春風化雨繞指柔。

但不管習不習慣,飯還是要吃的。

「好香!阿姆今天煮了獸肉。嗯,應該是巖羚的肉。」在離家還有三個拐角的時候,木森忽然一定,然後吸了吸鼻子說道。下一刻,靈力運轉,他整個人似乎都變成了一陣風。只聽』嗖『的一聲,原地便失去了他的身影。一個呼吸後,木森推開柴門喊道:「阿姆,我回來了!」

一個穿著樸素的中年婦女邊收拾桌子邊笑著應道:「回來了啊,練刀練累了吧,快來吃點獸肉補補。」

「你就知道慣著他,這麼好的天賦,天天就知道偷奸耍滑。」渾厚的聲音從裡屋傳來,話音剛落,便見一個身披獸皮的中年大漢推門出來,這是木森的阿爸,滿臉的鬍渣,剛毅的眼神,再加上身披的凶獸皮衣,一股凶悍的氣質迎面撲來。

剛剛穿越到這裡的時候,木森並不習慣。在上個世界,他有自己的父母,有自己的家庭,這一下子多出來兩個父母,還真是難於接受。但人非草木,心也不是石頭,十六年的溫暖早把名為』親情『的觸角根治在血液深處。

「小森其實也蠻辛苦的。」雅笑著說道。

木森連忙點點了頭,表示自己很辛苦。

「呵呵……」木霄冷笑了一聲,自己家的崽子還不知道什麼德行嗎?給他一張床敢睡到世界末日的主。辛苦、勤勞之類的詞, 這輩子注定跟他無緣。

對於自己阿爸的冷笑,木森很憂傷。他真想衝上去問一句:「親爹,你真的是我親爹嗎?」

但鑒於可能造成的嚴重後果,木森還是生生壓抑了這股衝動。 但是,雖然我肉體上戰勝不了你,可以在精神上戰勝你啊。

「阿爸,我燃木刀法觸碰到大成的門檻了。」

什麼叫一言出天地變色?這就是。看到自己阿爸極度震驚和不可思議的神情,木森就像是在三伏天吃了冰淇淋一樣,舒爽極了。

「小子,幹得不錯!」

木森覺得自己的肩膀絕對紅了,枯木的老爺們啥都好,就是太喜歡用肢體語言來表達情緒了。

「都是阿爸教導有方。」

為人處世,該拍馬屁一定要拍馬屁,哪怕對方是自己的老子。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誰。我木霄的種能差嗎?」

木霄的話是落地有聲,可穿金石,其臉上臉上是掩飾不住的得意之色,他已經打算好了,回頭就跟大家去傳授育子心經,以後誰再說『棍棒之下出孝子』這種教育方法不對,不要怪我分分鐘拉出來吊打!

木森雖然不知道木霄在想什麼,但現在他感覺牙疼的厲害。果然千穿萬穿馬屁不穿,對這個虛浮的世界徹底絕望了。

「對了,阿爸。我想知道成人禮是怎麼回事?」

看到木霄陷入激動久久不能平靜,木森只得無奈地轉移話題道。

「哦,你們幾個崽子不是該成年了嗎?到時候會安排你們跟凶獸對戰,見點血。這個儀式年年有,你不是知道嗎?」

木霄顯然還沒有從激動的內心世界出來,面對木森的問題只是敷衍地回答了兩句。

「這個儀式我知道啊。但總覺得木奎叔的語氣不太對,感覺像是有大陰謀。」

想到木奎當時的神情,木森心中那種不祥的感覺更嚴重了。作為一個偏偏美少男,第七感可是灰常厲害的。

「沒啊。就是今年的對戰方式有點小改變,其他什麼都沒變。」

木霄依然心不在焉,臉上閃爍著躍躍欲試的神情,不知道想到了什麼。

「怎麼變得?」

木森心中不祥的預感更重了。

「這次你們不再對戰部落俘獲關押的凶獸,而是去蠻荒尋找凶獸對戰。」

我類個三百六十度無死角大。

木森現在死的心都有,這是小改變嗎?親爹,你他喵的真的不是再逗我?這 樣會死人的啊。深入蠻荒啊,你確定這是成人禮不是葬禮?

「阿爸,你在逗我是嗎?」

木森一臉真誠地看著木霄,眼神中閃過期冀的目光。

「我幹嘛要逗你?」

木霄終於從波瀾壯闊地內心世界中退了出來,聽到木森發問,一臉驚訝地問道。

「深入蠻荒,會死人的……」

見阿爸一臉懵逼的樣子,木森決定把話挑明。十幾年來,他從來沒有深入過蠻荒,甚至對戰凶獸的經驗都少的一逼,這不是去送人頭嗎?

