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三十八集
 第三十九集 
 第四十集 
 第四十一集 
 第四十二集 
 第四十三集 
 第四十四集 
 第四十五集 
 第四十六集 
 第四十七集 
 第四十八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篇外篇 ∼黑暗傳說──湮滅 過往∼
 第四十九集 
 第五十集 
 第五十一集
 第五十二集 
 第五十三集 
 第五十四集 
第五十五集 
第五十六集 
第五十七集 
第五十八集 
第五十九集 
第六十集
第六十一集

異人傲世錄 
作 者
明寐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2.09.21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2002年月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元
本月人氣
2191
累積人氣
10776540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6650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6 / 1164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異人傲世錄 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9.12.09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自古以來,凡是那些在歷史上聲名遠播的城市,大多都會與毀滅和災難扯上關係,這是一再得到證實的,讓人感覺很無奈、很奇特,可回過頭來仔細想想,卻又讓人覺得很正常。從興盛到毀滅再到興盛,這似乎已成為一個自然規律──如果神魔兩族同意的話,肯定會有很多人投入到對這個哲理的研究中,但很顯然,人們並不清楚上族對什麼感興趣。

所以,在經歷過戰禍不久的布盧克帝國首都福克斯堡裡,沒人去關注這個或許掠過了很多人心頭的迷思。整城效忠於老皇帝的臣民們,此時正在尚有餘熱的廢墟中忙碌著,他們要準備另一場戰事。當然了,一如既往的,在這些勞苦的人裡並不會包括貴族。

布盧克帝國法令規定,一旦戰爭爆發就不能再舉行歌舞酒會,因此,老爺夫人們正抓緊即將開戰的三天時間在皇宮中徹夜狂歡。在傳統上,這種舞會是為鼓舞士氣,也是為了表示自己國家的勇武,參加的人大多會戴上兇惡面具,並作各種奇異威猛的裝扮。

但根據大多數貴族傳統的命運,這個本來立意優良的傳統也淪落得差不多了。

國域狼煙,都城披甲,皇宮別院中卻是火樹銀花。

之前的某年某月某天,福克斯堡上演過一場名聞遐邇的魔法焰火晚會,起因只是一個玩鬧式的賭約。時至今日,可能很多人都淡忘了,但那一夜的景觀,卻超越了貴族晚會和魔法焰火的範圍,最後鬧得整個魔屬貴族階層,特別是在年輕一代中沸沸揚揚。

有人說,那是貴族中的迷惘一代首次向世人展示自己的內心世界;也有人說,那是新一代貴族內心徹底腐敗的標誌……

至於那位晚會主辦人荷南伯爵,他的下場卻沒有人去關心。

事實上,跟幾位同樣倒霉的魔法師在一個「有助消化之地」進過食,並被皇家變相處罰之後,這位荷南伯爵就變得成熟多了,而且在其後的戰爭中積功甚厚,現在已經做到了福克斯堡治安督察官,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正是當初斯維斯.赫本公爵抓他時所擔任的職務。

伯爵、公爵只是一字之別,但在待遇上有很大差別,荷南可不能像斯維斯那樣萬年貓在家裡不上工,在每一個應該當差的日子,荷南都兢兢業業的出現在自己的崗位上,帶著手下巡查在福克斯堡的大街小巷裡,途中勞累時才會去一些方便手下尋找的地方暫時休息。

年輕人年富力強,所以他大多當的是夜差,徹夜巡查中最合適的休息地點是觀露宮,也就是當初老皇帝處置他的地方。不過現在的觀露宮卻只餘下一片廢墟基台──福克斯堡裡唯一一座山上宮殿,已在上次斯比亞遠征軍的攻擊中毀於戰火。雖然宮殿毀了,但山體的高度還在,補種上一些樹木之後,還算看得過去。

每次站在觀露宮的基台上鳥瞰福克斯堡,荷南伯爵心中都是思緒萬千、感懷不已,也總會默默的望著下方的那些燈火出神。其實這也怪不得他,任何人有那樣的遭遇,心境上都會產生極大變化,這個年輕貴族能支持著一路上進,已經很不容易了。

