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googlt-2018
fb-2018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丹武霸主04
瘋狂的馬大鍋
2018/10/24發行
異常生物見聞錄13
遠瞳
2018/10/24發行
無敵煉藥師26
憤怒的薩爾
2018/10/24發行
不死神凰28
寫字板
2018/10/24發行
仙帝歸來44
風無極光
2018/10/24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45
匣中藏劍
2018/10/24發行
不死道祖45
仙子饒命
2018/10/24發行
天道圖書館75
情痴小和尚
2018/10/24發行
終極戰兵92
梁七少
2018/10/24發行
玄門秘師01
火槍手
2018/10/26發行
玄門秘師02
火槍手
2018/10/26發行
超級領主12 完結
隱為者
2018/10/26發行
仙武都市28
月藏鋒
2018/10/26發行
凌天神帝36
君天帝
2018/10/26發行
完美神醫56
步行天下
2018/10/26發行
少年藥帝63
蕭冷
2018/10/26發行
修煉狂潮76
傅嘯塵
2018/10/26發行
逆天劍皇85
半步滄桑
2018/10/26發行
丹武霸主05
瘋狂的馬大鍋
2018/10/31發行
執掌天下07
阿拉丁
2018/10/31發行
伏天氏13
淨無痕
2018/10/31發行
全職鬼皇17
浮兮
2018/10/31發行
聖武星辰17
亂世狂刀01
2018/10/31發行
不死神凰29
寫字板
2018/10/31發行
絕代神主32
百里龍蝦
2018/10/31發行
懶神附體34
君不見
2018/10/31發行
至聖之路103
永恆之火
2018/10/31發行
玄門秘師03
火槍手
2018/11/2發行
不朽戰魂16
拓跋流雲
2018/11/2發行
無敵煉藥師27
憤怒的薩爾
2018/11/2發行
修真聊天群45
聖騎士的傳說
2018/11/2發行
仙帝歸來45
風無極光
2018/11/2發行
天界戰神62
笑南風
2018/11/2發行
妙醫鴻途68
煙斗老哥
2018/11/2發行
修煉狂潮77
傅嘯塵
2018/11/2發行
終極戰兵93
梁七少
2018/11/2發行
丹武霸主06
瘋狂的馬大鍋
2018/11/7發行
執掌天下08
阿拉丁
2018/11/7發行
異常生物見聞錄14
遠瞳
2018/11/7發行
全職鬼皇18
浮兮
2018/11/7發行
九極戰神25
少爺不太冷
2018/11/7發行
不死神凰30
寫字板
2018/11/7發行
超神機械師33
齊佩甲
2018/11/7發行
懶神附體35
君不見
2018/11/7發行
天道圖書館76
情痴小和尚
2018/11/7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23
轉帖:縱橫都市小說《超品戰兵》作者:梁不凡 12
最近看了一部很虐男女主角的書(造化玉碟) 10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屬性至尊 》小說作者: 咆哮的蘋果 10
轉帖:起點遊戲小說《劍娘》 作者:滄瀾波濤短 9
轉帖:創世東方玄幻新書《逆天魔仙》 作者:黑翼劍士 7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天蒼黃》作者:有時糊塗 5
轉帖:起點古典仙俠新書《西游長生咒 》 作者:大夢泣 4
白 衫 盛 雪大大的「馭 劍 法 神」 一書被抄襲至起點中文網 4
轉帖:縱橫奇幻玄幻小說《無敵劍魂》作者:鐵馬飛橋 3
本週熱門留言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293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129
〔公告〕 小說頻道--站規 39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蒼穹之上》作者:石三 32
轉帖:縱橫奇幻玄幻小說《劍骨》作者:會摔跤的熊貓 32
求學者或技術研發型主角(自己創造金手指)的小說! 29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九天聖祖》作者:軒轅瘋狂 29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我的大侠系统》 小說作者: 秣陵别雪 28
轉帖:起點東方玄幻新書《全民進化時代》作者:黑土冒青煙 27
轉帖:起點歷史新書《漢末蒼天》 作者:何處是酒家 26

 
 暱稱:
 密碼:
 

轉帖:縱橫奇幻玄幻小說《一劍破道》作者:連天紅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8/05/15 15:25 
.
http://book.zongheng.com/book/515369.html

這是一個底層武者的崛起的鴻篇巨製;

這是一篇充滿熱血與激情的爽文;

這是一本充滿了無盡謎題的書,一個個未解的懸疑等待著聰明的你。

不論是緊張刺激的戰鬥,驚心動魄的歷險,虐心的愛情,詭異的陰謀,驚悚恐怖的場面,無論你喜歡哪一種,都能在這本書中找到。

煉體成聖,入道…


第一章 忍辱負重


「已經無能為力了嗎?」一個蒼老疲憊的聲音問道。

「對不起,老夫已經盡力了,可惜經脈全斷,從此以後恐怕就……」

「哎!行了郎中,您已經盡力了,這是診金,您拿著吧。」

「那,戰老先生,老夫先告退了。」

戰晨彷彿聽到了這窸窸窣窣的談話聲,不覺從昏睡中驚醒。

疼!一股鑽心的疼頓時向他的大腦襲去,使得他幾欲再次昏闕過去,但他硬是咬牙挺住了。

「是的,這身上的疼,怎及得上心中的痛!我這時候再不能躺下了,我要站起來復仇!」他在心中不斷吶喊著。

眼前彷彿又浮現起先前的畫面,一個油頭粉面的富家公子指著他的鼻樑笑道:「哈哈哈,戰晨,這就是所謂的天才嗎?不過如此,不過如此啊!」

王霸!這個戰晨不得不想起的名字,那一天自己就是被他給擊敗的。

說是一場同級之間的戰鬥,可是在自己全面壓制他時,手中的鐵棍卻離奇的斷了。而這個卑鄙的傢伙卻趁機偷襲,並將他的經脈全部打斷,最終還朝著他的臉上吐了口唾沫。

最終這嘲諷的話語還久久地在戰晨的耳畔迴響,提醒他不要忘記這段恥辱!

