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仙凡同遊》
《第二集 傲嘯雲海》
《第三集 登天之戰》
《第四集 戰場歪將》
《第五集 神仙部隊》
《第六集 龍女敖玟》
一 黑道PK
二 我是一條牛
三 除草記
四 意料之外的熟人
五 薨炸刑場
六 仙家姐妹會
七 釘頭七箭
八 鉛淚
九 刺青英雄
十 讓寵物去認寵
外傳:傳奇屠夫張飛專訪
《第七集 世界大戰》
《第八集 遇聖化神》
《第九集 超能雲依》
《第十集 壠畔之牛》
《十一集 霸王之錘》
《作品相關大集合》
《十二集 王者集合》
《十三集 六指斷臂》
《十四集 聖教風雲》
《十五集 悟虛鎮長》
《十六集 園遊會》
《十七集 最強小隊 》
《十八集 魔獸攻城》
《十九集 家長會師》
《二十集 法法峉委》
《二十一集 升級成功》
《二十二集 琉璃之怒》
《二十三集 勇者月琴》
《二十四集 西子夕照》
《二十五集 獵人逐獸》
《二十六集 狂蜂怒狼》
《二十七集 神棍妙算》
《二十八集 孤獨的雅典娜》
《二十九集 風水往事》
《三十集 秦淮風波》
《三十一集 女神事務所》
《三十二集 紅塵情人》
《三十三集 楊家女將》
《三十四集 西北風塵》
《三十五集 敖琝情香》
《三十六集 少林來客》
《三十七集 天黑閉眼》
《三十八集 無限城》
《三十九集 京師再次大亂鬥》
《四十集 段玉遭劫》
《四十一集 月琴破陣》
《四十二集 地府記趣》
《四十三集 刺客絕學》
《四十四集 淡泊高手》
《四十五集 衣錦回天》
《四十六集 賢妻國師》
《四十七集 夫妻成長日記》
《四十八集 奇怪採訪》
《四十九集 馨鍊的叛友》
《五十集 初戰妖獸》
《五十一集 迷霧山脈》
《五十二集 羊角殭屍王》
《五十三集 動物靈纏身的人》
《五十四集 蛇蠍聖主》
《五十五集 明星體適能》
《五十六集 狸貓變身術》
《五十七集 一泊二日眾美女預約制》
《五十八集 兵長狗皮膏藥》
《五十九集 精靈魔神的後代》

半仙闖江湖
作 者
客居仙鄉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11.17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老闆說160大洋
本月人氣
11411
累積人氣
5572489
本月推薦票(投票)
16
累積推薦票
2744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51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半仙闖江湖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8.07.17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七 釘頭七箭
七 釘頭七箭

「于媽媽怎麼樣了?」鄭青平接到了來自于月涵的求救電話,第一時間騎上了電磁浮遊車,飆到了于家。

「夫人的情況非常不樂觀,城堜狾釵W醫都束手無策,查不出原因,心跳和意識也慢慢變的薄弱,醫生們都說……撐不過幾小時了……」臉色蒼白的徐管家,走出門外迎接著眼前這位已經是最後希望的神奇青年, 還不忘了好心提醒他一句:「我家主人向來是不信鬼神之說的,現在是拗不過小姐的堅持,所以待會兒可能……鄭先生,到時請你別放在心上。」

鄭青平微微一笑,他明白這是甚麼意思,點點頭道謝:「好,多謝提醒,我會注意的,請帶路吧。」


在徐管家的帶領下,穿過重重的樓閣,他很快的進入了于家的豪華宮殿心臟地帶,只見主臥室外,各級佣人與醫生都在待命著,每個人的神色都是說不出的緊張,空氣益發顯的凝重。

還沒進入于家主臥室,就先聞到了點滴的味道,這讓鄭青平皺起了眉頭,他不是很喜歡這種會讓他聯想到打針這種玩意兒。隨即走入房內,見到了躺在床上吊著點滴、戴著氧氣罩的于夫人,還有已經坐在于夫人身旁,急得雙眼泛紅,緊握著于夫人雙手不放的于月涵,以及一位站在門口,未曾見過面的中年男子。

