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googlt-2018
fb-2018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執掌天下12
阿拉丁
2018/12/21發行
聖武星辰21
亂世狂刀01
2018/12/21發行
九極戰神30
少爺不太冷
2018/12/21發行
仙武都市32
月藏鋒
2018/12/21發行
絕代神主37
百里龍蝦
2018/12/21發行
凌天神帝38
君天帝
2018/12/21發行
修真聊天群51
聖騎士的傳說
2018/12/21發行
完美神醫61
步行天下
2018/12/21發行
修煉狂潮81
傅嘯塵
2018/12/21發行
仙途至尊04
憤怒的薩爾
2018/12/26發行
玄門秘師09
火槍手
2018/12/26發行
伏天氏19
淨無痕
2018/12/26發行
不朽戰魂22
拓跋流雲
2018/12/26發行
全職鬼皇23
浮兮
2018/12/26發行
懶神附體41
君不見
2018/12/26發行
仙帝歸來50
風無極光
2018/12/26發行
天道圖書館81
情痴小和尚
2018/12/26發行
至聖之路107
永恆之火
2018/12/26發行
全球修煉風暴03
黑炎
2018/12/28發行
丹武霸主12
瘋狂的馬大鍋
2018/12/28發行
聖武星辰22
亂世狂刀01
2018/12/28發行
無敵煉藥師32
憤怒的薩爾
2018/12/28發行
不死神凰36
寫字板
2018/12/28發行
絕代神主38
百里龍蝦
2018/12/28發行
修真聊天群52
聖騎士的傳說
2018/12/28發行
少年藥帝64
蕭冷
2018/12/28發行
妙醫鴻途74
煙斗老哥
2018/12/28發行
仙途至尊05
憤怒的薩爾
2019/1/2發行
玄門秘師10
火槍手
2019/1/2發行
伏天氏20
淨無痕
2019/1/2發行
不朽戰魂23
拓跋流雲
2019/1/2發行
全職鬼皇24
浮兮
2019/1/2發行
九極戰神31
少爺不太冷
2019/1/2發行
仙帝歸來51
風無極光
2019/1/2發行
天界戰神66
笑南風
2019/1/2發行
天道圖書館82
情痴小和尚
2019/1/2發行
全球修煉風暴04
黑炎
2019/1/4發行
丹武霸主13
瘋狂的馬大鍋
2019/1/4發行
仙武都市33
月藏鋒
2019/1/4發行
不死神凰37
寫字板
2019/1/4發行
絕代神主39
百里龍蝦
2019/1/4發行
凌天神帝39
君天帝
2019/1/4發行
懶神附體42
君不見
2019/1/4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46
匣中藏劍
2019/1/4發行
修真聊天群53
聖騎士的傳說
2019/1/4發行
玄門秘師11
火槍手
2019/1/9發行
伏天氏21
淨無痕
2019/1/9發行
聖武星辰23
亂世狂刀01
2019/1/9發行
不朽戰魂24
拓跋流雲
2019/1/9發行
全職鬼皇25
浮兮
2019/1/9發行
無敵煉藥師33
憤怒的薩爾
2019/1/9發行
天道圖書館83
情痴小和尚
2019/1/9發行
逆天劍皇88
半步滄桑
2019/1/9發行
至聖之路108
永恆之火
2019/1/9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起點西方奇幻新書《巫師之旅 》 作者:一行白鷺上青天 10
轉帖:縱橫奇幻玄幻小說《星原至尊》作者:曠課 6
轉帖:起點都市異能新書《都市金仙》 作者:加勒比飛車黨 6
轉帖:縱橫都市小說《最強狂兵》作者:烈焰滔滔 5
轉帖:創世中文網歷史小說《重生之戰神呂布》作者:流浪的猴 5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神級卡徒》作者:請叫我小佳佳 5
台灣現在看小說網的人是不是比以前少很多??? 4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至尊劍皇》作者:半步滄桑 4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大醫凌然》作者:志鳥村 3
轉帖:縱橫都市小說《超品戰兵》作者:梁不凡 3
本週熱門留言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125
轉帖:起點歷史新書《漢末蒼天》 作者:何處是酒家 29
轉帖:創世中文網都市小說《超級農場大亨》作者:霸道皮皮蝦 25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22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最後壹個使徒》 小說作者: 卷土 22
轉帖:起點東方玄幻新書《全民進化時代》作者:黑土冒青煙 22
轉帖:起點歷史小說《掃明》作者:崛起的石頭 21
轉帖:縱橫都市小說《最強妖孽》作者:厄夜怪客 21
轉貼:起點科幻都市小說《最火屍王》作者:懶惰的蘋果 21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我是至尊》作者:風凌天下 21

 
 暱稱:
 密碼:
 

轉帖:創世中文網都市小說《追網》作者:沒臉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8/06/07 15:45 
.
http://chuangshi.qq.com/bk/ds/22065753.html
他不是黑客,也不是駭客。
他是一個遊走於互聯網邊緣的社會工程師。
他習慣行走於黑暗,就像老鼠一樣,幹著一些偷雞摸狗的事情。
……
他,一個無所事事的公子哥。
他的理想是打遊戲能打進KWC,但是理想和現實對他而言只能是兩條平行線,永遠不


