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fb臉書
google
愛戀頻道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聖武星辰01
亂世狂刀01
2018/5/23發行
聖武星辰02
亂世狂刀01
2018/5/23發行
不死神凰08
寫字板
2018/5/23發行
九極戰神14
少爺不太冷
2018/5/23發行
超神機械師23
齊佩甲
2018/5/23發行
修真聊天群28
聖騎士的傳說
2018/5/23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40
匣中藏劍
2018/5/23發行
天道圖書館60
情痴小和尚
2018/5/23發行
終極戰兵76
梁七少
2018/5/23發行
翻天印07
火槍手
2018/5/25發行
無敵煉藥師10
憤怒的薩爾
2018/5/25發行
仙武都市13
月藏鋒
2018/5/25發行
懶神附體16
君不見
2018/5/25發行
仙帝歸來29
風無極光
2018/5/25發行
凌天神帝29
君天帝
2018/5/25發行
天界戰神51
笑南風
2018/5/25發行
逆天劍皇76
半步滄桑
2018/5/25發行
最強紈褲82
夏日易冷
2018/5/25發行
不死神凰09
寫字板
2018/5/30發行
修真醫聖12 (14完結)
超級老豬
2018/5/30發行
末日戰神13
北極熊
2018/5/30發行
絕代神主23
百里龍蝦
2018/5/30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37
千杯
2018/5/30發行
完美神醫43
步行天下
2018/5/30發行
天道圖書館61
情痴小和尚
2018/5/30發行
修煉狂潮63
傅嘯塵
2018/5/30發行
至聖之路92
永恆之火
2018/5/30發行
無敵煉藥師11
憤怒的薩爾
2018/6/1發行
仙武都市14
月藏鋒
2018/6/1發行
九極戰神15
少爺不太冷
2018/6/1發行
懶神附體17
君不見
2018/6/1發行
修真聊天群29
聖騎士的傳說
2018/6/1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41
匣中藏劍
2018/6/1發行
妙醫鴻途56
煙斗老哥
2018/6/1發行
終極戰兵77
梁七少
2018/6/1發行
最強紈褲83
夏日易冷
2018/6/1發行
超級領主01
隱為者
2018/6/6發行
超級領主02
隱為者
2018/6/6發行
聖武星辰03
亂世狂刀01
2018/6/6發行
翻天印08
火槍手
2018/6/6發行
不死神凰10
寫字板
2018/6/6發行
修真醫聖13
超級老豬
2018/6/6發行
超神機械師24
齊佩甲
2018/6/6發行
天界戰神52
笑南風
2018/6/6發行
天道圖書館62
情痴小和尚
2018/6/6發行
武魂養成手冊01
浮兮
2018/6/8發行
武魂養成手冊02
浮兮
2018/6/8發行
無敵煉藥師12
憤怒的薩爾
2018/6/8發行
仙武都市15
月藏鋒
2018/6/8發行
懶神附體18
君不見
2018/6/8發行
仙帝歸來30
風無極光
2018/6/8發行
逆鱗40
柳下揮
2018/6/8發行
完美神醫44
步行天下
2018/6/8發行
逆天劍皇77
半步滄桑
2018/6/8發行
聖武星辰04
亂世狂刀01
2018/6/13發行
翻天印09
火槍手
2018/6/13發行
不死神凰11
寫字板
2018/6/13發行
修真醫聖14 完結
超級老豬
2018/6/13發行
絕代神主24
百里龍蝦
2018/6/13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38
千杯
2018/6/13發行
修煉狂潮64
傅嘯塵
2018/6/13發行
最強紈褲84
夏日易冷
2018/6/13發行
至聖之路93
永恆之火
2018/6/13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2015年精美桌曆開買囉∼(=卅ω卅=)∼ 11
轉帖:縱橫都市娛樂新書《回到鄉村做隱士》作者:壹石米 11
轉帖:起點異物流新書《樹宗》 作者:作者:祖樹 10
異俠第三部 10
轉帖:創世中文網軍事小說《龍組戰兵》作者:愛吃大果果 9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聲色》 作者:皂白 9
最近幾本還不錯看,推薦給書蟲們(呼喊潛水者) 8
最近開始喜歡重口味!不知道有沒有甚麼書是以“巨人”來當主角種族的? 8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6
轉帖:起點東方玄幻新書《超凡傳》 小說作者: 蕭潛 6
本週熱門留言
最近幾本還不錯看,推薦給書蟲們(呼喊潛水者) 97
異俠第三部 82
轉帖:創世中文網軍事小說《龍組戰兵》作者:愛吃大果果 59
求藍晶(血珊瑚)所有作品名 56
轉帖:縱橫奇幻玄幻小說《輪迴之戒》作者:杯中飲月 52
轉帖:縱橫都市娛樂小說《全音階狂潮》作者:靈宇 48
轉帖:縱橫奇幻玄幻小說《一劍破道》作者:連天紅 42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蒼天饒過誰》作者:藍領笑笑生 40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39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37