一個月後,戰晨終於可以起身了,素來不愛說話的他,似乎話更少了,甚至終日不語。

老父親戰歷看著呆坐在床上,透過窗戶,望著破屋外楊柳的戰晨,不禁說道:「晨兒,想哭就大聲的哭出聲吧!看你這個樣子,我怎能放心地離開,去陪你那逝去的母親。雪瑩!我對不住你!沒把我們的晨兒照顧好!」講到這兒,他竟然嚎啕大哭起來。

戰晨猛然驚醒,站起身子,撲倒在父親的身旁,扶起他那瘦弱的肩膀叫到:「父親,孩兒發誓,我再也不這樣了!我一定會振作起來。」

戰歷拭去眼角上的淚水,努力地露出一絲笑容說道:「晨兒,這樣就好,這樣就好,我就有辦法向你母親交代了。」

戰晨望著老邁的父親感動得說不出話來,他來自於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家庭了,父親戰歷只是一個普通武徒九層的平凡百姓,母親則是一個富家商人家中的丫鬟,兩人結合以後生活原本和和美美。

然而天意弄人,母親在生下他之後就撒手人寰,而從此父親也就一蹶不振,在習武的道路上再也沒邁進一步。然而父親卻是偉大的,頂著巨大的壓力和苦痛將他拉扯大。

因此,戰晨從小就有一個宏大的願望,那就是要出人頭地。而在這習武成風,強者為尊的萬法大陸上,成為蓋世強者,就是衣錦還鄉的唯一途徑。

因此戰晨打懂事起就非常努力,還不到習武的年齡,就跑到臨近的烏梅鎮武館中觀看世家子弟習武,每天早上天色未明就要起身,更要走上十幾里路。

而回家以後,他就照著早上認真記下的那些招式,一板一眼地練了起來,直至深夜還不入睡。

憑借這樣的努力,他七歲就被破格錄取進烏梅鎮武館,十四歲就達到了武徒七層的修為。

原本他以為自己會這樣一直順暢地走下去,然而卻招致了同是武徒七層修為的王霸的嫉恨,因為他已經將近20歲了卻比一個十四歲的孩子還不如,他的眼中容不得這顆沙子。

戰晨現在想來,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王霸所設的一個局,事先買通了武館裡的先生,再在比武用的棍棒上做了手腳,然後挑起事端,引誘他參加了這一次注定會輸的比試……他還記得自己被打敗那一瞬間,武館先生和同學們袖手旁觀的模樣,以及王霸那囂張的模樣。

時隔那麼久,彷彿還歷歷在目,這些都深深地刺痛了戰晨的心,他的指甲已經深深地陷入了自己的肉掌中,直至鮮血直流,他卻毫無知覺,只是在心中吶喊:「王霸、還有你們袖手旁觀的所有的人,我一定會讓你們付出代價!」

「晨兒,你怎麼了,不舒服嗎?」

父親的話將他拉回了現實,戰晨為了避免父親擔心,連忙笑道:「父親,我沒事兒,剛才我正在想,將來要幹些什麼生計,服侍您一輩子呢。」

戰歷聽到兒子的話,臉上也樂開了花,說道:「晨兒,你能想開了就好,雖然你已經不能練武了,但是手腳還沒斷呢,隨便找點活兒幹幹,就夠我們爺倆兒平時花銷用度了,遠離那些事非爭端才能長命百歲!」

「誒!爹我聽你的。」戰晨趕忙裝作高興地說道,頓了頓他又說:「爹,我想出去逛逛,一個月沒下床,心裡悶得慌。」

「好!你可別走遠了,我還等你吃飯呢。」

離開自家的破茅草屋,戰晨漫無目的地向烏梅鎮上走去,沿途幾個嬉鬧的孩子看他走了過來,就在一般小聲地議論著。

「誒,那不是天才戰晨嗎?」

「什麼天才,不過是一個廢材而己,聽說他的經脈己經被全廢了,不能習武了。」

「不會吧?」

「嘿,不信你瞧著。」

這時一個只有九歲的男孩大搖大擺地走到了戰晨面前叫到:「你是戰晨?」

戰晨抬起頭問:「你有事嗎?」

「嘿嘿,沒事,只不過我想看你下跪。」那男孩得意洋洋地笑道。

戰晨一咬牙道:「如果我說不呢?」

「嘿,你小子有種,那要問我的拳頭答應不答應了。」

戰晨死死地盯住他沒有回答,那男孩見他真不識抬舉,竟上前就打。戰晨本能地擺開了他平時的戰鬥姿態想要與他對抗,然而一抬手,卻感到自己的經脈中傳來一種空虛的感覺。

「呯!」小男孩的手輕易就架開了戰晨的阻擋,隨之一拳擂在他胸口上,戰晨當即就痛得貓下了腰。

那男孩囂張地叫到:「看吧!他就是只紙老虎,我們一起上。」

他身後的幾個玩伴這才打消了顧忌,一窩蜂地圍過來對著戰晨拳打腳踢。

戰晨用手護著自己的頭在地上打著滾,與身上的疼相比,心中的屈辱更讓他難受。是的,沒有了武功連小孩都能隨意欺負,活著還不如一條狗!