第1章 序章:行走於黑夜的男人


夜色漸濃。

忙碌了一天的人們早已睡熟,而對於夜行的老鼠而言,新的一天才剛剛開始。

……

一輛出租車緩緩的駛入馬家旺村,在一個十字路口,車子停了下來,緊接著,一個精瘦男子打開了車門。

男子下車後伸了伸胳膊,然而做了幾個深呼吸,看著出租車離去之後,這男子環顧村子四周之後,便蹲在了村口的田埂上。

村口有路燈,但是依舊很暗,暗到看不清這男子的容貌,更何況這男子穿著黑色外套黑色褲子以及黑色的旅遊鞋,當然,頭上還戴著一頂黑色的鴨舌帽。

男子從口袋裡拿出一盒香煙,點燃一支。藉著火光,可以看見男子病態蒼白的臉色和挺直的鼻樑,至於他的眼睛,則被那壓的很低的鴨舌帽所遮擋。

難以看清他的容貌,但可以確定的是,男子應該很年輕。

男子吸煙吸的很猛,三五口一支香煙便燃到了盡頭,接著,他又從煙盒裡抽出一支香煙,點燃。

接連三支香煙之後,男子才小心翼翼的將煙盒裝進了口袋。然後,男子將地上的三個煙頭撿了起來,起身走進旁邊的農田里,將煙頭埋在土壤之中。

做完這一切之後,男子站在田埂上做了幾個深呼吸,之後,他便朝著村子裡緩步走去,可以看的出,他的步子很輕,但,又不失沉穩……

……

『小螞蟻』是一個網吧的名字,很俗很俗的名字,正如小螞蟻這個名字一樣,這個網吧也很小,也很普通。

網吧有三十來台電腦,對於郊區這樣的鄉村網吧而言,三十台電腦似乎也顯得有些多餘。

網吧有兩個工作人員,兩人幹著清潔工、網管、收銀員三個工種。好像鄉村的小網吧大多都是這個樣子。

小螞蟻的兩名工作人員都是殘疾人士,一個天生的小兒麻痺,另外一個則是又聾又啞。

白天網吧人流量較大,所以跛子上白班,畢竟跛子就是行動不便而已,在語言交流這一塊至少沒有什麼問題。

啞巴則是晚班,晚上包機的顧客極少,大多不是掛機玩遊戲就是看點叉叉圈圈之類的肉色電影,所以很少有人麻煩網管。

啞巴今年30多歲,至今單身,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他便躲在吧檯,偷偷的觀摩所謂的成人藝術電影,探尋異性的身體構造。

啞巴看電影的時候會將整個網吧的網速拖入到龜速狀態,但是他從不在乎。

正當啞巴幻想他是電腦屏幕當中藝術片的男一號時,匡噹一聲,網吧的門被人推開。

然而,啞巴並沒有聽見,因為他不僅僅是啞巴。

一個穿著黑色休閒外套的男子走進了網吧。

男子的步子很輕,比一台高配置電腦cup風扇發出來的聲音還小,也可以理解為他走路的聲音很小,就如同一隻步子輕盈的貓咪。

但他不是貓,他是一隻老鼠。老鼠也需要小心謹慎,因為他隨時得提防著同樣躲在黑暗中的貓。

男子走進網吧之後,並沒有去櫃檯辦理上網卡,而是環顧一周之後,走進了網吧最裡頭。

為了省電,包夜期間網吧大廳的照明燈都是關掉的。所以網吧很暗,只有幾個顯示器散發著微弱的亮光。

網吧只有五六人包夜,這五六人都忙著自己的事情,沒人會去注意這個男子,哪怕他穿的是厚厚的黑色外套,哪怕這是炎熱的夏日。

帶著鴨舌帽的男子走到一個沒人的角落,坐下之後他打開電腦電源。

難道他有這個網吧的會員卡?

但真實情況是,他是第一次來馬家旺村,也是第一次來到這個網吧。

所以,他沒有網吧的會員卡。

打開電腦的電源之後,男子從口袋裡掏出一個拇指大小的u盤,插在電腦的usb接口上,然後,他按了ctrl+alt+del的組合鍵,也就是強制退出鍵,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電腦彈出了任務管理器的對話框。要知道,直到現在他還沒有輸入卡號和密碼進入電腦,那麼電腦怎麼會彈出任務管理器的對話框呢?

打開任務管理器之後,他點開了進程,找到了一個xt開頭的程序將其關掉,然後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他進入了電腦。

2006年的時候,國內大多數網吧使用的都是大象管理系統,這個系統對這個男子而言,根本沒有任何**可言。因為進入這個系統,他只需要一休閒小遊戲的外掛。

所以,他上網是不需要花錢的。

他的家裡有兩台筆記本,三台電腦和兩台服務器,而且他的銀行卡裡還有70多萬的存款,他根本不缺那點上網的費用,但是,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他抽的是四十多塊一盒的香煙,他穿的衣服最便宜也是七八百的休閒牌子,他玩遊戲兩個月花的錢可以在qy市中心買一棟百十平米的精裝房,但是,為了6塊錢的上網費用,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恐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在網吧的收費主機上,突然多出來一個用戶,這個用戶用的是管理員的權限。此刻啞巴的眼球中只有兩個類似於饅頭和紅腸的東西來回晃動,所以,啞巴並不知道有人偷偷破解了管理員的權限,免費上網。

網吧的網速被啞巴拖的很慢,但是這個戴著鴨舌帽的男子並不在意。

男子打開電腦之後,上了一個名叫小鴨子的聊天軟件,看了看他的好友狀態,之後男子又打開了一個名為挖寶的c2c網站,進入網站之後,他按照出售貨物的庫存數量排序進行搜索,最終,他找到了一個名為「路客」的店舖。

