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三十八集
 第三十九集 
 第四十集 
 第四十一集 
 第四十二集 
 第四十三集 
 第四十四集 
 第四十五集 
 第四十六集 
 第四十七集 
 第四十八集 
 第四十九集 
 第五十集 
 第五十一集
 第五十二集 
 第五十三集 
 第五十四集 
第五十五集 
第五十六集 
第五十七集 
第五十八集 
第五十九集 
第六十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篇外篇 ∼「黑暗傳說──萬世疊影」∼
第六十一集

異人傲世錄 
作 者
明寐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2.09.21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2002年月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元
本月人氣
2571
累積人氣
10770458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66493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6 / 1164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異人傲世錄 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2.03.28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天堂地獄島的巔峰,此時已是凡人、偽神、回歸者的決戰之地。

「不好!」

所有的回歸者和偽神魔,都把目光猛地聚焦在永恆元素法陣的核心、聚焦在菲謝特.夏麥身上。

在那些震驚、悲切、憤怒和絕望的注視中,一團璀璨光芒離開菲謝特的掌心。它正落向永恆元素法陣核心的空缺位置,落向它的宿命之地。

短暫而簡單的下落過程就像個神跡。

生命之源創造了比斯世界的至高規則,她的種子就是規則之心!沒有人能阻止種子回歸大地,沒有人能阻止生命萌發,他們被一種無可抵禦的震撼感壓迫,眼睜睜看著卻無能為力。

它纖細而嬌弱,彷彿可以被輕輕握於掌心,表面規則分佈的無數寶石般稜面正在熠熠生輝,留在眾人瞳孔中的影像只是一道明亮光痕。這一刻,它美得無可比擬,美得蓋世無雙,它流露而出的浩蕩氣息,讓人情不自禁的兩眼濕潤,想要伏地叩拜。

「不要!」偽魔王的叫喊撕心裂肺!

「不要!」回歸者發出一聲聲悲痛憤慨的慟哭!

「卡嚓」一聲輕響,生命之源的種子融進法陣核心的嵌口中!

像一滴融於大海的水滴,它整個沒入朦朧光影之內消失了。外圍的圓形圖案開始運轉,頓時,一層層燦爛光芒翻捲而起覆蓋住法陣核心,一股股氣勢磅礡的魔法力量順著金黃符文波動起來──所到之處,地面上的虛化魔法線條和圖案都開始結晶化,整個法陣內蕩漾飄忽的線條和符文就如同被奇異的力量凍結,同時又將一組虛幻縹緲的美麗景致在眼前實現。

大腦瞬間空白之後,一種複雜而強烈的情緒奔湧在人們心頭。迷惘中,近衛隊員們接到科恩用意念發出的指令,他們的眼神立即清亮,同時開始凝立戒備。但在同一時間,回歸者跟偽神魔卻沒這個待遇──他們都知道巨變已經產生,討伐偽神魔這件關係世界、就要塵埃落定的大事又出現逆轉,但大多數人無法理清面前的線索,甚至連一句「為什麼」都問不出來!

敵人跟盟友的轉化太快、太突然,不禁令人生出一種荒謬的虛假感。

「你、是你!罪人!」回歸者方面,主事的長老指著菲謝特,連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哎呀!」菲謝特抬起眼來,認認真真、誠誠懇懇、坦坦然然的解釋說:「剛剛手滑了……」

菲謝特晃動了一下帶著手套的手指,似乎這樣就能增加說服力。然而他臉上沒有一絲的愧疚和抱歉,像個沒事人一樣。但是,就是他親手給永恆元素法陣裝上了核心,而且他還穩穩站在魔法陣的中樞控制位──完整的、觸手可及的永恆元素法陣,這意味著什麼?

「砰」的一聲巨響,之前在控制法陣外圍屏障的偽神王,他兩隻手掌被魔法陣中充斥的力量震開,鮮血淋漓。偽神王發出一聲嘶啞的咆哮,不甘和怨恨糾結在眼中,在他還想出手的時候,偽魔王適時用一聲低沉的嘯叫打斷了他,給了他一個暫時停手的信號。

偽魔王的雙瞳像兩隻閃動著幽光和寒意的寶石,眼神中的仇恨、震怒、驚詫都被強自壓抑下去,只剩下沉靜和深邃。他的目光在法陣中緩緩巡弋,掠過回歸者和近衛隊員,也掠過那些歡愉的魔法符文和線條,充斥著威嚴與不捨,就像是最後一次檢視領地的君主。

