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篇外篇 「黑暗傳說──黑色洪流」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三十八集
 第三十九集 
 第四十集 
 第四十一集 
 第四十二集 
 第四十三集 
 第四十四集 
 第四十五集 
 第四十六集 
 第四十七集 
 第四十八集 
 第四十九集 
 第五十集 
 第五十一集
 第五十二集 
 第五十三集 
 第五十四集 
第五十五集 
第五十六集 
第五十七集 
第五十八集 
第五十九集 
第六十集
第六十一集

異人傲世錄 
作 者
明寐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2.09.21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2002年月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元
本月人氣
2523
累積人氣
10776872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6650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6 / 1164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異人傲世錄 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3.11.28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突然間聽到父親來訓練營的消息,我心裡不禁有點迷惘,父親現在掌管著兩個行省的政務,應該是很忙才對,怎麼會有時間來看我呢?

「我馬上就過去。」對近衛微一點頭,我心裡已經明白過來,父親一定是有什麼事要交代我。

幾句話處理了後勤的事,然後把其他人安排給卡羅斯,我向自己的帳篷走去。

布簾才撩開,背對我的父親就轉過了身子,已見消瘦的臉上微微一笑,雖然神態略有些疲憊,卻依舊是一副不慌不忙的樣子。在這樣的形勢下還能保持心態的平穩,我真是佩服這位被我稱為「父親」的中年男性。

「父親。」我走到他身邊,以盡量輕鬆的口氣問:「怎麼有閒暇放假?」

「其實也沒什麼大事,就是想來看看你。」父親從頭到腳的看了我一遍,眼神中有許些讚賞,這我能感覺到:「許多日子沒見,你都快成為一個大人了。」

身為一個「流氓總督」,中傷咒罵我聽得實在太多,對於這句隱含褒揚的話還真有點不習慣,我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陪我走走?」父親已經走向帳篷外:「許久沒騎馬,身體都有點僵了。」

「啊……好!」我忙跟上。

兩個人就繞著訓練營邊的小路散起步來。

整個訓練營裡一片忙碌,到處都是士兵訓練的喊殺聲,軍官們略帶沙啞的訓斥在其中就顯得特別的大聲。

「科恩。」一路無言的父親突然開口問:「知道我今天來看你是為什麼嗎?」

我搖搖頭。

「你這裡是金戈鐵馬,總督府那邊也忙得底朝天。」父親說:「而我在這緊張的時刻來看你,你就不覺得奇怪?」

「您一向不做多餘的事。」我想了想才說:「如果您真是要和我商量什麼,那麼這事一定會讓您在以後的日子裡少操很多心。」

「你這分析也還正確。」父親點點頭:「可就是有些功利了,難道我就不想看看自己死裡逃生的兒子?」

我不由的抓了抓腦袋。

「說說正事吧!除了我們,帝國裡還有其他總督是忠於陛下的,我原來希望和他們互相呼應。」父親皺了皺眉頭:「但我昨天得到消息,聖都周圍幾個敢於反抗的行省已經完全淪陷,有四個總督滿門被殺,一個總督投降魯曼。他們的行省大多在帝國腹地,加上魯曼兵員眾多,太容易被圍攻。」

