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仙凡同遊》
《第二集 傲嘯雲海》
《第三集 登天之戰》
《第四集 戰場歪將》
《第五集 神仙部隊》
《第六集 龍女敖玟》
《第七集 世界大戰》
《第八集 遇聖化神》
《第九集 超能雲依》
《第十集 壠畔之牛》
《十一集 霸王之錘》
《作品相關大集合》
《十二集 王者集合》
《十三集 六指斷臂》
《十四集 聖教風雲》
《十五集 悟虛鎮長》
一 雌兔眼迷離 雄兔變黑炭
二 代理鎮長呂布大人
三 消失的靈魂
四 陳宮的野望
五 NPC的抗議
六 秀才遇到兵之張飛版本
七 快樂劉備唱歌劇
八 甩手掌櫃出門去
九 六指琴魔的移動城堡
《十六集 園遊會》
《十七集 最強小隊 》
《十八集 魔獸攻城》
《十九集 家長會師》
《二十集 法法峉委》
《二十一集 升級成功》
《二十二集 琉璃之怒》
《二十三集 勇者月琴》
《二十四集 西子夕照》
《二十五集 獵人逐獸》
《二十六集 狂蜂怒狼》
《二十七集 神棍妙算》
《二十八集 孤獨的雅典娜》
《二十九集 風水往事》
《三十集 秦淮風波》
《三十一集 女神事務所》
《三十二集 紅塵情人》
《三十三集 楊家女將》
《三十四集 西北風塵》
《三十五集 敖琝情香》
《三十六集 少林來客》
《三十七集 天黑閉眼》
《三十八集 無限城》
《三十九集 京師再次大亂鬥》
《四十集 段玉遭劫》
《四十一集 月琴破陣》
《四十二集 地府記趣》
《四十三集 刺客絕學》
《四十四集 淡泊高手》
《四十五集 衣錦回天》
《四十六集 賢妻國師》
《四十七集 夫妻成長日記》
《四十八集 奇怪採訪》
《四十九集 馨鍊的叛友》
《五十集 初戰妖獸》
《五十一集 迷霧山脈》
《五十二集 羊角殭屍王》
《五十三集 動物靈纏身的人》
《五十四集 蛇蠍聖主》
《五十五集 明星體適能》
《五十六集 狸貓變身術》
《五十七集 一泊二日眾美女預約制》
《五十八集 兵長狗皮膏藥》

半仙闖江湖
作 者
客居仙鄉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09.26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老闆說160大洋
本月人氣
13122
累積人氣
5539314
本月推薦票(投票)
24
累積推薦票
27381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511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半仙闖江湖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9.12.24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一 雌兔眼迷離 雄兔變黑炭
嘿嘿~~平安夜咩~~就直接上傳了


一 雌兔眼迷離 雄兔變黑炭

就在外頭的緊急救災人員不顧生死的拼命搬開大石尋找著琉璃火二人下落時,石柱群倒下後宛如一座小山的榴槤聖教內部深處,腰部讓巨石柱壓上卡著的琉璃火正面臨著生死懸於一線的危機。

黑暗的狹小空間中,本來是拿出來要砍切石塊,最後卻被當成照明器使用的冰帝奪此時卻被丟到了一旁去,正在那兒綻放著聖潔無比的光芒,將花郎此刻臉上又驚又怒的表情與琉璃火那青銅聖衣的面罩都映照的如此清楚……呃,還有花郎手中的那把利劍,不知為何也遞上了琉璃火的圍脖護甲邊邊。

「妳應該殺我,我也應該死。」看著花郎咬牙切齒的表情,琉璃火深深嘆了一口氣,閉上了眼睛,任憑著花郎身中長劍抵著自己的面罩下方,硬是裝成視死如歸的腔調淡然說道:「我不小心摸到了……呃,『重重的』摸到──小姐妳極重視又隱私的部位,對我下手也是應該的。不過,一來妳的劍不夠鋒利,砍不進我這身青銅護甲,想殺死我是辦不到的。二來我是個玩家,真被妳殺個一次也不過降三級而已,沒過一下子又在重生點活繃亂跳的,那也不能真正讓妳解氣。即使站在那兒不動給妳砍個百八十次的回到了一級,我依舊還是活蹦蹦的玩家,也改變不了剛才發生的事,更何況現在妳的腳與我的腰都還『種』在這群石礫中,能不能離開還是個問題,可不可以冷靜一下來個一笑抿恩仇,讓我們先把眼前的問題解決了出去再秋後處決行不行?」