 
 暱稱:
 密碼: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武動諸天》作者:行為金融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8/02/09 16:17 
.
https://book.qidian.com/info/1010244929
心潮澎湃,無限幻想,迎風揮擊千層浪,少年不敗熱血!

穿越異界,激活體內破界石。
得以穿越諸天萬界之中,這是一個由小家族到宗門聖地的成長史,這是一個由武而仙的故事。


第一章 秘密


楊明有大秘密,他是一個穿越者。

楊明並非此界中人,十六年前,他還是生活在一個鋼筋水泥城市的普通的三好市民,然而有一天禍從天降,前身死亡,靈魂在不知名的力量庇護之下得以穿越混沌,轉生於青楓鎮一個剛出生的嬰兒體內。

青楓鎮,以鎮外延綿不休幾千幾萬里長滿青楓樹的山脈而得名。

當然據楊明推斷有著前世整整一個省域面積大小的青楓鎮在整個大夏國看來也不過是絲毫不起眼的窮鄉僻壤而已,若不然也不由得楊氏家族主宰此地。

楊家,青楓鎮內當之無愧的霸主,僅僅楊氏族人而言就有上萬之多,若是再加上依仗楊家生活的家丁奴僕之流,人數更達十萬之多。

整個楊氏家族傳承數百年經久不衰,據傳族內更有一尊先天大能坐鎮,整個青楓鎮內甚少有人敢捋其虎鬚。

而楊明,便是楊家眾多庶脈分支之中的一個不起眼孤兒。

在楊明穿越至此之前,嬰孩的父母就在一次外出之中身亡,依靠族內賑濟得以長大成人。

家族庶子,無甚靠山,若是再加上練武廢材,各種嫡系少爺看不起,管家奴僕剋扣欺壓,家族侵吞父母家產,或者再大點來個未婚妻退婚,那就真的是妥妥的主角模板啊。

只可惜除了前面兩個,後面的穿越者前輩們開局必然遇到的幾個裝逼打臉前置事件楊明隨後一個都沒有遇到過。

其實這也正常,畢竟穿越之時楊明已是成年人,雖然在別人眼裡他的性格有些孤僻,但若是連一些人際關係都處理不好,那活著也太過於失敗了。

而且作為一個傳承數百年的大家大族,若是發生孤兒寡母被人欺凌的事,整個家族還有什麼向心力而言,又怎麼可能繁榮數十代人而不倒?

是以十六年來,楊明生活一直平平淡淡,波瀾不興。

......

青楓城,青楓鎮楊家的家族所在之地,也是整個青楓鎮最為繁華的中心。

整個青楓城劃分為兩個區域,東城區和西城區,東城區為楊氏家族的坐落之地,而西城區則是各地商人交易,旅人住宿,乃至於江湖人行走江湖的場所。

街道上車水馬龍,人來人往,只是從各地前來的客商旅人或者江湖人之中,每一個或是直接,或是間接的,都與楊家不無關係。

可以說,青楓城的繁華,有一半是因為楊家坐落於此地。

此時,在東城區某個較為偏僻角落的庭院內。

「楊明,再過幾個月你就十六歲成年了,族內為了支持你在成年之前進階後天,特地給你準備了一枚朱果,希望你好好努力,不要辜負族內的期望。」

一位鬚髮皆白,身穿皂色衣裳,眼神銳利如鷹的老人坐在石凳上,將一個玉盒放在桌前,臉色繃緊,嚴肅得對著恭敬站立在旁的楊明說道。

「是,小侄定當盡力而為。」楊明不敢絲毫造次,恭敬說道。

「不是盡力而為,而是一定。」

老人聲音重重地說道,嚴肅的臉色讓人想起了學院之內的老夫子。

隨後兩人又交談了一會兒,基本上都是老人在說,楊明在一旁恭敬地聽。

半響過後,老人交代完變離開了庭院。

望著身邊價值千金,散發著誘人氣息,能夠大幅度增長武者功力的朱果,楊明沒有立即將其收起來吞下,而是坐在一旁低頭沉思起來。

楊明此世的資質並不算差,再加上從小擁有著成年人的思維,在別的小孩還在玩耍的時候,他基本上都將時間用來練功,因而一直以來在偌大的楊氏家族之中,修為一直冠絕於同齡人,乃至於在十一歲那年以幼年之齡臻至鍛體巔峰,僅差一步就進入後天境。

