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三十八集
 第三十九集 
 第四十集 
 第四十一集 
 第四十二集 
 第四十三集 
 第四十四集 
 第四十五集 
 第四十六集 
 第四十七集 
 第四十八集 
 第四十九集 
 第五十集 
 第五十一集
 第五十二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篇外篇 ∼黑暗傳說──絕代大典∼
∼作者感言∼
 第五十三集 
 第五十四集 
第五十五集 
第五十六集 
第五十七集 
第五十八集 
第五十九集 
第六十集
第六十一集

異人傲世錄 
作 者
明寐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2.09.21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2002年月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元
本月人氣
2571
累積人氣
10770458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66493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6 / 1164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異人傲世錄 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0.10.05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山脈巍巍,橫亙於斯比亞的原野上,在裊裊的晨曦中,它連綿不斷的延伸出去,蒼翠的身軀上覆蓋著一層蔥鬱林木。

野獸,還有那些被神魔鄙視的異族,就在山脈的褶皺裡一代又一代繁衍生息,直到種族被滅絕為止。但在徹底消失前,他們毫不介意將自己的活力展露,落在神魔眼中自然是污穢不堪,在另一些人看來,這就是美──屬於生命的壯麗之美。

在隱蔽良好的山洞入口處,一雙碩大的眼睛正在注視著遠處的景色,這是一個高大強壯的野蠻人,身穿著精鍛盔甲,背靠在一層微微蕩漾的魔法結界上。他臉上有些微笑,似乎那些山、那些水、那些跑跑跳跳的野獸都令他喜歡,但可能沒有人告訴他,這笑容其實很猙獰。

「你在發什麼呆?岩石少將。」陰冷的聲音在野蠻人身後響起,一張消瘦的臉龐移動到他身後的陰影中:「哦,我忘記了,現在應該叫你中將才對。」

「你看那些東西,」岩石,這個有史以來最尊貴的野蠻人伸出手,指了指遠方那個因為山脈迂迴而形成的山谷說:「樹木、野獸,都很好看。我說不出道理,但我覺得真好看。」

「野蠻人開始風花雪月了?真是倒胃口,遵從傳統的話,你應該把那些野獸看作會飛的烤肉才對,樹木就是用來烤肉的木材!」岩石背後那個消瘦的男子,顯然是一個說話惡毒的人:「還是說,因為你有個精靈女朋友,所以才被她傳染了這種斯文毛病?哦哈哈哈哈!」

岩石喉嚨裡發出一聲低沉的吼叫,想也沒想就回身伸手、抓起投擲,惡毒的男子被他直接扔出洞口,「砰」的一聲砸起了塵土。這之後,野蠻人考慮了一會,走出去把他拖回洞中。

其實在岩石身後,有不少人都看到了這一幕,但沒人出聲,更沒人來制止。

開玩笑,皇帝陛下的近衛統領和聯絡部統領打架,有誰敢上來勸阻,那不是找倒霉嗎?

不過話說回來,舉國上下,敢跟血領主幹架的人真不多,不經考慮就敢與之幹架的人僅此一位。所以在這個圈子裡,岩石早就有了個「血領主陪練」的光榮稱號。

「你還真想要我的命啊?」血領主直挺挺的躺在岩石腳下,臉上做出一副無賴相,身上的制服因為有魔法的保護所以一塵不染:「我以後絕對不會在你的申請上簽字,絕不!」

「北國的風雪再烈,野蠻人也不會低頭;鄰家的女人無論怎麼漂亮,野蠻人也要走前門提親。」岩石一絲不苟的說完諺語,然後把血領主「哧溜」一聲拉起來:「你想破壞我的事?」

「你的事有什麼好破壞的,我如果願意,娶一百個公主也不難,我只是想出來走動一下而已。」或許是很久都沒有笑過,瑪法的笑容有點生硬:「嘖嘖,那裡面真不是人待的地方──已經好幾天了,什麼時候才算完事啊?」

「那麼多人都在裡面,包括年紀一大把的大師。你連他們都不如?我真替你羞愧!」岩石搖頭,但臉上卻沒有相應的鄙視表情:「他的事情應該快完成了吧?我想起小時候偷偷磨了一把石刀,就在管家眼皮底下幹,差不多就用這麼久……」

