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仙凡同遊》
《第二集 傲嘯雲海》
《第三集 登天之戰》
《第四集 戰場歪將》
《第五集 神仙部隊》
《第六集 龍女敖玟》
《第七集 世界大戰》
《第八集 遇聖化神》
《第九集 超能雲依》
一 牛郎織女新解
二 三英會段玉
三 燕府開張
四 檳榔辣妹
五 女王門人
六 雲依再現
七 天龍穿越者
八 本是桃李面
九 雲依的連環任務 (第十集在下一頁喔!)
《第十集 壠畔之牛》
《十一集 霸王之錘》
《作品相關大集合》
《十二集 王者集合》
《十三集 六指斷臂》
《十四集 聖教風雲》
《十五集 悟虛鎮長》
《十六集 園遊會》
《十七集 最強小隊 》
《十八集 魔獸攻城》
《十九集 家長會師》
《二十集 法法峉委》
《二十一集 升級成功》
《二十二集 琉璃之怒》
《二十三集 勇者月琴》
《二十四集 西子夕照》
《二十五集 獵人逐獸》
《二十六集 狂蜂怒狼》
《二十七集 神棍妙算》
《二十八集 孤獨的雅典娜》
《二十九集 風水往事》
《三十集 秦淮風波》
《三十一集 女神事務所》
《三十二集 紅塵情人》
《三十三集 楊家女將》
《三十四集 西北風塵》
《三十五集 敖琝情香》
《三十六集 少林來客》
《三十七集 天黑閉眼》
《三十八集 無限城》
《三十九集 京師再次大亂鬥》
《四十集 段玉遭劫》
《四十一集 月琴破陣》
《四十二集 地府記趣》
《四十三集 刺客絕學》
《四十四集 淡泊高手》
《四十五集 衣錦回天》
《四十六集 賢妻國師》
《四十七集 夫妻成長日記》
《四十八集 奇怪採訪》
《四十九集 馨鍊的叛友》
《五十集 初戰妖獸》
《五十一集 迷霧山脈》
《五十二集 羊角殭屍王》
《五十三集 動物靈纏身的人》
《五十四集 蛇蠍聖主》
《五十五集 明星體適能》
《五十六集 狸貓變身術》
《五十七集 一泊二日眾美女預約制》

半仙闖江湖
作 者
客居仙鄉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08.27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老闆說160大洋
本月人氣
12733
累積人氣
5538925
本月推薦票(投票)
24
累積推薦票
27381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511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半仙闖江湖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9.02.20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九 雲依的連環任務 (第十集在下一頁喔!)
九 雲依的連環任務

逐浪城,位於中原南方的大城之一,有著兩條大河交叉穿過城內,水陸的發展都為雲海前幾名,人潮不斷,遊客如織,又鄰靠著幾個不錯的初階與中階的練功點,造成了許多幫派在逐浪城落腳,各種有關食衣住行的生意異常蓬勃,因而幾個衛星城鎮也沾了光,擁有大量的NPC與生活玩家在附近紮根。而逐浪城本身鄰近還有許多依山傍水、易守難攻的好場地可以供得到「幫會建地令」的門派建立駐地,讓許多有志於此的幫派都紛紛湧入此城早早作起準備。

幫會建地令的出現,是由於最近在桃花屠龍門群英們齊心協力打下了伊瑞德力斯城後,造成了系統自動作出了修正型的許多進階更新中的一個大更新,各個持有建幫令所建立的正式門派,可以開始持著幫會建地令向城鎮主管衙門當局遞送幫會建地申請書,主管衙門當局在照依幫會等級、社會貢獻,與幫會人數的統合計算後,給予相對的面積建數,接著由玩家自行尋找建地,獲得當地主管衙門當局認可後,便能自行募集工匠開始建設自己的幫會駐地。

