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googlt-2018
fb-2018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丹武霸主03
瘋狂的馬大鍋
2018/10/17發行
聖武星辰16
亂世狂刀01
2018/10/17發行
不死神凰27
寫字板
2018/10/17發行
超神機械師32
齊佩甲
2018/10/17發行
仙帝歸來43
風無極光
2018/10/17發行
天界戰神61
笑南風
2018/10/17發行
天道圖書館74
情痴小和尚
2018/10/17發行
修煉狂潮75
傅嘯塵
2018/10/17發行
至聖之路102
永恆之火
2018/10/17發行
執掌天下06
阿拉丁
2018/10/19發行
超級領主11 (12完結)
隱為者
2018/10/19發行
伏天氏12
淨無痕
2018/10/19發行
不朽戰魂15
拓跋流雲
2018/10/19發行
全職鬼皇16
浮兮
2018/10/19發行
絕代神主31
百里龍蝦
2018/10/19發行
懶神附體33
君不見
2018/10/19發行
逆鱗42 完結
柳下揮
2018/10/19發行
半仙闖江湖86
客居仙鄉
2018/10/19發行
丹武霸主04
瘋狂的馬大鍋
2018/10/24發行
異常生物見聞錄13
遠瞳
2018/10/24發行
無敵煉藥師26
憤怒的薩爾
2018/10/24發行
不死神凰28
寫字板
2018/10/24發行
仙帝歸來44
風無極光
2018/10/24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45
匣中藏劍
2018/10/24發行
不死道祖45
仙子饒命
2018/10/24發行
天道圖書館75
情痴小和尚
2018/10/24發行
終極戰兵92
梁七少
2018/10/24發行
玄門秘師01
火槍手
2018/10/26發行
玄門秘師02
火槍手
2018/10/26發行
超級領主12 完結
隱為者
2018/10/26發行
仙武都市28
月藏鋒
2018/10/26發行
凌天神帝36
君天帝
2018/10/26發行
完美神醫56
步行天下
2018/10/26發行
少年藥帝63
蕭冷
2018/10/26發行
修煉狂潮76
傅嘯塵
2018/10/26發行
逆天劍皇85
半步滄桑
2018/10/26發行
丹武霸主05
瘋狂的馬大鍋
2018/10/31發行
執掌天下07
阿拉丁
2018/10/31發行
伏天氏13
淨無痕
2018/10/31發行
全職鬼皇17
浮兮
2018/10/31發行
聖武星辰17
亂世狂刀01
2018/10/31發行
不死神凰29
寫字板
2018/10/31發行
絕代神主32
百里龍蝦
2018/10/31發行
懶神附體34
君不見
2018/10/31發行
至聖之路103
永恆之火
2018/10/31發行
玄門秘師03
火槍手
2018/11/2發行
不朽戰魂16
拓跋流雲
2018/11/2發行
無敵煉藥師27
憤怒的薩爾
2018/11/2發行
修真聊天群45
聖騎士的傳說
2018/11/2發行
仙帝歸來45
風無極光
2018/11/2發行
天界戰神62
笑南風
2018/11/2發行
妙醫鴻途68
煙斗老哥
2018/11/2發行
修煉狂潮77
傅嘯塵
2018/11/2發行
終極戰兵93
梁七少
2018/11/2發行
丹武霸主06
瘋狂的馬大鍋
2018/11/7發行
執掌天下08
阿拉丁
2018/11/7發行
異常生物見聞錄14
遠瞳
2018/11/7發行
全職鬼皇18
浮兮
2018/11/7發行
九極戰神25
少爺不太冷
2018/11/7發行
不死神凰30
寫字板
2018/11/7發行
超神機械師33
齊佩甲
2018/11/7發行
懶神附體35
君不見
2018/11/7發行
天道圖書館76
情痴小和尚
2018/11/7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天蒼黃》作者:有時糊塗 5
轉帖:起點東方玄幻新書《全民進化時代》作者:黑土冒青煙 4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黑卡》作者:蕭瑟良 3
轉帖:起點歷史穿越小說《漢末天子》作者:王不過霸 3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新書《龍使逆養成計劃》 作者:兵庫北番長 3
轉帖:起點歷史小說《唐店 》 小說作者: 真愛丫 3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劍道純陽》作者:眼0珠 3
轉帖:縱橫奇幻玄幻小說《末世之神王再臨》作者:子因和旋 2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諸夏紀》作者:會說忘言 2
〔公告〕 小說頻道--站規 2
本週熱門留言
轉帖:創世靈異小說新書《不良筆探 》 作者:夜不悔 32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24
轉帖:縱橫奇幻小說《永鎮八荒》作者:八歸少年 24
轉帖:起點玄幻異世大陸《涼天河大帝》 作者:寂寞讀南華 20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超武升級》作者:田十 19
轉帖:起點遊戲小說《劍娘》 作者:滄瀾波濤短 18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九天聖祖》作者:軒轅瘋狂 17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我的大侠系统》 小說作者: 秣陵别雪 17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舊書大亨》 小說作者: 鑌鐵 15
《半仙闖江湖》84 電子書2018/5/2於購物頻道上架,只有線上閱讀版,敬請見諒! 15

 
 暱稱:
 密碼: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九龍樽》作者:令狐沖天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8/06/13 14:57 
.
http://chuangshi.qq.com/bk/xh/21869453.html

上古神魔大戰,魔君戰敗被封錮於九龍樽中,隨神帝一起葬於帝陵。

江湖有種說法:得龍樽者得天下!

直到有人找到帝陵,盜走龍樽,破壞龍脈,放出九龍。

九龍現世,這不再是朗朗乾坤,只是一個強者生存群魔亂舞的世界!

一個懵懂少年,無意間識破天機,又集齊四大聖物,自此一步步走上了一條無法回頭的路……


楔子


巍峨的雪山誅魔峰下鎮壓著黑暗邪惡的九世魔君,千百年聖峰屹立不倒,守護著天下太平。

孰料九世魔君吸收天地日月精華,妖氣激盪竟衝開了重重山巒阻撓,再現人間!

於是,一場曠古絕今史無前例的神魔大戰展開了…

據說神帝與魔君大戰七天七夜,一時天昏地暗電閃雷鳴飛沙走石星月無光!

神帝借助人類仙家等眾多正義的力量,最終戰勝了妖法無邊的九世魔君。

魔君被收服於一樽中,傳說此樽由南極定海神石所鑄,乃當年女媧娘娘補天造人之時遺落人間,數萬年來又吸納南極日月光華,更是正氣卓然!