如此天才般的速度震驚了整個家族,甚至連外面都隱隱傳出了他的名聲。

天才的崛起,作為一個傳承有序的家族自然是不可能忽視的,也因此楊明雖然是孤兒沒有任何的背景,可受到家族資源傾斜,卻幾乎是全族最高。

只是雖然如此,隨後五年過去,楊明卻卡在了鍛體巔峰,並沒有再族內期盼的目光之中一舉進入後天境。

雖然如此,可以楊明不足成年之齡到達鍛體巔峰,也是族內其他同齡人所不能比擬的,因而資源供給也沒怎麼減少。

而且,後天境,可不是輕易就能夠進入的啊。

武道之路,鍛體九層,化生真氣,氣破丹田,是為後天。

楊家上萬族人,也不過三十三後天高手而已,想要突破鍛體巔峰的瓶頸進入後天境,一般人少說也要磨上十幾二十年,借助某天可能出現的靈機一動,一舉化體內內力為真氣,破開丹田,從而進入後天境。

後天境界的武者,已經是偌大楊家的中流砥柱,可以在楊氏自開一主脈,擔當長老一職。

如果放在外面的青楓鎮,一人開闢一個中型的勢力也不在話下,在這個一個縣的疆域就能夠堪比楊明前世一國領土面積的世界裡,稱王稱霸也不是什麼難事。

後天境武者如此尊貴,與其強大的力量與艱難的進階不無關係。

實際上,楊明五年突破不了鍛體巔峰並不算什麼,因為十年二十年乃至於一輩子困在鍛體巔峰的大有人在。

「只是......剛才聽長老的語氣.......」

想到剛才長老面色嚴肅的一幕,雖然他沒有說什麼,但是從語氣之中也能夠猜測到一二的端倪。

自己必須得在十六歲成年禮之前進入後天,否則往後的修煉資源很有可能會減少成正常人一樣.......雖然並不清楚事實的真相,但楊明直覺是如此,他的直覺,一向都很準。

那些日常修煉資源雖然不是什麼珍惜物品,但若是要楊明自己來集齊的話,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因而如非必要,楊明不想就此失去這個特權。

「罷了,就拚上一拚又如何!」

楊明咬咬牙,臉上露出一絲狠色。

此界以武為尊,疆域廣闊,浩瀚不知其幾千萬里。

傳聞之中武道通神,及至盡者,掌覆天地,破碎山河不在話下。

楊明在此生活了十六年,雖然沒有見過這樣的存在,但是三年前的一次族會上,曾經見識過楊家之內三十三後天之一的一位老人在演武台上出手。

當時那人一掌擊出,風捲雲舒,竟在高空之上捲起一隻數丈之巨的風雲大手,浩浩蕩蕩覆壓而下。

那由精鋼一般堅硬的青岡石鑄就,方圓數十丈的演武台霎時在那一掌之下崩碎了大半!

後天尚且有如此的威勢,那先天呢?又或者先天之上呢?又會是怎樣的存在!

武道的盡頭,能否找到回去的道路?

楊明不知道,但他要試上一試。

有一天,他一定要走到世界的盡頭,找到回去的道路!


