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fb臉書
google
愛戀頻道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九極戰神17
少爺不太冷
2018/6/27發行
仙武都市17
月藏鋒
2018/6/27發行
修真聊天群31
聖騎士的傳說
2018/6/27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42
匣中藏劍
2018/6/27發行
完美神醫45
步行天下
2018/6/27發行
天道圖書館64
情痴小和尚
2018/6/27發行
修煉狂潮65
傅嘯塵
2018/6/27發行
終極戰兵79
梁七少
2018/6/27發行
至聖之路94
永恆之火
2018/6/27發行
不朽戰魂03
拓跋流雲
2018/6/29發行
超級領主04
隱為者
2018/6/29發行
聖武星辰06
亂世狂刀01
2018/6/29發行
不死神凰13
寫字板
2018/6/29發行
無敵煉藥師14
憤怒的薩爾
2018/6/29發行
末日戰神15
北極熊
2018/6/29發行
凌天神帝30
君天帝
2018/6/29發行
仙帝歸來32
風無極光
2018/6/29發行
最強紈褲86
夏日易冷
2018/6/29發行
全職鬼皇03
浮兮
2018/7/4發行
武魂養成手冊04
浮兮
2018/7/4發行
懶神附體21
君不見
2018/7/4發行
修真聊天群32
聖騎士的傳說
2018/7/4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40
千杯
2018/7/4發行
天界戰神54
笑南風
2018/7/4發行
少年藥帝61
蕭冷
2018/7/4發行
天道圖書館65
情痴小和尚
2018/7/4發行
半仙闖江湖85
客居仙鄉
2018/7/4發行
不朽戰魂04
拓跋流雲
2018/7/6發行
聖武星辰07
亂世狂刀01
2018/7/6發行
不死神凰14
寫字板
2018/7/6發行
九極戰神18
少爺不太冷
2018/7/6發行
仙武都市18
月藏鋒
2018/7/6發行
仙帝歸來33
風無極光
2018/7/6發行
妙醫鴻途59
煙斗老哥
2018/7/6發行
終極戰兵80
梁七少
2018/7/6發行
最強紈褲87
夏日易冷
2018/7/6發行
超級領主05
隱為者
2018/7/11發行
無敵煉藥師15
憤怒的薩爾
2018/7/11發行
末日戰神16
北極熊
2018/7/11發行
懶神附體22
君不見
2018/7/11發行
完美神醫46
步行天下
2018/7/11發行
天道圖書館66
情痴小和尚
2018/7/11發行
修煉狂潮66
傅嘯塵
2018/7/11發行
逆天劍皇78
半步滄桑
2018/7/11發行
至聖之路95
永恆之火
2018/7/11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道君》作者:躍千愁 8
鐵件少年魂11 7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萬古之王》作者:快餐店 5
求藍晶(血珊瑚)所有作品名 5
少年豪俠傳5 5
转帖:纵横历史军事新书《唐冢》作者:天高辰远 5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進化之耳》作者:超級大胖 4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新書《超級資源帝國》 作者:尺長寸短 3
轉帖:創世東方玄幻新書《斬天成魔》 作者:武臨萌主 3
轉帖:創世中文網歷史小說《唐船——明末海內外的那些事》作者:浩瀚唐風 3
本週熱門留言
轉帖:起點遊戲新書《我的DNF》 作者:奶帝威武 41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新書《重生之女神養成計劃》 作者:維斯特帕列 36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武傲九霄》作者:星辰隕落 36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32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新書《獸人帝國大行商》 作者:熔岩中的鳥蛋 28
轉帖:起點遊戲小說《劍娘》 作者:滄瀾波濤短 26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九龍樽》作者:令狐沖天 25
轉帖:縱橫都市娛樂小說《極品透視》作者:赤焰聖歌 25
轉帖:起點東方玄幻新書《誅天圖》 作者:零下九十度 23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純陽道君》作者:文壇老古董 23

 
 暱稱:
 密碼:
 

轉帖:縱橫奇幻玄幻小說《輪迴之戒》作者:杯中飲月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8/05/14 15:19 


.
http://book.zongheng.com/book/735225.html

百轉千回,無盡輪轉,千載一律,花葉不見,今生再修,可否夢圓?