「換句話說,」我想了想:「我們應該行動了?」

「雖然部隊的訓練沒有完成,但接到戰報也就是這一兩天的事。」父親說:「陸續有逃出聖都或其他行省的官員到我們這,根據他們的匯報,魯曼已經騰出手來了。」

「軍事上我有準備,偵察早就佈置出去了。」我說:「魯曼要進軍也不是一兩天能辦到。」

看我明白了他的意思,父親接著說:「再一點,關於你和陛下的關係,你又準備怎麼處理?」

「他是陛下,我是臣子,還能怎麼處理?」我把肩一聳:「我找個機會向陛下宣誓效忠好了。」

「不要這樣做。」父親搖頭說:「這是個蠢主意。」

「不會吧?」我問:「我可是下了很大的決心。」

「對現在的菲謝特陛下而言,他會希望所有人向他宣誓效忠。」父親背起手來說:「但這裡面不包括你。」

「為什麼?」

「菲謝特陛下在一夜之間失去了所有親人,如果是其他人也就罷了,可菲謝特陛下偏偏是極重感情的人,先皇夫婦的死等若是將他的心割去了一半。」父親嘆了口氣,緩緩的解釋給我聽:「而現在支撐著他的,除了為父母復仇的執著之外,就剩下你的友情了……如果你在這時候向他下跪效忠,你想菲謝特陛下會怎麼想?你是在把你的友情抽離他的身體。」

「可是……」

「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擔心自己功高蓋主,菲謝特陛下心生嫉妒是嗎?」父親問。

「是這樣。」

「科恩,你應該知道,為臣者不能一味為自己打算,何況你與菲謝特陛下有更深的友情在,相信菲謝特陛下也會調整自己的心態,就算是菲謝特陛下會有什麼想法,我們也有時間補救,但你現在絕不可以打擊他。」父親看著我,眼神裡透露出堅定:「宣誓效忠的事暫時放一放,你現在應該關心另一件事。」

我急忙問:「是什麼事呢?」

「雖然眼前的形勢嚴峻,但我對未來的戰局還是持樂觀的態度,我堅信科恩你能帶領大軍光復聖都與斯比亞全境,你自己認為呢?」

「是的,我也堅信這點。」我只能乖乖的點點頭,老爸輕描淡寫的一句話比什麼王命都重。

「就像我剛才說的,現在支撐菲謝特陛下的有一半是復仇的慾望,當勝利的那一刻來臨時,菲謝特陛下心中的執念會消失,他的心又會缺少一半,到了那時,就算是有你這份友誼的存在,可能也不足以彌補這一切。」父親的臉上有些憂鬱:「你明白我在說什麼嗎?」

「我知道你在說什麼。」我覺得這件事好複雜,複雜到我從未注意過:「可我不明白老爸你到底想讓我幹什麼。」

「簡單點說吧!菲謝特陛下現在的人生目標就是復仇,當我們殺了魯曼之後,菲謝特陛下就沒有人生目標了,我不知道他那時會幹出什麼事情來。」父親壓低了聲音說:「一個以仇恨支撐的身體,往往在那時會垮掉。」

「那我們該怎麼做?」

「在你來說,就用你的感情去盡量填補吧!我也會想辦法的。」父親又嘆了口氣說:「菲謝特陛下心中的那道傷痕,只有用真摯的感情去呵護才會癒合。」

「給陛下找個妃子不是很好嗎?」我眼睛一亮:「有了自己的另一半,菲謝特的感情又多了一個寄托。」

「我也想啊!」父親讚許的點點頭:「可你知道嗎?目前我們就兩個行省,根本沒有能配得上陛下的女孩子,這關係到財產、聲望、家族等因素。要想找到一個好的妃子,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

聽了父親的話,我再低頭想想,自己的地盤上的確沒有什麼合適的人選。

「所以這件事你要放在心上,我必要時會給你去信的。」父親靠近我說:「一旦有了合適的人選……科恩,我不管你用什麼方法,都要把人給我弄到手!」

「難道……」我小吃一驚:「這裡面還有別的什麼原因?」

「當然了。」父親突然笑了,笑得很暢快:「如果換了你是那些總督,一邊在和魯曼眉來眼去的時候,另一邊把自己的女兒或者孫女送來暗月參加王妃選拔……你認為魯曼會對你怎麼想?」