「你這種木頭和冰塊混合的腦袋,跟在科恩身邊居然沒把他氣出毛病來?」血領主的嘴又開始陰損了:「他這次打造的武器又不是殺野鼠用的,你磨的石頭片子能比?」

彷彿是在呼應血領主的話,兩人背後的魔法結界在這時發出一陣顫抖,就連周圍的山體中也響起「嗡嗡」的低鳴聲,與之相隨的是一種無形波動,細小的沙石開始「沙沙」的往下掉。在洞口站著的兩人,可以很清晰的感覺到一股能量正在被壓縮,然後膨脹──「呼」的一聲,兩人的頭髮向外炸起,弄了個灰頭土臉。

「檢視屏障!」有人用嚴厲的口氣低聲下令,一隊魔法師從暗處衝出,仔細檢查著結界的每一個角落。

隔著半透明的水幕,岩石可以看到他們頭上的汗漬──真的太緊張了,這組結界每天要承受數十次能量爆炸,魔法師們已經嚴重透支了魔力和體力。

「我們幫不上一點忙,但願裡面的事情能順利。」在傳統上,即使面前正在發生的事關係到自己的生死,野蠻人也從不歎氣,可身為一個屬下,岩石心裡的擔憂越來越濃烈。野蠻人不是精靈,他們無法用魔法安撫自己的情緒,但好在他們有辦法轉移自己的注意力,於是岩石轉頭看著血領主:「你為什麼找我打架?我的意思是,你為什麼隔幾天就跑來挨打?」

「人生是一架天平,機遇就是砝碼,好的砝碼,壞的砝碼,但總要平衡才行,老是走好運會被妒忌的。」血領主的心情應該不錯,因為他樂此不疲的跟野蠻人打啞謎:「你要試著理解,人不可能永遠走好運,所以每當得到了好處,我就會主動的去找到平衡。比如說上次我端掉某個團伙,就跑去挨了你一拳。」

「你的意思是說,你又得到了好處,所以才跑來挨打?」野蠻人看著眉飛色舞的血領主,終於領悟:「其實你是跑來炫耀的。」

「也不能完全說炫耀……」血領主站好,用手調整著腰間佩劍的位置,動作稍微有點誇張:「但你的確是最適合的人選,不但敢對我動手,而且有足夠的忠誠和恰到好處的智力。」

「這劍哪裡來的?」果然,野蠻人的注意力被吸引了,作為一個武士,岩石對武器的喜好並不下於精靈對藝術的熱衷,而血領主的佩劍又是那麼的特殊──劍柄的樣式不同於以往,墨綠色的劍鞘上還有奇異的紋樣,沒錯,血領主是來炫耀的!

「就是剛才,眼明手快的我搶到了首先換裝的機會。」血領主又拿出一柄匕首修起指甲來,這匕首有渾然天成的造型,主體黯淡,上面鑲嵌著幾粒難以辨認的寶石,但刃口的開鋒處卻閃耀著妖異的光芒。

這樣的武器,不要說拿在手裡把玩,就算看著,岩石也很眼熱心動。

瑪法手法老到,匕首異常鋒利,刃口掠過指甲時悄無聲息,順滑流暢。等到修完十根手指頭,血領主才對垂涎不已的岩石說:「對了,某人讓我通知你,快進去拿你的武器。」

「聽我說句老實話,」野蠻人湊近了一點,伸出碩大的手掌,放在自己的嘴和血領主的耳朵之間做小心翼翼狀,然後才「輕聲」對血領主說:「你是個賤人!」

然後,他把高大的身軀一轉,「登登登」的衝進魔法屏障,找某人領取福利去了。

一路上,近衛們為岩石打開數重大門和結界,讓他進入洞庫核心大廳。他放輕腳步進了門,但第一眼看見的是矮人鑄造大師,後者正匍伏在一堆心血之作中間,嘴裡喃喃自語。

這是矮人工匠的傳統,大師正在為自己的作品而祈禱,感謝烈火之神和鑄造之神的成人之美……岩石雖然心急,也只能安靜等待,因為任何武士都不會在這時去得罪一位鑄造大師。

「岩石,你有新裝備了。」

擦著手的科恩從隔間出來,他平時穿著隨便,此時就更簡單,只套了一件貼身的軟外套。他對起身的大師點了點頭,大師走到身邊的架子前,拿起一件令岩石心跳加速的東西──那是一把介於戰刀和橫刀之間的長柄武器,這東西刃身厚重,通體黑色,給岩石的第一印象就是和自己一樣強壯、野蠻!

