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之一二八 惡魔
之一二九 森林地獄
之一三零 消除
之一三一 克羅罕
之一三二 學校有鬼
之一三三 天之痕
之一三四 受縛
之一三五 悲傷的分離
後記
第十七集(第二部)
第十八集(第二部)
第十九集(第二部)
第二十集(第二部)
第二十一集(第二部)
第二十二集(第二部)
第二十三集(第二部)
第二十四集(第二部)
第二十五集(第二部)
第二十六集(第二部)
第二十七集(第二部)
第二十八集(第二部)
第二十九集(第二部)
第三十集(第二部)
第三十一集 

~異俠~
作 者
自在(WADE)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1.08.06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4658
累積人氣
18770843
本月推薦票(投票)
3
累積推薦票
142219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5236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異俠~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4.10.09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之一二八 惡魔
也許,是因為種族文化的不同加上地理位置相隔遙遠,一個歐洲國家公主被綁架的消息,對於大明週遭的人群來說,並不談的上受人注目與關切。

這點,當大明踏上位處南歐的這個國家時,有著相當深特的體會。

在這裡,隨處可看見民眾三三兩兩的群聚在一起,滿臉憂容的討論著他們那位被綁架的可憐公主。並在咒罵著那些歹徒的同時,也虔誠的祈禱著那位美麗又善良的公主能平安無事的歸來。

大明一邊走一邊聽著,雖然他身上的衣著就像是普通旅人一樣輕鬆普遍,但是那頭藍色的頭髮始終吸引著別人的目光。

「又一個,最近流行頭髮染成這樣嗎?」

隱約間,大明聽到有路人這樣喃喃自語的說著,不過大明並沒怎放在心上,他正在向一位老伯問著去城堡的路該怎麼走,專心記著路呢。

雖然他是有地圖沒錯,但是文字看不懂也搞不出啥飛機來。風鈴的藥只是讓他能聽能說而已,可沒厲害到連文字都能自動看懂。

最後大明繞了老半天,還是位推車賣麵包的好心大嬸帶著大明走一段路到城堡附近,當然,大明不免要掏錢買幾個麵包謝謝人家。

一手拿著地圖,一手抱著裝長條麵包的紙袋,加上一身輕便的打扮,若不是那頭藍髮太過顯眼,任誰都會把大明當成普通的觀光客。

因此當大明走近城堡門口時,門口的皇家衛兵都用些許異樣的眼光看著他。

「我是『絕』,是為了菲麗雅公主的事情而來。」大明開口簡單的自我介紹。

只是出乎意料的,衛兵們並沒有顯露出絲毫訝異的表情,只是打開側門讓人領著大明進去,態度雖然說不上恭敬,但也沒顯露的怠慢。

這座位於市郊邊緣的城堡佔地十分寬廣大,並且被長條的鐵柵欄所圍起,大明剛通過的,不過是圍牆的大門而已。

本來他以為詩函的家就已經夠氣派了,但沒想到這裡卻又更勝一籌。光前庭這些造景和佔地,就把詩函家給比了下去,還真有一國之主的氣勢。

隨後,大明被引領進古色古香的城堡內。只是在城堡內走了一會,隨著衛兵打開眼前的房門,大明卻一時愣在當場。

該怎說呢…………。

裡面的房間是一間大廳,不但空間很大,而且廳堂上還有很多人聚集著。以膚色看來,顯然是各色人種都到齊了,並且人物上至穿著神秘的怪老頭,下至留著龐克頭的小混混都有,可說是三教九流的人物皆參雜在其中。