第二章 後天之威


練功房之內,一個香爐正飄蕩著縷縷青煙,淡淡的香味繚繞在空中,縈繞不散。

楊明盤腿坐在床上,五心朝上,心中平靜下來,如一池鏡面般的湖水,波瀾不興。

從懷中掏出玉盒,輕輕打開,一枚朱紅色,晶瑩剔透如若玉石般的果子顯露了出來,映照著窗外照射進來的陽光,散發著褶褶光輝。

毫不遲疑地,楊明將其一口吞下。

霎時間,楊明只覺得一股暖洋洋的熱氣沉入小腹的位置,朝著外部不斷散發著熱量,甚至楊明隱隱間還察覺一股灼燒的炙熱感。

不愧是朱果,其藥效竟然霸道如斯。

楊明不敢再多耽擱時間,搬運內力全力將其消化。

即便是有著內力在一旁相助,但楊明還是敏銳地察覺到,當那一股股藥力沿著體內經脈擴散開來的時候,沿途經脈都隱隱有著一種撕裂之感。

好在一個內力運行了一個周天之後,藥力已擴散至全身,體內經脈的那種脹痛之感方才消散了很多。

就在這時,小腹內一股猶如一把把鋒利小刀在體內切割一般的劇痛湧上心頭。

霎時間,楊明臉色蒼白,額頭上佈滿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但就在此刻,楊明不驚反喜,蒼白的臉上竟然露出了狂喜之色。

是丹田開!

這一刻,楊明心中沒有絲毫的猶豫之色,全身內力沿著經脈瘋狂運轉,如潮水般湧入小腹之內。

疼痛與愈發的猛烈,乃至於有這麼的一刻,他覺得自己就要死了。

好在就在那一瞬間,轟的一聲清明迴盪在腦海之中,一股清涼突透的感覺從頭到腳貫徹全身。

渾身上下,所有的疼痛,疲憊都在一瞬間全部消失,被一股暖洋洋的氣息一掃而空。

每一寸肌肉,每一條骨頭,彷彿都在那一瞬間舒服得就要呻吟起來。

後天境,成了!

楊明伸出雙臂活動了幾下,只覺得神清氣爽,精神出奇的好。

「這便是後天境了麼.......」

他捏了捏自己的拳頭,感受到其中可怕的力量,比之半刻之前的自己,都不知強了多少倍。

此刻腦海之中一片清明,無論是視力還是聽力,都在一瞬間暴漲了一大截。

天還是這一片天,地還是這一片地,但楊明卻覺得自己在這一刻彷彿步入了另一個世界般。

空氣中細小的塵埃若隱若現,窗台上一隻小螞蟻正探頭探腦,屋外傳來了昆蟲拍打翅膀的聲音。

那種感覺,就好像平日裡籠罩在你身邊的薄紗完全消失,能夠清晰地感覺到了這個世界一般。

「也難怪,後天境武者的地位比鍛體期武者高了那麼多,只要不犯傻或者沒有什麼特別的手段,現在的我能夠打之前十個以上的我!」

後天境武者,體內運行的是比內力強大數倍以上的真氣,再加上破開丹田之後六識得以強化,鍛體武者想要打敗後天武者,基本沒有什麼可能。

整個雄安懸數千萬人,百年來鍛體巔峰武者能夠抗衡後天境武者的,也僅發生過一例。

後天境強者之威勢之大,可想而知。

而楊明,現在也正式邁入了這一個階層當中,只要消息被家族知道,即便是他只有十六歲,第二天也能夠立即成為楊家三十多位長老之中的一員。

十六歲的後天,已經是整個楊家數百年以來,第二年輕的後天武者。

「五年蹉跎,現在,我也算是強者一列的武者了!」

饒是以楊明成熟靈魂的天性,也不由得露出了興奮之色。

就在這時,還沒等楊明從歡喜之中回過神來,屋外忽然傳來了吵鬧之聲。

「君昊少爺,公子正在閉關,您真的不能進去!」一個聲音焦急地喊道,彷彿在攔截著什麼人。

是小七!族中分配,和楊明一起長大的小廝!