在這樣一個空氣中沁透著寒意的夜晚,荷南伯爵照例走上了基台高處,在一處平整地面停下腳步,沉默的看著城中情況,又拿出隨身攜帶的一個金屬圓壺,有一口沒一口的喝著。

一股清淡的酒香飄揚過來,荷南伯爵眼眉一開,旋而又是一緊,扭頭向上風頭看去──只見上方歪斜的石柱邊依靠著一個黑影,他手裡拿著一只皮袋,正往嘴裡大口灌著美酒,從輪廓到動作都是一副懶散模樣。

「閣下真是好興致,」荷南伯爵不動聲色的摸到劍柄:「深夜在此豪飲,痛快得很啊!」

「冷夜喝冷酒,這有什麼好痛快的?」黑影身形一挺,離開被依靠著的石柱,一步步走近了伯爵:「三更半夜,你一人在這裡偷偷摸摸的做什麼?不知道這裡是皇家庭院嗎?」

「本人正在當差巡查,這個皇家庭院正在本人職權範圍之內。」堂堂的治安督查官被人這樣質問,荷南伯爵頓時有些哭笑不得,不過戒備之心倒是去了不少,因為來人的衣飾華美,顯然不是平民百姓或刺客的裝扮。

「當差?巡查?」來人停在十步之外,身姿挺拔,風度不凡,只是一張臉還隱在樹蔭陰影下:「那你還喝什麼酒?」

「誰告訴你本人喝酒了?」荷南伯爵一愣,這大概是他當上督查官以來初次被人倒打一耙。

來人卻衝他一揚頭:「你手裡拿的不是酒嗎?」

「這不是酒,」看著手裡的圓壺,伯爵的目光變得溫柔了些:「是一壺熱飲。」

「半夜裡爬這麼高,既不嚎叫又不喝酒,你還是不是男人?」來人微感驚訝,幾步走出了陰影,終於站到了伯爵身前。

「嗯,閣下好運氣,要是早幾年對我說這話,那可就大大不妙了。」

「哦?會是怎麼個不妙法呢?」

「閣下沒聽過傳聞嗎?幾年前,我還是個什麼都不顧忌的紈褲子弟,閣下這樣說話,雖然不會有性命之憂,但總歸是要被群毆的……」

伯爵淡淡一笑,慢悠悠的抬起眼,但目光一觸到來人的臉,笑容就僵住了,手上的熱飲也灑了一半,好半天才反應過來:「你!你?是你!」

「當然是我,」來人臉上有邪惡的笑容:「那麼今天會怎麼樣呢?」

「瘋狼!」荷南伯爵飛起一腿,雖然不是快逾閃電,卻也架勢十足。

「這是何必呢!」讓過幾腳之後,惡名昭彰的坎普瘋狼煩了,於是也一抬腳,輕巧端正的踢在伯爵小腿的脛骨上。

伯爵痛的大叫一聲,抱著被踢中的部位原地單腳跳,另一隻手卻還拿著圓壺不肯鬆開。

「怎麼會這麼想不開?」瘋狼坐到旁邊的石頭上,拿起皮袋灌了一口酒,鄙夷的說:「過了這些日子,你還是沒什麼長進嘛!」

「早知道打你不過,但是不打說不過去!」好半天之後,荷南伯爵總算緩過氣來,在旁邊罵了兩句粗口,先把圓壺仔細蓋上,再一瘸一拐的走到瘋狼身前:「私仇已經報過,現在你跟我去做個入城的書碟,省得你一會被人抓去當苦力。」

「誰能抓著我?」瘋狼有些好奇的看著這個治安督查官。

荷南伯爵呸了一口,說:「現在要打仗了,福克斯堡不安寧,到處在抓人。我知道沒人能抓住你,但這是皇家法令,你也不能和軍隊對抗吧?有了書碟,你去找那人也方便。」

「你知道我要去找誰嗎?」瘋狼臉上的表情更加有趣。

「誰能勞動你的大駕?你總歸不是來找我決鬥的,」荷南伯爵搖了搖頭,也在旁邊的石頭上坐下:「能去的話你就早些動身,留在福克斯堡沒什麼前途,兵荒馬亂的,別耽誤了。」

「居然知道福克斯堡沒前途,你也不簡單嘛,看來我得收回先前的評語了。」在伯爵的善意提醒下,瘋狼點了點頭:「你怎麼不去找他?按道理說你跟他的交情不錯,他手下也有大批你的同齡人跟隨,據我所知,其中也不乏你的熟人。」