神樽固然強大,卻終難徹底化解魔君根深蒂固的邪性,世間也將永無寧日,神帝心懷天下蒼生,遂又降服上古天蟒龍作為神樽的守護奴,神帝在油盡燈枯彌留神遊之際,嘔心瀝血終於聚齊了世間四大聖物:龍族之血、聖仙之淚、黑風之燭和飄渺之魂!

神帝將這四大聖物連同自身的千年意志一同賦予給神樽,樽成九龍壓頂之勢,遂稱之為九龍樽!

九龍樽就是天下最至高無上法力無邊的光明聖器!

神帝死後,九龍樽隨之一起葬進了傳說中的帝陵。

多少年來,不知多少世人在找尋帝陵,但帝陵真正的所在,卻從未有人知曉!

人們多是把它當作一個傳說罷了,但仍有一些妄念之徒還一直在苦心找尋……

傳說得龍樽者得天下!

可千百年來,卻終究是霧裡看花水中望月,世間也保得了百年的太平。

直到有一天,這個塵封多年的神話被人生生打破,帝陵被盜,九龍破樽而出!


第一章 亡命追殺


斷魂崖。

冷風似刀,暴雨如注。

密密麻麻的水簾中跌跌撞撞奔出兩人,先前那人是個六十多歲的矮瘦老者,腳步蹣跚,沒走幾步便跌倒在泥濘中,他還是咬緊牙關掙扎起身,一刻也不能停歇止步。

緊隨老者的是一個身材高大的年輕人,持劍的手在微微顫抖,凌亂的長髮被雨水澆過,緊緊貼住了半張臉頰,雨水順著髮梢汩汩而下,淌過從肩部的傷口,化作一片殷紅的血水…

只因兩人的身後是一群比獵犬還難纏比野狼還凶殘的人:清道夫! 

——當今武林盟皇為除去江湖歹人武林敗類親手締結秘密殺手組織!

雨越下越大,忽然一道閃電倏地劃破長空!

年輕人愕然發現——

前方黑暗中筆直站立一人,臉罩黑紗,身著黑衣,他手中的刀,在黑夜中泛著一絲冷冷的寒光!

一聲驚雷地動山搖,他卻石像般動也不動,雨水瀑布般沿著斗笠的前沿咕咕而下,在黑衣人身後,竟然齊刷刷竄出幾條和那黑衣人一樣的身影!

身後便是萬丈斷魂崖,黑黝黝一片,陰冷的山風從崖底吹來,夾雜著冷雨滴滴答答作響。

就在這一刻,老者再也支撐不住頹然倒地。

年輕人過來攙扶起他,自己也決定不再逃避,他站直身子,咬緊牙關,緩緩抽出長劍,長劍出鞘,環視黑衣眾人,牙縫裡擠出幾個字冷冷說道:「你們究竟是何人?何至於苦苦糾纏不放?」

一黑衣人哼道:「明知故問!你二人做過什麼齷齪之事,你心裡不清楚嗎?」

年輕人冷笑一聲,說道:「你道我二人做過齷齪之事,你不說來我又焉能知曉?若沒有真憑實據,你這般栽贓陷害,究竟是何居心?」

「臭小子,死到臨頭還嘴硬!好,老子便讓你心服口服!」那黑衣人怒道。

這人「呼啦」撂下一個黑布包裹的東西丟在兩人的身前,從裡邊滾出幾樣東西,竟是洛陽鏟、飛虎爪和金剛傘一類盜墓的常用工具。

年輕人看了一眼隨即臉色微變,黑衣人冷笑道:「這些東西你該不會不認識吧!」

年輕人冷哼一聲不再作聲。

那黑衣人道:「若不是數月來明察暗訪,從你家中搜出這些東西,怎會料到游龍門的人竟是欺名盜世的盜墓賊,如今證據確鑿,你還有什麼好講的!」

年輕人不再辯解,說道:「一人做事一人當!有事衝我來,與我師父無關!」

那黑衣又是一陣冷笑,哼道:「你一力承當?你擔當得起嗎?帝陵被盜,龍脈盡毀,天災人禍,禍不單行,豈是你一個山野村夫能擔當的?」

一旁沉默的黑衣首領陰沉著臉並不多言,只朝手下一揮手,身側當即竄出幾個手持鐵鏈的黑衣人不容分說就將二人圍在中間。

年輕人聽罷仰天大笑,口中滿是雨水澀澀的滋味,一直涼到心底。

他緩緩舉起長劍,劍鋒平指眾人,定定說道:「今日落在你等狗賊手裡,我南宮尋便不再有苟活之心,想要小爺的命兒只管來取,就看狗賊有沒有這個本事!」

這自稱南宮尋的年輕人冷哼一聲無所畏懼,老者歎了口氣說道:「尋兒,休得無禮,既然諸位大人已知曉咱的身份,咱就認了便是!」

原來這被追殺的二人乃是當今的摸金門弟子!

摸金門始於戰國興於三國,俗稱摸金校尉,當年曹操為了彌補軍餉的不足,一手設立發丘中郎將、摸金校尉等軍銜,專門盜墓取財來貼補軍用,他們憑借世代傳承的「尋龍訣」和「分金定穴」的高超本領,能在山川大漠中尋找古墓寶藏無所不能。

當今的摸金校尉為方便行事,都會掩人耳目偽裝成江湖門派,對外自稱游龍門,只因其行動極為低調隱蔽,江湖上聽說過游龍門的人少之又少。

這老者是當今游龍門第八代掌門,自稱荀凌子,想必不過是一個外號,沒有人知道他真實的名字。 

荀凌子向前一步,沖黑衣首領躬身笑道:「恕老夫冒昧,敢問尊駕可是清道使統領索烈索大人?」

那黑衣首領冷哼一聲,說道:「你老兒眼力倒好,老夫正是索烈!」

荀凌子又是一笑,說道:「索大人身居要職,小的久聞大名如雷灌耳,素聞大人鐵面無私執法如山,非大案要案所能擔當,大人親臨此行,該不是將我二人當做十惡不赦的江洋大盜了吧?」