在野蠻人的角度,野蠻並不是貶義詞,那是一種榮耀。

但仔細觀察一下,就會發現長刀硬朗的線條中隱含著柔美,每一個細節都精緻無比,哪怕是一條淺顯的紋路都會交代清楚,從哪裡出現,在哪裡變化,到哪裡結束,絕不會在中途斷、錯、失蹤!

然而這一切都不算特殊,因為還有一溜灰色的晶體排列在刀脊上,中間的色差導致其形狀像半閉的魔獸瞳孔,中心處還不時反射出幾縷幽藍的光線──岩石本來被這柄武器喚起了激情,但因為這組寶石的緣故,他反而顯得更加謹慎。

歷經腥風血雨,岩石知道這組寶石一定大有來歷,功效也必然很強悍!

科恩和大師互相看了一眼,對岩石的謹慎和鎮定都很滿意。

「這柄刀的價值,無法以金錢來衡量,她的威力也是你現在無法估計的。我肯定,她不會辱沒你的力量和勇氣,相反是你,你有可能配不上她。」大師兩手抬高,神情嚴肅:「盡你所能,岩石,去靠近她!去熟悉她!去把握她!」

大師的身高比岩石矮太多,但在這時,他的氣勢卻毫無疑問的凌駕於岩石之上。

岩石後退一步,兩手合在胸前,按照野蠻人成年儀式上的禮節向大師發誓:「我,岩石!遵從大師的告誡!」

「她跟一般的武器不同,沒有人能為她取名。」科恩從大師手裡接過長刀,對其使用了一個曖昧的稱呼,然後把「她」慢慢放到岩石手裡:「你滴血上去,如果成功的話,就能讓她擁有自己的名字。」

「是,陛下。」岩石從來不懷疑科恩的話,立即按照大師的指點,把手指點在刃口上輕輕一按,鮮血順著刀身流過,直沁入刀脊的那一排晶體中。

很快,晶體上迷濛的灰色逐漸變成了厚重的紅色。

霎時,一股股波動在岩石和長刀之間滌蕩,魔法的輕鳴響起,如同一曲委婉的低吟淺唱,迴盪在岩石的腦海中,裡面充斥著誘惑,居然分不清是妖媚還是聖潔,直讓這個堅定的野蠻人也禁不住心猿意馬。

「穩住,岩石。」科恩出聲提醒他:「接刀!」

「是,陛下!」漲紅了臉的岩石伸手接過了長刀,雖然他手臂上的肌肉不停抽搐著,但長刀卻被他穩穩的握在手心。

刀鋒處,不斷有寒光在來回閃爍,最後,從頭至尾,一組奇異的金黃色字符浮現在刀柄上,那些向外凸出的筆劃,單獨看來每一筆都很狂野,但組合在一起的時候,卻又顯得內斂。

奇異的意念順著刀柄傳來,讓岩石的感知範圍擴大,不但超出整個房間,而且還跟洞庫門口的某個節點聯繫起來,感知範圍的形狀就像一個巨大的啞鈴,其中任何動靜都瞭然於胸。

岩石知道是時候了,極力抵抗的心思鬆弛下來,武器中傳出的意念立即圍繞過來,在一陣輕柔的震動之後,彌補了他感知中每一處的缺憾!他甚至覺得有許多個自己圍繞四周,嚴密的關注著周邊的一切,自己的目光甚至能夠穿透石壁!

「知道好處了吧?現在看看你的武器是什麼名字。」科恩高深莫測的笑著,念出那組紋理中隱含的大意:「荊棘纏繞的道路,唯有堅韌才能清除阻礙,吾的使用者擁有忠貞和堅定,以魔法的名義,吾等將給予他敏銳和犀利,不負『雷聲』之名。」

「你的刀叫雷聲,好好領悟她吧!」科恩點了點頭,對岩石笑笑:「你要知道,這不是一柄普通長刀,依附在刀上的叛逆精靈很有趣,比你那位大精靈還要靈動。」

「叛逆精靈?」岩石一頭霧水,但直覺告訴他這不是令人放心的消息。

「所謂的叛逆精靈,就是因為觸犯族規被放逐的遠古精靈,她們身世坎坷,因為容貌而被奴役,死後靈魂還被禁錮在這些晶體當中,本來只是作為魅惑魔法的道具而存在,但現在被……喚醒了,恢復了記憶和智慧。」科恩指指刀脊上的晶石:「簡單的說,就是有九個女精靈陪著你,對了,她們都是禍水級的女人。」

