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篇外篇 「黑暗傳說──王座」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三十八集
 第三十九集 
 第四十集 
 第四十一集 
 第四十二集 
 第四十三集 
 第四十四集 
 第四十五集 
 第四十六集 
 第四十七集 
 第四十八集 
 第四十九集 
 第五十集 
 第五十一集
 第五十二集 
 第五十三集 
 第五十四集 
第五十五集 
第五十六集 
第五十七集 
第五十八集 
第五十九集 
第六十集
第六十一集

異人傲世錄 
作 者
明寐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2.09.21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2002年月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元
本月人氣
2157
累積人氣
10770044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66493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6 / 1164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異人傲世錄 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4.06.25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魔屬聯盟,布盧克帝國,日落平原。

一隊馬車行進在商路上,護衛神態威武,馬車裝飾豪華,在夏日艷陽映照下,隊列正中馬車車廂上的貴族徽記閃閃發光──那是布盧克帝國皇族的標記。

一隻手拉起車窗上的流蘇簾子,斯維斯.赫本開始打量起窗外的景色來。

遼闊的平原上,一條奔騰的河流蜿蜒穿過,大河兩岸全是茂密的紅樹林,再近一點的地方,灌木、野花、蘆葦、還有各種各樣的動物……這種種野趣都不是在國都能夠看到的。

路邊,一群光著屁股的小孩子在追著馬車跑,他們的皮膚被陽光曬得黑黑的,手裡揮舞著不知從哪裡摘來的樹枝,嘴裡還在興奮的大叫。

「這不是福克斯堡,不要趨趕他們。」赫本公爵告訴自己的護衛隊長:「給他們些糖果。」

「是的,大人。」護衛首領點頭回答:「外面陽光猛烈,請大人小心。」

「這有什麼好小心的?陽光也是魔王的恩惠。」赫本公爵少有的哈哈大笑著解去外套,順手就打開車門,站到車夫身後。

護衛首領笑著,沒有阻止公爵的行為,只是更加小心路邊的警戒。

出了福克斯堡,出了一向厭惡的貴族圈子,赫本的心情很明顯的好轉,他抄起雙手,開始感受著夏日的真切,如果可能,他還想讓自己的皮膚被曬得黑一點。不去介意陽光,不去介意禮儀,不去介意身邊一切,心情是如此的放鬆。

「快看啊!那個阿姨好漂亮哦!」路邊的孩子們叫嚷著:「好美哦!像新娘一樣!」

赫本公爵嘆氣、低頭、沉默,然後鑽進車廂。

「吉倫特子爵的封地快到了嗎?」很久之後,公爵大人才開口問身邊的侍女:「什麼時候能到?」

「回稟公子,我們現在正走在吉倫特子爵的封地上。」乖巧的侍女為他送上紅酒:「再過一會,最後一次跨越河流之後,我們就能看到吉倫特子爵的府邸了。」

「那就沒多久了吧!」赫本拿起外套,慢慢的穿上:「關於我們提前脫出遊歷路線的事,妳有寫信告訴我母親嗎?」

「沒有公子的吩咐,奴婢不敢私自寫信。」

「別說得這麼嚴重,妳寫信告訴我母親好了。」赫本看著窗外,輕聲說:「母親讓妳陪我遊歷,正是這個意思吧?」

「公子……」侍女臉上露出為難的表情。

「我的記性不錯,我記得平時沒見過妳,而且妳的氣質修養也不像是一個侍女。」赫本微微一笑:「您到底是那家的千金?為什麼要自甘以侍女的身分來我身邊?」

「我……我……」赫本的微笑帶有致命的誘惑力,侍女徹底迷失在這笑容裡,覺得自己呼吸都急促起來,她用手按住胸口,眼光一刻也捨不得離開赫本的臉,好半天開不了口。

赫本回望著她:「回答我好嗎?妳應該知道,我不能接受一個身分不明的人待在我身邊。」

「我……說了的話,您會趕我走的……」

「可如果妳不說,我更有理由趕妳走。」公爵大人用手托起下巴,很理智的把眼前的形勢分析給身邊的女孩聽:「不知道妳怎麼看,但對於我來說,我更願意坦城的對待別人。換句話說,我不喜歡──或者說我憎恨別人用謊言欺騙我。」