在場的人都知道,形勢危急。

跟科恩一樣,偽神魔兄弟曾經親手建立起永恆元素法陣。身為締造者,偽魔王當然知道法陣的種種奇異之處。先前法陣沒有種子,就相當於一具沒有靈魂的軀殼,最多發揮五分之一的功能,更沒有分辨能力,所以偽神魔才能注入自己的能量去模擬那種種幻境和威壓。

但現在有了種子,法陣就完全不一樣了,它不再是沒有自我意識的工具。

首先,真正的純淨能量會從種子中進入法陣,偽神魔注入的模擬能量會被完全驅逐。然後,整個法陣的符文跟圖案會結晶化和實體化,類似於魔法中的「共鳴」。最後,種子才能被外力所喚醒,開始成長乃至壯大,從而去主動完成自己的使命……

除了喚醒這個步驟之外,整個過程都是由法陣自身完成,誰都插不上手。這時候,就算是法陣的建造者出手搶奪控制權,也會被混沌狀態下的法陣認定為阻止破壞行為,進而被法陣最高規則抹殺!

「別動!」看到回歸者長老要有所動作,偽魔王開口:「法陣正在轉化,很危險,要等!」

聽到偽魔王的話,已經被憤怒衝暈了頭腦的回歸者長老們才發現腳下的法陣符文正在變化著,不但是形狀和色彩,甚至還有強大無匹的脈衝狀能量在往來穿梭。雖然不知道緣由,但偽魔王的提醒絕不是開玩笑的,因為在這時,偽魔王和偽神王無疑跟回歸者是同一陣營的戰友──如果現在還有人相信菲謝特是站在母神和回歸者這邊的,那他真該去治治腦子了。

長老們按捺住自己要殺人的衝動,站在原地用吃人的目光瞪著肇事元兇──菲謝特,這個偽善卑鄙的人類,他欺騙了純良的回歸者!他背叛了復活他的母神!不能寬恕,無法原諒,只有鮮血和生命才能抵消他的罪惡!

這是一個令人沮喪的局面,偽神魔和回歸者的判斷力輸給了眼前的意外。但現在沒人想去追究菲謝特無視整個世界也要跟科恩沆瀣一氣的緣由,因為這事情超出了他們的智商。

對偽神魔來說,最悲哀的莫過於現場有一個曾經喚醒過法陣的人存在。要知道,就連他們自己都沒有這種經驗。

當務之急,偽神魔要盡力去削弱對方的優勢,即使最後不能造成對方的變化,也要讓己方穩住陣腳。

這才是一句話、一個決定改變世界的時刻!

「菲謝特.夏麥,你何苦要跟世界為敵?」看上去,偽魔王的傷勢差不多完全復原了。他兩手放在身側,臉上的表情沉靜不波,顯示出極強的自控能力。他的語調平靜,卻掩飾不住其中的一絲顫抖,站在正在完善的永恆元素法陣面前,就算是偽魔王心中也充滿恐懼。

「我已經說過了,只是手滑而已。」菲謝特的微笑掛在臉上,他慢條斯理的脫下手套掛在腰帶上,用最自然、最悠閒的神態詮釋了對無恥的理解:「你不該懷疑我的話。」

「我承認之前小看你是一個致命錯誤,你有王者的能力和膽識,我期望你的原諒,我為我的一切行為道歉。」偽魔王沒有任何猶豫就說出軟話,話中缺乏的尊稱暴露出他的慌亂:「如果是想讓我們恐懼的話,你已經做到了,我認輸。只要你肯離開那個位置,你可以提出任何要求,我一定會想辦法滿足你。你要什麼都可以,只要你說出來,哪怕是封印我!」

即使只是一時的權宜之計,偽魔王的姿態也是亙古未有的低,開天闢地的弱,可見他心中那種不顧一切也要阻止喚醒的決心。

「怎麼可以向這種敗類低頭!」偽魔王的話剛剛出口,一個緊握雙拳的回歸者長老已經吼叫起來,激動中,他腳下稍微移動了些,觸碰到一個正在變化的魔法符文,只聽「叮」的一聲金屬鳴響,符文炸成一團耀眼的彩色光粉,瞬間就包裹住移動腳步的長老。