初篇



蒼茫天穹,飛鳥翱翔,時而啼鳴,時而振翅。

萬里白雲,亦山亦水亦萬物,盡顯天地蒼生。

而在這藍天白雲之下,山嵐起伏,有的深不見底,有的參入雲霄。金色的陽光透過雲層射向大地,處處生機盎然。

這便是五行大陸。

五行大陸廣袤的天地之間,充斥著五行元素:金、木、水、火、土,五行大陸的名字便由此而來。

五行之中,四行相剋,金克木、木克土、土克火、火又克金。

修金元者主兵,手持器刃,笑傲九州;修土元者主體,鋼筋鐵骨,縱橫四方;修火元者主法,變換莫測,焚噬天地;修木元者主生,枯木逢春,生生不息。

而水元素彷彿是一種獨立的存在。

水,萬物之源,能化為春雨,潤物無聲,亦可洪流猛獸,吞噬一切。因此,水元素不僅是獨立的存在,更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修水元者也自然而然的擁有不可撼動的地位,只是這部分修者在整片大陸上都是鳳毛麟角。

傳說上古時期,混沌初開,這片空間曾出現過五位主宰:紫金主宰、參天主宰、聖水主宰、焚天主宰、率土主宰。五位主宰各自掌控著自己本命元素,而在他們之下更是修者無數,有元士、元師、元將、元帥、元王、元尊、元帝。隨著時間的推移,五位主宰相繼隕落,至於隕落的原因,早已無可查證,坊間只流傳著一些亦真亦假的傳說。

雖然五主宰隕落千年,但五行大陸元素之力仍舊充斥在每個角落,因而這片空間的修者不但沒有滅絕,反而是更加旺盛,猶如雨後春筍,爭先恐後的生長著、繁衍著,希望有朝一日,自己便是這片空域中第六位主宰的存在。

如果真要說上古五主宰隕落造成的影響的話,那便是將原本一體的五行大陸分成了五大域:紫金域、參天域、聖水域、焚天域、率土域。

因為四行相剋的天道,五域之中,聖水域位於中央,將大陸一份為二,其西為紫金域和率土域,其東為參天域及焚天域。

五行大陸的南邊則是一望無際的海洋。人們稱之為南海。

海空上,海鷗時而振翅高翔時而貼水低飛,努力為鳥窩裡自己的孩子尋覓一條可口小魚。

洋面上,來來往往的船隻絡繹不絕,水手們帶有磁性的聲音,將船號子喊的響徹天邊。

這些都是世代為漁的普通人,醇厚的笑聲盡顯樸實,捕到一條大魚便可以高興上好幾天。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這片海洋無疑成為了人們的衣食來源。就像一位慈母,毫無吝嗇的用乳汁孕育著自己的孩子們,只是這海水卻呈暗黑色,彷彿不是一片汪洋,而是通往地獄的入口。

一位白髮凌亂,滿臉歲月深痕的老夫手拄著樹棍,身體半靠在自家破舊的門前,一雙略顯木訥的眸子看著海浪拍打在岸邊激起的水花,久久不肯移目。

老人無兒無女,漁村裡沒有人知道他叫什麼,來至哪裡,只知道他是個呆子,每天靠在門前看海聽海,嘴裡吐著幾個重複的字,至於老人說的是什麼,村民們早就不以為然,最多成為茶餘飯後大家閒聊的話題罷了。

......

最後一絲陽光終於消失在海平面,老人緩緩起身,呆滯了一天的老眼裡,忽然閃現一絲精光,只是這精光更多的是恐懼,一種無法抗衡的恐懼。

「死...亡...之...海...」

老人再次模糊的吐出這四個字後,拄著樹棍一瘸一拐的回到房中。



第一章 三葉鎮



修元之途,雖說與後天努力密不可分,但先天條件卻也

不可或缺,甚至可以說尤為重要。父母所擁有的元素之力越多,那麼孩子繼承元素之力的可能性就越大,種類也可能越多。比如父親是金元素,母親為土元素,那麼他們的孩子有可能是金、土雙元素,也有可能是金或者土單元素,更有可能一種元素都沒有,就是一個普通人。

事實上,元素之力的遺傳很苛刻,以上三種元素之力遺傳幾率後者最大。即便如此,五行大陸的修者們仍舊不斷的爭取異族通婚,希望能夠生出多元素的孩子,哪怕這種幾率只有千分之一萬分之一,卻絲毫動搖不了各族的信念。

雖說修者們都在爭取異族通婚,但因為天道的存在,修金元者只能和修土元者配婚,修木元者只能和修火元者配婚。因為金、土和木、火兩兩之間互不相剋,能夠將元素之力遺傳幾率最大化。

當然,不是說普通人的後代就不可能成為一名修者,如果基因突變或者機緣巧合,也能感應到天地間的元素之力,並化為己用,但這是鳳毛麟角,百年不遇。

......