「我沒有欺騙您。」

「不說實話,就是欺騙。」赫本公爵的溫柔眼神中透露出堅決:「您到底是哪家的千金──您還想讓我問第三次嗎?」

「我……我是……」侍女咬了咬下唇:「我叫愛麗.弗蘭,是弗蘭伯爵的女兒。」

「原來是弗蘭伯爵的女兒……皇帝陛下的教女?」赫本一口紅酒噎在喉頭,這一驚可不小:「小姐,請原諒我的失禮。」

弗蘭伯爵是一位帝國重臣,地位相當顯赫,跟赫本的伯父、帝國皇帝的關係也很好。但因為他人並不在福克斯堡,所以赫本公爵沒有見過他本人,風評中,這位伯爵似乎是個很有魄力的貴族。

「您其實不用這麼在意我的想法,這些都是我自己願意的。」愛麗小姐急切的說:「您不必有負擔,遊歷一結束我就回家去,如果您討厭我的話,我一到驛站就下車。」

「我還沒那麼惡劣吧?把一位美麗的小姐拋在路邊?給我點時間考慮。」赫本搖搖手:「這件事是誰一手策劃的呢?您父親?皇帝陛下?還是我母親?」

「是……他們三位一起決定的。」愛麗小姐低垂著眉頭,用小得不能再小的聲音說:「要我……要我陪同您一起遊歷,並照顧您的起居……對不起,我曾經躲在皇宮的廊柱後偷看過您,所以皇帝陛下提起這件事的時候,我沒有反對……」

聽到愛麗小姐的回答,赫本不由在心裡苦笑,這三位、無論哪位自己都得罪不起,更別說眼前這個楚楚可憐的美麗小姐──憑心而論,她已經比一般的貴族女子好太多了,正是因為愛麗小姐的出色,自己才會懷疑她的身分。

看著快哭出來的愛麗小姐,赫本覺得自己很倒霉,每次都是這樣,自己明明是最無辜的,可結果還是得為其他人的行為承擔責任。

「既然事情都這樣了,那麼我們就學著面對吧!讓我想一想……」赫本打起精神,把自己的想法說給愛麗小姐:「貴族小姐畢竟是貴族小姐,我們要無愧於家庭名譽和信仰,所以您不能再以侍女的身分留在我身邊。」

「是的閣下。」愛麗小姐的眼淚順著白淨的臉頰流了下來,哽咽著回答:「我為自己的魯莽向閣下道歉。」

她的臉在發燙,心裡也很憋悶,對她來說,被人拒絕,特別是被心儀的人拒絕,是一種難以接受的屈辱。

「您別多心,我還有一個邀請在後面呢!」赫本當然知道對方的心裡不好受,但他卻不介意開個惡劣的小玩笑:「您知道,我是一個被聯軍掃地出門的過氣軍人,當然有些不好的習慣──那麼,您願意和這樣的我結伴遊歷一段時間嗎?我們以普通朋友的身分,不要有目的,輕鬆的感受聯盟的美景和風土人情?」

「這個……是什麼意思呢?」對赫本的突然轉變,愛麗小姐還有些不習慣。

「就是說,我和妳,是普通的朋友,我們一起出發、遊歷,不以任何目標為結交的條件。」赫本慢條斯理的解釋著:「您會得到自己的房間、侍女、還有貴族的待遇……我們是朋友,就是這麼簡單。」