「哼!」花郎一手持著劍,另一手卻掩放在自己的左胸上,那一大塊露出來的酥胸在盈盈小手的包覆之下,根本遮去不了多少,低頭看著自己被眼前這個男人硬拉出來的部位,上頭竟還有著觸目驚心的黑青痕跡,花郎的粉臉越紅,殺氣也益發重了:「一笑抿恩仇?你想的倒挺美的,門都沒有!」

花郎可是氣壞了,當巨柱落下之時,趕來救她的琉璃火在混亂時情非得已又手忙腳亂中,不小心重重抓了她那個部位一下,直讓花郎腦中一陣空白,端的是又氣又怒。她卻不知摸到了這麼軟綿綿的一塊東西,可是把捏到人家重點部位的琉璃火本人嚇得更是魂飛魄散,琉璃火心裡當時也是一陣空白,那個……好像不是一般男人該有的SIZE吧?

在正常生活中常常被敖琝從背後擠上來「性侵害」的琉璃火可清楚得很那是甚麼東西,不過此時從天而降的巨石擊中了琉璃火的後腦直接把他砸昏了去,他的手竟又直接再次攀上了花郎的衣襟高峰巴了一下,接著隨之而來壓上腰際的巨石已經不講情面的把二人撞下,就在這時,琉璃火那支手竟在巨石下壓之力逼迫下把人家的衣襟扯散,連裡頭包裹的死死的布條也一併撕了。等到不久後醒來時,只覺一陣腰酸背痛的琉璃火在伸手不見五指的空間中先是摸索了一下,卻是再次碰到了那一塊軟綿綿的羊脂凝膏,嚇得他心都快跳出來了,巨石壓身的琉璃火急中生智的回想到冰帝奪不是還有當火把的本事嗎?結果一取出來照明之後,整個人都傻在了那兒。

原來自己沒被巨石壓住的上半身是直接倒在了人家花郎的身上,而花郎的左胸口卻是一大片裸白,露出了一只大「玉兎」,上頭還有些瘀青血痕異常驚悚的留在上面被當成了紀念品,那些被自己扯下的衣衫布條還有些纏在指縫間,窘得是琉璃火一臉尷尬又不知說些甚麼才好,人家花郎……呃,看樣子是美眉了,臉上那表情簡直就是想要把他殺了似的,只是苦於口中被塞著布手腳又被綁著,遭到如此羞人的對待連一點兒抗議的聲響或動作也弄不出來,只能睜大了眼睛瞪著他表示抗議。

「蛋蛋麵,女的?這下玩大了……」琉璃火呆了一下後,連忙先動手替花郎除去了口中的布條,接著一劍揮去替她切斷了手上的鍊條,只聽得花郎妹妹一聲回復女生腔調的嬌喝後,忽然間一道白光閃過,就見得琉璃火手中冰帝奪被花郎一劍擊落,然後就多了那一把劍架在了琉璃火脖子上的畫面。

「要殺他嗎?還是不殺他……?」花郎心中亂極了,也不知道該不該刺下去,她比琉璃火早醒來,自然知道人家是捨命來救自己的,而且還被巨石砸中頭昏了過去,從他一步一步破去洪秀全的計畫大破榴槤聖教一直到救自己而被困在石堆下,這中間發生的事花郎都十分清楚,問題是自己清白的女兒身難道就這麼讓她白捏白看了?可是人家是來救自己的,自己難道能恩將仇報?這要怎麼辦呢,難道這種事還能夠臉不紅氣不喘的像個男人一般說聲「雨點大的事,過去就算了」嗎?花郎越想越心煩,手中長劍微微顫抖著。

「妳的腳還被石塊壓著,我背上也有一根『條啊』(柱子),大家都是一樣想動也動不了。」這麼互看了半天,發現花郎眼中殺氣慢慢減下來後,琉璃火於是刻意閃過冰帝奪可以把這些石柱當豆腐切開的話題,只是很平靜的張開眼睛看著花郎,從魔戒中拿出了一件上衣遞了過去,一點兒也無懼花郎手中的長劍:「先換上吧,妳也知道我只是為了要救妳才發生這些事的,並不是有意為之,何況這還是我們第一次見面,只因你是張飛新認的兄弟才衝上來救妳的,根本不知道妳的身份,要說到冒犯二字……」