可大明所感到驚愕並不是這點,而是………這裡所有人清一色都是藍色頭髮。

不管淺藍、深藍、綠藍、金藍,還是五顏六色的藍…………。反正這裡每個人頭上都頂藍色的頭髮就對了,加上各自服裝上的怪異打扮,相比之下,大明真是他媽的在正常不過了。

「請麻煩在此等候通知,謝謝。」衛兵向大明公式化的說完後,就轉身離開了。

對於這位新加入的夥伴,大廳內的眾人僅僅是打量一番後就不去管他了,畢竟大明在這一屋子的奇人異士裡,反而只算的上是比較不起眼的那一類型。

「現在情況是怎樣…………」大明在角落逕自找個位置坐下,開始納悶了起來。

「喂!小子,你從哪來的,竟敢冒著本大爺『絕』的名號與外表招搖撞騙,你還要不要命啊。」

大明才坐下沒多久,一個全身滿是肌肉的魁武男子就靠了過來,並且開始大聲啷嚷著,好像巴不得大廳內所有人都能聽到他說話一樣。

這男子看上去像是摔角選手,壯的跟熊有的比,在後腦勺的地方還把頭髮剃光成一個「V」字型,加上那頭染的不倫不類的藍色頭髮,樣子說有多怪就有多怪。

他說………他自己是「絕」!?

起初大明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可隨後在看看滿屋子藍頭髮的怪異人士,他心中頓時恍然大悟,原來………這屋子的人全都是絕。

「小子!大爺正和你說話,你居然給我發呆,找死。」

熊樣男子看到大明發呆而不理他,不由的感到一陣惱怒,加上他本來就是打算找麻煩的,這下更是借題發揮。

其實來到這裡的人都很清楚,自己是假冒絕的名字來混水摸魚撈點好處的,因為皇室提出的高額獎金實在是太吸引人。

只是出乎意料的,沒想到打著同樣主意的人會有那麼多,所以若趁現在減少點對手,相對的自己出頭的機會也就越大。

熊樣男子打的就是這個主意,而且大明在這群怪異人士裡看起來就是比較好欺負的樣,所以才會挑他下手。

但他卻萬萬想不到,自己挑的正是一塊超級大的鐵板。

聽到熊樣男子公開宣稱自己是絕,在場的人士全都轉過頭看著他。然而大半的人,臉上都帶著股譏笑與不屑,打死他們也不相信這種只會賣弄力氣與肌肉的傻蛋,就是傳說中神秘的絕。

看到周圍人士眼裡帶著嘲笑的眼光,熊樣男子脹紅著臉,把心裡的怒意盡數發洩到了大明身上。

「我在跟你說話,你沒聽到啊!」熊樣男子一副怒氣沖天,看樣子隨時都有可能會動手,先來個殺雞儆猴。

「哇哈哈───!怎會有這麼白痴的事,居然還讓我遇上了。好好笑,哈─哈哈──」

原本一臉表情錯愕的大明,這時突然發出爆笑聲,而且笑的眼淚狂飆,抱著肚子幾乎要滾到椅子下去。

頓時屋內眾人臉色都一致的變的相當怪異,還有幾人用著憐憫的眼光看著大明……………原來這人是個瘋子。

被大明這麼一攪和,熊樣男子也失去了找他麻煩的興趣,轉而去找下個對象。

大明笑完後擦了擦眼淚,同時一邊看著屋內眾人尋思著。事情雖然好像很有趣,但自己可沒時間陪著一群小丑玩這場鬧劇,得儘快辦妥正事才是。

想到這,大明便起身離開房間,看能不能找到個能負責的人。

另一方面,曼托皇室本身對這群意外的來賓也感到相當棘手。麻煩之處在於他們沒人知道絕的真正長相,所以對於每個自稱是絕而找上門的人,他們根本無從分辨起真假,只能先讓這些人留下在做打算。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在皇室會議上,菲麗雅公主的父親,也就是國王阿巴特•曼托,樣子顯的十分的憂愁。