木森相信,聽到這種消息,不僅他會懵逼,其餘幾個小夥伴也會懵逼。在成人禮之前,部落一直禁止他們深入蠻荒,平時也只能在部落周邊晃悠,除了欺負幾個弱成渣的凶獸和一些野獸,他們有個屁的生死拚殺經驗。

「蠻荒每天都在死人!」

木霄眉毛一挑,顯然對木森的話很不滿意。大丈夫生於天地間,怎能懦弱畏死?

「阿姆……」

曲線救國,有時候是一個特別讚的路線。

「小森,你總要長大。」

雅一臉寵溺地看著木森,眼神雖然溫和,但卻流露出一股無可更改的堅定。雖然她擔心木森,但她更明白,要想讓自己的兒子能在殘酷的蠻荒活下去,這時候心必須要狠。

要完!


第三章:槐夏和石破


絕對要完!

木森心中一片灰暗,連平時屢試不爽的曲線救國路線都走不通了。

「阿爸阿姆,我去看看槐夏。」

一臉絕望的木森對木霄和雅說道,然後肢體僵硬地向後院走去。

「這次成人禮是不是太苛刻了?」

等木森走遠後,雅看著木霄說道。雖然她明確拒絕了木森的非分之想,但畢竟兒行千里母擔憂,更何況兒子這次是去玩命。

「唉,邊疆戰事越來越慘烈了。而且前段時間,百族差點攻陷了絃樂城。多事之秋啊!」

木霄沒有回答雅的問題,而是說起了他剛剛從首領那得到的消息。絃樂城,這座城池可是在人族腹地啊!百族已經滲透到這種地步了嗎?雅忽然有點明白這次成人禮大變的原因了。

揠苗助長,有時候不是因為蠢,而是因為無奈。

「槐夏,我來看你了。要不要聊五毛錢的?」木森一臉正經對著一棵槐樹說道。其實已經不能稱它為一棵槐樹了,因為它全身佈滿雷劈火燒的痕跡,已經完全碳木化了。但神奇的是,在它全身漆黑的身上,竟然抽出一株嫩芽,木森就是對著這株嫩芽在說話。

「槐夏啊,我轉世降生的那一天,天降神雷,可能是為我慶生吧。不過稍微劈的有一丟丟偏,把你劈成了這個樣子,不過我覺得吧,那可是神雷啊,被它劈過一下,你一定會成神的!」木森滿臉神聖的說道。

「你成了神,一定要帶我回原來的世界看看。」虔誠完之後,木森趕緊補了這一句。

每個人都需要有信仰,尤其是在艱難的時候。這種信仰可能是家人的牽掛,可能是朋友的問候,也可能是一株不知名的野花。但不管是什麼,它都會在我們最遍體鱗傷舉目無親的時候,給予我們堅持的能量,讓我們繼續走下去,

「小森,你怎麼知道那是神雷呢?還知道被神雷劈了就能成為神?」石破的聲音忽然從身後轉來。

「咳咳,小石頭啊,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開心,有些東西就不要刨根問底了。」

石破,中等部落萬石部落大長老石順的親侄子。你要問萬石是誰,只能說這是一個猛人。

蠻荒的修煉體系有很多種,比如說法修、體修、器修等等,其他種族的修煉體系更是繁如星辰。由於修煉體系不同,各個體系境界的叫法也不同。後來人族先賢發現這樣稱呼太過複雜,於是經過多次的推演,把所有體系的境界都進行了統一化。也就是說,不管是法修,還是體修,他們的修煉境界都是淬體、凝液、築基、開光、金丹、元嬰、合體、分神、大乘、混元十大境界,每個境界又分為初期、中期、後期、巔峰四個小境界。不過由於修煉體系不同,在某些境界上,不同體系的修士之間的實力也千差萬別。比如說在淬體這個境界,體修完全可以秒殺法修。當然,這並不是絕對的,主要還是看個人實力,對於一些天才而言,連跨幾個境界越級挑戰也是隨意而已。

而石順大長老就曾經以凝液巔峰的實力擊殺過築基中期的鬼族天才,從而名聲大噪,被譽為百年來萬石部落最有天賦的人。而他今年不過才三十幾歲,就已經是開光初期了。按照這個修煉速度,石順就算是成就元嬰,直指大道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也許,萬石部落也要因為石順的存在,一躍而成為高等部落。

石順和木奎是當年一起歷練的生死兄弟,前段時間受邀來枯木部落做客,順便指導指導像木森這種不成器的枯木崽子。

想到這裡,木森拒絕再繼續回憶下去,此處略去一萬字,因為都是辛酸淚啊。

還是繼續說石破吧,這貨是跟著石順大長老一起來的,人很憨厚,但是個不折不扣的武癡。自從木森一不小心勝了他一招,他就像牛皮糖一樣,死死地粘住了木森,一天到晚地要跟木森單挑。

你能想像嗎?當你在吃飯、睡覺,甚至上廁所,忽然蹦出一個人大喊:「呔,看錘!」的感覺嗎?