索烈冷哼一聲。

荀凌子又笑到:「真令小人誠惶誠恐!殺雞焉用牛刀,大人此行斷不會取我師徒二人性命當場這般簡單吧!」

索烈聞聽又是冷然一笑,心道:「這姓荀的老狐狸倒是真會察言觀色能說會道,我若不是看他會點偷雞摸狗的本事,對本座還有點用處,早就取了這二人的狗命!」

索烈心念如此,嘴上卻說道:「荀掌門,在下也只是奉旨辦事,你二人如何定罪,自是交於盟皇陛下親自決斷!」

荀凌子聞聽又是一笑,說道:「聽索大人說來,這事兒還有點餘地?太好了,我師徒自當配合大人秉公辦案,用得上小人的地方,索大人只管吩咐便是!」

「師父,萬萬不能答應他!這種與虎謀皮的事絕不是什麼好事,日後傳揚出去,我游龍門臉面何存?又如何能在江湖上立足?」南宮尋急道。

荀凌子看了他一眼,臉色倏地陰沉下來,罵道:「逆徒,閉嘴!你還有臉說光大我門?師父這樣的決定有什麼錯?還不是為了能發揚光大我派,日後說不定能躋身武林八大派,我且問你,你忍心看到我門中弟子世世代代背負著盜墓賊的罵名為世人唾棄?」

南宮尋一下子沉默了,他從來沒有見過師父這般生氣,儘管師父說的不無道理,這未嘗不是我派轉道正途名揚武林的大好機會,但這般卑躬屈膝投靠強權甘願為奴的事情,他南宮尋萬萬做不到!

一股從未有過的怨氣在南宮尋的胸口起伏不定。

荀凌子心下著急又不便挑明,倉促間忽聽一個女子驚恐的聲音:「尋哥,萬萬不可!」

眾人一凜,抬眼望去,在數個黑衣人的身後擠過來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女,稚氣未脫的臉上,滿是驚慌駭然之色,本來紅潤的臉,在看到南宮尋的一瞬間一下子漲得通紅!

「鳳兒,怎麼是你?你怎會在此?」南宮尋神色一怔,驚喜之下臉色又驟然沉下來,指著清道夫眾人問道:「是不是你們這等無恥狗賊做的好事?要挾一個弱質女流算哪門子的英雄好漢?」

燈光搖曳下,眾人神情漠然無人應答。

鳳兒點了點頭,淚珠已奪眶而出,良久說道:「你和爹爹前腳走後,他們後腳就查封了咱家,硬說咱家動了不改動的東西,犯了滅九族的大罪…嗚嗚…」

她雙眉輕顰,眼眶之中淚光閃動,滿臉幽怨更顯楚楚可憐,見者心中無不為之動容。

南宮尋上前將她攬在懷中,盡顯疼愛與愧疚,遂環視眾人冷道:「諸位手段當真高明!若今日在下不答應,看來我夫妻從此就要人各一方了!」

索烈不以為意,笑道:「少俠言重了,老夫也是擔心尊夫人的安危,就一併帶來了,大事為重,也免去了後顧之憂,省得你們為此勞心分神,呵呵,如今你一家三口在此相聚,也算是成人之美!」

「哼,這麼說來,在下還得感謝索大統領的不殺之恩了?」南宮尋冷笑道。

索烈又是淺然一笑,說道:「小兄弟,咱以前的誤會就一筆勾銷了,從今日起你我便是自己人,荀掌門的事也就是我索某人的事,待事成之後盟皇論功行賞,小兄弟你飛黃騰達,可別忘記要請老夫喝一杯水酒!」

「借大統領吉言!怕只怕在下福淺運薄無命消受!」南宮尋冷言相諷,眉目間蘊含一絲不容妥協的傲然之氣。

索烈陰沉著臉,一句話不多說,他身側的副使勃然大怒,憤怒之餘「唰」地抽出腰間的佩刀,罵道:「臭小子,我家大統領已給你天大的面子,別給臉不要臉,不識好歹!」

南宮尋冷哼一聲瞥了他一眼,定定說道:「自古面子都是自己掙的,別人給的未必都是好臉色,不要也罷!」

副使喝道:「天網恢恢,再冥頑不靈就將你二人一併押解京師,砍頭示眾以正法紀!」

荀凌子瞧了這人一眼,卻對索烈說道:「索大人這是不留半分情面?我三人自知罪孽深重,原也不敢抗命,看來眼下也只能以死謝罪!」

荀凌子言語謙卑,話語中已將意思表達的清清楚楚,反正橫豎都是死,寧願自行了斷來個魚死網破,也不想我為魚肉任人宰割,索烈自是聽得明白,尋思道:「這老頭兒看樣子說的不假,他這是要魚死網破,這小老兒死是小事,找不到帝陵,壞了老子的大事那可是大大不妙!當務之急須當先穩住三人,再行打算!」

索烈說道:「韋副使,休要無理!是殺是留盟皇自有決斷,何須我們這些做下人的做的了主?」

「屬下明白!」韋副使只得領命,那些手下人自是聽大統領的,當即鬆開了荀凌子和鳳兒繩索的鎖鏈,荀凌子向前謝道:「小老兒代小女小徒感謝大統領法外開恩!」

索烈看了他一眼,皮笑肉不笑說道:「荀掌門,你所說的老夫都盡數辦到,掌門你是聰明人,該怎麼做,我想不用再費唇舌吧!」

「當然當然,小人明白,呵呵…」荀凌子笑道,又回頭沖南宮尋示意說道:「尋兒,索大人已網開一面,還不快住手!」

南宮尋長劍憤然入鞘,心裡有萬般的不服和無奈,可始終沒有違背師父的意願,只得狠狠地瞪著眾人。

鳳兒掙脫了兩個人的羈押一口氣跑了過來,挽起他的臂膀,臉色滿是劫後餘生的喜悅,見他神色凝重,以為他還沒從剛才那一幕緩過來,就笑道:「尋哥,這下好了,誤會解除了,雨過天晴了…」

鳳兒的臉上湧現出天真無邪的笑,亦如她說的「雨後天晴」般晴朗明媚。

南宮尋沉聲不語,盯著索烈那張似笑非笑的臉,心中暗道:「這老賊絕非什麼大發慈悲大善人,黃鼠狼給雞拜年,定沒安好心!他是有求於師父,不到最後這狐狸尾巴是不會輕易露出來的,我當及早提防為妙!」

忽聽那邊索烈冷笑一聲說道:「那就有勞荀掌門了,事不宜遲刻不容緩,還請掌門與少俠這就及早動身的好!至於荀大小姐,嘿嘿…老夫就替兩位暫代照料!」

鳳兒聞聽臉色大變,連連搖頭顫聲道:「不,不…我不要留下,我要跟爹爹你們一起去!」

一想到要與這些冷血的傢伙共處數日,一想起他們肆意的狂笑,就如噩夢一般可怕,鳳兒的身子就會禁不住地一陣寒顫,她邊說邊一步步後退,眼中充滿惶恐和不安,她用無助而委屈的眼神盯著父親看,可是她這次要失望了。

荀凌子面沉似水一句話沒有說,心中的痛苦臉上沒有絲毫表露,天下有哪個父親能目睹自己的女兒作為人質而無動於衷?這種痛苦是無法言表的,但除此之外他還能有什麼辦法?