「你說夠了沒有?」花郎將慢慢的將手中長劍收起,冷冷的看著他:「算了,我也不是不明白事理的人,你救我的恩情咱們就這麼扯平了,誰也不欠誰,不過如果讓我知道你把這事洩露出去……」不待花郎把接下來的話說完,琉璃火連忙雙手舉起來說道:「行!要是妳聽到甚麼風聲是有關這事的,直接把我切了作沙西米配酒去我也沒話說,可以吧?不過妳還是先把衣服穿好再說,不然等會我的手下兄弟挖進這裡來見到了這場面,那……沒生小孩的也會被人家叫媽媽了。」琉璃火又遞了一套衣服過去,這回卻是變成段玉時的男裝。

花郎心中惱怒,嗔道:「甚麼小孩媽媽的,胡說些甚麼!」卻還是伸過手去將衣服收了,遮在胸口皺眉道:「快想想辦法,我的腳被石頭壓著,沒辦法直接換衣服……」琉璃火點了點頭,既然人家不動手拿自己試劍,也該是冰帝奪上場破土劈石的SHOWTIME時間了。當下彎過身體奮力伸手將冰帝奪拿了起來,在花郎疑惑的眼神中反手一轉輕鬆的將背上大石切開,巨石雖然鬆動了一下但也沒有直接壓下來,只是安安靜靜的往兩旁分開滑去一點,琉璃火眉頭皺了一下,看來自己上頭的石頭可不少,所以這些石塊都被擠得沒甚麼空間可以疑動,於是又連揮了幾劍,陣陣的碎石落下,琉璃火找了個空隙便將身體先抽了出來。

冰帝奪的切石塊如豆腐的神威極是驚人,讓本來一腔怨氣的花郎看得眼睛都亮起來了,瞬間就忘記了適才的不快,搖頭忘情驚嘆道:「好鋒利的一把劍!簡直好到不可思議的地步,這是……神器吧?」說話間那驚喜的語氣表露無遺,不過琉璃火只是嘿嘿一笑並不多話,冰帝奪可是他討生活的最大工具,真要拿它來當遮羞費堵住人家的嘴也太那個了點。

看看周邊情形,現在被困在禁閉空間之內,甚麼回城卷之類的玩意兒是發揮不了效用的,不然他還真想直接一人一張回城卷直接走人了事,不得已,琉璃火咬著牙縮成蹲姿,深呼吸一口氣後硬是慢慢在這個挾窄的空間中站了起來,他想替花郎爭取多一點空間可以自由活動,至少兩人也不會像現在一樣這麼尷尬,只是這上頭的石塊何其之多又何等之重,琉璃火撐了半天連鼻血都爆出來了,卻擠得一陣沙石落下後周遭情況依舊,這個結果讓琉璃火極是不爽,這麼待下去搞不好連「空間幽閉症」都會逼出來了,不過見到花郎被一些小塊石頭打中身體卻沒有像一般女子般哀哀叫的畫面,當下對這位姑娘又多了幾分好感,連忙勉強騰出手取出了一片質輕耐撞的藤甲護盾塞過去擋在了她頭上替她擋開些小石頭,然後慢慢的從蹲姿回到了爬行姿勢,爬行到花郎的腳邊伸出手用土法鍊鋼的方法,慢慢一劍一劍的往花郎腿部石塊挖去。

「往上發展看來行不通,那我先替妳的腳鬆一鬆石頭,妳找個機會拉出來看看。」冰帝奪切石塊的速度雖然沒話說,但琉璃火可不捨得把自己身上這最強兵器拿來用力亂砍亂切的,這要彈出了缺口怎麼辦?於是他放慢了速度,先挑一些小的切開再把大一些的用手搬去,而且呂布已經來了消息,現在外頭正展開如火如荼的展開挖土搜尋作業,有克羅那斯這隻人形雙臂挖土機幫忙想來時間也不會太久,於是過了沒一下,不甘寂寞的琉璃火又開口了:「花……姑娘,難得咱們有緣被陷在這裡,乾脆聊一聊吧,我已經通知朋友來救人了,時間還長,這麼挖也挺悶的。」

雖然剛剛被琉璃火遞護盾過來的舉動稍稍感動了一下,花郎還是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冷哼道:「有甚麼好聊的,我對你的一切都很清楚,張大哥都告訴我了,包括你花心好色的那一部份……」