只見他身材修長畢挺,穿著典雅的休閒裝扮,神色氣度非凡,正是于家主人,于月涵的父親,于孟景。

「這是我家主人……」徐管家很清楚現在是甚麼情況,只是簡單的介紹了一句,就躬身退出門外了。

「于伯伯,你好,我是鄭青平。」鄭青平很自來熟的和于孟景打了個照面,強行伸手過去和他作個初步的接觸,就握手的力道及臉上的表情看來,于孟景並不是怎麼相信自己,不過他倒不管這些,反正自己又不是來迎娶他女兒的聽話小廝,隨即轉過頭去安撫于月涵道:「班長,別緊張,我來了,不會有事的,讓我先看看于媽媽的情形,好嗎?」

「鄭……青平,你來了!」已經擔驚受怕一早上的于月涵見著他出現,心上一顆大石才稍微鬆了一些,臉上倦容一掃,站了起來緊緊的握住了他的手,此刻于孟景明顯的表情一凝,不悅之相一覽無遺。

「麻煩你了!我媽媽早上用過早飯後還好好的,可是我陪她走到後花園散心時,她忽然大叫一聲「頭好痛」,接著就倒下了。然後就一直昏迷到現在,口中還不時小聲的嚷著「救我、救我!」,家中的請來的醫生都診斷不出原因,儀器檢查一切也都正常,可是心跳數越來越低,完全查不出原因,媽媽的臉色也越來越黑,我好擔心,又不知道怎麼辦,忽然想到了那晚的情形,說不定和那些東西有關,所以……就打電話請你來幫忙了……」

「嗯,我了解了。」 鄭青平不理會周遭的眼光,先是安慰了于月涵兩句,然後拍拍她的小手讓她放心,接下來走到于夫人床頭旁站定,先彎腰低下身子仔細的觀察了她的臉部變化,沒一會兒心下大概明白了個所以然,冷笑了一聲:「會使高檔的釘頭七箭?這修行界的敗類功力不錯嘛,還有這種本事,不過他竟然有本事躲過我送回去的五鬼修理,的確有一套。」

鄭青平站直了身體,也不多作甚麼解釋,先是對于月涵胸有成竹的說了一聲:「班長,二分鐘內還妳個安然無事的于媽媽,看著喔!」接著,他雙手先結了個道門的雙泰山印,腳踏六甲罡步,口中唸道:「吾是日光,威震九天,金火前耀,飛龍繞乾,五星五斗,平調七元,收魄斂神,去除不祥,拔祟斷禍,伏吾魁罡,轟煞煞飛,斷邪邪亡……千邪萬邪上鐵枷,飛劍環首掩泥沙,太乙真人飛沙除滅印,叱!」

當鄭青平唸到:「收魄斂神、去除不祥」二句時,手中雙泰山印降了下來,平平的壓在了于夫人眉心,前夜剛被鄭青平開過陰陽眼,尚未消去觀視異界能力的于月涵,只見她母親眉心處瞬間出現了七把閃爍不停 若隱若現的黑色小箭枝,正被鄭青平的手印一把夾住,隨著鄭青平的手慢慢提升,那些本來已經沒入于夫人眉心的小箭枝也慢慢被提了起來,當鄭青平唸到:「千邪萬邪上鐵枷、飛劍環首掩泥沙」這句時,他的雙手一分,成了圓弧狀包住了小箭枝,等到那聲「叱」一說出口,他手中的箭枝也被雙掌合十,壓碎於掌心之中,一道白光閃過後,七箭全都消散,回歸虛無。

接下來鄭青平舉起右掌,輕輕的呼了口氣,唸咒道:「元貞利亨,日月照吉,呼!」然後將右掌下翻,貼在了于夫人頭上,輕輕說了一聲:「于媽媽,起床囉,該吃午飯了。」

在眾人一片驚呼聲中,于夫人臉色由死黑色很快的回復了紅潤之相,慢慢的睫毛動了一下,眼睛緩緩的睜了開來:「咦,青平,你怎麼在這堙H」

「媽媽!」「夫人!」于月涵和于孟景又驚又喜,齊齊擁上前去,抱住了于夫人。

「徐管家,麻煩一下!」鄭青平退了開去,讓人家一家人好好說個話,還不忘抬起頭,對著門外的徐管家交代了一下:「請你讓人給于媽媽弄幾片阿夕拉斯草,呃……就是檸檬香矛草,當中記得要加一小把鹽塊和一小把米,用開水一起煮開後,給于媽媽擦個臉就沒事了。」