「快住手!」一聲稍帶稚嫩的嬌叱在身後響起。

幾個男孩不由手上一頓,戰晨也趁機爬起身來,看向身後,只見一個兩方二八,無比俊俏的姑娘掀開捲簾,走出她所乘坐的轎子,她明眸齒皓,眉黛修長,瓊鼻挺翹,朱唇溫潤,一頭烏黑黝亮的秀髮披在肩後,就彷彿仙女兒下凡一般。

大家一時間都看入迷了。

這時候這位小姐身邊的丫鬟卻開口了:「你們還不快散開,這是我們蘇家二小姐!」

「不好!是蘇家二小姐蘇芸。」一個男孩似乎想到了什麼。

「我們快撤吧!」

「好!」

這伙小雜種七嘴八舌地議論了一番,便一溜煙四散逃跑了。

戰晨也一時怔住了,蘇、王、李、楊號稱烏梅鎮的四大家族,據說家中都有武尊一級的強者坐鎮,在烏梅鎮可是一手遮天的,憑自己現在的狀態最好不要與他們扯上關係。

於是他又深深地看了蘇芸一眼,將她的神貌牢牢地記在心頭,他欠了對方一次恩情,而後就轉身朝著她身後走去。

「誒?你這人真奇怪!小姐救了你,怎麼一聲謝都不說……」那小姐身邊的丫鬟就朝他叫喚道。

「算了,鶯兒。」蘇芸勸住了她。

此時的戰晨披頭散髮,宛若野人,他強烈的自尊心不允許他再留在這裡,直想朝郊外跑,遠離這些人。

他一直沿著他熟悉的路跑著,跑向他們村子的後山,最終在一處山坳裡停下了腳步。那兒有一處墳頭,墓牌上寫著「愛妻雪瑩之墓。」

戰晨的膝蓋一彎就跪下了,一向堅強不流淚的他一時間熱淚奔流,是的,他把自己心中的委屈、苦痛全部留在了這裡,也只會留在這裡,他那素昧平生的母親。

這時上天似乎都被他的悲傷所感召,下起了大雨。

戰晨不禁吶喊道:「娘,您也聽到了我的委屈了嗎?您要孩兒在這弱肉強食的世界裡怎麼辦!」

可是沒有人去回答他。

戰晨不由得陷入了沉思,萬法大陸,崇尚武學,宗派林立,傳說有十萬之眾!王朝衰微,只是大宗派的附庸而已。

在這個世界上,孩子一出生便要接受武學思想教育,從小就鍛煉身體,打下堅實基礎,8歲就可以到縣城武館參加入學考試,成績優異者能獲得繼續研修武學的機會,而其他的人將被無情淘汰。

萬法大陸武者的修為境界分為:武徒、武師、武尊、武王、武帝、武聖這六大層次,據說武聖之上還有境界,但那只存在於傳說中,被人們稱為仙人,上天入地,翻江搗海,無所不能,但那些秘密都不是凡人所能夠接觸到的。

武徒分為十二層,突破武徒境界,是為武師,每十人習武,只有一個人有希望突破武師;而由武師突破到武尊更難,每百人中只有一人得以成功;以此類推,越往後頭突破的人數就越少,難度就越高,這是一個金字塔的結構,只有達到武聖境界,才能站在這世界的頂端,傲視群雄。

戰晨的夢想本是成為一代武聖!可惜這個夢想隨著他的這一變故,似乎永遠化為了夢幻泡影。


第一章 忍辱負重


「已經無能為力了嗎?」一個蒼老疲憊的聲音問道。

「對不起,老夫已經盡力了,可惜經脈全斷,從此以後恐怕就……」

「哎!行了郎中,您已經盡力了,這是診金,您拿著吧。」

「那,戰老先生,老夫先告退了。」

戰晨彷彿聽到了這窸窸窣窣的談話聲,不覺從昏睡中驚醒。

疼!一股鑽心的疼頓時向他的大腦襲去,使得他幾欲再次昏闕過去,但他硬是咬牙挺住了。

「是的,這身上的疼,怎及得上心中的痛!我這時候再不能躺下了,我要站起來復仇!」他在心中不斷吶喊著。

眼前彷彿又浮現起先前的畫面,一個油頭粉面的富家公子指著他的鼻樑笑道:「哈哈哈,戰晨,這就是所謂的天才嗎?不過如此,不過如此啊!」

王霸!這個戰晨不得不想起的名字,那一天自己就是被他給擊敗的。

說是一場同級之間的戰鬥,可是在自己全面壓制他時,手中的鐵棍卻離奇的斷了。而這個卑鄙的傢伙卻趁機偷襲,並將他的經脈全部打斷,最終還朝著他的臉上吐了口唾沫。

最終這嘲諷的話語還久久地在戰晨的耳畔迴響,提醒他不要忘記這段恥辱!

一個月後,戰晨終於可以起身了,素來不愛說話的他,似乎話更少了,甚至終日不語。

老父親戰歷看著呆坐在床上,透過窗戶,望著破屋外楊柳的戰晨,不禁說道:「晨兒,想哭就大聲的哭出聲吧!看你這個樣子,我怎能放心地離開,去陪你那逝去的母親。雪瑩!我對不住你!沒把我們的晨兒照顧好!」講到這兒,他竟然嚎啕大哭起來。

戰晨猛然驚醒,站起身子,撲倒在父親的身旁,扶起他那瘦弱的肩膀叫到:「父親,孩兒發誓,我再也不這樣了!我一定會振作起來。」

戰歷拭去眼角上的淚水,努力地露出一絲笑容說道:「晨兒,這樣就好,這樣就好,我就有辦法向你母親交代了。」

戰晨望著老邁的父親感動得說不出話來,他來自於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家庭了,父親戰歷只是一個普通武徒九層的平凡百姓,母親則是一個富家商人家中的丫鬟,兩人結合以後生活原本和和美美。

然而天意弄人,母親在生下他之後就撒手人寰,而從此父親也就一蹶不振,在習武的道路上再也沒邁進一步。然而父親卻是偉大的,頂著巨大的壓力和苦痛將他拉扯大。

因此,戰晨從小就有一個宏大的願望,那就是要出人頭地。而在這習武成風,強者為尊的萬法大陸上,成為蓋世強者,就是衣錦還鄉的唯一途徑。

因此戰晨打懂事起就非常努力,還不到習武的年齡,就跑到臨近的烏梅鎮武館中觀看世家子弟習武,每天早上天色未明就要起身,更要走上十幾里路。

而回家以後,他就照著早上認真記下的那些招式,一板一眼地練了起來,直至深夜還不入睡。

憑借這樣的努力,他七歲就被破格錄取進烏梅鎮武館,十四歲就達到了武徒七層的修為。

原本他以為自己會這樣一直順暢地走下去,然而卻招致了同是武徒七層修為的王霸的嫉恨,因為他已經將近20歲了卻比一個十四歲的孩子還不如,他的眼中容不得這顆沙子。

戰晨現在想來,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王霸所設的一個局,事先買通了武館裡的先生,再在比武用的棍棒上做了手腳,然後挑起事端,引誘他參加了這一次注定會輸的比試……他還記得自己被打敗那一瞬間,武館先生和同學們袖手旁觀的模樣,以及王霸那囂張的模樣。