「放開她!」南宮尋一聲怒吼,如晴天霹靂一般,在場所有的人為之一震!

鳳兒回頭看了南宮尋一眼,淚水在眼眶中打轉欲滴,有兩個黑衣人一左一右如影子般不依不饒一步步緊跟著她,鳳兒已無路可退,悲憤中用力推開一人奪路而逃,卻被另一人攔住了去路,「小姐,你還是乖乖聽話,別讓我們這些下人為難!」

南宮尋大怒,過來就要拉開這人,鳳兒趁機撤身逃脫,可不曾想匆忙之中腳下一滑,身子一空,整個人竟墜入了萬丈懸崖!

「尋哥…」一聲淒厲的長嘯在山澗久久傳揚,又漸漸朝著谷底沉了下去…

「鳳兒!」南宮尋和荀凌子幾乎同時搶出,可還是晚了一步!

空蕩蕩的斷魂崖邊,哪裡還有鳳兒的影子,只有冷颼颼的風吹過。

南宮尋情急之下從一人手中奪過一隻火把,趴在懸崖邊緣,奮力向下邊看清,山谷裡黑漆漆一團,猶如一個怪物張大了嘴巴似要吞噬一切,南宮尋心有不甘,發了瘋般歇斯底里地叫著鳳兒的名字,可是空空蕩蕩的山谷中再也沒有了回聲…

荀凌子整個人一下子癱坐在地上,似乎不相信這一切是真的,它來的太快太突然,良久才老淚縱流,喃喃道:「鳳兒,鳳兒,鳳兒…」

可是,他的鳳兒再也回不來了。

忽然,南宮尋發了瘋般揮劍朝眾人砍去,他雖然劍法尋常,但這般猛獸一般不顧死活的拚命氣勢也一樣讓人為之膽寒!

清道夫眾人紛紛避讓,不是他們招架不住,只是沒有索烈的號令,沒有人敢傷他分毫。

「小子,夠了!」索烈怒道,黑暗中猶如一尊石像一般紋絲不動,火把搖曳的光照在他臉上卻顯得猙獰可怖。

南宮尋一怔,側目看到了索烈,就是眼前這個大魔頭害死了鳳兒,不僅拆散了他們夫妻,還將游龍門帶來了滅頂之災!

南宮尋手持長劍,一步步走向索烈,其餘人一齊默然看著眼前這個不知死活的年輕人。

忽然,兩人中間一道人影從黑暗中竄出,手持長劍不顧一切般直刺向索烈!


第二章 屍窟血蛙


也就是這一瞬間,索烈的手腕一翻,竟然直扼住了那人的咽喉,那人喉嚨中一聲沉悶的呻吟,隨之手中長劍「光當」一聲陡然墜地。

又一道閃電劃破夜空!

「師父!」南宮尋看清楚了那人的臉,悲憤中不顧一切挺劍奔去,這時四下裡衝過來幾人將他圍住中間。

雨,又瓢潑一般從天而下,直直澆在南宮尋的頭頂,打得他睜不開眼睛,他不管!

南宮尋邊叫著師父,奮力揮劍亂斬亂刺,他只覺身體多個部位一陣又一陣的巨疼,先是左肩,後是右腿,接著背部…他都不管!

他只要沒有倒下,他就要揮舞長劍,四周不時有人中劍慘叫,師父就在眼前,可任南宮尋怎麼橫衝直撞,面前的這些人猶如一堵衝不開的牆將他牢牢地困在原地!

索烈冷冷地站在牆外,雨水順著他的臉汩汩而下,猶如石像一般,只有嘴角揚起冷冷的笑,他的手緊緊地摁在荀凌子的肩頭,說道:「荀掌門,我數到三,你這徒兒若再不住手,我就讓他夫婦立馬成一對亡命鴛鴦!」

「一!」索烈唇角一動吐出一個字,他的笑依然掛在嘴邊。

荀凌子身子一抖,他臉色慘淡,嘴唇動了一動卻沒說出一個字,他似乎已說不出話。

索烈不管這些,他也不會看他一眼,又吐出一個字:「二!」

他話音剛落,南宮尋莫名感覺到一種排山倒海的刀氣同時從四面八方源源不斷地壓過來!

原來身周的十餘名清道夫夾帶著無盡的內力竟同時出招,南宮尋只覺得身子無法動彈,可又躲避不了周圍這凌厲的刀氣,不由得熱血上湧氣為之閉,眼前火星點點,僅支撐片刻便再也支撐不下去,如泰山壓頂而至,他單膝著地,只覺喉口一甜,一口鮮血當即從口中噴出!

恍惚中荀凌子拍了拍索烈的臂膀,雙目淚光,索烈見他這次真的妥協了,當即大臂一揮,喝道:「住手!」

他話音剛落,眾人那綿綿的澎湃刀氣適才無處發洩,眼下一時之間又無法收回,眾人只得齊齊提刀,刀勁凌厲澎湃!

但聽「隆」的一聲巨響,同時洩力竟硬生生將崖邊的一塊巨石擊碎,轟然倒塌!

只震得眾人耳際嗡嗡作響!