一聲清澈的飛獸啼鳴,將一輪紅日從東方喚起。太陽似乎還沒有睡醒,此時此刻仍舊昏昏沉沉,不過還是將五行大陸照的通亮。

紫金域,地處五行大陸最西方。空中俯視,地緣遼闊,山脈延綿。在眾多山脈之間的稍微平坦處,有著許許多多規模不同的人類群居建築。三葉鎮便是其中一個。

三葉鎮,萬獸山脈腳下的一座小城,雖是小城,卻也是馬不停蹄,人流不息。大街小巷,各種各樣的叫賣聲此起彼伏,甚是熱鬧。

太陽剛剛升起,但在三葉鎮張家的花園裡,一個十五六歲模樣的少年早已汗流浹背,手中的長劍不斷舞動,雖然還沒有覺醒元素之力,但一招一式看上去鏗鏘有力,有模有樣。

一年之計在於春,一日之計在於晨,少年身上的衣衫早已濕透,緊緊裹著皮膚,臉上並沒有絲毫的疲憊。

少年身軀不斷舞動的同時,一位中年男子端坐在石凳上。男子一身金袍,雙目如炬,一雙黑濃的眉毛微微斜掛在額間,寬厚的肩膀給人一種踏實的感覺,一絲不怒而威的氣質更是由內而外隱隱散發,只是男子的頭上有著幾絲花白,雖有意將其遮掩,但還是一目瞭然。

男子目不轉睛的看著眼前少年,時不時露出欣慰的笑容。

中年男子便是三葉鎮張家族長張天峰,中介金元師,而少年便是他的兒子,張家少爺張墨塵。

五行大陸修者無數,實力從低到高分為元士、元師、元將、元帥、元王、元尊、元帝,每一個段位又大體劃分為初階、中介、高階三個階段。到達元將之後,在高階之上還有大圓滿的存在。

「呼......」隨著一聲收氣,張墨塵終於是結束了今天的早練。

「塵兒,累不累?」張天峰一邊將水遞了過去,一邊關切的問道,眉宇間父愛湧現。

「不累!」張墨塵憨憨一笑。雖說早已將這些基本招式駕馭的爐火純青,但張墨塵並沒有表現出絲毫驕傲之色,每日的重複練習,更是沒有覺得枯燥乏味。張墨塵明白父親的用心,正所謂基礎不牢地動山搖。

張墨塵無時無刻不能感受到從張天峰眼神中顯露出的父愛,加上自己又是張家的少爺,地位高高在上,這讓他從小到大都很幸福。

隨著慢慢長大,張墨塵有時也會忽然情緒低落,尤其是月圓的深夜,對母親那份思念不斷揪著他的心。

張墨塵始終覺得對不起父親,母親在給了自己生命的同時,也失去了她的青春,這讓原本十分恩愛的父母從此陰陽兩隔。

父親張天峰,張家族長,跺跺腳三葉鎮都要震上幾分的人物,可就是這樣威風嶙峋、威震四方的父親,張墨塵不止一次偷看到漫漫長夜父親仰望東方默默流淚。他知道,父親是在思念母親。

每當這時,對母親的思念和對父親的愧疚交織在一起,讓張墨塵的內心更為絞痛。他做不了什麼,更改變不了什麼,只能默默回房躺下,用手將母親生前留下來的半塊玉珮緊緊摁在胸口,輾轉反側,早被淚水打濕的枕頭讓人更加難以入睡。

「嗯,不累就好,還有一段時間就是你們這批娃娃的元素覺醒儀式了,在這之前,咱們還是得將這些招式進行穩固練習,這套金龍狂舞是我們張家的絕技,也是根基,必須要打牢。」張天峰的聲調一轉,表情也稍微嚴肅起來。

五行大陸,有元力自然就有元技。共分黃、玄、地、天四大級別,每個級別又分初級、中級、高級。級別越高,威力越大,當然這只是泛論。同樣的元技,出至不同人手,殺傷力不能同日而語。同級別的元技,因為天道的原因,金屬性元技則能克制木屬性元技,以此類推。

而張墨塵練習的這套技法,便是黃級中級元技。

除了元技以外,這個世界內還有一種奇特的攻擊手段。那就是精神攻擊。

精神感知原本是人體的神識,通過打開精神感知,方能感應到空間的元力波動。但有些強者會將這種精神感知進化為精神之力。精神之力具有非常強橫的攻擊性,而且無聲無息,十分隱蔽,能夠殺人於無形之中。但這類攻擊也有缺點,對方的精神感知處於打開狀態,殺傷力才能最大化,如果處於關閉狀態,那威力將大打折扣。不過,雖然沒有多大殺傷力,但也能讓擾亂敵人思維,即便是千分之一秒的時間,那也是生與死的抉擇。