「你給我滾開!」

伴隨著一聲怒喝,緊接著啪一聲傳來,小七被人一巴掌拍飛,半邊臉都腫了起來。

屋內楊明臉色一沉,就要起身。

就在這時,匡啷一聲巨響,緊閉的門葉霎時間被一股巨力打得四分五裂,破碎開來。

飛濺著木屑的門外,幾個身影伴隨著一股撲面而來的酒氣大步流星地闖了進來。

「楊明,憑什麼這次唯一朱果要給你!」

來人酒醉醺醺的臉上,一片通紅,也不知是醉的還是憤怒的。

楊明沉著臉色,視線的餘光之中,門外小七正倒在地上呻吟,半邊臉腫得老高,殷紅的鮮血從嘴角留下。

「族內的決定,我怎麼知道。」

楊明閉上了眼睛,語氣平靜,好像什麼也沒有發生過一樣。

但熟悉他的人知道,他越是如此,便越是越憤怒。

只可惜楊君昊見此,卻以為楊明心有所虧,再加上酒意上湧,便大聲喝道。

「既然如此,你還不趕緊交出來!你當楊家是你開的!」

站在楊君昊身後的兩個中年男子聞言臉色皆是微微一變,不留痕跡地對視一眼,暗中歎了一口氣,低下頭來,只希望自己等人不要被人注意。

「我不交,你能拿我怎樣?」

楊明睜開雙眼,認真地望著楊君昊。

囂張,很囂張!那種感覺,就差說出「你咬我啊」這幾個字。

楊君昊先是一愣,然後怒氣猛然上湧,臉色好像燒紅了的碳一般通紅,新仇舊恨在這一刻完全被引爆。

「你給我去死!」

楊君昊滿臉通紅,他一步踏向前,整個人化作一道幻影,一拳正向著楊明轟出!

凌厲的勁風撲面而來,盤坐在練功台上的楊明衣袖翻飛,獵獵作響。

碩大的拳頭在瞳孔放大,他眉頭一皺,在楊君昊就要以毫釐之差擊中他之時,右手化為一道模糊的殘影,瞬間抓住楊君昊的手腕。

旋即輕輕一轉,連帶著楊君昊的拳頭在空中畫出一個圓弧,將拳力完全卸開。

空氣如水波般蕩漾開來,湧動的氣流四處逸散,平靜的房屋之內竟然是捲起了一陣陣的小型颶風。

楊君昊只覺得力量在這詭異的一轉之間,竟然如潮水般退去!

來不及多想,楊明已是一掌擊出,正中楊君昊胸膛!

哇!

霎時間,楊君昊吐出一大口鮮血,如一隻破布娃娃倒飛回去!

「少爺!」

站在楊君昊身後的兩個中年人大驚,身影一閃,出現在楊君昊落點前,將其接住。

「滾開!放開我!」

在酒意的驅縱之下,理智已經完全被怒火淹滅,楊君昊掙扎起身,手指著楊明,面孔扭曲地怒吼:

「給我打!出了事我兜著!」

兩人臉色皆是一變。

「這......」

只是由不得他們推脫,楊君昊紅著眼睛,如若瘋狗一般怒視兩人,嗓音尖銳。

「怎麼?你們連我的命令都不聽了!」

「別忘了,我一句話你們的兒女就得為奴為婢一輩子!」見兩人仍有所遲疑,楊君昊頓時語氣森森地威脅道。

被那雙怨恨的眼神盯著,兩人渾身皆是一冷,諸多念頭在心中轉動,但最後也只得無奈應是。

「楊明少爺,少主有令,對不住了。」

話落人閃,兩人嗖的一聲欺身向楊明,勁風響起,拳掌劃破空氣。

空氣如水波般蕩漾,發出嘩啦啦的聲音。

兩人一左一右竟是配合得天衣無縫,前後夾擊的猛歷攻勢,瞬間朝著楊明籠罩了下去。

如此之威勢,顯然俱是鍛體巔峰的武者。

盤坐在蓆子上的楊明眉頭一挑,也不起身,身形不動,一隻手如自虛空之中探出,空手一抓,空氣頓時如水波般旋轉起來,繚繞在拳頭上。

楊明對兩個中年男子一左一右的拳掌攻勢看也不看,朝著前方直接一拳推出。

轟隆!

平地裡捲起一陣小型的颶風,伴隨著卡嚓的兩聲脆響,兩道身影直接被震飛了出去。

「後天?!!!」

被震飛到空中的兩位中年男子來不及止住身體,雙目圓瞪,驚恐的話語脫口而出。

而在他們身後,楊君昊一個激靈,醉酒頓時完全清醒了過來!


第三章 善後


「小七,你沒事吧。」

望著那三個背影遠去,楊明走出了屋子,將院子地上的小七扶了起來。

「沒事,小七耐揍得很。」

小七浮腫的半邊臉上,眼睛擠開一條細縫,瞇著眼,咧開嘴笑了起來。

「公子,還沒恭喜你進階後天呢,要是傳了出去,肯定就是我們雄安境內的第一年輕高手了!」

楊明輕輕搖頭,笑而不語。

他明白小七避重就輕,將話題轉移開去,是為了自己著想,畢竟楊君昊身後也站著一位作為後天長老的父親,沒必要為他一個下人小廝樹立強敵。

只是啊,畢竟是自己的人,怎麼能夠就這麼算了呢?