建成駐地後,將可視該幫會對該地所屬國家的各項貢獻度提出申請擴建,目前所知最多可擴建至一個小型鄉鎮的範圍,雖然影響力完全比不上風行烈麾下伊瑞德力斯城的千分之一,但目前雲海中根本沒有其他幫派能如桃花屠龍門一般超級好狗運,有著燕千均用「命」引來的阿米達拉與嬋佐慕琪二個超神獸「齊心協力」的攻擊,殺光了西方援軍與附近的怪不說,還打得守軍的士氣完全崩潰自動投降,城主出走,自動防衛機制完全癱瘓,讓風行烈等人憑空撿到史上獨一無二的最大便宜。

這一點,讓獨孤雅典娜等人偷笑了許久,也讓和桃花屠龍門合作的幾個大幫派在短時間內積蓄了大量財力與人氣,更令攻城戰績最顯赫的燕千均在伊瑞德力斯城的「開國功臣」封賞大會上,得到眾人決定的財務分配上個人項目中最大的利潤───每月可以擁有伊瑞德力斯城財務總收入淨利的百分之五,並由黃山飛來等「悍女」在城中開專戶替他保管,一直等到這位土財主自己親自過來接手為止。

這消息到目前為止琉璃火都還不知道,因為眾人準備給這位在攻城戰中大出風頭,卻「無疾而終」消失於現場,一天到晚愛哭窮的英雄一個天大的驚喜………。

在幫會建地令出現之前,玩家們如果想得到駐地,所有大小門派在打出建幫令後,都只能在城鎮中買下或租借莊園房子充當門派總部,桃花屠龍門如此,北方十大幫盟與紫衣門也都是一樣。因此這次幫會建地令終於可以使用,剛好讓許多急欲擁有完全屬於自己領地,擁有地盤收入的門派達成夢想,只是邪派的玩家幫派可能會因為邪惡值過高不受各地城鎮歡迎,而必須向衙門花大錢賄賂就是了。

幫會建地令這玩意除了完成「A+」級以上的特殊任務可得到外,只有參加類似西方邊境保衛戰之類的國家級戰爭,才可以由國家當局頒發得到,桃花屠龍門在西方大戰時,由於琉璃火與風行烈等人優良表現(其實是呂布與張飛的功勞),早已經得到雲海中首份的幫會建地令了,但由於當時尚無門派攻打大城成功過,這塊幫會建地令牌的功用沒有被啟動過,始終沉睡在公門管理的付費幫派儲藏箱中,現在他們已經有了伊瑞德力斯城作為門派根據地,令牌已經優先贈送給攻城時的第一有力盟友───北方第一大幫「東玉門」的門主海羽翼雲與「紫衣門」門主無所謂美麗二人去分配他們的領地了。

就因為逐浪城有著這麼交通便利與發展力強大的背景,自然吸引越來越多的人潮擁入,雜聲沸騰好不熱鬧,不知是哪個兔崽子說過的:「有人,就有江湖。」何況現在已經是出現了自主型NPC的年頭,這些NPC不只知道人非人(玩家)與雲海人(NPC)的異同,還開始了自己組建社會的本能,除了開始建立非系統原始設置的幫派,還倚靠著他們在遊戲中不需下線的優勢快速的發展著,造成了逐浪城中前十大人氣門派竟已有三個是由NPC所建門派佔據的特殊情形,這三個門派中,又有由全雲海人(NPC)所組成的與人非人(玩家)和雲海人(NPC)混合編制兩種,各有不同的收入方式,像是發展最快的全雲海人組成幫派「海幫」的收入方式,就是玩家們想都想不到的賺錢方式───他們的搖錢樹竟然是「私鹽」這個東西。

