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仙凡同遊》
《第二集 傲嘯雲海》
《第三集 登天之戰》
《第四集 戰場歪將》
《第五集 神仙部隊》
《第六集 龍女敖玟》
一 黑道PK
二 我是一條牛
三 除草記
四 意料之外的熟人
五 薨炸刑場
六 仙家姐妹會
七 釘頭七箭
八 鉛淚
九 刺青英雄
十 讓寵物去認寵
外傳:傳奇屠夫張飛專訪
《第七集 世界大戰》
《第八集 遇聖化神》
《第九集 超能雲依》
《第十集 壠畔之牛》
《十一集 霸王之錘》
《作品相關大集合》
《十二集 王者集合》
《十三集 六指斷臂》
《十四集 聖教風雲》
《十五集 悟虛鎮長》
《十六集 園遊會》
《十七集 最強小隊 》
《十八集 魔獸攻城》
《十九集 家長會師》
《二十集 法法峉委》
《二十一集 升級成功》
《二十二集 琉璃之怒》
《二十三集 勇者月琴》
《二十四集 西子夕照》
《二十五集 獵人逐獸》
《二十六集 狂蜂怒狼》
《二十七集 神棍妙算》
《二十八集 孤獨的雅典娜》
《二十九集 風水往事》
《三十集 秦淮風波》
《三十一集 女神事務所》
《三十二集 紅塵情人》
《三十三集 楊家女將》
《三十四集 西北風塵》
《三十五集 敖琝情香》
《三十六集 少林來客》
《三十七集 天黑閉眼》
《三十八集 無限城》
《三十九集 京師再次大亂鬥》
《四十集 段玉遭劫》
《四十一集 月琴破陣》
《四十二集 地府記趣》
《四十三集 刺客絕學》
《四十四集 淡泊高手》
《四十五集 衣錦回天》
《四十六集 賢妻國師》
《四十七集 夫妻成長日記》
《四十八集 奇怪採訪》
《四十九集 馨鍊的叛友》
《五十集 初戰妖獸》
《五十一集 迷霧山脈》
《五十二集 羊角殭屍王》
《五十三集 動物靈纏身的人》
《五十四集 蛇蠍聖主》
《五十五集 明星體適能》
《五十六集 狸貓變身術》
《五十七集 一泊二日眾美女預約制》

半仙闖江湖
作 者
客居仙鄉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08.27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老闆說160大洋
本月人氣
12650
累積人氣
5538842
本月推薦票(投票)
24
累積推薦票
27381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511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半仙闖江湖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8.07.04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二 我是一條牛
二 我是一條牛

「他娘的,這傢伙真邪呀!不怕毒也就算了,身法還快的像鬼一樣,怎麼打都打不到他,手掌又像帶著火似的,卻又不只是『五行門』中的火形拳那麼簡單,最該死的,他那基本拳腳明明就可以閃掉了,偏偏就是躲不開,太邪門了!」混混之王被暴打的一陣昏頭轉向,心中訝異非常,回過神來大喝一聲:「王八蛋!不是只有你有料,接老子的絕招來!」

語畢,混混之王躍起半空,收了分兵刃,取出暗藏的仙器「龍淵劍」,身形一轉,宛如騰空惡龍般,一陣披練白浪劍光如狂瀑般朝琉璃火掃來,一陣快過一陣,連著三道先後發出,同時劈到了琉璃火眼前,這正是華山派的太岳三青峰劍法。

「華山的太岳三青峰!傳聞中派人偷襲南方第一人「華山劍俠」,爆了人家剛打怪得來的密笈,偷了人家仙器龍淵劍的無恥之徒就是你了吧!手上那是龍淵劍對不對?」易水菡與黃山飛來交情匪淺,早聽她說過有關華山的佚聞瑣事,倒也識得太岳三青峰這記大招,平日裡家中高檔刀劍見多了,曾從圖譜中見過這把龍淵劍的樣子,所以一下子就看出了來歷,開口道破了玄機。

「太岳三青峰呀?好招,原來你是偷師華山的,這麼說來,現在這才是你真正的實力吧!」琉璃火嘿嘿一笑退了開去,瞬間從魔戒中取出了那柄帶著魔氣、且銳利無比的贖罪鎮魂「開山刀」。