「沒人格啊,張飛這個黑炭怎麼能作出背後傷人的事咧?」琉璃火叫冤道:「妳別聽他胡扯,這個黑炭頭自己老是把妹不成,沒事又愛亂牽線……這麼吧,不說我的事,談談別的好了,好比說你一個嬌滴滴的女人為什麼會和張飛混在了一起這事,那大老粗我太熟了,聲音又大個性又粗暴,還偏偏要住在見鬼的桃花島裡充風雅,這麼一個鼻毛比眉毛長的莽漢……這種極品,妳能受得了?」

「哈哈……」忘掉剛才的不快,花郎笑得眼淚都快掉下來了:「有你這麼形容人的嗎?張飛大哥是粗魯了些,不過人很好個性也直爽,你別淨說他壞話,我是很喜歡他的。只是他也太好喝酒了些,若不是這回去了一堆夜市喝到茫,我也不會這麼莫名其妙的被這個榴槤聖教抓來,說到這……哼,這東廠的手也伸得太長了些,竟然利用一般民眾的宗教信仰來下手,若不是你戳破,我也沒料到這個榴槤聖教是這麼一回事。我很好奇,你是怎麼知道這個洪秀全是個太監的?他臉上可是有兩撇鬍子的呀!」

「喔,這個喔,其實也沒甚麼。」琉璃火慢慢的清除著石塊,回答道:「我最近遇上的太監可多了,光是在逐浪城中替段玉出頭就扁了不少個,而且後來身邊還出了一個陰陽人,對這些傢伙自然有著敏銳的感覺,那個洪秀全嘴上黏的毛一點兒自然層次感的FEELING都沒有,也不知道是從哪裡拔來湊數的,加上他說話時的那眼神那音調,跟我之前遇上的一群太監沒甚麼兩樣,這樣都猜不出來的話我不如就自己切一切加入他們得了……」琉璃火打開了話匣子,便連綿不絕滔滔而屁,直把花郎笑得東倒西歪,對琉璃火的氣也慢慢的消了,不過讓琉璃火暗暗心驚的是,從他不斷的刺探下得知原來花郎還挺喜歡張飛的,所以和他交往了這麼久,還曾經喝醉了一起臥榻而眠過,聊到後來,琉璃火也不管人家同不同意,索性直接叫人家嫂子了,弄得花郎好一陣的臉紅。

「那個,燕……燕兄弟,能讓我看一下你的真面目嗎?」花郎忽然說了這麼一句,把正聊到和張飛在西方會戰中大戰黑飛龍與巴拉達那人馬畫面的琉璃火拉了回來,不過琉璃火倒也沒甚麼忌諱,直接回過了頭將面罩翻起,露出了燕千均那張豪邁的臉,在花郎還來不及反應之前,又把臉轉了過去繼續幹活,順口說道:「嫂子,我因為練了武當山一種天蠶功,所以臉會變來變去的,妳看到的無非是我的兩份臉譜中的一個罷了,這世上的人大多都是用同一張臉換著不同心思去面對人,我卻是用不同的臉一樣的心思來對待人,雖然有些時候會整到自己,不過玩的倒也蠻愉快的……」

琉璃火也不管花郎聽不聽得下去,把話題從人生觀轉到了道德範疇,最後又跳到了嫂子溺水有難,小叔該不該避嫌去救人或不救的問題,花郎聽了半天,這才發現他是變著心思來開解自己剛剛露胸的窘態來著,心中一笑:「這個人燕千均的確不失為一個穩重的人,更難得的是他有著一份細膩的心思,能夠巧妙的替人開釋心中不快,難怪張大哥和他稱兄道弟的……」想到這裡,更覺得琉璃火人還真是不錯,也不知道自己猜錯了琉璃火本來就是愛唬爛成性的人,直把這位武當第一人當成了個值得尊敬的大俠,連他自己練過天蠶功擁有不同臉譜的秘密都告訴了自己,足見其胸懷坦蕩,當下呵呵一笑:「好吧,看在你這一句句嫂子的叫,咱們的事就這麼揭過了,不過你可不許告訴任何人,不然……」