發展「私鹽」,自然就會聚幫成眾,一堆地痞流氓的集合體於焉誕生,由於高擬真度的關係,玩家在遊戲中吃東西要加鹽,那些自主型或生活型雲海人更是要用到鹽,這種自古以來就是暴利的東西當然是讓所有發現商機的人擠破了頭要搶著作,但玩家們在這方面根本佔不到便宜,許多奸商型NPC的手段都極其高明,不只搶先買下城內港口附近所有的房子拿下了地利,更是在各個環節上作了層層手腳,讓玩家們根本沒法沾上這個暴發戶捷徑的路子,不過,玩家們當然也不會甘心這麼被打壓著,滲透,分化,破壞等等手段也在逐浪城中不斷上演著。


此刻在逐浪城東門港口內海幫新擴建的大鹽倉前,有兩個人正站在大道上互相對峙著,其中一人看起來氣宇軒昂,氣態不凡,身著海幫堂主等級的衣服,他正是海幫當中最能打的高手之一,徐振衣。另一頭是個穿著藍色斗蓬的蒙面年輕人,正意態瀟灑的看著徐振衣,不發一語。

徐振衣靜氣聚神的看著眼前的蒙面年輕人,不敢有絲毫鬆懈,這個來路不明的年輕人從十幾天前以來,已經將海幫上下高手都打掛一大把了,城內各分舵的幫眾們只要一聽到蒙面客又出現了,莫不心驚膽顫紛紛走避,要不是這年輕人很明顯的是個人非人,中途下線消失了好多天,還不知要發生多少事。

話說回來,這年輕人下手又極有分寸,專挑手中有案底的不法之徒下重手,老實的幫眾他一概不碰,加上這事的起頭的確是海幫幫眾的錯,讓被找來撐場面的徐振衣在說話時也沒個底氣可支撐著,這回若不是幫中大老門極力拜託自己一定要替海幫出頭,他根本不想涉足這趟混水。

徐振衣從手下口中得知這蒙著面的年輕人和海幫結下樑子的起因,是十幾天他與身後女子二人從外地坐上了海幫的營運船而來,熟料在進港時讓幫中幾個貪婪的弟兄發現那女子腰間繫著一顆超大的夜明珠,而且看起來就知道是價值連城那一型的,竟就這麼起了歹念在港口動手行搶,讓年輕人隻手把船上所有海幫幫眾一鍋端了,下船後又與不明究理趕來開扁的海幫人馬打了幾場,堂堂偌大的海幫竟然扁不贏一個年輕人,事情越鬧越大,自己這頭人員越倒越多,怎麼打都不是人家對手,你瞧,人家身後還有一個嬌滴滴的女子要照顧呢,這麼也打不贏人,反讓全城幫派都看笑話了。

發現不對頭的海幫也不是沒派人與年輕人談判過,但那小子卻好似打上了癮,不只不理會對方低聲下氣的財務賠償,還索性與那女子在城內客棧住下,天天找海幫的麻煩。

自從系統逐日作出修正型的進階更新後,現在已經對於紅名的處罰已經不再是禁止入城與從雲海系統踢出去了,取而代之的是更龐大的官兵巡邏陣仗主持公義,以及賞金獵人的興起,也因此當琉璃火變成凌波靈打飛陳世美那時,並沒有被系統發出紅名警告,而是由官差我是一條牛一旁作出判決;但是各地的復活點與特殊區域仍然是不准許惡意PK的,不過這位年輕人因為是保護同行女子而架下的樑子,海幫也沒有辦法找官府出面,因為這原由要說出來讓人知道,海幫也不用在城內混了。

因此徐振衣獨自約戰了年輕人,也不讓任何兄弟靠近,就這麼與這位神出鬼沒的怪人對立著。當他第一眼看到這年輕人時,心中微微驚訝,把海幫打得聲名狼藉的人,竟然是穿著寶藍綢衫、輕搖折扇、腰間黃金為鉤、寶帶為束的紈絝子弟?