破冰瓜瓜一見他取出這柄毫不起眼的刀,直急得跳腳:「怎麼會用開山刀去擋人家的仙器呀?這廖添丁是沒讀過書嗎!」

只見琉璃火先是用雲影幻步耍出了三個人影,接著不帶真氣的手持贖罪鎮魂刀朝混混之王的龍淵劍用力切去。

「靠!還真的以為甚麼招式都用基本款就搞定啊?連對上我的龍淵也使用基本刀法,還拿最基本的開山刀?你等死吧你!」混混之王全不將這柄不起眼的刀放在眼裡,劍勢去路不改,正要格開這把黑刀之時,刀劍相碰的那一瞬間,只聽得轟然作響一聲,二人都震退了三步。

「怎麼可能?這可是龍淵啊!怎麼會砍不贏一把開山刀?」混混之王顫抖著看著手中的龍淵,眼前的事實在太邪門了!但琉璃火可沒讓他有時間發呆,第一時間衝了上去,接連著基本刀法中的砍、劈、切、撩、斬、抹、刺、絞、纏、裹、掃、按、推、架、截、分等等刀勢齊齊招呼了上去,此時正是混混之王心理防線產生破綻之際,這一串猶如黑社會混混對砍的快刀竟然又打的他毫無招架之力,最後讓琉璃火高起一腳踢飛手中的龍淵後,緊接而來的旋風腿將他踢翻了出去。

「注意來,一招定生死囉!」琉璃火一聲大喝,身形倏地衝前同時,左右掌雙掌合併,一道掌光倏然形成, 正是他用至剛的玄陽真氣,搭配上雲影七幻中的「分心訣」使出,左手打著太極功,右手跟上武當綿掌,以眾人眼睛都來不及看清的速度,層層疊疊的掌影將還來不及回手的混混之王瞬間打茫了。

「唉呀!」琉璃火收掌後空翻飛了五步之遙,一個輕巧落地後的同時微笑抱歉說道:「不好意思,玩過頭用力過度了,你就一路順風吧!」說是這麼說,但臉上的笑意卻讓大家十分清楚他根本就是故意的,因為他在空中翻飛的同時,也順手將剛剛被一腳撂上天空的龍淵劍抓在了自己手中。

「咦,一路順風,這是甚麼意思?本塵等人頭上都冒出了問號。

「你……把我的劍還我!」頭上還有一大群麻雀在繞圈圈跑操場的混混之王,一見琉璃火在大庭廣眾之下竟恬然無恥的將龍淵劍給A了,顧不得自己還處於滿眼星斗的狀態下,硬是向前走了幾步,卻沒聽出琉璃火的剛才說話內容的弦外之音。

琉璃火見狀,伸出右手食指搖了搖,嘆了口氣說道:「你沒聽懂我說的話厚,你,已經死了。」

「甚……甚麼!」混混之王停了下來,忽然發現身體怪怪的,急忙拿起一瓶血藥灌了下去,這還沒灌到一半呢,眾人只聽到喀答喀答幾聲在混混之王身上響起,緊接著噗的幾聲,混混之王的眼耳鼻口七竅先後都噴出了血。

「啊!」馨鍊與破冰瓜瓜這些女孩子驚叫了起來,連燕赤蝦也看得皺起了眉頭:「好噁喔……」

一陣紅色液體四處狂噴後,混混之王不甘的睜大了眼睛,滿懷悲憤的瞪著琉璃火,然
後連話都來不及罵出一句,就這麼直挺挺的倒下,掛了。

「喔喔……好像下手太重了,下次要好好改進,這樣子太嚇人了。」這會兒琉璃火倒是真心真意的懺悔著, 畢竟畫面是有些不雅了些,不過那是因為他還沒用過這些組合招式K過玩家,只知道這麼一串打下去會有人仆街,卻不曉得自己的掌力過於猛而密集,造成了真氣向混混之王體內狂塞,導致了他體內血壓失衡,變成了彷彿是被卡通「北斗神拳」K中後亂撒狗血的畫面。

不管怎麼樣,總之是又A了一把好兵器,龍淵劍耶!想著想著都會偷笑唷。

「嗯,好厲害的玩家,有機會找你切磋一下。不過,接下來該我上場了。」龐涓深呼吸了一口氣,全身的功力開始調整到最高峰的地步,準備與呂布的驚世一戰。

呂布向琉璃火點了點頭,當下先讓張遼等人將投降的梁山兵馬都收取了保護管束費用,不付錢者直接砍了,等著他們爆出身家武器。接著已投降的人士則一一踢開,讓他們自生自滅去,行動極其迅速而有效率,看的燕赤蝦與易水菡等人是嘆為觀止,呆若木雞。

「保護管束費用」是陳宮揣測上意而想出來的鬼點子,這些日子以來,每當他發現呂布已經殺敵殺到覺得無聊,又不捨得放那些來襲的盜匪們走時,這時要怎麼辦呢?