時隔那麼久,彷彿還歷歷在目,這些都深深地刺痛了戰晨的心,他的指甲已經深深地陷入了自己的肉掌中,直至鮮血直流,他卻毫無知覺,只是在心中吶喊:「王霸、還有你們袖手旁觀的所有的人,我一定會讓你們付出代價!」

「晨兒,你怎麼了,不舒服嗎?」

父親的話將他拉回了現實,戰晨為了避免父親擔心,連忙笑道:「父親,我沒事兒,剛才我正在想,將來要幹些什麼生計,服侍您一輩子呢。」

戰歷聽到兒子的話,臉上也樂開了花,說道:「晨兒,你能想開了就好,雖然你已經不能練武了,但是手腳還沒斷呢,隨便找點活兒幹幹,就夠我們爺倆兒平時花銷用度了,遠離那些事非爭端才能長命百歲!」

「誒!爹我聽你的。」戰晨趕忙裝作高興地說道,頓了頓他又說:「爹,我想出去逛逛,一個月沒下床,心裡悶得慌。」

「好!你可別走遠了,我還等你吃飯呢。」

離開自家的破茅草屋,戰晨漫無目的地向烏梅鎮上走去,沿途幾個嬉鬧的孩子看他走了過來,就在一般小聲地議論著。

「誒,那不是天才戰晨嗎?」

「什麼天才,不過是一個廢材而己,聽說他的經脈己經被全廢了,不能習武了。」

「不會吧?」

「嘿,不信你瞧著。」

這時一個只有九歲的男孩大搖大擺地走到了戰晨面前叫到:「你是戰晨?」

戰晨抬起頭問:「你有事嗎?」

「嘿嘿,沒事,只不過我想看你下跪。」那男孩得意洋洋地笑道。

戰晨一咬牙道:「如果我說不呢?」

「嘿,你小子有種,那要問我的拳頭答應不答應了。」

戰晨死死地盯住他沒有回答,那男孩見他真不識抬舉,竟上前就打。戰晨本能地擺開了他平時的戰鬥姿態想要與他對抗,然而一抬手,卻感到自己的經脈中傳來一種空虛的感覺。

「呯!」小男孩的手輕易就架開了戰晨的阻擋,隨之一拳擂在他胸口上,戰晨當即就痛得貓下了腰。

那男孩囂張地叫到:「看吧!他就是只紙老虎,我們一起上。」

他身後的幾個玩伴這才打消了顧忌,一窩蜂地圍過來對著戰晨拳打腳踢。

戰晨用手護著自己的頭在地上打著滾,與身上的疼相比,心中的屈辱更讓他難受。是的,沒有了武功連小孩都能隨意欺負,活著還不如一條狗!

「快住手!」一聲稍帶稚嫩的嬌叱在身後響起。

幾個男孩不由手上一頓,戰晨也趁機爬起身來,看向身後,只見一個兩方二八,無比俊俏的姑娘掀開捲簾,走出她所乘坐的轎子,她明眸齒皓,眉黛修長,瓊鼻挺翹,朱唇溫潤,一頭烏黑黝亮的秀髮披在肩後,就彷彿仙女兒下凡一般。

大家一時間都看入迷了。

這時候這位小姐身邊的丫鬟卻開口了:「你們還不快散開,這是我們蘇家二小姐!」

「不好!是蘇家二小姐蘇芸。」一個男孩似乎想到了什麼。

「我們快撤吧!」

「好!」

這伙小雜種七嘴八舌地議論了一番,便一溜煙四散逃跑了。

戰晨也一時怔住了,蘇、王、李、楊號稱烏梅鎮的四大家族,據說家中都有武尊一級的強者坐鎮,在烏梅鎮可是一手遮天的,憑自己現在的狀態最好不要與他們扯上關係。

於是他又深深地看了蘇芸一眼,將她的神貌牢牢地記在心頭,他欠了對方一次恩情,而後就轉身朝著她身後走去。

「誒?你這人真奇怪!小姐救了你,怎麼一聲謝都不說……」那小姐身邊的丫鬟就朝他叫喚道。

「算了,鶯兒。」蘇芸勸住了她。

此時的戰晨披頭散髮,宛若野人,他強烈的自尊心不允許他再留在這裡,直想朝郊外跑,遠離這些人。

他一直沿著他熟悉的路跑著,跑向他們村子的後山,最終在一處山坳裡停下了腳步。那兒有一處墳頭,墓牌上寫著「愛妻雪瑩之墓。」

戰晨的膝蓋一彎就跪下了,一向堅強不流淚的他一時間熱淚奔流,是的,他把自己心中的委屈、苦痛全部留在了這裡,也只會留在這裡,他那素昧平生的母親。

這時上天似乎都被他的悲傷所感召,下起了大雨。

戰晨不禁吶喊道:「娘,您也聽到了我的委屈了嗎?您要孩兒在這弱肉強食的世界裡怎麼辦!」

可是沒有人去回答他。

戰晨不由得陷入了沉思,萬法大陸,崇尚武學,宗派林立,傳說有十萬之眾!王朝衰微,只是大宗派的附庸而已。

在這個世界上,孩子一出生便要接受武學思想教育,從小就鍛煉身體,打下堅實基礎,8歲就可以到縣城武館參加入學考試,成績優異者能獲得繼續研修武學的機會,而其他的人將被無情淘汰。