現在來了一屋子自稱是「絕」的人,也不知道誰才是真的,或者全都是假的也說不定,想到這點就讓國王很頭痛。

然而時間拖的久,菲麗雅的安危就更加難以確定。

「難道就沒有辦法找出誰是真正的『絕』嗎?」阿巴特看著同桌的臣下發問。

「很抱歉………陛下,但我們手上所掌握的資料實在太少了………」

「與其有空在這跟我道歉,到不如把時間花到情報收集上,全力去調查絕的身分和公主的下落。」阿巴特拍桌怒罵著。

被罵的大臣急忙唯唯諾諾的退出會議室。

這陣子因為菲麗雅的事讓阿巴特寢食難安,連帶的脾氣也變的非常暴躁,搞的底下的人個個要小心翼翼的應對,免的成了國王出氣的對象。

「陛下!不好了,陛下!」

這時突然有衛兵衝了近來,同時一臉慌張的大聲啷嚷著。

「我現在已經有夠不好了,不用他來提醒,誰幫我把他趕出去。」阿巴特一邊揉著大陽穴,一邊揮著手。

「不是的!綁架公主的綁匪有消息傳來了。」

聽到這消息,會議室內的氣氛一時緊繃到最高點。

「下午五點前,要絕到南部的茲洛古堡,我們會有人和他做進一步接觸。」

「茲洛………不就是那個在傳說中鬧鬼很兇的古堡廢墟?」阿巴特喃喃唸著,同時向身旁的人問說:「現在時間幾點了?」

「剛好十一點半。」

「從這裡到洛茲少說也要四、五個小時,我們已經沒時間去找出真正的絕了。」

說到這點,會議室內的所有人都很頭痛。

「既然如此,讓所有自稱是『絕』的人都去不就好了,反正沒規定說只能有一個絕去。」

也不知是誰提出的主意,一時間大家都沉默了下來。

「看來也只有這樣了………」最後阿巴特終於做下了決定。

另外,躲在窗外的大明也聽到了這一切,自己心中也有了定奪。

隨後皇室方面向那一屋子的絕發出公告,其中包括了綁匪指定的時間、地點,並挑明不管是誰,只要能救公主回來,皇室方面將許以重酬。

同時皇室方面也找了幾個自己人把頭髮染成藍色,一同混入這次的行動中。

交通方面,自己有交通工具的可先行出發,不然皇室方面也會提供交通工具。

看著一堆車輛浩浩蕩蕩的出發,躲在暗處的大明就不禁喃喃自語的說:「看來這下場面可熱鬧了………」

接下來大明看到先前遇到的那個熊樣男子,正騎著一輛超重型機車準備要出發,於是臉上浮現了一股壞壞的笑容。

「嗨!」

「滾開!臭小子,小心我撞死你。」看到先前那個神經病的傻小子突然出現擋在自己身前,熊樣男子就顯得一臉不悅。

「那個……我沒有交通工具………」

「干我屁事!快滾───」

「別這麼說嘛,我看你這輛車蠻帥的,借給我用吧。」

熊樣男子正想反駁,卻發現那傻小子的身影突然消失在眼前,然後眼前一黑,就不醒人事了。

「這是麵包還是兇器?」大明拿著剛才買的超硬麵包敲昏了那個熊樣男子,然後隨手把他扔到庭院的樹叢裡,自己則騎上機車跟上車隊去。

雖然冒出這麼多自稱是「絕」的無聊人士讓大明感到相當不爽,但是換個角度想,既然有那麼多人想強出頭,他也就不用急著表明身分站到最前方,躲在暗處悄悄的看事情的發展就好。