「好樣的!」我明白過來,大叫一聲:「真不愧是老爸!」

「你明白就最好,此外,你也要把自己的事情處理好。」老爸語重心長的說:「一旦開戰,大家見面的機會就少了。」

父親放慢腳步,讓我和他並肩而行:「前幾天我堅持降了你的爵位,生氣了吧?」

「沒有。」我搖頭說:「爵位什麼的,我沒有放在心上,那不是我所喜歡的東西。」

「爵位和官職不是你唯一追求的東西,我很高興你這樣想。」父親的話頓了一下:「有關於你和菲琳她們的事,我都知道了,還有我在萬普的那位沒有見過面的兒媳。」

我羞愧的連臉都紅了。

「不要這樣,雖然這件事你處理得不好,但還不是個大錯,沒什麼大不了的。」父親笑笑說:「現在就是父子間的談話,不要太緊張。」

「可我……菲琳她們不肯原諒我。」我憂鬱的說:「我明白,就算是她們現在不說什麼,但心裡都會不高興。」

「何止是他們,連我都不會高興。」父親看著我說:「說真的,科恩,你是我兒子,我是看著你長大的。從你小時候開始,對你腦子裡時常冒出的那些詭異想法,我也不知道是該壓抑好還是放任好,所以我只教授你一些知識,而不為你做過多的解釋。因為我知道,你對每件事都有自己的看法與答案。」

我驚訝的回望著父親。

「但我卻遺漏了一點,再怎麼說你都是一個年輕人,不管你的思維如何敏銳,經驗還是不足,太多的事情你沒有經歷過。」父親拍拍我的肩:「在所有的事情上都放任你,這是我的錯。」

「父親……」

「不說這個了。」父親的眼光看向別處:「關於菲琳她們這件事,你打算怎麼處理?」

我能怎麼處理?

原野上的風刮過身邊,帶起我身後的披風,看著披風刺繡上的血跡,我無奈的搖搖頭。

「告訴你幾句話吧!」父親湊過頭來說:「以禮相待,以誠相待,患難與共,不離不棄。」

「就這麼簡單?」

「你和菲琳三人原本是朋友,因為前皇妃的命令而成為名義上的夫妻,這中間本身就需要有一個適應的過程。但你太忙,沒時間相處,再加上其他原因,所以這關係就弄成現在這不上不下的狀態。」父親點點頭:「多點時間,大家都會找到各自的位置的。」

「不可能啊……老爸你知道,菲琳她們……」

父親抬起手來,制止我再說下去。

「我什麼都知道,你記住我說的話就好,你說是自己的錯,你就那麼肯定菲琳沒錯?」父親的眼睛眨了眨:「男子漢大丈夫,怎麼能讓妻子打壓?」

我苦笑一下。

「給你講個故事,我們就說說一家三姐妹好了。」父親看著我:「三姐妹都嫁給同一個男子。大姐是個聰明、冷靜的人,但比較嚴肅,以為做好家務是盡到對丈夫的愛護,總想著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改變自己的丈夫,還要求丈夫遷就自己,因為這樣而造成夫妻關係的不和諧。但二姐呢?她一貫聽從大姐的意見,在對待丈夫這件事上盲從,不會居中調節,進一步加深了不和諧。至於那個小妹妹,她的性格太溫柔,覺得自己也不夠份量,認為有異議的話會給四個人的關係帶來更多的麻煩……結局嘛!就跟你現在的情況差不了多少。」

我恍然大悟的點點頭:「原來是這樣……」

「這關鍵的地方在大姐,她以為能靠自己的愛改變丈夫,讓丈夫變成大家都滿意的人,卻沒有意識到丈夫已經不是個小孩子了。」父親笑笑:「現在你要想有所突破,就得從你自己下手……讓菲琳明白她在好心辦壞事。坦白說,這是一個複雜的過程。」