荷南伯爵笑笑,只是看著手裡的圓壺,沒有說話。

「誰送你的?」瘋狼瞄了一眼,那是個造型簡單的金屬壺,表面有銀白色的花紋。

「還能是誰,一個傻姑娘啊!」伯爵晃了晃圓壺:「我很早的時候就是伯爵了,雖然說不上夜夜換新娘,卻也是群芳環繞。在跟你打賭徹底輸掉之後,在那些聰明姑娘們的眼睛裡,我就變成透明的,還會有小姐們掩著鼻子繞道走,只有這個傻姑娘……不計較我狼狽的名聲,不計較我晦暗的前途,依然用以前的態度待我。」

「我開始好奇了,」瘋狼看著伯爵說:「她以前是怎麼對待你的?」

「她家不在福克斯堡,只是我們兩家的莊園靠在一起,而我小時候曾經去偷過她表姐的東西,所以每次回莊園遇到,她總是會潑我一身水,然後罵我卑鄙無恥。說來也奇怪,我長大後糾纏過不少女人,但是卻沒打過她的主意。」說起以往種種,伯爵卻沒有羞澀慚愧:「決鬥後我就躲到莊園裡去,沒想到又遇到她,照慣例被潑了水,只是在她罵我的時候,變成怯懦怕事、不知上進了……」

「哦,果然不錯,雖然風格另類了些。」瘋狼點點頭。

「很少人能理解這一點!」聽到瘋狼肯定的話,伯爵顯得很高興:「之後,我就一步步爬了起來,別人很難想像我能做到這些所謂困難的事,我自己最明白不過,能追到她,當個官算難麼?!」

「可我是一般觀眾,」一臉好奇的瘋狼對一臉豪氣的伯爵說:「我就想知道她有多漂亮。」

「說真的,我已經不在意這一點了,漂亮的女人大多不能說心事,更不能共事,因為她們通常轉身就能把你論斤賣了。」伯爵輕聲回答:「可她不但漂亮,而且是我願意說心事和共事,甚至一直待在一起的人。」

「那你更應該帶著她走,」瘋狼說:「你已經看出福克斯堡的近況了。」

「她走不了。」伯爵的聲音低沉下去:「她叔叔是前線將領,她在福克斯堡為質。」

「原來如此。」

「或者在阿撒先生看來,我只是一個曾經的、根本不能入眼的對手,但是在決鬥之後,我卻很感激閣下,」伯爵感歎著說:「閣下能體會我這種心情嗎?」

「多少能瞭解一些。」

「我們雖然算不上朋友,但總能算舊識吧?」

「算!」瘋狼很肯定的點著頭:「特別是在那場焰火之後,我對你的印象很深!」

「那事情就別提了,」伯爵一臉平靜的說:「那麼,在殺了我之後,請阿撒閣下把她帶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去吧!作為交換,我可以不反抗。」

「你反抗有用麼?」說到這裡,瘋狼呸了一口:「我什麼時候說了要殺你?」

「這很好理解,阿撒閣下是那個人的摯友,他做大事你不會不幫忙,而且你也不是經由福克斯堡去找他,那麼你來見我做什麼呢?」伯爵冷靜的分析著:「但是很遺憾,我不會提供其他官員的情報給你,阿撒閣下,那與我的誓言相違。」

「那麼,就因為我有能力救你那個──」伯爵很配合的舉起手,讓阿撒看到自己手上的戒指,然後阿撒乾咳一聲,繼續說:「因為我有能力救你的未婚妻,所以你選擇從容就義?」

「誰不想好好活著?換個人來看看!誰就義還不一定呢!」伯爵又罵了句粗口:「你曾經在我家門外殺過刺客,老子趴在牆頭看過,知道打不過你!玩計謀也不行!」

「哈哈哈哈!」好好的笑了一通,阿撒.古台才搖了搖頭:「你變成了一個有趣的人,已經能讓我刮目相看了,所以你不應該死,你也不會死。」

「就因為你這樣說,」荷南伯爵說:「我就不會死了嗎?」

「是啊,因為我這樣說了。雖然我這次來福克斯堡,的確是準備殺點人什麼的,但你已經在無意中救了他們的命。」瘋狼站起身來:「時間不早了,我們這就分手吧,希望來日能有機會相見,再聽你說你追那傻姑娘的經歷──哦,按照傳統,我是不是應該祝福你們先?」