反正對手底細全然未明,藉這機會多收集點情報也不錯,說不定還能混水摸魚撈點好處。

就這樣,一大群人花了將近五個小時,總算好不容易到達了目的地。

茲落古城,一座被廢棄數百年之久的城堡廢墟。

相傳當年這個國家曾發生過為期不短的內亂,而洛茲這地方原先是某個勢力首領居住的城堡,不過這股勢力最後還是成為失敗的一方,城堡裡的人也成為戰火下的祭品。

只是在戰亂平息的十幾年後,這座城堡卻傳出鬧鬼的消息,而且還鬧的很兇,好像還出過人命的樣子,最後逼的眾人不得不放棄這座城堡。

洛茲這一帶也由原先的繁榮慢慢沒落,最後成為人煙稀薄的村莊。

這些消息都是沿路上休息的途中,大明輾轉從別人口裡聽來的。

後來數百年間不是沒有人想回到這座城堡居住,但每次城堡裡總是會發生點事情,輕則受驚逃出,重則傷殘斷命,成為城堡裡新的亡魂。

因此洛茲古堡的凶名是越傳越廣,也漸漸的沒什麼人敢接近這裡了。

當車隊到達洛茲時,大概是將近下午五點的時候。

雖說天色還是很亮,但是望著眼前雜草叢生的破爛城堡,卻給人一種十分陰森的感覺。

「這次要玩鬼屋歷險啊………」大明一邊停好機車,一邊看著城堡唸著。他感覺的出來這地方的陰氣很重,城堡裡面似乎潛伏著很多亂七八糟的東西在。

然而五點到了,卻沒看到有任何人影出現,於是開始有人朝著城堡內部移動。

隨著天色越來越昏暗,這座城堡給人的感覺也越來越顯的恐怖。

比較膽小的人嚇都被嚇破膽了,只是看到有那麼多人進去,加上想到曼托皇室開出的高額重酬,所以也不得不硬起頭皮進去。

大明也跟在人群後走進了古堡,不過進到古堡裡面後人群就散開了,大明自己也選擇了沒人的房間自行探索著。

因為年久失修,所以城堡內部的房間都很破爛,崩塌的牆壁、地板四處可見,走路要是一不留神,下場可是會很慘。

當大明走了一會後,隨即聽到遠處有尖叫聲傳來。

「終於開始了………」大明摸著下巴說。這麼大群人闖進來,原先住在這城堡裡的東西當然不可能全沒反應。

才剛說完,大明身前的房間裡就開始傳來動靜。

踢答踢答………那聽起來像是馬匹慢慢踱步的聲響。

大明繞過塌陷一半以上的地板,來到一個長廊型的房間,而在房間的另一頭,正有個淡淡的白綠色身影緩慢的移動著。

那是一個跨下騎乘著駿馬的騎士,他穿著一副毀損不堪的全身盔甲,左手還握著一把鍊鎚。如果要說哪奇怪,就是那騎士沒有頭,還有是身體是半透明的,周圍還纏繞著一些霧氣。

隨著大明走進長廊房裡,無頭騎士也漸漸的加快速度,座下幽靈駿馬放聲嘶鳴,跨步往大明直衝而來。

就在大明想退時,忽然感到右腳似乎被什麼纏住,動也動不了。

他低頭一看,卻是地板上浮起個面目可憎的女幽靈,正用雙手緊緊纏著大明的右腳,絲毫不肯放鬆,而且還發出十分刺耳的笑聲。

同一時間,地板上又浮起幾個其他的幽靈,將大明的左腳也給纏死,這下可真是名副其實的動彈不得了。

「這些鬼東西也未免太多了吧。」

還容不得大明抱怨完,那無頭騎士已經策馬到大明身前,高舉著鍊鎚正要砸下。這時大明才看清楚,那練鎚末端綁的可不是什麼鐵球,而是一顆七孔流血的人頭。

那顆人頭雙目暴凸,血口大張,一副要把大明拆解入腹的樣子。

「這麼兇!?」

當下大明隨及往後仰躺,並且右掌借勢聚力往地板上一拍。

早已腐朽的地板那經的起大明這一擊,立刻化為碎石塊往下崩塌,當然大明自己也跟著摔落到下一層去。

不過當大明在下一層站穩身形時,那無頭騎士和幽靈們卻消失了蹤跡,連個鬼影也沒看到。

倒是這時城堡內尖叫聲此起彼落的響著,就好像在比誰叫著最慘烈一樣,而且聽的出來有不少人開始逃命去了。

大明倒是沒理那麼多,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後繼續探索著,可當他拐了幾個彎後,眼前的景象卻讓他皺起了眉頭。