「是。」

「那就這樣,你這邊的事加緊,我回城了。」

「我知道的。」我點著頭答應:「你也要小心身體。」

「我的身體沒問題。」老爸有些傷感的說:「只是現在才知道,有朋友陪伴是一件多麼奢侈的事,有的東西,失去了就再找不回來……」

老爸再拍拍我的肩,沒再說什麼,走向自己的衛兵。

我看著父親穩健的上馬,向他揮手告別,心裡卻在仔細揣測著父親剛才的話。不錯,有的東西失去之後,你就再也找不回來了。

我向身後的傳令兵做了個手勢。

「你去告訴總參謀官,要他把事情揀要緊的做,今天晚上的時間要給我留出來。」我說:「再去給我備馬。」

「是的長官!」

傳令兵跑著去了,而我則陷入沉思之中,父親是在為菲謝特著想,可誰又為父親著想呢?先皇的死,對父親來說不也是心中一道難以癒合的傷口?

我打定主意,決定先給母親去封信。

當我處理完其他事務,回到闊別多日的總督府時,周圍已是暮色蒼茫了。

走過前庭,走過中庭,走進花園,走向夫人們的房間,我一步也未停留。幾個房前站立的侍女看到了我,剛想張嘴通報,已經被我的手勢阻止。

看著我這從不進夫人房間的丈夫走近,侍女們的眼神是驚奇的,我則擺手讓她們離開。

「外面是誰?」侍女們離去的腳步被溫絲麗察覺,於是出聲詢問。

我面帶微笑的敲著門,不慌不忙的回答:「是我。」

「是科恩?」凱麗的聲音帶著驚訝,急促的腳步聲由遠及近,卻突然在門邊停下。房間裡一陣沉默,以我日漸敏銳的感覺力,我還是不知道裡面是什麼情況。

「怎麼?不想給我開門嗎?」我朗聲說:「這門可值不少錢。」

門裡一陣聲響傳來,終於打開,凱麗站在門邊,眼神中帶著無比的驚喜。

「這是送給妳的,我想你會喜歡。」我把從路上摘來的一束鮮花遞到凱麗手上,一隻腳已經跨進了房門。

「啊……」從未收到過我禮物的凱麗一呆,回過神來卻看到我已經站到了門裡,不由偷瞥了一眼坐在裡面的姐姐,嘴裡急急叫著:「哎!你怎麼進來了?快出去啊!」

我笑著握住凱麗的另一隻手,拉她到桌邊坐下,凱麗羞得滿臉通紅。

溫絲麗的眼光是迷惑的,而菲琳卻饒有興致的看著我。

坐下之後,我還很大方的給自己倒了一杯水,然後「咕嚕咕嚕」的喝乾了它。

「今天是怎麼了?」菲琳放下手裡的筆,輕聲的說:「我們的夫君大人竟然會違背自己的諾言,未經允許就進入我們的房間。」

「我來看妳們。」我的眼光瞟過桌上的公文,最後落在了菲琳的臉上,和她璀璨的眼神對視著:「很奇怪嗎?」

「你不會忘記自己說過的話吧?」菲琳似笑非笑的看著我:「你有帶令我們滿意的禮物嗎?」

「沒帶禮物。」我抓抓頭,擺出招牌動作:「忘記了呢!」

「別鬧了。」菲琳又好氣又好笑的說:「快出去吧!」

「不出去。」我搖頭。

菲琳一呆,溫絲麗卻在一邊笑了出來。

「身為一個堂堂的總督大人,高貴的神祐騎士……」菲琳拉下臉來,開始教訓我:「夫君你怎麼能做出這樣的事?」

「呵呵,我知道妳接下來會說什麼。」我很無賴的用單手撐著下顎,眼光肆無忌憚的看著菲琳的臉:「我都知道。」

「都知道還不走?」身邊的凱麗看到姐姐獨木難支,把手中的花放到桌上,氣鼓鼓的說:「自己說過的話不遵守,你難道又想耍賴嗎?」

「什麼不遵守?真要禮物的話……現在坐在妳們面前的不是一個朋友,而是一個合格的夫君,這就是給妳們的最好的禮物。」我隨意的聳著肩說:「當時說出來這個承諾時,妳夫君我可有一大堆的計劃,我也不確定這禮物是什麼……可計劃再怎麼多,也沒變化來得快,再死守諾言的話,我怕自己就老了……」