索烈哈哈大笑,遂放開了手沖荀凌子冷道:「老匹夫,敬酒不吃吃罰酒,你若早應了本座,哪有這等罪遭?」

荀凌子身子搖晃著,緩緩站身子,他本就不高,當下顯得更是矮了半分,張口一笑,血竟從口中湧出來,良久才緩緩說道:「人在做,天在看,種下何種因,收得何種果,老夫前日夜…夜觀天象,帝星隱晦,庇星移位,災星乍現…這人間將有一場浩劫!」

「浩劫?」索烈聞聽也不由得為之一怔,哼道:「荒謬!眼下的災難還不夠嗎?朗朗乾坤,哪來的浩劫?」

荀凌子搖了搖頭,又是一陣咳嗽,胸口起伏間,湧出一大口鮮血,這才苦笑道:「說來你也不…不信,該是有人…有人比你們早一步找到了帝陵龍穴,動了裡邊不該動的東西…」

索烈臉色又是一變,南宮尋慢慢站起身,一陣仰天悲笑,說道:「天作孽猶可恕,人作孽不可活!哈哈,還真是報應!」

索烈臉色一沉,南宮尋還有話正待要說,已被人堵口架著押了過來。

索烈一把抓起荀凌子的衣領,怒道:「老匹夫冥頑不靈!你若再胡言亂語,再不說出帝陵在哪裡,我便一刀劈了你這逆徒!」

荀凌子朝他一笑,低聲道:「你…過來,我只說給你一人聽…」

索烈看他邊笑嘴角湧出血,笑起來的樣子甚為可怖,不知他說的是真是假,又擔心其中有詐略顯遲疑。

荀凌子卻是搖頭一笑,譏道:「有虎狼之心,沒想到卻是豬狗之膽!哈哈…」

索烈心中惱怒,被他這麼一激,反而不怒反笑,想著這老頭子身負重傷只剩半條命,他徒兒還在自己手裡,諒他也不敢使詐!

索烈矮身想聽,荀凌子伏在他耳邊嘀咕了幾句,索烈居然一句也沒有聽清楚,正待發問,荀凌子卻說道:「這十六字口訣…便是尋找帝陵龍穴的四象八卦的玄機,你務必牢牢記下…」

荀凌子話音剛落,整個人站立不穩,身子一歪昏倒在地。

看得出他說這幾句話已耗盡了僅有的一點精力,南宮尋看得真切,大叫一聲悲痛欲絕,無奈身手被人所制動彈不得。

韋副使過來詢問索烈可聽清楚什麼四象八卦的口訣,索烈搖了搖頭,韋副使不知他所說真假,過來俯身探了探荀凌子的鼻息,說道:「此人脈相紊亂氣息羸弱,想必撐不了半個時辰,統領大人如若還有話沒問,此時不問只怕以後再也沒有機會了!」

一語提醒夢中人,索烈急忙俯身拉荀凌子起身,朝他後背拍去一掌,就地盤坐用真氣為他推宮續氣。

不一會兒,索烈額角熱汗淋漓,荀凌子「哎喲」一聲輕歎,撫著胸口竟自睜開眼甦醒過來。

眾人這才同時鬆了口氣,一人說道:「老頭兒,我家大統領不惜內力救了你一命,你若不是狼心狗肺忘恩負義的畜生,你就…」

這人話未說完,索烈朝他一擺手,又衝荀凌子慚道:「掌門適才這一席話如醍醐灌頂驚醒夢中人,只怪本座先前操之過急,開罪了掌門實屬不該,還望荀掌門恕罪!這天下大難自是有妖人作祟所致,我堂堂武林正派決不能袖手旁觀,看在蒼生多災多難,還請老先生為天下百姓指條明路…」

索烈言語甚為謙卑,與之前判若兩人,荀凌子抬眼看了他一眼,點頭用一種低的聽不清楚的聲音說道:「好好…你來,我…我再說一此,你可記好了!」

荀凌子語氣極為虛弱,沒說完一句話就是一陣大口喘氣,索烈見他嘴唇動了又動,擔心一時聽不清又錯過機會,當即俯身側耳貼著他嘴邊去聽。

忽然,荀凌子手中多出一個黑色活物,竟一把塞進了索烈的口中!

其他人也是猝不及防,索烈吃了一驚,噁心欲吐,急忙伸手往喉嚨中掏,孰料情急之下喉嚨本能一動,只覺一個滑溜溜鼓囊囊散發著腥臊惡臭之物順勢過了咽喉,那東西受驚之下用力一掙脫,整個身子竟鑽進了腹中!

索烈大駭再也抓不出來,大怒之下一把扼住荀凌子的脖頸,怒道:「老匹夫,你給本座吃的到底是何東西?」

荀凌子哈哈一笑,說道:「啟稟大統領,這東西叫作『屍窟血蛙』!」

「屍窟血蛙?!」

索烈聞聽大驚失色,當真聞所未聞,單聽名字就知道是這是種極其歹毒邪惡的東西!

說話間,那只蛙在腹間亂鑽亂撞,索烈感覺胃中一陣翻騰欲嘔,一時之間又怕又難受,忍不住發出一聲悶哼,頭上汗珠滾滾而落,情急大怒一掌就要朝荀凌子的天靈蓋拍出!

這一掌若是真拍下去,荀凌子必定頭骨碎裂暴斃當場,孰知荀凌子不避不躲,反倒哈哈一笑,說道:「大統領若不想知道自己怎麼個死法,你就一掌拍死小民好了!」

索烈聞聽,手揮到半空生生停下,歇斯底里道:「老匹夫,這究竟是什麼東西?!」

荀凌子慘然一笑,說道:「這是小民三年前在苗疆的血窟古墓中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抓到的,這種蛙專門以吸食人血為生,通體呈血紅色,故而稱之為『血蛙』!」

索烈一驚,駭然道:「那剛才的這只怎地是黑色的?」

荀凌子又是一笑:「大統領莫要心急,聽小民慢慢說給你聽!小民的這只血蛙可是非比尋常,它本不出生在古墓中,當地巫師為了將它修煉成血蠱,從小將它放置於血窟中,與死屍為伴,它吃不到活人的血,就只能吃死人的血,因此久而久之就渾身成了亮黑色…」

荀凌子神色淡定緩緩說來,反倒像在講一個娓娓動聽的故事。

索烈的神色卻漸漸暗淡下來,臉上沒有一絲血色。

其他人聞聽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皆是驚駭之色,韋副使罵道:「姓荀的,想不到你心腸竟這般歹毒!」

荀凌子又是淒然一笑,適才的頹喪衰弱之氣驟然消失,整個人似迴光返照一般顯得精神煥發,悲笑道:「狗賊,你害死了我鳳兒,縱使千刀萬剮也難解我心頭之恨!我就是拼了這把老骨頭也要你償命,用點手段有何不可?」

荀凌子言罷嘿嘿一聲怪笑,忽然從小腿的裹腿處摸出一把短匕首,直刺向索烈!

他剛要捅下去,索烈猛一抬手就抓住了他的手腕,那匕首鋒利無比,眼看距離索烈的前胸只差咫尺,卻再也不能進半步!

