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2018暑期特價
新版玄幻徵文
fb臉書
google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伏天氏05
淨無痕
2018/8/22發行
異常生物見聞錄06
遠瞳
2018/8/22發行
不死神凰19
寫字板
2018/8/22發行
懶神附體27
君不見
2018/8/22發行
修煉狂潮70
傅嘯塵
2018/8/22發行
逆天劍皇80
半步滄桑
2018/8/22發行
終極戰兵86
梁七少
2018/8/22發行
最強紈褲92
夏日易冷
2018/8/22發行
至聖之路97
永恆之火
2018/8/22發行
全職鬼皇08
浮兮
2018/8/24發行
不朽戰魂09
拓跋流雲
2018/8/24發行
聖武星辰11
亂世狂刀01
2018/8/24發行
無敵煉藥師20
憤怒的薩爾
2018/8/24發行
九極戰神22
少爺不太冷
2018/8/24發行
絕代神主27
百里龍蝦
2018/8/24發行
超神機械師29
齊佩甲
2018/8/24發行
仙帝歸來38
風無極光
2018/8/24發行
妙醫鴻途64
煙斗老哥
2018/8/24發行
伏天氏06
淨無痕
2018/8/29發行
超級領主09
隱為者
2018/8/29發行
不死神凰20
寫字板
2018/8/29發行
仙武都市23
月藏鋒
2018/8/29發行
天界戰神58
笑南風
2018/8/29發行
少年藥帝62
蕭冷
2018/8/29發行
天道圖書館71
情痴小和尚
2018/8/29發行
終極戰兵87
梁七少
2018/8/29發行
至聖之路98
永恆之火
2018/8/29發行
異常生物見聞錄07
遠瞳
2018/8/31發行
武魂養成手冊08
浮兮
2018/8/31發行
全職鬼皇09
浮兮
2018/8/31發行
凌天神帝33
君天帝
2018/8/31發行
修真聊天群39
聖騎士的傳說
2018/8/31發行
晶武時代50
closeads
2018/8/31發行
完美神醫51
步行天下
2018/8/31發行
修煉狂潮71
傅嘯塵
2018/8/31發行
逆天劍皇81
半步滄桑
2018/8/31發行
伏天氏07
淨無痕
2018/9/5發行
翻天印12 完結
火槍手
2018/9/5發行
不死神凰21
寫字板
2018/9/5發行
無敵煉藥師21
憤怒的薩爾
2018/9/5發行
懶神附體28
君不見
2018/9/5發行
仙帝歸來39
風無極光
2018/9/5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44
匣中藏劍
2018/9/5發行
最強紈褲93
夏日易冷
2018/9/5發行
至聖之路99
永恆之火
2018/9/5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18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新書《拔魔》 作者:冰臨神下 13
轉帖:起點遊戲新書 《顫栗世界》作者:奧比椰 12
轉帖:縱橫都市小說《重生之商業大亨》作者:師道 10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紫霄》作者:道在不可見 10
轉帖:起點科幻小說《位面之紈褲生涯》作者:昨夜大雨 10
尋書 都市網遊類 8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神魔之上》作者:被罰站的豆豆 7
尋書 7
轉帖:縱橫都市娛樂小說《醫品宗師》作者:步行天下 7
本週熱門留言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25
轉帖:起點玄幻動漫小說《無敵覺醒》 作者:燉肉大鍋菜  23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漫遊諸天》 作者:春誦夏弦 20
轉帖:起點傳統歷史小說《竊唐 小說》作者: 營候鼓 18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藍白社》作者:魔性滄月 17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全職武神》作者:流浪的蛤蟆 16
轉帖:創世軍事新書《絕命狙擊》 作者:石頭成群 15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神魔之上》作者:被罰站的豆豆 15
轉帖:創世中文網仙俠小說《重生都市仙尊》作者:寫書的老書蟲 14
轉帖:起點遊戲新書 《顫栗世界》作者:奧比椰 14

 
 暱稱:
 密碼:
 

轉帖:創世中文網都市小說《神藏》作者:打眼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8/02/13 16:44 
.
http://chuangshi.qq.com/bk/ds/1001300946.html
一念之間,滄海桑田
打眼帶你進入古玩的世界!!!


神藏 正文 第一章 少年和胖子


金陵,地處華夏東部地區,長江下游,瀕江近海。

自古金陵就有「天下財富出於東南,而金陵為其會」的說法,有著6000多年文明史、近2600年建城史和近500年的建都史,是華夏四大古都之一,有「六朝古都」、「十朝都會」之稱,是中華文明的重要發祥地。

金陵多山,四周群山環抱,有紫金山、牛首山、幕府山、棲霞山、湯山、青龍山、黃龍山、祖堂山、雲台山、老山、靈巖山、茅山等,另有富貴山、九華山、北極閣山、清涼山、獅子山、雞籠山等聚散於市內,形成了山多水多丘陵多的地貌特徵。

而在這些名山之中,卻是有一個極不起眼佔地只有數平方公里的小山,名為方山,方山是一座不太高的平頂山,遠望如一方印,古稱印山,方山雖不高,但由於位於平原之上,仍不失巍峨挺拔。

在方山那叢林茂密的深處,有一座很不起眼的道觀,要不是正門處那有斧鑿火燒痕跡書寫著「上清宮」三個字的牌匾,恐怕就是三清老祖親至,也看不出這是凡人給他供應香火的所在。

雖然俗話說「山不在高,有仙則名」,可方山上雖然有一座道觀,但卻無仙可循,在那十年浩劫中道觀曾經被焚燬過一次,後來又因為年久失修坍塌過一次,也就變得愈發破敗不堪了。