因此精神攻擊的技能,雖鳳毛麟角,但卻是普天下的修者不斷追尋的寶貝。

「嗯,孩兒明白!」張墨塵知道,父親這不是苛刻,而是望子成龍的期待。

五行大陸雖分五域,但長期的安定,早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紫金域中有修土元者,率土域中有修金元者,焚天域中有修木元者,參天域中有修火元者。不過並未出現修火、木元者出現在紫金域和率土域的情況,反之亦然,因為天道,有點老死不相往來的意思。

修金元者與修土元者通婚,在紫金域和率土域早已是思通見慣的事情,不過都是在一些大城大家族之間。至於地處紫金域偏域的三葉鎮這樣的小城來說,也只能想想罷了。

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誰會選擇荒蠻之地的男人通婚?即便是家中有女待字閨中,也都是想方設法送到大城找取通婚,哪怕是妾也好。但事實上鮮有成功的例子,更多的是偷雞不成蝕把米,讓自家女娃娃過著水生火熱的生活。

然而凡事都有例外,不能一概而論。雖說自己沒有見過母親,但母親是修土元者的事實早就在三葉鎮家喻戶曉,這是三葉鎮這個小城創建以來第一例異族通婚,轟動一時,因此張墨塵也就成為三葉鎮第一個有可能成為金、土雙元的修者。

當然這都是理論,因為元素之力的苛刻的繼承幾率,張墨塵也會像其他孩子一樣,成為一個普通人,而且概率並不低。可這並不妨礙張墨塵成為全鎮的焦點人物,更有甚者,三葉鎮的其他家族紛紛將自家中的女娃娃精心打扮,希望能夠和張家訂上娃娃親。

「嗯,塵兒長大了,懂事了,先回去洗洗換身衣服,別著涼!」張天峰摸了摸張墨塵的頭微笑道。

「是,爹!」張墨塵嘿嘿一笑。

張墨塵轉身即將回屋,只見花園門口處,管家小跑著進來。

「族長,王族長來了,說有要事相商!」



第二章 山雨欲來



三葉鎮,紫金域偏角,萬獸山脈腳下的一座小城,但也是修者無數,家族林立,為首的有四大家族,除卻張家之外,還有王家、石家和李家,四位族長實力到是相仿,都是中介金元師。而此時前來的便是王家現任族長王軒松。

管家的聲音未落,只聽花園外一道爽朗大笑,「天峰老弟,我就直接進來啦!」

四大家族,張家與王家交好,而石家則與李家結盟,算是將小小的三葉鎮一分為二。

因為交好的緣故,王軒松經常出入張家,與張天峰議事,久而久之,二人之間也少了許多禮儀上的束縛。因此,王軒松未請便入,張天峰並沒有一絲不悅。

「軒松大哥,快請進!」張天峰一邊起身迎接,一邊招呼管家說:「快去將我昨日買的新茶泡上一壺。」

管家立刻彎身應諾,小跑而去。

聽到王軒松大大咧咧的聲音,原本要去沐浴更衣的張墨塵也駐足轉身,臉上堆滿了笑容,這是發至內心不由自主的笑。

張墨塵開心笑容當然不是因為見到王軒松,而是其身邊十五六歲模樣的少女。

少女便是王軒松的女兒,青衣藍帶,細發飄柔,鴨蛋的面龐上勾刻著極其美麗的五官,尤其是那對水旺旺的大眼睛,楚楚動人,人見猶憐,雖然還隔著幾步遠,但少女身上與生俱來的體香伴著清晨微風早就飄入張墨塵的鼻孔內,使得後者有些心花怒放。

「王伯伯好!」雖然自己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少女身上,但並未失態,張墨塵對著王軒松微微彎腰,雙手抱握問候道。

「好,好,好,」王軒松哈哈大笑,「塵兒現在可是越來越優秀了啊!」

王軒松一雙銅鈴般的眼睛從頭到尾將張墨塵打量了個遍。笨鳥先飛方可翱翔九天,重要的是,眼前這個全身濕透的少年可不是什麼笨鳥。不僅不笨,更是勤奮有加,加上先天元素的繼承幾率,這讓王軒松越看越滿意。