有個冒充絕染成藍頭髮,看上去大概三十來歲的男子正仰躺在地上,只是有一節尖石柱正從他腹部穿透而出,鮮血染紅了一地。

大明上前察看,發現這男子剛斷氣不久。而從他臉上驚恐的表情和現場情況來看,應該是受驚之下一時失足,結果造成了這場意外,為這古城多添加了一縷亡魂。

然而大明也只有伸手撫合死者驚恐的雙眼,希望讓死者得以安息,不過在這種環境下………恐怕是難了吧。

大明心裡雖沒有多少同情感,但內心也不至於有那種譏笑著他人不幸的意思。

只是既然他們今天敢冒著「絕」的名字,表示自己應該也有相當的覺悟了,遇到怎樣的下場想必都怨不得人才對。

當大明站起身子,才發現月亮不知在何時起悄悄的昇了上來,稀疏的月光正透過牆壁的裂縫灑落進來。就在這時他也感覺到,城堡內的陰靈們似乎起了很大的騷動,直往幾個特定的地點聚集過去。

看來這次冒充絕的傢伙裡不乏高手在,並且已經惹起了這些鬼東西的注意。而這也就是大明所要的,讓這群愛冒充別人的阿呆去打前鋒,他注意背後的發展就好。

想到這,大明看了看地上的屍體一眼,遂往陰靈騷動情況最旺盛的地點移動。



「迷失的羔羊們,願上帝憐憫你們的靈魂。」

在城堡內部的大廳,一名神父打扮的男子正用左手在胸前劃十字架禱告著,完全無視於身前包圍他的一堆兇靈。

這名神父看上去大概三十來歲,齊肩的藍色長髮被綁成一束短短的馬尾,他穿著一件黑色的大衣,胸前掛一個銀質的十字架,手上還拿著本聖經,並且臉上還帶著一副金邊眼鏡,冷然沉靜的表情看上去就像是個學者一樣。