「老匹夫,你找死!」索烈勃然大怒。

手上力道大增荀凌子當即動彈不得,脖頸又一直被他扼在手心,猶如離開水的魚,只能張開嘴巴卻是呼吸不得,臉色漸已鐵青。

「你到底說還是不說?」索烈的耐心已到了極限。

荀凌子張了幾下嘴巴,想說也說不出話來。

南宮尋見狀心如刀割拚命掙扎,無奈臂膀被兩名大漢死死摁住動彈不得,只有眼睜睜看著師父慘遭凌辱卻無能無力。

忽然,索烈的臉上呈現出一種詭異的神色!

一張原本氣得漲紅的臉竟然一下子煞白如紙,轉而變成了醬黑色,猶如罩了一層厚厚的黑霜。

周圍眾人大吃一驚,齊齊看向他,忽聽索烈喉嚨裡「噢」的一聲沉悶怪叫,竟一手用力扼住自己的脖子,繼而另一隻手又摸向胸口,緊接著大叫一聲倒地不起靜靜不動。

其餘眾人無不駭然,心道定是那」屍窟血蛙」起了反應,急忙過來兩個人攙扶。

孰料一人的手剛碰到索烈的臂膀,索烈反手一掌竟重重拍在了他的胸口,這人猝不及防「哎呀」一聲慘叫,身體已飛出一丈多外重重摔下,當即一口鮮血噴出當場昏厥!

索烈一掌拍出,又在地上滾了幾滾,幾聲哀嚎之後就面朝下靜靜負地一動不動,猶如死去了一般。

其餘觀者被這一突如其來的變故震驚不已,其餘人相互看了看,大聲叫著「大統領」,卻沒人敢再靠近一步!

良久,這才過來一人小心翼翼過來查看,正是那韋副使,他仔細看過不由得一聲歎息又搖了搖頭,看來索烈是真的無力回天一命嗚呼。

眾人無不低首肅然,只聽荀凌子一個人在仰天大笑,剛笑幾聲即被衝過來的兵士拿下,韋副使上去就是一記耳光,怒道:「不知死活的老東西,不想死的話,就速速交出解藥!」

荀凌子側目看了他一眼,笑道:「解藥沒有,這姓索的是死定了,副使大人你大可以放心上位,名正言順做你的大統領了!」

不想韋副使冷哼一聲道:「你以為你殺了大統領,我便會輕饒與你!」

荀凌子說道:「你和那姓索的同是虎狼之輩,卻是各懷鬼胎相互猜忌,你早想取而代之,如今願望達成又豈能放過老夫?今我鳳兒大仇得報,老夫今生再無遺憾,姓韋的你要殺就殺吧!」

韋副使陰笑一聲,目露凶光道:「你說的沒錯,如今清道使都是我的人!取你狗命簡直易如反掌,既然你想死,今日老子便成全了你!」

「韋大人,萬萬不可!殺了他,只怕就再也沒人能幫我等找到帝陵!」一名手下急急勸阻道。

韋副使看了他一眼,冷笑道:「我當是誰,原來是馬千戶,大統領中了這兩個盜墓賊的詭計,身中劇毒而死,你也是瞧得清清楚楚!長久以來你作為索大統領最信賴最忠實的貼身護衛,你應該知道怎麼做,不用我這副使來提點了吧?」

馬千戶臉色一凜,當即單膝跪地,垂首說道:「請恕屬下魯鈍,還請大統領明言!」

韋副使聞聽他話鋒轉的當真是快不由哈哈一笑,心中罵道:「你這狗賊平日裡仗著姓索的為你撐腰在兄弟們頭上作威作福,完全不把我這個副督使放在眼裡,如今倒是轉變的真快!」

「好好好,你過來,我指給你聽!」韋副使說道。

馬千戶將信將疑,心中忐忑又不能違抗,只得恭恭敬敬上前屈身傾聽。

忽然那韋副使手腕一翻,手中的長刀已深深插進了馬千戶的胸口!

其餘眾人更是大驚,全場鴉雀無聲,卻無一人敢再發聲。

馬千戶雙目圓睜雙手握刀,眼中呈現出憤怒和不甘的神色,「撲通」一聲倒在韋副使的腳邊,就再也沒了動靜。

韋副使從他屍體上緩緩抽出刀,臉上沒有一絲表情,又環視在場的清道夫眾人,朗聲說道:「索烈囂張跋扈作惡多端,當真死有餘辜!由我韋天正接掌清道夫,眾位兄弟勿驚,我姓韋的不是薄情寡義之人!如今天下大災亡命千萬,盟皇失蹤,武林正道群龍無首,罪魁禍首都是那帝陵蠱惑人心,以至於天怒人怨生靈塗炭,這是老天爺給世人的懲罰,也是警告!既然帝陵不屬於世人,我們兄弟又千辛萬苦尋它作甚?何不坐擁我們自己的武林江山,跟著在下開創一番千秋萬代的新霸業,在場諸位都是有功之臣!」

全場沒有一個人講話,都靜靜地盯著他。

很顯然韋天正這招殺雞儆猴豎立威信用的極妙,眾人有人暗地不服也只能就此作罷。

荀凌子又是一陣大笑說道:「原來有人並不想解救蒼生萬民,只想做他的九五之尊!怕只怕這龍椅可不是一般人能坐得穩的!」


第三章 九龍乍現


韋天正心中勃然大怒,臉上卻沒有表現一絲憤意,提刀一步步走向荀凌子,冷笑道:「坐不坐的穩,只有坐了才知道!」

南宮尋見他目露凶光要對師父下手,猛地掙脫兩人的困俘朝韋天正衝去!

忽然,懸崖山澗中幾道眩光閃過,猶如七彩霞光,這真乃天下奇觀!

南宮尋和韋天正同時止步。

眾人大奇,睜大眼睛舉目朝懸崖方向看去,竟從崖底山谷中竄出九個火球一般的東西,熠熠發光!

這九個火球起初有臉盆大小,轉而時大時小,顏色也是時明時暗,分呈赤色、橙色、黃色、綠色、青色、藍色、紫色、黑色和白色九色!

九球相互縈繞追逐,時而竄出山澗,時而又躍入谷底!