耶,這時陳宮出策了!他建議了呂布採用威逼利誘的方式,依照人頭強迫對方直接算錢折現給了呂家軍, 然後大家就當揭過這件事不再殺戮了。這麼一來,呂布也不用浪費時間去打小魚小蝦,還充實了「公庫」與「私庫」,而交錢了事的盜匪們也防住了等級下降與武器被爆的危機。

「狠啊,真狠!就這樣又搜括了一頓,呂布這些手下簡直比土匪山賊還狠……」大家心中不約而同的都這麼想著。

「好了,沒事啦,呂將軍,換你們PK了。」琉璃火大喇喇的走回吉祥天那邊去,這邊熟人太多,一個不小心被看出個破綻就不好笑了。

呂布點了個頭,看著老大就這麼瀟灑的退場,也不由得心癢了起來,誰知琉璃火還沒走到一半路程呢,忽然城門那頭卻來了擾事的不速之客。


「通通不准動!」

一道聲音響起,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眾人回過頭去,只見得從城門方向兩匹快馬衝來,前頭策馬的年輕人高舉著官差令牌大喝道:「打架鬧事的,全給我雙手高舉蹲下了,否則告你們全體目無國法,藐視公權力!」

「啊?」這下連龐涓都傻眼了,哪冒出來的兩個愣頭青,在這節骨眼上來湊熱鬧啊?眾人面面相覷,完全不曉得發生了甚麼事。

「咦,你不是那個我是一條牛嗎?」等到來客策馬驅前停下後,本塵忽然對著那年輕人叫了起來:「好久不見了,你身旁這位就是上次你說的師兄江組長吧?你好你好……」本塵難得的自來熟了一次,走上前和兩名來客打招呼著。

「媽的!怎麼會是本塵你這害人精?離我遠一點啦,有多遠滾多遠去,不要碰到我,我還不想花錢請和尚幫我灑淨驅邪!」那名被本塵稱為「我是一條牛」的玩家一臉沒睡飽的樣子,與另一名高大中年漢子均穿著衙役的差服,頭戴著官差的帽子,不斷的閃著本塵,轉著眼珠子在眾人身上都瞄了一遍。

「唉唷,不就是害你被一群大盜追了幾天而已?不要這麼小氣啦!」本塵被人家一輪狂罵,伸手摸摸頭,一臉尷尬的表情。

「你又害到他甚麼了?」易水菡好奇的湊上頭去問著,自打西方邊境回來後,她已經完全的投入野蠻女友這個角色,每次剛見面時總少不了給本塵一陣暴打,等到本塵身上那倒扣魅力的負面效應消除後,她馬上又是疼惜又是抱歉的黏在了本塵身旁,即便父親易半松極力反對他們在一起,易水菡還是不為所動的跟在本塵身邊待著,這些日子相處下來,自然也清楚本塵的過人之處……呃,不只是害人不淺那一部份啦。

「他害到我甚麼?他害我害多了!」我是一條牛忽然跳下馬,不受控制的抓狂了起來,身後一起來的那位江組長見狀也急忙下馬跟了上去。

「你知道嗎?我是剛進遊戲時就和他站一起練功的同級生,結果那次他說作任務失敗,要我幫他練級,我很好心答應了,沒想到這傢伙根本是瘟神呀!那些等級不高的單眼狼竟然成千上萬抓狂似的衝來咬他,還順帶把我咬死了,七天七夜連一級都沒昇,還退了十八級,前一個怪還沒打完,你能相信嗎,後頭就衝來滿坑滿谷撈過界的怪,天啊!死的屍骨無存是甚麼概念妳了解嗎?」