像是陷入沼澤,長老被彩色光粉擁抱著,他發出的沉悶慘叫剛剛傳出就戛然而止!眾目睽睽下,光粉包裹著的人體迅速消融,變成一團膠狀物質流進了滿地的符文線條中。

「都別動!法陣還沒穩定下來,它會滅殺一切妨礙它的生靈!哪怕是碰到一個符文也不行!」熟知永恆元素法陣的偽魔王再次發出警告:「只要不移動,只要體內的能量不外洩,大家就不會有危險。」

然後,他看著菲謝特,目光中哀意流轉,誠心誠意的說:「就算再大的仇恨,都不值得顛覆共有的生存法則,你說是嗎?」

「我同意這種看法。」菲謝特點點頭:「但我寧願相信一個惡靈,也不會把你的承諾當真。而且這世界的規則用某人的話來說真的很爛,是時候做出改變了。」

直視偽魔王的雙眼,菲謝特臉上很平靜,可這種表情跟他所做的震撼決定一點也不搭調。

站在菲謝特對面的偽神魔知道,他這種看似性格柔和的人,一旦做出決定就不會再改變。

「你說的是改變?世界規則的改變?那就是說……沒有商量餘地了。」偽魔王身體微微顫抖,他痛苦的閉上眼睛,把內心情感封閉在痛苦狀態。那些悔、那些恨、那些恐懼都被截斷,只有一點不甘的餘韻隨著兩滴液體順臉頰流下,墜向地面。

「決定由你來做。」菲謝特微微偏著頭,饒有興致的看著他流淚,彷彿很享受這種感覺。

「大家聽好!」偽魔王猛地睜開眼睛,目光已經變得銳利而堅定。

「大家聽好!」伸手把下墜的淚滴攥住,偽魔王提高了聲音對回歸者說:「種子已經併入核心,法陣就要轉化成完整體。但我們並不是沒機會!因為完整的永恆元素法陣是初始形態,並沒有確定控制者,這法陣是我建的,最大的優勢在我們手裡,我們完全可以搶到控制權!」

「果然還是要打。」菲謝特釋然點頭,笑容中流露出強大的自信。他有資格笑,因為他就站在法陣核心控制位上,只要願意,他伸手就能接觸了法陣中樞!說到搶,誰能比他快?

「大家聽好!」偽神王也開了口:「死敵當前,你們毋須再懷疑我們!只要搶下控制權,中止喚醒之後,我們自然會在母神跟前謝罪!但如果失利,母神是否能夠存在都不好說了!」

聽了偽神魔的話,回歸者們目光閃動,終於,幾個主事的長老迅速交流完之後高聲呼叫:「大家聽好!當務之急是搶過法陣控制權,其他事情全都放下,我們要一致對外!」

「好!」眼看已達成一致,偽魔王重重點頭,雙眼中精光閃動:「大家不用擔心,對方人數少,而且不熟悉法陣細節,所以他們才是弱勢的一方。機會寶貴,大家暫時要聽我調度!」

偽魔王這話出口的瞬間,回歸者的表情都很精采,無論如何,身為討伐軍的一員,他們受被討伐的偽神魔指使,這是很難讓人釋然的事。但最後,主事長老們還是陰沉著臉默認了。

「哈哈哈哈哈哈──」

沉默的尷尬中,一陣囂張刺耳的笑聲響起,它就像針尖一樣捅向回歸者的耳膜,那是科恩.凱達,他的聲音太獨特,誰都可以輕易分辨出來。

「赤裸裸的當面勾結啊,都快笑死本少爺了!你們終於不用演獨角戲了……哈哈哈哈哈哈!但你們為什麼還一副不情不願的死樣?難道在外海龜縮的時候,你們沒有私下勾結聯絡過?」一直沉默、也一直被偽神魔和回歸者無視的科恩,這時正放肆的說著誅心之語。

「終於啊,你們找到比這兩個混蛋更邪惡的人了!」科恩的目光掃視場中,伸手指了指菲謝特,神情曖昧:「一個剛剛還被你們誇獎稱頌的人物,轉眼間就變成死敵了?」

「做壞事的人不一定邪惡,況且還有意外這種說法。」站在法陣核心處的菲謝特很給面子的回以微笑,毫不介意這迎面砸來的黑鍋:「記住啊,這是意外!」

「好吧,就算是意外……可你這又何必呢?就算你不出面,我一樣能從他身上挖出種子來。」科恩看向菲謝特的眼神有絲絲憂慮,語氣也正經起來:「我還在想,我們兩個之中總要有一個留下好名聲……」