男子點開了這家店舖,進入裡面查看銷售的寄售貨物。

「路客」店舖主要銷售的是國內熱門遊戲點卡以及各種熱門遊戲的元寶、遊戲幣,目前庫存貨物40多萬。

這男子瀏覽了一會「路客」的店舖之後,揉了揉眉頭。然後,他打開小鴨子好友頁面,聯繫了一個叫網名『單挑』的好友。

「13萬益游點卡,3萬小鴨子遊戲幣,20萬tt幣,幾折?」

約莫半分鐘左右,那個叫單挑的網友回過來消息。

「打包六五折。」

「太少!」

「20萬的tt幣我不好出手,要是換成小鴨子的遊戲幣,我給你八折!」

男子看著消息沉默半晌,之後回道:「不墨跡,全部打包七折。」

單挑沉默三分鐘左右,發過來一條消息。

「好。」

「28萬,卡號:6217xxxxxxxxxxx832。」

「稍等。」

約莫過了一刻鐘左右,單挑回復消息。

「28萬到賬。」

「稍等。」

男子點擊運行,輸入mstsc之後點擊回車,接著輸入了他服務器的ip以及賬戶密碼,進入服務器之後,他對自己卡內餘額進行查詢。

「怎麼樣?」

單挑有些著急了。

看到卡裡多出28萬之後,男子斷掉了服務器,然後回道:「給我半個小時拿下!」

「我操!你還沒拿下呢就朝老子要錢?」

鴨舌帽下,男子蒼白的臉色有了一絲笑容。

「這種賬號沒什麼挑戰,你放心,等我好消息。」

單挑自然放心,兩人雖然沒有見過面,但是網上交易卻達上百次,交易金額也早已超過千萬,所以,單挑不怕對方會為了這點錢跑路,因為這是神秘男子的職業。

一行有一行的規矩,如果為了這28萬跑路的話,以後他換一個新手id再次涉足這個行業,將會舉步維艱。因為信譽是做出來的,一個新手id,誰敢打這麼多錢給你?而他在這一行干了6年,6年時間,他的交易額從最開始的幾塊錢到現如今的數十甚至上百萬。

所以,行內的人相信他。

「路客」這個用戶的安全係數很高,至少進入挖寶安全中心時,系統提示這個賬戶的安全性只有兩字——安全。

密碼是十一位數字加字母加特殊符號,密保手機,密保問題,密保郵箱,密保口令卡都有。這樣的賬號絕對安全,非常安全。然而,安全的卻被這個男子輕易的進入了後台。

「大家都是為了生活,你別怪我!」

男子喃喃低語,聽的出,他的年齡只有二十四歲左右。

但是,男子為何這麼自信?自信半個小時之內就能拿下這個賬號呢?

他自信有他自信的原因。這就如同刑偵破案,嫌疑人準備越是充分的案子,暴露出的線索則越多,哪怕你的電腦從未中過病毒。

他不是黑客,也不是駭客,他是一個強大的社會工程師。

不需要所謂的暴力破解,不需要借助任何程序,他便能達到自己的目的,這便是他的可怕之處。

讓人防不勝防的可怕。

半個小時之後,男子輕輕的關掉主機電源,然後從口袋裡掏出來一塊手帕,仔細的將鍵盤和主機箱擦拭一遍,然後他便起身,朝著網吧外走去。

包夜的顧客有紅著眼pk遊戲的,有掛機升級聊天的,有的則是倒頭呼呼大睡,總而言之,沒人會注意到,這個沒有探頭的小網吧,曾經來過一個男人。

一個只行走於黑夜的男人。

(本章完)


第2章 大嫂被調戲?


qy市,地處關中平原中部,北瀕渭hn依秦嶺,是西部地區重要的中心城市,也是世界四大古都之一,先後有十三個王朝在慶陽建都。慶陽作為我國文明重要的發祥地之一,絲綢之路的起點,曾作為我國首都和政治、經濟、文化中心長達1100多年,是一座名副其實的歷史古城。

此時正值仲夏,天氣異常悶熱,這個季節,待在被稱為「四大火爐」之一的慶陽,無疑是一種煎熬。然而,對那些無所事事的社會遊民和精蟲上腦的牲口,這無疑是一個美好的季節。

大熱天你還能裹得嚴嚴實實穿身羽絨服上街?

小吊帶,小短褲,外加一雙小涼拖,身體一大半的肌膚都裸露在外,真是清涼。

牲口們舔著乾裂的嘴唇,嚥唾沫的次數甚至趕超眨眼的頻率,這只能說明一個問題,那真的是很渴。

當然,大熱天的,人的心情也是非常煩躁,煩躁了自然火氣大,火氣大了,自然容易出事。

……

慶陽師範大學,慶陽唯一一所民辦高校。

來這裡上學,拼的不是你腦子記了多少英語單詞,也不是你懂得多少數學公式,更不在乎你曾經死過多少腦細胞,當然,以上學生也不會報考慶陽師大。

說直接一點,這是有錢便能上的大學,這裡拼的不是你爆表的智商和才華橫溢,拼的是你的荷包鼓不鼓,拼的是你爹到底是不是李剛張剛王剛等各種剛。

當然,這一切從學校大門口停泊的n輛高級轎車就可以看出。

來慶陽師範上學的學生,其家長都是為了孩子能夠混上一張大學文憑,只不過這張文憑到了最後是捲煙擦□還是墊箱底,家長從來沒有考慮過,當然這幫沒心沒肺的孩子們更不會考慮。

學校大門,張成帶著四個身形彪悍的學生跑了出來,氣喘吁吁的樣子,看起來很是著急。

這五人都是本校的體育生,這麼著急出動自然是去打架鎮場子。

在慶陽師範左側一千米的巷子口,有一大排檔。在炎熱的夏日,這裡是擼烤串喝啤酒的最佳之地,當然,這裡也是矛盾激發的高發區。

激發矛盾的是一個乾瘦男子,歲數不大個子不高,腦袋有些微禿,帶著刻畫了n個圈圈的近視的眼鏡,若不是青澀的臉龐出賣了他,還以為這貨是一戴眼鏡的禽獸,不對,是教授!

