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仙凡同遊》
《第二集 傲嘯雲海》
《第三集 登天之戰》
《第四集 戰場歪將》
《第五集 神仙部隊》
《第六集 龍女敖玟》
一 黑道PK
二 我是一條牛
三 除草記
四 意料之外的熟人
五 薨炸刑場
六 仙家姐妹會
七 釘頭七箭
八 鉛淚
九 刺青英雄
十 讓寵物去認寵
外傳:傳奇屠夫張飛專訪
《第七集 世界大戰》
《第八集 遇聖化神》
《第九集 超能雲依》
《第十集 壠畔之牛》
《十一集 霸王之錘》
《作品相關大集合》
《十二集 王者集合》
《十三集 六指斷臂》
《十四集 聖教風雲》
《十五集 悟虛鎮長》
《十六集 園遊會》
《十七集 最強小隊 》
《十八集 魔獸攻城》
《十九集 家長會師》
《二十集 法法峉委》
《二十一集 升級成功》
《二十二集 琉璃之怒》
《二十三集 勇者月琴》
《二十四集 西子夕照》
《二十五集 獵人逐獸》
《二十六集 狂蜂怒狼》
《二十七集 神棍妙算》
《二十八集 孤獨的雅典娜》
《二十九集 風水往事》
《三十集 秦淮風波》
《三十一集 女神事務所》
《三十二集 紅塵情人》
《三十三集 楊家女將》
《三十四集 西北風塵》
《三十五集 敖琝情香》
《三十六集 少林來客》
《三十七集 天黑閉眼》
《三十八集 無限城》
《三十九集 京師再次大亂鬥》
《四十集 段玉遭劫》
《四十一集 月琴破陣》
《四十二集 地府記趣》
《四十三集 刺客絕學》
《四十四集 淡泊高手》
《四十五集 衣錦回天》
《四十六集 賢妻國師》
《四十七集 夫妻成長日記》
《四十八集 奇怪採訪》
《四十九集 馨鍊的叛友》
《五十集 初戰妖獸》
《五十一集 迷霧山脈》
《五十二集 羊角殭屍王》
《五十三集 動物靈纏身的人》
《五十四集 蛇蠍聖主》
《五十五集 明星體適能》
《五十六集 狸貓變身術》
《五十七集 一泊二日眾美女預約制》

半仙闖江湖
作 者
客居仙鄉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08.27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老闆說160大洋
本月人氣
13122
累積人氣
5539314
本月推薦票(投票)
24
累積推薦票
27381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511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半仙闖江湖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8.07.24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八 鉛淚
八 鉛淚

鄭青平將得到的消息作了個簡報,琉璃花房內沉默了好一陣,半晌,才聽得于夫人深深吐了一口氣:「原來………原來那個桑加耶仁波切叔叔這麼利害,早已救了我一命了。我只記得,他在我小時候常常會抱著我到寺廟去玩,後來長大了,反就一直沒有機會去拜訪他老人家了,爸爸也從沒說過這件事,所以……唉! 這麼說來,一切都是命啊,只是可憐了我那兩個孩子,對不起,孟景,是我父親的錯,連累了孩子們……」

于孟景歎氣了一聲,不滿的眼神恰巧表示了他秉持的反面意見,現在受害的是他的孩子,誰能忍受自己的骨肉亡故後還被人抓去當鬼奴十多年,一想到這,于孟景又是一痛,所幸孩子已被眼前這名年輕人超渡而去,看在夫妻情深的份上,也就不好再說些甚麼了。