「看來這小子不能用錢溝通啊………」徐振衣心中嘆氣,清了清喉嚨微一拱手道:「這位兄弟,在下徐振衣,身居海幫護法堂主,見過了。」

只見蒙面年輕人略一點頭,卻不說話回他,徐振衣也不動氣:「閣下與我海幫的恩怨起因,在下已徹查過,那幾位得罪貴友的幫眾已由本幫杖責後逐出門牆,並轉交衙門審理處份了,我方的誠意已經作到這地步了,卻不知兄弟為甚要還要與海幫處處為難不休?」

蒙面年輕人也不多說甚麼,只是舉起右手回頭指了指他身後不遠處的女子,徐振衣心中尋思道:「果然是年輕人,意氣飛揚為誰雄,原來還是要在自家女人前要面子,行!我就給你個說法。」當下又拱手道:「在下知道這事對貴友造成不小的驚嚇,若蒙不棄,本幫在城內富貴樓擺下和頭酒公開向替貴友道歉,並送上本幫的一些心意給貴友壓壓驚,咱們就這麼化敵為友,如何?」

徐振衣滿以為海幫公開擺酒道歉已經夠給足年輕人面子,他也該知足了,熟料年輕人不以為然的搖了搖頭,仍是用手指了指身後的女人,身後那名女子盈盈一笑,也朝著年輕人揮了揮手。

「哼!一山還有一山高,閣下雖藝業驚人,卻又何必如此苦苦相逼?要知道,我海幫不是動不起你,只是不想把事情鬧大而已,閣下這麼不將海幫放在眼裡,會不會太過份了些!」徐振衣開始動氣了,眼前這廝簡直不把整個海幫放在眼裡,自己已經將最大誠意表現出來了,他卻還要在女人前硬要面子?

年輕人忽然仰天抬頭,輕輕的嘆了口氣,不發一語,仍是將手指向了後頭的女子。徐振衣更火了,當下怒喝道:「閣下如此麻木不仁,那咱們只有手底下見真章了,請!」

年輕人轉過頭去,看見女子眼中興奮的表情,無奈的回過頭來,朝著徐振衣勾了勾手,意思就是「要動手就來吧!」這動作徐振衣如何不知,當下取出了自己的盤龍流金棍,衝上揮出就是一招五郎八卦棍法直指年輕人而去,只見年輕人並沒取出稱手兵刃,卻是一雙肉掌圓轉揮舞著。

徐振衣幾個棍花點至,年輕人眼力極好,輕鬆的撥了開去,徐振衣不信邪的又使出了中路棍招,卻讓年輕人一個圓轉裹住了去勢,待想抽棍而退時已是被層層疊疊如巨浪般的勁道纏住,連半分也退不回,徐振衣心下大駭,這年輕人使的竟似傳說中武當山的無極綿功,沒想到這次踢上了鐵板了,當下撒手撤棍跳回,卻讓年輕人抓住了他的動作節奏,一個快步跟上,雙手一分,被掌力裹住的盤龍流金棍頓時追來,直接將回手不及的徐振衣直接打飛了出去。

年輕人也不追趕,只是拍了拍手沒好氣道:「蛋蛋麵啦!徐豬頭,你是看不懂手語喔?看在你比那些『臭作』『鬼作』加『遺作』(變態怪叔叔)客氣的份上,老子直接告訴你了,我只是個聽命令動手的小兵,後頭那個才是老闆,是她決定要扁人我才動手的,剛剛跟你比了半天說要談判請找後面的,怎麼你就是看不懂呢?眼睛跟腦子還在家睡覺沒帶出來啊?人身豬頭獸一隻,我的座右銘是『打死你,我也不說』,怎樣!」語畢,不理會地上已經聽得目瞪口呆的徐振衣,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雲依大小姐,這人還算可以,所以我不殺他,這麼處理………妳還滿意吧?」年輕人走到女子身旁,說話的語氣沒有半點情侶的模樣,倒像是員工與老闆的請示對話。

這名女子正是雲依,而蒙面的這名年輕人,正是琉璃火變身的段玉,只見雲依雙手往柳腰垂擺著,媚眼如絲道:「還行,走罷,段公子,看看下回有沒有再自動上門來的正氣值,不過……看你和這些高手過過招也是不錯的。」