「抱怨以後聽不到誇獎的人沒有資格挑剔。」菲謝特豁達的說:「規規矩矩的事情我做了這麼久,偶爾也要來點壞名聲作為調劑嘛!不過說起來,被人當面嫉恨的感覺還真是奇異。」

「相信我,這種奇異大概會維持很久的。既然你都做了,我也沒什麼好擔心的,有什麼麻煩一起扛起來就是!」科恩點了點頭:「只要我們贏了,歷史這種東西想怎麼寫就怎麼寫。」

「你都不想想萬一輸了的後果嗎?我們會被寫成妄圖阻止命運之輪轉動的傻瓜啊……」

「就憑眼前這群廢物嗎?」科恩哂然笑道:「他們能難倒我們?」

兩人旁若無人的交談,再加上科恩斜來斜去的目光,回歸者們本就紊亂的心緒波動更加厲害了,很多人的表情都在向「瘋狂殉道型」轉變,顯然已臨近失控──自己蠢是一回事,但被人當面揭穿愚蠢卻是另外一回事。

「冷靜,法陣完成我們才能移動!」偽魔王連忙出聲鎮住場面:「做我們該做的事。」

「我很好奇,什麼是他們應該做的事?」科恩的目光中有疑問。

好在偽魔王很快用行動為他做了解釋──無論什麼時候,熟悉作戰場地的人總是佔便宜的。偽神魔這種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做事風格,可以說是事事處處都要留下後門。

他一絲不苟的抬起雙手來在身側劃了個半圓,然後手掌交叉收於胸口。

隨即,一道悠揚古樸的吟唱從偽魔王微動的嘴唇中流出,悠然迴響在廣闊無垠的魔法陣上空。吟唱在飄蕩,並沒有魔法波動,卻有一股沁人心肺的清涼感徐徐拂面;單音節的唱詞、悠揚的韻律,比讚頌曲多了悲壯和低沉,比吟遊曲多了明朗和厚重。

科恩跟近衛隊員聽不懂,卻可以感受到自己的情緒或多或少被吟唱所影響。

聽到偽魔王的吟唱,回歸者們先是流露出驚訝,然後是疑惑,最後歸於釋然。他們的情緒顯然被這種清雅吟唱統合起來,連臉上的表情都變成同一種樣子,凝重、虔誠、忠貞、小心翼翼。

又沉默了一陣,站立狀態的回歸者們都學著偽魔王的樣子,兩手畫圓後交疊胸口,紛紛以和聲和被引領的姿態加入到吟唱中。不斷的循環往復中,這吟唱已經變得聲勢浩大,隱隱透出山嶽般的莊嚴與威壓來。

微弱的光芒和能量波動從他們軀體中散發出來,而永恆元素法陣並不排斥。這些光芒和能量一絲絲飄在空中,最後緩慢而堅定的連接起來,就像是一張鋪開的不規則大網。

「大概是對母神的讚頌吧?」菲謝特側耳傾聽,微微點頭說:「曲調悠揚,詞句古樸,節奏簡潔,卻帶上了種種特效,配合以眾多滄桑沙啞的嗓音,真是世間少有的妙唱啊!」

「還妙唱?你腦子進水了?」科恩回了他一個恨鐵不成鋼的眼神:「這是統合指揮的聲音,他們欺負我們不懂外語!」

「憑藉天生的悟性,我還是能聽懂一點。」

菲謝特的話讓科恩翻了個白眼。

「其實懂不懂都沒關係,反正最後都是要打的。而打架砍人這種事,我一向對你有信心。」菲謝特的目光落在法陣的符文上:「不過法陣的固化快要完成了,你準備好沒有?」

「哈哈……你這也叫有信心?」科恩昂首向天,笑聲甚至蓋過了那浩蕩的吟唱:「你們準備好沒有?」

「準備完成!」外圍的近衛隊同聲回應,短短幾個字,他們說得氣勢逼人,鐵血錚錚。

「好!」科恩冷冷一笑,兩支橙黃色的八稜金屬棍從衣袖滑落到手心。他壓低了聲音,目光在場中來回移動,嘴裡吐出令人無比熟悉的口令:「全部都有!」

「穩住──穩住──穩住──」

單調簡單的口令,科恩卻打亂了節奏,中間的停頓和尾聲有長有短,每一個字吐出來都打在偽神魔吟唱的轉折和間隙中,不但讓對方凝聚的氣勢為之一弱,還進而影響到相互連接的光網……幾次三番後,科恩說出的口令都會讓偽神魔與回歸者之間的光網一陣顫抖。

如果說吟唱結成了一張細密的大網,那麼科恩的口令就是割網的刀!