「是的,鄭先生。」門外年過半百,服務于家長達三十年的徐管家忍不住內心激動,眼角溢出了感激的眼淚。

「WELL……還有,一會兒請幫于媽媽拔去那些醫療儀器還有針頭,已經不需要那些了,怪可怕的。」鄭青平朝著徐管家舉手示意附加的說了這一句,讓聽到這話的于月涵頓時破涕為笑,心情大好了起來。


午後的陽光,暖洋洋的照著大地,于家後花園的琉璃花房堙A于月涵與雙親正和現在被當成于家大恩人的鄭青平喝著下午茶,于夫人的臉色已經恢復如常,對于家一門三口來說,早上發生的一切,彷彿只是一場夢而已,夢醒後,就都散了。

不過對於在現場的許多人來說,那種心理上受到的震憾可不是筆墨可以形容的,特別是在臥室門外待命的那些名醫,看著于夫人安然無恙的走出臥房向他們致謝時,眼鏡都掉破了一地……

「于伯伯,我想于媽媽已經對你說過了前晚的事,現在對方又弄了這事出來,這情形很明顯的就是要置于媽媽於死地,為了不讓這種事再發生,我必須將對方的法力收了。但是在這之前,我必須先了解這是怎麼一回事。」鄭青平放下了手中的大佛龍井,他需要個明確的答案,而且最好是由當事人告知,表現出足夠的誠意,這樣他也才方便介入作處理。

三界之內,因果循環,縱然他鄭青平臭屁的不得了,也不能妄為干擾,如果于家和對方真有解不開的樑子, 那他也必須先弄清是非曲直,才能做進一步的處理動作,這也是他將五鬼放回去,只是修理對方了事;將七箭盡銷,而不是回射對方的原因。

「鄭同學……」于孟景雖然感謝他救了自己妻子,卻還是很警戒著于月涵和鄭青平的關係,連喝個下午茶也刻意的將二人分開坐,口中自然沒有比較親近些的稱呼:「我和內人想了很久,都想不出曾經得罪過甚麼人,還到達這種非置人於死地不可的地步。說真的,我們也很想知道,是誰將我們還剛滿一歲多,車禍時失事而亡的雙胞胎兒子,抓去當了鬼奴。」

「媽,原來……那兩位真是我的兩位哥哥?」于月涵聽到此處,終於弄懂了那晚活潑可愛的陰陽童子真實身份。雖然那晚已經有些懷疑,但看著母親滿臉的哀傷表情,也就不急著問,沒想到現在得到了證實,這答案還真是讓她震驚莫名。

「月涵,這事情說來遺憾,所以我和妳母親並不想回憶起這件事,並不是刻意隱瞞妳的。」于孟景伸手制止了滿腹欠意的于夫人,代替著妻子向女兒柔聲解釋著:「妳也知道,我本來是不相信有這種事的,但現在這情況這麼離奇,讓我不得不正面看待這件事。請妳不要懷疑我們,因為那件事曾經深深的傷害了妳母親,所以她後來對妳特別的保護著,也是因為這件事情……」

「嗯。」于月涵聽了父親的解釋,看著滿眼憂傷的母親,她點了點頭,趨身上前伸出雙手和母親握著:「媽, 別難過了,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想知道真象而已。」

「乖孩子……」于夫人看著自己日趨成熟美麗的心肝寶貝,摸了摸她娟秀的臉龐:「媽知道,媽知道。那天青平問我是不是曾有夭折過兩個兒子時,我也嚇了一跳,因為這麼多年來,我和妳父親都選擇了遺忘這件事,專心的看著妳長大。所以青平忽然這麼問起,我也不知道怎麼回答,可是青平接著說到妳的身上有兩個陰陽小鬼纏著,卻不是來找你麻煩的,他們一直還留在家中,擋在妳身前,替妳化去了五鬼的騷擾, 我才聯想到小時候,妳那兩個剛滿一歲半的哥哥 ,非常非常疼愛剛出生的妳,每天的玩具和牛奶都說要分妳一半……。」說到這裡,于夫人眼眶又紅了起來。

「班長,當日我剛抵制貴府門口前,不是朝妳胸前虛抓了兩下,還換來所有人的白眼,以為我是個登徒子?」鄭青平見于夫人說著說著又有傷感的傾向,連忙開口打斷了于夫人的思緒,對著于月涵欣然笑道:「當時我就是將你兩位哥哥先收了起來,我還納悶著,為什麼這一對頗有能力的陰陽童子會等在門口,像是十分興奮的迎接著妳回來,後來用手卦卜了一下,發現這一對陰陽童子與五鬼是同一名法師派來要加害妳們的,但是,他們與五鬼不同,擁有著自己的意識,存著念頭不願傷害妳,反而倒過來守護著妳。」