「啊?」岩石就算再木訥,「禍水」這個詞彙還是明白的,剛剛那一串吟唱令他印象深刻。

但科恩不等他有所表示就下了逐客令:「滾蛋吧,這下你有得玩了。」

憂心忡忡的岩石捧著長刀出去了,看樣子已經有了心事,在他身後的門被關上後,科恩才怪笑著感歎:「我真是越來越壞了……嘖嘖。」

「這是很好的組合,野蠻人的武力加上精靈的魔法,前者熱血,後者不受情緒影響,再加上充沛的魔法力量……」大師在科恩身後說:「我幾乎想不到,目前人類世界中有什麼武器能與之抗衡。」

科恩點頭:「至於以後,這就要看他們配合的程度了。」

「不過,看到雷聲甦醒,我對那副盔甲的好奇心就加重了。想想看,只是邊角料打造的武器就有這等風範……」矮人大師感歎一聲:「陛下,請抓緊時間凍結盔甲的狀態。」

「聽人勸,吃飽飯。」科恩點點頭:「那就開始吧!」

大師扯下拉繩,覆蓋了半個大廳的魔法屏障冰釋,露出後面深不見底的黑洞。炙熱的空氣撲面而來,火紅的岩漿「噗噗」的飛越出來,在旁邊的洞壁上燒蝕出無數小孔。

大師再鬆脫一具絞盤,在連續不斷的機關聲中,岩漿表面開始劇烈起伏,並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慢慢的,一具巨大的盔甲從下面浮現──如同在火焰中誕生的聖物一般,他有極高的溫度,甚至能直接將空氣中的水分蒸發!

火紅的岩漿沸騰了,似乎要盡一切力量將盔甲拖下去,不肯放他離開──而盔甲卻高傲而堅定的升起,毫無一絲眷戀!

絞盤到位,盔甲輕輕顫了一下,抖落幾點依附在表面的岩漿,然後順著石壁向前滑來──這真是一副巨大無比的盔甲,幾乎有白影變身成巨龍的高度!

整副盔甲,都由片狀緻密金屬鉸接而成,幾乎看不到縫隙,而除了構成魔法陣的線條之外,熠熠生輝的表面沒有一絲多餘的圖案。

頭盔的造型修長,耳廓部位向上分出兩根龍角尖刺。面甲下緣一直延伸到鎖骨位置,眼部是兩塊透明的晶體,整個造型是一張冰冷的人臉,再配合硬朗的線條,顯得邪惡而危險。胸前有十二片龍鱗排列成花朵狀,兩塊寬大的肩甲在頸後連接,並拖出一襲鮮紅的披風……

科恩站在巨大的盔甲前,抬頭仰望著,一時間默然不語。

碩大的頭盔低垂,亦在打量著科恩,似乎在質疑這個普通的人類。

僅僅只是站在這盔甲面前,科恩就能感覺到撲面而來的威勢,他不是為防禦而生,而是為了殺戮!那些為殺戮而準備的魔法波動,此刻正像漣漪一般擴散著,卻又不易令人察覺。

「你不想看看你的盔甲是什麼名字?」這次,輪到大師笑了,他的聲音裡有些調笑,因為科恩很少有無處下手的窘迫:「我很心急,成桶的好酒正在外面等我。」

「答應我一件事,大師。」科恩轉頭,鄭重的說:「你可千萬別醉死了。」

大師的臉色在瞬間變換,之所以沒有暴跳怒罵,是因為科恩已經把手放到了盔甲上,那些鮮紅的血線正隨著魔法陣的軌跡延伸,就如同布匹被浸染一樣!

「嗡──嗡──」的輕響中,不同的魔法陣被血液喚醒,發出繽紛的光亮,盔甲的各個部位都開始抖動起來,而科恩放在盔甲上的手卻被牢牢吸引著,關節發出脆響,似乎正在支撐著無與倫比的重量!

兩聲龍吟之後,無數魔獸的咆哮響起,甚至有魔法從盔甲中飛出向科恩攻擊!

「反噬!」早有準備的大師縮在側面角落的鐵氈下,又在身前展開一面厚實的盾牌,兩眼直冒綠光:「好壯觀!」

光暈猛烈衝擊下來,「啪!」的一聲,科恩腳下的地板龜裂!