「那,我們怎麼跟別人介紹呢?」愛麗小姐怯生生的問。

「我應該比妳大那麼一點點吧?」赫本笑著說:「妳可以說妳是我妹妹。」

「這樣可以嗎?」

「當然,就這樣決定吧!」赫本慶幸自己又完美的解決了一件事:「我很榮幸能和妳一起遊歷,當然,如果您不干涉我的決定,我將十分感激。」

「那也是我的榮幸,謝謝閣下的大度。」愛麗小姐感激的說:「請讓我繼續為您安排起居好嗎?」

對愛麗小姐的堅持,赫本也無法拒絕,只能無奈的回答:「如果是以朋友的身分,我會接受。」

「謝謝。」說話時,馬車已經到了河邊,愛麗小姐向外看了幾眼:「陪我下車去看看好嗎?」

赫本點點頭,和愛麗小姐一起走下馬車。

這是一個渡口,渡船不大,一次只能過一輛馬車,待運的車輛一字排開,護衛們正分出一部分人手先過河。

赫本陪著愛麗小姐在河邊漫步,在朋友的關係確定之後,兩個人都放鬆下來。愛麗小姐牽著裙邊蹲下,一邊在清涼的河水裡漂洗手絹,一邊問著赫本的事,赫本抱著手,看著她白裡透紅的臉,有一句沒一句的回答。

「知道嗎?」當愛麗小姐問到赫本為什麼還不打算娶妻的時候,公爵閣下一本正經的說:「日落原的河水裡有一種小魚,牠們只有麵包屑那麼大,會沾在人的手上,從皮膚進入身體裡,吸人的鮮血哦。」

「啊──」愛麗小姐一臉驚慌的站起來,仔細看著自己的雙手,早已忘記自己的問題。

「騙妳的。」赫本微笑著揀起手絹遞給她:「果然被騙了呢!妳的反應真是可愛。」

愛麗小姐哭笑不得,正想用點自己拿手的手段還以顏色,路邊卻有一陣爭吵聲傳了過來,兩人對看一眼,舉步走向路邊,站到護衛身後。

一個體形嬌小的黑衣人騎著一匹戰馬,正跟赫本的護衛對峙。戰馬極為神俊,馬上的騎士打扮俐落,臉上蒙著一襲黑色面巾,腰上還掛著長刀,一副很不好惹的樣子,只有露在外面的眉毛說明她是個女性。

如果是一般的平民武士,護衛們應該可以輕鬆打發,可奇怪的是一面本應佩帶在胸前,現在卻掛在這位女士腰上的貴族徽記,那上面用來裝飾的絲帶,不論是綁定式樣、顏色、還是角度都按特殊規定安排的中規中矩,顯然不是偷來或者搶來的……

「小姐,我已經告訴您了。」押後的護衛常跟赫本公爵走南闖北,見過世面,正手按刀柄,不慍不火的跟這位女士交涉:「請您稍微等一下,我們馬上就好。」

「廢話什麼,趕緊給我讓開!」那位女士玩弄著手上的馬鞭,一點也沒把這個強壯的護衛放在眼裡:「你們上百匹馬,十來輛車,本小姐要等到日落去了!」

就算是這樣惡劣的語言,她的聲音都顯得非常好聽,公平的說,如果她的脾氣不是這麼壞,她的聲音一定會更加悅耳。

「我們先來,應該我們先過。」護衛壓制著自己的脾氣:「這個道理人人都應該明白。」

「哦?你是在說我不懂規矩?那又怎麼樣?你還打算教訓我嗎?」馬上的小姐哈哈一笑,一身的匪氣,把後面的兩位看了個傻眼。

「我沒有這個意思,如果我的話讓小姐妳不快,我會道歉。」

「道歉?這你不知天高地厚的笨蛋,竟敢指責貴族!」馬上的小姐冷哼一聲:「過來,以武士的方式來一決勝負!」

「小姐,我想提醒您,我也屬於貴族。」

「看你的徽記那麼小,就算是貴族也是小貴族,不怎麼樣。」那位不良女士已經下了馬:「看我的徽記,大過你十倍不止,我說打就打,你是不是男人啊?」

「小姐,妳那個是正式徽記,我這個是便攜徽記,貴族徽記不能這樣分……」護衛有些哭笑不得的解釋,遇到這樣刁蠻的小姐,誰都會頭疼吧!