「小七,其實剛才我在打那楊君昊一掌的時候,我是真真切切的想著一掌將他打殺了的,但是就在最後一刻,我改變主意了,將力道收回了九成.......」

楊明走坐到一旁的石桌上,隨手斟了一杯茶,悠悠喝了起來。

「歷來在別人練功的時候闖入本就是大忌,更何況我現在已經晉入後天,將楊君昊打殺了就算是他父親也沒什麼話說,就算他父親可能因我殺了他兒子而記恨於我我也一點都不怕,可最終我還是留手了,你知道為什麼嗎?」

「哈?」

小七臉上有些茫然。

「因為我覺得死亡,是這個世界上最為輕鬆的懲罰啊,看著吧,他很快就會後悔今天所做的事,甚至以後用一生來償還.......」

.......

東城區某座大宅裡,寬廣的大廳內,楊君昊正跪在地上,唯唯諾諾,不敢抬頭。

首座之上,一個國字臉的中年男子正一臉怒氣地瞪著他。

正是楊君昊的父親楊德勝。

啪!

忽然一聲脆響,楊君昊的臉隨之紅腫了起來。

「老爺......」

見此場景身旁的一個雍容華貴的宮裝婦女就要上前勸說,卻被坐在椅子上的楊德勝雙眼一瞪,所有的話語都噎在喉嚨裡說不出來。

「慈母多敗兒,你知道這混賬這次惹了多大的禍嗎!」

看到婦女還想為楊君昊辯解,楊德勝整個人當即怒髮衝冠,一掌狠狠地拍在桌子上,如同轟雷般的巨響嚇得外面正在打掃的下人都嚇了一大跳,恐怖的巨力甚至在玄鐵木鍛造的桌子留下了一個深深的掌印。

宮裝婦女連忙走到楊德勇身旁,手輕柔地放在他身後輕輕地拍了起來,似乎想要借此讓楊德勝消一消怒氣。

「君昊這次做的的確是過了,要不然我把我的嫁妝拿過去給他賠禮怎麼樣?畢竟君昊怎麼說也是我們的兒子。」宮裝婦女聲音輕輕地說道。

「哼,你最好期望那人就此罷手,不然事情鬧到宗老會那裡,你應該清楚事情的後果。」

那宮裝婦女的手彷彿有著一股奇異的魔力,楊德勝那沖天的怒氣也漸漸地被平息下來,隨手拿起桌子旁的茶喝了一口,只是他的臉色仍然不怎麼好看。

父母的談話一字不落地進入了跪在地上的楊君昊的耳朵裡,他咬咬牙,抬頭猛然對著父親大聲喊道。

「父親,那楊明也不過是初入後天而已,你就那麼怕他嗎!」

靜,死一般的寂靜。

這一刻,大廳之內,寂靜得連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楊德勝臉色黑沉沉的,幾乎能擰得出水來。

他將茶杯重重地放在了桌子上,雙眼死死盯著楊君昊。

「你說得沒錯,你老子我就是怕!怕我們這一支主脈就斷絕在我手裡!你立即給我滾回房間好好想一想,想不明白不用過來見我了,你雖然是我楊德勝的長子,但我還真不差你一個兒子!」