鄭青平看看眼前情況似乎已達到某種程度的共識,舉杯喝了一口茶,接著說道:「對方的來頭和方位我也查出來了,男的叫『金有道』,曾學過了一些茅山術和地方邪法,他的妻子叫『蕭阿取』,是個紅頭法師。本來作法加害于媽媽,還收了令郎為童子的金有道,三年前已過世,現在作法害你們的,卻是他的妻子蕭阿取,現在人正躲在附近山中的一座廟……」鄭青平不想讓這事拖太久,他還有個黑頭魔王沒解決,所以他打算速戰速決,將這事一次解決了:「本來以蕭阿取的能力,不太可能抵擋我送回去的五鬼,但現在竟還有餘力祭起釘頭七箭,事情開始變的有些不對勁,為免夜長夢多,我決定現在就去解決了這件事,不知道于伯父于媽媽有沒有興趣走一趟,看看有沒有和解的機會?」

于孟景和于夫人對望了一眼,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好,我也有些話想和對方說說,希望雙方的仇恨就此結束,我這就讓徐管家去準備車子,我要親自開車去看看……」于孟景開口說道:「多謝你了,鄭同學。」

「別這麼說,于伯伯。」鄭青平搖搖手說道:「我和于媽媽也頗為投緣,這是我應該作的。」

雖然對接下來的事感到有些不安,但好奇的于月涵看了鄭青平半天,還是問出了她父母也想問的一句話:「鄭青平,我只想知道,你……是怎麼查到這麼多的?」

「喔,班長!」鄭青平不以為然的搖了搖手指頭,眨了眨眼睛,難掩得色道:「不是告訴妳們了,我是鰓工啊!忘記了嗎?」


梧羊山,是離鄭青平所住城市九十公里外的一座小山,屬於人煙較少的鄉下地區一帶,鄭青平騎著電磁浮遊車,在身前一路奔跑帶路的「各分區」土地公帶路下,來到了梧羊山的入口。

「就這裡進去,沒錯厚?」鄭青平看著眼前的青色山澗,頭也不回的問著梧羊山的山神,他覺得這裡的地氣有些怪異,卻又說不出個所以然。

身後除了才被招出來,恭身而立準備作答的山神外,還有剛剛「土地公帶路接力比賽」的最後一棒, 一路跑步帶領鄭青平來到這的龜山鄉土地公,只見他跑的全身發汗,氣喘噓噓,話都說不出一句。

山神見了這土地公的狼狽樣,心中冒汗,回話可是謹慎的很:「是的,真人。你要找的廟,就建在這山澗端頭處,為十六年前一對夫妻動手建的,叫『金大先生廟』。該處實為一天然寶穴,地氣充沛,本來這些年來都無神入廟坐駕,香火甚為冷清,但就在三年前忽然有陰神入廟執旗,自此後漸漸威靈顯赫,聲名遠播,遠近來朝拜者絡繹不絕,是附近城鎮中道行最高的陰神廟,但廟中主神向來不與吾輩交流,我們也不知他是何方神聖……」

鄭青平聽了山神這番話,心中暗暗吃驚,喃喃自語道:「不是吧!時間都對上了,這麼詭異?十六年前一對夫妻動手建的,那不就是金有道收了陰陽童子,被喇嘛打退的時間?三年前陰神入廟執旗,莫非是金有道亡故後入了陰神之列?這也不對啊!他陰德不積,還豢養陰陽童子,心術如此不正,怎麼可能有這福氣當神受人朝拜,真是懸疑啊懸疑,離奇啊離奇……」

身後的山神與土地公見他唸了一堆,還不停來回走動思考著,話也不敢說一句,只是安靜的退到一旁,暗中祈禱著這小魔王別找自己麻煩,畢竟他為了獵殺惡樹精,輕鬆一掌轟爆華崗縣的地靈之氣,把當地土地公的駐地毀掉一事,可是傳遍了土地公與山神河神這個業界,只要聽到他出現,沒人不提心吊膽的。

在後方更遠一些豪華頂級轎車中的于家三人也看的莫名其妙,這鄭青平忽然騎了一段就叫一聲「帶路」,然後好像真的有人一路接力引路般的領著他們來到這裡,接著鄭青平跳下電磁浮遊車,開始自言自語著 彷彿和誰在對話似的,于月涵和于夫人雖開過陰陽眼,但效果漸失,只見到他身後幾道淡淡光影飄浮著,俱是吃驚不已,互看了一眼,都不明白那是甚麼東西。