雖然不太相信對方這麼輕易的放過自己,但伯爵還是致謝說:「得到阿撒閣下的祝福,我很榮幸。但閣下如果還要在福克斯堡做事的話,我會很為難。」

「為難個屁啊!」一塊石磚從阿撒.古台手裡飛出,直接就把伯爵砸暈過去,隨即氣呼呼的說:「饒你不死你還跟我囉哩八嗦,欠扁!」

料理了伯爵,瘋狼閣下拍拍手上的塵土,把身後的披風一揚:「走!我們去找點樂子!」

一個白衣男子悄無聲息的出現在阿撒身邊,與他肩並肩的走下山去,那些在路上游弋的巡查衛士竟然對他們視而不見,根本不知道有人與自己擦肩而過。

山腳下是一條直通皇宮的御道,深夜時分無人行走,只有幾處衛兵百無聊賴的打著哈欠。

白衣人回頭去看看山頭,不滿的說:「半夜爬山砸暈個小蝦米,這就是你所謂的正經事?」

「這能怪我頭上嗎?來的匆忙,沒有時間聯絡情報人員啊,」瘋狼閣下把兩手一攤:「我怎麼知道這個混帳皇帝不在這裡,這應該是他最喜歡的地方才對,雖然宮殿被燒了,可如果我是布盧克的皇帝,說什麼也要重建的。」

「那現在我們去做什麼?」白衣人沒好氣的問:「找樂子?」

「樂子而已,想找的話總是能找到的,就看你的目光是否具備探索功能。」經過一個十字路口,瘋狼走到御道邊,看了一會在搖曳燈火中勞碌的民眾:「有興趣去參加一個舞會嗎?」

「舞會?」

「聽說就在這御道盡頭的皇宮舉辦,其實也不是皇宮啦,是在新建的庭院裡,很盛大的哦!」說到這裡,瘋狼閣下一把扯下臉上的面具,然後大力一拍白衣人的肩膀:「而且我保證,這種舞會跟本少爺舉辦的皇室舞會絕不一樣!」

面具一去,斯比亞皇帝就恢復了自己本來面容,只是長髮與雙眼瞳孔的顏色並未復原,看起來未免有些怪異。

白衣人一點都不客氣,直接把他的手晃下去:「不都是跳舞?凱達家的舞很別緻嗎?」

「哎,烏鴉君啊,你快給自己的腦袋上點油吧,都快生蚺F!」科恩歎了口氣,邁步當先:「來來來,本少爺就自己受累,給你當一回解說員!」

進行途中,科恩不斷給烏鴉介紹著神屬與魔屬舞會的區別,但烏鴉明顯缺乏興致,就算被逼問感受,最多也只是嗯一聲而已……沒一會,兩人已經到了皇宮,可遺憾的是皇宮也在上次的戰爭受損不小,直到現在還處於翻修中,顯然是沒什麼好逛的,只好順著宮牆再向前。

等聽到隱隱樂聲時,兩人就知道距離會場不遠了,科恩在生命祭壇中下了苦功,顯然已經是當世頂尖高手,隨便找了個防守空隙越牆而過,大搖大擺的靠了過去。

「喲!」才打量了一眼,科恩就滿臉的欣喜:「原來是放蕩的化裝舞會啊!」

「我只看到無聊,」烏鴉平淡的看著那些奇異裝扮的人:「怎見得就放蕩?」

「這還用說嗎?烏鴉君,化裝舞會的精髓就是放蕩,」科恩一邊說,一邊掰手指:「如果她化裝成妓女,那麼她就是一個放蕩的妓女;如果她化裝成聖女,那麼她就是一個放蕩的聖女,如果她化裝成一個……」