看著眼前頗多疑問的于月涵與她的雙親,鄭青平接著說道:「妳的哥哥們十分了不起,雖然受到控制,必須從事他們不願意作的事,但他們不顧回去可能會被打的魂飛魄散的可能性,硬是保住了命格比較硬的妳, 以至於五鬼入不了妳的身,但命格數陰的于媽媽卻沒有著先天的優勢,讓妳的兄長也保不了她,而被入侵了靈識,受到了拘魂之苦。」

「妳兄長的死,是天命,不可違,且從妳兄長的靈波看來,對方也沒多虧待了他們。我本以為先超度了妳兄長,讓妳母親第二天去寺廟道觀為他們立牌供拜,一切就算了。至於對方將小孩變成陰陽童子,讓兒子找母親麻煩這事,我相信冥府自有一筆記著,不欲多事,畢竟他也讓妳母親見到了本已不可能見到的親生骨肉,所以就隨便直接改造他放出來的五鬼,踢回去稍微修理一下施術者本身,讓他知難而退就算了。不料對方不僅不領情,被我抓包後還不惜大耗功力放了釘頭七箭這種邪術,照這麼看來的話,你們雙方的樑子還真是架的不小,這事,沒那麼容易了結。」鄭青平說完了自己的看法,靜靜的看著眼前驚疑不定、面面相覷的三人,看看他們有甚麼說法。

于孟景考慮了一下,又看了看妻子不解的眼神,這才斷然說道:「鄭同學,我們的確沒有和人結怨到達這種地步,即使是商場上的競爭,也沒這麼深的仇恨呀!這事情,我們真的是沒有頭緒。」

「這樣啊!」鄭青平摸了摸鼻子:「好吧!那我試著查看看好了,請容我離開一下,靜坐閉目片刻,你們先喝著來,不用等我了。」說完,鄭青平離開了座位,走出花房,向外頭找了個草地 ,微笑的閉上了眼睛,靜坐了起來。

「月涵,妳這位同學……?」于孟景對於鄭青平的情況還不甚明白,妻子也只有昨晚和自己稍微提了一下前天發生的事,但是鐵齒的于孟景並不怎麼相信,現在這一席話聽下來,才發現剛剛那名年輕人,不只是自己所了解的,只是一般的高中生而已。

「爸,這件事,要從開學說起。現在的他,可不是妳和媽請人去查的「人間垃圾」喔!人家可是全校最風雲的好學生,老師都佩服的天才,女孩子們心中的偶像……」說到女孩子們心中的偶像這句時,于月涵不自覺的小臉潮紅了一下,頑皮的吐了小舌,眨了眨眼說道:「不只如此,還有很多很多……爸爸,你和媽不是也都有在玩雲海嗎?你們知道,最近風頭最盛的燕千均是誰嗎?」

「不會就是他吧?」于孟景夫妻不相信的叫道:「他就是武當江湖代言人,燕千均?」特別是于孟景,整個人眼神都燃燒了起來。

「嗯。」于月涵心思靈巧的眼珠微轉,眼中含著笑意,狡黠的點了點頭,她很清楚對於玩遊戲和現實工作都一向很熱衷的父親,這句話比說鄭青平甚麼好話都來的有效。


頂著太陽,吹著微風,鄭青平一坐了下來,馬上喚出了土地公:「嗨,又見面了,老土。」

一臉風霜的土地公,頗具疲態的拱手苦笑道:「真人,別拿小土地開玩笑了!小的正為了您家中那位古仙的安危,來回奔走著呢!」

「為了老龍女?喔,你辛苦了,那個禍害倒是誰都被她整到了啊……」鄭青平見他滿身風塵,神情疲憊,也就不再為難他:「來這邊一起坐嘛……對了,這埵陷X顆不錯的丹丸,忘記是我師父跟太白金星還是哪個老頭兒拿的,你拿去吃一吃,說不準除了精神旺旺一下之外,土地婆晚上還會很幸福喔!」

土地公乾笑了一聲:「真人,你怎麼也來開這凡間的黃色笑話?不過,還是多謝真人了!」土地公雙手拋了拐杖,忙不迭的接過了鄭青平一直送不出去、放在身旁嫌礙眼的丹丸,這可不是他這等級的末位小仙能碰到的好東西,吃一顆可補多久的修行呀?