「皮蛋啦!別人的小孩死不完唷,打的人是我,看的人是妳,妳當然不錯了!我又不是打手………」琉璃火心中罵個不停,嘴上卻是皮笑肉不笑的道:「不愧是雲依小姐,您的睿智大度足夠照亮這附近所有的鹽倉了。」

雲依嬝嬝娜娜的走了過來,沒有一般小女兒家的那種羞澀忸怩,大方的給了琉璃火一個嫵媚的眼神:「說話內容要和良心同步,這樣才不會說得那麼沒有底氣。」

琉璃火一愣,下意識地想學諸葛亮摸摸胡子裝高深莫測狀………呃,還沒長出來,只能悻悻地摸摸下巴,朝雲依擠擠眼,尷尬一笑,在倒地吐血的徐振衣跟前尾隨著雲依大步離去。


當日在大營中,琉璃火一眼認出了雲依後,心中立時訝然不已:「這女的是NPC嗎,不然怎麼會被李元吉抓了?可是………如果是NPC,又是怎麼在博物館幫我作單擋啊?」雖然心中疑惑,但琉璃火還是讓呂布與吉祥天二人先行離開,這才坐下來與雲依單獨對談。

據雲依所說,她是前幾天作任務期間讓外出的李元吉抓回來的,因為NPC如果身上不具有淫賊屬性的話,那麼抓回來的女玩家也只能當櫥窗娃娃欣賞,是不能隨便動手動腳的,但如果被抓的是女NPC,就有可能被脫光衣服,所以雲依當了幾天花瓶後,剛好遇上呂布率軍來攻打李元吉,就這麼得救了。

「那麼……妳為何指定要找我?」琉璃火望著眼前的可人兒,不禁開口問道:「妳不是玩家嗎,又何必找我護送?」

「好奇呗,找你護送只是個藉口,別見怪唷!」雲依笑得讓琉璃火有些看不出深淺:「人說雲海三奇中,最風流倜儻的就數奇獸獵人段玉了,北羊城中與無所謂美麗的惜花一戰,還擄獲了對手無所謂美麗的芳心,我就是想看看這麼一個奇人是長甚麼樣的,剛好看到論壇上那些玩家說你出現在京城,我猜呂布討伐李元吉這事件你一定不會錯過,所以就向呂布提出了要求,不想卻讓我撞到頭彩了,嘻嘻………」

「這也給你矇到,會不會有點神了?」琉璃火心中其實不太雲依剛剛那番話,看著雲依一臉愉悅的表情,他又問到自己最想知道的事:「對了!聽他們說,妳知道仙鶴女皇的下落?」

雲依正色點點頭道:「是的,我這趟被抓來,就是在作與仙鶴女皇有關的連環任務。只是看來我大概完成不了這個任務了,連初階的考驗都還沒完成就讓人抓來了,大概沒機會再次見到仙鶴女皇了,不瞞你說,我正打算回去後就放棄了哩。」

「別別別………」琉璃火連忙阻止她:「我也在作一個任務,是要見到仙鶴女皇才能完成的,如果妳覺得不麻煩的話,就組我入隊吧,我陪妳做任務,順便也完成我自己的任務,這個提議如何?」

「喔?」雲依的眼中閃過了一絲狡黠的光芒,嘴角輕輕地蕩起一個漂亮的微波,似乎有意咬著豐滿的紅唇,成熟與妖媚兩種風格十分完美的揉和在一起演繹出來:「既然這樣,那好,咱們就一道走吧。」


離開隊伍之前,琉璃火先去和燕赤蝦等人打了聲招呼,說明自己接了一個大任務要先走了,氣得破冰瓜瓜又像八爪魚一樣撲了上來一陣好咬,馨鍊倒是沒說甚麼,只叫琉璃火作完任務後記得和她連絡一下。而呂布那頭他也只是隨便交代了呂布要繼續打聽仙鶴女皇下落,還有別隨便把貂嬋「推倒」了,接著他就這麼陪著雲依出發了。