「這是什麼東西?」一人驚呼道,可是沒有人能夠回答。

荀凌子凝視良久,緩緩說道:「這些或許就是上古天蟒龍的龍魄!」

又有人問道:「你說的可是傳說中神帝俘獲的那條天蟒巨龍?」

荀凌子沒有回答他,但所有人心中都已經有了答案。

「想不到這麼多年過去,這條龍還活著!如今竟然又分化成九顆龍元,真乃匪夷所思!咳咳…」荀凌子又驚又喜,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動不由得連聲咳嗽。

南宮尋過來攙起他,憂聲說道:「師父,龍元再現,只怕天下又要永無寧日了…」

說話間,那九顆各色小球同時躍出山澗,在眾人頭頂一字排開,半空中一動不動!

一閃一閃明滅可見,猶如九顆巨人的瞳孔凝視著眾人.

眾人更是大驚,不知道它們意欲何為。

正尋思間,這九顆小球忽然一起轉動起來,組成了一條多彩圓弧猶如雨後彩虹甚為矚目,緊接著越轉越快,那弧度也越來越小最後竟變成一個首尾相連的多彩圓形光圈。

這個多彩圓環隨著旋轉的速度越快,亮度也越來越亮,竟然刺得眾人睜不開眼睛!

忽然間,一陣疾風掠過崖頂,人們再睜眼看時,那多彩圓環竟然被拉長,半空中隱隱呈現出一條巨龍的輪廓!

這影子巨龍身形巨大在空中四處游弋,龍身橫在空中,龍首低低壓下俯視眾人,讓人感覺到了它的張牙舞爪面目猙獰。

眾人呆立原地,在驚詫的同時不免有些駭然!

忽然那龍口陡然張開,一股陰風旋即吹得人東倒西歪。

荀凌子大叫:「快閃開!」

他話音剛落,忽聽「嗖」的一聲響,人群中射出一隻羽箭,正射向了那巨龍的大口!

眾人看時,射箭的這人正是韋天正!

他手持強弓,朝眾人喝道:「大家別慌,這是虛幻!傷不了人的!」

可饒是如此,還有數人禁不住四下奔逃,稍微膽大的抬頭看那那光影龍體似乎中箭,「噗」的一聲如鏡子般支離破碎,轉而又化為九個彩色小球猶如受驚的小魚般在半空中四處亂竄!

轉眼間其中的幾顆已沒了蹤影,只剩下一赤一藍兩個小球還在原處打轉!

韋天正凝視片刻冷哼一聲,說道:「邪不壓正!人尚有三魂七魄,這鬼東西如今也不過只剩下兩魂一魄,有何懼哉?」

眾人還未明白他話中的意思,韋天正又抽出一支羽箭瞄向了空著盤旋的赤藍小球,正要彎弓搭箭,忽聽眾人背後一人「哎呀」一聲慘叫,叫聲在黑暗中聽起來及其犀利恐怖.

這人冷不防一叫嚇得眾人一大跳,同時回頭去看,原來這人是三個月前新加入的清道士,名作陳文錚,因為清道士的職位在所有人中最為低賤,這才被安排在最後面的外圍放哨。

韋天正聽到叫聲當即放下弓箭尋聲看去,臉上帶著一種抑制不住的怒色。

眾人跟著齊齊朝他看去,這陳文錚石像一般杵著一動不動,旁邊人叫了他一聲也不應答,如中了魔症一般。

「媽那個巴子,耳朵塞驢毛了!」這人破口大罵,可陳文錚依舊沒反應,這人不由得怒火上頭,正要過去踹他屁股卻發現不妙,遂舉起火把朝陳文錚臉上照去,看罷當即吃了一驚!

但見陳文錚手握刀柄,一副將要拔刀的架勢,嘴巴張開若呼叫狀,雙目圓睜卻空洞無神,火把照在他臉上亦是沒有任何反應!

這人禁不住「咦」了一聲,又有幾人過來瞧看,其中一人不明所以用手推了推陳文錚,陳文錚身子一軟當即栽倒地!

這人一驚,正欲俯身去扶被身後一人拉住,那人說道:「不用看,他已經死了…」

這人回頭一看正是新任大統領韋天正。

韋天正這才道:「適才那個黑色東西進入了他的身體,他是活不成了!」

黑色東西?

眾人聞聽又是震驚又是好奇,數把火把靠攏過來照在陳文錚的屍首上,將斷魂崖頂照的亮如白晝。

忽然,地上躺著的陳文錚長長喘了口氣,嘴巴微微張開,但見一股淡淡的黑色煙霧從他口中鼻中徐徐湧出!

如若不是火把照耀,眾人方能看得清楚,這黑夜中當真是沒人能注意的到!

離陳文錚屍首最近的兩人一見他口鼻中冒出黑色煙霧,當即被這邪門詭異的景象嚇得退了兩步,也就一會兒工夫,這股黑煙霧慢慢出盡消散在夜空中無影無蹤。

陳文錚的嘴巴也跟著閉上了,整個人再也一動不動,只露出兩個空洞的眼睛仰天看去。

眾人臉上儘是詫異驚慌的臉色,一人驚問道:「這他娘的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另一人說道:「應該也是龍元!」

說話間韋天正抬頭看了一眼夜空中那一赤一藍兩個閃耀小球,如被使了定身法一般巋然不動。

遠遠看上去黑色的夜幕中猶如嵌了兩顆大眼珠子看著眾人,一閃一閃的甚為詭異!

忽然間,這兩顆龍元開始慢慢移動,竟然快到了人們的頭頂,似乎舉手可觸及!

大家都對望了一眼,又是心奇又是害怕,所有人的目光都盯著這兩顆龍元。

那藍色龍元撇開赤色龍元獨自在人們頭頂徘徊!

荀凌子也被眼前的情景驚呆了,他也不清楚這兩顆龍元究竟是何意,如若落入這幫人手中當真是大大不妙!


第四章 劫後逃生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眾人聞聽果然群情激昂,又竄出數人蜂擁而上!

有人脫去衣物,有人手持布兜,喲喝著竟將那兩顆龍元圍在中間.

荀凌子暗叫「不好!」

如若龍元落在這姓韋的手裡真是大大不妙,正遲疑間南宮尋過來拉著他便跑,黑暗之中又不敢亂闖,只得趁人不備躲在一處暗處觀察.

荀凌子心緒稍稍平復,低聲道:「尋兒,這龍元千萬不能落在這夥人手中!」

南宮尋有些不解,只聽荀凌子又說道:「這龍元雖是上古神物,可終究本性邪惡,落在壞人之手只會為虎作倀,如若讓這姓韋的參透了其中的玄機,只怕…」

「玄機?」南宮尋奇道.