先說一下這四個青年的大致情況。

頭頂微禿的眼鏡男,名叫劉雪鳳,身高168cm,23歲,綽號四眼,目前在qy市的一家網吧做網管。

瘦骨嶙峋賊頭賊腦這位,名叫宋琛,身高170cm,24歲,綽號猴子,慶陽本地人,目前無業。

看起來傻呵呵的這位,名叫宋強,身高192cm,22歲,綽號傻強,宋琛的親弟弟,目前在一工地上班。

最後那個,看起來隨時能宰了過年的這位,名叫孫向前,身高175cm,110kg的體重,綽號豬頭,也是慶陽本地人,其父是一屠夫,所以他的職業是,幫老爸賣豬肉,看這體重,想必他爸的肉攤應該是負盈利。

四人情況介紹完畢。

「我說四眼,就你這長相還敢調戲良家婦女?」

「老子的長相咋了?就老子這長相,將來絕對找一個賊水靈的姑娘當媳婦。」

宋琛聞言佯作嘔吐狀。

「切,你看現在湊一起過日子的,男的有幾個帥的?女的那個長的不漂亮?」

宋強忙點頭附和道:「對對對,要不咋說好白菜都讓豬拱了!」

宋琛和孫向前聞言捧腹大笑,四眼劉雪鳳黑著臉照著宋強的後腦勺就是一巴掌,佯怒道:「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

宋強這個委屈,心道我幫你說話還說錯了?

宋琛拍了拍宋強的肩膀笑道:「白菜都是水靈靈的白菜,但是豬可不一定是豬。」

宋強不解,只聽宋琛接著說道:「這裡的豬可都是非常有錢地!」

宋強恍然大悟,然後歎息道:「還是學校好啊。」

「廢話,學校裡的妹子多傻,好上手,到了社會之後,除了車子票子房子之外,六親不認。」

「話別這麼說,還是認乾爹的。」

幾人一陣唏噓。

「上學的時候聽話,老師不讓早戀我就不早戀,現在倒想早戀,可他媽晚了,哎!」

「不晚不晚,爭取讓自己荷包鼓起來,想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

「日,你說的那都是拜金女好不好?」

「德行,你丫進入社會多少年了?現在的女人有幾個不拜金?」

「四眼說的對,稍微有點姿色的,不是坐台就是被包,唯一剩下那麼幾個極品,家裡還超有錢,尼瑪還讓不讓人活了?」

「哎,還是老大說的對,女人的臉皮厚度和男人的荷包厚度成正比。」

宋強不解道:「什麼意思啊?」

「我日,這你都不明白?」孫向前歎了口氣,說道:「男人沒錢的時候,女人是很矜持的,你想脫她衣服比他媽唐僧上西天取經還要難,一路坎坷。男人有錢了,女人則會說老娘是真的愛你,為了你老娘可以立馬將身體交付給你,脫衣服的手速遠遠超過kwc職業玩家的手速。」

宋強抹了抹腦門上的冷汗,說道:「哥,有這麼玄乎嗎?」

「嗎字去掉。」孫向前冷笑道:「在這信仰缺失物慾橫流的年代,見面講的不是感情,是銀行卡存款有多少個零。」

宋強腦子一根筋,顯然不太相信孫向前的話。

孫向前見狀歎了口氣說道:「傻強啊,談過戀愛沒?」

宋強搖了搖頭。

「也難怪,你的戀愛觀跟幼兒園裡過家家的傻逼小孩沒啥區別!」孫向前指了指不遠處一輛奧迪a8轎車,還有對面大樹底下穿大褲衩人字拖的哥們,對宋強說道:「你仔細觀察,前面學校裡走出來的這些小白菜看向那奧迪a8眼鏡男的頻率,肯定遠超大樹底下那個人字拖屌絲,雖然人字拖這哥們長的挺帥。」