「唉,唉,怎麼不響了啊?」

一個十八九歲身穿道袍的男子,此刻正坐在道觀前面的台階上,用右手在拍著左掌上的一個收音機,只不過除了「嘶嘶」的電流聲之外,那收音機卻是再沒有第二種聲音發出來了。

「無量那個天尊,我可是昨兒才換的電池,不會又要拿到城裡去修吧?」

少年道士沒好氣的念叨了一句,抬起手就想將那收音機給扔出去,不過猶豫了一下之後,還是將收音機給收了起來,畢竟這東西已經陪伴他足足有十年的時間了,那些孤寂的時光,倒是有一多半是靠著它才度過的。

「呱噪,連你也欺負我啊?」

聽著身體上方那顆大樹上不斷傳來的蟬鳴聲,少年皺了下眉頭,忽然身形一展,腳下一蹬,已然在那腰肢粗細的樹幹上連踩了三腳,待得身體將落的時候,又是在樹杈上一拍,右臂有如長猿般伸展開來,手掌一抄,已然將那來不及飛走的知了抓在了掌心裡。

「嘿嘿,看你還叫不叫啊?」落到地上之後,少年攤開了手掌,看著掌心裡的那個知了,臉上不由笑了起來,剛剛因為收音機壞掉而導致的不愉快也是煙消雲散。

「算了,放你走吧……」

少年和那蟬兒自言自語的說了一會話之後,一揚手掌,將那知了放飛了出去,陽光透過茂密的枝葉灑在了他的臉上,露出了一張劍眉星目異常英俊的臉龐。

「別人家的道觀叫做上清宮,你也叫上清宮,可此宮非彼宮,連飯都吃不上啊……」

少年一回頭,就看到了道觀的牌匾,臉上不由露出了一絲苦笑,觀中所剩的最後一粒大米也都被他前天熬了粥,就是那稀的能當鏡子照的粥,在三天之後也是空空如也,少年今兒已經是斷了糧。

和那些名山大川的上清宮相比,方山上的上清宮,無疑就是個掛羊頭賣狗肉的地方,破屋三五間就敢叫做上清宮,十餘年間香火全無,要不是靠著挖些草藥毒蠍之類可入藥的東西和山下農戶換取些糧食,少年怕是早就餓死了。

「無量那個天尊,師父規定的下山期限還有三天,難不成就這麼餓死嗎?」

少年的眼睛滴溜溜的轉了一圈,看著山下遠處的陣陣炊煙,忍不住嚥了下口水,不過戒於師律,猶豫了好一會,少年悻悻的又坐在了道觀前面的石階上。

「那笨死的兔子,怎麼就不再出現一次呀?」

少年的腦海中出現了一幅畫面,在前年的時候,不知道是不是山下割收莊稼的原因,將一隻又肥又大的兔子趕到了山上,慌不擇路的一頭撞死在了道觀前,也讓少年美餐了一頓。

不過這守株待兔的情形,三年來也只出現了這一次,三年中每天少年都會在那大樹下看一眼,但每次都是失望不已,笨死的兔子再也沒有出現過第二隻。

「逸哥兒,你在不在,我來了……」

正當少年道士飢腸轆轆,準備上山再捉些毒蠍的時候,山下的小徑處突然傳來一聲喊,隨著喊聲,一個身影已然出現在了那不規則的石階路上。

這個身形有些肥碩,橫向發展的身體,使得那山路小徑顯得愈發的狹窄起來,不過肥胖不代表笨拙,那人的身手還算矯健,一口氣爬上了七八十米高的台階,上來之後也就是微微喘著粗氣。

「嘿,胖子,你怎麼現在才來?這一年多死哪去了,我可是想死你了呀……」看到來人之後,少年道士臉上露出了一絲欣喜之色,言語間絲毫都沒有出家人的顧忌。

「少來,我看你是快餓死了,想我帶點吃的上來吧……」

那胖子走到近前才看的清楚,原來年齡也不是很大的樣子,充其量也就是二十歲左右,一雙瞇縫著的小眼睛很有神,給人一種很精明的感覺,不過那絲精明在他笑起來之後,就變得一臉憨厚,再也看不出來了。

「喏,我爸套的一隻兔子……」胖子揚了揚自己的左手,開口說道:「別說哥們不義氣,昨兒才回的家,今兒一早就給你送兔子過來了,哎,我說你幹嘛呢?」

胖子剛揚起自己的左手,就發現他拎著的那隻兔子一下子就易主了,而且搶過兔子的少年還沒等他的話說完,轉身就往道觀裡跑,轉瞬之間,胖子眼前就已經是沒了人影。

「這孩子,得餓成什麼樣了啊?」

胖子一臉憐憫的搖了搖頭,他知道這小道士礙於師律,活動範圍僅限於這方山方圓數平方公里之內,所需的生活用品都是和山下村子裡的人交換的,這斷糧是經常的事情。

「哎,我說你這動作也忒快了點吧?」

當胖子走進道觀來到後院之後,才發現自己拎來的那隻兔子,已經被少年開膛破肚剝去了皮,用一根大樹枝橫穿了起來,而地面上的那個淺坑裡,木柴已然冒出了火苗。

「哥哥我已經餓了三天了……」

看著被火苗舔著的兔肉,少年道士忍不住舔了下自己的嘴唇,聲音幽怨的說道:「胖子,你小子可不地道啊,這一出去就是一年多,哥哥我可是每日裡都等著你上山送吃的啊……」

「少來,沒我你也餓不死……」

對於少年的話,胖子是呲之以鼻,搖頭說道:「胖爺我也當過兵的人,總不能做一輩子的農民吧?這次出山是打工去了,對了,我說你比我小,少在我面前充大,你要叫胖哥,懂不懂啊?」