浩蕩的吟唱越來越急切,科恩的口令越來越低沉,兩種聲音相互混雜纏繞在一起,就像兩支無形的巨大兵器在法陣上空對撞轟擊。

法陣的結晶化接近完結,籠罩在外部的巨大屏障已經開始瓦解,加之島外討伐軍的遠程攻擊越來越精準迅猛,先前飛來飛去四處修補的長公主殿下早就停了手。那些崩潰能量化成的彩色霧氣垂流而下,迅速被地面符文吸引、吞噬。

「轟隆隆──劈啪!」雷鳴一樣的巨響在頭頂響起,魔法屏障終於被一道巨大裂縫割裂,整體垮塌!無數屏障碎片從主體剝落,大如山峰,小如磨盤,成千上萬塊如碎紙片似的毫無規則的落下,相互撞擊後爆炸,像流星那樣熊熊燃燒起來,變成了漫天的火紅!

屏障崩潰,迴盪在永恆元素法陣上空的聲浪終於傾瀉出去,風暴一樣席捲四面八方!一直在外攻擊魔法屏障,此時正要進入魔法陣救援科恩的人類討伐軍迎面撞上,三分之一的人當場就倒地不起。

這聲浪中不但有偽神魔和回歸者的力量,還混雜著科恩的力量,可以說是雙方另一種方式的對決,並不是討伐軍上下能夠抵擋的,近衛隊員之所以能夠堅持下來是另有原因──剎那間,法陣外亂成一片,各級指揮官下達的命令有前衝、救援、後撤,已經失去統一的調度。

但在法陣之內,雙方的首領對外部紛亂視而不見,他們的注意力全部放在法陣最後一點還沒結晶化的符文上,眼皮都不敢眨一下。因為在結晶完成的瞬間,就是決戰到來的時刻!

在緩慢流逝的時間中,這個魔法符文變色完畢,它慢慢的蒙上一層霧狀紋路。在強大能量的沖刷下,符文輕輕一顫,變得晶瑩剔透。下一個瞬間,永恆元素法陣的轉化階段正式結束,因為沒有任何掩飾手段,法陣的璀璨光芒升起,繪於地面的圖案也被投射到空中。

它美如幻境,卻無疑是這場廝殺的起始點。

「搶!」偽魔王的手指向前一點,一道紫紅色光線射向法陣核心!與此同時,偽神王曲捲在地面的身體猛然彈起,手裡一柄光芒四射的長槍刺向菲謝特!

「敢!」科恩一聲怒吼,身影電閃而出,兩道金黃色的光影脫手而出!

「殺!」回歸者長老們同時出手,無數的攻擊湧向科恩後背!

「衝!」而站在外圍的近衛隊員刀槍齊出,瞬間就跟堵在前面的回歸者形成對壘之勢!

兩道金黃色光影自科恩手中飛旋而出,後發先至,間不容髮的撞在偽神魔的兩處攻擊上,阻斷了紫紅色光線,也撞歪了尖銳的槍尖。然而在保證菲謝特安全的同時,一陣密集的「劈啪」聲卻在科恩身後響起,只是這個短短的瞬間,他被回歸者長老聯手偷襲得逞,至少有二十道魔法攻擊打在他背心!

科恩「噗!」的噴出一口鮮血,前掠速度再次提升,腳尖在地面輕點,人已然斜飛到了菲謝特身前。後者伸手一托讓科恩站穩,但一股渾厚的力量從天而降,來勢極猛,在科恩察覺的同時已經打在他身上──科恩眉頭一皺,又是一口鮮血噴出。

「有鬼!」菲謝特低聲提醒:「似乎法陣在陰你。」

「是法陣規則!」科恩點點頭,目光閃爍不已:「真他娘的陰。」

「不錯,這就是法陣規則!」偽神王手腕一甩,長槍收回退到偽魔王身邊,伸手把一條漂浮的光帶貼在自己胸前,臉上露出一絲得逞的笑容:「被法陣制裁的滋味,好受嗎?」

這次攻擊,偽神魔其實都只是做做樣子,他們以攻擊菲謝特為誘餌,真實目的是要傷到科恩,而且是由科恩背後的長老們執行。雖然長老們的攻擊還不夠致命,但科恩在魔法陣裡也不能使用能量外放的防護,他要救菲謝特,就只能靠身體硬撐。