萬法大陸武者的修為境界分為:武徒、武師、武尊、武王、武帝、武聖這六大層次,據說武聖之上還有境界,但那只存在於傳說中,被人們稱為仙人,上天入地,翻江搗海,無所不能,但那些秘密都不是凡人所能夠接觸到的。

武徒分為十二層,突破武徒境界,是為武師,每十人習武,只有一個人有希望突破武師;而由武師突破到武尊更難,每百人中只有一人得以成功;以此類推,越往後頭突破的人數就越少,難度就越高,這是一個金字塔的結構,只有達到武聖境界,才能站在這世界的頂端,傲視群雄。

戰晨的夢想本是成為一代武聖!可惜這個夢想隨著他的這一變故,似乎永遠化為了夢幻泡影。


第二章 破而後立


「哎呀呀,這雨下得,把老夫的身子都打濕了。」

就在戰晨依舊一動不動地跪在母親墳前之時,一個不合氣氛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

戰晨內心一驚,雖然他已經修為盡失,但作為一個武者的察覺力還沒喪失,沒想到對方到了自己身後,他竟一點感覺也沒有,來人一定不會簡單。

想到這兒,他轉過身子,卻看到一位頭髮半黑半白的腌臢老頭,就站在他的身後,渾身穿著破破爛爛的衣服,活像一個老乞丐,手裡拿著一個酒葫蘆,不停地朝著自己的口中灌著酒,眼睛半瞇半睜,彷彿隨時要醉倒一般。

見戰晨轉過身子,他搖搖晃晃地又朝自己的嘴巴裡灌了一口酒笑道:「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小哥你也來一口,忘記這煩心事兒,若何?」

這在以往,戰晨是絕不會搭理這樣的醉鬼的,但今天不知怎的,他就特別想找人傾訴,歎了口氣說:「老先生,我如何能醉得?我心裡有太多的不甘,我想習武,我想報仇!」

一說到習武、報仇,他落寞的眼神就變得神采奕奕起來,就好像折斷了翅膀的雄鷹,還在嚮往著蒼天一般。

「小伙子,你著相啦,該放下的就得放下,只有這樣才能走得更遠。」老醉鬼一邊說著,一邊就伸出他那骯髒的手,就往戰晨的肩膀上重重一拍,戰晨下意識地就想閃開,但卻發現這是徒勞的。

「啪」戰晨的肩膀重重挨了一下,胸中一股腥味騰起,忍不住吐出一大口黑血來。

然而這一口黑血吐出,他卻感到輕鬆不少,似乎有一股暖流在週身遊蕩,而丹田處就像有一股熊熊火焰在燃氣。

這時候外邊雖然大雨瓢潑,但他的身上並不覺得絲毫寒冷,反而溫暖異常。

「來來來,喝口酒,一醉解千愁。」老頭一邊說著,一邊將自己手中的酒葫蘆,插入戰晨的口中,狠狠地灌了他一口酒。

戰晨就感到一陣眩暈,倒在地上昏睡過去。也不知過了多久,他才幽幽轉醒。發現這時候雨已經停了,天色也暗了下來,一看四周哪還有那老頭的存在?

心中暗叫:「不好,現在是什麼時辰,莫不要讓爹等急了!」

戰晨猛地站起身來,卻感覺身體一陣輕盈,彷彿他的修為又回來了一般,他急忙用神識潛入自己體內細細探查一番,不禁一陣狂喜,他全身的經脈都已經完全修復了!阻礙在經脈中的血塊也不翼而飛,這時候他才知道,他是遇上高人相助了。

他當即屈膝跪倒在地,朝著老酒鬼來的方向鄭重地一拜,高聲喊道:「多謝老前輩相助,您大恩大德,戰晨沒齒難忘!」

正在這時,他卻聽到了「啪」的一聲輕響,是什麼東西從自己懷中丟了出來,連忙撿起來一看,差點從地上跳了起來,竟然是一本功法!

其黑色的書皮上印著3個鎦金大字《崩雷劍》,這是過去戰晨想都不敢想的東西,在烏梅鎮武館呆了這麼久,他還從來沒有見過一本功法秘籍,只是聽說過而已。

他又急忙翻開書的第一頁,就看到一行說明:《崩雷劍》玄階中品劍決。

「竟然還是玄階中品功法!」一時間他感覺自己有點透不過氣來,雙手都因激動而在顫抖。

在萬法大陸上功法大體分為天、地、玄、黃四階,而每一階又分為下品、中品、上品和極品四個等級。

但連最低等的黃階下品功法都主要掌握在一些大家族的手中。尋常百姓家,只能自己研究一些武功套路,以達到強身健體的目的,而用這樣的武術套路,最多修行到武徒巔峰境界,是無法更進一步達到武師境界的。

也就是說要突破武師境界至少要修習一本黃階下品功法。所以尋常人家若是僥倖得到一本黃階功法,就會被當作傳家寶,不可告人的秘密,一代一代傳下去。

因為一旦成為了武師,那麼身份地位就大不一樣,甚至有希望被招募進大家族,接觸到一些更為精深的武學。

更何況玄階中品的功法,那都至少要武尊以上修為的強者才能創出。

至於更高層次的地階功法只有在一些大宗派中才能找到,而天階功法,更加虛無縹緲,無跡可尋。

戰晨花了好長時間才平復了自己的心情,心想:「現在不是研習功法的時候,我且先回家,這事情得從長計議。」

於是他趕緊把功法重新塞入懷中藏好,就匆匆趕回家了。回到家中,父親看他這麼晚才回來,難免要多問幾句,而這些都被戰晨找借口,含糊過去了。

吃過飯後,他就把自己緊緊地關在屋中,這才敢拿出功法來看。不是說戰晨不信任自己的父親,而是本功法在他們那種地方實在太駭人聽聞了,如果一不留心,洩露出去,恐怕會招來殺身之禍。

戰晨很聰明,從小就過目不忘,他很快就將整本功法牢牢地印在了心中。

《崩雷劍》顧名思義是一本雷屬性的功法,練成之後,可將全身真氣匯聚,發出一擊雷電斬,百米之內將人擊斃!這是必殺的一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至少需要達到武師境界才能發揮出其真正的威力來。而對於只有武徒七層修為的戰晨來說,似乎不太可能實現。

因為武徒階段,還主要給身體打下堅實基礎,以力量的增長為主,這時候真氣在體內的存在很少,基本無法離體攻擊;然而到了武師階段,增長的主要就是體內的真氣了,這一時候,強大的功法才能真正展現出它的猙獰來。

然而,既然得到了如此霸道的劍訣,就因為無法發揮出其威力而不去修煉嗎?這顯然不是戰晨的風格,他決定明天馬上就開始修煉崩雷劍。

第二天早上,戰晨早早就離開了家,來到後山的一處僻靜地修煉崩雷劍。在修煉之前,他又打了幾套過去在武館學會的武術套路,有了更令人驚喜的發現!