「切,誰說我比你小,你明明比我小三天出生的……」少年很認真的說道:「就是小一個時辰,我也是你哥,你要是不信回去問你那胖爹去……」

兩人雖然都已經十八九歲了,但顯然對於誰大誰小的事情很是介懷,被那少年道士說急了眼,胖子脫口而出道:「少來,你連自己是哪天生的都不知道……」

「唉,我……我不是故意的,逸哥兒,我……我喊你哥還不行嗎?」

說出這句話後,胖子知道自己失言了,連忙舉起了手,小心翼翼的看向了少年,兩人是穿著開襠褲一起長大的,自然知道對方的命門在什麼地方。

「這是你說的,我可沒逼你啊……」聽到胖子的話後,少年的臉色不由僵了一下,雖然隨即又笑了起來,但是和他穿著開襠褲一起長大的胖子,還是看出了少年神態間的不自然。

其實胖子沒有說錯,這個少年道士,還真的不知道自己是何月何日生的。

因為少年在被師父抱養的時候,還身處襁褓之中,而他的師父雖然活了一把年歲,精通陰陽五行占卜相術,但卻是從來沒有生養過孩子,稀里糊塗的也不知道當時的少年究竟是出生幾個月。

由於是在道觀大門外撿來的,道觀則是身處方山,老道士就讓少年姓了方,而少年在被抱起的時候睡的十分香甜安逸,於是老道士就賜予了他單名一個逸,是為方逸。

當然,老道士是死活不肯承認自己如此隨便就給方逸起了姓名的,按照他的說法,姓方是希望少年能夠為人方正,名逸則是希望少年長大後能超凡脫俗,卓而不群。

當時的方逸,最多也就是兩三個月大,老道士於是就將他抱到了山下,讓同樣剛出生不久的胖子他媽給方逸餵奶,只是那會的鄉下十分的窮困,方逸只吃了三個月的奶之後,就被老道士抱回山上餵養米湯了。

不過有這麼一層淵源之後,方逸和胖子算是喝過一個媽的奶,天生就不自覺的親近,從小感情十分的好,胖子他爹有時候進山採摘草藥,就會將胖子扔在道觀,兩個小孩還真是掛著屁簾子一起長大的。


神藏 正文 第二章 猴兒酒


「來,叫聲逸哥,把後面那個兒字去掉啊……」

將兔子架在了火坑上面之後,方逸坐在了師父的那張搖椅上,聳動了下鼻子,愜意的說道:「要是叫的好聽,我就把那珍釀的猴兒酒拿出來給你嘗嘗,要是不情真意切,我可就自己享用了啊……」

「猴兒酒?方逸,你竟然還藏有猴兒酒?」

聽到方逸的這番話,胖子卻是直接站起了身子,那龐大的身軀衝著方逸就撲了過去,一臉悲憤的喊道:「三年前你就告訴我那酒沒了,敢情是你小子給藏起來了啊?」

「嘿,來硬的是吧?從小到大你哪次打贏我了?」

別看胖子的體重足足有兩百斤,但是在方逸面前,仍然是不夠看的,也沒見方逸如何動作,甚至連身體都沒站起來,就將胖子的一隻手別到了背後,疼的胖子連聲呼痛起來。

「逸哥,我……我錯了還不行嗎?」

深知方逸脾氣的胖子,很努力的將他那張胖臉笑成了菊花狀,開口說道:「以後你就是我哥,你說往東我絕不往西,你說攆狗我絕不追雞,這總行了吧?」

「這還差不多……」方逸鬆開了手,說道:「那猴兒酒是我這幾年自己釀的,以前的酒早就沒了,你小子再敢冤枉我,就這酒你也甭想喝了……」

說到猴兒酒,這卻是方逸和胖子還有他師父之間的一個秘密。

在方逸七八歲的時候,周邊的城市對於方山的開發還處於原始階段,在道觀的不遠處生長著一個猴群,大約有五六十隻猴子的樣子,方逸幾乎從小就是看著這些猴子長大的,是以猴群對他的警惕性也十分的低。

方逸的師父害怕猴群傷害到方逸,極少讓方逸去和猴群接觸,可是七八歲的孩子一般都很頑劣,老道士一個沒看住,方逸就偷偷的溜到了猴群所在的地方,和那些猴子嬉戲起來。

老道士雖然知道了這件事,但是見到猴群並沒有傷害方逸,也就不去過問了。

可是有一天方逸去找猴子玩耍,卻是深夜未歸,擔心不已的老道士強行闖入並驅散了猴群之後,發現那會才八九歲的方逸,暈倒在了一棵大樹之下,而且居然滿身酒氣。

老道士是清同治年間生人,已然是百歲開外的高齡,在這世上幾乎就沒有他沒見過的事情,稍一思索就明白了過來,敢情這個猴群竟然釀造有猴兒酒。

所謂猴兒酒,指的是山中諸猴采百果於樹洞之中,開始的時候是為了貯藏越冬糧食,但若當季不缺越冬糧食,猴兒們便會忘記曾儲藏過一洞百果,然後這一洞百果便逐漸發酵,而後釀成一洞百果酒。