而且這裡面還藏著個陷阱──永恆元素法陣是偽神魔建立的,細節只有他們才最清楚,這個魔法陣的附屬主要功能當然是奪取力量,但在另一方面,身為反叛者的偽神魔也利用建造時法陣的便利,以自身能力為標準,限制了法陣內使用力量的最高標準。

也就是說,只要有人在法陣內使用超過偽神王的力量,他就會被法陣規則制裁,科恩的第二口鮮血就是這麼來的!但科恩也曾是法陣締造者,吃虧之下很快就醒悟過來。

偽神魔先贏一局,科恩首次受傷。

「滋味真不錯!」科恩伸手接住飛到身前的八稜棍,嘿嘿笑說:「你們就這點本事嗎?」

「以前,你給人的印象總是打不死,但其實人類哪有不死的呢?」偽魔王的輕聲細語裡不帶任何殺機,眼神潔淨得如同嬰兒:「你現在也知道這個法陣的奇特之處了吧?我們的實力又在同一水準上了,空有一身超過我們的力量卻不敢用,你現在是不是覺得很無奈?」

「除了限制能力,它也會限制智力嗎?」科恩順手擦去嘴角的血絲,瞥了偽魔王一眼:「相同力量下,老子無論吐口水還是撒尿都比你們遠!」

「我承認這點,我也估計到了,所以我借用了這個網絡跟回歸者連接。」偽魔王伸手在聯繫自己與回歸者的光帶上輕輕一彈:「我可以隨時提升或削弱自己的力量,讓法陣的規則主動去制裁你。而你現在身邊有什麼可以藉助的東西?你還敢跟我打嗎?」

「這樣說來,就是捆住手腳躺著不動也會被打。」菲謝特眉頭皺了皺。

「香蕉你個西瓜,把法陣規則用在限制力量上,你們還真是失敗者的楷模!」科恩看了看身邊的菲謝特,平靜的說:「我身邊有隻笨鳥,但是,笨鳥要比菜鳥…………強很多!」

話音傳到偽神魔耳中的瞬間,科恩的身影也在他們的瞳孔中放大,兩道金黃色的光影已經如迅雷一般當頭劈到!

偽神王哪想到科恩這時候還敢衝出法陣核心主動攻擊?頓時反應失措,根本來不及降低自己的力量,無奈之下也只能是一聲怒吼,長槍橫在身前向上格去。

蠻力對蠻力!

一聲巨響,筆直的長槍槍身被兩支粗上一倍的八稜棍擊中,頓時扭曲成一根麻花!受到劇烈衝擊的偽神王再也站不住腳,竟然被科恩一棍打飛!

「借力是吧?」科恩怒髮衝冠,威猛無匹:「我就讓你們無力可借!」

偽神王心中泛起一陣淒苦,之前因為科恩用口令打岔,他未能完成這個借力的儀式,無力上前阻擋科恩的鋒芒……他原本打算用一套說辭拖延過去的,誰知被人看破。

科恩的目光罩住偽神魔身後的回歸者長老,冰冷而尖銳,刺得那些先前偷襲過他的長老們心底發毛,特別是站在最前面的幾個人,身不由己的向後退去。

「想跑?晚了!」科恩腳步錯落,雙棍橫移攪出一片金光,如同風暴一般衝向旁邊的回歸者長老們。

「躲開!」偽魔王大叫。

長老們雖然聽到了他的警告,也做出了相應的反應,但科恩已經把速度提升起來,哪裡是他們想躲就能躲開的?只是眨眨眼的瞬間,八稜棍攪動的死亡旋風追上了回歸者。

首當其衝的長老,正是之前出聲阻止科恩得到種子的那位,說能力的話也算是出類拔萃了,但在一陣目不暇接的移形換位之後,長老發現自己最後還是擋在科恩面前。

科恩的棍子已經落下。

長老的面孔皺紋中夾著萬分驚恐和無助,但呼嘯而來的八稜棍無視他搏命般的魔法反擊,將護罩連皮肉一起砸開!只聽「噗」的一聲血污爆出,長老的半邊肩膀就沒了。

然而慘叫聲還未響起,科恩手裡的另一支八稜棍也見了血,將一根妄想抵擋的籐木法杖直接砸進它主人的腦袋裡。

「敢陰我!都給我死開!」血雨四濺中,少了頭部的屍身被科恩一腳踢飛。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異人傲世錄 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2.03.28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