我是一條牛氣呼呼的指著本塵鼻子接著破口大罵著:「後來,我想通了。決定離開他自己練功,這才過了一段平靜的日子。可是,當我要接生平第一個大任務去追捕小偷取得師門高級弟子證照時,好死不死又遇上了這瘟神。他莫名其妙的自告奮勇說要替我找個小偷來,作為之前牽連我的補償,我想,能離他多遠就離他多遠,就順口答應他了。本來想趁機溜走不再讓他跟到的,沒想到這瘟神竟然被一堆江洋大盜追著回來,還說是幫我找了一堆小偷,讓我自己挑,你娘咧!每個都是三百級以上的大妖怪,我那時還不到一百五十級咧!害我活生生的被殺了降三級就算了,最糟的是搞丟了任務令牌,,被系統不由分說的抓去關到礦場作苦工待了一個月才出來,結果超過了任務期限,有辱師門聲威,給我的師門又降了我一級,還被強行剝奪了一項技能。走到江湖上,到處被熟人嘲笑,說我是被一群小偷扁死的俠客,丟臉丟到姥姥家去了!結果呢,他完全沒事不說,據說還到西方大營泡了一個貌似皇親國戚的傻妞,我猜大概跟妳長的差不多吧!反正那不重要,妳說,就這幾項,他害我還害的算少嗎?」

我是一條牛就這麼沒有休息的一連串罵了下來,聽的大家都笑壞了,本塵一臉尷尬解釋道:「唉唷,我又不是故意的,誰知道魅力倒扣會這麼帶衰運,真的是不小心害到你的,對不起啦!看在我們同時進來玩的, 原諒我啦!」

那位被我是一條牛說是「讓本塵泡上,貌似皇親國戚的傻妞」的本尊易水菡掩嘴哈哈笑了起來:「原來呢!這麼悲情啊,那真是有理由生氣了,來來來,你也別再牽連到人家了,到時又出了甚麼亂子看你怎麼收尾, 跟我到旁邊去,別碰到人家冰清玉潔的身體了。」易水菡邊說邊牽了本塵的手到一旁去,還不住的掩嘴竊笑著。

「哦,是魅力問題啊!難怪我對上他時總是有股無名火,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在外邊的龐涓將話都聽的真確了,心中的疑惑這才解了開來。

我是一條牛可沒注意到眼前這位牽著本塵離開的美女,正是他口中那位貌似皇親國戚的傻妞,只是狠狠的朝著本塵罵道:「本塵,你沒這機會了!我可是警告你,現在我跟以前不一樣了,你要隨便碰我一下,我就給你安個『蓄意毀壞國家公物』還附帶『精神性的意圖攻擊執法人員』,把你關個十年八年的,哼!還有你們全部,剛剛是怎麼發生械鬥的?人家附近住的NPC都跑去告官了,說你們好幾夥幫派在城門附近進行著未經申請的非法鬥毆遊行聚會,當家主事的是哪幾位?都給我站出來說明白了,否則……哼哼!別怪我『京師第三房第六小隊衙役試用人員』不給面子,到時就全都抓回去關了,明白了沒有?還有,別以為我們人少啊,天下第一門有沒有聽過,沒錯,六扇門!我們的大批後援很快就到了,別存著僥倖心態啊!」

「啊?」後面幾句話不說還好,一說完當場笑倒一堆人:「甚麼啊!衙役試用人員?你也真逗啊老兄,怎麼未晉升成正式人員前,也可以出來值勤的嗎?」

「眼前這情況不太對頭耶……」我是一條牛身後的江組長發現情況不太對,連忙上前附耳低聲說道:「老弟,那些逃走穿著黃衣制服的,好像是傳聞中最近老在京城附近打轉的那批南方超級不良幫派『梁山』的人馬,如果真是他們的話,你想,這些人要真的能把梁山的人打跑了,而且還有這麼一大票的騎兵隊和刀盾兵隊,就算是我們第六小隊全部來也不夠人家啃的吧!你還這麼大聲給人家嗆下去,會不會不要命了些?」

「那……那你說要怎麼辦?」我是一條牛被他這麼一說,仔細看了一下周遭環境,還真是嚇出了一身冷汗:「要不然怎辦,老江,你確定那些被打跑的是梁山的人嗎?」

「我來試試,先找個人套個話。」江組長接下了這個重擔,走到了燕赤蝦身旁,先是禮貌性的說了聲「你好」,接著拿出了正式下九品的衙役令牌,要請他與官方合作一下。燕赤蝦忍著笑意點頭答應了,於是二人就開始交頭接耳了一段時間,不久後,江組長帶著滿臉的驚訝走回了我是一條牛身邊。