片刻之後,王軒松終於是將目光收回,低頭對著身邊的

少女輕聲說道:「語嫣,快問張叔叔好啊!」

少女諾了一聲,金蓮半步向前,微彎雙膝,柔語道:「語嫣見過張叔叔!」

張天峰欣然一笑,「好孩子,快起來,等下讓塵兒帶你出去玩!」

因為張、王兩家交好的緣故,王語嫣是張天峰看著長大的,女大十八變,眼前的少女雖未成年,卻早就亭亭玉立。論模樣,王語嫣第二,恐怕這三葉鎮沒人敢說第一。

王語嫣嗯了一聲,隨後目光偷偷的移到張墨塵身上,發現後者直勾勾的看著自己,頓時小臉緋紅,不過心裡卻甚是開心。

張天峰轉頭看了眼有點發傻的張墨塵,無奈的說道:「還愣著幹什麼,快去沐浴更衣,帶語嫣出去。」

知子莫若父,張墨塵的情竇初開,張天峰早就知道,而且也很樂意讓王語嫣成為自己未來的兒媳婦。

「不用,我這就帶語嫣出去。」張墨塵嘿嘿一笑,之前練功留下的一點疲憊早已消失不見,隨即快步向前,拉起王語嫣的手向花園外快步而去。

看著消失的兩個小身影,張天峰與王軒松對視片刻後各自哈哈大笑,其中韻味不比多言。

「天峰老弟,你還記得十幾年前李家與合月城聯姻的事麼?」短暫的愉悅後,王軒松將笑容收起,面色凝重的說道。

張天峰也將笑容抹去,知道是談正事的時候了,「當然記得,當年李家老族長為了異族通婚,將自己最喜愛的女兒李風研送到合月城修土元的宋家當妾,而且陪了不少嫁妝。」

「是的,當年李家為了這事可是下了血本,家族三分之一的財力都送給了宋家。」王軒松瞇起雙眼,似乎在回憶著當年的景象。

「事與願違,李風妍不但沒有生下雙元的孩子,最後自己也是不堪宋家百般折磨選擇自盡。」張天峰接過王軒松的話,臉上流露出一絲同情。

李風妍沒有生出雙元孩子,這對張、王二家來說絕對是件好事,必定三葉鎮雙方你掙我斗的局面已經持續了很多年。但孩子是無辜的,普天之下,像李風妍這樣,為了家族的利益犧牲自己的數不勝數。她們沒有選擇,只能憑著運氣試著鯉魚越龍門。生出雙元孩子,母憑子貴,自己的家族也會與榮俱榮,得到婆家家族的庇護和支持,生不出雙元孩子,那只能聽天由命,遣送回自己家族已然是最好的結局,但大部分都是在異鄉過著水生火熱的生活,更有甚者淪為奴僕,被當成玩物。

「天峰老弟,恐怕你我都被李家給騙了。」王軒松眉頭緊皺,思緒也從十幾年前回到了現在。

張天峰疑惑的看著王軒松,等著他將話說完。

「李風妍不但沒有死,更是生出了一個金、土雙元素的男孩!這麼多年宋家也從合月城二流勢力躋身強者之列。」王軒松接著說道。

「消息可靠?」張天峰看著王軒松嚴肅的表情,知道他不會說謊,但還是不死心的問了一句。

張天峰多麼希望王軒松是在和他開玩笑,但回應他的是王軒松堅定的點頭。

「李家隱藏的夠深啊!」張天峰緩緩坐下,拿起管家早已端上來的茶,慢慢泯了一口。

張天峰雙眉緊鎖,身體一動不動,但腦子裡早已思緒萬千。

三葉鎮勢力一分為二,其中張、王兩家,李、石兩家各掌一份,其他大大小小勢力只不過依附於他們。這麼多年來,雙方你來我往,各有得失,天平一直處於平衡狀態。但眼下王軒松帶來的消息無疑成為天平傾斜的那根稻草。不,不是稻草,而是一座大山,會將自己徹底鎮壓的大山。

「那個雙元素娃娃叫宋清竹,你說李家會不會讓他認祖歸宗?」王軒松繼續說道。

「認祖不太可能,宋家可捨不得這麼個寶貝認李家的祖,最多是回來探親,一來是認門,二來是給李家壯勢添威。」張天峰打斷王軒松的話。

「即便如此,也夠你我二人喝一壺的!」王軒松的眉頭至始至終都沒有舒展開來。

張天峰站起身,雙手後背,抬頭看著空中不斷飄近的一片厚雲。

「山雨欲來風滿樓,三葉鎮的天要變了。」

......