心好累,這裡也想略去一萬字。

「天朗氣清,不如我們打個架吧?」

「我拒絕。」

「不給面子?」

「不給。」

「呔,看錘!」

話音剛落,就聽到『彭』的一聲,這是刀錘交擊的聲音。只見石破持錘,木森持刀,狠狠撞在一起,靈力滾蕩,竟然刮起了一股股小型旋風。

「嘿嘿,早防著你這一手呢。」

在對峙中,木森看著石破嘿嘿一笑。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石破什麼尿性他還不知道?

「嘿嘿……」

石破也嘿嘿一下,露出一嘴潔白的牙齒,在太陽的照耀下,竟然一閃一閃的。

「接我這一刀!」

在短暫的僵持後,木森猛然抽刀後退,繼而一個轉身,從側面直襲石破要害。老虎不發揮,你還真當我是發了四十度高燒的病貓啊。

「來得好!」

看到襲來的一刀,石破不驚反喜,人生就是不停的戰鬥,沒點挑戰怎麼行?石破體內的靈力不斷流淌轉動,猶如奔騰的長河轟隆作響,他目色漸沉,手上的鐵錘靈力纏繞,散發出一種兇猛的氣勢。

「鐺!」

長刀和鐵錘再次碰撞,火星四濺,肉眼可見的氣浪向四周散去。兩人同時後退,腳踏大地,竟然劃出一道可沒腳背的溝壑。

「有進步!」

石破眼前一亮,然後笑道。以前,木森接這一招可沒有這麼輕鬆。

「你也不賴!」

木森揮了揮酸麻的手臂,看著石破應道。

兩個人都是淬體巔峰,修為不相上下。在比鬥方面,各有勝負,不是我贏你一招,就是我輸你半式,對彼此的招式簡直熟的不能再熟。

「再來!」

石破大喊一聲,然後揮著鐵錘衝向木森。

「來就來!」

木森也提刀衝了上去,是男人,這個時候怎麼能慫?

於是寬廣的後院再次兵器交戈、靈力四濺,也虧得後院寬廣,否則還真容不下這兩尊大神。當然,兩人激鬥也不是沒一點好處,至少在後院種點花花草草不用擔心土地的問題了。現在這個土地,被他們『犁』的那叫一個鬆軟。


第四章:燃木刀法大成


「我告訴你,打人不打臉。」

「小石頭,停下來我們聊聊人生吧。」

「哎呦嘿,你還起勁了是吧,看我這刀!」

……

整個後院除了兵器相擊的聲音外,就只剩木森抑揚頓挫的吧嗒聲。兵法上說,擾人心智也是一條良計。其實就是木森再為自己的不要臉找理由。

木森再次想起那天夕陽下的奔跑,他當時正在愉快地欣賞身邊飛馳而過的屋落和野花,結果被木奎首領像小雞一樣一把拎到了石順大長老面前。

「這孩子根骨不錯啊。」

「嗯,這是我們部落天賦最好的孩子,就是過於憊懶。」

「這樣啊,交給我吧,我會給你好好調教的。」

「那感情好,回頭我把那壇珍藏了十年的好酒給你送過來。」

說完木奎便背著手迎著夕陽走向了遠方,要多帥有多帥,可是你倒是帶上我啊!木森當時想死的心都有,他覺得他被石順大長老用一罈酒的代價給買了下來,簡直嗶了個大狗。

「你很懶?」

石順大長老饒有興致地看著木森,他很好奇,被老友評價為『過於憊懶』的崽子到底能懶成什麼樣?

聽到石順大長老的話,木森趕緊搖頭。開玩笑,大長老那一聲『好好調教』到現在還讓他心有餘悸,他怎麼會往槍口上撞。

「不是最好,不過是也沒有關係,就算是百煉鋼,在我這也會化為繞指柔。」

看著石順大長老一臉風輕雲淡的樣子,木森偷偷嚥了口唾沫,這位要玩死自己,簡直不要太輕鬆。

大丈夫能屈能伸,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於是木森很沒骨氣地認慫了。

看到木森的態度,石順大長老很滿意。憊懶?呵呵,朽木我也能給你雕出花來。

「好了,以後你就跟破兒一起修煉。」

這時候,木森在注意到石順大長老身邊的石破。大悲大喜,總是容易忽略身邊的人和物。但當他看清石破的樣子後,木森只想說一句:臥槽,好壯!