上百根灼熱刺眼的光柱從盔甲各處飛射而來,科恩大吼一聲,金黃色的鬥氣全開,只聽「絲──」聲響起,科恩背後的衣服綻開一道道口子!

盔甲各處改變形狀,就如同一隻巨大的魔獸人立而起,正在選擇下口的部位!

然後,這隻巨大的魔獸下嘴了!

「啊──啊──啊!」科恩放聲怒吼,兩腳在地面上滑動著,氣流到處肆虐,整個大廳飛沙走石。在強烈的壓迫之下,壁板紛紛向內凹陷,碎屑如同飛鏢一般迸射!

科恩終於穩住了腳步,整個人被籠罩在一團藍色光暈裡,藍光越積越多,不受氣流影響,像是火焰一般燃燒起來,逐漸點燃了盔甲的腿部,並逐次上升,向著頭盔淹過去──盔甲似乎變成了透明的,表面與內裡,無數魔法陣的線條顯現出來,而且變得越來越明亮!

那些能說出名目的材料,還有那些不知來歷的材料,都在盔甲各處閃爍,伴隨著無數不甘心的吼叫掙扎,紛紛被藍光侵蝕……到最後,整副盔甲也像是被籠罩在一團藍色的火焰中!

「這種場面,絕無僅有!」大師的盾牌被打得「叮咚」亂響,頭髮鬍子被吹得像亂草,但卻發出雄渾的喝采:「陛下──再使一把勁!」

藍色火焰高漲,當中映射出科恩的輪廓,他的身體似乎被一種強悍的力量抽長,瞳孔中一片黯淡,彷彿已經沒有了靈魂,讓人無法琢磨。但他的輪廓卻亮了起來,除了眼睛,任何一個部位都充斥著讓人心智動搖的古怪力量,讓人不敢正視!

在藍色火焰的燒灼中,盔甲中的那些嘶吼漸漸平復,盔甲的體積也在逐漸縮小,但大廳中的氣流反而有加劇的跡象──雖然盔甲縮小的過程並不太長,可給人的感覺卻是相反,甚至連旁觀都變成一件很危險的事。

終於,在盔甲縮小到正常形狀的時候,科恩一聲大吼,兩手猛力一推!

「嘩啦!」盔甲變成數十片,而大廳裡飛揚的一切都被凝固下來──不同於真正的靜止,碎屑雜物還在空中打轉,只是運行的軌跡被藍光阻斷!

只有盔甲的部件還能移動,首先是幾片胸甲飛到,然後是腿甲、肩甲、臂甲……所有部件漂浮在距離科恩一臂的地方,依照他的身形調整著形狀,然後,在一陣「劈啪!」聲裡,全部組合在科恩身上!

藍光如水般倒流回盔甲,在表面閃了幾閃就融入金屬裡,從上到下,每一個部件都在散發著光亮,並逐漸由銀白轉為深黑,又由深黑轉變成半透明,還有絲絲白煙從各處縫隙冒出。

「鐵錘鍛打的只是毛胚,吾的身軀才是真正的熔爐,燃燒鮮血為火,奉獻靈魂為媒介……好、好、好!我終於看到這一步了。原來,真的可以在身軀上完成最後一個熔煉步驟!」

躲在安全處的大師,現在說話都有點結巴了。盔甲顏色的轉變,還有那些冒出的白煙,正是對矮人匠師神話的演繹,因為在傳說中,世界第一副盔甲就是在鑄造之神的身軀上成型的,能真真切切看到這一幕,對大師來說是無比幸福的,他應該感激科恩。

魔法圖文已經被吸收進金屬中,只在盔甲表面隱現出大致的脈絡,一組字符在肩甲部位出現,筆劃中紅光翻湧,猶如奔騰的岩漿……至此,再沒有什麼奇異的景象出現,似乎盔甲已經認定了科恩這個主人,妥貼的保護著他。

氣流終於消散,一切漂浮在空中的東西失去支撐,稀里嘩啦的掉了一地,大師奮力掙扎之下也被埋了半個身子──當然,他是矮人,這方面有天生的缺陷。但他並不在意,而是急切的奔跑過去,上下打量著科恩。

盔甲的設計構想大膽而超前,那麼在造型上自然與其他盔甲有區別,僅從表面上看,盔甲並不厚重,硬要歸類的話,也只能算是最薄的板甲,彷彿擋不住兩三次重錘的攻擊。特別是在兩肩、頭盔、腰側等位置都有局部的延伸,這些變化不能加強防禦,很難讓人猜到功用。