「哦?」溫絲麗擔心的問:「外面的形勢又有變化了嗎?」

「暫時還沒有,放心好了。」我溫柔的看著面色緋紅的溫絲麗:「就是想妳們,想來看看,作為妳們的夫君,這是我的權利,也是我的義務,一點都不過份。」

溫絲麗靦腆的低下頭,隨手拿起一份公文看起來。

「你讓我怎麼說你好啊?」菲琳意識到我的堅持,無可奈何的說:「我的夫君,不是我要堅持,可當日這話又不是我們逼你說的。此外,我們之間好像還有些問題沒解決。」

「小小問題,可以留著以後解決嘛!」我輕鬆的笑笑:「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科恩,你是怎麼了?」溫絲麗抬起頭來,有些擔心的問:「怎麼你今天和過去有些不一樣?」

「科恩還是科恩。」我平淡的回答:「只不過是想通了一些事。」

聽到我這樣說,菲琳的表情有了些鬆動。

「你想通了什麼?」凱麗不解的問,眼睛燦亮。

「有些事情,錯過了再找不回來。」我用手指輕輕敲擊桌面,眼睛看著天花板:「人一生中有多少天呢?很多吧?但今天過去了,就永遠的過去了……想妳們,就來看看妳們,有什麼好解釋的?至於說我們之間那些問題,現在也沒時間去想,就放一邊好了。能先照顧到的,就先照顧,本少爺也不是包治百病的藥。」

「好啊!看來今天是絕不會出去……算你過關好了。」菲琳抿嘴一笑:「但得乖乖坐著,而且僅限於坐著哦。」

「放心,妳夫君我還沒飢渴到需要強暴自己妻子的份上。」我嘿嘿一笑:「那不是我的風格。」

聽到我說出這句話,溫絲麗一聲不響的走到我身邊,然後狠狠的捏了我的胳膊。

「乖乖的座下。」溫絲麗的慍怒表情有些誇張:「看我們批閱公文。」

「好啊!」我點著頭答應,拿起凱麗幫我倒的紅酒,看著她們三人的動作,認真享受起這一份從沒領略過的溫馨來。

明亮柔和的魔法燈光覆蓋在偌大房間中,一切景物都是那麼清晰,三張嫣紅的臉龐,滿屋淡淡的幽香,偶爾還有一兩句珠玉輕撞聲般清脆的低語……這些已經讓我很滿足了,整個人都沉醉了下去。

不知過了多久,這感覺才被菲琳的話打斷。

「看夠了沒有?我們的公文可已經完成了。」菲琳用嬌嗔的眼神橫了我一眼,彷彿是暗示,她語氣中帶有一絲少見的甜味,隨著她輕輕揮手捶打小臂的動作,這絲綢般輕柔的風韻就逐漸沁入我心中:「我們可要休息了,總督大人行止如何啊?」

聽到這句話,正在收拾公文的溫絲麗忙偏過頭去看著別處,臉側的輪廓在魔法燈光照射下柔和清晰。我再看看凱麗,發現她一對清純明亮的眼睛正迷惑的看著我們。

我在考慮怎麼開口,堂堂一省總督,赫赫威名在外,遇到這種難得的機會,自然是不能示弱。

「哈哈,我當然是留在這裡了。」我以玩笑的口吻試探著:「今天晚上,本少爺再不去那該死的書房。」

在我說話的時候,菲琳沒看我……嗯,應該說她是態度不明朗才對。

「我……」我還想繼續加注,可只說出一個字我就閉上了嘴,心中有一陣惋惜湧上。

因為,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正向這邊奔來,這腳步聲我太熟悉了,是岩石。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異人傲世錄 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3.11.28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