一字一頓,幾乎如同上千噸的重錘狠狠地打在楊君昊的心裡。

他臉色蒼白,茫然地望向楊德勝身旁的母親,只是連一向溺愛他的母親也微微轉過頭去。

「是......孩兒告退.......」

楊君昊沙啞著嗓子,全身力氣彷彿在那一瞬間完全失去,整個人像一隻力量用盡了的提線木偶,失魂落魄地走了出去。

看到兒子那落寞的背影,宮裝婦女就要開口,只是一看楊德勝那鐵青的臉色,便又將話憋了回去。

「來人,去把張勇和趙厚給我找來!」

楊德勝大喝一聲,大廳外正戰立在大門兩旁如同木頭一般呆立的家丁聞言頓時朝裡面拱了拱手,轉身向外走去。

不一會兒,大廳之內的地板上,又有兩個身影跪在楊德勝面前。

張勇,趙厚,平時跟在楊君昊身後保護他的兩個隨從,修為已是鍛體後期的境界。

「你們兩個......知道錯了嗎?」

楊德勝坐在首座上,閉著雙眼,聲音沒有絲毫的感情。

「知道。」

兩人低著頭,臉上有些蒼白,額頭上岑岑的。

楊德勝冷哼一聲,緩緩站了起來,雙手放在身後,臉色陰沉圍著兩人慢慢地轉了一圈。

空氣在這一刻變得尤為凝重,張勇和趙厚只覺得彷彿有一座山壓在心頭上,讓人喘不過氣來。

「我的兒子什麼貨色我清楚.......說,是誰慫恿他去做那件蠢事的!」

楊德勝背對著跪在地上的兩人,空氣中那股無形的壓力愈發的沉重。

「老,老爺.......今天上午.......三公子請少爺去喝了酒.......」

張勇嘴裡有些乾澀,嘶啞著嗓音答道。

「好,很好!」

楊德勝那沒有任何感情的聲音裡,蘊藏著別人無法想像的憤怒。

只是能夠成為後天高手,哪一個會是簡單的角色?因而他很好地將這股憤怒隱藏在了心裡。

「雖然並非你們本願,但奴僕欺主畢竟是冒犯族規足以亂棍打死的大罪,就算是我也幫不了你們,希望二人不要怪我........放心,我會照顧好你們家室的。」

楊德勝背對著兩人,沉聲說道。

張勇和趙厚臉上都是露出了苦澀的神色,當初他們二人不願對楊明出手就是因為奴僕欺主這一大罪,只可惜當時自己等人沒能堅持下來,而且又心存僥倖,期望事後楊德勝能夠將事情擺平,但誰知道楊明竟然就在半天之前進階後天境,成為了楊氏高層戰力之中的一員?

「老爺,張勇(趙厚)去也!」

兩個聲音同時響起,隨後顫抖地舉起手來,運起全身的功力朝著自己的腦袋就是狠狠地一拍而下。

「等等!」

就在兩人正要自斃當前的時候,楊德勝忽然出聲。

二人正在落下的手掌咋然而止,鼓起一陣清風。

而背對著他們的楊德勝,眼神閃爍,臉色陰晴不定。

「你們.......自己去楊明哪裡請罪,隨他處置.......」

楊德勝這個老狐狸,終究不願意自己背上一個逼死下僕的惡名。


第四章 賠償


嘩啦啦。

是日早晨,天高雲舒,惠風和暢。

東城區之內,楊氏家族聘用的下人雜役早早的就從床上起來,拿起掃把將道路旁的落葉都清掃乾淨。

整個青楓鎮說是城鎮,但事實上裡面有超過一半的物產都屬於楊氏家族,因而楊氏家族便擔負了城鎮管理員的位置,僱傭了一些雜役,清理全城的垃圾。

在這東城區的居住區裡面,往日裡這些雜役在此時都會謹言慎行,以免打擾了居住於此的楊氏族人的休息。

但是今天卻是一個例外,連以往最為沉默寡言的一個瘦小清道夫也在和那一群正在工作的雜役竊竊私語。

「聽說沒有,楊明公子昨天突破了鍛體瓶頸,進階了後天境!」

「嘶!楊明公子好像年齡還尚未滿十六歲吧!這麼年輕的後天,就算在偌大雄安縣內都能排的上前五了吧!」某一個小廝驚歎道。

「嘿,別的不說,但是今年進階後天境的武者,楊明公子肯定是最年輕的一個。」

「後天啊!聽說只要進入了後天境,就能夠擔當楊氏家族之中宗老會的眾多長老之中的一員了!」有個拿著掃把的清道夫感歎道。

「還能夠在楊氏之內自開支脈呢.......」又有人插嘴補充。

此界以武為尊,而開創楊氏家族的先祖更是有大魄力,在家族創立之年便立下了族規。

但凡楊氏家族者,勿論主脈庶脈,只要有人進入後天境,便可為楊氏高層長老,進入宗老會,可自開一支主脈。

而一支主脈之內,只要在四代之內,無人進入後天境,便自動革除主脈資格,貶為庶脈。

先祖立下的規矩自然無人敢不遵,由此很多支主脈在子孫不肖之時,為了不在未來失去資格降為庶脈,便開始向外姓吸取新鮮血液。

主要為招親入贅,許以資源利誘,將外姓的優秀男子通過贅婿的形式吸收進入楊家,並改姓為楊,納入那一支主脈之中。

而整個楊氏宗族雖然內由眾多支主脈構成,彼此爭鬥並不少見,但又由於頂上有先天老祖坐鎮,不虞爭鬥過度而導致家族分裂,彼此鬥爭是為良性發展,反而愈加壯大了楊氏宗族的力量。

數百年前,楊氏家族由一小山村家族膨脹到今天雄霸整個青楓鎮的程度,這一家規可謂是功不可沒。

就在眾多雜役聚在一個角落繼續小聲談論的時候。

咳!