猴兒酒形成的條件非常苛刻,猴子選擇的空樹用來存放百果,那必是能足夠保證百果越冬不爛的樹木,有幾棵?還要空心,還要密封,所以猴兒酒根本就是可遇而不可及的東西。

此類野釀,實屬機緣巧合,真正的猴兒酒價值千金不換,老道士一生走南闖北,也就只是在峨眉山上品嚐過真正的猴兒酒,卻是沒想到竟然在方山上遇到了。

在拎著方逸回返道觀的時候,老道士的手中也多了一壺猴兒酒,他明白涸澤而漁的道理,所以只是取了一葫蘆酒,然後就將樹洞給掩蓋住了。

猴兒酒的度數不是很高,加上又是果酒,是以方逸和胖子時不時的就會去偷上一些喝,老道士也是睜隻眼閉只眼,因為後來就連他喝的猴兒酒,也都是方逸偷取回來的。

只是好景不長,隨著山下城市的變革,方山這一片淨土也受到了影響,原本棲居在這裡的猴群,在五年之間就沒了影蹤,連帶著那猴兒酒也是沒有了,剩下的最後一點兒,也都被方逸的師父那老道士臨死前倒進了肚子裡。

不過在師父去世的這幾年裡,方逸閒來無事,將那猴群遺棄的樹洞又給利用了起來,每到果樹成熟的時候,就會往裡面扔上一些,這誤打誤撞之下,居然還真被他釀製出了口味差不多的猴兒酒。

「嘿,自己釀的也行,逸哥,您坐著歇會,我先把這兔子給烤出來……」聽到有猴兒酒,胖子頓時是一臉諂媚的笑容,就差沒幫方逸去翹腿捶背了,屁顛屁顛的跑去屋裡,出來的時候手裡已然是拿著油鹽醬醋了。

胖子從小就愛吃,雖然小時候各家都沒有什麼錢,但那會方山上的野物多啊,方逸負責下套抓,胖子就負責烤制,每次兩人都吃的滿口流油。

不多一會,那只足有四五斤重的兔子就被烤熟了,一股肉香味充斥在整個後院之中,撕下了最肥的一條後腿,胖子將其遞到了方逸的面前,一臉諂笑的說道:「您嘗嘗合不合口?要是合口的話,就把那猴兒酒給拿出來吧……」

「等著,我去拿……」

方逸也不嫌燙,撕下了一條兔肉塞進了嘴裡,跳起身走進了房間,出來的時候,左手已然是拎著一個比巴掌略大一點的葫蘆,那酒香味透過蓋子已經是飄散了出來。

「真是猴兒酒的味道……」胖子臉上露出了驚喜的神色,一把將酒葫蘆搶了過來,拔開葫蘆蓋對著嘴就喝了一口,那雙原本就不大的眼睛,頓時就瞇縫了起來。

「好酒,好酒啊……」

胖子咂吧了下嘴,意猶未盡的還要再喝的時候,卻是被方逸給搶過了酒葫蘆,沒好氣的說道:「我三年就釀製出了這麼一點,今兒每人三口,誰都別想多喝……」

釀酒必須要發酵,之前的猴群釀製的猴兒酒,不知道是經過多少年的發酵,才留下那麼一點根底,而方逸卻是重新釀製的,就這麼一葫蘆酒,也不知道耗費了他多少精力,自然捨不得讓胖子多喝。

「三口就三口……」

胖子撕下半隻兔子咬了一口,又將手向方逸伸了過去,含糊不清的說道:「胖爺我走南闖北也喝過不少好酒,那什麼茅台五糧液比這猴兒酒,不知道差了多少倍……」

「茅台?」方逸聞言說道:「你喝過茅台酒?師父說那可是一等一的好酒,那是什麼味道啊?等我下山之後也要嘗嘗……」

跟著個酒鬼師父,方逸本事學的好壞且不說,但這酒量卻是練了出來,平日裡他喝的都是老道自釀的糧食酒,度數少說都是五十度以上的,更是曾經聽師父數遍天下好酒,這茅台就是排在第一位的。

「我……我聞過,沒喝過……」

聽到方逸問自己茅台的味道,胖子的那張胖臉難得的紅了起來,他這半年去到滬上打工,幹的是保安的工作,一個月也就是千兒八百塊錢,哪裡喝得起茅台啊。

不過胖子的確聞過茅台的味道,而且還是最近的事情,就在三天之前,胖子獻慇勤幫著他工作的那個小區的一個業主拎東西,卻沒成想一不小心將那業主的兩瓶茅台給打掉在了地上,雖然聞到了酒味,但工作卻是也因此丟掉了。

「切,原來你小子是在吹牛啊……」

方逸對自己這個穿著開襠褲一起長大的發小很瞭解,一見到胖子臉上的神色就明白了過來,敢情他壓根就沒喝過茅台,至於五糧液什麼的,估計胖子也只是聞過味道而已。

「不就是茅台嗎,有什麼了不起的,等胖爺我以後有錢了,一次買買兩瓶,喝一瓶倒一瓶……」胖子臉上露出了憤然的神色,顯然對於因為打翻兩瓶酒被辭退的事情很是耿耿於懷。

「說的對,以後咱們哥兒倆天天喝茅台,嗯,這兔子肉也要天天吃……」

俗話說半大小子吃窮老子,一隻兔子對於胖子和方逸來說,也就僅僅夠塞個牙縫的,幾分鐘的功夫兩人手上就只剩下了幾根找不到一絲肉屑的骨頭,要不是胖子還帶了五六個饅頭,兩人怕是連肚子都填不飽。