「月涵,妳看……青平身後那些,會是甚麼呀?」于夫人小聲的問道:「該不會……也是甚麼五鬼之類的吧?」

「不,他不會去使用那些邪術的。」于月涵雖然也不清楚鄭青平在玩甚麼把戲,但對他還是很有信心的:「看起來和我們那天見到的情況不同,說不定是他請來的幫手。」

「妳們又看到甚麼了?」于孟景聽的心中有些不舒服,忽然間從來不提怪力亂神的妻女,現在是滿口的神啊鬼的,叫他怎麼受的了?可是事實擺在眼前,讓他心中充滿了矛盾。

兩母女聽到他這麼問話,先是愣了一下,然後互望了一眼,呵呵笑了起來,于夫人一把攙住他的手,將她們所見情況告知了于孟景,聽得于孟景心中又是一陣說不出的詭異感覺。

此刻忽然外頭鄭青平雙手一拍,大叫一聲:「我懂了!原來是這麼回事啊,難怪了,五鬼遇上陰神,自然被收回去了,我真笨,連這都要想那麼久!」

于家三人被他這忽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都弄不清楚鄭青平在說甚麼,卻只聽到他一臉肅容回過頭來朝著那幾道光影低聲說了幾句話,然後光影一閃後就化為無形了。

接著鄭青平走了過來,對著打開車窗的于月涵等人說道:「我終於弄懂了來龍去脈了!你們看,眼前這條路走進去,就是蕭阿取所隱匿的廟宇,最離奇的是,廟宇中所供拜的陰神,竟是三年前剛過世的金有道!」

「甚麼?」沒想到會是這種情形,三人失聲叫了出來。

「呵呵……待會兒有的瞧了。」鄭青平看著山神和土地公離去的方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來來來,機會難得,先替你們開個眼,方便你們等會兒見見要害你們的人。不過,記得要低調一點,法官沒傳喚你們時,別出聲干擾到人家辦案了。」

「辦案?法官?是哪個法官會來這辦案呀?」于月涵等人馬上頭頂上又多了一堆問號。


鄭青平沒有猜錯,過了一會兒,只見遠遠一票足不履地、古人衣袍裝扮的陰神出現,正是山神和土地公,以及他們會合了在地城隍爺,齊率陰兵陰將拘來的「金大先生廟」中的陰神。

經過土地公過來作個簡報後,鄭青平確定了他的想法,陰神正是那名金有道沒錯,一見眾陰神現身出場,剛開過眼的于孟景等人看的眼都直了,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只見城隍爺先是向鄭青平拱手示意,接著就點頭示意讓判官原地昇堂問審,判官會意,揚手一揮,現場立即成了衙門役場般的畫面,審案桌椅及眾多鬼差密佈現場,枷鎖鉸鍊,刀叉斧鉞林立,來回走動的鬼差其形各類,讓坐在車內的于家三人看得毛髮都豎了起來,但因有鄭青平站於三人車旁,無任一鬼差或陰神敢輕易靠近車旁,讓于家三人稍稍鬆了一口氣。

「這些都是真的嗎?」孟景父女腦海中想的都是這一句:「太不可思議了!」

只見陰兵們將剛經過一番鬥法,已經被鍾馗等人輪流修理的不成神樣的金有道扔在了地上,接著又將另一名白髮婦人元神拘至,土地公此刻悄悄來至鄭青平身旁低聲說道:「這位就是那金有道的結髮妻子,紅頭法師蕭阿取。」

鄭青平微笑道:「嗯,我知道……」他拍拍土地公的肩膀,小聲說道:「去和城隍交代一聲,這件事審歸審, 別讓他們知道是我介入的,我的身份還不方便讓凡人知道。」

「小土地明白。」土地公微微一笑,躬身退去,到了城隍爺身旁,附耳說了幾句,城隍爺點了點頭,先是對鄭青平拱手作禮,鄭青平右手揚了揚,意思就是「你辦你的事,我一邊看看就好」,城隍爺微微一笑,便提起官袍坐上了大椅,這畫面落在于月涵的眼中,心中更是暗暗吃驚,對鄭青平的來歷更是覺得好奇了。