宋強聞言,真的開始仔細觀察。

果真如孫向前所言,學校出來的小白菜們大多都看向奧迪a8那眼鏡男,至於人字拖帥哥,則被當成空氣。

宋強備受打擊,尤其是看到一長髮美女幾乎是撲向奧迪a8前那眼鏡男時,宋強終於忍不住暴了句粗口。

「操!」

孫向前捧腹大笑道:「傻強你激動個屁,好像那是你媳婦似的。」

「別鬧了,四眼,說說正事吧,接下來咋們怎麼辦?」

四眼劉雪鳳歎了口氣,說道:「你說老子無非就是衝她吹了個口哨,她還要找人揍我,至於嗎?」

孫向前擼了一口烤串,含糊不清說道:「丫的你還意識不到錯誤的嚴重性,這要放前幾年,判你個流氓罪關你幾年都不為過,你還吹口哨,吹簫都沒地兒吹去。」

「哈哈,那個年代四眼還是個吃奶嘴的鼻涕娃呢!」宋琛大笑道。

劉雪鳳白了宋琛一眼,說道:「滾一邊去!」

「好了好了,不鬧了。」宋琛說道:「好漢不吃眼前虧,咋們幾個就在這等著?」

宋強說道:「那還怕了他們不成,來了咋們就給他揍回去。」

宋琛拍了宋強後腦勺一巴掌,恨鐵不成鋼道:「叫你傻強你還真傻?咋們只有四個人,你看看對面來了幾個,那是五個,4v5,你能幹的過人家?」

「不就比咋們多了一個人嘛!」宋強不服氣,低聲說道。

孫向前聞言大笑道:「賬不是這麼算地,你看看四眼這小體格子,你再看看你哥,他倆大腿加起來還沒有我胳膊粗,怎麼打?」

孫向前拍了拍宋強的肩膀,語重心長說道:「這不是4v5的戰爭,這是2v5的求虐啊!」

「我呸!」宋琛做嘔吐狀,嘲諷道:「你丫走道都費勁,活生生的一人肉靶子,還2v5,你真高抬你自個兒!」

孫向前聞言說道:「不服咱倆練一練?」

「練?老子怕你不成!」

「stop!」

劉雪鳳跳了出來,勸道:「攘外必先安內,敵人還沒擊退咋就搞起內戰來了?」

「少他媽來老蔣那套,要不是你這破嘴,咋們至於嗎?」

劉雪鳳聞言不以為然道:「老子就是吹了個口哨,也不是掀了她的裙子,誰知道她叫囂著要找人來揍我。」

宋琛拍了拍劉雪鳳的肩膀,猥瑣笑道:「我能理解她的心情。」

劉雪鳳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說道:「什麼心情?」

宋琛清了清嗓子,然後嗲聲嗲氣說道:「老娘好歹也是慶陽師範一朵花,你長的帥調戲老娘也就罷了,你丫禿頂不說,鼻子上還卡倆二餅,長這熊樣出來嚇人都是不對的,可你竟然還敢調戲老娘?老娘不找人收拾你,怎麼對的起身後那一個加強排的追求者?」

宋強一口啤酒噴出,然後捧腹大笑。

劉雪鳳並沒有生氣,只是嘲諷道:「就你長的好看,尖嘴猴腮,瘦的跟狗似的走道都打晃,真不明白,你和傻強怎麼可能是親兄弟?」

宋強摸了摸腦袋,不解道:「啥意思啊?」

宋琛恨鐵不成鋼的瞪了宋強一眼,怒道:「他罵你呢!」

宋強聞言大怒,然而這時張成已經帶著那四個體育生來到了幾人的面前。

「誰?誰對我妹妹吹的口哨?」

四人聞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後,宋強三人不約而同的指向了劉雪鳳。

劉雪鳳目瞪口呆看著三人,然後怒罵道:「你們三個牲口,太沒義氣了。」

「義氣?義氣能當鈔票使喚?」

「義氣值多少錢一斤,有豬肉貴嗎?」

「講義氣的人八三年都槍斃了,活下來誰還講義氣?」

劉雪鳳低估了三人的無恥程度。

張成看了看四人,然後揮了揮手說道:「給我揍!」

劉雪鳳挨揍是必然的,但是,當孫向前也變成了熊貓眼的時候,幾人有點搞不清楚現場的狀況。

「停停停!」孫向前大叫道:「你啥意思?你要打他就得了,為什麼連我也打?」

張成冷笑一聲說道:「你們四個我都想揍,怎麼地?」

孫向前怔在了原地,宋強聞言大怒,擼起袖子就要幹架,卻被宋琛攔住。

「哥們,俗話說冤有頭債有主,我們哥仨也沒招你也沒惹你,你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就是意思你們幾個以後離慶陽師範遠點。」

宋琛牙疼,尼瑪哥們都躲你了,你還不依不饒,這惹不起躲還躲不起了?

「你確定要這麼做?」

張成冷笑道:「就這麼做了你能咋地吧?」

宋琛做了一個深呼吸,說道:「哥們,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我兄弟只是只是衝著你妹妹吹個口哨,你妹妹也沒啥損失,此事就此揭過如何?」

宋強忙附和道:「是啊是啊,你妹也沒啥損失,實在不行讓她吹回來唄!」

孫向前拍了宋強後腦勺一下,忙道:「你他媽不會說話就別說,沒人當你是啞巴!」

張成臉色陰沉看著四人,二話不說,帶著四人體育生對四人又是一頓胖揍。

「別打了,別打了」劉雪鳳哀求道:「哥們,實在不行我賠償你妹妹精神損失費行不行?」

張成聞言停下手腳,雖說慶陽師範富家子弟不少,但一所學校成千上萬的學生,總不可能個個都是富二代吧!

學生家境大多還是一般,家長嘛!為了自己的孩子捨得花錢,再窮也不能窮教育,畢竟用錢砸出來的師資力量是不容小覷的。

張成家境一般,他身後的四個體育生也一樣,更何況這四個體育生來幫他打架助威,他總不能一點表示都沒有吧!

劉雪鳳見張成意動便心知有戲,接著說道:「我現在就打電話,讓我哥們送過來五千塊錢,此事就此揭過,大家握手言和如何?」

張成和身後的四個體育生聞言眼睛一亮,五千塊錢夠他們五個人一個多月的生活費了,他們怎麼能不心動?然而,他們卻忽略了,劉雪鳳真能拿出五千塊錢平事嗎?

劉雪鳳一身的地攤貨加起來也不過百十來塊,現在居然一開口就是五千塊,糊弄鬼呢?