原本他認為自己的經脈被人廢了,再重新恢復,一定會留下什麼後遺症,然而事實卻正好相反,逐條經脈不僅恢復如初,而且經脈中真氣的流動變得更加順暢了。

原本戰晨在戰鬥中,能發揮出自身潛能七層的力量就很不錯了,而現在他能發揮出九層來!原本他的資質只算中上水平,現在的他可以算得上天才!

「改變一個武者的資質,這需要怎樣高深的修為!」戰晨越想越覺得昨日他遇上的那個老頭當真深不可測,至少在他的認識中是沒有人可以做到的。

這真是不破不立,破而後立啊!此時的戰晨真是徹底地揚眉吐氣了,同時一顆追求至高境界的心也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上。


第三章 崩雷劍訣


平心靜氣下來,戰晨在林子中摘下一支竹子,以竹為劍,修練起崩雷劍決。

只見他雙手擎劍,高舉過頭,同時經脈中的真氣按照功法運行線路運轉起來,口中猛喝:「崩雷劍!」

手中竹劍應聲下落,確實掀起了一陣勁風,但除此以外,卻什麼也沒有,顯然第一次練劍失敗了。

戰晨不禁苦笑,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他又仔細地將功法中的每一個細節都回想了一遍,發現自己並沒有出錯。

正當他苦思冥想之際,一陣狂風刮過,吹得竹林嘩嘩作響,他卻是猛地驚醒過來。

對了!自己缺少的就是氣勢,崩雷劍那種一往無前的剛猛氣勢,所以自己只模仿到了這招的「形」,卻沒有得到這招的「神」。

要將自己往絕路上逼!戰晨重新將竹劍高舉過頭,這一回他沒有馬上砍下,而是將雙眼閉上,回想起王霸那囂張的嘴臉,回想起他怎樣一步步地凌辱自己……

一股熱血猛地衝上他的心頭,經脈中的真氣開始不自覺地按照崩雷劍的路線疾速運轉起來,當他的怒氣上升到了極致,經脈中的真氣運行速度也到達了極致。

就在這一刻,戰晨雙目猛地睜開,口咋春雷:「去死吧!」手中竹劍如雷霆萬鈞一般猛地砍下,只聽「啪!」的一聲巨響,他手中的竹子隨之炸裂開來,粉碎成數塊碎片,在半空中如天女散花一般飄落。

一時間,戰晨呆住了,正在細細地品味著剛才那一瞬的感覺,真是太奇妙了,這就是崩雷劍的威力嗎?真是太強大了!

等到他回過神來,立即覺得一股空虛和疲乏的感覺朝他的大腦襲來,使他差一點要摔倒在地,急忙用手扶住身邊的一支竹子,過了好一會兒才緩過勁兒來。

他不由得又是一陣苦笑,剛才那一擊,幾乎搾乾了他經脈中的所有真氣,這也算崩雷劍的唯一缺憾吧,只有一擊之力。

望著手中破碎的竹劍,戰晨才感到自己這時候最缺的是什麼,那就是一柄趁手的兵器。

他想再修煉一會兒,可無奈隨便一動,全身就感到無比酸痛,經脈中的真氣一時恢復不上來,看來今天是無法修煉了,於是他只得提早回家。

戰歷看著兒子今天這麼早回家,倒有幾分驚訝,不過稍微一想,也算是明白過來,過去自己的兒子是修煉天才,而現在……

想到這兒,他歎了口氣,對戰晨安慰道:「晨兒,別灰心,無法修煉,你還可以多讀讀書,朝廷裡不是也需要一些文職人員嗎?」

原來戰晨所處在的國家叫做後燕國,只是一個小國而已,其勢力甚至比不過一個中等級別的宗派。然而在萬法大陸上,國家也有其存在的必要性,那就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維護治安,還有更深層的一個功能,那就是為某個宗派或者某幾個宗派收集修煉資源。

大宗派,之所以能屹立於這個世界的最頂端,就在於他們的強者眾多,所搜羅的人材眾多,各地的精英都被彙集到了大宗派之中,但由此每天所消耗的資源也是巨大的。

所以在世俗世界中,他們就需要一些代言人,幫助他們大量地收集各類修煉的資源,於是國家就充當了這個角色。

各個國家按大小分割,分別依傍於實力不同的宗派,在地方也設省城、縣、鎮、村等管理機構,其中都需要一些管理類的文職人員。

大凡修武無望的人都會選擇盡量走這條道路,也能謀個不錯的生計,戰父也是為了戰晨的未來能好。

望著老父親那殷切的眼神,戰晨有些感動,差點就要將自己已經恢復修為的秘密吐露出來,但話到了嘴邊,他又強自忍住了,因為他要報仇!