「方逸,外面不是那麼好混的,胖爺我都混了好幾年了,到現在也只能抽四塊錢一包的煙……」

眼睛戀戀不捨的從方逸手上的酒葫蘆轉移到了一邊,胖子從口袋裡掏出一包紅梅煙,手法熟練的塞到嘴裡打著了火之後,躺到了方逸的搖椅上,美美的抽上了一口。

「喝酒就算了,你小子怎麼還學會抽煙了?」方逸沒好氣的拍了胖子一記,他喜歡酒但卻是從來不抽煙,而且方逸記得,胖子之前好像是不抽煙的。

「心裡苦悶,就抽了……」

胖子歎了口氣,說道:「方逸,像我這樣的人,除了當過兵這個履歷之外,再也沒有別的長處,去到大城市只能幹個保安,你知不知道,別人都喊我們保安仔,沒有人能瞧得起我們的……」

說起來胖子也是個奇葩,他十五歲的時候,就被在村裡當支書的老子托關係走後門送到了部隊裡,原本指望他能在部隊提個干光宗耀祖,但是沒成想,胖子居然在部隊幹起了炊事員。

雖然說革命工作不分貴賤,但是架不住胖子愛吃啊,而且在部隊中的這三年,胖子還將自己從小少吃的糧食全都給補了回來,於是那身材就由微胖變成了巨胖,三年間足足長了五六十斤的肉。

炊事兵不看身材,胖子其實原本是有機會轉為志願兵的,不過在他將新調來的團政委家的老母雞給偷偷燉了湯喝之後,這個願望也徹底成為了泡影,只能悻悻的退伍回了家。


神藏 正文 第三章 道士下山(上)


胖子當兵的時候是在城市裡,干炊事兵的他經常有機會外出買菜,所以在見識了大城市的繁華後,退伍回到家並不是很安分,整日裡和他那當村支書的爹嚷嚷著出去打工。

最初胖子是跟著村子裡的一個小包工頭外出的,只是他吃不了那份苦,最終自己在城市裡找了個保安的工作,這半年多的打工生涯,讓算是初入社會的胖子領略了生存的艱辛,是以這會才有這麼多的感慨。

「干保安怎麼了?」

聽到胖子的話,方逸撇了撇嘴,說道:「老子說過,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天地都無私的看待萬物,那些人有什麼資格瞧不起保安,不就是一份工作嗎?」

「方逸,我看你是在山裡呆傻了,等你出去就知道了……」

胖子像是看外星人一樣盯著方逸看了好一會,搖了搖頭,說道:「現在外面那個社會,有錢有權的就是大爺,沒錢沒勢的就是孫子,就你這樣的,出去之後恐怕能餓死,我看你還是跟著胖爺我混吧,多少能有口飯吃……」

雖然同樣涉世未深,但胖子自問自個兒和方逸比起來,那絕對能稱得上是老江湖了,這逸哥兒怕是到現在都不知道錢是什麼樣子的,更不用提怎麼用了。

「餓死?你說道爺我會餓死?」

方逸呲之以鼻道:「道爺我可是上清宮的方丈,這是在道教協會裡註冊了的,出去之後我就算是去到各個道觀裡掛單,那對方道觀也會敲鑼打鼓的迎接的,絕對活的比你滋潤……」

說著話,方逸看了一眼自己這破敗的道觀,有些心虛的說道:「就算對方不敲鑼打鼓,管一頓素齋總是要的吧?道爺我那方丈的度牒可是還在屋裡的……」

方逸這話倒是沒有吹牛,他那整日裡游手好閒的師父,除了將方逸撫養長大之外,臨死之前就做了一件事,那就是下山了三個月,回來的時候,卻是帶回了一套度牒和身份證。

很多人都認為,方丈應該是佛家的稱謂,其實確實不然,方丈是對道觀中最高領導者稱謂,亦可稱「住持」。

方丈是受過三壇大戒,接過律師傳「法」,戒行精嚴,德高望重,受全體道眾擁戴而選的道士,而佛教的方丈最初也是起源於道教這一稱謂。

以方逸師父那老道士的疲懶性子,自然沒有為方逸受過三壇大戒,而他們這座上清宮裡不算廚房的耗子,總共也就方逸和師父兩人,只要老道士同意了,自然也算是受全體道眾擁護,勉強當得起方丈這個職務了。

不過對於師父拿回來的這一套東西,方逸直到現在還是心存疑慮,因為深知道家等級的他,很是懷疑師父是不是看到了火車站的那些**小廣告,花了幾十塊錢給自己辦來的假證?

「就你這年紀,還方丈呢?拿出去一準被人打……」

從小穿著開襠褲長大的玩伴,胖子自然能看得出方逸的心虛,當下說道:「我說你還是跟著胖爺我吧,就憑你那身手,別的不說,當個白日闖絕對吃得開,別人就是發現你也追不上啊……」