琉璃火回過頭來灑然一笑:「傻嫂子,此事莫再提起,我誠實可靠小郎君的外號並非浪得虛名的,放心吧!不過妳腳上的傷勢看來不輕,我先拿些藥給妳服下調息一下,等把腳都弄出來了我再替妳接骨。」語畢,琉璃火取出了些上等傷藥傳給了花郎,心中直道「好險,總算矇過去了」的轉回頭去繼續挖石頭,看來這傻ㄚ頭果然被看在張飛面子上自己唬住了,應該是不會再追殺自己了才對,當下又隨口問了一句:「嫂子,妳花郎的名字是假的吧,可不可以告訴我妳的真名啊?」

只簡花郎服下了藥後粉臉微紅,頷首點頭微微一笑道:「燕兄弟,你人的確不錯,把自己會變臉的秘密也告訴我,難怪張大哥這麼看重你,如果我對你還有所隱瞞的話就顯得不夠意思了,不過希望你能替我保密,因為我是自個兒逃家出來想走走江湖見見世面的,要是傳了出去……」話還沒說完,只看到琉璃火點頭如搗蒜的動作,花郎不由得掩嘴一笑:「好啦!我相信你就是了,我的本名叫做花木蘭──」

「哈哈哈………嗯,好名字,放心吧,我燕某人一定會替木蘭嫂子守住這秘密的……」琉璃火不自主的心中OS旁白著:「奶奶的,木蘭詞這玩意兒根本是在誤人子弟,是誰說木蘭無長『胸』的,她根本就有發射『木蘭飛彈』的本錢啊!」


一早,鄭青平便溜進了教室,由於昨晚又大破了榴槤聖教的關係,所以今天上學的路上依舊多了不少的「人型跨欄障礙」,這讓身手被迫訓練得越來越好的鄭青平得以不斷表現著卓越的跳躍能力與奔跑速度,在一陣陣喝采聲中安然進了班門(其實是大日如來的守護比較有效),不過剛走進門口就發現了不對的氣氛,平常不是來找自己拉咧或是開槓的人都沒有擠過來,卻只見到班上同學都圍成一圈一圈的在討論著事情,就是沒有半個人把眼光移過來瞄他一下。

鄭青平也倒沉得住氣,乖乖的回到自己座位上坐好東張西望了一下,這才發現前頭牆上的電子告示板上有著一則通知事項,大意是有關過幾天的園遊會事宜之類的,這個消息讓鄭青平的心又開始浮動了起來:「是園遊會唷?喔厚厚厚……這個好玩,有意思。」鄭青平樂得眼角都彎了起來,想當初那撈金魚,賣冰賣飲料,丟水球加賣小點心的各類營生鄭少爺可沒少幹過,平常有時間的話還去外校替一些舊識幫忙處理一些攤位賺賺小外快,甚至還見到有些畜生園遊會時賣限量充氣娃娃或在教室開辦保險套排球館的,說到底每當園遊會來臨時也就是把妹賺錢兩相宜的良機,怎不讓早已青春逝去的鄭青平樂得忘形?

不過鄭青平並沒有注意到為什麼班上同學是在園遊會的幾天前才開始做準備,直到稍後大家專門的討論了這件事之後,鄭青平就笑不出來了。

「我抗議!」腦子還為了園遊會三個字一頭熱的鄭青平站了起來,對著講台上剛結束討論選項準備展開分配工作的林鳳芝難得搖頭反對她說道:「即使不辦那些你們所說的傳統到老掉牙賣小吃的活動,我們也可以辦鬼屋之類的遊戲,或是辦女僕俱樂部之類的,為什麼一定要放棄班上的活動,跑去大禮堂辦甚麼雲海人物本尊COS活動?各位同學啊,青春只有一次,這般可以正大光明的在校內玩這些五四三遊戲的機會可不多,大家別把這學生的黃金活動就這麼放棄啊!」

「抗議無效。」林鳳芝挑了挑眉毛,那樣子說有多冷豔就有多冷豔:「我剛剛已經說過了,你所提的販賣食物或遊戲類的活動大家都沒甚麼興趣,而且在園遊會的這天歷來我們一零一班,二零一班還有三零一班的傳統規矩可都是直接放假一天的,今年還是因為我們在雲海中取得傑出成就,校長特別拜託我們一定要演出一場,大家才會對這件事開始討論的……」

「傳統是過去式,規矩是用來打破的。」鄭青平不以為然的搖頭道:「過去的三零一班不是我們,同學們,一年級二年級時你們難道都沒參加過園遊會,體驗過自己當小販或與君同樂的這種活動嗎?」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半仙闖江湖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9.12.24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