只聽的驚堂木一拍,城隍爺開口大喝道:「金有道!汝好大的膽子!截斷地脈,佔山據氣,又自己設廟,在神像中藏下自己生辰毛髮,接著作法了十幾年,使不明究理的鄉間父老來續香火,增汝靈氣。又在此一天然寶地中埋下符式,強竊山脈地氣作為廟基之用,更大膽的用偷天換日之法,在汝命終之時,先以代命木棺,附以手下陰兵之魂,作法代替汝入地獄受刑,以求逃過鬼差拘捕,自己的原神卻偷偷入了廟轉為陰神!汝莫非以為,這麼逆天修行,真能成正果?這種悖理妄為之舉,真能保汝永世?今日,看汝還有何話可說!」

「啟稟城隍大老爺,罪魂今日東窗事發,無話可說。」金有道一身狼狽之相,顯然是知道今日討不了好去, 說話也規規矩矩的:「但罪魂自覺所有變神過程天衣無縫,連在境土地、山神、與地府無常們亦被我矇騙過去,此事若非真仙,絕看不出端倪,不知城隍大老爺是如何識破我法,還請告知,讓罪魂心服口服。」

城隍爺冷笑一聲:「本官是來審案,不是來讓汝作諮詢的,別弄錯方向了!這些問題,等著到十殿明王那裡再去問吧!」城隍和土地公,山神這麼多年來都沒有發現金有道的變神計畫,早已有怠忽職守一罪在身, 現在鄭青平故意送這個人情給他們,城隍爺自是心中雪亮得很,當下不再理他,轉而面向蕭阿取厲聲問道:「養鬼害人,用邪術擅取人命,蕭阿取!汝這個法師就不怕天理昭彰,就不怕報應嗎?」

「我…我……」被縛魂索綁的結結實實的蕭阿取明顯嚇壞了!本來正打算再祭出「陰陽咒詛術」對付于夫人的她,忽然間被鍾馗勾出了魂,抓來到這裡受審,早已破了膽,唯唯諾諾低聲說道:「我…我只是要為兒子報仇而已……」

「報仇?」城隍爺大喝一聲:「汝也算得上是個修行人了,冤有頭債有主,將上輩的恩怨加諸人家晚輩,這就是汝的修行?呂船生的罪業,自有天道懲罰,汝兒命數本盡,此乃天限,又何必將這事糾纏自心一輩子,讓仇恨遮蔽了汝的良心?汝且瞧瞧,那車內之女,難道就該為汝之私心,死於非命?」

「唷…這邊這邊!」鄭青平朝蕭阿取揮了揮手,側身讓開,蕭阿取這才看見一直被鄭青平用神通力藏在後方的汽車,金有道心頭一顫:「那少年有這等神通,莫非是天界真仙化身?」當下心如死灰,知道今日之事有鄭青平在場,一切已成定局。

蕭阿取望去,剛好碰上車內于月涵的眼神,她從沒見過于月涵本人,乍見之下,竟是呆了!只覺得眼前于月涵眼神中透露出的純潔氣息,忽然間讓自己從長久以來的仇恨中醒了過來,當下頓了一頓,淚,也慢慢的留了下來。

「鄭青平,那位婆婆也很可憐,你能不能幫幫她?」于月涵看了蕭阿取半天,竟脫口說出了讓所有人都跌破眼鏡的一句話,出乎眾人意料的,于夫人也朝鄭青平點了點頭,眼中同樣是不忍的眼神,向鄭青平請求著,于孟景見妻女作如此表示,也心頭一軟,跟著點了個頭。