荀凌子反倒一笑說道:「為師也只是隨便猜想的,總之千萬不能讓那姓韋的得手!」

南宮尋點了點頭。

這時忽然有人一聲驚呼,那赤藍兩顆龍元竟同時鑽出人群,在空中相互纏繞追逐。

赤屬陽,藍屬陰,這一陰一陽之物相交又會怎樣?

兩顆龍元越飛越高,眾人再也無辦法,只得同時仰視觀看。

就在這一赤一藍兩道光球合二為一的一剎那,黑夜中竟然劃過一道刺目的閃電!

緊接是一聲震耳欲聾的霹靂!

眾人著來不及想四散奔逃,又是一聲震天撼地的巨響在空中炸開!

緊接著又是幾道閃電劃過,活像一條條火蛇,在黑夜裡蜿蜒游動,一晃就消失了。

其中一道閃電擊在了眾人身側的一棵千年枯樹的樹身之上,如一把巨大的鋒利的刀刃,這棵兩人多粗的樹腰當即被攔腰斬斷,火光四射熊熊燃燒!

那兩顆龍元不知何時已沒了蹤影,斷魂崖上卻是電閃雷鳴,火光一片!

斷魂崖果然是傳說中名副其實的死亡之地!

咆哮的閃電依舊一浪高過一浪,腳下的大地山體為之一顫,不時有滾滾的落石滾入山谷。

生死盡在一念之間,當下眾人再也不敢停留,更顧不上清道夫的律令,各自保命四散奔逃。

韋天正大怒,舉刀狂吼:「都別跑!違抗者殺無赦!」

他揮刀砍翻兩名衛士,依舊擋不住潰散的人群。

忽然,半空中又是一道閃電劃過,一個霹靂竟剛好劈下,韋天正高舉鋼刀當即命喪當場!

荀凌子二人躲在暗處,只覺腳下的整塊巨石顫抖的厲害,南宮尋大駭,原來這閃電竟然引發了山體大地震!

四處山體坍塌,碎石橫飛,四周又是漆漆的萬丈懸崖,又能逃到哪裡?

南宮尋倉惶之間沒了主意,忽聽荀凌子大叫道:「尋兒,金剛傘!」

南宮尋聞聽大喜,當即會意,從包裹中抽出一把鐵傘。

這傘通體鋼骨鐵葉,由百煉精鋼打造,再強勁的機駑也無法穿透,本是盜墓防禦機關暗器的盾牌,如今生死關頭只能拚死一試!

南宮尋撐開傘,罩在兩人的頭頂,兩人蜷縮著身子躲在傘下,只聽頭頂「叮叮匡匡」的落石撞擊聲不絕於耳,兩人不覺面面相覷後背冷汗淋漓,真是一陣後怕!

又過了一會兒,撞擊之聲漸漸平復,世間又恢復了平靜。

良久,兩人這才敢稍稍探出頭。

整個斷魂崖上恢復死一般的寂靜,到處是辟里啪啦零星的火光,亂石堆了一地,中間還有遍地橫七豎八的死屍和殘肢斷臂……

當真觸目驚心!

他們全死了?!

把命撂在了這斷魂崖之上!

南宮尋攙扶著荀凌子凝神屹立,長長歎了口氣,心中如波濤澎湃。

在死神面前,一切的權勢金錢貪慾還有仇恨,都不過是過眼雲煙……

」可是,我的鳳兒……」

荀凌子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傷痛,一下子老淚縱流,南宮尋也是黯然垂淚,又何嘗不是悲痛欲絕?

忽然間,腳下的大地又是一陣劇烈晃動,兩人站立不穩差點兒跌倒,南宮尋驚道:」不好!要塌陷了!」

他話音剛落,就是一陣」轟隆隆」驚天駭地的巨響,兩人腳下的山體竟然整個從山體上剝離,沿著山峭壁向萬丈懸崖的深處跌落!

在一陣昏昏沉沉中,南宮尋從昏迷中醒來,陽光靜靜地照在臉上,刺得人睜不開眼。

南宮尋稍微動了動,全身的骨頭猶如散架般酸軟無力,更是頭疼欲裂,一種眩暈的感覺。

又過了良久,這才漸漸清醒過來。

他發現自己躺在軟綿綿的草地之上,天上白雲朵朵,地上野花盛開,一陣風兒拂面吹過,空氣中瀰漫著花草的芬芳,說不出的舒服愜意,一種恍如來世的感覺。

我還活著?

這是哪裡?

師父呢?

……

想到師父,南宮尋掙扎著從草地上爬起身,四下裡散落著凌亂不堪的碎石和橫七豎八的屍體,還有觸目驚心的殘肢!

這一切又都提醒他,他沒有死,他躲過了大災難活了下來!

他想起來,適才天崩地裂從斷魂崖跌落的那一剎那,多虧了手中的那把金剛傘才得以存活,如今這把金剛傘早已折斷丟在一旁,可是師父呢?

南宮尋頭腦昏昏沉沉,記不清那突如其來的驚魂一瞬,自己有沒有抓住師父的手,他甚至有些後悔沒有將這把金剛傘讓與師父。

南宮尋心如刀絞,他翻開過每一塊亂石,查看過每一具屍體,找遍了每一處地方,可始終沒有看到師父的影蹤…

「師父!」

南宮尋頹然倒地,他已經筋疲力盡,可空空蕩蕩的山谷中除了自己的回應傳的很遠,再也沒有任何回應。

這裡陽光明媚綠草縱生野花盛開,這個如世外桃源地方,空空蕩蕩的沒有一個人影,更像是從未有人來過。

遠方的山坡上是一望無際的高大筆直的黑松林,一條彎彎曲曲的小河靜靜流淌,幾隻燕子貼著水面輕輕掠過,碧波蕩漾泛起點點漣漪、水中一群梳羽嬉水的野鴨歡快的叫聲,還有水裡自由自在遊蕩的魚兒,連同清澈的水一團映入眼簾…

南宮尋的心卻猶如墜進了冰窟一般,鳳兒的影子一陣在眼前晃動令他揮之不去,那一顰一笑撅嘴皺眉,都是那樣的清晰!

南宮尋的眼眶有些濕潤,手裡捧著一大把從草地上採摘的各色小花,這是鳳兒最喜歡的。

然花香猶存,伊人卻難覓!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