「背的很辛苦吧?」烏鴉一笑。

「的確,」科恩手一揚,一本書被他扔進了旁邊的灌木:「我們還是去感受一下好了。」

「誰?!」灌木中突然冒起一個腦袋,臉上戴著一個眼罩,正緊張的四下張望:「是誰亂丟東西?!」

「哦,兄台你不去跳舞,跑到這裡來做什麼?」科恩轉過頭去,話裡帶上了魔屬通行官話的口音:「咦,兄台你沒有穿衣服呢,啊?你下面那團白花花的是什麼生物啊?」

「大膽!」那人一聲威嚇,然後放低了聲音:「我可是參贊軍務的公爵!你壞我好事,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靠,化裝之後誰認識你是公爵,」科恩伸手就是兩個耳光,打得對方腦袋晃來晃去:「老子還是皇帝呢!」

「你你你!」號稱自己是公爵的人捂著臉說:「你大逆不道!我剛才還見過陛下!」

「哦,這樣說起來,我這本書還扔得正是時候,」科恩眼中閃出一點詭異的銀輝:「你的陛下在哪?」

對方的眼神明顯的呆滯了,嘴裡說出一個地名,科恩點點頭,向下方一直不動的生物說了聲「打擾」,然後悠然回轉。

「樂子來了,」科恩哈哈一笑:「我們找布盧克老皇帝去吧!」

「你想好了,這裡可是福克斯堡,不遠處的魔殿祭壇是可以直通地獄島的,你也聽說魔殿這幾天來了大人物。」

「有你在我怕什麼?至於那個魔族長公主,她這時候恐怕正在往威登趕呢!」科恩毫不在意:「入鄉隨俗,讓本少爺去換身衣服先!」


沒過一會,科恩已經收拾停當,領著烏鴉大搖大擺的向舞會主場走去,根據參贊軍務的公爵所說,布盧克老皇帝此時正在舞場後面的某一棟小樓裡,最直接的路徑就是直穿舞場。

「雖然你的穿著……放在斯比亞沒有問題,」跟在科恩身後,烏鴉一個頭兩個大:「可你想過沒有?如果有一位黑髮黑眼、身穿皇袍的年輕人,趾高氣昂的走在魔屬布盧克皇宮中,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看看就知道了。」科恩回答:「我很期待的。」

說話的時候,兩人已經靠近了舞場邊緣,前方就是正在演奏的樂隊,正對兩人而站的樂隊指揮目光掠過科恩,手裡的指揮棒當場就掉了,樂曲明顯亂了兩個節拍,於是乎,滿場的目光轉移過來,被新出現的這兩人吸引!

在那些被各式面具掩蓋近半的面孔上,多是一副驚訝、迷惘的神情。

「……那是科……科恩.凱達!」

「……要……要叫衛兵嗎?!」

「你傻啦?這是化妝舞會!誰規定不能扮科恩凱達的?有比斯比亞皇帝更辟邪的嗎?!」

「……這是哪家的少爺?真是勇氣可嘉啊!」

「……我怎麼沒想到這個最拉風?早知不扮祭司了!」

「……本人可是見過斯比亞皇帝的,他臉上的面具至多只有七八分相似,完全沒有刻畫出科恩凱達的可憎之處!」

「……旁邊那個裝扮白衣殺手的人,明顯沒下功夫嘛,還一臉不怎麼情願的模樣……」

「嗨……科恩陛下是吧?」一具嫵媚的身軀靠了上來,用手指繞住了科恩.凱達的衣帶,唇間緩緩釋放著一股秘香:「有沒有興趣與我這位魔殿聖女談談……人生和理想?」

「很遺憾,朕沒有那兩樣玩意,」科恩.凱達讓聖女挽住自己的手:「不過朕希望聖女能陪朕走上一小段路。」

「大家都在看著呢,」女子軟若無骨的身軀緊貼著科恩:「那麼,陛下想拐帶聖女去哪裡?」

「我們去會見布盧克皇帝。」科恩臉上似笑非笑:「談談……國家大事。」

低低的嬌笑中,一口熱氣噴在科恩頸邊:「科恩陛下,你可真壞呢……」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異人傲世錄 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9.12.09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