張成幾人只是二十來歲的愣頭青,早被劉雪鳳開出的空頭支票糊弄的暈頭轉向,哪裡會注意到這些細節。

宋強目瞪口呆看著劉雪鳳,剛想開口說話,卻被宋琛踩了一腳。宋強疼的齜牙咧嘴,這時只聽宋琛又道:「哥們,此事是我們不對,這樣,我做主,我們仨也湊出5000塊錢,加上四眼的5000塊錢,正好1萬,怎麼樣?」

張成呼吸急促生怕幾人反悔,剛要開口同意,卻被他身後的一個體育生拉住。

那個體育生更是獅子大開口,說道:「二萬,少一分都不行,否則我告你們強姦!」

宋琛等人目瞪口呆看著張成幾人,心道哪來的山炮,還兩萬,兩塊錢你們都甭想拿到。

學校怎麼教育的這幫二貨,吹個口哨還能當做強姦?強姦誰?你妹啊?

想是這麼想,但是劉雪鳳他們決計是不敢說出口的。

只見宋琛猶豫道:「兩萬有些多了!」

張成幾人一聽有戲,心中大喜,但表面上卻裝作一副為難的樣子,尤其是那個坐地起價的體育生,更是陰沉著臉說道:「少於兩萬免談!」

「你他媽怎麼不去搶!」宋強大怒。

「閉嘴!」宋琛呵斥宋強,然後轉身說道:「兩萬就兩萬,不過我們兄弟幾個得商量一下。」

張成幾人聞言大喜,忙說道:「去商量吧!」

宋琛四人圍在一起。

宋強著急說道:「哥,你瘋了,我們上哪裡找這麼多錢去?」

宋琛沒有理會宋強,只是說道:「人我們是穩住了,接下來怎麼辦?」

「怎麼辦,想法逃唄!」孫向前說道:「別說咋們四個打他們五個,就是咋們四個打他們兩個也夠嗆!」

「逃,逃個球!」劉雪鳳惡狠狠地說道:「老子無非就是衝他妹妹吹個口哨,他居然敢打老子,老子今天非得找回這個場子不可。」

「怎麼找?打也打不過,難道要報警?」

「報警?老子可丟不起這人。」

孫向前不解道:「那你準備怎麼辦?」

劉雪鳳冷笑一聲,嘲諷道:「他們不是想要錢嗎,老子給他錢。」

「我靠,你一破網管一個月才幾毛錢,上哪裡整兩萬塊錢去?」

「錢有,就看他們敢不敢要!」

孫向前驚呼:「我靠,四眼,今天哥才發現,你丫居然是一個扮老虎吃豬的主?還是說你找了一個有錢的乾爹,不對,應該是乾媽!」

「滾一邊去」

「別鬧,說正事。」宋琛說道:「四眼,你打算怎麼辦?」

「怎麼辦?當然是給老大打電話了。」

「老大!」宋強聞言詫異道:「大公子會給你拿錢嗎?」

孫向前瞪了宋強一眼,然後試探問道:「你打算找老大出馬?」

劉雪鳳點了點頭。

「可是老大會幫忙嗎?他現在指不定在哪個小姑娘的肚皮上呢!」

「就是!」宋琛說道。

「再說了,老大知道這麼丟人的事情,肯定不會出面的。」

劉雪鳳詭笑道:「我自然有辦法讓他過來!」

三人聞言精神一振,只見宋強興奮地說道:「什麼辦法?說來聽聽。」

劉雪鳳推了推鼻樑上的二餅,猥瑣笑道:「我就說,蠻蠻姐被幾個流氓調戲,你說老大會有什麼反應?」

宋強失聲驚呼:「大嫂被調戲?」

「呃!」

「他會殺人!」

(本章完)


第3章 老子的女人


主持人:「說到饅頭,你們會想到什麼?」

嘉賓1:「吃飯。」

嘉賓2:「鍋碗瓢盆。」

嘉賓3:「小麥。」

嘉賓4:「咪咪。」

主持人:「……」

主持人:「說到學校,你們會想到什麼?」

嘉賓1:「書本。」

嘉賓2:「黑板。」

嘉賓3:「教授。」

嘉賓4:「學生妹。」

主持人:「……」

主持人:「說到天空,你們會想到什麼?」

嘉賓1:「藍色海洋。」

嘉賓2:「鳥,飛機。」

嘉賓3:「白雲。」

嘉賓4:「打飛機。」

主持人:「……」

導演:「卡卡卡!趕緊給老子插播廣告。」

主持人怒道:「4號,你他媽是那個電視台派來搗亂的?你的腦袋裝的都是什麼玩意兒?」

嘉賓4委屈道:「這不是『想啥說啥』節目嗎?怎麼?我實話實說有錯嗎?」

主持人欲哭無淚道:「導演吶,我提個意見你能不能接受?」

導演歎了口氣:「說吧!」

主持人:「以後咋們節目可別直播了,現在的二逼太多了!」

導演:「看看收視率再說吧!」

然後,這一期『想啥說啥』節目的收視率飆升十多個百分點,節目組大喜過望,然而三天之後,興奮過頭的節目組收到了廣電的整改通知,節目暫時叫停。

你丫這要是播出去,得帶壞多少無知孩童?

節目組欲哭無淚,之後做出兩個決定,嘉賓要海選,錄像當直播。

……

「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

拜託!這不是男尊女卑的封建王朝,也不是烽火連天的三國戰亂,尤其對林小棟這種人而言,以上的話可以反面理解,甚至可以說,兄弟都是用來利用和出賣的,女人,才是他的唯一。

嘉賓4,就是林小棟的翻版。

這就是林小棟,一個看待任何事物都會聯想到女人的傢伙。女人對他而言,就是水和魚的關係,沒有女人,他就是渴死的魚。

也正是因為劉雪鳳太瞭解林小棟,所以他才會編出這種大嫂被人調戲的由頭。

林小棟的女人很多,什麼蘿莉、淑女、少婦、學生妹、女強人等等等等都逃不過林小棟的魔爪。因為這貨長得太漂亮了。注意,是漂亮而不是帥。漂亮的別說是異性,就是同性都會忍不住咽兩口唾沫,你說哪個異性能抵擋住他的勾引?