而素來安分守己的父親如果知道他修為恢復了,一定會阻止他這麼做,況且當一個「廢材」更有利於他接下來的行動。

於是,他臨時改口笑道:「爸,其實我的傷沒有郎中之前所說的那般嚴重,我這幾天已經感覺自己恢復了幾分氣力了,也許能再走上武者道路呢。」

戰歷看著兒子還略有期待的眼神,歎了口氣,只當他還不願承認自己不能修煉的這個事實而已。

二人稍微沉默了一會兒。

戰晨突然問道:「爸,您有錢嗎?」

「錢?」戰歷有點錯愕,因為在他記憶裡戰晨好像從來沒問他要錢過。

「是的,我想買一把劍。」戰晨說這句話的時候都不敢看自己父親的眼睛了,看著父親老邁的模樣,他就感到自己在犯罪。

「買劍?」戰歷看著兒子一副羞愧的模樣,頓時有些恍惚了。是的,自己從小到大,竟然都沒送他一件禮物過,如今兒子武功被廢了,要一把劍,自己無論如何也要辦到!

戰晨以為父親不會借錢給他,也怪自己一時衝動。卻看到父親站起身來,從家中唯一的櫥櫃中,掏出一口小布袋來,交到他手中說道:「兒啊,這就是為父這些年來全部的積蓄的,全都給你。」

「父親!」戰晨一下就跪到了地上。

「好了,我老了,要那些身外之物也沒多大用處。」戰歷故作輕鬆地說道。

見兒子還跪在地上,戰歷不得不又添了一句:「快去快回吧,我也要出門一趟。」說完就撇下他,獨自出了門。

戰晨望著父親,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了門口,才從地上站了起來,一狠心,也朝門外走去。

現在,他正走在去往烏梅鎮的大路上,思量著:「父親給我的錢總共只有103兩,而且都是些碎銀子,恐怕買不到什麼好東西。」

在萬法大陸上,流通於世俗中的貨幣就是金銀和銅錢,一兩金子等於100兩銀子,一兩銀子又等於100銅錢。當然在金銀銅錢之上還有修煉者所用的貨幣——元石,可惜戰晨還從沒有見過。

而兵器在這個武者為尊的世界裡,價格自然是十分昂貴的,尋常生鐵凡鋼所打磨出的刀劍,根本不適合武者使用,甚至無法傷到強一點的武徒。

武者所用的兵器至少要用百煉鋼打造而成。戰晨依稀記得,他曾經進過一家鐵匠鋪,那裡最便宜的兵器就要幾百兩銀子。

「反正不管了,先試試看吧!」他這樣想著就步入了一家兵器行。

掌櫃的見客人來了,剛想笑面上迎,卻看見戰晨一身破衣服,登時笑容就消了,板著臉問道:「客官想要些什麼?」

戰晨來到武器架前,看到長短不一的刀槍劍戟,一時竟癡了,是的練武之人,誰不愛兵器?他下意識地就朝一把劍摸去。

這時卻聽掌櫃的在一旁叫到:「客官,沒錢買不准碰!」

戰晨的手一頓,火氣就騰了起來,甚至有了動手的衝動,但最終卻被他深深給壓了下來,問道:「那這把劍需要多少銀子?」

「不貴,兩千兩!」掌櫃的伸出兩根手指頭。

「那你們這裡最便宜的劍要多少錢?」

「五百兩!」

「我知道了。」

戰晨轉身就想離開店舖,卻聽到掌櫃的在後面叫到:「下次記得把錢攢足了再進來!」

他的身子不禁一僵,剛壓下的怒火又騰了起,但最終還是被他給再次壓了下來,頭也不回地離開了這家店。

後來,他又走了兩家店舖,兩次都是無果而終,兩次都遭人的冷嘲白眼,他沒有再去第四家店舖,而是往回走,一邊走,一邊心中在怒號著:「實力!一切都是實力!假如自己進店之時是一副衣著光鮮,修為高深的模樣,他們還敢狗眼看人低嗎?」

不知不覺地他竟來到了鎮子裡的古玩市場,正想回頭,但腳步卻頓住了,回身看了看其中熙熙朗朗,來回穿梭的人流,心想:「要不然去試試運氣?」

說起這烏梅鎮的古玩市場,戰晨竟一次也沒去過,他的時間都主要耗在了修煉武藝上,哪有時間去逛這個,他曾經一度認為,會去古玩市場的都是一些聲色犬馬,不學無術的公子哥兒,或者是老來無事的閒人。

沒想到,今天自己也會想去其中碰碰運氣,這不得不說是一個巨大的諷刺啊。

戰晨這回是真沒轍了,要使出崩雷劍這招,實在需要一柄趁手的劍器,所以他只得硬著頭皮往裡走。

「古董!古董!剛出土的古董!都過來看看呦,價格好商量。」

一進市場,就能聽到處處傳來類似的吆喝聲,到處一看,左右兩旁都是地攤,一直延伸向遠方,地攤之上都擺放著一些稀奇古怪的玩物。

當然地攤的後面也有一些裝修良好的門麵店,裡面擺著的各種古玩,不過那些都是價格昂貴,長久被束之高閣的稀罕玩意兒,反正戰晨是不會去看的。

他就沿著街邊的地攤一攤一攤的找過去,指望著能有意外之喜,然而都以失望而終。

「賣劍嘍!賣劍嘍!」

突然戰晨聽到不遠處傳來一陣吆喝聲,精神一振,急忙循聲疾走去。


第四章 沉鐵劍


戰晨走到叫賣的攤位前,發現賣東西的是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大爺,他的攤位上別無他物,只有一把黑不溜秋,碩大笨重的鐵劍,上面連個花紋也沒有,站遠了一看,還以為是把砍柴刀。

不時有人被他的叫賣聲吸引,從攤前經過,但一看這東西的賣相和做工,都忍不住搖頭離開了,連價格都沒問。

然而戰晨關注的可不是這些,他關注的是這把劍的質地,能否承載他的崩雷劍訣,於是他蹲下身子就去摸這把劍,想試試看它的強度,但卻被一隻枯槁的瘦手給攔住了。

「年輕人,如果沒買就別想動我的劍!」說話的正是那位賣劍的老者。

戰晨看了他一眼,心想:「靠!買把破劍對方竟還擺起譜來了。」於是收手反問道:「老大爺,你不讓我碰,我哪知道你的劍是好是壞?」

「這把劍可是我祖爺爺的祖爺爺那輩兒傳下來的寶物。」老者自豪地說。

聽了這話兒,連一向不苟言笑的戰晨都忍不住笑出聲來:「哈哈哈,老大爺,這像寶物嗎?既然這麼寶貝,你還把它拿去賣幹什麼?」

那老大爺一時被問得啞口無言,不過還執拗地說道:「總之這把劍就是從我的祖輩傳到現在的,你可別小看我的祖輩,那可是了不得的大家族之主,據說連我們後燕國的國君見了都要下拜……」