「白日闖?那是什麼?」方逸聞言愣了一下,他還真沒聽過這名詞。

「嘿嘿,就是白天去別人家裡劫富濟貧,這麼說你懂了吧?」

胖子嘿嘿怪笑了起來,他也是在干保安的時候聽別人提起的,現在專門有一些人大白天的去行竊,有些甚至膽子大到直接聯繫搬家公司,將別人家值錢的東西全部都給搬空掉。

「好你個死胖子,這幾年的兵是白當了啊?」方逸沒好氣的將搖椅上的胖子給拉了下來,毫不客氣的施以一頓老拳,打的胖子頓時連連求饒起來。

「哎呦,別踹我屁股,別打那兒啊,胖爺我的菊花還沒開發過呢……」兩人打小嬉鬧慣了的,方逸自然不會真的動用拳腳,廝打了一會之後,又各自躺回到了椅子上。

「胖子,你說我出去,到底幹點什麼好呢?」

聽完胖子說的那些外面的事情,原本對外界充滿了憧憬的方逸不由歎了口氣,這會他心裡也是有些忐忑起來,除了道家的一些基本修行之外,方逸對於別的可是一竅不通。

「現在外面一片清明,你會的那點東西肯定不適用的……」

胖子知道以前那個老道士會些占卜問卦和拿鬼捉妖的法事,但現在科技昌明,方逸要是敢出去幹這行當的話,怕是直接就有會被有關部門以宣揚封建迷信的罪名給送到局子裡去的。

「那怎麼辦?我總不能去賣藝吧?」方逸聞言苦起了臉,他身上的確有功夫,別的不說,之前那捉知了時顯露出來的輕功,就不是假的。

方逸從四歲的時候,就被老道士在腿上綁沙袋,然後在地面挖個十公分左右的坑,讓他膝蓋不能歪曲,直上直下的從坑裡跳出來,隨著年歲的增長,沙袋的重量和坑的深度,也在不斷變化著。

如此到了現在,兩米多高的圍牆,方逸基本都能一躍而過,只是他這十多年吃了多少苦,就無法對外人言道了,最起碼胖子當時跟著學了一個星期,就哭爹喊娘滿地打滾的做了逃兵。

當然,每日裡廝混在道觀裡的胖子也不是全無是處,跟著那老道士還是學到一點功夫的,當年才十五歲的他剛到部隊新兵營的時候,就以一對三放倒了三個老兵,很是出了一番風頭。

不過胖子卻是隨了老道士的脾性,只願意好吃懶做的他死活不肯去偵察連,而是選擇了到團部當廚子,否則這會就是直接提幹那也是極有可能的事情,畢竟師裡每年的大比武過後,都是有幾個提干名額的。

「車到山前必有路,跟著胖爺,還怕沒口飯吃嗎?」看到方逸愁眉苦臉的樣子,胖子拍起了胸脯,大不了讓老爹發句話,再跟著村子裡的施工隊去幹活不就完了,總歸是能混口飯吃的。

「成,那我就先跟著你混著……」方逸無奈的點了點頭,世界雖大,但是他這輩子除了認識山下的一些農戶之外,能值得信任的也就是面前的胖子和那死去的師父了。

「這就對了,方逸,收拾收拾,咱們今兒就下山……」

胖子一拍巴掌跳了起來,左右看了一眼,嚷嚷道:「你這也沒什麼好收拾的,乾脆咱們這就走,回頭到山下讓我娘幫你改幾件衣服,這道袍穿著太顯眼了……」

「別介啊,師父說了,距離我下山的日子還要三天呢,要是提前下了山,就會有血光之災的……」方逸很是認真的搖了搖頭,從小就被自稱是袁天罡一脈的老道士忽悠,對於師父的話,他還是信幾分的。

「哎,我說,這都什麼社會了,你還那麼封建迷信?」雖然從小也是在老道士熏陶下長大的,但胖子絕對是無鬼神論者,更不用提什麼占卜問卦了,他是一點都不信。

眼睛一轉,胖子將手背到了身後,鼓搗了一會之後,抬起手腕說道:「今兒是七月六號,你師父說的時間是哪一天啊?」

「四月二十六號,今兒不是才四月二十二號嗎?」方逸伸過頭去,看了一眼胖子手腕上的表,撓了撓頭說道:「難道我哪一天睡過頭了,忘記撕掛歷了嗎?」

在這方山的道觀上,現代化的東西是極其少見的,除了方逸的那個破收音機之外,再也沒有一件使用電的物件,那掛歷也是方逸用草藥和山下農戶換來的,每天都必須撕掉一張。

「你那掛歷能有我這個准?」胖子頭揚的像個小公雞一樣,指著手腕上的表說道:「看到沒,這是牌子貨,西鐵城牌的手錶,帶日曆的,花了我七百多塊錢呢……」

雖然胖子沒錢,但卻是有一顆上進的心,為了買這塊表用以縮短自己和城裡人之間的區別,胖子偷偷在保安宿舍吃了一個月的白水煮掛面,如此才省下的這塊手錶錢。

「還真是有月份和日期……」

方逸盯著那手錶看了一會,伸手從懷裡掏了一塊用鎏金鏈子相連的懷表看了一眼,說道:「我這表雖然能看時間,不過上面沒日期,沒你的那塊好用……」

「嗯?老道士把這表傳你了?」

看到方逸拿出來的懷表,胖子的眼睛突然亮了起來,開口說道:「方逸,你這玩意可是古董,拿到外面能賣不少錢的,回頭咱們倆到城裡去問問,說不定咱們哥兒倆就指望它發財呢……」

胖子小時候就見過這塊懷表,按照老道士的說法,他當年在京城八大處一個道觀掛單的時候,正值八國聯軍進京城,是一個闖入道觀的洋鬼子送給他的。

對於老道士的話,長大之後的方逸和胖子都深表懷疑,那些八國聯軍的洋鬼子們在進入京城之後,一個個都是眼睛發綠的在搶東西,誰能那麼好心的送給老道一塊金錶?這塊表十有八九是老道從那洋鬼子身上搶來的。

「死胖子,你想都甭想……」

胖子話聲未落,就被方逸給打斷了,將懷表塞入到口袋裡之後,方逸說道:「這可是師父留下來的物件,就是餓死我也不會賣掉它的,你小子趕緊給我掐了這主意……」

雖然平日裡一口一個老道士喊著,但方逸心裡對於師父,還是十分敬重的,別的且不說,就是這十多年來的養育之恩,就讓方逸已然將老道當成了自己的父母親人,所以方逸無論如何也不會賣掉老道傳給自己的東西。