「怎麼?要打起來了?」愛麗小姐驚慌的看著赫本:「這位小姐也是貴族啊……我去勸勸好嗎?」

「妳確定妳能勸住?」赫本不置可否的回答。

「遊歷嘛!總要經歷一些特別的事。」愛麗小姐微紅的臉回答:「再說,有你在,我也不擔心……」

「好的,我會在妳身後。」赫本自信在自己眼前還出不了什麼大事:「這名護衛是右手刀,妳要站在護衛的左邊,記住哦。」

愛麗小姐點點頭,鼓起勇氣走了上去。

「這位小姐,日安。」愛麗小姐脆生生的聲音插進了爭吵中:「請停止爭吵,聽我說好嗎?」

「啊∼∼∼∼∼好漂亮的小姐。」黑衣女子眼睛一亮,靠上一步大叫:「芊芊身影悠然出現眼簾,妳從哪裡來?為何要驚顯小生的夢中?」

雖然明知對方是年輕女性,可這樣怪異的話還是讓愛麗小姐當場鬧個大紅臉。而後面的赫本卻在心裡暗笑,這樣的說話方式是不久前才在國都貴族女子中流行起來的,被貴族女子專門用來調笑閨中好友。

「大家……不要吵。」愛麗小姐還是說完了自己的話:「好好商量不行嗎?」

「成啊!小姐的話,小生當然會聽……不過,」黑衣女子又靠前一步:「可以知道小姐的芳名嗎?家住哪裡?家中還有什麼親人──以甜蜜的婚姻為目的,我們開始交往吧!」

「我、我、我……」愛麗小姐微張著嘴,已經不知該怎麼應付了,她對這樣的遊歷事件顯然不能適應。

「小姐妳不用慌張,小生我可是會很溫柔的對待妳。」黑衣女已經抱起手來壞笑:「反正四下無人,妳不如就從了我吧……」

就算是女性,可對陌生人說這樣的話已經屬於過分,赫本不能再保持沉默。他走上去,站在愛麗小姐的身後,先靜靜的看著對方,給她一個心理上的威懾。

「你們……」黑衣女移動著眼光:「什麼關係?」

愛麗小姐回頭看了一眼赫本:「我、我是他妹妹。」

「哈哈哈哈哈哈──」黑衣女眼中閃過一絲不易被人察覺的狡黠,突然昂頭望頭、誇張的大笑起來:「今天真是好運氣……哈哈哈哈哈!」

兩個人都有點不明白,這算什麼好運氣?

「不錯,真是不錯,我的鬥志開始澎湃,我的熱情已經燃燒。」黑衣女搖晃著拳頭,大聲的宣布:「兩個大美人,我要大小通吃!」

赫本低頭嘆氣,愛麗小姐目瞪口呆。

「不過妳姐姐喜歡穿男裝,這倒是個麻煩事,一點都沒有淑女風範。」黑衣女隨後大度的擺擺手:「算了,小生的心胸是很開闊的,我會給妳姐姐時間改正。」

似乎她沒有注意到,此地是誰更沒有淑女風範。

「可能會讓妳失望,我不能讓妳吃。」赫本站到愛麗小姐前面,嘴裡淡淡的說:「至於我妹妹嘛!我也會拒絕妳的求婚。」

「為什麼要拒絕小生呢?我可是光榮的武士!」某位不良少女還在演戲:「兩姐妹不行的話,單娶一個也可以啊!」

「不管妳的眼睛是不是有問題,我都是一名男子,而妳想娶我妹妹的話……」赫本撥撥金黃色的長髮:「這原因也很簡單,做為一個男性,妳有身體上的缺陷。」

「你這個粗魯的人!」黑衣女猛的後跳,「唰」的一聲抽出腰間的長刀,刀尖在空中拉出一道漂亮的圓弧,語氣已經變得冷峻:「以貴族武士的名義,我向你挑戰,不敢應戰的人是爬爬狗!」