話聲雖輕,但在場諸人都聽到了,金有道夫婦心頭一震,卻是萬般說不出的滋味在心頭一擁而上。

「這樣呀?呵呵……還真如我所料呢!班長,我沒看錯妳,難怪上天讓我來幫妳這一遭。」鄭青平雙手拍拍微笑道:「有此善念,可消仇恨了。好吧!我雖無權為他們去罪,但倒也可以為他們說個道理,讓他們消去恨念,重新作人。」

「說個道理?」這下連城隍爺也懵了:「這位半仙現在想作甚麼啊?不會是想到了此刻才來搗蛋吧!」

卻見鄭青平一臉微笑,緩步來到金氏夫妻身前,先是對城隍拱手一笑,看得城隍爺心頭毛毛的:「我說句話就好,不會打擾很久的。」城隍爺見他開口了,只得苦笑一聲,右手揮了揮,讓他自由發揮去,心裡卻存了待會兒可能要收爛攤子的打算,金有道夫婦見連城隍也對他如此禮遇,心中更是七上八下。

「呵呵……會怕我喔?知道要怕就好,起碼沒有讓仇恨完全的佔據心靈,不錯,不錯……」 鄭青平完全不理會二人畏懼的眼神,欣然笑道:「二位,以你們修行到現在的程度來說,應該也是面對過許多修行與人生的關卡,你們認為『情感』對修行人來說,算是甚麼樣的東西?」

「這……」二人被鄭青平這種天外丟來的一句問話,登時心中一頓,不知如何回答。

「不忙著回答,我先提供一個經驗,請二位替我解惑一下。」鄭青平雙手後負,輕咳了一聲接著說道:「曾經有個和尚想開示我有關人生與情感的關係,說了一首偈語,但我天資愚頓,無法體會,我現在說出來大家分享分享,作個參考……」

「那首偈語內容是:鉛淚結,如珠顆顆圓……」鄭青平故意停了一下,然後才冒出下句:「移時驗,不曾一顆真。」

當「不曾一顆真」這五字說出時,金氏夫婦如遭雷殛,腦海中一片空白:「不曾一顆真,不曾一顆真?是啊?甚麼時候真過了?」心中千迴百轉,繞過了許多念頭。

看看二夫妻忽然僵住的表情,鄭青平心中暗笑道:「這首果然好用,難怪師父有事沒事就掛在嘴上耍帥,要不是我查了一下,還真不知道是和尚作的。」

等到二夫妻臉色一鬆,彷彿已經體會出這話的意思,臉上若有所悟時,鄭青平才呵呵一笑:「二位似有收穫了?很好,很好。」

「多謝真人提點!」修行較久的金有道忽然跪了下去,朝鄭青平磕起了頭,半晌後,蕭阿取長長嘆氣了一聲,也合起雙掌,對鄭青平深深一拜。

「搞、定!」鄭青平呵呵一笑,抬頭一望這才發現四周所有人都已經定在當場。

「怎…怎麼可能?照這麼看來,這個青平子原來是個高人呀!」陰神們都被眼前的情況弄傻了,心中對鄭青平的評語開始自動調昇,更別說于家三人,鄭青平此刻的形象,已經超過燕千均的威名了。

「罪魂(犯婦)認罪,願接受陰司制裁。」金氏夫婦二人轉向城隍下跪認罪說道:「自此之後,不會再追究過往之事了。」


回程的路上,于孟景破例的讓于月涵坐上了鄭青平的電磁浮遊車,這倒是讓鄭青平十分訝異,還不到一天的光景,自己給于孟景的印象有那麼好嗎?

在金氏夫婦認罪後,鄭青平請了于家三人下車,讓他們二家人聊了一下,解開心結抿去恩仇後,便將後續處置動作就完全交給了城隍爺,帶了三人離開現場,那些已非他應該去插手的事了。

于月涵雙手搭上他的肩膀,若有所思的說道:「鄭青平,你說,那位婆婆會不會有事啊?」

鄭青平輕笑了一聲,頭也不回的專心騎車兜著風:「放心吧!她陽壽未盡,了不起被奪去法力,等待天命盡時,再入地府受審。不過,這段期間內,若她心存善念多作好事,自然會減罪很多的,別擔心了!反倒是你們一家人,看完這些震撼畫面後,晚上睡覺會不會作惡夢呀?