「不要再繼續墮落了,從歸上帝的懷抱,因為我們都是上帝的子民。」

可這一群嗜血的兇殘鬼魂完全不理那個神父在說什麼,只是一個勁的猛攻擊,不過都被那神父輕描淡寫的閃過。

「用言語無法規勸是嗎………。主啊,請你原諒你忠誠的僕人必須述諸武力,愚者們───,向我懺悔吧!」

說完,那名神父雙手將大衣向外一掀,露出大衣底下掛著玲瑯滿目的一堆槍械,並順手摸出兩把銀白色的大口徑手槍。

現場頓時槍聲大作,響遍了整座古堡。一個穿著盔甲的士兵凶靈,瞬間就被打的千瘡百孔,慢慢的倒了下去。

「哇靠!這是哪國的神父,這麼猛?」大明趕到看到這一幕,難免有點訝異。真不知那些子彈是怎樣做的,居然能對這些非實體存在的兇靈產生殺傷力。

對於同樣愛玩槍械的阿德來說,想必會感到很有興趣吧。

隨著兩把手槍子彈射完,那神父鬆手讓槍枝掉在地上,轉身摸出一把火力更強的散彈槍出來。

「這哪叫神父………,分明是一座會移動的人型軍火庫好不好。」

在該神父大規模的火力掃蕩下,這裡的兇靈都已經被解決的差不多了。

「安息吧,愚者,願上帝寬恕你們的罪。」神父靜靜的走近一個趴在地上,樣子已是厭厭一息的幽靈身旁,接著說完後就一槍轟掉他的腦袋。

因為這裡打的實在是太過激烈,因此城堡內殘存的人都漸漸的向這裡攏靠過來。

看著現場驚心觸目的戰跡,在場眾人都不禁興起一個念頭,這個人………恐怕就是傳說中的絕吧。

然而這神父依然是那副冷冷的樣子,也沒理在場眾人,逕自把槍桿舉起面對著一面龜裂不堪的牆壁,並且開口說著:「惡魔,就是你把公主抓走的嗎?」

同時還順便開了三、四槍當見面禮,把那面就不是很完整的牆壁給打的全是彈孔,且沒多就開始崩塌了下去,露出一個黑漆漆的缺口來。

「嘿嘿嘿…………,你就是絕嗎?」

就在這時,從缺口的黑暗中出現了半張怪異的臉,並且還伴隨著一陣沙啞的說話聲。

那半張臉是灰黑色的,大概有車輪那麼大,只是在黑暗中看的並不怎清楚,不過臉上那顆暴凸的大眼珠絕對會讓人印象十分深特。

「公主在哪裡?」神父並沒回答那隻惡魔的話,而是再追加一把手槍指著它。

「嘿嘿嘿,公主……不就在這裡………」

說完,從門後的黑暗中,那惡魔伸出一隻都是毛的怪手,而且這隻怪手上還拎著一個穿著粉綠衣裳的棕髮女子。就像在拎著洋娃娃一樣,那女子柔弱的身體可憐地隨著怪手的搖晃擺來擺去,讓人看了就很不忍。

雖然這女子披頭散髮的看不到真正的面貌,但人群中幾個屬於皇室的人一看到,隨即失聲叫了起來。因為那女子的外型體態與衣著打扮,都與當日被綁走的公主打扮無異。

「惡魔!快把公主放下。」

「快把公主放開──」

更有幾個冒充「絕」的傢伙馬上衝了上去,大概是想到誰救了公主功勞就算誰的。而被慾念沖昏頭的這幾人根本忘了衡量一下,眼前這惡魔是不是自己能力所能應付的。

「別過去!」那神父趕忙阻止,但卻被這些人認為他只是在阻止自己發財的機會,根本連理都不理。

就在這些人衝到門前時,變故突生。

本該認為是人質的公主忽然抬起頭來,而在髮絲下的雙眼正透露著血紅色的光芒。雖然這時有人察覺到了事情不對勁,但想逃已是來不及了。

那疑似公主的人形瞬間揚起雙手,當著眾目睽睽之下,活生生的將衝到門邊的那幾人給肢解成屍塊,噴灑出的鮮血瞬間染紅了每個人的視線。

下一刻,驚恐的浪潮隨即席捲上每個人的心頭,大部分人就像發瘋了一樣,連滾帶爬的拼命向外逃跑。

只有那神父採取的反應與他人不一樣,手上一長一短的雙槍立刻猛烈的擊發。

雖然那公主人形移動的速度與姿勢十分敏捷怪異,讓子彈不怎容易打到她,但這名神父卻也不是省油的燈。

就在那人形揮舞著雙手的利刃,朝著己方衝來的同時,神父立刻抓準時機將火力集中掃射。

一陣槍響過後,那人形物體也隨著向後飛退,因為她的四肢不但已被打斷,強大的火力更將她身體給掃飛了出去。

可那人形殘破不堪的身體上卻連滴血都沒流,並且還一邊躺在地上扭動著身軀,同時一邊痴痴地笑著,完全聽不出來有任何痛楚之意。

不過當手電筒的光照到那人形的傷口時,在場的人都看清了這個公主根本不是什麼血肉之軀,只是一個用碎石和土粉做成的人偶罷了,難怪受了那麼重的傷也好像沒事一樣。

「嘻嘻嘻───」銀鈴似的悅耳笑聲從那全身被鮮血所染紅的公主人偶口中發出,顯的一點都不般配,再別人聽來更宛如是惡魔的譏笑聲一樣。

那神父只是冷靜的補上一鎗,將那人偶的頭給轟碎掉,這才讓那人偶給安靜下來。

「唉啊啊,居然把我的人偶毀了,真是糟糕。」

對於人偶被毀的事,惡魔話裡雖然說的很惋惜的樣子,但嘴角邊掛著的一抹微笑正顯示它實際上玩的相當開心。

神父看著眼前散落一地的屍塊與血跡。雖然他臉上還是一臉冷然的樣子,但週遭的人卻能清楚的感覺到,這名神父的怒意已經攀升到最高點了。

「上天堂去吧,惡魔。向上帝好好懺悔你的過錯。」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異俠~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4.10.09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