「本人不與無名之輩交手。」赫本照舊以淡泊的口氣回答:「報上妳的名字和爵位,心情不錯的話,我會給妳一點時間。」

「哈──」黑衣女子把手中的長刀一抖,刀鋒挽起一團耀眼的光華:「打贏了我,自然會把名字說出來!」

「是嗎?不如這樣,如果妳輸了,就大喊十聲『小生無禮、請小姐原諒』好了。」赫本看了一眼身邊的愛麗小姐:「別擔心。」

「好──拿出你的武器,以男人的方式決鬥!」

「我有段時間沒用劍了,對妳算是特別禮遇。」赫本笑笑,向護衛招手,立即有人送上他的配劍:「但願妳能在我劍下堅持一會,不要讓我失望。」

「不要多說廢話,本小姐還得趕回家去吃晚飯呢!」黑衣女子緩緩吸入一口氣,眼神變得異常清亮:「看刀!」

「神殿標準刀法,用得還不賴。」在心裡這樣想著,赫本的長劍出鞘。

「噹!」的一聲,刀劍相擊,架在空中。

「妳得小心了。」赫本輕聲告戒:「刁蠻女子、注定要受懲罰。」

「是嗎?你認為你有這個權利?」黑衣女子並不認為自己會輸:「到時候你可不要哭鼻子。」

「妳是不是該受懲罰,由我來審判。」赫本退後幾步:「不過對付妳這種程度的刁蠻女,我更得心應手。」

「噹噹噹!」倆人的刀劍在空中接連相擊,發出極清脆的碰撞聲。

兩條人影在場中飛躍,刀劍相擊的金屬銳響不斷傳出,愛麗小姐擔心得不知怎麼辦才好,急得頭上冒汗,但那些圍觀的赫本公爵的護衛卻不怎麼擔心。

「您別擔心。」一位站在她身邊的年輕護衛首領還安慰愛麗小姐:「公爵大人絕對不會有事的。」

「可是,這是武鬥啊!」愛麗小姐可不想一直當赫本公爵的妹妹,怎麼能不擔心?

「雖然是武鬥,但也是實力相差非常懸殊的。」年輕的護衛首領說:「以公爵大人的能力,他隨時可以結束這場比試。」

聽了這句話,愛麗小姐拍拍胸口,心裡稍微安定一些。轉頭看看身邊的護衛首領,卻被他臉上的傷疤嚇了一跳,嘴裡「啊」的一聲低呼──以前雖然見過幾次,但卻沒注意到這令人害怕的傷口。

「抱歉,嚇到您了。」護衛首領關注的目光始終沒有離開場中,只是向外挪了幾步。

「沒有,是我失禮了……」愛麗小姐極力掩飾著自己的過失:「能知道你的姓名嗎?」

「您可以叫我天堂,三名護衛首領之一。」護衛首領依舊是那副冷靜沉穩的樣子:「隨時願意為您效勞。」

「你的臉色很蒼白,是生病了嗎?」愛麗小姐低聲問:「如果可以的話,我馬車裡帶了些常用的藥。」

「您不用擔心,我沒事。」天堂回答:「我的臉色生來如此。」

既然已經表示善意,愛麗小姐也不再多說什麼,場中的打鬥才最吸引她──那個在刀光劍影中優雅飄逸的男子,才最吸引她。

「日炎──極光破!」黑衣女一聲厲喝,身體騰空,刀鋒拉出一條刺目的光華,迎頭劈下,凌厲的勢頭讓愛麗小姐一聲尖叫。

「破不了。」赫本一劍刺出,點開刀鋒,然後左手輕抬,兩人錯身而過。

「不錯的料子,用來做面罩可惜了。」赫本轉過身,抬起手,輕搖著黑衣女子的面罩。

「無賴──還給我!」黑衣女子粉臉緋紅,怒睜雙眼,氣鼓鼓的叫喊著。

「不還。」赫本冷冷的說:「這是戰利品。」

「你……」揚起手中刀,黑衣女子就要衝上來搶。

「妳已經輸了哦,再打下去我就再取一件東西走。」赫本用懶洋洋的口氣說:「按照約定,妳應該怎麼做?請妳以貴族的身分兌現自己的承諾。」

「你這個無賴!」黑衣女子跺著腳,牽起馬就走:「我們走著瞧!」

公爵大人聳聳肩,走回愛麗小姐身邊。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異人傲世錄 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4.06.25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