一道重重的咳嗽聲恰似轟雷般在耳邊響起,震得所有人都一陣頭皮發麻,雜役們頓時被嚇了一大跳。

轉過頭去,只見一個衣度不凡,不怒自威的老人正站在街道上,眼神冷冷地望著他們。

雜役們連忙滾到街道旁彎著腰低下頭來,額頭上汗涔涔的。

「哼。」

老人掃視了眾人一眼,也不多說話,直接從大路中間走過,身形消失在遠方。

直到那老人的身影消失了好一會兒,周圍繃緊的氣氛方才鬆動了起來。

「呼,嚇死我了,那位老爺是誰?好大的威勢!」

「好像是掌管楊氏監察堂的楊無燁老爺子,聽說是楊氏家族除了傳聞之中的太上長老之外,最強的三大高手之一,只是修為就已經臻至後天圓滿,只差一步就能夠踏入傳說之中的先天境界!」

「好厲害!」

「當然,聽說楊老爺子平日裡素來鐵面無情,即便是楊氏宗族的子弟犯了錯也一概不額外容情.......今天老爺子應該心情不錯,否則今天我們就沒有那麼容易走開了,至少被痛罵一頓是少不了的.......」

說道這裡,那個雜役身體一陣囉嗦,聲音也逐漸小了下去。

而其他人,這一刻也沒有了繼續說下去的興致,不一會兒便各自散開,做自己的事去了。

......

東城區,楊明所居住的那個偏僻庭院內。

「我真沒想到,我前腳剛走,你後腳就進階了後天境,不愧是我楊家的麟兒。」

還是一天前的那座石亭之內,鬚髮潔白的楊無燁坐在石凳上,望著恭敬站立在前的楊明,雙眼裡包含讚許。

「來,坐下吧,你如今已經進入了後天境,也是家族內長老之中的一員,不必站在老夫面前說話。」

老人指著桌子對面的石凳溫和地說道,如同一位和藹的長輩,絲毫沒有以往冷目鐵面的形象。

「晉陞長老之事尚未落實,且您為長輩,小侄不敢如此無禮。」

楊明搖搖頭,臉上帶著尊敬之色。

事實上楊明出生的楊氏家族還算不錯,沒有那麼多雞毛狗眼的糟心事,尤其是眼前這位身居高位的楊氏家族長老,更是大公無私,楊明幼年時曾蒙他多番照顧。

這可不僅僅是因為楊明從小表現的「天才」之姿,因為對於家族內的其他孤兒寡母,他也一視同仁,由此在楊家之內口碑相當的不錯。

老人點涵許,並沒有在這裡多加糾結下去,便是直接進入了正題,臉色在這一瞬間嚴肅了起來,從懷中掏出一張紙張,對楊明念道:

「昨日楊君昊在你練功之時強闖入你練功房之內,雖說沒有惹出什麼大事,但是此乃大罪.......」

「事後更是出言不遜,意欲強奪族內分發與你的資源,更為家族大忌.......」

「兩罪並罰,族內決定將其開除主脈,廢除武功,將其貶責至北山玄鐵礦處鎮守二十年,無故不得回歸家族......」

讀完,老人看向站在一旁臉色平淡的楊明。

「這是族內的決定,你覺得怎麼樣?」

楊明低下頭沉吟片刻,好一會兒才抬頭起來對老人認真地說道。

「一切按照族規來吧,廢除一身功力的話……小侄感覺有些過了,當然昨日一事當中,小七受了不小的傷,不管怎麼說他都是和我一起長大的隨從,如果對他的賠償我覺得不滿意的話,那我也會對族內的決定完全沒有異議。」

楊無燁深深地看了楊明一眼,心中也是不由得暗自感歎道:

「少年有成而不乏謙遜,得饒人處且饒人,將來必大有所為.......」

老人心中所想臉上並沒有浮現出來,他捋了捋白色的長長鬍鬚,對楊明說道:

「其實老夫來之前楊德勝就曾找上門來,希望老夫出面與你說和,既然你有此決定,那老夫就做上這一回中間人罷……」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