第三章 小乞丐



張墨塵拉著王語嫣的小手,很快便來到鎮上。這裡是三葉鎮的中心,是最繁華熱鬧的地方,叫賣聲此起彼伏,有玲琅滿目的小玩意,也有整張的獸皮,只不過看上去有些猙獰。

張墨塵走到一處店舖,將一朵藍色的花朵拿起,順手插在了王語嫣的頭上。本就溫雅柔順的王語嫣,在藍色花朵的裴村下,更顯得柔情萬分。

王語嫣顯然對這藍色花朵也甚是喜歡。因為面對面,兩個面龐近在咫尺,眼前少年不斷呼出的氣息,帶著些許熱氣,直撲自己面頰,頓時緋紅一片。

「少爺,此花名曰藍蝶,有提神靜心之用,即使脫離枝葉也能數年不敗,是小店剛從萬獸山脈傭兵團那裡收購而來。此花清純而不乏滋艷,滋艷而又不缺高雅,和王小姐真是絕配啊!」店舖老闆唾沫橫飛的討好著眼前兩尊菩薩。

王語嫣,且不說天生麗質,人見人愛,更是王家的掌中之寶,三葉鎮誰人不知,誰人不曉?張墨塵,更不用說了,有可能成為三葉鎮第一個金、土雙修的張家少爺,走到哪裡都是眾人矚目的焦點。張墨塵與王語嫣情竇初開的關係在三葉鎮早已散開。一對金童玉女,簡直羨煞旁人。

張墨塵壓根沒有在意店舖老闆滔滔不絕的諂媚,他的眼裡此時此刻只有王語嫣。

「這藍蝶花我要了,多少錢?」張墨塵微微側頭對著店舖老闆說道。

「哎呦,墨塵少爺,您這是折煞我了,您和語嫣小姐能光臨本店,那是小的八輩子修來的福分,我怎麼能要您的錢呢?全是當小的孝敬張天峰族長和王軒松族長了!」店舖老闆臉上的笑容更是燦爛了,不斷點頭哈腰。

人總是攀勢若婺,平日裡很少能和三葉鎮四大家族拉上關係的人無時無刻不想方設法的遞上橄欖枝。眼前可是送上門的機會,店舖老闆自然不能錯過。別說一朵小小的藍蝶花,就是必要時將自己的心肺掏出來,只要能夠和張家、王家搭上關係,那也未嘗不可啊。

張墨塵看了一眼店舖老闆,微微一笑,心裡也跟明鏡似的。店舖老闆故意說成孝敬給兩位族長,其用意顯而易見。不過張墨塵並非貪圖便宜之輩,隨手將一小袋錢扔在了櫃檯上,轉身拉著王語嫣便離開了。

店舖老闆掂量著手裡的錢袋,這份量足足夠買十朵藍蝶花了,但他的臉上卻看不出任何喜悅,相反失落無比。

......

「語嫣,餓不餓,這都快中午了,我們先去吃點東西吧。」張墨塵抬頭看了看頭頂的太陽,正掛當空。

「嗯,好啊,還是去醉仙閣吧。」王語嫣甜甜的說道。其實只要跟張墨塵在一起,去哪裡,吃什麼都無所謂,只是這醉仙閣是他倆經常去的地方,於是也就順口而出。

張墨塵微微一笑,隨即拉著王語嫣向醉仙閣走去,索性距離不遠,不一會便到了,不過,此時的醉仙閣門口人頭顫動,似乎在低聲議論著什麼。

「就是,李家也太霸道了,殺了人家父親,不但不給說法,還調戲這女娃娃。」

「石家也不是好東西啊,沒看到在旁邊煽風點火呢?」

「你們倆小聲點,被裡面那兩位祖宗聽到了,還想不想活了?」

......

張墨塵和王語嫣走了過來,不過只是站在了人群的最外圍。

「你們到底要幹什麼?殺了我爹,還如此這般,到底有沒有王法了?」人群中間,一個身形瘦弱,補丁遍身的女孩摟著一個中年人屍體,跪在地上撕心裂肺的喊著。

「王法?哈哈......告訴你,在這三葉鎮,爺就是王法,臭乞丐,殺了你爹那是你爹的造化,還沒說髒了爺的劍呢。」

「李兄,你殺了人家的爹,總是要給個說法的,我看這妮子長的還算標誌,不如你就收了人家,也算是將功補過了。哈哈....」

兩道充滿戲虐與諷刺的聲音一唱一和,壓根沒有將補丁女孩的憤恨眼神放在眼裡。

「是李子崖和石百川!」王語嫣微微抬頭看著張墨塵說道。

不用王語嫣說,張墨塵也早就聽出了二人身份。

李子崖,李家大少爺,石百川,石家大少爺,二人比張墨塵、王語嫣略大幾歲,也算是同齡人,雖然同齡,但李、石二人在三葉鎮可謂是沆瀣一氣,臭名昭著。仗著家族勢力,欺壓弱小,只是沒想到今天居然殺了人。