打造的工藝和技法極為老到,每一個線條,甚至每一錘的出力,都綜合考慮了功能與實際需要。當然,出自大師手下的東西,要求風格樸素是不現實的,但華美的程度並不十分誇張──有精緻優雅,但不至於花哨;有另類的風格,但遠遠不夠逆天。

這樣的東西穿在科恩身上,倒也能襯托他的身份。

「雖然不完全是我的功勞,但我還是要說一句,這是我一生中最精妙的作品!」大師一臉索然:「我再也不能打造一副同樣的盔甲了……」

「是嗎?」從頭盔中傳出科恩的聲音,冷峻,低沉。

「當然!你幾乎把比斯大陸的寶藏都穿在身上了!就算再找到同樣的材料,我去哪裡找這些人手來幫我?還有,這世上也不會有第二個你!」大師兩眼瞪得溜圓:「盔甲的名字呢?這行古怪文字是什麼意思?!」

「吾自迷茫與悲淒中誕生,與任何美德都毫無關係,吾擁有的一切只為征伐,不用考慮目的,不會計較得失,因為吾的主人將給予指引──創世紀!」

「這名字也太……好吧,反正也是幹掉腦袋的勾當。」大師咂巴了一下嘴唇:「來,給我演示一下……」

「你覺得我是耍馬戲的?」科恩說:「別忘記你的誓言和榮譽,矮人大師!」

「好吧,你以後可以叫我矮子,我認輸了。」大師突然暴跳起來:「你他媽的還不快點!」

「站開──」科恩左手伸出,一股柔和的力道把大師送到最遠的角落裡,然後,隔著那詭異的面甲,他的聲音傳出來:「先試試最簡單的吧……」

「嘶──嗆!」盔甲兩肩的尖刺變換了一個角度,迷濛光華閃過,絲絲霧氣從金屬表面生成、垂流下地,剎那,整個大廳中的氣溫驟降,呵氣成冰!

「等、等、等一下……」遠處的大師連噴嚏都來不及打,就發覺自己被刺骨的冰寒包圍,每塊肌肉都縮成一團,根本就動不了!

「你們的使命已經完成,」科恩卻沒有理會大師,徑直走到黑洞前:「安眠於此吧!」

霜凍晶體出現,一片片向洞中落下,在紅光的映照下閃閃發光,美麗的如同一場冬雪──但翻滾的岩漿卻發出一陣陣驚恐的尖嘯!

每片冰晶落下,都能在瞬間把一大團岩漿冰凍,變成石頭沉下,不多時,這一腔狂熱的火紅,已經全變成了黑乎乎的石頭,一點兒熱量也沒有!

「效果不錯,不花費我任何魔力。」科恩轉頭,手指一點,立即就有一股溫暖的氣息包裹住大師:「這是威力最小的魔法。」

「可可可,可這已經超過任何冰系魔法了!」大師的身體已經回暖,但思維依然還停留在剛才的極度寒冷中。

「說的是,再來一個倒數第二的吧!」

「等一下!」

大師的話慢了一點,因為科恩已經彈響手指,他胸前浮現出一片花瓣,只是一閃,兩道透明的漣漪就隨他伸展的手臂延伸出去,就好像是兩片舒展的飛翼!只是這次科恩吸取教訓,避開了大師的方位──後者趴在地上,正把一個最珍貴的防護卷軸撕破!

漣漪投入石壁,沒有任何聲響,也沒有任何異動。

「啊,還好你只是嚇人!」大師拿著半截卷軸站起來,有些驚魂未定:「放心吧,威力超過外面預期,只要再體會幾次,你必定能熟練使用的……不過要遠離我!」

「當然,」科恩點頭:「矮子,我也不想你在旁邊嘮叨!」

「你……」聽到這個稱呼,大師幾乎再次暴跳,但他終於還是忍住了,之後說:「是不是慶祝一下?」

「雖然如此,但在你開始慶祝之前,我還是要提醒你。」科恩伸出左手,遍地狼籍中,一柄柄打造完畢的刀劍漂浮過來,依次在他手心中消失不見──很顯然,這盔甲承載了空間魔法,科恩,已經洞悉了很多不屬於凡人的秘密。

「你要提醒什麼?」大師緊張的問他。

「這裡要塌了!」在說這句話的同時,科恩已經跑到了門口!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異人傲世錄 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0.10.05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