「沒甚麼了,反正以後多的是要利用你的機會,不把你補胖一點,你哪有力氣給我辦事,對不對?」鄭青平不管土地公那慢慢變綠色的臉,繼續說道:「不跟你胡扯了,你幫我跑一趟城隍廟,查查這于家的情況究竟是怎麼回事,我在這等你,速去速回啊,不送了。」


一臉鐵青的土地公收了人家的好處,不得不賣命的趕到城隍廟找了判官商量,本來這種事城隍廟是可以不理的,但是現在來要案情的可不是別人,光是青平子家堻o兩天來了王母娘娘這事,連城隍也只有門外排排罰站的份,誰得罪的起這青平子啊?

二話不說,城隍廟在城隍爺一聲令下,動員了所有黨員……哦,不是!是所有成員,將相關事件的卷宗調了出來,還加派了人手,嚴加保護著土地公手持著那卷宗急急歸去覆案。


「原來如此,多謝啦,老土。」鄭青平將地城卷宗拿還給土地公,順帶瞧了一旁的判官與鬼卒,看得他們心裡一陣冷汗,只聽得鄭青平開口笑道:「辛苦你們了,改天我再去你們那裡登門道謝嘿!」

「不……不用了!」一行人嚇的急忙抽身而退,慢慢隱身消去,均是心道:「你現在走到哪裡哪裡就出事,誰還敢讓你來啊?」

鄭青平望著夾著尾巴逃逝的一票人,呵呵笑道:「再見啦,不送囉!」等到人都走光了,他才一握下巴,神情肅穆了起來:「如果事實真如檔案堜珨〞滿A那麼,這事情還真有些蹊蹺。」


也難怪于家人一頭霧水,引起整件事開端的,是于月涵的外祖父,呂船生。

據卷宗所載,呂船生在年輕時,走錯過路子,搶了某一家人的錢,跑到了外地發展。後來雖然呂船生發了橫財,卻在中年有了小孩之後洗心革面,樂善好施,成為一方善人,安然善終。但問題出在他所搶的錢,是人家好不容易東拼西借、湊足了要拿去救三代單傳獨子治病的錢,過程雖然不知怎麼回事,但人家的獨子死了是事實,一家從此絕後,怨恨結下,成為永遠打不開的結。

一晃多年過去,對方父母訴諸法律無門,卻是偶然的機會下學法有成,查到了呂船生的下落,並且不遠千里而來,為兒報仇,到了那一刻才發現了呂船生夫妻已亡故的消息,只餘一女嫁入于氏大宅,即今日之于夫人。

於是報仇心切的對方使用了邪法,欲勾取于夫人之魂魄,想讓有呂家血緣的人也絕後,報了這個仇。卻未料呂船生本人生前曾與一藏僧桑加耶交好,這喇嘛和尚頗有神通,知道呂家會有此劫,暗地裡破了對方的邪術,還讓對方的毒術回放其身,反成了對方敗走之局,保住了于夫人的命。

本以為此事就此了結,卻未料對方心有不甘,算準時機,在于家雙兒大限將至,出外時車禍身亡的第一時間出現,取了他們的髮血,收了他們煉為高級鬼奴陰陽童子,卻又被喇嘛和尚發現,大現神通,作法轟得對方重傷遠遁而去,一晃眼,又是十幾年過去了,聽聞桑加耶喇嘛日前於尼泊爾圓寂,對方才敢再次現身,對于家下手。

「由於令尊害了人家絕後,雖多行好事瀰補,但還是無法挽回人家小孩的命,是以只得一女,無子送終。而且本應禍傳三世,除了于媽媽妳不得子終外,班長也會無子承歡膝下,這就是報應的可怕。」鄭青平看著眼前已經聽到嘴巴都合不攏的三人,耐心解釋道:「身為人子,就有為長上扛報之責,父精母血造就一人,自是天大之恩,所謂父債子還 ,也就是這個道理。無子不見得是壞事,至少可以省了許多年的麻煩,但一般人總以為『不孝有三,無後為大』,是以對令尊來說,無子送終的事實,也應是讓他內心自責不已,這就是報應的一種:『求不得之苦 』。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半仙闖江湖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8.07.17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