「雲依小姐,妳的連環任務是甚麼呀,又是怎麼得來的,說來聽聽可以嗎?」琉璃火招出了兩匹馬,一人一匹在道上前後行著。

雲依此時已換上一身湖水綠色的武士服,那只堪一握的細腰用長綢紮起,形成了近乎誇張的曲線,她閃動著星眸道:「也沒有甚麼特別的機遇,就是在打怪途中,不小心連著救了一位與戰鬥無關的老太太七次,沒想到她是仙鶴女皇的使者之一,說是為仙鶴女皇挑選幾個心地不錯的人類予以晉見仙鶴女皇的資格,可以得到仙鶴女皇的特別獎賞,只是………」

雲依停了一下,看著琉璃火被吊到胃口的表情,才又嘻嘻一笑開口道:「要見到仙鶴女皇,必須先完成三個任務,第一:為民除害,正氣值要破五百以上。第二:幫蘇武牧牛。第三:完成『仙女眼淚』任務。」

「不是吧?」琉璃火聽到有些愣了:「這第一個正氣值破五百是小菜一盤,可是幫蘇武牧牛………這會不會太扯了些,我好像只聽過蘇武牧羊耶!還有……那個『仙女眼淚』任務,不會是那個甚麼五妖芒陣的那個吧?」

「咦,你也知道那個五妖芒陣任務啊?」雲依道:「就是那個任務沒錯,聽說到現在還沒有能有人破過那一關的,不過既然仙鶴女皇使者給的條件是這些,我們當然也只能遵守了………」

於是,琉璃火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情形,陪著雲依作起任務,朝著傳說中蘇武牧牛的地點逐浪城出發,從李家堡離開後一路組隊殺賊砍匪而來,順便讓雲依下最後一手賺賺正氣值,昨夜的進度剛好就是坐船來到了逐浪城,卻遇上了一群不長眼的海幫賊眾,經過調查後發現逐浪城各形各色的盜賊還真不少,索性直接在城內開鍘賺賺正氣值,而海幫剛好又是惡霸地痞與混混的集合體,不找他們下手還真是過意不去了。

當然,關於蘇武為甚麼跑到南方來牧牛,在沒遇上他之本人之前,仍然是個謎。


一股勁風從琉璃火背後響起,原來是不甘心就此落敗的徐振衣又出手了,琉璃火不用轉身,便知有人以重兵刃擲來,他腳底一旋,身子反轉過去伸手拍開了來物,只覺手中一刺,琉璃火連忙收回了手,掌心處這時多出了幾顆流著血的細孔,原來暗器卻是一顆見血封喉的毒蒺藜,只見琉璃火臉上一道白光閃過,原本徐振衣以為會出現的中毒畫面不只沒發生,反而是換來琉璃火一對老大不爽的眼神。

「暗算我?」琉璃火眼角一揚拍了拍手,整整衣服,冷道:「給你先出五招的機會,只要五招內能碰到我衣服,我就饒你一命,出招吧!」

徐振衣心中冷汗直冒,自己投過去的毒蒺藜上頭可是塗了不少鶴頂紅的,怎麼眼前這小子連一點事都沒有?眼下也只能搏一搏了,一咬牙,身子前傾快步衝了過去,手中已經換上一柄鬼頭彎刀,如電般砍去。

琉璃火避也不避,足尖一挑,剛才暗算自己的毒蒺藜已經握在手中,當徐振衣持刀殺到眼前時,他左手太極勁道一帶,把徐振衣的刀撥開,接著把毒蒺藜迅速的放到了收不住步子的徐振衣鼻跟前,嚇得徐振衣心頭劇震,眼見就要撞上了,琉璃火又一個提腿點上了徐振衣的胸口,擋住了他的去路。

「這是第一招。」琉璃火瞧了他一眼,接著腳上用力一彈,把徐振衣踢回了攻擊前原來的位置:「第二招送過來吧!」

徐振衣呆立現場,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人家的功夫擺明了可以把他玩到死,自己這還送上去自取其辱嗎?