「不會。」于月涵笑的瞇起了眼睛:「這是個十分難得的經驗,爸爸和媽媽能解決掉這樁從不知道卻存在著的仇恨,心中也很踏實的。同時,也明白了真有因果報應之說,這些都是好事,怎麼會作惡夢呀?」

「……倒是我們都很好奇,為什麼那些神對你這麼畢恭畢敬的?」于月涵故意手上力道捏重了一些,噗哧嬌笑道:「快點招來,你這身不凡的本事是哪裡學來的?不說我就要用刑了!」

「唉唷!班長,輕一點兒……」鄭青平求饒道:「職業機密,不能說的!說了,弄不好會被天雷劈的,妳想看我變烤鴨嗎?」

「這樣呀?」于月涵嚇了一跳:「那算了,不過,還是多謝你了,佔用了你休息的時間……」

「沒關係啦!反正我回遊戲裡不也就是上雲海回武當山唸經去?遊戲裡外都作同樣的事而已,沒甚麼分別的。」鄭青平隨口回答道,他可不想讓人知道自己被黑頭魔王炸得慘兮兮的糗事讓人知道了。

「呵呵……」于月涵笑得樂不可支,笑得車身都搖了:「你好逗喔,對了!你唸的那首偈語,是甚麼意思啊?為什麼他們一聽就放棄報仇了?」

「喂!別鬧了,會翻車的……」鄭青平好不容易將車穩了下來,沒好氣的說道:「妳不懂啊?我也不懂!所以我才跟他們說我的天資愚頓,無法體會……喂!別捏了,很痛的……」


「老公,你看!月涵她笑的多開心,我已經很久沒看過她那麼笑過了。」後方轎車堛漱_夫人握住于孟景的手,微笑的看著前方打鬧著玩的兩人。

「是啊!最近這些年,都一直希望她能過的快樂,反而讓她終日都受到我們的過度保護著,慢慢失去了笑容,這都是我的錯。」于孟景像是想通了甚麼似的:「鄭青平這孩子,還真是不錯,月涵若是和他在一起,我也比較放心了。」

「孩子還沒到婚嫁的年齡,別說的好像就要嫁女兒似的。」于夫人輕輕一笑,伸手撫摸著老公的臉:「你說話的語氣開始變了……」

「看完今天的事,不變也很難吧?」于孟景苦笑道:「話說回來,我們現在多作些善事,晚上再努力些,會不會改變天命,多了個兒子呀?」

「啊?」于夫人先是一愣,接著羞紅了臉,將頭深深埋進了于孟景的胸膛,用幾乎聽不到的聲音低聲道:「……可以試試。」


此刻的鄭青平,渾然不知那蕭阿取在被銷去法力還陽後,先是撤下了金大先生廟的牌匾與神像,然後找人照著她印象中的鄭青平形貌,塑了一尊年輕道人的神像擺在廟中正廳,並將廟名改為青平觀,並且從此擔任廟祝,多行善事,終得善果。

而青平觀的香火也頗為鼎盛,原因在於山神土地公及當地城隍等一干陰神,為了報答鄭青平幫他們扛下自己捅簍子的恩德,日夜輪班來替他顧廟辦事,也因此蒙受了此地靈氣滋潤,道力大漲,辦起事來又快又好,從此,青平觀的香火更盛,超過原來的金大先生廟多矣!聲名之大,數百里內獨此一家。

鄭青平本身嘛,當然不知道有這件事囉!完全被蒙在鼓裡的他,從不知道已經有人為他建廟供奉,日夜朝拜,使他成為史上僅有,唯一一位還活著,卻擁有一座祭祀自己且威靈顯赫道觀的活半仙。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半仙闖江湖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8.07.24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