那一身疙瘩肉在夕陽的照耀下閃爍著金黃的光輝,兩柄巨大的鐵錘更是為其增添了幾絲兇猛的氣息。

一起修煉這個詞的含義就是單挑,於是木森漫長的苦逼生活開始了。

石破走的是力量路線,木森走的是靈活路線,兩者對敵,木森只能依靠靈活的身法去尋找克制致勝的良機,而石破就像憤怒的小鳥,一路瘋狂地輾軋。

木森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活下來的,點子好的時候,可能從開始到結束,一錘子都沒挨,還能克敵制勝。如果點子背,呵呵……準備準備急救吧。

不過木森也在對戰中獲得了極大地好處,在石破錘法的威逼下,木森對刀法的領悟也層層上升。總之,經過兩個人的相互單挑,兩個人都有了長足的進步。

「接我破天錘!」

望天,這貨又開始不要臉了嗎?『破天錘法』是萬石部落的頂尖功法,玄階高級。雖然這套功法石破只是剛剛入門,但虐他這個只有黃階高級功法的屌絲,還是綽綽有餘的。

「不要臉!不是說好不能用這個功法嗎?」

木森一臉悲憤,對石破這種不要臉的行為給予了強烈的譴責。

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這次石破似乎下定決心要把木森虐出屎來,鐵錘破天,呼嘯而來。

「別以為我怕你,燃木刀法!」

被逼至絕境的木森咬牙切齒,眼中的火花似要焚盡一切。不過這火花並不是從他眼中生出,而是倒映長刀上的火光。燃木刀法嘛,沒有一點火還怎麼見人?

不過片刻,木森手中的長刀便被赤紅的火焰所覆蓋,繼而火焰翻騰,周邊的空氣都被燒成一片片虛無。

「小子,接受審判吧!」

木森大吼一聲,然後一刀劈向石破。長刀的火焰跳躍凝聚,在離身三尺遠的時候驟然化成了一條火蟒,張開大口狠狠咬向破天錘。

對此,石破波瀾不驚,眼皮都沒抬一下。

「轟!」

破天錘狠狠擊在了火蟒的頭部,在一聲悲鳴聲中,火蟒漸漸散於無形,不復存在。

「還來?再接我燃木刀!」

看到擊破火蟒的破天錘繼續向自己襲來,木森氣急敗壞地喊道。欺負人欺負上癮了是吧?只見他雙眼微閉,臉色潮紅,渾身散發出巨大的靈力波動,長刀火焰再起,散發出無盡的尊嚴。

看到木森的模樣,石破嘴角勾起一絲笑意。不逼逼你,你怎麼能突破到燃木刀法大成呢?

木森現在陷入一種很玄的境界,體內的靈力不斷往長刀上匯聚,長刀上火焰跳動,不過這次出來的火焰並沒有以往的張揚霸道,而是一種內斂的威嚴。

石破默默地收回了自己的鐵錘,是助他突破,又不是要他性命,不收回來還留著搗藥啊?

等到木森再次睜眼的時候,石破正在拿著一個木瓢給槐夏澆水。

「小石頭,謝謝你。」

「不用謝,叫我紅領巾。」

我類個三百六十度無死角花樣大,小石頭你這樣學我真的好嗎?要不要推薦他加入光榮的少先隊呢?愁,大寫加粗的愁。

「成人禮要加油,不要怕。不怕就不會死。」

木森很想反駁石破這句話,什麼叫『不怕就不會死』?從來都是淹死會水的,打死強嘴的好伐!但是看到石破明亮的笑容,木森還是點了點頭。

在綿延的時空長河中,每個人都是孤獨的個體,每個人都在尋找同伴,訴之慰藉或陪伴。有些人很容易找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但有些人卻直至白髮蒼首一無所獲。木森覺得自己很幸運,就這樣便找到了一個兄弟,天賦過人、性格憨厚,最關鍵的還比自己丑,簡直是完美!

「小石頭,不是我給你吹!把燃木刀法煉至大成後,我發狂起來自己都害怕!不就是找幾個凶獸對練嗎?哥們分分鐘就讓它們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反正吹牛逼又不用上稅,木森現在自信心爆棚,大有橫掃八荒六合氣吞萬里如虎之勢。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