神藏 正文 第四章 道士下山(中)


「不賣就不賣,不就是一塊破表嗎?胖爺我還有別的辦法……」

胖子知道方逸對於老道的感情,當下也沒再提這事,而是開口說道:「你收拾收拾東西,咱們今兒就下山,在我家裡先住上一天,然後明天去金陵城裡轉轉,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事情做……」

「行,你等我一會,我把要帶下山的東西歸攏一下……」

方逸想了一下之後,點頭答應了下來,其實胖子之前把手背到身後撥動表弦的舉動並沒有逃過方逸的眼睛,只不過他也是少年心性,琢磨著就差那麼幾天,應該不會出什麼問題的。

「那你抓緊點啊,三炮還在山下等我們呢,他說回頭去水庫炸些魚去,晚上咱們有魚湯喝……」胖子所說的三炮,也是他們從小一起長大的小夥伴,以前沒少和胖子一起在道觀混吃混喝。

因為三炮家裡是做石料生意的,經常要放炮開山,再加上三炮排行老三,所以被起了這麼個外號。

不過這外號也沒冤枉了三炮,這小子也是個三天不打就敢上房揭瓦的主,八九歲的時候就敢偷了家裡的火藥導火索和**用啤酒瓶子做成**去炸魚,因為這事情,水庫的護河員沒少找三炮家的麻煩。

「三炮也回來了?這小子一走也是好幾年啊……」

聽到胖子的話,方逸臉上露出一絲欣喜,他們三個小子幾乎是光著屁股一起長到十五六歲,不過三炮和胖子一起去當兵了,山上又收不到信,是以方逸這幾年一直都沒有三炮的消息。

「哼,那小子是想娶媳婦了,這才從部隊退伍的,沒出息的傢伙……」

胖子一臉不屑的冷哼了一聲,對於三炮是主動要求退伍這件事,他一直都耿耿於懷,要知道,當初胖子吃了團政委家的那隻雞之後,在連指導員的帶領下,拎著好幾隻老母雞去團政委家賠禮道歉,都沒能求得原諒,退伍退的實在是有些灰溜溜的。

「娶媳婦?」方逸單手在胸前做了個揖,搖頭說道:「師父說了,女人是老虎,能吸取男人身上的陽剛之氣,三炮沒事那麼早娶媳婦幹什麼啊?」

「真有這說法?」胖子聞言一愣,對於那神神叨叨的老道士,他還是很忌憚的,這話要真是從老道口中說出來的,那真是有幾分可信之處。

「有,不過師父曾經傳我房中之術,可以男女雙修……」

方逸很認真的點了點頭,他從小在山中長大,不染一絲塵埃世俗之氣,心思十分的純淨,所以說這番話的時候也是很自然,沒有絲毫難為情的樣子。

「哎,逸哥,我的親哥啊,這雙修之術,你……你可要傳給我呀……」聽到方逸的話,胖子激動的一身肥肉亂顫,這會別說叫哥了,就是給自己老爹再安上個親生兄弟,讓胖子叫方逸大爺,他都不會有絲毫猶豫的。

在十五歲之前,胖子和現在的方逸一樣,都很純潔,但是在部隊裡,胖子卻是生平第一次看到了島國小電影,心裡的慾望就像是火苗一般的蹭蹭往上串。

不過部隊的管理相對還是很嚴格的,一直到半年前胖子跟隨村裡的施工隊出去打工的時候,才終於找到了機會,在一個夜黑風高的晚上,做賊一般的偷偷溜進了一家燈光昏暗的小髮廊,結束了自己的處男生涯。

所以此刻聽到方逸說男女之事傷身,胖子自然是無比的在意,加上農村原本就有些封建迷信,胖子一下子就變得緊張了起來。

「行,回頭我傳你和三炮……」那雙修之法只不過是些導氣鎖陽的運氣功法,方逸倒是無所謂,反正老道士又沒說這東西不能傳人。

「回頭下山再說,我先去收拾東西……」見到胖子那一臉好學的樣子,方逸不由撇了撇嘴,當初師父在教自己讀書認字的時候,卻是從來沒見胖子這般精神抖擻過。

「好,好,逸哥,您可千萬別忘了……」想著自己下半生的性福就在方逸身上,胖子笑的是無比諂媚,看的方逸差點一腳將他給踢翻出去。

沒有搭理胖子,方逸徑直走進了院子右面的廂房,這間屋子一直都是老道士居住的,雖然老道去世已經有三年了,但方逸也沒有住進來,而是每日清理,將屋子打掃的一塵不染。

「師父的自畫像是要帶走的……」

方逸進屋之後,先是對牆壁上掛著的一幅畫行了一禮,那是一幅肖像畫,畫上面只有一個發挽道鬢的老人,相貌和藹,那雙眼睛畫的十分傳神,似乎一眼就看到了方逸的心裡。

「師父,山中無糧,弟子要出山了,還請您老人家護佑……」方逸口中一邊念叨著,一邊將那幅畫從牆上取下捲了起來,然後塞入到了一節竹簡之中。

以方逸的腳力,從道觀走到山下也需要半日的功夫,所以僅剩三天出山的時間,方逸也懶得再來回跑一趟了,在他看來這也不算違背師訓,再加上那老道士說話時真時假,方逸也不知道他這次是不是騙自己的。