孫向前曾私底下開玩笑說,林小棟如果沒錢,去紅燈區賣他那百十來斤的肉,絕對是頭牌中的頭牌,絕對會讓眾多粉面小生失業。可氣人的是,林小棟不是一般的有錢,傳說中的高富帥大抵說的就是他。

林小棟有過n多女人,堪比封建皇帝三宮六院七十二嬪妃,但即便是皇帝老子,也不敢立倆皇后吧!所以,眾多女人當中,唯一能被他的幾個小弟稱作大嫂的,只有蠻蠻,也就是張漫。

張漫是林小棟的初中同學,也是唯一一個拒絕林小棟的女人,所以說,男人有時候真的很賤,得不到的永遠是最好的。於是,林小棟對張漫展開了猛烈的攻勢,直至到了高中,張漫終於答應做林小棟的女朋友,但前提是只能拉手,再想更進一步那是想都不要想。

所以,林小棟為了兩個人能夠躺在一張床上,他又奮鬥了三年。

三年後,林小棟終於得償所願,結果這時他才發現張漫的真實心思。

林小棟長得又高又帥又有錢,張漫自認識他的那天起,就偷偷的喜歡上了他,然而在林小棟向她求愛的時候,張漫卻違心地拒絕了。

欲擒故縱嘛!更何況林小棟長得再漂亮也是一個男人,男人都是賤胚子,林小棟也免不了俗。

所以,兩人躺在一張床上的時候,林小棟大呼失策,這時他想放手,卻捨不得了,畢竟六年多的感情。

女人的心思其實不難猜,可張漫除外。

林小棟為了彌補他受傷的心靈,又開始瘋狂地流連眾花之中,他與張漫的關係也是若即若離。

當然,這也是張漫的第二個戰術,張漫不相信感情是慢慢培養出來的。培養什麼?培養成親情?她還年輕,她只需要愛情,至於親情,和林小棟結婚以後再說吧。

張漫相信距離產生美,當然這個距離必須把持住了,在這一點上,張漫無疑做的非常好。

林小棟的女人很多,張漫也不會因為林小棟的風流而蠢到給他加頂綠帽子,相反,她對此事不聞不問,那玩意兒長在林小棟的褲襠裡,你還能剁了藏你家被窩不成?

林小棟現在正年輕,就讓他玩去唄,只要心在你的身上就行,他早晚有玩夠的時候。

張漫的戰術很成功,林小棟對她是愛恨交加,而張漫則成為了當之無愧的大嫂。

現在美女太多,大家都去抽個脂拉個眼皮墊兩硅膠,長相都差不多,流連往返在這些人工美女之中,林小棟還真就沒記住幾個,在他所經歷過的女人當中,唯一刻骨銘心的就是張漫。

真不明白,張漫和林小棟誰才是真正的情愛高手。

「張漫,死張漫!」

每當林小棟一個人的時候,他就會這樣說上一句,那真是刻骨銘心。

林小棟今天打扮的很精神,這是很反常的,以他懶散的性格,他從不會如此仔細的打扮自己,畢竟顏值爆表,根本不需要特意拾掇。

今天不同,因為林小棟要去見一個人,一個美女,想起這個女人,林小棟興奮的一宿沒睡好覺。

那身材那臉蛋,嘖嘖嘖!林小棟情不自禁地嚥了口唾沫,感歎道:「這外國妞兒的身材就是辣!」

用林小棟的話講,什麼是外交?這就是外交,只不過這個「交」子需要好好斟酌一番。

下了樓,哼著小曲的林小棟開著他那輛奧迪q5來到了開發區的一家餐廳。

餐廳門口,一個高挑的金髮美女焦急的四處張望。

林小棟將車子停在餐廳的停車場,下車後藉著倒車鏡看了看自己的儀容,然後自戀地說道:「真他媽帥!」

「張漫,老子還真就不信了,這個世上沒你老子還活不了。」

言罷,林小棟便昂首挺胸朝著餐廳門口走去,這架勢,就像動物世界那只尋求配偶的公獅子一般,雄赳赳氣昂昂。

金髮美女穿著一件紫色的純手工旗袍,旗袍將她完美的身材緊緊包裹,曲線凹凸有致,讓眾牲口看到第一眼就想著將其推倒,然後發生一些兒童不宜的畫面。

她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個七八天沒有吃飯的乞丐看到了一隻冒著熱氣的燒雞,當然征服一隻野雞比一隻燒雞可要難得多,口誤,金髮美女可不是野雞燒雞,林小棟更不是乞丐。

金髮美女看上去是一白種人,但因為長期進行日光的沐浴,她的皮膚呈現出健康的小麥色,再配上她那火辣的身材,連林小棟這樣的花叢高手都難以抗拒,腎上腺激素爆表的同時,不忘舔了舔發乾的嘴唇。