「行了,行了。」戰晨連忙含笑制止他說下去,他可沒時間聽這個老大爺在這裡胡謅。

「你就說吧,你這把劍值多少銀子。」

老大爺遲疑了一下問:「你買不?」

「那要看你的劍怎麼樣了,我可不希望出錢買了把廢鐵。」

「這你放心,我這把劍可是用沉鐵打造而成,結實得很呢!」

「沉鐵?」戰晨一聽是這個,眉頭就皺了起來。

所謂的沉鐵是比百煉鋼要低一級的煉器材料,它雖然有百煉鋼的硬度,但其中的雜質很多,韌性不足,真氣的傳導性也很差,由它發出的劍決威力要差上三分。

那老頭看好不容易等上的一個買家都要打退堂鼓了,心中不由一急,叫到:「小哥,要不然我算你便宜一點,300兩銀子拿去,如何?」

「300兩銀子?」戰晨差點要爆粗口,不由叫到:「你這破玩意兒能值300兩銀子?我還不如花500兩銀子到兵器行去買一把。」

「那你說給個多少?」

「50兩銀子頂多了!」

「我不賣,你走吧。」老頭很光棍地扭過了頭。

戰晨起身作勢要走,但發現老頭這一回確實沒再叫住他,頓時心中一亂,重新蹲下叫到:「我只有100兩銀子,你能賣就賣。」

「好,成交了!」那老頭見已將戰晨搾乾了,知道自己不能再演下去了,否則東西可就真砸在自己手裡了。

戰晨拿起了劍來頓時覺得手中一沉,還真有份量,暗暗心驚:「這就是沉鐵嗎?果然與一般的凡鐵不同,比自己想像中的要重得多。」

接著他又將劍揮舞了幾下,一劈一砍間都虎虎生風,不由得滿意地點了點頭,現在自己還是武徒境界,有這把沉鐵劍足夠了。

與老頭交易完之後,戰晨就將劍往身上一背,就往回趕,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他總感覺背上的那把沉鐵大劍特別的沉重,也許是自己的心情在作怪吧,這畢竟是用老父親辛辛苦苦積攢的血汗錢給換來的,因此它代表的不單單是一把劍,更是父親的一片心意。

回到家中,他將買到的沉鐵劍給父親展示了一番,戰歷的心思早就不放在武學之上了,看見兒子一副興奮的模樣,就覺得自己的付出值得。

第二天一早,戰晨就早早地來到村子的後山中,繼續修習自己的崩雷劍決。還是昨天的老毛病,戰晨開始一直都找不到感覺,直至又想到了王霸,他才發出那含怒的一擊!

沉鐵劍上雷光閃動,戰晨高高躍起,舉劍過頭,口中高喊:「崩雷劍!」

一劍劈在臨近的一顆大樹上,就聽「轟」的一聲,大樹從中炸裂開來,木屑橫飛,威力巨大。

落地以後,戰晨連忙用劍撐住地面,以免自己摔倒,確實崩雷劍的消耗太大了,現在他只覺得渾身軟綿綿的沒有一絲力氣,心想:「這一招恐怕只有在最關鍵的時候才能拿出來,否則一旦用出,敵人沒被殺盡,死的一定是自己!」

從此以後,戰晨每天都來後山練劍,因為憑借武徒七層的恢復能力,他一天只有發出一劍的機會,他要確保能夠熟練地掌握這招必殺,因為關鍵時刻也許就要靠它保命了。

也就在這每天不斷的勤勉練習中,戰晨的修為在一點一點地增長,終於有一天。戰晨第一劍就成功了,在這一刻崩雷劍那種勇往無前的氣勢彷彿成了他的本能一般。

劈出那一劍後,戰晨沒有像以前一樣用劍拄地,而是堅強地站了起來,一股自強不息的豪情油然而生。

這個時候,他彷彿聽到了身體中傳來了卡嚓的一聲。經脈中真氣的流轉速度驟然加快,一遍一遍地沖刷著他的肉體,而空氣中漂浮的靈氣,也彷彿乳燕歸巢一般投入他的身體中,不斷滋養著他的肉身、經脈、甚至骨骼。

漸漸地他感覺自己的骨骼、肌肉和經脈越來越強大,越來越有韌性,最終達到了一個極致——武徒八層。

戰晨感受著經脈中茁壯的真氣,內心久久不得平靜。於是乎,他甩開臂膀,又開始打起一套拳術,一拳一腳中都鼓蕩著強大的氣勢。

800斤力量!武徒八層的顯著標誌,雖然武徒境界的每次突破都伴隨著力量、速度、反應力和身體強度的全面提升。但衡量劃分武徒境界的始終就是肉體的力量。

武徒一層舉手投足間就具有百斤之力,然後由一層一直到十二層,每突破一層,就能使得力量增長100斤左右,雖然各人之間還有差距,但這種差距不會太明顯,而今戰晨突破到武徒八層,正好就擁有800斤力量。

別看這一層只增加100斤之力,但是在對決中就擁有壓倒性的優勢,武徒八層的武者,可以輕鬆擊敗武徒七層的武者。

突破武徒八層之後,戰晨又劈出了一道崩雷劍訣,這一回劍訣的威力顯然隨著他的修為增長水漲船高,可是還是老毛病,真氣都耗盡了。

拖著疲憊的身軀,他就往回走,一邊走還一邊想:「看來崩雷劍訣的消耗並不隨著修為的提升而降低,因此這一招今後一定要慎用!」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