「這酒葫蘆自然是要帶著的……」方逸拿過一個師傅經常背著的木箱,將竹簡放進去之後,又把適才用過的酒葫蘆放在了裡面。

倒不是方逸捨不得葫蘆中的酒,而是這葫蘆本身就很有紀念意義。

因為從方逸記事起,這酒葫蘆就和師父是形影不離,原本應該是黃色的葫蘆,已經被老道士摩挲的變成了深棕色,屋外的陽光照在葫蘆上面,隱隱顯露出一絲流光溢彩。

「這幾串流珠也要帶上,師父曾經說過『靜則神藏,躁則消亡』,這幾件法器倒是可以修行的時候用……」

收好葫蘆之後,方逸的眼睛看向了師父床頭所掛著的幾串珠子,這些珠子有十二顆的手串有十八顆的手持也有八十一顆和一百零八顆的念珠,均是包漿濃厚,在老道士去世之後,方逸也時常把玩,所以色澤很是光亮,看上去像是帶著一絲靈氣。

世人都以為手串或者念珠都出身佛教,其實不然,道教的修持也有用到念珠,不過道家通常稱其為流珠。

現如今佛道二門的關係,真正應了那句「世間好話佛說盡,天下名山僧佔多」的諺語。

可確實如此嗎?事實上,恰恰相反,作為外來的宗教,佛教有很多東西都是從道門中襲取過去的,就像是修行所用的念珠,並不是佛教所創製的,在佛陀時代所制的律儀中並無念珠的記戴,反倒是在早期的道家典籍中多有念珠出現。

白玉蟾真人《上清集》中記載,葛仙公「初煉丹時,常以念珠持於手中,每日坐丹爐邊,常念玉帝全號一萬遍。」,開啟了道教念誦聖號法門的先河。

道家的道珠十二顆代表十二雷門,二十四顆代表二十四氣,二十八顆代表二十八星宿,三十二顆代表三十二天度人上帝,三十六課代表天罡生煞之數,八十一顆代表老君八十一化,也代表九九純陽之氣。

道珠的一百零八顆,則是代表了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不過老道士尤其喜愛八十一顆的道珠,他留給方逸的這些道珠中,八十一顆的有三串,其餘的都只是僅有一串而已。

對於師父的用意,方逸心中卻是明白的,因為師父所授功法,就和這八十一顆道珠有關。

《道法會元卷一七七?元素元輝府玉冊》言:「凡出神,先當煉氣習定,既氣住為神。平坐面旺方,以手胗系鞋文脈,四動為一息,擎念珠,每一息掐一珠,各量人平常出入,漸漸加之,不要大段費力,恐不便。」

而陳泥丸真人在《翠虛吟》亦云:「八十放九咽其一,聚氣歸臍為胎息;手持念珠數呼吸。」

常人看到這兩段話只以為是道經而已,但這卻是實實在在的道家修行之法,方逸這十多年來打坐修行加持的時候,手中都是盤捻著一串道珠,師父留下的那些道珠,被他玩到今天也已經變得有些神光內斂了。

在手腕上各戴了一串道珠,又取了一串八十一顆的掛在了脖子上,方逸將道珠放入到一個布袋裡裝好放到了箱子裡,眼睛瞄到了桌子上所放的一個銅質的羅盤上。

方逸師父所傳下來的東西,多半都是老道士加持了數十年的物件,原本普通的東西以道經加持了那麼多年,也都是成了法器,按照老道士的說法,在他做風水先生的那幾年,這個羅盤就是他的吃飯傢伙。

「師父,現如今世間清明,根本就沒有法事要做,這東西我就給留下了啊……」

方逸嘴裡嘀咕了一句,將那羅盤拿在了手中,蹲下身體撬起了一塊方磚,方磚下露出一個不大的小洞,方逸將羅盤放了進去,他雖然不帶走,但這總歸是師父傳下來的物件,也不能被別人平白拿走的。

「唉,連一個箱子竟然都裝不滿……」

將羅盤收好之後,方逸看了一眼那個木箱,卻是連一半都沒裝滿,不由苦笑了一聲,師父還真是大方,除了給自己留了張自畫像之外,其餘的全都是些破木頭爛珠子。

有些留戀的看了一眼師父的房間,方逸拿著箱子走了出去,不過他並沒有回到院子裡,而是拐入了左側的那個房間,剛才收拾的是師父的遺物,現在方逸要拿的,才是屬於自己的東西。

「這些東西還是都留在這裡吧……」

走進自己房間之後,方逸從床下取出了一個小箱子,看著裡面放置的諸多用木頭雕琢的小手槍小木馬之類的物件,眼神不由變得柔和了起來,這些東西都是當年師父親手給他雕琢的,伴隨著方逸的整個童年。

「哎?我說,這些玩意你還都留著啊?」

竄進屋子的胖子看到那小箱子裡的東西,不由大呼小叫起來,要知道,方逸小時候可是拿著那小木槍之類的玩意兒,從他手裡換了不少零食吃的,只不過胖子沒常性,玩了幾天大多又給還給方逸了。

「咦,這是什麼?我怎麼沒見過?」

伸手在箱子裡亂翻的胖子,忽然發現了一個繫著繩子的小掛墜,正待拿起來的時候,卻是被方逸一把搶了過去,沒好氣的說道:「別亂翻,你沒見過的東西多了……」

感受著掌心裡那個骨質掛墜的溫度,方逸的臉色和剛才有些不同,他眼中閃過一絲難言的神色,因為這掛墜對於他而言,實在是意義重大,這也是老道士撿到方逸的時候,他身上唯一的一個物件。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