「你好!」

「你好!」

林小棟主動與金髮美女握手,手上傳來的細膩絲滑讓林小棟身子不由一顫,好在這貨不是劉雪鳳等人,沒有抓著她的手不放。

「你到的可真早。」

「早嗎?不剛好是我們約定的時間嗎?」

林小棟笑道:「在我們國內,男女生見面的話,一般情況下女生大多都是遲到。」

「哦?」金髮美女詫異道:「為什麼呢?」

廢話,不是化妝時間太長就是吊你丫胃口,准不準時能怎麼樣?就算遲到兩個小時你還得像電線桿子一樣杵在那兒等著老娘。

林小棟心裡雖然這麼想的,但是卻不能這麼回答。

「這是我們國家的風俗習慣,男女約會,女的一般都遲到。」

「噢!」金髮美女聞言恍然大悟,說道:「這個習慣可真奇怪,不過我記得了,下次我一定遲到。」

林小棟聽到這句話後目瞪口呆。

「別啊,你要是遲到半個小時的話,那得耽誤哥泡多少美女啊?」

想是這樣想,林小棟自然是不敢說出口的。

林小棟只能乾笑道:「入鄉隨俗,入鄉隨俗嘛!」

金髮美女笑著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我們進去吧!」

「女士優先!」林小棟微笑說道。

金髮美女也不客氣,轉身進了餐廳。

林小棟在美女轉身的那一瞬間,忙將自己的右手放在鼻子上,然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臉上滿是陶醉,心裡暗道:「真香啊!」

金髮美女在前面每走一步,林小棟的心臟就跟著跳動一下。

太誘人了,什麼叫秀色可餐,這便是秀色可餐。

林小棟伸出自己的雙手看了一眼,心裡想著,這雙手要是摸在金髮美女的身上那會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豈是一個爽字了得。

蒼天啊!為什麼要同時創造男人和女人呢?這不是誘導犯罪嗎?遇到這樣的極品美女,任何男人的智商都會退化,比白癡強不了多少,當然我們的林大公子也不例外,哪怕他曾經御女無數。

兩人進了餐廳後,在一個角落找了張桌子坐下,服務生過來為兩人點餐。這種情況都是女士優先,所以服務生問都沒問林小棟,直接將菜單放在金髮美女的面前。

金髮美女卻將菜單推到林小棟的面前,說道:「你是東道主,肯定知道什麼東西好吃,還是你來點餐吧!」

林小棟也不客氣,直接拿起菜單點了這家餐廳的特色菜,然後說道:「你喝什麼?」

金髮美女稍作沉吟,便說道:「來一瓶伏特加,你說好不好?」

林小棟聞言面不改色地點了點頭,說道:「那好,就來一瓶伏特加。」

林小棟如此淡定,卻不知這貨心裡已經嗨皮到了極點。

居然喝這麼烈的酒,這不是給哥們機會嗎?一會大家喝的醉醺醺的,雙方就能撕開各自的偽裝坦誠相見,到時候坐在一起聊聊天,發發酒瘋,談談人生的理想,然後做一些孤男寡女該做的事情。

一想到將要發生的事情,林小棟就激動不已,然而這個時候,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打斷了林小棟的意淫。

林小棟皺了皺眉頭,拿起手機看了一眼,來電顯示的是四眼,林小棟想都沒想便掛斷了電話,心裡罵道:「龜兒子,居然這時候打擾老子的好事。」

金髮美女見林小棟掛斷電話,疑惑問道:「你為什麼不接電話呢?」

林小棟笑著說道:「騷擾電話,我……」

林小棟話還沒說完,電話鈴聲又響了起來。

林小棟拿起電話一看,來電顯示還是四眼,林小棟二話沒說就掛斷了電話,並且將手機調成靜音狀態。

這回不怕騷擾了。

然而消停了不到三分鐘,林小棟和金髮美女聊得正火熱的時候,他的電話再次響起。

短信的提示音接連進來了四條。

林小棟無奈的拿起手機看了一眼,這一會功夫居然有四條短信和四個未接電話。

這幾個未接電話都是四眼劉雪鳳打的。劉雪鳳跟了林小棟這麼長時間,自然知道林小棟不接電話的原因,所以這貨選擇發短信,而且他還是和宋琛等人聯合起來,同時發短信過來。

劉雪鳳:「大哥,出大事了!」

宋強:「大公子,你快過來呀!」

宋琛:「十萬火急!」

孫向前:「蠻蠻姐,她……她……」

前面三條短信的內容可以總結為,出大事了,而且是十萬火急的大事,並且與林小棟有直接關係。

至於孫向前的短信是最具殺傷力的,話說一半全用省略號代替了,這什麼意思?口吃結巴還是馬上就要嚥氣了?就不能把一句話說完整了?

林小棟看到蠻蠻姐三個字的時候,再加上之前的三條短信,讓他對這省略號是浮想聯翩。

這到底代表什麼呢?總之事情肯定與張漫有關,只要是與林小棟女人有關係的事情,那都是大事,更何況還是唯一的正宮。

林小棟直接將電話回撥過去,電話那頭接通的也是極為痛快。

「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林小棟開門見山問道,顯然這四條沒頭沒尾的短信極具殺傷力,讓林小棟失了分寸。

「大哥,你快過來吧,蠻蠻姐……蠻蠻姐她……」

「你丫有話就說有屁就放,張漫到底怎麼了?」

「大哥,蠻蠻姐……她……她被人調戲了!」

「什麼?」林小棟猛地站了起來,怒睜雙目不可置信道:「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蠻蠻姐他被幾個地痞給調戲了!」

「是哪個狗日的,吃了熊心豹子膽膽竟然敢調戲老子的女人?」

林小棟陰沉著臉,二話不說朝著餐廳門口跑去,只留下目瞪口呆的金髮美女。

良久之後,才聽到金髮美女失神自語道:「老子的女人?」

推薦和收藏都不要錢的,如果能看進去,給點吧!

(本章完)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