「怎麼樣,是不是梁山的人馬?」我是一條牛急著想知道答案,劈頭就問了下去。

江組長用那帶著「你完蛋了」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嘴巴靠上了他的耳朵,過了一會兒,我是一條牛的臉越來越黑,心中狂罵道:「該死的本塵!每次遇到你都沒好事,你母卡好,連呂布都被我罵下去了,現在要怎麼收場啊?咦,有了!」

話還沒聽完的我是一條牛,忽然看見了那整身刺青的琉璃火就那麼呆呆的站在路中間望著自己,看樣子他不屬於這邊也不屬於那邊的,我是一條牛心裡想著:「嗯,就是你這倒楣鬼來頂帳了!誰叫你這身小混混打扮,一看就知道不是呂布的人也不是易太師女兒那邊的人,死一死活該去。」當下朝著琉璃火毫不客氣的大叫道:「你,就是你,給本官差過來!」

琉璃火一愣:「咦?現在是怎樣,這白目小捕快是在演哪一齣啊?」

看到琉璃火還一臉狐疑樣的站在原地發呆,我是一條牛索性自己跑了過去,取出了枷鎖板銬了下去,卻讓琉璃火輕鬆一個扭身躲開了:「喂!老兄,你這麼沒意沒思還沒打招呼的就拿傢伙往我身上撂下來,是不是有點扯啊!請問我犯了甚麼罪,要你這麼先斬後奏的呀?」

一旁眾人樂了,這個小捕快敢情剛吃了熊心豹子膽才上班的,眼前這廖添丁才剛打爆混混之王,連呂布也敬他三分,這個我是一條牛也太不長眼了些。

「喂!你……」呂布勃然大怒,正要衝上一戟掃去,卻讓琉璃火密傳的聲音擋住了:「別亂來!人家就算再遜也還是個官差,你碰了他老子我就出名了,你別管這事兒,先帶著龐涓去找個地方去決鬥,別讓太多人跟去了,記得嘿,老規矩,有機會就偷偷收了他……嘿嘿,去吧!啊!還有,那邊妳的小吉學妹就先跟著你去見見世面,我有空再連絡你了,就這樣了。」

呂布身形一頓,既然老大都這麼交代了,那自己還多事個鳥?只是小吉學妹是誰啊?回頭望了一下,剛好琉璃火也和吉祥天交代完畢,向著呂布點了個頭,呂布眼睛一亮,哇塞,超標準的美女,轉念一想,不行,這可是老大的女人,碰都不能碰的,當下沉聲說道:「龐涓,某家敬你是條好漢,咱們去找個安靜的地方過過招罷,這裡太多人了,打起來不過癮。」

「好,正有此意。」龐涓也不願被人家像看猴戲的公開決鬥, 呂布何許人也,這麼個說法才適合他這無敵戰神的形象,當下點了頭,扛起麒麟牙刀,瀟灑的走向呂布:「地點你挑,我相信你。」

「不能跟喔?呂小強,借看一下會怎樣,別那麼小氣好不好?」易水菡知道這一定是場高水準的龍爭虎鬥, 略有武癡傾向的她開口向呂布請求著:「我只管遠遠參觀,不會說話干擾你們啦,可不可讓我參觀一下?」

「門都沒有!後會無期,請了。」呂布斬釘截鐵且不留情面的一口回絕了,無視於易水菡那即將要冒出雷射光的眼神,呂布轉而向馨鍊等人略一拱手示意後,當下策馬揚塵而去,龐涓見狀,也召出了座騎跟去。

張遼與高順則心領神會的率軍等待著陳宮與李時珍前來會合後一塊兒出發,吉祥天得到琉璃火的授意,自然也跟著夾雜在人群中飄去,而且夾在這一大票騎兵隊中,倒也不至於太露餡了些。一下子,場中人馬就這麼地淨空了大半。

「呂將軍,再見了唷!我會想你的……」破冰瓜瓜還不忘獻媚的嗲了這麼一句,聽的呂布心都酥了,連忙揮手示意著。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半仙闖江湖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8.07.04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