李子崖聽到石百川的話,忽然面色一轉,走到補丁女孩身邊蹲下,一隻邪惡的手試圖將女孩額頭前散亂的頭髮撩起。

「滾開!」女孩用力甩頭,勉強躲了過去。

「嘖嘖嘖,還是石兄好眼力啊,剛才我還沒在意,原來這蓬頭垢面之後盡藏了一副好臉蛋。」李子崖一邊淫笑,一邊死死抓住女孩的胳膊。

「你放開我,放開我!」女孩奮力抵抗卻掙脫不開半分。

「你不是要說法麼?爺今晚就臨幸你,只要你乖乖聽話,爺保你衣食無憂,再也不用端個破碗要飯。」李子崖仍舊沒皮沒臉的說著,圍觀的人也越來越多,可是沒有一個敢站出來,生怕下一個倒在地上的就是自己。

「住手!」一聲呵斥炸向耳邊,張墨塵和王語嫣擠入人群,出現在眾人視野當中。

「是墨塵少爺和語嫣小姐。」

「這下有好戲看了。」

......

稍微安靜些的人群因為張墨塵和王語嫣的出現,再次低語四起,議論紛紛。

李子崖緩緩起身,放開女孩,目光隨著那聲叱喝落到了張墨塵身上。

「我當是誰呢,原來是墨塵大少爺,怎麼?你對這妮子也有興趣?」李子崖表情嚴肅起來,但嘴上仍然充滿著戲虐。

「我說墨塵大少爺,你都將咱們三葉鎮的第一大美女攬入懷中了,就不要和李兄搶了吧,哈哈....」石百川緩步走上前,站到李子崖身後,手中的折扇不停扇著。

「你們兩個還能再無恥一點麼?」王語嫣一改淑雅之風,粉拳緊握,厲聲說道。

且不說張王二家與李石二家爭鬥多年,積怨如山,勢同水火,就單說今日殺父奪女之事也是讓人義憤填膺。

張墨塵知道王語嫣動力真氣,自己又何嘗不是,但還是將其拉到身後,這樣的事當然是男人來解決。



第四章 對決



張墨塵一邊將王語嫣拉倒自己身後,試著平息她的怒火,一邊冷冷的看著仍在和石百川眉飛色舞的李子崖。

「李子崖,當眾道歉,並將這女孩的父親厚葬,今日我便繞過你。」張墨塵嚴肅的說道。

「少擺臭架子,別人怕你張墨塵,爺不怕,想讓爺道歉,先問問爺手中的劍答不答應!」李子崖冷哼一聲,利劍下一秒隨之出鞘,劍身筆直,通體白亮,直指張墨塵。

張墨塵五指緊握劍柄,「鏘」的一聲,劍刃脫殼。劍身不寬,通體銀色,看上去鋒利無比,威氣十足,陽光照射之上,凝聚在劍尖,猶如一顆絢爛的明珠,十分刺眼。

王語嫣見狀將補丁少女和他父親的屍體拉倒一旁,石百川也是向後退卻數步,將舞台留給眼前劍拔弩張的二人,圍觀的人群更是早已向外退開,生怕接下來的打鬥傷及自己。

「今日就讓爺來教訓教訓你這三葉鎮的雙元苗子。」李子崖不在多說,音落劍出,直奔張墨塵。

「金芒萬丈!」李子崖大喝一聲,雖說沒有覺醒元素之力,但手中的劍卻依然演化出幾道劍氣。劍氣以真劍為中心,穿透著空間直逼而來。

「小心,這是李家的絕技!」王語嫣驚叫一聲,黃級中級元技,沒想到李子崖一上來便是拿出鎮族劍法,看來是心懷殺意。

張墨塵眉頭緊皺,知道李子崖動了真格,但嚴肅的表情卻沒有絲毫的畏懼,只聽張墨塵冷哼一聲,身體不退反進,對著李子崖衝了過去。

「巨龍狂舞!」

張墨塵大喝一聲,手中的利劍不斷揮舞,宛如一條銀色小龍,在劍影之中閃轉騰挪。

「叮、叮、叮......」

撞擊聲持續不斷,一時間銀劍前進不了半寸,白劍也沾不到張墨塵的衣衫。

王語嫣的目光緊緊盯著眼前的打鬥,兩隻粉拳死死握住,緊張之色不於言表。

石百川也目不轉睛的看著,手中的折扇仍在緩緩煽動,臉上卻少了那份擔憂之色。

空地中央兩位少年的打鬥,說白了就是張家與李家的對決,這可是千載難尋的場面,因此圍觀的人越聚越多,都想一看究竟,到底是張家厲害還是李家更勝一籌。

銀劍與白劍終於是碰在一起,彼此間不肯讓卻半寸,劍刃與劍刃之間不斷發出「嗤.嗤.嗤....」的摩擦聲。

雙劍相抗,四目對射。

李子崖隨眼神冰冷,但也多了一分驚訝,驚訝的是張墨塵能夠化解自己的劍氣,必定後者比自己要小上兩歲。

張墨塵目光如炬,驚歎之色也同樣難以掩蓋,在元素之力覺醒之前,便能夠將金芒萬丈演化出劍氣,這可不是一般的天賦。待其覺醒之日,這劍氣可就不是剛才那區區幾道,而是真如暴雨梨花般,威力可想而知。