「不上啦?你不上我要上囉!」琉璃火賊賊一笑,身子前欺而去,一記排雲掌夾帶著勁風而來,徐振衣被迫只得彎刀纏頭作自保,轉腰騰空擺蓮轉身閃去,琉璃火笑道:「有點門道,只是火候不夠,逃不遠的啦!」語畢,排雲掌已經轟上人在半空中的徐振衣,將他打彈了去。

沒料到琉璃火掌法去路這般詭異的徐振衣,被排雲掌擊中那刻心中已是大喊不妙,卻不料這掌只是有形無勁,把他又打回了原來的位置上站著,徐振衣落地後身上一片冷汗淋漓,他從未如此接近過死亡,沒想到才過招一會兒就已碰上兩回,看著眼前蒙面的琉璃火,徐振衣此刻竟是生不起一絲的戰鬥意念了。

「出第三招吧!」琉璃火雙手後負,打趣的瞧著已經不知如何是好的徐振衣:「放心,我以個人信譽保證,在五招的期限沒過之前,你是不會有事的。」


「他當然不會有事,要倒楣的人是你!」一聲暴喝從剛進港的一條船上傳來,讓徐振衣頓時有如在大海中抓到了一塊浮板。

「混混之王老大,你來的真是及時啊!」徐振衣幾乎是用歡呼的聲音叫出來這句話,忽然間「啪!」的一聲,剛說完話的徐振衣只覺胸口一痛,接著人便向後飛高了出去,在慢慢離開地面飄飛起來的那一刻,他看見了蒙面青年打在自己胸口的那隻手掌還停在半空中,而火辣辣的感覺慢慢的從心口爆發出來,一下子就變成了刺骨鑽心之痛,原來琉璃火竟然將毒蒺藜放在掌心,使上震山鐵掌硬將毒蒺藜打入了徐振衣的胸口。

「你竟然……說話……不算話……」仰天一口鮮血噴出,摔落地面的徐振衣當場掛點。

「我剛剛開開玩笑而已,不必這麼認真吧。」琉璃火先是嘿嘿一笑,接著臉孔一冷:「耍小人手段背後暗算我,還想活得幸福愉快啊?沒門!就是要讓你死得比鴻毛還輕,怎樣,去和你的創世神哭訴吧,嘿嘿,我平常是不愛殺人的,可是誰叫你這麼賤手?不殺你,我怎麼對得起朗朗乾坤,天地正氣?」

「這……好像跟創世神沒甚麼關係吧?」雲依臉色忽然變得很尷尬,只得呵呵一笑掩飾著臉上的表情:「還能扯到朗朗乾坤去了……」

「該死的傢伙,敢動老子的朋友,給我納命來!龍組,把他切了!」熟人混混之王的聲音傳來,琉璃火心中一笑,回過頭去,只見到上次圍剿龐涓不成反被作掉的一票龍組出場了,那些龍組的額頭上都是紅光閃閃,顯然才剛出城惡意殺人後回來。

「這些人是誰啊?」看到一群不認識的人從船上跳躍著呼嘯而來,還擺出了那麼大的陣帳,雲依不禁好奇問道。

看到混混之王之王出現,琉璃火笑了起來,沒想到世界這麼小,來到南邊又碰上他們了,繼而轉念一想,對厚,南方本來就是混混之王發跡的地方,人家的龍組不正是逐浪城中十大派之一?

「一群老朋友,也是混混。」琉璃火拍了拍手,等著眼前那群只能打蒼蠅的龍組來臨:「沒想到又遇上這些活寶了……不過加減也是有些正氣值賺賺,打開組隊,準備準備一下,妳該上場了。」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半仙闖江湖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9.02.20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