兩道身影就僵持在那裡,一動不動,外人看來波瀾不驚,其實是內勁十足,暗流湧動。

王語嫣的眉頭至始至終沒有展開,雖說張墨塵被譽為三葉鎮第一苗子,但終究歲小年少,眼下二人僵持不下,不分高低,更是心急如焚,要不是得提防石百川,恐怕早就衝上去幫忙了。

然而石百川並沒有動手的意思,此時的他看上去氣定神閒,神態自如,彷彿事不關己,折扇不停煽動,眼前的打鬥在他眼裡只是一場好戲罷了。

......

「住手!」一聲厲喝打破了僵局,緊接著是一道掌風,將張墨塵、李子崖二人各自震退開來。

眾人回過神,只見一道紫衣緊束,柳葉劍眉的女人出現在視野之中。女人中年模樣,卻凹凸有致,面容標誌,風韻猶存。

張天冰,張天峰的親小妹,排行老四,人稱冰四娘。

人如其名,張天冰性格冰冷,即便時到中年仍是孤身一人,唯獨對張墨塵關懷備至。

遙想當年風華正茂,張天冰在三葉鎮也是數一數二的人物,要美貌有美貌,要地位有地位,一身出類拔萃的修為更是引得愛慕者無數。在場的一些中年男子此刻內心恐怕早已激動不已。

「姑姑,您怎麼來了?」張墨塵見狀顯然有些吃驚,因為張天冰前兩日剛進萬獸山脈,往常慣例沒有十天半月是回不來的。

張天冰二話不說,一把抓過張墨塵,那對高冷的眼睛此刻卻擔憂萬分,不停的檢查著,看有沒有受傷。

「我沒事姑姑!」張墨塵有些尷尬,剛才意氣風發的少年,此時變成了張天冰手裡的小雞。

張天冰在張墨塵身體上摸了半天,終於確定沒有受傷,長舒一口氣。

「臭小子,又惹事了?」張天冰一邊輕輕敲了下張墨塵的頭,一邊向李子崖、石百川方向看去。冰冷而又鋒利的眼神讓李子崖二人不寒而慄,雙腳不由自主的向後退去。

不等張墨塵開口,王語嫣直接衝了過來,拉住張天冰的手。愛屋及烏,加上王語嫣本來就討人喜歡,張天冰對這個未來的侄媳婦打心裡也是十分認可的。

「小妮子,你怎麼也在這?」張天冰笑著說道。

因為張天冰的到來,王語嫣心中的擔憂也隨之落地,於是告狀般的將前因後果講了個遍。

張天冰漸漸的將笑容收起,目光更加冷峻的看著李子崖、石百川二人,「你們倆先回去,事後我會告訴你們族裡。」

張天冰當然知道李子崖、石百川的品行,但今日殺父奪女之事著實讓她吃驚不小,小小年紀便如此為非作歹,長大後還了得?只是他們倆終究是孩子,加上家族之間的利益紛爭,張天冰並不方便出手教訓。

李子崖、石百川二人得到了赦令,剛才還在因為張天冰鋒利的眼神而瑟瑟發抖的身體,下一秒便消失在了人們視野中。

「姑姑,您快看看,這位大叔還有沒有的救?」張墨塵見狀並未糾纏下去,而是催促救人。

補丁女孩因為傷心過度,早已哭的昏厥過去。張天冰附身檢查著中年男子身體,片刻之後,無奈的搖了搖頭。

「塵兒,你和語嫣先把這孩子帶回族裡,然後吩咐人前來將他爹爹安葬。」張天冰轉身說道。

「是,姑姑!」張墨塵應諾一聲,背起補丁女孩,帶著王語嫣向張家快速而去。

圍觀的人群也漸漸散去,不過在他們心中卻也形成了一種思想,那就是對四大家族的評價。

張天冰看著地上漸漸失去體溫的中年男子,眉頭緊鎖,平靜而又冷厲的眼神裡,佈滿了層層疑雲。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